Товары для дома » Для ремонта и обустройства » Электро Инструмент » Сварочные аппараты
Учреждения и организации » Коммерческие организации » Торговые центры

開掘場的東北方向摸約五十裡外,赫然有著一片龐大城市一般的營寨坐落著,其中的人數也是頗為的驚人,光是這一片營寨,就佔據了長寬近有三里的龐大地盤,著實也是驚人得很。

  • Дополнительно:
而就在這片營地的中央位置,有著一處比其他營帳都要高大了多的帳篷,正亮著燈火,被不少人圍著。

在營帳當中,正有著兩人對坐,其中一人,赫然便是早晨被蕭澗雲狠狠收拾了一頓的秦川,而在他的對面,坐著一名面容頗顯剛毅,身材異常魁梧的大漢,這人,便是那無相皇康陽了。

「大人,這些傢伙當真是囂張無比啊,在咱們的勢力範圍中大動土石,我們卻連進去瞧一眼都不能夠,這未免也太不給我們面子了,這事情要是傳出去,我們的威嚴和在啊大人!」秦川滿臉的怨氣,苦口勸說道,將這事情的嚴重性說的十分到位,儼然不是他吃了虧,而是整個匪幫被人踐踏了一般。

首位之上,無相皇康陽劈了一眼秦川腿上的上,一眼認出了那是靈魂能量所傷:「他們是否探查出什麼東西來了?」

「呃……這還不清楚,應該還沒有,我帶的人還沒靠近,酒杯……就被……」秦川的臉龐頓時一僵,頗有些尷尬的撓了撓頭。

聞言,那康陽微微皺了皺眉毛,鼻中發出一聲冷哼,顯然,這秦川給他的答覆,並沒能讓他滿意。

聽得這冷笑聲,秦川額頭上頓時滿是冷汗,趕忙為自己開脫道道:「大人,那個名叫蕭澗雲的小子也在其中,他身邊還有一個年輕強者,怕是實力少有七劫,我也是擔心帶去的兄弟們遭了難,這才……」

「好了,不要解釋了。七劫涅槃境的年輕強者,還有那個蕭澗雲小娃娃,呵呵,看來我是有必要親自去瞧瞧了!」

康陽擺了擺手,臉上陡然多出了幾分興奮之色來。

他可不會允許自己的地盤上有搶食的人出現,之前鬼宗之人在場,又有不少毒師幫著唐家,讓他無法貿然動手,需等時機,現在鬼宗的人和毒師高手都死了,天大的好機會,他可不會輕易放過了這塊肥肉!

「團長,機不可失,我猜那些傢伙定是有了什麼進展,方才看都不讓我等看一眼,若是晚了,恐怕那開掘場中的寶貝就全部便宜了那些傢伙了,到時候我們可真就虧大發了呀!」

瞧著康陽來了興緻,秦川立刻是心中暗喜,趕忙開口煽風點火,巴不得說動了無相皇,立刻帶人前去端了白家的營寨!

「嗯。」

沉吟了片刻,康陽方才微笑著點了點頭:「明天點齊人手,去將那些傢伙解決掉,不必斬盡殺絕,趕走即可!」

見到這位無相皇大人終於點頭決定,秦川的臉龐之上,終於是出現了幾分輕鬆之色,心頭也是生出幾分得意來,滿心想著到時候,將蕭澗雲給踩在腳下好生羞辱一番!

「呵呵,無相皇閣下,你這決定,就不怕招來殺身之禍?」 趙曉麗不禁有些后怕,剛才她就是覺得這馬很溫順,應該不會傷到自己所以才會去摸得,誰知道結果差點就把自己給傷到了。

「對不起。」趙曉麗道歉也很快,她不能讓小姑姑認為自己是拖累。

馬夫自然也不會真的跟這麼個小丫頭計較,只是努力的安撫著黑馬。

好在很快就啟程了,趙曉麗的注意力也很快就被其他的事物給吸引住了。

一路上為了照顧兩位老人家宋離讓馬夫盡量放慢速度,而且到了吃飯的時候絕對一點都不含糊。

趙德全一輩子也沒有進過什麼像樣飯店,所以當宋離讓馬夫停下車,準備進到縣城一家有名氣的飯店時。趙德全心裡直打鼓,這孩子怎麼辦事這麼糊塗,他們這麼多人,真要是進去敞開了肚皮吃,要吃掉多少銀子?

「阿離,我看咱們還是買幾個包子饅頭對付一下就行了。」趙德全不想宋離把自己浪費在這上面。

但是顯然宋離想的完全不一樣,她這麼努力的賺銀子是為了什麼?總不會是因為好看吧,再說了銀子再好看那能比得上金子嗎?

