Товары для дома » Для ремонта и обустройства » Электро Инструмент » Перфораторы
Бизнес » Заработок

心裡卻指揮著穿山獸操縱一團黃沙,瞬間將一個人吞噬的乾乾淨淨。

  • Дополнительно:
數秒之後,剛剛那個人的地方,又恢復了之前的沙土模樣。

可那個人,卻消失了。

這種神秘的手段,讓其餘十五人,多了一分恐慌。

「大人,就我們的本事來說,的確負責不了那麼高等級的寶物,那些寶貝,在師門的長輩手中。」

九天剛剛說完,又一道黃沙掠過。

「大人,您相信我啊!我真的沒有說假話!」

「九天大人,兄弟們的命也是命啊! 吾乃大皇帝 您就把東西直接拿出來吧!」

終於再連著消失了三個人之後,有人安奈不住了。

「你這個吃裡扒外的狗東西!」九天怒罵道。

實際上,他們哪裡有易物換物的東西,只不過。九天手下的人,都知道九天手段多,寶物也不少,所以強行把這個鍋按在了九天身上。

「給你十秒,交出你身上所有值錢的寶貝。」

唐玉直接要挾道。

「這……」九天猶豫了。

「十……九……八……」

「九天大人,寶物沒有了,還能再想辦法,可是命沒有了,那可就真的什麼都沒有了!」

「即便是您,在上面的大人物眼裡,還不就是個工具?沒有人在意你的死活,只有兄弟們在意啊!」

一時間,後面的人嘰嘰喳喳的瘋狂勸說著。

「三……二……」

「等等,我拿!」

九天也知道,今天是栽了。不放點血,估計很難從這裡離開。

「這隻金鳳血簪,乃是五品靈器之中的極品,能夠破除各種陣法防禦……」

「胭脂寶盒,能夠調配出不同顏色的腮紅,胭脂水粉等……是一件非常得女人心意的寶物,雖然價值可能不夠高,但是卻少見的很!」

聽到這裡,唐玉眼前一亮,這個東西還算有用!

隨後,九天一連拿出了九件在她看來最有價值的東西。

「大人,就這些了……可還入的了您的法眼?」

「東西還都不錯!」唐玉說話間,已經大手一揮,將所有的東西全都收下。

「可余項的那件東西,價值連城,就憑這些東西,似乎還不夠啊!」

「那……」

「大人,我這裡有些銀票,雖然價值不高,可也算是彌補您損失了!」

後面一個人,開了頭,瞬間。所有人都開始拿錢。

轉眼,地上就落了一沓銀票。

唐玉一番高人模樣,可卻非常出乎他們意料的,很快就將全部的東西收掉。

「既然你們也挺識相的。那就都滾吧!這些東西,就當是你們的買命錢!」

「謝大人!」九天剛剛說完。

唐玉又說道:「你留下!這些東西,買他們的命夠,買你的命,還有些不夠!」

其餘眾人的實力,唐玉看得出來,都是些不足為提的人。

而唯有這個九天,實力要高出不少,而且九字開頭,這個地位不低的人,可不能輕易放回去。

不然麻煩會很多!

上次那個九霄,險些要了唐玉的命!唐玉自然印象深刻! 「你現在是我的人,以後也是我的人。我不管,你得想辦法給我整治了郝冰之,把她給我趕走,越遠越好。」郝蔓說。

「我不了解郝冰之,也沒有他什麼把柄,這麼整治她?我給你說,整治他可以,但是犯法的事不能幹。」

「放心,犯法的事情不幹。你想了解郝冰之什麼?」

「你覺得郝冰之有什麼違法的事沒有?」

「今天她打我算不算?」

「今天她打你?我估計你手下也不會留情。你就沒有打她?鬧到派出所,也是各打五十大板,說出去更是笑話。」

「要不,你去跟蹤郝冰之,看她做沒有做犯法的事。」郝蔓說。

「郝冰之認識我,我咋跟蹤她,再說她也是紅溝的風雲人物了,身邊少不了人,我一個大男人不方便,沒有辦法跟蹤、你總不能讓我和她談戀愛吧?就是我願意,郝冰之特不一定願意。」

「你想的倒美,你是不是想打郝冰之的主意?」

「我哪裡會敢?」

「不過,你的這個主意不錯。以前有一個大國,為了獲取情報,就訓練的間諜,有男的,還有女的,你身邊有沒有高大帥氣的男孩,讓他去勾引郝冰之,為我們獲取情報。」郝蔓天真的說。

