Бизнес » Услуги
Учреждения и организации » Коммерческие организации » Полиграфия

「屬下告辭。」慕正義說完就轉身輕輕的開門出去了,出去后他又輕輕地把門關上了。

  • Дополнительно:
在外邊等候的界邊一看見慕正義出來了,就立刻迎來上去,本想和他說話的,但是看到慕正義的臉色不太對,便沒有開口說話。

慕正義看了界邊一眼,也沒有說話,徑直朝理髮店的門口走去。

界邊立刻就跟了過去。

慕正義和界邊兩個人到車上坐好后,界邊就轉身問慕正義:「前輩現在要立刻回去嗎?」

慕正義聽后沉默了一會兒說道:「等我打個電話,再回去。」

「好。」界邊聽后答應一聲便轉過了身去。

慕正義稍作沉默之後,便拿出手機,打電話給他的兒子慕正道,讓他儘可能的多聯繫一些媒體,多做一些網路推廣提高恆昌的知名度,最後他還特別交代,一定要竭盡全力。

電話那頭的慕正道聽后,便都一一答應。

慕正義打完電話后就對界邊說了一聲:「走吧。」

界邊聽后就發動車子回家。

慕正義一回到家裡,就到書房裡打開手機,上網瀏覽各家媒體的一些信息。

慕正義看到能說上話的,他就一一邀請,沒有什麼交集的,他就想方設法托關係找人邀請,反正就是盡自己最大能力去做。

吃晚飯的時候,一家人又聚到了一起。

吃飯的時候慕正義就鄭重的說了一下,說讓大家盡全力的多邀請一些親戚朋友。

幾個人聽后都開心的答應說知道了,那是必須的。

吃完飯之後,慕正道就去福地大飯店那邊查看準備的怎麼樣了?

在家裡的幾個人就又各自回到各自的房間繼續去邀請親朋好友。

第二天早上,一家人吃過飯後就坐車趕往福地大飯店,準備迎接即將到來的賓客。

福地大飯店的門口,穆正義父子站了一邊,真靈佳兒母子站了一邊,每個人都是笑容滿面的迎接著,前來祝賀的每一位賓客。

等到快十點的時候,幾個人看客人都來的差不多了,就準備進到福地大飯店的裡邊。

幾個人剛轉過身去,就聽到一個聲音在叫:「慕正慕正。」

幾個人聽后不約而同的都回過了頭。

慕正言一看,喊叫的那個人正是他的同學宗善澤明。

慕正言忙迎上去問:「宗善,你怎麼來這麼晚呀?」

宗善澤明氣喘吁吁地說:「別提了,我那破車開到半路突然就壞了,等了好半天修車公司的人才去,結果是大問題,就拉到修車公司去修理了,然後我就打車過來了,結果到這邊又堵車,所以就來晚了。」

慕正言一邊點頭一邊拉住宗善澤明的胳膊說:「也不晚,先別說了,快跟我進去吧!」

兩個人走到慕正言的爸爸媽媽和爺爺跟前後,慕正言就向他們介紹說:「這是我的同學,宗善澤明,也是滿分考上的恆世。」

慕正言的話音剛落,宗善澤明就把慕正言拉到了一旁,然後一臉誠懇的對慕正言的爺爺和爸爸媽媽說:「我今天必須要好好的謝謝你們,謝謝你們培養出了這麼優秀的慕正,正是因為他的優秀才帶動著我也考上了恆世。」

宗善澤明說完后就向他們三個人一一鞠躬。

三個人聽后都各自向宗善澤明客氣了幾句,然後幾個人就一起進了福地大飯店。

進到飯店后慕正道看了一下時間,剛好十點了,他就上台致歡迎詞。

慕正道上台後,說了一些冠冕堂皇的客套話之後就準備下台。

突然台下的一個飯桌上站起來一個人,大聲的對慕正道說:「請問慕正前輩,您兒子會選擇政法系嗎?據說滿分考上恆世的男生都會首選政法系,畢竟以前的國家總統大多都出自政法系。」