所以吃飽而且吃好,才是宋離現階段要做的。

「外公,咱們這些人進去其實也花不了多少銀子的。」這可不像是電視劇裡面演的,隨便一點點東西都要好幾十兩。一桌子比較好的飯菜下來最多也就是一二兩銀子罷了。倒是酒比較值錢一點,不過宋離也就是叫了二兩白酒。動不動就幾斤白酒的,那是武林高手。

而且這二兩白酒宋離還是給馬夫準備的,雖然他已經花了二錢銀子的車馬費,但是前提是這一路上馬夫跟馬匹的伙食跟飼料都是她包了的。

當二兩白酒擺在自己面前的時候,馬夫顯然還有些不敢相信,「這些是給我們的?」

他們雖然好酒,但是其實平時很難有機會可以喝上一盅,更何況喝酒是要銀子的。他們還要養家哪有閑錢買酒喝,所以當看見宋離居然把叫來的白酒給他們的時候,他們當然會有些懷疑。

宋離點頭,「當然是給二位師傅的。」

二哥宋有成不喝酒,所以宋離自然也就沒有準備他的了,至於外公。宋離更是認為年紀大的人不能喝酒。

馬夫心神動蕩,看來這一趟他們來的還真是值得,這小姑娘人雖然不大,但是卻很會做人。

另一個馬夫更是把酒杯端起來聞了又聞。最後才小心翼翼的抿了一口。

這白酒的味道應該是燒刀子差不多,剛開始的時候還沒有什麼反應,可是一到後面這感覺立馬就上來了。

神樹領主 雖然二兩白酒分下來他們一人才一兩,但是這一兩白酒就足夠讓他們面紅耳赤的了。

至於小蘿蔔們的注意力早已經被桌子上的肉給吸引了,對於一群只有過年過節才能吃得上肉的孩子們來說,酒什麼的真的是一點吸引力都沒有。

「小天哥,我想吃那個蹄髈。」趙曉花道。

趙小天吃的滿嘴是油,不過卻還是為趙曉花夾了她想要的蹄髈。

趙曉花拿到自己想吃的蹄髈自然更是高興,一雙眼睛都笑彎了,這可是蹄髈啊,每年她都只能看著曾祖父曾祖母分給哥哥姐姐,沒想到自己有一天也會有機會吃上。

倒是谷氏因為年紀大了,一下子也受不住這麼油膩的東西,反倒是沒有吃的太多。

「外婆,是不是不喜歡吃這些?」宋離關切的問道。

谷氏搖頭,「這麼好的東西咋能不喜歡吃?就是我這上年紀了,牙齒也不行了。」谷氏還把自己稍微有點鬆動的牙齒給宋離看。

老人家的牙齒雖然有一點黃,但是口裡卻是一點異味都沒有,想必外婆一定是一個很愛乾淨整潔的人。其實不要說外婆了,就是看這群小蘿蔔也能看出來。雖然都吃的很是著急,但是卻沒有一個人把油漬弄到衣裳上面。就連吃相最兇殘的趙小天也是如此。

一頓飯下來,大家的肚子都撐得圓滾滾起來。不過這時候肯定是不合適坐馬車的,要不然準備吐,所以宋離準備帶著大家消消食,順便也看看縣城裡面有沒有什麼好吃的,給家裡的那群小蘿蔔帶回去,免得到時候他們還說小姑姑出去一趟,結果什麼好東西都沒有給他們帶回去。

最後宋離打包了不少的吃食,而且付錢的時候,更是眉頭都沒有眨一下,看的趙德全夫妻倆心驚膽戰的,這孩子真是一點都不知道節約,這麼花錢如流水的,怎麼能行?

谷氏甚至還偷偷的提點宋有成,應該管著宋離一點兒,結果宋有成卻說,宋離就算是在家的時候也是這樣的。

谷氏想到自己跟宋離相處的時間並不是很長,才沒有當著大家的面直接宋離。但是眼神裡面卻是透露著不贊成的神色。

等到感覺大家的肚子都消食的差不多了,宋離才又準備了一些路上可以吃的小吃,這才又準備上路。

谷氏千思萬緒的,整個人都顯得有些萎靡不振。

宋離開始的時候還以為是因為谷氏不適應坐馬車,暈車。所以就讓馬夫停下來讓谷氏好好休息,畢竟從前自己第一次坐馬車的時候也有這樣的反應,可是後來谷氏的臉色一直都不見好,宋離才開始猜測也許其實不是因為暈車?但是讓宋離猜到底是怎麼回事,宋離卻還是猜不出來的,畢竟她也不是谷氏肚子裡面的蛔蟲不是。

趙德全對於老婆子的悶悶不樂也是看在眼裡的。

「行了,阿離這孩子雖然花錢厲害了一點,但是到底也是為了咱們。」

谷氏瞥了趙德全一眼,她當然知道宋離花了這麼多的銀子都是為了他們,可是正是因為都是為了他們,所以她才會覺得難過。這閨女家的日子好不容易好過起來了,咋能在他們身上花這麼多的銀子?

「咱們這都是快要行將就木的人了,花這麼多銀子在咱們什麼也不划算不是。」谷氏跟趙德全說話的聲音很小,但是到底還是被宋離給聽見了。

她一直以為外婆是因為暈車所以才會臉色不好,結果沒想到倒是因為自己這一路上花錢讓外婆的心裡有了疙瘩。 忽然傳來的一道淡淡的少年聲音讓得無相皇康陽的面色陡然一怔。

這突兀出現的聲音,立刻讓的無相皇和秦川二人意識到了不妙,目光在營帳中掃了一圈,這才發現,在房間的一角,赫然便是有著兩名黑袍青年,不知何時落座在了屋內!

