Товары для дома » Для ремонта и обустройства » Электро Инструмент » Перфораторы
Бизнес

「二哥哥說的這是哪裡話,俗話說,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你若成家立業,便算有了根基,足可告慰伯父伯母的在天之靈…咳…這原本不是我該說的話兒……望二哥哥見諒。」 「國將不國,何以為家?」

  • Дополнительно:
「二哥哥!」安亭溪聽見那舞台劇小姐聲音里雖然滿是驚惶,卻小聲得只有綦友嘉和躲在門后豎著耳朵的她才能聽得到。要說,這也是安亭溪不得不佩服孫爾雅的地方,明明心裡已經又驚又怕,還能將自己的聲音和情緒控制得那麼好,果然大家閨秀。

「是我失言了,爾雅妹妹請隨我來吧。」聽得出來,綦友嘉並不認為自己說的話沒有道理,卻因為驚嚇到孫爾雅而感覺有些抱歉,便不想再繼續這個話題。而此刻,門背後的安亭溪佩服完孫爾雅又開始佩服起綦友嘉來——真是條漢子。綦友嘉心心念念要去從軍,這樣一個隨時準備承擔起責任的人是不怕說真話的。

「我知道二哥哥因為信了我才在我面前不加掩飾的說些真心話兒。只是,這話兒就不要再對第三個人說了吧,也免得讓綦伯父綦伯母操心不是?」哼,還沒怎麼著呢,就把綦友嘉看管起來了——安亭溪聽了這話,又有些忿忿不平。然而綦友嘉似乎並不這麼想,只聽他說道:「我知道了,爾雅妹妹原也是為著我好才會說這番話的。來吧,父親母親在這邊。」

聽到綦友嘉的表態,安亭溪不由有些失望。在心裡罵了自己一句——皇帝不急太監急。可一聽到腳步聲往裡走去時,又忍不住探頭看了看,見認識她的三個人都背對著她腳步徐徐漸行漸遠,便大著膽子從門后閃出半個身子來,用眼睛一直跟著他們。只見綦友嘉手裡的食盒早已到了餘慶兒手裡。綦友嘉引著孫爾雅來到父母牌位之前,才又轉身接過食盒,從裡面捧出一截形狀圓潤飽滿的雪白的蓮藕並一些果品來放在靈前,然後莊重的三拜九叩。孫爾雅立在綦友嘉身旁落後半個身位的地方,也跟著拜了下去。即使安亭溪不是這個年代的人也看得出來,這大概是夫妻才會有的狀態吧。

她有些看不下去了,咬著嘴唇大剌剌地從門后出來,轉身,跨過門檻出了長生殿的大門。在做這些動作的時候,安亭溪並沒有像剛才那樣偷偷摸摸的,反倒是希望大殿里的三個人能夠注意到自己。可惜,身後沒有一點反應。安亭溪感到無比失落,一歪身子斜靠在剛才藏身的那棵大圓柱上,內心無力地掙紮起來——自己是現在就離開這裡呢,還是離開呢?

自己本就不屬於這裡,本就要離開……其實,綦友嘉和孫爾雅像現在這樣挺好的,真的,挺好……那麼,自己與綦夫人據理力爭想讓她答應綦友嘉去從軍,是不是……有點……可笑呢?

也許,她並不是為了綦友嘉才這麼不顧一切,非要跟綦夫人拼個你死我活。既然遲早要離開,自己只不過是為了讓離開看上去更有意義罷了……

「二哥哥,怎麼濯石沒跟著你一起過來嗎?」孫爾雅說話的聲音又傳進了安亭溪的耳朵里。她沒有動,想著如果現在自己轉過身與他們臉對臉打個照面,然後呢……腦袋裡一片空白,實在無法腦補出任何畫面。

正躊躇間,只聽綦友嘉答道:「我讓濯石先把些剛下來的龍井秋茶帶些去給空嚴大師,順便為我帶個口信過去,說我拜祭了父母就去禪房向大師求教。」

空嚴?安亭溪愣在了那裡,這個名字怎麼那麼熟悉? 「既然二哥哥還有事……」只聽孫爾雅矜持地道:「妹妹就先走一步。今天與二哥哥在這裡不期而遇,實在有些意外,不過心裡還是很歡喜的。」雖然沒人注意到靠在圓柱上的安亭溪的背影,可當孫爾雅的話語飄進耳朵里的時候,她還是不由想用鼻孔出氣。什麼不期而遇,什麼實屬意外?她還真是張嘴就來啊……那個空顯到底是誰……安亭溪決定再往下聽聽他們還會說些什麼,反正現在人多,也沒人注意到她,便貼著柱子朝前走了兩步,好讓這根漆紅大柱把自己完全擋住。

這時,就聽綦友嘉很有風度地開口應道:「你放心,爾雅妹妹,你對我……父母的一片心意自是不勝感激的,今天相遇之事萬萬不會對他人提起。對了,爾雅妹妹,要不,我先送你回去吧?」

「噗……」安亭溪可以想象孫爾雅用團扇遮住嘴輕聲嗤笑的樣子——想想都覺得不順眼「二哥哥還說不對他人提起,你這麼一送,豈不告訴了人的。」

「哦,」綦友嘉的聲音很懊惱「是我考慮不周。」

「二哥哥,我並沒有怪你。何況咱們……」聽到「咱們」兩個字,安亭溪不僅耳朵豎了起來,心裡頭也是一緊,卻不料孫爾雅並沒有接著「咱們」往下說,而是話鋒一轉,道:「空顯大師是住在後面半山上的禪房裡嗎?要不我陪你走一段吧,反正都已經……我與餘慶兒索性陪你走上一段吧。」安亭溪以小人之心猜測,大概孫爾雅還有什麼話要問綦友嘉,或者想看看他是不是真的要去見什麼大師——哼,盯得還真緊。

不過,綦友嘉倒真是個謙謙君子,有些惶恐地拒絕道:「站在這裡說話我心下已頗為惶恐,怎可再讓爾雅妹妹無端招惹些是非,咱們就此別過吧。或者,我可以遣濯石過來送爾雅妹妹一送?」

片刻后,只聽孫爾雅開口說道:「現在這世道,大家滿心想著的都是自己和家人的安危,恐怕沒多少人會去關心旁的事情了吧?就連咱們的……」說到「咱們」聽者安亭溪的心裡又是一緊,而孫爾雅照例又把話岔開去「也好,我且在這裡歇息片刻,等濯石來把我餘慶兒送到大門口去,替我把在門口等著的軟轎招呼了來。我們五叔他們在門口等著,如果坐轎進到這裡來,倒顯得心不誠了。」

「爾雅妹妹有心了,你且到下邊門廊里坐一會兒如何?」

「不用。我現在去大雄寶殿發個善願,待會兒讓濯石到那裡找我便可。」

這麼說他們要就此別過了?大雄寶殿?如果她們倆現在要朝正門的台階下來,不用臉對臉,用眼角的餘光就可以讓她赫然在目……自己還是先走為上吧。長生殿大門兩邊各有三棵用雙手方能合抱的大圓柱,想是用整棵的大樹支做了大殿的大梁。安亭溪此刻站在正門右邊的第一棵柱子處,猶豫片刻,便抽身沿著柱子的外側朝右邊走去。

剛走到第二棵柱子處,就聽孫爾雅道:「餘慶兒,你在看什麼?」

只聽餘慶兒答道:「那小丫頭怎的看上去有些眼熟。」

「哪裡?」

不管說的是不是自己,安亭溪連忙在心裡提醒自己不要走得太急讓人看上去很慌張,來到長生殿的牆根兒邊上,一抬眼看見有條小道,想也不想就拐了進去。停頓片刻,才在牆拐角找了一個自認為安全的角度朝大殿正門處看去。 這一看不要緊,孫爾雅倒是在餘慶兒的攙扶下婷婷聘聘地拾級而下,去了。可綦友嘉……正朝她走過來。沒工夫多想,安亭溪只能沿著牆根兒唯一的小路超前跑去。要命的是,這小道還挺長,也沒個岔口什麼的,而且是個向上的緩坡。萬一綦友嘉一拐過來看見前面的自己跌跌撞撞的慌張身影,不是賊也是賊了。安亭溪提起裙子一通狂奔,還好只跑出十多米,忽然看見左側牆上出現了一道小小的門。之所以不走近看不見,大概因為那門只是鏤空在牆上的一個僅容一人穿行的口,並沒有安裝可開合的門,加之牆內牆外樹木花草鬱鬱蔥蔥,把它完全遮掩住了。

大愛晚成:許你竹馬情深 剛才一路爬坡,從門內穿出去的安亭溪還有些喘息不定,在這寂靜的山林之中,自己的呼吸聲聽起來居然如此清晰可聞。她抬眼看了看四周,四周都是樹木,也有一條像是人踩出來的不規則的小道繼續朝著山上蜿蜒而去。這是已經出了靈隱寺了嗎?安亭溪不確定。乾脆就在這裡躲避一下,等綦友嘉過去之後,她再哪來的回哪去好了。即使綦友嘉也從這門裡出來,這麼大的林子,哪兒都可以藏身。再說,自從見到孫爾雅和綦友嘉在長生殿里的那個樣子,安亭溪就一直很矛盾,一會兒決定躲著他,一會兒又想跑出去問問他和舞台劇小姐現在到底是怎麼個劇情——雖然這不關她的事……

這麼胡思亂想著,安亭溪聽見綦友嘉的腳步聲漸漸離自己進了……他走得有些慢,腳步好像比平時沉重。這個安亭溪有經驗,她發現如果心裡事太多的時候,腳步往往就會比平時沉重得多,就像今天早上的自己……逃命的時候不算……不對,心裡清楚的知道自己該怎麼做時心情雖然沉重,可腳步卻不沉重。就像綦友嘉掉西湖裡的第三天打算離家出走仗劍天涯時,跑得那叫一個快……那麼,他這是心裡無比困惑的節奏啊。想到節奏,自己的心跳不由跟著綦友嘉腳步的節奏慢了下來「咚,咚,咚……」忽然,儼然比這個節奏快了至少兩拍卻不規則的另一個腳步聲響亮的傳了過來,徹底打亂了安亭溪心跳的節奏。她心裡一緊,又開始了不規則的跳動,本能地把身體往樹叢里縮了縮,朝上山的那條土路看過去,沒人。那麼,這聲音應該是從牆內綦友嘉行走的那條青磚小道上傳出來的了。

