Бизнес » Услуги
Учреждения и организации » Образовательные учреждения » Школы

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顧幻璃聽見時鐘滴答作響,不時地敲幾下提醒她。等它連着響了兩下的時候,窗外瀰漫着淡淡的霧氣,薄霜已經凝結在了玻璃上。

顧幻璃在黑色眸子裏燃燒的鵝黃色火焰彷彿激烈地跳躍着,彷彿在竭力掙扎,終於漸漸熄滅“哥哥從來沒有問過我有關忉利天的事情。”

“夜不會讓你太多的牽扯其中,你只要能夠證明自己的能力,其他的事情應該是由得你自己玩吧。”顧天熙在那頭低聲笑了,口氣中帶着往常的揶揄“除非你自作主張做了什麼事情,卻又不違背忉利天的規矩,再加上夜的性子,他樂得見你這麼開心地玩吧。”

顧幻璃怔怔地看着顧天熙襯衫領口露出的huā色方巾,時間在不知所措的情況下會變得漫長,特別是等着某些不能掌握的結果,那感覺就如同被放在火上烤,難受得不得了。她現在就很不幸地處在這種情況中。當然了,顧幻璃很明白這是她自找的。

導哥與歐陽聿修不同。

後者,會傾聽她的解釋,理解並且接受。而前者,會冰冷地分析所有情況,然後要求她給出一個本因。

這已經不是顧幻璃第一次被“將軍”她很清楚哥哥總能牢牢地將她腳上的鏈子抓穩,就算不是提線木偶,她也只是一個被掌控的金絲鳥。

看着妹妹的表情,顧天熙的的眼睛裏多了一點捉弄的神色“今天的晚餐很好吃,我很期待下一次,不知道我的小璃又會給我怎樣的驚喜?”(未完待續。 東方的太陽,都已經穿透玻璃,刺眼地照在了地板上。

梳妝檯前,貝螢夏正坐那兒梳理着頭髮,她見沈君斯還不起牀,不禁喊他一聲。

“沈君斯,起來了。”

然而,男人睏倦地翻了一個身,沒起。

貝螢夏察覺到後,不禁看過去,見他還睡,便說了他兩句。

“哎,我說你真是,好不容易到週末了,就想着你陪陪我去外頭走走,你怎麼還睡呢?起來起來,聽到沒有?趕緊的。”

大牀上,男人身子又一翻,變回正面躺着了。

可能是有些刺眼,他伸手擋在眼睛前,依舊沒起,不過,明顯醒了,聲音帶着濃重牀氣。

“貝貝,你真不知好歹,我好不容易才有一個週末,你還不讓我睡下懶覺。”

他算是徹底醒了,身子一側躺,手撐着腦門,看她。

“你知道週末對我們這種工作者有多重要嗎?”

這旁,貝螢夏無辜地看着他,而沈君斯已經趁此起牀,他套上睡袍朝她走來,路過時,捏捏她小臉蛋兒。

“不過,你也不會明白的,你沒工作過。”

沈君斯朝洗手間走進去了,開始刷牙的什麼。

梳妝檯前,貝螢夏收回視線,她繼續弄着她的頭髮,回。

“你不大總裁麼?還喜歡週末呀?我看你是最不喜歡週末的吧,一放假,員工全沒工作了,我看你肯定得氣死。”

裏頭,傳來沈君斯的吃吃笑聲,他沒說什麼。

等沈君斯洗簌好出來的時候,貝螢夏已經弄好了頭髮,她扎了個馬尾。

說起頭髮,貝螢夏倒極其簡單,她從不燙染,一來,是懶得浪費那個錢,二來,她喜歡直直而黑亮的頭髮。

中國人,就該有中國人的樣子。

見此,沈君斯挑挑眉,走到她身後,二話不說,直接抓過那繩圈,一下弄下來,瞬間,她的頭髮就披落下來了。

貝螢夏瞪眼,她回頭看他。

“你幹什麼?我費了好長時間才紮起的呢。”

說着,還奪過他手中的繩圈,又要扎,可,沈君斯再次奪過,一下扔桌面去,臉色有點沉。

“下次不許扎了呀,再讓我看到你扎,小心我收拾你。”

