Товары для дома » Для ремонта и обустройства » Отопительное оборудование
Бытовая техника » Мелкая и средняя техника

他生氣,倒不是因為踹他這一腳有多疼,而是這種情況明明應該是男人挺身而出的時候,她卻把劇本拿反了。 再或者,她可以不管不顧直接上房梁,就算他躲不過也不會怪她。

  • Дополнительно:
可她還是傻得先給別人機會而自己冒險。

笨蛋……

慕晨翊望著飛出箭,又因不能立刻上去看她傷得怎麼樣,而有些急躁。

他根本沒有意識到自己的情緒正在因為某個人而改變,儘管有種感覺是他一直否認的,但還是無法控制的蔓延了。

幾分鐘后,不再有東西從窗里飛出。

慕晨翊正要重新找地方上去時,一束淺灰色的身影從裡面躍了出來。

她比他更不想繼續留在裡面,所以在不知道有沒有第二輪的情況下,趁著弓弩里的飛出箭減少時,她毫不含糊的下了房梁,從窗台上一躍而下。

但腳上的擦傷導致整個小腿發麻,落地后,她沒站穩,一屁股坐在了石板路上。

硬碰硬的操作疼得她輕嘶一聲。

慕晨翊大長腿兩步走到她身邊,蹲了來,一手握住她的手臂一手攬住她的腰,問道:「傷了哪些地方。」

庄珞然齜著牙,疼得眼淚在眼眶裡打轉。

心裡念著:我的尾椎呀……疼死啦……

嘴上就是不回答他。

慕晨翊見她疼成這樣也愣是不吱聲,音色低沉了幾分說道:「疼不丟人,在我這裡不用裝。」

庄珞然反手揉著自己的尾椎位置,正要說話,窗檯里又飛出數支帶著寒光利刃的箭。

慕晨翊見狀,也不等她回答了,自己掀開她的褲腳,查看她小腿的傷。

雖只是一點破皮的擦傷,但因箭頭上有藥物,所以破皮的四周開始紅腫起來。

他皺緊了眉,又順著她手的位置查看她揉的地方。

只輕輕觸到她的外衣,某人跟炸毛似的激動起來,但因聲帶發出的男聲只有中音,所以只能用急速而又平平的怪異語氣說道:「這裡不許看。」

慕晨翊伸過去的手頓住,而目光卻落在她臉上。

她說話的表情很嚴肅。

慕晨翊把目光回到她受傷的小腿上:「得趕緊離開這個地方,你還能動?」

庄珞然對他的這句問話有些不解,弱弱問道:「還能說話算能動嗎?」

慕晨翊拋給她一個嫌棄的眼神,背過身去,仍蹲著:「自己上來。」

庄珞然聽到他這個要求,猶豫了,頭有些暈,但警覺性還在。

雖然已經束縛了該束縛的,但這樣接觸還是容易被發現呀。

再說,又要去他背上……

「快點!」

蹲著的人不耐煩了,現在是弓弩機關,不知一會兒準備的箭用完后還有什麼。

先人智慧不好猜則,離開是最好辦法。

庄珞然咬了咬牙,別無選擇的爬上了他的背。

沒轍,頭暈又腳麻,尾椎也疼,妥妥的一個傷員,不得不認慫。

剛覆上他的背,整個人就被帶離了地面。

慕晨翊尋著兩人進來是的腳印往外走。

庄珞然在他背上有些緊張,小聲提醒道:「翊先生,你的手這樣抓著就好,別往上了哈。」

上次落到他背上,自己沒少吃虧,這次一定要叮囑他。 慕晨翊沒有應她,只把她往上掂了掂,繼續往前走。

她也知道自己中毒,但什麼也沒說,很符合她什麼事都靠自己的作風。

提醒之後,她也不說話了。

感到背上人已經將頭搭在他肩上,慕晨翊穩重的步伐有些亂。

「睡了?」

他把她晃了晃。

庄珞然還有些意識,求生谷欠很強的雙手環住他的脖子,怕給晃下去,並含糊不清的抱怨道:「穩一點,我要晃下去了。」

慕晨翊全身僵硬,甚至停下了腳步……

嬌而不作,甜而不媚的聲音又一次出現在他耳邊。

這個聲音出現在他夢裡出現過許多次。

一秒鐘后,他回了神,加快步伐往叢林外面走去。

想到一件更要緊的事,他問背上的人:「出去以後,我該做些什麼?」

庄珞然還知道有人問她,應道:「我還能管你做些什麼?」

慕晨翊:……

相差一歲也有代溝了?

