Косметика и личная гигиена » Средства для ногтей
Товары для дома » Одежда и обувь

季玉澤聽見林雪初這麼說,瞬間就忘了之前林雪初在他端著菜進來的時候,分明在通過對杜修筠進行驚呼。

  • Дополнительно:
季玉澤就這麼信了林雪初的邪,把手機還給了林雪初。

林雪初接過手機的時候突然覺得,這季總也太好哄了吧!本來還以為季玉澤要等到自己吃完菜才會把手機還過來。

林雪初搖了搖頭,覺得季總其實還是很單純的。

不過拿過手機后,林雪初回想了一下剛剛自己對季玉澤說話的態度,以及自己說的那些話。

本來林雪初在季玉澤面前話不多,但是現在,她發現也有為了什麼事而求季玉澤的時候。

就比如,讓她接著看杜修筠,別讓她吃西紅柿炒雞蛋。

在接過手機那一刻,林雪初下意識的反應就是打開視頻軟體,接著去看杜修筠的各種剪輯。

但是後面忍住了,在季玉澤的面前打開了相機,對著那份西紅柿炒雞蛋就是猛拍。

此時的季玉澤感覺到了強烈的幸福。

林雪初光拍還不夠,在季玉澤的目光下,對這道西紅柿炒雞蛋進行了一番深度的解說,什麼什麼大家看看這誘人的光澤,這鮮艷的配色,這看見就垂涎欲滴的賣相。以及屏幕前的你們是聞不到只有我一個人可以聞到的,西紅柿炒雞蛋。

林雪初平時對著視頻的發揮根本沒有這麼的優秀,現在完全是被季玉澤的注視給逼瘋了,把自己的解說潛力直接給逼出來了。

也夠不容易的了……

林雪初在拍視頻的時候,眼中的對時長進行了注水,一邊拍一邊跟季玉澤聊天,季玉澤果然在林雪初此種「功法」下,繳械投降了,他也不再管林雪初到底什麼時候吃那道菜,他現在只感覺自己第一次發現了面前這個女人的閃光點。

明明可以把某件事情做好的,但就是因為不相信自己,所以一直在遲疑,所以總會錯過一些事情。

不過季總並不知道現在他眼裡有閃光點的林雪初的隱藏技能,完全就是被他給激發出來的。

林雪初通過自己的努力,沒有讓那道對自己來說很恐怖的西紅柿炒雞蛋入嘴,這道菜被季玉澤後面拿了出去。

然後發生的事讓林雪初感覺到驚奇,季總竟然打算加熱一下這道菜,自己吃。

「我給你訂了一份食物,我先吃這個。」

在季玉澤把他手中已經冷掉的西紅柿炒雞蛋放進微波爐加熱的時候,林雪初竟然在沒有任何煙火氣息的季總身上感覺到了一絲質樸。

不行,她一定要跟季總好好學習這種精神!

林雪初阻止了季玉澤打算按開微波爐的手,「季總,你先去客廳休息一會兒,我去給你做點東西吃。」說完,林雪初打開了微波爐,把裡面的西紅柿炒雞蛋拿了出來:「這個紀念意義比較強大,但是它不好吃了。」

季玉澤在林雪初的遊說下,乖乖的去了客廳,不過在客廳沙發上坐著的時候,他時不時的把目光投到林雪初的身上,廚房是半開放式的,所以現在季玉澤在客廳里看見的林雪初,就是一個特別賢惠的形象。

很想把這樣的林雪初娶回家,季玉澤想。

安靜下來很美。

而這個念頭不是憑空出現的,只是之前季玉澤就這麼想過,而現在想要加速實現罷了。

(本章完) 在季玉澤家待了幾天之後,林雪初覺得現在自己如果不出門的話,她知道是會被憋死在這個地方的。

所以林雪初經常有意無意的提起,或者直接給季玉澤說她要出去,她要看看外面的世界。

但是由於林雪初本來就比較嚴謹,她在季玉澤面前的一個高冷的人設,所以她給季玉澤說的時候又不能表現得太歡脫。

之前在林雪初強烈的躲避季玉澤的「西紅柿炒雞蛋」這道菜的暴擊的時候,她完全掌握了在季玉澤家的廚房的控制權。

那就是每一頓飯都自己做!絕對不讓季玉澤從碰一下關於做飯的東西!

