Сайты » Онлайн-сервисы » Интернет службы (поиск, почта и т.п.)
Учреждения и организации » Банки, Фонды

吳賴也不認識路,薛婧婧雖然比他強一點,卻是也好不到哪裡,兩人橫衝直撞一陣猛跑,身後的追兵肯定是不見了,可是二人也不知道自己身在何處了!

  • Дополнительно:
周圍一大堆的高大的建築物,吳賴想要認路的話,卻是必須凌空飛起,在空中辨認,可是那樣一來的話,太驚世駭俗了一些。

「小虎牙妹妹,你好歹也在倭國呆的時間不短了,這裡是哪兒,你不認識嗎?」吳賴頭前帶路,一邊左顧右盼,一邊有些鬱悶地問道。

薛婧婧不滿地說道:「切,你帶著我這麼一頓猛跑,我哪裡知道方向啊,再說了,我是來上學的,又沒錢逛街,這櫻都市又這麼大,我怎麼知道這是哪裡?要不問人吧?」

說要問人,前面卻是正好走過來一大群人,有男有女,男的西裝革履,女的花枝招展,其中還有人扛著攝像機,當先一人是個男的,還留著長長的披肩發。

吳賴正猶豫著是不是問問這夥人,那個長發男子卻是眼睛一亮,快步走了過來,徑直繞過了吳賴,直奔薛婧婧的身邊,無比殷勤地說道:「小姐,終於找到你了!」

百戀成精花小癡 「呃?我認識你嗎?」薛婧婧聽得一愣,自己在這倭國認識的人可不多,這個長發男子是什麼人啊!

那長發男子卻是用手撩了撩長發,然後從上衣兜里取出一張燙金的名片,雙手遞給薛婧婧道:「鄙人是一家影視公司的導演,這些日子正要拍一部電影,想找一個氣質外貌俱佳的女主角,正發愁呢,卻是在這裡遇到了小姐你,完全是我心目中的女主角的形象啊,所以鄙人誠懇邀請小姐能夠加入鄙人的電影製作中,酬勞豐厚,而且保證小姐能夠成為家喻戶曉的大明星!」

薛婧婧聞言,不由一愣,拿起那張名片一看,上面果然印著「精彩無限電影公司總導演:色中一郎」的字樣,正要婉言拒絕,吳賴卻是湊了過來,皺著眉頭問道:「這傢伙要做什麼?」

薛婧婧將手裡的名片遞給吳賴,口裡說道:「這人是個導演,說是要請我做女主角!」

吳賴聞言,不由一愣,暗道這導演選女主角也太隨意了吧,抬頭看了看這色中一郎身後的幾個人,尤其是那幾個女的,竟然發現這些女的有幾個竟然還有些面熟,心中詫異,自己在倭國怎麼會有面熟的人呢?難道自己在華夏見過這幾個人? 「嘩嘩嘩...」當幾個族老從水池裡站起來時,皮膚上的褶皺雖然還有,但已經比之前少了很多...而且幾個族老面色紅潤,精神飽滿,哪裡還有之前那種暮氣。

「咔多..下一個是你..」羅格面無表情,看不出絲毫情緒。

「是。」這個咔多,是一個才激發精血能量沒多久的血脈戰士,相比其他人,他也就比普通人稍強一點,而且他的身高也是一個短板,只有一米七左右。

羅格又往水池中滴入一些強骨魔葯,這次滴的量是前兩次的三倍左右。

此時水池中的水已經不熱了,不過羅格也不在乎。

滴入魔葯,咔多下水之後,同之前幾個人的反應一樣,很快就變得通紅,而且相比前幾個人,咔多吸收魔葯能量的速度要比他們快得多。

等咔多站起來時,身高增高了一絲,不過並不明顯,也只有羅格的眼力才能分辨出來,身材的變化倒是不大,畢竟血脈戰士的身體本就很強壯。

停頓了幾秒,羅格出聲說道:「好了,其他人先離開,族老嘎達爾、阿耐格你們跟我走。」

說著,羅格就率先離開了浴室。

毫無疑問,強骨魔葯是成功了,不過效果和羅格想象的有些差別,它的藥效也算對得起它的煉製難度,只是不適用於羅格自身罷了,強骨魔葯最大的作用應該是為體質低於的普通人強化改造體質,本身體質越強,強化的作用也就越小,因此對於體質已經遠超普通人的羅格沒用。

不過在實驗的過程中,羅格卻想到另一件事,趁這個機會,把部落制度梳理一下。

之前羅格沉迷於超凡知識的學習,再加之身上的詛咒還沒破解,也就沒下什麼心思來管這個部落。

其實在羅格心中,這個部落還是很有潛力的,而且羅格很喜歡部落中率真團結的風氣。他們喜歡會表現出來,不喜歡也會寫在臉上,實在不行就直接動手打你,但不會暗地裡使絆子對付你。

羅格也一樣,他喜歡,就願意下功夫治理這個部落,不喜歡,等巫祭傳承的東西掏空之後,也可以拍拍屁股直接離開。

......

另一間房間中,房間里有一張長石桌,羅格坐在首位,五個族老以及嘎達爾坐在下方。

「巫祭大人,人來了。」不一會兒,阿諾格出現在門邊說道。

「進來吧。」

「是。」

隨後,阿諾格帶著四個老人,兩男兩女走進來。

這兩男兩女動作非常恭敬,羅格一一打量了一會兒,然後收回視線說道:「好了,都坐吧。」

阿諾格坐在羅格左邊第一個位置,四個老人則挨著阿諾格依次坐在下方。

「人都到齊了....」

「我決定改變一下部落的管理制度,成立族老院,最開始就先由你們九個組成,你們負責管理部落,如日常的衣食住行,管理的律令,一切獎懲制度,都給我一條條的明令標出來,總之,就是『規矩』兩個字,你們自己商量著弄出來,然後茲莫族老寫好給我過目。」說話的時候,語氣很重要,而羅格說這些話的語氣——這不是商量,這是命令。

一個群體,最重要的都是規矩,規矩可以簡陋,但必須要有。

部落之前也有規矩,不過這個規矩太簡陋,很多情況都沒標註出來,很多時候都是憑首領或者長老主觀評判。

「部落戰鬥人員分為軍團和獵團,就由現在的狩獵隊伍裡面挑選,要求,一開始軍團數量不能超過五十,其他的先分入獵團,人選由你們兩和族老院商議決定,關於軍獵團的管理規矩,我後面會親自列出來,你們先看看,有什麼問題的話可以來找我商量。」

「我以後會陸陸續續交給你們魔葯,強骨魔葯、血腥藥劑,以及後面可能還會有其他魔葯,你們自己制定獎勵制度,我要過目。不用把軍獵團的成員包括進去,他們的相關制度我會自己制定。魔葯最先會用來滿足軍團成員,其次是獵團成員,最後再是其他人。族老院的人會有自己的份額。」

「食物的問題不用擔心,就在最近這段時間內,我會想辦法解決!」

...

隨後,羅格一條條的把自己的改造計劃吩咐下去,對於管理一個幾百人的勢力,羅格是完全沒有壓力的,他唯一要『照顧』的,就是這些原始人與他不太一樣的腦迴路。不過經過這麼長時間,羅格也算差不多摸清楚他們的三觀了,所以觸發反彈的情況不太可能發生。

..........

