Бизнес » Заработок » В Интернете
Медицина » Косметические процедуры

李馳很開心的就接受了任務,而李馳的父親卻皺起了眉頭來,顯然是不太願意讓自己的孩子牽扯進來。

  • Дополнительно:
“馳兒,你別鬧了,你現在什麼都還不懂,去了也只會給我們添麻煩,陳掌‘門’,還是讓馳兒留在家裏面吧!”

“李大哥,我知道你在擔心什麼,你不用擔心的,馳兒遲早是要邁出這一步的,如果他始終都沒辦法獨自承受這個東西,那他也不配做我陳庚的弟子,我以前的那幾個弟子,都已經各自承擔大責了,馳兒也不能輸給他們纔是。”

“老爸,你放心好了,如果我無法擺平,還有師傅在呢,難道你真以爲師傅會讓我胡‘亂’來嗎?況且我也修煉了很多術法了,如果再不檢驗一下的話,恐怕我自己都感覺自己是個廢物了,就算師傅不開除我,我自己都沒臉繼續在巫‘門’呆下去了。”

“馳兒說的對,他以後是要單獨扛起巫‘門’的重擔的,如果連一個小小的怨靈都對付不了,那還怎麼扛起巫‘門’的重擔?別小看自己的兒子,我相信他能行的。”

我拍了拍李馳父親的肩膀,李馳的父親此時也不再多說什麼了,只是囑咐了一下李馳萬事小心,李馳母親則是一臉平靜,似乎很相信自己的兒子。

跟着李馳父親來到了年會的現場,一進來我就感覺到了一陣壓抑,因爲這裏面的氣氛真的很古怪,看來當初李馳父親看到的那個小‘女’孩真的有問題。

“師傅,這裏面的氣氛很古怪,我覺得有那種東西。”

李馳閉着眼睛感受了一下四周的氛圍,之後睜開眼睛就對我說出了自己的感受。

“你感覺的沒錯,這裏的氣氛很壓抑,那種東西是存在的,而且那個東西現在就在看着我們,估計它在沒有‘弄’清楚我們的實力時,是不會輕易動手的。”

我害怕那個‘陰’靈傷害到了李馳的父親,所以直接在他身上貼了一道符,而李馳此時已經朝樓上的房間走去了,見李馳已經開始朝目標行動,我也拉着李馳的父親坐在了沙發上等待着李馳的歸來。

“陳掌‘門’,你怎麼讓馳兒一個人上去呢?那上面要是有危險的話,馳兒豈不是要遭殃了,你趕緊跟過去看看啊!”

我剛把李馳的父親按在沙發上,他立馬就掙扎着起來來。

“李大哥,我知道你愛子心切,可是你也不能一直寵溺着他,孩子都是要長大的,況且馳兒現在的表現很好,我相信他能對付那個怨靈的,那個怨靈的法力不是很高深,馳兒一個人可以對付過來,你不用太擔心了,安心跟我在這裏等結果吧!”

“陳掌‘門’,我就這一個兒子,馳兒要是真的出什麼事情了,我也沒辦法活下去了,馳兒的母親相信她也難以活下去,你不去找馳兒,我自己去。”

閃婚總裁通靈妻 李馳的父親很執拗,也不知道爲什麼,他竟然這麼不相信自己的兒子,不過也罷,畢竟就這一個寶貝兒子,平時磕了碰了都心疼半天,要是生命真的受到了脅迫,那他這個做父親的怎能不擔心?

見李馳父親朝樓上奔去,我急忙跟了上去,不是我擔心李馳,我只是擔心李馳的父親會鬧出什麼事情來,而且我也要保護他,雖然我給他了一道符,但是誰知道他會不會愚蠢的把那道符送給自己的兒子呢。

一到樓上的房間,我立馬就在四周佈置了結界,這樣一來,不管我們在裏面怎麼鬧騰,外面的人也不會知道。

“師傅,你怎麼把我老爸帶上來了?不是說這個小東西‘交’給我來處理的嗎?”

李馳一看到我和他老爸,立馬就不滿的嘟囔了起來,絲毫不給他父親一點臉面。

“你以爲我願意帶他上來嗎?是你父親不放心你,所以非要吵嚷着上來,我不許,他自己就強迫跑了上來,我也是沒有辦法纔跟上來的。”

“老爸,我在你心裏,難道就這麼沒用嗎?一個小屁丫頭,用的着我師傅出手嗎?我好歹也馬上成年人了,如果連一個小丫頭都打不過,那真的會笑掉別人大牙的。”

李馳很是不開心,李馳的父親此時一臉尷尬,不過我並沒有多看他們父子兩人,因爲我已經看到了那個小丫頭過來了,它一臉不悅的看着我們幾個。

“你們爲什麼要闖進我家裏?這裏是我的地盤,不許你們進來。”

小丫頭一直都警惕着我,似乎很害怕我一樣,不過我並沒有跟她說話,對於小‘陰’靈,我是不放在眼裏的,而且眼下我並沒有打算動手,因爲李馳在這裏,所以我想‘交’給他來。

“小丫頭,你爲什麼不去投胎去?你爸爸媽媽呢?爲什麼你一個人在這裏?”

李馳的父親似乎並不知道這個丫頭的厲害之處,反而還一臉微笑的看着她,見李馳父親中招了,我急忙用清心咒讓他清醒了過來。

“我這是怎麼了?咦?剛纔那個丫頭怎麼不見了?”

李馳父親一清醒過來,立馬就指了指‘門’口,李馳沒好氣的瞪了一眼自己的父親。

“老爸,你就別給我們添‘亂’了好不好?等下你不管看到了什麼東西,都不要開口說話,要不然,我真的會很生氣的。”

見自己兒子一臉憤怒,李馳的父親也不再說話了,只是靜悄悄的看着李馳在四周撒紙錢。

“馳兒,東南邊,她在東南邊,算了,爲師還是先替你開了天眼吧!”

見李馳忙‘亂’的樣子,我無奈的搖了搖頭,直接走到李馳跟前就給他開了天眼,天眼一開,小丫頭也沒辦法躲避了。

“小丫頭,你到底想要做什麼?爲什麼不去投胎?難道是想讓我們打散你的魂魄嗎?”

