Учреждения и организации » Образовательные учреждения » Школы
Отели » Азия » Тайланд

從此,子君閣進入全新的篇章,夜白,成為歷史。

  • Дополнительно:
······

在處理完子君閣這邊的事情以後,夜白立刻就趕去見俘虜天震雷,短短時間內,估計很少人想得到夜白已經把子君閣託付出去。

「情況如何?」夜白沖旁邊引路的雲心雅問道,因為雲風輕還在怨恨夜白,呆在一起的話,兩人估計很快又會吵起來,所以,如今暫時是由雲心雅在負責這裡的事。

雲風輕要跟夜白談關於火靈兒的問題,至少也要等夜白先把天震雷的事處理好了再說,畢竟這可是關乎七君子的整體利益的。

「有些出人意料。」雲心雅答道。

夜白眉毛一挑,

「哦?那傢伙很硬朗,死也不願意說嗎?」夜白道。

「不。」雲心雅搖了搖頭,「恰恰相反,那人說了很多。」

「額。。。。。。」夜白眼角一抽,不是吧,那個天震雷居然會是這種外強中乾的傢伙?「這確實有些讓人意外。」夜白喃喃道。

「沒錯,說的太多,反而讓人覺得很假。他的話裡面,到底哪句是真,哪句是假,就只有靠你來判斷了。」雲心雅看向夜白,準確的說,是看向夜白左眼上的裝置。夜白為什麼突然在自己的眼睛上裝了個這種東西,是有什麼用意嗎?還是說,刻意針對天震雷而做的準備?只是,有這個必要嗎?莫不成,夜白對自己的眼睛不自信了起來? 夜白眼睛微微一偏,雲心雅這個女人,很難纏呢。雲心雅,雲風輕的妹妹,在戰鬥民族七君子一脈當中,是個非常少見的智謀型人才。雲心雅最大的優點,就是多慮並多疑。當然,如果雲心雅是個主君的話,那這或許會成為她的缺點,可雲心雅只是個屬下,並且還是忠心的屬下,那麼這種本性就是雲心雅最大的優點了!

任何值得懷疑的地方,都會去懷疑;任何發展的可能,都會去思慮。只可能算錯,但絕對不會漏算,這就是雲心雅!當第一眼看到夜白左眼上的奇怪裝置的時候,雲心雅瞬間就想到了十種以上的可能性。

不過,也正是因為雲心雅是聰明女人,所以,對這些猜疑,雲心雅是不可能直接找夜白試探的,她只需要在旁邊觀察,相信夜白總會暴露些蛛絲馬跡來。這一點,夜白顯然也看到了,因此他也絕對不會主動向雲心雅解釋些什麼,那可是做賊心虛才會有的表現啊。

後面的龍三看著夜白,閣主,接下來你會如何做呢?

這是一場鬥智!跟雲心雅的鬥智,同樣也是跟天震雷的鬥智!什麼都不說,那固然是最好的,但天震雷什麼都說了,對夜白而言,結果也不算太壞。因為這種情況,往往只需要確定幾個關鍵點,就能夠判斷天震雷所有的話到底是真是假。夜白還是能有很大幾率,在不影響七君子整體利益的前提下,隱瞞住自己的秘密的。

······

在雲心雅的引領下,夜白一行來到了關押天震雷的地方,其實就是捕捉天震雷的地方,為了提防天震雷逃跑,為了謹慎起見,雲家根本就沒有給天震雷換地。

嘎!

門開。

第一次到來的夜白幾人微微一愣,這門裡面居然緊接著又是一道門。

原來如此。一瞬間,夜白就明白過來了此舉的意圖。

幾人踏入門內,等關上了背後的門以後,再打開前面的門。門只能從外面打開,不能自裡面打開,這是出了任何差錯,寧願自己人死在裡面,也絕對不會把天震雷放跑的防衛方案啊。而如今,天震雷之所以能夠徹底被縛,那也是託了幽「穿牆術」的福。

幾道門過後,

夜白一行終於見到了天震雷,此時,天震雷全身都被白布裹著,動彈不得,包括眼睛都完全被蒙著,只留了一張嘴出來,讓他能夠答話。

「喂!我可什麼都說了,你們快放了我!」

一聽到動靜,天震雷立刻就大聲喊道。順便一提,天震雷這個名字,雲家也從他口中問了出來,至少這個答案,並不是假的。

「我們這不一直都沒有折磨你,不是嗎?」雲心雅回道。

說的好像他們沒有衝天震雷用刑,就是因為天震雷老實聽話配合一樣。不要忘了,天震雷如今完全是被幽的手段給綁住的,而幻系的手段,依憑的都是道具,一旦對天震雷用刑,就有破壞道具的風險,因此,之前雲家根本就不敢亂來。這種情況下,除非是冷凝霜親自過來,從天震雷身體內部對他用刑,那才不會破壞外面的道具。

