Медицина » Лекарственные препараты
Бизнес » Заработок » В Интернете » Подозрение на мошенничество

…………

  • Дополнительно:
劉虞此刻也是五味雜陳,心裡話說:瞅我幹啥?你管陛下叫高祖,就得管我叫天祖,知不知道?可是來洛陽這一路上,凈聽你管我喊大哥了,你這個來孫!

括弧,「來孫」與「賴孫」同音,但是甭管賴孫、孬孫,還是龜孫、鱉孫、小兔孫,這些「孫」可都不是祖宗十八代裡邊的!

算了,來孫畢竟不是賴孫,自己回到京師,人單勢孤,能多拉攏一個便多拉攏一個,何況劉玄德還有倆大鬍子義弟,都是往那兒一站就能嚇唬住人的主。

「陛下,難得玄德一片忠貞,知恩圖報。老臣年邁體弱,擔任軍府總統一職頗感吃力,正欲請玄德為我……我……秘書,以為助臂,不知陛下意下如何啊?」

改制之後,「主簿」就成了稀罕物,僅有劉漢少配備,而愛卿們的幹活小幫手已然變成了「秘書」。但是,「秘書」也不是個新鮮詞兒,因為之前就有「秘書監」,屬太常寺,典司圖籍。好在這個詞兒從字面上也好理解,掌秘要文書,愛卿們現在也願意走哪兒都帶著自己的小秘書,只不過,到目前為止,還沒有出現女秘書。

劉備給別人當秘書,也就算了,要是給劉虞當秘書,劉漢少可是真不放心。漢末這四個尖,袁紹已經去政議院了,曹操也學會修路了,孫堅還在努力學建橋,而如今的備備……這些人,最好還是別和軍隊沾邊。

「總統無需為此小事勞心,待你修養過後,理事之時,軍府自會為你配備秘書。玄孫頗有才幹,為國之心甚重,哥可不能委屈了他呀!」

話雖這麼說,劉漢少一時還真沒想好該讓劉備去干點啥。那三位跟著自己的時間越來越久,關係也越來越鐵,除了幹活賣力之外,看不出別樣心思,更何況他們還都吃過自己秘制的大藥丸子。就算哥現在想再給這位劉玄孫單獨製作一個藥丸,其中一味配藥,也已經無處可尋了呀。

突然之間,劉漢少沒來由的感到一陣心慌,自己之前凈顧著佔便宜了,可是人家當了玄孫還面不改色,說跪就跪,這不正是梟雄之姿么?

…………

「玄孫吶,要不……你來給哥當主簿吧,幫哥處理處理日常事務,如何呀?」

在修仙世界無法修仙 此言一出,不單殿中的其他三位主簿和楊修一愣,就是劉虞也跟著發愣了。心裡話說:陛下這是玩的哪一出?也不像是借著劉玄德來敲打我呀。給陛下當主簿,當然比給我當秘書更有前途……意想不到,這個大耳朵的來孫居然還能得到陛下青睞,信重至斯。看樣子,往後自己還得多拉攏拉攏他,可不敢真把他當成個來孫呀。

劉備終於按捺不住內心的激動,當時便趴在地上給劉漢少又磕了一個。

「玄孫叩謝高祖提攜,能常立於高祖身側,聆聽高祖教誨,乃是玄孫畢生之幸。玄孫必當盡心儘力為高祖處事,以報高祖聖恩。」

楊修實在忍不住了,還沒等劉漢少說話,先喝了一聲:「站起來!」

自從當初被那三位主簿合夥欺負過一段時日之後,楊修楊行走便以調教主簿為己任,當仁不讓,樂此不疲。從司馬朗、諸葛瑾,再到王脩、國淵、崔琰,大家都搞不清楚這位「御前行走」究竟是多大的官,反正新人來了,就聽老人的吆喝、指揮,好像也是很自然而然的事。偏偏楊修這娃有股子聰明勁兒,跟著劉漢少時候越久,越了解他的脾性,指揮主簿們辦事也就越符合劉漢少的心意。所以劉漢少也就默認了這個事實,使得「楊行走」基本類同於「主簿長」。

此時只聽楊修又說:「我說玄孫吶,跟著陛下做事,首先要知道陛下的規矩。陛下不喜歡膝蓋發軟,跪來跪去之人,往後你可要記住了,這一點必須改!」

劉備還趴在地上呢,聞言,抬頭斜了一眼楊修。

粗話的,陛下喊我玄孫也就罷了,誰讓人家輩分高呢。你這個小破孩長了幾根毛啊,居然也敢喊我玄孫?

隨即,劉備站起身,走到楊修面前,又躬身施禮,說道:「備,謹記,楊行走教導!」鍦ㄦ洿鏂頒腑錛岃紼嶅悗鍒鋒柊鏌ョ湅錛鍦ㄦ洿鏂頒腑錛岃紼嶅悗鍒鋒柊鏌ョ湅錛鍦ㄦ洿鏂頒腑錛岃紼嶅悗鍒鋒柊鏌ョ湅錛鍦ㄦ洿鏂頒腑錛岃紼嶅悗鍒鋒柊鏌ョ湅錛 第364章黃忠巧勝張翼德

……………………………………

事實證明,打架上頭的時候,就得脫衣服,因為……脫褲子的架,只適合在屋裡打。括弧,特殊癖好除外!

實施又證明,張飛的臉色真的是越來越黑,極有可能……大概……或許,是他頭上戴的那個巾幘掉色兒。

眼看著要奔兩百招而去了,張飛、黃忠還是奈何不得對方,張飛叫的嗓子都啞了,這會兒正忙著脫鎧甲呢。想啊,軍校的操場那麼大,來回跑一趟都得二三里地,兩人鬥了一百多招,其中直衝硬拼的少說也得幾十招,這擱在一塊,等於烏騅、黃驃馱著甲胄俱全的二人已經高速奔跑了幾十里。

就問問你們,到底是來打架的,還是來賽馬的?

真以為張飛是暴脾氣上頭,才要脫了衣甲打架?除了光膀子利索之外,還能減輕烏騅承載的重量,這才是其中的關竅。

黃驃也累半天了,黃忠哪能不知?可是,他既心疼自己的「老伴兒」,作為軍校最年長的學生,又實在不好意思在一群學弟面前光膀子。

所以,眾人只見黃忠摘下頭盔,遙遙沖著張飛,高喝了一聲:「步戰?」

張飛一愣神,暗想:老人家不借馬勢,還能那麼猛嗎?隨即應了一聲:「好!」攥著蛇矛便向場中跑來。

黃忠見張飛應戰,也拎刀下馬,快速向場中跑去,並且剛一接陣,便一反常態,猛然也發出一聲暴喝,竟向張飛直劈過去。張飛舉矛一崩,居然就在長刀之下,整個人向黃忠懷裡猛推過去。黃忠退身,收刀,再次將張飛拒之身外……

好么,從馬上打到地上,沒有馬匹借力沖勢,二人的戰鬥反而更加激烈了,甚至長短互換,強弱互換的招式都被頻頻使出。別看俺老張蛇矛一丈八,貼近身邊照樣能捅你;別看你娃年輕氣盛,老人家照樣能把你劈到腿腳發軟!

