Товары для дома » Для ремонта и обустройства » Бензоинструмент
Учреждения и организации » Почтовые отделения

而華慕言看了眼不爭氣的手機,又想了下聞晉謙讓張祕書帶的話,額上青筋跳了跳。

去就去,還怕了?

“小甜甜,你老相好要來了。”聞晉謙一臉憂鬱的坐在談羽甜邊上。

談羽甜往邊上的沙發挪了挪,“噢。”

“小甜甜,待會兒還能看到華憶錦和谷靈安,你有什麼感想麼?”沒有將女人十分明顯的嫌棄放在心裏,聞晉謙繼續往她邊上蹭。

談羽甜下一刻站起身,看着聞晉謙整個人“優雅十分”的撲在沙發上,她諷刺,“接下來我要做什麼?被你綁起來,或者你先打我幾下,弄點痕跡出來?”

“痕跡?”聞晉謙挑眉,突然從沙發起身走到她面前。

談羽甜不卑不亢的擡頭,眼底卻是鄙夷,昨晚餐桌上,她就已經爲這樣狗血的招數而明裏暗裏的諷刺他無數次。

奈何這男人的臉皮銅牆厚,裝聾作啞的本事也一流,根本不拿她的態度當回事。也是看出來了,這男人哪裏有他自己說的那麼好?

聞晉謙勾脣,一張絕代風華的臉露出笑容來,十分誘惑人。

而談羽甜卻不,她在華慕言身邊少說也快兩個月了,面對看着那笑起來好看到讓人窒息的男人,她頂多也就一顆心砰砰跳。

現在怎麼還會理會這頗爲“刻意”的誘惑?

聞晉謙桃花眼兒一揚,託着她的下頷,溫熱的脣就吻在了她的脖頸。

談羽甜身上的汗毛頃刻間立起來!可是要推他,卻被死死的固住了腰,只能拿拳頭狠狠砸他肩。

男人立刻嚎叫起來,鬆開她,誇張的摸了摸肩頭,“喂喂喂,又不是和你打啵兒,置於一副貞操立刻要丟了的模樣麼。”

談羽甜紅着一雙烏眸,咬牙切齒,“聞晉謙,我告訴你,就算華慕言不要我了,全世界男人都不要我,我也不會留在你身邊的!”

昨天才說了他不會強迫人。

但也只有這樣一次,談羽甜也搞不懂自己爲什麼突然這麼偏激,也許是聽到華慕言就要來了,也許覺得半個月沒見。

也許是她本來潔身自好,現在卻被這個男人製造了莫名其妙的痕跡而感到委屈。

“現在說這話爲時尚早啊小甜甜。”聞晉謙罕見的好脾氣,如果是以前,又或者是其他人,敢用這樣的語氣跟他說話,早已經斷手斷腳身首異處了。

但偏偏這小女人,生起氣來,比平時那懨懨的模樣討喜多了。當然,要是笑起來的話,估計能更討喜。 第二天一早,云溪起牀的時候,意外收到一條短信。

是香港地界最知名的娛樂公司老總發來的賀信,大致意思,是日後在這個行業裏,大家擡頭不見低頭見,可“肝膽相照”。

明日未臨 香港娛樂圈龍蛇混雜,當年是怎麼一步步地洗白的,許多本地市民都還記憶猶新。

如今,倒是運作得越發和好萊塢似的,成爲正規產業鏈。

此間老闆年紀早已不輕,一般輕易不過問業務,大約今天邀請了他家的記者,之前的公關工作也讓這位大佬滿意了,才會不忌年長之尊,親自給她短信,並且還“貼心”署名。

他是發的短信,云溪卻不能原封不動,這麼原版回過去。於是,打了個電話過去,婉約道謝,恭敬有禮,談笑間,卻是爲未來公司在香港的長久發展又奠了一塊基石。

冷偳來敲她房門的時候,因爲門沒關,正好聽到電話最後幾句,等云溪放下電話,才一臉匪夷所思地望着她:“這老狐狸不向來自詡爲定海神針,從來輕易不露口風嗎?今天倒是有興致。”才七點鐘,這個點,一般人還沒醒呢。

“這種人,風聲消息才最準。”云溪搖了搖頭,微微一笑。看來,昨天那頓大餐吃完之後,底下的員工依舊回去攻堅克難了。如今看來,效果顯著。“今年大家都挺賣力,年終獎可要豐厚點才行。”

冷偳自然點頭,想要員工出成績,就得給他們看到出力的結果。這世上,沒有人是真正的不求回報。

走到門後,忽然回頭:“準備好了嗎?”明明不需要擔心什麼,爲了這一天,他們已經準備了許久,但他還是忍不住,微微有點緊張。

“放心。”云溪臉上神情一肅,“無論如何,我都會讓今天成功。”

邁入會場的那一瞬,整條紅毯的對面所有人的目光齊齊望了過來,既是主辦方,又是此次受訪人,云溪坐在主席臺前,朝所有記者大氣一笑:“很感謝今天各位的捧場,前幾天因爲我去了一趟法國,所以回來有點遲,耽擱了大家的時間,很抱歉。”

因爲推遲了一天,有些受邀記者其實是昨天上午才臨時收到通知。雖然昨天都一一派了利是,但面子上,還是要給足。

果然,所有記者,不管資歷還是輩分,都笑得一臉和氣洋洋:“‘古玉軒’和ChristianLouboutin宣佈攜手創建新系列的的發佈會我們都看了,冷小姐能把專訪內容特意留給我們,已經是對我們最大的惠顧了。”

“冷小姐放心,我來之前,我們老闆特意叮囑了,今天哪怕沒寫出一篇報道,能拍到您的靚照就已經算是完成任務。畢竟,全球誰不知道,如今最紅的封面人物,非您莫屬。”

