Товары для дома » Для ремонта и обустройства » Электро Инструмент » Фрезеры
Отели

季夏和特意跑前面去打聽一番,回來告訴沈冽,當真派了林副尉的一個親兵去了。

  • Дополнительно:
沈冽沒有多大反應,隨意應了幾句。

季夏和看了後邊略有些距離的戴豫和杜軒一眼,壓低聲音說道:「你們和郭家,到底是什麼怎麼回事啊?」

以他對沈冽的了解,他完全不像是會在外人面前直接說出那樣一番話的人。

以及當初在江州游湖被拋棄,又逃生而出的詳情,季夏和當真撓心撓肺撓牆的想知道。

「再有十里路,可能會有一番打鬥,」沈冽說道,「那附近有個駐守點,運氣好不會被發現,運氣不好,對方可能會帶人來攔。」

「你這話題轉的……」

「我是怕你又站不穩,」沈冽看他一眼,「還記得昨夜嚇成了何樣?」

季夏和心有餘悸,摸了摸自己的脖子。

「我們人多,太過顯眼,不可能不會被發現,」沈冽又道,「做好準備,自小學習的騎射本事,到時可別忘了。」

「知道了。」季夏和悶悶說道,只是平常打打人是一碼事,上陣殺敵那是另一碼事。

·

大雨讓江面水位怒漲,上流水勢湍急,一時很難離開。

夏昭衣站在窗邊,眺著遠江,江水滔滔,衝天之姿,卷了上游的山石黃泥,江面尤為渾濁。

客棧在江邊,樓前一片巨大的空地,眼下全是人影,客棧門前人來人往,好不熱鬧。

這時看到支離和老佟的身影出現在樓下,夏昭衣攏眉,想了想,轉身往房門走去。

才拉開房門,湊巧,又遇上林清風他們從樓上下來。

走在林清風身後的大漢,夏昭衣也不陌生,是當初欺負陸寧衿兄妹的那人,后被她以機關木卡住前臂,那滋味,他大概終身不忘。

眼下人多,他們同樣未能注意到他,四人往樓下走去。

支離和老佟從外面進來,支離悶悶不樂,極為不高興,抬頭看到林清風等人,想起昨夜之事,支離不喜,和林清風對上目光時,冷冷的收回視線,朝前邊走去。

林清風眼下臉色也極其糟糕,之所以中途來這遊子庄渡口,是因為她安排在應金良旁邊的人會給她送來消息。

早上的確收到了,她氣的幾乎要殺人。

眼下她心情正不爽,迎面而來的這個少年卻給她看一張臭臉,談不上是白眼,但是這個眼神,著實令她不喜。

雙方就要經過時,林清風忽然伸腳,想要將對方絆倒。 一行人有說有笑的進了院子,卻不見福兒壽兒在院子里玩,不免心裡有些納悶。

一說到這事兒,張媽媽的臉上就不好看。將人讓到屋裡炕上接過自家的胖兒子,這才繼續說道:「這不是府上來了,客人說人手不夠,我家福兒今年十四,已經能在府里當差就是壽兒,如今也已經11歲了,也能幹些跑腿的活計!」

語氣里的心疼與無奈,喜兒聽的分明,更心疼張媽媽了。

「不知又是什麼貴客?竟然還要孩子們上前伺候?」木氏也是心疼那兩個孩子,不由就問了一句。

一說到這個張媽媽的臉上,更是陰沉不定了!

可也知道這裡沒外人,於是就壓低了聲音說道:「從京城來的,說是府里的少爺,來這邊避暑的!」

見她好似還有話沒說出,木氏接話道:「這裡偏僻夏日,雖說不如京城那麼炎熱,可卻也並不是什麼風景秀麗之地,怎的就跑到這裡了?」

有人詢問,張媽媽自然就有了傾訴的慾望。將事情原原本本的倒豆子一般一一說來!

原來半個月前,從京城裡就來了這位少爺,這位少爺年紀不過16,卻是極其要排場的人,一來就嫌棄這別院裡面人手不足。袁管事無法,只好將各家十歲以上的丫頭小子全都召集來。天天陪著這小少爺玩,這才安生下來。

鋼鐵蒸汽與火焰 「你是不知道,福兒我倒不怎麼擔心,那孩子是個穩當的,可那壽兒,卻讓我操碎了心!」張媽媽說的那是一個心酸不已。

原來那少爺很喜歡找小廝玩,也很喜歡拉著小廝們在外頭玩樂。甚至有時不顧及小思的年齡,直接帶到那種場所,怎能不讓人擔憂?

