Сайты » Онлайн магазины » Мебель, посуда, домашняя утварь
Прочее » Шпионские штучки

屠田田的這顆少女心,想想剛才自己在酒吧給人打,現在陳浩卻在家門口等了這麼久。

  • Дополнительно:
一下子就給觸動了。

「我是一個人住,你覺著你一個大男人,半夜進我家喝水合適嗎?」

「嗯也對,太合適了,省的給人誤會。」

「陳浩你……」屠田田猛的提高聲音,差點兒都沒給他逗笑,感覺陳浩好像也沒那麼討厭。

但正是因為這樣,她才更不能和陳浩做這筆生意。

可她哪裡又知道。

陳浩之所以不肯走,還故意開著玩笑緩和氣氛,是看她喝了酒還渾身是傷,不忍心對蘇墨雪的堂妹仍下不管啊。

反正不管怎麼說吧。

他連說帶騙的,還是跟屠田田進了家門。

她家很大,燈光也很亮。

陳浩站在茶几旁邊,看她坐在沙發上看電視,才看清她傷的比自己想象的還要嚴重。

先不說別的,但就是白天還精緻的臉頰,現在都淤青了好幾塊兒。

「你給人打了?」

「沒有。」

「還說沒有,臉都腫成這樣了,誰打的你跟我說!」

他這話一出口。

屠田田心頭頓時一暖,蹭的從沙發上站起來,就再也控制不住了眼淚。

「給你說?給你說有什麼用,要不是你帶走莉莉,我能去酒吧喝酒嗎?」

「你知不知道,如果莉莉不代言我們公司的產品,我們公司用不了一個禮拜就很有可能會倒閉!」

「這麼大、這麼大一個公司,林城多少人都曾羨慕過,現在說倒閉就倒閉了……」

「明天讓跟給你簽合同。」陳浩脫口說了出來。

好一會兒。

屠田田都沒有出聲,她淚眼汪汪的看著陳浩,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你等我,等到現在,就是為了說這個?」

「誰讓你是我老婆的堂妹呢。」陳浩說完笑了。

他說的是實話。

儘管陳浩感覺著,年小麗代言一個公司的產品,就能挽救一個公司挺不靠譜的。

但他現在,只關心一件事情。

「蘇爺,讓咱倆做什麼生意?」陳浩看著她眼睛,一顆心好奇到了極點。 「真難……」趙信默默的說了一句,心中雖然已經開始有些煩躁了,不過自己也沒有任何辦法,畢竟在這裡可不能像是在小洞天那樣隨意動手了,畢竟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嗯?」就在趙信想要東奔西跑的時候,忽然看到了一個熟悉的身影,微短有些颯爽的頭髮,乾淨利落的衣裳,還有那一張略顯戒備的臉。

「杞若水?」趙信輕輕地喊了一聲,那個人將頭轉了過來,和趙信對視上了。

「趙信?」看到趙信之後,對方略顯欣喜,輕快的小跑過來,到了趙信的身邊。

杞若水和自己上次離開之前並沒有太多的變化,只不過臉上的表情較為豐富了許多,可見來到了大荒界還是要讓她比較歡喜的。

「你……怎麼也來了?」剛看到趙信的時候,杞若水楞了一下,畢竟趙信的變化還是蠻大的,幸好兩個人也算的上熟悉了,所以她還是認了出來。

趙信隨意的攤了下手「都能把你送出來,我怎麼就出不來呢?看你的樣子好像日子過的還算不錯啊?」。

杞若水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一笑,輕聲說道:「還可以吧? 帝少99億奪婚:盛寵,小新娘! 既然已經回來了,為什麼不回聯盟中呢?」。

被對方一語道出了自己的尷尬,趙信一時呃語,最後還是輕語說了出來「我找不到妖族聯盟在哪裡了?」,因為兩個人的關係,趙信也沒有太過於隱藏自己。

「找……找不到了?」杞若水有些不可置信的看著趙信,畢竟這樣的話從趙信手中說出來實在是太不可思議了,就像是一個人突然說找不到自己一手蓋起來的家一樣,可信度實在是太低了。