慕正道聽后遲疑了一下,立刻就看向了他的父親慕正義。

慕正義板著臉,輕輕地晃了一下頭。

慕正道看后隨即微笑著說:「這個都還沒有決定,但我們一定會尊重小兒意願。」

然後他又笑著說:「今天就是純粹的一個慶祝會,不做任何訪問的,好吧,祝你用餐愉快。」

慕正道說完后,就立即下了台。

這時和慕正言坐在一起的宗善澤明就問慕正言說:「你選好系了嗎?」

慕正言猶豫了一下說道:「嗯,我想選建築系的,就是不知道家裡長輩會不會同意?」

宗善澤明聽后笑了一下說:「看來你真是小時候玩積木玩多了,才會選建築系。」

「我覺得你家裡人應該會尊重你的,一看就知道他們都是知書達理的人,肯定不會強迫你選自己不喜歡的系。」

慕正言聽后,點了點頭說:「我覺得也是。」

接著慕正言就對宗善澤說:「你選的哪個系呀?」

「其實你也知道的,就是化學系,因為從小就對化學比較感興趣嘛!」宗善澤明高興的說道。

慶祝會熱熱鬧鬧的一直持續到一點多鐘才結束。

幾個人把所有的賓客都送走完以後,就一起坐車回家。

一到家,幾個人就立刻到各自的房間休息去了。

到吃晚飯的時候,幾個人又聚到了一起,但是氣氛卻明顯的有些沉悶。

還是慕正義先開了口:「潤兒,你打算要選恆世的哪個系呀?」

慕正義本來是想直截了當的說讓慕正言報化學系的,但是當他剛才看慕正言的時候,不知怎麼的被慕正言那清澈目光給觸動了一下,突然就有些不忍心,所以他才情不自禁的說出了那句話,雖然他把那句話說出來后就立刻後悔了,但是他話已經出口了,想收回是不可能的了,所以他只好沉著氣聽慕正言怎麼說?