「不如求了,袁管事將孩子換到其他地方當差?」

「哪裡沒有想辦法呀,也不知為何,壽兒那孩子就得了那少爺的青眼!」一說到這個,張媽媽心裡的怒火就不斷翻湧,「若是早早贖身,哪裡用孩子受這份罪?若是時間長久了,我真怕…」

話未說完,那眼裡的淚花卻已再也控制不住。

快穿當炮灰拿到主角劇本 說到這個喜兒,立馬就接話道:「那時從媽媽這裡拿的銀錢,以開店鋪做了生意,如今有了盈利,這次來我把賬冊帶來了!」

說著就從隨身所帶的小包里拿出了賬冊,看著上面工整的字跡,張媽媽眼含驚訝!沒成想這小丫頭如今竟然也識字寫字了,果然如自家男人說的那樣,這蘇家都不是普通人啊!

「這一年多咱們生意還是不錯,一個月凈利潤就有十五兩銀子,一年下來就是180兩,當初媽媽投的錢算做兩份,那就是36兩!」

說完就將帳冊遞到了張媽媽身前,張媽媽用眼睛掃了一眼,就將推了回去。

「你這丫頭果然是個有頭腦的!我這什麼都沒做,一年就能分上36兩銀子,真真是不少了!」這話正媽媽說的是真不假,這一個月就三兩銀子的收入,比他們兩口子忙忙碌碌在府里當差一個月,還要多上兩倍!

「若是沒有媽媽給的那些銀子,我們也做不起生意來!」說著就將銀子拿出放在了桌上!

張媽媽嘆了生氣,眼中含著說不清道不明的情緒,「若是以往這銀子,我必不能收的!我不過是出了些銀子,也沒幫上忙,這一年下來不但本錢有了,甚至還多賺了那麼些!

只是如今家裡真是用錢緊,我想著先給兩個孩子贖了身,免得他們去府里當差,就算兩口子過得緊巴些,也總比一家子都是奴才強!」

喜兒也猜出了張媽媽的意圖,點了點頭算是對此認同,「若是不行,我們湊湊,你這一家子全都贖了身,豈不更好?」

木氏說這話也是深思熟慮的,這兩口子都是府上得用的,月錢給的也多,在外頭也有體面,收的好處也不在少數,手裡自然有銀錢。就是缺少一些,他們補上也就是了!

張媽媽眼眸微閃,最終還是嘆了聲氣,「我何嘗不這樣想啊,只是…我也不瞞妹子,我們一家子贖身的錢,我也偷偷問過了,不算身在京城的公婆,只我們五口人的贖身銀子就要二百六十兩!」

這話一出口還真是把所有人嚇得夠嗆!要知道,在縣城裡買一座三進的宅子也不過才二百兩,這一家五口,其中還有一個一歲的孩子兩個半大的小子,就這就要260兩!

「我就想著先將兩個小子的贖身銀子湊出來,我問過了,兩個小子就要一百兩了!」

張媽媽語氣無奈,心裡那份難過更是讓她呼吸急促。木氏也是做娘的,哪裡能體會不到她的那份心。

喜兒則是盤算著自家的銀子,除去姑姑的嫁妝銀子,鋪子里盈利的一百四十四兩,還有去年賣山藥正的46兩以及賣藥材的35兩,雖說還差一些,可湊湊,應當是夠的。於是沖著自家娘親點了點頭,這種大事,還是由大人出面更為合適。

「我們這兒也有些銀子,回頭讓王鏢頭捎來,你先用著,不為自己考慮,也當是為兩個孩子考慮考慮!」

張媽媽神色間帶著猶豫,若是能一家五口全部贖身,那自然是好的,可她心裡也有著難言的擔憂,於是咬了咬唇,緩緩的點了點頭!

知道她們是來給蘇文香置辦嫁妝的,張媽媽收起剛剛難過的心情,開始滔滔不絕的講述這縣城裡好的鋪子。

「我見過文香妹子的繡花手藝,只要買些好布料,那嫁衣自己就能做!至於說首飾類的,倒是有一家,很是不錯,樣式好銀子也給的足!」

木氏細細的聽著,時不時的詢問上兩句,時不時的點點頭,就這樣,一上午的時間很快就過去了。

張媽媽一拍大腿,甚是懊惱,「你看看我光顧著說話了,也沒去準備飯菜!」

說著就忙,要下炕去準備飯菜,而正此時,院門外響起了袁桂圓那興奮的聲音。

聽見是她來了,喜兒哪還顧得了許多,忙穿了鞋慌慌忙忙去給她開門,當看到她眼前的袁桂圓時,她整個人都驚呆了!