漂亮話一句接一句,雖然有的是吹捧,但亦不乏確實存着交好之心過來的同行,氣氛倒是徹底活躍了起來。

云溪與當時在法國簡明少語的風格截然不同,全程都淺笑嫣然,字裏行間中透出淡淡的親暱,不過分拉低身段,也不會高高在上、疏離遠着,直播平臺那邊的負責人看着在線不斷刷新的觀衆總量,摸了摸下巴,簡直兩眼放光。

“好了,大家都請剋制一下,今天我們老總會一直坐在這裏回答問題,時間多得是,大家一個一個來。”主持人見所有人情緒都調動起來了,於是微笑着站起來引導話題。

“之前冷總的公司經營範疇主要以亞洲爲主,現在已經宣佈與ChristianLouboutin長期合作,是否代表以後公司側重點要轉變?”負責財經板塊的記者,自然最關心的還是最近炒得最紅的珠寶定製紅底鞋,他一開口,其餘記者也都等着答案。

“這一個問題,我相信很多企業都面臨過。在發展方向的方面,我的觀點是,以亞洲爲基地,輻射到各州各國。Z國是我的本源,這一點永遠不會改。至於歐美,我非常興奮能真正意義上打開這個市場,對於未來的銷售趨勢,我拭目以待。”云溪的回答點滴不漏,記者們一聽就知道她是個硬點子,言之有物,方方面面又都能照顧到,於是提問的熱情越發高漲。

云溪卻忽然擡手壓了壓,全場一靜,她才笑着開口:“未免萬一,有一條信息我想現在說一下。”見所有人的目光都定定地望過來,她勾了勾脣:“我們娛樂公司正式投資的第一部遊輪電影已經正式殺青,目前正在緊張的後期制作,預計一個月後即將在全球影院同步上映,望大家屆時有空可以拔冗觀看。”

云溪一句話,就像是一滴水滾入油鍋,頓時,全場沸騰得都要炸了。

“是不是就是您上次海上走秀的遊輪?”之前的震撼還猶在眼前,這就殺青了?掐手算起來,竟然連一年都沒到!

“是的。之前拍攝的時候,我也承諾過,這會是一部超越《泰坦尼克號》的巨片。希望,到時候,由大家來幫我鑑定一番。”云溪彎了彎眉,朝所有人點頭輕笑。眉目間的從容淡定,鎂光燈下那雙睿智而雍容的雙眼,都讓人渾身顫慄。她似是不知道自己投下了多少重量的炸彈,任底下所有的照相機此起彼伏不斷發出快門聲。

“據我所知,這部電影的投資,堪稱巨資,連一般好萊塢大製作都趕不上,是您獨立投資嗎?您的資金來源是?”說話的是個女記者,眼中閃着的不是好奇,而是篤定。

云溪轉頭,看了一眼坐在身邊的冷偳,果然他捕捉痕跡地朝她點了點頭,於是,便知,這人是事先安排好的,爲的,是引入個人專訪。當然,太過直白的採訪有時候會顯得炫耀,於是,才會有這樣設計好的問題出現。

“首先,除了‘古玉軒’和英國皇家珠寶品牌之外,我首先是張氏企業的負責人,作爲一家上海私企,我將它上市轉爲股份制公司的時候,資產便已經豐裕。其次,我在股市上,投資眼光還算不錯,即便之前股市動盪海嘯,也曾收穫頗豐。當然,作爲B市極爲有名的能源貿易公司金峯集團的原第二股東,如今退出股東會,現有資金更不成問題。”她看似在解釋這部電影的資金來源,可實際上,已經在細說自己身後隱藏的實力和手段。

對於一間在香港成立不過幾年的娛樂公司來說,最關鍵的是什麼?

是掌舵者的能力和財力!資金和人脈!

顯然,無論是以上的哪一點,她都完美達標!而且,超乎常人的想象!

“有消息說,您出身名門,是不是家族對您的支持也讓你敢於去做常人無法企及的事情?”既然是*解密,出身是最關鍵的一點。這個話題,立馬引起所有人的屏息以待。

“我承認,我的家庭是與常人不同,但這並不是我從商的原因。一個人站的高度,決定你的價值觀和世界觀。換一句話說,站在巨人的肩膀上的確可以看得比別人高,但不一定自己邁步,就可以和巨人一樣。公司的成功,不僅僅是在於我一個人,而是所有員工的辛苦與付出。”對於這個話題,云溪沒有避諱。她出身冷家,在B市並不是祕密,只不過是借這些人的筆和電腦表述出來。關鍵的方面,是表述的方式。就像是一根冰棍,從冰箱拿出來的時候是固體形狀,但若是被拿進了暖房,就立馬會融化成水。同樣的東西,往往是說出口之後,才變了味。

“您之前與張先生合作拍攝過兩部電影,爲什麼這一次,用的全是自家娛樂公司的人員?而不是再聘請一點資歷更久的專業人士幫忙?”

“人總有起步,沒有跨出第一步,永遠就不會真正跑起來。如果說,我連自家員工的實力都不相信,那我爲什麼還要成立這間公司?”云溪回答得一點都不含糊。

“也就是,正因爲你相信你的員工,所以這麼一部耗資逾十億的電影,你才願意放手投資?”這個問題問得極爲巧妙,看似稱讚她的決心和魄力,實在卻是變相地誇耀她員工的能力。畢竟,肚子裏沒有東西的員工,哪個老闆錢多了燒得慌,砸這麼多錢進去?

“可以這麼說。”她喝了一口水,緩了緩語氣,點頭一笑,直接承認。

“這次的電影,聽說您啓用的大多數演員都不是娛樂圈的熟面孔,您是出於什麼打算?”

