Сайты » Сайты компаний
Бизнес » Магазины

葉致遠抓住她的手腕,將她拉起來,看着她冒汗的額角。

  • Дополнительно:
“知道疼了嗎?”

她乖巧的點着頭,怎麼會不疼,那是她的肉好不好。

“知道疼,下次就打回去。”他看着她,很認真的說道。

那次他親眼看見繼母是如何打她的,在那般的大庭廣衆之下,他本以爲是在做戲,這麼幾次的相處之後,他才明白,那是她們相處的模式。

她睜大眼睛,看着葉致遠,並未看到他有絲毫的心疼之意。

“在外你頂着的是葉少夫人的名號,居然被人打了臉,你有何臉面見我?”他的聲音不大,卻充滿嚴厲,她此刻像極了做錯事的孩子。

“葉先生,我錯了還不行嗎?”她語氣軟軟的,帶着濃濃的鼻音,聽起來是故意撒嬌而爲。

“有沒有聽過一句話?”

“什麼話?”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

“啊......”

“啊什麼啊,你要是真想被別人打巴掌,這樣好了,每晚回家我打你四巴掌。”

“什麼,不可以,我會被打成大餅臉的。”寧靜害怕的伸出手捂住自己的臉,因爲有傷,又不敢用力。

“自己的老婆給別人打,不如留着自己打。”葉致遠有些玩味的搖頭,聲音裏滿是可惜。

“不行不行啦,那要會好醜的。”她鼓囊着,天哪,每天四巴掌,她的臉會被打成什麼樣啊。

“你說了不算。”葉致遠今天是鐵了心要給她點教訓,這個女人就是腦子少根筋。

站起身,想要離開。

寧靜快速的伸出手,摟住他沒有一絲贅肉的腰身。

整個人依偎進去,男人的氣息立刻傳來,暖暖的。

她閉着眼睛,將臉靠在他的胸膛上,聽着他有力的心跳聲。

葉致遠任由她抱着,兩隻手垂在身側,並未回抱她。

他有些想笑,這個女人抱住自己,難道不應該說點什麼嗎?

一分鐘。

二分鐘。

五分鐘都過去了。

葉致遠愣是沒等到這女人的隻言片語,在想她不會是睡着了吧。

手伸出,想拉開她,看個究竟。

胸口處這時卻傳來軟軟細細的聲音,“葉致遠,謝謝你。”

聲音很輕,他卻聽得很清楚。

“我從未想過會嫁給你這樣的男人,你太美,比我做的任何一個夢都要美。”

葉致遠牙齒咬得咯咯響,什麼女人啊,他從未聽過女人誇男人用美這個字。 張翠昏迷的第十個小時,張氏企業的一衆中高層在李霞像狗一樣被攆出醫院的同時,接受了公司即將易主的消息。

和倒在病牀上神志不清的張翠比起來,這位年僅十八便能掌摑公司副總的女孩,讓所有人頭頂都飄過一層烏雲。特別是她最後的那一句頗有深意的話,幾乎振聾發聵地敲響了有心人心底的警鈴。

張凌海嫌棄這羣人臉色七零八落地站在這裏礙眼,索性眼不看爲淨,乾脆把這一羣人全趕回公司,宣佈下午就有律師會把程序公證好。

意思是,各位,明兒請早,覲見新主子吧。

給你一個性格溫柔的張翠不要,現在來了一個冷雲溪,這奇葩比她媽厲害了不知多少倍,眼下被趕着出門的一干領導啞巴吃黃連,簡直連說話的力氣都沒了。

看見李霞的下場沒,云溪隨意地用指尖敲了敲桌面,這才哪對哪,還早得很呢。

直到閒雜人等清除完畢,冷國翼掃了一眼門外站着的老李,微微點了點頭。

老李會意,立馬走上前來。

“呆在云溪的身邊,有什麼事情你看着辦。”冷國翼的聲音很冷,帶着少有的辛辣,與他文質彬彬的外貌形成鮮明的對比。

云溪的眼睛扎都沒眨,這話明顯是說給她外公聽的。想讓老李保護她,冷國翼一個眼神就夠了,哪需要這麼客套。

直白得太不可愛了。這是個岳父擺臉色呢。

云溪看着呼吸微弱的張翠,輕輕地搖了搖頭。

時間像是被放大鏡一下子放大了數十倍,整個房間裏的時間都凝住在一起了一樣。

不速之客們都走後,整個房間裏又陷入一片冷清。 在八零年代做富婆 張凌海給律師打電話交代的時候,誰都沒有看他一眼。

當病房門再一次被推開的時候,張凌海整個人的臉色都變了。

“你來這裏幹什麼?”