兩人相爭,爆發出來的氣勢竟似千軍萬馬,張飛的臉兒越來越黑,也許是嗓子啞了的緣故,反而不怎麼叫喚了,倒是黃忠的呼喝之聲越來越高,越來越頻繁,顯然,此刻二人都已經全力施展,將自己毫無保留地呈現給了對方。

周圍觀戰的學生甚至連叫好都忘了,紛紛暗想,戰場上要是遇到這樣的對手,自己該怎麼辦呢?手裡沒有一個師,最好還是早躥為妙!

估計也只有劉漢少的著眼點異於常人,除了覺得他們打的熱鬧之外,竟然發現黃忠每呼喝一聲,便會搖一下頭……這是幾個意思,搖頭獅子?還是快撐不住了?哎呀,黃忠歲數大,這麼劇烈的運動,不會引發中風偏癱腦溢血啥的吧?於是趕緊問許褚、典韋,以他們的眼光,覺得戰局如何。

許褚說,二人實力相當,實在難以評說優劣,但是張飛赤膊,黃忠披甲,張飛佔了便宜,若是黃忠不能儘快找到對方破綻,很有可能敗落。

劉漢少就不懂了,光膀子的佔便宜,披著甲的反而吃虧么?許褚又說,面對他們這樣的對手,有甲無甲,區別不大,只要張飛的蛇矛能捅在黃忠身上,肯定能夠破甲。但是黃忠披甲,動作不如張飛靈活,時間一長,體力也會比對方消耗迅速。

劉漢少一副恍然大悟的樣子,心裡話說,敢情你們都是人肉穿甲彈唄……然而,典韋卻又突然說:「黃漢升贏了。」

此話一出口,不僅劉漢少驚訝,就連許褚也盯著典韋,希望他給出一個合理的解釋。

只聽典韋酷酷地又說:「他一定是找到了剋制張翼德的法子。」

猜的?

劉漢少都想踹典韋了,許褚也想趁機譏諷幾句,然而轉念又想,不管自己承認不承認,這個黃胖子確實比自己厲害一點點,要是真被他猜對了,自己譏諷不成,不是反而丟人了嗎?

果不其然,典韋說完那話,還沒屁大一會的工夫,只見場上的黃忠猛然從纏鬥中抽身而退,似是力竭,喘息不停,可是張飛並沒有就此追趕,反而抬手擦了一把汗,順便把臉兒抹的更黑一點。

再可是,就在張飛這麼一抬手的間隙,看似力竭而退的黃忠猛然又撲殺回來,並且在所有人震驚的目光中,整個人一躍而起,暴喝一聲,凌空向著張飛直劈而下。張飛聽到暴喝,知情有變,順勢抓住蛇矛橫舉拒敵。只可惜,這一下來的匆忙,沒運好力氣,被黃忠全力一刀劈在蛇矛上,將整個人震的「噔、噔、噔」連退數步,一屁墩坐在地上,起了兩回,愣是沒起來。若是黃忠趁此機上前取張飛性命,豈非易如反掌?黃忠當然不可能這個時候宰了張飛,而是以刀拄地,喘息不停,顯然也已經到了極限。

比武至此,勝負已分,然而現場卻鴉雀無聲,好像大家都還沒緩過神來。剛才你們拼了二百多招,連毛驢都累得快趴了窩了,卻是一直難分高下,現在怎麼大家連眼睛都沒敢眨,那個黑臉的大毛栗子就坐在地上不起來了呢?沒看清啊,難道是他腳抽筋?

「翼德悍勇,忠,平生僅見。」

好不容易倒過來兩口氣,黃忠一邊兒說,一邊兒朝著張飛走去,將他從地上拉起來。

張飛又擦了一把臉上的汗水,顧不得拍拍屁屁上的灰塵,連忙回道:「老……漢升兄武力絕倫,在下也是萬分佩服,佩服。」

粗話的,張飛一敗,竟然變的斯文客氣起來了。白臉的時候不客氣,單等黑臉的時候才客氣,你娃也算是行事出人意表啊。

直到高順宣布,黃忠獲勝,現場才爆發出熱烈的歡呼,幸虧操場沒房頂,否則非得被圍觀群眾呼塌不可。

黃忠、張飛一起向點將台這邊走來,關羽、太史慈則在歡呼聲中走向場中,準備開始第二場比武,此刻二人心中也是各有所想。

關羽想的是,不管他們打的有多精彩,老三終歸是輸了,如果自己這一場再輸掉的話,不僅是今天栽了面兒,往後自己三兄弟也不用在洛陽混了。

太史慈卻想的是,黃忠已然獲勝,如果自己敗落,不管下一場黃忠是勝是敗,起碼都比自己強,那自己也就沒資格與黃忠相爭學霸之位了,分配的時候,是不是軍職也會比學兄低,也會不那麼重要?

所以,二人都存了爭競之心,一上場便猛打猛殺,毫不留手,激烈程度絲毫不亞於黃忠、張飛的比拼。

…………

話說黃忠與張飛來到點將台上,向劉漢少回報復命。張飛倒不扭捏,坦然向劉漢少說道:「陛下,俺輸了。」

劉漢少和稀泥,笑著說道:「都是自己兄弟,什麼輸啊贏的?沒事,沒事。翼德的勇猛,大家還是有目共睹的。」

張飛沒搭理劉漢少的好心好意,反而又向著高順說道:「高教官,你們北邙軍校果然厲害,俺老張連你的學生也打不過。」

到了此時,高順也不可能再與張飛置氣,坦言說道:「這個學生,我也打不過。」

黃忠聞言,有些不好意思,連忙說道:「教官謬讚,學生不敢當。」

然而,張飛和高順居然也都沒搭理黃忠,那倆人顯然是要湊到一塊,準備大聊特聊了。

只聽張飛好奇地問:「你也打不過漢升兄?那你是如何做教官的?」

又聽高順苦笑著說:「這裡是軍校啊,學的不是打架鬥狠。我只希望,從這裡走出去的學生都能給明白,什麼是真正的軍人。」

唉……我說,你們不把哥這個皇帝放在眼裡也就算了,怎麼人家黃忠也尬在一邊,插不上嘴呢?到底誰贏誰輸了?

眼看著張飛還要再問,劉漢少搶先說道:「漢升哪,翼德可是天下少有的猛士,你能戰而勝之,足見功夫了得啊!」

一旁的楊修腦門黑線,差點說出來:漢少,您不是一直希望他們瞎嗶嗶,別打架的么?怎麼這話聽著像挑事似的?

