Бизнес » Заработок » В Интернете
Учреждения и организации » Почтовые отделения

「喂!」賈丁忽然大吼了一聲。童古一頓,轉頭看了過來,哼笑一聲道:「現在這些小崽子,都不怕死?」賈丁陰陰的笑了一聲,幾乎是自言自語的說了一句:「冬哥一定不會怕,那…我也不怕。」

  • Дополнительно:
「啥?」童古沒聽清他說什麼,皺著眉問了一句。「啥啥啥,啥尼瑪呀!」賈丁怒吼一聲,沖了上去。

一夜沉婚 這個場面並沒有太多人注意,如果有的話,這些人一定會感到訝異。

面對在整個[君和]中數一數二的紅棍,號稱「人間兵器」的童古,僅僅還是個高中生的賈丁竟然能夠如此充滿氣勢的主動發起進攻。

如果讓別人來看,賈丁這個人無非是兩種極端。要麼真的是強到爆炸,根本不怕童古,要麼就是菜成弱雞,自不量力。

事實上,這兩種都不符合賈丁。他,只是把自己放在了那個苦苦追隨的偶像的位置。只需要這麼一個理由就夠了,這個理由足以讓他無所畏懼。

賈丁左臂抬起防禦,右臂輪起來轟出直拳。童古仍然是毫無懼色的大步走過來,不避不躲,甚至都沒有抬手擋一下,任由賈丁的拳頭打在他的左臉。

Pon!一聲悶響,拳頭還在緊貼著童古的臉,然而賈丁卻愣住了,瞳孔不斷放大,像是看見什麼可怕的事情。

真正可怕的就是眼前這個巨人。賈丁覺得自己打的不是人,而是一塊鐵皮!說得誇張點,這一拳打上去,他反倒覺得自己的拳頭有點疼。

兩個能力相差並不大的人,可以由稍弱一放的突然爆發而爆冷制勝。可如果差的不單單是一點能力,而是幾個檔次,那就完全沒得打了。

眼下的賈丁與童古就是這樣。很顯然,他們來根本就不在一個水平線。

童古被擊中的左臉,僅僅是抖動了一下。他臉上浮現了一絲憤怒,沉悶的聲音傳來,「就這點本事,還敢跟我嚷?」

似乎是覺得賈丁這個水準的人挑戰自己,是對自己的一種侮辱。

童古突然伸出左手,鉗住賈丁的手腕。右臂高舉,緊緊握拳瞄準賈丁的臉打了下來。而賈丁因為剛剛那麼一走神還沒反應過來,在毫無防備的情況下被打中。不過說實話,就算是有了防備,也不太可能擋住童古全力的一拳。

Boonn!賈丁的腦袋猛地向後甩了一下,像是脖子斷掉了一樣。此刻他的感覺跟剛剛張北羽相比,有過之而無不及。他已經不是腦子裡嗡嗡作響了,而是感覺整張臉都在嗡嗡的發抖。

