Бытовая техника » Крупная бытовая техника
Прочее

那會是……

  • Дополнительно:
“蠢女人……”

隨之寒一僵。只聽到安德森的聲音帶了一絲沙啞,從身後傳來。

抱着他的手慢慢滑落。但帶着水氣的血腥味卻越來越盛。這是鹹溼的、遠古的、如同海洋般的氣息。

隨之寒只覺得有些顫抖。他感覺到四周的空氣裏似乎有一種寂靜,但他不明白這種令人窒息的寂靜來源於何處。

“蠢女人……盡做這麼蠢的事情……”

他虛弱地笑笑,聲音似乎有一些顫抖。

“現在記得了嗎……”

“我是誰……”

隨之寒猛然回頭,最先映入腦海的,是一個幽蘭至極的魚尾。像是一片一片凝固的海的波濤,帶着海的祝福和寵愛,是大海最碧藍的心臟。

而這條魚尾的主人,正是號稱人類的王子安德森。

他身上遍佈鱗片,在背部有相當大部分的鱗片被火力蒸發爲虛無,並且還留下了大面積的傷創口,看起來血肉模糊,極爲恐怖。

安德森……是……人魚?

此時,下一秒,安瑟已經趕到了他的面前。在夢境中的安瑟沒有強健的體魄與瞬移的能力,他氣喘很急,碧藍眼睛裏全是擔憂。面對眼前詭異的事情,他並沒有慌亂,而是迅速解下外衣,鋪在昏迷的安德森背後,他對呆滯的隨之寒低聲道:“快,帶他和蓮小姐從後門出去!”之後,似是安慰般地補充了一句:“只要有水,人魚就不會死!帶他去湖旁!”

隨即,安瑟轉身,擋在了幾人面前。他擡起頭,看向空中也有些沒反應過來的隨之暖和路維希:“路維希,我們打個賭吧。”

路維希抱着隨之暖,嘴角冷冷勾起:“哦?我親愛的二王子,我爲什麼要和你打賭?”

“你不想知道嗎?希蒙洛爾的內心。”

路維希一怔。

“你可以讀心,卻讀不了他的心。”

路維希突然哈哈大笑起來:“安瑟,你們精靈是不是太狂妄自戀了?希蒙洛爾如何關我什麼事?我爲什麼要關心他到底想什麼?”他的眼神逐漸陰騭起來:“我只要他死!”

安瑟垂下眼來,嘴角勾起一笑。激怒路維希最好的方法,就是提起希蒙洛爾。

“希蒙洛爾曾對我說過,你是個怎樣的人。”安瑟淡淡笑了笑:“當時我也和他打了同樣的一個賭,而他贏了。”

路維希抿緊脣線,緩慢地重複道:“他說我,是個怎樣的人?”隨即,他冷冷問道:“你要賭什麼?”有一瞬間,路維希只覺得自己瘋了,他們已經勝券在握了。誰都知道,二王子安瑟沒有法力與強健的體魄,除了智慧與藝術外,他不堪一擊。他爲什麼要浪費時間和安瑟打這個沒有意義的賭注。

安瑟沒有理他,他的手背在身後,目光澄澈,他就仿若聽不到路維希說什麼一般,他微微一笑,自顧自地說了下去:“要賭之前,先談談賭注如何?我聽過一句話。既然要賭,就要賭到大家都輸不起。如何,你押上魔族的命運,我押上精靈國的存亡?”

路維希並不是很瞭解安瑟,但也知道這個二王子言出必行。他的氣度決定了他說的每一個字都重若千斤。有一瞬間,路維希覺得事態有些超出自己的掌控。

在事後,別人問起安瑟說這句話時的心情時,安瑟不在意地道反正他就是想拖個時間,所以隨便找了個理由。

但在當時,所有的精靈都在仰望,他們單薄羸弱的二王子,沒有法力的二王子,在兩方優劣勢已經懸殊時主動站出來,談笑自若,彷彿一切事物只是他掌下的一顆顆棋子一般。

“你要賭什麼?”路維希重複了這一句。

“你最引以爲豪的,就是你的讀心術。”安瑟微笑:“不如我們就賭一賭,如何看透人心。”

隨之寒拖着蓮鏡無和安德森正迅速撤離神殿。路維希和隨之暖看見了他們,卻沒有攔他們。或許是因爲不屑,又或許是因爲他們根本不在意他們的生死。而隨之暖……

他儘量不去想這個問題。

他的妹妹,已經不是曾幾何時,他認識的妹妹了。而安德森……這尼瑪到底是怎麼回事,一個好好的大男人是怎麼變成一條魚的!這個畸形的尾巴是怎麼回事,返祖現象嗎?

蓮鏡無勉強還有活動力,她的臉色蒼白地毫無血色,眉頭緊鎖,她捂着傷口,弓着身,在他後方緊緊跟着。隨之寒知道,她是在擔心希蒙洛爾。這個認知讓小男人隨之寒有些不大高興,但奇怪的是,這種感覺並沒有想象中那麼難受。

“穿過神殿出去,再前不久遠處就是大湖人魚之淚。”帶路的精靈擔憂地看着安德森:“他流了很多血。再這樣下去,他會乾涸而死的。”

隨之寒很想停下來給安德森包紮,他有帶抗生素等等東西,安德森不是夢境裏的人,他的藥對安德森應該是有效果的。但蓮鏡無攔住了他,他們似乎對安德森身上武器造成的傷口都不是很在意,但更在意的是他真身離水的這個事實。人魚的鱗片硬度足夠,這也是安德森敢爲他擋炮火的主要原因之一,人魚的癒合能力也很強,但前提是在有水的情況下。

“尼瑪這是怎樣一個神奇的世界,這個世界裏還有正常的人類嗎?”隨之寒想仰天長嘯,但可惜的是沒人理他。安德森長而漂亮的魚尾拖在地上,此時它已經漸漸失去光澤。見此狀,隨之寒咬牙,只能跑的更快。蓮鏡無捂着傷口,蒼白着臉在身後追着,一聲不吭。在剛出神殿時,她就抓住旁邊的一個精靈,冷聲道:“通知聖禱團,逐漸停止在神殿的法術加成,絕對不能讓對方發現!另外,聯繫士兵,去城牆外守着!”

精靈和隨之寒具是一怔:“蓮鏡無,你在說什麼?”

“你們二王子吩咐的。”

“他什麼時候……”

“你沒看到他的手勢嗎?”蓮鏡無皺眉:“你的注意力全放在魚尾上了。安瑟擋在你面前的時候,背後對我們做了手勢。”她捂着傷口,不知在想些什麼:“不說暖暖,路維希和戴娜思本身的目的肯定不僅僅是擾亂一個慶典。”她冷靜道:“我和你們一起去找士兵。阿隨,把那條魚放生之後來找我。”之後,蓮鏡無在精靈的幫助下草草把傷口包紮了一下,她的手血肉模糊,骨屑卡在肉裏,如果不是意外,也許此生再不能用它來拿槍。

隨之寒點了點頭,扛起安德森就往人魚之淚跑。不知是不是錯覺,他只感覺身後安德森的皮膚越來越燙。他有些着急,回頭看時,卻發現人魚的臉上開始泛紅。那像是高燒時的嫣紅,病態的、焦躁的。

“不記得我了嗎……”安德森似乎是在呢喃,此時他的聲音這和他平時的暴躁不一樣,有些帶有孩子般的委屈:“你說過……會記得我的……”

“記得記得記得!絕對記得!誰敢忘了你啊!”這麼畸形的腿,這是那什麼綜合徵來着。

“你說過……不能娶我回去……那就由我來娶你回去……不可以嗎?”

