Сайты » Онлайн-сервисы » Бронирование
Товары для дома » Для ремонта и обустройства » Электро Инструмент » Перфораторы

耀州城的城牆高度接近四米,加上城頭那些鋸齒狀的城碟,看起來倒也頗具氣勢。按照道理,像這樣一座小城,哪怕被數倍的敵軍包圍,沒有十天半個月的強攻,也是不容易攻下的。

但是明軍僅僅用了半天不到的時間,就已經開始漸漸在北門城牆上站住了腳跟。之所以會如此,乃是因為清軍完全無法抵擋明軍的兩門12斤野戰加農火炮,這些重達1.5噸左右的戰爭利器,雖然在行軍時給明軍製造了不少麻煩,但是在攻城戰中卻發揮了比一個營的步兵更為重要的作用。

12斤野戰炮在標準裝葯1.5公斤的狀態下,以5度射角能把一枚6公斤重的實心彈射擊到1400-1500米外的目標上。如果把射角提升到10度,那麼射程可以達到1900米左右。耀州城城牆上的城門樓和敵樓,便成為了這兩門火炮最為明顯的目標。

這些城牆上的木建築完全無法抵擋火炮的射擊,在明軍還沒有攻城之前,躲藏在裡面的清軍已經被火炮重創了。在明軍火炮以每2分鐘一發的速度下,清軍將士不得不遠離了被摧毀而開始倒塌的城門樓和敵樓。

駐守城池的清軍將領始終無法找到抵抗明軍火炮的方法,他只能眼睜睜的看著明軍用火炮拆除著城牆上的一切障礙,偶而越過城牆飛入城內的炮彈,更是成為了南門附近居民的噩夢。

圖魯什和耀州守將看著明軍攻城的方式,不由臉色難看的說道:「這仗還怎麼打?明軍就這麼一直打下去,天黑之前城牆就會被打壞,等他們衝進來,我們還怎麼擋得住。」

穿過那片星海 耀州守將同樣臉色發黑的說道:「不用到天黑,他們把城牆上的人都趕跑,就能輕鬆的登上城頭了,我們可千萬不能遠離城牆,等到明軍火炮停下,我們就再衝上去,只要和明軍糾纏在一起,他們也不敢隨意放炮的。汗王之前已經有發下過命令,說是很快就會派人來援助我們的。我們可不能在汗王的援兵抵達之前丟了這座城…」

清軍將領想的很好,但是李佑卻沒打算用人命去填這座城市。他手中可不止這兩門12斤炮,還有4門3斤-6斤的火炮。 滄元造化圖 這些火炮雖然威力不大,但是勝在輕便,推到城牆下可以近距離瞄準射擊榴散彈。

他先安排一隊人登城佯攻,一旦發現了清軍的身影,便把這些輕火炮推上去,向城牆上射擊榴散彈,一攻擊就是一大片區域。再吃了幾次虧之後,清軍的反擊就相當的無力了,他們只要看到明軍向城牆外滑下去,便一個個迫不及待的往城下跑去,實在來不及的就直接跳了。

將近四米的高度,運氣好不過是地上打個滾,運氣不好就是折了腿。對於明軍的這種無賴戰法,圖魯什等清軍將領除了口上咒罵一通,竟然是一點辦法都想不起來。

如果不是之前汗王有命令要求他們守住耀州城,圖魯什早就想跑了。畢竟他們可不是耀州守軍,並沒義務要死守城池的。

只不過圖魯什他們這些營口駐軍剛剛打敗了一場,連主將都亡故了。雖說洪尼喀是病故不是戰沒,但是瀋陽那邊會不會認可他們這些敗軍的說法呢?

圖魯什覺著,他們要是在接下來的戰鬥中稍稍立些功勞,也許汗王還會既往不咎。但如果再丟下耀州城逃跑,汗王恐怕是難以饒過他們了。

到了這個時候,他才覺得自己有些失策了。既然都已經跑路了,為什麼不直接跑去海州呢?非要跑來這個營口邊上的小城,等著被明軍再擊敗一次。

就在耀州城內的清軍將士登上南門城頭的速度越來越緩和的時候,勞薩帶著200騎兵終於趕到了耀州城。明軍雖然只攻打了南門,但是在西面和西北角還是各放了一個連,一是為了牽制城內的清軍,一是為了觀察城內的動靜。

但是沒想到,城內的清軍還沒有開城逃亡,北面倒是來了一隊騎兵。而且這隊騎兵看起來也相當狡猾,他們沒有直接進攻西北角的明軍連隊,而是直接繞道東面,沖向了南門外的主戰場。

這隻發現了敵軍騎兵到來的明軍連隊趕緊向李佑報警,不過顯然他們傳訊的速度不及清軍的這隻騎兵快。

警訊尚未傳達到李佑手中,他已經發現了自己東面出現了一支騎兵部隊。

勞薩看到了面前的場景幾乎沒怎麼思考,便對著部下吩咐道:「派一個人去傳令給星訥,告訴他:明軍一部正在攻打耀州城,人數在千人以上,二千人以下,我部將將會牽制住他們,讓他儘快跟上來,配合我們一起擊敗這隻明軍。

佟噶爾,你帶一個牛錄從左邊繞過去,毀了明軍的那兩門火炮。珠三你帶一個牛錄從右邊去進攻後方列陣的那些明軍。剩下的兩個牛錄跟著我,直接衝過那些列陣的明軍,去捅正在進攻南門的明軍屁股。

大家都換馬,我數到20個數時,佟噶爾出擊;我數到30個數時珠三出動;我數到50個數時,所有人都跟上我。都明白了嗎?」

圍在勞薩身旁的4名備御立刻齊齊答應了一聲,便轉身招呼自己的部下去了。這邊勞薩也在兩名親衛的攙扶下下了坐騎,一邊給自己另一匹坐騎換上了馬鞍,一邊口中大聲的數著數字。

這四個牛錄都同勞薩並肩作戰過,彼此之間倒也非常熟悉,因此當勞薩一聲令下之後,各人便很熟練的去執行主將的命令去了,並無半點遲疑和不明白。

當勞薩數到19時,佟噶爾已經帶著本牛錄沖了出去。數到30時,珠三也如期出發了。數到第40時,勞薩已經坐在了新的坐騎上,開始觀看起明軍的反應來了。

雖然他數的依舊不疾不徐,毫無情緒上的波動,但是勞薩心裡還是對自己面前的這隻明軍起了一絲欽佩之意。自從天命汗定基建國之後,他已經很久沒有看到如此陣型正然的步兵了。

對於勞薩這樣歷經多年戰爭的將領,他平生最不願意遇到的便是衝擊這種隊形嚴謹的步兵,這對於騎兵來說簡直就是噩夢。

天命汗起家之際,便是以步兵而稱雄一時。葉赫那拉部的騎兵和科爾沁的騎兵,在天命汗的重甲步兵面前,可謂是連戰連敗。但是這種精銳步兵是極難練成的,這不僅要求在裝備和訓練資源上的大量投入,更重要的是需要將領始終和這些步兵同訓練、同吃住、同上陣,否則在戰場上形勢不利時,步兵可未必能夠服從一個平日里不親近的主將,把自己的生命置之度外。