黃忠連忙說道:「學生不敢當校長稱讚,能夠僥倖贏得半式,其實都是翼德賢弟心懷善意,相讓於我罷了。」

雖然典韋先前就看出了黃忠取勝,但是也不知道他究竟尋到了張飛什麼破綻,旁人就更不用提了。此時聽黃忠如此一說,眾人紛紛感到好奇,又聽張飛說道:「漢升兄,俺可沒有讓你,輸就是輸了,俺老張輸的起。」

劉漢少可不覺得黃忠說的只是客套話,雖然這種級別的比武,他也只有看看的份兒,但是擋不住學渣也有好學之心……好吧,是好奇之心。於是,劉漢少代眾人問道:「漢升說說,翼德是如何相讓於你的?」

黃忠瞅了瞅張飛,張飛自己也懵圈,小眼神的意思是在說:陛下讓你說,那你就說說唄,好讓俺也知道知道自己咋就輸了。

「報告校長,學生與翼德馬戰之時,發現翼德臉色越來越黑,竟是流汗頗多之故。後來馬力不濟,翼德卸甲,我便乘機邀翼德步戰,且並未卸甲。著甲步戰,耗費體力頗巨,我想翼德一定想到了此處,所以上來便強攻猛伐,意圖儘快耗盡我之體力。翼德賢弟,不知愚兄說的可對?」

張飛實誠地點了點頭說道:「漢升兄說的不錯,俺老張就是這麼想的。可沒想到你老……你漢升兄的力氣竟然如此綿長。」

劉備也忍不住了,好奇地問道:「如此說來,我三弟是看出了漢升兄的破綻,想要搶佔先機才對,為何漢升兄卻又說是我三弟善意相讓?」鍦ㄦ洿鏂頒腑錛岃紼嶅悗鍒鋒柊鏌ョ湅錛鍦ㄦ洿鏂頒腑錛岃紼嶅悗鍒鋒柊鏌ョ湅錛鍦ㄦ洿鏂頒腑錛岃紼嶅悗鍒鋒柊鏌ョ湅錛鍦ㄦ洿鏂頒腑錛岃紼嶅悗鍒鋒柊鏌ョ湅錛鍦ㄦ洿鏂頒腑錛岃紼嶅悗鍒鋒柊鏌ョ湅錛鍦ㄦ洿鏂頒腑錛岃紼嶅悗鍒鋒柊鏌ョ湅錛 第371章公孫瓚陣斬蹋頓

……………………………………

人的名,樹的影,「白馬將軍」可不是隨便叫叫的。假如蹋頓一上來便看到這些白馬,也許就不會這麼衝動,可是此時軍力已疲,除了有些害怕之外,竟然還有許多憤怒。

就是這群騎白馬的,曾經橫行霸道,逮著我們這些人猶如牲畜,肆意殺戮。後來首領打敗過他們一次,是硬生生耗盡了他們的糧食、箭矢,才打敗的。原本以為關內的漢人四處作亂,我們烏桓人可以活的輕鬆一些,可是一不小心,這些白馬便又出現在了白狼城,難道我蹋頓將來也要卑躬屈膝,被他們使如僕役?

不,這可不是我想要的!

心腹大將速仆丸大喝道:「蹋頓快走,我來擋住他!」

「放屁!」

蹋頓怒罵一聲,高喝道:「我烏桓勇士,何懼於敵?兄弟們隨我殺呀!」

隨即竟然提刀向公孫瓚殺去!

見此情形,速仆丸也只得大喝:「兄弟們,殺呀!」

然後率軍隨蹋頓一起向公孫瓚衝來。

公孫瓚在文則與白馬義從的左右護衛之下,手持長槊,上下翻飛,方圓幾丈之內,凡人近不得身。之後又有單經、王門,張吉、孫伉等人引三千鐵騎緊隨而來。面對著一群累半死的烏桓精銳,展開了猶如搶收麥子一般的屠殺。

太恐怖了,這幫騎白馬的用槍捅人還不算,人人手裡都拎著刀啊,見人就劈,見腦袋就剁,有時候明明看著那個兵士好像手裡沒東西,可是從身邊躥過去,就把肚子給劃開了。

沒錯,這就是文聘給公孫瓚配備的新式馬刀,雖然數量不多,也足夠他裝備白馬義從了。除此之外,還有許多棉衣與軍糧。嚴綱、公孫范為什麼也能來的這麼快?就是兵士們人人背著炒麵、煎餅,一路急行軍,二三百里的山中之路,沒五六天就趕到了。

蹋頓果然勇武,與公孫瓚對沖交手之後並沒受損傷,甚至還把後邊衝過來的張吉給斬殺了,但是等蹋頓衝過漢軍的鋒陣,回過頭來一看,差點沒哭。倒在地上的絕大多數都是烏桓人,自己手下的小將、首領死了好幾個,而漢軍並未就此打住,還在不停地來回絞殺。都說一漢抵五胡,自己一直不肯相信,現在看來,七八胡也不止啊。無奈之下,蹋頓只得收兵退走,而事實上,在此之前便有很多人已經開始潰逃了。

…………

蹋頓退兵,並沒有遠走,而是在白狼城以東的山腳下紮下營地,與白狼城遙遙對峙。公孫瓚並沒有入城,順著白狼水,在白狼城西南又立一小營,如此一來,只要蹋頓想攻擊白狼城,公孫瓚便可繞城而出,攻擊烏桓人。若是蹋頓想要先對付公孫瓚,卻又會同時受到城裡城外的攻擊。更重要的是,公孫瓚還守住了身後的山口,那是鄒丹與公孫越來時的必經之路。

三日後,丘力居親率烏桓大軍六萬,趕了過來,使得烏桓兵力陡然增至七萬餘人,比公孫瓚多十倍不止。好在這三天里,嚴綱與公孫范督促著兵士,加緊修繕城池,使白狼城看上去堅固不少,而城南又與白狼水相對,中間通道不足百丈,烏桓人即便兵多,想要大規模攻擊公孫瓚也排不開陣勢。

蹋頓哭著向丘力居請罪,言說自己無能,吃了敗仗。丘力居並沒有責怪,反而安慰一番,鼓舞士氣。

既然對面是公孫瓚,丘力居拼了老命也要與他戰到底。聽回報說,公孫瓚的兵馬並不多,而且沒什麼輜重,再看公孫瓚所擺出的陣勢,丘力居料定後邊還會有兵馬援軍,至少也是糧草運輸。於是,當即下令,命速仆丸率五千兵馬,沿小路北上,繞山而走,轉到公孫瓚身後阻截援軍,與此同時,命蹋頓率軍猛攻白狼城,以吸引公孫瓚的注意。

戰鬥剛一爆發便慘烈無比,烏桓人好像瘋了一般,不要命地沖向白狼城。公孫瓚迅速出兵應援,從城西南殺到城西北,然後掉回頭再殺一遍。可是不行,烏桓人太多了,一輪一輪的往上沖,打退一撥,又上一撥,好像存心要把公孫瓚累死似的。

後來,三千鐵騎實在扛不住了,公孫瓚只得將兵馬一分為三,輪流上陣;再後來,白馬義從也扛不住了,只得也一分為三。可是,公孫瓚不是鐵打的,也快要扛不住了。

沒錯,丘力居就是想著,累也要累死公孫瓚!

