Бизнес » Заработок » Франчайзинг
Отели » Азия

他暗自鬆了一口氣,若被人闖進來,看到白木槿的樣子,他勢必在此殺人了!殺人倒是沒什麼萬一使得白木槿因此而受到損害,那就糟糕了。

  • Дополнительно:
可是這口氣剛剛吐出來,就聽到倚琴閣外喧鬧起來,好像有人嚷嚷着“抓刺客”,然後就聽到倚琴閣的人和外面的人發生了激烈的爭執。

瑞嬤嬤眼神變得極爲冷厲,這個陸氏太過分了些,竟然步步緊逼,連個喘息的機會都不給人,顯然在自己離席之後,她就已經算計好了自己會在這個時候爲白木槿解毒。

毒是她下的,她自然知道若沒有解藥,只能用這樣的法子解毒,她一定想要通過那些人來搜查刺客,而製造混亂,趁機安排人闖進白木槿的閨房,如此一來可以毀了白木槿清譽,二來若能打擾白木槿解毒的程序,便可使得她落下病根。

果然是黃蜂尾後針,最毒婦人心!瑞嬤嬤此刻只有一個想法,那就是狠狠地扇陸氏和那個白二小姐一頓耳刮子,讓她們知道一下,這春天的花兒爲什麼這樣紅!

聽着外面動靜越來越大,鴛鴦和喜鵲也急躁了起來,都紛紛回頭看着瑞嬤嬤,不敢大聲說話,只輕聲道:“嬤嬤,怎麼辦?”

“你們先在這裏護着,我去看看,若是我一時回不來,桌上這些藥,你們想法子按順序撒入浴桶裏,切記,不可弄錯了順序,否則會出亂子的!”瑞嬤嬤交代道。

鴛鴦和喜鵲點點頭,雖然她們現在拉着帷幔,有些分身乏術,但若事情緊急,總會有法子空出手來的。

瑞嬤嬤趕緊跑下樓去,衝着那院外的護衛,大聲喊道:“你們這是做什麼?倚琴閣也是你們能擅自闖的地方嗎?還不給我退下!”

沒想到陸氏卻走了出來,對着瑞嬤嬤道:“瑞嬤嬤,該退下的人是你們,府裏闖入了刺客,傷到了六皇子,刺客是往這邊來的,我們必須要查出來,否則……怎麼和皇上交代?”

瑞嬤嬤心思一轉,沒想到陸氏竟然會爲了設計白木槿,連六皇子都利用上了,皇子在白家出了事兒,若不拿到刺客,必然會讓白木槿受到牽連,所以陸氏吃準了白木槿不便出面,這些下人爲怕擔責任,肯定也不敢阻攔。

瑞嬤嬤卻沒有那麼多的顧忌,堅定地道:“夫人,奴婢可以保證,倚琴閣絕對沒有所謂的刺客,郡主多喝了幾杯,如今正在房裏休息,您還是不要讓人打擾的好,若是驚擾了郡主,恐怕……”

“瑞嬤嬤,想必你是沒聽懂我的話吧?如今是六皇子被傷,又是在郡主的宴會上出的事兒,難道不應該徹查嗎?侍衛說看到刺客往這裏跑來了,你如此推三阻四,是不是因爲刺客和倚琴閣有關?你們想包庇刺客嗎?”陸氏咄咄逼人地說,眼裏盡是得意。

白木槿肯定已經不能出來了,就憑倚琴閣的這些下人,誰能阻攔得了她?更何況她可是名正言順地來搜查刺客的,若是阻攔,就可以定她們一個窩藏刺客,圖謀不軌的罪名。

傷到的人若是其他也就罷了,那可是陳貴妃的兒子,極爲受寵的六皇子啊,皇上一旦怪罪下來,白木槿也吃罪不起!

真是天助她,今日竟然來了這麼多達官顯貴,就連皇子和公主都來了好幾個,無論傷了哪一位,這倚琴閣她也闖定了。

不過她很好奇,瑞嬤嬤真的捨得將白木槿一直泡在冰水裏嗎?那可是極傷身的啊,若是白木槿落下了病根,往後可沒好日子過了,就算調理好了,恐怕也會因爲受寒過度,而不能生育。

無論是哪一種情況,對她來說都是極好的事情。身爲女人不能生育,身份再尊貴,哪怕貴爲皇后,也會受人病詬,地位不穩。即便是公主,也會因爲無所出,而不得不容忍丈夫納妾,還得好生養着別人的兒子,忍受妾室在自己面前得意。

白木槿逃得了第一關,逃得了第二關,她不信這第三關還能讓她逃過去,這些日子,自己苦心謀算,終於想出了這麼個連環計,白木槿就算本事通天,也沒法子逃脫她的手掌心!

這件事後,她將傳出安平郡主身懷惡疾,不能生育的消息,看誰還會要這樣的女人進門,到時候不用她勉強,白木槿就會心甘情願地嫁給李繼宗!

瑞嬤嬤冷笑一聲,道:“包庇刺客?夫人的帽子太大,奴婢的頭可戴不住,但倚琴閣可是郡主的院子,豈能容這些粗鄙的護衛來搜查?你想要讓郡主的名聲掃地嗎?”

陸氏沒想到瑞嬤嬤竟然不怕背上窩藏刺客的罪名,還如此鎮定地跟她討論白木槿的名聲問題,她所來就是爲了要毀掉白木槿的名聲啊!

陸氏放緩了語氣,似乎想曉之以理,動之以情,道:“瑞嬤嬤,此事關係重大,若是不能查出刺客,不僅是咱們國公府,就是郡主也吃罪不起啊,那可是六皇子,咱們能不有所交代嗎?”

“夫人爲何肯定刺客進了咱們倚琴閣?”瑞嬤嬤並不爲所動。

陸氏卻道:“我們一路追着刺客過來的,這個方向也之後倚琴閣最方便躲藏了,想必刺客也知道這裏是郡主的住所,料定咱們輕易不敢搜查,如果瑞嬤嬤繼續阻攔,放跑了刺客,您恐怕擔當不起吧?”

“夫人,您不必多說了,今日有奴婢在,誰也別想踏足倚琴閣半步,雨梅,你拿着郡主的牌子,去找六皇子,就說郡主請他稍安勿躁,刺客一定會抓到,但是倚琴閣不容搜查!”瑞嬤嬤說的鏗鏘有力,絲毫不容人拒絕。

雨梅是倚琴閣剛剛升上來的二等丫鬟,腦子還算靈活,辦事又牢靠,經過這麼長時間考察,發現也比較忠厚,所以才得了提拔,聽到瑞嬤嬤這樣說,趕緊接過令牌,就要往外跑。

剛剛踏上倚琴閣的門檻,卻被兩個手拿長劍的護衛攔住了,他們的劍互相交叉,堵住了倚琴閣的正門,板着臉道:“姑娘,還是不要去了,我們就是六皇子的護衛,奉命來捉拿刺客,必須要進去一探!” 瑞嬤嬤看着這兩個面色不善的護衛,看來的確不像是寧國公府的人,心下有些着急,若是她們強闖,現在憑着她的力量,根本攔不住,可是一旦闖進去,陸氏定然會帶人闖進主子的房間,到時候後果不堪設想!

瑞嬤嬤心下着急,面色卻沒有絲毫改變,依舊帶着笑容,卻堅定地道:“兩位官爺,我不想與你們爲難,但是這院子裏前前後後都有下人把守着,的確沒有刺客來過,但是你們想要搜查卻是不能,郡主豈是可以隨意冒犯的?”

那護衛似乎一點兒也不在意地道:“我們不會冒犯郡主,只是也不能放過刺客,若是最終證明倚琴閣沒有刺客,我們願意給郡主請罪!”