……

後面的問題,從她個人*方面直接轉向了電影發佈上。不得不說,相較於前幾天在法國的避重就輕,這一次,她沒有任何推諉,回答的內容都真金白銀。可就是這麼“巧”,關於她的個人背景,就這麼“莫名其妙”地被遺忘了……。

而她投拍的遊輪電影,卻在當天通過直播平臺、各路媒體的傳播下,徹底獲得了全世界四面八方的關注度,簡直像是全世界媒體都在免費爲她這部電影在做免費宣傳一樣!

更不用說……。

“老闆,你猜猜,今天的直播訪問量最高達到多少?”直播平臺負責人激動地握着一瓶香檳,渾身激動得不知道是不是準備立即打個滾。

云溪應景地搖搖頭,他立馬比了個數字,“一個億!一個億啊!”

他即便是在做夢!這哪裏是一家剛剛起步的娛樂公司能達到的水平?

光是今天的播放量,簡直是前所未聞!

“嘭”——地一聲,瓶塞被撬開的聲音在整個房間裏響徹,所有員工瘋狂地笑了起來,金色的香檳酒在半空中劃出一道華麗的弧度。

“乾杯!祝我們公司紅火!大火!巨火!”所有人看着電腦平臺上被不斷刷屏的各路留言和回饋,激動得舉起酒杯,高聲慶賀!

“乾杯!”云溪與冷偳站在最高處,淡定地朝着所有人輕笑:“今年,績效翻倍!”

再沒有什麼話比這句更鼓舞人心的了,哪裏還是瘋狂慶功,這些人恨不得癲狂發瘋!

晚上,酒酣人散。

云溪和冷偳回住處別墅。

晚上的酒,他們喝的並不多,畢竟要讓人挨個把辛苦通宵趕工幾晚的員工統統送回家,他們才放心離開。

於是,此刻,兩人開了一瓶酒窖裏珍藏的紅酒,微微抿了一口,勞累了一天的心,這才覺得放鬆下來。

“說真的,你就對這部電影這麼有信心?”冷偳忍不住,還是問出了口。她今天固然藉着各路媒體的面,把這部電影炒到了最高處,但,萬一票房慘敗呢?萬一,效果不盡如人意呢?這部電影是整間娛樂公司的第一步完全意義上的成品,萬一失敗,在吹了這麼大的一個牛皮之後,還要怎麼立足?超過《泰坦尼克號》的票房,那可不是隨便說說而已。

在世界影史上也沒有幾部能做到這般成績!

“我覺得,人其實都是被逼出來的。有餘地的時候,往往會想着自己還有退路,所以總是抱有僥幸心理。失敗?我覺得,我已經把最好的平臺都搭建出來了,不管是資金、人脈、後期制作團隊的選擇,包括主動權,我全部都送到了他們是手邊。如果,這樣還是無法成功,那麼也不需要再有第二部了。”人前春暖花開、溫柔多情,實則,冷淡犀利、一針見血。她創建這間公司不是爲了做慈善,已經把最好的條件都雙手奉上,若還是沒法把握,她當着全世界的面跌一跤又有何難?只不過,這般不堪重任,這家公司便早早結束爲好!

冷偳深深地看了她一眼。原來,她不是沒想到,只不過,是不說,不在那羣人躊躇滿志,覺得立馬可以征服整個世界的團隊面前說。

她願意捧他們的時候,可以將他們通通都送到天堂,可若是結果無法令她滿意,那麼,地獄便會在他們低頭的剎那,直接滾入……。

冷偳一口喝乾了杯內的紅酒,搖頭無奈:“真不知道嶠子墨是怎麼看上你的。”

“他?”云溪笑了笑。

大約也只有這些不瞭解內情的人,才會以爲他會是徹徹底底的陽春白雪的一個人。

但,深處那樣的位置、天天打交道的又是那般一羣人物,整個B市都沒幾人能出其左右,他又怎麼會真的慈濟天下?

可能,這世上,最快的人便是曹操,因爲說曹操、曹操到。

她剛喝完半杯酒,嶠子墨的電話便打來了:“採訪結束了?”

“嗯,在家裏和冷偳聊天。明天的飛機就回來。”云溪笑着脫下鞋子,赤腳踩在軟綿的羊毛地毯上,微笑地喝冷偳擺了擺手,轉身離開。

望着說上剩餘的紅酒,冷偳無奈搖頭。果然是要出嫁的姑娘,有了男朋友,老哥就直接丟到腦後。

“你電影的事情今天可是讓很多人都嚇了一跳。”嶠子墨自是從頭到尾都把訪談給看了,關於提問的環節,哪些是設計好的,哪些是別人臨場添加的,其實在他耳中聽來,非常容易判斷。倒是,她發佈電影即將上映的時候,他的確愣了一下。

畢竟,在電影另一位參與者那裏,他沒有得到絲毫訊息。他可不認爲,這是出於保密原則。

云溪微微一愣,立馬樂了:“霄梵給你打電話了?”

“何止?”嶠子墨搖頭無奈:“他準備搭明天的航班直接來倫敦。”

這感情好,事情是她宣佈的,霄梵連電話都沒給她打,直接找到嶠子墨那去了。

“沒事,反正我要回來了,你讓他直接找我。”

嶠子墨想了想,終究還是點名主旨:“看在我的面子上,煩請夫人,出手輕點。”

云溪挑眉,不得不說,這人和她越來越心有靈犀了。

出手輕點啊……

大抵,那位霄梵同志,面對合夥人竟然不告知一聲,單獨發表上映宣言,此刻的心情,能立馬化成一隻暴躁的火龍吧……

第二天,云溪一早就搭乘飛機直飛倫敦。

幸好有先見之明,路上帶着那八位“壯漢”,免去了許多不必要的麻煩。帶着墨鏡,一路低頭,坐上一輛路虎,風馳電掣般的,抵達住處。

剛一進門,卓風竟然正好在喝咖啡,抵在脣邊的瓷杯是一套地道的瓷器,可眼下,他上上下下地打量着她,用一種研究奸商的表情,“你這要是擱在古代,簡直就是沈萬三。”簡直就像是手捧聚寶盆,不管是在哪裏,都可以招財進寶、財源廣進!