與上一次交戰不同,上一次公孫瓚孤軍深入,沒有後援,自己卻有大把的時間與兵力,慢慢圍困,消耗公孫瓚。怎料在當時那樣的危局下,還是讓公孫瓚逃了。

這一次公孫瓚可不是一個人來的,雖然濱海道那一路兵馬,到目前為止,看起來只是佯攻,但是公孫瓚也絕非主力。能將公孫瓚作為先遣一卒使用,足見漢人朝廷這一次對關外是下了多大的決心。

丘力居從一開始便沒想過能夠獲得最後的勝利,相反,若不是有公孫瓚,也許他會直接派人向朝廷請降。反正打不過就投降,降了也還是在自己的地盤上,該牧馬牧馬,該放羊放羊,這種事情他們早就習以為常了。但是丘力居不能向公孫瓚投降,他們公孫家就沒一個好東西,何況自己與公孫瓚還有宿怨,烏桓人落到他手裡,非得死絕了不可。

所以,丘力居前後帶來八萬兵馬,目的就只有一個,搞死公孫瓚!

用八萬人來給公孫瓚陪葬,換回部族一條活路,還有兒子的首領之位,丘力居覺得很值。畢竟搞死公孫瓚,能夠使漢人朝廷也重看烏桓一眼,屆時自己只需送上腦袋請罪,為了平息戰事,漢人朝廷必然會行安撫之策,他們慣用這種手段,烏桓人也習慣了這種手段。

至於蘇仆延會不會威脅樓班的首領之位,丘力居一點也不擔心,因為他相信漢人寧願養一隻小狼崽子,也不願意養一隻已經呲著獠牙學會咬人的老狼。當然了,除他之外,還應該有一個人給公孫瓚陪葬。

望著朝自己奔來的從子蹋頓,丘力居心中露出一絲殘忍的微笑。

「大人,大人!不能再沖了!族人們死傷的太多了!孩兒……孩兒怕再打下去,軍心潰散,到那個時候,我們就真的沒辦法了。」

望著眼前渾身浴血,氣喘吁吁的蹋頓,丘力居溫和地說道:「蹋頓,我的孩子,我也知道你很累,可是我們沒有多餘的時間了。只要漢人的援軍一到,我們就再也沒機會打敗公孫瓚了,到那個時候,我們烏桓人只能在他的馬蹄、長槊下哀嚎、掙扎,卻還是會被他殘忍地殺死!」

看著蹋頓眼神中漸漸冒出火焰,丘力居復又問道:「蹋頓,記不記得幾日之前,你對我說過什麼?你說要我再多給你一些兵馬,你必然能將公孫瓚趕回關內。現在,你有多於敵人十倍的兵馬,能不能把公孫瓚的頭……給我拿回來?」

「能!」

蹋頓憤怒地一聲嘶吼,轉身上馬,又向白狼城下衝去。

…………

公孫瓚人不卸甲,馬不卸鞍,已經打了快整整一天了。一點不誇張地說,現在騎馬衝到白狼城下,每一腳都會踩到人身上。被踩之人也許並未死去,可能會發出一聲哀嚎,甚至扭動幾下身體,但是,一切都無濟於事,沒有誰會來拯救他,他只能等血慢慢流幹了,或者有誰肯好心地給他補上一刀。

烏桓人又上來了,正在拿著水囊拚命喝水的公孫瓚順勢向臉上傾倒了一些,洗去血污,大聲喝道:「兄弟們!誰願隨我,再戰賊虜?」

文則、單經等人高聲喝道:「願隨主公再戰!」

然後,更多的人齊聲喝道:「願隨主公再戰!願隨主公再戰!願隨主公再戰!」

這聲「兄弟們」,是公孫瓚跟著漢正軍學的,此時喊來,果然氣勢非凡,而麾下眾將、兵士,更是齊心協力。算上白馬義從,原本公孫瓚有三千餘騎,只是烏桓人的攻擊太過綿密,不得不分成三個攻擊梯隊,後來重新整合兵馬,就變成了兩個,而現在……

「各人不得勉強,力竭者在此休憩,力復者隨我出戰!」

公孫瓚挺槊在前,再一次衝出小營,白馬義從與兵將們緊隨其後,殺向白狼城下。然而剛一出小營,迎面便殺來一支烏桓兵馬,好像是專門來堵公孫瓚的,為首之人正是蹋頓。

仇人見面,分外眼紅,公孫瓚與蹋頓二話不說,打馬便斗在了一處。

話說公孫瓚這桿長槊,雖然不如關羽的偃月刀那般沉重,但是也不輕巧,僅僅是槊鋒便有兩三尺長,猶如一柄大寶劍,又似一根鋼鞭,背厚刃也厚,偏偏厚刃在巨力的催動之下,一樣的鋒利無比,橫掃如刀,直刺如槍。此刻在公孫瓚手中上下翻飛,與蹋頓的大刀硬磕硬碰,也是絲毫不懼。

二人原本已是疲憊不堪,相鬥了三十餘合之後,突然,蹋頓似是力有不濟,長刀與公孫瓚對碰之後,竟然向外飛轉,險些脫手。儘管蹋頓死死地攥住了刀柄,此時胸前卻是空門大開,公孫瓚又怎肯放過這等良機?奮力將手中長槊向前猛然一慣,直接透胸而出,蹋頓竟然掛在了公孫瓚的槊鋒之上。而後,公孫瓚口中一聲大喝,兩膀較力,揮起長槊,竟將蹋頓凌空甩了出去…… 第372章牽招現身白狼城

……………………………………

蹋頓死了,如果公孫瓚再死掉的話,丘力居此戰的目的便已達成,只不過今天太晚了,無法再戰,況且,隨著蹋頓之死,烏桓軍的氣勢也已跌到了谷底。仗打到這一步,兩軍還沒有出現潰敗,其實拼的都是領軍之人的個人威望。

公孫瓚自不必說,白馬將軍之名,威震邊塞,身邊又有從弟公孫范以及關靖、嚴綱、文則、單經這樣追隨多年的部屬。

而丘力居自也不虛,帶著烏桓族人在漢人、東胡人、扶餘人、高句麗人之間,或拼殺,或聯合,夾縫中求生、壯大,能夠總攝烏桓諸部幾十年,積威已久,即便是蘇仆延、蹋頓心中有再多不滿,也不敢當面說一個「不」字。

…………

改編劉虞部下原有的幽州軍之後,文聘著實發了一筆財,當然,這個「財」可不是說黑山軍抄回來多少東西,而是指馬匹。以前文聘手下只有一個滿編騎兵旅,還是二哥接濟過來的,其他部隊的騎兵得到團、營,甚至是連一級里去找。

而這一次改編原有幽州軍,又或攻打或收降了代郡、上谷、右北平等地的烏桓胡虜,除了擴充兩個師之外,最大的收穫就是馬匹。如今第四軍的每個師至少都有一個騎兵旅,而軍屬警衛旅也是人人有馬,如此還不算完,文聘甚至還給張燕的黑山軍送去了幾千匹,也算是對人家幫忙摟錢的一點謝意。
劉虞此刻也是五味雜陳,心裡話說:瞅我幹啥?你管陛下叫高祖,就得管我叫天祖,知不知道?可是來洛陽這一路上,凈聽你管我喊大哥了,你這個來孫!