“請罪?用什麼請罪?郡主的名譽是你們請罪就能彌補的了的嗎?真是笑話,縱然是六皇子身份尊貴,但也不能因此就懷疑郡主窩藏刺客,你們還是放明白點兒!”瑞嬤嬤只想着儘量拖延時間,讓鳳九卿熬過兩柱香的時間,這樣就沒有關係了。

那護衛臉色顯得難看起來,刀鋒蹭地就被彈出劍鞘,露出森冷的劍芒,陰沉地道:“老婆子,還是不要狗仗人勢比較好,我們可是四品帶刀護衛,奉皇命保護六皇子,今日在郡主的宴會上被刺客所傷,郡主要付很大的責任,若還要繼續阻攔我等搜查,就別怪我們不客氣了!”

瑞嬤嬤知道他們是打算強闖了,看着陸氏越來越得意的眼神,瑞嬤嬤心頭的火也越來越旺,到底該想什麼法子才能阻止這一切發生?

宣王如今分身乏術,白木槿又昏迷不醒,兩人的狀態不容人看見,更不能受打擾,否則宣王會因爲真氣反噬而自傷,白木槿又會因爲無法持續得到真氣被寒氣入侵,後果不言自明。

陸氏見此,趕緊出來裝作打圓場,勸道:“瑞嬤嬤,識時務者爲俊傑,若是實在不行,您可以進去通報一聲,問問郡主的意思嘛!”

她說話時眉眼含笑,壓抑不住的興奮,白木槿現在要能說話那就怪了,那麼霸道的藥性作用下,她就算還清醒着,也不敢讓人闖進去吧?若是能讓一羣護衛看到她沐浴的樣子,倒也不錯!

瑞嬤嬤眉頭一皺,心思轉了幾轉,才道:“如此也好,兩位官爺,還請稍等片刻,待我稟明郡主,再放你們進來!”

“不行,等你回來,刺客說不定就逃跑了,此時正是捉拿的好時機!”那護衛疾言厲色地道,擡腳就要往裏面衝。

瑞嬤嬤大吼一聲,道:“誰敢擅闖郡主的院子,就休怪我出手傷人!”

“呵呵……一個老婆子竟然也敢跟我們叫囂,你倒是傷傷看,能碰到小爺一片衣角,就算你贏!”那爲首的護衛笑得十分猖狂,壓根兒沒把瑞嬤嬤放在眼裏。

他們都是習武之人,自然能看出瑞嬤嬤根本就沒有內力,一個沒有內功的人,何足懼哉?

瑞嬤嬤眼神變得越發凌厲起來,她的武功是不行,只能對付一些平常人,像這樣的護衛,她肯定不是對手,但今日也顧不得許多了,一旦讓這些人闖進去,宣王殿下也會因爲收功不及時而被反噬。

最重要的是,主子的名譽和身體都會受到極大的創傷,陸氏這一次算是下了血本,竟然敢派刺客來搗亂,偏偏還傷到的是十五皇子。

她知道宣王殿下有個護衛在這裏,但是現在要是從裏面跑出一個男人來,主子的名聲照樣會不保。

瑞嬤嬤輕輕轉動了一下自己手腕上的金鐲子,她只有一次機會,必須擊倒一個人,可是眼前卻有這麼多人,她拼死一搏,到底能起多大的作用呢?

瑞嬤嬤瞄準了陸氏,不知道傷了寧國公夫人,到底能不能暫時製造混亂,怕就怕這些人根本不把陸氏的死活放在眼裏。

可是只能賭一把了,至少除了六皇子的護衛之外,這羣人中有不少都是陸氏的人,應該是有些效果的。

瞅準了這一點,瑞嬤嬤腕上的金鐲子悄然開了一個口子,一枚針射向陸氏的心口處,因着她的袖子擋住了,所以並沒有發現是她動的手。

陸氏應聲叫了一下,突然就白眼一翻,身子軟綿綿地倒下來,閉上眼睛的前一秒,她用無比陰毒的眼神看着瑞嬤嬤。

“來人啊,夫人暈倒了,趕緊救人啊!”瑞嬤嬤大喊大叫道,她要徹底攪亂這池水,才能給宣王爭取足夠的時間,至於事後她會落個什麼下場,已經顧不得了。

六皇子的護衛可不管那國公夫人到底怎麼了,就要提刀往倚琴閣裏闖,可是瑞嬤嬤卻攔在門口,抵死不從的樣子,大喊道:“你們眼睛都瞎了嗎?我們夫人暈倒了,救人要緊!”

“我們管不了許多,你們的人自去救人就是,我們只要去搜查倚琴閣!”兩個護衛推攔在倚琴閣門口的幾個婆子和丫頭,就要強闖。

瑞嬤嬤萬般無奈之下,大喊道:“你們這些國公府的護院,難道腦子進水了?夫人若是有個好歹,你們擔得起責任嗎?別忘了,誰才是你們的主子,趕緊請公爺和大夫去!”

那些護院看到自己的主子已經暈過去了,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兒,可是聽了瑞嬤嬤的話也不敢遲疑,雖然現在夫人已經不比從前,但好歹也是國公府的女主子,他們不敢怠慢。

有人已經想要去扶,卻聽得不遠處,胡氏帶着白雲兮匆匆趕來,瑞嬤嬤心知她們定然早就埋伏在附近,就是等着看好戲的。

“母親,母親……”白雲兮飛奔過來,一把抱住陸氏,緊張地落起了眼淚。

胡氏趕緊道:“快,將夫人扶走,請大夫來,你們這些人……該幹嘛幹嘛去,不是要捉拿刺客嗎?怎麼還在這裏磨磨唧唧的,刺客要是跑了,你們怎麼和國公爺交代,怎麼和六皇子交代?”

瑞嬤嬤心中着實有些後悔,剛剛不應該給陸氏放迷藥,而應該給她一根毒針,就算不要了她的命,也該讓她吃些苦頭的。可是她怕中毒之後,反而會引起別人懷疑,到時候一口咬定倚琴閣有刺客,那反而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

可是現在胡氏和白雲兮一來,這府裏的護衛定然不會輕易退走,而六皇子的人根本不給她面子。

“這夫人好端端怎麼會暈過去?是不是被人暗算了啊,難道刺客真混在倚琴閣裏,才有機會出手傷人?如此……兩位官爺,還是好好地進去搜一搜,什麼地方也別放過了,否則……可沒法交代!”胡氏到底是腦子靈活,這麼一會兒功夫就將剛剛有些鬆動的衆人都給掰扯了過來。

瑞嬤嬤有一種雙拳難敵四手的困窘,事情發展到這一步,她怕是心有餘而力不足了,若是主子沒有昏迷,定然不會有這些麻煩,她即便是宮裏出來的,也不是所有人都會給她這個下人面子。

可是現在倚琴閣的人出不去,就連搬救兵都沒機會,最重要的是,這件事還是越少人知道越好,事關主子的清譽啊。

兩個宮裏的護衛也就不再遲疑,一把推開攔路的人,就要往裏面闖。其他人看到有人帶頭,自然也就無所顧忌地往倚琴閣進去。

瑞嬤嬤驚呼一聲:“你們給我站住,你們搜查倚琴閣也不可以如此無禮,郡主正在休息,若驚擾了,你們誰吃罪的起?”

“少廢話,你存心阻撓我們捉拿刺客,看來這倚琴閣的確有問題!”那領頭的護衛怒喝一聲,將瑞嬤嬤推倒在地。

白雲兮也趕緊跑過來,假惺惺地要去扶瑞嬤嬤,卻被瑞嬤嬤一把揮開,自己翻身起來,白雲兮卻疑惑地道:“姐姐就算喝醉了,也不至於這麼大動靜還不出來一探究竟吧?”