改造計劃直接甩手交給其他人,遇到問題再找他。而羅格自己,則花了兩天時間又煉製了四瓶強骨魔葯,連同他之前煉製的那些血腥藥劑,都一起交給了族老院,這也算是羅格對他們的一個考驗,看他們能不能把握好平衡。

四瓶強骨魔葯,條件控制好的話,能夠供給二十個普通人使用,血脈戰士的話,則根據自身體質不同,需要的量也不同。

不過強骨魔藥針對的群體本來就是普通人,血腥藥劑才是給血脈戰士準備的。

後面的十多天,羅格又陸續煉製出了暴血魔葯、治癒藥劑、絕望妖姬等三種魔葯,因為沒有人對比,所以羅格也不知道自己學習魔葯製作的速度算快還是慢?不過他對自己也有種迷之自信,畢竟在心底他也自認為是天才的,不是嗎?

而且據嘎達爾說,上一任巫祭從沒拿出過強骨藥劑給部落中的人使用,這其中可能有兩方面的原因,一是故意這樣做,二就是對方煉不出來。

暴血魔葯是戰鬥的最後關頭用來爆種的藥劑,後作用巨大,重則直接死亡,輕則成為一個廢人,或者癱瘓。

治癒藥劑,用來治療傷勢的,主要是內傷。

絕望妖姬....這是武器,主要材料是蛇毒,效果也是以毒性為主。顏色呈墨綠色,藥液一與空氣接觸就會迅速氣化,變成一種墨綠色的氣體,對人體來說,這種氣體有強烈的毒性和腐蝕性。

接下來,羅格就開始著手準備煉製『蛇形草引誘劑』。

… 「走,少跟這些人廢話,一看就不是什麼正經東西!」吳賴苦思無果,便也不再多想,也懶得跟這個比自己還要色迷迷的導演多說,拉起薛婧婧就要離開!

那色中一郎卻是不樂意了,攔住兩人的去路,指責吳賴道:「你是什麼人?憑什麼干涉人家的選擇?」

「咳咳,我是她男朋友,怎麼,不服氣啊?」吳賴說著,已經開始捋袖子了,反正今天打了好幾架了,也不在乎多打這一架!

薛婧婧聽吳賴自稱是自己男朋友,芳心不由一甜,表面卻是狠狠地白了吳賴一眼。

那色中一郎卻是仗著自己身後人多,倒也不在乎吳賴的架勢,繼續氣勢洶洶地說道:「聽兩位的口音,不是我們倭國人,那你們是華夏人,還是高麗人呢?不過,哪裡的人無所謂,反正你們那兒窮,拍電影是能掙很多錢的啊!」

說到最後那句,色中一郎的眼角瞟向了薛婧婧,很明顯,是想用金錢打動薛婧婧!

吳賴一聽就惱了,陰沉著臉問道:「我說你有完沒完,你管我們有錢沒錢啊,趕緊滾開,好狗不擋道,不要擋著我們的去路!」

色中一郎看到薛婧婧一襲白裙,笑顏如花,早就心中蠢-蠢-欲-動了,哪裡肯輕易放棄,見吳賴態度惡劣,也被激起了火氣,指著吳賴大聲地指責道:「年輕人,你太自私了,你自己不優秀,怎麼能阻礙女朋友的進步呢?要知道,成為電影明星是多少女孩夢寐以求的事情呢,這位小姐,你今天能夠遇上我,是我們的緣分,是你的福氣,你不要聽你男朋友的,只要跟著我,我保證一年之內,你就會紅遍整個亞洲!」

吳賴聽得納悶,不過薛婧婧沒表態,自己還真的不好代替人家做主,萬一人家突然不想和自己學功夫了,轉做電影明星呀,那自己還真的不好阻攔,不過這貨怎麼看和大導演也不沾邊啊,於是就沒好氣地問道:「你既然是什麼大導演,那你說說,你拍過什麼著名的電影啊?」

那色中一郎聞言,卻是臉色微微尷尬,沉吟了一下方才解釋道:「這個嘛,我目前拍的電影主要不是在電影院中播放,所以雖然很流行,但是你不一定聽說過,主要是發行光碟,而且我們電影對表演能力的要求不是很高,也沒有複雜的情節,對於剛剛出道的女孩正合適!」

「光碟發行?電影沒情節?我靠!」吳賴先是有些疑惑,繼而恍然大悟,尼瑪,我說這貨身後的那幾個倭國女子怎麼這麼眼熟呢?這尼瑪不是自己和胖子以前偷看過的倭國愛情動作片的女主人公嗎?雖然自己錄像裡面見過的大部分都是沒穿衣服的,和穿著衣服是有些區別,但是自己當時看得仔細,仔細辨認,還是能認出來的,那個大半個胸脯耷-拉在外面的皮膚微黑的女的,不就是什麼佐佐木希嗎?胖子曾經對著這女人大流口水啊,另一個也不陌生啊,好像是什麼田麻裡子,我暈了個暈,鬧了半天,這狗屁大導演就是拍愛情動作片的導演啊,竟然想要禍害到自己的小虎牙妹妹身上,真是活得不耐煩了!

「尼瑪戈壁,滾,不滾的話我就要揍人了!」吳賴都要暴走了,這幾個貨實在是也太不開眼了,竟然敢將主意打在自己的女人身上,嗯,咳咳,暫時還不是自己的女人,但是終究會是的,不是嗎?

薛婧婧卻是有些不解,拉了拉吳賴的衣袖問道:「呃?大壞蛋,咱們不聽他的就行了,我也喜歡做什麼電影明星,我還是喜歡跟著你當女俠!」

薛婧婧的話讓吳賴聽了,心中是無比的舒服,便俯在薛婧婧耳邊說了幾句,薛婧婧在倭國留學,雖然沒有自己看過倭國的愛情動作片,但是倭國的愛情動作片現在儼然成了小倭國的重要產業,薛婧婧當然也聽說過,一聽這個色中一郎竟然是讓自己當這種影片的女主角,頓時氣沖斗牛,指著那色中一郎恨恨地說道:「大壞蛋,給我打這個大壞蛋!」

「呃?咳咳!」吳賴聽得又是一陣無語,大壞蛋打大壞蛋,敢情我和這個色中一郎是同一個層次的?好吧,我就當是第一個大壞蛋是親昵的稱呼,而第二個大壞蛋當然那就是真的大壞蛋了!

美女有令,吳賴自然不會跟這個色中一郎客氣,一伸手拽過那色中一郎的衣領,另一隻手拍了拍色中一郎的臉,笑眯眯地說道:「小子,對不起了,我女朋友說了,讓我扁你,那我只好不客氣了,不然的話,晚上女朋友不讓上床的!」

吳賴越來越喜歡使用拍打臉的這個動作了,自然是再一次用了出來,反正在他看來,侮辱小鬼子沒有什麼大不了!