括弧,「來孫」與「賴孫」同音,但是甭管賴孫、孬孫,還是龜孫、鱉孫、小兔孫,這些「孫」可都不是祖宗十八代裡邊的!

算了,來孫畢竟不是賴孫,自己回到京師,人單勢孤,能多拉攏一個便多拉攏一個,何況劉玄德還有倆大鬍子義弟,都是往那兒一站就能嚇唬住人的主。

「陛下,難得玄德一片忠貞,知恩圖報。老臣年邁體弱,擔任軍府總統一職頗感吃力,正欲請玄德為我……我……秘書,以為助臂,不知陛下意下如何啊?」

改制之後,「主簿」就成了稀罕物,僅有劉漢少配備,而愛卿們的幹活小幫手已然變成了「秘書」。但是,「秘書」也不是個新鮮詞兒,因為之前就有「秘書監」,屬太常寺,典司圖籍。好在這個詞兒從字面上也好理解,掌秘要文書,愛卿們現在也願意走哪兒都帶著自己的小秘書,只不過,到目前為止,還沒有出現女秘書。

劉備給別人當秘書,也就算了,要是給劉虞當秘書,劉漢少可是真不放心。漢末這四個尖,袁紹已經去政議院了,曹操也學會修路了,孫堅還在努力學建橋,而如今的備備……這些人,最好還是別和軍隊沾邊。

「總統無需為此小事勞心,待你修養過後,理事之時,軍府自會為你配備秘書。玄孫頗有才幹,為國之心甚重,哥可不能委屈了他呀!」

話雖這麼說,劉漢少一時還真沒想好該讓劉備去干點啥。那三位跟著自己的時間越來越久,關係也越來越鐵,除了幹活賣力之外,看不出別樣心思,更何況他們還都吃過自己秘制的大藥丸子。就算哥現在想再給這位劉玄孫單獨製作一個藥丸,其中一味配藥,也已經無處可尋了呀。

突然之間,劉漢少沒來由的感到一陣心慌,自己之前凈顧著佔便宜了,可是人家當了玄孫還面不改色,說跪就跪,這不正是梟雄之姿么?

…………

「玄孫吶,要不……你來給哥當主簿吧,幫哥處理處理日常事務,如何呀?」

在修仙世界無法修仙 此言一出,不單殿中的其他三位主簿和楊修一愣,就是劉虞也跟著發愣了。心裡話說:陛下這是玩的哪一出?也不像是借著劉玄德來敲打我呀。給陛下當主簿,當然比給我當秘書更有前途……意想不到,這個大耳朵的來孫居然還能得到陛下青睞,信重至斯。看樣子,往後自己還得多拉攏拉攏他,可不敢真把他當成個來孫呀。

劉備終於按捺不住內心的激動,當時便趴在地上給劉漢少又磕了一個。

「玄孫叩謝高祖提攜,能常立於高祖身側,聆聽高祖教誨,乃是玄孫畢生之幸。玄孫必當盡心儘力為高祖處事,以報高祖聖恩。」

楊修實在忍不住了,還沒等劉漢少說話,先喝了一聲:「站起來!」

自從當初被那三位主簿合夥欺負過一段時日之後,楊修楊行走便以調教主簿為己任,當仁不讓,樂此不疲。從司馬朗、諸葛瑾,再到王脩、國淵、崔琰,大家都搞不清楚這位「御前行走」究竟是多大的官,反正新人來了,就聽老人的吆喝、指揮,好像也是很自然而然的事。偏偏楊修這娃有股子聰明勁兒,跟著劉漢少時候越久,越了解他的脾性,指揮主簿們辦事也就越符合劉漢少的心意。所以劉漢少也就默認了這個事實,使得「楊行走」基本類同於「主簿長」。

此時只聽楊修又說:「我說玄孫吶,跟著陛下做事,首先要知道陛下的規矩。陛下不喜歡膝蓋發軟,跪來跪去之人,往後你可要記住了,這一點必須改!」

劉備還趴在地上呢,聞言,抬頭斜了一眼楊修。

粗話的,陛下喊我玄孫也就罷了,誰讓人家輩分高呢。你這個小破孩長了幾根毛啊,居然也敢喊我玄孫?

隨即,劉備站起身,走到楊修面前,又躬身施禮,說道:「備,謹記,楊行走教導!」鍦ㄦ洿鏂頒腑錛岃紼嶅悗鍒鋒柊鏌ョ湅錛鍦ㄦ洿鏂頒腑錛岃紼嶅悗鍒鋒柊鏌ョ湅錛鍦ㄦ洿鏂頒腑錛岃紼嶅悗鍒鋒柊鏌ョ湅錛鍦ㄦ洿鏂頒腑錛岃紼嶅悗鍒鋒柊鏌ョ湅錛 第364章黃忠巧勝張翼德

……………………………………

事實證明,打架上頭的時候,就得脫衣服,因為……脫褲子的架,只適合在屋裡打。括弧,特殊癖好除外!

實施又證明,張飛的臉色真的是越來越黑,極有可能……大概……或許,是他頭上戴的那個巾幘掉色兒。

眼看著要奔兩百招而去了,張飛、黃忠還是奈何不得對方,張飛叫的嗓子都啞了,這會兒正忙著脫鎧甲呢。想啊,軍校的操場那麼大,來回跑一趟都得二三里地,兩人鬥了一百多招,其中直衝硬拼的少說也得幾十招,這擱在一塊,等於烏騅、黃驃馱著甲胄俱全的二人已經高速奔跑了幾十里。

就問問你們,到底是來打架的,還是來賽馬的?

真以為張飛是暴脾氣上頭,才要脫了衣甲打架?除了光膀子利索之外,還能減輕烏騅承載的重量,這才是其中的關竅。

黃驃也累半天了,黃忠哪能不知?可是,他既心疼自己的「老伴兒」,作為軍校最年長的學生,又實在不好意思在一群學弟面前光膀子。

所以,眾人只見黃忠摘下頭盔,遙遙沖著張飛,高喝了一聲:「步戰?」

張飛一愣神,暗想:老人家不借馬勢,還能那麼猛嗎?隨即應了一聲:「好!」攥著蛇矛便向場中跑來。

黃忠見張飛應戰,也拎刀下馬,快速向場中跑去,並且剛一接陣,便一反常態,猛然也發出一聲暴喝,竟向張飛直劈過去。張飛舉矛一崩,居然就在長刀之下,整個人向黃忠懷裡猛推過去。黃忠退身,收刀,再次將張飛拒之身外……

好么,從馬上打到地上,沒有馬匹借力沖勢,二人的戰鬥反而更加激烈了,甚至長短互換,強弱互換的招式都被頻頻使出。別看俺老張蛇矛一丈八,貼近身邊照樣能捅你;別看你娃年輕氣盛,老人家照樣能把你劈到腿腳發軟!

