Сайты » Онлайн магазины » Мебель, посуда, домашняя утварь
Сайты » Социальные сети

在她淋第二圈的時候,金大夫人耳朵就是一動,當柳陸淋第三圈的時候,金雯雯眼睛猛地睜大,“什麼聲音?!”

  • Дополнительно:
柳陸淋第四圈的時候,金二夫人不由的眯起了眼睛,“這是……鶴鳴?!”

柳陸淋得圈數越多,那聲音就愈發的清晰,在第九圈的時候,那聲音由短變長,變成了真正的鶴鳴!

“真的是鶴鳴!”金雯雯眼睛亮晶晶的看着那茶壺。

柳陸放下茶壺,然後身子緩緩的後退,並且從蒲團上站了起來。

柳陸讓開了位置,玉白色的茶壺以綠綠的竹子爲背景,愈發的清晰。

就在這時,又響起一道高亢的鶴鳴,雲朵之間突然隱隱約約的浮現了一個白霧。

“那是什麼?”金二夫人也驚奇的問道。

金大夫人也覺得稀奇,“難道是仙鶴不成?!”

緊接着,那白霧漸漸的凝實,正是一個白鶴凌空的模樣!

金雯雯仔細看了看那白霧的形狀,不由自主的驚呼一聲。

“真的是仙鶴!天啊,太神奇了!”

緊接着,第二只仙鶴也漸漸的成型,第三只,第四只,柳陸一共淋了九圈,也響了九聲鶴鳴,自然也浮現了九隻仙鶴!

此時薛志德已然不知道用什麼詞語來形容自己的心情了!他雖然來過陸羽茶樓,但是卻從未看到過雲頂茶的表演!這景象實在是太神奇了!

“九幽仙鶴圖獻給幾位,還有三秒,就要消散了。”這時候,柳陸輕聲提醒了一句。

金大夫人他們這才緩過神,她笑了笑,“沒想到雲頂茶居然還能泡出如此奇景,我怎麼感覺,我以前的茶水都白喝了?”

果然,金大夫人說完這句話之後,那茶壺上面的雲霧,還有仙鶴就變淡了不少,又過了幾秒,下面茶壺冒出來的白煙也越來越細,最終,全部消散不見。

金雯雯嘆了一口氣,可惜道,“可惜時間太短了。”

“就是因爲時間斷,才顯得格外珍貴。”金二夫人也感慨的說道。

柳陸臉上掛着得體的笑容,“這全程一共用了九分鐘,和的是九九歸一的路數,從一開始時間就被卡死了,一秒鐘不多,一秒鐘不少。”

“真的這麼神奇?”金雯雯不由好奇的問道。

柳陸攤開手掌,露出來一個小表,上面的分針正好在九分鐘那裏,“早一分,便形成不了這神奇的景象,所以從一開始,我就掐着表。”說完,柳陸便低頭看向了那茶壺,茶壺上面突然升起一個白色的菸圈,她微微一笑,“可以喝了。”說着,她便端着玉白色的茶壺走了過來。

柳陸坐在一旁的空椅子上,然後緩緩的倒了六杯茶出來,分別放在每個人的跟前。

金雯雯見狀,等不及了,立馬就端起了茶杯,準備嘗一口這神奇的雲頂茶。

“且慢。”柳陸阻止了她。

金雯雯被人打斷了,也不惱,只是奇怪的看向柳陸,就見,柳陸將茶杯放在了鼻子下面,十釐米的地方,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就見,茶杯居然突然冒出一注白煙!直接竄入柳陸的鼻子之中!

“這樣喝才對,最後一抹香氣,才是雲頂茶的精髓所在。”

金雯雯驚奇的看了柳陸一眼,然後照着柳陸剛纔的動作,也將茶杯放在自己的鼻子下,然後深深吸了一口氣,一注白煙就被她吸入了身體!

她精神一震,“好香啊!”

金大夫人和金而夫人相互看了一眼,然後也將被子放在了鼻子下面,深吸了一口。兩注白煙頓時就分別被他們吸入了體內!

兩人先是一怔,然後臉上露出了驚喜的表情,這茶水的白煙,竟讓她們覺得神神清氣爽!先不論這茶水的味道,就說她們吸入白煙之後身體的感覺,就足以讓她們驚奇不已了!

就在兩位金夫人照做之後,薛志德也不甘落後,也深吸了一口氣,雖然他因爲隔着的時間有些長,白煙有些淺薄,但是功效卻沒有一點減弱,他也覺得腦子瞬間就清醒了不少!