「誰說不讓你上床了?」薛婧婧聞言,杏眼一瞪,不由反駁道,可是話一出口,就感覺大有語病,俏-臉緋紅,趕緊跟著解釋道,「我還沒答應做你女朋友呢?」

可憐的色中一郎被吳賴揪住衣領提的整個身子都起來了,只剩下腳尖挨著地了,卻是哪裡管的上吳賴和薛婧婧的調笑,大聲尖叫道:「小子,你個華夏的窮鬼,敢跟我動手?」

「動手?哼哼!」吳賴冷笑一聲,一個耳光就甩了出去,隨著一聲清脆的響聲,色中一郎的半張臉頓時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紅腫了起來!

「啪啪……」吳賴又是接二連三地甩出耳光,可憐的色中一郎瞬間就成了色中一豬了,整個頭成了豬頭,那本來整齊披散在後面的長發也散亂開來,狀若厲鬼一般!

「啊?」那身後的幾個女演員都發出驚恐的叫聲,朝後退去,而幾個男的,卻是猶疑不決,不知道該上還是不上。

「你們是死人啊,給我將這個小子廢了,有什麼事情都算我的!」色中一郎趁著吳賴打耳光的空檔,放聲嘶吼道。

有了色中一郎這話,那幾個男的終於壯著膽子沖了過來,就連那個舉著攝像機的男的,也將攝像機放在一旁,朝著吳賴沖了過來。

這些人大部分都是倭國愛情動作片的男演員,看上去很是健壯,實際上長期的拍那種片子生涯,早就掏空了他們的身子,別說對付吳賴了,連一個普通的正常男人都打不過!

吳賴一把手揪住那色中一郎的衣領不放,微微一使力,直接就把色中一郎舉起來當做武器,朝著撲過來的那些倭人橫掃而去,片刻之後,那些倭人便東倒西歪,倒了一地,而作為武器的色中一郎也是渾身傷痕纍纍!

當吳賴將手中的色中一郎拋在地上的時候,那廝卻是渾身酸痛,彷彿所有的骨頭都斷了,根本就無法動彈。

這時候彪悍小妞兒薛婧婧卻是沖了過來,抬起腳朝著那色中一郎踹了幾腳,踹得色中一郎是慘嚎不已。

而倭人中此時還能站立的就剩下了幾個女演員了,這些女演員雖然嚇得都是渾身發抖,不過也有個別膽子稍微大一點兒的,見吳賴這般勇猛,不由地兩眼放光。

說實話,這些女的長得都挺漂亮,不過吳賴卻是沒有半點兒興趣,畢竟這些女演員都是身經百戰的主兒了,自己可不想頂著一摞綠帽子回去,不過,作為自己曾經在錄像里無數次欣賞過的女主角,吳賴覺得就這樣離開實在是有些太可惜了。

想到這裡,吳賴乾脆就將剛才那位攝影師放在地上的攝像機拿起,打開開關,對著那些女演員拍攝了起來,這些可都是活生生地在眼前啊,要比錄像裡面的鮮活多了,自己拍下來,回去正好跟胖子炫耀炫耀。

倭國的女人卻是果然很是開放,尤其是這些拍愛情動作片的女演員,更是放得開,見這個彪悍的華夏少年不僅僅沒有朝著自己等人動手,反而拿起攝像機拍攝起來,自然都放鬆下來,開始擺出各種各樣撩人的姿勢配合起來吳賴的拍攝,更有甚至,當場開始寬衣解帶,露出雪白的肌膚,沖著吳賴搔首弄姿!

吳賴沒有想到這些女演員這麼配合自己的拍攝,他雖然對這些倭國女人沒有興趣,但是一群美貌的女人在自己面前擺出各種姿勢,畢竟是一件賞心悅目的事情,所以吳賴興緻大增,興緻勃勃地拍攝起來。

一旁的薛婧婧見吳賴不僅不走了,還拿著攝像機拍個不停,一開始還不知道吳賴的用意,可是後來看見吳賴那嘴角邊那色^色的壞笑,心中終於無法忍受了,在一旁大叫道:「大壞蛋,你這是要幹什麼?」

吳賴這才想起自己身後的薛婧婧,不由訕訕一笑,順手將攝像機收進了袖裡乾坤,拍了拍手解釋道:「這個嘛,咳咳,是特殊任務!」

「呃?什麼特殊任務啊?」薛婧婧哪裡肯信,立即追問道。

吳賴自然不會說自己是要帶回去和胖子一起欣賞的,乾咳了一聲說道:「咳咳,這個嘛,既然是特殊任務,那麼就牽涉國家機密,不能說出來的,咱們還是趕緊找回去的路吧!」

吳賴說著,怕薛婧婧繼續追問,率先朝前走去,那些愛情動作片的女演員們還衝著吳賴不斷地飛吻,吳賴雖然視而不見,但是一旁的薛婧婧卻是不幹了,追上吳賴繼續問道:「對了,大壞蛋,你是怎麼知道那個色中一郎是拍攝那種電影的?」

「這個嘛,咳咳,當然是因為我觀察仔細了!」吳賴可不會說是因為在錄像中見過那幾個女演員!

薛婧婧自然不信,白了一眼吳賴接著問道:「不對吧,我怎麼感覺你好像是認識那幾個女演員?你是怎麼認識的?」

「咳咳!」吳賴都不知道怎麼解釋了,只能是拚命地咳嗽,心裡那個鬱悶啊,女人啊,能不能不要這麼聰明,難怪古人說了,女子無才便是德,古人誠不欺我啊,這女的太聰明了,可是不好忽悠啊!

薛婧婧果然很聰明,見吳賴那窘迫的樣子,便接著說道:「哼哼,你肯定是看過那種電影,所以才認出了那些女的,然後才知道那個導演是拍那種電影的,我猜的對不對?」

「咳咳!」吳賴無語,繼續拚命得咳嗽,感覺薛婧婧這貨可以去當偵探了!

薛婧婧卻是話鋒一轉,朝著吳賴嬌俏地笑道:「大壞蛋,那你說說,我和那些女演員,誰更漂亮些?」

吳賴聞言一愣,繼而嘴角又勾起一絲壞笑來道:「這個嘛?還真不好比,穿著衣服的時候,你要比那些女演員漂亮些,不過不穿衣服的時候嘛,咳咳,這個沒法比,我只知道對方的樣子!」

「大壞蛋!大流氓!」薛婧婧聞言,登時臉色飛紅,吳賴的意思很明顯,他見過那些女演員沒有穿衣服的樣子,但是沒見過自己沒穿衣服的樣子!

「你要問我,我總不能不說吧!」吳賴雙手一攤,很是無辜的樣子,心裏面暗自思忖道,好嘛,來了一趟倭國,自己升級了,小壞蛋、小流氓直接提升為大壞蛋、大流氓了,不過自己剛才的話,細究起來,還真有耍流氓的嫌疑啊!

「不過,大壞蛋,還是人家自己比較吧,你什麼時候給我弄盤那樣的錄像,我自己看看!」薛婧婧突然開口說道。

「你,你,你是女流氓!」吳賴聞言,不由愣住了,連說話都結巴了,好半天指著薛婧婧悲憤地說道。

「哈哈,逗你呢!」薛婧婧見吳賴那張口結舌的樣子,不由發出一串銀鈴般的笑聲,蹦蹦跳跳地朝著前方走去。

「靠!被這女流氓調戲了,明明是自己調戲她才對,怎麼又反過來了?」吳賴心裡那個鬱悶就別提了,摸了摸鼻子,搖了搖頭暗自思忖道。

「啊……」吳賴正自自怨自艾,卻是聽得前面的薛婧婧傳來一聲驚呼,頓時腳尖一點,身子箭一般地竄了出去,朝著薛婧婧的方向疾奔而去! 吳賴見薛婧婧竟然一下子蹲在了地上,疾奔過她的身邊,急聲問道:「你怎麼了?」

薛婧婧不說話,只是抬手指了指前方的一片古式建築物,搖著頭,不說話,目光中充滿了驚駭!

