Города и населенные пункты
Товары для дома » Одежда и обувь

「澋煜,你快給儀妃瞧瞧。」皇上坐在床榻邊,模樣緊張又擔心。

  • Дополнительно:
一個皇上居然會這般緊張一位妃子,實在是難得。

他走到床邊,伸手直接把手放在儀妃的手腕上,一旁的侍女本來要說什麼,想著這只是一個孩子,而且皇上也沒說什麼便沒有多嘴。

澋煜邊診脈邊看儀妃的臉,很快他就確診,收回手。

北冥鳩見他收回手,便問:「儀妃怎麼樣了?」

「無礙,就是缺少鍛煉的原因。」說完便看向床上的儀妃,他對儀妃說,「儀妃若是想平安生下這個孩子,最好是每天多走走。」

這位儀妃已經懷孕九個月,就要生了。

就她這樣天天在寢宮裡躺著,到時候生孩子簡直就是難上加難。

「對了,若是儀妃不想走動,到時候我為儀妃剖腹產子也是可以,只不過這剖腹自然是要劃開肚子,到時候肚子會有一條長長的疤痕……」見儀妃臉色泛白,他沒有再說,想必後面儀妃知道自己要怎麼做。

本來儀妃是很小心這胎,為了胎兒不出問題,她極少出門,更是什麼都不敢做,只是身子越來越重,她就更加力不從心。

本來聽到皇上為她找來一個神醫,能把即將步入閻王殿的人拉回來,想著自己這胎肯定能生下來,可是現在聽到要留疤,她就不願意了。

沒有哪個女人願意身體上留疤,特別是後宮中的女人,若是留下疤痕,惹得皇上生厭,那她這十幾年的努力豈不是白費了。

「好,本宮定會勤加走動。」

「可是儀妃這樣行動不便,如何能走動?」一旁的皇甫雲問。

澋煜回頭看著皇甫雲,笑起來。

皇甫雲被他這一笑,弄得莫名其妙,彷彿被諷刺了一般,不過他沒有惱,而靜靜的等待澋煜公子的回答。

「儀妃不便走動,那是因為她長久不動造成,可以先讓侍女扶著她走,等她慢慢適應不就好了?」

皇上聽完,看向儀妃。

「儀妃,朕現在扶你起來走走。」

「好。」儀妃也許是意識到利害,答應了起來走走。

剛下床,頭一陣眩暈,北冥鳩扶住,然後看向澋煜。

「這是正常現象,一會兒就好了,以後切莫久卧。」

「久卧會有什麼後果?」皇甫雲問。

「中風,或則癱瘓,亦或者死亡。」澋煜說的是其中幾個極有可能發生的事情。

儀妃聽完,臉色更加蒼白,頓時頭都不暈了,害怕的對皇上說。

「皇上,臣妾想去御花園走走。」

「好,朕陪你去。」

皇上扶著儀妃走後,澋煜也走了,皇甫雲拿起自己的醫藥箱,緊緊的跟上。

離開皇宮后,澋煜見身後的人還跟著,他便停下來,雙手背在背後的轉身看著跟著的太醫。

「你跟著我做甚?」

「你好,再下皇甫雲,是太醫院的院長。」

「哦,你跟著我做什麼?」

「再下想跟你討論一下儀妃娘娘的病理。」

「沒什麼好討論,別再跟著我。」澋煜說完便轉身走了。

他沒有回質子府,而是去了禾記酒樓,他打算從今天開始就住在禾記酒樓了。