“怎麼樣?”

“非常好!我覺得我好像真的置身於山頂之上,空氣都清新了不少!”金雯雯滿足的說道。

“神清氣爽!”金大夫人也滿意的評價道。

而金二夫人就豪邁多了,她輕啄一口茶水,眼睛一亮,然後一口就將茶水盡數倒進了嘴裏,好似牛飲一般。

“好茶!”

金大夫人搖頭笑笑,“你瞿阿姨就是這個性子,讓你們見笑了。”

蘇芮笑着搖搖頭,“這雲頂茶,每一杯,本來就只有一口的量,瞿阿姨真性情!”說着,她也將茶杯裏面的茶水一飲而盡!

柳陸臉上也露出了一絲笑容,“品茶,有輕輕酌飲的品法,也有豪邁相飲的品法,並不拘於一格。”

金二夫人本來喝完了也察覺到自己的動作有些不妥,但是被蘇芮和柳陸這麼一說,正好替她解了圍。

“這茶的味道正好。”金二夫人臉上沒有意思尷尬的情緒在。

金雯雯回味了一下,旋即臉上就一臉可惜的說道,“可惜每人只有一杯,不知道第二泡的味道,與第一泡相比如何。”說着,她便躍躍欲試的看向了柳陸跟前的茶壺。

柳陸見狀輕笑一聲,“雲頂茶只有一泡。這唯一的一泡,正好將雲頂茶的精髓最大程度的泡了出來。剩下的泡出來的水,只能用作洗壺水。”

金雯雯原本亮晶晶的眼神瞬間就暗了下去。她還是有些自知的,雖然蘇芮看起來很輕易的就將柳陸請了過來。但是卻不證明她可以輕易驅使柳陸在爲她表演一次。

“雖然沒有了雲頂茶,但是我陸羽茶樓新研製出來了幾種茶點,還沒有對外銷售過,不知道幾位肯不肯賞臉幫我品鑑一下?”

“當然好!”金雯雯眼睛一兩,立馬滿血復活了。

金大夫人和金二夫人見狀,並沒有阻止金雯雯,兩人眼中帶着一絲笑意,他們也很好奇陸羽茶樓的新茶點是什麼味道的。

就在這時,門外突然想起一陣敲門聲。

柳陸嘴角微翹,她拍了拍手,門就被打開了。

幾位身着淡綠色旗袍的侍女魚貫而入,每個人手中都端着一個托盤,托盤上面是一個小小的盤子,他們陸陸續續的將茶點放在桌子上,然後又去將小橋上的茶具收起來之後,才離開房間。

柳陸做了一個請的手勢,“這幾道就是我們茶樓新研製出來的茶點,二位夫人請。”

金大夫人用手捏起一個晶瑩剔透的淡綠色糕點,小心的咬了一口。

“味道怎麼樣?”金雯雯興致勃勃的問道。

金大夫人笑着點點頭,“只有一點甜,一點而已不膩。帶着一絲茶香,味道不錯。”

柳陸臉上露出一絲瞭然,好似早就知道金大夫人會喜歡這道茶點一樣,“這道翠玉桃裏面加了明前的龍井茶粉,並沒有放糖。”

金雯雯也迫不及待的拿了一塊放在了嘴裏,“沒有放糖?怎麼可能,我的確吃到了甜味啊。”

“那是明前龍井研磨出來的茶粉自帶的甘甜,再加上新鮮小麥粉裏面麥芽的香氣,讓這道差點更加回甘。”蘇芮吃了一口,笑着替柳陸解釋道。

金二夫人也拿起來一塊,放在了嘴裏。她眼中閃過一絲驚豔。

“芮丫頭,你是如何知道這道差點的材料的?”

“翠玉桃據說曾經是一道宮廷御膳,之所以叫這個名字,是因爲這道差點晶瑩剔透看起來就像是一顆上好的翡翠,再加上吃了這茶點之後的回甘會帶着一絲桃子味,因此而得名。我曾聽人說過做法,沒想到今天居然能吃到。”

蘇芮說話的這功夫,金雯雯已經又吃了兩塊,聽蘇芮將的頭頭是道,便感慨了一句,“沒想到你懂得這麼多。”

------題外話------

二更求票~麼麼噠~月初啦,泥萌的票票還不快交粗來?~悶悶不貪心哈~只求評價票喲~ “公主,你今日臉色又不好,是在客棧裏睡的不舒服嗎?”