沈君斯似乎很反感她將頭髮紮起來。

見此,貝螢夏悶悶地看向他,然而,男人已經走到衣櫃前了,開始換衣服,她看着,就悶聲開口。

“爲什麼呀?沈君斯,不把頭髮紮起來,會很熱的。”

男人沒轉身看她一眼,忙活着自己的,語氣還是有點冷。

“說多少遍了?不許扎就不許扎。”

穿好襯衫後,他終於轉身走來,站她面前,他伸手捏住她下巴,逼她仰望自己,才開口。

“紮起來顯得很老氣,貝貝,披着,就披着,我喜歡你把頭髮美麗地披下來。”

聞言,貝螢夏挑挑眉,然後,她一笑。

看着她稚嫩的小臉,沈君斯眼眸動動,順勢彎低身子,吻上了她的脣,淺嘗她的小嘴。

出門後,在路途中的時候,沈君斯問。

“今天想去哪兒?”

好不容易有個週末,他決定好好陪陪她。

副駕駛座上,貝螢夏想了想,然後,忽然想到一般,她立馬看過來,笑得天真。

“我想去動物園。”

動物園?

聽到這話,沈君斯挑挑眉,有點沒搞明白她怎麼會喜歡去那種地方,那不是小孩子才喜歡去的地方麼?

可,沈君斯還是載她去了動物園。

剛好,動物園可以允許遊客自駕遊,沈君斯見了,他笑笑地提議。

“貝貝,要不我們開車進去自駕遊吧。”

一聽,貝螢夏怔住,她立馬搖頭了,阻止他。

“不行,不能去。”

說着間,還催促。

“快點找地方停好車,快點。”

男人只得找個停車位停車,說真的,他還真是有點不習慣這樣一點一點地調整好車位的停車方式。

沈君斯平時蠻橫霸道慣了,去公司停車,他有自己專屬的停車位。

可,這裏,必須停得一分不差,否則,就會影響別人的車子退出來。

下了車後,貝螢夏拉着他進去,然後,才解釋。

“我才不要自駕遊,一輩子都不自駕遊。”

見此,男人挑眉,未容他問,貝螢夏就已經轉頭看過來,解釋。

“你沒看新聞嗎?有一女的,就是在自駕遊出的事,被老虎給活活咬死了,可怕得很。”

那種本該屬於遠古時候的事,在新新21世紀,居然也會發生。

沈君斯呵呵地笑,他伸手揉揉她頭髮。

“看見別人被老虎咬死,你還有心理陰影了是不?”

這旁,貝螢夏冷哼一聲,剛好,前面有買吃的,她轉頭看過去。

“我要吃零食,你給我買。”

男人點點頭,順着她,本打算走去的,可,腳步剛動,他又想起,上次買東西,她就是這麼突然消失的。

華夏神話宇宙 想了想,沈君斯一把拉過她,示意。

“我們一起去。”

貝螢夏就像個小孩子一般,一邊吃着零食,一邊跟着他一起逛動物園,兩人看了很多動物,大象,獅子,老虎。

這時,站在大熊貓的圍欄外,看着它們可愛的樣子,她感嘆。

“真是浪費,要是把子蘭也帶來就好了。”

子蘭?

沈君斯看來,鬱悶。

“子蘭她看得懂嗎?”

走路都不會,還看大熊貓?

這旁,她嘿嘿一笑,男人無奈地揉她頭髮,說了她一句。

“真是,永遠跟一小孩那樣,長不大。”

見他這樣說,貝螢夏一瞪眼,似乎很嫌棄別人說她小孩子,嚷嚷着。

“我已經長大了,我今年已經22歲了,大叔。”

22就算長大了?

沈君斯準備打擊她兩句的,可,轉念一想,他才發現,他比她大不少,生日一過,他快30了。

男人重重嘆出口氣,他兩手捧住她小臉,讓她看着自己。

“貝貝,你不許嫌棄我,更不準叫我大叔,我不喜歡你這樣叫,顯得我比你大很多。”

這旁,貝螢夏怔了怔,他這是害怕年齡代溝麼?

與此同時,沈君斯已經將她擁摟入懷

,他語氣有些感嘆。

“現在聽到你喊我一聲大叔,我忽然很惶恐,如果你嫌棄我,喜歡上那些跟你同齡的,我該怎麼辦?”