「呃?什麼?」吳賴順著薛婧婧的目光朝前看去,頓時目光一凝,臉色瞬間變得陰沉下來!

前面的一片建築物,吳賴已經在電視報刊等地方看見過很多次了,每次看到都壓抑不住內心的憤懣,可是見到實物,卻還是第一次,這棟建築物就是著名的「櫻都招魂社」,是一座神社,建起來已經一百五十多年了,名義上供奉的是「歷代為倭國做出重大貢獻的軍人」,可是在當年侵略華夏的那些戰犯們,竟然也被倭國供奉期間,甚至還不時地有領導人前去參拜,這讓華夏人民都是深深的不滿!

而就這麼一座建築物,此時此刻卻就在吳賴身前幾百米的地方矗立著,不時地還有人進進出出,大部分都是神情虔誠無比的倭國人!

很明顯,無論是薛婧婧,還是吳賴,作為一個華夏人,作為一個有良心的華夏人,不可能看見這櫻都招魂社而無動於衷,畢竟這其中承載華夏人太多的血和淚,太多的仇和恨!

「你在倭國的時間也不短了,莫非沒來過這裡嗎?」吳賴嘶啞著嗓子問道,眼睛卻是緊緊地盯著那櫻都招魂社,一雙眸子里放射著深深的仇恨,大半個世紀前那一段屈辱的歷史,每一個華夏人都不應該忘懷!

薛婧婧此時稍稍平靜了些,也是緊緊地盯著那「櫻都招魂社」,微微地搖了搖頭聲音低沉地說道:「沒有,有同學邀請來看,我不願意,我不願意看著當年曾經在華夏的土地上造下無數殺孽的劊子手被當做神一樣的供奉在這裡!」

「嗯,你我想得一樣,那你說,咱們要不要搞它一下子!」吳賴咬牙切齒地說道,他現在有著常人沒有的力量,看到這櫻都招魂社就在身前不遠處,便籌劃著想要動點兒手腳,畢竟自己中午的時候,就搞垮了一家酒店,現在搞垮這個郢都櫻都招魂社,應該也沒有多大的問題,而且搞垮這座櫻都招魂社,那意義就太大了!

薛婧婧卻是浮現出驚恐的神色,搖了搖頭道:「大壞蛋,說實話,我做夢也這樣想,只是這樣一來的話,只怕事情就鬧得一發不可收拾了,縱然你做的再隱秘,也絕對會引起有心人的注意,到時候只怕引發的會是一場大大的災難,我們不能因為一時之氣而衝動啊!」

吳賴聞言,心中卻是有些不甘心,正要說些什麼,突然心中一陣悸動,一股毛骨悚然的感覺從後背油然而生,迅速遍布了全身,吳賴竟然是生生地打了一個冷戰!

「呃?怎麼回事?」吳賴心中大為疑惑,如今他可是結丹期的高手了,放眼整個世俗界,能夠對他產生威脅的人和事物實在是不多,甚至就連吳賴扔進火山口,也能夠全身而退,可是吳賴此時卻是感覺到,一股莫名的危險似乎在逼近自己,自己竟然感覺好像是被一條惡毒的毒蛇盯上了一般!

「不好,快走!」吳賴心底警兆突生,感覺一種無法預知的危險在漸漸逼進,若是自己一人的話,倒也可以探查一二,可是現在有薛婧婧在身側,一旦有什麼危險的話,只怕是要波及到她,所以吳賴來不及解釋,拉起薛婧婧便朝著櫻都招魂社反方向疾奔而去!

就在吳賴拉著薛婧婧剛一奔跑出原地百米左右的時候,兩人剛才立足的腳下竟然悄悄地滲出一股黑煙,黑煙中還有一個若有若無的聲音縹緲傳出:「竟然是來自華夏的修者啊,實力不錯,實在是大補啊,可惜跑的太快,想要拿住,必須得費一翻手腳了!」

吳賴自然不知道這些變故,一直帶著薛婧婧狂奔出好幾里地,方才感覺那種危險的感覺退去,這才停了下來,好在他拉著薛婧婧跑的時候,暗暗地給薛婧婧輸送了一些精純的靈氣,不然的話,很少運動的薛婧婧此刻只怕是累趴下了!

不過此時薛婧婧忘了自己一口氣跑出幾里地的事情了,而是看著還是一臉驚駭的吳賴,不明所以地問道:「大壞蛋,怎麼了?你是不是已經暗中動手了?」

原來薛婧婧以為,吳賴肯定已經暗中出手搞垮了櫻都招魂社,所以這才帶著自己拚命地逃離現場!

「動手?沒有動手,咱們差點兒送命,太危險了,估計再遲離開半步,咱們的小命就丟在了那櫻都招魂社了!」吳賴心有餘悸地拍了拍胸口說道。

「啊?不會吧?」薛婧婧卻是有些不相信,在她看來,吳賴已經是頂厲害頂厲害的人物了,一個人能夠打倒那麼的倭人,甚至那個松田公子開槍都打不死,還有什麼人能夠要掉吳賴的小命呢?

吳賴卻是沒有直接說話,而是回過頭,朝著那櫻都招魂社的方向望去,只見那上方白雲朵朵,清風陣陣,並沒有什麼異常情況,便迴轉身對薛婧婧說道:「這個世界上有著咱們太多未知的東西,你根本不會感覺到,剛才的事情有多可怕,你先等一下,我不能就這樣退卻!」

吳賴說著,就在路旁盤坐下來,雙目微閉,強悍的神識已經破空而出,朝著那櫻都招魂社的方向划空而去,如今吳賴神識強度已經是遠遠超過一般的結丹期修者,已然能夠離開身體很遠的距離了,而且尤其是神識對危險的感應能力遠遠超過肉身,所以吳賴想探明剛才到底是什麼東西讓自己會感受到巨大的危險,他現在是結丹期的修者,有著敏銳的先天靈覺,自然不會認為剛才是錯覺!