只要隨便問一問八旗的老將們,大家都知道天命汗早年最出色的幾場大戰,都是放棄了坐騎和將士們一同步行迎戰敵人的。正因為如此,建州女真的重甲步兵才能橫掃遼東,把騎兵眾多的海西女真同蒙古諸部一一擊敗。

但是等到天命汗定基建國之後,八旗就開始從步兵戰術轉向騎兵戰術了。之所以會如此,因為步兵迎敵,不是大勝就是大敗,滿人既然已經成功建國了,再不是當初山林中賤命一條的野人了,自然也就死不起人了。

再加上,不要說天命汗建國之後已經很少同將士們一起操練,就是各貝勒、各固山額真也很難再像過去一樣,和士兵同吃住、同訓練了。至於要求他們和將士們列陣迎敵,這就更是不太可能之事。

是以在黃台吉登基之後的作戰中,愛新覺羅家的子弟雖然也還能上陣,但是絕不會冒險下馬進行步戰。就算是還算豪勇的黃台吉本人,每次臨陣激發士氣時,也是在一大批侍衛的保護下騎馬督戰而已。像天命汗早期,親自帶著幾十名勇士在敵軍陣列前挑釁的事,黃台吉肯定是不會去做的。

精銳步兵練起來艱難,但是退化起來卻是相當快的。當日明國戚繼光在薊州訓練了十萬大軍,但是不過幾十年的功夫,就只剩下了戚金這一隻才3000人的浙軍。渾河一役,川浙兩軍陣亡之後,戚家軍就不復存在了。

然而今日在耀州城外,勞薩卻再次看到了這等強兵的身影。如果不是大半明軍正在攻城,這正是一個適合騎兵衝鋒的好時機,勞薩更願意耐心的同這隻人馬周旋下去,等待星訥的部隊趕上來,以400騎兵突擊這隻步兵更有勝算。

李佑對於滿清騎兵的出現,也是心臟頓時收縮了一下,不過長久的軍事訓練還是讓他保持住了鎮定。攻打南門的有四個連隊,約千把人。

其中兩個半連隊正在攻擊,還有一個半連隊則掌握他手中作為預備隊。也就是說,他手中約有450餘名士兵可以用來對付這隻騎兵。

雖然看起來自己的人數比對方多了一倍,但是李佑知道賬可不能這麼算。沒有列陣的步兵,10個都未必是一名騎兵的對手,要是讓對面這隻騎兵衝到攻城的部隊中去,或是火炮陣地去,今天可就是一場大敗了。 060 憑空出現的障礙物

在這種全員拼死逃亡的時刻,唯一一個心境平如水的人應該就是彌耶了。

她保持着與利維爾同樣的速度,一直並駕在他身邊。而利維爾的另一邊,佩特拉緊鎖眉頭,英姿颯爽,頗有女將軍的風範。

“兵長大人。”

“什麼事。”

“唔……這麼冷淡就算了,本來我還想說我有方法可以回城呢。”彌耶故作高深地笑笑。

利維爾聽到這話並無任何反應,他的眸子一直緊緊地盯着遠方,一刻也沒有鬆懈。

“唉你不相信嗎?”

“……”

“如果我幫助大家回城,你能不能滿足我一個心願?”彌耶試探地問。

“……”利維爾緘口,而另一邊的佩特拉可急壞了:

“彌耶桑,我真的不知道你會是這種拿別人生命做交換條件的人。現在大家都在拼命想着要怎樣生存,你卻……”

“噓——”

彌耶一邊策馬奔騰,一邊隊佩特拉眨眼一笑,“安靜地聽我說完。”

“你……”佩特拉當然知道彌耶的心願是什麼,可是如果她真的有辦法幫助大家脫離危險,自己是無論如何都不能干擾的!

“……利維爾。”彌耶嚴肅了起來,“你看,因爲剛纔調轉前進方向,很多人都已經掉隊了,雖然你剛纔的發言慷慨激昂,但是不得不承認還有很多人心思渙散。現在能救大家的,不是朝一個遙遠的地方逃命,而是……戰鬥!人類離開城內出來調查巨人的生活地,這是一種偉大的進步,然而如果在外面只是一味逃避,人類永遠無法勝利!”

“我知道啊笨女人。”

利維爾眼睛似乎埋着深深的陰影,以往犀利的眼神此時卻失去了平日的光彩:“在平地上戰鬥,我可以做到,精英班有一部分也可以做到,那剩下的人呢。你要我白白看他們去送死麼。”

“不會白白送死的——”

彌耶目光凜冽,堅定地說,“只要有障礙物,你們便可以戰鬥了吧。”

“是。哼,難道你要現在在這裏建造高樓大廈麼?”

“沒錯——”彌耶淺笑,“你答應我,接下來你看到什麼利用什麼便好,不要問爲什麼。”

說完,彌耶加快了速度,向前奔去——

“記住,利維爾,你還欠我一個心願。”

“什麼啊……彌耶桑想做什麼?利維爾兵長,相信她……真的沒關係嗎?”佩特拉問。

“沒關係。畢竟目前爲止,她還沒有讓我失望過。”

佩特拉心絃一緊,眸中的金色暗淡了下來。

此時後方已經有普通巨人和奇行種追了上來,隊伍最後的士兵們最大馬力的向前跑,仍不得不與巨人戰鬥。

承載着巨大的恐懼感,與巨人戰鬥。

就在這時,士兵們的周圍突然出現了各種房屋,就好像在一瞬間,一馬平川的野外變成了繁華的城市樂園!

被迫與巨人開戰的士兵們都懷疑自己看錯了,有大膽的人試着將立體機動裝置的繩纜固定到這些房屋上,竟然成功了!

瞬間,他們心中的鬥志更加激昂,穿梭在空中,砍掉了跟上來的巨人的後頸。 按照某些人的看法,每個人的心裡都居住著一個魔鬼,所以人類才會有這麼多窮凶極惡的匪徒。但是在另外一些人的眼中,人的心中同樣居住著一位天使,所以人類的歷史上才會有這麼多可歌可泣的英雄故事。

公元1639年站在耀州城下的李佑雖然不知道以上這些理論,但他掃視了一眼身邊這些朝夕相處的同袍之後,便知道自己無法將這些同袍放棄在這裡。

他再次看了一眼數百米外正在做戰前準備的滿清騎兵,便收斂起了一切情緒,向著身邊的部下發號司令道:「…去通知曹慈恩,令他收攏部隊,我部將會竭盡全力替他爭取時間。另外我若不幸身亡,由他掌握部隊撤退…

劉河你去協助炮兵陣地的守衛,若是情況緊急,可以毀壞火炮,不得讓火炮落入清軍手中。

現在,把紅旗在我身邊豎起來,所有人上刺刀,布三號方陣…」

當明軍的士兵們看到李佑身邊豎起了紅旗之後,頓時拋卻了對於面前這隻突然出現的滿清騎兵的恐慌之情,開始沉默的向身邊的同伴靠攏,按照平日里訓練的步驟組建起一個個橫隊,然後拼湊起了一個三層的正方形空心方陣。

在今日的大明軍中,紅旗不是輕易可以豎立的,因為紅旗只代表著兩個意思,或是堅守陣地直到最後一人,或是發起衝鋒不接受任何投降。

李佑現在豎立起這面旗幟,很顯然是前一種意思。在長久的集體生活和條令訓練下,近衛軍的士兵們其實和羊群沒什麼區別,只要頭羊沒有死亡或是失去自己的權威,他們總是會優先服從於上官的命令。