水墨給她梳着頭髮,見她臉色蠟黃,一副無精打采的模樣,還有眼睛紅腫,往外充着血。

她頓時擔心的不得了:“公主,你該不會是生病了吧?奴婢去把子虛公子給你叫來看看....”

“叫什麼叫?!你給我回來!”

“啊?”水墨不解。

慕瀟瀟放軟語氣:“昨夜失眠了,沒什麼大礙,今日就要啓程了,我在馬車裏睡上一覺就好了。”

“皇叔呢?”

“公主,奴婢聽人說,二公子來了。”

“他怎麼又來了?!”

“奴婢也不知道,不僅二公子,還有前些日子剛被赦免的上官大人,也跟着一起來了。只不過他們見過了皇上後,就先去錦州了。只有二公子留了下來。皇上見他是公主的二哥,沒好把他趕走。”

慕瀟瀟不滿:“皇叔真應該把他趕走。”

“公主,你不是說,你懷疑柳風舞的身世,讓二公子幫你查一下嗎?奴婢想,可能就是.....”

“哦。”她這話有着幾分道理,慕瀟瀟擡頭看她一眼:“那他還是留下來比較好。”

水墨趕緊點頭違和:“公主放心,皇上成天和你影不離身的,二公子縱使有再大的膽子,也不敢真的將你怎麼樣。”

“也是。”

她正與水墨說着,一抹灰褐色的影子閃了進來,看向來人。

慕瀟瀟臉上的神色變了變,沒有急着站起來,而是分別看了眼身旁的水墨丹青。

“慕姑娘....”吳桂蘭臉色不大好看的看着她。

慕瀟瀟沒有迴應她,大抵是讓她覺得拉不下來臉,臉色越發的難看起來。

“慕姑娘!”

突然,她“撲通——”一聲跪在地上。

見她這般,慕瀟瀟臉上總算是有了些表情,淡淡的看她:“老闆娘,我馬上就要啓程走人了,你這個時候來,是要做什麼?昨日的事,我可以當做是一場夢,夢醒後什麼也不記得了。再說昨日雖饒你,但大多數,也是看在掌櫃的面子上。”

“我知道我知道,是我的錯,都是我的錯!千錯萬錯,全在我!黃山和我說了,姑娘是好人,是一個大好人!”

“我不該那麼陷害姑娘,還想讓人壞你的名聲!”

她揚手,狠狠的給自己甩了兩巴掌:“我不是人!我就不是個東西!我怎麼能不知道姑娘的好!我怎麼能那麼說姑娘你!我不是個東西!”

“慕姑娘,你要是心裏有氣,你就打我兩下,或者罵我兩句?!”

慕瀟瀟看她如此,不禁抿脣笑了笑:“老闆娘,你嚴重了。咱們之間,無論有多大的矛盾,說到底,也是誰也不認識誰,我也是要走的人了,犯不着因爲一些小事,就將你記恨在心。那樣,這個世上我記恨的人多的去了,每日這樣獨自生悶氣,光是氣也把自己氣死了。”

她揚手。

水墨見此,趕緊將她扶起來。

吳桂蘭顫巍巍的坐在她的對面:“慕姑娘好心腸,要是依依也能有你這麼聽話,我也放心了。”

她無奈嘆氣:“慕姑娘有所不知,我年輕時,和依依是一個脾氣,惹下的錯事不少。當年我心高氣傲,尋常的男人誰也瞧不上,也不知道怎麼了,就瞧上黃山這個窮乞丐了。” 睡不着的人不止厲爵一個,酒吧裏,秦瑜坐在吧檯那喝酒,跟她坐一起的還有何念念。

她們不是約好的,而是恰好碰見。

以前在華爾傳媒的時候,也不見得她們兩個關係那麼好,今晚能坐一起喝酒,實屬意外。

厲爵傳出有一個兩歲的女兒已經夠讓人傷心的了,沒想到他還宣佈自己已經結婚了,這得哭死多少女人。

不知道多少在等着他的女人心碎,絕大多數女人更討厭一向強悍的虞夕。

就憑那個女人也能做厲太太,很多女人都在哀聲怨氣,自嘲自己沒有不如她的。

一向花縱中從不沾身的爵少,他竟然留了情,卻是現在的厲太太,她竟然生了他的孩子,女人們有得是羨慕妒忌恨虞夕!