「當然……」趙信輕輕一笑,盡量讓對方相信自己所說的話。

婚謀不軌:臺長,錯情蝕骨 「好吧」杞若水一臉的挫敗,趙信都已經說出這樣的話,自己自然沒有什麼好說的了,朝趙信一揮手「那你跟我走吧,我正好也要回去,不過說真的,我還是要謝謝你。原本我剛到這裡的時候無依無靠的,但是在找到妖族聯盟並且提到你的時候,的確要好了」。

「是嗎?」趙信並不是什麼居功自傲的人,但是在聽到杞若水的誇獎還是有些興奮的,只是沒有表達出來而已。

「嗯」杞若水看了趙信一眼,頓了一下,隨即說道:「其實有些話我本來不想說的,特別是你剛來這裡,你也知道我不是什麼挑撥離間的人,可我還是覺得……」。

看著杞若水這欲言又止的樣子,趙信是輕拍了對方的肩頭一下,給以安慰「有什麼話你就說吧,別這樣磨磨唧唧的了,這也不像是你的風格啊」。

「咯咯……」不得不說,趙信這半開玩笑的話確實讓杞若水釋懷了許多,雖然兩個人並不是那種可以推心置腹的朋友,但是在一個陌生的世界中,兩個人的關係還是增進了許多,杞若水也就放開了。

「既然你都這麼說了,那麼我也就不隱瞞了,我來到這裡的確很受照顧,可這個照顧是花軍事,也就是你當初說的那個花一步。可是另一個你所說的魔扎部長,卻對我有些不友善,不過我這可不是要跟你抱怨什麼的,只是想給你提一個醒兒,以免你到時候吃了虧」。

看著杞若水認真的樣子,趙信微微蹙起眉頭,關於花一步和魔扎這兩個人趙信還是很了解的,就算是如杞若水所說,魔扎也不可能會那樣對待魔扎,畢竟關於魔扎的品行自己還是有自信的。

「你說的部長是什麼意思?」趙信轉過頭,對杞若水問道,自己已經離開這裡太久了,想要重回到大荒界中,特別是妖族聯盟還是要懂得一點事情的,至少不能一問三不知,打好提前量可是一個標準。

可能是想到了趙信會問出這個問題,杞若水信首說道:「就知道你會問,這還要從三年前妖族聯盟來到大荒界開始說起,那個時候我還沒有來,不過也聽說了這件事情。當初亞妖族聯盟是在黃界發展起來的,後來因為越做越大,也就進軍到了大荒界,從這一點我還要說你的眼光確實不錯,花軍事不僅頭腦夠用,也很有魄力,在大荒界摸爬滾打終於站穩了腳跟,並且在大荒界有了自己的一席之地」。

「這小子做的還不算太賴……」趙信輕輕的回了一句,靜靜地等待著杞若水的下文。

「當然不賴了,就在妖族聯盟剛剛撤出黃界,轉戰大荒界的時候,鬼族也開始動作了。關閉了傳送陣半個月有餘,待傳送陣再次打開的時候,大家才得知鬼族砸在這短短的半個月時間,居然屠殺了黃界所有異性族氏。當時給出的理由就是這些人要破壞黃界的平衡,以下犯上,當然這也就是一個由頭,畢竟到底如何已經無處去追查了」。

「接下來就是三界對黃界展開反攻了吧?」聽到這裡趙信也能想到如今形勢的變換到底是怎麼回事了,微微一笑。

「沒錯,正因為這件事引起了其他三界的憤怒,不過說是三界,其實主要戰鬥力還是妖族和人族,畢竟現在魔族餘孽蚩尤復活的消息已經傳出來了,魔族自己內部的事情都難以解決呢,更沒有什麼心情去關注黃界的事情,再說這次黃界的大屠殺對鬼族的影響是最小的。不過也正因為這件事,讓妖族聯盟的首腦,也就是花軍事名聲鵲起,對於黃界的事情上妖族聯盟更是沖在第一線,所以因此受到了很多人的追捧」。顯然,杞若水也是越說越心動,已經開始手舞足蹈了。