不過,出乎意料的,天震雷卻是很配合,雲家根本還沒做什麼,只是稍微恐嚇他了一下,天震雷就什麼都招了。於是,自然而然的,就演變成是因為天震雷的配合,所以雲家才友好的不對他用刑這樣。總之,這是雲心雅欺騙天震雷的手段。

而既然已經撬開了天震雷的口,所以現在他們需要的再不是冷凝霜,而是直接讓夜白過來判斷真假就可以了。

「那你們如何才能放了我?有什麼條件?或者你們已經開始跟那邊談條件了嗎?進展得如何了?」天震雷連忙問道。

「這些事情你不用管,我叫夜白,相信你應該知道我是誰吧。」夜白突然開口說道。

雲心雅頓時瞪大眼睛,看向夜白,這傢伙到底在想些什麼?!居然主動把自己的存在暴露給敵人?!

按照他們原本的計劃,好吧,實際上根本沒有計劃,但正常人這時候想的都一樣吧。隱瞞夜白的存在,由雲心雅來提問,把以前的問題,包括一些新的問題都向天震雷提出來,既然原本天震雷就回答了的,如今肯定也會再次回答,那麼夜白就能夠在旁邊不知不覺的判斷真假了。

結果現在,夜白居然主動表明了自己的存在,他難道就沒有想過,天震雷從此拒絕再回答問題的可能性嗎?!不要以為說假話跟不說話是一樣的,「假」,很多時候也是非常重要的情報。特別提問題的人稍微聰明一點,故意把一些話題的答案弄成「是」或者「不是」這兩種,那麼只要天震雷開口了,無論他如何回答,夜白都能夠通過判斷真假來獲取事情的真相。

因此,雲心雅才會對夜白此時的行為無法理解。夜白腦子裡到底在想些什麼,雲心雅可不認為夜白會想不到這種地方去。明明可以不著痕迹的獲取情報,夜白卻要選擇冒險,把主動權徹底交到對方手上,現在天震雷可以選擇開口還是不開口了,夜白難道還有什麼其他目的?還是說,是什麼因素造成他不得已為之?

「夜之君夜白?」天震雷問道,可能七君子當中,天震雷最在意雲風輕還有幽,其他人天震雷從來都沒放在心上,但禁忌之力的夜白,天震雷不可能沒聽過的。

「沒錯,那你應該也清楚,在我面前說謊是沒有意義的。所以,大家不要浪費時間,你配合一下,回答我的問題,你自己也不用受苦。」夜白說道。

天震雷眉毛一動,原來如此啊!

夜白不知道,也沒有人知道,之前天玄月為了確定天震雷的安全跟行蹤,已經侵入過了天震雷的夢境。所以天震雷的境地天貴族都已然知曉,而天震雷也清楚如今外面正打算來救他,於是為了這段時間不白白受苦,天震雷目前才盡量在配合七君子的詢問。

在天玄月確定天震雷情況的同時,天震雷也從天玄月那裡得知夜白禁忌之力已經被封禁的事。這件事才沒過去多久,就算夜白能夠恢復,也不可能這麼快的。再聯繫起夜白為什麼要主動暴露自己的存在,天震雷立刻猜到夜白是想要詐他了!

正常人,只要清楚對方是夜白,就不會再浪費時間,故意去說謊。所以,夜白正是想利用他一直以來的威勢,來掩蓋他已經失去真實之眼的事實!

哈哈哈哈!真是相當漂亮的一招呢,可惜,夜白,我已經知道你的底細了! 雖然不明白髮生了什麼,但蘇離還是依言照做。

清穿之四福晉的修行日常 傅璇更是深信不疑,她就是喬小諾了!

「喬小姐,你怎麼就走了呢?」傅璇饒有興緻的笑著。

她越是著急著走,傅璇就越篤定她有見不得人的秘密。

說不定啊,這個跟她姿勢親密的男人,才是她的男朋友。

無風不起浪,如果她跟莫風臨真的沒有分手,那為什麼莫風臨的父親會告訴她,他們已經分手了呢?

其實,上一次她就開始懷疑了。

如果沒有分手,為什麼他們不像普通情侶一樣,每天見面,每天都黏在一起。

「喬小姐!」

傅璇還在後面不依不饒。

埋首在蘇離懷裡的喬小諾,始終不敢抬起頭來,有一種心虛的感覺,她一再催促蘇離快一點。

再快一點。

得儘快甩掉傅璇才行。

蘇離拉開車門,喬小諾第一時間上車,蘇離很給力,迅速上了駕駛座,發動引擎離開。

被噴了一臉尾氣的傅璇,氣得站在原地跺腳,只能眼睜睜的看著車子匯入車流,消失不見。

車廂內,氣氛有些冷凝。

喬小諾還緩和情緒,而蘇離,目視前方路況,一語不發。

過了良久,喬小諾才清了清嗓子,「你就沒什麼要問的么?」

「你願意說的話,不用我問也會說。」

反之,她不願意說,他問了也是自討沒趣。

喬小諾聽著這句話,怎麼覺得有些怪怪的?

