Бизнес » Заработок » В Интернете » Пирамиды
Сайты » Онлайн-сервисы » SEO-оптимизаторам

「我警告你,離我遠點!」說完束杼轉身走了。

  • Дополнительно:
看著她離開的背影滿是倔強,那不服輸的眼神讓他嘴角露出了一絲的笑意,以他的修為想要避開這一巴掌簡直太容易了,但是他很清楚挨了這一巴掌這個小姑娘的心裡才會更舒服一些,他便挨了。並且挨得心滿意足。

他想著這個擁抱已經很久很久了,現在他得償所願不過是是付出了這麼一個巴掌而已,若是她願意,她可以隨意這麼打,讓他抱著就好。

束杼離開了這個大宅院,在大街上晃悠著……已經是深夜了,月亮有些孤單的掛在天上,給人一種冷冷的感覺。

她時不時的回頭看看那個尚默是不是已經追上來了……雖然有些不明白為什麼這個地牢的主人會將她關起來,然後每日再送那麼多好吃的,現在看來只有回去才能了解其中的緣由。並且那地窖的主人若真是想要了她的命的話不可能會好吃好喝的招待,她萬一有個什麼三長兩短倒是可以以命相搏。

並且現在小土豆跟豆豆已經逃走了,殤璃也不在這裡。現在她可以賭一下的,萬一這個尚默篤定她不敢再回去?那回去相對來說豈不是安全的?再說她也不想欠這個尚默的人情。

束杼也很清楚,如果尚默想找她的話,她肯定是無處可逃,以他的修為就算是掀翻整個青山坡都是有可能的。她扭頭又走了回去。

束杼想了很多,最後還是決定回去……

這高門大院的宅子門口的地方還放著兩個石獅子,門口掛著的兩個大紅燈籠寫著一個翟字。想必是這家的主人姓翟。她在門口轉了兩圈敲了幾下門,但是這個大門卻紋絲不動,沒有人過來給她開門。

剛才她就是從這裡出去的,這裡面肯定是有人的。但是為什麼就沒有人給她開門?她是逃出去的,這這些人看到她應該非常高興才對,怎麼會沒有人開門?

她無奈的坐在了旁邊的台階上。雙手托著腮幫子有些無奈的嘆了口氣,她不知道自己的決定是不是錯的。下一秒她看著這個大門有些好奇的想要不要從後門進去?

但是剛才那個尚默帶著她確實是從大門堂而皇之的出來的。現在進去從後門走?她正要起身,突然聽到開門的聲音。

轉身看著兩個家僕拎著照明的燈籠,腳步很輕的走了過來,他們走進之後束杼這才看清楚他們後面還跟著一個男子。

走進了一些之後束杼看到這個男子在燈籠微黃的光下看起來滿臉和氣,他看著束杼笑著說道:「你不是都已經走了?怎麼又回來了?」

他的五官端正但卻帶著幾分的邪氣,說話的聲音也有些怪。尤其是眼睛。在正常情況下人類黑色的眼睛不應該會在夜晚發光,但是眼前的這個男子的瞳孔微微有些亮。給人一種十分詭異的感覺。

束杼頓了頓問道:「你就是將我關在你家地牢的人?」

那男子沒有想到她會這麼直接的問他,他笑著說道:「不錯,怎麼你是不是覺得那地牢還不錯?」

「確實不錯,每日的飯菜倒也可口,我現在無處可去在外面餓肚子倒不如住在你的地牢中,我可不要那個叫尚默的傢伙救我!」

在她說道尚默的名字的時候故意加大的聲音,她從那個男人的眼中看到了一絲的恐懼。她猜也是這樣,尚默將她帶出來的時候沒有翻牆沒有走後門,而是大大方方的從前門出來的,這裡的主人肯定是跟他認識的。

「你這個女人還真是奇怪,既然都已經被救走了你還回來幹什麼?你就不怕我吃了你?我可是一生氣就會吃人的!」

那男子說話間就拿著燈籠走近了束杼。看著她的眼神帶著一些恐嚇。

「你不必嚇我,我又不是人,我是靈狐。我相信你也不是什麼人,明人不說暗話,你讓尚默出來吧,不要跟著我了。我才不會欠他的人情!你將我關起來吧。」

那男子面露難色,他抓了這個九尾小狐狸的時候不過是想要幫助魔王找到土靈石。但看魔王的表情八成是對這個小女子感興趣,將她救走肯定也是心疼她。他這才有些後悔,抓了這個小姑娘。

但是現在誰知道這個小姑娘又回來了,並且敢直呼魔王的姓名看上去他們的關係還不錯,難不成這是故意來責難他的?他的眼珠轉了兩圈最後還是嘆了口氣說道:「我現在不想關你了,你還是走吧。再不走小心我吃了你!走!」

束杼跟著他說道:「你越是讓我走,我就越是不走,我餓了你快給我弄點好吃的。」

看著這個男子對於尚默很是忌憚,現在她出去的話肯定也會被尚默盯著倒不如直接住在這裡,還能查清楚他們到底要幹什麼,現在楚瀾天跟束薇還有石盤肯定還在他們的手上,她不能就這麼一走了之。

那男子看著束杼就像是看著一個燙手的山芋,無奈的直搖頭。

「你這個女人還真是麻煩,讓你走你就走吧,你留在這裡這不是讓入虎口?不知好歹!」

這個男人越是不讓她進來束杼的心裡就越是清楚就算是留在這裡也不會有什麼危險,她白了這個男人一眼說道:「你快去讓我給我弄點吃的,我餓了。」

她就像是進自己家裡一樣走進了這個宅院,她看著那個男子說道:「那地牢在哪兒?我還是回去住吧。」

那男子的眉頭擰成了一個疙瘩,他無奈的看著束杼說道:「您哪兒能住那種地方,來來這邊有收拾好的廂房。」

說完他就將束杼領到了一個布置精緻廂房之後就離開了,不一會讓丫鬟送過來了一些吃的,沏了一壺熱茶。

看著那茶杯中的熱氣往上冒著,束杼的心更是有些不知所以了,這個尚默跟這個人到底是什麼關係,她喝了杯熱水嘆了口氣。 尚默聽到了他們的談話嘆了口氣,搖了搖頭說道:「我可不想救你們只是湊巧罷了。」說完消失在了這個礦洞之中,束薇他們跟著尚默走出去的時候有幾個人攔路,結果他們全部都橫在了地上,小命歸西。

