Косметика и личная гигиена » Средства для ногтей
Товары для дома » Одежда и обувь » Аксессуары

此時,已經有兩個結丹境界的修士沖了進來,看見厲無極拔出那把大鍘刀,大聲叫道:「小子,住手,快把那件上品靈器交給我們。」

  • Дополнительно:
厲無極心中好笑:「交給你?憑什麼!這個山洞裡面所有的東西現在都是無主之物,誰先拿到就是誰的,還交給你?我交你一臉!」

「兩位,不好意思,這件靈器是我先發現的,那就沒有兩位什麼事了。」厲無極笑道。

「臭小子,真是給臉不要臉,看大爺怎麼來收拾你!」結丹四重境界的那個修士頓時勃然大怒。

「呼!」一道掌風掃過……

「呯!」雙掌交錯。

「咻!」一道身影猛然倒飛了出去。

「嘭!」身影撞在石室的牆壁上,發出了巨大的聲音,那結丹四重境界的修士直接暈了過去。

另外那個只有結丹三重境界的修士駭的半死,抬手指著厲無極哆嗦著,「你,你你……你隱藏了自己的修為?」

說話間,外面幾十個修士一齊涌了進來,隨後更多的修士進來了。

眾人進來四處張望,發現石室中沒有寶物,於是全都看向了厲無極和那個結丹三重境界的修士。

「辛道友,你怎麼這付模樣?焦道友呢?」鬍鬚濃密的修士已經擠進來了,有些奇怪的對著結丹三重境界的修士問道。

「辛道友」驚恐的指著昏迷在牆壁邊的那個修士道:「焦道友在那裡,已經暈過去了。」

「嗯?是何人所為?」鬍鬚濃密的修士十分疑惑,眼前什麼都沒有,就只剩下你們兩人,焦道友又是被誰打傷的呢?

「他,他……,他打傷的。」「辛道友」指著厲無極害怕的道。

「辛道友,你該不會是消遣我吧?他怎麼能打暈焦道友呢?」鬍鬚濃密的修士有些不悅。

「賈道友,我說的都是真的,他剛才得到了一件上品靈器,並且把焦道友打暈了。」「辛道友」賭咒發誓道。

鬍鬚濃密的修士看向厲無極,沉聲問道:「這位道友,他剛才說的可都是真的?」此時他已經想起來了,厲無極就是那個最後趕來的築基修士,而且還非常識相的、站在了陣法的最前面進行攻擊。

「是又怎麼樣,不是又怎麼樣?」厲無極笑著問道。

「如果是的話,那你就把那件上品靈器交出來,同時對焦道友進行賠償。」鬍鬚濃密的修士聲音變冷了起來。

這個小子,開始還蠻識相的,怎麼進來了這個洞府後,就變得這麼不聽話了,只不過是個築基境界的小修士,難道腦袋突然出了什麼問題?

「對,交出來!」

「這個陣法是我們一起打破的,憑什麼靈器你一人獨佔?」

旁邊的眾多修士也喧叫了起來。

「哈哈,那就對不起了,這裡面就這一樣東西,是我先發現的,那就是我的,那個什麼焦道友衝過來就要搶,沒取他性命已經是開恩了。」厲無極冷笑道。

「這麼說,還真是你把焦道友打暈的?」鬍鬚濃密的修士萬分吃驚。焦道友是結丹四重的境界,厲無極只不過是築基修士,這簡直是太不可思議了。

「這是他咎由自取,賈道友我勸你還是不要管了。這個洞府非常奇怪,絕不可能就這一件上品靈器,我看肯定還會有其他的寶物。」厲無極不想隨便和人結怨,他轉移了眾人的注意力,要大家一起尋找石室的秘密。

聽到厲無極的話,有不少修士驀然反應了過來,「對呀,這個洞府外面設置了這麼厲害的陣法,怎麼可能會沒有寶物呢?這件靈器只不過幾百萬兩銀子,一看明顯就是洞府主人的兵器,那他的寶物呢,藏到哪裡去了?」

鬍鬚濃密的修士想到厲無極居然把焦道友打暈了,一時也摸不清厲無極的底細,所以沒有造次,他沉聲道:「這件事情就暫時先放下,回頭我們再說,現在還是先找找這個洞府看,也許真的會發現什麼寶物也說不定。」

於是眾人圍著石室四處查探,有在牆壁上摸的,有在地板上敲的,還有圍著條石香案轉來轉去的,總之無所不用其極。

岳宏飛和歐宏勝來到了厲無極的身邊,「雷道友,想不到你竟然能夠打敗結丹境界的修士,在下真是佩服啊。」岳宏飛笑著說道,此刻他心中暗想:「這個雷遠山應該非常富有,而且實力又如此強悍,倒是可以好好結交一番。」