“不要不要,我不要離開這裏,爸爸媽媽說了,他們會回來接我的,我要等他們,我不能一個人走,那樣會不遵守諾言的。”

“撒謊,你爸爸媽媽早就死了,跟你一起死的,你怎麼可以撒謊呢?快點說,你爲什麼要留在這裏害人?”

李馳一臉憤怒,那個小丫頭見李馳生氣了,連忙跟他保持了一段距離,此時小丫頭眼裏的單純之光也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怨恨和憤怒,她的臉直接變成了漆黑,接着渾身都散發出煞氣來。

“不好,她想要跟我們同歸於盡,馳兒,你帶你父親先走,這裏留給師傅來處理,你已經沒辦法處理了。”

“師傅,那就‘交’給你了,我先走了。”

李馳也知道自己能做什麼,不能做什麼,所以也沒有執意要留在這裏,看到李馳帶走他父親後,我這才放心起來。

“小丫頭,你知道你這麼做會有什麼後果嗎?後果就是你以後都不可能再見到自己的爸爸和媽媽了,而且你以後也只能生活在無邊的黑暗當中,而且每天都要承受痛苦。”

“囉嗦,有本事來殺了我,別在這裏說大話了,很多道士都想要收了我,可是最後還是被我給殺了,你也會成爲那些道士裏的之一。”

小丫頭用手指了指牆上的漆黑部分,看到牆壁上的黑‘色’斑點,我心裏一顫,怪不得我總感覺這裏的牆壁很奇怪,原來是這麼一回事。

“小丫頭,你告訴我,他們怎麼會變成那些斑點呢?”

“因爲他們都得罪了我,你要小心哦!如果被我拍到的話,你也會變成牆上的斑點,除非你找一個替死鬼。”

小丫頭說完就從我眼前消失不見了,這丫頭太鬼‘精’靈了,我原本以爲她要跟我同歸於盡,卻沒有想到那只是她故意表現出來的假象,爲的就是‘迷’‘惑’我的眼睛,可是我怎麼可能那麼輕易的上當呢?

就在小丫頭消失後,我連忙轉過頭去,好在我夠及時,要不然小丫頭的手就到我背後了。 “你……你怎麼知道我在你背後?”

小丫頭一看到我轉過身來,立馬朝後退了兩步,一臉震驚的看着我,顯然是被我的快速反應給嚇到了。-

“你個小丫頭,還真以爲你那一點本事就能難道我嗎?我可是從人界升上來的,不是那些廢物能相提並論的。”

見小丫頭一臉彷徨,我並沒有給她好臉‘色’看,直接甩了一道符到了她身上,小丫頭立馬被天火符燒的求饒起來。

“不要再燒我了,我好痛,嗚嗚……媽媽……”

小丫頭傷心的哭了起來,見她一臉害怕,我收回了符火,一遠離符火的焚燒後,小丫頭這才擦了擦眼淚站起了身子。

“你爲什麼不燒了?”

“傻丫頭,你都哭着叫媽媽了,我還怎麼燒你,難道真要把你媽媽也引來嗎?對了,爲什麼你不離開這裏呢?看你剛纔被燒,你媽媽也不過來,我想她應該已經投胎去了吧!”

“媽媽很早就走了,我只是捨不得這裏,這裏曾經是我和媽媽的家,後來不知道爲什麼,這裏來了很多壞人,他們燒了我們的家,我和媽媽被關在家裏出不去,真的好疼啊!那些火燒在我們身上,我感覺自己真的好難受……”

小丫頭說着說着就又哭了起來,我沒有想到她竟然是被燒死的,但是看着不太像。

“那後來呢?後來發生了什麼事情?你並不像是被燒死的怨靈。”

“我不是被燒死的,被燒死的是媽媽,媽媽一直壓在我身上,所以我沒有被燒死,後來大火滅了之後,那些人見我沒有死,就把我放在了麻袋裏,然後我就被他們丟在了浴缸裏面,後來我就變成了這個樣子,而我們的家也被他們重新裝修了一遍。”

“沒想到竟然會是這個樣子,那你留在這裏也是爲了報復那些人是嗎?”

“嗯,那些人都還活得好好的,我不甘心,我也要讓他們償受到我和媽媽所承受的苦難,我不喜歡看到他們笑得那麼‘陰’險那麼可惡。”

“小丫頭,那你想不想再看到媽媽呀?”

“想啊!可是媽媽被燒死後,就沒有再回來過了,我都在這裏等好久好久了,每天晚上這裏都好黑的,我真的好害怕,大哥哥,你說媽媽是不是不要我了?”

小丫頭說着就又要哭起來了,我連忙走過去哄着她,卻沒有想到這丫頭竟然趁我不注意的時候,直接把手拍在了我的肩膀上。

“哈哈……你死定了,被我拍到了吧!給你五分鐘,你要是不拍別人,那你真的會變成牆上那些斑點哦! 烈焰焚情:冷梟的掛名嬌妻 我不騙你的。”

小丫頭嬉笑了起來,沒想到我這次竟然被這個臭丫頭給擺了一道子,不過對於她的鬼術,我並不怕,因爲那個鬼術對我沒有作用,我體內可是有冥王珠的,而且我前世就是冥王,因此並不怕鬼術。

“小丫頭,你真是太自信了,你真的以爲我會怕你的鬼術嗎?”

我說完就把冥王珠祭獻了出來,冥王珠一出來後,小丫頭立馬驚嚇的躲在了‘牀’底下,冥王珠是她的死‘穴’,一般的怨靈都是忌諱這個的,所以我祭獻出冥王珠也算是對頭了。

“小丫頭,你不是要我死嗎?怎麼現在嚇成這個樣子?”

“冥王大人,我錯了,我再也不敢了,放過我好不好啊?”

小丫頭沒有從‘牀’底下出來,直接對着我哭求着,不過我這次可不會上當了,這丫頭明顯狡猾的厲害,並不像是一般的小怨靈。

“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你應該是鬼‘精’靈,先成鬼,後來又雙休成了‘精’靈。”

我很慶幸及時讓李馳帶着他父親立刻了,要是李馳留在這裏對付這個丫頭的話,恐怕真的要吃虧了,我很慶幸李馳的父親當時阻止了我給李馳下達的任務,如果不是李馳的父親,我想李馳這次真的會遭殃的。

“是,我是鬼‘精’靈,不過我也是最近這幾天才修煉到這種境界的,冥王大人,你放我一次好不好?我剛纔對你說的話都是真實的,我沒有騙你。”

“我知道你說的話都是真實的,要不然你也不會讓我上當,不過就算你說的都是真實的,可是如今我也不能留着你繼續危害大家,你還是早早去投胎吧!”