吳賴的神識飛出一里地的時候,就感覺有些不對勁了,剛才肉眼看上去的白雲朵朵,此刻竟然成了陰雲密布,而之前的清風陣陣,此刻也成了陰風測測,一陣陣若有若無的鬼哭聲,隱隱約約地傳了過來,尤其是吳賴的神識此時停在高空,俯瞰那櫻都招魂社,竟然有著衝天的煞氣傳了出來。

吳賴此時已經有了些見識,見狀不由大吃一驚,暗自思忖道:「這煞氣竟然和小黑身上散發出來的氣息有些相似,不過要比小黑不知強悍了多少倍,難怪自己會感到危險,恐怕就是自己的師傅青玄子來了也要退避三舍啊!」
周圍一大堆的高大的建築物,吳賴想要認路的話,卻是必須凌空飛起,在空中辨認,可是那樣一來的話,太驚世駭俗了一些。

「小虎牙妹妹,你好歹也在倭國呆的時間不短了,這裡是哪兒,你不認識嗎?」吳賴頭前帶路,一邊左顧右盼,一邊有些鬱悶地問道。

薛婧婧不滿地說道:「切,你帶著我這麼一頓猛跑,我哪裡知道方向啊,再說了,我是來上學的,又沒錢逛街,這櫻都市又這麼大,我怎麼知道這是哪裡?要不問人吧?」

說要問人,前面卻是正好走過來一大群人,有男有女,男的西裝革履,女的花枝招展,其中還有人扛著攝像機,當先一人是個男的,還留著長長的披肩發。

吳賴正猶豫著是不是問問這夥人,那個長發男子卻是眼睛一亮,快步走了過來,徑直繞過了吳賴,直奔薛婧婧的身邊,無比殷勤地說道:「小姐,終於找到你了!」

百戀成精花小癡 「呃?我認識你嗎?」薛婧婧聽得一愣,自己在這倭國認識的人可不多,這個長發男子是什麼人啊!

那長發男子卻是用手撩了撩長發,然後從上衣兜里取出一張燙金的名片,雙手遞給薛婧婧道:「鄙人是一家影視公司的導演,這些日子正要拍一部電影,想找一個氣質外貌俱佳的女主角,正發愁呢,卻是在這裡遇到了小姐你,完全是我心目中的女主角的形象啊,所以鄙人誠懇邀請小姐能夠加入鄙人的電影製作中,酬勞豐厚,而且保證小姐能夠成為家喻戶曉的大明星!」

薛婧婧聞言,不由一愣,拿起那張名片一看,上面果然印著「精彩無限電影公司總導演:色中一郎」的字樣,正要婉言拒絕,吳賴卻是湊了過來,皺著眉頭問道:「這傢伙要做什麼?」

薛婧婧將手裡的名片遞給吳賴,口裡說道:「這人是個導演,說是要請我做女主角!」

吳賴聞言,不由一愣,暗道這導演選女主角也太隨意了吧,抬頭看了看這色中一郎身後的幾個人,尤其是那幾個女的,竟然發現這些女的有幾個竟然還有些面熟,心中詫異,自己在倭國怎麼會有面熟的人呢?難道自己在華夏見過這幾個人? 「嘩嘩嘩...」當幾個族老從水池裡站起來時,皮膚上的褶皺雖然還有,但已經比之前少了很多...而且幾個族老面色紅潤,精神飽滿,哪裡還有之前那種暮氣。

「咔多..下一個是你..」羅格面無表情,看不出絲毫情緒。

「是。」這個咔多,是一個才激發精血能量沒多久的血脈戰士,相比其他人,他也就比普通人稍強一點,而且他的身高也是一個短板,只有一米七左右。

羅格又往水池中滴入一些強骨魔葯,這次滴的量是前兩次的三倍左右。

此時水池中的水已經不熱了,不過羅格也不在乎。

滴入魔葯,咔多下水之後,同之前幾個人的反應一樣,很快就變得通紅,而且相比前幾個人,咔多吸收魔葯能量的速度要比他們快得多。

等咔多站起來時,身高增高了一絲,不過並不明顯,也只有羅格的眼力才能分辨出來,身材的變化倒是不大,畢竟血脈戰士的身體本就很強壯。

停頓了幾秒,羅格出聲說道:「好了,其他人先離開,族老嘎達爾、阿耐格你們跟我走。」

說著,羅格就率先離開了浴室。

毫無疑問,強骨魔葯是成功了,不過效果和羅格想象的有些差別,它的藥效也算對得起它的煉製難度,只是不適用於羅格自身罷了,強骨魔葯最大的作用應該是為體質低於的普通人強化改造體質,本身體質越強,強化的作用也就越小,因此對於體質已經遠超普通人的羅格沒用。

不過在實驗的過程中,羅格卻想到另一件事,趁這個機會,把部落制度梳理一下。

之前羅格沉迷於超凡知識的學習,再加之身上的詛咒還沒破解,也就沒下什麼心思來管這個部落。

其實在羅格心中,這個部落還是很有潛力的,而且羅格很喜歡部落中率真團結的風氣。他們喜歡會表現出來,不喜歡也會寫在臉上,實在不行就直接動手打你,但不會暗地裡使絆子對付你。

羅格也一樣,他喜歡,就願意下功夫治理這個部落,不喜歡,等巫祭傳承的東西掏空之後,也可以拍拍屁股直接離開。

......

另一間房間中,房間里有一張長石桌,羅格坐在首位,五個族老以及嘎達爾坐在下方。

「巫祭大人,人來了。」不一會兒,阿諾格出現在門邊說道。

「進來吧。」

「是。」

隨後,阿諾格帶著四個老人,兩男兩女走進來。

這兩男兩女動作非常恭敬,羅格一一打量了一會兒,然後收回視線說道:「好了,都坐吧。」

阿諾格坐在羅格左邊第一個位置,四個老人則挨著阿諾格依次坐在下方。

「人都到齊了....」

「我決定改變一下部落的管理制度,成立族老院,最開始就先由你們九個組成,你們負責管理部落,如日常的衣食住行,管理的律令,一切獎懲制度,都給我一條條的明令標出來,總之,就是『規矩』兩個字,你們自己商量著弄出來,然後茲莫族老寫好給我過目。」說話的時候,語氣很重要,而羅格說這些話的語氣——這不是商量,這是命令。

一個群體,最重要的都是規矩,規矩可以簡陋,但必須要有。

部落之前也有規矩,不過這個規矩太簡陋,很多情況都沒標註出來,很多時候都是憑首領或者長老主觀評判。

「部落戰鬥人員分為軍團和獵團,就由現在的狩獵隊伍裡面挑選,要求,一開始軍團數量不能超過五十,其他的先分入獵團,人選由你們兩和族老院商議決定,關於軍獵團的管理規矩,我後面會親自列出來,你們先看看,有什麼問題的話可以來找我商量。」

「我以後會陸陸續續交給你們魔葯,強骨魔葯、血腥藥劑,以及後面可能還會有其他魔葯,你們自己制定獎勵制度,我要過目。不用把軍獵團的成員包括進去,他們的相關制度我會自己制定。魔葯最先會用來滿足軍團成員,其次是獵團成員,最後再是其他人。族老院的人會有自己的份額。」

「食物的問題不用擔心,就在最近這段時間內,我會想辦法解決!」

...

隨後,羅格一條條的把自己的改造計劃吩咐下去,對於管理一個幾百人的勢力,羅格是完全沒有壓力的,他唯一要『照顧』的,就是這些原始人與他不太一樣的腦迴路。不過經過這麼長時間,羅格也算差不多摸清楚他們的三觀了,所以觸發反彈的情況不太可能發生。

..........

