Бытовая техника » Крупная бытовая техника » Холодильники
Медицина » Клиники / Больницы / Поликлиники

十秒鐘的時間很快就過去了,那個森寒的聲音又響了起來:“第九關開始,闖關者做好準備。”

  • Дополнительно:
楚凡又運轉了一下靈異功,他對最後一關還是比較重視的,雖然他已經成功闖過八道關,但他從來都沒有大意。

突然眼前的景象就發生了改變,那些牛頭也在一瞬間消失了。

隨之而來的是一陣陰風四起,這陣陰風很來得好快,而且好寒好冷。

這樣的寒冷楚凡還是第一次經見,不由得打了一個冷顫,女鬼也縮了縮脖子,可見這陣陰風端的是不同一般。

陰風吹來後,又是一陣鬼叫的聲音,而且還有好多的鬼火,楚凡看到這一幕,不由得笑了。

沒想到,真的沒有想到,最後一關居然是鬼關。

而楚凡最不怕的就是鬼,不管是大鬼,還是小鬼,還是鬼頭,還是鬼將,還是鬼王,他都不怕。

是的,楚凡從來就不怕鬼,只有鬼怕他,而且鬼王都被他幹倒了好幾個。

隨着陰風四起,鬼火閃煉,突然就跳出許多的鬼來,這些鬼也是各種各樣,既有吊死鬼,也有餓死鬼,也有淹死鬼。

總之,這些鬼都是各樣知色,但卻無一例外的是,這些鬼都是面露兇相,都是一羣惡鬼。

這些鬼一個個的披着綠頭髮,而且長着長長的牙齒,還有一些女鬼長着很長很長的指甲,比太后老佛爺的指甲還要長上幾分。

女鬼看到這麼多的兇鬼惡鬼後,也是一陣害怕,一陣緊張,又往楚凡的懷裏縮了縮,隨即一陣香氣撲向楚凡的鼻子。

楚凡又是精神一振,又摟了摟懷中的女鬼,又輕聲安慰了幾句。

女鬼這才漸漸地平靜下來,而那些兇鬼也一齊向楚凡和女鬼撲了過來。

這些鬼雖然很兇很惡的樣子,但他們並沒有兵器,只是孫隨風飄了過來,一下子就飄到了楚凡和女鬼的面前。

這些鬼都張開大嘴一齊向楚凡咬了過來,還有一些女鬼揚起長長的指甲向女鬼的臉上抓來。

女鬼又嚇得往楚凡的懷裏鑽了鑽,楚凡隨即笑了笑,突然念動驅鬼咒,很快就驅離了一些鬼。

但是還有些鬼的道行較深,竟然不怕驅鬼咒,又往楚凡的身上撲了過來。

楚凡見狀,隨即陶出一些靈符,隨即就貼到一些鬼的身上,這些鬼被貼了靈符後,有的當場不動了,有的當即消失了。

但還是有些鬼連靈符也不怕,還是張牙舞爪地向楚凡撲了過來。

楚凡見狀,突然大喝一聲,一下子就跳了起來,而且跳得很高,這些鬼一下子撲了過空。

這些兇鬼惡鬼還是向楚凡圍攏了過來,又是一陣撲咬,楚凡還是使出各種招數,一一化解開來。

但是這些鬼也真夠兇的,他們並沒有一刻停止攻擊,而且還發出一陣陣的鬼叫聲。

場外的鬼們也叫了起來,不過他們並不是聲援這些惡鬼,而是聲援楚凡。

楚凡又是一陣閃轉騰挪,和這些惡鬼兇鬼周旋了一陣,但並沒有衝出這些鬼的包圍圈。

不過,楚凡雖然處境兇險,但並沒有受傷,女鬼也沒有受傷,她一直都縮在楚凡的懷裏沒有動。

楚凡看到這些鬼這麼兇,不斷的撲過來,只好不停地念動驅鬼咒,很多鬼都無法靠近他和女鬼的身體,只有一些道行較深的鬼始終在對楚凡和女鬼出手,而且他們的手段也是十分的狠毒。