皇甫雲沒有因為他的話而離開,依舊跟著。澋煜見他還跟著,沒有理會。

到了禾記酒樓,皇甫雲見他進去,然後咬牙也進去了。

「澋煜公子來了。」

「李叔不用招呼我,我自便。」

「好嘞。」

李德不再管澋煜,而是轉頭看著皇甫雲。

「皇甫太醫,你可是頭次來我們酒樓,不知今兒吃點什麼?」

「我跟他一起。」皇甫雲指著上樓的澋煜。

誰知澋煜直接丟了一句話:「我不認識他。」

李德一聽這話,立即明白,當即就攔下要上樓去的皇甫太醫。

「皇甫太醫,不好意思了,我家澋煜公子說不認識你,你若不是來吃飯,那就請回吧。」

抿著嘴巴的皇甫雲看著那消失在人,轉身走到一旁的空桌子前坐下。

李德見此,對一旁的小二使了一個眼色。

小二立即拿著菜單過去。

「皇甫太醫,請問你要吃點什麼?」

皇甫雲接過菜單,看了一眼後點了最便宜的一道菜。

「就這個,然後一股白開水,謝謝。」

「好的,皇甫太醫稍等。」小二微笑著拿著菜單走了。

皇甫太醫還有一個不好的名聲,那就是他很摳,對別人摳就算了,他對自己也很摳。

瞧著他剛才點了最便宜的菜,擱平時,那道菜的錢他可以用兩三天,並不是皇上沒有給他發錢,而是他把錢全部用到了醫上面了。

「喲,這不是皇甫雲嘛,今兒這是怎麼了?居然來禾記酒樓吃飯。」進來的拓跋麗麗一看到皇甫雲,就覺得稀奇,直接坐到皇甫雲對面,對皇甫雲挑眉,「你來這裡做什麼?」

因為她知道皇甫雲絕對不會下館子,而現在居然來禾記酒樓,肯定是有什麼目的。

「莫非你是沖澋煜那小子來的?」

唯一能夠想到的可能就是這個了,她太了解皇甫雲了,跟醫術沒有關聯的皇甫雲絕對不會這麼下血本。

「看來紫軒宮的一個月沒有讓拓跋小姐學乖,趕明我便去跟皇上說說,讓拓跋小姐再去學兩個月。」

一聽這話,拓跋小姐就伸手揪住皇甫雲胸前的衣服。

「你敢。」

皇甫雲淡定的摸出一根銀針,好看的眸一從拓跋麗麗揪住他衣服的手看到拓跋麗麗的臉上。

「放手。」

拓跋麗麗看到他手中的銀針,冷哼了一聲,鬆開了手。

「你若是敢跟皇上說,我就讓我爹給你找十個八個媳婦。」

聽到這個,皇甫雲的臉黑了,語氣很不好的詢問:

「你來這裡做甚?」

「我來這裡自然是吃飯了,這裡的飯菜可好吃了,自從吃了這裡的飯菜,再吃家裡的飯菜感覺特別難吃,中午我都沒有吃飽。」

聽她說沒吃飽,皇甫雲對端著菜過來的小二吩咐:「再來一道芙蓉肉,一碗雞湯,兩碗米飯。」

小二吃驚的看著皇甫太醫,放下菜后,看向拓跋小姐,突然發現了什麼。

拓跋麗麗見小二盯著她看,瞪了小二一眼。

「你看著我做甚,沒聽到他說的話嗎?」拓跋麗麗知道皇甫雲這是給她點的菜。

小二再看向皇甫太醫,突然同情皇甫太醫了,都表示得如此明顯,這拓跋小姐居然沒看出來,看來皇甫太醫的追妻路茫茫喲。

那邊櫃檯前的李德笑了笑,看來這皇甫太醫喜歡拓跋小姐,只是皇甫太醫那身子受得住嗎?