自從林雪初掌握了這個權力以後,季玉澤就真的沒有再踏進廚房區域半步了。

而被季玉澤西紅柿炒雞蛋的恐懼支配的林雪初,也恢復了往日的神采。

後面,林雪初用自己的實力告訴了季玉澤什麼才叫做飯。

可能後面季玉澤吃習慣了林雪初的飯,自己也就不再主動的去做飯了,尤其是林雪初告訴季玉澤說「以後這種事情都交給我季總,您就不要操心了」以後。

其實季玉澤想的是,這女人如果覺得待在自己家裡面無聊,可能做飯也會是一種很好的轉移她注意力的方式,畢竟在面對飯的時候,林雪初要想怎樣配菜,然後怎樣的去把這飯這道飯做好,雖然季玉澤對做飯不是很精通,但是她可以知道這種情緒。

所以季玉澤就每天很放任的林雪初在給自己做飯。

不過值得一提的是,林雪初的飯確實很好吃,雖然林雪初已經很久沒有做飯了,或者說來到這個位面以後就沒有做過飯。

但是由於在林雪初小的時候,她媽媽給她磨練出來的這一身技能,能讓她在現在的季玉澤家的廚房裡面成功立足。

但是後來光做飯是滿足不了林雪初了,她現在每天站在窗子前都會往外面張望。

有時候就算是感受了陽光的親吻,林雪初依舊覺得不滿足,她寧願在烏雲密布里出去淋雨,而不是一直待在這個地方。

其實季玉澤是想過,讓這女人可以在危機稍微解除以後去外面轉一圈,但是季玉澤又害怕林雪初在轉的時候,順便就跑了。

那自己就找不回林雪初了,所以季玉澤也就遲遲都沒有開口。

不過在某一天林雪初依舊滿眼憂鬱的看著外面,季玉澤站在她旁邊,林雪初把滿眼幽怨的目光轉向了她,季玉澤看到以後心不忍,所以就答應了林雪初去外面。

在季玉澤家待的這些日子裡,林雪初不光佔領了廚房的使用權,她還把杜修筠從自出道到現在以來的所有視頻照片,訪談合集,電視劇電影都看了一遍,白天的時候她吃飯也看。

但是林雪初在看的時候,有好幾次都被

季玉澤收走了手機。

所以林雪初只能想一個辦法用季玉澤手中要回她的手機。

那就是給季玉澤說,她要跟她兩個,在每天吃飯的時候都要拍一個視頻,美名其曰記錄每天的生活。

所以後面林雪初把自己的這個想法在給季玉澤表達的時候是深情並茂的。

林雪初道:「所以季總,我們只要把現的這些生活記錄下來,那麼不管經過多少年以後回過來再看,我們的思緒就都會跟著這一天走的,在那個時候,我們就會馬上回想起來這一天到底發生了什麼,而那個時候我們的容顏可能已經衰老了,但是我們的記憶卻停留在了那一天,彷彿我們這輩子都會停留在這一天,把一些生活中的細節定格下來,對以後會是一份很好的珍藏以及紀念。所以季總我覺得我們現在拍這些視頻是很有必要的。」

沒等季玉澤回復林雪初又道:「你看現在網路上多麼的流行那種視頻記錄的方式,就是想要等到以後的某一天回過頭來看看自己當時是怎麼樣的一個心態,然後跟現在對比就會覺得當時其實還挺不一樣的。」

林雪初對季玉澤一口氣說了很多,生怕自己一個不小心季玉澤就會打斷自己,然後拒絕自己。

結局就是不跟自己拍視頻,如果不拍視頻的話,那麼手機就不會在她自己的手裡面,如果手機不能到達自己的手裡面,那自己就嗑不成杜修筠了!

季玉澤只是輕輕的點了一下頭,聽到林雪初說完以後,就把林雪初的手機還給了她,只是淡淡開口道:「吃飯時不能使用手機。」

這下林雪初懵逼了,她沒想到季玉澤竟然這麼快的就把手機交給了她,她還在想,如果季玉澤不把手機給她,她就要想別的理由了。

所以在季玉澤把手機遞給她的瞬間其實林雪初也沒有反應過來。

而這個時候季玉澤又抬眼看向林雪初說:「你怎麼還不開始?」

剛剛林雪初口裡面那些為了得到自己手機而說的話,彷彿在一瞬間被狗吃了一樣,她忘了自己要幹什麼了,所以道:「開始什麼?」

話說著,林雪初的手已經不自覺的點到了之前一直在刷的那個視頻網站上面。

季玉澤在這個時候終於把眉頭緊緊的皺住了,「你不是要記錄生活嗎?」

這女人,七秒鐘的記憶?