「岳道友,過獎了,我只是僥倖贏了一招罷了。」厲無極搖了搖手,隨後,也在石室中仔細地觀察了起來。

這個石室非常巨大,除了香案就是那把椅子,香案已經有人查探過了,椅子上因為有那具乾屍,所以沒人願意靠近。

「難道說這把椅子有什麼玄妙不成?」厲無極心中暗道。

想到這裡,厲無極來到椅子的前面,認真的看了看,沒有察覺出有什麼不同。突然他發現,乾屍的左手緊緊扣住椅子的扶手,好象下面壓著什麼東西。

厲無極輕輕抬起乾屍的左手,忽然看見椅子的扶手上,有一個雕花的半圓形按鈕,他用力一按,「吱吱吱……」十幾道聲音卒然響起,石室的左右兩邊緩緩地現出了十幾扇石門來。

「快看,有通道!」

「這後面肯定有寶物!」

「哈哈,這下發財了!」

所有的修士都高興的大叫了起來,可是這裡有十幾扇石門,到底該走哪一扇呢,修士們不由為難了起來。 「雷道友,這麼多石門,怎麼辦呢?」岳宏飛有些不確定的問道。

「岳道友,一切順其自然吧,如果真有寶物,也是有緣者居之,我就隨便選一扇進入。」厲無極沒有任何猶豫,朝著左邊第一扇石門走去。

見到厲無極往左邊的石門走去,岳宏飛和歐宏勝對望了一眼,一咬牙向著右邊的最後一道石門走了過去。

其他修士看見有人進去了,於是紛紛向著自己認為、最有可能出現寶物的石門擠去。

厲無極的前面已經有了十幾名修士,後面也有修士陸續地進入這扇石門。石門的後面是一條環行的通道,裡面漆黑一片,早已經有修士取出了火摺子,高舉著繼續往前面走去。

厲無極的視力非常好,自從服下了「奪天造化丹」,黑夜視物如同白晝,這裡的環境對他沒有什麼影響。

眾人吵吵嚷嚷,走了有五六十丈的距離,厲無極一眼就看見前面是一條丁字形的岔道,通道的前面是渾然一體的山壁,只有左右兩邊是通的。

眾人來到岔道口,又拿不定主意了,一個結丹二重境界的修士開口道:「諸位道友,這個通道前面是封死的,左邊這個方向我估計和後面幾個石門的通道是相連的,不如我們選擇右邊的這個通道,大家看怎麼樣?」

「也許就是後面石門的通道才有寶物呢,這個右邊的通道就是用來迷惑人的。」修士中有人提出了不同的看法。

「我覺得往右邊的這個通道前進,找到寶物的可能性要大一些。」厲無極朗聲道。左邊的道路應該和後面的幾扇石門是相通的,只有這個右邊的通道是唯一不同的方向。

厲無極沒有猶豫,邁步向著右邊通道走去,見到有人往右邊走去,眾人也轟然一起跟了上去,誰都生怕落於人后,寶物讓別人先搶了去。

這就是一種羊群效應,只要有人帶頭,其他的人都會立即跟風,管他對還是錯,先跟上去再說。

往右邊走了二三十丈遠,前面又出現了一條岔道,岔道的前方是山壁,左右兩邊的通道內又各有兩條岔道,

這下眾人是徹底的糊塗了,難道這裡面有無數條岔道,只有找到正確的通道才能找到寶物?

神自東來 「諸位道友,現在怎麼辦?」結丹二重境界的修士此時開口道。

「不如我們分開尋找,總會有人發現寶物?」人群中有人接話道。

「對,分開尋找。」眾人紛紛附和。

厲無極混在人群中沒有作聲,心中暗想:「這裡面肯定有無數條通道,無論走哪一條,要想找到寶物,希望都極其渺茫,一切就看緣分吧。」

眾人已經分散開了,四條岔道都有人進入,厲無極選了人最少的一條岔道跟了上去。走了二十多丈遠,果然又是四條岔道,這下通道內的十幾人不敢再分開了,一起沿著第一條岔道走了下去。

厲無極跟在最後面,突然看見前面有道青光一閃而過,隨後前方的通道內似乎有青色的煙霧冒出。

「諸位道友,前面有毒霧,大家趕緊退回來。」厲無極大聲喊道。

話音未落,「啊!啊!……」十幾個聲音響起,前面的十幾人倒下了一片,只有兩名修士反應的快,退到了後面來,其他的人全都口吐白沫,臉色烏青,躺在通道內,已經沒有了呼吸。

「好可怕的毒!」厲無極倒吸了一口涼氣,他決定退出去,不再尋找什麼寶物了,雖然他不怕毒氣,但是誰知道這些岔道里還有沒有其他厲害的機關。

「君子不立危牆之下,為了這個飄渺的寶物,如果不小心把命搭進去,那就不划算了。」厲無極心中暗道。

兩名修士在他的身邊停了下來,「這位道友,我們現在怎麼辦?」個子高的那名修士問道。他們在石室中知道厲無極打暈了結丹四重境界的焦道友,實力非常不錯,剛才毒霧也是他最先發現的,兩人好象是找到了依靠。