很快,皇甫雲給拓跋麗麗點的菜來了,拓跋麗麗看到自己喜歡的肉跟雞湯,端起米飯就往湯里一倒,然後用筷子攪拌。

皇甫雲笑著看她這樣,然後低頭吃自己的飯菜。

拓跋麗麗看他就吃豆腐,端起芙蓉肉往他碗里倒肉,給他倒了整整覆蓋住米飯。

「跟你說過多少次了,多吃點肉,你看你這身板,以後娶了媳婦怕是累趴在床上,到時候被媳婦嫌棄你就哭吧。」

「噗嗤。」李德很不道德的笑出了聲。

徐福志 不怪他笑,而是聽到拓跋小姐的話后他腦補了一下皇甫太醫跟拓跋小姐洞房的情形,然後就笑了。

皇甫雲耳朵紅了,夾了一塊肉塞進拓跋麗麗的嘴裡。

我的夜神大人 「不是餓了,趕緊吃,一會兒該涼了。」

拓跋麗麗愣住了,見皇甫雲低頭吃肉,她嘴巴不禁咀嚼起來,埋頭吃飯。

若是仔細看,肯定能看到她泛紅的臉。

拓跋麗麗吃飯很快,她吃完皇甫雲才吃一半。

「我吃飽了,謝謝你請我吃飯,我先回去了。」拓跋麗麗說完便起身跑了。

皇甫雲回頭看了她一眼,唇角上揚,一臉的寵溺。

李德看皇甫太醫這樣,更加肯定皇甫太醫是喜歡拓跋小姐,頓時有了八卦之心。

李德從櫃檯走出來,來到皇甫太醫這裡,坐在拓跋小姐剛才坐過的位置。 皇甫雲看著坐下來的李掌柜,放下手中的筷子,與對面的李掌柜對視。

「李掌柜這樣看著我做甚?」

「皇甫太醫喜歡拓跋小姐?」

「李掌柜似乎很閑。」

皇甫雲沒有否認也沒有承認,但是不否認就算承認了。

李德向皇甫太醫招手,皇甫雲湊過去。

「你可知道拓跋小姐已經有喜歡的人了?」

皇甫雲臉色一變:「是誰?」

李掌柜既然這樣說,那肯定知道是誰。

瞧著皇甫太醫這反應,李德卻故意不說了。

「皇甫太醫想知道何不自己去問拓跋小姐。」

李德說完便起身走了,而他的話卻一直圍繞在皇甫雲的腦海里。

一開始,李德看他還淡定的在這裡吃飯,撇了撇嘴巴。就在李德懷疑自己是不是猜錯的時候,皇甫太醫起身過來了。

「結賬。」

皇甫雲拿出一張百兩的銀票。

李德見他結賬,拿著一百兩的銀票,速度極快的找錢。

「這是……額!」

皇甫雲拿著找回的錢便走了,速度極快。

李德跟小二都愣住,隨後明了。

拓跋麗麗離開禾記酒樓后就漫步在街道上,皇甫雲給她喂肉的情形揮之不去,她氣惱的跺腳,雙手瘋狂的抓頭。

「我這是怎麼了?」

周圍的人見拓跋小姐這樣,一個個瞪大雙眼看著她,懷疑她是不是瘋了。

「啊,要瘋了。」

周圍的人一聽這話,趕緊跑路。

開玩笑,拓跋小姐要發瘋了,他們再不走,豈不是要沒命?

拓跋麗麗看著這周圍瞬間沒了人影,她嘴角抽搐,很是無語。

「這都什麼呀,我又不會吃了你們。」

皇甫雲追來便聽到這句話,他走到拓跋麗麗身後,抓住她的手臂就有。

「哪個……咦,皇甫雲。」拓跋麗麗本來是想說哪個想死的居然敢偷襲她,誰只回頭一看是皇甫雲,她便愣住了。

皇甫雲拉著她一直走一直走,直到到了皇甫府皇甫雲的院子,拓跋麗麗才回神。

她甩開皇甫雲的手,卻發現居然甩不開,然後她就急了。

「皇甫雲,你拉我來你家做什麼呀?」

「你是不是有喜歡的人了?」

拓跋麗麗再次愣住,這都什麼跟什麼?

「說,你是不是有喜歡的人了?」遲遲等不到回答的皇甫雲急了,聲音有些大。

拓跋麗麗被嚇住了,她還是第一次見皇甫雲這樣,心都差點被皇甫雲嚇跳出來了。

可是她有沒有喜歡的人跟皇甫雲有什麼關係?

對呀,跟他有什麼關係?

想到這個,拓跋麗麗也惱了,她扯著嗓門就說:「我有沒有喜歡的人關你屁事啊,你給我鬆手。」

皇甫雲看她這樣,便知道李德說的是真的了,便追問:「你喜歡的人是誰?」

「我幹嘛要告訴你?」拓跋麗麗感覺手腕要被他捏斷,頓時來了氣,「皇甫雲,你是不是有病呀,你趕緊給我鬆手,你……」

皇甫雲直接堵上她的嘴,拓跋麗麗瞪大雙眸,感覺時間被靜止。

皇……皇……皇甫雲,居然……居然親她。

皇甫云為什麼親她?