童古手上一松,賈丁向後晃晃悠悠的踉蹌兩步,差點栽倒,一隻手扶著地,強撐著站穩。

他本以為自己剛剛打出去那一拳,就算不能直接把童古放倒,至少也能給他帶來點傷害。沒想到人家一點事沒有,就像撓痒痒似的。

童古輕輕瞥了他一眼,轉頭尋找張北羽的身影,又走了過去。很顯然,他對賈丁並不感興趣,甚至覺得他沒有資格讓自己動手。

可賈丁不是這樣想的,他調整呼吸,穩了一下,再次向童古衝過去。這一次童古可是真動怒了,轉身過來,抬腳就是勢大力沉的橫掃。

賈丁立即減速,雙腳弓開站定,抬起雙臂護頭。

Pon!!童古的腿簡直就像一棵小樹,賈丁已經用盡全力卻還是撐不住,雙臂發麻,整個身體被踢的飛出去。

眼看著他飛出去,童古緊跟上去。賈丁也沒有任何停頓,直接旋地而起,起身就轟了過去。Bon!這一拳正中童古下顎,終於將他打的向後微微仰了一下。

這一刻,賈丁感覺身上充滿了力量,瞬間找回信心。童古只是強的有些誇張,並不是不可戰勝,他也只是血肉之軀。

有了這個想法,賈丁更加兇猛,左右開口。左側勾拳奔著小腹,右邊擺拳支取面門。

然而,並沒有什麼卵用。

「人間兵器」怎麼可能輕易被一個高中生擊敗。在賈丁同時揮出兩拳的時候,童古一個側身,突然提膝,狠狠撞在他的小腹。

賈丁的兩拳還沒有打出去,本能的彎下腰。下一秒,童古一記勾拳再次擊中他的小腹,這一拳力量之大已經把他打的雙腳離地。

賈丁只感覺小腹中一陣翻攪,胸口沉悶,喉嚨傳來一陣火辣辣的疼痛。「哇!!」的一聲,吐出了一口膽汁。

童古向後撤了一步,賈丁噗通一聲摔在了地上,不停的乾嘔,身體也隨著不停的抽搐。

……

這一幕正好落在張北羽的眼中,他腦子裡想起的人是三寶。他不想讓賈丁成為第二個三寶… 也合該蒼梧真人倒霉,竟小瞧了喬靈兒這頭人形暴龍。

天賦異稟是真的存在的。

想那喬靈兒,還沒加入龍虎寺之前,便能拳打徐雄氣震封不平,一身蠻力驚人。

加入了龍虎寺之後,又是龍虎般若心經,又是龍虎易筋丹的,再加上那兇殘至極的外相,真真是一頭人形暴龍。

剛剛那一拳,少說也得六千斤的力氣。

再瞅瞅蒼梧真人,竟只使出三成力量,竟只有三千斤的力氣,孰弱孰強,一看便知。

於是。

蒼梧真人吃了一個悶虧,被震的那叫一個氣血翻湧。

驚怒交加。

驚的是眼前這個丑尼姑力量忒大。

怒自然就是惱羞成怒了。

淘汰!

必須淘汰!

一聲怒喝,蒼梧真人氣息猛地一升,一拳擊出。

這一拳可就不一樣了,力量已經提升至了八千斤。

八千斤,那可是蒼梧真人八成的力道,這等力道之下,再想收放自如可就不行了,一拳轟出,霸道無匹,要是喬靈兒扛不住,這一拳,肯定受傷。

眼瞅著蒼梧真人那隻鐵拳迎面轟來。

卻只聽喬靈兒亦是一聲大喝,那張奇醜無比的臉龐,一片脹紅。

伴隨著這聲大喝,原本就粗壯的右臂,又猛地一脹,似有無數條蟲子在裡面翻滾似的。

右手握拳,不退反上,迎著蒼梧真人的鐵拳,便轟了過去。

轟!

雙拳,轟在了一起。

蹬蹬蹬……

兩人,各退數步。

竟是打了個半斤八兩,竟是不分上下。

這一撞擊,驚呆了場外的修士。

「我勒個去,這個丑尼姑力量也太大了吧?」

「人不可貌相啊!」

「人形暴龍啊!」

「這小子的眼光絕了,竟然傍上了這麼一頭暴龍,極品打手啊!」

場外議論紛紛,場內的戰鬥也沒有停止。

蒼梧真人真真是惱羞成怒了。

都使出八成力量了,竟然還奈何不得眼前這個丑尼姑。

那就十成!

一聲怒喝,蒼梧真人平地躍起,化作一道奔雷,朝著趙靈兒撞了過去,那雙鐵拳,轟在空氣上,轟鳴不斷。

「小心!」

場外的喬拉丹,心底不由得一緊,出言提醒道。

心上人出言提醒,喬靈兒芳心大喜。

一喜,蒼梧真人就倒霉了。

萬斤之力?