改造計劃直接甩手交給其他人,遇到問題再找他。而羅格自己,則花了兩天時間又煉製了四瓶強骨魔葯,連同他之前煉製的那些血腥藥劑,都一起交給了族老院,這也算是羅格對他們的一個考驗,看他們能不能把握好平衡。

四瓶強骨魔葯,條件控制好的話,能夠供給二十個普通人使用,血脈戰士的話,則根據自身體質不同,需要的量也不同。

不過強骨魔藥針對的群體本來就是普通人,血腥藥劑才是給血脈戰士準備的。

後面的十多天,羅格又陸續煉製出了暴血魔葯、治癒藥劑、絕望妖姬等三種魔葯,因為沒有人對比,所以羅格也不知道自己學習魔葯製作的速度算快還是慢?不過他對自己也有種迷之自信,畢竟在心底他也自認為是天才的,不是嗎?

而且據嘎達爾說,上一任巫祭從沒拿出過強骨藥劑給部落中的人使用,這其中可能有兩方面的原因,一是故意這樣做,二就是對方煉不出來。

暴血魔葯是戰鬥的最後關頭用來爆種的藥劑,後作用巨大,重則直接死亡,輕則成為一個廢人,或者癱瘓。

治癒藥劑,用來治療傷勢的,主要是內傷。

絕望妖姬....這是武器,主要材料是蛇毒,效果也是以毒性為主。顏色呈墨綠色,藥液一與空氣接觸就會迅速氣化,變成一種墨綠色的氣體,對人體來說,這種氣體有強烈的毒性和腐蝕性。

接下來,羅格就開始著手準備煉製『蛇形草引誘劑』。

… 「走,少跟這些人廢話,一看就不是什麼正經東西!」吳賴苦思無果,便也不再多想,也懶得跟這個比自己還要色迷迷的導演多說,拉起薛婧婧就要離開!

那色中一郎卻是不樂意了,攔住兩人的去路,指責吳賴道:「你是什麼人?憑什麼干涉人家的選擇?」

「咳咳,我是她男朋友,怎麼,不服氣啊?」吳賴說著,已經開始捋袖子了,反正今天打了好幾架了,也不在乎多打這一架!

薛婧婧聽吳賴自稱是自己男朋友,芳心不由一甜,表面卻是狠狠地白了吳賴一眼。

那色中一郎卻是仗著自己身後人多,倒也不在乎吳賴的架勢,繼續氣勢洶洶地說道:「聽兩位的口音,不是我們倭國人,那你們是華夏人,還是高麗人呢?不過,哪裡的人無所謂,反正你們那兒窮,拍電影是能掙很多錢的啊!」

說到最後那句,色中一郎的眼角瞟向了薛婧婧,很明顯,是想用金錢打動薛婧婧!

吳賴一聽就惱了,陰沉著臉問道:「我說你有完沒完,你管我們有錢沒錢啊,趕緊滾開,好狗不擋道,不要擋著我們的去路!」

色中一郎看到薛婧婧一襲白裙,笑顏如花,早就心中蠢-蠢-欲-動了,哪裡肯輕易放棄,見吳賴態度惡劣,也被激起了火氣,指著吳賴大聲地指責道:「年輕人,你太自私了,你自己不優秀,怎麼能阻礙女朋友的進步呢?要知道,成為電影明星是多少女孩夢寐以求的事情呢,這位小姐,你今天能夠遇上我,是我們的緣分,是你的福氣,你不要聽你男朋友的,只要跟著我,我保證一年之內,你就會紅遍整個亞洲!」

吳賴聽得納悶,不過薛婧婧沒表態,自己還真的不好代替人家做主,萬一人家突然不想和自己學功夫了,轉做電影明星呀,那自己還真的不好阻攔,不過這貨怎麼看和大導演也不沾邊啊,於是就沒好氣地問道:「你既然是什麼大導演,那你說說,你拍過什麼著名的電影啊?」

那色中一郎聞言,卻是臉色微微尷尬,沉吟了一下方才解釋道:「這個嘛,我目前拍的電影主要不是在電影院中播放,所以雖然很流行,但是你不一定聽說過,主要是發行光碟,而且我們電影對表演能力的要求不是很高,也沒有複雜的情節,對於剛剛出道的女孩正合適!」

「光碟發行?電影沒情節?我靠!」吳賴先是有些疑惑,繼而恍然大悟,尼瑪,我說這貨身後的那幾個倭國女子怎麼這麼眼熟呢?這尼瑪不是自己和胖子以前偷看過的倭國愛情動作片的女主人公嗎?雖然自己錄像裡面見過的大部分都是沒穿衣服的,和穿著衣服是有些區別,但是自己當時看得仔細,仔細辨認,還是能認出來的,那個大半個胸脯耷-拉在外面的皮膚微黑的女的,不就是什麼佐佐木希嗎?胖子曾經對著這女人大流口水啊,另一個也不陌生啊,好像是什麼田麻裡子,我暈了個暈,鬧了半天,這狗屁大導演就是拍愛情動作片的導演啊,竟然想要禍害到自己的小虎牙妹妹身上,真是活得不耐煩了!

「尼瑪戈壁,滾,不滾的話我就要揍人了!」吳賴都要暴走了,這幾個貨實在是也太不開眼了,竟然敢將主意打在自己的女人身上,嗯,咳咳,暫時還不是自己的女人,但是終究會是的,不是嗎?

薛婧婧卻是有些不解,拉了拉吳賴的衣袖問道:「呃?大壞蛋,咱們不聽他的就行了,我也喜歡做什麼電影明星,我還是喜歡跟著你當女俠!」

薛婧婧的話讓吳賴聽了,心中是無比的舒服,便俯在薛婧婧耳邊說了幾句,薛婧婧在倭國留學,雖然沒有自己看過倭國的愛情動作片,但是倭國的愛情動作片現在儼然成了小倭國的重要產業,薛婧婧當然也聽說過,一聽這個色中一郎竟然是讓自己當這種影片的女主角,頓時氣沖斗牛,指著那色中一郎恨恨地說道:「大壞蛋,給我打這個大壞蛋!」

「呃?咳咳!」吳賴聽得又是一陣無語,大壞蛋打大壞蛋,敢情我和這個色中一郎是同一個層次的?好吧,我就當是第一個大壞蛋是親昵的稱呼,而第二個大壞蛋當然那就是真的大壞蛋了!

美女有令,吳賴自然不會跟這個色中一郎客氣,一伸手拽過那色中一郎的衣領,另一隻手拍了拍色中一郎的臉,笑眯眯地說道:「小子,對不起了,我女朋友說了,讓我扁你,那我只好不客氣了,不然的話,晚上女朋友不讓上床的!」

吳賴越來越喜歡使用拍打臉的這個動作了,自然是再一次用了出來,反正在他看來,侮辱小鬼子沒有什麼大不了!

「誰說不讓你上床了?」薛婧婧聞言,杏眼一瞪,不由反駁道,可是話一出口,就感覺大有語病,俏-臉緋紅,趕緊跟著解釋道,「我還沒答應做你女朋友呢?」

可憐的色中一郎被吳賴揪住衣領提的整個身子都起來了,只剩下腳尖挨著地了,卻是哪裡管的上吳賴和薛婧婧的調笑,大聲尖叫道:「小子,你個華夏的窮鬼,敢跟我動手?」

「動手?哼哼!」吳賴冷笑一聲,一個耳光就甩了出去,隨著一聲清脆的響聲,色中一郎的半張臉頓時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紅腫了起來!