“可以可以可以!絕對可以!誰敢不嫁你啊!”隨之寒完全不能接受一個大男人撒嬌,居然還撒地如此有水平,有特色,有資本。話說剛開始以爲這貨是白馬王子,那絕對是錯覺。有白馬的不一定是王子,還有可能是條魚。

他跑的上氣不接下氣,只感覺快要虛脫了。堂堂準特種兵,扛着一個兩百斤的殼,和一條目測至少有一百六十斤的魚,這已經不是負重跑的概念了,這是負重爬的等級了。舉重也不是這麼舉的。若不是這個殼號稱跑起來時可以按照e=mc將動量自動摺合成能量輸入體內,他絕對撐不過去。

“爲什麼不來找我……這麼多年……爲什麼不來找我……救你的人,明明是我……”他感覺身後有什麼東西冰涼,身上的人魚似乎是越來越輕。他猛地一回頭,只看到那條魚尾正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乾涸。

“kao!!!”

像是被激發出了所有潛力一般,隨之寒開始連滾帶爬地衝刺。他再也沒有心思去聽安德森到底在說些什麼。人魚之淚、人魚之淚,這個該死的湖怎麼這麼遠,號稱唯物主義論的特種兵已經開始在心裏咆哮,這些精靈懂不懂風水學,懂不懂玉帶環繞帝王氣啊!

終於,已經可以看見水光。他幾乎是帶着安德森兩個人一起摔向水中去的。

厚重的水突然包圍他們的時候,他感覺有什麼蒙過他的眼。那條幽蘭的影子一閃一閃,之後向水的深處沉去。隨之寒用狗刨式努力向上爬,終於破水而出時,他只感覺有什麼輕輕地託了他一下,之後,他終於爬上岸來大口喘息。方纔用百米衝刺的速度跑了幾公里,此時肺終於開始劇烈地扇動。他回頭看的時候,湖裏已經沒有那條藍色的身影。

他感覺後頸有什麼東西涼涼的。他一摸,是一顆珍珠。

“我什麼時候帶了這種娘們帶的玩意兒?”隨之寒莫名其妙,直接把珍珠丟進了人魚之淚中,而後向神殿衝去。 赤日炎炎,陝西澄城南面的官道上,黃土都被晒成了極細小的塵土,一行人騎著馬緩緩向著澄城方向而去。不管是人和馬,在這樣的驕陽之下趕路,都顯得有些垂頭喪氣。

被幾名家丁圍在隊伍中間的夏允彝,也失去了在京城時輕車華服的富貴公子模樣,而是換了一身便於趕路的衣服。隊伍前進的過程中,他不時的伸出舌頭舔了舔自己乾枯的嘴唇,但卻沒有去動自己腰間的水囊。

在陝西這地方趕路,遇到最大的麻煩就是,難以補充乾淨的飲水。作為接受了新學教育的燕京大學學生,夏允彝已經知道,肉眼看似乾淨的清水,其實含有很多讓人生病的髒東西,因此他已經和京城人士一樣,養成了非熱水不飲用的毛病。

陝西連年受災,被屍體污染的水源不知有多少。為了防止隊伍中有人染上疫病,因此夏允彝一直約束著隨從不飲用生水,如此一來便只有合理分配食水,才不至於讓這些隨從在趕路時斷水抱怨,夏允彝一直以身作則,才令他們堅持了下來。

搖晃了一下被烈日晒的有些發暈的腦袋,夏允彝不由轉動脖子向官道兩側往去,以分散自己的注意力。官道兩側除了黃土和斷崖之外,很少能夠看到幾許綠色,這和他路過山西太行山脈時看到的景色相去甚遠。

官道經過塬上時,能看到兩側大片的麥田,但此時田裡的麥子差不多已經收割完畢,除了高出地面幾寸的麥茬,就沒留下什麼了。不過即便是在這樣的烈日下,他也還是能夠看到遠離官道的麥田內,有著一個個黑點,這些都是在麥田裡撿拾麥穗的婦幼。

看著這些衣衫襤褸的婦孺在遠處緩緩的移動,猶如一具具行屍走肉時,夏允彝的心裡就感覺沉甸甸。當然他知道,這還不是最壞的時節,能夠有麥穗可撿,已經說明今年的收成並不算太差。上一次他來陝西調查災民狀況時,在野外只能看到屍體和成群的野狗。

也只有在這個時候,他才正真有些了解皇帝的心思,朝堂上究竟是正人君子執政還是小人執政,對於這些百姓來說其實並不重要。重要的是,執政大臣能夠讓他們吃上一口飽飯,讓他們看到活下去的希望。

夏允彝正在心中感慨的時候,前方探路的一名騎士跑了回來,向他彙報道:「夏公子,前面就陽庄堡了,過了陽庄堡十里便是澄城,隊伍是不是在陽庄堡打個尖,休息下再趕路?」

夏允彝抬頭看了一眼對方充滿期待的眼神,便笑了笑說道:「也好,就在陽庄堡吃午飯,然後休息一個時辰,反正今晚一定能趕到澄城了。這次多虧了你們護衛我上路,我會給黃守備寫信,謝謝你們這一路的奔波照顧的。」

這名騎士頓時喜笑顏開的答應了一聲,然後帶著幾名同袍趕去前面準備了。轉過了一道山崖之後,官道便通向了一道山崗,這片山崗上倒是鬱鬱蔥蔥的長滿了樹木,算是難得出現的一抹綠色。

當夏允彝等人走上了這片山崗,便發現這裡倒是出現了難得的一片平整區域,官道剛剛升到山崗的頂部,就能看到不遠處豎立了一道黃土壘砌的堡牆,剛好居高臨下的監視著這條通往澄城的官道,而在堡門附近的官道上還設立了一道關卡,幾名官兵正帶著一隊本地土丁檢查著過往行人。

他們此前趕路時許久碰不到一個人,看著這些被攔在關卡邊上黑壓壓的人頭,夏允彝心裡總算是明白了為什麼。和護送夏允彝的將士交談過的堡內守將,知道來了一個惹不起的大人物,因此趕緊從堡內走了出來,來迎接夏允彝等人入內。

夏允彝原本並不欲多事,畢竟他此行並沒有什麼官方的身份,只是憑藉著大學生的身份和之前尋訪災情時同地方官員結下的交情,在路途上受到了些照顧。而澄城剛剛經歷了一場戰火,在官道上設卡檢查往來行人,以防止被打散的流匪逃往外地,也是應有的道理。

但事情的變化並不是以他的意志為轉移的,在守堡把總的帶領下,夏允彝等人正打算進入堡寨大門時,蹲在一邊堡牆下的人群中突然竄出了幾人攔住了隊伍。

守堡的把總先是嚇了一跳,立刻向後退到了隊伍里,隊伍中的幾名將士已經把手按在了腰刀的把手上,弓起了身子準備迎戰。但這竄出的三人並沒有作出攻擊的姿態,而是跪在了地上,雙手作揖向夏允彝懇求道:「求大人憐憫,我等並非流賊,乃是從關外販運草藥往西安的商人,因為之前澄城被流賊所佔,我等不得不避居鄉下,現在朝廷大軍擊潰流賊,我等這才動身上路。

但是此前兵荒馬亂的時候,小人攜帶的路條不慎遺失,幾位兵大爺就要把我們扣在這裡,要等我們的東家過來贖人。小人等身上的盤纏將要用盡,若是再被扣在這裡,恐怕大傢伙都要餓死在這裡了。還請大人給條活路,小人在這裡給您磕頭了…」

確認對方只是出來討饒而不是反抗,駐守陽庄堡的那位把總頓時膽氣大壯,他上前對著跪在地上的三人連踹了三腳,口中還罵罵咧咧的說道:「你們這些刁民,什麼路條掉了,本官看你們就是潛藏的流賊,想要逃出本地去東山再起。

你們東家要是不來贖你們,就算你們全餓死了,也別想離開,本官寧可貼錢給你們收屍。都是些混賬玩意,還敢跑出來求情,驚嚇到貴人,本官非剁了你們不可…」

夏允彝轉頭看向了幾人竄出來的牆下,除了幾輛手推車正斜靠在牆邊,車子邊上同樣跪著幾名精瘦的漢子外,還有2名婦人和兩名七、八歲的孩童在隊伍里。

他心下惻然,便叫停了把總的行為,然後看著面前的三人問道:「你們既然是出關販賣草藥的藥商,為何隊伍里會有婦孺?難道你們除了販賣藥材之外,還販賣人口?」

剛剛回話的中年人還沒有出聲,跪在他左邊的一名高大漢子已經憤憤不平的回道:「這個年景,在陝西連壯男壯女都自賣不出去,誰還會要沒甚用處的婦人和孩子。這是我們李大哥的家眷,家鄉受災活不下去了,因此準備接去西安求個活路,沒想到卻要被活活餓死在這裡,這老天爺還真是不給窮苦人活路啊。」