「算了吧,我身邊沒有這樣的帥哥,就是有,你以為他們都是像我這樣有職業操守,甘於奉獻,死心塌地的跟著主子賣命?只怕你會肉包子打狗,花錢請的間諜被郝冰之策反了,到時候不但不會給你帶回來情報,反而把你給出賣了。」

「你這樣的人真的是難找了,哎,我想起來一件事,有人給我報告,郝冰之這幾天一直在跑著要賬,賬是以前郝德本留下來的賬。你說我爹早就不見了,郝冰之手裡的欠條是哪裡來的?」郝蔓說。

賀豐收心裡咯噔一下。「會不會是原來會計那裡存放的?」

「我問了,不是。是我爹自己放出去的錢,有的是欠的貨款,有的是老傢伙放的高利貸,這些是老傢伙個人的小金庫里的錢。」

「難道你爹回來過?會不會是你媽存放著的?」

「不是,絕對不是,我媽不管生意上的事,也管不了。這些年,老傢伙就沒有把我媽當一個人,願意回家就回家,不願意回家就在外面拈花惹草,我媽也不敢管。老東西的欠條一類重要的東西絕對不會交給她的。」

「這麼說,你爹是真的回來過。就是他沒有回來過,一定和郝冰之通過話,交代過這些事情,告訴了欠條在哪裡放。你爹是警察一直抓捕的對象,他涉嫌殺人啊!你準備把老傢伙送進監獄。」

「郝德本就不是人,我給你說過,我十二三歲的時候他就打我的注意。要不是我媽看的緊,說不定他早就把我糟蹋了,叫他一句爹是抬舉他。把他抓緊去了是為民除害,我是大義滅親。」郝蔓說。

郝蔓說的這個線索很重要。「你要真的想大義滅親,就找出來郝德本的藏身處,郝德本走的時候帶錢不多,給郝冰之聯繫,除了讓她討債以外,郝冰之一定會給郝德本打過錢,那麼郝冰之就是包庇罪。」

「如果找到了郝德本就是一石兩鳥。賀豐收,這個活還要交給你,你幫我找郝德本的藏身處。」郝蔓說。

「我出國手續已經辦好了,最近準備出去考察市場。」

「把這件事情給我辦了,你就放心的出國。把郝冰之踢開,我就開發紅溝新城,到時候給你百分之十的股份,這樣可以吧?其實我人都是你的,紅溝新城百分之百的股份都是你的。」

「給我迷魂湯哩吧?我一個打工仔這些天被你搞的迷三倒四,到時候你過河拆橋,我啥辦法?」賀豐收故意說。

「你到底是願意還是不願意,給一個痛快話。說。」郝蔓站了起來。雪白的胸部殷紅的血跡依然在。

「你去洗洗澡,換一換衣服吧,我要是把你現在的樣子拍下來,估計以後你會掏大價錢贖回的。」

理清了思路,郝蔓的情緒好多了,說道:「你要先答應我。」

「好,我答應你。」賀豐收之所以這樣說,是因為表哥梁滿倉說過,郝德本抓起來了,他才敢光明正大的回來,梁滿倉一直忌諱在外面潛逃的郝德本,如果把郝德本抓了,就是一石几鳥。

「你還得答應我,去幫我洗澡。郝冰之這個小婊子下手真的狠,有一天我會讓她知道我的厲害。」

放好了熱水。郝蔓閉著眼睛慢慢的沒入水中。,看見郝蔓的花花臉。賀豐收說道:「你這幾天不能出門了。你的臉花了。」

「不出門我就在這裡住,你每天晚上回來給我彙報,每天晚上回來陪我。」

「這裡進出不方便,郝冰之既然敢這樣做,在紅溝一定也有眼線,讓他們知道了不好,我來這裡也不方便。再說,這下面埋過死人,你不害怕?」

「不要提死人的事,說了晚上我會做噩夢、你說一個地方,我在那裡等著你。」

「你覺得你爹會藏在哪裡?」

「老傢伙是一個老狐狸,誰知道他會藏在哪裡?你這幾天打探一下,一定會查到他的蛛絲馬跡、」郝蔓說著,嘴巴咧了一下,發出一聲痛苦的叫聲。

「怎麼啦?」

「你看,我這裡,被郝冰之抓的。」雪白的胸脯上也有一道紅印。「今天郝冰之那裡有一個小丫頭,這個小丫頭不是好東西,我騎著郝冰之,她從後面把我衣服撕開了,把胸罩的帶子也給我弄開了,要不是我衣服散開,我一定會好好收拾那個小騷貨。那個小丫頭我在商貿城見過,好像在你小表嫂那裡干過,你一定認識她,有機會把她也給我收拾了。」