「你們是什麼人?!」

頗為震驚的望著那兩名少年,康陽的心頭滿滿都是駭然。這兩個人,居然是在他都完全沒有察覺的情況下大搖大擺的進入了營帳之中,這等手段,若是想要殺他,怕是此刻他不死,也已經是吃了重傷了!

這根本就是明晃晃的威脅!

「大人,就是這兩個小子!一個是蕭澗雲,另一個怕是他們找來的幫手!」望著葉天和蕭澗雲二人的面容,秦川立刻是聲音尖利的怪叫道!

聞言,康陽的眼瞳驟然緊縮,旋即沉聲道:「二位深夜來我住處,所為何事啊?」

感受著葉天和蕭澗雲身上的氣息,無相皇立刻是心中暗嘆不好,這兩人的修為,端是連他都有些看不透徹,這般發現,也是讓得無相皇心中頗為的有些詫然。

高手!絕對是高手!

無相皇心中當即是這般想道。

「呵呵,倒也沒什麼大事,長夜漫漫,閑來無事,白天那你大營轉了一圈,稍微動了點手腳,自覺手上有條件和你談談了,便來你無相皇的大帳中討杯茶吃吃。順便想請無相皇閣下在最近幾天管好自己手底下的人,莫要跑去自找麻煩。」

葉天的手指在椅子扶手上上輕輕扣了扣,帶著一陣十分友好的笑容望著無相皇開口道。

「小子,你未免太過猖狂了!你又算個什麼東西!」

聽得葉天這毫不給面子的話語,秦川頓時一陣爆喝。

「恬噪。」

葉天的眼皮略微的一抬,也不多說什麼,屈指一彈下,赫然便是有著一道玄金真火彈射而出,只一點火星落在了那秦川的身上,眨眼功夫,那秦川的身軀便是被玄金真火吞噬了去,連渣子都沒剩下分毫!

瞬間將秦川解決,葉天輕輕的拂袖一揮,目光朝著無相皇望去,面上的笑容依舊是那麼的平和可親,看上去就像是個爽朗陽光的少年一樣,但那笑容,卻是讓得康陽的喉嚨上下翻動了兩下,葉天的手段,令得他心頭此刻慢慢都是寒意,這分明實在告訴他,若是敢有半分的抗拒之意,這大營中的所有人,都將會是這個下場!

秦川可是個貨真價實的五劫涅槃境高手,卻是根本都無從施展,葉天屈指一彈下,就渣滓都不剩了,換了這大營中的其他人,面對葉天這樣的高手,結局又會如何?

可想而知。

「我們的談話可以繼續了。」

葉天把玩著手心之中輕輕跳動著的一縷玄金真火火星,片刻之後,方才手掌一握,將那火星熄滅了去,放下手掌,繼續望向無相皇。

「咕嚕……」

康陽再度用力的咽下一口唾沫,手掌抹了一把臉上滲出的冷汗,用力的擠出一抹十分難看的笑容,帶著幾分委曲求全的語氣,道:「是否……能有與二位合作一說?」

「有,管好你的人,順便幫我看住了周圍的阿貓阿狗們,完后,那開掘場挖出來的東西我只拿需要的,剩下多少,都是你們的。」

葉天朝著椅背上一靠笑道。

「閣下這樣會不會稍微的有些……不講道義?」聞言,康陽的臉色更是難看了幾分,眉毛一皺,望著葉天低聲問道。

只拿需要的,那你樣樣都需要,豈不是挖出來的所有東西,都是你的?

這完全就是個不平等條約,甚至可以說這是要他半點好處都拿不到!

他是個土匪,無利不起早,這樣的條件,他又如何能夠接受得了?

「我需要求道菩提,其他的我都看不上,這樣說,足夠清楚了么?」葉天虛眯著眼,神秘兮兮的一笑,「比如,你稍微長點腦子,乘著最近我在附近,去把附近其他礙眼的勢力解決掉,之後的戰利品,我想你會感興趣的,我想你無相皇也不是什麼白痴,按我說的做好處有幾何,你應該是清楚的。」

康陽突兀的一怔。

如今這片開掘場的四周,除了他無相皇,還有著不少暗中等待機會的勢力存在,這些傢伙,算是些搞不成低不就的傢伙,他不敢輕舉妄動,只怕這些傢伙聯手圍攻他,但若是有葉天和蕭澗雲在,這些勢力,則不足為據!

若是將之全部解決,他自己的勢力,恐怕得在提升三成左右!

「我拿什麼相信你,能夠讓周圍所有其他的勢力都屈服,任我消滅,不會反過來圍了我?」沉吟片刻,康陽方才低聲問道。

見得這位無相皇似是起了興趣,葉天也是輕聲一笑,道:「看看這是什麼。」

葉天揚了揚手掌,啪嘰一聲,便有一具屍體落在了地上,赫然便是那鬼宗的陰嵐尊者!