拓跋麗麗想問,誰想微張開的嘴巴倒是給了皇甫雲機會。

拓跋麗麗不淡定了,她當即就咬了下去。

皇甫雲及時的退開,沒有讓她咬到。

「啪」

響亮的一巴掌,拓跋麗麗給了他一巴掌,然後兩眼霧水的罵道。

「你混蛋。」

拓跋麗麗罵完就跑,皇甫雲拉住她的手,不允許她跑。

「你給我放手。」

拓跋麗麗死命掙扎,可她越是掙扎皇甫雲就捏著越緊。

「麗兒,你可知你小時候說過的話。」

拓跋麗麗現在只想離開這裡,哪有心思回想小時候的事情。

皇甫雲見她這般,便把她小時候說的話重複給她聽。
一個皇上居然會這般緊張一位妃子,實在是難得。

他走到床邊,伸手直接把手放在儀妃的手腕上,一旁的侍女本來要說什麼,想著這只是一個孩子,而且皇上也沒說什麼便沒有多嘴。

澋煜邊診脈邊看儀妃的臉,很快他就確診,收回手。

北冥鳩見他收回手,便問:「儀妃怎麼樣了?」

「無礙,就是缺少鍛煉的原因。」說完便看向床上的儀妃,他對儀妃說,「儀妃若是想平安生下這個孩子,最好是每天多走走。」

這位儀妃已經懷孕九個月,就要生了。

就她這樣天天在寢宮裡躺著,到時候生孩子簡直就是難上加難。

「對了,若是儀妃不想走動,到時候我為儀妃剖腹產子也是可以,只不過這剖腹自然是要劃開肚子,到時候肚子會有一條長長的疤痕……」見儀妃臉色泛白,他沒有再說,想必後面儀妃知道自己要怎麼做。