看著尚默殺人的手法十分嫻熟並且毫不憐惜,模樣看起來也十分的冷血。他周圍的空氣好像都是冷的。他所到之處只要是有人敢攔住他的去路便只有死路一條,直到尚默走到最後那些人類看著他的眼中滿是恐懼,攔都不敢攔一下……

束薇走在他的身後慢慢的安全感,眼睛有些貪婪的看著尚默……

她喜歡的就是這樣的尚默,那一年她在魔域食不果腹衣不蔽體,就是他像一束陽光照進了她的生命,在那個灰暗沒有色彩的世界里給了她彩虹一樣的美好,陽光一樣的溫暖。這一次他再一次的救了她。

他們走了大概有一刻鐘的時間,尚默走的很快他們幾個帶著腳鏈速度雖然跟不上尚默卻也不慢,來到外面的時候尚默立即變成了一團黑影。他揮了一下衣袖他們的腳鏈全部都開了,就連手上的手鏈也應聲而落。

「你們去找束杼吧,她現在在翟府,有人會招待你們。」

尚默準備離開的時候就聽到束薇在後面喊道:「你去哪兒?」

尚默頭也不回的走了,看著他消失的方向束薇愣了愣神滿眼的失落。在他的眼中好像她是不存在的,她好像沒有存在感一樣。

楚瀾天的眉頭擰著看著束薇問道:「這個傢伙怎麼看起來這麼眼熟?他是誰束薇?」

「他?他是一個十分特別的魔鬼,滿身都散發著讓人無法自拔的氣息的男子。」

一旁的石盤早山洞的時候就注意到了束薇的變化,自從看到這個男子,束薇的表情就像是被點燃了一般,眼中滿是光彩。她的眼睛從他出現的那一刻就沒有離開過束薇的眼睛。

石盤這才清楚了為什麼他在束薇的眼中就好像不曾存在一樣,原來她早就心有所屬了,石盤低著頭,滿心的失落。

束薇喜歡那個男子也是有理由的,他在那個黑洞中竟然還能運用靈力,不僅如此在他的身邊好像有一種無形的磁場一樣,讓人望而生畏。

楚瀾天看了看石盤,有些無奈的說道:「好了,不管他是誰了我們還是去翟府吧,束杼肯定是在等著我們,她一定等著急了。」

由於沒有了靈力,束杼他們幾個人走了很久才走到了這個青山坡的翟府,來到翟府的時候天已經大亮了,大街上有幾個起的比較早的商販已經開始擺攤賣食物了。

他們渾身都是傷的出現在束杼的面前,看的束杼心驚肉跳。她有些不敢相信的問道:「你們這是怎麼了?為什麼會變成這個樣子?是誰欺負你們了?」

楚瀾天進屋之後,喝了一杯熱茶將他們所經歷的一切告訴了束杼。束杼讓丫鬟準備了幾套衣服之後端來了一些食物,她將自己在翟府的傳奇經歷也講給了他們幾個聽。

大家相互看著無法理解這個尚默到底想幹什麼,也是這個時候石盤跟楚瀾天這才清楚那個英俊的男子,出來之後為什麼會變成了一個影子,他竟然是魔域的王。他們齊刷刷的看向束薇的時候束薇也不再隱瞞他們。

她很坦誠的說道:「沒錯,他就是魔域的王。也是我的王,你們如果不讓我與你們同行的話那我這就告辭了,只是束杼我真是來保護你的,我想你是不會趕我走的對吧?」

看著束薇自信滿滿的模樣,束杼很想告訴她,她不喜歡跟魔域有所來往。但是話在嘴邊她還是咽了回去,她怎麼可能趕走自己的大姐。

小時候跟著老爹老娘長大,大姐就是她的大姐不管她喜歡的人是誰,都改變不了她就是大姐的身份。所以不管怎麼說她都是要對大姐好的。

「大姐,你就是我的姐姐。只是你以後不要再跟尚默聯繫了他不是什麼好人,姐,你以後都跟著我好不好?」

束薇點頭說道:「好,我以後會跟著你的,但是你讓我不喜歡王,那是不可能的。但是我發誓我不會對你怎麼樣,你一直都是我喜歡的妹妹。」

束杼無奈的嘆了口氣眼角看了一眼石盤,石盤的頭低垂著,他微微抬頭看著束杼滿是無奈的說道:「束杼,我決定不跟你們去人間了,我想回靈域了,你們繼續走吧……我這就出發回去了。」說完石盤滿眼失望的看了一眼束薇嘆了口氣轉身離開了房間。

「大姐,你還不趕緊去追?石盤可要走了?」束杼有些生氣的說道。

束薇白了束杼一眼說道:「我為什麼要去追?他走就走吧,跟我也沒有什麼關係。」

一句話讓楚瀾天無奈的嘆了口氣。他看著束杼搖了搖頭說道:「好了,你們準備去吃早飯吧,我去勸勸他最起碼把身上的傷養好了再走。」

清晨的陽光雖然出來了,但秋日的清晨還是帶著一些涼意。石盤的心要比這清晨的空氣更涼。想到束薇看著那個尚默的眼神,他的心就像是刀子在扎他的心一樣。

他從來都不知道一個人的心可以這麼疼,疼的就連身上的傷口都沒有任何的感覺。原本他以為束薇不過是大大咧咧的樣子,她平日就是有些公主脾氣有些不依不饒有些倔強,他覺得這沒什麼很可愛。