「胖丫姐姐,你怎麼瘦了這麼些呀?」

也不外乎喜而驚訝,原本人高馬大胖胖圓圓的袁桂圓,此時已能看出那瓜子臉龐,原本不大的眼睛,此時一雙桃花眸似水含情,若不是對她極為熟悉,還真有可能認不出來。 支離何等身手,橫伸而出的腿,他一眼看到,本可以躲開,但他沒有,穩住下盤,足尖一抬,林清風「啊」的一聲屈身抱住腿,骨頭被傷及,淚花頃刻涌了出來。

旁人這才意識到發生什麼,林清風隨即撲上去要抓支離,老佟一步上前,抬手將她一推。

林清風身旁的大漢當即也上前,抓著老佟的手就是一拳。

兩個虎背熊腰的男人一下子打了起來。

兩旁食客紛紛逃開,桌椅板凳一通狼藉。

掌柜的聞聲趕來,又不敢上前,在外頭勸著。

支長樂恰和老翁抱著一些吃食從另一頭回來,瞧見大堂里的模樣,支長樂忙將手裡東西交給老翁,上前去幫老佟。

二打一,勝負很快定下,昨夜猖獗的大漢被死死壓制在地,掌柜的上前勸和,看到一旁容貌清秀的支離,又讓支離幫忙說幾句。

「我兩位兄長替我教訓不長眼的畜生,我為什麼要幫著那畜生讓我兩位兄長住手?」支離雙手抄在胸前反問。

說完目光朝對方的同夥看去,卻看到跟隨在他們身旁的那個少年,正暗暗沖自己豎起一根大拇指。

支離頗有些意外,眉梢一揚。

餘一舟不敢太張揚,很快收回拇指,繼續翁頭翁腦站在嵇鴻身旁。

林清風氣得發抖,伸手拉師父,開口讓師父出頭。

嵇鴻一臉悠然,伸出手指:「當初我的四成,改成六成。」

林清風頓時鬆開他的手,不想理了。

好在老佟和支長樂並沒有要對大漢下死手,揍了一頓,就讓人滾蛋。

婚途不知返 大漢被打的發麻,齜牙咧嘴從地上爬起,林清風怒罵他沒用,轉身朝外面走去。

支離帶著老佟和支長樂離開,老翁也樂呵呵跟上去。

才到門口的嵇鴻回頭朝老翁看去,皺了皺眉,感覺有點熟悉,但具體又說不出來。

餘一舟看師父止步,也不由回頭,不知道師父在看誰,但是他一眼又看到了那個少年。

少年正在上樓,剛打了一個大獲全勝的架,現在大堂內的諸多目光都在看著他,身後兩個大漢跟著,還有一個老翁步伐愉快的在追,這畫面,別提多威風了。

同是少年人,再看看自己,餘一舟心頭嘆氣。

夏昭衣就在樓梯口,為了減少不必要的麻煩,她並沒有下去。

支離上得樓來,見到夏昭衣,剛剛有點好轉的心情頓時又一沉。

夏昭衣見他模樣,一笑:「我沒料錯?」

「沒,還真給我打聽到了,但是沈郎君早就走了,」支離悶悶道,「而且好幾天了,說是往松州和安江去的。」

「安江?」夏昭衣有些意外,「可知他去那是做什麼的?」

「不知道,」支離一嘆,「小師姐,你說會不會咱們在過江的時候,剛好和他們的船擦身而過?」

夏昭衣皺眉,點了點頭:「應該是有這個可能。」

支離耷拉著臉,發自內心的發愁:「要真這樣的話,好難過呀,我可想沈郎君了。」

一別數年,沒能碰上,喜歡沈冽不僅僅是沈冽人好,更還有他待他們的救命之恩,這可不是尋常的救命之恩,是冒死相救於危難關頭。

就連他自己的親娘都未曾這樣做到過,否則他也不會被遺棄於大水衝來的孤木上,歷經九死一生之後,才被師父撿到。

回去房裡,支離心情低落,支長樂把老翁抓來給他講故事,老翁一邊剝著花生,一邊講的不知所云。

夏昭衣獨自在隔壁卧房,她將這些年所收到的信件逐一再看了一遍。

趙寧前後寄來的書信一共是十一封,師父寄來三封,二哥是五封。

趙寧的十一封書信里,有五封都提到過林清風。

因當年在京城生意場上的幾次交鋒,趙寧對林清風頗為關注,至今仍是,但林清風行事詭秘,反偵察能力極強,很難讓人能捕獲到她的行蹤。