趙信適時的攔住了「發瘋」的杞若水,心平氣和的說道:「你還是沒有跟我講部長到底是什麼東西?」。

「呃……」似乎也發現自己有些得意忘形了,杞若水一臉的尷尬,穩定了情緒后回道:「因為這樣,所以加入妖族聯盟的人也越來越多,而這個時候起,妖族聯盟的分佈也更大了,除了軍師和元老之外,剩下的人組成了數個部,有戰鬥部,後勤部,支援部,斥候部……而每個部都分為數個,魔扎就是這其中一個戰鬥部的部長,而我則是他部下的一員」。

「哦?」趙信頓時來了興緻,看著杞若水,再想著她之前的話,陷入了沉思之中。 「今天天氣不錯,但願能發生個好事!」

陳浩從車上走下來,看著漫山遍野的茶山,蔥蔥鬱郁的還有藍天白雲,真就是個好地方。

這個地方,他是第一次過來,也是昨天晚上屠田田約她過來的地方。

昨天晚上。

他在屠田田的家裡,追問蘇爺要讓她和自己做什麼生意,屠田田當時沒有正面回答……

「姐夫,咱們是來買茶葉的嗎?」

「可以順便買點。」陳浩看蘇菲菲乖巧的站在旁邊,拿手摸摸她腦袋笑了。

這時。

甄爽拎著手包,站在旁邊意識到了點什麼。

「陳總,不會是屠總約你過來的吧?」

「也算不上約。」陳浩猶豫了一下,抬頭看她眼睛道,「這個茶山,是昨天屠田田給我的地址。」

「她說要是想知道菲菲的父親,讓她和我做什麼生意,就讓我今天來這個地方。」

蘇菲菲一聽,就輕嗯的一聲,快速掏出了手機。

「小祖宗,你要幹嘛?」陳浩伸手搶過了她的電話。

「哎呀姐夫,你快把手機還給人家,我要給老爸打電話,給你介紹生意還這麼神秘!」

「二小姐不合適。」甄爽無奈的看她道。

「甄爽說的不錯。」陳浩拿手摸上她腦袋,「菲菲,工作上的事情,你不能參與。」

「你爸爸這樣做,肯定有這樣做的道理,放心吧我能應付的了。」

蘇菲菲沒再出聲。

她嘟著個小嘴,從陳浩手裡拿回電話,就墊著腳尖往路口瞄。

「麗麗姐不會迷路了吧,怎麼到現在都還沒過來?」

「二小姐不會的,地址都是屠總給你姐夫的,現在麗麗去接屠總,要是迷路就太過分了。」

甄爽說完笑了。

陳浩沒出聲,因為甄爽說的這些都對。

其實一開始,他也沒想讓年小麗去接屠田田,還是甄爽提醒自己說是年小麗,如果能幫屠田田的公司度過這個難關。

那以後屠田田公司的代言,基本就能給年小麗壟斷了,對年小麗將來的事業發展只能有好處。

他當時想想也是,所以才讓年小麗去接屠田田,給倆人加深一次感情的機會,就是……

「屠總這麼大一個公司,怎麼就會瀕臨倒閉呢?」

說這話的是甄爽。

陳浩看她一眼,心想我還想知道呢,可屠田田昨天只是說今天來這個茶山見面。

一分鐘。

兩分鐘。

在偷偷的溜走著,但年小麗和屠田田的身影,卻始終都沒有在路口出現。

反正閑著也是閑著。

陳浩就給蘇菲菲,還有甄爽倆人陪著,在這茶山逛了起來。

今天的天氣很好。

陽光燦爛的,天上沒有雲,一片賞心悅目的湛藍。

頭頂雖然掛著個挺大的太陽,但身邊有風,夾帶著一陣陣茶園的清香,真可謂是江山如畫。

就這個茶山,滿山遍野的飄著茶香,還有一個個採茶的姑娘點綴其中。

都可以當成旅遊景點了。

而在他身邊,一直調皮的蘇菲菲,還有穩重的甄爽,就成了今天唯一的遊客。

「呵呵,好美啊!」蘇菲菲跑在前面,仰頭擁抱著天空咯笑道。

「二小姐,你別往前跑了,咱們一會兒還得回去。」

「甄爽,你看出來了嗎?」陳浩兩手朝著褲兜,走在茶園的小路上,扭頭看她道。

這時。

甄爽輕嗯了聲,恍然明白了陳浩的意思。

「陳總,你是說屠總把咱約到茶園,是要做茶葉生意?」

「我名下的公司,好像沒有茶葉生意的吧?」

「當然沒有!你名下的公司要麼是地產,要麼是娛樂行業,跟茶葉生意都完全不沾邊兒的。」

找個好漢做情人 甄爽偷偷看陳浩一眼,就給無奈的笑了。

陳浩都到現在了,竟然還不清楚他名下的公司,都是具體做什麼的。

可誰又能想到,他才年紀輕輕20多歲,就已經是好幾個大公司的老闆呀!