但是當他看到束薇看到尚默的那一刻,她多有的高傲與倔強全部都屈服的時候,那眼中滿眼的溫柔,他這才知道她原來是可以變得很溫柔,只是他並不是她想溫柔的對象而已。

他從一開始可能就是一個笑話,他不過是一個傻傻的闊耳狐。修為不高,沒有什麼一技之長……他能給束薇的又是什麼?不像是魔域的王擁有那麼多……

他感到前所未有的卑微,整個人就像是躲進地縫中好好的藏起來不被任何人找到。但是在他猛然抬頭的時候卻看到的是楚瀾天。

「走吧,我去帶你上點葯,我們吃完飯養好傷再走,你這樣走肯定是不行的。」

石盤這才意識到他現在身上有傷,他輕笑了一下說道:「不必了,這點傷真的不算什麼,我還是走吧,去靈域繼續修行去,跟著你們也幫不上忙凈添亂了……」

楚瀾天上前一步拉住了他的手臂,他手臂上挨得那鞭子的傷疤硬生生的疼了一下。他咬了咬牙說道:「你不必勸我了,是我應該走的時候了。」 楚瀾天笑了,笑的聲音有些大。

「好,我不勸你留下了,只是你走之前我們兄弟是不是應該喝一杯再走?」

石盤苦笑著說道:「是呀,我們兩個渾身是傷的男子喝一杯倒也沒什麼,走,喝完酒好上路!」

雖然不知道為什麼這翟府上的人對他們有求不應。但是他們喝的還是很高興的。眼看一桌子的菜肴未動,兩罈子酒已經見了底兒……

楚瀾天拍著石盤的肩膀說道:「我們兩個屬於難兄難弟,你喜歡的束薇喜歡的人不是你,我喜歡的束杼同樣喜歡的人不是我……我們兩個還真是相似……來為了這個相似我們再喝一杯!」

「哈哈哈,好,今日我們就算是醉死在這裡也要喝個痛快!」

……

兩個人一會笑著一會哭著,不停的喝酒吃菜,知道兩個人喝的筋疲力盡的暈倒在了桌旁,這才罷休……

另一個房間中的束杼,手裡拿著葯不停的往束薇的傷口處抹著。疼的束薇皺著眉頭咬著牙……

在那黑洞之中幹了那麼多的活兒手上腳上都是傷痕,並且腿上也有很多的划傷。沐浴之後傷口遇到了水更疼了。

束杼一邊給她抹葯一邊嘟囔說道:「你也知道疼,石盤那身上都是傷……你就不知道說點好聽的。他對你什麼意思難道你看不出來?好好的石盤不喜歡非要喜歡那個魔域的王,他那麼冷血,早晚把你傷的體無完膚!」

束薇噘著嘴哼了一聲說道:「我樂意,就算是死在他手裡我也願意。闊耳狐以前幹嘛的你還記得吧?他經常偷你帶著靈力的花兒!他不過就是一個小毛賊,我怎麼能喜歡那種人?」

束杼嘆了口氣無奈的解釋道:「大姐,闊耳狐人家早就改邪歸正了。對你也是千般好萬般疼的,你就是看不大,我看你是被那個魔域的傢伙迷惑了雙眼,早晚你要吃虧的!」

她根本就不知道要怎麼勸說束薇,越說心裡越亂。束薇喜歡尚默的事情若是被老爹老娘知道了後果簡直不敢想。她很慶幸自己喜歡的不過是青丘的王。至少他們都是狐狸,至少他們是相愛的。

束薇白了她一眼說道:「你喜歡的那個殤璃哥哥怎麼沒有來找你?你再地窖中的時候是不是想著他能來救你?結果呢?還不是尚默救了你?你不知道感恩也就算了,還竟說他的壞話,我告訴你這樣真的不好。你可不能這麼沒有良心的。」

不提這件事情還好,提起來束杼就生氣。但是話在嘴邊束杼硬生生的給咽了下去。

她總不能說尚默吻了她?說尚默想要非禮她?說尚默居心叵測根本就不懂得什麼是愛,不過是一個魔域的大魔頭?

這些話她現在只能是想想,她不可能說出來,就算是說了束薇也不會相信,只會覺得她搬弄是非。束杼這才明白在愛情面前之前的時候不管你多麼的精明,遇到愛情就會變成徹頭徹尾的大傻子。這近在眼前的幸福她不知道珍惜,遠在天邊的人她卻要苦苦追尋,這不是自找無趣嗎?

「行了,我不說了,你還是趕緊上藥我還要去看看楚瀾天跟石盤。他們好像在一起,不要出什麼事情才好。」

看著束杼一臉的認真,束薇壞壞的笑了笑說道:「你看楚瀾天對你也不錯,你幹嘛不選擇他算了?跟殤璃熬著幹嘛?」

束杼白了她一眼,將葯塞進她的手中,轉身離開了房間。她雖然沒有回答束薇但是她心裡很清楚,人跟精靈就算是有結果也不會是好結果,精靈跟精靈在一起才是最合適的,他們可以生出來一個可愛美麗的小精靈。並且他們可以活很久很久……

屬於他們的時光會很長很長,在漫長的時光中他們會彼此相愛攜手共白頭。這樣的日子是她一直所期待的。想到這些她的臉就不自覺的紅了一下。

她出了門找了半天終於找到了喝的昏迷不醒的兩個人。束杼將死沉死沉的石盤搬回去之後讓丫鬟給他擦了擦身子上了上藥。

她再一次的去拉楚瀾天的時候,楚瀾天猛然的睜開了眼睛,看著她的眼中滿是悲傷的。他嘴巴嘟了一下,板著束杼的肩膀將她摁在了自己的懷裡。

他抱得很緊,滿身的酒味兒讓束杼想逃離。但是卻被他死死的抱著。他嘴裡還嘟囔著說道:「束杼,我喜歡你,真的……你能不能也喜歡我一下?不要眼裡心裡都是殤璃,在你心裡分給我一點位置好不好?」

說完就扶著束杼暈倒在了地上。束杼愣在了那裡,她不敢相信楚瀾天會說出這樣的話,她搖了搖頭哄著臉想這事酒話又怎麼能當真呢。

「吃個點心用不著這麼拚命吧?又沒有人跟你們搶……」

小土豆抬眼看了她一眼並未搭話。

束薇扭頭看著窗外泛黃的樹葉正在樹枝上搖搖欲墜,心裡突然的一陣悲涼,現在的尚默不知道會在哪裡又在幹什麼?好像每一次她看到尚默的時候,尚默都是為了束杼而來,在別人的眼中他基本上就是一個黑影,但是唯獨在束杼出現的時候他會以男子的模樣出現在她的面前。

很多時候束薇想不明白為什麼他們都喜歡束杼,不管是楚瀾天還是尚默,一個是魔域之王一個是青丘之王,不管是誰都是那麼的優秀。但是喜歡她的卻只是一個小小的闊耳狐。

從小到大她不管是吃的還是用的一直都是最好的,束杼不過是他們家的一個養女僅此而已,但是現在她因為是九尾狐的女兒而變得越來越特殊越來越重要,好像所有人都在圍繞著她轉。