畢竟在平日的長期訓練中,他們接受的思想教育就是,戰場上想要保住自己的性命,最好的辦法就是絕不脫離團體,哪怕就是剩下了兩個人,也要背靠著背進行掩護,這才能夠抗擊敵軍的進攻。

而作為一個戰鬥團體,軍官的一切命令都必須無條件的服從,因為這些軍官們受到的教育就是如何讓團隊更好的生存戰鬥下去,他們的判斷比士兵個人作出的判斷更為正確有效。如果你自認比你的上官更為出色和優秀,那麼你早就被推薦進入軍校中學習去了,而不是站在普通士兵中間面對敵人。

正是在這種思想的反覆灌輸下,這些明軍士兵們看到李佑豎起的紅旗時,第一時間想到的不是堅守到最後一人的指令,而是我們的指揮官還能夠正確的作出判斷,那麼堅守下去也許還有生存的希望。

調走了一個排去協助防守炮兵陣地之後,李佑手中還剩下300餘人,這些人剛好排成了一個15米*15米的空心方陣,方陣的每一面都列有三橫隊,每個士兵的手肘都靠著手肘,幾乎看不到任何縫隙。

第一排士兵蹲下,第二排士兵半蹲,第三排士兵站立。當三排士兵共同舉槍時,正面看去頓時就成為了一片刺刀的叢林。

當明軍堪堪布成方陣時,清軍騎兵已經開始發起了進攻,李佑的戰前鼓動於是便只說了一句話:「諸君,祖國需要你們格盡職守…」

之後馬蹄聲便淹沒了李佑的聲音,接下來只剩下了各排軍官大聲吼叫、火槍開火、刺刀或馬刀刺入人體發出的慘叫等各種聲音了。

勞薩衝到明軍陣前時已經有些後悔了,他沒有預料道明軍布陣的速度會這麼快,就算是渾河之戰中讓他難以入睡的川浙軍,恐怕也做不到在這麼短時間內布成一個方陣。

如此一來,等他們衝到明軍跟前時,面對的就不是一群沒有隊形的士兵,而是一整隻列好陣的軍隊了。

騎兵攻擊成列明軍時,最好的辦法自然不是蒙著頭猛衝,而是應當採取辦法引起明軍陣列的渙散,然後再衝破陣列。不過到了這個時候,勞薩也知道自己已經無法停下來了,否則自己這邊的士兵倒是要先混亂起來了。

於是他只能不斷的加速,試圖利用馬匹的衝力去衝破對面明軍的陣列。跟隨勞薩衝鋒的雖然只有百騎,但是騎兵的威勢可比步兵強太多了,當這百餘騎從正面衝過來時,遮天蔽日的塵土裡似乎藏了千軍萬馬一般。

當然,清軍騎兵衝鋒時雖然看起來緊密,但也遠不及明軍騎兵腿挨著腿的牆式衝鋒更緊密。隊首十餘名騎兵展開的衝鋒正面面也超過了30米,足足是明軍空心方陣正面的一倍。倒是在明軍的左側,珠三率領的那一牛錄騎兵,正面剛好覆蓋了明軍方陣的正面。

不過珠三繞了點路,先抵達明軍這個方陣的,反而是勞薩這百騎人馬。位於隊伍正中的勞薩,在奔跑的過程之後竭力想要調整方向,好讓自己正正的撞入到明軍的陣列中去,但是護衛在他身邊的侍衛們卻不這麼想,他們有意無意的擋住了勞薩坐騎的轉向,正好讓勞薩從明軍方陣的左側擦過去。

畢竟按照滿人的軍規,主帥若是戰死,他們這些護衛可一個都活不了。面對漢人擺好陣列的軍隊不戰,這可是連蒙古人都知道的事,他們這些打老了仗的滿人又怎麼會不知道。

看著明軍這三排刺刀,最先衝擊的人馬肯定很難活命。普通的滿人騎兵死了也就算了,要是勞薩死在這裡,他們這一仗就算打贏了也是得不償失。

數百米的路程,對衝鋒的騎兵來說不過半分多鐘的時間而已,待到勞薩察覺時,他已經無法再調整自己的衝鋒路線了,這令這位滿洲老將極為不滿,從明軍陣側衝過之後,他動用了馬鞭把擋路的親衛趕走,這才緩緩的停下了坐騎,向著後方張望去。

就在勞薩衝過明軍方陣的那一瞬間,他右側的部下已經直直的向著明軍方陣正面衝去了。雖然明軍的排槍打倒了最前方的十來騎,但是後方的清軍騎兵還是趁著明軍槍彈放盡的空間,硬生生的撞進了陣列中。

雖說蒙古馬並不高大,而滿人的騎兵也不是什麼重騎兵,但是一匹馬加上騎兵的重量,也超過了半噸。

如果不是前頭最高速的排頭騎兵被明軍給打倒了,全速奔跑的騎兵基本上可以一次衝出一個缺口來。

至於現在么,被發狂的馬匹深深陷入在了明軍的陣列內,被七、八把刺刀深深的扎入了馬腹,運氣不好的明軍士兵則被馬匹最後掙扎時用馬蹄踩碎了頭骨或是肩膀,至於馬匹上的清軍騎士也摔下了馬,被明軍士兵用刺刀從沒有防護的脖子處刺死。

雖然這等不畏生死沖陣的騎兵不過三、四人,但是已經把明軍正面攪的一團混亂了,後方的清軍騎兵雖然放慢了速度,但是卻不斷的試圖擴大明軍陣列上的缺口,想要把明軍的陣列驅散。

也就在這個時候,從右側趕來的珠三所部也衝到了,剛剛騎兵衝擊明軍陣列的行動在右側又發生了一遍。在勞薩的眼中,這隻明軍已經岌岌可危,只要再加一把勁,對方就要全面崩潰了。

他看了一眼耀州城下還在集結的明軍,終於下定了決心說道:「回頭,先把這隻明軍徹底摧毀了,再去進攻城下的明軍。」

站在紅旗下的李佑一手拿著短火槍,一手拿著指揮刀,在陣內不停的發號施令著。不過他的命令開始難以傳遞出去了,兩面受敵的方陣,使得明軍士兵正開始失去組織,陷入到了各自為戰的困境之內。

而此時衝過方陣的那股騎兵再次調頭返回,看到這一場景,連李佑自己都差不多絕望了。而就在清軍正面的缺口越來越大,明軍士兵紛紛被清軍騎兵砍到時,一名明軍將士顯然殺紅了眼,在退到身後的火藥桶后,竟然不管不顧的裝上了導火索,點燃后抱著火藥桶衝進了缺口中的騎兵群里。

這名明軍士兵固然是屍骨無存,但是他身邊附近的騎兵也被炸倒了一片。在這樣激烈的戰鬥中,英雄的出現總是能夠激發出自己這方的士氣的。

隨著這名普通士兵的自我犧牲,終於讓原本有些慌亂的明軍士兵恢復了勇氣,開始重整旗鼓和身邊的同伴們聯合起來共同對付面前的敵人。

看著自己的部下尚沒有放棄戰鬥,李佑終於振奮了起來。他此時突然想起,自己還帶來了一批手雷,這種從地雷改變而來的手雷縮小了裝藥量,但還是足足有3斤重,因為難以投擲,原本是用來守備耀州城時使用的。