這間酒吧裏,起碼有一半女人是爲了厲爵來買醉的,她們都被早上傳出的結婚證照片打擊得痛如刀割。

男人不壞女人不愛,她們就是更傾心厲爵,哪怕知道他從來不放感情在心上,從不說愛,可是,她們還願意等。

結婚證直接扼殺了她們的美夢,現在哪有人睡得着。

何念念把杯中的酒液幹完了,隨後,她點燃一支煙抽了起來。

秦瑜噗哧笑了,她定定望着何念念,嗤笑道:“何大明星,你這樣抽菸不怕狗仔拍呀?你膽子還挺大的!你就不怕厲爵雪藏你?新任總裁夫人,怎麼都得燒三把火吧。”

輕輕吐出一團繚繞的煙霧,何念念也嗤笑着望着秦瑜。

“秦瑜,咱們半斤八兩,誰也別笑誰,你也比我好不了多少。敢情是你不在等厲爵?都沒有想到吧,被姓虞的捷足先登了,他們連孩子都兩歲了,他們還登記成了真的夫妻了。

我不清楚他們的事倒是情有可原,可你跟在厲爵身邊那麼久,他們有沒有貓膩你會不知道?我一直是厲爵的霧中花,就是給媒體記者提供話題的,不像你有心計,到頭來厲太太也不是你。”

“你不也以爲厲爵應該看上的女人就是風御野的老婆嗎?難不成你會想得到是姓虞的?我察覺的時候太晚了,畢竟厲爵以前很看不順眼姓虞的,她能偷得到他的種,說明了這個女人一點也不簡單。”

何念念脣邊的笑容逐漸加深,隨即,她又吸了一口煙。

傾吐出繚繞的煙霧,她把煙盒揚給了秦瑜,“你要不要來一根?”

我是半妖 “我喝酒就行了,你知道的,厲爵不喜歡女人抽菸。”

“其實,我早就察覺出厲爵有些不對勁了,只是沒想到那個女人會是虞夕。有一次他叫了我去,可是,他跟以往都很不一樣,他根本沒有碰我。算了吧,過了今晚,認清事實,他是已婚男人了,等下去只會空寂寞。”

秦瑜沒吭聲,她徑自喝酒,她的眼神卻是波濤洶涌。

她就是太低估了虞夕,根本沒想到她竟然那麼有心計……

~~~~~~

也許是認*,也許是睡不習慣客房,也許是生了一個晚上的悶氣,厲爵幾乎是*沒睡。

一大清早,他就起來了。

他的手握成拳頭狀,指關節泛白,整個拳頭隱隱發抖,彷彿是他很想掐人。

他又試圖去開門,發現還是緊緊地反鎖着。

那個該死的女人,她有種,她敢囂張,她一定逃不出他的手掌心,等一下試試看。

憋着一肚子怨氣,厲爵下樓吃早餐了,他還看了今天的報紙。

太陽都出來了,今天的陽光好像挺猛烈的,傅寶珠和厲風行已經下樓了,他們看到厲爵竟然還在家。

“兒子,你今天不用去上班嗎?昨晚睡得香不香?今天是不是要陪虞夕去試禮服?”

老媽這樣問豈不是正戳中他的痛處,厲爵繃着俊臉,他回話的聲音有些清冷,“今天還要回去上班,我可以晚點再回去。我已經讓巴黎那邊享負盛名的設計師設計好禮服了,今天才辦空運手續,要明天才到。”

“你有準備就好,那我就不操心了。兒子,工作歸工作,你也要多抽時間出來陪陪你媳婦。女人要疼的,你對她溫柔,她就不會那麼強勢了。”

瞧見厲爵的眼睛紅紅的,傅寶珠蠻心疼他的,他肯定是*沒睡。

好吧,她就心一橫聽老公的話,少管他們,誰讓自己不可一世的兒子也挺欠教訓的。

“媽,我知道了,我懂得做的。”

下意識的,厲爵的眸光從報紙中移開,他望向了樓梯口。

又一次失望了,虞夕和嘟嘟還沒下樓。

該死的女人,她該不會是怕了吧,她想躲着他?

別以爲她能躲得掉,他非收拾她不可!

~~~~~~~~~~

傭人擺好了碗筷,剛剛把早餐端出來,沒想到虞夕抱着嘟嘟下樓了。
柳陸淋第四圈的時候,金二夫人不由的眯起了眼睛,“這是……鶴鳴?!”