這傢伙,當日更衣過招,沒走過五招就沒了性命,身上的傷勢就兩處,一處破開了胸口,一處割斷了喉嚨,簡單幹脆,直接斃命!

無相皇自然是一眼就看出了其中的端倪,葉天這是在告訴他,陰嵐尊者這個級別的對手在他面前,根本就不值一提!

「你的胃口很大,看你這架勢,是想吞併了周圍所有的勢力!」康陽咬了咬牙皺眉道。

「那你就錯了。」葉天嘴角一掀,道,「我何須吞併你們?現如今,要麼站在鬼宗那便,要麼站在萬法仙門和四方閣聯盟這邊,你不是蠢貨對吧?我們是哪邊,你自然清楚,你覺得以你們這點實力,鬼宗看得上么?但他們又覺得你們很煩,你們又還活得長么?」

「我有八萬人!即便是鬼宗之人想要剿滅我們,也沒那麼容易!」

「是么?」

葉天的眼睛忽然一眯,手掌一抬,響指輕彈。

「轟!」「轟!」「轟!」

頃刻間,接連不斷的轟響聲便是在外面的營地之中響徹,火光衝天,暴虐的能量幾乎是將整個答應都給吞併了去,唯獨這一作主營,似乎是早就被葉天設下了防禦,並未收到任何的損傷!

「你!」

無相皇當即拍桌而起,指著葉天,眼睛瞬間血紅!

「我想殺你,不會困難多少。」

葉天帶著幾分不屑的揚了揚嘴角笑道,旋即便是將一張紙符甩在了地上,「你的人全都在其中,不用擔心,我白天將他們全都抓了,你在營中看見的那些人手,都是我留得化身假人,無非就像告訴你,滅了你們,比跟你們講條件要簡單太多了,給你個面子,聰明點,好好揣著,你不要的話,這紙符我也可以把它撕了,你的人,自然也就真的沒了。」

無相皇深吸了一口氣,絲毫也不懷疑葉天的話。那紙符是一種七級法陣勾畫而成的靈符,內里有一片空間,通常用作囚禁俘虜之用,這東西他不是沒見過。

「敢問閣下尊姓大名。」

沉默了良久,無相皇終於是泄氣了,他無奈的搖頭苦笑著,望向葉天問道。

「瀟湘閣執劍長老,葉天。」

葉天聳了聳肩膀,無所謂的笑道。

「葉天?!閣下就是葉天?!」

無相皇的臉色陡然一變!

「不錯,我就是葉天,我若是直接告訴你的我的身份,你是會直接相信我,還是說會比較好談一點?」葉天再度聳肩笑道。

「我願追隨閣下!方才多有冒犯,還請閣下大人大量,能夠寬恕在下! 武道天帝 葉天長老在上,無相皇康陽,有禮了!」 「外婆,這些銀子都是身外之物,很容易就賺回來的。」宋離知道老人家的思想不是那麼容易就能轉變的,所以只能這麼說。

結果果然不出宋離的意料,聽見宋離這麼說,谷氏更是覺得宋離是因為沒有吃過苦,所以才會這麼說話的。這銀子真要是有那麼好賺,那麼還至於一直餓肚子嗎?

「你爹娘也不容易,你也要懂事一點。」谷氏道。

宋離要不是知道谷氏是為了自己好,說不定就要發脾氣了。不過還在還有宋有成出來打圓場。

「外婆,阿離說的是真的,現在家裡真的不缺這點銀子,再說了我們一直都沒有機會孝敬你們,這難得的機會,難道您還不給我們一個孝順你們的機會嗎?」

谷氏原本還想著可以讓外孫子幫著自己說話,而且畢竟宋有成是宋離的親哥哥,這親哥哥說出來的話,肯定要比自己這個做外婆的說話管用的多了,誰知道結果就連宋有成自己都這麼說。而且宋有成也說了他們之所以會這麼花錢完全是因為想要孝敬他們。這話都說到這個份兒上了,他們還有什麼好說的。

「老婆子,孩子們說的也是實話,你就安心享受吧,咱翠芬現在出息了,就是孩子們也都有本事了。」趙德全畢竟是個男人,見得世面也比較多,知道宋離他們是真心想要孝順他們,而且也是真的不在意這一點點的銀子。

兩個縣城之間雖然相隔了幾百里地,但是其實也就是三天不到的功夫就到了。

很快馬車就進了活水村,宋離讓馬夫把馬車停在專門放馬車的地方,然後才攙扶著谷氏下了馬車。

谷氏連坐了好幾天的馬車,整個人都還是暈乎乎的。

「這就到了?」

「到了外婆。」

谷氏緩了口氣抬頭一看,映入自己眼前的是一座佔地面積起碼二三畝用青磚蓋成的大磚房。而且看上去甚至比普通的大磚房還要高上不少。

房子的周圍還有許多的果樹,只是現在已經是冬天了,所以果樹上面倒是沒有什麼果子。從院子的門后像后看甚至還能看見一排排的小房子,當然也能看見不少的果樹,只是那些果樹顯然是還沒有長大的。
而就在這片營地的中央位置,有著一處比其他營帳都要高大了多的帳篷,正亮著燈火,被不少人圍著。