云溪昂頭,朝着從樓梯走下來的子墨詫異地勾了勾手:“他是怎麼了?”總不至於嫉妒吧?

“別管他,他最近特別想拐你轉業。”他笑着快步走下樓梯,一手勾住她的腰肢,一手接過她手中的行李。

“說什麼拐!”卓風瞪眼,他明明是想給冷家機會!

“嗯,嗯,明白,明白。”云溪笑嘻嘻地轉過頭去,懶意洋洋地眯着眼:“不是說霄梵最早的航班飛來嗎?人呢?”她起飛的時間按理來說應該比他晚。

“早到了,住到附近最高級的酒店去了。我和他說好,等你休息好再約時間見面。”自家的女人自己心疼。雖說霄梵算是他發小,但,在云溪面前,好兄弟不就是用來忘記的嗎?

霄梵爲什麼不在這住?明明客房還很多。

云溪愣了一瞬,隨即想起,除了她和子墨,此間的正式居住人,其實是卓大公子。

也就是,這兩位?關係?嗯?

雲溪話沒有出口,但嶠子墨怎麼會沒有領悟。輕輕瞥了一眼狀似什麼都沒聽到的卓風,決定這個話題還是不提罷了。

“走吧,先上樓休息。”

云溪自然不會多說什麼,和卓風打了個招呼,便跟着子墨回房。

“先洗個澡,待會好好睡一覺。”他溫柔地幫她脫掉外衣,撫了撫她的臉頰。

“那你呢?”云溪下意識地用臉頰蹭了蹭,閉着眼睛,有點迷迷濛濛。在飛機上,雖然坐的是頭等艙,可畢竟睡得不熟,加上這一週都已經來來回回飛了那麼多個小時了,實在是乏得很。

“我處理點事情。”他指了指桌前的電腦,以及一大堆旁邊的材料,朝她輕笑。

“可憐。”踮起腳尖,吻了吻他的脣,在蜻蜓點水和慢條斯理間,最後還是選擇了前者,一吻即閉,轉身,沒忘了拿睡衣,直接進了浴室。

嶠子墨寵溺一笑,也沒有追着她要求補償,回身,坐在桌前,看着那些材料,臉上的表情卻不知不覺冷了下來……

云溪洗完澡,睡在牀上,這一覺,一直睡到自然醒。打開手機一看,竟然已經是第二天的下午兩點鐘。子墨早就不見蹤影,留了張字條,倒是交代他出去辦點事,不用等他。

懶得讓人準備吃的,乾脆出門覓食。想了想,卻是直接一通電話打到霄梵那裏。

“怎麼着?大忙人,終於開機了?”霄梵說話間,與往常沒有一絲不同,相反,還帶着淡淡的調侃。若是不知道,還以爲他是專門來英國度假的。

“說吧,你在哪?既然不肯到我住的地方來,那我只能自己去找你了。”云溪也懶得和他客氣。人都來的,遲見早見都一樣,更何況,這件事,她之前也預料到了,本來就要解決。

“BrookStreet,梅寶尼克拉裏奇酒店。”他也爽快,直接報了住址。

云溪忍不住吹了聲口哨,想到他爲了自由,曾經清空遊輪的做派,心想,果然是奢侈做派,不管何時何地,依舊如昔。

云溪出門,讓人直接開車過去,其實地方不算遠,不過,倫敦的交通實在不能指望,到了的時候也已經是喝下午茶的點。

此間酒店在本地屬於頂級,自有專門供人賞玩的花園,裏面還特意設了桌椅,方便喝茶聊天。

云溪懶得到房間去,乾脆讓霄梵到酒店花園,順便點了個下午茶套餐。

各式甜點送上來的時候,霄梵正好迎面走來。

“喲,一段時間不見,越來越美啊。”霄梵笑着側頭,從上到下打量一眼,那眼神簡直和卓風昨天的一模一樣。

云溪嘆息,果然,物以類聚、人以羣分。別看這兩人不對付,連住的地方都不願意光顧,就這份默契,她也算是明白這兩人之間的關係了。

“你別來這套,給子墨聽到了,我絕對不幫你解釋。”云溪聳肩,戳了一塊糕點送進嘴裏。稍稍的甜味裏夾雜着堅果的味道,就着紅茶,味道竟然很不錯。

霄梵原本只是調侃,但一想到嶠子墨那瘮人的佔有慾,頓時,像是喉嚨被卡主了一樣,“怎麼我感覺像是我欠了你的一樣?明明是你做了對不起我的事。”

云溪愕然擡頭看他一眼,就委屈的架勢,幸好說的是中文,他要是說的是英文,四周的人,非以爲她始亂終棄不可。

“我做了對不起你的事?你是說宣佈電影一個月後上映?”除了這事,應該也沒有其他了吧。

“你覺得呢?”霄梵斜眼望她。說好的合作呢?說好的電影交由他來呢?爲嘛不按套路走?

“電影剛剛才殺青沒多久,現在還在後期制作,一個月之內就全球上映,實在是太趕了。”他到底沒忍住,還是把心底話給說出來了。

“太趕,不代表來不及。”云溪放下餐點,靜靜地望了他一瞬:“你知道,媒體宣傳熱度是多久嗎?任何事物,再風口浪尖,持續時間絕不會超過一個月。你以爲,等到幾個月之後,你單獨召開宣傳發佈會,能有現在這樣的效果?”

霄梵語塞,她說的,他都明白,但是這一切還是要以電影品質爲前提。如今市面上各種大製作的爛片還不夠嗎?就算稍微再緩緩,也不至於像現在這樣措手不及。
去就去,還怕了?