柳陸淋得圈數越多,那聲音就愈發的清晰,在第九圈的時候,那聲音由短變長,變成了真正的鶴鳴!

“真的是鶴鳴!”金雯雯眼睛亮晶晶的看着那茶壺。

柳陸放下茶壺,然後身子緩緩的後退,並且從蒲團上站了起來。

柳陸讓開了位置,玉白色的茶壺以綠綠的竹子爲背景,愈發的清晰。

就在這時,又響起一道高亢的鶴鳴,雲朵之間突然隱隱約約的浮現了一個白霧。

“那是什麼?”金二夫人也驚奇的問道。

金大夫人也覺得稀奇,“難道是仙鶴不成?!”

緊接着,那白霧漸漸的凝實,正是一個白鶴凌空的模樣!

金雯雯仔細看了看那白霧的形狀,不由自主的驚呼一聲。

“真的是仙鶴!天啊,太神奇了!”

緊接着,第二只仙鶴也漸漸的成型,第三只,第四只,柳陸一共淋了九圈,也響了九聲鶴鳴,自然也浮現了九隻仙鶴!

此時薛志德已然不知道用什麼詞語來形容自己的心情了!他雖然來過陸羽茶樓,但是卻從未看到過雲頂茶的表演!這景象實在是太神奇了!

“九幽仙鶴圖獻給幾位,還有三秒,就要消散了。”這時候,柳陸輕聲提醒了一句。

金大夫人他們這才緩過神,她笑了笑,“沒想到雲頂茶居然還能泡出如此奇景,我怎麼感覺,我以前的茶水都白喝了?”

果然,金大夫人說完這句話之後,那茶壺上面的雲霧,還有仙鶴就變淡了不少,又過了幾秒,下面茶壺冒出來的白煙也越來越細,最終,全部消散不見。

金雯雯嘆了一口氣,可惜道,“可惜時間太短了。”

“就是因爲時間斷,才顯得格外珍貴。”金二夫人也感慨的說道。

柳陸臉上掛着得體的笑容,“這全程一共用了九分鐘,和的是九九歸一的路數,從一開始時間就被卡死了,一秒鐘不多,一秒鐘不少。”

“真的這麼神奇?”金雯雯不由好奇的問道。

柳陸攤開手掌,露出來一個小表,上面的分針正好在九分鐘那裏,“早一分,便形成不了這神奇的景象,所以從一開始,我就掐着表。”說完,柳陸便低頭看向了那茶壺,茶壺上面突然升起一個白色的菸圈,她微微一笑,“可以喝了。”說着,她便端着玉白色的茶壺走了過來。

柳陸坐在一旁的空椅子上,然後緩緩的倒了六杯茶出來,分別放在每個人的跟前。

金雯雯見狀,等不及了,立馬就端起了茶杯,準備嘗一口這神奇的雲頂茶。

“且慢。”柳陸阻止了她。

金雯雯被人打斷了,也不惱,只是奇怪的看向柳陸,就見,柳陸將茶杯放在了鼻子下面,十釐米的地方,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就見,茶杯居然突然冒出一注白煙!直接竄入柳陸的鼻子之中!

“這樣喝才對,最後一抹香氣,才是雲頂茶的精髓所在。”

金雯雯驚奇的看了柳陸一眼,然後照着柳陸剛纔的動作,也將茶杯放在自己的鼻子下,然後深深吸了一口氣,一注白煙就被她吸入了身體!

她精神一震,“好香啊!”

金大夫人和金而夫人相互看了一眼,然後也將被子放在了鼻子下面,深吸了一口。兩注白煙頓時就分別被他們吸入了體內!

兩人先是一怔,然後臉上露出了驚喜的表情,這茶水的白煙,竟讓她們覺得神神清氣爽!先不論這茶水的味道,就說她們吸入白煙之後身體的感覺,就足以讓她們驚奇不已了!

就在兩位金夫人照做之後,薛志德也不甘落後,也深吸了一口氣,雖然他因爲隔着的時間有些長,白煙有些淺薄,但是功效卻沒有一點減弱,他也覺得腦子瞬間就清醒了不少!

“怎麼樣?”

“非常好!我覺得我好像真的置身於山頂之上,空氣都清新了不少!”金雯雯滿足的說道。

“神清氣爽!”金大夫人也滿意的評價道。

而金二夫人就豪邁多了,她輕啄一口茶水,眼睛一亮,然後一口就將茶水盡數倒進了嘴裏,好似牛飲一般。

“好茶!”