慕晨翊換了個問法:「你的腳傷怎麼處理?」

庄珞然:「我們進來前注射針葯的升級版,兩個時內注射應該有效。你怎麼這麼笨?」

慕晨翊覺得她果然是中毒太深,不然不會用這種找死的語氣和他說話:「你確定有效?」

庄珞然:「以前中了人家下的毒也是這麼解的,應該有效。」

慕晨翊:「有這種東西為什麼不給我父親試試?」

他覺得她在故意隱瞞。

庄珞然:「在你父親身上沒用,一是時間太長,試劑在身體里會發生變化;二是如果試劑本身產生了抗體,我的這種短期才有效的藥物根本起不了作用,反而傷身。」

重生巨星在劫難逃 慕晨翊:「復原配方你有多少把握?」

庄珞然:「都沒看到上面的字,現在沒底……放心吧,我一定儘力。你爸爸很疼你嗎?你很在乎他。」

慕晨翊:「我爸……最疼我媽,但我們一家人誰也不想失去誰。」

庄珞然:「哦,那還不錯,這才是家的樣子吧。」

家在她心裡的印象只是庄公館白色的水泥建築。

慕晨翊:「你保持清醒,一會兒就到。」

進入密林后,枝丫擋路,一隻手托著她,一隻手要除去障礙物,他明顯放慢了速度。

庄珞然腦子有些迷糊,完全沒了防備:「去到你們的地方,你能給我聯繫到學校嗎?學醫那種。」

慕晨翊應了一聲。

庄珞然有些許的興奮,似乎又有了點精神:「你和庄峋的項目我不懂,合作的事你別框我啊。」

慕晨翊勾了勾唇,都這個時候了還想著他會不會騙她?

「放心,我不會欺負你這種傻瓜。」

庄珞然眼睛快睜不開了:「萬一我這裡有什麼事,看在我踹過你一腳的份上,你能不能把莘妤和洳茵送出岦州?」

她們從小陪她長大,因她而失去自由,庄珞然從不想因自己連累任何人。

慕晨翊回答得很乾脆:「不行!」

庄珞然不滿的搖了搖他的脖子,頭無力的搭在他肩上:「為什麼?」

慕晨翊一副清高的語氣:「我的實力不允許有緋聞。」

讓他送走莘妤和洳茵,又不是拐走,能有什麼緋聞?

以為誰都會喜歡他那張好看的臉嗎?

庄珞然不說話了,沒法和這種自戀的人聊天。 她的精神又萎靡了些,好想睡覺。

背上的人沒了動靜,連環住他脖子的手也變得無力,慕晨翊有些慌神,用冷厲的聲音喝向背上的人:「不許睡。」

庄珞然抬了抬沉沉的頭,扭捏回應:「就睡一會兒。」

慕晨翊聲音還是那麼大:「那也不行。」

庄珞然此時特別不喜歡他:「我……很討厭你。」

慕晨翊這回聲音小了些:「為什麼?」

庄珞然迷迷糊糊應道:「說我笨,罵我傻,還不許我困的時候睡……」

後面的話嘟嘟噥噥再也聽不清楚了。

他領子里的味道很好聞,她深呼吸幾口后覺得特別助眠……

快走出密林時,他給鄭軾發了信息。

鄭軾到來的速度也很快。

見到兩人這個樣子出來,鄭軾也很快明白這是在裡面遇上事了。

慕晨翊把人放進車裡,吩咐鄭軾把車開回御公館后,便在庄珞然帶來的小包里找針葯。

但等他麻溜的裝好針葯準備注射的時候,他又停了下來。

進去之前她已經告知過針葯的毒性,兩種相似的葯,短時間連續注射,她的小身板受得住?