他的語氣……

幾不可聞的嘆息一聲,喬小諾看向著窗外,一手捋著自己的頭髮,還沒從剛才的事情中緩過神來。

本來還在吵架,傅璇一出現,她就驚慌失措了。

現在看來,她剛才的舉動,跟逃跑有什麼兩樣?

傅璇一定在笑話她了吧?

「你回哪裡?」

喬小諾懨懨的說,「莊園。」

她報了陸家莊園的地址。

又是一路沉默,她還不知道該怎樣向他解釋傅璇的事才好。

要解釋傅璇,勢必就要告訴他,上一次他出門,她也跟著偷偷出門了,還跟莫風臨在一起。

就算她跟莫風臨真的已經分手了,可他知道后,不一定會這麼想吧?

誤會是人之常情,就算是蘇離也不例外的。

思來想去,她決定跳過這個話題不談。

反正傅璇是一個無關緊要的人,影響不了他們的感情。

所以也沒有解釋的必要。

回到莊園,她推門下車,蘇離沒有要下車的意思,她敲了敲車窗。

蘇離降下副駕的車窗,側頭看向他,燈光微明,他俊美的臉隱沒在車廂內的昏暗中,只有一雙眼眸似星辰般,在散發著獨有的光芒。

「你開車小心,我回去了。」

「嗯。」

喬小諾站著等了一會兒,他沒有別的話了,便只好轉身進了莊園。

今晚真是不愉快的一晚。

先是王蕊,又是傅璇……糟糕透了!

目送她背影離開,蘇離發動引擎離開。

手機鈴聲響起,他側頭看去,才發現她手機落下了。

踩下剎車,他伸手拿起副駕座椅上的手機,看到來電備註后,勾唇冷笑。 蒙面的白布掩蓋了天震雷興奮的神色,被人活捉,難道不是恥辱?天震雷難道不會生氣嗎?他顯然是非常氣憤,但受制於人,就只能妥協。君子報仇,十年不晚,本來天震雷以為,他想要報仇,都要在天巽風把他救出去以後。不過現在嘛,如果能在這裡好好逗逗夜白,影響七君子的判斷,讓他們做出錯誤的決定,就算不是報仇,至少也能解氣呀!

所以,天震雷打算趁這個機會,好好騙騙夜白,而既然要騙夜白的話,那天震雷自然也不可能直接把夜白戳穿了。從某種角度來講,這對夜白也算是好事。

「我說!我說!我什麼都說!」天震雷立刻喊道,標準的軟蛋模樣啊。想想天貴族,養尊處優,從來沒有遭遇過挫折,會這般外強中乾,好像也不算奇怪。

看到天震雷的反應,旁邊的雲心雅總算才鬆了口氣,還好天震雷繼續願意配合啊,要是他堅持不開口的話,這次才真就麻煩了。不過,這隻能說明天貴族並沒有想象中的那麼強,至少他們的意志力遠遠比不上他們的實力。夜白的問題,與此無關啊。雲心雅用餘光看向夜白,夜白到底在想什麼?他的目的是什麼?他在隱瞞些什麼?

「那好,把準備好的問題給我,我來問。」夜白對雲心雅示意道。

既然發展到這一步,雲心雅還能如何?她只能把文件交給夜白,這裡全權讓夜白來負責,而雲心雅本身,在旁邊偷偷觀察夜白就行了。

夜白接過文件,簡單瀏覽了一遍,上面把各種問題都寫的很全面,包括以前問過的,以前天震雷回答的答案,還有一些暫時沒有答案的、全新的問題。這些問題,全部都是跟七君子利益相關,專門挑選出來的,而且,重要性、敏感度等,也跟特定的排序有關,一切都在盡量避免突然問出太過於重要敏感的話題,天震雷拒絕回答的情況。

看得出來,雲心雅真是花了很多心思呢。

「天震雷是吧?」夜白終於開口。

「沒錯。」天震雷點頭,名字什麼的,實在沒必要專門做文章。

「那麼,我問你,你以前回答過的這些問題當中,其中有假的嗎?」夜白問道,他居然直接把所有的問題,綁定到了一起?!

夜白的舉動,不但讓天震雷驚訝,也再次讓雲心雅意外,並且憤怒!這可是她的心血啊,以前的問題,夾雜著新的問題,問題的排序,問題的連貫性、引導性、相關性,這所有的一切,雲心雅思考了不知道多久,在腦海里不知道模擬了多少次,最終才有了這樣的成果。

沒想到,就這麼簡單被夜白一句話給全盤打破了!夜白的作為,讓她雲心雅的努力變得一點意義都沒有!混蛋,我不是夜家的,你就能隨便欺辱嗎!夜白是故意的嗎?莫非這是夜白對火靈兒事件的一種報復?一向多慮的雲心雅,頓時又多了一種猜測。

在雲心雅咬牙的同時,天震雷也在快速思考著,該如何作答?是,還是,否?