「濯石?」綦友嘉在牆那邊開口說話了「怎麼?空嚴大師不在?」語氣里有掩飾不住的失落。看來,人在情緒低落的時候,往往都會從不好的方面來判斷事情。

「公子,我去的時候一個小沙彌告訴我空嚴大師正在禪房打坐。我把茶葉交給那個小沙彌,可他只把茶葉收了,卻不去跟大師回話,也開始打坐。我在旁邊等了一會兒,甚是無趣。公子您又好長時間不見過來,我便跟那小沙彌打了聲招呼就出來了,想到長生殿來看看你有什麼吩咐。」這應該是濯石的聲音,聽起來倒和青果的聲音有幾分神似,大概濯石和青果一樣,人也是挺實誠的……青果?那天自己和青果在長生殿里,青果問一個白眉毛老和尚「你是誰?」的聲音在安亭溪耳邊響起…… 空嚴……老僧空嚴……來也是緣,去也是緣。來只是因,去才是果……安亭溪腦袋裡靈光一閃,把當時那個老和尚說過的話全都想起來了。

這時,只聽綦友嘉又道:「你來的正好,去大雄寶殿找到孫小姐,聽候她的吩咐便是。」

「孫小姐?怎麼會在這裡?」濯石馬上把心裡想的說了出來,又覺不妥,忙道:「那個……我是說,公子,那您怎麼辦?」

綦友嘉回道:「你不是說看大和尚打坐甚是無趣嗎?爾雅妹妹也只是想勞煩你把她送出寺門找到在門口候著的五叔罷了,完事你就回來去長生殿,詢問一下那裡值守的師父,看看賬面上可還有需要清理的事情。你就在那裡等我便是。」

「孫小姐馬上就要……」說到這裡,濯石卻把話停下了。牆這邊的安亭溪看不見那主僕二人的情形,自然不知濯石為何說到關鍵處偏不往下說了,只聽他改口說道:「我的意思是伺候孫小姐可不是和伺候公子您一樣,是我分內之事嗎?」

「快去吧,別讓爾雅妹妹等著。」

「是。」毫無節奏卻很響亮的腳步重新響起,不過這回是越走越遠了。

來也是緣,去也是緣。來只是因,去才是果……難道綦友嘉要找的真是自己那天在長生殿里遇到的那個滿口「來去」的老和尚?

當她心裡還沒有做出決定的時候,身體已經行動起來,安亭溪站起身,從樹叢里走了出來。也不知道綦友嘉現在走了有多遠了,剛才濯石的腳步太響,完全不給自己判斷綦友嘉的機會。心裡著急,也顧不上多想,安亭溪徑直把頭夠到門內,朝上山的方向看過去。糟糕,綦友嘉不見了。他怎麼能不見了呢?是不是那個叫空嚴的大和尚的禪房就在這附近,他已經拐進去了。安亭溪走出來站在青石小路中間跳著腳,很無意識的習慣性的回身看了看……瞬間,她好像被人點了穴道一般,已一個及其彆扭不舒服的姿勢站在那裡——要向右側後方扭轉45°,頭向後方扭轉90°——一動不動。

有個人正眯著他的單鳳眼從上到下地打量著她。

安亭溪的腦海中通過綦友嘉的視角把自己剛才的一系列動作回放了一遍——探頭探腦,一躍而出,舞手跳腳,然後……一回眸……「回眸一笑百媚生」那是唐詩里的玄幻言情,自己既笑不出來自然也無「媚」可言,百尷尬倒是綽綽有餘。

你說這個綦友嘉到底搞什麼?為什麼他就不能按照常理繼續走他的路,帶著自己去看看那個什麼大師,卻偏要偷偷摸摸站在那裡……等著看自己的笑話?

維今之計,三十六計走為上。想到這裡,一動不動地安亭溪忽然生硬地扭過頭,盡量讓自己的身體表現出一副若無其事的樣子,沿路向上而去。

「亭溪?」綦友嘉在身後叫道,不過好像也不那麼肯定。

安亭溪不由一震,卻極力控制住自己的身體,裝作沒有聽懂也不認識他的樣子,繼續往前走去。 沒想到綦友嘉卻偏偏不識相,忽然拔腿趕了上來擋在安亭溪身前,把邪魅的笑容又掛在了嘴邊,安亭溪覺得有點暈,只得停住了腳步。綦友嘉咧嘴一笑,道:「亭溪賢弟,這是要去哪兒啊?」說完,忍不住大笑起來,邊笑邊道:「真沒想到你居然是個女孩兒,哈……」

安亭溪忍不住咬牙切齒,怎麼,自己是個女滴有那麼好笑?

忽然,連自己都沒反應過來,安亭溪開始淚奔。

見此情形,綦友嘉的笑聲戛然而止,眼神有些失措,抬起手想像以前那樣拍一拍她的肩膀或者別的什麼地方表示安慰,可手抬在半空中就停住了,結結巴巴地道:「那個……亭溪,你還記不記得咱們第一次見面的時候你上來就抓著我的衣領放聲大哭。那時我心裡在想,你一個小廝,怎的如此無理?可看你哭得那麼傷心,卻又於心不忍。還有前幾天,你被嬸母關在小屋養病時,我偷跑去看你,發現你居然在照鏡子。那神情……可我怎麼也想不到你會是個女的。」對了,綦友嘉一拍腦門,又問:「你的病怎麼樣了?昨天你悄沒聲說是被貴叔接家去了,我怎麼也沒想到這會兒會在這裡見到你。說了你也不信,我剛才去長生殿祭拜父母,還希望父親母親保佑你早日康復呢,不想還真靈,我就站在這小路上走了會兒神,居然就看見你活蹦亂跳地斜刺里闖了出來,哈……」說著說著,卻又忍不住高興起來。

其實安亭溪也不是真生他的氣,要說自己為什麼哭……好像有點複雜,自己也還沒捋明白。看著綦友嘉對著自己滔滔不絕,安亭溪就覺得好奇,把哭的心思都給好奇沒了。你說這個綦友嘉,啊,見人家哭不說安慰安慰,倒在那裡自顧自地越說話越多,越說越高興起來。剛才見到那舞台劇小姐的時候好一副謙謙君子的模樣……哼,見到自己就這麼張牙舞爪的,真是可惡……話說,他不是沒想到我是個女的嗎?怎麼,就我那一回眸,他就那麼肯定是我?

有些事情不搞清楚還真是難受呢。安亭溪打開包把活頁本拿了出來寫道:你是怎麼認出我來的

她在寫字,綦友嘉也沒閑著,忽而看看亭溪——好像必須要眼見為實,忽而低頭想想。嘴也沒空,依然在滔滔不絕:「嬸母不是說你這病是會傳染的嗎?現在到底怎麼樣了,那麼快就好了?還是李太醫聖手回春藥到病除?貴叔來接你的時候也是趕巧偏我有事,否則,怎麼也得去送你一送的……還是不對呀,李太醫給你看病的時候,怎麼會沒有察覺你是個女孩兒……嬸母也不可能不知道啊,她為什麼不告訴我……」這回抬頭的時候剛好見安亭溪把活頁本遞給自己,來不及看,先趕著問道:「難道就因為你是個女孩兒,嬸母為了避嫌,才騙我說你得了會傳染的病,讓我不要擅自去探望於你……如果嬸母是這個心思,那也是因為愛護你的緣故呢……那趙伯母肯定也知道你是個女孩兒吧?前段時間家裡有事不得已,怎麼,現在還由著你這麼到處亂跑?」 安亭溪瞪著他,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的意思好像綦夫人倒心疼她,李清照還虐待了她似的。可恨自己一時也無從申辯,只是狠狠戳了戳那本子讓他看。

綦友嘉看著本子一笑,道:「你忽然從牆外跳到我面前,我就在想,這位姑娘的背影怎麼這麼熟悉?可想了一半天,也記不起來我認識的哪位姑娘走的時候會蹦得那麼高……」說著還佯裝皺起了眉頭,可嘴角卻掩飾不住地咧得更開了。安亭溪真想衝上去給他一拳。以前叫自己亭溪賢弟的時候表現得挺正常的呀,現在卻這麼對待自己?還笑……那個手持團扇隨時裝得像得了感冒一樣的舞台劇小姐真就那麼好?要說大家閨秀,李清照可比她高級。李清照身體不是裝出來的弱,是真的很弱,可安亭溪從來沒見李清照自己能走的時候需要別人攙扶……這這這,這還是自己認識的那個綦友嘉嗎?

想到這裡,安亭溪也不由皺起了眉,卻聽綦友嘉繼續回味剛才的情形:「然後,你突然朝我轉過臉來,看著我就像看見鬼似的。有趣的是,你的反應也和其他女孩兒不一樣。女孩子害怕的時候不是會暈過去,或者趕緊跑的嗎?你卻偏要裝出一副若無其事的樣子離開。」說到這裡,綦友嘉忍不住撲哧一笑,安亭溪第一次對綦友嘉展露出來的笑容撇了嘴——瞧他那笑,跟個娘們兒似的。

只聽綦友嘉接著道:「就算你只和我打了一秒鐘的照面,可誰還有像你那樣的眼神?雖然有點不習慣,可不得不承認,這雙眼睛長在女孩子臉上更合適。然後你開始朝前走,雖然走得很生硬,可我卻識破了你一副隨時準備要拔腿飛奔的樣子。我沒見過有誰會像你一樣,一言不合就一路狂奔的。而且,在你走路的時候,我還看見在你衫裙下的我送你的那柄短劍。你一直都帶著它嗎?對了,想必趙伯母已經得了消息,最近金兵可能南下,你隨時帶著它絕對是個好主意。」

自己短短几秒鐘的舉止竟被綦友嘉解讀得如此細緻入微,雖然也沒聽出什麼恭維的話來,可是……安亭溪的小心臟還是莫名其妙的漏跳了一拍……慌亂中,安亭溪不由撅著嘴揚起下巴卻垂著眼睛,一把將自己的活頁本從綦友嘉手裡搶了過來。

這時,只聽綦友嘉又道:「亭溪,你額頭上的疤痕還沒有褪完,我家去之後就讓濯石給你送些藥膏過去吧。不過……」

不過了半天也沒見綦友嘉說句話,安亭溪忍不住抬眼看了看他,卻又看見綦友嘉咧開了嘴,笑道:「你抬起額頭來的時候就更像了。」

到底像什麼?