“兩位官爺,說不準安平郡主是被人挾持了,你們可得進去看看,若讓刺客傷了六皇子之後,再傷了我姐姐,那可就真是罪過了!”白雲兮望了一眼倚琴閣的樓上,那裏正是白木槿的閨房。

她相信,白木槿如今正赤身露體在浴桶裏泡着呢,這麼一大羣男人闖進去,看她以後還怎麼見人?

郡主又如何,被那麼多男子看了身子,就算挖去這些人的眼睛,殺了他們,也無法挽回她失貞的局面,到時候別說是其他人,就算繼宗哥哥也是看不上白木槿的,她就等着進庵堂當姑子,一輩子青燈古佛吧!

想到這裏,白雲兮暢快不已,若不是在這麼多人面前,她真的怕自己忍不住要拍手稱快了,自己以身攜毒,可是吃了不少苦頭啊,不過能算計到白木槿,那些苦也就不算苦了。

最重要的是,現在繼宗哥哥可是因爲落水,被她救了,送到了客院休息,等他醒過來,自己再去慰問一下,順便把白木槿失貞的事兒給他說道說道,他定然會放棄之前要娶白木槿的打算,反而對自己心存感激。

想到李繼宗那雙如星辰般閃耀的眸子,深情款款地看着自己,白雲兮忍不住小臉一紅,心如鹿撞。 宮裏的兩個護衛一聽,神色也是一緊,趕緊道:“白二小姐提醒的有道理,我看刺客八成是在郡主的閨房裏,如此就更加不能耽擱了,隨我上樓!”

“你們敢,郡主的閨房也是你們這些混賬東西可以闖的?你們有幾個腦袋?”瑞嬤嬤迅速跳到木樓的樓梯處,伸開雙臂擋在了前面。

那護衛冷笑一聲,道:“這個老婆子好沒道理,你們家主子有難,你不想着去救,竟然還一再阻撓我們救人捉拿刺客,我看你八成就是刺客的內應,來人,給我捆了,回頭好好審問!”

“你們敢!”瑞嬤嬤瞪大了銅鈴一般的眼睛,她絕對不能被人捉了,否則兩柱香後,還得換湯燻蒸排毒,沒有她在,白木槿的毒清不了。

寧國公府的護衛看了一眼白雲兮的臉色,見她點頭,便也毫無顧忌地就上前準備拿人,反正他們只是下人,遵從主子的命令行事,至於別的並不需要他們操心。

他們面無表情地提着刀,走向瑞嬤嬤,不由分說就要拿人,瑞嬤嬤不甘束手就縛,身姿靈活地閃避,試圖避開這些人。

可是雙拳難敵四手,那些人見瑞嬤嬤回些詭異的身法,雖然身子看着笨重,卻原來和個泥鰍一樣滑溜,便一大羣涌上來,將人團團圍住,瑞嬤嬤只好往樓上退,可是這正好給了人上樓的機會。

那兩個六皇子的人看寧國公府的護院如此不濟事,連個又老又胖的老媽子都制服不了,也失了耐心,兩人齊齊發難,攻上去,將瑞嬤嬤一人一掌,下手狠而毒,瑞嬤嬤知道這兩掌下來,她不死也得去了半條命。

正在千鈞一髮之際,曾明熙和陸青雲竟然雙雙從天而降,一人一腳,將兩個護衛踢飛開來。

那兩人還沒搞清楚狀況,指着陸青雲和曾明熙就大叫道:“刺客,給我拿下!”

白雲兮和胡氏對視一眼,沒想到她們已經想法子將人調開了,卻還是被這兩人及時趕了過來,曾明熙不應該陪着自己妹妹嗎?

還有陸青雲,他剛剛救了褚雲燕,卻也因爲弄溼了衣衫去換了,陸氏也派人想法子絆住他了啊,不可能這個時候有機會趕到倚琴閣的!

可是不管她們多不情願,這兩個人還是及時趕到了,時機不早不晚,阻止了這羣心懷叵測的人去闖白木槿的閨房。

“刺客?鄭橫,鄭順,你們兩個看看清楚,我們是刺客嗎?”陸青雲居高臨下,一臉輕蔑地看着這兩個“四品帶刀護衛”。

鄭橫和鄭順抹了把臉,才看清楚眼前兩個人,竟然是威遠侯長子,還有陸家的大少爺,這兩個人別看沒有官爵在身,卻是招惹不起的主。

威遠侯曾家雖然只是個侯爺,但是擋不住人家勢力大,曾家世代鎮守邊陲,手握重兵,卻極得皇上的信賴,到了曾侯爺這一代,雖然十多年無戰事,但是曾家的人仍然把守着要塞,抵禦西北的蠻夷,才讓那些兇悍的蠻夷不敢越雷池半步。

威遠侯的封號可不是亂來的,曾明熙早晚也得成爲西邊一座不可逾越的關卡,這是曾家人的宿命,也是天元的大幸。百年來,曾家人付出了無數鮮血,才換得天元的安寧,誰也不敢因爲他們只是侯爵,就小瞧了去。

另一位陸少爺,他們就更加不敢招惹了,陸家人幾乎可以橫行天元,豈是他們這小小兩個侍衛能夠得罪的?就連他們主子來了,怕也得禮讓三分。

鄭橫和鄭順趕緊爬起來,拱手道:“剛剛沒看清兩位公子,請恕罪,不過……我們的確看到刺客往倚琴閣來了,還請兩位公子讓一讓,捉拿刺客要緊!”

“這是安平郡主的閨房重地,就憑你們兩個也敢擅闖?我看看你們是不是三頭六臂,不怕掉一個兩個的?”陸青雲毫不客氣地道。

鄭橫咬了咬牙,才道:“屬下們也是聽命行事,我們來此已久,安平郡主若是在裏面,定然不會到現在還不出來一見,屬下怕郡主也遭了刺客挾持,才會強行闖進來!”

曾明熙笑了下,才道:“瑞嬤嬤可是安平郡主的心腹,她既然不肯讓你們闖,自然是不會有刺客,你們一意孤行,看來是不把安平郡主放在眼裏,有心要破壞郡主的閨譽咯?你們可知,強闖郡主房間,是意圖謀飯之罪!”

鄭橫一愣,他們根本沒意識到安平郡主的問題,在他們的意識裏,這裏是國公府,裏面的也就是白家大小姐,即便被封了個郡主,也就是爲了安撫陸老夫人,哪裏能真當成郡主供着?

他們如此肆無忌憚,也是因爲不把白木槿放在眼裏,陳貴妃可是和楚郡王妃是金蘭姐妹,他們做奴才的,自然知道該向着哪邊。

這會兒經曾明熙這麼一說,他的背脊就有些發汗了,無論白木槿的郡主是怎麼來的,但畢竟是皇上下旨封的,對郡主不敬,強闖郡主閨房,這可是大罪,要殺頭的!

鄭橫眼珠子一轉,才強笑着道:“曾大少言重了,屬下們怎敢有這等心思?實在是捉拿刺客心切,我們也是奉了六皇子的命令,敢不盡心?”

“盡心倒是盡心了,就是有些過了,你明知道郡主醉酒靜臥,你要闖進去,豈不是破壞了郡主的閨譽?你安得什麼心思?”曾明熙可沒有和他說笑的心思,要是他們再晚來一步,怕這些無法無天的東西就真的會闖入白木槿的房間了。

鄭橫的腦袋上落下一大滴汗珠子,臉上的肌肉也有些僵硬,他雖然看曾大少和陸公子都沒有板着臉,但是人家身上那股懾人的氣勢就壓得他們喘不過氣來。

“可是……這刺客若真的在郡主的房間裏,那郡主可不就危險了?屬下也是爲了郡主的安危着想,請二位公子明鑑!”鄭橫是不能擔下破壞郡主閨譽的大罪,只要郡主追究,六皇子也保不住他們的。

誰讓六皇子還只是個皇子,連個郡王的封號都沒有呢,說白了,六皇子的地位還不如人家安平郡主,只不過沾了其是皇子的光,又是貴妃的兒子,才會讓人不敢得罪。

皇上的兒子衆多,有些不受寵的,在宮裏的日子還不比不上他們這些奴才,別說和這些世家公子少爺比了。

陸青雲露出一絲冷的快要結冰的笑容,問道:“你的意思是,還得讓郡主把門給你打開,讓你進去仔細搜查一番,你才肯走咯?”