弟弟兇猛:男神走位有點狂 “不要,我不要投胎,那些壞人還沒有死,我怎麼可能安心離開,冥王大人,求你讓我完成自己的心願吧!要不然,我真的會死不瞑目的。”

“唉!罷了,誰讓我這麼心軟呢,你既然想報仇,那我成全你,我也幫你一起報仇好不好?”

“好啊好啊,有冥王大人的幫忙,我一定很快就報仇的。”

小丫頭興奮了起來,她直接從‘牀’底下鑽了出來,見她一臉開心和嚮往,我直接把冥王珠收回到了自己的體內。

“你叫什麼名字?”

“我叫小米兒,媽媽說我們家以前是做大米生意的,後來就有了我,所以我就叫小米兒了。”

“嗯,很可愛的名字。”

小米兒讓我心裏一陣難受,她才六歲大一點,就遭受了無妄之災,而且現在所揹負的怨恨是常人難以揹負的,雖然她現在修成了鬼‘精’靈,可是她每個月圓之夜都要承受烈火焚身之苦。

這麼小的丫頭,承受了這麼多的災難卻還能笑得出來,我真的很心疼她,儘管她剛纔還想着要我‘性’命,其實換做是我的話,也許我會做的比她還要狠絕。

“小米兒,以後你叫我大哥哥好了,冥王這個分身不能隨便叫了,大哥哥我現在已經不是冥王了。”

“那爲什麼大哥哥你還有冥王珠呢?那可是冥王的權利象徵,而且冥王就算是轉世了,只要有冥王珠在,依舊是冥王。”

“算了,給你也說不清楚,反正你以後叫我大哥哥就行了,別提冥王這個名字了,大哥哥現在要叫剛纔那個小哥哥進來,你千萬不能傷害他,否則大哥哥一定會嚴懲你的。”

“不會了不會了,小米兒不會傷害那個小哥哥的,還有那個叔叔,小米兒都不會傷害的。”

小米兒對我下了保證後,我這才讓李馳和他父親進來,李馳和他父親一進來後,小米兒立馬就跑過去跟他們打招呼,只是剛走到李馳父親跟前時,李馳的父親就嚇暈了過去。

“馳兒,你先送你老爸回去吧!他這個樣子還真不適合留在這裏。”

我心裏一陣感慨,這李馳膽子這麼大,爲什麼他父親就那麼孬呢?唉!難道李馳是他抱養或者是別人的孩子嗎?因爲纔剛見證了文水的身世,所以我自然而然的就想到了李馳身上。

“大哥哥,那個叔叔怎麼突然就暈了呢?他怎麼那麼膽小啊?小米兒現在還只是用活着的樣子顯示給他看的,要是被他看到了我死去時的樣子,不知道是不是會嚇死啊?”

小米兒一臉無辜,見她賣萌起來了,我直接捏了捏她的臉,因爲小米兒已經修煉成了鬼‘精’靈,所以我是可以觸‘摸’到她的。

“小米兒,那位叔叔只是沒有見過世面罷了,不用想他了,剛纔那個小哥哥可是不怕你的。”

“嗯,小米兒看到了,那個小哥哥也好厲害,剛纔小米兒想要騙他,沒想到他都不上當的,大哥哥剛纔都上當了呢。”

小米兒說着就笑了起來,逗得我也一陣發笑,而我也沒有想到李馳的表現竟然會這麼好,看來他以後的道路比我還要走的遠,有如此徒弟,我這個做師傅的,哪能不高興呢?只是希望他不要學我人界的那兩個弟子。

李馳重新返回來的時候已經是十分鐘後了,他的瞬移術也學的到火候了,看到李馳一臉‘陰’沉的看着小米兒,我走過去‘摸’了‘摸’他的頭。

“馳兒,不用那麼緊張,小米兒不會傷害你的,而且爲師也答應幫她對付那些壞人了,那些壞人實在是太可惡了,不給他們一點厲害瞧瞧,還真以爲這個世界上沒人能管得了他們了。”

“師傅,你真的要管這件事情嗎?這個地方的主人可不是好惹的,我也聽我老爸說起過,這個人可是連警方都不輕易招惹的。”

“傻小子,警方不是不敢招惹他,只是因爲沒有抓到他的有利罪證,所以才難以逮捕他,可是我們不同,我們可以利用術法來找到他們的罪證,當然了,現在都是**律的年代,我們找到他們的罪證後,直接‘交’給警方來處理。”

“然後呢?我們能從這中間得到什麼好處?”

李馳不明白的看着我,而小米兒也一臉疑‘惑’。

“我們做道士的,不是爲了得到好處才做這一行業的,我們只爲剷除那些邪惡的東西,雖然他們眼下都是人,但是我相信,他們所做的事情最終會讓他們下地獄,到時候他們要是敢來人間,那也是我們維護正義的時刻了。”

“師傅,我越來越聽不懂您在說什麼,小米兒,你能聽懂嗎?”

“我也聽不懂,感覺大哥哥說話好奇怪,而且好矛盾。”

李馳和小米兒都不明白的看着我,我忽然不知道該怎麼去跟他們解釋了,也許他們年紀還太小,而且也沒有經歷過人世間的事情,所以不明白我話裏的意思,看來以後要多多帶李馳去人世間走走了。

“爲師的意思是,我們利用術法找到那些人的罪證,然後把罪證‘交’給警方來處理,等他們死後,我們再把他們的魂魄收拾一番,明白了嗎?”

“明白了,他們要是變成了怨靈,那我們也有藉口收拾他們了,而且他們也沒有什麼好辯解的,到時候我們想怎麼樣就怎麼樣。”

“可是大哥哥,爲什麼我們現在不能把他們殺了呢?爲什麼還要讓警方處理呢?明明是我們找到的罪證,爲什麼還要‘交’出去?”