但不注射,她已經昏迷。

地球求生指南 有些遲疑的慕晨翊不由自主的伸手摸了摸她的臉。

蜜糖色的皮膚,手感很細。

鄭軾因在後視鏡中見到著駭人一慕,差點讓方向盤失去控制。

慕晨翊被晃動的車身給回了神,瞬間回到殺伐決斷的模樣。

順手接住側倒下來的人,挽起她的袖子,利索的把針葯注射進她的體內。

直到現在他才意識到,這片密林的迷霧不但有驅除動物的毒性,還能惑人心智。

連他這麼一個果斷的人,到了裡面后竟變得婆婆媽媽,甚至還對她產生了奇妙的感覺。

慕晨翊又把目光飄落在昏迷不醒的人身上,就那麼直直的看著她,看著她……

鄭軾開車回到市區,張了幾次嘴,沒都敢出聲。

因為後視鏡的一幕再次震感了他脆弱的心靈:少爺就那麼一直抱著莊家少爺看,看了很久也不願把目光移向別處,而且還帶著那麼一點含情脈脈……這,這……來一趟岦州讓少爺轉了性,回去怎麼向祁老爺交代。

「少,少爺……」他終於還是開了口:「我們應該送她去醫院或是庄公館吧?」

然少爺這副樣子,要麼送去給醫生診治,要麼就只有交給莊家人,沒有別的選擇。

慕晨翊還是沒有將視線從庄珞然身上移開,但清清楚楚的應道:「回御公館。」

鄭軾張大了嘴巴卻只發出小小的聲音:「是,少爺。」

今天的一切太讓他的心無法平靜。

鄭軾機械的把車開回御公館。

而慕晨翊在回到御公館后,也不顧忌眾人的目光,直接把昏迷的莊家少爺從車上抱了下來。

眼瞧著少爺的方向是樓上卧室,機智的鄭軾幾步跑到前面帶路,引導的說道:「少爺,客房昨天才打掃過,被褥都是新的。」

慕晨翊看他一眼,沒有做聲,但也把人抱去了客房。

他的顧忌和鄭軾不一樣,庄珞然始終是女孩,萬一在他床上醒來,膽小如鼠的她還不知道會驚恐成什麼樣。 大家不是很「熟」,適當保持些距離也好。以免把人給嚇遠了,以後不好接近。