見安亭溪瞪著自己,綦友嘉繼續道:「亭溪你記得我跟你說過我掉進西湖裡時,失落了一枚玉佩嗎?你猜怎麼著?到底是被爾雅妹妹撿到還給我了。」說著把那枚玉佩從腰上解了下來,遞給安亭溪,說:「你看。」當亭溪把玉佩接過去的時候,綦友嘉忽然又說了一句:「對了,我要迎娶爾雅妹妹了,就在兩天以後。」想了想,又加了句:「這事連我都覺得很突然……」 其實這個消息對親眼目睹了綦友嘉和孫爾雅在長生殿那一幕的安亭溪來說,並不很意外。話雖如此,安亭溪的身體還是不由顫動了一下,她接過了那枚玉佩。

當她的手指觸到它的時候,它仍舊和十多天前在新湖邊齊友嘉遞給她時一樣溫潤。不知怎的,安亭溪的眼眶又有些濕潤,她抬起手裡的玉佩,也抬起自己的眼睛,把玉佩對著臨近正午的陽光仔細看著。這一次,玉佩並沒有脫手飛出。可她多麼希望它能再一次在陽光中翻飛,讓她在它旋轉身影的指引下,重新回到二十一世紀……

此時,綦友嘉仍然還在耳邊喋喋不休著:「我與爾雅妹妹的事是昨天剛定下來的。送走爾雅妹妹之後,我就馬上向嬸母打聽你的病能不能在我迎娶爾雅妹妹時見好,我是想邀請你參加婚禮的。其實,你到我家求叔父救趙伯母那天,叔父就在宮裡和聖上以及各位同僚——也包括爾雅妹妹的父親——商議如何應對金兵南下之事。這幾天,國事家事再加上趙伯母的事……叔父原本身體就不太好,這些天連我就看出來他是強撐著里裡外外的操勞。當嬸母對我說爾雅妹妹的父母也希望即使要離開臨安,最好先把我們的事情辦了……」

綦友嘉並不知道安亭溪仰著頭是為了抑制住自己的眼淚,還道她對這枚玉佩非常著迷呢——其實他這麼認為也沒錯。自己認為好的東西,如果別人也喜歡,自然值得高興。綦友嘉問道:「怎麼樣,它好吧?出淤泥而不染,關鍵是看似柔弱實則堅硬。直到現在我都有種感覺,當我沉入湖底之時,是這玉佩將我托出水面,最終為爾雅妹妹所救。所以,我一直當它也是我的救命恩人呢。你還記不記得我們一起去歸安的時候,我以為它掉進西湖再也找不著了呢,沒想到卻是被爾雅妹妹拾到了。我想,這一定是上天的安排。」

安亭溪仍然一動不動地仰著頭盯著那枚玉佩,絲毫沒有要把它還給自己的意思,這令綦友嘉有些納悶。雖然亭溪不能說話,可並不代表她是一個沉悶的人。難道換回了女孩兒的衣服,連性情也變了?又或者……介於以前兩人的相處習慣,綦友嘉直截了當,問道:「亭溪,你真這麼喜歡這枚玉佩?」

安亭溪終於放下了高舉著的手,卻並沒有將手中的玉佩還給綦友嘉,仍把它緊緊捏在手心裡,捧著本子寫道:我喜歡你就把它送給我

綦友嘉看了,面露為難之色,道:「我剛想告訴你,我決定在迎娶爾雅妹妹那天,就正式把它送給爾雅妹妹。因為,他們都是我的救命恩人,以後……」

聽到「救命恩人」這個詞的時候,亭溪手一抖,至於「以後」之後,綦友嘉沒說,她也不想再問,可仍然不把玉佩還給綦友嘉,而是咬著嘴唇拿過活頁本,又寫道:我用短劍跟你換玉佩可好

綦友嘉低頭看著本子上的字,再抬起頭來的時候,滿臉燦爛的笑意不見了。安亭溪還從來沒有見過他如此冷峻——就連他們連夜趕回杭州城被綦夫人逮了個正著那晚,他也只是有點嚴肅、有點煩惱,而沒有像現在這樣,由內而外透著一股寒意。

而此時的安亭溪明知道綦友嘉並不了解全部的真相,偏就有些管不住自己,耍起了小性兒,抬頭迎視著綦友嘉的目光。綦友嘉看著安亭溪,眼底顯出一絲疑惑、一絲苦惱,正想張嘴說點什麼,卻什麼也沒說。安亭溪盯著他看了半天,才發現他的目光似乎穿過了自己,落在了自己身後。她剛想回頭,就見綦友嘉用沒拿本子的那隻手,單手豎立行了一個佛理,口裡道:「空嚴大師。」 怎麼?自己竟一點也沒有聽到身後有人。安亭溪猛地一回身,看見一個有兩條長長的白眉毛垂在臉頰上的老和尚不知什麼時候已經邁步來到了她的身旁。一定是那天在長生殿里直呼其名自己名字的那個老僧。除了他,亭溪再沒見過誰的眉毛能如此之長,在陽光下更是白得耀眼,便轉過身去,雙手合十,在心裡默念道:「來也是緣,去也是緣。來只是因,去才是果。」

安亭溪有種奇怪的感覺,覺得空嚴大師能聽到自己在心裡說的話。只見他面露慈光,緩緩說道:「佑隆,亭溪,跟我來吧。」說罷,緩緩移步沿這條青石小道向上走去。綦友嘉看了亭溪一眼,小聲問道:「你認識空嚴大師?」安亭溪此刻不想理他,垂著眼睛,一把將自己的活頁本從綦友嘉手裡拿了過來,連碳素筆一起裝進灰藍小包里。忽然發現那枚玉佩還被自己一直捏在手,雖然不樂意,最終還是遞還給了綦友嘉,先他一步,緊隨空嚴而去。

雖然她與身前這個老和尚只有過一面之緣,也不知道自己會被帶往哪裡。不過,跟著空嚴走了一段路之後,自己的心便不像先前那般任性,想快就快想、慢就慢的了,變得平穩而安靜起來。又走了一段路,安亭溪不僅感到自己已經平靜下來,就連身邊的綦友嘉似乎也不再往自己這邊輸出情緒了。安亭溪仍舊沒有抬頭,不過她能聽到綦友嘉的呼吸均勻、腳步輕巧。她垂著的眼睛就只看見空嚴大師緩緩的來回飄擺著的僧袍下擺。

走著走著,安亭溪連綦友嘉的呼吸聲也注意不到了,卻能清晰地聽見樹葉在沒有風的情況下極輕微的沙沙聲,鳥兒跳來跳去,尋找可吃的植物和蟲子,卻不知道樹下的野山貓避開覓食的蜜蜂和螞蟻,蹲伏在那裡等待捕捉鳥兒的機會……終於起風了,風過後,鳥兒蜜蜂飛走了,螞蟻回了蟻穴,野山貓追尋著鳥兒的蹤跡,換個地方蹲伏守候。一切重新開始……

「到了。」空嚴大師的聲音彷彿從遙遠的天邊傳來,安亭溪本能地收住腳,有些迷糊地抬起頭來,眼前出現了一座孤零零的石頭房子,門開著,一覽無餘的屋內除了三個打坐用的蒲團以外,就連灰塵也難以尋覓。空嚴走到一個蒲團前盤腿坐下,綦友嘉看了一眼亭溪,也坐下了。那麼,那個空著的蒲團就是留給自己的了——安亭溪也坐下來,學著二人打了個盤腿。

她剛坐穩,就見一個小沙彌不知從哪裡冒了出來,把手裡托著的三盞茶分別放在三人面前,作了個揖,一轉身,走了。空嚴大師輕輕一揮手,說了句:「喝茶。」便抬起面前的茶盞輕輕啜了一口。

從李清照家出來大概也有兩三個小時了吧?聽到空嚴大師說喝茶,安亭溪忽然覺得口渴,也端起茶盞一飲而盡。

綦友嘉似乎對喝茶沒什麼興趣,他看了看亭溪,又轉頭看向空嚴,最終還是問道:「空嚴大師,您……和亭溪認識?」

空嚴放下茶盞,道:「相逢何必曾相識。」

「什麼?」綦友嘉一臉懵圈。

啥意思?安亭溪放下手裡的空茶盞,也在心裡問了一句。 這時,空嚴也放下了手裡的茶盞,對綦友嘉道:「今年夏天多風雨,新下的秋茶水氣似乎重了些,不過,餘味卻足。」

綦友嘉看著空嚴,還是沒有喝茶,卻咽了口自己的口水。

「佑隆,該來的總是會來。」空嚴說著,又端起茶盞喝了一口,望向屋外,道:「時辰也不早了,過不多時,濯石就會來請你打道回府了。」

「可是……空嚴大師,」綦友嘉又扭頭看著安亭溪「亭溪……她……」張了半天嘴,都不知道自己要說什麼,半天,又吐了一個字:「我……」

「去吧。」空嚴依舊緩緩地道:「你回去自然不會告訴家人在此地碰到孫小姐。那麼,你也不應該提到亭溪,更不能提你已經知道她是一個女孩兒。」

「可是……為什麼?」綦友嘉問。

「你為何不提孫小姐?」

「雖說一切從簡,可在行大禮之前我們是不應該見面的——您怎麼知……對了,您既然連剛才我在長生殿里遇到爾雅妹妹的事情都知道,自然知道我與爾雅妹妹婚期將近。」

空嚴淡淡地道:「我還知道你會保護自己未過門的妻子,當然也會保護與自己『結拜兄弟』的亭溪,對嗎?」

綦友嘉看了一眼自己的結拜「兄弟」安亭溪,心情不免有些複雜,道:「亭溪她一直瞞著我……其實我也不是要怪她,只是想知道她為何要瞞我?」

哼,難道你的爾雅妹妹就沒有什麼事瞞著你了嗎——安亭溪忿忿不平地想。而且,自己為什麼要瞞著他?我救了他的命,我瞞他做什麼?這不是……一時也沒搞清楚他是誰,沒有機會說嗎?豈料事情會發展到今天這個地步,就是想說也沒法說得清楚了。