小米兒嘟起了嘴來,我用手指在她鼻樑上颳了一下,這小丫頭有些時候真的還是很可愛的。

“你呀!我剛纔不是都說了嘛!這個年代是**律的,我們雖然是道士,但是也不能知法犯法啊!而且活人不在我們的管轄之內,我們也不方便動手,更何況我們隨便對活人動手的話,那也會給自己帶來麻煩。”

面對李馳和小米兒,我也不能說的太複雜,因此只能簡單的解釋一番。 在我對李馳和小米兒解釋完畢後,他們這才懵懵懂懂的點了點頭,不過看他們樣子應該還是不怎麼懂,不過能明白一點是一點吧!而且眼下我也不想再繼續解釋了,因爲我口渴了。。更多最新章節訪問: 。

“馳兒,你去外面倒杯水來。”

“是,師傅。”

李馳很聽話,這點讓我很是滿意,很快他就端着水走了進來,喝過水後,我這才繼續說了起來。

“今天晚上這個房子的主人就要回來了,我們大家先分工一下,小米兒你到時候嚇唬他,馳兒你盯着他的僕人,不要讓他們多事,我搜集他的罪證。”

“嗯,師傅,那我是不是要隱身呢?”

“那是自然的,如今你不方便暴‘露’出來,而且我也不能讓你深陷險境,畢竟你以後還是要上學的,爲師可不想讓你的身世有所污點。”

“污點?師傅你爲什麼要這麼說呢?弟子又沒有做什麼壞事。”

李馳不明白的擡起了頭來,見他還是不清楚這其中的厲害關係,我心裏也一陣嘆息,看來這沒有文化,還是不行的,因爲沒有文化,這理解能力就差了很多。

“傻小子,爲師的意思是,怕你被多心的人看到真身,到時候被傳了出去,你可就不好了,而且眼下你也不方便出現在衆人面前,畢竟你現在還有學業在身。”

“弟子明白了,那弟子先去準備準備。”

看着李馳走後,我這才拉着小米兒的手走到了‘門’外面,此時已經是下午時分了,而且因爲天氣‘陰’沉了,所以並沒有太陽傷害到小米兒。

“大哥哥,我也可以像小哥哥那樣叫你師傅嗎?”

“爲什麼?叫我大哥哥不是更好嗎?哥哥比師傅更親近一點。”

“可是我也想叫你師傅啊!這樣你就能教我學術法了,大哥哥的術法很厲害,我能感覺出來。”

“小丫頭,你是鬼修,跟我們的修煉方法不同,而且我也沒有辦法教習你什麼,所以我不可能收你爲弟子,而且這件事情後,你就要去轉世投胎了,不可以再逗留在這個世界了。”

“可是我還不想走啊!大哥哥,我爲什麼不能一直留下來呢?我又不會再去傷害別人了,你就讓我留下來好嗎?”

小米兒一臉期待,可是我根本就沒有讓她留下來的意思,而且她要是留下來了,到時候地府那些‘陰’兵找來的話,我怎麼解釋呢?而且如今我身份也不方便留她在這個世界。

“小丫頭,你真的不適合留在這個世界,你已經死了,是那個世界的人了,要還留在這裏,只會平添煩‘亂’,而且還會引起一些‘陰’兵的注意,況且我的身份就是人間的執法者,所以根本就不可能允許你留下。”

“哦!那算了,不過大哥哥,如果我轉世以後,你能來找我嗎?到時候我重新‘成’人了,你再收我做徒弟好不好?”

“那也要等好多年的,而且我現在也有目標,仙界是我的目標,我不可能一直都留在這裏,就算到時候收了你,那我遲早有一天也是要離開的。”

“能不能不走啊?小米兒捨不得大哥哥。”

“有聚就有散,今天的相聚,就是爲了明天的解散,何苦要勞神呢,小米兒,你也要放開心的去了,不能一直都留在這裏啊!而且你現在已經修成了鬼‘精’靈,到了地府,也沒人敢爲難你,你完全可以託生一戶好人家。”

“可是……”

“沒有什麼可是,等你的大仇報了之後,你就去你該去的地方,要不然大哥哥也會親自送你去的,大哥哥可不希望有那種事情發生,而且你也知道,大哥哥的職責就是收服魂魄的。”

“哦!小米兒知道了。”

小米兒說着就低下了頭去,不過我也沒有管她,小姑娘心裏的結還是由她自己去解決,我說的多了,也只會讓她更加難以解開。

等了大約半個小時,那些人也已經陸續到訪了,小米兒說了,他們一般都是晚上來這個地方,至於做些什麼事情,小米兒就不得知了,因爲那些人一到這裏就會去地下室。

地下室的‘門’上又有符篆,所以小米兒無法進去到裏面,因此故不得知那些人都在做什麼,這次也算是一個機會,我也很想知道這些人每天晚上都來這裏做些什麼勾當,要是能掌握他們的罪證,那就更好了。

因爲這些人已經來了的緣故,所以我也沒有走開,帶着隱身後的李馳悄悄的跟了進去,地下室很大,房間裏面就只擺了一個大圓桌子,上面有祭祀用的燭臺等物品,看到這些東西,我忽然有種大膽的猜測。

這些人一定是在做某種招魂或者祭祀儀式,而且是不爲外人所恥的,或者是被人禁止的,所以纔會選擇在這裏進行儀式。

就在我心裏暗暗猜測的時候,那個爲首的人拿着一個紙箱子就放在了桌子上面,而其他人則是一副見慣了的模樣,我好奇的看着他打開了紙箱子,但是當看到裏面的東西后,我立馬就感覺自己胃裏一陣痙攣。

“師傅,他們怎麼那麼噁心,還是人嗎?”

李馳指着紙箱子裏的東西后‘腿’了兩步,臉‘色’直接變得蒼白了起來,爲了避免他驚嚇之餘叫了出來,我連忙用術法送他離開了這個地下室。

送走李馳後,我就找了一個空位置坐了下來,那個爲首的人把紙箱子裏的人頭拿了出來,之後就擺放在桌子中央,下面的那些人點燃了桌子上的蠟燭。
“馳兒,你別鬧了,你現在什麼都還不懂,去了也只會給我們添麻煩,陳掌‘門’,還是讓馳兒留在家裏面吧!”