他可以用金錢來裝扮自己,用權利來彰顯自己,可,年齡,卻是他用什麼東西都修飾不了的。

懷裏,貝螢夏悶悶地開口。

“其實,我喜歡比我大的男人。”

才不要找同齡的呢,又不懂照顧人,又小氣雞腸,並且,還沒錢,因爲,這個時候的大男孩,肯定處於拼搏階段。

聽到她那話,沈君斯一挑眉,他低頭。

“真的?”

貝螢夏臉有些紅,不自然地點了點頭,已經暗含笑意。

“真的。”

他還不信,憋着笑又問。

“真的?”

這下,貝螢夏惱羞成怒了,她一瞪眼,氣得拍捶了他一下。

“討厭,不理你了。”

說着間,就要轉身走,可,身後,沈君斯已經笑起,他將她拉回來,也扳過來,大掌一扣住她的後腰,就是扣過來,直接低頭。

貝螢夏沒有反抗,反而纏抱住他的脖頸,踮起腳尖來迴應他的親吻。

兩人相擁着,圍欄裏,大熊貓們玩耍在一起。

出了動物園後,沈君斯開車載她離開,時間還有點早,見此,他問。

“接下來,還要去哪兒?”

聞言,貝螢夏想了想,卻是也想不到好地方了,她隨意地開口。

“找個有湖的地方吧,我想坐坐。”

湖?

沈君斯想了想,倒想起,附近還真有這麼一個非常應景的地方,他一笑,點頭。

“好嘞。”

湖邊有柳樹,那兒的草坪綠化得很好,也不髒,人躺那兒睡覺都沒問題。

男人坐在那,貝螢夏則躺着,頭枕他大腿上。

這時,她閉着眼睛,一臉愜意。

“沈君斯,你怎麼知道這個地方的?”

聽到這話,沈君斯笑笑,他伸手勾勾她鼻子,回。

“因爲你有需要,所以我就知道,如果你沒需要,那我肯定不知。”

有他這麼說話的嗎?

然而,貝螢夏還是被他逗笑,她往上挪挪,挪上他小腹了,面朝內,兩手抱着他的腰。

“不過,我感覺這樣的生活很愜意,你知道嗎?以前努力的時候,一從雅樂軒下課了,就急匆匆地往千嬌百魅趕,一天的時間,全部沒有自己自由的一刻,真的很累。”

也因此,貝螢夏越發地癡迷這種生活。

她如同一條寄生蟲,就啃着沈君斯了,誰叫他錢最多。

聞言,男人勾脣,他伸手撫順她的頭髮,有些晃神。

“貝貝,其實,我真該早點遇上你,這樣,或許生活會更有趣。”

去千嬌百魅是爲了什麼?

說到底,不過是內心的空虛而已,去那個地方發泄而已。

可,現在,他一點也不迷千嬌百魅了,反而覺得那地方沒意思,有時間,他寧願多浪費在牀上折騰她。

每次一看到貝螢夏被他活活弄得快喘不過氣來的模樣,沈君斯就覺得大男子主義感瞬間膨脹。

世上再沒什麼事,是比玩她更有趣的了。

(本章完) 她眼珠一轉,收起按捺不住的喜悅,將梳妝檯上的迷迭香香水,輕輕的噴在耳背,脖頸和手腕。

躡手躡腳的走在*前,俯下身子,一襲披肩波浪捲髮瀉到胸前。

他裝成被叫醒不耐煩的樣子,緩緩睜開睡意朦朧的雙眸,迷茫的眼神盯着他,聲音裏滿是沒睡醒的含糊:“嗯……什麼事啊?”

一看慕宸雪的樣子,他便心知肚明,但還是裝作不明白的樣子。

對於慕宸雪,他經常刻意的躲避,並不是因爲厭惡她,只是他的心全部被上一段感情裝滿,他需要的是時間,用時間慢慢的騰空心裏,容納慕宸雪也是需要時間的。

從小時候在公園裏和慕宸雪相識,到現在她成爲他的妻子。他對她的感覺始終不變,只是朋友,最多也是當她爲妹妹,讓慕宸雪扮演他生命中妻子這個角色,他從來不曾想過。
顧幻璃在黑色眸子裏燃燒的鵝黃色火焰彷彿激烈地跳躍着,彷彿在竭力掙扎,終於漸漸熄滅“哥哥從來沒有問過我有關忉利天的事情。”