把人放到床上,手腳利索的人又把這隻喵的運動服給扒了下來,然後輕輕替她蓋上被子。

剛做好這一切,客房的門被人悄悄推開了。

白若姀從外面伸頭進來,往表哥的方向張望。

慕晨翊看她一眼,知道是鄭軾通風報信,於是淡淡說道:「進來。」

白若姀輕手輕腳推開房門,走了過去。

庄珞然很瘦,以至於躺在床上,被子一蓋,幾乎就看不到輪廓。

若不是枕頭上的腦袋,誰也看不出床上睡了個人。

白若姀本想問庄珞然怎麼了,但想著平日里表哥對庄珞然是著各種不滿,這會兒又沉默的坐在她床邊,而床上人又雙目緊閉,她覺得自己已經猜到真相了。

「哥,我知道你不想讓我和他走得太近,但你也不至於把人弄成這樣,他好歹也是岦州的少領主,莊家要是知道了,不會善罷甘休的。」

慕晨翊看了一眼單純得發白的表妹,什麼話也沒說就站了起來。

白若姀也不知道庄珞然嚴不嚴重,攔住「理虧」的表哥:「你幹什麼去?他嚴不嚴重?要不要叫醫生……」

慕晨翊不耐煩的看她一眼:「我去拿毛巾。」
可她還是傻得先給別人機會而自己冒險。

笨蛋……

慕晨翊望著飛出箭,又因不能立刻上去看她傷得怎麼樣,而有些急躁。

他根本沒有意識到自己的情緒正在因為某個人而改變,儘管有種感覺是他一直否認的,但還是無法控制的蔓延了。

幾分鐘后,不再有東西從窗里飛出。

慕晨翊正要重新找地方上去時,一束淺灰色的身影從裡面躍了出來。

她比他更不想繼續留在裡面,所以在不知道有沒有第二輪的情況下,趁著弓弩里的飛出箭減少時,她毫不含糊的下了房梁,從窗台上一躍而下。

但腳上的擦傷導致整個小腿發麻,落地后,她沒站穩,一屁股坐在了石板路上。

硬碰硬的操作疼得她輕嘶一聲。

慕晨翊大長腿兩步走到她身邊,蹲了來,一手握住她的手臂一手攬住她的腰,問道:「傷了哪些地方。」

庄珞然齜著牙,疼得眼淚在眼眶裡打轉。

心裡念著:我的尾椎呀……疼死啦……

嘴上就是不回答他。

慕晨翊見她疼成這樣也愣是不吱聲,音色低沉了幾分說道:「疼不丟人,在我這裡不用裝。」

庄珞然反手揉著自己的尾椎位置,正要說話,窗檯里又飛出數支帶著寒光利刃的箭。

慕晨翊見狀,也不等她回答了,自己掀開她的褲腳,查看她小腿的傷。

雖只是一點破皮的擦傷,但因箭頭上有藥物,所以破皮的四周開始紅腫起來。

他皺緊了眉,又順著她手的位置查看她揉的地方。

只輕輕觸到她的外衣,某人跟炸毛似的激動起來,但因聲帶發出的男聲只有中音,所以只能用急速而又平平的怪異語氣說道:「這裡不許看。」

慕晨翊伸過去的手頓住,而目光卻落在她臉上。

她說話的表情很嚴肅。

慕晨翊把目光回到她受傷的小腿上:「得趕緊離開這個地方,你還能動?」

庄珞然對他的這句問話有些不解,弱弱問道:「還能說話算能動嗎?」

慕晨翊拋給她一個嫌棄的眼神,背過身去,仍蹲著:「自己上來。」

庄珞然聽到他這個要求,猶豫了,頭有些暈,但警覺性還在。

雖然已經束縛了該束縛的,但這樣接觸還是容易被發現呀。

再說,又要去他背上……

「快點!」

蹲著的人不耐煩了,現在是弓弩機關,不知一會兒準備的箭用完后還有什麼。

先人智慧不好猜則,離開是最好辦法。

庄珞然咬了咬牙,別無選擇的爬上了他的背。

沒轍,頭暈又腳麻,尾椎也疼,妥妥的一個傷員,不得不認慫。

剛覆上他的背,整個人就被帶離了地面。

慕晨翊尋著兩人進來是的腳印往外走。

庄珞然在他背上有些緊張,小聲提醒道:「翊先生,你的手這樣抓著就好,別往上了哈。」

上次落到他背上,自己沒少吃虧,這次一定要叮囑他。 慕晨翊沒有應她,只把她往上掂了掂,繼續往前走。

她也知道自己中毒,但什麼也沒說,很符合她什麼事都靠自己的作風。

提醒之後,她也不說話了。

感到背上人已經將頭搭在他肩上,慕晨翊穩重的步伐有些亂。

「睡了?」

他把她晃了晃。

庄珞然還有些意識,求生谷欠很強的雙手環住他的脖子,怕給晃下去,並含糊不清的抱怨道:「穩一點,我要晃下去了。」

慕晨翊全身僵硬,甚至停下了腳步……

嬌而不作,甜而不媚的聲音又一次出現在他耳邊。

這個聲音出現在他夢裡出現過許多次。

一秒鐘后,他回了神,加快步伐往叢林外面走去。

想到一件更要緊的事,他問背上的人:「出去以後,我該做些什麼?」

庄珞然還知道有人問她,應道:「我還能管你做些什麼?」

慕晨翊:……

相差一歲也有代溝了?