“李大哥,我知道你在擔心什麼,你不用擔心的,馳兒遲早是要邁出這一步的,如果他始終都沒辦法獨自承受這個東西,那他也不配做我陳庚的弟子,我以前的那幾個弟子,都已經各自承擔大責了,馳兒也不能輸給他們纔是。”

“老爸,你放心好了,如果我無法擺平,還有師傅在呢,難道你真以爲師傅會讓我胡‘亂’來嗎?況且我也修煉了很多術法了,如果再不檢驗一下的話,恐怕我自己都感覺自己是個廢物了,就算師傅不開除我,我自己都沒臉繼續在巫‘門’呆下去了。”

“馳兒說的對,他以後是要單獨扛起巫‘門’的重擔的,如果連一個小小的怨靈都對付不了,那還怎麼扛起巫‘門’的重擔?別小看自己的兒子,我相信他能行的。”

我拍了拍李馳父親的肩膀,李馳的父親此時也不再多說什麼了,只是囑咐了一下李馳萬事小心,李馳母親則是一臉平靜,似乎很相信自己的兒子。

跟着李馳父親來到了年會的現場,一進來我就感覺到了一陣壓抑,因爲這裏面的氣氛真的很古怪,看來當初李馳父親看到的那個小‘女’孩真的有問題。

“師傅,這裏面的氣氛很古怪,我覺得有那種東西。”

李馳閉着眼睛感受了一下四周的氛圍,之後睜開眼睛就對我說出了自己的感受。

“你感覺的沒錯,這裏的氣氛很壓抑,那種東西是存在的,而且那個東西現在就在看着我們,估計它在沒有‘弄’清楚我們的實力時,是不會輕易動手的。”

我害怕那個‘陰’靈傷害到了李馳的父親,所以直接在他身上貼了一道符,而李馳此時已經朝樓上的房間走去了,見李馳已經開始朝目標行動,我也拉着李馳的父親坐在了沙發上等待着李馳的歸來。

“陳掌‘門’,你怎麼讓馳兒一個人上去呢?那上面要是有危險的話,馳兒豈不是要遭殃了,你趕緊跟過去看看啊!”

我剛把李馳的父親按在沙發上,他立馬就掙扎着起來來。

“李大哥,我知道你愛子心切,可是你也不能一直寵溺着他,孩子都是要長大的,況且馳兒現在的表現很好,我相信他能對付那個怨靈的,那個怨靈的法力不是很高深,馳兒一個人可以對付過來,你不用太擔心了,安心跟我在這裏等結果吧!”

“陳掌‘門’,我就這一個兒子,馳兒要是真的出什麼事情了,我也沒辦法活下去了,馳兒的母親相信她也難以活下去,你不去找馳兒,我自己去。”

閃婚總裁通靈妻 李馳的父親很執拗,也不知道爲什麼,他竟然這麼不相信自己的兒子,不過也罷,畢竟就這一個寶貝兒子,平時磕了碰了都心疼半天,要是生命真的受到了脅迫,那他這個做父親的怎能不擔心?

見李馳父親朝樓上奔去,我急忙跟了上去,不是我擔心李馳,我只是擔心李馳的父親會鬧出什麼事情來,而且我也要保護他,雖然我給他了一道符,但是誰知道他會不會愚蠢的把那道符送給自己的兒子呢。

一到樓上的房間,我立馬就在四周佈置了結界,這樣一來,不管我們在裏面怎麼鬧騰,外面的人也不會知道。

“師傅,你怎麼把我老爸帶上來了?不是說這個小東西‘交’給我來處理的嗎?”

李馳一看到我和他老爸,立馬就不滿的嘟囔了起來,絲毫不給他父親一點臉面。

“你以爲我願意帶他上來嗎?是你父親不放心你,所以非要吵嚷着上來,我不許,他自己就強迫跑了上來,我也是沒有辦法纔跟上來的。”

“老爸,我在你心裏,難道就這麼沒用嗎?一個小屁丫頭,用的着我師傅出手嗎?我好歹也馬上成年人了,如果連一個小丫頭都打不過,那真的會笑掉別人大牙的。”

李馳很是不開心,李馳的父親此時一臉尷尬,不過我並沒有多看他們父子兩人,因爲我已經看到了那個小丫頭過來了,它一臉不悅的看着我們幾個。

“你們爲什麼要闖進我家裏?這裏是我的地盤,不許你們進來。”

小丫頭一直都警惕着我,似乎很害怕我一樣,不過我並沒有跟她說話,對於小‘陰’靈,我是不放在眼裏的,而且眼下我並沒有打算動手,因爲李馳在這裏,所以我想‘交’給他來。

“小丫頭,你爲什麼不去投胎去?你爸爸媽媽呢?爲什麼你一個人在這裏?”

李馳的父親似乎並不知道這個丫頭的厲害之處,反而還一臉微笑的看着她,見李馳父親中招了,我急忙用清心咒讓他清醒了過來。

“我這是怎麼了?咦?剛纔那個丫頭怎麼不見了?”

李馳父親一清醒過來,立馬就指了指‘門’口,李馳沒好氣的瞪了一眼自己的父親。

“老爸,你就別給我們添‘亂’了好不好?等下你不管看到了什麼東西,都不要開口說話,要不然,我真的會很生氣的。”

見自己兒子一臉憤怒,李馳的父親也不再說話了,只是靜悄悄的看着李馳在四周撒紙錢。

“馳兒,東南邊,她在東南邊,算了,爲師還是先替你開了天眼吧!”

見李馳忙‘亂’的樣子,我無奈的搖了搖頭,直接走到李馳跟前就給他開了天眼,天眼一開,小丫頭也沒辦法躲避了。

“小丫頭,你到底想要做什麼?爲什麼不去投胎?難道是想讓我們打散你的魂魄嗎?”

“不要不要,我不要離開這裏,爸爸媽媽說了,他們會回來接我的,我要等他們,我不能一個人走,那樣會不遵守諾言的。”

“撒謊,你爸爸媽媽早就死了,跟你一起死的,你怎麼可以撒謊呢?快點說,你爲什麼要留在這裏害人?”

