Сайты » Онлайн-сервисы » Знакомства
Товары для дома » Для ремонта и обустройства » Электро Инструмент

庄哲轉了一圈,他一無所獲,只是感覺這院子有點鬼氣森森的,當然這可能也和天色慢慢的暗下來有關。

  • Дополнительно:
「兩位,只有這些了……」馬經理指了指四周。

「馬經理……這池塘的水為什麼會幹了?」樂天指著庭院的西側問道。

「池塘?」

馬經理愣了一下,雖然這別墅是蠻大的,但是池塘這種東西別墅裡面是不會有的。

「哦,你說的是游泳池啊……這裡又沒有住人,泳池裡面的水自然就不能留著了,否則還不臭了?」他解釋道。

樂天走到那個游泳池的旁邊看了看,這個游泳池的大小有一棟屋子那麼大,不過現在裡面空空如也,只剩下了一些樹上掉落的樹葉在裡面。

「這裡面有人收拾嗎?」樂天問。

馬經理搖搖頭。

「說句實話……就連我今年也是第一次進來!一個是沒有必要,人家主人也沒有要求我們物業代為管理,而且主人只付了一個首款,尾款到現在也沒到賬。」他說道。

樂天點了點頭。

庄哲倒是發現了異常,他在別墅走廊的入口處發現了一些不太明顯的腳印。

「這樣……馬經理我們還想在這裡呆一會,你如果有事的就先行離開?」

樂天突然說道。

庄哲意外的看著樂天。

馬經理想了想。

「也好!不過我要將外面別墅的大門鎖上……兩位只能在庭院看看,別墅的裡面最好不要進去!如果碰壞了什麼東西,我很難和原主人交代的。」他說道。

樂天點點頭。

馬經理將別墅大門的鑰匙給了庄哲,庄哲接了過來,然後馬經理就離開了,他鎖上了大門,不過庄哲有鑰匙,他們想出去無非就是多費了點事而已。

「老樂,你看出什麼來了?」庄哲問。

他反正是什麼都沒看出來異常,只有幾個腳印。

樂天拉著庄哲重新走到了別墅的往外大門口。

「你看……你覺不覺得心裡很不舒服?」樂天指著別墅的位置。

庄哲看了幾眼,點了點頭。

「這就是煞!是一種在無形中就可以影響到人的東西!而這棟別墅甚至這整個別墅小區都被人為的做過手腳,所有的煞都指向了一個地方!」樂天看著庄哲。

「這裡?」庄哲又不是傻子。

樂天點點頭。

「你看,這棟別墅……坐東北向西南正對鬼門鬼戶!別墅的院子大門又正對堂屋的大門,我估計……別墅裡面的樓梯肯定是正對堂屋的大門!你知道這在風水上叫什麼嗎?」他看著庄哲。

庄哲哪裡能知道,只能老老實實的搖搖頭。

「這叫穿心煞!極其厲害的一種陰毒手段……配合這別墅四周的萬煞穿心,這簡直是一個人造的鬼窟!」樂天沉聲說道。

庄哲看著樂天的臉色,這傢伙可是很少有這麼慎重的時候。

「馬經理說這裡死了兩個前任主人,我估計那個五色吉祥繩和五帝錢就是前任主人留下來的,還有這九顆桃樹……可惜,這九顆桃樹常年沒有人修整,反倒是成了這個別墅的一個禍害!」樂天皺眉說道。

「桃樹?這個東西也和風水有關嗎?」庄哲不能理解。

「桃樹擋煞!不過如此茂密的桃樹……不但擋不了煞,反倒是容易招鬼!」樂天哼了一聲。

庄哲眨了眨眼,他是不怎麼相信鬼神的存在的,不過樂天的手段也容不得他懷疑。

「開門看看!」樂天說道。

庄哲驚訝的看著樂天。

「人家都說不讓進去了。」

「你傻啊,你這個警察是怎麼干到現在的?馬經理明顯是給我們自由活動的空間,只要不碰壞了這別墅的東西,我們進去看看怕什麼。」樂天瞪著庄哲。 這幾天三長老總是會來看我,並且每一次來,總是會給我帶一些外面的小玩意,然我倍感親切,就像是我的爺爺一樣。而大長老和二長老總是在門口一晃,然後就不見了蹤影,也不知道他們到底是在計劃些什麼亂七八糟的事情。