有幾次,楚凡差點被一個小不點的惡鬼咬中了。

這個鬼雖然個頭不大,但道行很深,鬼頭鬼腦的,鬼主意也多。

這個鬼不時伸出長長的舌頭,一雙鬼手也是十分的恐怖,長長的,不僅手臂長,手指也長,指甲也長,隨手一伸就是幾丈遠。

然而,這個鬼雖然厲害,但楚凡並不懼他,每一次都要和這個鬼過上一招半招,也是時有輸贏。

除了這個鬼比較厲害,還有一個黑鬼也是相當的厲害。

這個黑鬼全身黑黑的,黑得就象煤炭一樣。

這個黑鬼最擅長的就是飛腿,黑鬼每一次飛跳起來都是好幾丈,而且他還會飛,這就佔了很大的優勢。

更爲厲害的是,這個黑鬼還有凝實的身體,這是其他的鬼所不能比擬的。

如此一來,在最前面打頭陣的就是大個鬼和黑鬼了。

大個鬼和黑鬼一個上,一個下,配合得十分默契,而且還是同時出手,每一招都要鎖住楚凡上中下三路。 小不點的鬼和大黑鬼一上一下向楚凡撲擊而來,而且來得兇猛。

楚凡也一下子跳了起來,依然跳得很高,堪堪避過兩鬼的攻擊。

而這兩鬼着實兇惡得很,隨即發出一聲聲鬼叫,又一齊飛撲而來。

其餘的鬼也是一陣鼓譟,又從四面八方攻了過來,而且比前幾次還要兇猛,估計是被那兩鬼帶動了兇惡的本性。

這些惡鬼都露出長長的舌頭,有的白臉,有的紅臉,還有的黑臉,有些鬼頭上一頭綠毛,有的一頭黑髮,有的一頭紅髮,都是無一例外地發出一陣陣難聽的鬼叫聲。

這些鬼和楚凡比起來主要佔了幾個優勢,一是鬼多勢衆,二是他們都會飛,而且飛得挺高,三是這些鬼的道行都相對較深。

尤其是那個小個子鬼和大黑鬼,楚凡和他們戰了幾個回合後,已經看出了他們的真實身份,這就是兩個鬼王。

本來楚凡剛開始的時候沒有注意到,在他們一齊攻擊的時候,突然看到這兩鬼的眉心上隱約有一個“王”字閃爍,如此一來,楚凡當即確定了這兩鬼就是兩鬼王。

不過,楚凡雖然看出了他們的鬼王身份,但他並沒有緊張,也沒有害怕。

的確,鬼王楚凡也不是沒有見過,也不是沒有幹過,也不是沒有幹倒過鬼王。

因此,楚凡看到這兩個鬼王后,隨即笑了笑,又將靈異功法整個提了起來,一連運轉了幾個周天,感覺力量還行。

而現在,那些惡鬼在兩鬼王的帶領下越來越兇了,撲擊的速度也越來越快,有幾次差點就打中了楚凡的要害。

而楚凡和這些鬼的戰鬥也是極爲兇險,到現在爲止,也是多處受傷,雖然沒有傷到要害,但疼痛總是少不了的。

好在,女鬼也有些特殊的本事,她的小手在楚凡的傷口處輕輕地撫摸了一下,當即就有一股清涼的氣息,而且傷口很快就癒合了。

霸道帝少惹不得全文免費閱讀 楚凡受了幾處傷後,也變得謹慎了許多,雖然他並不懼兩鬼王,雖然他並不懼這麼多惡鬼的圍攻,但是實際情況還是相當惡劣的。

畢竟這些惡鬼不僅與別的鬼大不相同,而且飛得挺高,撲得又快,而且還有那麼多,前赴後繼的。

很快地,楚凡又陷入這些惡鬼的包圍圈中,還是那兩鬼打頭陣,後面的鬼要麼吶喊,要麼各出狠招向楚凡衝了過來。

而楚凡也是全力施爲,使出渾身的解數,幾個回合下來,就出了一身大汗。

楚凡也顧不上擦汗,幾次拼命突出重圍,但很快又被這些惡鬼包圍住了。

場外的鬼們看到這一幕,也是面面相覷,他們也是沒有想到,楚凡闖這第九關,居然是一羣兇惡的鬼,而且還有兩鬼王,這就厲害了。

看來楚凡闖這最後一關,也是難度不小,甚至還有些鬼覺得楚凡不一定能闖過這一關。

因此,很多好心的鬼都是暗暗着急,如果楚凡不能闖過這最後一關的話,前面闖過的八大關就會前功盡棄。

而有些鬼卻幸災樂禍的笑了起來,他們都在看着楚凡和那些惡鬼拼死拼活,都在饒有興趣地看着這一出好戲。

而楚凡現在的確已經相當的危險,他的身上已經不止一次受傷,而且每一次受傷,都要流血,幸好女鬼的療傷本事不小,只要楚凡一受傷,她就馬上治療,而且治療的速度極快,眨眼之間就能癒合。