李馳一臉憤怒,那個小丫頭見李馳生氣了,連忙跟他保持了一段距離,此時小丫頭眼裏的單純之光也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怨恨和憤怒,她的臉直接變成了漆黑,接着渾身都散發出煞氣來。

“不好,她想要跟我們同歸於盡,馳兒,你帶你父親先走,這裏留給師傅來處理,你已經沒辦法處理了。”

“師傅,那就‘交’給你了,我先走了。”

李馳也知道自己能做什麼,不能做什麼,所以也沒有執意要留在這裏,看到李馳帶走他父親後,我這才放心起來。

“小丫頭,你知道你這麼做會有什麼後果嗎?後果就是你以後都不可能再見到自己的爸爸和媽媽了,而且你以後也只能生活在無邊的黑暗當中,而且每天都要承受痛苦。”

“囉嗦,有本事來殺了我,別在這裏說大話了,很多道士都想要收了我,可是最後還是被我給殺了,你也會成爲那些道士裏的之一。”

小丫頭用手指了指牆上的漆黑部分,看到牆壁上的黑‘色’斑點,我心裏一顫,怪不得我總感覺這裏的牆壁很奇怪,原來是這麼一回事。

“小丫頭,你告訴我,他們怎麼會變成那些斑點呢?”

“因爲他們都得罪了我,你要小心哦!如果被我拍到的話,你也會變成牆上的斑點,除非你找一個替死鬼。”

小丫頭說完就從我眼前消失不見了,這丫頭太鬼‘精’靈了,我原本以爲她要跟我同歸於盡,卻沒有想到那只是她故意表現出來的假象,爲的就是‘迷’‘惑’我的眼睛,可是我怎麼可能那麼輕易的上當呢?

就在小丫頭消失後,我連忙轉過頭去,好在我夠及時,要不然小丫頭的手就到我背後了。 “你……你怎麼知道我在你背後?”

小丫頭一看到我轉過身來,立馬朝後退了兩步,一臉震驚的看着我,顯然是被我的快速反應給嚇到了。-

“你個小丫頭,還真以爲你那一點本事就能難道我嗎?我可是從人界升上來的,不是那些廢物能相提並論的。”

見小丫頭一臉彷徨,我並沒有給她好臉‘色’看,直接甩了一道符到了她身上,小丫頭立馬被天火符燒的求饒起來。

“不要再燒我了,我好痛,嗚嗚……媽媽……”

小丫頭傷心的哭了起來,見她一臉害怕,我收回了符火,一遠離符火的焚燒後,小丫頭這才擦了擦眼淚站起了身子。

“你爲什麼不燒了?”

“傻丫頭,你都哭着叫媽媽了,我還怎麼燒你,難道真要把你媽媽也引來嗎?對了,爲什麼你不離開這裏呢?看你剛纔被燒,你媽媽也不過來,我想她應該已經投胎去了吧!”

“媽媽很早就走了,我只是捨不得這裏,這裏曾經是我和媽媽的家,後來不知道爲什麼,這裏來了很多壞人,他們燒了我們的家,我和媽媽被關在家裏出不去,真的好疼啊!那些火燒在我們身上,我感覺自己真的好難受……”

小丫頭說着說着就又哭了起來,我沒有想到她竟然是被燒死的,但是看着不太像。

“那後來呢?後來發生了什麼事情?你並不像是被燒死的怨靈。”

“我不是被燒死的,被燒死的是媽媽,媽媽一直壓在我身上,所以我沒有被燒死,後來大火滅了之後,那些人見我沒有死,就把我放在了麻袋裏,然後我就被他們丟在了浴缸裏面,後來我就變成了這個樣子,而我們的家也被他們重新裝修了一遍。”

“沒想到竟然會是這個樣子,那你留在這裏也是爲了報復那些人是嗎?”

“嗯,那些人都還活得好好的,我不甘心,我也要讓他們償受到我和媽媽所承受的苦難,我不喜歡看到他們笑得那麼‘陰’險那麼可惡。”

“小丫頭,那你想不想再看到媽媽呀?”

“想啊!可是媽媽被燒死後,就沒有再回來過了,我都在這裏等好久好久了,每天晚上這裏都好黑的,我真的好害怕,大哥哥,你說媽媽是不是不要我了?”

小丫頭說着就又要哭起來了,我連忙走過去哄着她,卻沒有想到這丫頭竟然趁我不注意的時候,直接把手拍在了我的肩膀上。

“哈哈……你死定了,被我拍到了吧!給你五分鐘,你要是不拍別人,那你真的會變成牆上那些斑點哦! 烈焰焚情:冷梟的掛名嬌妻 我不騙你的。”

小丫頭嬉笑了起來,沒想到我這次竟然被這個臭丫頭給擺了一道子,不過對於她的鬼術,我並不怕,因爲那個鬼術對我沒有作用,我體內可是有冥王珠的,而且我前世就是冥王,因此並不怕鬼術。

“小丫頭,你真是太自信了,你真的以爲我會怕你的鬼術嗎?”

我說完就把冥王珠祭獻了出來,冥王珠一出來後,小丫頭立馬驚嚇的躲在了‘牀’底下,冥王珠是她的死‘穴’,一般的怨靈都是忌諱這個的,所以我祭獻出冥王珠也算是對頭了。

“小丫頭,你不是要我死嗎?怎麼現在嚇成這個樣子?”

“冥王大人,我錯了,我再也不敢了,放過我好不好啊?”

小丫頭沒有從‘牀’底下出來,直接對着我哭求着,不過我這次可不會上當了,這丫頭明顯狡猾的厲害,並不像是一般的小怨靈。

“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你應該是鬼‘精’靈,先成鬼,後來又雙休成了‘精’靈。”

我很慶幸及時讓李馳帶着他父親立刻了,要是李馳留在這裏對付這個丫頭的話,恐怕真的要吃虧了,我很慶幸李馳的父親當時阻止了我給李馳下達的任務,如果不是李馳的父親,我想李馳這次真的會遭殃的。

“是,我是鬼‘精’靈,不過我也是最近這幾天才修煉到這種境界的,冥王大人,你放我一次好不好?我剛纔對你說的話都是真實的,我沒有騙你。”

“我知道你說的話都是真實的,要不然你也不會讓我上當,不過就算你說的都是真實的,可是如今我也不能留着你繼續危害大家,你還是早早去投胎吧!”