“小甜甜,你老相好要來了。”聞晉謙一臉憂鬱的坐在談羽甜邊上。

談羽甜往邊上的沙發挪了挪,“噢。”

“小甜甜,待會兒還能看到華憶錦和谷靈安,你有什麼感想麼?”沒有將女人十分明顯的嫌棄放在心裏,聞晉謙繼續往她邊上蹭。

談羽甜下一刻站起身,看着聞晉謙整個人“優雅十分”的撲在沙發上,她諷刺,“接下來我要做什麼?被你綁起來,或者你先打我幾下,弄點痕跡出來?”

“痕跡?”聞晉謙挑眉,突然從沙發起身走到她面前。

談羽甜不卑不亢的擡頭,眼底卻是鄙夷,昨晚餐桌上,她就已經爲這樣狗血的招數而明裏暗裏的諷刺他無數次。

奈何這男人的臉皮銅牆厚,裝聾作啞的本事也一流,根本不拿她的態度當回事。也是看出來了,這男人哪裏有他自己說的那麼好?

聞晉謙勾脣,一張絕代風華的臉露出笑容來,十分誘惑人。

而談羽甜卻不,她在華慕言身邊少說也快兩個月了,面對看着那笑起來好看到讓人窒息的男人,她頂多也就一顆心砰砰跳。

現在怎麼還會理會這頗爲“刻意”的誘惑?

聞晉謙桃花眼兒一揚,託着她的下頷,溫熱的脣就吻在了她的脖頸。

談羽甜身上的汗毛頃刻間立起來!可是要推他,卻被死死的固住了腰,只能拿拳頭狠狠砸他肩。

男人立刻嚎叫起來,鬆開她,誇張的摸了摸肩頭,“喂喂喂,又不是和你打啵兒,置於一副貞操立刻要丟了的模樣麼。”

談羽甜紅着一雙烏眸,咬牙切齒,“聞晉謙,我告訴你,就算華慕言不要我了,全世界男人都不要我,我也不會留在你身邊的!”

昨天才說了他不會強迫人。

但也只有這樣一次,談羽甜也搞不懂自己爲什麼突然這麼偏激,也許是聽到華慕言就要來了,也許覺得半個月沒見。

也許是她本來潔身自好,現在卻被這個男人製造了莫名其妙的痕跡而感到委屈。

“現在說這話爲時尚早啊小甜甜。”聞晉謙罕見的好脾氣,如果是以前,又或者是其他人,敢用這樣的語氣跟他說話,早已經斷手斷腳身首異處了。

但偏偏這小女人,生起氣來,比平時那懨懨的模樣討喜多了。當然,要是笑起來的話,估計能更討喜。 第二天一早,云溪起牀的時候,意外收到一條短信。

是香港地界最知名的娛樂公司老總發來的賀信,大致意思,是日後在這個行業裏,大家擡頭不見低頭見,可“肝膽相照”。

明日未臨 香港娛樂圈龍蛇混雜,當年是怎麼一步步地洗白的,許多本地市民都還記憶猶新。

如今,倒是運作得越發和好萊塢似的,成爲正規產業鏈。

此間老闆年紀早已不輕,一般輕易不過問業務,大約今天邀請了他家的記者,之前的公關工作也讓這位大佬滿意了,才會不忌年長之尊,親自給她短信,並且還“貼心”署名。

他是發的短信,云溪卻不能原封不動,這麼原版回過去。於是,打了個電話過去,婉約道謝,恭敬有禮,談笑間,卻是爲未來公司在香港的長久發展又奠了一塊基石。

冷偳來敲她房門的時候,因爲門沒關,正好聽到電話最後幾句,等云溪放下電話,才一臉匪夷所思地望着她:“這老狐狸不向來自詡爲定海神針,從來輕易不露口風嗎?今天倒是有興致。”才七點鐘,這個點,一般人還沒醒呢。

“這種人,風聲消息才最準。”云溪搖了搖頭,微微一笑。看來,昨天那頓大餐吃完之後,底下的員工依舊回去攻堅克難了。如今看來,效果顯著。“今年大家都挺賣力,年終獎可要豐厚點才行。”

冷偳自然點頭,想要員工出成績,就得給他們看到出力的結果。這世上,沒有人是真正的不求回報。

走到門後,忽然回頭:“準備好了嗎?”明明不需要擔心什麼,爲了這一天,他們已經準備了許久,但他還是忍不住,微微有點緊張。

“放心。”云溪臉上神情一肅,“無論如何,我都會讓今天成功。”

邁入會場的那一瞬,整條紅毯的對面所有人的目光齊齊望了過來,既是主辦方,又是此次受訪人,云溪坐在主席臺前,朝所有記者大氣一笑:“很感謝今天各位的捧場,前幾天因爲我去了一趟法國,所以回來有點遲,耽擱了大家的時間,很抱歉。”

因爲推遲了一天,有些受邀記者其實是昨天上午才臨時收到通知。雖然昨天都一一派了利是,但面子上,還是要給足。

果然,所有記者,不管資歷還是輩分,都笑得一臉和氣洋洋:“‘古玉軒’和ChristianLouboutin宣佈攜手創建新系列的的發佈會我們都看了,冷小姐能把專訪內容特意留給我們,已經是對我們最大的惠顧了。”

“冷小姐放心,我來之前,我們老闆特意叮囑了,今天哪怕沒寫出一篇報道,能拍到您的靚照就已經算是完成任務。畢竟,全球誰不知道,如今最紅的封面人物,非您莫屬。”

漂亮話一句接一句,雖然有的是吹捧,但亦不乏確實存着交好之心過來的同行,氣氛倒是徹底活躍了起來。

云溪與當時在法國簡明少語的風格截然不同,全程都淺笑嫣然,字裏行間中透出淡淡的親暱,不過分拉低身段,也不會高高在上、疏離遠着,直播平臺那邊的負責人看着在線不斷刷新的觀衆總量,摸了摸下巴,簡直兩眼放光。