兩人相爭,爆發出來的氣勢竟似千軍萬馬,張飛的臉兒越來越黑,也許是嗓子啞了的緣故,反而不怎麼叫喚了,倒是黃忠的呼喝之聲越來越高,越來越頻繁,顯然,此刻二人都已經全力施展,將自己毫無保留地呈現給了對方。

周圍觀戰的學生甚至連叫好都忘了,紛紛暗想,戰場上要是遇到這樣的對手,自己該怎麼辦呢?手裡沒有一個師,最好還是早躥為妙!

估計也只有劉漢少的著眼點異於常人,除了覺得他們打的熱鬧之外,竟然發現黃忠每呼喝一聲,便會搖一下頭……這是幾個意思,搖頭獅子?還是快撐不住了?哎呀,黃忠歲數大,這麼劇烈的運動,不會引發中風偏癱腦溢血啥的吧?於是趕緊問許褚、典韋,以他們的眼光,覺得戰局如何。

許褚說,二人實力相當,實在難以評說優劣,但是張飛赤膊,黃忠披甲,張飛佔了便宜,若是黃忠不能儘快找到對方破綻,很有可能敗落。

劉漢少就不懂了,光膀子的佔便宜,披著甲的反而吃虧么?許褚又說,面對他們這樣的對手,有甲無甲,區別不大,只要張飛的蛇矛能捅在黃忠身上,肯定能夠破甲。但是黃忠披甲,動作不如張飛靈活,時間一長,體力也會比對方消耗迅速。

劉漢少一副恍然大悟的樣子,心裡話說,敢情你們都是人肉穿甲彈唄……然而,典韋卻又突然說:「黃漢升贏了。」

此話一出口,不僅劉漢少驚訝,就連許褚也盯著典韋,希望他給出一個合理的解釋。

只聽典韋酷酷地又說:「他一定是找到了剋制張翼德的法子。」

猜的?

劉漢少都想踹典韋了,許褚也想趁機譏諷幾句,然而轉念又想,不管自己承認不承認,這個黃胖子確實比自己厲害一點點,要是真被他猜對了,自己譏諷不成,不是反而丟人了嗎?

果不其然,典韋說完那話,還沒屁大一會的工夫,只見場上的黃忠猛然從纏鬥中抽身而退,似是力竭,喘息不停,可是張飛並沒有就此追趕,反而抬手擦了一把汗,順便把臉兒抹的更黑一點。

再可是,就在張飛這麼一抬手的間隙,看似力竭而退的黃忠猛然又撲殺回來,並且在所有人震驚的目光中,整個人一躍而起,暴喝一聲,凌空向著張飛直劈而下。張飛聽到暴喝,知情有變,順勢抓住蛇矛橫舉拒敵。只可惜,這一下來的匆忙,沒運好力氣,被黃忠全力一刀劈在蛇矛上,將整個人震的「噔、噔、噔」連退數步,一屁墩坐在地上,起了兩回,愣是沒起來。若是黃忠趁此機上前取張飛性命,豈非易如反掌?黃忠當然不可能這個時候宰了張飛,而是以刀拄地,喘息不停,顯然也已經到了極限。

比武至此,勝負已分,然而現場卻鴉雀無聲,好像大家都還沒緩過神來。剛才你們拼了二百多招,連毛驢都累得快趴了窩了,卻是一直難分高下,現在怎麼大家連眼睛都沒敢眨,那個黑臉的大毛栗子就坐在地上不起來了呢?沒看清啊,難道是他腳抽筋?

「翼德悍勇,忠,平生僅見。」

好不容易倒過來兩口氣,黃忠一邊兒說,一邊兒朝著張飛走去,將他從地上拉起來。

張飛又擦了一把臉上的汗水,顧不得拍拍屁屁上的灰塵,連忙回道:「老……漢升兄武力絕倫,在下也是萬分佩服,佩服。」

粗話的,張飛一敗,竟然變的斯文客氣起來了。白臉的時候不客氣,單等黑臉的時候才客氣,你娃也算是行事出人意表啊。

直到高順宣布,黃忠獲勝,現場才爆發出熱烈的歡呼,幸虧操場沒房頂,否則非得被圍觀群眾呼塌不可。

黃忠、張飛一起向點將台這邊走來,關羽、太史慈則在歡呼聲中走向場中,準備開始第二場比武,此刻二人心中也是各有所想。

關羽想的是,不管他們打的有多精彩,老三終歸是輸了,如果自己這一場再輸掉的話,不僅是今天栽了面兒,往後自己三兄弟也不用在洛陽混了。

太史慈卻想的是,黃忠已然獲勝,如果自己敗落,不管下一場黃忠是勝是敗,起碼都比自己強,那自己也就沒資格與黃忠相爭學霸之位了,分配的時候,是不是軍職也會比學兄低,也會不那麼重要?

所以,二人都存了爭競之心,一上場便猛打猛殺,毫不留手,激烈程度絲毫不亞於黃忠、張飛的比拼。

…………

話說黃忠與張飛來到點將台上,向劉漢少回報復命。張飛倒不扭捏,坦然向劉漢少說道:「陛下,俺輸了。」

劉漢少和稀泥,笑著說道:「都是自己兄弟,什麼輸啊贏的?沒事,沒事。翼德的勇猛,大家還是有目共睹的。」

張飛沒搭理劉漢少的好心好意,反而又向著高順說道:「高教官,你們北邙軍校果然厲害,俺老張連你的學生也打不過。」

到了此時,高順也不可能再與張飛置氣,坦言說道:「這個學生,我也打不過。」

黃忠聞言,有些不好意思,連忙說道:「教官謬讚,學生不敢當。」

然而,張飛和高順居然也都沒搭理黃忠,那倆人顯然是要湊到一塊,準備大聊特聊了。

只聽張飛好奇地問:「你也打不過漢升兄?那你是如何做教官的?」

又聽高順苦笑著說:「這裡是軍校啊,學的不是打架鬥狠。我只希望,從這裡走出去的學生都能給明白,什麼是真正的軍人。」

唉……我說,你們不把哥這個皇帝放在眼裡也就算了,怎麼人家黃忠也尬在一邊,插不上嘴呢?到底誰贏誰輸了?

眼看著張飛還要再問,劉漢少搶先說道:「漢升哪,翼德可是天下少有的猛士,你能戰而勝之,足見功夫了得啊!」

一旁的楊修腦門黑線,差點說出來:漢少,您不是一直希望他們瞎嗶嗶,別打架的么?怎麼這話聽著像挑事似的?