“夜不會讓你太多的牽扯其中,你只要能夠證明自己的能力,其他的事情應該是由得你自己玩吧。”顧天熙在那頭低聲笑了,口氣中帶着往常的揶揄“除非你自作主張做了什麼事情,卻又不違背忉利天的規矩,再加上夜的性子,他樂得見你這麼開心地玩吧。”

顧幻璃怔怔地看着顧天熙襯衫領口露出的huā色方巾,時間在不知所措的情況下會變得漫長,特別是等着某些不能掌握的結果,那感覺就如同被放在火上烤,難受得不得了。她現在就很不幸地處在這種情況中。當然了,顧幻璃很明白這是她自找的。

導哥與歐陽聿修不同。

後者,會傾聽她的解釋,理解並且接受。而前者,會冰冷地分析所有情況,然後要求她給出一個本因。

這已經不是顧幻璃第一次被“將軍”她很清楚哥哥總能牢牢地將她腳上的鏈子抓穩,就算不是提線木偶,她也只是一個被掌控的金絲鳥。

看着妹妹的表情,顧天熙的的眼睛裏多了一點捉弄的神色“今天的晚餐很好吃,我很期待下一次,不知道我的小璃又會給我怎樣的驚喜?”(未完待續。 東方的太陽,都已經穿透玻璃,刺眼地照在了地板上。

梳妝檯前,貝螢夏正坐那兒梳理着頭髮,她見沈君斯還不起牀,不禁喊他一聲。

“沈君斯,起來了。”

然而,男人睏倦地翻了一個身,沒起。

貝螢夏察覺到後,不禁看過去,見他還睡,便說了他兩句。

“哎,我說你真是,好不容易到週末了,就想着你陪陪我去外頭走走,你怎麼還睡呢?起來起來,聽到沒有?趕緊的。”

大牀上,男人身子又一翻,變回正面躺着了。

可能是有些刺眼,他伸手擋在眼睛前,依舊沒起,不過,明顯醒了,聲音帶着濃重牀氣。

“貝貝,你真不知好歹,我好不容易才有一個週末,你還不讓我睡下懶覺。”

他算是徹底醒了,身子一側躺,手撐着腦門,看她。

“你知道週末對我們這種工作者有多重要嗎?”

這旁,貝螢夏無辜地看着他,而沈君斯已經趁此起牀,他套上睡袍朝她走來,路過時,捏捏她小臉蛋兒。

“不過,你也不會明白的,你沒工作過。”

沈君斯朝洗手間走進去了,開始刷牙的什麼。

梳妝檯前,貝螢夏收回視線,她繼續弄着她的頭髮,回。

“你不大總裁麼?還喜歡週末呀?我看你是最不喜歡週末的吧,一放假,員工全沒工作了,我看你肯定得氣死。”

裏頭,傳來沈君斯的吃吃笑聲,他沒說什麼。

等沈君斯洗簌好出來的時候,貝螢夏已經弄好了頭髮,她扎了個馬尾。

說起頭髮,貝螢夏倒極其簡單,她從不燙染,一來,是懶得浪費那個錢,二來,她喜歡直直而黑亮的頭髮。

中國人,就該有中國人的樣子。

見此,沈君斯挑挑眉,走到她身後,二話不說,直接抓過那繩圈,一下弄下來,瞬間,她的頭髮就披落下來了。

貝螢夏瞪眼,她回頭看他。

“你幹什麼?我費了好長時間才紮起的呢。”

說着,還奪過他手中的繩圈,又要扎,可,沈君斯再次奪過,一下扔桌面去,臉色有點沉。

“下次不許扎了呀,再讓我看到你扎,小心我收拾你。”

沈君斯似乎很反感她將頭髮紮起來。

見此,貝螢夏悶悶地看向他,然而,男人已經走到衣櫃前了,開始換衣服,她看着,就悶聲開口。

“爲什麼呀?沈君斯,不把頭髮紮起來,會很熱的。”

男人沒轉身看她一眼,忙活着自己的,語氣還是有點冷。

“說多少遍了?不許扎就不許扎。”

穿好襯衫後,他終於轉身走來,站她面前,他伸手捏住她下巴,逼她仰望自己,才開口。

“紮起來顯得很老氣,貝貝,披着,就披着,我喜歡你把頭髮美麗地披下來。”

聞言,貝螢夏挑挑眉,然後,她一笑。

看着她稚嫩的小臉,沈君斯眼眸動動,順勢彎低身子,吻上了她的脣,淺嘗她的小嘴。

出門後,在路途中的時候,沈君斯問。

“今天想去哪兒?”