“三長老,你能不能告訴我,那天你們到底在聊些什麼啊。我一個字都聽不到。”因爲跟三長老的關係日漸良好,於是我連一些根本就不敢問的問題問了出來,我還真是把這裏當做是度假的地方了。住得好。吃得好,還有人陪我聊聊天什麼的。

三長老猶豫了一下,然後說道:“這件事情你還是不要知道的好,反正到時候你就都會知道了,只希望你到時候不要怪我,我這也是不得已而爲之啊。你這麼可愛的小姑娘,真是,唉……”真是奇怪了,不說就不說唄。還唉聲嘆氣的,搞得事情好像很嚴重的樣子。

“我先走了,明天我回來看你。”三長老站起身,便走出去了。

不知道爲什麼,所有的人都很奇怪,門口看門的那個人總是對我畢恭畢敬的,一點都不像是我剛纔時候那種耀武揚威。天天也總是不說話,就算是和我說話了,也總是一副不怎麼開心的樣子,有的時候還要出神。

我不過就是在這裏呆了幾天嘛,怎麼一個個都魂不守舍的。

等我睡着了之後,天天便跑了出來。

其實活靈芝的功效還是很強大的,不管從哪一個方面來說。在我吃下活靈芝之後,天天就已經漸漸開始成型,而不是像原來一樣的形態。

“蕭朗。”在距離金蠶族不遠的地方,天天便叫了一聲蕭朗的名字。

“這倒還是我第一次看到你這副樣子啊,天天。呵,還真不習慣這樣叫你。還是屠夫會比較順口,或者是劍魂?”蕭朗倒是難得的開起了玩笑,臉上卻是沒有一點的笑容。

天天仰頭看着蕭朗。並沒有搭理他的玩笑,而是開門見山地說道:“秦瑤在裏面挺好的,你不用擔心。就是金蠶族總是在打我的主意。不過那個三長老看起來倒像是個好人,一直就不怎麼同意這件事情。”

蕭朗也認真起來,說道:“那就是說,現在危險的不是秦瑤,而是你咯。看來他們現在只是因爲你,所以才盯上了秦瑤吧。”

“爲什麼我總覺得你這說話給我的感覺不對啊。就像是要把我賣掉似的。”天天白了蕭朗一眼,氣齊齊的,但一張孩子的臉還是未免可愛了些。

“我也就這麼一說。你至於那麼當真麼,秦瑤之前那麼喜歡你,現在也那麼喜歡你。她要是知道我把你給拱手讓人了,還不得弄死我啊。再說了,雖然你事是挺多,但我也確實沒有你不行啊。秦瑤難哄,每一次都是你哄她的。”長得帥也不一定就處處有用,蕭朗就是這樣的存在。

天天難得找到了一種存在感。於是高興的不知道怎麼形容,高高地撅起了嘴,一臉的得意。“可愛就是沒辦法呀,像你這樣不可愛的人,當然是沒有辦法跟我比的啦。”

蕭朗這時候難得的想吐槽一句:“幾千歲的人了,能不能不賣萌。”一句話瞬間噎得天天說不出話來。

“切。我回去了。”天天擺擺手,一副累覺不愛的樣子。

“記得保護好秦瑤。”蕭朗果然是蕭朗,就算是在得罪了人之後。要求別人的話也還是可以毫不猶豫的說出口。

真不要臉啊。天天在心裏想道。

但是這也是他所想要做的事情啊。

“知道了……”天天的回答消散在風中,其實他的內心,也是複雜的。想要護我周全,其實一點也不難,只要天天自己從我身體裏走出去就好,雖然已經滴血。但是想要解決,還是有辦法的。可是他捨不得啊,不管是我。還是蕭朗,亦或者是這個世界。

每個想得到他的人,總都是有自己的目的,但最終都不會有一個好的結果,反而害了更多的人。

“蕭朗,你準備什麼時候帶秦瑤出去,按照你的能力,這不是一件很難的事情吧。”

“我隨時隨刻都想帶她出去,但是不允許。我想她一直愛我,但是會忘記。”

天天記得,在我被金蠶族的掌門帶走之後。他有問過蕭朗這樣的一個問題,蕭朗給他的是這樣的一個回答。在很多人看來,蕭朗是一個非常高傲的存在,但是卻爲我一個人折腰。

我半夜醒來,沒想到正好看到天天從外面進來。

“天天!”在看到天天的那一瞬間,我整個人都震驚了,真的是太可愛了!有點圓滾滾的小身子,加上那一張肉嘟嘟的小臉蛋,根本就是我以後孩子的翻版嘛!