至尊醫妃:王爺,劫個色 慕正言聽后,環看了一下幾個人,然後鄭重的說:「我想選建築系。」

慕正義聽后呼了一口氣,然後沉著臉說:「爺爺希望你能考慮一下化學系,實在不願意了,就選政法系。」

慕正義說完后掃看了一下幾個人,發現幾個人都冷著臉,他就立刻又說道:「現在先不說這個了,等改天再說,都先吃飯吧!」

幾個人聽后就慢慢的開始吃飯,但氣氛明顯的變得凝重起來。 一家人心情複雜的吃完了晚飯。

慕正義離開餐桌臨走的時候,對慕正道說:「你一會兒到我書房來一下。」

「好。」慕正道聽后答應道。

慕正義說完后就出去走了。

我在三界收破爛 餐桌上的三個人面面相覷一會兒之後,慕正道就默默地站起了身,準備去他爸爸的書房。

「老公。」

突然真靈佳兒叫了慕正道一聲。

慕正道聽后看了一眼真靈佳兒,然後就開始走。

當慕正道走到慕正言的身旁時,慕正言就叫了一聲:「爸爸。」

慕正道聽后就看著慕正言。

慕正道心裡特別想對慕正言說一句:「放心吧!」可是他卻沒有信心說出口。

慕正道一轉臉就看見真靈佳兒站在他的面前。

真靈佳兒默默的拉住了慕正道的胳膊,她的嘴唇動了幾下,卻沒有說出話來。

慕正道也很想拍拍真靈佳兒的手給她說一聲:「放心吧!」

可是他真的不能保證自己會讓他的爸爸同意慕正言的選擇,所以他只能輕輕的拉開了真靈佳兒的手。

慕正道拉過真靈佳兒的手之後,就快步的離開了。

慕正道走後,真靈佳兒和慕正言靜靜的在餐桌前坐了好半天。

最後還是真靈佳兒先開口說話,她故作輕鬆的對慕正言說:「潤兒,你就放心吧!你爸爸一定會全力支持你的。」

慕正言聽后,有些擔心的說:「可是我爸爸能說服我爺爺嗎?」

「你放心吧,只要你爸爸肯堅持,你爺爺就會沒辦法的,到時候就會慢慢的同意了。」

慕正言聽後點了點頭說:「但願吧!」

接著慕正言又說:「如果實在不能說服我爺爺,那就聽爺爺的,畢竟我也不想讓爺爺不開心。」

「別胡說。」真靈嬌兒聽到這兒后立即有些緊張的說道。

接著她認真的對慕正言說:「你千萬不能這麼說,你一定不能動搖當初的決心,有志者事竟成,只要你一心堅持,我想最後一定會如願以償的。」

慕正言看著真靈佳兒有些遲疑的說道:「好吧!」

「好了,快回房間休息去吧,別胡思亂想了。」真靈佳兒微笑著說。

慕正言聽后就點了點頭說:「那好吧,你也趕緊回房間休息吧!」

真靈佳兒聽了就說:「好,走吧!」然後就和慕正言一起上了樓。

到了樓上后,兩個人就分開,各自去到了各自的房間里。

慕正道走到他爸爸的書房門口時,輕輕地敲了幾下門,聽到他爸爸在裡邊說:「進來吧!」他就輕輕地打開門走了進去,進門之後,他轉身輕輕地關上了門。

慕正道輕輕地走到了他爸爸的書桌前站住。

慕正義坐在椅子上,他看了看慕正道,然後不冷不熱的對他說:「坐下吧!」

慕正道本來是不想坐的,但是看他爸爸的臉色不太好,他就只好慢慢騰騰的坐到了椅子上。

「對於潤兒選系的這件事,你是怎麼想的?」慕正義一臉嚴肅的說道。

慕正道聽后沉默著不說話。

此刻慕正道的心裡,真的是特別的矛盾,他的心裡深深的知道剛才慕正言叫他的意思,其實他心裡也早就知道慕正言的心思,可是,他也真切的明白他父親的意思。

一邊是自己的父親,一邊是自己的兒子,他真的是左右為難,所以他只能選擇沉默。

慕正義看慕正道不說話,就繼續追問道:「你心裡到底是怎麼打算的。」

慕正道聽后還是不說話。

異族瑾王妃 慕正義看穆正道還不說話,就嘆了一口氣說道:「你這思想覺悟還是不行啊!」

慕正義就從椅子上站起來,繞過桌子,走到慕正道的身旁,再一次鄭重的問慕正道說:「你心裡到底是怎麼打算的?」