想到這裡,安亭溪一陣煩躁,又伸手去拿面前的茶盞,才想起來裡面的水已經被自己一飲而盡了。

綦友嘉並沒有注意到亭溪情緒的起伏,他也正沉浸在自己的疑惑里,只聽他又道:「還有,我想問問嬸母,亭溪生病住在綦府,嬸母肯定知道她是個女孩兒了,為什麼不告訴我?如果因為她是個女孩兒而覺得不方便我去看望,可以直接告訴我呀,為什麼要說她的病不宜探視?剛才我在路上撞見亭溪時,我想……心裡除了震驚,更多的是重逢時的高興……」綦友嘉低著頭,進入到一種自我剖析的狀態之中「其實,也沒那麼震驚,更多的是一眼看穿眼前的女孩兒就是亭溪的成就感。並且,我迫不及待地想把這幾天發生的事都告訴她,發生了那麼多事……我為什麼要告訴她這些呢?大概是因為我想向她解釋,仗劍天涯的夢想恐怕要暫時擱置了。我真傻,不是嗎?」說到這裡,綦友嘉搖了搖頭,沉默片刻,終於抬起頭來,看著安亭溪,目光盯在著她的額頭又一愣。接著,把眼睛看向了別處,才開口說道:「你是個女孩兒,我們怎麼可能再一起去仗劍天涯?」停頓片刻,最終忍不住說了句:「亭溪,你額頭上的傷疤很像我那枚失而復得的玉佩。剛才你是不是也這麼認為,才一直拿著它看的?」

呃,很像嗎?安亭溪下意識地用手摸了摸自己額頭上的傷疤。來到南宋以後最倒霉的就要數自己的額頭了。難道自己真有那麼執著,沒辦法留住玉佩,非得把它刻在額頭上不可? 這時,綦友嘉忽然伸手把玉佩又從腰間解了下來,遞給亭溪,道:「如果你真喜歡,就拿去吧。短劍也收著吧。本來我就覺得這柄短劍更適合女孩子防身用。 強勢婚寵:腹黑總裁惹不起 上陣殺敵,自是那柄長劍更好。原本,我還想給你看看我的那柄長劍的,現在……」綦友嘉長長地嘆了口氣。

以前,每次齊友嘉向她說對不起的時候,她的第一反應總是急赤白臉地告訴他——她不怪他,她已經原諒了他,因為誰也不希望發生這種事情……現在,面對綦友嘉雙手遞到自己面前來的玉佩,安亭溪的老毛病又犯了,連連擺手、拚命搖頭,表示自己決不接受。

綦友嘉看著她,又道:「你剛才不是說要把那柄短劍還給我,換這枚玉佩的嗎?再者說,這玉佩是趙伯母贈與我的。你為了趙伯母不顧危險去了歸安,又跑來向叔父求情,讓趙伯母得脫牢獄之災……這樣想來,玉佩轉贈於你甚為合適,你就拿著吧。我剛才一時猶豫,並不是不捨得這枚玉佩,只是聽說你要將短劍還給我一時有些意氣難平罷了,怎麼,你恢復女兒身,便不認我這個兄長了嗎?」

聽著綦友嘉情真意切的一番解釋,安亭溪就更不能要了,她吐了口氣,一把掏出活頁本和碳素筆,寫道:

你說的對

我只是覺得玉佩與我額頭上的疤痕很像

我既自己長了一枚玉佩還要它作甚

短劍我想轉贈給你的妻子

就當是新婚賀禮如何

正寫著,只見剛才那個端來茶水的小沙彌出現在了門口,作揖道:「師傅,綦府的濯石現在門外候著,說是時候不早了,綦大人和夫人還等著二公子回去吃午飯呢。」

不待綦友嘉說話,空嚴道:「你去告訴濯石,佑隆這就起身。」

小沙彌轉身走了,綦友嘉看罷,臉色又沉了下來,把本子遞還給亭溪,卻對亭溪遞給他的短劍視而不見,從蒲團上站起來,打算離開。

安亭溪見狀,也急忙起身,一把拉住綦友嘉,心道:「這叫什麼事啊?我還一肚子委屈呢,又向誰說去?」

見綦友嘉站下來,連忙寫道:

我說的是真心話

那劍你妻子比我更該擁有

綦友嘉思忖片刻,重新抬頭直視安亭溪,一字一句地道:「你要把我的東西轉贈別人也可以——如果你能說服我。」

安亭溪迎視著綦友嘉的目光,雖然還沒想好該怎麼對他說,可她不能示弱……此刻,安亭溪第一次意識到原來綦友嘉也有如此固執的一面。可不是嗎?如果他不是一旦做一件事就一定要有始有終,便只需在回杭州的路上一走了之去仗劍天涯就成,何至於弄得現在馬上就要迎娶那位舞台劇小姐?自己和綦夫人的約定還有意義嗎?現在又該何去何從……亭溪黯然收回自己的目光,在本子上寫道:我們明天早上在你落水上岸處見面如何

綦友嘉看了,點頭道:」甚好。「見亭溪伸手過來接本子,忽然想起了什麼,疑惑地道:「你怎麼知道我是在哪裡被爾雅妹妹救上岸的?」說的也是,安亭溪一愣,接著,聳了聳肩膀,寫道:你說過個大概 綦友嘉又點了點頭,道:「其實我也只知道個大概。被救上岸時還在昏迷之中,直到爾雅妹妹家的五叔趕了騾子來打算馱我進城的時候才略微清醒了些。還是這幾天又聽著爾雅妹妹細細描述,方才確定自己是在何地上的岸……要不這樣吧,明天早上我們在靈隱寺門口見,我帶你乘船過去。在湖面上談話更不容易被打擾,可好?」

乘船?安亭溪略一猶豫,隨即點了點頭。也好,水中相遇、水中道別。自己難道不是一直想離開嗎?尤其現在,看來綦友嘉並不排斥與那孫小姐成親,自己就更應該儘快離開了……

見安亭溪點頭,綦友嘉似乎也想趕緊離開,便對仍舊坐在蒲團上的空嚴雙手合十,作揖道:「大師,就此別過。」

空嚴亦雙手合十,道:「阿彌陀佛。」

看著安亭溪,綦友嘉彷彿有好多話要說,又不知從何說起,浸泡在五味雜陳中的往事在腦子裡繞了一圈之後,徹底失語。只見他喉結抖動,嘴張開有合攏,直到第三次的時候,才匆匆吐出三個字:「明天見。」便轉身出門而去。

目送綦友嘉高大的身影走進門外的陽光里,又消失在門外的陽光里。安亭溪忽然想到,這一次,綦友嘉塗抹著光暈的身影並沒有離她越來越近,把陽光都擋在他的身後,而是漸行漸遠……亭溪不由朝門口跑去,門外一片燦爛。除此之外,什麼也沒有,綦友嘉的身影在陽光中消失了。

「阿彌陀佛。」

安亭溪轉過身看著空嚴,心道:「來也是緣,去也是緣。來只是因,去才是果。」

此時,盤坐蒲團的空嚴雙手手背朝上分別放在兩個膝蓋上,只見他將右手翻開,手心朝上,示意亭溪,道:「你還記得?坐下說吧。」

安亭溪回到自己的蒲團上,卻是跪坐在自己腿上,身體前傾,心道:「大師真能聽見我心裡的聲音?」

空嚴微微頷首。

「這麼說,」安亭溪的屁股已經離開了自己的小腿肚包,睜大眼睛在心裡問著空嚴:「大師也知道我是從哪裡來的?來只是因,去才是果,就是說我終究是能回去的?」

空嚴道:「來去隨緣,互為因果。」

「什麼意思?」安亭溪又重新坐回到自己腿上想了想,又問:「可我為什麼會來到這裡的?」

「是啊,」空嚴微微將頭一偏「我也很想知道你究竟是如何到了這裡的?」

安亭溪也不由把頭偏向一邊,心道:「您是說我來到這裡的細節嗎?」看見空嚴點頭,又在心裡道:「我當時坐在我生活的城市裡一個叫做新湖的湖邊上,不知道被什麼東西撞了一下,玉佩就脫手朝湖裡飛去,我伸手去抓玉佩,卻比它還先落進了湖裡。當我看到玉佩落進湖裡后,緊接著就又有一個人落水了。我撈了玉佩朝那個人游過去的時候,發現是一個…呃…就是剛才那位綦二公子。我抓住他一起浮出水面時,又發現這根本不是我落水時候的新湖……徹底懵了。最後,乘轎路過的孫小姐家的僕人用竹竿把我和綦二公子一起拖到岸上。看到周圍的一切,我很震驚,又無法開口說話,被孫小姐逼問了幾句,情急之下重新跳進西湖想要回家,結果……」安亭溪聳了聳肩膀。 「結果,」空嚴大師接過了安亭溪的話頭,依舊用一種平淡的語氣道:「你沒有回家,仍然留在了這裡。」

安亭溪點了點頭,心道:「我想來想去,要回家大概唯一的辦法就是找到被自己從西湖裡撈起來的那個人。因為他長得和我認識的……一個人,幾乎一模一樣……」想到這裡,安亭溪看了看空嚴,想看他是不是知道齊友嘉的存在。可是空嚴臉上似乎沒什麼表情,讓亭溪沒什麼可捉摸的;又或者,捉摸不透?安亭溪接著想道:「我請求把我從西湖裡救起來的貴叔帶我進杭州城找點事情做,順便打聽一下自己到底從湖裡把誰給撈起來了。卻沒想到自己男扮女裝進了李清照府里,更沒想到李清照說那枚玉佩——就是綦二公子掛在腰間那枚荷葉形狀的玉佩——是她送給綦二公子的禮物……後來發生了很多事情,我也在街上撞見了綦二公子……」往事歷歷在目,安亭溪搖了搖頭「可是,綦二公子卻不認識我,還一直以為我是個小廝。而那枚玉佩,它明明是在二十一世紀和我一起落進了新湖,為何我們會溺在南宋的西湖裡?上岸之後,它就此變成了綦二公子的東西?」安亭溪又搖頭「而我,仍然沒找到回家的路,卻無論如何也不想在杭州繼續呆下去了。」

「亭溪,你還記不記得落水之前你在幹什麼?」空嚴問道。

亭溪乾脆閉上了眼睛,讓在新湖邊的最後一幕情形浮現於腦海——陽光燦爛,她緩緩舉起玉佩,對著光細細端詳。這塊歷經千萬年風吹雨打又被人精心雕琢把玩上千年的石頭,在陽光下散發出不易察覺也令人意想不到的絢爛色彩……忽然,一股來自後背腰間的力量讓自己的身體一震,玉佩脫手在空中優雅地旋轉著朝波光粼粼的湖面飛去。安亭溪落入水中,不遠的前方有一束陽光透過水麵直射下來,玉佩被光裹挾著,落進水裡。安亭溪想也不想,朝玉佩游過去。緊接著,綦友嘉也落進了水裡……想到這裡,安亭溪忽然睜開了眼睛,那光……