「甄爽,你說有沒有一種可能,蘇爺在拿我開玩笑?」

「不可能。」甄爽回答的很篤定,「我雖然不了解蘇爺,但他這麼一個大人物,應該不會開這種低級的玩笑。」

「更何況屠總約你來這裡,不就是和蘇爺的同胞弟弟有關係嗎。」

「可這茶葉,跟犯罪證據能有什麼關係!」陳浩深吸一口氣,就緊緊皺上了眉頭。

他真的想不通。

一點兒都想不通,看著滿眼遍野的茶園,眼前突然一亮……

「答案來了!甄爽你去前面追菲菲。」陳浩拿手拍拍她肩膀,朝左手邊緊走了過來。

因為。

左手邊茶園的田埂上,正沖他這邊走過來兩個女孩子。

走在前面的女孩子,個頭不高不低,穿一身黑色落地長裙,還戴著個很誇張的墨鏡。

她自然是屠田田,年小麗跟在她後面。

但和屠田田不同的是。

年小麗身穿一件白色連衣裙,文文靜靜就像一朵白茶花,和屠田田的高貴典雅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陳大哥!」

「麗麗,別跑小心摔倒。」陳浩看穿著高跟鞋,在田埂上朝自己小跑,就有點隱隱的擔心。

說來也巧了。

她這麼朝自己跑過來的時候,剛好幾縷陽光照在她側臉上,簡直堪稱完美。

而隨後跟過來的屠田田,在年小麗的完美跟前,就只能說是精緻了。
一下子就給觸動了。

「我是一個人住,你覺著你一個大男人,半夜進我家喝水合適嗎?」

「嗯也對,太合適了,省的給人誤會。」

「陳浩你……」屠田田猛的提高聲音,差點兒都沒給他逗笑,感覺陳浩好像也沒那麼討厭。

但正是因為這樣,她才更不能和陳浩做這筆生意。

可她哪裡又知道。

陳浩之所以不肯走,還故意開著玩笑緩和氣氛,是看她喝了酒還渾身是傷,不忍心對蘇墨雪的堂妹仍下不管啊。

反正不管怎麼說吧。

他連說帶騙的,還是跟屠田田進了家門。

她家很大,燈光也很亮。

陳浩站在茶几旁邊,看她坐在沙發上看電視,才看清她傷的比自己想象的還要嚴重。

先不說別的,但就是白天還精緻的臉頰,現在都淤青了好幾塊兒。

「你給人打了?」

「沒有。」

「還說沒有,臉都腫成這樣了,誰打的你跟我說!」

他這話一出口。

屠田田心頭頓時一暖,蹭的從沙發上站起來,就再也控制不住了眼淚。

「給你說?給你說有什麼用,要不是你帶走莉莉,我能去酒吧喝酒嗎?」

「你知不知道,如果莉莉不代言我們公司的產品,我們公司用不了一個禮拜就很有可能會倒閉!」

「這麼大、這麼大一個公司,林城多少人都曾羨慕過,現在說倒閉就倒閉了……」

「明天讓跟給你簽合同。」陳浩脫口說了出來。

好一會兒。

屠田田都沒有出聲,她淚眼汪汪的看著陳浩,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你等我,等到現在,就是為了說這個?」

「誰讓你是我老婆的堂妹呢。」陳浩說完笑了。

他說的是實話。

儘管陳浩感覺著,年小麗代言一個公司的產品,就能挽救一個公司挺不靠譜的。

但他現在,只關心一件事情。

「蘇爺,讓咱倆做什麼生意?」陳浩看著她眼睛,一顆心好奇到了極點。 「真難……」趙信默默的說了一句,心中雖然已經開始有些煩躁了,不過自己也沒有任何辦法,畢竟在這裡可不能像是在小洞天那樣隨意動手了,畢竟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嗯?」就在趙信想要東奔西跑的時候,忽然看到了一個熟悉的身影,微短有些颯爽的頭髮,乾淨利落的衣裳,還有那一張略顯戒備的臉。