慕正道看他父親有些著急了,就輕聲的說道:「其實我心裡沒有什麼打算的。」

慕正義聽完,就轉身又繞過桌子,去坐到了自己的椅子上,然後沉著臉直直的盯著慕正道。

慕正道低著頭,一點也不敢看他的父親。

慕正義看了半天慕正道以後,就嚴肅的說道:「你到底能不能明確的表個態?」

慕正道聽后,還是不說話。

「看來你是支持潤兒選建築系啦!」慕正義生氣的說道。

慕正道看自己的父親有些生氣了就只好敷衍的說了一句:「看大家的意見吧!」

慕正義問的急了,慕正道就無關緊要的回一句,要是不急他就不說話。

父子倆就這樣沉悶的乾耗著。

慕正言回到房間后,就打開電腦,玩起了遊戲。

而真靈佳兒回到房間后,卻如熱鍋上的螞蟻一樣,在屋裡邊來來回回的走個不停。

真靈佳兒的心裡特別的不安,她非常害怕慕正道會頂不住他爸爸的壓力,然後就同意了他爸爸的決定。

真靈佳兒就在屋裡,不停的來回走動著,腦子裡亂糟糟的,她不時的看著手機上的時間。

真靈佳兒心裡即希望,慕正道能趕快出現,但她又怕慕正道出現后帶來的是一個壞消息。

真靈佳兒焦急的等待著,可是卻遲遲不見慕正道回來。

隨著時間的越來越長,真靈佳兒越發的不安起來。

突然,真靈佳兒的腦子裡閃現出一個想法:她要親自去求慕正義,讓他答應慕正言的選擇。

真靈佳兒想到這裡以後,立刻感覺到渾身都充滿了力量。

真靈佳兒不再胡思亂想,也不再作猶豫,她現在只有一個念頭,就是趕緊求慕正義,讓他答應慕正言的選擇,以免去晚了他們都已經做出了不好的決定。

真靈佳兒走到梳妝台前,照了一下鏡子,看到鏡子里的自己,是一個信心滿滿的自己。

真靈佳兒沖著鏡子里的自己微笑了一下,接著真靈佳兒忙到她的衣櫃里找出了一套樸素的衣服,利索的換上之後就趕緊出了房間。

真靈佳兒一出了房門,就快步走向慕正義的書房。

真靈佳兒在慕正義的書房門前深呼吸了幾下,然後就輕輕的敲響了房門。

當真靈佳兒聽到裡邊的慕正義說:「進來」后,她就輕輕的擰開門走了進去,進去后真靈佳兒轉身也輕輕地關上了門。

慕正道看見真靈佳兒進來了,就忙從椅子上站了起來,然後就慢慢的站到了一旁。

真靈佳兒看了慕正道一眼后,就慢慢的走到了慕正義的書桌前,然後她就靜靜地站在那兒。

「你有事嗎?」

慕正義冷冷的問道。

真靈佳兒聽后先點了點頭,然後懇切的說道:「我希望爸爸能同意潤兒的選擇。」
在外邊等候的界邊一看見慕正義出來了,就立刻迎來上去,本想和他說話的,但是看到慕正義的臉色不太對,便沒有開口說話。

慕正義看了界邊一眼,也沒有說話,徑直朝理髮店的門口走去。

界邊立刻就跟了過去。

慕正義和界邊兩個人到車上坐好后,界邊就轉身問慕正義:「前輩現在要立刻回去嗎?」

慕正義聽后沉默了一會兒說道:「等我打個電話,再回去。」

「好。」界邊聽后答應一聲便轉過了身去。

慕正義稍作沉默之後,便拿出手機,打電話給他的兒子慕正道,讓他儘可能的多聯繫一些媒體,多做一些網路推廣提高恆昌的知名度,最後他還特別交代,一定要竭盡全力。

電話那頭的慕正道聽后,便都一一答應。

慕正義打完電話后就對界邊說了一聲:「走吧。」

界邊聽后就發動車子回家。

慕正義一回到家裡,就到書房裡打開手機,上網瀏覽各家媒體的一些信息。

慕正義看到能說上話的,他就一一邀請,沒有什麼交集的,他就想方設法托關係找人邀請,反正就是盡自己最大能力去做。

吃晚飯的時候,一家人又聚到了一起。

吃飯的時候慕正義就鄭重的說了一下,說讓大家盡全力的多邀請一些親戚朋友。

幾個人聽后都開心的答應說知道了,那是必須的。

吃完飯之後,慕正道就去福地大飯店那邊查看準備的怎麼樣了?