首先,事情的真相,天震雷當初的回答,其中有真也有假,並不全部是真,也並不全部是假。也就是說,天震雷現在回答全部是真的,就是在說謊話,不但這個問題騙過了夜白,以前很多問題也全部騙過了夜白。那麼,該這樣回答嗎?

不!

如今天震雷還並不知道夜白之後會不會再提出新的問題來,如果天震雷回答全是真的,那夜白任何結束,直接就離開了怎麼辦?固然,這是騙到了夜白,但如此平平淡淡,瞬間就結束了,天震雷癮都還沒有過,他甘心嗎?這如何能有報復的快感?!

而且,雖然雲家沒有對天震雷用刑,但一個人被關在這密室當中,蒙著眼睛,什麼都看不見,也什麼也聽不到,沒有聲音,沒有人陪伴,沒有人說話,這已經算得上是非常殘酷的刑罰了。是以,之前天震雷之所以會那麼配合,很大原因也是想跟人多說說話,如果夜白這麼快就離開了,讓他天震雷又恢復成獨自一人的孤獨狀態,天震雷是受不了的。

「其中有假的!」天震雷回答說道。

天震雷這個答案的本身是真的,雖然沒有直接就欺騙戲弄夜白,但卻能讓夜白把之前的所有問題全部重新問一遍,能夠幫天震雷打發時間的同時,天震雷也可以更好的欺騙夜白。沒準把以前真真假假的問題,答案全部換成假的也說不一定呢!

「是嗎。」

天震雷的回答,夜白不意外,雲心雅也不意外,如果天震雷以前的回答全是真的,那才奇怪。沒有人會在如此龐大的問題當中,連一兩個假答案都不混進去的。人都是這樣,兩邊是不同的陣營,就算一開始會害怕,但當發現自己並沒有遭受任何逼迫的時候,面對這繁瑣到對方根本無法一一去確定的問題量,偶然故意說出一些錯誤的答案,這是正常人都會有的反應。

所以,夜白第一個提出這個問題來,也是非常的精明。這是一個夜白理智上已經知道了答案的問題。一般人在面對他夜白的時候,哪怕聽說過他的能力,往往都會有那種不太相信的人存在。而這樣的人,肯定會想試探夜白的能力,試探這種事,往往是一開始就會進行的。也就是說,天震雷很大可能在第一個問題上,就會說謊,如此來判斷夜白的真實之眼是不是如同傳說中那樣絕對。

當然,這也只是很大可能而已,可能永遠不是百分之百。於是,夜白故意再作勢把所有問題綁定到一起去,這會給對方一個信號,如果這時候不試探夜白的話,已經沒有第二個問題能夠試探夜白了。其實這裡面是完全矛盾的,因為恰恰第一個問題不試探夜白,才可能會有第二個問題,但在第一時間,很少有人會反應過來。因而,想要試探夜白,那第一個問題就必然會撒謊;如果第一個問題沒撒謊,那就是沒想過要試探夜白,這樣的人,之後的所有問題,自然都會全部回答真話。

萬事開頭難,最大的關口,夜白已然跨越了!

只不過,還遠遠沒到夜白徹底放心的時候。人是多變的,不同時刻,人的想法也不會相同,這一點,夜白比任何人都清楚。所以,這一刻天震雷沒有試探夜白,不代表他下一刻也不會試探夜白。當問題無比繁多之時,一些小心思就會冒起。 夜白更大的考驗,即將到來。

當然,夜白也不是完全沒有任何準備,他不可能賭定天震雷絕對不會欺騙他,雖然沒有真實之眼,但一個人在撒謊的時候,還是可能會出現其他各種各樣的特殊反應的。只要夜白能夠敏銳的發現這一點,在天震雷撒第一個慌的時候,夜白就立刻察覺到問題,那麼之後天震雷就再不敢撒謊了,屆時,才是真正的渡過了難關。成敗就在一瞬之間!

可能有人會覺得夜白太自私了,太過於冒險了,完全無視七君子整體的利益。畢竟萬一天震雷撒謊了,而夜白又沒有看出端倪來的話,豈不是要出現嚴重的決策失誤?其實不然,試想一下,一旦天震雷發現了他成功的騙過了夜白,夜白沒有看穿他的謊話,那他是不是會繼續撒謊下去呢?言多必失,還有不少問題是夜白不用問天震雷都已經知道答案的。得意忘形的天震雷只要回答錯誤了夜白知曉的問題,那夜白就清楚天震雷早就已經在撒謊了。

到時候,夜白會主動向雲心雅承認自己真實之眼暫時失效的問題,然後,這次的拷問也不會一點收穫都沒有。因為最前面的一部分問題,天震雷至少是沒有說謊的。所以,繼續隱瞞真實之眼的事,不但對夜白自己有好處,目前而言,對七君子整體也是有好處的。

可惜,無論夜白考慮的多麼周全,對一早就知道他底細的天震雷,一點用處都沒有!