「兩位道友,我不想繼續尋找了,我打算退出去,我勸兩位最好也離開,也許根本沒有什麼寶物,為了這個把命都丟了,那就太不值得了。」厲無極勸道。

兩人戰戰兢兢,心中非常害怕,覺得厲無極說的也未嘗沒有道理,「好,道友,那我們就一起退出去。」個子高的修士聲音微顫。

三人往原路返回,突然身後出現六七個修士來,一個個面色蒼白,驚恐萬分,原來他們也遇見了毒霧,死了有二三十個人。幾人一匯合,把情況一說,都不敢繼續尋找下去了。

大家聚在一起,已經下定決心離開,剛打算移步,腳下的通道一陣搖晃,空間好象發生了變幻,突然出現在了一條巨大的青石通道里。

通道里已經聚集了有四五十人,厲無極在裡面看到了鬍鬚濃密的修士和岳宏飛師兄弟。

剛開始進入石室的一起有六七百名修士,到現在只剩下不到六十人,看來那些人全都死在毒霧裡了。「哇,太可怕了!」所有的人心中都極度惶恐。

「這到底是什麼鬼地方,我不想再要寶物了。」有修士後悔不已的道。

「對對……,張道友王道友李道友他們全都死了,真是太恐怖了。」一個頭髮稀疏的築基修士害怕地哭喪道。

「這地方有古怪,諸位道友絕對不許再分開,我們一起努力,找出一條生路來。」鬍鬚濃密的修士站到眾人的前面來,發出了號召。

「對對對對對,頭髮稀疏的修士立刻附和道。眾人也立刻表示了贊同。

這裡面如此古怪,危險重重,又有無數的岔道,如果大家分散開來,可以說是死路一條,集合眾人的力量,說不定還能夠找出一條活路來。

岳宏飛和歐宏勝師兄弟來到厲無極的跟前,「雷道友,你們也遇見了毒霧?」岳宏飛聲音起伏不定。

「不錯,這個毒霧毒性猛烈,能夠瞬間致人於死命。」厲無極對毒霧的恐怖記憶猶新。

「我們不單遇見了毒霧,還有暗器,上面也淬有劇毒,有道友躲過了毒霧,卻死在了暗器的劇毒之下。」岳宏飛心有餘悸。

「難怪死了九成多的修士。」厲無極恍然大悟。按道理單隻是毒霧的話,不可能這麼多人死於非命,原來有些岔道里還有淬毒的暗器。

這個洞府中化神境界的修士到底是誰,他為什麼要這麼做,就是至死也不忘布置這麼一個陷阱來害人,真是令人匪夷所思。

「哎,暫時也沒有辦法,只能跟隨眾人一道走下去了。」厲無極嘆道。

「走,諸位道友跟緊了,我們就沿著這條青石通道走下去。」鬍鬚濃密的修士喊道。

後退的道路已經沒有了,眼前只有這條青石通道,眾人轟然應了一聲,小心翼翼的開始前進。 浮生繚亂 所有的人都不願意走在最前面,但是又害怕別人走在前面先搶到寶物,於是隊伍前進的非常緩慢,彷彿驚弓之鳥,稱得上是風聲鶴唳、草木皆兵。

厲無極混在眾人之中,岳宏飛和歐宏勝兩人跟在他的身旁,三人異常謹慎,不停地探查著四周的每一絲動靜。

青石通道終於走到了盡頭,前面出現一座虛掩著大門的閣樓。這座閣樓和宮殿的殿堂有些相似,但是風格又有幾分差異,而且外形看起來也要小一些。

有修士已經開始歡呼了:

「哈哈,終於到了!」

「裡面肯定有寶物!」

「大家快進去搶啊!