在家裡的幾個人就又各自回到各自的房間繼續去邀請親朋好友。

第二天早上,一家人吃過飯後就坐車趕往福地大飯店,準備迎接即將到來的賓客。

福地大飯店的門口,穆正義父子站了一邊,真靈佳兒母子站了一邊,每個人都是笑容滿面的迎接著,前來祝賀的每一位賓客。

等到快十點的時候,幾個人看客人都來的差不多了,就準備進到福地大飯店的裡邊。

幾個人剛轉過身去,就聽到一個聲音在叫:「慕正慕正。」

幾個人聽后不約而同的都回過了頭。

慕正言一看,喊叫的那個人正是他的同學宗善澤明。

慕正言忙迎上去問:「宗善,你怎麼來這麼晚呀?」

宗善澤明氣喘吁吁地說:「別提了,我那破車開到半路突然就壞了,等了好半天修車公司的人才去,結果是大問題,就拉到修車公司去修理了,然後我就打車過來了,結果到這邊又堵車,所以就來晚了。」

慕正言一邊點頭一邊拉住宗善澤明的胳膊說:「也不晚,先別說了,快跟我進去吧!」

兩個人走到慕正言的爸爸媽媽和爺爺跟前後,慕正言就向他們介紹說:「這是我的同學,宗善澤明,也是滿分考上的恆世。」

慕正言的話音剛落,宗善澤明就把慕正言拉到了一旁,然後一臉誠懇的對慕正言的爺爺和爸爸媽媽說:「我今天必須要好好的謝謝你們,謝謝你們培養出了這麼優秀的慕正,正是因為他的優秀才帶動著我也考上了恆世。」

宗善澤明說完后就向他們三個人一一鞠躬。

三個人聽后都各自向宗善澤明客氣了幾句,然後幾個人就一起進了福地大飯店。

進到飯店后慕正道看了一下時間,剛好十點了,他就上台致歡迎詞。

慕正道上台後,說了一些冠冕堂皇的客套話之後就準備下台。

突然台下的一個飯桌上站起來一個人,大聲的對慕正道說:「請問慕正前輩,您兒子會選擇政法系嗎?據說滿分考上恆世的男生都會首選政法系,畢竟以前的國家總統大多都出自政法系。」

慕正道聽后遲疑了一下,立刻就看向了他的父親慕正義。

慕正義板著臉,輕輕地晃了一下頭。

慕正道看后隨即微笑著說:「這個都還沒有決定,但我們一定會尊重小兒意願。」

然後他又笑著說:「今天就是純粹的一個慶祝會,不做任何訪問的,好吧,祝你用餐愉快。」

慕正道說完后,就立即下了台。

這時和慕正言坐在一起的宗善澤明就問慕正言說:「你選好系了嗎?」

慕正言猶豫了一下說道:「嗯,我想選建築系的,就是不知道家裡長輩會不會同意?」

宗善澤明聽后笑了一下說:「看來你真是小時候玩積木玩多了,才會選建築系。」

「我覺得你家裡人應該會尊重你的,一看就知道他們都是知書達理的人,肯定不會強迫你選自己不喜歡的系。」

慕正言聽后,點了點頭說:「我覺得也是。」

接著慕正言就對宗善澤說:「你選的哪個系呀?」

「其實你也知道的,就是化學系,因為從小就對化學比較感興趣嘛!」宗善澤明高興的說道。

慶祝會熱熱鬧鬧的一直持續到一點多鐘才結束。

幾個人把所有的賓客都送走完以後,就一起坐車回家。

一到家,幾個人就立刻到各自的房間休息去了。

到吃晚飯的時候,幾個人又聚到了一起,但是氣氛卻明顯的有些沉悶。

還是慕正義先開了口:「潤兒,你打算要選恆世的哪個系呀?」

慕正義本來是想直截了當的說讓慕正言報化學系的,但是當他剛才看慕正言的時候,不知怎麼的被慕正言那清澈目光給觸動了一下,突然就有些不忍心,所以他才情不自禁的說出了那句話,雖然他把那句話說出來后就立刻後悔了,但是他話已經出口了,想收回是不可能的了,所以他只好沉著氣聽慕正言怎麼說?