好不容易有個週末,他決定好好陪陪她。

副駕駛座上,貝螢夏想了想,然後,忽然想到一般,她立馬看過來,笑得天真。

“我想去動物園。”

動物園?

聽到這話,沈君斯挑挑眉,有點沒搞明白她怎麼會喜歡去那種地方,那不是小孩子才喜歡去的地方麼?

可,沈君斯還是載她去了動物園。

剛好,動物園可以允許遊客自駕遊,沈君斯見了,他笑笑地提議。

“貝貝,要不我們開車進去自駕遊吧。”

一聽,貝螢夏怔住,她立馬搖頭了,阻止他。

“不行,不能去。”

說着間,還催促。

“快點找地方停好車,快點。”

男人只得找個停車位停車,說真的,他還真是有點不習慣這樣一點一點地調整好車位的停車方式。

沈君斯平時蠻橫霸道慣了,去公司停車,他有自己專屬的停車位。

可,這裏,必須停得一分不差,否則,就會影響別人的車子退出來。

下了車後,貝螢夏拉着他進去,然後,才解釋。

“我才不要自駕遊,一輩子都不自駕遊。”

見此,男人挑眉,未容他問,貝螢夏就已經轉頭看過來,解釋。

“你沒看新聞嗎?有一女的,就是在自駕遊出的事,被老虎給活活咬死了,可怕得很。”

那種本該屬於遠古時候的事,在新新21世紀,居然也會發生。

沈君斯呵呵地笑,他伸手揉揉她頭髮。

“看見別人被老虎咬死,你還有心理陰影了是不?”

這旁,貝螢夏冷哼一聲,剛好,前面有買吃的,她轉頭看過去。

“我要吃零食,你給我買。”

男人點點頭,順着她,本打算走去的,可,腳步剛動,他又想起,上次買東西,她就是這麼突然消失的。

華夏神話宇宙 想了想,沈君斯一把拉過她,示意。

“我們一起去。”

貝螢夏就像個小孩子一般,一邊吃着零食,一邊跟着他一起逛動物園,兩人看了很多動物,大象,獅子,老虎。

這時,站在大熊貓的圍欄外,看着它們可愛的樣子,她感嘆。

“真是浪費,要是把子蘭也帶來就好了。”

子蘭?

沈君斯看來,鬱悶。

“子蘭她看得懂嗎?”

走路都不會,還看大熊貓?

這旁,她嘿嘿一笑,男人無奈地揉她頭髮,說了她一句。

“真是,永遠跟一小孩那樣,長不大。”

見他這樣說,貝螢夏一瞪眼,似乎很嫌棄別人說她小孩子,嚷嚷着。

“我已經長大了,我今年已經22歲了,大叔。”

22就算長大了?

沈君斯準備打擊她兩句的,可,轉念一想,他才發現,他比她大不少,生日一過,他快30了。

男人重重嘆出口氣,他兩手捧住她小臉,讓她看着自己。

“貝貝,你不許嫌棄我,更不準叫我大叔,我不喜歡你這樣叫,顯得我比你大很多。”

這旁,貝螢夏怔了怔,他這是害怕年齡代溝麼?

與此同時,沈君斯已經將她擁摟入懷

,他語氣有些感嘆。

“現在聽到你喊我一聲大叔,我忽然很惶恐,如果你嫌棄我,喜歡上那些跟你同齡的,我該怎麼辦?”

他可以用金錢來裝扮自己,用權利來彰顯自己,可,年齡,卻是他用什麼東西都修飾不了的。

懷裏,貝螢夏悶悶地開口。

“其實,我喜歡比我大的男人。”

才不要找同齡的呢,又不懂照顧人,又小氣雞腸,並且,還沒錢,因爲,這個時候的大男孩,肯定處於拼搏階段。

聽到她那話,沈君斯一挑眉,他低頭。

“真的?”