不過有一件事,趙寧仍查到了,那就是,林清風一共有三個丈夫。

說來匪夷所思,但這樣亂的世道里,消息阻塞,連年戰亂,恰好成了作亂者的一張溫床。

林清風的師父嵇鴻,便是當年在佩封興亂過的修鞋老匠,此師徒極其貪財,效力於同渡廣明侯應佑生。

當初宣延帝李據攜文武百官棄京去往河京后,李氏政權對天下的把控逐步開始瓦解,廣明侯是最先一批脫離李氏政權的勛貴。

應佑生頗有能力手腕和謀略,脫離李家后,他韜光養晦,日漸崢嶸,於辛卯年自封為皇,但在去年,應佑生忽遭大病,於六月初八病故,其子應金良繼承皇位。

應佑生還活著的時候,共給應金良指了一位太子妃,三位良娣,兩位奉儀。

其中一位奉儀,便是林清風。

當初在京城,林清風花了巨大財力斂了大批藥材,而後試圖掀起一場瘟疫謠言,坐等這些藥材價格翻倍,背後所指示之人,便是應佑生身邊的第一猛將方一乃。

趙寧還查到,當初嵇鴻忽然天下聞名的同渡修鞋老匠的稱謂,也是這方一乃的手筆。

什麼以少勝多,連環計謀,幾乎都是假的,就是為了讓這修鞋老匠一戰成名。

鋪張如此之大,早就野心勃勃,夏昭衣甚至在想,林清風和嵇鴻也許未必就是效力於同渡的,畢竟當初她還以為嵇鴻是李驍的人,如今看來,嵇鴻在李驍身邊所做的那些事情,無非只是想將天下攪渾,渾水才好摸魚。

就如現在,應金良登基稱帝,林清風當了他的側妃,但她同時還有另外兩位丈夫,其中一位趙寧查不出來,另外一位,是燕南軍雲伯中手下一名軍師,姓白。

此事都是趙寧無意中得知的。

夏昭衣一封封看到最後一封書信,上邊提到林清風師徒最近的一批貨被截,數額巨大,想是對他們的影響不小。

這封書信特別長,她的目光落到了「沈冽」二字,和「左行」上。

松州以東,都是宋致易的地盤,之前趙寧說沈冽在江州那邊出了點事,同宋致易有關,不過趙寧給她寄信的時候,稱沈冽已經平安,不用擔心,所以夏昭衣沒有再去留心,可如今,沈冽又去宋致易那了,不知是做什麼。

以及……未免也太好打聽了吧?

想了想,夏昭衣將信件收拾好,起身去找支離。 幽靜的小巷子里,一個身著淡青色衣裙的少女梳著雙螺髻,發間帶著一朵淡粉色的絨花,許是來的匆忙,雙頰微微發紅。

看到喜兒之後,整個眼睛閃亮閃亮。

「傻呆著門口做甚?還不讓我進去!」喜兒這才驚覺自己擋住了大門,忙側開身子,讓她進來。

看著大變模樣的袁桂圓,喜兒還真是有一些反應不能。倒是袁桂圓大大方方的讓她打量,而她自己也在看著只比她矮了小半頭的喜兒,心裡也驚訝不已,這小丫頭比她小了幾歲,沒成想這個子倒是不低。

「你這小丫頭,可算是想起我來了!」袁桂圓牽著喜兒的手,將她上下打量,越看心裡越高興。「見你這樣我也就放心了!」

在她記憶深處,還是留著喜兒當初黑黑瘦瘦的模樣,沒成想這丫頭道如那雨後的春筍,變得身姿窈窕挺拔,就是模樣也比過去長開了些,看起來更加清麗脫俗!

喜兒在她面前從來沒有掩飾過情緒,於是嘟著嘴不高興的說道:「還說起我呢?你看看你自己,簡直跟換了人似的,這皮膚好的能掐出水來,還有這一身如那細柳一般!可真真實嚇了我一跳!」

袁桂圓被她的話逗樂,捂著嘴呵呵的直笑,張媽媽在屋裡聽見動靜,掀開帘子朝外走來,笑著指著兩人說道:「還不趕緊進屋子裡來,大日頭底下也不嫌熱!」

直到這時兩人才傻呵呵地反應過來,對視一笑,牽著手就進了屋子。

相互見過禮后,袁桂圓就將自己帶來的東西放在了桌子上,「我估摸著快吃晌午飯了,就從廚房裡拿了些東西來,全都是現成的,再做一個乾飯也就全了!」
沈冽沒有多大反應,隨意應了幾句。