賀豐收知道郝蔓說的是陳小睿。怪不得郝蔓沒有佔到便宜,原來是陳小睿在中間勸架。

「你今天讓我收拾這個,明天讓我收拾那個,我哪裡會有那麼大的精力。就你一個郝蔓我都收拾不了。」賀豐收說著,在郝蔓被熱水泡的粉紅的身體上擰了一把。 其餘那些人相互看了一眼,更是欣喜了幾分。

若是九天跟他們一起回去,九天難免要懲處他們一番,可九天要是被留下,那在龍宮的長老面前,是是非非可就是由他們來說了!

而九天,則是一臉僵硬,笑容凝固。

可是轉念一想,九天心思又有了一絲活泛。

「難道,他是要金屋藏嬌……故意留我一個人下來?」

九天認為,姿色永遠是女人最好的武器之一。

於是,九天神色又變,嬌羞無限的看著唐玉。

「大人,要怎麼樣,九天全都依了大人!」

「別犯賤了!想死就直說!」

唐玉完全不吃這一套,九天的魅惑毫無作用。

「龍宮裡頭,九字開頭的弟子,到底是什麼樣的程度!你詳細說來,不然,死路一條!」

九天眉眼之中神色閃動,在思考到底應該如何回答唐玉的問題。

「不說的話,就把你賣到山裡去!有一個村子光棍漢的那種地方!」

終於,九天還是屈服了。

面對唐玉,九天還是沒有什麼好辦法。

只能是乖乖的將她知道的一切,全都告訴了唐玉。

原來,龍宮組織遠比其他三大勢力要龐大的多。門下弟子也要多了不少。

諸天從美漫開始 以數字開頭的,一最弱,九最強。通常來說,帶九的,都是一個地方的負責人。

而且唐玉還通過旁敲側擊了解到,這種能夠催動靈魂跟之力的魅惑秘書,只有少數人懂。

九天在這夥人裡頭,就算是厲害的了!