她在魔域受了那麼多的苦,經歷了那麼多的磨難最終迎來春天的卻不是她而是束杼。 蓮子的八十年代生活 好像所有的一切都被束杼搶走了。

她恨恨的咬著牙拳頭緊緊攥著滿心的無奈與憤恨……

轉臉她看到束杼睡的正香,甜甜的臉上帶著一絲的安寧。顫動的睫毛就算是女子看了都會心動幾分,她從來都沒有發現束杼竟然長得這麼美,也怪不得他們都說九尾狐魅惑人的功力是一流的。

「束杼,你別睡了你看看都什麼時候了?」束薇大聲的喊了兩句。小土豆有些不滿的說道:「我說大姐,束杼這段日子已經很累了,你就不能讓她多睡會兒?你有什麼急事兒嗎?」

束薇嘴角上揚,滿臉認真的說道:「廢話當然有急事了,你也不想想』現在都什麼時候了?她還睡!這玉石鎮到底什麼情況她了解嗎?接下來要去哪個方向她知道嗎?都什麼時候了還睡覺還真是清閑。」 「哐!」一聲一袋子沉甸甸的銀子砸在了桌子上。那老闆跟束杼兩個人呢一起抬頭看到楚瀾天在她的旁邊,笑著說道:「老闆,你可不要狗眼看人低,怎麼?難不成這些銀子還買不了你這個石頭?」

那老闆拿起那袋子銀子,掏出來一看全是金燦燦的金子,這才立即道歉說道:「我還真是有眼不識金鑲玉,這位小姐這位大爺你們看隨便看我這個攤子給你們都行!」

楚瀾天一把從他的手中拿過自己的金子,白了他一眼拽著束杼從他的攤位走開了。剛走了兩步他回頭看著那個掌柜的說道:「再敢小看誰,就會被誰打臉!你的石頭我是看不上,走束杼那邊會發光的石頭多的數不清。」

束杼捂著嘴笑著離開了,楚瀾天向來都是一個不安常理出牌的人。原本她還以為他真的會一擲千金,現在看來他不過是想逗逗那個掌柜的而已。

「楚瀾天,你是什麼時候跟著我們的?」小土豆露出一個頭來,小聲的問道。

「我沒有跟著你們,我不過是恰好路過而已,原本我不過是想看看這個玉石鎮到底藏著一些什麼好玩的東西,現在看來這裡除了吃的就是石頭了。這些石頭看上去也沒有什麼特別的,也真不知道為什麼這裡的人都喜歡買石頭。」

小土豆笑著說道:「這你就不清楚了,這玉石鎮就是以生產玉石與主的。雖然青丘原本就是玉石比較多的國家,但這青石鎮更是以賭石出名。這裡的石頭要麼是頑石要麼就是藏著寶貝的石頭,很多人都是將石頭買回去的時候就讓人開石!說不定就出寶貝了,要麼不出什麼東西,要麼這裡出的就是稀世珍寶價值連城。所以很多人都會前來這裡購買一些石頭回去。尤其是高門大院的人,買回去了真是沒有開導什麼好東西就會放在花園中做裝飾。」

束杼重複了一句:「賭石?聽起來倒是很新鮮呢。我們要不要也買一塊石頭拿過來看看?」

楚瀾天立即嘆了口氣說道:「這賭石一般都是富豪玩的遊戲而已,我們可不是富商或者是高官,你就不要賭石了我們還是留著錢吃飯住店吧,不然又跟上次一樣住在了那麼荒蕪的小院。」

「我不過是開玩笑……」束杼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小土豆毫不客氣的說道:「什麼?你說你在開玩笑?我是沒有看出來你真的開玩笑了,我看你是真的想要哪個石頭對不對?」

束杼白了他一眼說道:「我就是想要哪個石頭,要過來砸的腦袋!」

「你敢?還想要砸我的腦袋,我現在可是有家室的人,你砸我的話豆豆可不會饒了你的。」說完他看了看旁邊的豆豆。

豆豆無奈的笑了笑說道:「束杼,你要砸的話可以快點,那個首飾盒我自己睡的話一定會更舒服的。說完捂著嘴笑了……」

在他們開玩笑的時候楚瀾天手裡拿著那個剛才束杼看中的石頭走了過來,他遞給束杼說道:「給,你剛才看中的石頭。賭石這東西看的都是運氣。你既然看中了我就買了回來!」

束杼有些緊張的問道:「你把銀子買這個石頭了,那我們以後吃什麼?你怎麼那麼傻?我不過只是開個玩笑真的沒有那麼想要……」

楚瀾天塞進了她的懷裡說道:「放心,不過是一兩銀子而已,我才不會花更高的價錢了,你就放心拿著玩就好了。」

豆豆有些羨慕的說道:「楚瀾天,你可真是會買東西,不像是小土豆,看到什麼直接就下手了。為此他吃了不少的虧!還是你會講價。」

小土豆不服氣的說道:「我也會講價,我不過是覺得沒有必要而已……」

幾個人說說笑笑的在這個集市上轉了一圈,買了一個石頭跟幾盒子的點心還有一些乾糧跟水壺。原本束杼想要買一些鋪蓋,但是想來就算是買了他們也不會願意背著也就作罷,每個人添置了幾件厚實的衣服。

他們回到那個客棧的時候店小二正在忙碌著。這店二樓是住宿的一樓則是他們的夫妻小店。正是中午,店裡坐滿了人。飯香四溢饞的小土豆都冒出了頭。

「掌柜的,沒有想到你們家的生意這麼好呢,看來我們早上的時候還真是佔便宜了呢。」

那店小二笑著說道:「你可別叫我掌柜的,我媳婦才是掌柜的。不過還是多謝姑娘的美言,下面太擠了你們上樓吧,想吃什麼的話報給我,我不忙了就給你們做。」

說完店小二就開始忙裡忙外了,那女掌柜也不停的忙碌著。一會廚房一會大廳。一樓的十二張木桌全部都坐滿了。滿屋子的菜香。
看著她離開的背影滿是倔強,那不服輸的眼神讓他嘴角露出了一絲的笑意,以他的修為想要避開這一巴掌簡直太容易了,但是他很清楚挨了這一巴掌這個小姑娘的心裡才會更舒服一些,他便挨了。並且挨得心滿意足。