季夏和看了後邊略有些距離的戴豫和杜軒一眼,壓低聲音說道:「你們和郭家,到底是什麼怎麼回事啊?」

以他對沈冽的了解,他完全不像是會在外人面前直接說出那樣一番話的人。

以及當初在江州游湖被拋棄,又逃生而出的詳情,季夏和當真撓心撓肺撓牆的想知道。

「再有十里路,可能會有一番打鬥,」沈冽說道,「那附近有個駐守點,運氣好不會被發現,運氣不好,對方可能會帶人來攔。」

「你這話題轉的……」

「我是怕你又站不穩,」沈冽看他一眼,「還記得昨夜嚇成了何樣?」

季夏和心有餘悸,摸了摸自己的脖子。

「我們人多,太過顯眼,不可能不會被發現,」沈冽又道,「做好準備,自小學習的騎射本事,到時可別忘了。」

「知道了。」季夏和悶悶說道,只是平常打打人是一碼事,上陣殺敵那是另一碼事。

·

大雨讓江面水位怒漲,上流水勢湍急,一時很難離開。

夏昭衣站在窗邊,眺著遠江,江水滔滔,衝天之姿,卷了上游的山石黃泥,江面尤為渾濁。

客棧在江邊,樓前一片巨大的空地,眼下全是人影,客棧門前人來人往,好不熱鬧。

這時看到支離和老佟的身影出現在樓下,夏昭衣攏眉,想了想,轉身往房門走去。

才拉開房門,湊巧,又遇上林清風他們從樓上下來。

走在林清風身後的大漢,夏昭衣也不陌生,是當初欺負陸寧衿兄妹的那人,后被她以機關木卡住前臂,那滋味,他大概終身不忘。

眼下人多,他們同樣未能注意到他,四人往樓下走去。

支離和老佟從外面進來,支離悶悶不樂,極為不高興,抬頭看到林清風等人,想起昨夜之事,支離不喜,和林清風對上目光時,冷冷的收回視線,朝前邊走去。

林清風眼下臉色也極其糟糕,之所以中途來這遊子庄渡口,是因為她安排在應金良旁邊的人會給她送來消息。

早上的確收到了,她氣的幾乎要殺人。

眼下她心情正不爽,迎面而來的這個少年卻給她看一張臭臉,談不上是白眼,但是這個眼神,著實令她不喜。

雙方就要經過時,林清風忽然伸腳,想要將對方絆倒。 一行人有說有笑的進了院子,卻不見福兒壽兒在院子里玩,不免心裡有些納悶。

一說到這事兒,張媽媽的臉上就不好看。將人讓到屋裡炕上接過自家的胖兒子,這才繼續說道:「這不是府上來了,客人說人手不夠,我家福兒今年十四,已經能在府里當差就是壽兒,如今也已經11歲了,也能幹些跑腿的活計!」

語氣里的心疼與無奈,喜兒聽的分明,更心疼張媽媽了。

「不知又是什麼貴客?竟然還要孩子們上前伺候?」木氏也是心疼那兩個孩子,不由就問了一句。

一說到這個張媽媽的臉上,更是陰沉不定了!

可也知道這裡沒外人,於是就壓低了聲音說道:「從京城來的,說是府里的少爺,來這邊避暑的!」

見她好似還有話沒說出,木氏接話道:「這裡偏僻夏日,雖說不如京城那麼炎熱,可卻也並不是什麼風景秀麗之地,怎的就跑到這裡了?」

有人詢問,張媽媽自然就有了傾訴的慾望。將事情原原本本的倒豆子一般一一說來!

原來半個月前,從京城裡就來了這位少爺,這位少爺年紀不過16,卻是極其要排場的人,一來就嫌棄這別院裡面人手不足。袁管事無法,只好將各家十歲以上的丫頭小子全都召集來。天天陪著這小少爺玩,這才安生下來。

鋼鐵蒸汽與火焰 「你是不知道,福兒我倒不怎麼擔心,那孩子是個穩當的,可那壽兒,卻讓我操碎了心!」張媽媽說的那是一個心酸不已。

原來那少爺很喜歡找小廝玩,也很喜歡拉著小廝們在外頭玩樂。甚至有時不顧及小思的年齡,直接帶到那種場所,怎能不讓人擔憂?