壓榨完九天的一切之後,唐玉隨手將九天的靈骨全都封印起來。

「接下來,你就好好當你的犯人!等著龍宮的人來給你贖身吧!先給你說個底價,我寨宅子裡頭的飯菜,可是不便宜!」

……

翌日。

唐玉日常去龍衛之中審查所有人的修鍊情況。

可發現,龍衛的總人數,似乎少了一些。問了康樂,康樂也不清楚,說是上面調離了一部分人。

於是,唐玉便找到尉遲德。

「尉遲將軍,這人調走了,我可負責不了了!若是到期實力不夠,我概不負責!」

「嗯,我知道!你安心做事,要盡量將這些人的人心收攏起來。」

「對了,最近三皇子有沒有找過你?」

唐玉搖頭。

尉遲德又道:「我聽說,太子好像要朝著三皇子出手了,二皇子那邊已經遭殃了!」

「什麼?二皇子那樣的廢物管?」

「嗯?怎麼?唐教官跟二皇子認識?」

唐玉連忙改口道:「上次您不是說,二皇子連三皇子都不如,純粹是個紈絝嘛!我也就說隨口一說!」

「嗯,的確是個紈絝,而且還是那種不可救藥的紈絝。」

「如果最近三皇子走投無路要來找你,你一定要將他保護起來!我這裡有些內衛,而且不能驚動軍方的任何勢力!」

「好的!」

「一定不能讓太子懷疑,我們和三皇子之間,有什麼密切的來往!」

「明白!」

唐玉離開軍部,朝著家裡的方向走去。

走著走著,路邊遇到了一件奇怪的事情。

「老伯,前面那麼長的隊,是幹什麼呢?」

「哼哼,買米呢!」

「買米?」

「也不知道,前面那家店哪裡來的貨,這米,居然要比別家的便宜出二成來!所以大家自然都過去買咯!」

「便宜兩成?」唐玉以前可也是學過這些經政的,兩成對於米價來說,已經是成本。

什麼人在不賺錢的賣米呢?
數秒之後,剛剛那個人的地方,又恢復了之前的沙土模樣。

可那個人,卻消失了。

這種神秘的手段,讓其餘十五人,多了一分恐慌。

「大人,就我們的本事來說,的確負責不了那麼高等級的寶物,那些寶貝,在師門的長輩手中。」

九天剛剛說完,又一道黃沙掠過。

「大人,您相信我啊!我真的沒有說假話!」

「九天大人,兄弟們的命也是命啊! 吾乃大皇帝 您就把東西直接拿出來吧!」

終於再連著消失了三個人之後,有人安奈不住了。

「你這個吃裡扒外的狗東西!」九天怒罵道。

實際上,他們哪裡有易物換物的東西,只不過。九天手下的人,都知道九天手段多,寶物也不少,所以強行把這個鍋按在了九天身上。

「給你十秒,交出你身上所有值錢的寶貝。」

唐玉直接要挾道。

「這……」九天猶豫了。

「十……九……八……」

「九天大人,寶物沒有了,還能再想辦法,可是命沒有了,那可就真的什麼都沒有了!」

「即便是您,在上面的大人物眼裡,還不就是個工具?沒有人在意你的死活,只有兄弟們在意啊!」

一時間,後面的人嘰嘰喳喳的瘋狂勸說著。

「三……二……」

「等等,我拿!」

九天也知道,今天是栽了。不放點血,估計很難從這裡離開。

「這隻金鳳血簪,乃是五品靈器之中的極品,能夠破除各種陣法防禦……」

「胭脂寶盒,能夠調配出不同顏色的腮紅,胭脂水粉等……是一件非常得女人心意的寶物,雖然價值可能不夠高,但是卻少見的很!」

聽到這裡,唐玉眼前一亮,這個東西還算有用!

隨後,九天一連拿出了九件在她看來最有價值的東西。

「大人,就這些了……可還入的了您的法眼?」

「東西還都不錯!」唐玉說話間,已經大手一揮,將所有的東西全都收下。

「可余項的那件東西,價值連城,就憑這些東西,似乎還不夠啊!」

「那……」

「大人,我這裡有些銀票,雖然價值不高,可也算是彌補您損失了!」

後面一個人,開了頭,瞬間。所有人都開始拿錢。

轉眼,地上就落了一沓銀票。

唐玉一番高人模樣,可卻非常出乎他們意料的,很快就將全部的東西收掉。

「既然你們也挺識相的。那就都滾吧!這些東西,就當是你們的買命錢!」

「謝大人!」九天剛剛說完。

唐玉又說道:「你留下!這些東西,買他們的命夠,買你的命,還有些不夠!」

其餘眾人的實力,唐玉看得出來,都是些不足為提的人。

而唯有這個九天,實力要高出不少,而且九字開頭,這個地位不低的人,可不能輕易放回去。

不然麻煩會很多!

上次那個九霄,險些要了唐玉的命!唐玉自然印象深刻! 「你現在是我的人,以後也是我的人。我不管,你得想辦法給我整治了郝冰之,把她給我趕走,越遠越好。」郝蔓說。

「我不了解郝冰之,也沒有他什麼把柄,這麼整治她?我給你說,整治他可以,但是犯法的事不能幹。」

「放心,犯法的事情不幹。你想了解郝冰之什麼?」

「你覺得郝冰之有什麼違法的事沒有?」

「今天她打我算不算?」

「今天她打你?我估計你手下也不會留情。你就沒有打她?鬧到派出所,也是各打五十大板,說出去更是笑話。」

「要不,你去跟蹤郝冰之,看她做沒有做犯法的事。」郝蔓說。

「郝冰之認識我,我咋跟蹤她,再說她也是紅溝的風雲人物了,身邊少不了人,我一個大男人不方便,沒有辦法跟蹤、你總不能讓我和她談戀愛吧?就是我願意,郝冰之特不一定願意。」

「你想的倒美,你是不是想打郝冰之的主意?」

「我哪裡會敢?」

「不過,你的這個主意不錯。以前有一個大國,為了獲取情報,就訓練的間諜,有男的,還有女的,你身邊有沒有高大帥氣的男孩,讓他去勾引郝冰之,為我們獲取情報。」郝蔓天真的說。

「算了吧,我身邊沒有這樣的帥哥,就是有,你以為他們都是像我這樣有職業操守,甘於奉獻,死心塌地的跟著主子賣命?只怕你會肉包子打狗,花錢請的間諜被郝冰之策反了,到時候不但不會給你帶回來情報,反而把你給出賣了。」