嘴裡雖然這樣說著,但是沒有一個人敢邁步進去,有了前面血淋淋的教訓,誰都不敢輕易隻身犯險。

「諸位道友,我們好不容易來到了這裡,現在怎麼辦?究竟要不要進去?」鬍鬚濃密的修士面對著眾人,開口問道。

眾人面面相覷,人群中有人開口道:「賈道友,肯定是要進去的,後面又沒有退路,前面就這一個閣樓,先不說有沒有寶物,就是出路都有可能是在這裡。」

眾人都點頭稱是,但是誰也不願意挺身而出,第一個推門進去看看。也有內心無比貪婪的修士,腦中正在激烈的交戰著。

突然,一個爽朗的聲音響起:「諸位道友,不如我先進去看看。」厲無極站了出來,既然大家都不願意嘗試,那就自己上吧,遲早都是要探個究竟的。

見到有人開口了,又有兩名修士站了出來,申明願意為大家上前推門。

「不用了,就你吧!」見到是厲無極,鬍鬚濃密的修士微微一愣,搖手拒絕了另外兩名修士。

厲無極默運丹田,玄元流遍全身,把混元境發揮到了最強狀態,緩緩走到了閣樓的前面。

「吱呀!」一道異常沉重的開門聲響起,閣樓虛掩的兩扇大門被用力的推開,鼻子中似乎聞到一股淡淡的血氣。

厲無極一眼看見,閣樓的正中間立著一塊有些開裂的石碑,後面是一張巨大的青石香案,香案的上面放著三個玉匣和十幾樣法寶,這些法寶氣息最弱的都是上品靈器,其他的應該都是道器級別了。

閣樓的地上還堆著二三十個箱子,感受上面的氣息,估計至少已經放了有數百年時間了。

見到厲無極推開門后沒有出任何狀況,所有的修士都興奮了起來,一齊向著閣樓沖了過來。

厲無極看到那塊有些開裂的石碑,心中升起了一種不好的感覺,他慌忙後退並且閃開了身。

十幾個修士迅速的沖了進去,後面的修士也不甘落後,一起擠在了閣樓的門口。

岳宏飛和歐宏勝也在人群之中,厲無極上前攔住了岳宏飛,並且把他拉到了一邊,可是歐宏勝已經隨著眾人沖了進去。

「雷道友,你為什麼要攔住我,裡面可都是寶物啊!」岳宏飛十分生氣。

「岳道友,稍安勿躁,我總覺得不太對,還是看看情況再說。」厲無極沉聲道。

「你開手,否則我真要生氣了。」岳宏飛怒氣更重了。

但是厲無極扣住了他,說什麼都不肯放手。岳宏飛只不過是築基八重顛峰的境界,厲無極要想留下他,可以說是不費吹灰之力。

厲無極對岳宏飛的感覺還不錯,「此人雖然有些愛湊熱鬧,但是為人正直,熱情大方,是個可以交的朋友,況且他還是東萊派的弟子。現在閣樓里的情況不明,小心一些總是沒有錯的。」

所有的人都是先奔到香案那裡去,出手搶奪玉匣和道器,打鬥之聲和兵器撞擊之聲不絕於耳。

「桀桀……」一道可怕的魔音響起,眾人心神大震。隨後石碑四周迅速的瀰漫起濃濃的血氣,閣樓里的修士哪怕只是沾上了一絲血氣,就全身劇烈地抖動起來,眼中、鼻中、口中、耳中一起流出駭人的鮮血。

有兩名正在搶奪玉匣的修士被血氣沾上,身體抖動著、手上一個不穩,玉匣朝著閣樓外飛了出來。

厲無極眼明手快,縱身一躍,一把抓住了這個玉匣,收進了須彌戒中。

血氣吞沒了所有人後,又向著閣樓外湧來,但是好象是被一道無形的屏障阻擋著,始終都無法突破到閣樓外面來。

岳宏飛駭得半死,到了這個時候他哪裡還能不清楚、是厲無極救下了自己的性命。

「雷道友,我們現在怎麼辦?」岳宏飛聲音顫抖,眼前的景象實在是太恐怖了,閣樓里的修士全都七竅流血,在地上不停地滾動哀嚎著,漸漸的沒有了聲息。

「怎麼辦?趕緊走,想辦法找出路。」厲無極沉聲道。寶物雖好,也得留得住性命才行啊。

兩人繞過閣樓,發現前面已經沒有了路。閣樓的後面是渾然一體的山壁,山壁的表面十分平整,光滑如鏡,就像是被人用一把鋒利的刀從中間筆直的給切開來似的。

「這個山壁好奇怪,難道出路在這裡?」厲無極喃喃自語。

「雷道友,這道山壁和通道裡面的山壁不太一樣。」岳宏飛提醒道。

「岳道友,我已經注意到了,我們來研究一下,也許出路就在這裡。」厲無極答道。

厲無極用手撫摸山壁,想從中找出什麼蛛絲馬跡來,岳宏飛也附耳在山壁上面仔細聽,兩人是一絲不苟,使出了渾身解數。

突然,一個奇怪的聲音從山壁裡面傳來,隨後光滑的山壁就像是水紋蕩漾開一般,一隻烏黑的泛著血色的大手從山壁中伸了出來,旋即一具瀰漫著血氣的身體也跟著穿了過來。

厲無極心中大懼,這個身影的氣息波動絕對不弱於萬蠱毒魔,而且看他的景象,既不是修士也不像妖獸,肯定不是什麼良善之輩。

厲無極沒有絲毫猶豫,玄元瞬間暴沖體外,神識展開,口中冷冷吐出兩個字:「剝奪!」
厲無極心中好笑:「交給你?憑什麼!這個山洞裡面所有的東西現在都是無主之物,誰先拿到就是誰的,還交給你?我交你一臉!」