黃忠連忙說道:「學生不敢當校長稱讚,能夠僥倖贏得半式,其實都是翼德賢弟心懷善意,相讓於我罷了。」

雖然典韋先前就看出了黃忠取勝,但是也不知道他究竟尋到了張飛什麼破綻,旁人就更不用提了。此時聽黃忠如此一說,眾人紛紛感到好奇,又聽張飛說道:「漢升兄,俺可沒有讓你,輸就是輸了,俺老張輸的起。」

劉漢少可不覺得黃忠說的只是客套話,雖然這種級別的比武,他也只有看看的份兒,但是擋不住學渣也有好學之心……好吧,是好奇之心。於是,劉漢少代眾人問道:「漢升說說,翼德是如何相讓於你的?」

黃忠瞅了瞅張飛,張飛自己也懵圈,小眼神的意思是在說:陛下讓你說,那你就說說唄,好讓俺也知道知道自己咋就輸了。

「報告校長,學生與翼德馬戰之時,發現翼德臉色越來越黑,竟是流汗頗多之故。後來馬力不濟,翼德卸甲,我便乘機邀翼德步戰,且並未卸甲。著甲步戰,耗費體力頗巨,我想翼德一定想到了此處,所以上來便強攻猛伐,意圖儘快耗盡我之體力。翼德賢弟,不知愚兄說的可對?」

張飛實誠地點了點頭說道:「漢升兄說的不錯,俺老張就是這麼想的。可沒想到你老……你漢升兄的力氣竟然如此綿長。」

劉備也忍不住了,好奇地問道:「如此說來,我三弟是看出了漢升兄的破綻,想要搶佔先機才對,為何漢升兄卻又說是我三弟善意相讓?」鍦ㄦ洿鏂頒腑錛岃紼嶅悗鍒鋒柊鏌ョ湅錛鍦ㄦ洿鏂頒腑錛岃紼嶅悗鍒鋒柊鏌ョ湅錛鍦ㄦ洿鏂頒腑錛岃紼嶅悗鍒鋒柊鏌ョ湅錛鍦ㄦ洿鏂頒腑錛岃紼嶅悗鍒鋒柊鏌ョ湅錛鍦ㄦ洿鏂頒腑錛岃紼嶅悗鍒鋒柊鏌ョ湅錛鍦ㄦ洿鏂頒腑錛岃紼嶅悗鍒鋒柊鏌ョ湅錛 第371章公孫瓚陣斬蹋頓

……………………………………

人的名,樹的影,「白馬將軍」可不是隨便叫叫的。假如蹋頓一上來便看到這些白馬,也許就不會這麼衝動,可是此時軍力已疲,除了有些害怕之外,竟然還有許多憤怒。

就是這群騎白馬的,曾經橫行霸道,逮著我們這些人猶如牲畜,肆意殺戮。後來首領打敗過他們一次,是硬生生耗盡了他們的糧食、箭矢,才打敗的。原本以為關內的漢人四處作亂,我們烏桓人可以活的輕鬆一些,可是一不小心,這些白馬便又出現在了白狼城,難道我蹋頓將來也要卑躬屈膝,被他們使如僕役?

不,這可不是我想要的!

心腹大將速仆丸大喝道:「蹋頓快走,我來擋住他!」

「放屁!」

蹋頓怒罵一聲,高喝道:「我烏桓勇士,何懼於敵?兄弟們隨我殺呀!」

隨即竟然提刀向公孫瓚殺去!

見此情形,速仆丸也只得大喝:「兄弟們,殺呀!」

然後率軍隨蹋頓一起向公孫瓚衝來。

公孫瓚在文則與白馬義從的左右護衛之下,手持長槊,上下翻飛,方圓幾丈之內,凡人近不得身。之後又有單經、王門,張吉、孫伉等人引三千鐵騎緊隨而來。面對著一群累半死的烏桓精銳,展開了猶如搶收麥子一般的屠殺。

太恐怖了,這幫騎白馬的用槍捅人還不算,人人手裡都拎著刀啊,見人就劈,見腦袋就剁,有時候明明看著那個兵士好像手裡沒東西,可是從身邊躥過去,就把肚子給劃開了。

沒錯,這就是文聘給公孫瓚配備的新式馬刀,雖然數量不多,也足夠他裝備白馬義從了。除此之外,還有許多棉衣與軍糧。嚴綱、公孫范為什麼也能來的這麼快?就是兵士們人人背著炒麵、煎餅,一路急行軍,二三百里的山中之路,沒五六天就趕到了。

蹋頓果然勇武,與公孫瓚對沖交手之後並沒受損傷,甚至還把後邊衝過來的張吉給斬殺了,但是等蹋頓衝過漢軍的鋒陣,回過頭來一看,差點沒哭。倒在地上的絕大多數都是烏桓人,自己手下的小將、首領死了好幾個,而漢軍並未就此打住,還在不停地來回絞殺。都說一漢抵五胡,自己一直不肯相信,現在看來,七八胡也不止啊。無奈之下,蹋頓只得收兵退走,而事實上,在此之前便有很多人已經開始潰逃了。

…………

蹋頓退兵,並沒有遠走,而是在白狼城以東的山腳下紮下營地,與白狼城遙遙對峙。公孫瓚並沒有入城,順著白狼水,在白狼城西南又立一小營,如此一來,只要蹋頓想攻擊白狼城,公孫瓚便可繞城而出,攻擊烏桓人。若是蹋頓想要先對付公孫瓚,卻又會同時受到城裡城外的攻擊。更重要的是,公孫瓚還守住了身後的山口,那是鄒丹與公孫越來時的必經之路。

三日後,丘力居親率烏桓大軍六萬,趕了過來,使得烏桓兵力陡然增至七萬餘人,比公孫瓚多十倍不止。好在這三天里,嚴綱與公孫范督促著兵士,加緊修繕城池,使白狼城看上去堅固不少,而城南又與白狼水相對,中間通道不足百丈,烏桓人即便兵多,想要大規模攻擊公孫瓚也排不開陣勢。

蹋頓哭著向丘力居請罪,言說自己無能,吃了敗仗。丘力居並沒有責怪,反而安慰一番,鼓舞士氣。

既然對面是公孫瓚,丘力居拼了老命也要與他戰到底。聽回報說,公孫瓚的兵馬並不多,而且沒什麼輜重,再看公孫瓚所擺出的陣勢,丘力居料定後邊還會有兵馬援軍,至少也是糧草運輸。於是,當即下令,命速仆丸率五千兵馬,沿小路北上,繞山而走,轉到公孫瓚身後阻截援軍,與此同時,命蹋頓率軍猛攻白狼城,以吸引公孫瓚的注意。

戰鬥剛一爆發便慘烈無比,烏桓人好像瘋了一般,不要命地沖向白狼城。公孫瓚迅速出兵應援,從城西南殺到城西北,然後掉回頭再殺一遍。可是不行,烏桓人太多了,一輪一輪的往上沖,打退一撥,又上一撥,好像存心要把公孫瓚累死似的。

後來,三千鐵騎實在扛不住了,公孫瓚只得將兵馬一分為三,輪流上陣;再後來,白馬義從也扛不住了,只得也一分為三。可是,公孫瓚不是鐵打的,也快要扛不住了。

沒錯,丘力居就是想著,累也要累死公孫瓚!