“好了,大家都請剋制一下,今天我們老總會一直坐在這裏回答問題,時間多得是,大家一個一個來。”主持人見所有人情緒都調動起來了,於是微笑着站起來引導話題。

“之前冷總的公司經營範疇主要以亞洲爲主,現在已經宣佈與ChristianLouboutin長期合作,是否代表以後公司側重點要轉變?”負責財經板塊的記者,自然最關心的還是最近炒得最紅的珠寶定製紅底鞋,他一開口,其餘記者也都等着答案。

“這一個問題,我相信很多企業都面臨過。在發展方向的方面,我的觀點是,以亞洲爲基地,輻射到各州各國。Z國是我的本源,這一點永遠不會改。至於歐美,我非常興奮能真正意義上打開這個市場,對於未來的銷售趨勢,我拭目以待。”云溪的回答點滴不漏,記者們一聽就知道她是個硬點子,言之有物,方方面面又都能照顧到,於是提問的熱情越發高漲。

云溪卻忽然擡手壓了壓,全場一靜,她才笑着開口:“未免萬一,有一條信息我想現在說一下。”見所有人的目光都定定地望過來,她勾了勾脣:“我們娛樂公司正式投資的第一部遊輪電影已經正式殺青,目前正在緊張的後期制作,預計一個月後即將在全球影院同步上映,望大家屆時有空可以拔冗觀看。”

云溪一句話,就像是一滴水滾入油鍋,頓時,全場沸騰得都要炸了。

“是不是就是您上次海上走秀的遊輪?”之前的震撼還猶在眼前,這就殺青了?掐手算起來,竟然連一年都沒到!

“是的。之前拍攝的時候,我也承諾過,這會是一部超越《泰坦尼克號》的巨片。希望,到時候,由大家來幫我鑑定一番。”云溪彎了彎眉,朝所有人點頭輕笑。眉目間的從容淡定,鎂光燈下那雙睿智而雍容的雙眼,都讓人渾身顫慄。她似是不知道自己投下了多少重量的炸彈,任底下所有的照相機此起彼伏不斷發出快門聲。

“據我所知,這部電影的投資,堪稱巨資,連一般好萊塢大製作都趕不上,是您獨立投資嗎?您的資金來源是?”說話的是個女記者,眼中閃着的不是好奇,而是篤定。

云溪轉頭,看了一眼坐在身邊的冷偳,果然他捕捉痕跡地朝她點了點頭,於是,便知,這人是事先安排好的,爲的,是引入個人專訪。當然,太過直白的採訪有時候會顯得炫耀,於是,才會有這樣設計好的問題出現。

“首先,除了‘古玉軒’和英國皇家珠寶品牌之外,我首先是張氏企業的負責人,作爲一家上海私企,我將它上市轉爲股份制公司的時候,資產便已經豐裕。其次,我在股市上,投資眼光還算不錯,即便之前股市動盪海嘯,也曾收穫頗豐。當然,作爲B市極爲有名的能源貿易公司金峯集團的原第二股東,如今退出股東會,現有資金更不成問題。”她看似在解釋這部電影的資金來源,可實際上,已經在細說自己身後隱藏的實力和手段。

對於一間在香港成立不過幾年的娛樂公司來說,最關鍵的是什麼?

是掌舵者的能力和財力!資金和人脈!

顯然,無論是以上的哪一點,她都完美達標!而且,超乎常人的想象!

“有消息說,您出身名門,是不是家族對您的支持也讓你敢於去做常人無法企及的事情?”既然是*解密,出身是最關鍵的一點。這個話題,立馬引起所有人的屏息以待。

“我承認,我的家庭是與常人不同,但這並不是我從商的原因。一個人站的高度,決定你的價值觀和世界觀。換一句話說,站在巨人的肩膀上的確可以看得比別人高,但不一定自己邁步,就可以和巨人一樣。公司的成功,不僅僅是在於我一個人,而是所有員工的辛苦與付出。”對於這個話題,云溪沒有避諱。她出身冷家,在B市並不是祕密,只不過是借這些人的筆和電腦表述出來。關鍵的方面,是表述的方式。就像是一根冰棍,從冰箱拿出來的時候是固體形狀,但若是被拿進了暖房,就立馬會融化成水。同樣的東西,往往是說出口之後,才變了味。

“您之前與張先生合作拍攝過兩部電影,爲什麼這一次,用的全是自家娛樂公司的人員?而不是再聘請一點資歷更久的專業人士幫忙?”

“人總有起步,沒有跨出第一步,永遠就不會真正跑起來。如果說,我連自家員工的實力都不相信,那我爲什麼還要成立這間公司?”云溪回答得一點都不含糊。

“也就是,正因爲你相信你的員工,所以這麼一部耗資逾十億的電影,你才願意放手投資?”這個問題問得極爲巧妙,看似稱讚她的決心和魄力,實在卻是變相地誇耀她員工的能力。畢竟,肚子裏沒有東西的員工,哪個老闆錢多了燒得慌,砸這麼多錢進去?

“可以這麼說。”她喝了一口水,緩了緩語氣,點頭一笑,直接承認。

“這次的電影,聽說您啓用的大多數演員都不是娛樂圈的熟面孔,您是出於什麼打算?”

……

後面的問題,從她個人*方面直接轉向了電影發佈上。不得不說,相較於前幾天在法國的避重就輕,這一次,她沒有任何推諉,回答的內容都真金白銀。可就是這麼“巧”,關於她的個人背景,就這麼“莫名其妙”地被遺忘了……。

而她投拍的遊輪電影,卻在當天通過直播平臺、各路媒體的傳播下,徹底獲得了全世界四面八方的關注度,簡直像是全世界媒體都在免費爲她這部電影在做免費宣傳一樣!