金大夫人搖頭笑笑,“你瞿阿姨就是這個性子,讓你們見笑了。”

蘇芮笑着搖搖頭,“這雲頂茶,每一杯,本來就只有一口的量,瞿阿姨真性情!”說着,她也將茶杯裏面的茶水一飲而盡!

柳陸臉上也露出了一絲笑容,“品茶,有輕輕酌飲的品法,也有豪邁相飲的品法,並不拘於一格。”

金二夫人本來喝完了也察覺到自己的動作有些不妥,但是被蘇芮和柳陸這麼一說,正好替她解了圍。

“這茶的味道正好。”金二夫人臉上沒有意思尷尬的情緒在。

金雯雯回味了一下,旋即臉上就一臉可惜的說道,“可惜每人只有一杯,不知道第二泡的味道,與第一泡相比如何。”說着,她便躍躍欲試的看向了柳陸跟前的茶壺。

柳陸見狀輕笑一聲,“雲頂茶只有一泡。這唯一的一泡,正好將雲頂茶的精髓最大程度的泡了出來。剩下的泡出來的水,只能用作洗壺水。”

金雯雯原本亮晶晶的眼神瞬間就暗了下去。她還是有些自知的,雖然蘇芮看起來很輕易的就將柳陸請了過來。但是卻不證明她可以輕易驅使柳陸在爲她表演一次。

“雖然沒有了雲頂茶,但是我陸羽茶樓新研製出來了幾種茶點,還沒有對外銷售過,不知道幾位肯不肯賞臉幫我品鑑一下?”

“當然好!”金雯雯眼睛一兩,立馬滿血復活了。

金大夫人和金二夫人見狀,並沒有阻止金雯雯,兩人眼中帶着一絲笑意,他們也很好奇陸羽茶樓的新茶點是什麼味道的。

就在這時,門外突然想起一陣敲門聲。

柳陸嘴角微翹,她拍了拍手,門就被打開了。

幾位身着淡綠色旗袍的侍女魚貫而入,每個人手中都端着一個托盤,托盤上面是一個小小的盤子,他們陸陸續續的將茶點放在桌子上,然後又去將小橋上的茶具收起來之後,才離開房間。

柳陸做了一個請的手勢,“這幾道就是我們茶樓新研製出來的茶點,二位夫人請。”

金大夫人用手捏起一個晶瑩剔透的淡綠色糕點,小心的咬了一口。

“味道怎麼樣?”金雯雯興致勃勃的問道。

金大夫人笑着點點頭,“只有一點甜,一點而已不膩。帶着一絲茶香,味道不錯。”

柳陸臉上露出一絲瞭然,好似早就知道金大夫人會喜歡這道茶點一樣,“這道翠玉桃裏面加了明前的龍井茶粉,並沒有放糖。”

金雯雯也迫不及待的拿了一塊放在了嘴裏,“沒有放糖?怎麼可能,我的確吃到了甜味啊。”

“那是明前龍井研磨出來的茶粉自帶的甘甜,再加上新鮮小麥粉裏面麥芽的香氣,讓這道差點更加回甘。”蘇芮吃了一口,笑着替柳陸解釋道。

金二夫人也拿起來一塊,放在了嘴裏。她眼中閃過一絲驚豔。

“芮丫頭,你是如何知道這道差點的材料的?”

“翠玉桃據說曾經是一道宮廷御膳,之所以叫這個名字,是因爲這道差點晶瑩剔透看起來就像是一顆上好的翡翠,再加上吃了這茶點之後的回甘會帶着一絲桃子味,因此而得名。我曾聽人說過做法,沒想到今天居然能吃到。”

蘇芮說話的這功夫,金雯雯已經又吃了兩塊,聽蘇芮將的頭頭是道,便感慨了一句,“沒想到你懂得這麼多。”

------題外話------

二更求票~麼麼噠~月初啦,泥萌的票票還不快交粗來?~悶悶不貪心哈~只求評價票喲~ “公主,你今日臉色又不好,是在客棧裏睡的不舒服嗎?”

水墨給她梳着頭髮,見她臉色蠟黃,一副無精打采的模樣,還有眼睛紅腫,往外充着血。

她頓時擔心的不得了:“公主,你該不會是生病了吧?奴婢去把子虛公子給你叫來看看....”

“叫什麼叫?!你給我回來!”