弟弟兇猛:男神走位有點狂 “不要,我不要投胎,那些壞人還沒有死,我怎麼可能安心離開,冥王大人,求你讓我完成自己的心願吧!要不然,我真的會死不瞑目的。”

“唉!罷了,誰讓我這麼心軟呢,你既然想報仇,那我成全你,我也幫你一起報仇好不好?”

“好啊好啊,有冥王大人的幫忙,我一定很快就報仇的。”

小丫頭興奮了起來,她直接從‘牀’底下鑽了出來,見她一臉開心和嚮往,我直接把冥王珠收回到了自己的體內。

“你叫什麼名字?”

“我叫小米兒,媽媽說我們家以前是做大米生意的,後來就有了我,所以我就叫小米兒了。”

“嗯,很可愛的名字。”

小米兒讓我心裏一陣難受,她才六歲大一點,就遭受了無妄之災,而且現在所揹負的怨恨是常人難以揹負的,雖然她現在修成了鬼‘精’靈,可是她每個月圓之夜都要承受烈火焚身之苦。

這麼小的丫頭,承受了這麼多的災難卻還能笑得出來,我真的很心疼她,儘管她剛纔還想着要我‘性’命,其實換做是我的話,也許我會做的比她還要狠絕。

“小米兒,以後你叫我大哥哥好了,冥王這個分身不能隨便叫了,大哥哥我現在已經不是冥王了。”

“那爲什麼大哥哥你還有冥王珠呢?那可是冥王的權利象徵,而且冥王就算是轉世了,只要有冥王珠在,依舊是冥王。”

“算了,給你也說不清楚,反正你以後叫我大哥哥就行了,別提冥王這個名字了,大哥哥現在要叫剛纔那個小哥哥進來,你千萬不能傷害他,否則大哥哥一定會嚴懲你的。”

“不會了不會了,小米兒不會傷害那個小哥哥的,還有那個叔叔,小米兒都不會傷害的。”

小米兒對我下了保證後,我這才讓李馳和他父親進來,李馳和他父親一進來後,小米兒立馬就跑過去跟他們打招呼,只是剛走到李馳父親跟前時,李馳的父親就嚇暈了過去。

“馳兒,你先送你老爸回去吧!他這個樣子還真不適合留在這裏。”

我心裏一陣感慨,這李馳膽子這麼大,爲什麼他父親就那麼孬呢?唉!難道李馳是他抱養或者是別人的孩子嗎?因爲纔剛見證了文水的身世,所以我自然而然的就想到了李馳身上。

“大哥哥,那個叔叔怎麼突然就暈了呢?他怎麼那麼膽小啊?小米兒現在還只是用活着的樣子顯示給他看的,要是被他看到了我死去時的樣子,不知道是不是會嚇死啊?”

小米兒一臉無辜,見她賣萌起來了,我直接捏了捏她的臉,因爲小米兒已經修煉成了鬼‘精’靈,所以我是可以觸‘摸’到她的。

“小米兒,那位叔叔只是沒有見過世面罷了,不用想他了,剛纔那個小哥哥可是不怕你的。”

“嗯,小米兒看到了,那個小哥哥也好厲害,剛纔小米兒想要騙他,沒想到他都不上當的,大哥哥剛纔都上當了呢。”

小米兒說着就笑了起來,逗得我也一陣發笑,而我也沒有想到李馳的表現竟然會這麼好,看來他以後的道路比我還要走的遠,有如此徒弟,我這個做師傅的,哪能不高興呢?只是希望他不要學我人界的那兩個弟子。

李馳重新返回來的時候已經是十分鐘後了,他的瞬移術也學的到火候了,看到李馳一臉‘陰’沉的看着小米兒,我走過去‘摸’了‘摸’他的頭。

“馳兒,不用那麼緊張,小米兒不會傷害你的,而且爲師也答應幫她對付那些壞人了,那些壞人實在是太可惡了,不給他們一點厲害瞧瞧,還真以爲這個世界上沒人能管得了他們了。”

“師傅,你真的要管這件事情嗎?這個地方的主人可不是好惹的,我也聽我老爸說起過,這個人可是連警方都不輕易招惹的。”

“傻小子,警方不是不敢招惹他,只是因爲沒有抓到他的有利罪證,所以才難以逮捕他,可是我們不同,我們可以利用術法來找到他們的罪證,當然了,現在都是**律的年代,我們找到他們的罪證後,直接‘交’給警方來處理。”

“然後呢?我們能從這中間得到什麼好處?”

李馳不明白的看着我,而小米兒也一臉疑‘惑’。

“我們做道士的,不是爲了得到好處才做這一行業的,我們只爲剷除那些邪惡的東西,雖然他們眼下都是人,但是我相信,他們所做的事情最終會讓他們下地獄,到時候他們要是敢來人間,那也是我們維護正義的時刻了。”

“師傅,我越來越聽不懂您在說什麼,小米兒,你能聽懂嗎?”

“我也聽不懂,感覺大哥哥說話好奇怪,而且好矛盾。”

李馳和小米兒都不明白的看着我,我忽然不知道該怎麼去跟他們解釋了,也許他們年紀還太小,而且也沒有經歷過人世間的事情,所以不明白我話裏的意思,看來以後要多多帶李馳去人世間走走了。

“爲師的意思是,我們利用術法找到那些人的罪證,然後把罪證‘交’給警方來處理,等他們死後,我們再把他們的魂魄收拾一番,明白了嗎?”

“明白了,他們要是變成了怨靈,那我們也有藉口收拾他們了,而且他們也沒有什麼好辯解的,到時候我們想怎麼樣就怎麼樣。”

“可是大哥哥,爲什麼我們現在不能把他們殺了呢?爲什麼還要讓警方處理呢?明明是我們找到的罪證,爲什麼還要‘交’出去?”