本來儀妃是很小心這胎,為了胎兒不出問題,她極少出門,更是什麼都不敢做,只是身子越來越重,她就更加力不從心。

本來聽到皇上為她找來一個神醫,能把即將步入閻王殿的人拉回來,想著自己這胎肯定能生下來,可是現在聽到要留疤,她就不願意了。

沒有哪個女人願意身體上留疤,特別是後宮中的女人,若是留下疤痕,惹得皇上生厭,那她這十幾年的努力豈不是白費了。

「好,本宮定會勤加走動。」

「可是儀妃這樣行動不便,如何能走動?」一旁的皇甫雲問。

澋煜回頭看著皇甫雲,笑起來。

皇甫雲被他這一笑,弄得莫名其妙,彷彿被諷刺了一般,不過他沒有惱,而靜靜的等待澋煜公子的回答。

「儀妃不便走動,那是因為她長久不動造成,可以先讓侍女扶著她走,等她慢慢適應不就好了?」

皇上聽完,看向儀妃。

「儀妃,朕現在扶你起來走走。」

「好。」儀妃也許是意識到利害,答應了起來走走。

剛下床,頭一陣眩暈,北冥鳩扶住,然後看向澋煜。

「這是正常現象,一會兒就好了,以後切莫久卧。」

「久卧會有什麼後果?」皇甫雲問。

「中風,或則癱瘓,亦或者死亡。」澋煜說的是其中幾個極有可能發生的事情。

儀妃聽完,臉色更加蒼白,頓時頭都不暈了,害怕的對皇上說。

「皇上,臣妾想去御花園走走。」

「好,朕陪你去。」

皇上扶著儀妃走後,澋煜也走了,皇甫雲拿起自己的醫藥箱,緊緊的跟上。

離開皇宮后,澋煜見身後的人還跟著,他便停下來,雙手背在背後的轉身看著跟著的太醫。

「你跟著我做甚?」

「你好,再下皇甫雲,是太醫院的院長。」

「哦,你跟著我做什麼?」

「再下想跟你討論一下儀妃娘娘的病理。」

「沒什麼好討論,別再跟著我。」澋煜說完便轉身走了。

他沒有回質子府,而是去了禾記酒樓,他打算從今天開始就住在禾記酒樓了。

皇甫雲沒有因為他的話而離開,依舊跟著。澋煜見他還跟著,沒有理會。

到了禾記酒樓,皇甫雲見他進去,然後咬牙也進去了。

「澋煜公子來了。」

「李叔不用招呼我,我自便。」

「好嘞。」

李德不再管澋煜,而是轉頭看著皇甫雲。

「皇甫太醫,你可是頭次來我們酒樓,不知今兒吃點什麼?」

「我跟他一起。」皇甫雲指著上樓的澋煜。

誰知澋煜直接丟了一句話:「我不認識他。」

李德一聽這話,立即明白,當即就攔下要上樓去的皇甫太醫。

「皇甫太醫,不好意思了,我家澋煜公子說不認識你,你若不是來吃飯,那就請回吧。」

抿著嘴巴的皇甫雲看著那消失在人,轉身走到一旁的空桌子前坐下。

李德見此,對一旁的小二使了一個眼色。

小二立即拿著菜單過去。

「皇甫太醫,請問你要吃點什麼?」

皇甫雲接過菜單,看了一眼後點了最便宜的一道菜。

「就這個,然後一股白開水,謝謝。」

「好的,皇甫太醫稍等。」小二微笑著拿著菜單走了。

皇甫太醫還有一個不好的名聲,那就是他很摳,對別人摳就算了,他對自己也很摳。

瞧著他剛才點了最便宜的菜,擱平時,那道菜的錢他可以用兩三天,並不是皇上沒有給他發錢,而是他把錢全部用到了醫上面了。

「喲,這不是皇甫雲嘛,今兒這是怎麼了?居然來禾記酒樓吃飯。」進來的拓跋麗麗一看到皇甫雲,就覺得稀奇,直接坐到皇甫雲對面,對皇甫雲挑眉,「你來這裡做什麼?」

因為她知道皇甫雲絕對不會下館子,而現在居然來禾記酒樓,肯定是有什麼目的。

「莫非你是沖澋煜那小子來的?」

唯一能夠想到的可能就是這個了,她太了解皇甫雲了,跟醫術沒有關聯的皇甫雲絕對不會這麼下血本。

「看來紫軒宮的一個月沒有讓拓跋小姐學乖,趕明我便去跟皇上說說,讓拓跋小姐再去學兩個月。」

一聽這話,拓跋小姐就伸手揪住皇甫雲胸前的衣服。

「你敢。」

皇甫雲淡定的摸出一根銀針,好看的眸一從拓跋麗麗揪住他衣服的手看到拓跋麗麗的臉上。

「放手。」

拓跋麗麗看到他手中的銀針,冷哼了一聲,鬆開了手。

「你若是敢跟皇上說,我就讓我爹給你找十個八個媳婦。」

聽到這個,皇甫雲的臉黑了,語氣很不好的詢問:

「你來這裡做甚?」

「我來這裡自然是吃飯了,這裡的飯菜可好吃了,自從吃了這裡的飯菜,再吃家裡的飯菜感覺特別難吃,中午我都沒有吃飽。」

聽她說沒吃飽,皇甫雲對端著菜過來的小二吩咐:「再來一道芙蓉肉,一碗雞湯,兩碗米飯。」

小二吃驚的看著皇甫太醫,放下菜后,看向拓跋小姐,突然發現了什麼。

拓跋麗麗見小二盯著她看,瞪了小二一眼。

「你看著我做甚,沒聽到他說的話嗎?」拓跋麗麗知道皇甫雲這是給她點的菜。

小二再看向皇甫太醫,突然同情皇甫太醫了,都表示得如此明顯,這拓跋小姐居然沒看出來,看來皇甫太醫的追妻路茫茫喲。

那邊櫃檯前的李德笑了笑,看來這皇甫太醫喜歡拓跋小姐,只是皇甫太醫那身子受得住嗎?