鄭橫背脊生寒,心裏叫苦,他是有這個想法,可是現在看着陸公子那可怕的笑容,可沒膽子說出來。

不過胡氏眼看事情就要被陸青雲和這曾明熙破壞了,趕緊幫腔道:“青雲啊,你也不要爲難人家皇家的侍衛了,說出去,別人還當咱們陸家囂張跋扈的,連皇子都不敬了,大狗也要看主人啊!”

鄭橫和鄭順一聽,也覺得十分有道理,雖然陸家勢大,可是也從來不會明目張膽地和皇室的人爲難,陸青雲現在也沒有個明路的身份,他們雖然是侍衛,但也是四品皇家侍衛,明面兒上要比陸青雲等人的地位高啊。

再說他們鄭家也不是什麼小門小戶的人家,雖然和陸家以及曾家比起來,實在是上不得檯面。

鄭橫腰桿挺直了,道:“陸公子,希望您還是不要妨礙我們做事,敢刺傷六皇子,又是在郡主的宴會上,若是不捉拿歸案,恐怕郡主也不好交代吧?”

“青雲,人家官爺說的要道理,再說了,若真讓歹人闖進了郡主的閨房,咱們還在這裏耗着,恐怕郡主會有危險啊,不說別的,老夫人那裏就第一個不饒你!”胡氏仗着自己是陸青雲的長輩,所以說話也沒什麼顧忌,陸青雲雖然從來對她不假辭色,但明面兒上是不會對她這個二嬸不敬的。

陸青雲看了她一眼,就權當沒聽到一般,道:“鄭橫,鄭順,你們是打定主意要闖郡主的閨房嗎?”

“除非郡主能出來解釋一二,這個不是難事兒吧?莫非郡主不在?還是真被人挾持了?”鄭橫嘴角露笑,眼睛一直往樓上瞟。

“喲……我當是誰在鬧事兒呢,鄭橫,鄭順,你們膽子倒是不小啊,竟然敢闖我姐的房間,誰給你們吃了雄心豹子膽了?”鳳之沐在白慕辰的扶持下,也趕了過來,一進門就笑着罵道。

鄭橫和鄭順一愣,沒想到這個出了名的小霸王竟然也來了,而且還口口聲聲喊白木槿爲姐姐,他們想到之前在翠景園裏,這十五皇子就把一羣公主和郡主罵走了。

心下也有些犯怵,陸青雲和曾明熙,只要他不衝撞了,這兩人也不敢明着對他們怎樣,可是這十五皇子不一樣,那可是皇上的心頭肉,就連太後也十分寵愛這個小皇子。

要不然,哪裏會輪到一個沒有母親庇佑的小皇子出宮,讓東方先生親自教養的?還不是怕他長大成人之前,就被人害了嗎? 更令他們頭疼的是,這個小皇子就是個得罪不得的主,一旦發起脾氣來,他們吃不了兜着走。

“屬下拜見十五皇子!”鄭橫和鄭順雙雙跪地。

鳳之沐上前,一個人給了一個耳刮子,罵道:“敢在這裏鬧事兒,有父皇的旨意嗎?要知道,沒有聖旨,敢輕慢郡主,你們就得死!”

鄭橫和鄭順被打的眼冒金星,心道這十五皇子功夫竟然又進步了,這兩巴掌可不輕,兩人的臉很快就腫的跟豬頭一樣了。可是他們連回嘴都不敢,誰讓打人的是這位小祖宗呢,只能吃啞巴虧了。

“快給我滾走,刺客要是在這裏,陸大哥身爲郡主的表哥能放過他麼?你竟然還敢說郡主被刺客挾持在閨房裏,你是存心要敗壞郡主的名聲是不是? 王姬不容易 要不是看在六哥的面子上,現在小爺就要了你們的狗命,讓你們像瘋狗一樣亂叫!”鳳之沐是半點兒情面也不留。

雖然說打狗要看主人,他平日裏和鳳之澈的關係也不錯,但是一想到他們不在的這一會兒,竟然發生這麼多兇險的事兒,心裏就氣憤不已。

鄭橫和鄭順還想說什麼,但看到鳳之沐已經高高舉起的手,頓時沒了脾氣,俯首一拜道:“是,屬下告退!”

說完兩人就灰溜溜地跑了,還是先回去稟告主子的好,幸而主子也就是傷了胳膊,流了點點血,那人雖然身手不錯,但好像沒有對主子存有殺意,反而像是故意傷了人就逃跑一樣。

回去只要將責任全推給陸青雲、曾明熙和鳳之沐就好了,他們不是不想捉拿刺客,而是人家攔着不給搜。

胡氏和白雲兮都看在眼裏急在心裏,他們本就是算好了時機,白木槿身邊的助力都被遣開了,沒想到還是接二連三地跑了出來,生生阻止了六皇子的人,現在光憑府裏的護院,根本就不敢輕舉妄動。

但白雲兮可不願意輕易就放過白木槿,還是柔柔弱弱地跑到陸青雲面前,道:“大表哥,姐姐只是多喝了幾杯酒,怎麼睡得這樣沉?咱們在外面也很久了,會不會姐姐出了什麼事兒?”

陸青雲瞥了她一眼,才淡淡地道:“有什麼事兒自然有瑞嬤嬤和鴛鴦喜鵲照顧着,兮兒表妹就不要擔心了,還是快些回去照顧你的母親吧!”

白雲兮咬咬嘴脣,才擔憂地道:“兮兒也想早些回去照顧母親,但是仍舊不放心姐姐,不如讓我先去看看姐姐是否安好,這樣我就放心了!”

瑞嬤嬤這會兒可沒打算給白雲兮面子,朝她微微欠身,道:“二小姐,不牢您費心,郡主多喝了些酒,身子不舒服,所以奴婢給她喝了些助睡眠的藥,才會睡得沉,過會兒就會醒過來!”

“是嗎?我也喝了酒,還比姐姐喝得多呢,剛剛回去喝了一碗醒酒湯,稍稍躺了一會兒就好了,怎麼姐姐竟然這麼嚴重?”白雲兮狐疑地問道,還故意看着陸青雲,似乎想鼓動陸青雲對瑞嬤嬤發難。

瑞嬤嬤道:“各人體質不同,對酒的反應也不同,二小姐還有什麼疑問?”

“你這樣推三阻四,不讓我去見姐姐,令我不得不懷疑,是不是你不安好心,對姐姐做了什麼?”白雲兮見人家已經有趕人的意思,趕緊自己就發難了。

說完對寧國公府還未退去的護院道:“你們都給我聽好了,將倚琴閣好好的看住了,別讓人走脫,本小姐要親自去郡主房裏看看,若有個好歹,你們必須第一時間進來保護我……和郡主!”