有力氣不會使,一樣白搭!

也不知喬靈兒如何使的力,眼瞅著蒼梧真人的鐵拳即將轟到她身上的剎那,只見她身子猛地一旋,一大一小的兩隻手,一推一拽……

轟!

可憐的蒼梧真人,狹近兩萬斤的力道,頭上腳下,撞在了地上。

兩萬斤?

可不就是兩萬斤么,蒼梧真人自己就有一萬斤,喬靈兒又喪心病狂的為他加了近萬斤。

轟!

就這麼被咚地了。

慘啊!

青石鋪就的地面,竟被蒼梧真人撞出了一個大坑,大小不一的碎石,濺出去老遠。

至於蒼梧真人本身,雖然看不出受傷,可是,看他站立不穩的樣子,顯然是暈的不要不要的。

「可惡,可惡!」

氣的直跳腳。

若不是正在進行試煉,若對方不是個小輩,蒼梧真人恨不得一記化神境的神通轟下去,直接將這可惡的丑尼姑轟成渣渣。

忒丑!

忒可惡!

也忒暴力!

氣的不行。

卻也沒辦法。

總不能當著這麼多人的面發動術法吧,說了是測試體魄,那就只能近戰。

可憐的蒼梧真人,修鍊了大半輩子了,除了還是懵懂小伙兒的那段歲月跟人肉搏,就再也沒有過,空有一身萬斤之力,卻根本就不懂得如何使力,也不懂得什麼肉搏的招式。

這若是對上別人,倒也好說,一力降十會,萬斤之力轟下去,管它什麼招式,直接轟趴下。

對上喬靈兒卻就不成了,喬靈兒的力氣比蒼梧真人弱不了多少,又頗懂近戰搏殺之術,再加上有龍虎寺的諸多絕學,吊打蒼梧真人那叫一個得心應手。

這不。

嘭嘭嘭……

場上,你來我往,打的是不亦樂乎。

不過。

大多時候,都是喬靈兒在打蒼梧真人,而蒼梧真人的拳頭,每每都是打在空氣中,根本就摸不到喬靈兒。

場外的修士,全都看傻了。

之前,喬靈兒硬剛蒼梧真人,已經讓他們很是懵逼了。

卻沒成想,這喬靈兒不但是頭人形暴龍,還是有戰術有武功的人形暴龍,竟吊打蒼梧真人。

就這節奏,莫說五招了,五十招都沒問題啊!

果不其然。

雙方你來我往,拳腳相加,不過短短几息的時間,便互攻了五十招。

五十招了!

攻妻不備:林先生,你有毒! 按照太宗學府的評價標準,這已經是上上等的成績了。

面對這個成績,惱羞成怒的蒼梧真人,也漸漸恢復了冷靜。

碰上妖孽了。

這是一個真正的妖孽。

就憑這一身蠻力,哪怕其他幾項的成績都不合格,也可以進入太宗學府了。

有了這種認知,上一場試煉的怒氣,也就成了無根之火,也發不起來了。

不過。

「竟然在這麼多人面前落老夫的面子,這女娃,忒可惡,得給她個教訓,讓她知道天高地厚!」

抱著這種念頭,蒼梧真人心念一動,突施秘術。

這秘術可了不得。

化神境的秘術呢。

一加持到身上,頓時力量倍增。

兩萬斤的巨力了!