在營帳當中,正有著兩人對坐,其中一人,赫然便是早晨被蕭澗雲狠狠收拾了一頓的秦川,而在他的對面,坐著一名面容頗顯剛毅,身材異常魁梧的大漢,這人,便是那無相皇康陽了。

「大人,這些傢伙當真是囂張無比啊,在咱們的勢力範圍中大動土石,我們卻連進去瞧一眼都不能夠,這未免也太不給我們面子了,這事情要是傳出去,我們的威嚴和在啊大人!」秦川滿臉的怨氣,苦口勸說道,將這事情的嚴重性說的十分到位,儼然不是他吃了虧,而是整個匪幫被人踐踏了一般。

首位之上,無相皇康陽劈了一眼秦川腿上的上,一眼認出了那是靈魂能量所傷:「他們是否探查出什麼東西來了?」

「呃……這還不清楚,應該還沒有,我帶的人還沒靠近,酒杯……就被……」秦川的臉龐頓時一僵,頗有些尷尬的撓了撓頭。

聞言,那康陽微微皺了皺眉毛,鼻中發出一聲冷哼,顯然,這秦川給他的答覆,並沒能讓他滿意。

聽得這冷笑聲,秦川額頭上頓時滿是冷汗,趕忙為自己開脫道道:「大人,那個名叫蕭澗雲的小子也在其中,他身邊還有一個年輕強者,怕是實力少有七劫,我也是擔心帶去的兄弟們遭了難,這才……」

「好了,不要解釋了。七劫涅槃境的年輕強者,還有那個蕭澗雲小娃娃,呵呵,看來我是有必要親自去瞧瞧了!」

康陽擺了擺手,臉上陡然多出了幾分興奮之色來。

他可不會允許自己的地盤上有搶食的人出現,之前鬼宗之人在場,又有不少毒師幫著唐家,讓他無法貿然動手,需等時機,現在鬼宗的人和毒師高手都死了,天大的好機會,他可不會輕易放過了這塊肥肉!

「團長,機不可失,我猜那些傢伙定是有了什麼進展,方才看都不讓我等看一眼,若是晚了,恐怕那開掘場中的寶貝就全部便宜了那些傢伙了,到時候我們可真就虧大發了呀!」

瞧著康陽來了興緻,秦川立刻是心中暗喜,趕忙開口煽風點火,巴不得說動了無相皇,立刻帶人前去端了白家的營寨!

「嗯。」

沉吟了片刻,康陽方才微笑著點了點頭:「明天點齊人手,去將那些傢伙解決掉,不必斬盡殺絕,趕走即可!」

見到這位無相皇大人終於點頭決定,秦川的臉龐之上,終於是出現了幾分輕鬆之色,心頭也是生出幾分得意來,滿心想著到時候,將蕭澗雲給踩在腳下好生羞辱一番!

「呵呵,無相皇閣下,你這決定,就不怕招來殺身之禍?」 趙曉麗不禁有些后怕,剛才她就是覺得這馬很溫順,應該不會傷到自己所以才會去摸得,誰知道結果差點就把自己給傷到了。

「對不起。」趙曉麗道歉也很快,她不能讓小姑姑認為自己是拖累。

馬夫自然也不會真的跟這麼個小丫頭計較,只是努力的安撫著黑馬。

好在很快就啟程了,趙曉麗的注意力也很快就被其他的事物給吸引住了。

一路上為了照顧兩位老人家宋離讓馬夫盡量放慢速度,而且到了吃飯的時候絕對一點都不含糊。

趙德全一輩子也沒有進過什麼像樣飯店,所以當宋離讓馬夫停下車,準備進到縣城一家有名氣的飯店時。趙德全心裡直打鼓,這孩子怎麼辦事這麼糊塗,他們這麼多人,真要是進去敞開了肚皮吃,要吃掉多少銀子?

「阿離,我看咱們還是買幾個包子饅頭對付一下就行了。」趙德全不想宋離把自己浪費在這上面。

但是顯然宋離想的完全不一樣,她這麼努力的賺銀子是為了什麼?總不會是因為好看吧,再說了銀子再好看那能比得上金子嗎?

所以吃飽而且吃好,才是宋離現階段要做的。

「外公,咱們這些人進去其實也花不了多少銀子的。」這可不像是電視劇裡面演的,隨便一點點東西都要好幾十兩。一桌子比較好的飯菜下來最多也就是一二兩銀子罷了。倒是酒比較值錢一點,不過宋離也就是叫了二兩白酒。動不動就幾斤白酒的,那是武林高手。

而且這二兩白酒宋離還是給馬夫準備的,雖然他已經花了二錢銀子的車馬費,但是前提是這一路上馬夫跟馬匹的伙食跟飼料都是她包了的。

當二兩白酒擺在自己面前的時候,馬夫顯然還有些不敢相信,「這些是給我們的?」

他們雖然好酒,但是其實平時很難有機會可以喝上一盅,更何況喝酒是要銀子的。他們還要養家哪有閑錢買酒喝,所以當看見宋離居然把叫來的白酒給他們的時候,他們當然會有些懷疑。