夏允彝並沒用被這名漢子的語氣激怒,他打量了三人的神情之後,便隨口問道:「你的怨氣還真是不小,你們李大哥是哪位?是這次販賣藥材的領頭的嗎?」

這名高大的漢子不能回答,下意識的向身邊一直保持沉默的男子望去,這名男子也就2、30歲的模樣,但是卻比那名高大的漢子要沉穩的多。

看到夏允彝的目光放在了自己身上,他不得不開口回道:「小人李棗兒,是米脂人,剛剛無禮冒犯大人的,是小人的族侄李錦。這隻商隊的領頭,是剛剛向大人呈情的高掌柜。小人不過是因為熟悉往來道路,才替掌柜掌一掌行程而已。」

這位叫李棗兒的漢子抬起頭來回話的時候,夏允彝心裡不由為此人的相貌詫異了一會。經過了百多年的承平時期,大明百姓對於男子容貌的喜好,越來越傾向於女性化,面白而留幾許文士髯,就是標準的美男子模板。

而這位李棗兒,面目黝黑,鬍子從兩鬢連到了下巴,還微微帶有捲曲,完全是一副軍中猛將的模樣,但他臉上那雙眼睛卻又純凈的很,絲毫沒帶有兇狠的表情。這雙眼睛和他這張臉搭配起來,意外的給人一種誠實可信的感覺。

夏允彝心裡的提防之心頓時消去了不少,他語氣溫和的詢問了李棗兒幾個問題,比如行商路線,販運的藥材種類,西安藥鋪的位置等等,李棗兒都回答的毫無破綻。

於是夏允彝神情輕鬆的說道:「隨我出行的人里,有兩人咳嗽不止,我正愁沒地方買藥材去。既然剛好遇到你們,你就去給我抓上兩劑小柴胡湯吧。」

李棗兒遲疑了一下,馬上答應了下來,然後起身向著邊上的獨輪手推車走了過去,在一名女子的幫助下,李棗兒很快就抓了兩包葯回來,他雙手遞給了夏允彝身邊的隨從,口中還解釋道:「這小柴胡湯有幾樣藥材我們的貨物里沒有,所以小人稍稍調整了下藥方,只要大人的隨從喝了出一身汗,那就是有效了。」

夏允彝打開藥包,略略識別了下藥材,雖然不知道這副葯是否有效,但是君臣佐使的配藥手法倒是沒什麼問題。

他將藥包交給了邊上的隨從,終於完全放下了心道:「我看你相貌堂堂,談吐不錯,想來也是讀過書的人。你在這做藥販子難道不覺得可惜嗎?眼下朝廷正在用人之際,你要是有心為國效力的話,不妨上京城來找我,我會推薦你去試試陸軍軍官學校的考試。」

夏允彝說完便轉頭看著此堡的把總說道:「我看他們倒是正經的商隊,不妨就此放他們過去吧,洪巡撫那裡要是問起的話,我替你擔待了。」

這名把總連巡撫身邊的幕僚都見不到,那裡敢對這位京城來的貴人說不。他趕緊答應了下來,轉頭吩咐自己的手下放行。

看到關卡終於對自己的隊伍放開,李棗兒心裡終於鬆了口氣,他真心誠意的向夏允彝長拜致謝道:「小人多謝大人援手…」

夏允彝對著他點了點頭說道:「算不上什麼援手,不過是順口說了幾句公道話。你要是來了京城,就去燕京大學找我夏允彝就是了。不過,這李棗兒正是你的大名嗎?」

李棗兒想了想說道:「那是小人的小名,小人的大名叫做李…自成。」 回到神殿時,神殿已經沒有隨之暖、路維希和戴娜思的身影。希蒙洛爾和安瑟、國王正就地畫沙盤研究戰略。幾個精靈在打掃殘局,而安瑟看到了他,微笑地向他招招手:“隨小姐。”

隨之寒目瞪口呆:“你做了什麼?暖暖呢?那個路什麼希的呢?”

安瑟微笑道:“是這樣的,你走了後沒多久,希蒙洛爾就從夢中醒了,他把戴娜思打回原形,又用強大的法力驅逐了路維希和那個小女孩。所以我們安全了。”

隨之寒擡頭表示疑惑:“神棍,聽這麼說,你突然法力大增?”

希蒙洛爾之前對蓮鏡無使用了交換術,將全身靈力給了她。而之後他身上的鼠疫消失後,因爲缺少了交換條件,所以靈力也漸漸回覆到他身上。但在他入夢之前,靈力恢復地還不完全。現在看起來,他似乎恢復地還不錯。

希蒙洛爾擡頭白了安瑟一眼,言簡意賅:“我走出夢境,領悟了惑心術。而這裏的事多虧安瑟。”他淡淡掃了隨之寒一眼:“你沒看到很可惜。”

他沒看到可惜什麼?安瑟是上演了全武行還是精武門,他沒學到神龍十八掌還是葵花寶典很可惜?莫名其妙!

不過不知爲何,隨之寒總覺得心裏有些小驕傲。他擡起下頜,高貴冷豔地道:“我就知道肯定不是神棍你的功勞。還是安瑟厲害。”

大概是他的表情太明顯了,希蒙洛爾皺眉:“安瑟厲害你驕傲什麼?”

隨之寒:“……”一轉眼,正看到安瑟對他溫和地微笑。

春日宴 彼時滿地都是玫瑰花殘屑,陽光透過潔淨地一塵不染的神殿折射到大殿中,而那個美麗地近乎虛幻的精靈王子正在對他微笑。

一百年後,他的微笑像是月光下的藍色玫瑰,清冷而孤傲。卻不復一百年前在夢境裏的他的微笑,溫暖和平和,美譽一絲雜質。

他可以在最危難的時候毫不畏懼。他可以在看着所愛之人愛着別人而毫無芥蒂。他沒有雜質。自從認識安瑟以來,他似乎從未脆弱過,從未哭過。

他是所有人的支柱。

“好了,不說這個了。”安瑟指着沙盤認真道:“剛纔蓮小姐已經去守着這邊的城牆了。聖禱團現在也趕過去,這裏守備還有一些空虛,而且城牆是最不穩定的,希蒙,可能需要你法力加持。東面……”他皺了皺眉,似乎在想什麼:“兄長……”

國王打斷他的話:“不能讓他去。”

“好。”安瑟沒有說什麼,續道:“那東面就由我來。”

“兵力不足,安瑟。”希蒙洛爾皺眉道:“鼠疫中死了太多人。我們現在已經分不出兵力四面兼顧。”他想了想:“先守三面吧,剩下的北面派幾個哨兵,等有敵襲我帶人瞬移過去。”

他見安瑟和國王沒有其它的什麼意見,剛說完,就收拾東西急忙和士兵離開去找蓮鏡無。那邊安瑟也開始收拾東西,此時有精靈急忙衝進來戰報:“二殿下!”他上氣不接下氣,臉上卻是掩蓋不住的喜悅:“果然如您所料,在人類和魔族搗亂神殿的同時,東面涌來大量人類士兵!剛纔蓮小姐……不,助祭大人已退敵成功。殿下,我們贏了!”