呃……這點上我承認是我想太多。但是真的很可愛嘛。

剛進來的天天只覺得渾身一抖。然後下一秒就被我抱在了懷裏。“哎呀,你什麼時候可以變成人啦,都不跟我說一聲的,討厭,你看你這麼可愛。唔,身體什麼的也肉嘟嘟的,你可不可以一直都保持這樣子啊。”

一般女孩子看到這樣的萌物,當然都是會很喜歡的啊。

現在天天真的是十分的後悔被我看到他現在的這個樣子了。

“那個,我也是今天才發現的而已,不是故意不告訴你的啦。”這個心情還是不要說出去會比較好,要是說出去的話,恐怕就要被拍飛了。不過被摸摸什麼的,真的還算是蠻舒服的啦。之前在程遠安家裏說什麼被摸很舒服的話,其實也就是現場編的,不算是什麼事實,只是爲了被帶走而已,然後也沒有什麼其他的原因了。

我突然想起來一件事,“天天,你上次跟我說的做我兒子還算不算數。”天天震驚,其實那時候他只是爲了讓我開心,所以才說出來的,他本來沒打算讓我知道他已經能變成小孩子的模樣。結果沒想到今天卻被抓了個正着。 庄哲一想,他馬上去開門去了。

「這別墅和紫影被綁架有關係嗎?」他問。

「有!而且我估計關係極大……」樂天點點頭。

快穿病嬌:我的惡魔宿主 他甚至就懷疑蘇紫影其實就在這棟別墅裡面。

庄哲很輕鬆的打開了別墅的門鎖,他一把推開門,一眼就看到一個正對著別墅大門的樓梯……

「卧槽!老樂你過來看。」他喊道。

樂天看了一眼。

「穿心煞……一點沒錯。」樂天點點頭。

「這玩意真的那麼陰毒?」庄哲看了樂天一眼。

「哼!豈止是陰毒……」樂天的目光在別墅的一層環視了一下,他點點頭說道:「看來別墅的上一個主人對別墅做了不小的改動,這兩根柱子應該是後來加上的!」

庄哲看了看,點點頭。

「這兩根柱子的專業術語叫做棺材釘!整棟別墅坐壬向坤,在鬼門鬼戶之上!這棺材釘就是鎮壓鬼門鬼戶的!原本外面的游泳池也可以起到一個鎮壓的作用,可惜……裡面的水幹了!游泳池不但沒有了鎮壓作用,反倒是起到了一個凝聚陰氣的功能!」樂天長長的吐了口氣。

他還是第一次見到如此詭異的建築,住在這裡的人別說死全家了……祖宗十八代都別想安寧!

「然後呢?你到底想說什麼?你這意思是不是我們不能進這別墅?」庄哲看著樂天。

樂天眉頭緊鎖,他的手指在不斷的掐動。

「今天是陰曆的七月二十四!正陽正陰……今天是二五交加之日啊!特么的……」他突然破口大罵。

庄哲奇怪的看著樂天。

「這別墅豈止不能進,連靠近都會有大麻煩!這整棟別墅今天都犯太歲!但凡踏入別墅之人……極其不利!」樂天沉聲說道。

庄哲莫名其妙的起了一身雞皮疙瘩……

樂天則是直勾勾的看著別墅的裡面,他的目光落到了樓梯的上面……

這麼大的別墅,裡面的房間數量不會低於五十個!

如果在裡面藏七個人……豈不是太簡單了?