不過到了這個時候,已經不需要投擲的這麼遠了,畢竟這些騎兵就和明軍糾纏在一起。於是他召集了身邊能找到的機動士兵,讓他們拿出這些手雷向這些清軍騎兵投擲甚至滾過去。

清軍最大的問題,還是衝擊明軍陣列的騎兵數量過少了,無法在第一時間突破明軍的陣列,畢竟像那些敢於決死衝鋒的滿人騎兵,在勞薩手下也是屬於絕對的精銳,這一仗實已對勞薩手中的部隊造成了極大的損失。

而勞薩本人繞過明軍方陣,也使得不少清軍騎兵失去了幾分拚命的心思,在戰鬥中稍稍放緩了些攻擊,以更好的保護自己的性命。

當明軍士兵抱著火藥桶沖入騎兵群中后,清軍的士氣頓時為之一挫。此消彼長之下,之前清軍勇士衝殺出來的缺口,反倒是被明軍慢慢堵回去了。

當明軍士兵拿著碩大的手雷往清軍騎兵人群里丟去時,清軍這邊終於開始沮喪而向後方退去了。雖然明軍的空心方陣已經快要變成一個三角形了,但是明軍總算是守住了最後的機會,沒有出現全軍潰散的局面。 061 盔甲金巨人

“嗯?”

利維爾對於這突然出現的景色感到驚奇。他向後看看,發現隊伍末尾的士兵已經在靈活運用憑空出現的建築物和巨人戰鬥!

而且,這些障礙物一眼看過去,盡頭竟然正好接在城牆壁處。而且隊伍明明朝着偏離城牆的方向跑着,在這突如起來的變化中,越想前跑城牆卻越近!

那個女人……到底是怎麼做到的?!

但現在不是問爲什麼的時候,只需要好好利用,先回城再說!

利維爾當機立斷,大吼着下命令:

“全員朝着城牆跑!巨人靠近全部砍殺!”

“是!”

衆人也看到了遠處的城牆,似乎都看到了希望。

然而終究巨人還是越來越多,不久,巨人的數量已經並非斷尾小隊伍的十多個人能阻擋下來,很多人也因爲不熟悉這環境而受了傷,不久,隊伍僅剩下三分之一的人還在向前奔跑。

更糟糕的狀況出現了,由人類變身的智慧型巨人此時也追了上來。一想到之前女巨人的戰鬥力,利維爾根本不敢小看它。

果決地跳下馬,利用機動裝置在空中穿梭着,朝着智慧型巨人的方向前進着。

佩特拉見狀,也跳下馬,跟隨着利維爾的身影向後穿梭。

而彌耶此時正躲在路邊建築物之間的一個小棚子下。她靠在牆上,緊閉着眼睛,雙手環抱再胸前。

那個人曾經說過,想要擁有多麼廣闊的空間,腦海中就要有充分而具體的想像世界。

想像有多廣,所創造的幻覺就有多麼強大——

沒錯,那些看起來真實無比,人類甚至可以利用它們使用立體機動裝置的建築物,正是彌耶製造出來的幻覺。

彌耶一直以爲創造幻覺世界這件事很容易,然而當她今天嘗試創造一個連巨人都可以誆騙的幻覺時,她這才感覺到不易。

“咳、咳。”

突然間咳嗽了兩聲,彌耶終於感覺到有些體力不支,不得已簡化了幻覺世界。

周圍的建築物複雜程度一下子降低許多,正在激戰中的士兵一個沒留神就摔到了地上,被巨人踩的四分五裂。

利維爾眉頭深鎖——他不知道那個女人怎麼做到創造這樣一個世界的,可是他清楚,這樣的狀態並不能持續很久。

說不定,那個女人也正在用生命來支持他們的戰鬥。

必須……速戰速決!

智慧型巨人已經追上來,他有着健碩無比的體魄,全身上下如同身穿盔甲一般閃閃發金光。

有一部分士兵見狀立即躲到了建築物的後面,部分拼死的士兵上去迎戰,全部被他撕得粉碎。

利維爾立即加快了速度。他首先繞到智慧型巨人的身後,卻發現巨人的後頸處有一塊金色的防禦盾,一看便不是普通的刀可以砍裂的。

又仔細觀察了它的全身,這才發現他雙腿膝蓋後面的肌肉部分沒有散發着金光。

果斷放棄了殺掉他的念頭,利維爾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將盔甲巨人雙腿膝蓋處的肌肉切成了碎片。

轟然一聲,盔甲巨人雙腿跪地。 「無邀正正之旗,勿擊堂堂之陣,此治變者也。」當勞薩帶著跑空的部下調頭回擊明軍時,他發覺自己已經失去了克敵制勝的良機。

明軍士兵抱著火藥桶和自家騎兵同歸於盡的瘋狂舉動,將自家騎兵最後的勇氣也給消耗光了,這使得當勞薩回頭之時,之前進攻明軍的滿清騎兵已經向後退卻了。 天才遊戲2探心 勞薩率領的3、40名騎兵需要面對的,依然還是一排整齊的明軍陣列。

在經過了剛剛最危急的時刻之後,這些明軍士兵顯然正處於士氣最高昂的狀態,看著這些明軍士兵的眼睛,勞薩便知道自己此刻再發起衝鋒,不過是多損傷自家士卒的性命罷了。

再距離明軍陣列還有二十餘步時,勞薩終於撥轉了馬頭,引導著部下從明軍陣列前橫行而過了。這令對面的明軍指揮官也是鬆了口氣,剛剛為了支援受攻擊的那兩面,這些明軍士兵已經打出了手中火槍的子彈,現在還沒來得及裝填呢。

清軍騎兵的避讓,總算是給了他們一個喘息的機會。當勞薩繞過明軍方陣,和自己的部下重新匯合之後,他才發現在剛剛的沖陣中,他起碼損失了40多騎,其中一半是跟隨了他多年的老八旗,這令他甚為心疼。

畢竟一個老八旗在戰場上足以抵得上三名青年八旗,不少人可是經歷過薩爾滸之戰等歷次大戰役培養出來的,可不是現在這些年少不更事的八旗子弟可相提並論的。

而就在他清點著自己的損失的時候,被他派去奪取明軍火炮陣地的佟噶爾也大哭著跑了回來,他還沒到勞薩的跟前,就已經大聲的哭訴到:「那些明人實在太狠毒了,趁著我們和他們的士兵糾纏在一起時,直接向戰場上發炮,我衝到前方的20餘騎都被明軍的火炮打死了…」

勞薩臉色鐵青的看著佟噶爾身後那些掉了魂似的騎兵,都不知道該說什麼了。錯估了明軍整隊速度的他,最終把一鍋快要熟的飯都給打翻了。

看著身邊這些氣喘吁吁的部下,勞薩知道自己這些部下也是到了強弩之末。他們滿人可也不是牲口,在連續數日的強行軍下,能夠發起剛剛這樣的攻擊一次,已經算是相當不錯的成績了。
但是明軍僅僅用了半天不到的時間,就已經開始漸漸在北門城牆上站住了腳跟。之所以會如此,乃是因為清軍完全無法抵擋明軍的兩門12斤野戰加農火炮,這些重達1.5噸左右的戰爭利器,雖然在行軍時給明軍製造了不少麻煩,但是在攻城戰中卻發揮了比一個營的步兵更為重要的作用。