「不如求了,袁管事將孩子換到其他地方當差?」

「哪裡沒有想辦法呀,也不知為何,壽兒那孩子就得了那少爺的青眼!」一說到這個,張媽媽心裡的怒火就不斷翻湧,「若是早早贖身,哪裡用孩子受這份罪?若是時間長久了,我真怕…」

話未說完,那眼裡的淚花卻已再也控制不住。

快穿當炮灰拿到主角劇本 說到這個喜兒,立馬就接話道:「那時從媽媽這裡拿的銀錢,以開店鋪做了生意,如今有了盈利,這次來我把賬冊帶來了!」

說著就從隨身所帶的小包里拿出了賬冊,看著上面工整的字跡,張媽媽眼含驚訝!沒成想這小丫頭如今竟然也識字寫字了,果然如自家男人說的那樣,這蘇家都不是普通人啊!

「這一年多咱們生意還是不錯,一個月凈利潤就有十五兩銀子,一年下來就是180兩,當初媽媽投的錢算做兩份,那就是36兩!」

說完就將帳冊遞到了張媽媽身前,張媽媽用眼睛掃了一眼,就將推了回去。

「你這丫頭果然是個有頭腦的!我這什麼都沒做,一年就能分上36兩銀子,真真是不少了!」這話正媽媽說的是真不假,這一個月就三兩銀子的收入,比他們兩口子忙忙碌碌在府里當差一個月,還要多上兩倍!

「若是沒有媽媽給的那些銀子,我們也做不起生意來!」說著就將銀子拿出放在了桌上!

張媽媽嘆了生氣,眼中含著說不清道不明的情緒,「若是以往這銀子,我必不能收的!我不過是出了些銀子,也沒幫上忙,這一年下來不但本錢有了,甚至還多賺了那麼些!

只是如今家裡真是用錢緊,我想著先給兩個孩子贖了身,免得他們去府里當差,就算兩口子過得緊巴些,也總比一家子都是奴才強!」

喜兒也猜出了張媽媽的意圖,點了點頭算是對此認同,「若是不行,我們湊湊,你這一家子全都贖了身,豈不更好?」

木氏說這話也是深思熟慮的,這兩口子都是府上得用的,月錢給的也多,在外頭也有體面,收的好處也不在少數,手裡自然有銀錢。就是缺少一些,他們補上也就是了!

張媽媽眼眸微閃,最終還是嘆了聲氣,「我何嘗不這樣想啊,只是…我也不瞞妹子,我們一家子贖身的錢,我也偷偷問過了,不算身在京城的公婆,只我們五口人的贖身銀子就要二百六十兩!」

這話一出口還真是把所有人嚇得夠嗆!要知道,在縣城裡買一座三進的宅子也不過才二百兩,這一家五口,其中還有一個一歲的孩子兩個半大的小子,就這就要260兩!

「我就想著先將兩個小子的贖身銀子湊出來,我問過了,兩個小子就要一百兩了!」

張媽媽語氣無奈,心裡那份難過更是讓她呼吸急促。木氏也是做娘的,哪裡能體會不到她的那份心。

喜兒則是盤算著自家的銀子,除去姑姑的嫁妝銀子,鋪子里盈利的一百四十四兩,還有去年賣山藥正的46兩以及賣藥材的35兩,雖說還差一些,可湊湊,應當是夠的。於是沖著自家娘親點了點頭,這種大事,還是由大人出面更為合適。

「我們這兒也有些銀子,回頭讓王鏢頭捎來,你先用著,不為自己考慮,也當是為兩個孩子考慮考慮!」

張媽媽神色間帶著猶豫,若是能一家五口全部贖身,那自然是好的,可她心裡也有著難言的擔憂,於是咬了咬唇,緩緩的點了點頭!

知道她們是來給蘇文香置辦嫁妝的,張媽媽收起剛剛難過的心情,開始滔滔不絕的講述這縣城裡好的鋪子。

「我見過文香妹子的繡花手藝,只要買些好布料,那嫁衣自己就能做!至於說首飾類的,倒是有一家,很是不錯,樣式好銀子也給的足!」

木氏細細的聽著,時不時的詢問上兩句,時不時的點點頭,就這樣,一上午的時間很快就過去了。

張媽媽一拍大腿,甚是懊惱,「你看看我光顧著說話了,也沒去準備飯菜!」

說著就忙,要下炕去準備飯菜,而正此時,院門外響起了袁桂圓那興奮的聲音。

聽見是她來了,喜兒哪還顧得了許多,忙穿了鞋慌慌忙忙去給她開門,當看到她眼前的袁桂圓時,她整個人都驚呆了!