「老樂!這天都黑了……你倒是出個主意?」庄哲看著樂天。

他也讓樂天說的整個人渾身不舒服,他現在終於知道什麼才是煞氣的感覺了,那種心中隱隱的不舒服……

「老莊……你怕死嗎?」樂天問。

庄哲一愣。

「做警察的怕死?你怕是不知道老子死過多少次了。」他哼了一聲。

「那就好!這一次我們的對手很可能不是一般人!這棟別墅我是一定要進去的……你這個傢伙殺氣重!短時間內煞氣不會對你有什麼影響,一起進去看一看?」樂天看著庄哲。

庄哲毫不猶豫的點點頭。

樂天和庄哲兩個人慢慢地走進了別墅,別墅的地面瓷磚是灰色的,這樣的地板瓷磚兩個男人都是第一次見到。

可是走上去之後,樂天才發現,這哪裡是瓷磚,這分明就是地毯……

「咔嚓!」

別墅的大門突然被關上了。

樂天和庄哲猛地回過身,兩個人對視了一眼,庄哲毫不猶豫的飛起一腳。

別墅的大門劇烈的搖晃,居然被庄哲這一腳踢出來一個大洞。

樂天透過洞口看了一眼,一個黑影消失在了大門處。

「艹!這門居然是鐵的!」庄哲罵了一句。

透過他踢碎的木板,露出了鐵柵欄的內層,這根本就是一道鐵門。

庄哲拿出手槍,他沖著門鎖的位置開了幾槍,可是一推門,門裡面沒有任何反應。

「沒用的,這個鎖可不止一道!」樂天皺眉。

有一件事很清楚,他們兩個人被困住了。

庄哲罵罵咧咧的收起了自己搶。

「老樂!我們早就被人盯住了!」他說道。

樂天點點頭。

「這麼大的別墅,出口肯定不止一個,既然來了……就仔細的看一眼。」他說道。

庄哲一聽,也就點了點頭。

他拿出手機看了看,發現手機信號也沒有了。

樂天看了看一樓,這棟別墅是一棟四層的建築,前三層的平方都很大,第四層樂天估計是一個閣樓。

地上乾淨得很,兩個人走在地攤上沒有一絲聲音發出來。

庄哲打開了一個房間,房間裡面空空如也,只有一張椅子,只是他看著這張椅子,心裡一陣莫名的煩躁。

「艹!」

他突然飛起一腳,將這一張椅子踢得粉碎。

樂天聽到聲音走了過來,他看了看。

「幹嘛?」

「不知道,心裡突然煩躁的行了!就想發泄一下。」庄哲皺眉。

他在踢碎這張椅子之後,心中的煩躁也莫名的消失了。

樂天看了看,沒有說話。

「你跟在我身後吧。」他說道。

庄哲點點頭。

依次打開了各個房間,每個房間幾乎都是空的,但是又不是空的,有的房間裡面放了一張桌子,有的房間里放了一把椅子。

還有的放了一本書……

反正各種各樣的東西都有。

「這到底是什麼意思?」庄哲實在搞不懂這棟屋子的主人這樣布置房間的意思是什麼。

「你沒有發現嗎?所有物體都是有角的!而且它們的角都是正對著房間的門。」樂天提醒道。

庄哲愣了一下,他又回去開了幾個房間看了看。

那種煩躁的心情又回來了,他忍不住又踢毀了幾個房間的東西。

「呼……老樂!我不能看椅子了。」庄哲面色大變的看著樂天,

「現在你知道煞的威力了吧?他可以在無形中影響你的行為!讓你的行為變得暴躁而無法控制!」樂天看著庄哲。

庄哲長長的吐了口氣,點點頭。

樂天懷疑這裡是不是和那個李沖有關?不過李沖已經死了,難道是製造李沖的那個幕後實力做的這一切?

改造了整個別墅小區?打造了這樣一棟奇怪的別墅?

這一項工程所需要的時間和金錢簡直是一個天文數字!