“啊?”水墨不解。

慕瀟瀟放軟語氣:“昨夜失眠了,沒什麼大礙,今日就要啓程了,我在馬車裏睡上一覺就好了。”

“皇叔呢?”

“公主,奴婢聽人說,二公子來了。”

“他怎麼又來了?!”

“奴婢也不知道,不僅二公子,還有前些日子剛被赦免的上官大人,也跟着一起來了。只不過他們見過了皇上後,就先去錦州了。只有二公子留了下來。皇上見他是公主的二哥,沒好把他趕走。”

慕瀟瀟不滿:“皇叔真應該把他趕走。”

“公主,你不是說,你懷疑柳風舞的身世,讓二公子幫你查一下嗎?奴婢想,可能就是.....”

“哦。”她這話有着幾分道理,慕瀟瀟擡頭看她一眼:“那他還是留下來比較好。”

水墨趕緊點頭違和:“公主放心,皇上成天和你影不離身的,二公子縱使有再大的膽子,也不敢真的將你怎麼樣。”

“也是。”

她正與水墨說着,一抹灰褐色的影子閃了進來,看向來人。

慕瀟瀟臉上的神色變了變,沒有急着站起來,而是分別看了眼身旁的水墨丹青。

“慕姑娘....”吳桂蘭臉色不大好看的看着她。

慕瀟瀟沒有迴應她,大抵是讓她覺得拉不下來臉,臉色越發的難看起來。

“慕姑娘!”

突然,她“撲通——”一聲跪在地上。

見她這般,慕瀟瀟臉上總算是有了些表情,淡淡的看她:“老闆娘,我馬上就要啓程走人了,你這個時候來,是要做什麼?昨日的事,我可以當做是一場夢,夢醒後什麼也不記得了。再說昨日雖饒你,但大多數,也是看在掌櫃的面子上。”

“我知道我知道,是我的錯,都是我的錯!千錯萬錯,全在我!黃山和我說了,姑娘是好人,是一個大好人!”

“我不該那麼陷害姑娘,還想讓人壞你的名聲!”

她揚手,狠狠的給自己甩了兩巴掌:“我不是人!我就不是個東西!我怎麼能不知道姑娘的好!我怎麼能那麼說姑娘你!我不是個東西!”

“慕姑娘,你要是心裏有氣,你就打我兩下,或者罵我兩句?!”

慕瀟瀟看她如此,不禁抿脣笑了笑:“老闆娘,你嚴重了。咱們之間,無論有多大的矛盾,說到底,也是誰也不認識誰,我也是要走的人了,犯不着因爲一些小事,就將你記恨在心。那樣,這個世上我記恨的人多的去了,每日這樣獨自生悶氣,光是氣也把自己氣死了。”

她揚手。

水墨見此,趕緊將她扶起來。

吳桂蘭顫巍巍的坐在她的對面:“慕姑娘好心腸,要是依依也能有你這麼聽話,我也放心了。”

她無奈嘆氣:“慕姑娘有所不知,我年輕時,和依依是一個脾氣,惹下的錯事不少。當年我心高氣傲,尋常的男人誰也瞧不上,也不知道怎麼了,就瞧上黃山這個窮乞丐了。” 睡不着的人不止厲爵一個,酒吧裏,秦瑜坐在吧檯那喝酒,跟她坐一起的還有何念念。

她們不是約好的,而是恰好碰見。

以前在華爾傳媒的時候,也不見得她們兩個關係那麼好,今晚能坐一起喝酒,實屬意外。

厲爵傳出有一個兩歲的女兒已經夠讓人傷心的了,沒想到他還宣佈自己已經結婚了,這得哭死多少女人。

不知道多少在等着他的女人心碎,絕大多數女人更討厭一向強悍的虞夕。

就憑那個女人也能做厲太太,很多女人都在哀聲怨氣,自嘲自己沒有不如她的。

一向花縱中從不沾身的爵少,他竟然留了情,卻是現在的厲太太,她竟然生了他的孩子,女人們有得是羨慕妒忌恨虞夕!