「啪啪……」吳賴又是接二連三地甩出耳光,可憐的色中一郎瞬間就成了色中一豬了,整個頭成了豬頭,那本來整齊披散在後面的長發也散亂開來,狀若厲鬼一般!

「啊?」那身後的幾個女演員都發出驚恐的叫聲,朝後退去,而幾個男的,卻是猶疑不決,不知道該上還是不上。

「你們是死人啊,給我將這個小子廢了,有什麼事情都算我的!」色中一郎趁著吳賴打耳光的空檔,放聲嘶吼道。

有了色中一郎這話,那幾個男的終於壯著膽子沖了過來,就連那個舉著攝像機的男的,也將攝像機放在一旁,朝著吳賴沖了過來。

這些人大部分都是倭國愛情動作片的男演員,看上去很是健壯,實際上長期的拍那種片子生涯,早就掏空了他們的身子,別說對付吳賴了,連一個普通的正常男人都打不過!

吳賴一把手揪住那色中一郎的衣領不放,微微一使力,直接就把色中一郎舉起來當做武器,朝著撲過來的那些倭人橫掃而去,片刻之後,那些倭人便東倒西歪,倒了一地,而作為武器的色中一郎也是渾身傷痕纍纍!

當吳賴將手中的色中一郎拋在地上的時候,那廝卻是渾身酸痛,彷彿所有的骨頭都斷了,根本就無法動彈。

這時候彪悍小妞兒薛婧婧卻是沖了過來,抬起腳朝著那色中一郎踹了幾腳,踹得色中一郎是慘嚎不已。

而倭人中此時還能站立的就剩下了幾個女演員了,這些女演員雖然嚇得都是渾身發抖,不過也有個別膽子稍微大一點兒的,見吳賴這般勇猛,不由地兩眼放光。

說實話,這些女的長得都挺漂亮,不過吳賴卻是沒有半點兒興趣,畢竟這些女演員都是身經百戰的主兒了,自己可不想頂著一摞綠帽子回去,不過,作為自己曾經在錄像里無數次欣賞過的女主角,吳賴覺得就這樣離開實在是有些太可惜了。

想到這裡,吳賴乾脆就將剛才那位攝影師放在地上的攝像機拿起,打開開關,對著那些女演員拍攝了起來,這些可都是活生生地在眼前啊,要比錄像裡面的鮮活多了,自己拍下來,回去正好跟胖子炫耀炫耀。

倭國的女人卻是果然很是開放,尤其是這些拍愛情動作片的女演員,更是放得開,見這個彪悍的華夏少年不僅僅沒有朝著自己等人動手,反而拿起攝像機拍攝起來,自然都放鬆下來,開始擺出各種各樣撩人的姿勢配合起來吳賴的拍攝,更有甚至,當場開始寬衣解帶,露出雪白的肌膚,沖著吳賴搔首弄姿!

吳賴沒有想到這些女演員這麼配合自己的拍攝,他雖然對這些倭國女人沒有興趣,但是一群美貌的女人在自己面前擺出各種姿勢,畢竟是一件賞心悅目的事情,所以吳賴興緻大增,興緻勃勃地拍攝起來。

一旁的薛婧婧見吳賴不僅不走了,還拿著攝像機拍個不停,一開始還不知道吳賴的用意,可是後來看見吳賴那嘴角邊那色^色的壞笑,心中終於無法忍受了,在一旁大叫道:「大壞蛋,你這是要幹什麼?」

吳賴這才想起自己身後的薛婧婧,不由訕訕一笑,順手將攝像機收進了袖裡乾坤,拍了拍手解釋道:「這個嘛,咳咳,是特殊任務!」

「呃?什麼特殊任務啊?」薛婧婧哪裡肯信,立即追問道。

吳賴自然不會說自己是要帶回去和胖子一起欣賞的,乾咳了一聲說道:「咳咳,這個嘛,既然是特殊任務,那麼就牽涉國家機密,不能說出來的,咱們還是趕緊找回去的路吧!」

吳賴說著,怕薛婧婧繼續追問,率先朝前走去,那些愛情動作片的女演員們還衝著吳賴不斷地飛吻,吳賴雖然視而不見,但是一旁的薛婧婧卻是不幹了,追上吳賴繼續問道:「對了,大壞蛋,你是怎麼知道那個色中一郎是拍攝那種電影的?」

「這個嘛,咳咳,當然是因為我觀察仔細了!」吳賴可不會說是因為在錄像中見過那幾個女演員!

薛婧婧自然不信,白了一眼吳賴接著問道:「不對吧,我怎麼感覺你好像是認識那幾個女演員?你是怎麼認識的?」

「咳咳!」吳賴都不知道怎麼解釋了,只能是拚命地咳嗽,心裡那個鬱悶啊,女人啊,能不能不要這麼聰明,難怪古人說了,女子無才便是德,古人誠不欺我啊,這女的太聰明了,可是不好忽悠啊!

薛婧婧果然很聰明,見吳賴那窘迫的樣子,便接著說道:「哼哼,你肯定是看過那種電影,所以才認出了那些女的,然後才知道那個導演是拍那種電影的,我猜的對不對?」

「咳咳!」吳賴無語,繼續拚命得咳嗽,感覺薛婧婧這貨可以去當偵探了!

薛婧婧卻是話鋒一轉,朝著吳賴嬌俏地笑道:「大壞蛋,那你說說,我和那些女演員,誰更漂亮些?」

吳賴聞言一愣,繼而嘴角又勾起一絲壞笑來道:「這個嘛?還真不好比,穿著衣服的時候,你要比那些女演員漂亮些,不過不穿衣服的時候嘛,咳咳,這個沒法比,我只知道對方的樣子!」

「大壞蛋!大流氓!」薛婧婧聞言,登時臉色飛紅,吳賴的意思很明顯,他見過那些女演員沒有穿衣服的樣子,但是沒見過自己沒穿衣服的樣子!

「你要問我,我總不能不說吧!」吳賴雙手一攤,很是無辜的樣子,心裏面暗自思忖道,好嘛,來了一趟倭國,自己升級了,小壞蛋、小流氓直接提升為大壞蛋、大流氓了,不過自己剛才的話,細究起來,還真有耍流氓的嫌疑啊!

「不過,大壞蛋,還是人家自己比較吧,你什麼時候給我弄盤那樣的錄像,我自己看看!」薛婧婧突然開口說道。

「你,你,你是女流氓!」吳賴聞言,不由愣住了,連說話都結巴了,好半天指著薛婧婧悲憤地說道。

「哈哈,逗你呢!」薛婧婧見吳賴那張口結舌的樣子,不由發出一串銀鈴般的笑聲,蹦蹦跳跳地朝著前方走去。

「靠!被這女流氓調戲了,明明是自己調戲她才對,怎麼又反過來了?」吳賴心裡那個鬱悶就別提了,摸了摸鼻子,搖了搖頭暗自思忖道。

「啊……」吳賴正自自怨自艾,卻是聽得前面的薛婧婧傳來一聲驚呼,頓時腳尖一點,身子箭一般地竄了出去,朝著薛婧婧的方向疾奔而去! 吳賴見薛婧婧竟然一下子蹲在了地上,疾奔過她的身邊,急聲問道:「你怎麼了?」

薛婧婧不說話,只是抬手指了指前方的一片古式建築物,搖著頭,不說話,目光中充滿了驚駭!