宋離點頭,「當然是給二位師傅的。」

二哥宋有成不喝酒,所以宋離自然也就沒有準備他的了,至於外公。宋離更是認為年紀大的人不能喝酒。

馬夫心神動蕩,看來這一趟他們來的還真是值得,這小姑娘人雖然不大,但是卻很會做人。

另一個馬夫更是把酒杯端起來聞了又聞。最後才小心翼翼的抿了一口。

這白酒的味道應該是燒刀子差不多,剛開始的時候還沒有什麼反應,可是一到後面這感覺立馬就上來了。

神樹領主 雖然二兩白酒分下來他們一人才一兩,但是這一兩白酒就足夠讓他們面紅耳赤的了。

至於小蘿蔔們的注意力早已經被桌子上的肉給吸引了,對於一群只有過年過節才能吃得上肉的孩子們來說,酒什麼的真的是一點吸引力都沒有。

「小天哥,我想吃那個蹄髈。」趙曉花道。

趙小天吃的滿嘴是油,不過卻還是為趙曉花夾了她想要的蹄髈。

趙曉花拿到自己想吃的蹄髈自然更是高興,一雙眼睛都笑彎了,這可是蹄髈啊,每年她都只能看著曾祖父曾祖母分給哥哥姐姐,沒想到自己有一天也會有機會吃上。

倒是谷氏因為年紀大了,一下子也受不住這麼油膩的東西,反倒是沒有吃的太多。

「外婆,是不是不喜歡吃這些?」宋離關切的問道。

谷氏搖頭,「這麼好的東西咋能不喜歡吃?就是我這上年紀了,牙齒也不行了。」谷氏還把自己稍微有點鬆動的牙齒給宋離看。

老人家的牙齒雖然有一點黃,但是口裡卻是一點異味都沒有,想必外婆一定是一個很愛乾淨整潔的人。其實不要說外婆了,就是看這群小蘿蔔也能看出來。雖然都吃的很是著急,但是卻沒有一個人把油漬弄到衣裳上面。就連吃相最兇殘的趙小天也是如此。

一頓飯下來,大家的肚子都撐得圓滾滾起來。不過這時候肯定是不合適坐馬車的,要不然準備吐,所以宋離準備帶著大家消消食,順便也看看縣城裡面有沒有什麼好吃的,給家裡的那群小蘿蔔帶回去,免得到時候他們還說小姑姑出去一趟,結果什麼好東西都沒有給他們帶回去。

最後宋離打包了不少的吃食,而且付錢的時候,更是眉頭都沒有眨一下,看的趙德全夫妻倆心驚膽戰的,這孩子真是一點都不知道節約,這麼花錢如流水的,怎麼能行?

谷氏甚至還偷偷的提點宋有成,應該管著宋離一點兒,結果宋有成卻說,宋離就算是在家的時候也是這樣的。

谷氏想到自己跟宋離相處的時間並不是很長,才沒有當著大家的面直接宋離。但是眼神裡面卻是透露著不贊成的神色。

等到感覺大家的肚子都消食的差不多了,宋離才又準備了一些路上可以吃的小吃,這才又準備上路。

谷氏千思萬緒的,整個人都顯得有些萎靡不振。

宋離開始的時候還以為是因為谷氏不適應坐馬車,暈車。所以就讓馬夫停下來讓谷氏好好休息,畢竟從前自己第一次坐馬車的時候也有這樣的反應,可是後來谷氏的臉色一直都不見好,宋離才開始猜測也許其實不是因為暈車?但是讓宋離猜到底是怎麼回事,宋離卻還是猜不出來的,畢竟她也不是谷氏肚子裡面的蛔蟲不是。

趙德全對於老婆子的悶悶不樂也是看在眼裡的。

「行了,阿離這孩子雖然花錢厲害了一點,但是到底也是為了咱們。」

谷氏瞥了趙德全一眼,她當然知道宋離花了這麼多的銀子都是為了他們,可是正是因為都是為了他們,所以她才會覺得難過。這閨女家的日子好不容易好過起來了,咋能在他們身上花這麼多的銀子?

「咱們這都是快要行將就木的人了,花這麼多銀子在咱們什麼也不划算不是。」谷氏跟趙德全說話的聲音很小,但是到底還是被宋離給聽見了。

她一直以為外婆是因為暈車所以才會臉色不好,結果沒想到倒是因為自己這一路上花錢讓外婆的心裡有了疙瘩。 忽然傳來的一道淡淡的少年聲音讓得無相皇康陽的面色陡然一怔。

這突兀出現的聲音,立刻讓的無相皇和秦川二人意識到了不妙,目光在營帳中掃了一圈,這才發現,在房間的一角,赫然便是有著兩名黑袍青年,不知何時落座在了屋內!

「你們是什麼人?!」

頗為震驚的望著那兩名少年,康陽的心頭滿滿都是駭然。這兩個人,居然是在他都完全沒有察覺的情況下大搖大擺的進入了營帳之中,這等手段,若是想要殺他,怕是此刻他不死,也已經是吃了重傷了!