「到底是哪些問題你有撒過謊?」夜白開口問道。

「抱歉啊,以前問過那麼多,我也記不太清楚了,總之好像不太少吧?」天震雷答道。

記不住?當然不可能了。天震雷多少也是個聰明人,他了解常規拷問的手段。同樣一個問題,隔了很久以後,再來問你,如果兩次回答的答案不同的話,那麼不用說,頓時就會悲劇的。所以,到底哪些問題有撒過謊,天震雷可是記得清清楚楚。

這一次,他是真真正正在撒謊了!

「那我就一個個重新問你好了,問題很多,大家也不要浪費時間了。」夜白隨即說道。

夜白並不清楚天震雷早已經知道了他的底細,夜白只是按照自己的分析推論,認定一旦第一個問題通過,那麼一開始的至少前面幾個問題,天震雷是絕對不會說謊的。於是,夜白才又綁定了這麼一個方案出來,試圖在天震雷還不打算撒謊試探的時候,讓天震雷自己把以前撒過的謊話全部說出來。可惜,天震雷撒過的謊太多,『不記得了』。更可惜的,夜白根本就沒有看出,天震雷這第二個問題,已經開始撒謊了!

先入為主的判斷,使得夜白完全鬆懈了起來!

天震雷嘴角不著痕迹的一勾。
······

在處理完子君閣這邊的事情以後,夜白立刻就趕去見俘虜天震雷,短短時間內,估計很少人想得到夜白已經把子君閣託付出去。

「情況如何?」夜白沖旁邊引路的雲心雅問道,因為雲風輕還在怨恨夜白,呆在一起的話,兩人估計很快又會吵起來,所以,如今暫時是由雲心雅在負責這裡的事。

雲風輕要跟夜白談關於火靈兒的問題,至少也要等夜白先把天震雷的事處理好了再說,畢竟這可是關乎七君子的整體利益的。

「有些出人意料。」雲心雅答道。

夜白眉毛一挑,

「哦?那傢伙很硬朗,死也不願意說嗎?」夜白道。

「不。」雲心雅搖了搖頭,「恰恰相反,那人說了很多。」

「額。。。。。。」夜白眼角一抽,不是吧,那個天震雷居然會是這種外強中乾的傢伙?「這確實有些讓人意外。」夜白喃喃道。

「沒錯,說的太多,反而讓人覺得很假。他的話裡面,到底哪句是真,哪句是假,就只有靠你來判斷了。」雲心雅看向夜白,準確的說,是看向夜白左眼上的裝置。夜白為什麼突然在自己的眼睛上裝了個這種東西,是有什麼用意嗎?還是說,刻意針對天震雷而做的準備?只是,有這個必要嗎?莫不成,夜白對自己的眼睛不自信了起來? 夜白眼睛微微一偏,雲心雅這個女人,很難纏呢。雲心雅,雲風輕的妹妹,在戰鬥民族七君子一脈當中,是個非常少見的智謀型人才。雲心雅最大的優點,就是多慮並多疑。當然,如果雲心雅是個主君的話,那這或許會成為她的缺點,可雲心雅只是個屬下,並且還是忠心的屬下,那麼這種本性就是雲心雅最大的優點了!

任何值得懷疑的地方,都會去懷疑;任何發展的可能,都會去思慮。只可能算錯,但絕對不會漏算,這就是雲心雅!當第一眼看到夜白左眼上的奇怪裝置的時候,雲心雅瞬間就想到了十種以上的可能性。

不過,也正是因為雲心雅是聰明女人,所以,對這些猜疑,雲心雅是不可能直接找夜白試探的,她只需要在旁邊觀察,相信夜白總會暴露些蛛絲馬跡來。這一點,夜白顯然也看到了,因此他也絕對不會主動向雲心雅解釋些什麼,那可是做賊心虛才會有的表現啊。

後面的龍三看著夜白,閣主,接下來你會如何做呢?

這是一場鬥智!跟雲心雅的鬥智,同樣也是跟天震雷的鬥智!什麼都不說,那固然是最好的,但天震雷什麼都說了,對夜白而言,結果也不算太壞。因為這種情況,往往只需要確定幾個關鍵點,就能夠判斷天震雷所有的話到底是真是假。夜白還是能有很大幾率,在不影響七君子整體利益的前提下,隱瞞住自己的秘密的。

······

在雲心雅的引領下,夜白一行來到了關押天震雷的地方,其實就是捕捉天震雷的地方,為了提防天震雷逃跑,為了謹慎起見,雲家根本就沒有給天震雷換地。

嘎!