“……贏了嗎?”安瑟回頭看看神殿,輕聲道:“這只是開始啊……”

精靈國已經近百年沒有遇到過戰爭。所以此次戰爭來襲時,精靈國上下人心惶惶。隨之寒和安瑟站在城牆上往下看,只覺得黑壓壓一片人類大軍,無邊無際。

隨之寒雖在現代看過電視電影中百萬大軍的描述,但真正在現實中看到時,還是感覺出了一種震撼。

“精靈國總人數也就幾萬吧,現在還死了三分之一,刨掉老弱病殘孕,剩下的男女都上,能打戰的也最多不過三分之一……”想想精靈們的手無縛雞之力,再看看城下士兵一個健壯有力裝備齊全。他遠遠看去,似乎還看到了火器的影子。

哦不,中世紀……火器也該出現了。

真的是怎麼算他們這裏都沒勝算啊。蓮鏡無之前贏得那場戰勝在他們大部隊沒有集結,並且這邊兵力出現在他們意料之外。而之後的戰爭呢?難道他們真的要用弓箭去拼人家的火器嗎?

隨之寒越看越有氣無力。回望安瑟,他臉上面無表情,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黑雲壓城城欲摧……”蓮鏡無不知何時來到他們身後,淡淡地評價了一句。她手上的傷口已經包紮過了,在希蒙洛爾可生白骨的法術之下已經漸漸好轉。她同樣也看到了大軍,但是她看的要比隨之寒和安瑟深得多。只見她微眯了眼:“重騎兵約有兩萬人,在那裏。人類的重騎兵正好能克我們的弓箭手,好在我們的弓箭手能破甲。到時候就看他們的防禦力高,還是我們的箭更利。”她舉起激光槍,指向東北角的一個羣落,“右邊是輕騎兵,約有八萬人。勝在速度,他們暴露在射程之內的時間比較短,好在這裏是攻城戰。城不破,騎兵就沒什麼用。”她指向南邊的一小塊士兵:“那裏是炮兵。也是我們這次最需要提防的軍隊。他們雖然人少,但是卻是攻城最有力的兵種。”蓮鏡無眼睛一眯,不知在想些什麼。之後,她看着其它的士兵道:“剩下的是一些常見兵種,弓箭手、步兵、重裝步兵、民兵、工兵等。在這一面看到的只有十萬人左右,但依照兵種搭配和旗號推斷,但可以確定,人數約有五十萬左右。”

“五十萬?!”

“五十萬啊……”

隨之寒和安瑟同時發出感嘆。隨之寒震驚道:“中世紀的歐洲有這麼多人……唔唔唔……”

蓮鏡無一把捂住他的口,低聲道:“別無知。這裏不能嚴格算歐洲!”

但真正慌亂的也不過是隨之寒一個人罷了。蓮鏡無本身身經百戰,對以少勝多的案例本就比一般人熟悉。安瑟不慌亂可以想象,但他不明白的是這羣精靈士兵怎麼一點感覺沒有。明明實力相差懸殊的是他們這邊好嗎?城牆上鏤空的是他們好嗎?士兵靠投硬幣來決定的是他們好嗎?弱不禁風的是他們好嗎?

似是看出了隨之寒的疑惑,安瑟輕輕拍了拍他的肩膀:“隨小姐,別擔心。”他看向遠處:“歷史上人類同樣規模的攻城戰不在少數,但他們從未成功過。”

隨之寒:“……”

旁邊的士兵向安瑟投來信任的眼光。 那抹月光 他們似乎認爲,只要有安瑟在,他們就不會有事。

隨之寒只覺得心中莫名悲哀。他要怎麼告訴這些人,他們在這場戰爭中輸了,輸的萬劫不復,精靈國滅亡,數萬精靈一起沉睡,不得超生。

隨之寒咬牙。他是來改變歷史的,他是要這些精靈一起從夢境中醒來,而不是繼續沉睡下去。但按這麼看下去,這何止是很難,這根本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務可以嗎?

到底有什麼辦法改變?他至今爲止已經做過的事情有如下幾件,一件是把地下會場給轟了,一件是讓精靈們不受毒品侵害。是的,有這兩件,至少能保證一部分精靈不有戰鬥力。那之後呢?一萬比五十萬這種差距怎麼破?原始氏族社會對比君主立憲制怎麼破?弓箭對大炮怎麼破?外星人入侵都拯救不了這種差距啊!等等,之前安瑟有說過,圖書館那顆是重要的線索……那是什麼意思?砍了那顆大樹造箭的意思嗎?不對,那最後被安瑟自己燒了……知識改變命運的意思嗎?你妹的,有本事你從那堆藝術書中找出等離子直徑口徑光能大炮的製造圖啊!

“不管怎樣,要先解決炮兵。”蓮鏡無面無表情道:“城牆不能破。”近距離戰於我們不利。阿隨,今晚來我房間一趟。”

隨之寒點點頭。

安瑟看了看戰況後,走下城牆:“我去檢查一下軍備。”

“我和你一起去!”隨之寒急忙跟上。安瑟朝他安慰性地笑笑:“好。”

此時,精靈國所有的藝術活動全部停止。老人們從圖書館中搬來大量工藝典籍,鑄造師、雕刻家等都放下本職工作,跟在工匠身後學習如何製造書中所描繪的武器和箭樓,以隨之寒的眼力,他根本不覺的這種冷兵器有什麼可看的,所以興趣缺缺。安瑟也大概看出了他的不情願,於是讓他在外面等,自己進去確認了數量和精準度。編織家用編制藤條花籃的手來編制粗勁的藤衣,精靈獨有的靈巧讓他們不用火的淬鍊就將藤條和石板鏈接在一起。以隨之寒的眼光看來,這種衣服處處是鏤空,石頭和藤條沒有強力膠也想粘在一起,而且藤條這種東西可信嗎?你見過誰用藤條來擋大炮的嗎?一看就像要散架一樣……想及此,隨之寒更無力了。

作者有話要說:鮮少有人知道

蓮鏡無,一個衆人所知的女人,一個謎一樣的女人。

常年一身軍裝,外出便是黑色,最喜歡做的事就是實驗,最擅長的事是發明莫名其妙的東西,與科學怪人不同的是,她的武力值在人才滿滿的特種兵隊伍裏也名列前茅,貌美值更是女神級別。

她號稱世上只有我不喜歡做的事,沒有我不會做的事。

她驕傲,她強勢,只要是競爭,她永遠是贏家。她狠戾,她忠誠,只要是命令,她永遠照辦。

這是衆人所知的她。

但鮮少有人知道,她其實不那麼喜歡黑色,她更喜歡帶點明豔的紫,或者鮮嫩的黃。因爲曾經有人說過,她穿上這兩種顏色美得很鮮活。

鮮少有人知道,她其實不是很喜歡每時每刻呆在實驗室,日復一日重複着同樣的實驗,記錄着差異只在小數點後兩位出現的數據。夜深人靜時,無數玻璃管子映襯她的影子,就仿若將無數個她置放在燒杯試管定量瓶裏一樣。

比起這個,她更喜歡的是三兩好友一起上街,尋找各種不同的小吃,一邊走一邊吃,不要女神形象,只願笑的開心;又或許是在家裏欺壓她的弟弟妹妹和老師,看着她傲嬌呆萌的阿隨找各種各樣的方式來證明他的智商,看着她溫柔可人的暖暖用各種溫暖的色彩拼接出一幅漂亮的畫,偶爾逗逗那個外表攻內心受的老師,成功是經常,失敗是偶然。

鮮少有人知道,女神那一身武力值是在小時候爲妹妹偷藥、爲弟弟打架時,被老師一點一點練出來的。

鮮少有人知道,她不得不贏、不得不照辦的理由,是因爲她身後還有兩個人。她可以永遠站在陰影裏,只求他們兩人世界裏盡是陽光。

在擋在她前面的老師殉職後,終於,這個陰影的角色,輪到了她。

鮮少有人知道,她並不完美,她並沒有外表那麼光鮮亮麗。

鮮少有人知道,她每晚很難入眠。她怕黑,更怕獨處。 在夏允彝的幫助下,這隻十多輛獨輪手推車組成的隊伍,開始蜿蜒向著山崗下流動起來了。落在隊伍最後面的李棗兒,在走下山崗之前停下了腳步向後方回望了過去。
“蠢女人……”

隨之寒一僵。只聽到安德森的聲音帶了一絲沙啞,從身後傳來。

抱着他的手慢慢滑落。但帶着水氣的血腥味卻越來越盛。這是鹹溼的、遠古的、如同海洋般的氣息。

隨之寒只覺得有些顫抖。他感覺到四周的空氣裏似乎有一種寂靜,但他不明白這種令人窒息的寂靜來源於何處。

“蠢女人……盡做這麼蠢的事情……”

他虛弱地笑笑,聲音似乎有一些顫抖。

“現在記得了嗎……”

“我是誰……”

隨之寒猛然回頭,最先映入腦海的,是一個幽蘭至極的魚尾。像是一片一片凝固的海的波濤,帶着海的祝福和寵愛,是大海最碧藍的心臟。

而這條魚尾的主人,正是號稱人類的王子安德森。

他身上遍佈鱗片,在背部有相當大部分的鱗片被火力蒸發爲虛無,並且還留下了大面積的傷創口,看起來血肉模糊,極爲恐怖。

安德森……是……人魚?