12斤野戰炮在標準裝葯1.5公斤的狀態下,以5度射角能把一枚6公斤重的實心彈射擊到1400-1500米外的目標上。如果把射角提升到10度,那麼射程可以達到1900米左右。耀州城城牆上的城門樓和敵樓,便成為了這兩門火炮最為明顯的目標。

這些城牆上的木建築完全無法抵擋火炮的射擊,在明軍還沒有攻城之前,躲藏在裡面的清軍已經被火炮重創了。在明軍火炮以每2分鐘一發的速度下,清軍將士不得不遠離了被摧毀而開始倒塌的城門樓和敵樓。

駐守城池的清軍將領始終無法找到抵抗明軍火炮的方法,他只能眼睜睜的看著明軍用火炮拆除著城牆上的一切障礙,偶而越過城牆飛入城內的炮彈,更是成為了南門附近居民的噩夢。

圖魯什和耀州守將看著明軍攻城的方式,不由臉色難看的說道:「這仗還怎麼打?明軍就這麼一直打下去,天黑之前城牆就會被打壞,等他們衝進來,我們還怎麼擋得住。」

穿過那片星海 耀州守將同樣臉色發黑的說道:「不用到天黑,他們把城牆上的人都趕跑,就能輕鬆的登上城頭了,我們可千萬不能遠離城牆,等到明軍火炮停下,我們就再衝上去,只要和明軍糾纏在一起,他們也不敢隨意放炮的。汗王之前已經有發下過命令,說是很快就會派人來援助我們的。我們可不能在汗王的援兵抵達之前丟了這座城…」

清軍將領想的很好,但是李佑卻沒打算用人命去填這座城市。他手中可不止這兩門12斤炮,還有4門3斤-6斤的火炮。 滄元造化圖 這些火炮雖然威力不大,但是勝在輕便,推到城牆下可以近距離瞄準射擊榴散彈。

他先安排一隊人登城佯攻,一旦發現了清軍的身影,便把這些輕火炮推上去,向城牆上射擊榴散彈,一攻擊就是一大片區域。再吃了幾次虧之後,清軍的反擊就相當的無力了,他們只要看到明軍向城牆外滑下去,便一個個迫不及待的往城下跑去,實在來不及的就直接跳了。

將近四米的高度,運氣好不過是地上打個滾,運氣不好就是折了腿。對於明軍的這種無賴戰法,圖魯什等清軍將領除了口上咒罵一通,竟然是一點辦法都想不起來。

如果不是之前汗王有命令要求他們守住耀州城,圖魯什早就想跑了。畢竟他們可不是耀州守軍,並沒義務要死守城池的。

只不過圖魯什他們這些營口駐軍剛剛打敗了一場,連主將都亡故了。雖說洪尼喀是病故不是戰沒,但是瀋陽那邊會不會認可他們這些敗軍的說法呢?

圖魯什覺著,他們要是在接下來的戰鬥中稍稍立些功勞,也許汗王還會既往不咎。但如果再丟下耀州城逃跑,汗王恐怕是難以饒過他們了。

到了這個時候,他才覺得自己有些失策了。既然都已經跑路了,為什麼不直接跑去海州呢?非要跑來這個營口邊上的小城,等著被明軍再擊敗一次。

就在耀州城內的清軍將士登上南門城頭的速度越來越緩和的時候,勞薩帶著200騎兵終於趕到了耀州城。明軍雖然只攻打了南門,但是在西面和西北角還是各放了一個連,一是為了牽制城內的清軍,一是為了觀察城內的動靜。

但是沒想到,城內的清軍還沒有開城逃亡,北面倒是來了一隊騎兵。而且這隊騎兵看起來也相當狡猾,他們沒有直接進攻西北角的明軍連隊,而是直接繞道東面,沖向了南門外的主戰場。

這隻發現了敵軍騎兵到來的明軍連隊趕緊向李佑報警,不過顯然他們傳訊的速度不及清軍的這隻騎兵快。

警訊尚未傳達到李佑手中,他已經發現了自己東面出現了一支騎兵部隊。

勞薩看到了面前的場景幾乎沒怎麼思考,便對著部下吩咐道:「派一個人去傳令給星訥,告訴他:明軍一部正在攻打耀州城,人數在千人以上,二千人以下,我部將將會牽制住他們,讓他儘快跟上來,配合我們一起擊敗這隻明軍。

佟噶爾,你帶一個牛錄從左邊繞過去,毀了明軍的那兩門火炮。珠三你帶一個牛錄從右邊去進攻後方列陣的那些明軍。剩下的兩個牛錄跟著我,直接衝過那些列陣的明軍,去捅正在進攻南門的明軍屁股。

大家都換馬,我數到20個數時,佟噶爾出擊;我數到30個數時珠三出動;我數到50個數時,所有人都跟上我。都明白了嗎?」

圍在勞薩身旁的4名備御立刻齊齊答應了一聲,便轉身招呼自己的部下去了。這邊勞薩也在兩名親衛的攙扶下下了坐騎,一邊給自己另一匹坐騎換上了馬鞍,一邊口中大聲的數著數字。

這四個牛錄都同勞薩並肩作戰過,彼此之間倒也非常熟悉,因此當勞薩一聲令下之後,各人便很熟練的去執行主將的命令去了,並無半點遲疑和不明白。

當勞薩數到19時,佟噶爾已經帶著本牛錄沖了出去。數到30時,珠三也如期出發了。數到第40時,勞薩已經坐在了新的坐騎上,開始觀看起明軍的反應來了。

雖然他數的依舊不疾不徐,毫無情緒上的波動,但是勞薩心裡還是對自己面前的這隻明軍起了一絲欽佩之意。自從天命汗定基建國之後,他已經很久沒有看到如此陣型正然的步兵了。

對於勞薩這樣歷經多年戰爭的將領,他平生最不願意遇到的便是衝擊這種隊形嚴謹的步兵,這對於騎兵來說簡直就是噩夢。

天命汗起家之際,便是以步兵而稱雄一時。葉赫那拉部的騎兵和科爾沁的騎兵,在天命汗的重甲步兵面前,可謂是連戰連敗。但是這種精銳步兵是極難練成的,這不僅要求在裝備和訓練資源上的大量投入,更重要的是需要將領始終和這些步兵同訓練、同吃住、同上陣,否則在戰場上形勢不利時,步兵可未必能夠服從一個平日里不親近的主將,把自己的生命置之度外。

只要隨便問一問八旗的老將們,大家都知道天命汗早年最出色的幾場大戰,都是放棄了坐騎和將士們一同步行迎戰敵人的。正因為如此,建州女真的重甲步兵才能橫掃遼東,把騎兵眾多的海西女真同蒙古諸部一一擊敗。

但是等到天命汗定基建國之後,八旗就開始從步兵戰術轉向騎兵戰術了。之所以會如此,因為步兵迎敵,不是大勝就是大敗,滿人既然已經成功建國了,再不是當初山林中賤命一條的野人了,自然也就死不起人了。