他想著這個擁抱已經很久很久了,現在他得償所願不過是是付出了這麼一個巴掌而已,若是她願意,她可以隨意這麼打,讓他抱著就好。

束杼離開了這個大宅院,在大街上晃悠著……已經是深夜了,月亮有些孤單的掛在天上,給人一種冷冷的感覺。

她時不時的回頭看看那個尚默是不是已經追上來了……雖然有些不明白為什麼這個地牢的主人會將她關起來,然後每日再送那麼多好吃的,現在看來只有回去才能了解其中的緣由。並且那地窖的主人若真是想要了她的命的話不可能會好吃好喝的招待,她萬一有個什麼三長兩短倒是可以以命相搏。

並且現在小土豆跟豆豆已經逃走了,殤璃也不在這裡。現在她可以賭一下的,萬一這個尚默篤定她不敢再回去?那回去相對來說豈不是安全的?再說她也不想欠這個尚默的人情。

束杼也很清楚,如果尚默想找她的話,她肯定是無處可逃,以他的修為就算是掀翻整個青山坡都是有可能的。她扭頭又走了回去。

束杼想了很多,最後還是決定回去……

這高門大院的宅子門口的地方還放著兩個石獅子,門口掛著的兩個大紅燈籠寫著一個翟字。想必是這家的主人姓翟。她在門口轉了兩圈敲了幾下門,但是這個大門卻紋絲不動,沒有人過來給她開門。

剛才她就是從這裡出去的,這裡面肯定是有人的。但是為什麼就沒有人給她開門?她是逃出去的,這這些人看到她應該非常高興才對,怎麼會沒有人開門?

她無奈的坐在了旁邊的台階上。雙手托著腮幫子有些無奈的嘆了口氣,她不知道自己的決定是不是錯的。下一秒她看著這個大門有些好奇的想要不要從後門進去?

但是剛才那個尚默帶著她確實是從大門堂而皇之的出來的。現在進去從後門走?她正要起身,突然聽到開門的聲音。

轉身看著兩個家僕拎著照明的燈籠,腳步很輕的走了過來,他們走進之後束杼這才看清楚他們後面還跟著一個男子。

走進了一些之後束杼看到這個男子在燈籠微黃的光下看起來滿臉和氣,他看著束杼笑著說道:「你不是都已經走了?怎麼又回來了?」

他的五官端正但卻帶著幾分的邪氣,說話的聲音也有些怪。尤其是眼睛。在正常情況下人類黑色的眼睛不應該會在夜晚發光,但是眼前的這個男子的瞳孔微微有些亮。給人一種十分詭異的感覺。

束杼頓了頓問道:「你就是將我關在你家地牢的人?」

那男子沒有想到她會這麼直接的問他,他笑著說道:「不錯,怎麼你是不是覺得那地牢還不錯?」

「確實不錯,每日的飯菜倒也可口,我現在無處可去在外面餓肚子倒不如住在你的地牢中,我可不要那個叫尚默的傢伙救我!」

在她說道尚默的名字的時候故意加大的聲音,她從那個男人的眼中看到了一絲的恐懼。她猜也是這樣,尚默將她帶出來的時候沒有翻牆沒有走後門,而是大大方方的從前門出來的,這裡的主人肯定是跟他認識的。

「你這個女人還真是奇怪,既然都已經被救走了你還回來幹什麼?你就不怕我吃了你?我可是一生氣就會吃人的!」

那男子說話間就拿著燈籠走近了束杼。看著她的眼神帶著一些恐嚇。

「你不必嚇我,我又不是人,我是靈狐。我相信你也不是什麼人,明人不說暗話,你讓尚默出來吧,不要跟著我了。我才不會欠他的人情!你將我關起來吧。」

那男子面露難色,他抓了這個九尾小狐狸的時候不過是想要幫助魔王找到土靈石。但看魔王的表情八成是對這個小女子感興趣,將她救走肯定也是心疼她。他這才有些後悔,抓了這個小姑娘。

但是現在誰知道這個小姑娘又回來了,並且敢直呼魔王的姓名看上去他們的關係還不錯,難不成這是故意來責難他的?他的眼珠轉了兩圈最後還是嘆了口氣說道:「我現在不想關你了,你還是走吧。再不走小心我吃了你!走!」

束杼跟著他說道:「你越是讓我走,我就越是不走,我餓了你快給我弄點好吃的。」

看著這個男子對於尚默很是忌憚,現在她出去的話肯定也會被尚默盯著倒不如直接住在這裡,還能查清楚他們到底要幹什麼,現在楚瀾天跟束薇還有石盤肯定還在他們的手上,她不能就這麼一走了之。

那男子看著束杼就像是看著一個燙手的山芋,無奈的直搖頭。

「你這個女人還真是麻煩,讓你走你就走吧,你留在這裡這不是讓入虎口?不知好歹!」

這個男人越是不讓她進來束杼的心裡就越是清楚就算是留在這裡也不會有什麼危險,她白了這個男人一眼說道:「你快去讓我給我弄點吃的,我餓了。」

她就像是進自己家裡一樣走進了這個宅院,她看著那個男子說道:「那地牢在哪兒?我還是回去住吧。」

那男子的眉頭擰成了一個疙瘩,他無奈的看著束杼說道:「您哪兒能住那種地方,來來這邊有收拾好的廂房。」

說完他就將束杼領到了一個布置精緻廂房之後就離開了,不一會讓丫鬟送過來了一些吃的,沏了一壺熱茶。

看著那茶杯中的熱氣往上冒著,束杼的心更是有些不知所以了,這個尚默跟這個人到底是什麼關係,她喝了杯熱水嘆了口氣。 尚默聽到了他們的談話嘆了口氣,搖了搖頭說道:「我可不想救你們只是湊巧罷了。」說完消失在了這個礦洞之中,束薇他們跟著尚默走出去的時候有幾個人攔路,結果他們全部都橫在了地上,小命歸西。

看著尚默殺人的手法十分嫻熟並且毫不憐惜,模樣看起來也十分的冷血。他周圍的空氣好像都是冷的。他所到之處只要是有人敢攔住他的去路便只有死路一條,直到尚默走到最後那些人類看著他的眼中滿是恐懼,攔都不敢攔一下……