此時,下一秒,安瑟已經趕到了他的面前。在夢境中的安瑟沒有強健的體魄與瞬移的能力,他氣喘很急,碧藍眼睛裏全是擔憂。面對眼前詭異的事情,他並沒有慌亂,而是迅速解下外衣,鋪在昏迷的安德森背後,他對呆滯的隨之寒低聲道:“快,帶他和蓮小姐從後門出去!”之後,似是安慰般地補充了一句:“只要有水,人魚就不會死!帶他去湖旁!”

隨即,安瑟轉身,擋在了幾人面前。他擡起頭,看向空中也有些沒反應過來的隨之暖和路維希:“路維希,我們打個賭吧。”

路維希抱着隨之暖,嘴角冷冷勾起:“哦?我親愛的二王子,我爲什麼要和你打賭?”

“你不想知道嗎?希蒙洛爾的內心。”

路維希一怔。

“你可以讀心,卻讀不了他的心。”

路維希突然哈哈大笑起來:“安瑟,你們精靈是不是太狂妄自戀了?希蒙洛爾如何關我什麼事?我爲什麼要關心他到底想什麼?”他的眼神逐漸陰騭起來:“我只要他死!”

安瑟垂下眼來,嘴角勾起一笑。激怒路維希最好的方法,就是提起希蒙洛爾。

“希蒙洛爾曾對我說過,你是個怎樣的人。”安瑟淡淡笑了笑:“當時我也和他打了同樣的一個賭,而他贏了。”

路維希抿緊脣線,緩慢地重複道:“他說我,是個怎樣的人?”隨即,他冷冷問道:“你要賭什麼?”有一瞬間,路維希只覺得自己瘋了,他們已經勝券在握了。誰都知道,二王子安瑟沒有法力與強健的體魄,除了智慧與藝術外,他不堪一擊。他爲什麼要浪費時間和安瑟打這個沒有意義的賭注。

安瑟沒有理他,他的手背在身後,目光澄澈,他就仿若聽不到路維希說什麼一般,他微微一笑,自顧自地說了下去:“要賭之前,先談談賭注如何?我聽過一句話。既然要賭,就要賭到大家都輸不起。如何,你押上魔族的命運,我押上精靈國的存亡?”

路維希並不是很瞭解安瑟,但也知道這個二王子言出必行。他的氣度決定了他說的每一個字都重若千斤。有一瞬間,路維希覺得事態有些超出自己的掌控。

在事後,別人問起安瑟說這句話時的心情時,安瑟不在意地道反正他就是想拖個時間,所以隨便找了個理由。

但在當時,所有的精靈都在仰望,他們單薄羸弱的二王子,沒有法力的二王子,在兩方優劣勢已經懸殊時主動站出來,談笑自若,彷彿一切事物只是他掌下的一顆顆棋子一般。

“你要賭什麼?”路維希重複了這一句。

“你最引以爲豪的,就是你的讀心術。”安瑟微笑:“不如我們就賭一賭,如何看透人心。”

隨之寒拖着蓮鏡無和安德森正迅速撤離神殿。路維希和隨之暖看見了他們,卻沒有攔他們。或許是因爲不屑,又或許是因爲他們根本不在意他們的生死。而隨之暖……

他儘量不去想這個問題。

他的妹妹,已經不是曾幾何時,他認識的妹妹了。而安德森……這尼瑪到底是怎麼回事,一個好好的大男人是怎麼變成一條魚的!這個畸形的尾巴是怎麼回事,返祖現象嗎?

蓮鏡無勉強還有活動力,她的臉色蒼白地毫無血色,眉頭緊鎖,她捂着傷口,弓着身,在他後方緊緊跟着。隨之寒知道,她是在擔心希蒙洛爾。這個認知讓小男人隨之寒有些不大高興,但奇怪的是,這種感覺並沒有想象中那麼難受。

“穿過神殿出去,再前不久遠處就是大湖人魚之淚。”帶路的精靈擔憂地看着安德森:“他流了很多血。再這樣下去,他會乾涸而死的。”

隨之寒很想停下來給安德森包紮,他有帶抗生素等等東西,安德森不是夢境裏的人,他的藥對安德森應該是有效果的。但蓮鏡無攔住了他,他們似乎對安德森身上武器造成的傷口都不是很在意,但更在意的是他真身離水的這個事實。人魚的鱗片硬度足夠,這也是安德森敢爲他擋炮火的主要原因之一,人魚的癒合能力也很強,但前提是在有水的情況下。

“尼瑪這是怎樣一個神奇的世界,這個世界裏還有正常的人類嗎?”隨之寒想仰天長嘯,但可惜的是沒人理他。安德森長而漂亮的魚尾拖在地上,此時它已經漸漸失去光澤。見此狀,隨之寒咬牙,只能跑的更快。蓮鏡無捂着傷口,蒼白着臉在身後追着,一聲不吭。在剛出神殿時,她就抓住旁邊的一個精靈,冷聲道:“通知聖禱團,逐漸停止在神殿的法術加成,絕對不能讓對方發現!另外,聯繫士兵,去城牆外守着!”

精靈和隨之寒具是一怔:“蓮鏡無,你在說什麼?”

“你們二王子吩咐的。”

“他什麼時候……”

“你沒看到他的手勢嗎?”蓮鏡無皺眉:“你的注意力全放在魚尾上了。安瑟擋在你面前的時候,背後對我們做了手勢。”她捂着傷口,不知在想些什麼:“不說暖暖,路維希和戴娜思本身的目的肯定不僅僅是擾亂一個慶典。”她冷靜道:“我和你們一起去找士兵。阿隨,把那條魚放生之後來找我。”之後,蓮鏡無在精靈的幫助下草草把傷口包紮了一下,她的手血肉模糊,骨屑卡在肉裏,如果不是意外,也許此生再不能用它來拿槍。

隨之寒點了點頭,扛起安德森就往人魚之淚跑。不知是不是錯覺,他只感覺身後安德森的皮膚越來越燙。他有些着急,回頭看時,卻發現人魚的臉上開始泛紅。那像是高燒時的嫣紅,病態的、焦躁的。

“不記得我了嗎……”安德森似乎是在呢喃,此時他的聲音這和他平時的暴躁不一樣,有些帶有孩子般的委屈:“你說過……會記得我的……”

“記得記得記得!絕對記得!誰敢忘了你啊!”這麼畸形的腿,這是那什麼綜合徵來着。

“你說過……不能娶我回去……那就由我來娶你回去……不可以嗎?”

“可以可以可以!絕對可以!誰敢不嫁你啊!”隨之寒完全不能接受一個大男人撒嬌,居然還撒地如此有水平,有特色,有資本。話說剛開始以爲這貨是白馬王子,那絕對是錯覺。有白馬的不一定是王子,還有可能是條魚。

他跑的上氣不接下氣,只感覺快要虛脫了。堂堂準特種兵,扛着一個兩百斤的殼,和一條目測至少有一百六十斤的魚,這已經不是負重跑的概念了,這是負重爬的等級了。舉重也不是這麼舉的。若不是這個殼號稱跑起來時可以按照e=mc將動量自動摺合成能量輸入體內,他絕對撐不過去。

“爲什麼不來找我……這麼多年……爲什麼不來找我……救你的人,明明是我……”他感覺身後有什麼東西冰涼,身上的人魚似乎是越來越輕。他猛地一回頭,只看到那條魚尾正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乾涸。

“kao!!!”