更不用說……。

“老闆,你猜猜,今天的直播訪問量最高達到多少?”直播平臺負責人激動地握着一瓶香檳,渾身激動得不知道是不是準備立即打個滾。

云溪應景地搖搖頭,他立馬比了個數字,“一個億!一個億啊!”

他即便是在做夢!這哪裏是一家剛剛起步的娛樂公司能達到的水平?

光是今天的播放量,簡直是前所未聞!

“嘭”——地一聲,瓶塞被撬開的聲音在整個房間裏響徹,所有員工瘋狂地笑了起來,金色的香檳酒在半空中劃出一道華麗的弧度。

“乾杯!祝我們公司紅火!大火!巨火!”所有人看着電腦平臺上被不斷刷屏的各路留言和回饋,激動得舉起酒杯,高聲慶賀!

“乾杯!”云溪與冷偳站在最高處,淡定地朝着所有人輕笑:“今年,績效翻倍!”

再沒有什麼話比這句更鼓舞人心的了,哪裏還是瘋狂慶功,這些人恨不得癲狂發瘋!

晚上,酒酣人散。

云溪和冷偳回住處別墅。

晚上的酒,他們喝的並不多,畢竟要讓人挨個把辛苦通宵趕工幾晚的員工統統送回家,他們才放心離開。

於是,此刻,兩人開了一瓶酒窖裏珍藏的紅酒,微微抿了一口,勞累了一天的心,這才覺得放鬆下來。

“說真的,你就對這部電影這麼有信心?”冷偳忍不住,還是問出了口。她今天固然藉着各路媒體的面,把這部電影炒到了最高處,但,萬一票房慘敗呢?萬一,效果不盡如人意呢?這部電影是整間娛樂公司的第一步完全意義上的成品,萬一失敗,在吹了這麼大的一個牛皮之後,還要怎麼立足?超過《泰坦尼克號》的票房,那可不是隨便說說而已。

在世界影史上也沒有幾部能做到這般成績!

“我覺得,人其實都是被逼出來的。有餘地的時候,往往會想着自己還有退路,所以總是抱有僥幸心理。失敗?我覺得,我已經把最好的平臺都搭建出來了,不管是資金、人脈、後期制作團隊的選擇,包括主動權,我全部都送到了他們是手邊。如果,這樣還是無法成功,那麼也不需要再有第二部了。”人前春暖花開、溫柔多情,實則,冷淡犀利、一針見血。她創建這間公司不是爲了做慈善,已經把最好的條件都雙手奉上,若還是沒法把握,她當着全世界的面跌一跤又有何難?只不過,這般不堪重任,這家公司便早早結束爲好!

冷偳深深地看了她一眼。原來,她不是沒想到,只不過,是不說,不在那羣人躊躇滿志,覺得立馬可以征服整個世界的團隊面前說。

她願意捧他們的時候,可以將他們通通都送到天堂,可若是結果無法令她滿意,那麼,地獄便會在他們低頭的剎那,直接滾入……。

冷偳一口喝乾了杯內的紅酒,搖頭無奈:“真不知道嶠子墨是怎麼看上你的。”

“他?”云溪笑了笑。

大約也只有這些不瞭解內情的人,才會以爲他會是徹徹底底的陽春白雪的一個人。

但,深處那樣的位置、天天打交道的又是那般一羣人物,整個B市都沒幾人能出其左右,他又怎麼會真的慈濟天下?

可能,這世上,最快的人便是曹操,因爲說曹操、曹操到。

她剛喝完半杯酒,嶠子墨的電話便打來了:“採訪結束了?”

“嗯,在家裏和冷偳聊天。明天的飛機就回來。”云溪笑着脫下鞋子,赤腳踩在軟綿的羊毛地毯上,微笑地喝冷偳擺了擺手,轉身離開。

望着說上剩餘的紅酒,冷偳無奈搖頭。果然是要出嫁的姑娘,有了男朋友,老哥就直接丟到腦後。

“你電影的事情今天可是讓很多人都嚇了一跳。”嶠子墨自是從頭到尾都把訪談給看了,關於提問的環節,哪些是設計好的,哪些是別人臨場添加的,其實在他耳中聽來,非常容易判斷。倒是,她發佈電影即將上映的時候,他的確愣了一下。

畢竟,在電影另一位參與者那裏,他沒有得到絲毫訊息。他可不認爲,這是出於保密原則。

云溪微微一愣,立馬樂了:“霄梵給你打電話了?”

“何止?”嶠子墨搖頭無奈:“他準備搭明天的航班直接來倫敦。”

這感情好,事情是她宣佈的,霄梵連電話都沒給她打,直接找到嶠子墨那去了。

“沒事,反正我要回來了,你讓他直接找我。”

嶠子墨想了想,終究還是點名主旨:“看在我的面子上,煩請夫人,出手輕點。”

云溪挑眉,不得不說,這人和她越來越心有靈犀了。

出手輕點啊……

大抵,那位霄梵同志,面對合夥人竟然不告知一聲,單獨發表上映宣言,此刻的心情,能立馬化成一隻暴躁的火龍吧……

第二天,云溪一早就搭乘飛機直飛倫敦。

幸好有先見之明,路上帶着那八位“壯漢”,免去了許多不必要的麻煩。帶着墨鏡,一路低頭,坐上一輛路虎,風馳電掣般的,抵達住處。

剛一進門,卓風竟然正好在喝咖啡,抵在脣邊的瓷杯是一套地道的瓷器,可眼下,他上上下下地打量着她,用一種研究奸商的表情,“你這要是擱在古代,簡直就是沈萬三。”簡直就像是手捧聚寶盆,不管是在哪裏,都可以招財進寶、財源廣進!

云溪昂頭,朝着從樓梯走下來的子墨詫異地勾了勾手:“他是怎麼了?”總不至於嫉妒吧?