門開。

第一次到來的夜白幾人微微一愣,這門裡面居然緊接著又是一道門。

原來如此。一瞬間,夜白就明白過來了此舉的意圖。

幾人踏入門內,等關上了背後的門以後,再打開前面的門。門只能從外面打開,不能自裡面打開,這是出了任何差錯,寧願自己人死在裡面,也絕對不會把天震雷放跑的防衛方案啊。而如今,天震雷之所以能夠徹底被縛,那也是託了幽「穿牆術」的福。

幾道門過後,

夜白一行終於見到了天震雷,此時,天震雷全身都被白布裹著,動彈不得,包括眼睛都完全被蒙著,只留了一張嘴出來,讓他能夠答話。

「喂!我可什麼都說了,你們快放了我!」

一聽到動靜,天震雷立刻就大聲喊道。順便一提,天震雷這個名字,雲家也從他口中問了出來,至少這個答案,並不是假的。

「我們這不一直都沒有折磨你,不是嗎?」雲心雅回道。

說的好像他們沒有衝天震雷用刑,就是因為天震雷老實聽話配合一樣。不要忘了,天震雷如今完全是被幽的手段給綁住的,而幻系的手段,依憑的都是道具,一旦對天震雷用刑,就有破壞道具的風險,因此,之前雲家根本就不敢亂來。這種情況下,除非是冷凝霜親自過來,從天震雷身體內部對他用刑,那才不會破壞外面的道具。

不過,出乎意料的,天震雷卻是很配合,雲家根本還沒做什麼,只是稍微恐嚇他了一下,天震雷就什麼都招了。於是,自然而然的,就演變成是因為天震雷的配合,所以雲家才友好的不對他用刑這樣。總之,這是雲心雅欺騙天震雷的手段。

而既然已經撬開了天震雷的口,所以現在他們需要的再不是冷凝霜,而是直接讓夜白過來判斷真假就可以了。

「那你們如何才能放了我?有什麼條件?或者你們已經開始跟那邊談條件了嗎?進展得如何了?」天震雷連忙問道。

「這些事情你不用管,我叫夜白,相信你應該知道我是誰吧。」夜白突然開口說道。

雲心雅頓時瞪大眼睛,看向夜白,這傢伙到底在想些什麼?!居然主動把自己的存在暴露給敵人?!

按照他們原本的計劃,好吧,實際上根本沒有計劃,但正常人這時候想的都一樣吧。隱瞞夜白的存在,由雲心雅來提問,把以前的問題,包括一些新的問題都向天震雷提出來,既然原本天震雷就回答了的,如今肯定也會再次回答,那麼夜白就能夠在旁邊不知不覺的判斷真假了。

結果現在,夜白居然主動表明了自己的存在,他難道就沒有想過,天震雷從此拒絕再回答問題的可能性嗎?!不要以為說假話跟不說話是一樣的,「假」,很多時候也是非常重要的情報。特別提問題的人稍微聰明一點,故意把一些話題的答案弄成「是」或者「不是」這兩種,那麼只要天震雷開口了,無論他如何回答,夜白都能夠通過判斷真假來獲取事情的真相。

因此,雲心雅才會對夜白此時的行為無法理解。夜白腦子裡到底在想些什麼,雲心雅可不認為夜白會想不到這種地方去。明明可以不著痕迹的獲取情報,夜白卻要選擇冒險,把主動權徹底交到對方手上,現在天震雷可以選擇開口還是不開口了,夜白難道還有什麼其他目的?還是說,是什麼因素造成他不得已為之?

「夜之君夜白?」天震雷問道,可能七君子當中,天震雷最在意雲風輕還有幽,其他人天震雷從來都沒放在心上,但禁忌之力的夜白,天震雷不可能沒聽過的。

「沒錯,那你應該也清楚,在我面前說謊是沒有意義的。所以,大家不要浪費時間,你配合一下,回答我的問題,你自己也不用受苦。」夜白說道。

天震雷眉毛一動,原來如此啊!

夜白不知道,也沒有人知道,之前天玄月為了確定天震雷的安全跟行蹤,已經侵入過了天震雷的夢境。所以天震雷的境地天貴族都已然知曉,而天震雷也清楚如今外面正打算來救他,於是為了這段時間不白白受苦,天震雷目前才盡量在配合七君子的詢問。

在天玄月確定天震雷情況的同時,天震雷也從天玄月那裡得知夜白禁忌之力已經被封禁的事。這件事才沒過去多久,就算夜白能夠恢復,也不可能這麼快的。再聯繫起夜白為什麼要主動暴露自己的存在,天震雷立刻猜到夜白是想要詐他了!

正常人,只要清楚對方是夜白,就不會再浪費時間,故意去說謊。所以,夜白正是想利用他一直以來的威勢,來掩蓋他已經失去真實之眼的事實!

哈哈哈哈!真是相當漂亮的一招呢,可惜,夜白,我已經知道你的底細了! 雖然不明白髮生了什麼,但蘇離還是依言照做。

清穿之四福晉的修行日常 傅璇更是深信不疑,她就是喬小諾了!

「喬小姐,你怎麼就走了呢?」傅璇饒有興緻的笑著。

她越是著急著走,傅璇就越篤定她有見不得人的秘密。

說不定啊,這個跟她姿勢親密的男人,才是她的男朋友。

無風不起浪,如果她跟莫風臨真的沒有分手,那為什麼莫風臨的父親會告訴她,他們已經分手了呢?