這些惡鬼又發出一陣陣的怪叫聲,都是伸出長長的舌頭,有的露出大白臉,有的露出大黑臉。

還是那兩個鬼王最兇,也最爲厲害,他們還是衝在最前面,每次攻擊都要鎖住楚凡的上中下三路,如此一來,楚凡想要躲開很不容易。

大多數情況下,楚凡還是和這兩鬼硬拼,不過以他現在靈異功第二重的功力和兩鬼王比起來,還是要差了許多。

好在楚凡雖然功力比鬼王要低,但他的丹田中卻有兩朵花時常提供能量支持。

有了太陽花和藍蓮花的能量支持,楚凡還不至於落敗,就算和兩鬼王硬拼,也還能挺得住,雖然身上到處受傷,但還有女鬼的療傷術。

如此一來,楚凡和這些惡鬼的戰鬥現在還沒有分出勝負,但戰鬥的激烈狀態卻是前所未有。

就是場外那些鬼們也看得驚心動魄,不管是大鬼,還是小鬼,還是鬼頭,他們都一點聲音也沒有發出,都是屏氣凝神地看着場中的戰鬥。

沒錯,場外的這些鬼們,連大氣都沒有出一下,都是睜圓了鬼眼,生怕錯過了如此精彩的戰鬥。

黑白無常也是一陣心驚肉跳,他們也是沒有想到,這第九關竟然是一羣惡鬼,居然還有兩鬼王,不過他們看到楚凡還在場中堅持,雖然時刻受傷,但並沒有倒下,心裏又是一陣激動。

那兩鬼王的道行確實挺深,他們既不怕楚凡念驅鬼咒,也不怕靈符,他們始終都衝在最前面,最先給楚凡造成一個又一個的傷害,每一次傷害,楚凡都要流血。

現在,楚凡的身上沒有一個地方沒有受傷,已經是處處受傷,身上已經沒有一塊好肉。

雖然女鬼的療傷術很好,但是楚凡受傷的過程更快,兩個鬼王向他攻擊的同時,又有一些鬼趁機給他造成一些傷害。

如此一來,女鬼療傷的速度雖快,但卻趕不上楚凡受傷得快。

而現在,鬼王帶領惡鬼將整個空中都佔領了,已經完全佔領了制空權,楚凡想要跳到空中躲避,或者跳到一些鬼的身上根本就不能夠。

因此,楚凡想和前兩次一樣,跳到豬背上,或者跳到牛頭上的想法一次都沒有能夠如願。

如些一來,兩個鬼王和那些惡鬼都是各出狠招,一招又一招地向楚凡攻擊而來。

而楚凡現在整個人都是血肉模糊的,看起來特別驚心,特別動魄。

場外的鬼們看到這一幕,都是不勝唏噓,有幾個女鬼都忍不住掩住面孔,掩住眼睛,不忍細看。

好在楚凡雖然到處是傷,但並沒有倒下,還在頑強戰鬥,而時間也在悄然過去,到現在爲止,已經過去了兩個多時辰,但離五個時辰的闖關時間還差得遠。 現在,所有人,所有鬼都忘記了時間的存在。

是的,楚凡身陷惡鬼的包圍,正在頑強的戰鬥,他忘記了時間的存在。

女鬼還是以最快的速度給楚凡療傷,她的心裏現在並沒有害怕,也沒有緊張,只有心痛,她也忘記了時間的存在。

那些惡鬼們更是兇狠地撲向楚凡,每一招都是十分毒辣,尤其是那兩鬼王,每出一招都要給楚凡造成一定的傷害,他們自然忘記了時間的存在。

場外的鬼們,不管是大鬼,還是小鬼,還是鬼頭,他們都是目不轉睛地盯着場中的戰鬥,全部看得入迷了,他們也都忘記了時間的存在。

而現在,兩鬼王又一上一下地向楚凡包抄了過來,而且還是各出狠招,而且還是伸出長長的舌頭,樣子看起來極其恐怖。

楚凡這一次並沒有躲閃,畢竟每一次兩鬼王的攻擊都鎖定了前後左右的通道,而且上面還有許多惡鬼,楚凡想要閃避的空間極爲有限。

因此,楚凡現在索性不再閃避,而是見招拆招,不管是鬼王,還是其他的惡鬼,來了就上,來了就幹。

完美重生 而楚凡每和這些惡鬼幹一次,都要受點傷,每和兩鬼王幹一次都要受點重傷。

不過,楚凡現在也已經習以爲常,就算受傷,他都已經習慣了,而習慣了就好。

現在楚凡的小腿處又被小不點的鬼咬了一口,正流着血,女鬼也快速在傷口處輕柔地撫摸了一下,很快就好了。

楚凡又全神貫注地投入戰鬥之中,而且越戰越勇,不管是鬼王,還是惡鬼,他都是見招拆招,來一個幹一個。

場外的鬼們看到楚凡如此神勇,大都向他點贊,不管是好心鬼,還是心懷鬼胎,想要看一出好戲的鬼都紛紛向他點贊~\(▽)/~。

至於黑白無常,他們不僅激動,而且\(▽)/,他們都覺得沒有看錯楚凡。

楚凡還是那麼牛,比起幾千年前的齊天大聖也是有過之無不及。

而現在,楚凡又被兩個鬼王包圍了,他們還是一上一下地向楚凡夾擊。

楚凡在兩大鬼王的同時進攻下,當即就陷入了一種十分危險的狀態之中。

這時候,兩鬼王都出了最陰險的招式,楚凡現在又是身受重傷,一下子根本不可能招架得住兩大鬼王的同時攻擊。

沒錯,現在楚凡的確已經陷入了一個絕對兇險的境地,楚凡也感覺到了從未有過的危險,不由得心裏一陣突突亂跳。

很快地,小不點的鬼王就已經攻到了楚凡的要害,只差一釐米就要擊中了。

而大黑鬼也突然下了最陰毒的狠手,也是突然攻擊楚凡的咽喉,只差一點就要擊中。

現在的情況就是,楚凡最多隻能接下一個鬼王的攻擊,而另一處要害就要被另外一個鬼王擊中,可以說是相當的危險。

楚凡來不及多想,隨即迎上了大黑鬼的進攻,至於小個子鬼王的狠招他就顧不上了。

頃刻之間,楚凡就對上了大黑鬼的招數,堪堪招架住了,而下面小個子鬼王的狠招也如期到來。

楚凡隨即閉了眼睛,心說這下子肯定要受到最大的傷害,搞不好就要掛了。

重生奔騰年代 然而,正當楚凡感覺有些絕望的時候,卻發現他的下身並沒有受傷。

不僅如此,還聽到小個子鬼王一陣慘叫,比殺豬還要叫得響,可見很慘的樣子。

楚凡隨即一愣,接下來又明白了剛纔是怎麼回事。

原來正當小個子鬼王擊向楚凡的要害的時候,女鬼竟突然出手了,而且還是那麼厲害,一下子就打到了小個子鬼王的要害。

的確,小個子鬼王的身體很凝實,和人並沒有什麼兩樣,而女鬼也是一樣,她也有人的身體,而且還是特別美麗的身體。

而小個子鬼王本來就沒有注意到女鬼會突然出手,的確,女鬼到現在爲止,還是第一次出手,一直是一幅非常柔弱的樣子。

而剛纔小個子鬼王快要擊中楚凡的要害的時候,女鬼毫不猶豫就出手了,而且動作極快,一腳就將小個子鬼王的下身廢掉了。

如此一來,戰鬥的現場就發生了逆轉。剛纔楚凡和女鬼一直都處於被動挨打的局面。

而現在,楚凡也趁這些惡鬼們愣神的一瞬間,突然向那個大黑鬼攻擊了一下,也打中了大黑鬼,大黑鬼也發出一聲尖叫。

場外的鬼們看到這一幕,都是不約而同地鼓起掌來。

當然了,這也不能怪,畢竟他們一直緊張了這麼久,眼看楚凡就要招架不住,眼看楚凡就要被兩個鬼王滅掉,眼看就要闖最後一關失敗,鬼們正兀自覺得惋惜,而現在看起來很柔弱的女鬼突然出手,一下子將局面扳了回來。