束薇走在他的身後慢慢的安全感,眼睛有些貪婪的看著尚默……

她喜歡的就是這樣的尚默,那一年她在魔域食不果腹衣不蔽體,就是他像一束陽光照進了她的生命,在那個灰暗沒有色彩的世界里給了她彩虹一樣的美好,陽光一樣的溫暖。這一次他再一次的救了她。

他們走了大概有一刻鐘的時間,尚默走的很快他們幾個帶著腳鏈速度雖然跟不上尚默卻也不慢,來到外面的時候尚默立即變成了一團黑影。他揮了一下衣袖他們的腳鏈全部都開了,就連手上的手鏈也應聲而落。

「你們去找束杼吧,她現在在翟府,有人會招待你們。」

尚默準備離開的時候就聽到束薇在後面喊道:「你去哪兒?」

尚默頭也不回的走了,看著他消失的方向束薇愣了愣神滿眼的失落。在他的眼中好像她是不存在的,她好像沒有存在感一樣。

楚瀾天的眉頭擰著看著束薇問道:「這個傢伙怎麼看起來這麼眼熟?他是誰束薇?」

「他?他是一個十分特別的魔鬼,滿身都散發著讓人無法自拔的氣息的男子。」

一旁的石盤早山洞的時候就注意到了束薇的變化,自從看到這個男子,束薇的表情就像是被點燃了一般,眼中滿是光彩。她的眼睛從他出現的那一刻就沒有離開過束薇的眼睛。

石盤這才清楚了為什麼他在束薇的眼中就好像不曾存在一樣,原來她早就心有所屬了,石盤低著頭,滿心的失落。

束薇喜歡那個男子也是有理由的,他在那個黑洞中竟然還能運用靈力,不僅如此在他的身邊好像有一種無形的磁場一樣,讓人望而生畏。

楚瀾天看了看石盤,有些無奈的說道:「好了,不管他是誰了我們還是去翟府吧,束杼肯定是在等著我們,她一定等著急了。」

由於沒有了靈力,束杼他們幾個人走了很久才走到了這個青山坡的翟府,來到翟府的時候天已經大亮了,大街上有幾個起的比較早的商販已經開始擺攤賣食物了。

他們渾身都是傷的出現在束杼的面前,看的束杼心驚肉跳。她有些不敢相信的問道:「你們這是怎麼了?為什麼會變成這個樣子?是誰欺負你們了?」

楚瀾天進屋之後,喝了一杯熱茶將他們所經歷的一切告訴了束杼。束杼讓丫鬟準備了幾套衣服之後端來了一些食物,她將自己在翟府的傳奇經歷也講給了他們幾個聽。

大家相互看著無法理解這個尚默到底想幹什麼,也是這個時候石盤跟楚瀾天這才清楚那個英俊的男子,出來之後為什麼會變成了一個影子,他竟然是魔域的王。他們齊刷刷的看向束薇的時候束薇也不再隱瞞他們。

她很坦誠的說道:「沒錯,他就是魔域的王。也是我的王,你們如果不讓我與你們同行的話那我這就告辭了,只是束杼我真是來保護你的,我想你是不會趕我走的對吧?」

看著束薇自信滿滿的模樣,束杼很想告訴她,她不喜歡跟魔域有所來往。但是話在嘴邊她還是咽了回去,她怎麼可能趕走自己的大姐。

小時候跟著老爹老娘長大,大姐就是她的大姐不管她喜歡的人是誰,都改變不了她就是大姐的身份。所以不管怎麼說她都是要對大姐好的。

「大姐,你就是我的姐姐。只是你以後不要再跟尚默聯繫了他不是什麼好人,姐,你以後都跟著我好不好?」

束薇點頭說道:「好,我以後會跟著你的,但是你讓我不喜歡王,那是不可能的。但是我發誓我不會對你怎麼樣,你一直都是我喜歡的妹妹。」

束杼無奈的嘆了口氣眼角看了一眼石盤,石盤的頭低垂著,他微微抬頭看著束杼滿是無奈的說道:「束杼,我決定不跟你們去人間了,我想回靈域了,你們繼續走吧……我這就出發回去了。」說完石盤滿眼失望的看了一眼束薇嘆了口氣轉身離開了房間。

「大姐,你還不趕緊去追?石盤可要走了?」束杼有些生氣的說道。

束薇白了束杼一眼說道:「我為什麼要去追?他走就走吧,跟我也沒有什麼關係。」

一句話讓楚瀾天無奈的嘆了口氣。他看著束杼搖了搖頭說道:「好了,你們準備去吃早飯吧,我去勸勸他最起碼把身上的傷養好了再走。」

清晨的陽光雖然出來了,但秋日的清晨還是帶著一些涼意。石盤的心要比這清晨的空氣更涼。想到束薇看著那個尚默的眼神,他的心就像是刀子在扎他的心一樣。

他從來都不知道一個人的心可以這麼疼,疼的就連身上的傷口都沒有任何的感覺。原本他以為束薇不過是大大咧咧的樣子,她平日就是有些公主脾氣有些不依不饒有些倔強,他覺得這沒什麼很可愛。

但是當他看到束薇看到尚默的那一刻,她多有的高傲與倔強全部都屈服的時候,那眼中滿眼的溫柔,他這才知道她原來是可以變得很溫柔,只是他並不是她想溫柔的對象而已。

他從一開始可能就是一個笑話,他不過是一個傻傻的闊耳狐。修為不高,沒有什麼一技之長……他能給束薇的又是什麼?不像是魔域的王擁有那麼多……

他感到前所未有的卑微,整個人就像是躲進地縫中好好的藏起來不被任何人找到。但是在他猛然抬頭的時候卻看到的是楚瀾天。

「走吧,我去帶你上點葯,我們吃完飯養好傷再走,你這樣走肯定是不行的。」

石盤這才意識到他現在身上有傷,他輕笑了一下說道:「不必了,這點傷真的不算什麼,我還是走吧,去靈域繼續修行去,跟著你們也幫不上忙凈添亂了……」

楚瀾天上前一步拉住了他的手臂,他手臂上挨得那鞭子的傷疤硬生生的疼了一下。他咬了咬牙說道:「你不必勸我了,是我應該走的時候了。」 楚瀾天笑了,笑的聲音有些大。

「好,我不勸你留下了,只是你走之前我們兄弟是不是應該喝一杯再走?」

石盤苦笑著說道:「是呀,我們兩個渾身是傷的男子喝一杯倒也沒什麼,走,喝完酒好上路!」

雖然不知道為什麼這翟府上的人對他們有求不應。但是他們喝的還是很高興的。眼看一桌子的菜肴未動,兩罈子酒已經見了底兒……

楚瀾天拍著石盤的肩膀說道:「我們兩個屬於難兄難弟,你喜歡的束薇喜歡的人不是你,我喜歡的束杼同樣喜歡的人不是我……我們兩個還真是相似……來為了這個相似我們再喝一杯!」