其實,上一次她就開始懷疑了。

如果沒有分手,為什麼他們不像普通情侶一樣,每天見面,每天都黏在一起。

「喬小姐!」

傅璇還在後面不依不饒。

埋首在蘇離懷裡的喬小諾,始終不敢抬起頭來,有一種心虛的感覺,她一再催促蘇離快一點。

再快一點。

得儘快甩掉傅璇才行。

蘇離拉開車門,喬小諾第一時間上車,蘇離很給力,迅速上了駕駛座,發動引擎離開。

被噴了一臉尾氣的傅璇,氣得站在原地跺腳,只能眼睜睜的看著車子匯入車流,消失不見。

車廂內,氣氛有些冷凝。

喬小諾還緩和情緒,而蘇離,目視前方路況,一語不發。

過了良久,喬小諾才清了清嗓子,「你就沒什麼要問的么?」

「你願意說的話,不用我問也會說。」

反之,她不願意說,他問了也是自討沒趣。

喬小諾聽著這句話,怎麼覺得有些怪怪的?

他的語氣……

幾不可聞的嘆息一聲,喬小諾看向著窗外,一手捋著自己的頭髮,還沒從剛才的事情中緩過神來。

本來還在吵架,傅璇一出現,她就驚慌失措了。

現在看來,她剛才的舉動,跟逃跑有什麼兩樣?

傅璇一定在笑話她了吧?

「你回哪裡?」

喬小諾懨懨的說,「莊園。」

她報了陸家莊園的地址。

又是一路沉默,她還不知道該怎樣向他解釋傅璇的事才好。

要解釋傅璇,勢必就要告訴他,上一次他出門,她也跟著偷偷出門了,還跟莫風臨在一起。

就算她跟莫風臨真的已經分手了,可他知道后,不一定會這麼想吧?

誤會是人之常情,就算是蘇離也不例外的。

思來想去,她決定跳過這個話題不談。

反正傅璇是一個無關緊要的人,影響不了他們的感情。

所以也沒有解釋的必要。

回到莊園,她推門下車,蘇離沒有要下車的意思,她敲了敲車窗。

蘇離降下副駕的車窗,側頭看向他,燈光微明,他俊美的臉隱沒在車廂內的昏暗中,只有一雙眼眸似星辰般,在散發著獨有的光芒。

「你開車小心,我回去了。」

「嗯。」

喬小諾站著等了一會兒,他沒有別的話了,便只好轉身進了莊園。

今晚真是不愉快的一晚。

先是王蕊,又是傅璇……糟糕透了!

目送她背影離開,蘇離發動引擎離開。

手機鈴聲響起,他側頭看去,才發現她手機落下了。

踩下剎車,他伸手拿起副駕座椅上的手機,看到來電備註后,勾唇冷笑。 蒙面的白布掩蓋了天震雷興奮的神色,被人活捉,難道不是恥辱?天震雷難道不會生氣嗎?他顯然是非常氣憤,但受制於人,就只能妥協。君子報仇,十年不晚,本來天震雷以為,他想要報仇,都要在天巽風把他救出去以後。不過現在嘛,如果能在這裡好好逗逗夜白,影響七君子的判斷,讓他們做出錯誤的決定,就算不是報仇,至少也能解氣呀!

所以,天震雷打算趁這個機會,好好騙騙夜白,而既然要騙夜白的話,那天震雷自然也不可能直接把夜白戳穿了。從某種角度來講,這對夜白也算是好事。

「我說!我說!我什麼都說!」天震雷立刻喊道,標準的軟蛋模樣啊。想想天貴族,養尊處優,從來沒有遭遇過挫折,會這般外強中乾,好像也不算奇怪。

看到天震雷的反應,旁邊的雲心雅總算才鬆了口氣,還好天震雷繼續願意配合啊,要是他堅持不開口的話,這次才真就麻煩了。不過,這隻能說明天貴族並沒有想象中的那麼強,至少他們的意志力遠遠比不上他們的實力。夜白的問題,與此無關啊。雲心雅用餘光看向夜白,夜白到底在想什麼?他的目的是什麼?他在隱瞞些什麼?

「那好,把準備好的問題給我,我來問。」夜白對雲心雅示意道。

既然發展到這一步,雲心雅還能如何?她只能把文件交給夜白,這裡全權讓夜白來負責,而雲心雅本身,在旁邊偷偷觀察夜白就行了。

夜白接過文件,簡單瀏覽了一遍,上面把各種問題都寫的很全面,包括以前問過的,以前天震雷回答的答案,還有一些暫時沒有答案的、全新的問題。這些問題,全部都是跟七君子利益相關,專門挑選出來的,而且,重要性、敏感度等,也跟特定的排序有關,一切都在盡量避免突然問出太過於重要敏感的話題,天震雷拒絕回答的情況。

看得出來,雲心雅真是花了很多心思呢。

「天震雷是吧?」夜白終於開口。

「沒錯。」天震雷點頭,名字什麼的,實在沒必要專門做文章。

「那麼,我問你,你以前回答過的這些問題當中,其中有假的嗎?」夜白問道,他居然直接把所有的問題,綁定到了一起?!