胡氏很滿意地看着白雲兮,果然這二丫頭比自己的女兒聰明得多,早知道她也就不那麼縱容嬌嬌,把她養成那樣的性子,現在不得不將人送到窮鄉僻壤的庵堂裏,還不知哪一天能放出來。

心下酸澀的不行,可是有什麼法子,要怪也只能怪自己,沒有把女兒看好,讓她一而再地出事兒。

白雲兮吩咐完護院話,就提起裙襬,準備上樓去,她不相信瑞嬤嬤還敢強攔着自己,而陸青雲和曾明熙自然不會對她一個弱女子動手。
可是這口氣剛剛吐出來,就聽到倚琴閣外喧鬧起來,好像有人嚷嚷着“抓刺客”,然後就聽到倚琴閣的人和外面的人發生了激烈的爭執。

瑞嬤嬤眼神變得極爲冷厲,這個陸氏太過分了些,竟然步步緊逼,連個喘息的機會都不給人,顯然在自己離席之後,她就已經算計好了自己會在這個時候爲白木槿解毒。

毒是她下的,她自然知道若沒有解藥,只能用這樣的法子解毒,她一定想要通過那些人來搜查刺客,而製造混亂,趁機安排人闖進白木槿的閨房,如此一來可以毀了白木槿清譽,二來若能打擾白木槿解毒的程序,便可使得她落下病根。

果然是黃蜂尾後針,最毒婦人心!瑞嬤嬤此刻只有一個想法,那就是狠狠地扇陸氏和那個白二小姐一頓耳刮子,讓她們知道一下,這春天的花兒爲什麼這樣紅!

聽着外面動靜越來越大,鴛鴦和喜鵲也急躁了起來,都紛紛回頭看着瑞嬤嬤,不敢大聲說話,只輕聲道:“嬤嬤,怎麼辦?”

“你們先在這裏護着,我去看看,若是我一時回不來,桌上這些藥,你們想法子按順序撒入浴桶裏,切記,不可弄錯了順序,否則會出亂子的!”瑞嬤嬤交代道。

鴛鴦和喜鵲點點頭,雖然她們現在拉着帷幔,有些分身乏術,但若事情緊急,總會有法子空出手來的。

瑞嬤嬤趕緊跑下樓去,衝着那院外的護衛,大聲喊道:“你們這是做什麼?倚琴閣也是你們能擅自闖的地方嗎?還不給我退下!”

沒想到陸氏卻走了出來,對着瑞嬤嬤道:“瑞嬤嬤,該退下的人是你們,府裏闖入了刺客,傷到了六皇子,刺客是往這邊來的,我們必須要查出來,否則……怎麼和皇上交代?”

瑞嬤嬤心思一轉,沒想到陸氏竟然會爲了設計白木槿,連六皇子都利用上了,皇子在白家出了事兒,若不拿到刺客,必然會讓白木槿受到牽連,所以陸氏吃準了白木槿不便出面,這些下人爲怕擔責任,肯定也不敢阻攔。

瑞嬤嬤卻沒有那麼多的顧忌,堅定地道:“夫人,奴婢可以保證,倚琴閣絕對沒有所謂的刺客,郡主多喝了幾杯,如今正在房裏休息,您還是不要讓人打擾的好,若是驚擾了郡主,恐怕……”

“瑞嬤嬤,想必你是沒聽懂我的話吧?如今是六皇子被傷,又是在郡主的宴會上出的事兒,難道不應該徹查嗎?侍衛說看到刺客往這裏跑來了,你如此推三阻四,是不是因爲刺客和倚琴閣有關?你們想包庇刺客嗎?”陸氏咄咄逼人地說,眼裏盡是得意。

白木槿肯定已經不能出來了,就憑倚琴閣的這些下人,誰能阻攔得了她?更何況她可是名正言順地來搜查刺客的,若是阻攔,就可以定她們一個窩藏刺客,圖謀不軌的罪名。

傷到的人若是其他也就罷了,那可是陳貴妃的兒子,極爲受寵的六皇子啊,皇上一旦怪罪下來,白木槿也吃罪不起!

真是天助她,今日竟然來了這麼多達官顯貴,就連皇子和公主都來了好幾個,無論傷了哪一位,這倚琴閣她也闖定了。

不過她很好奇,瑞嬤嬤真的捨得將白木槿一直泡在冰水裏嗎?那可是極傷身的啊,若是白木槿落下了病根,往後可沒好日子過了,就算調理好了,恐怕也會因爲受寒過度,而不能生育。

無論是哪一種情況,對她來說都是極好的事情。身爲女人不能生育,身份再尊貴,哪怕貴爲皇后,也會受人病詬,地位不穩。即便是公主,也會因爲無所出,而不得不容忍丈夫納妾,還得好生養着別人的兒子,忍受妾室在自己面前得意。

白木槿逃得了第一關,逃得了第二關,她不信這第三關還能讓她逃過去,這些日子,自己苦心謀算,終於想出了這麼個連環計,白木槿就算本事通天,也沒法子逃脫她的手掌心!

這件事後,她將傳出安平郡主身懷惡疾,不能生育的消息,看誰還會要這樣的女人進門,到時候不用她勉強,白木槿就會心甘情願地嫁給李繼宗!

瑞嬤嬤冷笑一聲,道:“包庇刺客?夫人的帽子太大,奴婢的頭可戴不住,但倚琴閣可是郡主的院子,豈能容這些粗鄙的護衛來搜查?你想要讓郡主的名聲掃地嗎?”

陸氏沒想到瑞嬤嬤竟然不怕背上窩藏刺客的罪名,還如此鎮定地跟她討論白木槿的名聲問題,她所來就是爲了要毀掉白木槿的名聲啊!

陸氏放緩了語氣,似乎想曉之以理,動之以情,道:“瑞嬤嬤,此事關係重大,若是不能查出刺客,不僅是咱們國公府,就是郡主也吃罪不起啊,那可是六皇子,咱們能不有所交代嗎?”

“夫人爲何肯定刺客進了咱們倚琴閣?”瑞嬤嬤並不爲所動。

陸氏卻道:“我們一路追着刺客過來的,這個方向也之後倚琴閣最方便躲藏了,想必刺客也知道這裏是郡主的住所,料定咱們輕易不敢搜查,如果瑞嬤嬤繼續阻攔,放跑了刺客,您恐怕擔當不起吧?”

“夫人,您不必多說了,今日有奴婢在,誰也別想踏足倚琴閣半步,雨梅,你拿着郡主的牌子,去找六皇子,就說郡主請他稍安勿躁,刺客一定會抓到,但是倚琴閣不容搜查!”瑞嬤嬤說的鏗鏘有力,絲毫不容人拒絕。

雨梅是倚琴閣剛剛升上來的二等丫鬟,腦子還算靈活,辦事又牢靠,經過這麼長時間考察,發現也比較忠厚,所以才得了提拔,聽到瑞嬤嬤這樣說,趕緊接過令牌,就要往外跑。

剛剛踏上倚琴閣的門檻,卻被兩個手拿長劍的護衛攔住了,他們的劍互相交叉,堵住了倚琴閣的正門,板着臉道:“姑娘,還是不要去了,我們就是六皇子的護衛,奉命來捉拿刺客,必須要進去一探!” 瑞嬤嬤看着這兩個面色不善的護衛,看來的確不像是寧國公府的人,心下有些着急,若是她們強闖,現在憑着她的力量,根本攔不住,可是一旦闖進去,陸氏定然會帶人闖進主子的房間,到時候後果不堪設想!

瑞嬤嬤心下着急,面色卻沒有絲毫改變,依舊帶着笑容,卻堅定地道:“兩位官爺,我不想與你們爲難,但是這院子裏前前後後都有下人把守着,的確沒有刺客來過,但是你們想要搜查卻是不能,郡主豈是可以隨意冒犯的?”

那護衛似乎一點兒也不在意地道:“我們不會冒犯郡主,只是也不能放過刺客,若是最終證明倚琴閣沒有刺客,我們願意給郡主請罪!”

“請罪?用什麼請罪?郡主的名譽是你們請罪就能彌補的了的嗎?真是笑話,縱然是六皇子身份尊貴,但也不能因此就懷疑郡主窩藏刺客,你們還是放明白點兒!”瑞嬤嬤只想着儘量拖延時間,讓鳳九卿熬過兩柱香的時間,這樣就沒有關係了。

那護衛臉色顯得難看起來,刀鋒蹭地就被彈出劍鞘,露出森冷的劍芒,陰沉地道:“老婆子,還是不要狗仗人勢比較好,我們可是四品帶刀護衛,奉皇命保護六皇子,今日在郡主的宴會上被刺客所傷,郡主要付很大的責任,若還要繼續阻攔我等搜查,就別怪我們不客氣了!”