「兩位,不好意思,這件靈器是我先發現的,那就沒有兩位什麼事了。」厲無極笑道。

「臭小子,真是給臉不要臉,看大爺怎麼來收拾你!」結丹四重境界的那個修士頓時勃然大怒。

「呼!」一道掌風掃過……

「呯!」雙掌交錯。

「咻!」一道身影猛然倒飛了出去。

「嘭!」身影撞在石室的牆壁上,發出了巨大的聲音,那結丹四重境界的修士直接暈了過去。

另外那個只有結丹三重境界的修士駭的半死,抬手指著厲無極哆嗦著,「你,你你……你隱藏了自己的修為?」

說話間,外面幾十個修士一齊涌了進來,隨後更多的修士進來了。

眾人進來四處張望,發現石室中沒有寶物,於是全都看向了厲無極和那個結丹三重境界的修士。

「辛道友,你怎麼這付模樣?焦道友呢?」鬍鬚濃密的修士已經擠進來了,有些奇怪的對著結丹三重境界的修士問道。

「辛道友」驚恐的指著昏迷在牆壁邊的那個修士道:「焦道友在那裡,已經暈過去了。」

「嗯?是何人所為?」鬍鬚濃密的修士十分疑惑,眼前什麼都沒有,就只剩下你們兩人,焦道友又是被誰打傷的呢?

「他,他……,他打傷的。」「辛道友」指著厲無極害怕的道。

「辛道友,你該不會是消遣我吧?他怎麼能打暈焦道友呢?」鬍鬚濃密的修士有些不悅。

「賈道友,我說的都是真的,他剛才得到了一件上品靈器,並且把焦道友打暈了。」「辛道友」賭咒發誓道。

鬍鬚濃密的修士看向厲無極,沉聲問道:「這位道友,他剛才說的可都是真的?」此時他已經想起來了,厲無極就是那個最後趕來的築基修士,而且還非常識相的、站在了陣法的最前面進行攻擊。

「是又怎麼樣,不是又怎麼樣?」厲無極笑著問道。

「如果是的話,那你就把那件上品靈器交出來,同時對焦道友進行賠償。」鬍鬚濃密的修士聲音變冷了起來。

這個小子,開始還蠻識相的,怎麼進來了這個洞府後,就變得這麼不聽話了,只不過是個築基境界的小修士,難道腦袋突然出了什麼問題?

「對,交出來!」

「這個陣法是我們一起打破的,憑什麼靈器你一人獨佔?」

旁邊的眾多修士也喧叫了起來。

「哈哈,那就對不起了,這裡面就這一樣東西,是我先發現的,那就是我的,那個什麼焦道友衝過來就要搶,沒取他性命已經是開恩了。」厲無極冷笑道。

「這麼說,還真是你把焦道友打暈的?」鬍鬚濃密的修士萬分吃驚。焦道友是結丹四重的境界,厲無極只不過是築基修士,這簡直是太不可思議了。

「這是他咎由自取,賈道友我勸你還是不要管了。這個洞府非常奇怪,絕不可能就這一件上品靈器,我看肯定還會有其他的寶物。」厲無極不想隨便和人結怨,他轉移了眾人的注意力,要大家一起尋找石室的秘密。

聽到厲無極的話,有不少修士驀然反應了過來,「對呀,這個洞府外面設置了這麼厲害的陣法,怎麼可能會沒有寶物呢?這件靈器只不過幾百萬兩銀子,一看明顯就是洞府主人的兵器,那他的寶物呢,藏到哪裡去了?」

鬍鬚濃密的修士想到厲無極居然把焦道友打暈了,一時也摸不清厲無極的底細,所以沒有造次,他沉聲道:「這件事情就暫時先放下,回頭我們再說,現在還是先找找這個洞府看,也許真的會發現什麼寶物也說不定。」

於是眾人圍著石室四處查探,有在牆壁上摸的,有在地板上敲的,還有圍著條石香案轉來轉去的,總之無所不用其極。

岳宏飛和歐宏勝來到了厲無極的身邊,「雷道友,想不到你竟然能夠打敗結丹境界的修士,在下真是佩服啊。」岳宏飛笑著說道,此刻他心中暗想:「這個雷遠山應該非常富有,而且實力又如此強悍,倒是可以好好結交一番。」