這間酒吧裏,起碼有一半女人是爲了厲爵來買醉的,她們都被早上傳出的結婚證照片打擊得痛如刀割。

男人不壞女人不愛,她們就是更傾心厲爵,哪怕知道他從來不放感情在心上,從不說愛,可是,她們還願意等。

結婚證直接扼殺了她們的美夢,現在哪有人睡得着。

何念念把杯中的酒液幹完了,隨後,她點燃一支煙抽了起來。

秦瑜噗哧笑了,她定定望着何念念,嗤笑道:“何大明星,你這樣抽菸不怕狗仔拍呀?你膽子還挺大的!你就不怕厲爵雪藏你?新任總裁夫人,怎麼都得燒三把火吧。”

輕輕吐出一團繚繞的煙霧,何念念也嗤笑着望着秦瑜。

“秦瑜,咱們半斤八兩,誰也別笑誰,你也比我好不了多少。敢情是你不在等厲爵?都沒有想到吧,被姓虞的捷足先登了,他們連孩子都兩歲了,他們還登記成了真的夫妻了。

我不清楚他們的事倒是情有可原,可你跟在厲爵身邊那麼久,他們有沒有貓膩你會不知道?我一直是厲爵的霧中花,就是給媒體記者提供話題的,不像你有心計,到頭來厲太太也不是你。”

“你不也以爲厲爵應該看上的女人就是風御野的老婆嗎?難不成你會想得到是姓虞的?我察覺的時候太晚了,畢竟厲爵以前很看不順眼姓虞的,她能偷得到他的種,說明了這個女人一點也不簡單。”

何念念脣邊的笑容逐漸加深,隨即,她又吸了一口煙。

傾吐出繚繞的煙霧,她把煙盒揚給了秦瑜,“你要不要來一根?”

我是半妖 “我喝酒就行了,你知道的,厲爵不喜歡女人抽菸。”

“其實,我早就察覺出厲爵有些不對勁了,只是沒想到那個女人會是虞夕。有一次他叫了我去,可是,他跟以往都很不一樣,他根本沒有碰我。算了吧,過了今晚,認清事實,他是已婚男人了,等下去只會空寂寞。”

秦瑜沒吭聲,她徑自喝酒,她的眼神卻是波濤洶涌。

她就是太低估了虞夕,根本沒想到她竟然那麼有心計……

~~~~~~

也許是認*,也許是睡不習慣客房,也許是生了一個晚上的悶氣,厲爵幾乎是*沒睡。

一大清早,他就起來了。

他的手握成拳頭狀,指關節泛白,整個拳頭隱隱發抖,彷彿是他很想掐人。

他又試圖去開門,發現還是緊緊地反鎖着。

那個該死的女人,她有種,她敢囂張,她一定逃不出他的手掌心,等一下試試看。

憋着一肚子怨氣,厲爵下樓吃早餐了,他還看了今天的報紙。

太陽都出來了,今天的陽光好像挺猛烈的,傅寶珠和厲風行已經下樓了,他們看到厲爵竟然還在家。

“兒子,你今天不用去上班嗎?昨晚睡得香不香?今天是不是要陪虞夕去試禮服?”

老媽這樣問豈不是正戳中他的痛處,厲爵繃着俊臉,他回話的聲音有些清冷,“今天還要回去上班,我可以晚點再回去。我已經讓巴黎那邊享負盛名的設計師設計好禮服了,今天才辦空運手續,要明天才到。”

“你有準備就好,那我就不操心了。兒子,工作歸工作,你也要多抽時間出來陪陪你媳婦。女人要疼的,你對她溫柔,她就不會那麼強勢了。”

瞧見厲爵的眼睛紅紅的,傅寶珠蠻心疼他的,他肯定是*沒睡。

好吧,她就心一橫聽老公的話,少管他們,誰讓自己不可一世的兒子也挺欠教訓的。

“媽,我知道了,我懂得做的。”

下意識的,厲爵的眸光從報紙中移開,他望向了樓梯口。

又一次失望了,虞夕和嘟嘟還沒下樓。

該死的女人,她該不會是怕了吧,她想躲着他?

別以爲她能躲得掉,他非收拾她不可!

~~~~~~~~~~

傭人擺好了碗筷,剛剛把早餐端出來,沒想到虞夕抱着嘟嘟下樓了。
Свернуть

Уважаемые пользователи! Администрация сайта «Реальные отзывы» убедительно просит предоставлять конкретные факты (номер, дату заказа и проч.), чтобы мы не сочли ваш отзыв наговором конкурентов. Благодарим за понимание. Не подкрепленные фактами отзывы будут удаляться как неинформативные.

Оставить отзыв

Имя (обязательно):
Электропочта (не обязательно):

негативный отзыв нейтральный отзыв положительный отзы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