來人個子高高大大,年紀很輕,看上去是才畢業的學生一樣,但眼底帶着濃濃的黑眼圈,一下子平添地老了幾歲。

他擦了擦頭上的汗珠,急切地湊到張凌海面前,僵硬地說道:“不好了,董事長。李總跑回公司召集各位大股東現在正在開會呢!”

李總?就是那個被趕出去的李霞?

果然臉皮夠厚。

怕是剛剛那一羣應聲蟲樣的高層轉過頭去立馬也倒戈相向,慫恿李霞,否則,憑她一人之力怎麼可能召集得到各大股東?

云溪憐惜地擡起手,隔着那層透明玻璃,沿着張翠的輪廓在空中緩緩地畫出一個弧度。

如此溫柔賢淑的一個女子竟然要管那羣吃裏爬外,心思貪婪的人,怕是早就心力憔悴,力所不及吧。

回頭,對上冷國翼同樣疼惜的雙眼,云溪低低一嘆,看來,今天是不能守到最後了:“這事,我來處理。”

望着詫異、憤恨、後悔各種表情凝在一起的張凌海,云溪搖頭一笑,這人和她親身的外公完全不在一個檔次。

就連她當年把股市玩得風生水起時,在外公面前也不過就是個頭腦尚可的孩子。

張凌海不傻,還懂得安排暗樁在公司,可這麼急忙忙地跑過來,怕是眼下公司上下早就知道這人的底細了。

到底是頤養天年久了,殺伐鬥狠的日子簡直就像是世界的盡頭一樣遙遠。竟然連這點事情都能吃驚到現在。

不過,對手也是實在不夠看。

如果換作是個聰明的,應該在一開始被李叔掌摑的時候,就立馬跳起來,直接在這家醫院的門診部掛號做個傷口鑑定,隨即找上媒體,狠狠地一個曝光,以忠心耿耿卻被老董懷疑繼而虐待毒打的新聞一搏眼球。順便,找個“中立者”,無意間接受採訪時,最好也“順口脫出”李家對張氏的開天闢地的恩情,要不是李霞的爺爺,張氏到現在還不知道在哪個疙瘩呢。到時,別說張凌海百口莫辯,就是要拿下整個張氏,也是易如反掌。

只可惜,那個聲音嫵媚的李霞是個豬腦子!

云溪抓起沙發上的衣服,散散地披在身上,對臉色已經冷靜下來的張凌海說:“你直接讓律師去公司吧,我把事情統統結束後,就回來。”

說罷,也不待他開口,打開病房房門,直接走了出去。

老李如影子一般隨後跟上。

房間裏頓時冷寂得像是荒原。

這時,誰都不知道,云溪只是臨時的一個決定,卻是徹底改變了張氏集團日後的一切……

雲溪到張氏的時候,整個大廳空得就像是一個鬼樓一樣,一個人影兒都沒有。

服務臺上空空蕩蕩的,就連電梯都一水兒得停在十八層的數字上。

云溪轉頭,那個長得像大學生的男會計此刻臉色幾乎黑得像是個煤炭,支支唔唔地向她解釋道:“十八樓是會議廳,公司所有人怕是都已經聽到風聲。”

云溪若有所思地看了一眼偌大的大廳,也就是說,這裏的人閒散到董事們在開會,她們同時八卦的習慣?連上班時間都顧不上了。

這樣的管理,竟然還能混到現在?