「哦對!拍生活記錄視頻。」林雪初想起來了。

西遊之白衣秀士 ……所以季玉澤把手機還給她,其實還真的是支持自己來拍她們兩個的視頻嗎?

之後林雪初只好耐著心思收回了自己想要點開那個有杜修筠周末的視頻軟體的衝動,然後打開了手機里的錄像機,對季玉澤道:「來,季總看鏡頭。」

在季玉澤把自己的目光與林雪初手機后

置鏡頭對視以後,林雪初就突然感覺自己之前看到的杜修筠的一些畫面,跟此時對比起來好像都弱了幾分了。

現在在自己鏡頭裡面的季玉澤才是真正的盛世美顏啊!

林雪初沒有發現自己可以在無意識中發現著一個寶藏,她搖搖頭稱讚道:「季總,我覺得你不出道真的可惜了,你現在僅僅是一個幕後老闆,我覺得如果你現在出道的話是一個頂級大明星,那麼我覺得杜修筠的光芒應該就是你現在的光芒。」

「是嗎?」季玉澤問道。

林雪初突然把鏡頭湊近猛拍季玉澤,她不拿手機的另外一隻手撐在桌子上。她看著季玉澤道:「那麼請問季總,你到底有沒有過這個念頭?」

「什麼念頭?」

季玉澤屬於林雪初問一句她出一句話的人。

林雪初拍了下桌子道,「出道的念頭,當明星的念頭啊!我覺得如果你現在已出道,你就和杜修筠組一個組合,然後你們兩個的cp感真的十足。再加上現在這個圈子裡面我看到過的一些例子,我覺得你們也可以朝著那個方向發展。」

(本章完) 林雪初突然間想到了季玉澤主道後跟杜修筠在一起的場景,那個時候那個視頻網站肯定就會被她們兩人屠榜的,肯定好多人都會嗑這對cp。

因為林雪初現在已經開始嗑了,每次季玉澤跟杜修筠的互動都會讓林雪初感覺到世界還是很美好的,所以以她這樣一個路人來看這兩個人都這樣的合適,更別說真的出道以後兩個人的組合會吸引多少的人。