「去樓上看看!」樂天說道,他抬頭看了一眼樓梯。

這裡徹底的引起了樂天的興趣,無論這裡有什麼,都對他來說是一個全新的見識。

庄哲看起來有點恐懼,那種突然發怒的感覺實在讓他難受。 兩個人慢慢的來到了樓上,二樓的格局和一樓完全不同,但是地上的地毯是一樣的。
「兩位,只有這些了……」馬經理指了指四周。

「馬經理……這池塘的水為什麼會幹了?」樂天指著庭院的西側問道。

「池塘?」

馬經理愣了一下,雖然這別墅是蠻大的,但是池塘這種東西別墅裡面是不會有的。

「哦,你說的是游泳池啊……這裡又沒有住人,泳池裡面的水自然就不能留著了,否則還不臭了?」他解釋道。

樂天走到那個游泳池的旁邊看了看,這個游泳池的大小有一棟屋子那麼大,不過現在裡面空空如也,只剩下了一些樹上掉落的樹葉在裡面。

「這裡面有人收拾嗎?」樂天問。

馬經理搖搖頭。

「說句實話……就連我今年也是第一次進來!一個是沒有必要,人家主人也沒有要求我們物業代為管理,而且主人只付了一個首款,尾款到現在也沒到賬。」他說道。

樂天點了點頭。

庄哲倒是發現了異常,他在別墅走廊的入口處發現了一些不太明顯的腳印。

「這樣……馬經理我們還想在這裡呆一會,你如果有事的就先行離開?」

樂天突然說道。

庄哲意外的看著樂天。

馬經理想了想。

「也好!不過我要將外面別墅的大門鎖上……兩位只能在庭院看看,別墅的裡面最好不要進去!如果碰壞了什麼東西,我很難和原主人交代的。」他說道。

樂天點點頭。

馬經理將別墅大門的鑰匙給了庄哲,庄哲接了過來,然後馬經理就離開了,他鎖上了大門,不過庄哲有鑰匙,他們想出去無非就是多費了點事而已。

「老樂,你看出什麼來了?」庄哲問。

他反正是什麼都沒看出來異常,只有幾個腳印。

樂天拉著庄哲重新走到了別墅的往外大門口。

「你看……你覺不覺得心裡很不舒服?」樂天指著別墅的位置。

庄哲看了幾眼,點了點頭。

「這就是煞!是一種在無形中就可以影響到人的東西!而這棟別墅甚至這整個別墅小區都被人為的做過手腳,所有的煞都指向了一個地方!」樂天看著庄哲。

「這裡?」庄哲又不是傻子。

樂天點點頭。

「你看,這棟別墅……坐東北向西南正對鬼門鬼戶!別墅的院子大門又正對堂屋的大門,我估計……別墅裡面的樓梯肯定是正對堂屋的大門!你知道這在風水上叫什麼嗎?」他看著庄哲。

庄哲哪裡能知道,只能老老實實的搖搖頭。

「這叫穿心煞!極其厲害的一種陰毒手段……配合這別墅四周的萬煞穿心,這簡直是一個人造的鬼窟!」樂天沉聲說道。

庄哲看著樂天的臉色,這傢伙可是很少有這麼慎重的時候。

「馬經理說這裡死了兩個前任主人,我估計那個五色吉祥繩和五帝錢就是前任主人留下來的,還有這九顆桃樹……可惜,這九顆桃樹常年沒有人修整,反倒是成了這個別墅的一個禍害!」樂天皺眉說道。

「桃樹?這個東西也和風水有關嗎?」庄哲不能理解。

「桃樹擋煞!不過如此茂密的桃樹……不但擋不了煞,反倒是容易招鬼!」樂天哼了一聲。

庄哲眨了眨眼,他是不怎麼相信鬼神的存在的,不過樂天的手段也容不得他懷疑。

「開門看看!」樂天說道。

庄哲驚訝的看著樂天。

「人家都說不讓進去了。」

「你傻啊,你這個警察是怎麼干到現在的?馬經理明顯是給我們自由活動的空間,只要不碰壞了這別墅的東西,我們進去看看怕什麼。」樂天瞪著庄哲。 這幾天三長老總是會來看我,並且每一次來,總是會給我帶一些外面的小玩意,然我倍感親切,就像是我的爺爺一樣。而大長老和二長老總是在門口一晃,然後就不見了蹤影,也不知道他們到底是在計劃些什麼亂七八糟的事情。

“三長老,你能不能告訴我,那天你們到底在聊些什麼啊。我一個字都聽不到。”因爲跟三長老的關係日漸良好,於是我連一些根本就不敢問的問題問了出來,我還真是把這裏當做是度假的地方了。住得好。吃得好,還有人陪我聊聊天什麼的。