貝螢夏臉有些紅,不自然地點了點頭,已經暗含笑意。

“真的。”

他還不信,憋着笑又問。

“真的?”

這下,貝螢夏惱羞成怒了,她一瞪眼,氣得拍捶了他一下。

“討厭,不理你了。”

說着間,就要轉身走,可,身後,沈君斯已經笑起,他將她拉回來,也扳過來,大掌一扣住她的後腰,就是扣過來,直接低頭。

貝螢夏沒有反抗,反而纏抱住他的脖頸,踮起腳尖來迴應他的親吻。

兩人相擁着,圍欄裏,大熊貓們玩耍在一起。

出了動物園後,沈君斯開車載她離開,時間還有點早,見此,他問。

“接下來,還要去哪兒?”

聞言,貝螢夏想了想,卻是也想不到好地方了,她隨意地開口。

“找個有湖的地方吧,我想坐坐。”

湖?

沈君斯想了想,倒想起,附近還真有這麼一個非常應景的地方,他一笑,點頭。

“好嘞。”

湖邊有柳樹,那兒的草坪綠化得很好,也不髒,人躺那兒睡覺都沒問題。

男人坐在那,貝螢夏則躺着,頭枕他大腿上。

這時,她閉着眼睛,一臉愜意。

“沈君斯,你怎麼知道這個地方的?”

聽到這話,沈君斯笑笑,他伸手勾勾她鼻子,回。

“因爲你有需要,所以我就知道,如果你沒需要,那我肯定不知。”

有他這麼說話的嗎?

然而,貝螢夏還是被他逗笑,她往上挪挪,挪上他小腹了,面朝內,兩手抱着他的腰。

“不過,我感覺這樣的生活很愜意,你知道嗎?以前努力的時候,一從雅樂軒下課了,就急匆匆地往千嬌百魅趕,一天的時間,全部沒有自己自由的一刻,真的很累。”

也因此,貝螢夏越發地癡迷這種生活。

她如同一條寄生蟲,就啃着沈君斯了,誰叫他錢最多。

聞言,男人勾脣,他伸手撫順她的頭髮,有些晃神。

“貝貝,其實,我真該早點遇上你,這樣,或許生活會更有趣。”

去千嬌百魅是爲了什麼?

說到底,不過是內心的空虛而已,去那個地方發泄而已。

可,現在,他一點也不迷千嬌百魅了,反而覺得那地方沒意思,有時間,他寧願多浪費在牀上折騰她。

每次一看到貝螢夏被他活活弄得快喘不過氣來的模樣,沈君斯就覺得大男子主義感瞬間膨脹。

世上再沒什麼事,是比玩她更有趣的了。

(本章完) 她眼珠一轉,收起按捺不住的喜悅,將梳妝檯上的迷迭香香水,輕輕的噴在耳背,脖頸和手腕。

躡手躡腳的走在*前,俯下身子,一襲披肩波浪捲髮瀉到胸前。

他裝成被叫醒不耐煩的樣子,緩緩睜開睡意朦朧的雙眸,迷茫的眼神盯着他,聲音裏滿是沒睡醒的含糊:“嗯……什麼事啊?”

一看慕宸雪的樣子,他便心知肚明,但還是裝作不明白的樣子。

對於慕宸雪,他經常刻意的躲避,並不是因爲厭惡她,只是他的心全部被上一段感情裝滿,他需要的是時間,用時間慢慢的騰空心裏,容納慕宸雪也是需要時間的。

從小時候在公園裏和慕宸雪相識,到現在她成爲他的妻子。他對她的感覺始終不變,只是朋友,最多也是當她爲妹妹,讓慕宸雪扮演他生命中妻子這個角色,他從來不曾想過。
Свернуть

Уважаемые пользователи! Администрация сайта «Реальные отзывы» убедительно просит предоставлять конкретные факты (номер, дату заказа и проч.), чтобы мы не сочли ваш отзыв наговором конкурентов. Благодарим за понимание. Не подкрепленные фактами отзывы будут удаляться как неинформативные.

Оставить отзыв

Имя (обязательно):
Электропочта (не обязательно):

негативный отзыв нейтральный отзыв положительный отзы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