「胖丫姐姐,你怎麼瘦了這麼些呀?」

也不外乎喜而驚訝,原本人高馬大胖胖圓圓的袁桂圓,此時已能看出那瓜子臉龐,原本不大的眼睛,此時一雙桃花眸似水含情,若不是對她極為熟悉,還真有可能認不出來。 支離何等身手,橫伸而出的腿,他一眼看到,本可以躲開,但他沒有,穩住下盤,足尖一抬,林清風「啊」的一聲屈身抱住腿,骨頭被傷及,淚花頃刻涌了出來。

旁人這才意識到發生什麼,林清風隨即撲上去要抓支離,老佟一步上前,抬手將她一推。

林清風身旁的大漢當即也上前,抓著老佟的手就是一拳。

兩個虎背熊腰的男人一下子打了起來。

兩旁食客紛紛逃開,桌椅板凳一通狼藉。

掌柜的聞聲趕來,又不敢上前,在外頭勸著。

支長樂恰和老翁抱著一些吃食從另一頭回來,瞧見大堂里的模樣,支長樂忙將手裡東西交給老翁,上前去幫老佟。

二打一,勝負很快定下,昨夜猖獗的大漢被死死壓制在地,掌柜的上前勸和,看到一旁容貌清秀的支離,又讓支離幫忙說幾句。

「我兩位兄長替我教訓不長眼的畜生,我為什麼要幫著那畜生讓我兩位兄長住手?」支離雙手抄在胸前反問。

說完目光朝對方的同夥看去,卻看到跟隨在他們身旁的那個少年,正暗暗沖自己豎起一根大拇指。

支離頗有些意外,眉梢一揚。

餘一舟不敢太張揚,很快收回拇指,繼續翁頭翁腦站在嵇鴻身旁。

林清風氣得發抖,伸手拉師父,開口讓師父出頭。

嵇鴻一臉悠然,伸出手指:「當初我的四成,改成六成。」

林清風頓時鬆開他的手,不想理了。

好在老佟和支長樂並沒有要對大漢下死手,揍了一頓,就讓人滾蛋。

婚途不知返 大漢被打的發麻,齜牙咧嘴從地上爬起,林清風怒罵他沒用,轉身朝外面走去。

支離帶著老佟和支長樂離開,老翁也樂呵呵跟上去。

才到門口的嵇鴻回頭朝老翁看去,皺了皺眉,感覺有點熟悉,但具體又說不出來。

餘一舟看師父止步,也不由回頭,不知道師父在看誰,但是他一眼又看到了那個少年。

少年正在上樓,剛打了一個大獲全勝的架,現在大堂內的諸多目光都在看著他,身後兩個大漢跟著,還有一個老翁步伐愉快的在追,這畫面,別提多威風了。

同是少年人,再看看自己,餘一舟心頭嘆氣。

夏昭衣就在樓梯口,為了減少不必要的麻煩,她並沒有下去。

支離上得樓來,見到夏昭衣,剛剛有點好轉的心情頓時又一沉。

夏昭衣見他模樣,一笑:「我沒料錯?」

「沒,還真給我打聽到了,但是沈郎君早就走了,」支離悶悶道,「而且好幾天了,說是往松州和安江去的。」

「安江?」夏昭衣有些意外,「可知他去那是做什麼的?」

「不知道,」支離一嘆,「小師姐,你說會不會咱們在過江的時候,剛好和他們的船擦身而過?」

夏昭衣皺眉,點了點頭:「應該是有這個可能。」

支離耷拉著臉,發自內心的發愁:「要真這樣的話,好難過呀,我可想沈郎君了。」

一別數年,沒能碰上,喜歡沈冽不僅僅是沈冽人好,更還有他待他們的救命之恩,這可不是尋常的救命之恩,是冒死相救於危難關頭。

就連他自己的親娘都未曾這樣做到過,否則他也不會被遺棄於大水衝來的孤木上,歷經九死一生之後,才被師父撿到。

回去房裡,支離心情低落,支長樂把老翁抓來給他講故事,老翁一邊剝著花生,一邊講的不知所云。

夏昭衣獨自在隔壁卧房,她將這些年所收到的信件逐一再看了一遍。

趙寧前後寄來的書信一共是十一封,師父寄來三封,二哥是五封。

趙寧的十一封書信里,有五封都提到過林清風。

因當年在京城生意場上的幾次交鋒,趙寧對林清風頗為關注,至今仍是,但林清風行事詭秘,反偵察能力極強,很難讓人能捕獲到她的行蹤。

不過有一件事,趙寧仍查到了,那就是,林清風一共有三個丈夫。

說來匪夷所思,但這樣亂的世道里,消息阻塞,連年戰亂,恰好成了作亂者的一張溫床。

林清風的師父嵇鴻,便是當年在佩封興亂過的修鞋老匠,此師徒極其貪財,效力於同渡廣明侯應佑生。

當初宣延帝李據攜文武百官棄京去往河京后,李氏政權對天下的把控逐步開始瓦解,廣明侯是最先一批脫離李氏政權的勛貴。

應佑生頗有能力手腕和謀略,脫離李家后,他韜光養晦,日漸崢嶸,於辛卯年自封為皇,但在去年,應佑生忽遭大病,於六月初八病故,其子應金良繼承皇位。