林雪初就這樣一手舉著手機,一手撐在桌子上,很不淡定的問了季玉澤幾個關於她出道的問題。

季玉澤被林雪初的這些問題給疑惑到了,不過她也沒有怎樣的拒絕,只是一直耐心的回答著林雪初拋來的問題,而對於林雪初的這些問題,季玉澤很官方的有了一些回答。

林雪初看著這個樣子的季玉澤莫名覺得有一點點的萌,她這邊在一直是以那種搞怪的心思誘導她說出一些話。

但是季玉澤卻都能這麼寬容的吸收接納,並且以一種很客觀,很官方,很尊重她的姿態給她回答。

好多時候林雪初都差點忍不住提醒季玉澤說這只是娛樂,你不必當真,但是季玉澤每回答一個問題都很認真,所以林雪初也不忍心打斷她的這些嚴謹。

「關於出道的問題,我覺得我的專攻方面不是在那裡,所以這些念頭還是不會有的。」

林雪初道,「那如果有一天,你真的到了娛樂圈,你會怎樣去面對一些事情?」

「具體是什麼事情?」季玉澤問道。

就比如說:「炒cp或者是你突然間的爆火,然後被打垮,這種事情你又該怎麼辦呢?」

「如果我真的處在那個圈子裡,我會先把自己走的路給審視清楚,然後把自己的規劃定清楚就好了,一步一個腳印。」

林雪初覺得季玉澤的這些想法真的很樸實無華,而且堅定了。

不過,這也可以代表著季玉澤一貫以來的一些心路歷程以及她自己對待一些事情的看法。

那後面林雪初覺得再問下去就沒有什麼必要了,所以她就轉了一個念頭開口道:「那現在我們就記錄一些別的東西吧,比如季總,你現在吃的是什麼呢?」

季玉澤聞言,把自己的碗舉了起來道:「烤魚。」

「好吃嗎?」林雪初問道。

季玉澤慢慢的點了兩下頭,「很好吃。」

林雪初雖然對自己的做飯實力還是很放心的,但是第一次聽見季玉澤的誇讚,還是覺得自己有點臉紅。

緊接著她幾乎大概能夠明白為什麼季總很有執念的,一而再再而三的要給自己做那道西紅柿炒雞蛋了。

後面林雪初不問了,她只是把鏡頭一直懟著季玉澤,她希望季玉澤可以再對著鏡頭說一些什麼話,但是季玉澤在她沒有說話以後也噤

聲了。

林雪初眼神示意:您倒是說話呀。

季玉澤看出了林雪初的意思,想了一下之前拍過類似視頻的時候裡面的人會說些什麼,於是頓了頓后,季玉澤說道:「今天的這個烤魚很好吃,這頓飯也很好吃,我覺得我今天很開心。」

這是季玉澤會說出的話?她今天很開心?因為一條烤魚?林雪初的目光都獃滯了。

「怎麼了?」季玉澤發現了林雪初的反常,疑惑道。

後者連忙擺了擺手,「沒事沒事,喝水嗆著了。」

「慢點。」

林雪初突然覺得,果然在一個不一樣的處境之內,會把人的另一面都逼出來的。

林雪初不由得看了看自己的手機,難道在這個手機裡面的那個季玉澤的性格跟外面,她平時所見到的完全不一樣嗎?

林雪初真的沒有想到季玉澤居然會說出這句話:「我今天很開心。」

這是季玉澤平時說話的風格嗎?

林雪初本來以為季玉澤會覺得自己在嬉笑,然後覺得自己無聊直接把自己拒絕,但沒想到從一開始自己想要拍視頻的時候,季玉澤就沒有有過怎麼樣我要拒絕的反應,相反還很配合她。

之後,林雪初暫時關掉了錄像,陷入了沉思。

莫非是季玉澤心裏面其實藏有一個演員夢,但是因為各種原因沒能實現,所以只能在每次見到鏡頭的時候,才把自己內心真正的慾望給釋放出來。

也或者季玉澤在平時行走的時候,她的這一層外表就是她的保護色,她自己的這層外表只是虛的。

實際上季玉澤是一個內熱的人,她想在各種地方表達自己,而且性格也是超級的活潑。

林雪初就憑藉季玉澤說的一句很開心,就想到了這麼多季玉澤可能會出現的點。

其實還挺有意思的,林雪初覺得。

後面林雪初也不就這件事糾結了,於是開了一個新的錄像。

既然季玉澤說自己高興,那麼現在的自己要做的就是把季總的這份高興給記錄下來,不然平時看著她經常緊繃著一張臉,問什麼也不好好說。

最後在又等季玉澤說了幾句以後林雪初提醒道:「其實我覺得,季總你還可以說一下你之後幾天的規劃或者是你一直以來的一些想法,還有你有什麼問題想要問我,你都可以說出來。」

林雪初雖然面對鏡頭比較恐懼,但是她在鏡頭之外的一些指控能力還是比較強的。

季玉澤聽到了林雪初的這些話以後,想了想道:「我目前沒有什麼想說的,要不換我來拍你?」

林雪初趕緊擺了擺手:「今天就算了吧,明天你再拍我吧,我今天都沒有準備好,也沒有化妝什麼的。」

「挺好的。」季玉澤開口。

林雪初的鏡頭還在

對著季玉澤,不過她有時候會順便把季玉澤周圍的環境帶一遍,再把桌子上自己精心做的飯給過一遍。

反正鏡頭最終的停留處肯定是在季玉澤臉上的,畢竟現在可以這麼近距離的接觸季玉澤以及看到季玉澤這甚是讓人妒忌的顏值。

林雪初覺得鏡頭上面的季玉澤跟私底下見到季玉澤的感覺完全是不一樣的,雖然現在的季玉澤跟她平時沒有什麼大的區別,但就是感覺不一樣的。

「其實我覺得季總,你可以跟我還有修筠一起去參加那檔綜藝,或者是在哪個鏡頭下面多多的展現一下自己,因為我覺得你就是一個天生適合在鏡頭下面存活的人,就是鏡頭感超級足。」
季玉澤就這麼信了林雪初的邪,把手機還給了林雪初。