她對張翠的“崇敬”幾乎是立馬又上了一個檔次。

運氣好到讓她無語凝噎。就這樣的管理,別說是在上海,任何一個二三線城市的公司也不會出現這麼散亂的一幕。

此刻,要是她媽媽張翠在這,頂多呵斥一下衆人,隨即大家該幹嘛幹嘛,此事不了了之。

只可惜,她眼下沒有那麼多的閒情逸致和這羣小鬼折騰。

噙着一抹冷冽的笑,云溪按下電梯,漆黑的玻璃牆上,印出一個女子挑眉的神情。

這時,電話突然瘋魔一樣地響起。

云溪低頭一看,是個陌生來電,只一秒,便接通了起來:“您好,我是冷雲溪。”

“你好,我是張董事長委託的顧問律師,我現在正在路上,請問冷小姐你現在在哪?”作爲專業律師,在接到張凌海電話通知後的一分鐘內他就已經恢復了常態。卻不免還是有些好奇,到底是誰將要接收這百億資產?

張翠是名正言順的皇家國戚,累死累活也不過就撈上一個執行董事的名分。

各種勢力的架空,以及各種類似於李霞的這類野心分子,將張氏幾乎架在烤爐上炙烤。

沒有誰不是正在打着張氏歸屬的主意。

否則,一大清早的,那羣高層也不會閒着沒事幹,跑到醫院去看望張翠。

當他們真有這麼好心?

錯,完全是想看看,到底哪邊陣營贏的機率不較大。

李霞雖然難登大雅之堂,到底還是在公司裏呆了十幾年的老人,大家都熟識,而且她這種性格極其好掌控。

張翠是名正言順的公司接班人,只可惜,夫家是在北京,又是個不缺錢的官家,鐵定不會任她一輩子呆在上海做女強人。

李霞和張翠之間,嫌隙已久,面上卻一直過得去,哪知道張翠會突然倒下來。

要是張翠真的逃不過此劫,過世了,那麼他們也要事先做好準備爲以後打算好不是?

哪知道,突然冒出個冷雲溪。

張翠那麼溫柔的性格竟然會養出這樣的女兒。

在早上見識到冷雲溪的一系列做法後,誰難道沒有一點小九九?

找個有些囂張跋扈的同事做上司,雖然心情會不好,但好歹飯碗是穩穩當當的。

而要是點明要爲張翠來找場子回去的冷雲溪,這可是真正的大殺器,誰不想能躲多遠就躲多遠。

就算說句最難聽的話,李霞沒有成功獲得各位董事的支持,那他們也沒虧。

反正,歸根究底一句話,法不責衆。

既然已經給冷雲溪留下壞印象了,也懶得再裝下去了,再裝就真的成熊樣了。

坐在會議廳的一衆高層眯着眼睛看着眼前談判桌上說話的人。

“汪總、秦總、泰總、墨總,你們都是公司裏的老元老了。我爺爺在世的時候你們就已經在張氏了,說句難聽的話,這幾年董事長身體不適,已經很少參加這種會議了。今天,我們去看望張總,醫院裏不知道爲什麼她的女兒竟然毫無禮貌,冷言冷語,態度惡劣至極。董事長喜歡她這個外孫女本來無可厚非,可今天也不知道是被人灌了迷昏藥還是怎麼的,滿口答應要將整個張氏集團送給他的外孫女當玩具。這集團不僅是董事長一個人的,在座的各位董事都是爲了公司勞心勞力,費勁辛苦才賺的今天的成績。就這樣送給一個牙都沒長齊的黃毛丫頭,無論如何,我也不能眼睜睜地看着各位和我爺爺的一片心血付之東流。”李霞腫脹的臉上帶着明顯的掌印,那五根指印就像是是一個刻章一樣明晃晃得滲人。

話音落下,全場卻誰都沒有說話,應該說,誰都在衡量,到底是和李霞站在一條船上獲得的利益較大,還是公然和張凌海撕開臉的風險更大。

俗話說的好,富貴險中求。

一帆風順固然順風順水,可想要獲得驚人的利益必須要靠博。

李霞是個很好的隊友,勢利、貪婪、有城府,卻不夠聰明,手握一定的權利,但根基不深。這種人簡直是“傀儡”的完美代言。一旦將她扶植上位,那麼公司的實權幾乎是掌握在他們手裏。

這個誘惑實在夠大,即便是一路跟着張凌海打拼起家的幾位董事也暫時沒有吭聲反對。

一時間,會議室裏竟然形成了一種默契。 海明硯讓所有人都把目光放在飛機場以及周圍的來往人羣上,而自己則停留在高鐵站的候車廳!