按理說,這已經算是犯規了。

可是,蒼梧真人做的極為隱秘,甚少有人能夠看出,再加上這是他的地盤,他說了算,就算有人看出,卻也無話可說。

這不。

「小心!」

喬拉丹感覺到了一束靈氣波動,知道蒼梧真人施展了術法,急急的提醒丑尼姑。

晚了。

喬靈兒根本就沒料到這老頭兒會突然力量暴增,還是按照原本的節奏去抵擋。
「啥?」童古沒聽清他說什麼,皺著眉問了一句。「啥啥啥,啥尼瑪呀!」賈丁怒吼一聲,沖了上去。

一夜沉婚 這個場面並沒有太多人注意,如果有的話,這些人一定會感到訝異。

面對在整個[君和]中數一數二的紅棍,號稱「人間兵器」的童古,僅僅還是個高中生的賈丁竟然能夠如此充滿氣勢的主動發起進攻。

如果讓別人來看,賈丁這個人無非是兩種極端。要麼真的是強到爆炸,根本不怕童古,要麼就是菜成弱雞,自不量力。

事實上,這兩種都不符合賈丁。他,只是把自己放在了那個苦苦追隨的偶像的位置。只需要這麼一個理由就夠了,這個理由足以讓他無所畏懼。

賈丁左臂抬起防禦,右臂輪起來轟出直拳。童古仍然是毫無懼色的大步走過來,不避不躲,甚至都沒有抬手擋一下,任由賈丁的拳頭打在他的左臉。

Pon!一聲悶響,拳頭還在緊貼著童古的臉,然而賈丁卻愣住了,瞳孔不斷放大,像是看見什麼可怕的事情。

真正可怕的就是眼前這個巨人。賈丁覺得自己打的不是人,而是一塊鐵皮!說得誇張點,這一拳打上去,他反倒覺得自己的拳頭有點疼。

兩個能力相差並不大的人,可以由稍弱一放的突然爆發而爆冷制勝。可如果差的不單單是一點能力,而是幾個檔次,那就完全沒得打了。

眼下的賈丁與童古就是這樣。很顯然,他們來根本就不在一個水平線。

童古被擊中的左臉,僅僅是抖動了一下。他臉上浮現了一絲憤怒,沉悶的聲音傳來,「就這點本事,還敢跟我嚷?」

似乎是覺得賈丁這個水準的人挑戰自己,是對自己的一種侮辱。

童古突然伸出左手,鉗住賈丁的手腕。右臂高舉,緊緊握拳瞄準賈丁的臉打了下來。而賈丁因為剛剛那麼一走神還沒反應過來,在毫無防備的情況下被打中。不過說實話,就算是有了防備,也不太可能擋住童古全力的一拳。

Boonn!賈丁的腦袋猛地向後甩了一下,像是脖子斷掉了一樣。此刻他的感覺跟剛剛張北羽相比,有過之而無不及。他已經不是腦子裡嗡嗡作響了,而是感覺整張臉都在嗡嗡的發抖。