三長老猶豫了一下,然後說道:“這件事情你還是不要知道的好,反正到時候你就都會知道了,只希望你到時候不要怪我,我這也是不得已而爲之啊。你這麼可愛的小姑娘,真是,唉……”真是奇怪了,不說就不說唄。還唉聲嘆氣的,搞得事情好像很嚴重的樣子。

“我先走了,明天我回來看你。”三長老站起身,便走出去了。

不知道爲什麼,所有的人都很奇怪,門口看門的那個人總是對我畢恭畢敬的,一點都不像是我剛纔時候那種耀武揚威。天天也總是不說話,就算是和我說話了,也總是一副不怎麼開心的樣子,有的時候還要出神。

我不過就是在這裏呆了幾天嘛,怎麼一個個都魂不守舍的。

等我睡着了之後,天天便跑了出來。

其實活靈芝的功效還是很強大的,不管從哪一個方面來說。在我吃下活靈芝之後,天天就已經漸漸開始成型,而不是像原來一樣的形態。

“蕭朗。”在距離金蠶族不遠的地方,天天便叫了一聲蕭朗的名字。

“這倒還是我第一次看到你這副樣子啊,天天。呵,還真不習慣這樣叫你。還是屠夫會比較順口,或者是劍魂?”蕭朗倒是難得的開起了玩笑,臉上卻是沒有一點的笑容。

天天仰頭看着蕭朗。並沒有搭理他的玩笑,而是開門見山地說道:“秦瑤在裏面挺好的,你不用擔心。就是金蠶族總是在打我的主意。不過那個三長老看起來倒像是個好人,一直就不怎麼同意這件事情。”

蕭朗也認真起來,說道:“那就是說,現在危險的不是秦瑤,而是你咯。看來他們現在只是因爲你,所以才盯上了秦瑤吧。”

“爲什麼我總覺得你這說話給我的感覺不對啊。就像是要把我賣掉似的。”天天白了蕭朗一眼,氣齊齊的,但一張孩子的臉還是未免可愛了些。

“我也就這麼一說。你至於那麼當真麼,秦瑤之前那麼喜歡你,現在也那麼喜歡你。她要是知道我把你給拱手讓人了,還不得弄死我啊。再說了,雖然你事是挺多,但我也確實沒有你不行啊。秦瑤難哄,每一次都是你哄她的。”長得帥也不一定就處處有用,蕭朗就是這樣的存在。

天天難得找到了一種存在感。於是高興的不知道怎麼形容,高高地撅起了嘴,一臉的得意。“可愛就是沒辦法呀,像你這樣不可愛的人,當然是沒有辦法跟我比的啦。”

蕭朗這時候難得的想吐槽一句:“幾千歲的人了,能不能不賣萌。”一句話瞬間噎得天天說不出話來。

“切。我回去了。”天天擺擺手,一副累覺不愛的樣子。

“記得保護好秦瑤。”蕭朗果然是蕭朗,就算是在得罪了人之後。要求別人的話也還是可以毫不猶豫的說出口。

真不要臉啊。天天在心裏想道。

但是這也是他所想要做的事情啊。

“知道了……”天天的回答消散在風中,其實他的內心,也是複雜的。想要護我周全,其實一點也不難,只要天天自己從我身體裏走出去就好,雖然已經滴血。但是想要解決,還是有辦法的。可是他捨不得啊,不管是我。還是蕭朗,亦或者是這個世界。

每個想得到他的人,總都是有自己的目的,但最終都不會有一個好的結果,反而害了更多的人。

“蕭朗,你準備什麼時候帶秦瑤出去,按照你的能力,這不是一件很難的事情吧。”

“我隨時隨刻都想帶她出去,但是不允許。我想她一直愛我,但是會忘記。”

天天記得,在我被金蠶族的掌門帶走之後。他有問過蕭朗這樣的一個問題,蕭朗給他的是這樣的一個回答。在很多人看來,蕭朗是一個非常高傲的存在,但是卻爲我一個人折腰。

我半夜醒來,沒想到正好看到天天從外面進來。

“天天!”在看到天天的那一瞬間,我整個人都震驚了,真的是太可愛了!有點圓滾滾的小身子,加上那一張肉嘟嘟的小臉蛋,根本就是我以後孩子的翻版嘛!