如果她沒猜錯的話,他們應該要把人往外運了!

果不其然,不一會兒,就有伊朗黑色的外地牌照的車停在了高鐵站門口,但是讓海明硯疑惑的是,他們並沒有進去車站!

而是在門**換了一下車輛,然後往同一個方向去了!

呦呵!挺聰明的!竟然知道用障眼法!

看見他們在自己眼底下耍手段,海明硯第一次覺得自己的智商被人侮辱了=不由分說,就翻身上了旁邊的車,發動油門緊緊追了上去。

“目標轉移,目標從車輛AK946。”

“收到。”

隨行的人見連接的三輛車從旁邊的不常有人走的路上經過,就已經起了懷疑,現在聽見海明硯的通知,各個身後敏捷的上了車,緊緊跟隨在海明硯身後!

他們雖然是伊雪帶來的人,但平素裏好像已經經過訓練,這樣海明硯心裏更加懷疑起伊琛雪現在身份!

江俏耳再次醒來的時候,她就已經在車上了。江俏耳嘴巴被貼上了膠帶,她只能嗚嗚兩聲,企圖引起前面坐着的人的注意。

“又醒了?睡得怎麼樣?”古唸白在副駕駛上,聽見江俏耳的動靜,擡起頭通過後視鏡看着不斷掙扎的江俏耳。

“嗚嗚……”江俏耳就想罵娘!

這是她要睡的嗎!自己還沒弄清楚自己在哪兒呢,就又被眼前這個人渣打暈了!現在不知道又要把她帶到哪裏去!

江俏耳的記憶,只停留在古唸白蹲下身子,說要帶自己離開的時候。之後的事,她就一點兒都不清楚了!現在看來,應該在被帶走的路上了!

“快點兒!廢物!”

古唸白和江俏耳說完話,轉過頭來,就看見後面追來的五六輛車!媽的!自己這麼小心翼翼都被人這麼快追到了!

“二爺,已經很快了!”

司機訕訕的看了一眼古唸白。他是市長的司機,本本分分的開了十幾年的車,臨老臨老了遇見了這檔子事!還不知道命能不能保得住呢!

江俏耳被反綁着,根本看不見後面的情況。但是聽古唸白的話,應該是有人追上來了!只是會是誰呢!

江俏耳儘可能的扭過頭,卻只能看見車窗外不斷飛逝,甚至連成一片墨綠色已經看不清形態的綠化!

該死的!開這麼快!想和自己死在車上嗎!她可不想和這個變態娘炮死在同一輛車上!

海明硯緊緊在後面追着但是路太窄,只能容下一個車道,他根本沒有辦法順利攔下前面的車輛,而且還不知道裏面有沒有自己想要的人!萬一這又是一個障眼法……

這樣想着,海明硯就慢慢慢下來車速。

“還沒追幾下呢,就要放棄,看來趕來救江小姐的人,也不過如此吧?”古唸白輕笑!跟他玩,找死!

這條路,根本容不下兩輛車並駕!所以除非他敢撞車,否則,就別想讓自己停下了!

但是有這個女人在手裏,恐怕後面那些人也不敢亂來!

江俏耳聽見古唸白說來救她的人要放棄,心裏頓時咯噔了一下!這個時候放棄,自己就真的被這個變態給賣了啊!後面的是誰啊!千萬不敢放棄啊!

江俏耳掙扎着想要扭過頭看看追來的誰,但是努力了幾次都沒有那個反轉的可能,一旁的古唸白輕笑:“我勸江小姐還是放棄吧!不管我把你交給誰,你都會被好好疼愛的!”

這個女人實在不簡單!每一個想要得到她的人也都不簡單!
“知道疼了嗎?”