「哈哈哈,好,今日我們就算是醉死在這裡也要喝個痛快!」

……

兩個人一會笑著一會哭著,不停的喝酒吃菜,知道兩個人喝的筋疲力盡的暈倒在了桌旁,這才罷休……

另一個房間中的束杼,手裡拿著葯不停的往束薇的傷口處抹著。疼的束薇皺著眉頭咬著牙……

在那黑洞之中幹了那麼多的活兒手上腳上都是傷痕,並且腿上也有很多的划傷。沐浴之後傷口遇到了水更疼了。

束杼一邊給她抹葯一邊嘟囔說道:「你也知道疼,石盤那身上都是傷……你就不知道說點好聽的。他對你什麼意思難道你看不出來?好好的石盤不喜歡非要喜歡那個魔域的王,他那麼冷血,早晚把你傷的體無完膚!」

束薇噘著嘴哼了一聲說道:「我樂意,就算是死在他手裡我也願意。闊耳狐以前幹嘛的你還記得吧?他經常偷你帶著靈力的花兒!他不過就是一個小毛賊,我怎麼能喜歡那種人?」

束杼嘆了口氣無奈的解釋道:「大姐,闊耳狐人家早就改邪歸正了。對你也是千般好萬般疼的,你就是看不大,我看你是被那個魔域的傢伙迷惑了雙眼,早晚你要吃虧的!」

她根本就不知道要怎麼勸說束薇,越說心裡越亂。束薇喜歡尚默的事情若是被老爹老娘知道了後果簡直不敢想。她很慶幸自己喜歡的不過是青丘的王。至少他們都是狐狸,至少他們是相愛的。

束薇白了她一眼說道:「你喜歡的那個殤璃哥哥怎麼沒有來找你?你再地窖中的時候是不是想著他能來救你?結果呢?還不是尚默救了你?你不知道感恩也就算了,還竟說他的壞話,我告訴你這樣真的不好。你可不能這麼沒有良心的。」

不提這件事情還好,提起來束杼就生氣。但是話在嘴邊束杼硬生生的給咽了下去。

她總不能說尚默吻了她?說尚默想要非禮她?說尚默居心叵測根本就不懂得什麼是愛,不過是一個魔域的大魔頭?

這些話她現在只能是想想,她不可能說出來,就算是說了束薇也不會相信,只會覺得她搬弄是非。束杼這才明白在愛情面前之前的時候不管你多麼的精明,遇到愛情就會變成徹頭徹尾的大傻子。這近在眼前的幸福她不知道珍惜,遠在天邊的人她卻要苦苦追尋,這不是自找無趣嗎?

「行了,我不說了,你還是趕緊上藥我還要去看看楚瀾天跟石盤。他們好像在一起,不要出什麼事情才好。」

看著束杼一臉的認真,束薇壞壞的笑了笑說道:「你看楚瀾天對你也不錯,你幹嘛不選擇他算了?跟殤璃熬著幹嘛?」

束杼白了她一眼,將葯塞進她的手中,轉身離開了房間。她雖然沒有回答束薇但是她心裡很清楚,人跟精靈就算是有結果也不會是好結果,精靈跟精靈在一起才是最合適的,他們可以生出來一個可愛美麗的小精靈。並且他們可以活很久很久……

屬於他們的時光會很長很長,在漫長的時光中他們會彼此相愛攜手共白頭。這樣的日子是她一直所期待的。想到這些她的臉就不自覺的紅了一下。

她出了門找了半天終於找到了喝的昏迷不醒的兩個人。束杼將死沉死沉的石盤搬回去之後讓丫鬟給他擦了擦身子上了上藥。

她再一次的去拉楚瀾天的時候,楚瀾天猛然的睜開了眼睛,看著她的眼中滿是悲傷的。他嘴巴嘟了一下,板著束杼的肩膀將她摁在了自己的懷裡。

他抱得很緊,滿身的酒味兒讓束杼想逃離。但是卻被他死死的抱著。他嘴裡還嘟囔著說道:「束杼,我喜歡你,真的……你能不能也喜歡我一下?不要眼裡心裡都是殤璃,在你心裡分給我一點位置好不好?」

說完就扶著束杼暈倒在了地上。束杼愣在了那裡,她不敢相信楚瀾天會說出這樣的話,她搖了搖頭哄著臉想這事酒話又怎麼能當真呢。

「吃個點心用不著這麼拚命吧?又沒有人跟你們搶……」

小土豆抬眼看了她一眼並未搭話。

束薇扭頭看著窗外泛黃的樹葉正在樹枝上搖搖欲墜,心裡突然的一陣悲涼,現在的尚默不知道會在哪裡又在幹什麼?好像每一次她看到尚默的時候,尚默都是為了束杼而來,在別人的眼中他基本上就是一個黑影,但是唯獨在束杼出現的時候他會以男子的模樣出現在她的面前。

很多時候束薇想不明白為什麼他們都喜歡束杼,不管是楚瀾天還是尚默,一個是魔域之王一個是青丘之王,不管是誰都是那麼的優秀。但是喜歡她的卻只是一個小小的闊耳狐。

從小到大她不管是吃的還是用的一直都是最好的,束杼不過是他們家的一個養女僅此而已,但是現在她因為是九尾狐的女兒而變得越來越特殊越來越重要,好像所有人都在圍繞著她轉。