呃……這點上我承認是我想太多。但是真的很可愛嘛。

剛進來的天天只覺得渾身一抖。然後下一秒就被我抱在了懷裏。“哎呀,你什麼時候可以變成人啦,都不跟我說一聲的,討厭,你看你這麼可愛。唔,身體什麼的也肉嘟嘟的,你可不可以一直都保持這樣子啊。”

一般女孩子看到這樣的萌物,當然都是會很喜歡的啊。

現在天天真的是十分的後悔被我看到他現在的這個樣子了。

“那個,我也是今天才發現的而已,不是故意不告訴你的啦。”這個心情還是不要說出去會比較好,要是說出去的話,恐怕就要被拍飛了。不過被摸摸什麼的,真的還算是蠻舒服的啦。之前在程遠安家裏說什麼被摸很舒服的話,其實也就是現場編的,不算是什麼事實,只是爲了被帶走而已,然後也沒有什麼其他的原因了。

我突然想起來一件事,“天天,你上次跟我說的做我兒子還算不算數。”天天震驚,其實那時候他只是爲了讓我開心,所以才說出來的,他本來沒打算讓我知道他已經能變成小孩子的模樣。結果沒想到今天卻被抓了個正着。 庄哲一想,他馬上去開門去了。

「這別墅和紫影被綁架有關係嗎?」他問。

「有!而且我估計關係極大……」樂天點點頭。

快穿病嬌:我的惡魔宿主 他甚至就懷疑蘇紫影其實就在這棟別墅裡面。

庄哲很輕鬆的打開了別墅的門鎖,他一把推開門,一眼就看到一個正對著別墅大門的樓梯……

「卧槽!老樂你過來看。」他喊道。

樂天看了一眼。

「穿心煞……一點沒錯。」樂天點點頭。

「這玩意真的那麼陰毒?」庄哲看了樂天一眼。

「哼!豈止是陰毒……」樂天的目光在別墅的一層環視了一下,他點點頭說道:「看來別墅的上一個主人對別墅做了不小的改動,這兩根柱子應該是後來加上的!」

庄哲看了看,點點頭。

「這兩根柱子的專業術語叫做棺材釘!整棟別墅坐壬向坤,在鬼門鬼戶之上!這棺材釘就是鎮壓鬼門鬼戶的!原本外面的游泳池也可以起到一個鎮壓的作用,可惜……裡面的水幹了!游泳池不但沒有了鎮壓作用,反倒是起到了一個凝聚陰氣的功能!」樂天長長的吐了口氣。

他還是第一次見到如此詭異的建築,住在這裡的人別說死全家了……祖宗十八代都別想安寧!

「然後呢?你到底想說什麼?你這意思是不是我們不能進這別墅?」庄哲看著樂天。

樂天眉頭緊鎖,他的手指在不斷的掐動。

「今天是陰曆的七月二十四!正陽正陰……今天是二五交加之日啊!特么的……」他突然破口大罵。

庄哲奇怪的看著樂天。

「這別墅豈止不能進,連靠近都會有大麻煩!這整棟別墅今天都犯太歲!但凡踏入別墅之人……極其不利!」樂天沉聲說道。

庄哲莫名其妙的起了一身雞皮疙瘩……

樂天則是直勾勾的看著別墅的裡面,他的目光落到了樓梯的上面……

這麼大的別墅,裡面的房間數量不會低於五十個!

如果在裡面藏七個人……豈不是太簡單了?