因此,這些場外的鬼都覺得很興奮,覺得十分的意外,因此,不管是大鬼,還是小鬼,還是鬼頭,都一個個的鼓掌,還有些女鬼更是激動得歡呼了起來,看他們的樣子比中元節還要高興。

黑白無常看到這一幕,也是十分的激動,他們也沒有想到,在這爲危急的關頭,居然是女鬼突然扳回了局面,這實在是他們沒有想到的。

可笑他們當初還以爲楚凡帶着女鬼闖關是一個累贅,卻沒有想到女鬼在關鍵的時候發揮了關鍵的作用。

兩個鬼王同時受傷後,惡鬼們的氣勢就要小了許多,而且小個子鬼王現在整個人都蹲在地上,半天起不來。

至於大黑鬼,他也是連連後退,而楚凡卻是步步緊逼,又趁機打了大黑鬼兩個耳光,打得啪啪作響。

大黑鬼現在失去了先機的情況下,竟完全沒有了還手之力,只能任由楚凡步步緊逼,大黑鬼又接連後退。

至於那些惡鬼也沒有剛纔那麼囂張了,他們雖然還是將楚凡包圍在中間,但他們並沒有攻擊,只是圍而不攻。

看來這些惡鬼雖然兇惡,但也是欺善怕惡的鬼。

楚凡可不管這麼多,他現在也沒去理會那些惡鬼,而是追着大黑鬼王一陣猛揍。 大黑鬼王被楚凡一陣瘋狂的暴打,根本就沒有還手之力,接連後退,而楚凡卻是步步進逼。

沒錯,楚凡現在根本就不給大黑鬼喘氣的機會,逼上去就是一頓好打。

大黑鬼王的臉上一連捱了好幾記耳光,打得啪啪作響。

那些惡鬼並沒有衝來,他們都是在外圍看着大黑鬼王被打耳光,至於那個小個子鬼王還在地上起不來,看樣子剛纔被女鬼來了一腳狠的,沒有個把小時緩不過來。

場外的鬼們見狀,又是一陣喝彩的聲音,還有幾個鬼吹起了口哨。

黑白無常也是面帶微笑,覺得甚爲欣慰。

時間也在這樣的氣氛中一點點地過去,不知不覺的又過去了一個時辰,還有一個多時辰就到點了。

如果五個時辰一過,這些鬼不能打死楚凡的話,楚凡就算順利過關了。

而現在的情況卻是恰好相反,這些惡鬼不僅沒有打死楚凡,反而被楚凡一陣窮追猛打。

情況就是這樣,現在大黑鬼王沒有了小個鬼王的配合,又失去了先機,根本就沒有還手的機會,只能步步後退。

而楚凡現在也是使出了渾身的解數,也是絕招連出,招招都很到位,每一招下去必打在大黑鬼王的身上,並沒有一下落空。

雖然楚凡身上還是看起來到處是傷,有些血肉模糊的,而大黑鬼現在被楚凡追着一頓好打,也好不到哪裏去。

大黑鬼王的身上也被打壞了,兩隻鬼手也打斷了一隻,而且還打斷了一隻鬼腳。

楚凡並沒有停止進攻,還是一直追着大黑鬼王狂打不休,他也知道現在的機會難得。

本來楚凡的功力和大黑鬼王比起來還要有所不如,或者說相差了一些,但是楚凡現在卻佔了先機,大黑鬼王雖強,但氣勢上已經失去了原來的剛猛。

而楚凡又是接連攻擊,大黑鬼王又是連連捱打,如此一來,大黑鬼王竟被打得遍體是傷,鬼叫連天。

楚凡並沒有停止攻擊,還是壓着鬼王暴打,直到後來,鬼王退無可退,竟一屁股坐在地上。

但楚凡並沒有放過,隨即就撲向了大黑鬼王,接着就是劈頭蓋臉的一頓老拳,全部招呼在大黑鬼王的鬼臉上。

大黑鬼王被楚凡按在地上,一動也動不了,只能被打,而楚凡絕對沒有客氣,他首先一拳打在大黑鬼王的鼻子上,大黑鬼王登時噴出一股鮮紅的血。

大黑鬼王雖然黑不溜秋的,但是他的血還是紅的,而且還有一些溫度。

楚凡接着又一拳打向大黑鬼王的嘴巴,登時打壞了大黑鬼王的牙齒,一連打斷了好幾顆。

如此一來,大黑鬼王連說話的聲音都變了,雖然還在鬼哭狼嚎,但聲音卻變了調,看樣子被打落了門牙,嘴上也不能關風,漏了氣,發出的聲音都變了味。
楚凡又運轉了一下靈異功,他對最後一關還是比較重視的,雖然他已經成功闖過八道關,但他從來都沒有大意。