與上一次交戰不同,上一次公孫瓚孤軍深入,沒有後援,自己卻有大把的時間與兵力,慢慢圍困,消耗公孫瓚。怎料在當時那樣的危局下,還是讓公孫瓚逃了。

這一次公孫瓚可不是一個人來的,雖然濱海道那一路兵馬,到目前為止,看起來只是佯攻,但是公孫瓚也絕非主力。能將公孫瓚作為先遣一卒使用,足見漢人朝廷這一次對關外是下了多大的決心。

丘力居從一開始便沒想過能夠獲得最後的勝利,相反,若不是有公孫瓚,也許他會直接派人向朝廷請降。反正打不過就投降,降了也還是在自己的地盤上,該牧馬牧馬,該放羊放羊,這種事情他們早就習以為常了。但是丘力居不能向公孫瓚投降,他們公孫家就沒一個好東西,何況自己與公孫瓚還有宿怨,烏桓人落到他手裡,非得死絕了不可。

所以,丘力居前後帶來八萬兵馬,目的就只有一個,搞死公孫瓚!

用八萬人來給公孫瓚陪葬,換回部族一條活路,還有兒子的首領之位,丘力居覺得很值。畢竟搞死公孫瓚,能夠使漢人朝廷也重看烏桓一眼,屆時自己只需送上腦袋請罪,為了平息戰事,漢人朝廷必然會行安撫之策,他們慣用這種手段,烏桓人也習慣了這種手段。

至於蘇仆延會不會威脅樓班的首領之位,丘力居一點也不擔心,因為他相信漢人寧願養一隻小狼崽子,也不願意養一隻已經呲著獠牙學會咬人的老狼。當然了,除他之外,還應該有一個人給公孫瓚陪葬。

望著朝自己奔來的從子蹋頓,丘力居心中露出一絲殘忍的微笑。

「大人,大人!不能再沖了!族人們死傷的太多了!孩兒……孩兒怕再打下去,軍心潰散,到那個時候,我們就真的沒辦法了。」

望著眼前渾身浴血,氣喘吁吁的蹋頓,丘力居溫和地說道:「蹋頓,我的孩子,我也知道你很累,可是我們沒有多餘的時間了。只要漢人的援軍一到,我們就再也沒機會打敗公孫瓚了,到那個時候,我們烏桓人只能在他的馬蹄、長槊下哀嚎、掙扎,卻還是會被他殘忍地殺死!」

看著蹋頓眼神中漸漸冒出火焰,丘力居復又問道:「蹋頓,記不記得幾日之前,你對我說過什麼?你說要我再多給你一些兵馬,你必然能將公孫瓚趕回關內。現在,你有多於敵人十倍的兵馬,能不能把公孫瓚的頭……給我拿回來?」

「能!」

蹋頓憤怒地一聲嘶吼,轉身上馬,又向白狼城下衝去。

…………

公孫瓚人不卸甲,馬不卸鞍,已經打了快整整一天了。一點不誇張地說,現在騎馬衝到白狼城下,每一腳都會踩到人身上。被踩之人也許並未死去,可能會發出一聲哀嚎,甚至扭動幾下身體,但是,一切都無濟於事,沒有誰會來拯救他,他只能等血慢慢流幹了,或者有誰肯好心地給他補上一刀。

烏桓人又上來了,正在拿著水囊拚命喝水的公孫瓚順勢向臉上傾倒了一些,洗去血污,大聲喝道:「兄弟們!誰願隨我,再戰賊虜?」

文則、單經等人高聲喝道:「願隨主公再戰!」

然後,更多的人齊聲喝道:「願隨主公再戰!願隨主公再戰!願隨主公再戰!」

這聲「兄弟們」,是公孫瓚跟著漢正軍學的,此時喊來,果然氣勢非凡,而麾下眾將、兵士,更是齊心協力。算上白馬義從,原本公孫瓚有三千餘騎,只是烏桓人的攻擊太過綿密,不得不分成三個攻擊梯隊,後來重新整合兵馬,就變成了兩個,而現在……

「各人不得勉強,力竭者在此休憩,力復者隨我出戰!」

公孫瓚挺槊在前,再一次衝出小營,白馬義從與兵將們緊隨其後,殺向白狼城下。然而剛一出小營,迎面便殺來一支烏桓兵馬,好像是專門來堵公孫瓚的,為首之人正是蹋頓。

仇人見面,分外眼紅,公孫瓚與蹋頓二話不說,打馬便斗在了一處。

話說公孫瓚這桿長槊,雖然不如關羽的偃月刀那般沉重,但是也不輕巧,僅僅是槊鋒便有兩三尺長,猶如一柄大寶劍,又似一根鋼鞭,背厚刃也厚,偏偏厚刃在巨力的催動之下,一樣的鋒利無比,橫掃如刀,直刺如槍。此刻在公孫瓚手中上下翻飛,與蹋頓的大刀硬磕硬碰,也是絲毫不懼。

二人原本已是疲憊不堪,相鬥了三十餘合之後,突然,蹋頓似是力有不濟,長刀與公孫瓚對碰之後,竟然向外飛轉,險些脫手。儘管蹋頓死死地攥住了刀柄,此時胸前卻是空門大開,公孫瓚又怎肯放過這等良機?奮力將手中長槊向前猛然一慣,直接透胸而出,蹋頓竟然掛在了公孫瓚的槊鋒之上。而後,公孫瓚口中一聲大喝,兩膀較力,揮起長槊,竟將蹋頓凌空甩了出去…… 第372章牽招現身白狼城

……………………………………

蹋頓死了,如果公孫瓚再死掉的話,丘力居此戰的目的便已達成,只不過今天太晚了,無法再戰,況且,隨著蹋頓之死,烏桓軍的氣勢也已跌到了谷底。仗打到這一步,兩軍還沒有出現潰敗,其實拼的都是領軍之人的個人威望。

公孫瓚自不必說,白馬將軍之名,威震邊塞,身邊又有從弟公孫范以及關靖、嚴綱、文則、單經這樣追隨多年的部屬。

而丘力居自也不虛,帶著烏桓族人在漢人、東胡人、扶餘人、高句麗人之間,或拼殺,或聯合,夾縫中求生、壯大,能夠總攝烏桓諸部幾十年,積威已久,即便是蘇仆延、蹋頓心中有再多不滿,也不敢當面說一個「不」字。

…………

改編劉虞部下原有的幽州軍之後,文聘著實發了一筆財,當然,這個「財」可不是說黑山軍抄回來多少東西,而是指馬匹。以前文聘手下只有一個滿編騎兵旅,還是二哥接濟過來的,其他部隊的騎兵得到團、營,甚至是連一級里去找。

而這一次改編原有幽州軍,又或攻打或收降了代郡、上谷、右北平等地的烏桓胡虜,除了擴充兩個師之外,最大的收穫就是馬匹。如今第四軍的每個師至少都有一個騎兵旅,而軍屬警衛旅也是人人有馬,如此還不算完,文聘甚至還給張燕的黑山軍送去了幾千匹,也算是對人家幫忙摟錢的一點謝意。
Свернуть

Уважаемые пользователи! Администрация сайта «Реальные отзывы» убедительно просит предоставлять конкретные факты (номер, дату заказа и проч.), чтобы мы не сочли ваш отзыв наговором конкурентов. Благодарим за понимание. Не подкрепленные фактами отзывы будут удаляться как неинформативные.

Оставить отзыв

Имя (обязательно):
Электропочта (не обязательно):

негативный отзыв нейтральный отзыв положительный отзы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