她乖巧的點着頭,怎麼會不疼,那是她的肉好不好。

“知道疼,下次就打回去。”他看着她,很認真的說道。

那次他親眼看見繼母是如何打她的,在那般的大庭廣衆之下,他本以爲是在做戲,這麼幾次的相處之後,他才明白,那是她們相處的模式。

她睜大眼睛,看着葉致遠,並未看到他有絲毫的心疼之意。

“在外你頂着的是葉少夫人的名號,居然被人打了臉,你有何臉面見我?”他的聲音不大,卻充滿嚴厲,她此刻像極了做錯事的孩子。

“葉先生,我錯了還不行嗎?”她語氣軟軟的,帶着濃濃的鼻音,聽起來是故意撒嬌而爲。

“有沒有聽過一句話?”

“什麼話?”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

“啊......”

“啊什麼啊,你要是真想被別人打巴掌,這樣好了,每晚回家我打你四巴掌。”

“什麼,不可以,我會被打成大餅臉的。”寧靜害怕的伸出手捂住自己的臉,因爲有傷,又不敢用力。

“自己的老婆給別人打,不如留着自己打。”葉致遠有些玩味的搖頭,聲音裏滿是可惜。

“不行不行啦,那要會好醜的。”她鼓囊着,天哪,每天四巴掌,她的臉會被打成什麼樣啊。

“你說了不算。”葉致遠今天是鐵了心要給她點教訓,這個女人就是腦子少根筋。

站起身,想要離開。

寧靜快速的伸出手,摟住他沒有一絲贅肉的腰身。

整個人依偎進去,男人的氣息立刻傳來,暖暖的。

她閉着眼睛,將臉靠在他的胸膛上,聽着他有力的心跳聲。

葉致遠任由她抱着,兩隻手垂在身側,並未回抱她。

他有些想笑,這個女人抱住自己,難道不應該說點什麼嗎?

一分鐘。

二分鐘。

五分鐘都過去了。

葉致遠愣是沒等到這女人的隻言片語,在想她不會是睡着了吧。

手伸出,想拉開她,看個究竟。

胸口處這時卻傳來軟軟細細的聲音,“葉致遠,謝謝你。”

聲音很輕,他卻聽得很清楚。

“我從未想過會嫁給你這樣的男人,你太美,比我做的任何一個夢都要美。”

葉致遠牙齒咬得咯咯響,什麼女人啊,他從未聽過女人誇男人用美這個字。 張翠昏迷的第十個小時,張氏企業的一衆中高層在李霞像狗一樣被攆出醫院的同時,接受了公司即將易主的消息。

和倒在病牀上神志不清的張翠比起來,這位年僅十八便能掌摑公司副總的女孩,讓所有人頭頂都飄過一層烏雲。特別是她最後的那一句頗有深意的話,幾乎振聾發聵地敲響了有心人心底的警鈴。

張凌海嫌棄這羣人臉色七零八落地站在這裏礙眼,索性眼不看爲淨,乾脆把這一羣人全趕回公司,宣佈下午就有律師會把程序公證好。

意思是,各位,明兒請早,覲見新主子吧。

給你一個性格溫柔的張翠不要,現在來了一個冷雲溪,這奇葩比她媽厲害了不知多少倍,眼下被趕着出門的一干領導啞巴吃黃連,簡直連說話的力氣都沒了。

看見李霞的下場沒,云溪隨意地用指尖敲了敲桌面,這才哪對哪,還早得很呢。

直到閒雜人等清除完畢,冷國翼掃了一眼門外站着的老李,微微點了點頭。

老李會意,立馬走上前來。

“呆在云溪的身邊,有什麼事情你看着辦。”冷國翼的聲音很冷,帶着少有的辛辣,與他文質彬彬的外貌形成鮮明的對比。

云溪的眼睛扎都沒眨,這話明顯是說給她外公聽的。想讓老李保護她,冷國翼一個眼神就夠了,哪需要這麼客套。

直白得太不可愛了。這是個岳父擺臉色呢。

云溪看着呼吸微弱的張翠,輕輕地搖了搖頭。

時間像是被放大鏡一下子放大了數十倍,整個房間裏的時間都凝住在一起了一樣。

不速之客們都走後,整個房間裏又陷入一片冷清。 在八零年代做富婆 張凌海給律師打電話交代的時候,誰都沒有看他一眼。

當病房門再一次被推開的時候,張凌海整個人的臉色都變了。

“你來這裏幹什麼?”