突然眼前的景象就發生了改變,那些牛頭也在一瞬間消失了。

隨之而來的是一陣陰風四起,這陣陰風很來得好快,而且好寒好冷。

這樣的寒冷楚凡還是第一次經見,不由得打了一個冷顫,女鬼也縮了縮脖子,可見這陣陰風端的是不同一般。

陰風吹來後,又是一陣鬼叫的聲音,而且還有好多的鬼火,楚凡看到這一幕,不由得笑了。

沒想到,真的沒有想到,最後一關居然是鬼關。

而楚凡最不怕的就是鬼,不管是大鬼,還是小鬼,還是鬼頭,還是鬼將,還是鬼王,他都不怕。

是的,楚凡從來就不怕鬼,只有鬼怕他,而且鬼王都被他幹倒了好幾個。

隨着陰風四起,鬼火閃煉,突然就跳出許多的鬼來,這些鬼也是各種各樣,既有吊死鬼,也有餓死鬼,也有淹死鬼。

總之,這些鬼都是各樣知色,但卻無一例外的是,這些鬼都是面露兇相,都是一羣惡鬼。

這些鬼一個個的披着綠頭髮,而且長着長長的牙齒,還有一些女鬼長着很長很長的指甲,比太后老佛爺的指甲還要長上幾分。

女鬼看到這麼多的兇鬼惡鬼後,也是一陣害怕,一陣緊張,又往楚凡的懷裏縮了縮,隨即一陣香氣撲向楚凡的鼻子。

楚凡又是精神一振,又摟了摟懷中的女鬼,又輕聲安慰了幾句。

女鬼這才漸漸地平靜下來,而那些兇鬼也一齊向楚凡和女鬼撲了過來。

這些鬼雖然很兇很惡的樣子,但他們並沒有兵器,只是孫隨風飄了過來,一下子就飄到了楚凡和女鬼的面前。

這些鬼都張開大嘴一齊向楚凡咬了過來,還有一些女鬼揚起長長的指甲向女鬼的臉上抓來。

女鬼又嚇得往楚凡的懷裏鑽了鑽,楚凡隨即笑了笑,突然念動驅鬼咒,很快就驅離了一些鬼。

但是還有些鬼的道行較深,竟然不怕驅鬼咒,又往楚凡的身上撲了過來。

楚凡見狀,隨即陶出一些靈符,隨即就貼到一些鬼的身上,這些鬼被貼了靈符後,有的當場不動了,有的當即消失了。

但還是有些鬼連靈符也不怕,還是張牙舞爪地向楚凡撲了過來。

楚凡見狀,突然大喝一聲,一下子就跳了起來,而且跳得很高,這些鬼一下子撲了過空。

這些兇鬼惡鬼還是向楚凡圍攏了過來,又是一陣撲咬,楚凡還是使出各種招數,一一化解開來。

但是這些鬼也真夠兇的,他們並沒有一刻停止攻擊,而且還發出一陣陣的鬼叫聲。

場外的鬼們也叫了起來,不過他們並不是聲援這些惡鬼,而是聲援楚凡。

楚凡又是一陣閃轉騰挪,和這些惡鬼兇鬼周旋了一陣,但並沒有衝出這些鬼的包圍圈。

不過,楚凡雖然處境兇險,但並沒有受傷,女鬼也沒有受傷,她一直都縮在楚凡的懷裏沒有動。

楚凡看到這些鬼這麼兇,不斷的撲過來,只好不停地念動驅鬼咒,很多鬼都無法靠近他和女鬼的身體,只有一些道行較深的鬼始終在對楚凡和女鬼出手,而且他們的手段也是十分的狠毒。