小米兒嘟起了嘴來,我用手指在她鼻樑上颳了一下,這小丫頭有些時候真的還是很可愛的。

“你呀!我剛纔不是都說了嘛!這個年代是**律的,我們雖然是道士,但是也不能知法犯法啊!而且活人不在我們的管轄之內,我們也不方便動手,更何況我們隨便對活人動手的話,那也會給自己帶來麻煩。”

面對李馳和小米兒,我也不能說的太複雜,因此只能簡單的解釋一番。 在我對李馳和小米兒解釋完畢後,他們這才懵懵懂懂的點了點頭,不過看他們樣子應該還是不怎麼懂,不過能明白一點是一點吧!而且眼下我也不想再繼續解釋了,因爲我口渴了。。更多最新章節訪問: 。

“馳兒,你去外面倒杯水來。”

“是,師傅。”

李馳很聽話,這點讓我很是滿意,很快他就端着水走了進來,喝過水後,我這才繼續說了起來。

“今天晚上這個房子的主人就要回來了,我們大家先分工一下,小米兒你到時候嚇唬他,馳兒你盯着他的僕人,不要讓他們多事,我搜集他的罪證。”

“嗯,師傅,那我是不是要隱身呢?”

“那是自然的,如今你不方便暴‘露’出來,而且我也不能讓你深陷險境,畢竟你以後還是要上學的,爲師可不想讓你的身世有所污點。”

“污點?師傅你爲什麼要這麼說呢?弟子又沒有做什麼壞事。”

李馳不明白的擡起了頭來,見他還是不清楚這其中的厲害關係,我心裏也一陣嘆息,看來這沒有文化,還是不行的,因爲沒有文化,這理解能力就差了很多。

“傻小子,爲師的意思是,怕你被多心的人看到真身,到時候被傳了出去,你可就不好了,而且眼下你也不方便出現在衆人面前,畢竟你現在還有學業在身。”

“弟子明白了,那弟子先去準備準備。”

看着李馳走後,我這才拉着小米兒的手走到了‘門’外面,此時已經是下午時分了,而且因爲天氣‘陰’沉了,所以並沒有太陽傷害到小米兒。

“大哥哥,我也可以像小哥哥那樣叫你師傅嗎?”

“爲什麼?叫我大哥哥不是更好嗎?哥哥比師傅更親近一點。”

“可是我也想叫你師傅啊!這樣你就能教我學術法了,大哥哥的術法很厲害,我能感覺出來。”

“小丫頭,你是鬼修,跟我們的修煉方法不同,而且我也沒有辦法教習你什麼,所以我不可能收你爲弟子,而且這件事情後,你就要去轉世投胎了,不可以再逗留在這個世界了。”

“可是我還不想走啊!大哥哥,我爲什麼不能一直留下來呢?我又不會再去傷害別人了,你就讓我留下來好嗎?”

小米兒一臉期待,可是我根本就沒有讓她留下來的意思,而且她要是留下來了,到時候地府那些‘陰’兵找來的話,我怎麼解釋呢?而且如今我身份也不方便留她在這個世界。

“小丫頭,你真的不適合留在這個世界,你已經死了,是那個世界的人了,要還留在這裏,只會平添煩‘亂’,而且還會引起一些‘陰’兵的注意,況且我的身份就是人間的執法者,所以根本就不可能允許你留下。”

“哦!那算了,不過大哥哥,如果我轉世以後,你能來找我嗎?到時候我重新‘成’人了,你再收我做徒弟好不好?”

“那也要等好多年的,而且我現在也有目標,仙界是我的目標,我不可能一直都留在這裏,就算到時候收了你,那我遲早有一天也是要離開的。”

“能不能不走啊?小米兒捨不得大哥哥。”

“有聚就有散,今天的相聚,就是爲了明天的解散,何苦要勞神呢,小米兒,你也要放開心的去了,不能一直都留在這裏啊!而且你現在已經修成了鬼‘精’靈,到了地府,也沒人敢爲難你,你完全可以託生一戶好人家。”

“可是……”

“沒有什麼可是,等你的大仇報了之後,你就去你該去的地方,要不然大哥哥也會親自送你去的,大哥哥可不希望有那種事情發生,而且你也知道,大哥哥的職責就是收服魂魄的。”

“哦!小米兒知道了。”

小米兒說着就低下了頭去,不過我也沒有管她,小姑娘心裏的結還是由她自己去解決,我說的多了,也只會讓她更加難以解開。

等了大約半個小時,那些人也已經陸續到訪了,小米兒說了,他們一般都是晚上來這個地方,至於做些什麼事情,小米兒就不得知了,因爲那些人一到這裏就會去地下室。

地下室的‘門’上又有符篆,所以小米兒無法進去到裏面,因此故不得知那些人都在做什麼,這次也算是一個機會,我也很想知道這些人每天晚上都來這裏做些什麼勾當,要是能掌握他們的罪證,那就更好了。

因爲這些人已經來了的緣故,所以我也沒有走開,帶着隱身後的李馳悄悄的跟了進去,地下室很大,房間裏面就只擺了一個大圓桌子,上面有祭祀用的燭臺等物品,看到這些東西,我忽然有種大膽的猜測。

這些人一定是在做某種招魂或者祭祀儀式,而且是不爲外人所恥的,或者是被人禁止的,所以纔會選擇在這裏進行儀式。

就在我心裏暗暗猜測的時候,那個爲首的人拿着一個紙箱子就放在了桌子上面,而其他人則是一副見慣了的模樣,我好奇的看着他打開了紙箱子,但是當看到裏面的東西后,我立馬就感覺自己胃裏一陣痙攣。

“師傅,他們怎麼那麼噁心,還是人嗎?”

李馳指着紙箱子裏的東西后‘腿’了兩步,臉‘色’直接變得蒼白了起來,爲了避免他驚嚇之餘叫了出來,我連忙用術法送他離開了這個地下室。

送走李馳後,我就找了一個空位置坐了下來,那個爲首的人把紙箱子裏的人頭拿了出來,之後就擺放在桌子中央,下面的那些人點燃了桌子上的蠟燭。
Свернуть

Уважаемые пользователи! Администрация сайта «Реальные отзывы» убедительно просит предоставлять конкретные факты (номер, дату заказа и проч.), чтобы мы не сочли ваш отзыв наговором конкурентов. Благодарим за понимание. Не подкрепленные фактами отзывы будут удаляться как неинформативные.

Оставить отзыв

Имя (обязательно):
Электропочта (не обязательно):

негативный отзыв нейтральный отзыв положительный отзы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