「岳道友,過獎了,我只是僥倖贏了一招罷了。」厲無極搖了搖手,隨後,也在石室中仔細地觀察了起來。

這個石室非常巨大,除了香案就是那把椅子,香案已經有人查探過了,椅子上因為有那具乾屍,所以沒人願意靠近。

「難道說這把椅子有什麼玄妙不成?」厲無極心中暗道。

想到這裡,厲無極來到椅子的前面,認真的看了看,沒有察覺出有什麼不同。突然他發現,乾屍的左手緊緊扣住椅子的扶手,好象下面壓著什麼東西。

厲無極輕輕抬起乾屍的左手,忽然看見椅子的扶手上,有一個雕花的半圓形按鈕,他用力一按,「吱吱吱……」十幾道聲音卒然響起,石室的左右兩邊緩緩地現出了十幾扇石門來。

「快看,有通道!」

「這後面肯定有寶物!」

「哈哈,這下發財了!」

所有的修士都高興的大叫了起來,可是這裡有十幾扇石門,到底該走哪一扇呢,修士們不由為難了起來。 「雷道友,這麼多石門,怎麼辦呢?」岳宏飛有些不確定的問道。

「岳道友,一切順其自然吧,如果真有寶物,也是有緣者居之,我就隨便選一扇進入。」厲無極沒有任何猶豫,朝著左邊第一扇石門走去。

見到厲無極往左邊的石門走去,岳宏飛和歐宏勝對望了一眼,一咬牙向著右邊的最後一道石門走了過去。

其他修士看見有人進去了,於是紛紛向著自己認為、最有可能出現寶物的石門擠去。

厲無極的前面已經有了十幾名修士,後面也有修士陸續地進入這扇石門。石門的後面是一條環行的通道,裡面漆黑一片,早已經有修士取出了火摺子,高舉著繼續往前面走去。

厲無極的視力非常好,自從服下了「奪天造化丹」,黑夜視物如同白晝,這裡的環境對他沒有什麼影響。

眾人吵吵嚷嚷,走了有五六十丈的距離,厲無極一眼就看見前面是一條丁字形的岔道,通道的前面是渾然一體的山壁,只有左右兩邊是通的。

眾人來到岔道口,又拿不定主意了,一個結丹二重境界的修士開口道:「諸位道友,這個通道前面是封死的,左邊這個方向我估計和後面幾個石門的通道是相連的,不如我們選擇右邊的這個通道,大家看怎麼樣?」

「也許就是後面石門的通道才有寶物呢,這個右邊的通道就是用來迷惑人的。」修士中有人提出了不同的看法。

「我覺得往右邊的這個通道前進,找到寶物的可能性要大一些。」厲無極朗聲道。左邊的道路應該和後面的幾扇石門是相通的,只有這個右邊的通道是唯一不同的方向。

厲無極沒有猶豫,邁步向著右邊通道走去,見到有人往右邊走去,眾人也轟然一起跟了上去,誰都生怕落於人后,寶物讓別人先搶了去。

這就是一種羊群效應,只要有人帶頭,其他的人都會立即跟風,管他對還是錯,先跟上去再說。

往右邊走了二三十丈遠,前面又出現了一條岔道,岔道的前方是山壁,左右兩邊的通道內又各有兩條岔道,

這下眾人是徹底的糊塗了,難道這裡面有無數條岔道,只有找到正確的通道才能找到寶物?

神自東來 「諸位道友,現在怎麼辦?」結丹二重境界的修士此時開口道。

「不如我們分開尋找,總會有人發現寶物?」人群中有人接話道。

「對,分開尋找。」眾人紛紛附和。

厲無極混在人群中沒有作聲,心中暗想:「這裡面肯定有無數條通道,無論走哪一條,要想找到寶物,希望都極其渺茫,一切就看緣分吧。」

眾人已經分散開了,四條岔道都有人進入,厲無極選了人最少的一條岔道跟了上去。走了二十多丈遠,果然又是四條岔道,這下通道內的十幾人不敢再分開了,一起沿著第一條岔道走了下去。

厲無極跟在最後面,突然看見前面有道青光一閃而過,隨後前方的通道內似乎有青色的煙霧冒出。

「諸位道友,前面有毒霧,大家趕緊退回來。」厲無極大聲喊道。

話音未落,「啊!啊!……」十幾個聲音響起,前面的十幾人倒下了一片,只有兩名修士反應的快,退到了後面來,其他的人全都口吐白沫,臉色烏青,躺在通道內,已經沒有了呼吸。

「好可怕的毒!」厲無極倒吸了一口涼氣,他決定退出去,不再尋找什麼寶物了,雖然他不怕毒氣,但是誰知道這些岔道里還有沒有其他厲害的機關。

「君子不立危牆之下,為了這個飄渺的寶物,如果不小心把命搭進去,那就不划算了。」厲無極心中暗道。

兩名修士在他的身邊停了下來,「這位道友,我們現在怎麼辦?」個子高的那名修士問道。他們在石室中知道厲無極打暈了結丹四重境界的焦道友,實力非常不錯,剛才毒霧也是他最先發現的,兩人好象是找到了依靠。