只聽空嚴道:「亭溪,佑隆跟我說過,他落進西湖之前,正在和你做著相同的事情。」
「二哥哥!」安亭溪聽見那舞台劇小姐聲音里雖然滿是驚惶,卻小聲得只有綦友嘉和躲在門后豎著耳朵的她才能聽得到。要說,這也是安亭溪不得不佩服孫爾雅的地方,明明心裡已經又驚又怕,還能將自己的聲音和情緒控制得那麼好,果然大家閨秀。

「是我失言了,爾雅妹妹請隨我來吧。」聽得出來,綦友嘉並不認為自己說的話沒有道理,卻因為驚嚇到孫爾雅而感覺有些抱歉,便不想再繼續這個話題。而此刻,門背後的安亭溪佩服完孫爾雅又開始佩服起綦友嘉來——真是條漢子。綦友嘉心心念念要去從軍,這樣一個隨時準備承擔起責任的人是不怕說真話的。

「我知道二哥哥因為信了我才在我面前不加掩飾的說些真心話兒。只是,這話兒就不要再對第三個人說了吧,也免得讓綦伯父綦伯母操心不是?」哼,還沒怎麼著呢,就把綦友嘉看管起來了——安亭溪聽了這話,又有些忿忿不平。然而綦友嘉似乎並不這麼想,只聽他說道:「我知道了,爾雅妹妹原也是為著我好才會說這番話的。來吧,父親母親在這邊。」

聽到綦友嘉的表態,安亭溪不由有些失望。在心裡罵了自己一句——皇帝不急太監急。可一聽到腳步聲往裡走去時,又忍不住探頭看了看,見認識她的三個人都背對著她腳步徐徐漸行漸遠,便大著膽子從門后閃出半個身子來,用眼睛一直跟著他們。只見綦友嘉手裡的食盒早已到了餘慶兒手裡。綦友嘉引著孫爾雅來到父母牌位之前,才又轉身接過食盒,從裡面捧出一截形狀圓潤飽滿的雪白的蓮藕並一些果品來放在靈前,然後莊重的三拜九叩。孫爾雅立在綦友嘉身旁落後半個身位的地方,也跟著拜了下去。即使安亭溪不是這個年代的人也看得出來,這大概是夫妻才會有的狀態吧。

她有些看不下去了,咬著嘴唇大剌剌地從門后出來,轉身,跨過門檻出了長生殿的大門。在做這些動作的時候,安亭溪並沒有像剛才那樣偷偷摸摸的,反倒是希望大殿里的三個人能夠注意到自己。可惜,身後沒有一點反應。安亭溪感到無比失落,一歪身子斜靠在剛才藏身的那棵大圓柱上,內心無力地掙紮起來——自己是現在就離開這裡呢,還是離開呢?

自己本就不屬於這裡,本就要離開……其實,綦友嘉和孫爾雅像現在這樣挺好的,真的,挺好……那麼,自己與綦夫人據理力爭想讓她答應綦友嘉去從軍,是不是……有點……可笑呢?

也許,她並不是為了綦友嘉才這麼不顧一切,非要跟綦夫人拼個你死我活。既然遲早要離開,自己只不過是為了讓離開看上去更有意義罷了……

「二哥哥,怎麼濯石沒跟著你一起過來嗎?」孫爾雅說話的聲音又傳進了安亭溪的耳朵里。她沒有動,想著如果現在自己轉過身與他們臉對臉打個照面,然後呢……腦袋裡一片空白,實在無法腦補出任何畫面。

正躊躇間,只聽綦友嘉答道:「我讓濯石先把些剛下來的龍井秋茶帶些去給空嚴大師,順便為我帶個口信過去,說我拜祭了父母就去禪房向大師求教。」

空嚴?安亭溪愣在了那裡,這個名字怎麼那麼熟悉? 「既然二哥哥還有事……」只聽孫爾雅矜持地道:「妹妹就先走一步。今天與二哥哥在這裡不期而遇,實在有些意外,不過心裡還是很歡喜的。」雖然沒人注意到靠在圓柱上的安亭溪的背影,可當孫爾雅的話語飄進耳朵里的時候,她還是不由想用鼻孔出氣。什麼不期而遇,什麼實屬意外?她還真是張嘴就來啊……那個空顯到底是誰……安亭溪決定再往下聽聽他們還會說些什麼,反正現在人多,也沒人注意到她,便貼著柱子朝前走了兩步,好讓這根漆紅大柱把自己完全擋住。

這時,就聽綦友嘉很有風度地開口應道:「你放心,爾雅妹妹,你對我……父母的一片心意自是不勝感激的,今天相遇之事萬萬不會對他人提起。對了,爾雅妹妹,要不,我先送你回去吧?」

「噗……」安亭溪可以想象孫爾雅用團扇遮住嘴輕聲嗤笑的樣子——想想都覺得不順眼「二哥哥還說不對他人提起,你這麼一送,豈不告訴了人的。」

「哦,」綦友嘉的聲音很懊惱「是我考慮不周。」

「二哥哥,我並沒有怪你。何況咱們……」聽到「咱們」兩個字,安亭溪不僅耳朵豎了起來,心裡頭也是一緊,卻不料孫爾雅並沒有接著「咱們」往下說,而是話鋒一轉,道:「空顯大師是住在後面半山上的禪房裡嗎?要不我陪你走一段吧,反正都已經……我與餘慶兒索性陪你走上一段吧。」安亭溪以小人之心猜測,大概孫爾雅還有什麼話要問綦友嘉,或者想看看他是不是真的要去見什麼大師——哼,盯得還真緊。

不過,綦友嘉倒真是個謙謙君子,有些惶恐地拒絕道:「站在這裡說話我心下已頗為惶恐,怎可再讓爾雅妹妹無端招惹些是非,咱們就此別過吧。或者,我可以遣濯石過來送爾雅妹妹一送?」

片刻后,只聽孫爾雅開口說道:「現在這世道,大家滿心想著的都是自己和家人的安危,恐怕沒多少人會去關心旁的事情了吧?就連咱們的……」說到「咱們」聽者安亭溪的心裡又是一緊,而孫爾雅照例又把話岔開去「也好,我且在這裡歇息片刻,等濯石來把我餘慶兒送到大門口去,替我把在門口等著的軟轎招呼了來。我們五叔他們在門口等著,如果坐轎進到這裡來,倒顯得心不誠了。」

「爾雅妹妹有心了,你且到下邊門廊里坐一會兒如何?」

「不用。我現在去大雄寶殿發個善願,待會兒讓濯石到那裡找我便可。」

這麼說他們要就此別過了?大雄寶殿?如果她們倆現在要朝正門的台階下來,不用臉對臉,用眼角的餘光就可以讓她赫然在目……自己還是先走為上吧。長生殿大門兩邊各有三棵用雙手方能合抱的大圓柱,想是用整棵的大樹支做了大殿的大梁。安亭溪此刻站在正門右邊的第一棵柱子處,猶豫片刻,便抽身沿著柱子的外側朝右邊走去。

剛走到第二棵柱子處,就聽孫爾雅道:「餘慶兒,你在看什麼?」

只聽餘慶兒答道:「那小丫頭怎的看上去有些眼熟。」

「哪裡?」

不管說的是不是自己,安亭溪連忙在心裡提醒自己不要走得太急讓人看上去很慌張,來到長生殿的牆根兒邊上,一抬眼看見有條小道,想也不想就拐了進去。停頓片刻,才在牆拐角找了一個自認為安全的角度朝大殿正門處看去。 這一看不要緊,孫爾雅倒是在餘慶兒的攙扶下婷婷聘聘地拾級而下,去了。可綦友嘉……正朝她走過來。沒工夫多想,安亭溪只能沿著牆根兒唯一的小路超前跑去。要命的是,這小道還挺長,也沒個岔口什麼的,而且是個向上的緩坡。萬一綦友嘉一拐過來看見前面的自己跌跌撞撞的慌張身影,不是賊也是賊了。安亭溪提起裙子一通狂奔,還好只跑出十多米,忽然看見左側牆上出現了一道小小的門。之所以不走近看不見,大概因為那門只是鏤空在牆上的一個僅容一人穿行的口,並沒有安裝可開合的門,加之牆內牆外樹木花草鬱鬱蔥蔥,把它完全遮掩住了。

大愛晚成:許你竹馬情深 剛才一路爬坡,從門內穿出去的安亭溪還有些喘息不定,在這寂靜的山林之中,自己的呼吸聲聽起來居然如此清晰可聞。她抬眼看了看四周,四周都是樹木,也有一條像是人踩出來的不規則的小道繼續朝著山上蜿蜒而去。這是已經出了靈隱寺了嗎?安亭溪不確定。乾脆就在這裡躲避一下,等綦友嘉過去之後,她再哪來的回哪去好了。即使綦友嘉也從這門裡出來,這麼大的林子,哪兒都可以藏身。再說,自從見到孫爾雅和綦友嘉在長生殿里的那個樣子,安亭溪就一直很矛盾,一會兒決定躲著他,一會兒又想跑出去問問他和舞台劇小姐現在到底是怎麼個劇情——雖然這不關她的事……

這麼胡思亂想著,安亭溪聽見綦友嘉的腳步聲漸漸離自己進了……他走得有些慢,腳步好像比平時沉重。這個安亭溪有經驗,她發現如果心裡事太多的時候,腳步往往就會比平時沉重得多,就像今天早上的自己……逃命的時候不算……不對,心裡清楚的知道自己該怎麼做時心情雖然沉重,可腳步卻不沉重。就像綦友嘉掉西湖裡的第三天打算離家出走仗劍天涯時,跑得那叫一個快……那麼,他這是心裡無比困惑的節奏啊。想到節奏,自己的心跳不由跟著綦友嘉腳步的節奏慢了下來「咚,咚,咚……」忽然,儼然比這個節奏快了至少兩拍卻不規則的另一個腳步聲響亮的傳了過來,徹底打亂了安亭溪心跳的節奏。她心裡一緊,又開始了不規則的跳動,本能地把身體往樹叢里縮了縮,朝上山的那條土路看過去,沒人。那麼,這聲音應該是從牆內綦友嘉行走的那條青磚小道上傳出來的了。