童古手上一松,賈丁向後晃晃悠悠的踉蹌兩步,差點栽倒,一隻手扶著地,強撐著站穩。

他本以為自己剛剛打出去那一拳,就算不能直接把童古放倒,至少也能給他帶來點傷害。沒想到人家一點事沒有,就像撓痒痒似的。

童古輕輕瞥了他一眼,轉頭尋找張北羽的身影,又走了過去。很顯然,他對賈丁並不感興趣,甚至覺得他沒有資格讓自己動手。

可賈丁不是這樣想的,他調整呼吸,穩了一下,再次向童古衝過去。這一次童古可是真動怒了,轉身過來,抬腳就是勢大力沉的橫掃。

賈丁立即減速,雙腳弓開站定,抬起雙臂護頭。

Pon!!童古的腿簡直就像一棵小樹,賈丁已經用盡全力卻還是撐不住,雙臂發麻,整個身體被踢的飛出去。

眼看著他飛出去,童古緊跟上去。賈丁也沒有任何停頓,直接旋地而起,起身就轟了過去。Bon!這一拳正中童古下顎,終於將他打的向後微微仰了一下。

這一刻,賈丁感覺身上充滿了力量,瞬間找回信心。童古只是強的有些誇張,並不是不可戰勝,他也只是血肉之軀。

有了這個想法,賈丁更加兇猛,左右開口。左側勾拳奔著小腹,右邊擺拳支取面門。

然而,並沒有什麼卵用。

「人間兵器」怎麼可能輕易被一個高中生擊敗。在賈丁同時揮出兩拳的時候,童古一個側身,突然提膝,狠狠撞在他的小腹。

賈丁的兩拳還沒有打出去,本能的彎下腰。下一秒,童古一記勾拳再次擊中他的小腹,這一拳力量之大已經把他打的雙腳離地。

賈丁只感覺小腹中一陣翻攪,胸口沉悶,喉嚨傳來一陣火辣辣的疼痛。「哇!!」的一聲,吐出了一口膽汁。

童古向後撤了一步,賈丁噗通一聲摔在了地上,不停的乾嘔,身體也隨著不停的抽搐。

……

這一幕正好落在張北羽的眼中,他腦子裡想起的人是三寶。他不想讓賈丁成為第二個三寶… 也合該蒼梧真人倒霉,竟小瞧了喬靈兒這頭人形暴龍。

天賦異稟是真的存在的。

想那喬靈兒,還沒加入龍虎寺之前,便能拳打徐雄氣震封不平,一身蠻力驚人。

加入了龍虎寺之後,又是龍虎般若心經,又是龍虎易筋丹的,再加上那兇殘至極的外相,真真是一頭人形暴龍。

剛剛那一拳,少說也得六千斤的力氣。

再瞅瞅蒼梧真人,竟只使出三成力量,竟只有三千斤的力氣,孰弱孰強,一看便知。

於是。

蒼梧真人吃了一個悶虧,被震的那叫一個氣血翻湧。

驚怒交加。

驚的是眼前這個丑尼姑力量忒大。

怒自然就是惱羞成怒了。

淘汰!

必須淘汰!

一聲怒喝,蒼梧真人氣息猛地一升,一拳擊出。

這一拳可就不一樣了,力量已經提升至了八千斤。

八千斤,那可是蒼梧真人八成的力道,這等力道之下,再想收放自如可就不行了,一拳轟出,霸道無匹,要是喬靈兒扛不住,這一拳,肯定受傷。

眼瞅著蒼梧真人那隻鐵拳迎面轟來。

卻只聽喬靈兒亦是一聲大喝,那張奇醜無比的臉龐,一片脹紅。

伴隨著這聲大喝,原本就粗壯的右臂,又猛地一脹,似有無數條蟲子在裡面翻滾似的。

右手握拳,不退反上,迎著蒼梧真人的鐵拳,便轟了過去。

轟!

雙拳,轟在了一起。

蹬蹬蹬……

兩人,各退數步。

竟是打了個半斤八兩,竟是不分上下。

這一撞擊,驚呆了場外的修士。

「我勒個去,這個丑尼姑力量也太大了吧?」

「人不可貌相啊!」

「人形暴龍啊!」

「這小子的眼光絕了,竟然傍上了這麼一頭暴龍,極品打手啊!」

場外議論紛紛,場內的戰鬥也沒有停止。

蒼梧真人真真是惱羞成怒了。

都使出八成力量了,竟然還奈何不得眼前這個丑尼姑。

那就十成!

一聲怒喝,蒼梧真人平地躍起,化作一道奔雷,朝著趙靈兒撞了過去,那雙鐵拳,轟在空氣上,轟鳴不斷。

「小心!」

場外的喬拉丹,心底不由得一緊,出言提醒道。

心上人出言提醒,喬靈兒芳心大喜。

一喜,蒼梧真人就倒霉了。

萬斤之力?

有力氣不會使,一樣白搭!

也不知喬靈兒如何使的力,眼瞅著蒼梧真人的鐵拳即將轟到她身上的剎那,只見她身子猛地一旋,一大一小的兩隻手,一推一拽……

轟!

可憐的蒼梧真人,狹近兩萬斤的力道,頭上腳下,撞在了地上。

兩萬斤?