「你這樣的人真的是難找了,哎,我想起來一件事,有人給我報告,郝冰之這幾天一直在跑著要賬,賬是以前郝德本留下來的賬。你說我爹早就不見了,郝冰之手裡的欠條是哪裡來的?」郝蔓說。

賀豐收心裡咯噔一下。「會不會是原來會計那裡存放的?」

「我問了,不是。是我爹自己放出去的錢,有的是欠的貨款,有的是老傢伙放的高利貸,這些是老傢伙個人的小金庫里的錢。」

「難道你爹回來過?會不會是你媽存放著的?」

「不是,絕對不是,我媽不管生意上的事,也管不了。這些年,老傢伙就沒有把我媽當一個人,願意回家就回家,不願意回家就在外面拈花惹草,我媽也不敢管。老東西的欠條一類重要的東西絕對不會交給她的。」

「這麼說,你爹是真的回來過。就是他沒有回來過,一定和郝冰之通過話,交代過這些事情,告訴了欠條在哪裡放。你爹是警察一直抓捕的對象,他涉嫌殺人啊!你準備把老傢伙送進監獄。」

「郝德本就不是人,我給你說過,我十二三歲的時候他就打我的注意。要不是我媽看的緊,說不定他早就把我糟蹋了,叫他一句爹是抬舉他。把他抓緊去了是為民除害,我是大義滅親。」郝蔓說。

郝蔓說的這個線索很重要。「你要真的想大義滅親,就找出來郝德本的藏身處,郝德本走的時候帶錢不多,給郝冰之聯繫,除了讓她討債以外,郝冰之一定會給郝德本打過錢,那麼郝冰之就是包庇罪。」

「如果找到了郝德本就是一石兩鳥。賀豐收,這個活還要交給你,你幫我找郝德本的藏身處。」郝蔓說。

「我出國手續已經辦好了,最近準備出去考察市場。」

「把這件事情給我辦了,你就放心的出國。把郝冰之踢開,我就開發紅溝新城,到時候給你百分之十的股份,這樣可以吧?其實我人都是你的,紅溝新城百分之百的股份都是你的。」

「給我迷魂湯哩吧?我一個打工仔這些天被你搞的迷三倒四,到時候你過河拆橋,我啥辦法?」賀豐收故意說。

「你到底是願意還是不願意,給一個痛快話。說。」郝蔓站了起來。雪白的胸部殷紅的血跡依然在。

「你去洗洗澡,換一換衣服吧,我要是把你現在的樣子拍下來,估計以後你會掏大價錢贖回的。」

理清了思路,郝蔓的情緒好多了,說道:「你要先答應我。」

「好,我答應你。」賀豐收之所以這樣說,是因為表哥梁滿倉說過,郝德本抓起來了,他才敢光明正大的回來,梁滿倉一直忌諱在外面潛逃的郝德本,如果把郝德本抓了,就是一石几鳥。

「你還得答應我,去幫我洗澡。郝冰之這個小婊子下手真的狠,有一天我會讓她知道我的厲害。」

放好了熱水。郝蔓閉著眼睛慢慢的沒入水中。,看見郝蔓的花花臉。賀豐收說道:「你這幾天不能出門了。你的臉花了。」

「不出門我就在這裡住,你每天晚上回來給我彙報,每天晚上回來陪我。」

「這裡進出不方便,郝冰之既然敢這樣做,在紅溝一定也有眼線,讓他們知道了不好,我來這裡也不方便。再說,這下面埋過死人,你不害怕?」

「不要提死人的事,說了晚上我會做噩夢、你說一個地方,我在那裡等著你。」

「你覺得你爹會藏在哪裡?」

「老傢伙是一個老狐狸,誰知道他會藏在哪裡?你這幾天打探一下,一定會查到他的蛛絲馬跡、」郝蔓說著,嘴巴咧了一下,發出一聲痛苦的叫聲。

「怎麼啦?」

「你看,我這裡,被郝冰之抓的。」雪白的胸脯上也有一道紅印。「今天郝冰之那裡有一個小丫頭,這個小丫頭不是好東西,我騎著郝冰之,她從後面把我衣服撕開了,把胸罩的帶子也給我弄開了,要不是我衣服散開,我一定會好好收拾那個小騷貨。那個小丫頭我在商貿城見過,好像在你小表嫂那裡干過,你一定認識她,有機會把她也給我收拾了。」

賀豐收知道郝蔓說的是陳小睿。怪不得郝蔓沒有佔到便宜,原來是陳小睿在中間勸架。

「你今天讓我收拾這個,明天讓我收拾那個,我哪裡會有那麼大的精力。就你一個郝蔓我都收拾不了。」賀豐收說著,在郝蔓被熱水泡的粉紅的身體上擰了一把。 其餘那些人相互看了一眼,更是欣喜了幾分。

若是九天跟他們一起回去,九天難免要懲處他們一番,可九天要是被留下,那在龍宮的長老面前,是是非非可就是由他們來說了!