像是被激發出了所有潛力一般,隨之寒開始連滾帶爬地衝刺。他再也沒有心思去聽安德森到底在說些什麼。人魚之淚、人魚之淚,這個該死的湖怎麼這麼遠,號稱唯物主義論的特種兵已經開始在心裏咆哮,這些精靈懂不懂風水學,懂不懂玉帶環繞帝王氣啊!

終於,已經可以看見水光。他幾乎是帶着安德森兩個人一起摔向水中去的。

厚重的水突然包圍他們的時候,他感覺有什麼蒙過他的眼。那條幽蘭的影子一閃一閃,之後向水的深處沉去。隨之寒用狗刨式努力向上爬,終於破水而出時,他只感覺有什麼輕輕地託了他一下,之後,他終於爬上岸來大口喘息。方纔用百米衝刺的速度跑了幾公里,此時肺終於開始劇烈地扇動。他回頭看的時候,湖裏已經沒有那條藍色的身影。

他感覺後頸有什麼東西涼涼的。他一摸,是一顆珍珠。

“我什麼時候帶了這種娘們帶的玩意兒?”隨之寒莫名其妙,直接把珍珠丟進了人魚之淚中,而後向神殿衝去。 赤日炎炎,陝西澄城南面的官道上,黃土都被晒成了極細小的塵土,一行人騎著馬緩緩向著澄城方向而去。不管是人和馬,在這樣的驕陽之下趕路,都顯得有些垂頭喪氣。

被幾名家丁圍在隊伍中間的夏允彝,也失去了在京城時輕車華服的富貴公子模樣,而是換了一身便於趕路的衣服。隊伍前進的過程中,他不時的伸出舌頭舔了舔自己乾枯的嘴唇,但卻沒有去動自己腰間的水囊。

在陝西這地方趕路,遇到最大的麻煩就是,難以補充乾淨的飲水。作為接受了新學教育的燕京大學學生,夏允彝已經知道,肉眼看似乾淨的清水,其實含有很多讓人生病的髒東西,因此他已經和京城人士一樣,養成了非熱水不飲用的毛病。

陝西連年受災,被屍體污染的水源不知有多少。為了防止隊伍中有人染上疫病,因此夏允彝一直約束著隨從不飲用生水,如此一來便只有合理分配食水,才不至於讓這些隨從在趕路時斷水抱怨,夏允彝一直以身作則,才令他們堅持了下來。

搖晃了一下被烈日晒的有些發暈的腦袋,夏允彝不由轉動脖子向官道兩側往去,以分散自己的注意力。官道兩側除了黃土和斷崖之外,很少能夠看到幾許綠色,這和他路過山西太行山脈時看到的景色相去甚遠。

官道經過塬上時,能看到兩側大片的麥田,但此時田裡的麥子差不多已經收割完畢,除了高出地面幾寸的麥茬,就沒留下什麼了。不過即便是在這樣的烈日下,他也還是能夠看到遠離官道的麥田內,有著一個個黑點,這些都是在麥田裡撿拾麥穗的婦幼。

看著這些衣衫襤褸的婦孺在遠處緩緩的移動,猶如一具具行屍走肉時,夏允彝的心裡就感覺沉甸甸。當然他知道,這還不是最壞的時節,能夠有麥穗可撿,已經說明今年的收成並不算太差。上一次他來陝西調查災民狀況時,在野外只能看到屍體和成群的野狗。

也只有在這個時候,他才正真有些了解皇帝的心思,朝堂上究竟是正人君子執政還是小人執政,對於這些百姓來說其實並不重要。重要的是,執政大臣能夠讓他們吃上一口飽飯,讓他們看到活下去的希望。

夏允彝正在心中感慨的時候,前方探路的一名騎士跑了回來,向他彙報道:「夏公子,前面就陽庄堡了,過了陽庄堡十里便是澄城,隊伍是不是在陽庄堡打個尖,休息下再趕路?」

夏允彝抬頭看了一眼對方充滿期待的眼神,便笑了笑說道:「也好,就在陽庄堡吃午飯,然後休息一個時辰,反正今晚一定能趕到澄城了。這次多虧了你們護衛我上路,我會給黃守備寫信,謝謝你們這一路的奔波照顧的。」

這名騎士頓時喜笑顏開的答應了一聲,然後帶著幾名同袍趕去前面準備了。轉過了一道山崖之後,官道便通向了一道山崗,這片山崗上倒是鬱鬱蔥蔥的長滿了樹木,算是難得出現的一抹綠色。

當夏允彝等人走上了這片山崗,便發現這裡倒是出現了難得的一片平整區域,官道剛剛升到山崗的頂部,就能看到不遠處豎立了一道黃土壘砌的堡牆,剛好居高臨下的監視著這條通往澄城的官道,而在堡門附近的官道上還設立了一道關卡,幾名官兵正帶著一隊本地土丁檢查著過往行人。

他們此前趕路時許久碰不到一個人,看著這些被攔在關卡邊上黑壓壓的人頭,夏允彝心裡總算是明白了為什麼。和護送夏允彝的將士交談過的堡內守將,知道來了一個惹不起的大人物,因此趕緊從堡內走了出來,來迎接夏允彝等人入內。

夏允彝原本並不欲多事,畢竟他此行並沒有什麼官方的身份,只是憑藉著大學生的身份和之前尋訪災情時同地方官員結下的交情,在路途上受到了些照顧。而澄城剛剛經歷了一場戰火,在官道上設卡檢查往來行人,以防止被打散的流匪逃往外地,也是應有的道理。

但事情的變化並不是以他的意志為轉移的,在守堡把總的帶領下,夏允彝等人正打算進入堡寨大門時,蹲在一邊堡牆下的人群中突然竄出了幾人攔住了隊伍。

守堡的把總先是嚇了一跳,立刻向後退到了隊伍里,隊伍中的幾名將士已經把手按在了腰刀的把手上,弓起了身子準備迎戰。但這竄出的三人並沒有作出攻擊的姿態,而是跪在了地上,雙手作揖向夏允彝懇求道:「求大人憐憫,我等並非流賊,乃是從關外販運草藥往西安的商人,因為之前澄城被流賊所佔,我等不得不避居鄉下,現在朝廷大軍擊潰流賊,我等這才動身上路。

但是此前兵荒馬亂的時候,小人攜帶的路條不慎遺失,幾位兵大爺就要把我們扣在這裡,要等我們的東家過來贖人。小人等身上的盤纏將要用盡,若是再被扣在這裡,恐怕大傢伙都要餓死在這裡了。還請大人給條活路,小人在這裡給您磕頭了…」

確認對方只是出來討饒而不是反抗,駐守陽庄堡的那位把總頓時膽氣大壯,他上前對著跪在地上的三人連踹了三腳,口中還罵罵咧咧的說道:「你們這些刁民,什麼路條掉了,本官看你們就是潛藏的流賊,想要逃出本地去東山再起。

你們東家要是不來贖你們,就算你們全餓死了,也別想離開,本官寧可貼錢給你們收屍。都是些混賬玩意,還敢跑出來求情,驚嚇到貴人,本官非剁了你們不可…」

夏允彝轉頭看向了幾人竄出來的牆下,除了幾輛手推車正斜靠在牆邊,車子邊上同樣跪著幾名精瘦的漢子外,還有2名婦人和兩名七、八歲的孩童在隊伍里。

他心下惻然,便叫停了把總的行為,然後看著面前的三人問道:「你們既然是出關販賣草藥的藥商,為何隊伍里會有婦孺?難道你們除了販賣藥材之外,還販賣人口?」

剛剛回話的中年人還沒有出聲,跪在他左邊的一名高大漢子已經憤憤不平的回道:「這個年景,在陝西連壯男壯女都自賣不出去,誰還會要沒甚用處的婦人和孩子。這是我們李大哥的家眷,家鄉受災活不下去了,因此準備接去西安求個活路,沒想到卻要被活活餓死在這裡,這老天爺還真是不給窮苦人活路啊。」