「兩位道友,我不想繼續尋找了,我打算退出去,我勸兩位最好也離開,也許根本沒有什麼寶物,為了這個把命都丟了,那就太不值得了。」厲無極勸道。

兩人戰戰兢兢,心中非常害怕,覺得厲無極說的也未嘗沒有道理,「好,道友,那我們就一起退出去。」個子高的修士聲音微顫。

三人往原路返回,突然身後出現六七個修士來,一個個面色蒼白,驚恐萬分,原來他們也遇見了毒霧,死了有二三十個人。幾人一匯合,把情況一說,都不敢繼續尋找下去了。

大家聚在一起,已經下定決心離開,剛打算移步,腳下的通道一陣搖晃,空間好象發生了變幻,突然出現在了一條巨大的青石通道里。

通道里已經聚集了有四五十人,厲無極在裡面看到了鬍鬚濃密的修士和岳宏飛師兄弟。

剛開始進入石室的一起有六七百名修士,到現在只剩下不到六十人,看來那些人全都死在毒霧裡了。「哇,太可怕了!」所有的人心中都極度惶恐。

「這到底是什麼鬼地方,我不想再要寶物了。」有修士後悔不已的道。

「對對……,張道友王道友李道友他們全都死了,真是太恐怖了。」一個頭髮稀疏的築基修士害怕地哭喪道。

「這地方有古怪,諸位道友絕對不許再分開,我們一起努力,找出一條生路來。」鬍鬚濃密的修士站到眾人的前面來,發出了號召。

「對對對對對,頭髮稀疏的修士立刻附和道。眾人也立刻表示了贊同。

這裡面如此古怪,危險重重,又有無數的岔道,如果大家分散開來,可以說是死路一條,集合眾人的力量,說不定還能夠找出一條活路來。

岳宏飛和歐宏勝師兄弟來到厲無極的跟前,「雷道友,你們也遇見了毒霧?」岳宏飛聲音起伏不定。

「不錯,這個毒霧毒性猛烈,能夠瞬間致人於死命。」厲無極對毒霧的恐怖記憶猶新。

「我們不單遇見了毒霧,還有暗器,上面也淬有劇毒,有道友躲過了毒霧,卻死在了暗器的劇毒之下。」岳宏飛心有餘悸。

「難怪死了九成多的修士。」厲無極恍然大悟。按道理單隻是毒霧的話,不可能這麼多人死於非命,原來有些岔道里還有淬毒的暗器。

這個洞府中化神境界的修士到底是誰,他為什麼要這麼做,就是至死也不忘布置這麼一個陷阱來害人,真是令人匪夷所思。

「哎,暫時也沒有辦法,只能跟隨眾人一道走下去了。」厲無極嘆道。

「走,諸位道友跟緊了,我們就沿著這條青石通道走下去。」鬍鬚濃密的修士喊道。

後退的道路已經沒有了,眼前只有這條青石通道,眾人轟然應了一聲,小心翼翼的開始前進。 浮生繚亂 所有的人都不願意走在最前面,但是又害怕別人走在前面先搶到寶物,於是隊伍前進的非常緩慢,彷彿驚弓之鳥,稱得上是風聲鶴唳、草木皆兵。

厲無極混在眾人之中,岳宏飛和歐宏勝兩人跟在他的身旁,三人異常謹慎,不停地探查著四周的每一絲動靜。

青石通道終於走到了盡頭,前面出現一座虛掩著大門的閣樓。這座閣樓和宮殿的殿堂有些相似,但是風格又有幾分差異,而且外形看起來也要小一些。

有修士已經開始歡呼了:

「哈哈,終於到了!」

「裡面肯定有寶物!」

「大家快進去搶啊!

嘴裡雖然這樣說著,但是沒有一個人敢邁步進去,有了前面血淋淋的教訓,誰都不敢輕易隻身犯險。

「諸位道友,我們好不容易來到了這裡,現在怎麼辦?究竟要不要進去?」鬍鬚濃密的修士面對著眾人,開口問道。

眾人面面相覷,人群中有人開口道:「賈道友,肯定是要進去的,後面又沒有退路,前面就這一個閣樓,先不說有沒有寶物,就是出路都有可能是在這裡。」

眾人都點頭稱是,但是誰也不願意挺身而出,第一個推門進去看看。也有內心無比貪婪的修士,腦中正在激烈的交戰著。

突然,一個爽朗的聲音響起:「諸位道友,不如我先進去看看。」厲無極站了出來,既然大家都不願意嘗試,那就自己上吧,遲早都是要探個究竟的。

見到有人開口了,又有兩名修士站了出來,申明願意為大家上前推門。

「不用了,就你吧!」見到是厲無極,鬍鬚濃密的修士微微一愣,搖手拒絕了另外兩名修士。

厲無極默運丹田,玄元流遍全身,把混元境發揮到了最強狀態,緩緩走到了閣樓的前面。

「吱呀!」一道異常沉重的開門聲響起,閣樓虛掩的兩扇大門被用力的推開,鼻子中似乎聞到一股淡淡的血氣。

厲無極一眼看見,閣樓的正中間立著一塊有些開裂的石碑,後面是一張巨大的青石香案,香案的上面放著三個玉匣和十幾樣法寶,這些法寶氣息最弱的都是上品靈器,其他的應該都是道器級別了。