瑞嬤嬤知道他們是打算強闖了,看着陸氏越來越得意的眼神,瑞嬤嬤心頭的火也越來越旺,到底該想什麼法子才能阻止這一切發生?

宣王如今分身乏術,白木槿又昏迷不醒,兩人的狀態不容人看見,更不能受打擾,否則宣王會因爲真氣反噬而自傷,白木槿又會因爲無法持續得到真氣被寒氣入侵,後果不言自明。

陸氏見此,趕緊出來裝作打圓場,勸道:“瑞嬤嬤,識時務者爲俊傑,若是實在不行,您可以進去通報一聲,問問郡主的意思嘛!”

她說話時眉眼含笑,壓抑不住的興奮,白木槿現在要能說話那就怪了,那麼霸道的藥性作用下,她就算還清醒着,也不敢讓人闖進去吧?若是能讓一羣護衛看到她沐浴的樣子,倒也不錯!

瑞嬤嬤眉頭一皺,心思轉了幾轉,才道:“如此也好,兩位官爺,還請稍等片刻,待我稟明郡主,再放你們進來!”

“不行,等你回來,刺客說不定就逃跑了,此時正是捉拿的好時機!”那護衛疾言厲色地道,擡腳就要往裏面衝。

瑞嬤嬤大吼一聲,道:“誰敢擅闖郡主的院子,就休怪我出手傷人!”

“呵呵……一個老婆子竟然也敢跟我們叫囂,你倒是傷傷看,能碰到小爺一片衣角,就算你贏!”那爲首的護衛笑得十分猖狂,壓根兒沒把瑞嬤嬤放在眼裏。

他們都是習武之人,自然能看出瑞嬤嬤根本就沒有內力,一個沒有內功的人,何足懼哉?

瑞嬤嬤眼神變得越發凌厲起來,她的武功是不行,只能對付一些平常人,像這樣的護衛,她肯定不是對手,但今日也顧不得許多了,一旦讓這些人闖進去,宣王殿下也會因爲收功不及時而被反噬。

最重要的是,主子的名譽和身體都會受到極大的創傷,陸氏這一次算是下了血本,竟然敢派刺客來搗亂,偏偏還傷到的是十五皇子。

她知道宣王殿下有個護衛在這裏,但是現在要是從裏面跑出一個男人來,主子的名聲照樣會不保。

瑞嬤嬤輕輕轉動了一下自己手腕上的金鐲子,她只有一次機會,必須擊倒一個人,可是眼前卻有這麼多人,她拼死一搏,到底能起多大的作用呢?

瑞嬤嬤瞄準了陸氏,不知道傷了寧國公夫人,到底能不能暫時製造混亂,怕就怕這些人根本不把陸氏的死活放在眼裏。

可是只能賭一把了,至少除了六皇子的護衛之外,這羣人中有不少都是陸氏的人,應該是有些效果的。

瞅準了這一點,瑞嬤嬤腕上的金鐲子悄然開了一個口子,一枚針射向陸氏的心口處,因着她的袖子擋住了,所以並沒有發現是她動的手。

陸氏應聲叫了一下,突然就白眼一翻,身子軟綿綿地倒下來,閉上眼睛的前一秒,她用無比陰毒的眼神看着瑞嬤嬤。

“來人啊,夫人暈倒了,趕緊救人啊!”瑞嬤嬤大喊大叫道,她要徹底攪亂這池水,才能給宣王爭取足夠的時間,至於事後她會落個什麼下場,已經顧不得了。

六皇子的護衛可不管那國公夫人到底怎麼了,就要提刀往倚琴閣裏闖,可是瑞嬤嬤卻攔在門口,抵死不從的樣子,大喊道:“你們眼睛都瞎了嗎?我們夫人暈倒了,救人要緊!”

“我們管不了許多,你們的人自去救人就是,我們只要去搜查倚琴閣!”兩個護衛推攔在倚琴閣門口的幾個婆子和丫頭,就要強闖。

瑞嬤嬤萬般無奈之下,大喊道:“你們這些國公府的護院,難道腦子進水了?夫人若是有個好歹,你們擔得起責任嗎?別忘了,誰才是你們的主子,趕緊請公爺和大夫去!”

那些護院看到自己的主子已經暈過去了,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兒,可是聽了瑞嬤嬤的話也不敢遲疑,雖然現在夫人已經不比從前,但好歹也是國公府的女主子,他們不敢怠慢。

有人已經想要去扶,卻聽得不遠處,胡氏帶着白雲兮匆匆趕來,瑞嬤嬤心知她們定然早就埋伏在附近,就是等着看好戲的。

“母親,母親……”白雲兮飛奔過來,一把抱住陸氏,緊張地落起了眼淚。

胡氏趕緊道:“快,將夫人扶走,請大夫來,你們這些人……該幹嘛幹嘛去,不是要捉拿刺客嗎?怎麼還在這裏磨磨唧唧的,刺客要是跑了,你們怎麼和國公爺交代,怎麼和六皇子交代?”

瑞嬤嬤心中着實有些後悔,剛剛不應該給陸氏放迷藥,而應該給她一根毒針,就算不要了她的命,也該讓她吃些苦頭的。可是她怕中毒之後,反而會引起別人懷疑,到時候一口咬定倚琴閣有刺客,那反而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

可是現在胡氏和白雲兮一來,這府裏的護衛定然不會輕易退走,而六皇子的人根本不給她面子。

“這夫人好端端怎麼會暈過去?是不是被人暗算了啊,難道刺客真混在倚琴閣裏,才有機會出手傷人?如此……兩位官爺,還是好好地進去搜一搜,什麼地方也別放過了,否則……可沒法交代!”胡氏到底是腦子靈活,這麼一會兒功夫就將剛剛有些鬆動的衆人都給掰扯了過來。

瑞嬤嬤有一種雙拳難敵四手的困窘,事情發展到這一步,她怕是心有餘而力不足了,若是主子沒有昏迷,定然不會有這些麻煩,她即便是宮裏出來的,也不是所有人都會給她這個下人面子。

可是現在倚琴閣的人出不去,就連搬救兵都沒機會,最重要的是,這件事還是越少人知道越好,事關主子的清譽啊。

兩個宮裏的護衛也就不再遲疑,一把推開攔路的人,就要往裏面闖。其他人看到有人帶頭,自然也就無所顧忌地往倚琴閣進去。

瑞嬤嬤驚呼一聲:“你們給我站住,你們搜查倚琴閣也不可以如此無禮,郡主正在休息,若驚擾了,你們誰吃罪的起?”

“少廢話,你存心阻撓我們捉拿刺客,看來這倚琴閣的確有問題!”那領頭的護衛怒喝一聲,將瑞嬤嬤推倒在地。

白雲兮也趕緊跑過來,假惺惺地要去扶瑞嬤嬤,卻被瑞嬤嬤一把揮開,自己翻身起來,白雲兮卻疑惑地道:“姐姐就算喝醉了,也不至於這麼大動靜還不出來一探究竟吧?”

“兩位官爺,說不準安平郡主是被人挾持了,你們可得進去看看,若讓刺客傷了六皇子之後,再傷了我姐姐,那可就真是罪過了!”白雲兮望了一眼倚琴閣的樓上,那裏正是白木槿的閨房。

她相信,白木槿如今正赤身露體在浴桶裏泡着呢,這麼一大羣男人闖進去,看她以後還怎麼見人?