林雪初接過手機的時候突然覺得,這季總也太好哄了吧!本來還以為季玉澤要等到自己吃完菜才會把手機還過來。

林雪初搖了搖頭,覺得季總其實還是很單純的。

不過拿過手機后,林雪初回想了一下剛剛自己對季玉澤說話的態度,以及自己說的那些話。

本來林雪初在季玉澤面前話不多,但是現在,她發現也有為了什麼事而求季玉澤的時候。

就比如,讓她接著看杜修筠,別讓她吃西紅柿炒雞蛋。

在接過手機那一刻,林雪初下意識的反應就是打開視頻軟體,接著去看杜修筠的各種剪輯。

但是後面忍住了,在季玉澤的面前打開了相機,對著那份西紅柿炒雞蛋就是猛拍。

此時的季玉澤感覺到了強烈的幸福。

林雪初光拍還不夠,在季玉澤的目光下,對這道西紅柿炒雞蛋進行了一番深度的解說,什麼什麼大家看看這誘人的光澤,這鮮艷的配色,這看見就垂涎欲滴的賣相。以及屏幕前的你們是聞不到只有我一個人可以聞到的,西紅柿炒雞蛋。

林雪初平時對著視頻的發揮根本沒有這麼的優秀,現在完全是被季玉澤的注視給逼瘋了,把自己的解說潛力直接給逼出來了。

也夠不容易的了……

林雪初在拍視頻的時候,眼中的對時長進行了注水,一邊拍一邊跟季玉澤聊天,季玉澤果然在林雪初此種「功法」下,繳械投降了,他也不再管林雪初到底什麼時候吃那道菜,他現在只感覺自己第一次發現了面前這個女人的閃光點。

明明可以把某件事情做好的,但就是因為不相信自己,所以一直在遲疑,所以總會錯過一些事情。

不過季總並不知道現在他眼裡有閃光點的林雪初的隱藏技能,完全就是被他給激發出來的。

林雪初通過自己的努力,沒有讓那道對自己來說很恐怖的西紅柿炒雞蛋入嘴,這道菜被季玉澤後面拿了出去。

然後發生的事讓林雪初感覺到驚奇,季總竟然打算加熱一下這道菜,自己吃。

「我給你訂了一份食物,我先吃這個。」

在季玉澤把他手中已經冷掉的西紅柿炒雞蛋放進微波爐加熱的時候,林雪初竟然在沒有任何煙火氣息的季總身上感覺到了一絲質樸。

不行,她一定要跟季總好好學習這種精神!

林雪初阻止了季玉澤打算按開微波爐的手,「季總,你先去客廳休息一會兒,我去給你做點東西吃。」說完,林雪初打開了微波爐,把裡面的西紅柿炒雞蛋拿了出來:「這個紀念意義比較強大,但是它不好吃了。」

季玉澤在林雪初的遊說下,乖乖的去了客廳,不過在客廳沙發上坐著的時候,他時不時的把目光投到林雪初的身上,廚房是半開放式的,所以現在季玉澤在客廳里看見的林雪初,就是一個特別賢惠的形象。

很想把這樣的林雪初娶回家,季玉澤想。

安靜下來很美。

而這個念頭不是憑空出現的,只是之前季玉澤就這麼想過,而現在想要加速實現罷了。

(本章完) 在季玉澤家待了幾天之後,林雪初覺得現在自己如果不出門的話,她知道是會被憋死在這個地方的。

所以林雪初經常有意無意的提起,或者直接給季玉澤說她要出去,她要看看外面的世界。

但是由於林雪初本來就比較嚴謹,她在季玉澤面前的一個高冷的人設,所以她給季玉澤說的時候又不能表現得太歡脫。

之前在林雪初強烈的躲避季玉澤的「西紅柿炒雞蛋」這道菜的暴擊的時候,她完全掌握了在季玉澤家的廚房的控制權。

那就是每一頓飯都自己做!絕對不讓季玉澤從碰一下關於做飯的東西!