「濯石?」綦友嘉在牆那邊開口說話了「怎麼?空嚴大師不在?」語氣里有掩飾不住的失落。看來,人在情緒低落的時候,往往都會從不好的方面來判斷事情。

「公子,我去的時候一個小沙彌告訴我空嚴大師正在禪房打坐。我把茶葉交給那個小沙彌,可他只把茶葉收了,卻不去跟大師回話,也開始打坐。我在旁邊等了一會兒,甚是無趣。公子您又好長時間不見過來,我便跟那小沙彌打了聲招呼就出來了,想到長生殿來看看你有什麼吩咐。」這應該是濯石的聲音,聽起來倒和青果的聲音有幾分神似,大概濯石和青果一樣,人也是挺實誠的……青果?那天自己和青果在長生殿里,青果問一個白眉毛老和尚「你是誰?」的聲音在安亭溪耳邊響起…… 空嚴……老僧空嚴……來也是緣,去也是緣。來只是因,去才是果……安亭溪腦袋裡靈光一閃,把當時那個老和尚說過的話全都想起來了。

這時,只聽綦友嘉又道:「你來的正好,去大雄寶殿找到孫小姐,聽候她的吩咐便是。」

「孫小姐?怎麼會在這裡?」濯石馬上把心裡想的說了出來,又覺不妥,忙道:「那個……我是說,公子,那您怎麼辦?」

綦友嘉回道:「你不是說看大和尚打坐甚是無趣嗎?爾雅妹妹也只是想勞煩你把她送出寺門找到在門口候著的五叔罷了,完事你就回來去長生殿,詢問一下那裡值守的師父,看看賬面上可還有需要清理的事情。你就在那裡等我便是。」

「孫小姐馬上就要……」說到這裡,濯石卻把話停下了。牆這邊的安亭溪看不見那主僕二人的情形,自然不知濯石為何說到關鍵處偏不往下說了,只聽他改口說道:「我的意思是伺候孫小姐可不是和伺候公子您一樣,是我分內之事嗎?」

「快去吧,別讓爾雅妹妹等著。」

「是。」毫無節奏卻很響亮的腳步重新響起,不過這回是越走越遠了。

來也是緣,去也是緣。來只是因,去才是果……難道綦友嘉要找的真是自己那天在長生殿里遇到的那個滿口「來去」的老和尚?

當她心裡還沒有做出決定的時候,身體已經行動起來,安亭溪站起身,從樹叢里走了出來。也不知道綦友嘉現在走了有多遠了,剛才濯石的腳步太響,完全不給自己判斷綦友嘉的機會。心裡著急,也顧不上多想,安亭溪徑直把頭夠到門內,朝上山的方向看過去。糟糕,綦友嘉不見了。他怎麼能不見了呢?是不是那個叫空嚴的大和尚的禪房就在這附近,他已經拐進去了。安亭溪走出來站在青石小路中間跳著腳,很無意識的習慣性的回身看了看……瞬間,她好像被人點了穴道一般,已一個及其彆扭不舒服的姿勢站在那裡——要向右側後方扭轉45°,頭向後方扭轉90°——一動不動。

有個人正眯著他的單鳳眼從上到下地打量著她。

安亭溪的腦海中通過綦友嘉的視角把自己剛才的一系列動作回放了一遍——探頭探腦,一躍而出,舞手跳腳,然後……一回眸……「回眸一笑百媚生」那是唐詩里的玄幻言情,自己既笑不出來自然也無「媚」可言,百尷尬倒是綽綽有餘。

你說這個綦友嘉到底搞什麼?為什麼他就不能按照常理繼續走他的路,帶著自己去看看那個什麼大師,卻偏要偷偷摸摸站在那裡……等著看自己的笑話?

維今之計,三十六計走為上。想到這裡,一動不動地安亭溪忽然生硬地扭過頭,盡量讓自己的身體表現出一副若無其事的樣子,沿路向上而去。

「亭溪?」綦友嘉在身後叫道,不過好像也不那麼肯定。

安亭溪不由一震,卻極力控制住自己的身體,裝作沒有聽懂也不認識他的樣子,繼續往前走去。 沒想到綦友嘉卻偏偏不識相,忽然拔腿趕了上來擋在安亭溪身前,把邪魅的笑容又掛在了嘴邊,安亭溪覺得有點暈,只得停住了腳步。綦友嘉咧嘴一笑,道:「亭溪賢弟,這是要去哪兒啊?」說完,忍不住大笑起來,邊笑邊道:「真沒想到你居然是個女孩兒,哈……」

安亭溪忍不住咬牙切齒,怎麼,自己是個女滴有那麼好笑?

忽然,連自己都沒反應過來,安亭溪開始淚奔。

見此情形,綦友嘉的笑聲戛然而止,眼神有些失措,抬起手想像以前那樣拍一拍她的肩膀或者別的什麼地方表示安慰,可手抬在半空中就停住了,結結巴巴地道:「那個……亭溪,你還記不記得咱們第一次見面的時候你上來就抓著我的衣領放聲大哭。那時我心裡在想,你一個小廝,怎的如此無理?可看你哭得那麼傷心,卻又於心不忍。還有前幾天,你被嬸母關在小屋養病時,我偷跑去看你,發現你居然在照鏡子。那神情……可我怎麼也想不到你會是個女的。」對了,綦友嘉一拍腦門,又問:「你的病怎麼樣了?昨天你悄沒聲說是被貴叔接家去了,我怎麼也沒想到這會兒會在這裡見到你。說了你也不信,我剛才去長生殿祭拜父母,還希望父親母親保佑你早日康復呢,不想還真靈,我就站在這小路上走了會兒神,居然就看見你活蹦亂跳地斜刺里闖了出來,哈……」說著說著,卻又忍不住高興起來。

其實安亭溪也不是真生他的氣,要說自己為什麼哭……好像有點複雜,自己也還沒捋明白。看著綦友嘉對著自己滔滔不絕,安亭溪就覺得好奇,把哭的心思都給好奇沒了。你說這個綦友嘉,啊,見人家哭不說安慰安慰,倒在那裡自顧自地越說話越多,越說越高興起來。剛才見到那舞台劇小姐的時候好一副謙謙君子的模樣……哼,見到自己就這麼張牙舞爪的,真是可惡……話說,他不是沒想到我是個女的嗎?怎麼,就我那一回眸,他就那麼肯定是我?

有些事情不搞清楚還真是難受呢。安亭溪打開包把活頁本拿了出來寫道:你是怎麼認出我來的

她在寫字,綦友嘉也沒閑著,忽而看看亭溪——好像必須要眼見為實,忽而低頭想想。嘴也沒空,依然在滔滔不絕:「嬸母不是說你這病是會傳染的嗎?現在到底怎麼樣了,那麼快就好了?還是李太醫聖手回春藥到病除?貴叔來接你的時候也是趕巧偏我有事,否則,怎麼也得去送你一送的……還是不對呀,李太醫給你看病的時候,怎麼會沒有察覺你是個女孩兒……嬸母也不可能不知道啊,她為什麼不告訴我……」這回抬頭的時候剛好見安亭溪把活頁本遞給自己,來不及看,先趕著問道:「難道就因為你是個女孩兒,嬸母為了避嫌,才騙我說你得了會傳染的病,讓我不要擅自去探望於你……如果嬸母是這個心思,那也是因為愛護你的緣故呢……那趙伯母肯定也知道你是個女孩兒吧?前段時間家裡有事不得已,怎麼,現在還由著你這麼到處亂跑?」 安亭溪瞪著他,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的意思好像綦夫人倒心疼她,李清照還虐待了她似的。可恨自己一時也無從申辯,只是狠狠戳了戳那本子讓他看。

綦友嘉看著本子一笑,道:「你忽然從牆外跳到我面前,我就在想,這位姑娘的背影怎麼這麼熟悉?可想了一半天,也記不起來我認識的哪位姑娘走的時候會蹦得那麼高……」說著還佯裝皺起了眉頭,可嘴角卻掩飾不住地咧得更開了。安亭溪真想衝上去給他一拳。以前叫自己亭溪賢弟的時候表現得挺正常的呀,現在卻這麼對待自己?還笑……那個手持團扇隨時裝得像得了感冒一樣的舞台劇小姐真就那麼好?要說大家閨秀,李清照可比她高級。李清照身體不是裝出來的弱,是真的很弱,可安亭溪從來沒見李清照自己能走的時候需要別人攙扶……這這這,這還是自己認識的那個綦友嘉嗎?

想到這裡,安亭溪也不由皺起了眉,卻聽綦友嘉繼續回味剛才的情形:「然後,你突然朝我轉過臉來,看著我就像看見鬼似的。有趣的是,你的反應也和其他女孩兒不一樣。女孩子害怕的時候不是會暈過去,或者趕緊跑的嗎?你卻偏要裝出一副若無其事的樣子離開。」說到這裡,綦友嘉忍不住撲哧一笑,安亭溪第一次對綦友嘉展露出來的笑容撇了嘴——瞧他那笑,跟個娘們兒似的。

只聽綦友嘉接著道:「就算你只和我打了一秒鐘的照面,可誰還有像你那樣的眼神?雖然有點不習慣,可不得不承認,這雙眼睛長在女孩子臉上更合適。然後你開始朝前走,雖然走得很生硬,可我卻識破了你一副隨時準備要拔腿飛奔的樣子。我沒見過有誰會像你一樣,一言不合就一路狂奔的。而且,在你走路的時候,我還看見在你衫裙下的我送你的那柄短劍。你一直都帶著它嗎?對了,想必趙伯母已經得了消息,最近金兵可能南下,你隨時帶著它絕對是個好主意。」

自己短短几秒鐘的舉止竟被綦友嘉解讀得如此細緻入微,雖然也沒聽出什麼恭維的話來,可是……安亭溪的小心臟還是莫名其妙的漏跳了一拍……慌亂中,安亭溪不由撅著嘴揚起下巴卻垂著眼睛,一把將自己的活頁本從綦友嘉手裡搶了過來。

這時,只聽綦友嘉又道:「亭溪,你額頭上的疤痕還沒有褪完,我家去之後就讓濯石給你送些藥膏過去吧。不過……」

不過了半天也沒見綦友嘉說句話,安亭溪忍不住抬眼看了看他,卻又看見綦友嘉咧開了嘴,笑道:「你抬起額頭來的時候就更像了。」

到底像什麼?