慕晨翊換了個問法:「你的腳傷怎麼處理?」

庄珞然:「我們進來前注射針葯的升級版,兩個時內注射應該有效。你怎麼這麼笨?」

慕晨翊覺得她果然是中毒太深,不然不會用這種找死的語氣和他說話:「你確定有效?」

庄珞然:「以前中了人家下的毒也是這麼解的,應該有效。」

慕晨翊:「有這種東西為什麼不給我父親試試?」

他覺得她在故意隱瞞。

庄珞然:「在你父親身上沒用,一是時間太長,試劑在身體里會發生變化;二是如果試劑本身產生了抗體,我的這種短期才有效的藥物根本起不了作用,反而傷身。」

重生巨星在劫難逃 慕晨翊:「復原配方你有多少把握?」

庄珞然:「都沒看到上面的字,現在沒底……放心吧,我一定儘力。你爸爸很疼你嗎?你很在乎他。」

慕晨翊:「我爸……最疼我媽,但我們一家人誰也不想失去誰。」

庄珞然:「哦,那還不錯,這才是家的樣子吧。」

家在她心裡的印象只是庄公館白色的水泥建築。

慕晨翊:「你保持清醒,一會兒就到。」

進入密林后,枝丫擋路,一隻手托著她,一隻手要除去障礙物,他明顯放慢了速度。

庄珞然腦子有些迷糊,完全沒了防備:「去到你們的地方,你能給我聯繫到學校嗎?學醫那種。」

慕晨翊應了一聲。

庄珞然有些許的興奮,似乎又有了點精神:「你和庄峋的項目我不懂,合作的事你別框我啊。」

慕晨翊勾了勾唇,都這個時候了還想著他會不會騙她?

「放心,我不會欺負你這種傻瓜。」

庄珞然眼睛快睜不開了:「萬一我這裡有什麼事,看在我踹過你一腳的份上,你能不能把莘妤和洳茵送出岦州?」

她們從小陪她長大,因她而失去自由,庄珞然從不想因自己連累任何人。

慕晨翊回答得很乾脆:「不行!」

庄珞然不滿的搖了搖他的脖子,頭無力的搭在他肩上:「為什麼?」

慕晨翊一副清高的語氣:「我的實力不允許有緋聞。」

讓他送走莘妤和洳茵,又不是拐走,能有什麼緋聞?

以為誰都會喜歡他那張好看的臉嗎?

庄珞然不說話了,沒法和這種自戀的人聊天。 她的精神又萎靡了些,好想睡覺。

背上的人沒了動靜,連環住他脖子的手也變得無力,慕晨翊有些慌神,用冷厲的聲音喝向背上的人:「不許睡。」

庄珞然抬了抬沉沉的頭,扭捏回應:「就睡一會兒。」

慕晨翊聲音還是那麼大:「那也不行。」

庄珞然此時特別不喜歡他:「我……很討厭你。」

慕晨翊這回聲音小了些:「為什麼?」

庄珞然迷迷糊糊應道:「說我笨,罵我傻,還不許我困的時候睡……」

後面的話嘟嘟噥噥再也聽不清楚了。

他領子里的味道很好聞,她深呼吸幾口后覺得特別助眠……

快走出密林時,他給鄭軾發了信息。

鄭軾到來的速度也很快。

見到兩人這個樣子出來,鄭軾也很快明白這是在裡面遇上事了。

慕晨翊把人放進車裡,吩咐鄭軾把車開回御公館后,便在庄珞然帶來的小包里找針葯。

但等他麻溜的裝好針葯準備注射的時候,他又停了下來。

進去之前她已經告知過針葯的毒性,兩種相似的葯,短時間連續注射,她的小身板受得住?