自從林雪初掌握了這個權力以後,季玉澤就真的沒有再踏進廚房區域半步了。

而被季玉澤西紅柿炒雞蛋的恐懼支配的林雪初,也恢復了往日的神采。

後面,林雪初用自己的實力告訴了季玉澤什麼才叫做飯。

可能後面季玉澤吃習慣了林雪初的飯,自己也就不再主動的去做飯了,尤其是林雪初告訴季玉澤說「以後這種事情都交給我季總,您就不要操心了」以後。

其實季玉澤想的是,這女人如果覺得待在自己家裡面無聊,可能做飯也會是一種很好的轉移她注意力的方式,畢竟在面對飯的時候,林雪初要想怎樣配菜,然後怎樣的去把這飯這道飯做好,雖然季玉澤對做飯不是很精通,但是她可以知道這種情緒。

所以季玉澤就每天很放任的林雪初在給自己做飯。

不過值得一提的是,林雪初的飯確實很好吃,雖然林雪初已經很久沒有做飯了,或者說來到這個位面以後就沒有做過飯。

但是由於在林雪初小的時候,她媽媽給她磨練出來的這一身技能,能讓她在現在的季玉澤家的廚房裡面成功立足。

但是後來光做飯是滿足不了林雪初了,她現在每天站在窗子前都會往外面張望。

有時候就算是感受了陽光的親吻,林雪初依舊覺得不滿足,她寧願在烏雲密布里出去淋雨,而不是一直待在這個地方。

其實季玉澤是想過,讓這女人可以在危機稍微解除以後去外面轉一圈,但是季玉澤又害怕林雪初在轉的時候,順便就跑了。

那自己就找不回林雪初了,所以季玉澤也就遲遲都沒有開口。

不過在某一天林雪初依舊滿眼憂鬱的看著外面,季玉澤站在她旁邊,林雪初把滿眼幽怨的目光轉向了她,季玉澤看到以後心不忍,所以就答應了林雪初去外面。

在季玉澤家待的這些日子裡,林雪初不光佔領了廚房的使用權,她還把杜修筠從自出道到現在以來的所有視頻照片,訪談合集,電視劇電影都看了一遍,白天的時候她吃飯也看。

但是林雪初在看的時候,有好幾次都被

季玉澤收走了手機。

所以林雪初只能想一個辦法用季玉澤手中要回她的手機。

那就是給季玉澤說,她要跟她兩個,在每天吃飯的時候都要拍一個視頻,美名其曰記錄每天的生活。

所以後面林雪初把自己的這個想法在給季玉澤表達的時候是深情並茂的。

林雪初道:「所以季總,我們只要把現的這些生活記錄下來,那麼不管經過多少年以後回過來再看,我們的思緒就都會跟著這一天走的,在那個時候,我們就會馬上回想起來這一天到底發生了什麼,而那個時候我們的容顏可能已經衰老了,但是我們的記憶卻停留在了那一天,彷彿我們這輩子都會停留在這一天,把一些生活中的細節定格下來,對以後會是一份很好的珍藏以及紀念。所以季總我覺得我們現在拍這些視頻是很有必要的。」

沒等季玉澤回復林雪初又道:「你看現在網路上多麼的流行那種視頻記錄的方式,就是想要等到以後的某一天回過頭來看看自己當時是怎麼樣的一個心態,然後跟現在對比就會覺得當時其實還挺不一樣的。」

林雪初對季玉澤一口氣說了很多,生怕自己一個不小心季玉澤就會打斷自己,然後拒絕自己。

結局就是不跟自己拍視頻,如果不拍視頻的話,那麼手機就不會在她自己的手裡面,如果手機不能到達自己的手裡面,那自己就嗑不成杜修筠了!

季玉澤只是輕輕的點了一下頭,聽到林雪初說完以後,就把林雪初的手機還給了她,只是淡淡開口道:「吃飯時不能使用手機。」

這下林雪初懵逼了,她沒想到季玉澤竟然這麼快的就把手機交給了她,她還在想,如果季玉澤不把手機給她,她就要想別的理由了。

所以在季玉澤把手機遞給她的瞬間其實林雪初也沒有反應過來。

而這個時候季玉澤又抬眼看向林雪初說:「你怎麼還不開始?」

剛剛林雪初口裡面那些為了得到自己手機而說的話,彷彿在一瞬間被狗吃了一樣,她忘了自己要幹什麼了,所以道:「開始什麼?」

話說著,林雪初的手已經不自覺的點到了之前一直在刷的那個視頻網站上面。

季玉澤在這個時候終於把眉頭緊緊的皺住了,「你不是要記錄生活嗎?」

這女人,七秒鐘的記憶?