夏允彝並沒用被這名漢子的語氣激怒,他打量了三人的神情之後,便隨口問道:「你的怨氣還真是不小,你們李大哥是哪位?是這次販賣藥材的領頭的嗎?」

這名高大的漢子不能回答,下意識的向身邊一直保持沉默的男子望去,這名男子也就2、30歲的模樣,但是卻比那名高大的漢子要沉穩的多。

看到夏允彝的目光放在了自己身上,他不得不開口回道:「小人李棗兒,是米脂人,剛剛無禮冒犯大人的,是小人的族侄李錦。這隻商隊的領頭,是剛剛向大人呈情的高掌柜。小人不過是因為熟悉往來道路,才替掌柜掌一掌行程而已。」

這位叫李棗兒的漢子抬起頭來回話的時候,夏允彝心裡不由為此人的相貌詫異了一會。經過了百多年的承平時期,大明百姓對於男子容貌的喜好,越來越傾向於女性化,面白而留幾許文士髯,就是標準的美男子模板。

而這位李棗兒,面目黝黑,鬍子從兩鬢連到了下巴,還微微帶有捲曲,完全是一副軍中猛將的模樣,但他臉上那雙眼睛卻又純凈的很,絲毫沒帶有兇狠的表情。這雙眼睛和他這張臉搭配起來,意外的給人一種誠實可信的感覺。

夏允彝心裡的提防之心頓時消去了不少,他語氣溫和的詢問了李棗兒幾個問題,比如行商路線,販運的藥材種類,西安藥鋪的位置等等,李棗兒都回答的毫無破綻。

於是夏允彝神情輕鬆的說道:「隨我出行的人里,有兩人咳嗽不止,我正愁沒地方買藥材去。既然剛好遇到你們,你就去給我抓上兩劑小柴胡湯吧。」

李棗兒遲疑了一下,馬上答應了下來,然後起身向著邊上的獨輪手推車走了過去,在一名女子的幫助下,李棗兒很快就抓了兩包葯回來,他雙手遞給了夏允彝身邊的隨從,口中還解釋道:「這小柴胡湯有幾樣藥材我們的貨物里沒有,所以小人稍稍調整了下藥方,只要大人的隨從喝了出一身汗,那就是有效了。」

夏允彝打開藥包,略略識別了下藥材,雖然不知道這副葯是否有效,但是君臣佐使的配藥手法倒是沒什麼問題。

他將藥包交給了邊上的隨從,終於完全放下了心道:「我看你相貌堂堂,談吐不錯,想來也是讀過書的人。你在這做藥販子難道不覺得可惜嗎?眼下朝廷正在用人之際,你要是有心為國效力的話,不妨上京城來找我,我會推薦你去試試陸軍軍官學校的考試。」

夏允彝說完便轉頭看著此堡的把總說道:「我看他們倒是正經的商隊,不妨就此放他們過去吧,洪巡撫那裡要是問起的話,我替你擔待了。」

這名把總連巡撫身邊的幕僚都見不到,那裡敢對這位京城來的貴人說不。他趕緊答應了下來,轉頭吩咐自己的手下放行。

看到關卡終於對自己的隊伍放開,李棗兒心裡終於鬆了口氣,他真心誠意的向夏允彝長拜致謝道:「小人多謝大人援手…」

夏允彝對著他點了點頭說道:「算不上什麼援手,不過是順口說了幾句公道話。你要是來了京城,就去燕京大學找我夏允彝就是了。不過,這李棗兒正是你的大名嗎?」

李棗兒想了想說道:「那是小人的小名,小人的大名叫做李…自成。」 回到神殿時,神殿已經沒有隨之暖、路維希和戴娜思的身影。希蒙洛爾和安瑟、國王正就地畫沙盤研究戰略。幾個精靈在打掃殘局,而安瑟看到了他,微笑地向他招招手:“隨小姐。”

隨之寒目瞪口呆:“你做了什麼?暖暖呢?那個路什麼希的呢?”

安瑟微笑道:“是這樣的,你走了後沒多久,希蒙洛爾就從夢中醒了,他把戴娜思打回原形,又用強大的法力驅逐了路維希和那個小女孩。所以我們安全了。”

隨之寒擡頭表示疑惑:“神棍,聽這麼說,你突然法力大增?”

希蒙洛爾之前對蓮鏡無使用了交換術,將全身靈力給了她。而之後他身上的鼠疫消失後,因爲缺少了交換條件,所以靈力也漸漸回覆到他身上。但在他入夢之前,靈力恢復地還不完全。現在看起來,他似乎恢復地還不錯。

希蒙洛爾擡頭白了安瑟一眼,言簡意賅:“我走出夢境,領悟了惑心術。而這裏的事多虧安瑟。”他淡淡掃了隨之寒一眼:“你沒看到很可惜。”

他沒看到可惜什麼?安瑟是上演了全武行還是精武門,他沒學到神龍十八掌還是葵花寶典很可惜?莫名其妙!

不過不知爲何,隨之寒總覺得心裏有些小驕傲。他擡起下頜,高貴冷豔地道:“我就知道肯定不是神棍你的功勞。還是安瑟厲害。”

大概是他的表情太明顯了,希蒙洛爾皺眉:“安瑟厲害你驕傲什麼?”

隨之寒:“……”一轉眼,正看到安瑟對他溫和地微笑。

春日宴 彼時滿地都是玫瑰花殘屑,陽光透過潔淨地一塵不染的神殿折射到大殿中,而那個美麗地近乎虛幻的精靈王子正在對他微笑。

一百年後,他的微笑像是月光下的藍色玫瑰,清冷而孤傲。卻不復一百年前在夢境裏的他的微笑,溫暖和平和,美譽一絲雜質。

他可以在最危難的時候毫不畏懼。他可以在看着所愛之人愛着別人而毫無芥蒂。他沒有雜質。自從認識安瑟以來,他似乎從未脆弱過,從未哭過。

他是所有人的支柱。

“好了,不說這個了。”安瑟指着沙盤認真道:“剛纔蓮小姐已經去守着這邊的城牆了。聖禱團現在也趕過去,這裏守備還有一些空虛,而且城牆是最不穩定的,希蒙,可能需要你法力加持。東面……”他皺了皺眉,似乎在想什麼:“兄長……”

國王打斷他的話:“不能讓他去。”

“好。”安瑟沒有說什麼,續道:“那東面就由我來。”

“兵力不足,安瑟。”希蒙洛爾皺眉道:“鼠疫中死了太多人。我們現在已經分不出兵力四面兼顧。”他想了想:“先守三面吧,剩下的北面派幾個哨兵,等有敵襲我帶人瞬移過去。”

他見安瑟和國王沒有其它的什麼意見,剛說完,就收拾東西急忙和士兵離開去找蓮鏡無。那邊安瑟也開始收拾東西,此時有精靈急忙衝進來戰報:“二殿下!”他上氣不接下氣,臉上卻是掩蓋不住的喜悅:“果然如您所料,在人類和魔族搗亂神殿的同時,東面涌來大量人類士兵!剛纔蓮小姐……不,助祭大人已退敵成功。殿下,我們贏了!”

“……贏了嗎?”安瑟回頭看看神殿,輕聲道:“這只是開始啊……”

精靈國已經近百年沒有遇到過戰爭。所以此次戰爭來襲時,精靈國上下人心惶惶。隨之寒和安瑟站在城牆上往下看,只覺得黑壓壓一片人類大軍,無邊無際。

隨之寒雖在現代看過電視電影中百萬大軍的描述,但真正在現實中看到時,還是感覺出了一種震撼。

“精靈國總人數也就幾萬吧,現在還死了三分之一,刨掉老弱病殘孕,剩下的男女都上,能打戰的也最多不過三分之一……”想想精靈們的手無縛雞之力,再看看城下士兵一個健壯有力裝備齊全。他遠遠看去,似乎還看到了火器的影子。

哦不,中世紀……火器也該出現了。

真的是怎麼算他們這裏都沒勝算啊。蓮鏡無之前贏得那場戰勝在他們大部隊沒有集結,並且這邊兵力出現在他們意料之外。而之後的戰爭呢?難道他們真的要用弓箭去拼人家的火器嗎?