這根本就是明晃晃的威脅!

「大人,就是這兩個小子!一個是蕭澗雲,另一個怕是他們找來的幫手!」望著葉天和蕭澗雲二人的面容,秦川立刻是聲音尖利的怪叫道!

聞言,康陽的眼瞳驟然緊縮,旋即沉聲道:「二位深夜來我住處,所為何事啊?」

感受著葉天和蕭澗雲身上的氣息,無相皇立刻是心中暗嘆不好,這兩人的修為,端是連他都有些看不透徹,這般發現,也是讓得無相皇心中頗為的有些詫然。

高手!絕對是高手!

無相皇心中當即是這般想道。

「呵呵,倒也沒什麼大事,長夜漫漫,閑來無事,白天那你大營轉了一圈,稍微動了點手腳,自覺手上有條件和你談談了,便來你無相皇的大帳中討杯茶吃吃。順便想請無相皇閣下在最近幾天管好自己手底下的人,莫要跑去自找麻煩。」

葉天的手指在椅子扶手上上輕輕扣了扣,帶著一陣十分友好的笑容望著無相皇開口道。

「小子,你未免太過猖狂了!你又算個什麼東西!」

聽得葉天這毫不給面子的話語,秦川頓時一陣爆喝。

「恬噪。」

葉天的眼皮略微的一抬,也不多說什麼,屈指一彈下,赫然便是有著一道玄金真火彈射而出,只一點火星落在了那秦川的身上,眨眼功夫,那秦川的身軀便是被玄金真火吞噬了去,連渣子都沒剩下分毫!

瞬間將秦川解決,葉天輕輕的拂袖一揮,目光朝著無相皇望去,面上的笑容依舊是那麼的平和可親,看上去就像是個爽朗陽光的少年一樣,但那笑容,卻是讓得康陽的喉嚨上下翻動了兩下,葉天的手段,令得他心頭此刻慢慢都是寒意,這分明實在告訴他,若是敢有半分的抗拒之意,這大營中的所有人,都將會是這個下場!

秦川可是個貨真價實的五劫涅槃境高手,卻是根本都無從施展,葉天屈指一彈下,就渣滓都不剩了,換了這大營中的其他人,面對葉天這樣的高手,結局又會如何?

可想而知。

「我們的談話可以繼續了。」

葉天把玩著手心之中輕輕跳動著的一縷玄金真火火星,片刻之後,方才手掌一握,將那火星熄滅了去,放下手掌,繼續望向無相皇。

「咕嚕……」

康陽再度用力的咽下一口唾沫,手掌抹了一把臉上滲出的冷汗,用力的擠出一抹十分難看的笑容,帶著幾分委曲求全的語氣,道:「是否……能有與二位合作一說?」

「有,管好你的人,順便幫我看住了周圍的阿貓阿狗們,完后,那開掘場挖出來的東西我只拿需要的,剩下多少,都是你們的。」

葉天朝著椅背上一靠笑道。

「閣下這樣會不會稍微的有些……不講道義?」聞言,康陽的臉色更是難看了幾分,眉毛一皺,望著葉天低聲問道。

只拿需要的,那你樣樣都需要,豈不是挖出來的所有東西,都是你的?

這完全就是個不平等條約,甚至可以說這是要他半點好處都拿不到!

他是個土匪,無利不起早,這樣的條件,他又如何能夠接受得了?

「我需要求道菩提,其他的我都看不上,這樣說,足夠清楚了么?」葉天虛眯著眼,神秘兮兮的一笑,「比如,你稍微長點腦子,乘著最近我在附近,去把附近其他礙眼的勢力解決掉,之後的戰利品,我想你會感興趣的,我想你無相皇也不是什麼白痴,按我說的做好處有幾何,你應該是清楚的。」

康陽突兀的一怔。

如今這片開掘場的四周,除了他無相皇,還有著不少暗中等待機會的勢力存在,這些傢伙,算是些搞不成低不就的傢伙,他不敢輕舉妄動,只怕這些傢伙聯手圍攻他,但若是有葉天和蕭澗雲在,這些勢力,則不足為據!

若是將之全部解決,他自己的勢力,恐怕得在提升三成左右!

「我拿什麼相信你,能夠讓周圍所有其他的勢力都屈服,任我消滅,不會反過來圍了我?」沉吟片刻,康陽方才低聲問道。

見得這位無相皇似是起了興趣,葉天也是輕聲一笑,道:「看看這是什麼。」

葉天揚了揚手掌,啪嘰一聲,便有一具屍體落在了地上,赫然便是那鬼宗的陰嵐尊者!

這傢伙,當日更衣過招,沒走過五招就沒了性命,身上的傷勢就兩處,一處破開了胸口,一處割斷了喉嚨,簡單幹脆,直接斃命!

無相皇自然是一眼就看出了其中的端倪,葉天這是在告訴他,陰嵐尊者這個級別的對手在他面前,根本就不值一提!