而九天,則是一臉僵硬,笑容凝固。

可是轉念一想,九天心思又有了一絲活泛。

「難道,他是要金屋藏嬌……故意留我一個人下來?」

九天認為,姿色永遠是女人最好的武器之一。

於是,九天神色又變,嬌羞無限的看著唐玉。

「大人,要怎麼樣,九天全都依了大人!」

「別犯賤了!想死就直說!」

唐玉完全不吃這一套,九天的魅惑毫無作用。

「龍宮裡頭,九字開頭的弟子,到底是什麼樣的程度!你詳細說來,不然,死路一條!」

九天眉眼之中神色閃動,在思考到底應該如何回答唐玉的問題。

「不說的話,就把你賣到山裡去!有一個村子光棍漢的那種地方!」

終於,九天還是屈服了。

面對唐玉,九天還是沒有什麼好辦法。

只能是乖乖的將她知道的一切,全都告訴了唐玉。

原來,龍宮組織遠比其他三大勢力要龐大的多。門下弟子也要多了不少。

諸天從美漫開始 以數字開頭的,一最弱,九最強。通常來說,帶九的,都是一個地方的負責人。

而且唐玉還通過旁敲側擊了解到,這種能夠催動靈魂跟之力的魅惑秘書,只有少數人懂。

九天在這夥人裡頭,就算是厲害的了!

壓榨完九天的一切之後,唐玉隨手將九天的靈骨全都封印起來。

「接下來,你就好好當你的犯人!等著龍宮的人來給你贖身吧!先給你說個底價,我寨宅子裡頭的飯菜,可是不便宜!」

……

翌日。

唐玉日常去龍衛之中審查所有人的修鍊情況。

可發現,龍衛的總人數,似乎少了一些。問了康樂,康樂也不清楚,說是上面調離了一部分人。

於是,唐玉便找到尉遲德。

「尉遲將軍,這人調走了,我可負責不了了!若是到期實力不夠,我概不負責!」

「嗯,我知道!你安心做事,要盡量將這些人的人心收攏起來。」

「對了,最近三皇子有沒有找過你?」

唐玉搖頭。

尉遲德又道:「我聽說,太子好像要朝著三皇子出手了,二皇子那邊已經遭殃了!」

「什麼?二皇子那樣的廢物管?」

「嗯?怎麼?唐教官跟二皇子認識?」

唐玉連忙改口道:「上次您不是說,二皇子連三皇子都不如,純粹是個紈絝嘛!我也就說隨口一說!」

「嗯,的確是個紈絝,而且還是那種不可救藥的紈絝。」

「如果最近三皇子走投無路要來找你,你一定要將他保護起來!我這裡有些內衛,而且不能驚動軍方的任何勢力!」

「好的!」

「一定不能讓太子懷疑,我們和三皇子之間,有什麼密切的來往!」

「明白!」

唐玉離開軍部,朝著家裡的方向走去。

走著走著,路邊遇到了一件奇怪的事情。

「老伯,前面那麼長的隊,是幹什麼呢?」

「哼哼,買米呢!」

「買米?」

「也不知道,前面那家店哪裡來的貨,這米,居然要比別家的便宜出二成來!所以大家自然都過去買咯!」

「便宜兩成?」唐玉以前可也是學過這些經政的,兩成對於米價來說,已經是成本。

什麼人在不賺錢的賣米呢?
Свернуть

Уважаемые пользователи! Администрация сайта «Реальные отзывы» убедительно просит предоставлять конкретные факты (номер, дату заказа и проч.), чтобы мы не сочли ваш отзыв наговором конкурентов. Благодарим за понимание. Не подкрепленные фактами отзывы будут удаляться как неинформативные.

Оставить отзыв

Имя (обязательно):
Электропочта (не обязательно):

негативный отзыв нейтральный отзыв положительный отзы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