很快,皇甫雲給拓跋麗麗點的菜來了,拓跋麗麗看到自己喜歡的肉跟雞湯,端起米飯就往湯里一倒,然後用筷子攪拌。

皇甫雲笑著看她這樣,然後低頭吃自己的飯菜。

拓跋麗麗看他就吃豆腐,端起芙蓉肉往他碗里倒肉,給他倒了整整覆蓋住米飯。

「跟你說過多少次了,多吃點肉,你看你這身板,以後娶了媳婦怕是累趴在床上,到時候被媳婦嫌棄你就哭吧。」

「噗嗤。」李德很不道德的笑出了聲。

徐福志 不怪他笑,而是聽到拓跋小姐的話后他腦補了一下皇甫太醫跟拓跋小姐洞房的情形,然後就笑了。

皇甫雲耳朵紅了,夾了一塊肉塞進拓跋麗麗的嘴裡。

我的夜神大人 「不是餓了,趕緊吃,一會兒該涼了。」

拓跋麗麗愣住了,見皇甫雲低頭吃肉,她嘴巴不禁咀嚼起來,埋頭吃飯。

若是仔細看,肯定能看到她泛紅的臉。

拓跋麗麗吃飯很快,她吃完皇甫雲才吃一半。

「我吃飽了,謝謝你請我吃飯,我先回去了。」拓跋麗麗說完便起身跑了。

皇甫雲回頭看了她一眼,唇角上揚,一臉的寵溺。

李德看皇甫太醫這樣,更加肯定皇甫太醫是喜歡拓跋小姐,頓時有了八卦之心。

李德從櫃檯走出來,來到皇甫太醫這裡,坐在拓跋小姐剛才坐過的位置。 皇甫雲看著坐下來的李掌柜,放下手中的筷子,與對面的李掌柜對視。

「李掌柜這樣看著我做甚?」

「皇甫太醫喜歡拓跋小姐?」

「李掌柜似乎很閑。」

皇甫雲沒有否認也沒有承認,但是不否認就算承認了。

李德向皇甫太醫招手,皇甫雲湊過去。

「你可知道拓跋小姐已經有喜歡的人了?」

皇甫雲臉色一變:「是誰?」

李掌柜既然這樣說,那肯定知道是誰。

瞧著皇甫太醫這反應,李德卻故意不說了。

「皇甫太醫想知道何不自己去問拓跋小姐。」

李德說完便起身走了,而他的話卻一直圍繞在皇甫雲的腦海里。

一開始,李德看他還淡定的在這裡吃飯,撇了撇嘴巴。就在李德懷疑自己是不是猜錯的時候,皇甫太醫起身過來了。

「結賬。」

皇甫雲拿出一張百兩的銀票。

李德見他結賬,拿著一百兩的銀票,速度極快的找錢。

「這是……額!」

皇甫雲拿著找回的錢便走了,速度極快。

李德跟小二都愣住,隨後明了。

拓跋麗麗離開禾記酒樓后就漫步在街道上,皇甫雲給她喂肉的情形揮之不去,她氣惱的跺腳,雙手瘋狂的抓頭。

「我這是怎麼了?」

周圍的人見拓跋小姐這樣,一個個瞪大雙眼看著她,懷疑她是不是瘋了。

「啊,要瘋了。」

周圍的人一聽這話,趕緊跑路。

開玩笑,拓跋小姐要發瘋了,他們再不走,豈不是要沒命?

拓跋麗麗看著這周圍瞬間沒了人影,她嘴角抽搐,很是無語。

「這都什麼呀,我又不會吃了你們。」

皇甫雲追來便聽到這句話,他走到拓跋麗麗身後,抓住她的手臂就有。

「哪個……咦,皇甫雲。」拓跋麗麗本來是想說哪個想死的居然敢偷襲她,誰只回頭一看是皇甫雲,她便愣住了。

皇甫雲拉著她一直走一直走,直到到了皇甫府皇甫雲的院子,拓跋麗麗才回神。

她甩開皇甫雲的手,卻發現居然甩不開,然後她就急了。

「皇甫雲,你拉我來你家做什麼呀?」

「你是不是有喜歡的人了?」

拓跋麗麗再次愣住,這都什麼跟什麼?

「說,你是不是有喜歡的人了?」遲遲等不到回答的皇甫雲急了,聲音有些大。

拓跋麗麗被嚇住了,她還是第一次見皇甫雲這樣,心都差點被皇甫雲嚇跳出來了。

可是她有沒有喜歡的人跟皇甫雲有什麼關係?

對呀,跟他有什麼關係?

想到這個,拓跋麗麗也惱了,她扯著嗓門就說:「我有沒有喜歡的人關你屁事啊,你給我鬆手。」

皇甫雲看她這樣,便知道李德說的是真的了,便追問:「你喜歡的人是誰?」

「我幹嘛要告訴你?」拓跋麗麗感覺手腕要被他捏斷,頓時來了氣,「皇甫雲,你是不是有病呀,你趕緊給我鬆手,你……」

皇甫雲直接堵上她的嘴,拓跋麗麗瞪大雙眸,感覺時間被靜止。

皇……皇……皇甫雲,居然……居然親她。

皇甫云為什麼親她?

拓跋麗麗想問,誰想微張開的嘴巴倒是給了皇甫雲機會。

拓跋麗麗不淡定了,她當即就咬了下去。

皇甫雲及時的退開,沒有讓她咬到。

「啪」

響亮的一巴掌,拓跋麗麗給了他一巴掌,然後兩眼霧水的罵道。

「你混蛋。」

拓跋麗麗罵完就跑,皇甫雲拉住她的手,不允許她跑。

「你給我放手。」

拓跋麗麗死命掙扎,可她越是掙扎皇甫雲就捏著越緊。

「麗兒,你可知你小時候說過的話。」

拓跋麗麗現在只想離開這裡,哪有心思回想小時候的事情。

皇甫雲見她這般,便把她小時候說的話重複給她聽。
Свернуть

Уважаемые пользователи! Администрация сайта «Реальные отзывы» убедительно просит предоставлять конкретные факты (номер, дату заказа и проч.), чтобы мы не сочли ваш отзыв наговором конкурентов. Благодарим за понимание. Не подкрепленные фактами отзывы будут удаляться как неинформативные.

Оставить отзыв

Имя (обязательно):
Электропочта (не обязательно):

негативный отзыв нейтральный отзыв положительный отзы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