「杞若水?」趙信輕輕地喊了一聲,那個人將頭轉了過來,和趙信對視上了。

「趙信?」看到趙信之後,對方略顯欣喜,輕快的小跑過來,到了趙信的身邊。

杞若水和自己上次離開之前並沒有太多的變化,只不過臉上的表情較為豐富了許多,可見來到了大荒界還是要讓她比較歡喜的。

「你……怎麼也來了?」剛看到趙信的時候,杞若水楞了一下,畢竟趙信的變化還是蠻大的,幸好兩個人也算的上熟悉了,所以她還是認了出來。

趙信隨意的攤了下手「都能把你送出來,我怎麼就出不來呢?看你的樣子好像日子過的還算不錯啊?」。

杞若水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一笑,輕聲說道:「還可以吧? 帝少99億奪婚:盛寵,小新娘! 既然已經回來了,為什麼不回聯盟中呢?」。

被對方一語道出了自己的尷尬,趙信一時呃語,最後還是輕語說了出來「我找不到妖族聯盟在哪裡了?」,因為兩個人的關係,趙信也沒有太過於隱藏自己。

「找……找不到了?」杞若水有些不可置信的看著趙信,畢竟這樣的話從趙信手中說出來實在是太不可思議了,就像是一個人突然說找不到自己一手蓋起來的家一樣,可信度實在是太低了。

「當然……」趙信輕輕一笑,盡量讓對方相信自己所說的話。

婚謀不軌:臺長,錯情蝕骨 「好吧」杞若水一臉的挫敗,趙信都已經說出這樣的話,自己自然沒有什麼好說的了,朝趙信一揮手「那你跟我走吧,我正好也要回去,不過說真的,我還是要謝謝你。原本我剛到這裡的時候無依無靠的,但是在找到妖族聯盟並且提到你的時候,的確要好了」。

「是嗎?」趙信並不是什麼居功自傲的人,但是在聽到杞若水的誇獎還是有些興奮的,只是沒有表達出來而已。

「嗯」杞若水看了趙信一眼,頓了一下,隨即說道:「其實有些話我本來不想說的,特別是你剛來這裡,你也知道我不是什麼挑撥離間的人,可我還是覺得……」。

看著杞若水這欲言又止的樣子,趙信是輕拍了對方的肩頭一下,給以安慰「有什麼話你就說吧,別這樣磨磨唧唧的了,這也不像是你的風格啊」。

「咯咯……」不得不說,趙信這半開玩笑的話確實讓杞若水釋懷了許多,雖然兩個人並不是那種可以推心置腹的朋友,但是在一個陌生的世界中,兩個人的關係還是增進了許多,杞若水也就放開了。

「既然你都這麼說了,那麼我也就不隱瞞了,我來到這裡的確很受照顧,可這個照顧是花軍事,也就是你當初說的那個花一步。可是另一個你所說的魔扎部長,卻對我有些不友善,不過我這可不是要跟你抱怨什麼的,只是想給你提一個醒兒,以免你到時候吃了虧」。

看著杞若水認真的樣子,趙信微微蹙起眉頭,關於花一步和魔扎這兩個人趙信還是很了解的,就算是如杞若水所說,魔扎也不可能會那樣對待魔扎,畢竟關於魔扎的品行自己還是有自信的。

「你說的部長是什麼意思?」趙信轉過頭,對杞若水問道,自己已經離開這裡太久了,想要重回到大荒界中,特別是妖族聯盟還是要懂得一點事情的,至少不能一問三不知,打好提前量可是一個標準。

可能是想到了趙信會問出這個問題,杞若水信首說道:「就知道你會問,這還要從三年前妖族聯盟來到大荒界開始說起,那個時候我還沒有來,不過也聽說了這件事情。當初亞妖族聯盟是在黃界發展起來的,後來因為越做越大,也就進軍到了大荒界,從這一點我還要說你的眼光確實不錯,花軍事不僅頭腦夠用,也很有魄力,在大荒界摸爬滾打終於站穩了腳跟,並且在大荒界有了自己的一席之地」。