「哦對!拍生活記錄視頻。」林雪初想起來了。

西遊之白衣秀士 ……所以季玉澤把手機還給她,其實還真的是支持自己來拍她們兩個的視頻嗎?

之後林雪初只好耐著心思收回了自己想要點開那個有杜修筠周末的視頻軟體的衝動,然後打開了手機里的錄像機,對季玉澤道:「來,季總看鏡頭。」

在季玉澤把自己的目光與林雪初手機后

置鏡頭對視以後,林雪初就突然感覺自己之前看到的杜修筠的一些畫面,跟此時對比起來好像都弱了幾分了。

現在在自己鏡頭裡面的季玉澤才是真正的盛世美顏啊!

林雪初沒有發現自己可以在無意識中發現著一個寶藏,她搖搖頭稱讚道:「季總,我覺得你不出道真的可惜了,你現在僅僅是一個幕後老闆,我覺得如果你現在出道的話是一個頂級大明星,那麼我覺得杜修筠的光芒應該就是你現在的光芒。」

「是嗎?」季玉澤問道。

林雪初突然把鏡頭湊近猛拍季玉澤,她不拿手機的另外一隻手撐在桌子上。她看著季玉澤道:「那麼請問季總,你到底有沒有過這個念頭?」

「什麼念頭?」

季玉澤屬於林雪初問一句她出一句話的人。

林雪初拍了下桌子道,「出道的念頭,當明星的念頭啊!我覺得如果你現在已出道,你就和杜修筠組一個組合,然後你們兩個的cp感真的十足。再加上現在這個圈子裡面我看到過的一些例子,我覺得你們也可以朝著那個方向發展。」

(本章完) 林雪初突然間想到了季玉澤主道後跟杜修筠在一起的場景,那個時候那個視頻網站肯定就會被她們兩人屠榜的,肯定好多人都會嗑這對cp。

因為林雪初現在已經開始嗑了,每次季玉澤跟杜修筠的互動都會讓林雪初感覺到世界還是很美好的,所以以她這樣一個路人來看這兩個人都這樣的合適,更別說真的出道以後兩個人的組合會吸引多少的人。

林雪初就這樣一手舉著手機,一手撐在桌子上,很不淡定的問了季玉澤幾個關於她出道的問題。

季玉澤被林雪初的這些問題給疑惑到了,不過她也沒有怎樣的拒絕,只是一直耐心的回答著林雪初拋來的問題,而對於林雪初的這些問題,季玉澤很官方的有了一些回答。

林雪初看著這個樣子的季玉澤莫名覺得有一點點的萌,她這邊在一直是以那種搞怪的心思誘導她說出一些話。

但是季玉澤卻都能這麼寬容的吸收接納,並且以一種很客觀,很官方,很尊重她的姿態給她回答。

好多時候林雪初都差點忍不住提醒季玉澤說這只是娛樂,你不必當真,但是季玉澤每回答一個問題都很認真,所以林雪初也不忍心打斷她的這些嚴謹。

「關於出道的問題,我覺得我的專攻方面不是在那裡,所以這些念頭還是不會有的。」

林雪初道,「那如果有一天,你真的到了娛樂圈,你會怎樣去面對一些事情?」

「具體是什麼事情?」季玉澤問道。

就比如說:「炒cp或者是你突然間的爆火,然後被打垮,這種事情你又該怎麼辦呢?」

「如果我真的處在那個圈子裡,我會先把自己走的路給審視清楚,然後把自己的規劃定清楚就好了,一步一個腳印。」

林雪初覺得季玉澤的這些想法真的很樸實無華,而且堅定了。

不過,這也可以代表著季玉澤一貫以來的一些心路歷程以及她自己對待一些事情的看法。

那後面林雪初覺得再問下去就沒有什麼必要了,所以她就轉了一個念頭開口道:「那現在我們就記錄一些別的東西吧,比如季總,你現在吃的是什麼呢?」

季玉澤聞言,把自己的碗舉了起來道:「烤魚。」

「好吃嗎?」林雪初問道。

季玉澤慢慢的點了兩下頭,「很好吃。」

林雪初雖然對自己的做飯實力還是很放心的,但是第一次聽見季玉澤的誇讚,還是覺得自己有點臉紅。

緊接著她幾乎大概能夠明白為什麼季總很有執念的,一而再再而三的要給自己做那道西紅柿炒雞蛋了。

後面林雪初不問了,她只是把鏡頭一直懟著季玉澤,她希望季玉澤可以再對著鏡頭說一些什麼話,但是季玉澤在她沒有說話以後也噤

聲了。

林雪初眼神示意:您倒是說話呀。

季玉澤看出了林雪初的意思,想了一下之前拍過類似視頻的時候裡面的人會說些什麼,於是頓了頓后,季玉澤說道:「今天的這個烤魚很好吃,這頓飯也很好吃,我覺得我今天很開心。」