「你的胃口很大,看你這架勢,是想吞併了周圍所有的勢力!」康陽咬了咬牙皺眉道。

「那你就錯了。」葉天嘴角一掀,道,「我何須吞併你們?現如今,要麼站在鬼宗那便,要麼站在萬法仙門和四方閣聯盟這邊,你不是蠢貨對吧?我們是哪邊,你自然清楚,你覺得以你們這點實力,鬼宗看得上么?但他們又覺得你們很煩,你們又還活得長么?」

「我有八萬人!即便是鬼宗之人想要剿滅我們,也沒那麼容易!」

「是么?」

葉天的眼睛忽然一眯,手掌一抬,響指輕彈。

「轟!」「轟!」「轟!」

頃刻間,接連不斷的轟響聲便是在外面的營地之中響徹,火光衝天,暴虐的能量幾乎是將整個答應都給吞併了去,唯獨這一作主營,似乎是早就被葉天設下了防禦,並未收到任何的損傷!

「你!」

無相皇當即拍桌而起,指著葉天,眼睛瞬間血紅!

「我想殺你,不會困難多少。」

葉天帶著幾分不屑的揚了揚嘴角笑道,旋即便是將一張紙符甩在了地上,「你的人全都在其中,不用擔心,我白天將他們全都抓了,你在營中看見的那些人手,都是我留得化身假人,無非就像告訴你,滅了你們,比跟你們講條件要簡單太多了,給你個面子,聰明點,好好揣著,你不要的話,這紙符我也可以把它撕了,你的人,自然也就真的沒了。」

無相皇深吸了一口氣,絲毫也不懷疑葉天的話。那紙符是一種七級法陣勾畫而成的靈符,內里有一片空間,通常用作囚禁俘虜之用,這東西他不是沒見過。

「敢問閣下尊姓大名。」

沉默了良久,無相皇終於是泄氣了,他無奈的搖頭苦笑著,望向葉天問道。

「瀟湘閣執劍長老,葉天。」

葉天聳了聳肩膀,無所謂的笑道。

「葉天?!閣下就是葉天?!」

無相皇的臉色陡然一變!

「不錯,我就是葉天,我若是直接告訴你的我的身份,你是會直接相信我,還是說會比較好談一點?」葉天再度聳肩笑道。

「我願追隨閣下!方才多有冒犯,還請閣下大人大量,能夠寬恕在下! 武道天帝 葉天長老在上,無相皇康陽,有禮了!」 「外婆,這些銀子都是身外之物,很容易就賺回來的。」宋離知道老人家的思想不是那麼容易就能轉變的,所以只能這麼說。

結果果然不出宋離的意料,聽見宋離這麼說,谷氏更是覺得宋離是因為沒有吃過苦,所以才會這麼說話的。這銀子真要是有那麼好賺,那麼還至於一直餓肚子嗎?

「你爹娘也不容易,你也要懂事一點。」谷氏道。

宋離要不是知道谷氏是為了自己好,說不定就要發脾氣了。不過還在還有宋有成出來打圓場。

「外婆,阿離說的是真的,現在家裡真的不缺這點銀子,再說了我們一直都沒有機會孝敬你們,這難得的機會,難道您還不給我們一個孝順你們的機會嗎?」

谷氏原本還想著可以讓外孫子幫著自己說話,而且畢竟宋有成是宋離的親哥哥,這親哥哥說出來的話,肯定要比自己這個做外婆的說話管用的多了,誰知道結果就連宋有成自己都這麼說。而且宋有成也說了他們之所以會這麼花錢完全是因為想要孝敬他們。這話都說到這個份兒上了,他們還有什麼好說的。

「老婆子,孩子們說的也是實話,你就安心享受吧,咱翠芬現在出息了,就是孩子們也都有本事了。」趙德全畢竟是個男人,見得世面也比較多,知道宋離他們是真心想要孝順他們,而且也是真的不在意這一點點的銀子。

兩個縣城之間雖然相隔了幾百里地,但是其實也就是三天不到的功夫就到了。

很快馬車就進了活水村,宋離讓馬夫把馬車停在專門放馬車的地方,然後才攙扶著谷氏下了馬車。

谷氏連坐了好幾天的馬車,整個人都還是暈乎乎的。

「這就到了?」

「到了外婆。」

谷氏緩了口氣抬頭一看,映入自己眼前的是一座佔地面積起碼二三畝用青磚蓋成的大磚房。而且看上去甚至比普通的大磚房還要高上不少。

房子的周圍還有許多的果樹,只是現在已經是冬天了,所以果樹上面倒是沒有什麼果子。從院子的門后像后看甚至還能看見一排排的小房子,當然也能看見不少的果樹,只是那些果樹顯然是還沒有長大的。
Свернуть

Уважаемые пользователи! Администрация сайта «Реальные отзывы» убедительно просит предоставлять конкретные факты (номер, дату заказа и проч.), чтобы мы не сочли ваш отзыв наговором конкурентов. Благодарим за понимание. Не подкрепленные фактами отзывы будут удаляться как неинформативные.

Оставить отзыв

Имя (обязательно):
Электропочта (не обязательно):

негативный отзыв нейтральный отзыв положительный отзы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