可不就是兩萬斤么,蒼梧真人自己就有一萬斤,喬靈兒又喪心病狂的為他加了近萬斤。

轟!

就這麼被咚地了。

慘啊!

青石鋪就的地面,竟被蒼梧真人撞出了一個大坑,大小不一的碎石,濺出去老遠。

至於蒼梧真人本身,雖然看不出受傷,可是,看他站立不穩的樣子,顯然是暈的不要不要的。

「可惡,可惡!」

氣的直跳腳。

若不是正在進行試煉,若對方不是個小輩,蒼梧真人恨不得一記化神境的神通轟下去,直接將這可惡的丑尼姑轟成渣渣。

忒丑!

忒可惡!

也忒暴力!

氣的不行。

卻也沒辦法。

總不能當著這麼多人的面發動術法吧,說了是測試體魄,那就只能近戰。

可憐的蒼梧真人,修鍊了大半輩子了,除了還是懵懂小伙兒的那段歲月跟人肉搏,就再也沒有過,空有一身萬斤之力,卻根本就不懂得如何使力,也不懂得什麼肉搏的招式。

這若是對上別人,倒也好說,一力降十會,萬斤之力轟下去,管它什麼招式,直接轟趴下。

對上喬靈兒卻就不成了,喬靈兒的力氣比蒼梧真人弱不了多少,又頗懂近戰搏殺之術,再加上有龍虎寺的諸多絕學,吊打蒼梧真人那叫一個得心應手。

這不。

嘭嘭嘭……

場上,你來我往,打的是不亦樂乎。

不過。

大多時候,都是喬靈兒在打蒼梧真人,而蒼梧真人的拳頭,每每都是打在空氣中,根本就摸不到喬靈兒。

場外的修士,全都看傻了。

之前,喬靈兒硬剛蒼梧真人,已經讓他們很是懵逼了。

卻沒成想,這喬靈兒不但是頭人形暴龍,還是有戰術有武功的人形暴龍,竟吊打蒼梧真人。

就這節奏,莫說五招了,五十招都沒問題啊!

果不其然。

雙方你來我往,拳腳相加,不過短短几息的時間,便互攻了五十招。

五十招了!

攻妻不備:林先生,你有毒! 按照太宗學府的評價標準,這已經是上上等的成績了。

面對這個成績,惱羞成怒的蒼梧真人,也漸漸恢復了冷靜。

碰上妖孽了。

這是一個真正的妖孽。

就憑這一身蠻力,哪怕其他幾項的成績都不合格,也可以進入太宗學府了。

有了這種認知,上一場試煉的怒氣,也就成了無根之火,也發不起來了。

不過。

「竟然在這麼多人面前落老夫的面子,這女娃,忒可惡,得給她個教訓,讓她知道天高地厚!」

抱著這種念頭,蒼梧真人心念一動,突施秘術。

這秘術可了不得。

化神境的秘術呢。

一加持到身上,頓時力量倍增。

兩萬斤的巨力了!

按理說,這已經算是犯規了。

可是,蒼梧真人做的極為隱秘,甚少有人能夠看出,再加上這是他的地盤,他說了算,就算有人看出,卻也無話可說。

這不。

「小心!」

喬拉丹感覺到了一束靈氣波動,知道蒼梧真人施展了術法,急急的提醒丑尼姑。

晚了。

喬靈兒根本就沒料到這老頭兒會突然力量暴增,還是按照原本的節奏去抵擋。
Свернуть

Уважаемые пользователи! Администрация сайта «Реальные отзывы» убедительно просит предоставлять конкретные факты (номер, дату заказа и проч.), чтобы мы не сочли ваш отзыв наговором конкурентов. Благодарим за понимание. Не подкрепленные фактами отзывы будут удаляться как неинформативные.

Оставить отзыв

Имя (обязательно):
Электропочта (не обязательно):

негативный отзыв нейтральный отзыв положительный отзы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