來人個子高高大大,年紀很輕,看上去是才畢業的學生一樣,但眼底帶着濃濃的黑眼圈,一下子平添地老了幾歲。

他擦了擦頭上的汗珠,急切地湊到張凌海面前,僵硬地說道:“不好了,董事長。李總跑回公司召集各位大股東現在正在開會呢!”

李總?就是那個被趕出去的李霞?

果然臉皮夠厚。

怕是剛剛那一羣應聲蟲樣的高層轉過頭去立馬也倒戈相向,慫恿李霞,否則,憑她一人之力怎麼可能召集得到各大股東?

云溪憐惜地擡起手,隔着那層透明玻璃,沿着張翠的輪廓在空中緩緩地畫出一個弧度。

如此溫柔賢淑的一個女子竟然要管那羣吃裏爬外,心思貪婪的人,怕是早就心力憔悴,力所不及吧。

回頭,對上冷國翼同樣疼惜的雙眼,云溪低低一嘆,看來,今天是不能守到最後了:“這事,我來處理。”

望着詫異、憤恨、後悔各種表情凝在一起的張凌海,云溪搖頭一笑,這人和她親身的外公完全不在一個檔次。

就連她當年把股市玩得風生水起時,在外公面前也不過就是個頭腦尚可的孩子。

張凌海不傻,還懂得安排暗樁在公司,可這麼急忙忙地跑過來,怕是眼下公司上下早就知道這人的底細了。

到底是頤養天年久了,殺伐鬥狠的日子簡直就像是世界的盡頭一樣遙遠。竟然連這點事情都能吃驚到現在。

不過,對手也是實在不夠看。

如果換作是個聰明的,應該在一開始被李叔掌摑的時候,就立馬跳起來,直接在這家醫院的門診部掛號做個傷口鑑定,隨即找上媒體,狠狠地一個曝光,以忠心耿耿卻被老董懷疑繼而虐待毒打的新聞一搏眼球。順便,找個“中立者”,無意間接受採訪時,最好也“順口脫出”李家對張氏的開天闢地的恩情,要不是李霞的爺爺,張氏到現在還不知道在哪個疙瘩呢。到時,別說張凌海百口莫辯,就是要拿下整個張氏,也是易如反掌。

只可惜,那個聲音嫵媚的李霞是個豬腦子!

云溪抓起沙發上的衣服,散散地披在身上,對臉色已經冷靜下來的張凌海說:“你直接讓律師去公司吧,我把事情統統結束後,就回來。”

說罷,也不待他開口,打開病房房門,直接走了出去。

老李如影子一般隨後跟上。

房間裏頓時冷寂得像是荒原。

這時,誰都不知道,云溪只是臨時的一個決定,卻是徹底改變了張氏集團日後的一切……

雲溪到張氏的時候,整個大廳空得就像是一個鬼樓一樣,一個人影兒都沒有。

服務臺上空空蕩蕩的,就連電梯都一水兒得停在十八層的數字上。

云溪轉頭,那個長得像大學生的男會計此刻臉色幾乎黑得像是個煤炭,支支唔唔地向她解釋道:“十八樓是會議廳,公司所有人怕是都已經聽到風聲。”

云溪若有所思地看了一眼偌大的大廳,也就是說,這裏的人閒散到董事們在開會,她們同時八卦的習慣?連上班時間都顧不上了。

這樣的管理,竟然還能混到現在?

她對張翠的“崇敬”幾乎是立馬又上了一個檔次。

運氣好到讓她無語凝噎。就這樣的管理,別說是在上海,任何一個二三線城市的公司也不會出現這麼散亂的一幕。

此刻,要是她媽媽張翠在這,頂多呵斥一下衆人,隨即大家該幹嘛幹嘛,此事不了了之。

只可惜,她眼下沒有那麼多的閒情逸致和這羣小鬼折騰。

噙着一抹冷冽的笑,云溪按下電梯,漆黑的玻璃牆上,印出一個女子挑眉的神情。

這時,電話突然瘋魔一樣地響起。

云溪低頭一看,是個陌生來電,只一秒,便接通了起來:“您好,我是冷雲溪。”

“你好,我是張董事長委託的顧問律師,我現在正在路上,請問冷小姐你現在在哪?”作爲專業律師,在接到張凌海電話通知後的一分鐘內他就已經恢復了常態。卻不免還是有些好奇,到底是誰將要接收這百億資產?