有幾次,楚凡差點被一個小不點的惡鬼咬中了。

這個鬼雖然個頭不大,但道行很深,鬼頭鬼腦的,鬼主意也多。

這個鬼不時伸出長長的舌頭,一雙鬼手也是十分的恐怖,長長的,不僅手臂長,手指也長,指甲也長,隨手一伸就是幾丈遠。

然而,這個鬼雖然厲害,但楚凡並不懼他,每一次都要和這個鬼過上一招半招,也是時有輸贏。

除了這個鬼比較厲害,還有一個黑鬼也是相當的厲害。

這個黑鬼全身黑黑的,黑得就象煤炭一樣。

這個黑鬼最擅長的就是飛腿,黑鬼每一次飛跳起來都是好幾丈,而且他還會飛,這就佔了很大的優勢。

更爲厲害的是,這個黑鬼還有凝實的身體,這是其他的鬼所不能比擬的。

如此一來,在最前面打頭陣的就是大個鬼和黑鬼了。

大個鬼和黑鬼一個上,一個下,配合得十分默契,而且還是同時出手,每一招都要鎖住楚凡上中下三路。 小不點的鬼和大黑鬼一上一下向楚凡撲擊而來,而且來得兇猛。

楚凡也一下子跳了起來,依然跳得很高,堪堪避過兩鬼的攻擊。

而這兩鬼着實兇惡得很,隨即發出一聲聲鬼叫,又一齊飛撲而來。

其餘的鬼也是一陣鼓譟,又從四面八方攻了過來,而且比前幾次還要兇猛,估計是被那兩鬼帶動了兇惡的本性。

這些惡鬼都露出長長的舌頭,有的白臉,有的紅臉,還有的黑臉,有些鬼頭上一頭綠毛,有的一頭黑髮,有的一頭紅髮,都是無一例外地發出一陣陣難聽的鬼叫聲。

這些鬼和楚凡比起來主要佔了幾個優勢,一是鬼多勢衆,二是他們都會飛,而且飛得挺高,三是這些鬼的道行都相對較深。

尤其是那個小個子鬼和大黑鬼,楚凡和他們戰了幾個回合後,已經看出了他們的真實身份,這就是兩個鬼王。

本來楚凡剛開始的時候沒有注意到,在他們一齊攻擊的時候,突然看到這兩鬼的眉心上隱約有一個“王”字閃爍,如此一來,楚凡當即確定了這兩鬼就是兩鬼王。

不過,楚凡雖然看出了他們的鬼王身份,但他並沒有緊張,也沒有害怕。

的確,鬼王楚凡也不是沒有見過,也不是沒有幹過,也不是沒有幹倒過鬼王。

因此,楚凡看到這兩個鬼王后,隨即笑了笑,又將靈異功法整個提了起來,一連運轉了幾個周天,感覺力量還行。

而現在,那些惡鬼在兩鬼王的帶領下越來越兇了,撲擊的速度也越來越快,有幾次差點就打中了楚凡的要害。

而楚凡和這些鬼的戰鬥也是極爲兇險,到現在爲止,也是多處受傷,雖然沒有傷到要害,但疼痛總是少不了的。

好在,女鬼也有些特殊的本事,她的小手在楚凡的傷口處輕輕地撫摸了一下,當即就有一股清涼的氣息,而且傷口很快就癒合了。

霸道帝少惹不得全文免費閱讀 楚凡受了幾處傷後,也變得謹慎了許多,雖然他並不懼兩鬼王,雖然他並不懼這麼多惡鬼的圍攻,但是實際情況還是相當惡劣的。

畢竟這些惡鬼不僅與別的鬼大不相同,而且飛得挺高,撲得又快,而且還有那麼多,前赴後繼的。

很快地,楚凡又陷入這些惡鬼的包圍圈中,還是那兩鬼打頭陣,後面的鬼要麼吶喊,要麼各出狠招向楚凡衝了過來。

而楚凡也是全力施爲,使出渾身的解數,幾個回合下來,就出了一身大汗。

楚凡也顧不上擦汗,幾次拼命突出重圍,但很快又被這些惡鬼包圍住了。

場外的鬼們看到這一幕,也是面面相覷,他們也是沒有想到,楚凡闖這第九關,居然是一羣兇惡的鬼,而且還有兩鬼王,這就厲害了。

看來楚凡闖這最後一關,也是難度不小,甚至還有些鬼覺得楚凡不一定能闖過這一關。

因此,很多好心的鬼都是暗暗着急,如果楚凡不能闖過這最後一關的話,前面闖過的八大關就會前功盡棄。

而有些鬼卻幸災樂禍的笑了起來,他們都在看着楚凡和那些惡鬼拼死拼活,都在饒有興趣地看着這一出好戲。

而楚凡現在的確已經相當的危險,他的身上已經不止一次受傷,而且每一次受傷,都要流血,幸好女鬼的療傷本事不小,只要楚凡一受傷,她就馬上治療,而且治療的速度極快,眨眼之間就能癒合。

這些惡鬼又發出一陣陣的怪叫聲,都是伸出長長的舌頭,有的露出大白臉,有的露出大黑臉。

還是那兩個鬼王最兇,也最爲厲害,他們還是衝在最前面,每次攻擊都要鎖住楚凡的上中下三路,如此一來,楚凡想要躲開很不容易。

大多數情況下,楚凡還是和這兩鬼硬拼,不過以他現在靈異功第二重的功力和兩鬼王比起來,還是要差了許多。

好在楚凡雖然功力比鬼王要低,但他的丹田中卻有兩朵花時常提供能量支持。

有了太陽花和藍蓮花的能量支持,楚凡還不至於落敗,就算和兩鬼王硬拼,也還能挺得住,雖然身上到處受傷,但還有女鬼的療傷術。

如此一來,楚凡和這些惡鬼的戰鬥現在還沒有分出勝負,但戰鬥的激烈狀態卻是前所未有。

就是場外那些鬼們也看得驚心動魄,不管是大鬼,還是小鬼,還是鬼頭,他們都一點聲音也沒有發出,都是屏氣凝神地看着場中的戰鬥。

沒錯,場外的這些鬼們,連大氣都沒有出一下,都是睜圓了鬼眼,生怕錯過了如此精彩的戰鬥。

黑白無常也是一陣心驚肉跳,他們也是沒有想到,這第九關竟然是一羣惡鬼,居然還有兩鬼王,不過他們看到楚凡還在場中堅持,雖然時刻受傷,但並沒有倒下,心裏又是一陣激動。

那兩鬼王的道行確實挺深,他們既不怕楚凡念驅鬼咒,也不怕靈符,他們始終都衝在最前面,最先給楚凡造成一個又一個的傷害,每一次傷害,楚凡都要流血。

現在,楚凡的身上沒有一個地方沒有受傷,已經是處處受傷,身上已經沒有一塊好肉。

雖然女鬼的療傷術很好,但是楚凡受傷的過程更快,兩個鬼王向他攻擊的同時,又有一些鬼趁機給他造成一些傷害。

如此一來,女鬼療傷的速度雖快,但卻趕不上楚凡受傷得快。

而現在,鬼王帶領惡鬼將整個空中都佔領了,已經完全佔領了制空權,楚凡想要跳到空中躲避,或者跳到一些鬼的身上根本就不能夠。

因此,楚凡想和前兩次一樣,跳到豬背上,或者跳到牛頭上的想法一次都沒有能夠如願。

如些一來,兩個鬼王和那些惡鬼都是各出狠招,一招又一招地向楚凡攻擊而來。

而楚凡現在整個人都是血肉模糊的,看起來特別驚心,特別動魄。

場外的鬼們看到這一幕,都是不勝唏噓,有幾個女鬼都忍不住掩住面孔,掩住眼睛,不忍細看。

好在楚凡雖然到處是傷,但並沒有倒下,還在頑強戰鬥,而時間也在悄然過去,到現在爲止,已經過去了兩個多時辰,但離五個時辰的闖關時間還差得遠。 現在,所有人,所有鬼都忘記了時間的存在。