再加上,不要說天命汗建國之後已經很少同將士們一起操練,就是各貝勒、各固山額真也很難再像過去一樣,和士兵同吃住、同訓練了。至於要求他們和將士們列陣迎敵,這就更是不太可能之事。

是以在黃台吉登基之後的作戰中,愛新覺羅家的子弟雖然也還能上陣,但是絕不會冒險下馬進行步戰。就算是還算豪勇的黃台吉本人,每次臨陣激發士氣時,也是在一大批侍衛的保護下騎馬督戰而已。像天命汗早期,親自帶著幾十名勇士在敵軍陣列前挑釁的事,黃台吉肯定是不會去做的。

精銳步兵練起來艱難,但是退化起來卻是相當快的。當日明國戚繼光在薊州訓練了十萬大軍,但是不過幾十年的功夫,就只剩下了戚金這一隻才3000人的浙軍。渾河一役,川浙兩軍陣亡之後,戚家軍就不復存在了。

然而今日在耀州城外,勞薩卻再次看到了這等強兵的身影。如果不是大半明軍正在攻城,這正是一個適合騎兵衝鋒的好時機,勞薩更願意耐心的同這隻人馬周旋下去,等待星訥的部隊趕上來,以400騎兵突擊這隻步兵更有勝算。

李佑對於滿清騎兵的出現,也是心臟頓時收縮了一下,不過長久的軍事訓練還是讓他保持住了鎮定。攻打南門的有四個連隊,約千把人。

其中兩個半連隊正在攻擊,還有一個半連隊則掌握他手中作為預備隊。也就是說,他手中約有450餘名士兵可以用來對付這隻騎兵。

雖然看起來自己的人數比對方多了一倍,但是李佑知道賬可不能這麼算。沒有列陣的步兵,10個都未必是一名騎兵的對手,要是讓對面這隻騎兵衝到攻城的部隊中去,或是火炮陣地去,今天可就是一場大敗了。 060 憑空出現的障礙物

在這種全員拼死逃亡的時刻,唯一一個心境平如水的人應該就是彌耶了。

她保持着與利維爾同樣的速度,一直並駕在他身邊。而利維爾的另一邊,佩特拉緊鎖眉頭,英姿颯爽,頗有女將軍的風範。

“兵長大人。”

“什麼事。”

“唔……這麼冷淡就算了,本來我還想說我有方法可以回城呢。”彌耶故作高深地笑笑。

利維爾聽到這話並無任何反應,他的眸子一直緊緊地盯着遠方,一刻也沒有鬆懈。

“唉你不相信嗎?”

“……”

“如果我幫助大家回城,你能不能滿足我一個心願?”彌耶試探地問。

“……”利維爾緘口,而另一邊的佩特拉可急壞了:

“彌耶桑,我真的不知道你會是這種拿別人生命做交換條件的人。現在大家都在拼命想着要怎樣生存,你卻……”

“噓——”

彌耶一邊策馬奔騰,一邊隊佩特拉眨眼一笑,“安靜地聽我說完。”

“你……”佩特拉當然知道彌耶的心願是什麼,可是如果她真的有辦法幫助大家脫離危險,自己是無論如何都不能干擾的!

“……利維爾。”彌耶嚴肅了起來,“你看,因爲剛纔調轉前進方向,很多人都已經掉隊了,雖然你剛纔的發言慷慨激昂,但是不得不承認還有很多人心思渙散。現在能救大家的,不是朝一個遙遠的地方逃命,而是……戰鬥!人類離開城內出來調查巨人的生活地,這是一種偉大的進步,然而如果在外面只是一味逃避,人類永遠無法勝利!”

“我知道啊笨女人。”

利維爾眼睛似乎埋着深深的陰影,以往犀利的眼神此時卻失去了平日的光彩:“在平地上戰鬥,我可以做到,精英班有一部分也可以做到,那剩下的人呢。你要我白白看他們去送死麼。”

“不會白白送死的——”

彌耶目光凜冽,堅定地說,“只要有障礙物,你們便可以戰鬥了吧。”

“是。哼,難道你要現在在這裏建造高樓大廈麼?”

“沒錯——”彌耶淺笑,“你答應我,接下來你看到什麼利用什麼便好,不要問爲什麼。”

說完,彌耶加快了速度,向前奔去——

“記住,利維爾,你還欠我一個心願。”

“什麼啊……彌耶桑想做什麼?利維爾兵長,相信她……真的沒關係嗎?”佩特拉問。

“沒關係。畢竟目前爲止,她還沒有讓我失望過。”

佩特拉心絃一緊,眸中的金色暗淡了下來。

此時後方已經有普通巨人和奇行種追了上來,隊伍最後的士兵們最大馬力的向前跑,仍不得不與巨人戰鬥。

承載着巨大的恐懼感,與巨人戰鬥。

就在這時,士兵們的周圍突然出現了各種房屋,就好像在一瞬間,一馬平川的野外變成了繁華的城市樂園!

被迫與巨人開戰的士兵們都懷疑自己看錯了,有大膽的人試着將立體機動裝置的繩纜固定到這些房屋上,竟然成功了!

瞬間,他們心中的鬥志更加激昂,穿梭在空中,砍掉了跟上來的巨人的後頸。 按照某些人的看法,每個人的心裡都居住著一個魔鬼,所以人類才會有這麼多窮凶極惡的匪徒。但是在另外一些人的眼中,人的心中同樣居住著一位天使,所以人類的歷史上才會有這麼多可歌可泣的英雄故事。

公元1639年站在耀州城下的李佑雖然不知道以上這些理論,但他掃視了一眼身邊這些朝夕相處的同袍之後,便知道自己無法將這些同袍放棄在這裡。

他再次看了一眼數百米外正在做戰前準備的滿清騎兵,便收斂起了一切情緒,向著身邊的部下發號司令道:「…去通知曹慈恩,令他收攏部隊,我部將會竭盡全力替他爭取時間。另外我若不幸身亡,由他掌握部隊撤退…

劉河你去協助炮兵陣地的守衛,若是情況緊急,可以毀壞火炮,不得讓火炮落入清軍手中。

現在,把紅旗在我身邊豎起來,所有人上刺刀,布三號方陣…」

當明軍的士兵們看到李佑身邊豎起了紅旗之後,頓時拋卻了對於面前這隻突然出現的滿清騎兵的恐慌之情,開始沉默的向身邊的同伴靠攏,按照平日里訓練的步驟組建起一個個橫隊,然後拼湊起了一個三層的正方形空心方陣。

在今日的大明軍中,紅旗不是輕易可以豎立的,因為紅旗只代表著兩個意思,或是堅守陣地直到最後一人,或是發起衝鋒不接受任何投降。

李佑現在豎立起這面旗幟,很顯然是前一種意思。在長久的集體生活和條令訓練下,近衛軍的士兵們其實和羊群沒什麼區別,只要頭羊沒有死亡或是失去自己的權威,他們總是會優先服從於上官的命令。

畢竟在平日的長期訓練中,他們接受的思想教育就是,戰場上想要保住自己的性命,最好的辦法就是絕不脫離團體,哪怕就是剩下了兩個人,也要背靠著背進行掩護,這才能夠抗擊敵軍的進攻。