見安亭溪瞪著自己,綦友嘉繼續道:「亭溪你記得我跟你說過我掉進西湖裡時,失落了一枚玉佩嗎?你猜怎麼著?到底是被爾雅妹妹撿到還給我了。」說著把那枚玉佩從腰上解了下來,遞給安亭溪,說:「你看。」當亭溪把玉佩接過去的時候,綦友嘉忽然又說了一句:「對了,我要迎娶爾雅妹妹了,就在兩天以後。」想了想,又加了句:「這事連我都覺得很突然……」 其實這個消息對親眼目睹了綦友嘉和孫爾雅在長生殿那一幕的安亭溪來說,並不很意外。話雖如此,安亭溪的身體還是不由顫動了一下,她接過了那枚玉佩。

當她的手指觸到它的時候,它仍舊和十多天前在新湖邊齊友嘉遞給她時一樣溫潤。不知怎的,安亭溪的眼眶又有些濕潤,她抬起手裡的玉佩,也抬起自己的眼睛,把玉佩對著臨近正午的陽光仔細看著。這一次,玉佩並沒有脫手飛出。可她多麼希望它能再一次在陽光中翻飛,讓她在它旋轉身影的指引下,重新回到二十一世紀……

此時,綦友嘉仍然還在耳邊喋喋不休著:「我與爾雅妹妹的事是昨天剛定下來的。送走爾雅妹妹之後,我就馬上向嬸母打聽你的病能不能在我迎娶爾雅妹妹時見好,我是想邀請你參加婚禮的。其實,你到我家求叔父救趙伯母那天,叔父就在宮裡和聖上以及各位同僚——也包括爾雅妹妹的父親——商議如何應對金兵南下之事。這幾天,國事家事再加上趙伯母的事……叔父原本身體就不太好,這些天連我就看出來他是強撐著里裡外外的操勞。當嬸母對我說爾雅妹妹的父母也希望即使要離開臨安,最好先把我們的事情辦了……」

綦友嘉並不知道安亭溪仰著頭是為了抑制住自己的眼淚,還道她對這枚玉佩非常著迷呢——其實他這麼認為也沒錯。自己認為好的東西,如果別人也喜歡,自然值得高興。綦友嘉問道:「怎麼樣,它好吧?出淤泥而不染,關鍵是看似柔弱實則堅硬。直到現在我都有種感覺,當我沉入湖底之時,是這玉佩將我托出水面,最終為爾雅妹妹所救。所以,我一直當它也是我的救命恩人呢。你還記不記得我們一起去歸安的時候,我以為它掉進西湖再也找不著了呢,沒想到卻是被爾雅妹妹拾到了。我想,這一定是上天的安排。」

安亭溪仍然一動不動地仰著頭盯著那枚玉佩,絲毫沒有要把它還給自己的意思,這令綦友嘉有些納悶。雖然亭溪不能說話,可並不代表她是一個沉悶的人。難道換回了女孩兒的衣服,連性情也變了?又或者……介於以前兩人的相處習慣,綦友嘉直截了當,問道:「亭溪,你真這麼喜歡這枚玉佩?」

安亭溪終於放下了高舉著的手,卻並沒有將手中的玉佩還給綦友嘉,仍把它緊緊捏在手心裡,捧著本子寫道:我喜歡你就把它送給我

綦友嘉看了,面露為難之色,道:「我剛想告訴你,我決定在迎娶爾雅妹妹那天,就正式把它送給爾雅妹妹。因為,他們都是我的救命恩人,以後……」

聽到「救命恩人」這個詞的時候,亭溪手一抖,至於「以後」之後,綦友嘉沒說,她也不想再問,可仍然不把玉佩還給綦友嘉,而是咬著嘴唇拿過活頁本,又寫道:我用短劍跟你換玉佩可好

綦友嘉低頭看著本子上的字,再抬起頭來的時候,滿臉燦爛的笑意不見了。安亭溪還從來沒有見過他如此冷峻——就連他們連夜趕回杭州城被綦夫人逮了個正著那晚,他也只是有點嚴肅、有點煩惱,而沒有像現在這樣,由內而外透著一股寒意。

而此時的安亭溪明知道綦友嘉並不了解全部的真相,偏就有些管不住自己,耍起了小性兒,抬頭迎視著綦友嘉的目光。綦友嘉看著安亭溪,眼底顯出一絲疑惑、一絲苦惱,正想張嘴說點什麼,卻什麼也沒說。安亭溪盯著他看了半天,才發現他的目光似乎穿過了自己,落在了自己身後。她剛想回頭,就見綦友嘉用沒拿本子的那隻手,單手豎立行了一個佛理,口裡道:「空嚴大師。」 怎麼?自己竟一點也沒有聽到身後有人。安亭溪猛地一回身,看見一個有兩條長長的白眉毛垂在臉頰上的老和尚不知什麼時候已經邁步來到了她的身旁。一定是那天在長生殿里直呼其名自己名字的那個老僧。除了他,亭溪再沒見過誰的眉毛能如此之長,在陽光下更是白得耀眼,便轉過身去,雙手合十,在心裡默念道:「來也是緣,去也是緣。來只是因,去才是果。」

安亭溪有種奇怪的感覺,覺得空嚴大師能聽到自己在心裡說的話。只見他面露慈光,緩緩說道:「佑隆,亭溪,跟我來吧。」說罷,緩緩移步沿這條青石小道向上走去。綦友嘉看了亭溪一眼,小聲問道:「你認識空嚴大師?」安亭溪此刻不想理他,垂著眼睛,一把將自己的活頁本從綦友嘉手裡拿了過來,連碳素筆一起裝進灰藍小包里。忽然發現那枚玉佩還被自己一直捏在手,雖然不樂意,最終還是遞還給了綦友嘉,先他一步,緊隨空嚴而去。

雖然她與身前這個老和尚只有過一面之緣,也不知道自己會被帶往哪裡。不過,跟著空嚴走了一段路之後,自己的心便不像先前那般任性,想快就快想、慢就慢的了,變得平穩而安靜起來。又走了一段路,安亭溪不僅感到自己已經平靜下來,就連身邊的綦友嘉似乎也不再往自己這邊輸出情緒了。安亭溪仍舊沒有抬頭,不過她能聽到綦友嘉的呼吸均勻、腳步輕巧。她垂著的眼睛就只看見空嚴大師緩緩的來回飄擺著的僧袍下擺。

走著走著,安亭溪連綦友嘉的呼吸聲也注意不到了,卻能清晰地聽見樹葉在沒有風的情況下極輕微的沙沙聲,鳥兒跳來跳去,尋找可吃的植物和蟲子,卻不知道樹下的野山貓避開覓食的蜜蜂和螞蟻,蹲伏在那裡等待捕捉鳥兒的機會……終於起風了,風過後,鳥兒蜜蜂飛走了,螞蟻回了蟻穴,野山貓追尋著鳥兒的蹤跡,換個地方蹲伏守候。一切重新開始……

「到了。」空嚴大師的聲音彷彿從遙遠的天邊傳來,安亭溪本能地收住腳,有些迷糊地抬起頭來,眼前出現了一座孤零零的石頭房子,門開著,一覽無餘的屋內除了三個打坐用的蒲團以外,就連灰塵也難以尋覓。空嚴走到一個蒲團前盤腿坐下,綦友嘉看了一眼亭溪,也坐下了。那麼,那個空著的蒲團就是留給自己的了——安亭溪也坐下來,學著二人打了個盤腿。

她剛坐穩,就見一個小沙彌不知從哪裡冒了出來,把手裡托著的三盞茶分別放在三人面前,作了個揖,一轉身,走了。空嚴大師輕輕一揮手,說了句:「喝茶。」便抬起面前的茶盞輕輕啜了一口。

從李清照家出來大概也有兩三個小時了吧?聽到空嚴大師說喝茶,安亭溪忽然覺得口渴,也端起茶盞一飲而盡。

綦友嘉似乎對喝茶沒什麼興趣,他看了看亭溪,又轉頭看向空嚴,最終還是問道:「空嚴大師,您……和亭溪認識?」

空嚴放下茶盞,道:「相逢何必曾相識。」

「什麼?」綦友嘉一臉懵圈。

啥意思?安亭溪放下手裡的空茶盞,也在心裡問了一句。 這時,空嚴也放下了手裡的茶盞,對綦友嘉道:「今年夏天多風雨,新下的秋茶水氣似乎重了些,不過,餘味卻足。」

綦友嘉看著空嚴,還是沒有喝茶,卻咽了口自己的口水。

「佑隆,該來的總是會來。」空嚴說著,又端起茶盞喝了一口,望向屋外,道:「時辰也不早了,過不多時,濯石就會來請你打道回府了。」

「可是……空嚴大師,」綦友嘉又扭頭看著安亭溪「亭溪……她……」張了半天嘴,都不知道自己要說什麼,半天,又吐了一個字:「我……」

「去吧。」空嚴依舊緩緩地道:「你回去自然不會告訴家人在此地碰到孫小姐。那麼,你也不應該提到亭溪,更不能提你已經知道她是一個女孩兒。」

「可是……為什麼?」綦友嘉問。

「你為何不提孫小姐?」

「雖說一切從簡,可在行大禮之前我們是不應該見面的——您怎麼知……對了,您既然連剛才我在長生殿里遇到爾雅妹妹的事情都知道,自然知道我與爾雅妹妹婚期將近。」

空嚴淡淡地道:「我還知道你會保護自己未過門的妻子,當然也會保護與自己『結拜兄弟』的亭溪,對嗎?」

綦友嘉看了一眼自己的結拜「兄弟」安亭溪,心情不免有些複雜,道:「亭溪她一直瞞著我……其實我也不是要怪她,只是想知道她為何要瞞我?」

哼,難道你的爾雅妹妹就沒有什麼事瞞著你了嗎——安亭溪忿忿不平地想。而且,自己為什麼要瞞著他?我救了他的命,我瞞他做什麼?這不是……一時也沒搞清楚他是誰,沒有機會說嗎?豈料事情會發展到今天這個地步,就是想說也沒法說得清楚了。

想到這裡,安亭溪一陣煩躁,又伸手去拿面前的茶盞,才想起來裡面的水已經被自己一飲而盡了。

綦友嘉並沒有注意到亭溪情緒的起伏,他也正沉浸在自己的疑惑里,只聽他又道:「還有,我想問問嬸母,亭溪生病住在綦府,嬸母肯定知道她是個女孩兒了,為什麼不告訴我?如果因為她是個女孩兒而覺得不方便我去看望,可以直接告訴我呀,為什麼要說她的病不宜探視?剛才我在路上撞見亭溪時,我想……心裡除了震驚,更多的是重逢時的高興……」綦友嘉低著頭,進入到一種自我剖析的狀態之中「其實,也沒那麼震驚,更多的是一眼看穿眼前的女孩兒就是亭溪的成就感。並且,我迫不及待地想把這幾天發生的事都告訴她,發生了那麼多事……我為什麼要告訴她這些呢?大概是因為我想向她解釋,仗劍天涯的夢想恐怕要暫時擱置了。我真傻,不是嗎?」說到這裡,綦友嘉搖了搖頭,沉默片刻,終於抬起頭來,看著安亭溪,目光盯在著她的額頭又一愣。接著,把眼睛看向了別處,才開口說道:「你是個女孩兒,我們怎麼可能再一起去仗劍天涯?」停頓片刻,最終忍不住說了句:「亭溪,你額頭上的傷疤很像我那枚失而復得的玉佩。剛才你是不是也這麼認為,才一直拿著它看的?」