「呃?什麼?」吳賴順著薛婧婧的目光朝前看去,頓時目光一凝,臉色瞬間變得陰沉下來!

前面的一片建築物,吳賴已經在電視報刊等地方看見過很多次了,每次看到都壓抑不住內心的憤懣,可是見到實物,卻還是第一次,這棟建築物就是著名的「櫻都招魂社」,是一座神社,建起來已經一百五十多年了,名義上供奉的是「歷代為倭國做出重大貢獻的軍人」,可是在當年侵略華夏的那些戰犯們,竟然也被倭國供奉期間,甚至還不時地有領導人前去參拜,這讓華夏人民都是深深的不滿!

而就這麼一座建築物,此時此刻卻就在吳賴身前幾百米的地方矗立著,不時地還有人進進出出,大部分都是神情虔誠無比的倭國人!

很明顯,無論是薛婧婧,還是吳賴,作為一個華夏人,作為一個有良心的華夏人,不可能看見這櫻都招魂社而無動於衷,畢竟這其中承載華夏人太多的血和淚,太多的仇和恨!

「你在倭國的時間也不短了,莫非沒來過這裡嗎?」吳賴嘶啞著嗓子問道,眼睛卻是緊緊地盯著那櫻都招魂社,一雙眸子里放射著深深的仇恨,大半個世紀前那一段屈辱的歷史,每一個華夏人都不應該忘懷!

薛婧婧此時稍稍平靜了些,也是緊緊地盯著那「櫻都招魂社」,微微地搖了搖頭聲音低沉地說道:「沒有,有同學邀請來看,我不願意,我不願意看著當年曾經在華夏的土地上造下無數殺孽的劊子手被當做神一樣的供奉在這裡!」

「嗯,你我想得一樣,那你說,咱們要不要搞它一下子!」吳賴咬牙切齒地說道,他現在有著常人沒有的力量,看到這櫻都招魂社就在身前不遠處,便籌劃著想要動點兒手腳,畢竟自己中午的時候,就搞垮了一家酒店,現在搞垮這個郢都櫻都招魂社,應該也沒有多大的問題,而且搞垮這座櫻都招魂社,那意義就太大了!

薛婧婧卻是浮現出驚恐的神色,搖了搖頭道:「大壞蛋,說實話,我做夢也這樣想,只是這樣一來的話,只怕事情就鬧得一發不可收拾了,縱然你做的再隱秘,也絕對會引起有心人的注意,到時候只怕引發的會是一場大大的災難,我們不能因為一時之氣而衝動啊!」

吳賴聞言,心中卻是有些不甘心,正要說些什麼,突然心中一陣悸動,一股毛骨悚然的感覺從後背油然而生,迅速遍布了全身,吳賴竟然是生生地打了一個冷戰!

「呃?怎麼回事?」吳賴心中大為疑惑,如今他可是結丹期的高手了,放眼整個世俗界,能夠對他產生威脅的人和事物實在是不多,甚至就連吳賴扔進火山口,也能夠全身而退,可是吳賴此時卻是感覺到,一股莫名的危險似乎在逼近自己,自己竟然感覺好像是被一條惡毒的毒蛇盯上了一般!

「不好,快走!」吳賴心底警兆突生,感覺一種無法預知的危險在漸漸逼進,若是自己一人的話,倒也可以探查一二,可是現在有薛婧婧在身側,一旦有什麼危險的話,只怕是要波及到她,所以吳賴來不及解釋,拉起薛婧婧便朝著櫻都招魂社反方向疾奔而去!

就在吳賴拉著薛婧婧剛一奔跑出原地百米左右的時候,兩人剛才立足的腳下竟然悄悄地滲出一股黑煙,黑煙中還有一個若有若無的聲音縹緲傳出:「竟然是來自華夏的修者啊,實力不錯,實在是大補啊,可惜跑的太快,想要拿住,必須得費一翻手腳了!」

吳賴自然不知道這些變故,一直帶著薛婧婧狂奔出好幾里地,方才感覺那種危險的感覺退去,這才停了下來,好在他拉著薛婧婧跑的時候,暗暗地給薛婧婧輸送了一些精純的靈氣,不然的話,很少運動的薛婧婧此刻只怕是累趴下了!

不過此時薛婧婧忘了自己一口氣跑出幾里地的事情了,而是看著還是一臉驚駭的吳賴,不明所以地問道:「大壞蛋,怎麼了?你是不是已經暗中動手了?」

原來薛婧婧以為,吳賴肯定已經暗中出手搞垮了櫻都招魂社,所以這才帶著自己拚命地逃離現場!

「動手?沒有動手,咱們差點兒送命,太危險了,估計再遲離開半步,咱們的小命就丟在了那櫻都招魂社了!」吳賴心有餘悸地拍了拍胸口說道。

「啊?不會吧?」薛婧婧卻是有些不相信,在她看來,吳賴已經是頂厲害頂厲害的人物了,一個人能夠打倒那麼的倭人,甚至那個松田公子開槍都打不死,還有什麼人能夠要掉吳賴的小命呢?

吳賴卻是沒有直接說話,而是回過頭,朝著那櫻都招魂社的方向望去,只見那上方白雲朵朵,清風陣陣,並沒有什麼異常情況,便迴轉身對薛婧婧說道:「這個世界上有著咱們太多未知的東西,你根本不會感覺到,剛才的事情有多可怕,你先等一下,我不能就這樣退卻!」

吳賴說著,就在路旁盤坐下來,雙目微閉,強悍的神識已經破空而出,朝著那櫻都招魂社的方向划空而去,如今吳賴神識強度已經是遠遠超過一般的結丹期修者,已然能夠離開身體很遠的距離了,而且尤其是神識對危險的感應能力遠遠超過肉身,所以吳賴想探明剛才到底是什麼東西讓自己會感受到巨大的危險,他現在是結丹期的修者,有著敏銳的先天靈覺,自然不會認為剛才是錯覺!

吳賴的神識飛出一里地的時候,就感覺有些不對勁了,剛才肉眼看上去的白雲朵朵,此刻竟然成了陰雲密布,而之前的清風陣陣,此刻也成了陰風測測,一陣陣若有若無的鬼哭聲,隱隱約約地傳了過來,尤其是吳賴的神識此時停在高空,俯瞰那櫻都招魂社,竟然有著衝天的煞氣傳了出來。

吳賴此時已經有了些見識,見狀不由大吃一驚,暗自思忖道:「這煞氣竟然和小黑身上散發出來的氣息有些相似,不過要比小黑不知強悍了多少倍,難怪自己會感到危險,恐怕就是自己的師傅青玄子來了也要退避三舍啊!」
Свернуть

Уважаемые пользователи! Администрация сайта «Реальные отзывы» убедительно просит предоставлять конкретные факты (номер, дату заказа и проч.), чтобы мы не сочли ваш отзыв наговором конкурентов. Благодарим за понимание. Не подкрепленные фактами отзывы будут удаляться как неинформативные.

Оставить отзыв

Имя (обязательно):
Электропочта (не обязательно):

негативный отзыв нейтральный отзыв положительный отзы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