這是季玉澤會說出的話?她今天很開心?因為一條烤魚?林雪初的目光都獃滯了。

「怎麼了?」季玉澤發現了林雪初的反常,疑惑道。

後者連忙擺了擺手,「沒事沒事,喝水嗆著了。」

「慢點。」

林雪初突然覺得,果然在一個不一樣的處境之內,會把人的另一面都逼出來的。

林雪初不由得看了看自己的手機,難道在這個手機裡面的那個季玉澤的性格跟外面,她平時所見到的完全不一樣嗎?

林雪初真的沒有想到季玉澤居然會說出這句話:「我今天很開心。」

這是季玉澤平時說話的風格嗎?

林雪初本來以為季玉澤會覺得自己在嬉笑,然後覺得自己無聊直接把自己拒絕,但沒想到從一開始自己想要拍視頻的時候,季玉澤就沒有有過怎麼樣我要拒絕的反應,相反還很配合她。

之後,林雪初暫時關掉了錄像,陷入了沉思。

莫非是季玉澤心裏面其實藏有一個演員夢,但是因為各種原因沒能實現,所以只能在每次見到鏡頭的時候,才把自己內心真正的慾望給釋放出來。

也或者季玉澤在平時行走的時候,她的這一層外表就是她的保護色,她自己的這層外表只是虛的。

實際上季玉澤是一個內熱的人,她想在各種地方表達自己,而且性格也是超級的活潑。

林雪初就憑藉季玉澤說的一句很開心,就想到了這麼多季玉澤可能會出現的點。

其實還挺有意思的,林雪初覺得。

後面林雪初也不就這件事糾結了,於是開了一個新的錄像。

既然季玉澤說自己高興,那麼現在的自己要做的就是把季總的這份高興給記錄下來,不然平時看著她經常緊繃著一張臉,問什麼也不好好說。

最後在又等季玉澤說了幾句以後林雪初提醒道:「其實我覺得,季總你還可以說一下你之後幾天的規劃或者是你一直以來的一些想法,還有你有什麼問題想要問我,你都可以說出來。」

林雪初雖然面對鏡頭比較恐懼,但是她在鏡頭之外的一些指控能力還是比較強的。

季玉澤聽到了林雪初的這些話以後,想了想道:「我目前沒有什麼想說的,要不換我來拍你?」

林雪初趕緊擺了擺手:「今天就算了吧,明天你再拍我吧,我今天都沒有準備好,也沒有化妝什麼的。」

「挺好的。」季玉澤開口。

林雪初的鏡頭還在

對著季玉澤,不過她有時候會順便把季玉澤周圍的環境帶一遍,再把桌子上自己精心做的飯給過一遍。

反正鏡頭最終的停留處肯定是在季玉澤臉上的,畢竟現在可以這麼近距離的接觸季玉澤以及看到季玉澤這甚是讓人妒忌的顏值。

林雪初覺得鏡頭上面的季玉澤跟私底下見到季玉澤的感覺完全是不一樣的,雖然現在的季玉澤跟她平時沒有什麼大的區別,但就是感覺不一樣的。

「其實我覺得季總,你可以跟我還有修筠一起去參加那檔綜藝,或者是在哪個鏡頭下面多多的展現一下自己,因為我覺得你就是一個天生適合在鏡頭下面存活的人,就是鏡頭感超級足。」
Свернуть

Уважаемые пользователи! Администрация сайта «Реальные отзывы» убедительно просит предоставлять конкретные факты (номер, дату заказа и проч.), чтобы мы не сочли ваш отзыв наговором конкурентов. Благодарим за понимание. Не подкрепленные фактами отзывы будут удаляться как неинформативные.

Оставить отзыв

Имя (обязательно):
Электропочта (не обязательно):

негативный отзыв нейтральный отзыв положительный отзы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