「這小子做的還不算太賴……」趙信輕輕的回了一句,靜靜地等待著杞若水的下文。

「當然不賴了,就在妖族聯盟剛剛撤出黃界,轉戰大荒界的時候,鬼族也開始動作了。關閉了傳送陣半個月有餘,待傳送陣再次打開的時候,大家才得知鬼族砸在這短短的半個月時間,居然屠殺了黃界所有異性族氏。當時給出的理由就是這些人要破壞黃界的平衡,以下犯上,當然這也就是一個由頭,畢竟到底如何已經無處去追查了」。

「接下來就是三界對黃界展開反攻了吧?」聽到這裡趙信也能想到如今形勢的變換到底是怎麼回事了,微微一笑。

「沒錯,正因為這件事引起了其他三界的憤怒,不過說是三界,其實主要戰鬥力還是妖族和人族,畢竟現在魔族餘孽蚩尤復活的消息已經傳出來了,魔族自己內部的事情都難以解決呢,更沒有什麼心情去關注黃界的事情,再說這次黃界的大屠殺對鬼族的影響是最小的。不過也正因為這件事,讓妖族聯盟的首腦,也就是花軍事名聲鵲起,對於黃界的事情上妖族聯盟更是沖在第一線,所以因此受到了很多人的追捧」。顯然,杞若水也是越說越心動,已經開始手舞足蹈了。

趙信適時的攔住了「發瘋」的杞若水,心平氣和的說道:「你還是沒有跟我講部長到底是什麼東西?」。

「呃……」似乎也發現自己有些得意忘形了,杞若水一臉的尷尬,穩定了情緒后回道:「因為這樣,所以加入妖族聯盟的人也越來越多,而這個時候起,妖族聯盟的分佈也更大了,除了軍師和元老之外,剩下的人組成了數個部,有戰鬥部,後勤部,支援部,斥候部……而每個部都分為數個,魔扎就是這其中一個戰鬥部的部長,而我則是他部下的一員」。