她在魔域受了那麼多的苦,經歷了那麼多的磨難最終迎來春天的卻不是她而是束杼。 蓮子的八十年代生活 好像所有的一切都被束杼搶走了。

她恨恨的咬著牙拳頭緊緊攥著滿心的無奈與憤恨……

轉臉她看到束杼睡的正香,甜甜的臉上帶著一絲的安寧。顫動的睫毛就算是女子看了都會心動幾分,她從來都沒有發現束杼竟然長得這麼美,也怪不得他們都說九尾狐魅惑人的功力是一流的。

「束杼,你別睡了你看看都什麼時候了?」束薇大聲的喊了兩句。小土豆有些不滿的說道:「我說大姐,束杼這段日子已經很累了,你就不能讓她多睡會兒?你有什麼急事兒嗎?」

束薇嘴角上揚,滿臉認真的說道:「廢話當然有急事了,你也不想想』現在都什麼時候了?她還睡!這玉石鎮到底什麼情況她了解嗎?接下來要去哪個方向她知道嗎?都什麼時候了還睡覺還真是清閑。」 「哐!」一聲一袋子沉甸甸的銀子砸在了桌子上。那老闆跟束杼兩個人呢一起抬頭看到楚瀾天在她的旁邊,笑著說道:「老闆,你可不要狗眼看人低,怎麼?難不成這些銀子還買不了你這個石頭?」

那老闆拿起那袋子銀子,掏出來一看全是金燦燦的金子,這才立即道歉說道:「我還真是有眼不識金鑲玉,這位小姐這位大爺你們看隨便看我這個攤子給你們都行!」

楚瀾天一把從他的手中拿過自己的金子,白了他一眼拽著束杼從他的攤位走開了。剛走了兩步他回頭看著那個掌柜的說道:「再敢小看誰,就會被誰打臉!你的石頭我是看不上,走束杼那邊會發光的石頭多的數不清。」

束杼捂著嘴笑著離開了,楚瀾天向來都是一個不安常理出牌的人。原本她還以為他真的會一擲千金,現在看來他不過是想逗逗那個掌柜的而已。

「楚瀾天,你是什麼時候跟著我們的?」小土豆露出一個頭來,小聲的問道。

「我沒有跟著你們,我不過是恰好路過而已,原本我不過是想看看這個玉石鎮到底藏著一些什麼好玩的東西,現在看來這裡除了吃的就是石頭了。這些石頭看上去也沒有什麼特別的,也真不知道為什麼這裡的人都喜歡買石頭。」

小土豆笑著說道:「這你就不清楚了,這玉石鎮就是以生產玉石與主的。雖然青丘原本就是玉石比較多的國家,但這青石鎮更是以賭石出名。這裡的石頭要麼是頑石要麼就是藏著寶貝的石頭,很多人都是將石頭買回去的時候就讓人開石!說不定就出寶貝了,要麼不出什麼東西,要麼這裡出的就是稀世珍寶價值連城。所以很多人都會前來這裡購買一些石頭回去。尤其是高門大院的人,買回去了真是沒有開導什麼好東西就會放在花園中做裝飾。」

束杼重複了一句:「賭石?聽起來倒是很新鮮呢。我們要不要也買一塊石頭拿過來看看?」

楚瀾天立即嘆了口氣說道:「這賭石一般都是富豪玩的遊戲而已,我們可不是富商或者是高官,你就不要賭石了我們還是留著錢吃飯住店吧,不然又跟上次一樣住在了那麼荒蕪的小院。」

「我不過是開玩笑……」束杼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小土豆毫不客氣的說道:「什麼?你說你在開玩笑?我是沒有看出來你真的開玩笑了,我看你是真的想要哪個石頭對不對?」

束杼白了他一眼說道:「我就是想要哪個石頭,要過來砸的腦袋!」

「你敢?還想要砸我的腦袋,我現在可是有家室的人,你砸我的話豆豆可不會饒了你的。」說完他看了看旁邊的豆豆。

豆豆無奈的笑了笑說道:「束杼,你要砸的話可以快點,那個首飾盒我自己睡的話一定會更舒服的。說完捂著嘴笑了……」

在他們開玩笑的時候楚瀾天手裡拿著那個剛才束杼看中的石頭走了過來,他遞給束杼說道:「給,你剛才看中的石頭。賭石這東西看的都是運氣。你既然看中了我就買了回來!」

束杼有些緊張的問道:「你把銀子買這個石頭了,那我們以後吃什麼?你怎麼那麼傻?我不過只是開個玩笑真的沒有那麼想要……」

楚瀾天塞進了她的懷裡說道:「放心,不過是一兩銀子而已,我才不會花更高的價錢了,你就放心拿著玩就好了。」

豆豆有些羨慕的說道:「楚瀾天,你可真是會買東西,不像是小土豆,看到什麼直接就下手了。為此他吃了不少的虧!還是你會講價。」

小土豆不服氣的說道:「我也會講價,我不過是覺得沒有必要而已……」

幾個人說說笑笑的在這個集市上轉了一圈,買了一個石頭跟幾盒子的點心還有一些乾糧跟水壺。原本束杼想要買一些鋪蓋,但是想來就算是買了他們也不會願意背著也就作罷,每個人添置了幾件厚實的衣服。

他們回到那個客棧的時候店小二正在忙碌著。這店二樓是住宿的一樓則是他們的夫妻小店。正是中午,店裡坐滿了人。飯香四溢饞的小土豆都冒出了頭。

「掌柜的,沒有想到你們家的生意這麼好呢,看來我們早上的時候還真是佔便宜了呢。」

那店小二笑著說道:「你可別叫我掌柜的,我媳婦才是掌柜的。不過還是多謝姑娘的美言,下面太擠了你們上樓吧,想吃什麼的話報給我,我不忙了就給你們做。」

說完店小二就開始忙裡忙外了,那女掌柜也不停的忙碌著。一會廚房一會大廳。一樓的十二張木桌全部都坐滿了。滿屋子的菜香。
Свернуть

Уважаемые пользователи! Администрация сайта «Реальные отзывы» убедительно просит предоставлять конкретные факты (номер, дату заказа и проч.), чтобы мы не сочли ваш отзыв наговором конкурентов. Благодарим за понимание. Не подкрепленные фактами отзывы будут удаляться как неинформативные.

Оставить отзыв

Имя (обязательно):
Электропочта (не обязательно):

негативный отзыв нейтральный отзыв положительный отзы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