是的,楚凡身陷惡鬼的包圍,正在頑強的戰鬥,他忘記了時間的存在。

女鬼還是以最快的速度給楚凡療傷,她的心裏現在並沒有害怕,也沒有緊張,只有心痛,她也忘記了時間的存在。

那些惡鬼們更是兇狠地撲向楚凡,每一招都是十分毒辣,尤其是那兩鬼王,每出一招都要給楚凡造成一定的傷害,他們自然忘記了時間的存在。

場外的鬼們,不管是大鬼,還是小鬼,還是鬼頭,他們都是目不轉睛地盯着場中的戰鬥,全部看得入迷了,他們也都忘記了時間的存在。

而現在,兩鬼王又一上一下地向楚凡包抄了過來,而且還是各出狠招,而且還是伸出長長的舌頭,樣子看起來極其恐怖。

楚凡這一次並沒有躲閃,畢竟每一次兩鬼王的攻擊都鎖定了前後左右的通道,而且上面還有許多惡鬼,楚凡想要閃避的空間極爲有限。

因此,楚凡現在索性不再閃避,而是見招拆招,不管是鬼王,還是其他的惡鬼,來了就上,來了就幹。

完美重生 而楚凡每和這些惡鬼幹一次,都要受點傷,每和兩鬼王幹一次都要受點重傷。

不過,楚凡現在也已經習以爲常,就算受傷,他都已經習慣了,而習慣了就好。

現在楚凡的小腿處又被小不點的鬼咬了一口,正流着血,女鬼也快速在傷口處輕柔地撫摸了一下,很快就好了。

楚凡又全神貫注地投入戰鬥之中,而且越戰越勇,不管是鬼王,還是惡鬼,他都是見招拆招,來一個幹一個。

場外的鬼們看到楚凡如此神勇,大都向他點贊,不管是好心鬼,還是心懷鬼胎,想要看一出好戲的鬼都紛紛向他點贊~\(▽)/~。

至於黑白無常,他們不僅激動,而且\(▽)/,他們都覺得沒有看錯楚凡。

楚凡還是那麼牛,比起幾千年前的齊天大聖也是有過之無不及。

而現在,楚凡又被兩個鬼王包圍了,他們還是一上一下地向楚凡夾擊。

楚凡在兩大鬼王的同時進攻下,當即就陷入了一種十分危險的狀態之中。

這時候,兩鬼王都出了最陰險的招式,楚凡現在又是身受重傷,一下子根本不可能招架得住兩大鬼王的同時攻擊。

沒錯,現在楚凡的確已經陷入了一個絕對兇險的境地,楚凡也感覺到了從未有過的危險,不由得心裏一陣突突亂跳。

很快地,小不點的鬼王就已經攻到了楚凡的要害,只差一釐米就要擊中了。

而大黑鬼也突然下了最陰毒的狠手,也是突然攻擊楚凡的咽喉,只差一點就要擊中。

現在的情況就是,楚凡最多隻能接下一個鬼王的攻擊,而另一處要害就要被另外一個鬼王擊中,可以說是相當的危險。

楚凡來不及多想,隨即迎上了大黑鬼的進攻,至於小個子鬼王的狠招他就顧不上了。

頃刻之間,楚凡就對上了大黑鬼的招數,堪堪招架住了,而下面小個子鬼王的狠招也如期到來。

楚凡隨即閉了眼睛,心說這下子肯定要受到最大的傷害,搞不好就要掛了。

重生奔騰年代 然而,正當楚凡感覺有些絕望的時候,卻發現他的下身並沒有受傷。

不僅如此,還聽到小個子鬼王一陣慘叫,比殺豬還要叫得響,可見很慘的樣子。

楚凡隨即一愣,接下來又明白了剛纔是怎麼回事。

原來正當小個子鬼王擊向楚凡的要害的時候,女鬼竟突然出手了,而且還是那麼厲害,一下子就打到了小個子鬼王的要害。

的確,小個子鬼王的身體很凝實,和人並沒有什麼兩樣,而女鬼也是一樣,她也有人的身體,而且還是特別美麗的身體。

而小個子鬼王本來就沒有注意到女鬼會突然出手,的確,女鬼到現在爲止,還是第一次出手,一直是一幅非常柔弱的樣子。

而剛纔小個子鬼王快要擊中楚凡的要害的時候,女鬼毫不猶豫就出手了,而且動作極快,一腳就將小個子鬼王的下身廢掉了。

如此一來,戰鬥的現場就發生了逆轉。剛纔楚凡和女鬼一直都處於被動挨打的局面。

而現在,楚凡也趁這些惡鬼們愣神的一瞬間,突然向那個大黑鬼攻擊了一下,也打中了大黑鬼,大黑鬼也發出一聲尖叫。

場外的鬼們看到這一幕,都是不約而同地鼓起掌來。

當然了,這也不能怪,畢竟他們一直緊張了這麼久,眼看楚凡就要招架不住,眼看楚凡就要被兩個鬼王滅掉,眼看就要闖最後一關失敗,鬼們正兀自覺得惋惜,而現在看起來很柔弱的女鬼突然出手,一下子將局面扳了回來。