但不注射,她已經昏迷。

地球求生指南 有些遲疑的慕晨翊不由自主的伸手摸了摸她的臉。

蜜糖色的皮膚,手感很細。

鄭軾因在後視鏡中見到著駭人一慕,差點讓方向盤失去控制。

慕晨翊被晃動的車身給回了神,瞬間回到殺伐決斷的模樣。

順手接住側倒下來的人,挽起她的袖子,利索的把針葯注射進她的體內。

直到現在他才意識到,這片密林的迷霧不但有驅除動物的毒性,還能惑人心智。

連他這麼一個果斷的人,到了裡面后竟變得婆婆媽媽,甚至還對她產生了奇妙的感覺。

慕晨翊又把目光飄落在昏迷不醒的人身上,就那麼直直的看著她,看著她……

鄭軾開車回到市區,張了幾次嘴,沒都敢出聲。

因為後視鏡的一幕再次震感了他脆弱的心靈:少爺就那麼一直抱著莊家少爺看,看了很久也不願把目光移向別處,而且還帶著那麼一點含情脈脈……這,這……來一趟岦州讓少爺轉了性,回去怎麼向祁老爺交代。

「少,少爺……」他終於還是開了口:「我們應該送她去醫院或是庄公館吧?」

然少爺這副樣子,要麼送去給醫生診治,要麼就只有交給莊家人,沒有別的選擇。

慕晨翊還是沒有將視線從庄珞然身上移開,但清清楚楚的應道:「回御公館。」

鄭軾張大了嘴巴卻只發出小小的聲音:「是,少爺。」

今天的一切太讓他的心無法平靜。

鄭軾機械的把車開回御公館。

而慕晨翊在回到御公館后,也不顧忌眾人的目光,直接把昏迷的莊家少爺從車上抱了下來。

眼瞧著少爺的方向是樓上卧室,機智的鄭軾幾步跑到前面帶路,引導的說道:「少爺,客房昨天才打掃過,被褥都是新的。」

慕晨翊看他一眼,沒有做聲,但也把人抱去了客房。

他的顧忌和鄭軾不一樣,庄珞然始終是女孩,萬一在他床上醒來,膽小如鼠的她還不知道會驚恐成什麼樣。 大家不是很「熟」,適當保持些距離也好。以免把人給嚇遠了,以後不好接近。

把人放到床上,手腳利索的人又把這隻喵的運動服給扒了下來,然後輕輕替她蓋上被子。

剛做好這一切,客房的門被人悄悄推開了。

白若姀從外面伸頭進來,往表哥的方向張望。

慕晨翊看她一眼,知道是鄭軾通風報信,於是淡淡說道:「進來。」

白若姀輕手輕腳推開房門,走了過去。

庄珞然很瘦,以至於躺在床上,被子一蓋,幾乎就看不到輪廓。

若不是枕頭上的腦袋,誰也看不出床上睡了個人。

白若姀本想問庄珞然怎麼了,但想著平日里表哥對庄珞然是著各種不滿,這會兒又沉默的坐在她床邊,而床上人又雙目緊閉,她覺得自己已經猜到真相了。

「哥,我知道你不想讓我和他走得太近,但你也不至於把人弄成這樣,他好歹也是岦州的少領主,莊家要是知道了,不會善罷甘休的。」

慕晨翊看了一眼單純得發白的表妹,什麼話也沒說就站了起來。

白若姀也不知道庄珞然嚴不嚴重,攔住「理虧」的表哥:「你幹什麼去?他嚴不嚴重?要不要叫醫生……」

慕晨翊不耐煩的看她一眼:「我去拿毛巾。」
Свернуть

Уважаемые пользователи! Администрация сайта «Реальные отзывы» убедительно просит предоставлять конкретные факты (номер, дату заказа и проч.), чтобы мы не сочли ваш отзыв наговором конкурентов. Благодарим за понимание. Не подкрепленные фактами отзывы будут удаляться как неинформативные.

Оставить отзыв

Имя (обязательно):
Электропочта (не обязательно):

негативный отзыв нейтральный отзыв положительный отзы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