「老樂!這天都黑了……你倒是出個主意?」庄哲看著樂天。

他也讓樂天說的整個人渾身不舒服,他現在終於知道什麼才是煞氣的感覺了,那種心中隱隱的不舒服……

「老莊……你怕死嗎?」樂天問。

庄哲一愣。

「做警察的怕死?你怕是不知道老子死過多少次了。」他哼了一聲。

「那就好!這一次我們的對手很可能不是一般人!這棟別墅我是一定要進去的……你這個傢伙殺氣重!短時間內煞氣不會對你有什麼影響,一起進去看一看?」樂天看著庄哲。

庄哲毫不猶豫的點點頭。

樂天和庄哲兩個人慢慢地走進了別墅,別墅的地面瓷磚是灰色的,這樣的地板瓷磚兩個男人都是第一次見到。

可是走上去之後,樂天才發現,這哪裡是瓷磚,這分明就是地毯……

「咔嚓!」

別墅的大門突然被關上了。

樂天和庄哲猛地回過身,兩個人對視了一眼,庄哲毫不猶豫的飛起一腳。

別墅的大門劇烈的搖晃,居然被庄哲這一腳踢出來一個大洞。

樂天透過洞口看了一眼,一個黑影消失在了大門處。

「艹!這門居然是鐵的!」庄哲罵了一句。

透過他踢碎的木板,露出了鐵柵欄的內層,這根本就是一道鐵門。

庄哲拿出手槍,他沖著門鎖的位置開了幾槍,可是一推門,門裡面沒有任何反應。

「沒用的,這個鎖可不止一道!」樂天皺眉。

有一件事很清楚,他們兩個人被困住了。

庄哲罵罵咧咧的收起了自己搶。

「老樂!我們早就被人盯住了!」他說道。

樂天點點頭。

「這麼大的別墅,出口肯定不止一個,既然來了……就仔細的看一眼。」他說道。

庄哲一聽,也就點了點頭。

他拿出手機看了看,發現手機信號也沒有了。

樂天看了看一樓,這棟別墅是一棟四層的建築,前三層的平方都很大,第四層樂天估計是一個閣樓。

地上乾淨得很,兩個人走在地攤上沒有一絲聲音發出來。

庄哲打開了一個房間,房間裡面空空如也,只有一張椅子,只是他看著這張椅子,心裡一陣莫名的煩躁。

「艹!」

他突然飛起一腳,將這一張椅子踢得粉碎。

樂天聽到聲音走了過來,他看了看。

「幹嘛?」

「不知道,心裡突然煩躁的行了!就想發泄一下。」庄哲皺眉。

他在踢碎這張椅子之後,心中的煩躁也莫名的消失了。

樂天看了看,沒有說話。

「你跟在我身後吧。」他說道。

庄哲點點頭。

依次打開了各個房間,每個房間幾乎都是空的,但是又不是空的,有的房間裡面放了一張桌子,有的房間里放了一把椅子。

還有的放了一本書……

反正各種各樣的東西都有。

「這到底是什麼意思?」庄哲實在搞不懂這棟屋子的主人這樣布置房間的意思是什麼。

「你沒有發現嗎?所有物體都是有角的!而且它們的角都是正對著房間的門。」樂天提醒道。

庄哲愣了一下,他又回去開了幾個房間看了看。

那種煩躁的心情又回來了,他忍不住又踢毀了幾個房間的東西。

「呼……老樂!我不能看椅子了。」庄哲面色大變的看著樂天,

「現在你知道煞的威力了吧?他可以在無形中影響你的行為!讓你的行為變得暴躁而無法控制!」樂天看著庄哲。

庄哲長長的吐了口氣,點點頭。

樂天懷疑這裡是不是和那個李沖有關?不過李沖已經死了,難道是製造李沖的那個幕後實力做的這一切?

改造了整個別墅小區?打造了這樣一棟奇怪的別墅?

這一項工程所需要的時間和金錢簡直是一個天文數字!

「去樓上看看!」樂天說道,他抬頭看了一眼樓梯。

這裡徹底的引起了樂天的興趣,無論這裡有什麼,都對他來說是一個全新的見識。

庄哲看起來有點恐懼,那種突然發怒的感覺實在讓他難受。 兩個人慢慢的來到了樓上,二樓的格局和一樓完全不同,但是地上的地毯是一樣的。
Свернуть

Уважаемые пользователи! Администрация сайта «Реальные отзывы» убедительно просит предоставлять конкретные факты (номер, дату заказа и проч.), чтобы мы не сочли ваш отзыв наговором конкурентов. Благодарим за понимание. Не подкрепленные фактами отзывы будут удаляться как неинформативные.

Оставить отзыв

Имя (обязательно):
Электропочта (не обязательно):

негативный отзыв нейтральный отзыв положительный отзы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