“別管他,他最近特別想拐你轉業。”他笑着快步走下樓梯,一手勾住她的腰肢,一手接過她手中的行李。

“說什麼拐!”卓風瞪眼,他明明是想給冷家機會!

“嗯,嗯,明白,明白。”云溪笑嘻嘻地轉過頭去,懶意洋洋地眯着眼:“不是說霄梵最早的航班飛來嗎?人呢?”她起飛的時間按理來說應該比他晚。

“早到了,住到附近最高級的酒店去了。我和他說好,等你休息好再約時間見面。”自家的女人自己心疼。雖說霄梵算是他發小,但,在云溪面前,好兄弟不就是用來忘記的嗎?

霄梵爲什麼不在這住?明明客房還很多。

云溪愣了一瞬,隨即想起,除了她和子墨,此間的正式居住人,其實是卓大公子。

也就是,這兩位?關係?嗯?

雲溪話沒有出口,但嶠子墨怎麼會沒有領悟。輕輕瞥了一眼狀似什麼都沒聽到的卓風,決定這個話題還是不提罷了。

“走吧,先上樓休息。”

云溪自然不會多說什麼,和卓風打了個招呼,便跟着子墨回房。

“先洗個澡,待會好好睡一覺。”他溫柔地幫她脫掉外衣,撫了撫她的臉頰。

“那你呢?”云溪下意識地用臉頰蹭了蹭,閉着眼睛,有點迷迷濛濛。在飛機上,雖然坐的是頭等艙,可畢竟睡得不熟,加上這一週都已經來來回回飛了那麼多個小時了,實在是乏得很。

“我處理點事情。”他指了指桌前的電腦,以及一大堆旁邊的材料,朝她輕笑。

“可憐。”踮起腳尖,吻了吻他的脣,在蜻蜓點水和慢條斯理間,最後還是選擇了前者,一吻即閉,轉身,沒忘了拿睡衣,直接進了浴室。

嶠子墨寵溺一笑,也沒有追着她要求補償,回身,坐在桌前,看着那些材料,臉上的表情卻不知不覺冷了下來……

云溪洗完澡,睡在牀上,這一覺,一直睡到自然醒。打開手機一看,竟然已經是第二天的下午兩點鐘。子墨早就不見蹤影,留了張字條,倒是交代他出去辦點事,不用等他。

懶得讓人準備吃的,乾脆出門覓食。想了想,卻是直接一通電話打到霄梵那裏。

“怎麼着?大忙人,終於開機了?”霄梵說話間,與往常沒有一絲不同,相反,還帶着淡淡的調侃。若是不知道,還以爲他是專門來英國度假的。

“說吧,你在哪?既然不肯到我住的地方來,那我只能自己去找你了。”云溪也懶得和他客氣。人都來的,遲見早見都一樣,更何況,這件事,她之前也預料到了,本來就要解決。

“BrookStreet,梅寶尼克拉裏奇酒店。”他也爽快,直接報了住址。

云溪忍不住吹了聲口哨,想到他爲了自由,曾經清空遊輪的做派,心想,果然是奢侈做派,不管何時何地,依舊如昔。

云溪出門,讓人直接開車過去,其實地方不算遠,不過,倫敦的交通實在不能指望,到了的時候也已經是喝下午茶的點。

此間酒店在本地屬於頂級,自有專門供人賞玩的花園,裏面還特意設了桌椅,方便喝茶聊天。

云溪懶得到房間去,乾脆讓霄梵到酒店花園,順便點了個下午茶套餐。

各式甜點送上來的時候,霄梵正好迎面走來。

“喲,一段時間不見,越來越美啊。”霄梵笑着側頭,從上到下打量一眼,那眼神簡直和卓風昨天的一模一樣。

云溪嘆息,果然,物以類聚、人以羣分。別看這兩人不對付,連住的地方都不願意光顧,就這份默契,她也算是明白這兩人之間的關係了。

“你別來這套,給子墨聽到了,我絕對不幫你解釋。”云溪聳肩,戳了一塊糕點送進嘴裏。稍稍的甜味裏夾雜着堅果的味道,就着紅茶,味道竟然很不錯。

霄梵原本只是調侃,但一想到嶠子墨那瘮人的佔有慾,頓時,像是喉嚨被卡主了一樣,“怎麼我感覺像是我欠了你的一樣?明明是你做了對不起我的事。”

云溪愕然擡頭看他一眼,就委屈的架勢,幸好說的是中文,他要是說的是英文,四周的人,非以爲她始亂終棄不可。

“我做了對不起你的事?你是說宣佈電影一個月後上映?”除了這事,應該也沒有其他了吧。

“你覺得呢?”霄梵斜眼望她。說好的合作呢?說好的電影交由他來呢?爲嘛不按套路走?

“電影剛剛才殺青沒多久,現在還在後期制作,一個月之內就全球上映,實在是太趕了。”他到底沒忍住,還是把心底話給說出來了。

“太趕,不代表來不及。”云溪放下餐點,靜靜地望了他一瞬:“你知道,媒體宣傳熱度是多久嗎?任何事物,再風口浪尖,持續時間絕不會超過一個月。你以爲,等到幾個月之後,你單獨召開宣傳發佈會,能有現在這樣的效果?”

霄梵語塞,她說的,他都明白,但是這一切還是要以電影品質爲前提。如今市面上各種大製作的爛片還不夠嗎?就算稍微再緩緩,也不至於像現在這樣措手不及。
Свернуть

Уважаемые пользователи! Администрация сайта «Реальные отзывы» убедительно просит предоставлять конкретные факты (номер, дату заказа и проч.), чтобы мы не сочли ваш отзыв наговором конкурентов. Благодарим за понимание. Не подкрепленные фактами отзывы будут удаляться как неинформативные.

Оставить отзыв

Имя (обязательно):
Электропочта (не обязательно):

негативный отзыв нейтральный отзыв положительный отзы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