因此,這些場外的鬼都覺得很興奮,覺得十分的意外,因此,不管是大鬼,還是小鬼,還是鬼頭,都一個個的鼓掌,還有些女鬼更是激動得歡呼了起來,看他們的樣子比中元節還要高興。

黑白無常看到這一幕,也是十分的激動,他們也沒有想到,在這爲危急的關頭,居然是女鬼突然扳回了局面,這實在是他們沒有想到的。

可笑他們當初還以爲楚凡帶着女鬼闖關是一個累贅,卻沒有想到女鬼在關鍵的時候發揮了關鍵的作用。

兩個鬼王同時受傷後,惡鬼們的氣勢就要小了許多,而且小個子鬼王現在整個人都蹲在地上,半天起不來。

至於大黑鬼,他也是連連後退,而楚凡卻是步步緊逼,又趁機打了大黑鬼兩個耳光,打得啪啪作響。

大黑鬼現在失去了先機的情況下,竟完全沒有了還手之力,只能任由楚凡步步緊逼,大黑鬼又接連後退。

至於那些惡鬼也沒有剛纔那麼囂張了,他們雖然還是將楚凡包圍在中間,但他們並沒有攻擊,只是圍而不攻。

看來這些惡鬼雖然兇惡,但也是欺善怕惡的鬼。

楚凡可不管這麼多,他現在也沒去理會那些惡鬼,而是追着大黑鬼王一陣猛揍。 大黑鬼王被楚凡一陣瘋狂的暴打,根本就沒有還手之力,接連後退,而楚凡卻是步步進逼。

沒錯,楚凡現在根本就不給大黑鬼喘氣的機會,逼上去就是一頓好打。

大黑鬼王的臉上一連捱了好幾記耳光,打得啪啪作響。

那些惡鬼並沒有衝來,他們都是在外圍看着大黑鬼王被打耳光,至於那個小個子鬼王還在地上起不來,看樣子剛纔被女鬼來了一腳狠的,沒有個把小時緩不過來。

場外的鬼們見狀,又是一陣喝彩的聲音,還有幾個鬼吹起了口哨。

黑白無常也是面帶微笑,覺得甚爲欣慰。

時間也在這樣的氣氛中一點點地過去,不知不覺的又過去了一個時辰,還有一個多時辰就到點了。

如果五個時辰一過,這些鬼不能打死楚凡的話,楚凡就算順利過關了。

而現在的情況卻是恰好相反,這些惡鬼不僅沒有打死楚凡,反而被楚凡一陣窮追猛打。

情況就是這樣,現在大黑鬼王沒有了小個鬼王的配合,又失去了先機,根本就沒有還手的機會,只能步步後退。

而楚凡現在也是使出了渾身的解數,也是絕招連出,招招都很到位,每一招下去必打在大黑鬼王的身上,並沒有一下落空。

雖然楚凡身上還是看起來到處是傷,有些血肉模糊的,而大黑鬼現在被楚凡追着一頓好打,也好不到哪裏去。

大黑鬼王的身上也被打壞了,兩隻鬼手也打斷了一隻,而且還打斷了一隻鬼腳。

楚凡並沒有停止進攻,還是一直追着大黑鬼王狂打不休,他也知道現在的機會難得。

本來楚凡的功力和大黑鬼王比起來還要有所不如,或者說相差了一些,但是楚凡現在卻佔了先機,大黑鬼王雖強,但氣勢上已經失去了原來的剛猛。

而楚凡又是接連攻擊,大黑鬼王又是連連捱打,如此一來,大黑鬼王竟被打得遍體是傷,鬼叫連天。

楚凡並沒有停止攻擊,還是壓着鬼王暴打,直到後來,鬼王退無可退,竟一屁股坐在地上。

但楚凡並沒有放過,隨即就撲向了大黑鬼王,接着就是劈頭蓋臉的一頓老拳,全部招呼在大黑鬼王的鬼臉上。

大黑鬼王被楚凡按在地上,一動也動不了,只能被打,而楚凡絕對沒有客氣,他首先一拳打在大黑鬼王的鼻子上,大黑鬼王登時噴出一股鮮紅的血。

大黑鬼王雖然黑不溜秋的,但是他的血還是紅的,而且還有一些溫度。

楚凡接着又一拳打向大黑鬼王的嘴巴,登時打壞了大黑鬼王的牙齒,一連打斷了好幾顆。

如此一來,大黑鬼王連說話的聲音都變了,雖然還在鬼哭狼嚎,但聲音卻變了調,看樣子被打落了門牙,嘴上也不能關風,漏了氣,發出的聲音都變了味。
Свернуть

Уважаемые пользователи! Администрация сайта «Реальные отзывы» убедительно просит предоставлять конкретные факты (номер, дату заказа и проч.), чтобы мы не сочли ваш отзыв наговором конкурентов. Благодарим за понимание. Не подкрепленные фактами отзывы будут удаляться как неинформативные.

Оставить отзыв

Имя (обязательно):
Электропочта (не обязательно):

негативный отзыв нейтральный отзыв положительный отзы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