應佑生還活著的時候,共給應金良指了一位太子妃,三位良娣,兩位奉儀。

其中一位奉儀,便是林清風。

當初在京城,林清風花了巨大財力斂了大批藥材,而後試圖掀起一場瘟疫謠言,坐等這些藥材價格翻倍,背後所指示之人,便是應佑生身邊的第一猛將方一乃。

趙寧還查到,當初嵇鴻忽然天下聞名的同渡修鞋老匠的稱謂,也是這方一乃的手筆。

什麼以少勝多,連環計謀,幾乎都是假的,就是為了讓這修鞋老匠一戰成名。

鋪張如此之大,早就野心勃勃,夏昭衣甚至在想,林清風和嵇鴻也許未必就是效力於同渡的,畢竟當初她還以為嵇鴻是李驍的人,如今看來,嵇鴻在李驍身邊所做的那些事情,無非只是想將天下攪渾,渾水才好摸魚。

就如現在,應金良登基稱帝,林清風當了他的側妃,但她同時還有另外兩位丈夫,其中一位趙寧查不出來,另外一位,是燕南軍雲伯中手下一名軍師,姓白。

此事都是趙寧無意中得知的。

夏昭衣一封封看到最後一封書信,上邊提到林清風師徒最近的一批貨被截,數額巨大,想是對他們的影響不小。

這封書信特別長,她的目光落到了「沈冽」二字,和「左行」上。

松州以東,都是宋致易的地盤,之前趙寧說沈冽在江州那邊出了點事,同宋致易有關,不過趙寧給她寄信的時候,稱沈冽已經平安,不用擔心,所以夏昭衣沒有再去留心,可如今,沈冽又去宋致易那了,不知是做什麼。

以及……未免也太好打聽了吧?

想了想,夏昭衣將信件收拾好,起身去找支離。 幽靜的小巷子里,一個身著淡青色衣裙的少女梳著雙螺髻,發間帶著一朵淡粉色的絨花,許是來的匆忙,雙頰微微發紅。

看到喜兒之後,整個眼睛閃亮閃亮。

「傻呆著門口做甚?還不讓我進去!」喜兒這才驚覺自己擋住了大門,忙側開身子,讓她進來。

看著大變模樣的袁桂圓,喜兒還真是有一些反應不能。倒是袁桂圓大大方方的讓她打量,而她自己也在看著只比她矮了小半頭的喜兒,心裡也驚訝不已,這小丫頭比她小了幾歲,沒成想這個子倒是不低。

「你這小丫頭,可算是想起我來了!」袁桂圓牽著喜兒的手,將她上下打量,越看心裡越高興。「見你這樣我也就放心了!」

在她記憶深處,還是留著喜兒當初黑黑瘦瘦的模樣,沒成想這丫頭道如那雨後的春筍,變得身姿窈窕挺拔,就是模樣也比過去長開了些,看起來更加清麗脫俗!

喜兒在她面前從來沒有掩飾過情緒,於是嘟著嘴不高興的說道:「還說起我呢?你看看你自己,簡直跟換了人似的,這皮膚好的能掐出水來,還有這一身如那細柳一般!可真真實嚇了我一跳!」

袁桂圓被她的話逗樂,捂著嘴呵呵的直笑,張媽媽在屋裡聽見動靜,掀開帘子朝外走來,笑著指著兩人說道:「還不趕緊進屋子裡來,大日頭底下也不嫌熱!」

直到這時兩人才傻呵呵地反應過來,對視一笑,牽著手就進了屋子。

相互見過禮后,袁桂圓就將自己帶來的東西放在了桌子上,「我估摸著快吃晌午飯了,就從廚房裡拿了些東西來,全都是現成的,再做一個乾飯也就全了!」
Свернуть

Уважаемые пользователи! Администрация сайта «Реальные отзывы» убедительно просит предоставлять конкретные факты (номер, дату заказа и проч.), чтобы мы не сочли ваш отзыв наговором конкурентов. Благодарим за понимание. Не подкрепленные фактами отзывы будут удаляться как неинформативные.

Оставить отзыв

Имя (обязательно):
Электропочта (не обязательно):

негативный отзыв нейтральный отзыв положительный отзы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