張翠是名正言順的皇家國戚,累死累活也不過就撈上一個執行董事的名分。

各種勢力的架空,以及各種類似於李霞的這類野心分子,將張氏幾乎架在烤爐上炙烤。

沒有誰不是正在打着張氏歸屬的主意。

否則,一大清早的,那羣高層也不會閒着沒事幹,跑到醫院去看望張翠。

當他們真有這麼好心?

錯,完全是想看看,到底哪邊陣營贏的機率不較大。

李霞雖然難登大雅之堂,到底還是在公司裏呆了十幾年的老人,大家都熟識,而且她這種性格極其好掌控。

張翠是名正言順的公司接班人,只可惜,夫家是在北京,又是個不缺錢的官家,鐵定不會任她一輩子呆在上海做女強人。

李霞和張翠之間,嫌隙已久,面上卻一直過得去,哪知道張翠會突然倒下來。

要是張翠真的逃不過此劫,過世了,那麼他們也要事先做好準備爲以後打算好不是?

哪知道,突然冒出個冷雲溪。

張翠那麼溫柔的性格竟然會養出這樣的女兒。

在早上見識到冷雲溪的一系列做法後,誰難道沒有一點小九九?

找個有些囂張跋扈的同事做上司,雖然心情會不好,但好歹飯碗是穩穩當當的。

而要是點明要爲張翠來找場子回去的冷雲溪,這可是真正的大殺器,誰不想能躲多遠就躲多遠。

就算說句最難聽的話,李霞沒有成功獲得各位董事的支持,那他們也沒虧。

反正,歸根究底一句話,法不責衆。

既然已經給冷雲溪留下壞印象了,也懶得再裝下去了,再裝就真的成熊樣了。

坐在會議廳的一衆高層眯着眼睛看着眼前談判桌上說話的人。

“汪總、秦總、泰總、墨總,你們都是公司裏的老元老了。我爺爺在世的時候你們就已經在張氏了,說句難聽的話,這幾年董事長身體不適,已經很少參加這種會議了。今天,我們去看望張總,醫院裏不知道爲什麼她的女兒竟然毫無禮貌,冷言冷語,態度惡劣至極。董事長喜歡她這個外孫女本來無可厚非,可今天也不知道是被人灌了迷昏藥還是怎麼的,滿口答應要將整個張氏集團送給他的外孫女當玩具。這集團不僅是董事長一個人的,在座的各位董事都是爲了公司勞心勞力,費勁辛苦才賺的今天的成績。就這樣送給一個牙都沒長齊的黃毛丫頭,無論如何,我也不能眼睜睜地看着各位和我爺爺的一片心血付之東流。”李霞腫脹的臉上帶着明顯的掌印,那五根指印就像是是一個刻章一樣明晃晃得滲人。

話音落下,全場卻誰都沒有說話,應該說,誰都在衡量,到底是和李霞站在一條船上獲得的利益較大,還是公然和張凌海撕開臉的風險更大。

俗話說的好,富貴險中求。

一帆風順固然順風順水,可想要獲得驚人的利益必須要靠博。

李霞是個很好的隊友,勢利、貪婪、有城府,卻不夠聰明,手握一定的權利,但根基不深。這種人簡直是“傀儡”的完美代言。一旦將她扶植上位,那麼公司的實權幾乎是掌握在他們手裏。

這個誘惑實在夠大,即便是一路跟着張凌海打拼起家的幾位董事也暫時沒有吭聲反對。

一時間,會議室裏竟然形成了一種默契。 海明硯讓所有人都把目光放在飛機場以及周圍的來往人羣上,而自己則停留在高鐵站的候車廳!