「哦?」趙信頓時來了興緻,看著杞若水,再想著她之前的話,陷入了沉思之中。 「今天天氣不錯,但願能發生個好事!」

陳浩從車上走下來,看著漫山遍野的茶山,蔥蔥鬱郁的還有藍天白雲,真就是個好地方。

這個地方,他是第一次過來,也是昨天晚上屠田田約她過來的地方。

昨天晚上。

他在屠田田的家裡,追問蘇爺要讓她和自己做什麼生意,屠田田當時沒有正面回答……

「姐夫,咱們是來買茶葉的嗎?」

「可以順便買點。」陳浩看蘇菲菲乖巧的站在旁邊,拿手摸摸她腦袋笑了。

這時。

甄爽拎著手包,站在旁邊意識到了點什麼。

「陳總,不會是屠總約你過來的吧?」

「也算不上約。」陳浩猶豫了一下,抬頭看她眼睛道,「這個茶山,是昨天屠田田給我的地址。」

「她說要是想知道菲菲的父親,讓她和我做什麼生意,就讓我今天來這個地方。」

蘇菲菲一聽,就輕嗯的一聲,快速掏出了手機。

「小祖宗,你要幹嘛?」陳浩伸手搶過了她的電話。

「哎呀姐夫,你快把手機還給人家,我要給老爸打電話,給你介紹生意還這麼神秘!」

「二小姐不合適。」甄爽無奈的看她道。

「甄爽說的不錯。」陳浩拿手摸上她腦袋,「菲菲,工作上的事情,你不能參與。」

「你爸爸這樣做,肯定有這樣做的道理,放心吧我能應付的了。」

蘇菲菲沒再出聲。

她嘟著個小嘴,從陳浩手裡拿回電話,就墊著腳尖往路口瞄。

「麗麗姐不會迷路了吧,怎麼到現在都還沒過來?」

「二小姐不會的,地址都是屠總給你姐夫的,現在麗麗去接屠總,要是迷路就太過分了。」

甄爽說完笑了。

陳浩沒出聲,因為甄爽說的這些都對。

其實一開始,他也沒想讓年小麗去接屠田田,還是甄爽提醒自己說是年小麗,如果能幫屠田田的公司度過這個難關。

那以後屠田田公司的代言,基本就能給年小麗壟斷了,對年小麗將來的事業發展只能有好處。

他當時想想也是,所以才讓年小麗去接屠田田,給倆人加深一次感情的機會,就是……

「屠總這麼大一個公司,怎麼就會瀕臨倒閉呢?」

說這話的是甄爽。

陳浩看她一眼,心想我還想知道呢,可屠田田昨天只是說今天來這個茶山見面。

一分鐘。

兩分鐘。

在偷偷的溜走著,但年小麗和屠田田的身影,卻始終都沒有在路口出現。

反正閑著也是閑著。

陳浩就給蘇菲菲,還有甄爽倆人陪著,在這茶山逛了起來。

今天的天氣很好。

陽光燦爛的,天上沒有雲,一片賞心悅目的湛藍。

頭頂雖然掛著個挺大的太陽,但身邊有風,夾帶著一陣陣茶園的清香,真可謂是江山如畫。

就這個茶山,滿山遍野的飄著茶香,還有一個個採茶的姑娘點綴其中。

都可以當成旅遊景點了。

而在他身邊,一直調皮的蘇菲菲,還有穩重的甄爽,就成了今天唯一的遊客。

「呵呵,好美啊!」蘇菲菲跑在前面,仰頭擁抱著天空咯笑道。

「二小姐,你別往前跑了,咱們一會兒還得回去。」

「甄爽,你看出來了嗎?」陳浩兩手朝著褲兜,走在茶園的小路上,扭頭看她道。

這時。

甄爽輕嗯了聲,恍然明白了陳浩的意思。

「陳總,你是說屠總把咱約到茶園,是要做茶葉生意?」

「我名下的公司,好像沒有茶葉生意的吧?」

「當然沒有!你名下的公司要麼是地產,要麼是娛樂行業,跟茶葉生意都完全不沾邊兒的。」

找個好漢做情人 甄爽偷偷看陳浩一眼,就給無奈的笑了。

陳浩都到現在了,竟然還不清楚他名下的公司,都是具體做什麼的。

可誰又能想到,他才年紀輕輕20多歲,就已經是好幾個大公司的老闆呀!

「甄爽,你說有沒有一種可能,蘇爺在拿我開玩笑?」

「不可能。」甄爽回答的很篤定,「我雖然不了解蘇爺,但他這麼一個大人物,應該不會開這種低級的玩笑。」

「更何況屠總約你來這裡,不就是和蘇爺的同胞弟弟有關係嗎。」

「可這茶葉,跟犯罪證據能有什麼關係!」陳浩深吸一口氣,就緊緊皺上了眉頭。

他真的想不通。

一點兒都想不通,看著滿眼遍野的茶園,眼前突然一亮……

「答案來了!甄爽你去前面追菲菲。」陳浩拿手拍拍她肩膀,朝左手邊緊走了過來。

因為。

左手邊茶園的田埂上,正沖他這邊走過來兩個女孩子。

走在前面的女孩子,個頭不高不低,穿一身黑色落地長裙,還戴著個很誇張的墨鏡。

她自然是屠田田,年小麗跟在她後面。

但和屠田田不同的是。

年小麗身穿一件白色連衣裙,文文靜靜就像一朵白茶花,和屠田田的高貴典雅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陳大哥!」

「麗麗,別跑小心摔倒。」陳浩看穿著高跟鞋,在田埂上朝自己小跑,就有點隱隱的擔心。

說來也巧了。

她這麼朝自己跑過來的時候,剛好幾縷陽光照在她側臉上,簡直堪稱完美。

而隨後跟過來的屠田田,在年小麗的完美跟前,就只能說是精緻了。
Свернуть

Уважаемые пользователи! Администрация сайта «Реальные отзывы» убедительно просит предоставлять конкретные факты (номер, дату заказа и проч.), чтобы мы не сочли ваш отзыв наговором конкурентов. Благодарим за понимание. Не подкрепленные фактами отзывы будут удаляться как неинформативные.

Оставить отзыв

Имя (обязательно):
Электропочта (не обязательно):

негативный отзыв нейтральный отзыв положительный отзы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