而作為一個戰鬥團體,軍官的一切命令都必須無條件的服從,因為這些軍官們受到的教育就是如何讓團隊更好的生存戰鬥下去,他們的判斷比士兵個人作出的判斷更為正確有效。如果你自認比你的上官更為出色和優秀,那麼你早就被推薦進入軍校中學習去了,而不是站在普通士兵中間面對敵人。

正是在這種思想的反覆灌輸下,這些明軍士兵們看到李佑豎起的紅旗時,第一時間想到的不是堅守到最後一人的指令,而是我們的指揮官還能夠正確的作出判斷,那麼堅守下去也許還有生存的希望。

調走了一個排去協助防守炮兵陣地之後,李佑手中還剩下300餘人,這些人剛好排成了一個15米*15米的空心方陣,方陣的每一面都列有三橫隊,每個士兵的手肘都靠著手肘,幾乎看不到任何縫隙。

第一排士兵蹲下,第二排士兵半蹲,第三排士兵站立。當三排士兵共同舉槍時,正面看去頓時就成為了一片刺刀的叢林。

當明軍堪堪布成方陣時,清軍騎兵已經開始發起了進攻,李佑的戰前鼓動於是便只說了一句話:「諸君,祖國需要你們格盡職守…」

之後馬蹄聲便淹沒了李佑的聲音,接下來只剩下了各排軍官大聲吼叫、火槍開火、刺刀或馬刀刺入人體發出的慘叫等各種聲音了。

勞薩衝到明軍陣前時已經有些後悔了,他沒有預料道明軍布陣的速度會這麼快,就算是渾河之戰中讓他難以入睡的川浙軍,恐怕也做不到在這麼短時間內布成一個方陣。

如此一來,等他們衝到明軍跟前時,面對的就不是一群沒有隊形的士兵,而是一整隻列好陣的軍隊了。

騎兵攻擊成列明軍時,最好的辦法自然不是蒙著頭猛衝,而是應當採取辦法引起明軍陣列的渙散,然後再衝破陣列。不過到了這個時候,勞薩也知道自己已經無法停下來了,否則自己這邊的士兵倒是要先混亂起來了。

於是他只能不斷的加速,試圖利用馬匹的衝力去衝破對面明軍的陣列。跟隨勞薩衝鋒的雖然只有百騎,但是騎兵的威勢可比步兵強太多了,當這百餘騎從正面衝過來時,遮天蔽日的塵土裡似乎藏了千軍萬馬一般。

當然,清軍騎兵衝鋒時雖然看起來緊密,但也遠不及明軍騎兵腿挨著腿的牆式衝鋒更緊密。隊首十餘名騎兵展開的衝鋒正面面也超過了30米,足足是明軍空心方陣正面的一倍。倒是在明軍的左側,珠三率領的那一牛錄騎兵,正面剛好覆蓋了明軍方陣的正面。

不過珠三繞了點路,先抵達明軍這個方陣的,反而是勞薩這百騎人馬。位於隊伍正中的勞薩,在奔跑的過程之後竭力想要調整方向,好讓自己正正的撞入到明軍的陣列中去,但是護衛在他身邊的侍衛們卻不這麼想,他們有意無意的擋住了勞薩坐騎的轉向,正好讓勞薩從明軍方陣的左側擦過去。

畢竟按照滿人的軍規,主帥若是戰死,他們這些護衛可一個都活不了。面對漢人擺好陣列的軍隊不戰,這可是連蒙古人都知道的事,他們這些打老了仗的滿人又怎麼會不知道。

看著明軍這三排刺刀,最先衝擊的人馬肯定很難活命。普通的滿人騎兵死了也就算了,要是勞薩死在這裡,他們這一仗就算打贏了也是得不償失。

數百米的路程,對衝鋒的騎兵來說不過半分多鐘的時間而已,待到勞薩察覺時,他已經無法再調整自己的衝鋒路線了,這令這位滿洲老將極為不滿,從明軍陣側衝過之後,他動用了馬鞭把擋路的親衛趕走,這才緩緩的停下了坐騎,向著後方張望去。

就在勞薩衝過明軍方陣的那一瞬間,他右側的部下已經直直的向著明軍方陣正面衝去了。雖然明軍的排槍打倒了最前方的十來騎,但是後方的清軍騎兵還是趁著明軍槍彈放盡的空間,硬生生的撞進了陣列中。

雖說蒙古馬並不高大,而滿人的騎兵也不是什麼重騎兵,但是一匹馬加上騎兵的重量,也超過了半噸。

如果不是前頭最高速的排頭騎兵被明軍給打倒了,全速奔跑的騎兵基本上可以一次衝出一個缺口來。

至於現在么,被發狂的馬匹深深陷入在了明軍的陣列內,被七、八把刺刀深深的扎入了馬腹,運氣不好的明軍士兵則被馬匹最後掙扎時用馬蹄踩碎了頭骨或是肩膀,至於馬匹上的清軍騎士也摔下了馬,被明軍士兵用刺刀從沒有防護的脖子處刺死。

雖然這等不畏生死沖陣的騎兵不過三、四人,但是已經把明軍正面攪的一團混亂了,後方的清軍騎兵雖然放慢了速度,但是卻不斷的試圖擴大明軍陣列上的缺口,想要把明軍的陣列驅散。

也就在這個時候,從右側趕來的珠三所部也衝到了,剛剛騎兵衝擊明軍陣列的行動在右側又發生了一遍。在勞薩的眼中,這隻明軍已經岌岌可危,只要再加一把勁,對方就要全面崩潰了。

他看了一眼耀州城下還在集結的明軍,終於下定了決心說道:「回頭,先把這隻明軍徹底摧毀了,再去進攻城下的明軍。」

站在紅旗下的李佑一手拿著短火槍,一手拿著指揮刀,在陣內不停的發號施令著。不過他的命令開始難以傳遞出去了,兩面受敵的方陣,使得明軍士兵正開始失去組織,陷入到了各自為戰的困境之內。

而此時衝過方陣的那股騎兵再次調頭返回,看到這一場景,連李佑自己都差不多絕望了。而就在清軍正面的缺口越來越大,明軍士兵紛紛被清軍騎兵砍到時,一名明軍將士顯然殺紅了眼,在退到身後的火藥桶后,竟然不管不顧的裝上了導火索,點燃后抱著火藥桶衝進了缺口中的騎兵群里。

這名明軍士兵固然是屍骨無存,但是他身邊附近的騎兵也被炸倒了一片。在這樣激烈的戰鬥中,英雄的出現總是能夠激發出自己這方的士氣的。

隨著這名普通士兵的自我犧牲,終於讓原本有些慌亂的明軍士兵恢復了勇氣,開始重整旗鼓和身邊的同伴們聯合起來共同對付面前的敵人。

看著自己的部下尚沒有放棄戰鬥,李佑終於振奮了起來。他此時突然想起,自己還帶來了一批手雷,這種從地雷改變而來的手雷縮小了裝藥量,但還是足足有3斤重,因為難以投擲,原本是用來守備耀州城時使用的。