隨之寒越看越有氣無力。回望安瑟,他臉上面無表情,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黑雲壓城城欲摧……”蓮鏡無不知何時來到他們身後,淡淡地評價了一句。她手上的傷口已經包紮過了,在希蒙洛爾可生白骨的法術之下已經漸漸好轉。她同樣也看到了大軍,但是她看的要比隨之寒和安瑟深得多。只見她微眯了眼:“重騎兵約有兩萬人,在那裏。人類的重騎兵正好能克我們的弓箭手,好在我們的弓箭手能破甲。到時候就看他們的防禦力高,還是我們的箭更利。”她舉起激光槍,指向東北角的一個羣落,“右邊是輕騎兵,約有八萬人。勝在速度,他們暴露在射程之內的時間比較短,好在這裏是攻城戰。城不破,騎兵就沒什麼用。”她指向南邊的一小塊士兵:“那裏是炮兵。也是我們這次最需要提防的軍隊。他們雖然人少,但是卻是攻城最有力的兵種。”蓮鏡無眼睛一眯,不知在想些什麼。之後,她看着其它的士兵道:“剩下的是一些常見兵種,弓箭手、步兵、重裝步兵、民兵、工兵等。在這一面看到的只有十萬人左右,但依照兵種搭配和旗號推斷,但可以確定,人數約有五十萬左右。”

“五十萬?!”

“五十萬啊……”

隨之寒和安瑟同時發出感嘆。隨之寒震驚道:“中世紀的歐洲有這麼多人……唔唔唔……”

蓮鏡無一把捂住他的口,低聲道:“別無知。這裏不能嚴格算歐洲!”

但真正慌亂的也不過是隨之寒一個人罷了。蓮鏡無本身身經百戰,對以少勝多的案例本就比一般人熟悉。安瑟不慌亂可以想象,但他不明白的是這羣精靈士兵怎麼一點感覺沒有。明明實力相差懸殊的是他們這邊好嗎?城牆上鏤空的是他們好嗎?士兵靠投硬幣來決定的是他們好嗎?弱不禁風的是他們好嗎?

似是看出了隨之寒的疑惑,安瑟輕輕拍了拍他的肩膀:“隨小姐,別擔心。”他看向遠處:“歷史上人類同樣規模的攻城戰不在少數,但他們從未成功過。”

隨之寒:“……”

旁邊的士兵向安瑟投來信任的眼光。 那抹月光 他們似乎認爲,只要有安瑟在,他們就不會有事。

隨之寒只覺得心中莫名悲哀。他要怎麼告訴這些人,他們在這場戰爭中輸了,輸的萬劫不復,精靈國滅亡,數萬精靈一起沉睡,不得超生。

隨之寒咬牙。他是來改變歷史的,他是要這些精靈一起從夢境中醒來,而不是繼續沉睡下去。但按這麼看下去,這何止是很難,這根本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務可以嗎?

到底有什麼辦法改變?他至今爲止已經做過的事情有如下幾件,一件是把地下會場給轟了,一件是讓精靈們不受毒品侵害。是的,有這兩件,至少能保證一部分精靈不有戰鬥力。那之後呢?一萬比五十萬這種差距怎麼破?原始氏族社會對比君主立憲制怎麼破?弓箭對大炮怎麼破?外星人入侵都拯救不了這種差距啊!等等,之前安瑟有說過,圖書館那顆是重要的線索……那是什麼意思?砍了那顆大樹造箭的意思嗎?不對,那最後被安瑟自己燒了……知識改變命運的意思嗎?你妹的,有本事你從那堆藝術書中找出等離子直徑口徑光能大炮的製造圖啊!

“不管怎樣,要先解決炮兵。”蓮鏡無面無表情道:“城牆不能破。”近距離戰於我們不利。阿隨,今晚來我房間一趟。”

隨之寒點點頭。

安瑟看了看戰況後,走下城牆:“我去檢查一下軍備。”

“我和你一起去!”隨之寒急忙跟上。安瑟朝他安慰性地笑笑:“好。”

此時,精靈國所有的藝術活動全部停止。老人們從圖書館中搬來大量工藝典籍,鑄造師、雕刻家等都放下本職工作,跟在工匠身後學習如何製造書中所描繪的武器和箭樓,以隨之寒的眼力,他根本不覺的這種冷兵器有什麼可看的,所以興趣缺缺。安瑟也大概看出了他的不情願,於是讓他在外面等,自己進去確認了數量和精準度。編織家用編制藤條花籃的手來編制粗勁的藤衣,精靈獨有的靈巧讓他們不用火的淬鍊就將藤條和石板鏈接在一起。以隨之寒的眼光看來,這種衣服處處是鏤空,石頭和藤條沒有強力膠也想粘在一起,而且藤條這種東西可信嗎?你見過誰用藤條來擋大炮的嗎?一看就像要散架一樣……想及此,隨之寒更無力了。

作者有話要說:鮮少有人知道

蓮鏡無,一個衆人所知的女人,一個謎一樣的女人。

常年一身軍裝,外出便是黑色,最喜歡做的事就是實驗,最擅長的事是發明莫名其妙的東西,與科學怪人不同的是,她的武力值在人才滿滿的特種兵隊伍裏也名列前茅,貌美值更是女神級別。

她號稱世上只有我不喜歡做的事,沒有我不會做的事。

她驕傲,她強勢,只要是競爭,她永遠是贏家。她狠戾,她忠誠,只要是命令,她永遠照辦。

這是衆人所知的她。

但鮮少有人知道,她其實不那麼喜歡黑色,她更喜歡帶點明豔的紫,或者鮮嫩的黃。因爲曾經有人說過,她穿上這兩種顏色美得很鮮活。

鮮少有人知道,她其實不是很喜歡每時每刻呆在實驗室,日復一日重複着同樣的實驗,記錄着差異只在小數點後兩位出現的數據。夜深人靜時,無數玻璃管子映襯她的影子,就仿若將無數個她置放在燒杯試管定量瓶裏一樣。

比起這個,她更喜歡的是三兩好友一起上街,尋找各種不同的小吃,一邊走一邊吃,不要女神形象,只願笑的開心;又或許是在家裏欺壓她的弟弟妹妹和老師,看着她傲嬌呆萌的阿隨找各種各樣的方式來證明他的智商,看着她溫柔可人的暖暖用各種溫暖的色彩拼接出一幅漂亮的畫,偶爾逗逗那個外表攻內心受的老師,成功是經常,失敗是偶然。

鮮少有人知道,女神那一身武力值是在小時候爲妹妹偷藥、爲弟弟打架時,被老師一點一點練出來的。

鮮少有人知道,她不得不贏、不得不照辦的理由,是因爲她身後還有兩個人。她可以永遠站在陰影裏,只求他們兩人世界裏盡是陽光。

在擋在她前面的老師殉職後,終於,這個陰影的角色,輪到了她。

鮮少有人知道,她並不完美,她並沒有外表那麼光鮮亮麗。

鮮少有人知道,她每晚很難入眠。她怕黑,更怕獨處。 在夏允彝的幫助下,這隻十多輛獨輪手推車組成的隊伍,開始蜿蜒向著山崗下流動起來了。落在隊伍最後面的李棗兒,在走下山崗之前停下了腳步向後方回望了過去。
Свернуть

Уважаемые пользователи! Администрация сайта «Реальные отзывы» убедительно просит предоставлять конкретные факты (номер, дату заказа и проч.), чтобы мы не сочли ваш отзыв наговором конкурентов. Благодарим за понимание. Не подкрепленные фактами отзывы будут удаляться как неинформативные.

Оставить отзыв

Имя (обязательно):
Электропочта (не обязательно):

негативный отзыв нейтральный отзыв положительный отзы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