至尊醫妃:王爺,劫個色 慕正言聽后,環看了一下幾個人,然後鄭重的說:「我想選建築系。」

慕正義聽后呼了一口氣,然後沉著臉說:「爺爺希望你能考慮一下化學系,實在不願意了,就選政法系。」

慕正義說完后掃看了一下幾個人,發現幾個人都冷著臉,他就立刻又說道:「現在先不說這個了,等改天再說,都先吃飯吧!」

幾個人聽后就慢慢的開始吃飯,但氣氛明顯的變得凝重起來。 一家人心情複雜的吃完了晚飯。

慕正義離開餐桌臨走的時候,對慕正道說:「你一會兒到我書房來一下。」

「好。」慕正道聽后答應道。

慕正義說完后就出去走了。

我在三界收破爛 餐桌上的三個人面面相覷一會兒之後,慕正道就默默地站起了身,準備去他爸爸的書房。

「老公。」

突然真靈佳兒叫了慕正道一聲。

慕正道聽后看了一眼真靈佳兒,然後就開始走。

當慕正道走到慕正言的身旁時,慕正言就叫了一聲:「爸爸。」

慕正道聽后就看著慕正言。

慕正道心裡特別想對慕正言說一句:「放心吧!」可是他卻沒有信心說出口。

慕正道一轉臉就看見真靈佳兒站在他的面前。

真靈佳兒默默的拉住了慕正道的胳膊,她的嘴唇動了幾下,卻沒有說出話來。

慕正道也很想拍拍真靈佳兒的手給她說一聲:「放心吧!」

可是他真的不能保證自己會讓他的爸爸同意慕正言的選擇,所以他只能輕輕的拉開了真靈佳兒的手。

慕正道拉過真靈佳兒的手之後,就快步的離開了。

慕正道走後,真靈佳兒和慕正言靜靜的在餐桌前坐了好半天。

最後還是真靈佳兒先開口說話,她故作輕鬆的對慕正言說:「潤兒,你就放心吧!你爸爸一定會全力支持你的。」

慕正言聽后,有些擔心的說:「可是我爸爸能說服我爺爺嗎?」

「你放心吧,只要你爸爸肯堅持,你爺爺就會沒辦法的,到時候就會慢慢的同意了。」

慕正言聽後點了點頭說:「但願吧!」

接著慕正言又說:「如果實在不能說服我爺爺,那就聽爺爺的,畢竟我也不想讓爺爺不開心。」

「別胡說。」真靈嬌兒聽到這兒后立即有些緊張的說道。

接著她認真的對慕正言說:「你千萬不能這麼說,你一定不能動搖當初的決心,有志者事竟成,只要你一心堅持,我想最後一定會如願以償的。」

慕正言看著真靈佳兒有些遲疑的說道:「好吧!」

「好了,快回房間休息去吧,別胡思亂想了。」真靈佳兒微笑著說。

慕正言聽后就點了點頭說:「那好吧,你也趕緊回房間休息吧!」

真靈佳兒聽了就說:「好,走吧!」然後就和慕正言一起上了樓。

到了樓上后,兩個人就分開,各自去到了各自的房間里。

慕正道走到他爸爸的書房門口時,輕輕地敲了幾下門,聽到他爸爸在裡邊說:「進來吧!」他就輕輕地打開門走了進去,進門之後,他轉身輕輕地關上了門。

慕正道輕輕地走到了他爸爸的書桌前站住。

慕正義坐在椅子上,他看了看慕正道,然後不冷不熱的對他說:「坐下吧!」

慕正道本來是不想坐的,但是看他爸爸的臉色不太好,他就只好慢慢騰騰的坐到了椅子上。

「對於潤兒選系的這件事,你是怎麼想的?」慕正義一臉嚴肅的說道。

慕正道聽后沉默著不說話。

此刻慕正道的心裡,真的是特別的矛盾,他的心裡深深的知道剛才慕正言叫他的意思,其實他心裡也早就知道慕正言的心思,可是,他也真切的明白他父親的意思。

一邊是自己的父親,一邊是自己的兒子,他真的是左右為難,所以他只能選擇沉默。

慕正義看慕正道不說話,就繼續追問道:「你心裡到底是怎麼打算的。」

慕正道聽后還是不說話。

異族瑾王妃 慕正義看穆正道還不說話,就嘆了一口氣說道:「你這思想覺悟還是不行啊!」