呃,很像嗎?安亭溪下意識地用手摸了摸自己額頭上的傷疤。來到南宋以後最倒霉的就要數自己的額頭了。難道自己真有那麼執著,沒辦法留住玉佩,非得把它刻在額頭上不可? 這時,綦友嘉忽然伸手把玉佩又從腰間解了下來,遞給亭溪,道:「如果你真喜歡,就拿去吧。短劍也收著吧。本來我就覺得這柄短劍更適合女孩子防身用。 強勢婚寵:腹黑總裁惹不起 上陣殺敵,自是那柄長劍更好。原本,我還想給你看看我的那柄長劍的,現在……」綦友嘉長長地嘆了口氣。

以前,每次齊友嘉向她說對不起的時候,她的第一反應總是急赤白臉地告訴他——她不怪他,她已經原諒了他,因為誰也不希望發生這種事情……現在,面對綦友嘉雙手遞到自己面前來的玉佩,安亭溪的老毛病又犯了,連連擺手、拚命搖頭,表示自己決不接受。

綦友嘉看著她,又道:「你剛才不是說要把那柄短劍還給我,換這枚玉佩的嗎?再者說,這玉佩是趙伯母贈與我的。你為了趙伯母不顧危險去了歸安,又跑來向叔父求情,讓趙伯母得脫牢獄之災……這樣想來,玉佩轉贈於你甚為合適,你就拿著吧。我剛才一時猶豫,並不是不捨得這枚玉佩,只是聽說你要將短劍還給我一時有些意氣難平罷了,怎麼,你恢復女兒身,便不認我這個兄長了嗎?」

聽著綦友嘉情真意切的一番解釋,安亭溪就更不能要了,她吐了口氣,一把掏出活頁本和碳素筆,寫道:

你說的對

我只是覺得玉佩與我額頭上的疤痕很像

我既自己長了一枚玉佩還要它作甚

短劍我想轉贈給你的妻子

就當是新婚賀禮如何

正寫著,只見剛才那個端來茶水的小沙彌出現在了門口,作揖道:「師傅,綦府的濯石現在門外候著,說是時候不早了,綦大人和夫人還等著二公子回去吃午飯呢。」

不待綦友嘉說話,空嚴道:「你去告訴濯石,佑隆這就起身。」

小沙彌轉身走了,綦友嘉看罷,臉色又沉了下來,把本子遞還給亭溪,卻對亭溪遞給他的短劍視而不見,從蒲團上站起來,打算離開。

安亭溪見狀,也急忙起身,一把拉住綦友嘉,心道:「這叫什麼事啊?我還一肚子委屈呢,又向誰說去?」

見綦友嘉站下來,連忙寫道:

我說的是真心話

那劍你妻子比我更該擁有

綦友嘉思忖片刻,重新抬頭直視安亭溪,一字一句地道:「你要把我的東西轉贈別人也可以——如果你能說服我。」

安亭溪迎視著綦友嘉的目光,雖然還沒想好該怎麼對他說,可她不能示弱……此刻,安亭溪第一次意識到原來綦友嘉也有如此固執的一面。可不是嗎?如果他不是一旦做一件事就一定要有始有終,便只需在回杭州的路上一走了之去仗劍天涯就成,何至於弄得現在馬上就要迎娶那位舞台劇小姐?自己和綦夫人的約定還有意義嗎?現在又該何去何從……亭溪黯然收回自己的目光,在本子上寫道:我們明天早上在你落水上岸處見面如何

綦友嘉看了,點頭道:」甚好。「見亭溪伸手過來接本子,忽然想起了什麼,疑惑地道:「你怎麼知道我是在哪裡被爾雅妹妹救上岸的?」說的也是,安亭溪一愣,接著,聳了聳肩膀,寫道:你說過個大概 綦友嘉又點了點頭,道:「其實我也只知道個大概。被救上岸時還在昏迷之中,直到爾雅妹妹家的五叔趕了騾子來打算馱我進城的時候才略微清醒了些。還是這幾天又聽著爾雅妹妹細細描述,方才確定自己是在何地上的岸……要不這樣吧,明天早上我們在靈隱寺門口見,我帶你乘船過去。在湖面上談話更不容易被打擾,可好?」

乘船?安亭溪略一猶豫,隨即點了點頭。也好,水中相遇、水中道別。自己難道不是一直想離開嗎?尤其現在,看來綦友嘉並不排斥與那孫小姐成親,自己就更應該儘快離開了……

見安亭溪點頭,綦友嘉似乎也想趕緊離開,便對仍舊坐在蒲團上的空嚴雙手合十,作揖道:「大師,就此別過。」

空嚴亦雙手合十,道:「阿彌陀佛。」

看著安亭溪,綦友嘉彷彿有好多話要說,又不知從何說起,浸泡在五味雜陳中的往事在腦子裡繞了一圈之後,徹底失語。只見他喉結抖動,嘴張開有合攏,直到第三次的時候,才匆匆吐出三個字:「明天見。」便轉身出門而去。

目送綦友嘉高大的身影走進門外的陽光里,又消失在門外的陽光里。安亭溪忽然想到,這一次,綦友嘉塗抹著光暈的身影並沒有離她越來越近,把陽光都擋在他的身後,而是漸行漸遠……亭溪不由朝門口跑去,門外一片燦爛。除此之外,什麼也沒有,綦友嘉的身影在陽光中消失了。

「阿彌陀佛。」

安亭溪轉過身看著空嚴,心道:「來也是緣,去也是緣。來只是因,去才是果。」

此時,盤坐蒲團的空嚴雙手手背朝上分別放在兩個膝蓋上,只見他將右手翻開,手心朝上,示意亭溪,道:「你還記得?坐下說吧。」

安亭溪回到自己的蒲團上,卻是跪坐在自己腿上,身體前傾,心道:「大師真能聽見我心裡的聲音?」

空嚴微微頷首。

「這麼說,」安亭溪的屁股已經離開了自己的小腿肚包,睜大眼睛在心裡問著空嚴:「大師也知道我是從哪裡來的?來只是因,去才是果,就是說我終究是能回去的?」

空嚴道:「來去隨緣,互為因果。」

「什麼意思?」安亭溪又重新坐回到自己腿上想了想,又問:「可我為什麼會來到這裡的?」

「是啊,」空嚴微微將頭一偏「我也很想知道你究竟是如何到了這裡的?」

安亭溪也不由把頭偏向一邊,心道:「您是說我來到這裡的細節嗎?」看見空嚴點頭,又在心裡道:「我當時坐在我生活的城市裡一個叫做新湖的湖邊上,不知道被什麼東西撞了一下,玉佩就脫手朝湖裡飛去,我伸手去抓玉佩,卻比它還先落進了湖裡。當我看到玉佩落進湖裡后,緊接著就又有一個人落水了。我撈了玉佩朝那個人游過去的時候,發現是一個…呃…就是剛才那位綦二公子。我抓住他一起浮出水面時,又發現這根本不是我落水時候的新湖……徹底懵了。最後,乘轎路過的孫小姐家的僕人用竹竿把我和綦二公子一起拖到岸上。看到周圍的一切,我很震驚,又無法開口說話,被孫小姐逼問了幾句,情急之下重新跳進西湖想要回家,結果……」安亭溪聳了聳肩膀。 「結果,」空嚴大師接過了安亭溪的話頭,依舊用一種平淡的語氣道:「你沒有回家,仍然留在了這裡。」

安亭溪點了點頭,心道:「我想來想去,要回家大概唯一的辦法就是找到被自己從西湖裡撈起來的那個人。因為他長得和我認識的……一個人,幾乎一模一樣……」想到這裡,安亭溪看了看空嚴,想看他是不是知道齊友嘉的存在。可是空嚴臉上似乎沒什麼表情,讓亭溪沒什麼可捉摸的;又或者,捉摸不透?安亭溪接著想道:「我請求把我從西湖裡救起來的貴叔帶我進杭州城找點事情做,順便打聽一下自己到底從湖裡把誰給撈起來了。卻沒想到自己男扮女裝進了李清照府里,更沒想到李清照說那枚玉佩——就是綦二公子掛在腰間那枚荷葉形狀的玉佩——是她送給綦二公子的禮物……後來發生了很多事情,我也在街上撞見了綦二公子……」往事歷歷在目,安亭溪搖了搖頭「可是,綦二公子卻不認識我,還一直以為我是個小廝。而那枚玉佩,它明明是在二十一世紀和我一起落進了新湖,為何我們會溺在南宋的西湖裡?上岸之後,它就此變成了綦二公子的東西?」安亭溪又搖頭「而我,仍然沒找到回家的路,卻無論如何也不想在杭州繼續呆下去了。」

「亭溪,你還記不記得落水之前你在幹什麼?」空嚴問道。

亭溪乾脆閉上了眼睛,讓在新湖邊的最後一幕情形浮現於腦海——陽光燦爛,她緩緩舉起玉佩,對著光細細端詳。這塊歷經千萬年風吹雨打又被人精心雕琢把玩上千年的石頭,在陽光下散發出不易察覺也令人意想不到的絢爛色彩……忽然,一股來自後背腰間的力量讓自己的身體一震,玉佩脫手在空中優雅地旋轉著朝波光粼粼的湖面飛去。安亭溪落入水中,不遠的前方有一束陽光透過水麵直射下來,玉佩被光裹挾著,落進水裡。安亭溪想也不想,朝玉佩游過去。緊接著,綦友嘉也落進了水裡……想到這裡,安亭溪忽然睜開了眼睛,那光……

只聽空嚴道:「亭溪,佑隆跟我說過,他落進西湖之前,正在和你做著相同的事情。」
Свернуть

Уважаемые пользователи! Администрация сайта «Реальные отзывы» убедительно просит предоставлять конкретные факты (номер, дату заказа и проч.), чтобы мы не сочли ваш отзыв наговором конкурентов. Благодарим за понимание. Не подкрепленные фактами отзывы будут удаляться как неинформативные.

Оставить отзыв

Имя (обязательно):
Электропочта (не обязательно):

негативный отзыв нейтральный отзыв положительный отзы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