閣樓的地上還堆著二三十個箱子,感受上面的氣息,估計至少已經放了有數百年時間了。

見到厲無極推開門后沒有出任何狀況,所有的修士都興奮了起來,一齊向著閣樓沖了過來。

厲無極看到那塊有些開裂的石碑,心中升起了一種不好的感覺,他慌忙後退並且閃開了身。

十幾個修士迅速的沖了進去,後面的修士也不甘落後,一起擠在了閣樓的門口。

岳宏飛和歐宏勝也在人群之中,厲無極上前攔住了岳宏飛,並且把他拉到了一邊,可是歐宏勝已經隨著眾人沖了進去。

「雷道友,你為什麼要攔住我,裡面可都是寶物啊!」岳宏飛十分生氣。

「岳道友,稍安勿躁,我總覺得不太對,還是看看情況再說。」厲無極沉聲道。

「你開手,否則我真要生氣了。」岳宏飛怒氣更重了。

但是厲無極扣住了他,說什麼都不肯放手。岳宏飛只不過是築基八重顛峰的境界,厲無極要想留下他,可以說是不費吹灰之力。

厲無極對岳宏飛的感覺還不錯,「此人雖然有些愛湊熱鬧,但是為人正直,熱情大方,是個可以交的朋友,況且他還是東萊派的弟子。現在閣樓里的情況不明,小心一些總是沒有錯的。」

所有的人都是先奔到香案那裡去,出手搶奪玉匣和道器,打鬥之聲和兵器撞擊之聲不絕於耳。

「桀桀……」一道可怕的魔音響起,眾人心神大震。隨後石碑四周迅速的瀰漫起濃濃的血氣,閣樓里的修士哪怕只是沾上了一絲血氣,就全身劇烈地抖動起來,眼中、鼻中、口中、耳中一起流出駭人的鮮血。

有兩名正在搶奪玉匣的修士被血氣沾上,身體抖動著、手上一個不穩,玉匣朝著閣樓外飛了出來。

厲無極眼明手快,縱身一躍,一把抓住了這個玉匣,收進了須彌戒中。

血氣吞沒了所有人後,又向著閣樓外湧來,但是好象是被一道無形的屏障阻擋著,始終都無法突破到閣樓外面來。

岳宏飛駭得半死,到了這個時候他哪裡還能不清楚、是厲無極救下了自己的性命。

「雷道友,我們現在怎麼辦?」岳宏飛聲音顫抖,眼前的景象實在是太恐怖了,閣樓里的修士全都七竅流血,在地上不停地滾動哀嚎著,漸漸的沒有了聲息。

「怎麼辦?趕緊走,想辦法找出路。」厲無極沉聲道。寶物雖好,也得留得住性命才行啊。

兩人繞過閣樓,發現前面已經沒有了路。閣樓的後面是渾然一體的山壁,山壁的表面十分平整,光滑如鏡,就像是被人用一把鋒利的刀從中間筆直的給切開來似的。

「這個山壁好奇怪,難道出路在這裡?」厲無極喃喃自語。

「雷道友,這道山壁和通道裡面的山壁不太一樣。」岳宏飛提醒道。

「岳道友,我已經注意到了,我們來研究一下,也許出路就在這裡。」厲無極答道。

厲無極用手撫摸山壁,想從中找出什麼蛛絲馬跡來,岳宏飛也附耳在山壁上面仔細聽,兩人是一絲不苟,使出了渾身解數。

突然,一個奇怪的聲音從山壁裡面傳來,隨後光滑的山壁就像是水紋蕩漾開一般,一隻烏黑的泛著血色的大手從山壁中伸了出來,旋即一具瀰漫著血氣的身體也跟著穿了過來。

厲無極心中大懼,這個身影的氣息波動絕對不弱於萬蠱毒魔,而且看他的景象,既不是修士也不像妖獸,肯定不是什麼良善之輩。

厲無極沒有絲毫猶豫,玄元瞬間暴沖體外,神識展開,口中冷冷吐出兩個字:「剝奪!」
Свернуть

Уважаемые пользователи! Администрация сайта «Реальные отзывы» убедительно просит предоставлять конкретные факты (номер, дату заказа и проч.), чтобы мы не сочли ваш отзыв наговором конкурентов. Благодарим за понимание. Не подкрепленные фактами отзывы будут удаляться как неинформативные.

Оставить отзыв

Имя (обязательно):
Электропочта (не обязательно):

негативный отзыв нейтральный отзыв положительный отзы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