郡主又如何,被那麼多男子看了身子,就算挖去這些人的眼睛,殺了他們,也無法挽回她失貞的局面,到時候別說是其他人,就算繼宗哥哥也是看不上白木槿的,她就等着進庵堂當姑子,一輩子青燈古佛吧!

想到這裏,白雲兮暢快不已,若不是在這麼多人面前,她真的怕自己忍不住要拍手稱快了,自己以身攜毒,可是吃了不少苦頭啊,不過能算計到白木槿,那些苦也就不算苦了。

最重要的是,現在繼宗哥哥可是因爲落水,被她救了,送到了客院休息,等他醒過來,自己再去慰問一下,順便把白木槿失貞的事兒給他說道說道,他定然會放棄之前要娶白木槿的打算,反而對自己心存感激。

想到李繼宗那雙如星辰般閃耀的眸子,深情款款地看着自己,白雲兮忍不住小臉一紅,心如鹿撞。 宮裏的兩個護衛一聽,神色也是一緊,趕緊道:“白二小姐提醒的有道理,我看刺客八成是在郡主的閨房裏,如此就更加不能耽擱了,隨我上樓!”

“你們敢,郡主的閨房也是你們這些混賬東西可以闖的?你們有幾個腦袋?”瑞嬤嬤迅速跳到木樓的樓梯處,伸開雙臂擋在了前面。

那護衛冷笑一聲,道:“這個老婆子好沒道理,你們家主子有難,你不想着去救,竟然還一再阻撓我們救人捉拿刺客,我看你八成就是刺客的內應,來人,給我捆了,回頭好好審問!”

“你們敢!”瑞嬤嬤瞪大了銅鈴一般的眼睛,她絕對不能被人捉了,否則兩柱香後,還得換湯燻蒸排毒,沒有她在,白木槿的毒清不了。

寧國公府的護衛看了一眼白雲兮的臉色,見她點頭,便也毫無顧忌地就上前準備拿人,反正他們只是下人,遵從主子的命令行事,至於別的並不需要他們操心。

他們面無表情地提着刀,走向瑞嬤嬤,不由分說就要拿人,瑞嬤嬤不甘束手就縛,身姿靈活地閃避,試圖避開這些人。

可是雙拳難敵四手,那些人見瑞嬤嬤回些詭異的身法,雖然身子看着笨重,卻原來和個泥鰍一樣滑溜,便一大羣涌上來,將人團團圍住,瑞嬤嬤只好往樓上退,可是這正好給了人上樓的機會。

那兩個六皇子的人看寧國公府的護院如此不濟事,連個又老又胖的老媽子都制服不了,也失了耐心,兩人齊齊發難,攻上去,將瑞嬤嬤一人一掌,下手狠而毒,瑞嬤嬤知道這兩掌下來,她不死也得去了半條命。

正在千鈞一髮之際,曾明熙和陸青雲竟然雙雙從天而降,一人一腳,將兩個護衛踢飛開來。

那兩人還沒搞清楚狀況,指着陸青雲和曾明熙就大叫道:“刺客,給我拿下!”

白雲兮和胡氏對視一眼,沒想到她們已經想法子將人調開了,卻還是被這兩人及時趕了過來,曾明熙不應該陪着自己妹妹嗎?

還有陸青雲,他剛剛救了褚雲燕,卻也因爲弄溼了衣衫去換了,陸氏也派人想法子絆住他了啊,不可能這個時候有機會趕到倚琴閣的!

可是不管她們多不情願,這兩個人還是及時趕到了,時機不早不晚,阻止了這羣心懷叵測的人去闖白木槿的閨房。

“刺客?鄭橫,鄭順,你們兩個看看清楚,我們是刺客嗎?”陸青雲居高臨下,一臉輕蔑地看着這兩個“四品帶刀護衛”。

鄭橫和鄭順抹了把臉,才看清楚眼前兩個人,竟然是威遠侯長子,還有陸家的大少爺,這兩個人別看沒有官爵在身,卻是招惹不起的主。

威遠侯曾家雖然只是個侯爺,但是擋不住人家勢力大,曾家世代鎮守邊陲,手握重兵,卻極得皇上的信賴,到了曾侯爺這一代,雖然十多年無戰事,但是曾家的人仍然把守着要塞,抵禦西北的蠻夷,才讓那些兇悍的蠻夷不敢越雷池半步。

威遠侯的封號可不是亂來的,曾明熙早晚也得成爲西邊一座不可逾越的關卡,這是曾家人的宿命,也是天元的大幸。百年來,曾家人付出了無數鮮血,才換得天元的安寧,誰也不敢因爲他們只是侯爵,就小瞧了去。

另一位陸少爺,他們就更加不敢招惹了,陸家人幾乎可以橫行天元,豈是他們這小小兩個侍衛能夠得罪的?就連他們主子來了,怕也得禮讓三分。

鄭橫和鄭順趕緊爬起來,拱手道:“剛剛沒看清兩位公子,請恕罪,不過……我們的確看到刺客往倚琴閣來了,還請兩位公子讓一讓,捉拿刺客要緊!”

“這是安平郡主的閨房重地,就憑你們兩個也敢擅闖?我看看你們是不是三頭六臂,不怕掉一個兩個的?”陸青雲毫不客氣地道。

鄭橫咬了咬牙,才道:“屬下們也是聽命行事,我們來此已久,安平郡主若是在裏面,定然不會到現在還不出來一見,屬下怕郡主也遭了刺客挾持,才會強行闖進來!”

曾明熙笑了下,才道:“瑞嬤嬤可是安平郡主的心腹,她既然不肯讓你們闖,自然是不會有刺客,你們一意孤行,看來是不把安平郡主放在眼裏,有心要破壞郡主的閨譽咯?你們可知,強闖郡主房間,是意圖謀飯之罪!”

鄭橫一愣,他們根本沒意識到安平郡主的問題,在他們的意識裏,這裏是國公府,裏面的也就是白家大小姐,即便被封了個郡主,也就是爲了安撫陸老夫人,哪裏能真當成郡主供着?

他們如此肆無忌憚,也是因爲不把白木槿放在眼裏,陳貴妃可是和楚郡王妃是金蘭姐妹,他們做奴才的,自然知道該向着哪邊。

這會兒經曾明熙這麼一說,他的背脊就有些發汗了,無論白木槿的郡主是怎麼來的,但畢竟是皇上下旨封的,對郡主不敬,強闖郡主閨房,這可是大罪,要殺頭的!

鄭橫眼珠子一轉,才強笑着道:“曾大少言重了,屬下們怎敢有這等心思?實在是捉拿刺客心切,我們也是奉了六皇子的命令,敢不盡心?”

“盡心倒是盡心了,就是有些過了,你明知道郡主醉酒靜臥,你要闖進去,豈不是破壞了郡主的閨譽?你安得什麼心思?”曾明熙可沒有和他說笑的心思,要是他們再晚來一步,怕這些無法無天的東西就真的會闖入白木槿的房間了。

鄭橫的腦袋上落下一大滴汗珠子,臉上的肌肉也有些僵硬,他雖然看曾大少和陸公子都沒有板着臉,但是人家身上那股懾人的氣勢就壓得他們喘不過氣來。

“可是……這刺客若真的在郡主的房間裏,那郡主可不就危險了?屬下也是爲了郡主的安危着想,請二位公子明鑑!”鄭橫是不能擔下破壞郡主閨譽的大罪,只要郡主追究,六皇子也保不住他們的。

誰讓六皇子還只是個皇子,連個郡王的封號都沒有呢,說白了,六皇子的地位還不如人家安平郡主,只不過沾了其是皇子的光,又是貴妃的兒子,才會讓人不敢得罪。

皇上的兒子衆多,有些不受寵的,在宮裏的日子還不比不上他們這些奴才,別說和這些世家公子少爺比了。

陸青雲露出一絲冷的快要結冰的笑容,問道:“你的意思是,還得讓郡主把門給你打開,讓你進去仔細搜查一番,你才肯走咯?”