不過到了這個時候,已經不需要投擲的這麼遠了,畢竟這些騎兵就和明軍糾纏在一起。於是他召集了身邊能找到的機動士兵,讓他們拿出這些手雷向這些清軍騎兵投擲甚至滾過去。

清軍最大的問題,還是衝擊明軍陣列的騎兵數量過少了,無法在第一時間突破明軍的陣列,畢竟像那些敢於決死衝鋒的滿人騎兵,在勞薩手下也是屬於絕對的精銳,這一仗實已對勞薩手中的部隊造成了極大的損失。

而勞薩本人繞過明軍方陣,也使得不少清軍騎兵失去了幾分拚命的心思,在戰鬥中稍稍放緩了些攻擊,以更好的保護自己的性命。

當明軍士兵抱著火藥桶沖入騎兵群中后,清軍的士氣頓時為之一挫。此消彼長之下,之前清軍勇士衝殺出來的缺口,反倒是被明軍慢慢堵回去了。

當明軍士兵拿著碩大的手雷往清軍騎兵人群里丟去時,清軍這邊終於開始沮喪而向後方退去了。雖然明軍的空心方陣已經快要變成一個三角形了,但是明軍總算是守住了最後的機會,沒有出現全軍潰散的局面。 061 盔甲金巨人

“嗯?”

利維爾對於這突然出現的景色感到驚奇。他向後看看,發現隊伍末尾的士兵已經在靈活運用憑空出現的建築物和巨人戰鬥!

而且,這些障礙物一眼看過去,盡頭竟然正好接在城牆壁處。而且隊伍明明朝着偏離城牆的方向跑着,在這突如起來的變化中,越想前跑城牆卻越近!

那個女人……到底是怎麼做到的?!

但現在不是問爲什麼的時候,只需要好好利用,先回城再說!

利維爾當機立斷,大吼着下命令:

“全員朝着城牆跑!巨人靠近全部砍殺!”

“是!”

衆人也看到了遠處的城牆,似乎都看到了希望。

然而終究巨人還是越來越多,不久,巨人的數量已經並非斷尾小隊伍的十多個人能阻擋下來,很多人也因爲不熟悉這環境而受了傷,不久,隊伍僅剩下三分之一的人還在向前奔跑。

更糟糕的狀況出現了,由人類變身的智慧型巨人此時也追了上來。一想到之前女巨人的戰鬥力,利維爾根本不敢小看它。

果決地跳下馬,利用機動裝置在空中穿梭着,朝着智慧型巨人的方向前進着。

佩特拉見狀,也跳下馬,跟隨着利維爾的身影向後穿梭。

而彌耶此時正躲在路邊建築物之間的一個小棚子下。她靠在牆上,緊閉着眼睛,雙手環抱再胸前。

那個人曾經說過,想要擁有多麼廣闊的空間,腦海中就要有充分而具體的想像世界。

想像有多廣,所創造的幻覺就有多麼強大——

沒錯,那些看起來真實無比,人類甚至可以利用它們使用立體機動裝置的建築物,正是彌耶製造出來的幻覺。

彌耶一直以爲創造幻覺世界這件事很容易,然而當她今天嘗試創造一個連巨人都可以誆騙的幻覺時,她這才感覺到不易。

“咳、咳。”

突然間咳嗽了兩聲,彌耶終於感覺到有些體力不支,不得已簡化了幻覺世界。

周圍的建築物複雜程度一下子降低許多,正在激戰中的士兵一個沒留神就摔到了地上,被巨人踩的四分五裂。

利維爾眉頭深鎖——他不知道那個女人怎麼做到創造這樣一個世界的,可是他清楚,這樣的狀態並不能持續很久。

說不定,那個女人也正在用生命來支持他們的戰鬥。

必須……速戰速決!

智慧型巨人已經追上來,他有着健碩無比的體魄,全身上下如同身穿盔甲一般閃閃發金光。

有一部分士兵見狀立即躲到了建築物的後面,部分拼死的士兵上去迎戰,全部被他撕得粉碎。

利維爾立即加快了速度。他首先繞到智慧型巨人的身後,卻發現巨人的後頸處有一塊金色的防禦盾,一看便不是普通的刀可以砍裂的。

又仔細觀察了它的全身,這才發現他雙腿膝蓋後面的肌肉部分沒有散發着金光。

果斷放棄了殺掉他的念頭,利維爾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將盔甲巨人雙腿膝蓋處的肌肉切成了碎片。

轟然一聲,盔甲巨人雙腿跪地。 「無邀正正之旗,勿擊堂堂之陣,此治變者也。」當勞薩帶著跑空的部下調頭回擊明軍時,他發覺自己已經失去了克敵制勝的良機。

明軍士兵抱著火藥桶和自家騎兵同歸於盡的瘋狂舉動,將自家騎兵最後的勇氣也給消耗光了,這使得當勞薩回頭之時,之前進攻明軍的滿清騎兵已經向後退卻了。 天才遊戲2探心 勞薩率領的3、40名騎兵需要面對的,依然還是一排整齊的明軍陣列。

在經過了剛剛最危急的時刻之後,這些明軍士兵顯然正處於士氣最高昂的狀態,看著這些明軍士兵的眼睛,勞薩便知道自己此刻再發起衝鋒,不過是多損傷自家士卒的性命罷了。

再距離明軍陣列還有二十餘步時,勞薩終於撥轉了馬頭,引導著部下從明軍陣列前橫行而過了。這令對面的明軍指揮官也是鬆了口氣,剛剛為了支援受攻擊的那兩面,這些明軍士兵已經打出了手中火槍的子彈,現在還沒來得及裝填呢。

清軍騎兵的避讓,總算是給了他們一個喘息的機會。當勞薩繞過明軍方陣,和自己的部下重新匯合之後,他才發現在剛剛的沖陣中,他起碼損失了40多騎,其中一半是跟隨了他多年的老八旗,這令他甚為心疼。

畢竟一個老八旗在戰場上足以抵得上三名青年八旗,不少人可是經歷過薩爾滸之戰等歷次大戰役培養出來的,可不是現在這些年少不更事的八旗子弟可相提並論的。

而就在他清點著自己的損失的時候,被他派去奪取明軍火炮陣地的佟噶爾也大哭著跑了回來,他還沒到勞薩的跟前,就已經大聲的哭訴到:「那些明人實在太狠毒了,趁著我們和他們的士兵糾纏在一起時,直接向戰場上發炮,我衝到前方的20餘騎都被明軍的火炮打死了…」

勞薩臉色鐵青的看著佟噶爾身後那些掉了魂似的騎兵,都不知道該說什麼了。錯估了明軍整隊速度的他,最終把一鍋快要熟的飯都給打翻了。

看著身邊這些氣喘吁吁的部下,勞薩知道自己這些部下也是到了強弩之末。他們滿人可也不是牲口,在連續數日的強行軍下,能夠發起剛剛這樣的攻擊一次,已經算是相當不錯的成績了。
Свернуть

Уважаемые пользователи! Администрация сайта «Реальные отзывы» убедительно просит предоставлять конкретные факты (номер, дату заказа и проч.), чтобы мы не сочли ваш отзыв наговором конкурентов. Благодарим за понимание. Не подкрепленные фактами отзывы будут удаляться как неинформативные.

Оставить отзыв

Имя (обязательно):
Электропочта (не обязательно):

негативный отзыв нейтральный отзыв положительный отзы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