慕正義就從椅子上站起來,繞過桌子,走到慕正道的身旁,再一次鄭重的問慕正道說:「你心裡到底是怎麼打算的?」

慕正道看他父親有些著急了,就輕聲的說道:「其實我心裡沒有什麼打算的。」

慕正義聽完,就轉身又繞過桌子,去坐到了自己的椅子上,然後沉著臉直直的盯著慕正道。

慕正道低著頭,一點也不敢看他的父親。

慕正義看了半天慕正道以後,就嚴肅的說道:「你到底能不能明確的表個態?」

慕正道聽后,還是不說話。

「看來你是支持潤兒選建築系啦!」慕正義生氣的說道。

慕正道看自己的父親有些生氣了就只好敷衍的說了一句:「看大家的意見吧!」

慕正義問的急了,慕正道就無關緊要的回一句,要是不急他就不說話。

父子倆就這樣沉悶的乾耗著。

慕正言回到房間后,就打開電腦,玩起了遊戲。

而真靈佳兒回到房間后,卻如熱鍋上的螞蟻一樣,在屋裡邊來來回回的走個不停。

真靈佳兒的心裡特別的不安,她非常害怕慕正道會頂不住他爸爸的壓力,然後就同意了他爸爸的決定。

真靈佳兒就在屋裡,不停的來回走動著,腦子裡亂糟糟的,她不時的看著手機上的時間。

真靈佳兒心裡即希望,慕正道能趕快出現,但她又怕慕正道出現后帶來的是一個壞消息。

真靈佳兒焦急的等待著,可是卻遲遲不見慕正道回來。

隨著時間的越來越長,真靈佳兒越發的不安起來。

突然,真靈佳兒的腦子裡閃現出一個想法:她要親自去求慕正義,讓他答應慕正言的選擇。

真靈佳兒想到這裡以後,立刻感覺到渾身都充滿了力量。

真靈佳兒不再胡思亂想,也不再作猶豫,她現在只有一個念頭,就是趕緊求慕正義,讓他答應慕正言的選擇,以免去晚了他們都已經做出了不好的決定。

真靈佳兒走到梳妝台前,照了一下鏡子,看到鏡子里的自己,是一個信心滿滿的自己。

真靈佳兒沖著鏡子里的自己微笑了一下,接著真靈佳兒忙到她的衣櫃里找出了一套樸素的衣服,利索的換上之後就趕緊出了房間。

真靈佳兒一出了房門,就快步走向慕正義的書房。

真靈佳兒在慕正義的書房門前深呼吸了幾下,然後就輕輕的敲響了房門。

當真靈佳兒聽到裡邊的慕正義說:「進來」后,她就輕輕的擰開門走了進去,進去后真靈佳兒轉身也輕輕地關上了門。

慕正道看見真靈佳兒進來了,就忙從椅子上站了起來,然後就慢慢的站到了一旁。

真靈佳兒看了慕正道一眼后,就慢慢的走到了慕正義的書桌前,然後她就靜靜地站在那兒。

「你有事嗎?」

慕正義冷冷的問道。

真靈佳兒聽后先點了點頭,然後懇切的說道:「我希望爸爸能同意潤兒的選擇。」
Свернуть

Уважаемые пользователи! Администрация сайта «Реальные отзывы» убедительно просит предоставлять конкретные факты (номер, дату заказа и проч.), чтобы мы не сочли ваш отзыв наговором конкурентов. Благодарим за понимание. Не подкрепленные фактами отзывы будут удаляться как неинформативные.

Оставить отзыв

Имя (обязательно):
Электропочта (не обязательно):

негативный отзыв нейтральный отзыв положительный отзы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