鄭橫背脊生寒,心裏叫苦,他是有這個想法,可是現在看着陸公子那可怕的笑容,可沒膽子說出來。

不過胡氏眼看事情就要被陸青雲和這曾明熙破壞了,趕緊幫腔道:“青雲啊,你也不要爲難人家皇家的侍衛了,說出去,別人還當咱們陸家囂張跋扈的,連皇子都不敬了,大狗也要看主人啊!”

鄭橫和鄭順一聽,也覺得十分有道理,雖然陸家勢大,可是也從來不會明目張膽地和皇室的人爲難,陸青雲現在也沒有個明路的身份,他們雖然是侍衛,但也是四品皇家侍衛,明面兒上要比陸青雲等人的地位高啊。

再說他們鄭家也不是什麼小門小戶的人家,雖然和陸家以及曾家比起來,實在是上不得檯面。

鄭橫腰桿挺直了,道:“陸公子,希望您還是不要妨礙我們做事,敢刺傷六皇子,又是在郡主的宴會上,若是不捉拿歸案,恐怕郡主也不好交代吧?”

“青雲,人家官爺說的要道理,再說了,若真讓歹人闖進了郡主的閨房,咱們還在這裏耗着,恐怕郡主會有危險啊,不說別的,老夫人那裏就第一個不饒你!”胡氏仗着自己是陸青雲的長輩,所以說話也沒什麼顧忌,陸青雲雖然從來對她不假辭色,但明面兒上是不會對她這個二嬸不敬的。

陸青雲看了她一眼,就權當沒聽到一般,道:“鄭橫,鄭順,你們是打定主意要闖郡主的閨房嗎?”

“除非郡主能出來解釋一二,這個不是難事兒吧?莫非郡主不在?還是真被人挾持了?”鄭橫嘴角露笑,眼睛一直往樓上瞟。

“喲……我當是誰在鬧事兒呢,鄭橫,鄭順,你們膽子倒是不小啊,竟然敢闖我姐的房間,誰給你們吃了雄心豹子膽了?”鳳之沐在白慕辰的扶持下,也趕了過來,一進門就笑着罵道。

鄭橫和鄭順一愣,沒想到這個出了名的小霸王竟然也來了,而且還口口聲聲喊白木槿爲姐姐,他們想到之前在翠景園裏,這十五皇子就把一羣公主和郡主罵走了。

心下也有些犯怵,陸青雲和曾明熙,只要他不衝撞了,這兩人也不敢明着對他們怎樣,可是這十五皇子不一樣,那可是皇上的心頭肉,就連太後也十分寵愛這個小皇子。

要不然,哪裏會輪到一個沒有母親庇佑的小皇子出宮,讓東方先生親自教養的?還不是怕他長大成人之前,就被人害了嗎? 更令他們頭疼的是,這個小皇子就是個得罪不得的主,一旦發起脾氣來,他們吃不了兜着走。

“屬下拜見十五皇子!”鄭橫和鄭順雙雙跪地。

鳳之沐上前,一個人給了一個耳刮子,罵道:“敢在這裏鬧事兒,有父皇的旨意嗎?要知道,沒有聖旨,敢輕慢郡主,你們就得死!”

鄭橫和鄭順被打的眼冒金星,心道這十五皇子功夫竟然又進步了,這兩巴掌可不輕,兩人的臉很快就腫的跟豬頭一樣了。可是他們連回嘴都不敢,誰讓打人的是這位小祖宗呢,只能吃啞巴虧了。

“快給我滾走,刺客要是在這裏,陸大哥身爲郡主的表哥能放過他麼?你竟然還敢說郡主被刺客挾持在閨房裏,你是存心要敗壞郡主的名聲是不是? 王姬不容易 要不是看在六哥的面子上,現在小爺就要了你們的狗命,讓你們像瘋狗一樣亂叫!”鳳之沐是半點兒情面也不留。

雖然說打狗要看主人,他平日裏和鳳之澈的關係也不錯,但是一想到他們不在的這一會兒,竟然發生這麼多兇險的事兒,心裏就氣憤不已。

鄭橫和鄭順還想說什麼,但看到鳳之沐已經高高舉起的手,頓時沒了脾氣,俯首一拜道:“是,屬下告退!”

說完兩人就灰溜溜地跑了,還是先回去稟告主子的好,幸而主子也就是傷了胳膊,流了點點血,那人雖然身手不錯,但好像沒有對主子存有殺意,反而像是故意傷了人就逃跑一樣。

回去只要將責任全推給陸青雲、曾明熙和鳳之沐就好了,他們不是不想捉拿刺客,而是人家攔着不給搜。

胡氏和白雲兮都看在眼裏急在心裏,他們本就是算好了時機,白木槿身邊的助力都被遣開了,沒想到還是接二連三地跑了出來,生生阻止了六皇子的人,現在光憑府裏的護院,根本就不敢輕舉妄動。

但白雲兮可不願意輕易就放過白木槿,還是柔柔弱弱地跑到陸青雲面前,道:“大表哥,姐姐只是多喝了幾杯酒,怎麼睡得這樣沉?咱們在外面也很久了,會不會姐姐出了什麼事兒?”

陸青雲瞥了她一眼,才淡淡地道:“有什麼事兒自然有瑞嬤嬤和鴛鴦喜鵲照顧着,兮兒表妹就不要擔心了,還是快些回去照顧你的母親吧!”

白雲兮咬咬嘴脣,才擔憂地道:“兮兒也想早些回去照顧母親,但是仍舊不放心姐姐,不如讓我先去看看姐姐是否安好,這樣我就放心了!”

瑞嬤嬤這會兒可沒打算給白雲兮面子,朝她微微欠身,道:“二小姐,不牢您費心,郡主多喝了些酒,身子不舒服,所以奴婢給她喝了些助睡眠的藥,才會睡得沉,過會兒就會醒過來!”

“是嗎?我也喝了酒,還比姐姐喝得多呢,剛剛回去喝了一碗醒酒湯,稍稍躺了一會兒就好了,怎麼姐姐竟然這麼嚴重?”白雲兮狐疑地問道,還故意看着陸青雲,似乎想鼓動陸青雲對瑞嬤嬤發難。

瑞嬤嬤道:“各人體質不同,對酒的反應也不同,二小姐還有什麼疑問?”

“你這樣推三阻四,不讓我去見姐姐,令我不得不懷疑,是不是你不安好心,對姐姐做了什麼?”白雲兮見人家已經有趕人的意思,趕緊自己就發難了。

說完對寧國公府還未退去的護院道:“你們都給我聽好了,將倚琴閣好好的看住了,別讓人走脫,本小姐要親自去郡主房裏看看,若有個好歹,你們必須第一時間進來保護我……和郡主!”

胡氏很滿意地看着白雲兮,果然這二丫頭比自己的女兒聰明得多,早知道她也就不那麼縱容嬌嬌,把她養成那樣的性子,現在不得不將人送到窮鄉僻壤的庵堂裏,還不知哪一天能放出來。

心下酸澀的不行,可是有什麼法子,要怪也只能怪自己,沒有把女兒看好,讓她一而再地出事兒。

白雲兮吩咐完護院話,就提起裙襬,準備上樓去,她不相信瑞嬤嬤還敢強攔着自己,而陸青雲和曾明熙自然不會對她一個弱女子動手。
Свернуть

Уважаемые пользователи! Администрация сайта «Реальные отзывы» убедительно просит предоставлять конкретные факты (номер, дату заказа и проч.), чтобы мы не сочли ваш отзыв наговором конкурентов. Благодарим за понимание. Не подкрепленные фактами отзывы будут удаляться как неинформативные.

Оставить отзыв

Имя (обязательно):
Электропочта (не обязательно):

негативный отзыв нейтральный отзыв положительный отзы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