如果她沒猜錯的話,他們應該要把人往外運了!

果不其然,不一會兒,就有伊朗黑色的外地牌照的車停在了高鐵站門口,但是讓海明硯疑惑的是,他們並沒有進去車站!

而是在門**換了一下車輛,然後往同一個方向去了!

呦呵!挺聰明的!竟然知道用障眼法!

看見他們在自己眼底下耍手段,海明硯第一次覺得自己的智商被人侮辱了=不由分說,就翻身上了旁邊的車,發動油門緊緊追了上去。

“目標轉移,目標從車輛AK946。”

“收到。”

隨行的人見連接的三輛車從旁邊的不常有人走的路上經過,就已經起了懷疑,現在聽見海明硯的通知,各個身後敏捷的上了車,緊緊跟隨在海明硯身後!

他們雖然是伊雪帶來的人,但平素裏好像已經經過訓練,這樣海明硯心裏更加懷疑起伊琛雪現在身份!

江俏耳再次醒來的時候,她就已經在車上了。江俏耳嘴巴被貼上了膠帶,她只能嗚嗚兩聲,企圖引起前面坐着的人的注意。

“又醒了?睡得怎麼樣?”古唸白在副駕駛上,聽見江俏耳的動靜,擡起頭通過後視鏡看着不斷掙扎的江俏耳。

“嗚嗚……”江俏耳就想罵娘!

這是她要睡的嗎!自己還沒弄清楚自己在哪兒呢,就又被眼前這個人渣打暈了!現在不知道又要把她帶到哪裏去!

江俏耳的記憶,只停留在古唸白蹲下身子,說要帶自己離開的時候。之後的事,她就一點兒都不清楚了!現在看來,應該在被帶走的路上了!

“快點兒!廢物!”

古唸白和江俏耳說完話,轉過頭來,就看見後面追來的五六輛車!媽的!自己這麼小心翼翼都被人這麼快追到了!

“二爺,已經很快了!”

司機訕訕的看了一眼古唸白。他是市長的司機,本本分分的開了十幾年的車,臨老臨老了遇見了這檔子事!還不知道命能不能保得住呢!

江俏耳被反綁着,根本看不見後面的情況。但是聽古唸白的話,應該是有人追上來了!只是會是誰呢!

江俏耳儘可能的扭過頭,卻只能看見車窗外不斷飛逝,甚至連成一片墨綠色已經看不清形態的綠化!

該死的!開這麼快!想和自己死在車上嗎!她可不想和這個變態娘炮死在同一輛車上!

海明硯緊緊在後面追着但是路太窄,只能容下一個車道,他根本沒有辦法順利攔下前面的車輛,而且還不知道裏面有沒有自己想要的人!萬一這又是一個障眼法……

這樣想着,海明硯就慢慢慢下來車速。

“還沒追幾下呢,就要放棄,看來趕來救江小姐的人,也不過如此吧?”古唸白輕笑!跟他玩,找死!

這條路,根本容不下兩輛車並駕!所以除非他敢撞車,否則,就別想讓自己停下了!

但是有這個女人在手裏,恐怕後面那些人也不敢亂來!

江俏耳聽見古唸白說來救她的人要放棄,心裏頓時咯噔了一下!這個時候放棄,自己就真的被這個變態給賣了啊!後面的是誰啊!千萬不敢放棄啊!

江俏耳掙扎着想要扭過頭看看追來的誰,但是努力了幾次都沒有那個反轉的可能,一旁的古唸白輕笑:“我勸江小姐還是放棄吧!不管我把你交給誰,你都會被好好疼愛的!”

這個女人實在不簡單!每一個想要得到她的人也都不簡單!
Свернуть

Уважаемые пользователи! Администрация сайта «Реальные отзывы» убедительно просит предоставлять конкретные факты (номер, дату заказа и проч.), чтобы мы не сочли ваш отзыв наговором конкурентов. Благодарим за понимание. Не подкрепленные фактами отзывы будут удаляться как неинформативные.

Оставить отзыв

Имя (обязательно):
Электропочта (не обязательно):

негативный отзыв нейтральный отзыв положительный отзы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