夜白的舉動,不但讓天震雷驚訝,也再次讓雲心雅意外,並且憤怒!這可是她的心血啊,以前的問題,夾雜著新的問題,問題的排序,問題的連貫性、引導性、相關性,這所有的一切,雲心雅思考了不知道多久,在腦海里不知道模擬了多少次,最終才有了這樣的成果。

沒想到,就這麼簡單被夜白一句話給全盤打破了!夜白的作為,讓她雲心雅的努力變得一點意義都沒有!混蛋,我不是夜家的,你就能隨便欺辱嗎!夜白是故意的嗎?莫非這是夜白對火靈兒事件的一種報復?一向多慮的雲心雅,頓時又多了一種猜測。

在雲心雅咬牙的同時,天震雷也在快速思考著,該如何作答?是,還是,否?

首先,事情的真相,天震雷當初的回答,其中有真也有假,並不全部是真,也並不全部是假。也就是說,天震雷現在回答全部是真的,就是在說謊話,不但這個問題騙過了夜白,以前很多問題也全部騙過了夜白。那麼,該這樣回答嗎?

不!

如今天震雷還並不知道夜白之後會不會再提出新的問題來,如果天震雷回答全是真的,那夜白任何結束,直接就離開了怎麼辦?固然,這是騙到了夜白,但如此平平淡淡,瞬間就結束了,天震雷癮都還沒有過,他甘心嗎?這如何能有報復的快感?!

而且,雖然雲家沒有對天震雷用刑,但一個人被關在這密室當中,蒙著眼睛,什麼都看不見,也什麼也聽不到,沒有聲音,沒有人陪伴,沒有人說話,這已經算得上是非常殘酷的刑罰了。是以,之前天震雷之所以會那麼配合,很大原因也是想跟人多說說話,如果夜白這麼快就離開了,讓他天震雷又恢復成獨自一人的孤獨狀態,天震雷是受不了的。

「其中有假的!」天震雷回答說道。

天震雷這個答案的本身是真的,雖然沒有直接就欺騙戲弄夜白,但卻能讓夜白把之前的所有問題全部重新問一遍,能夠幫天震雷打發時間的同時,天震雷也可以更好的欺騙夜白。沒準把以前真真假假的問題,答案全部換成假的也說不一定呢!

「是嗎。」

天震雷的回答,夜白不意外,雲心雅也不意外,如果天震雷以前的回答全是真的,那才奇怪。沒有人會在如此龐大的問題當中,連一兩個假答案都不混進去的。人都是這樣,兩邊是不同的陣營,就算一開始會害怕,但當發現自己並沒有遭受任何逼迫的時候,面對這繁瑣到對方根本無法一一去確定的問題量,偶然故意說出一些錯誤的答案,這是正常人都會有的反應。

所以,夜白第一個提出這個問題來,也是非常的精明。這是一個夜白理智上已經知道了答案的問題。一般人在面對他夜白的時候,哪怕聽說過他的能力,往往都會有那種不太相信的人存在。而這樣的人,肯定會想試探夜白的能力,試探這種事,往往是一開始就會進行的。也就是說,天震雷很大可能在第一個問題上,就會說謊,如此來判斷夜白的真實之眼是不是如同傳說中那樣絕對。

當然,這也只是很大可能而已,可能永遠不是百分之百。於是,夜白故意再作勢把所有問題綁定到一起去,這會給對方一個信號,如果這時候不試探夜白的話,已經沒有第二個問題能夠試探夜白了。其實這裡面是完全矛盾的,因為恰恰第一個問題不試探夜白,才可能會有第二個問題,但在第一時間,很少有人會反應過來。因而,想要試探夜白,那第一個問題就必然會撒謊;如果第一個問題沒撒謊,那就是沒想過要試探夜白,這樣的人,之後的所有問題,自然都會全部回答真話。

萬事開頭難,最大的關口,夜白已然跨越了!

只不過,還遠遠沒到夜白徹底放心的時候。人是多變的,不同時刻,人的想法也不會相同,這一點,夜白比任何人都清楚。所以,這一刻天震雷沒有試探夜白,不代表他下一刻也不會試探夜白。當問題無比繁多之時,一些小心思就會冒起。 夜白更大的考驗,即將到來。

當然,夜白也不是完全沒有任何準備,他不可能賭定天震雷絕對不會欺騙他,雖然沒有真實之眼,但一個人在撒謊的時候,還是可能會出現其他各種各樣的特殊反應的。只要夜白能夠敏銳的發現這一點,在天震雷撒第一個慌的時候,夜白就立刻察覺到問題,那麼之後天震雷就再不敢撒謊了,屆時,才是真正的渡過了難關。成敗就在一瞬之間!

可能有人會覺得夜白太自私了,太過於冒險了,完全無視七君子整體的利益。畢竟萬一天震雷撒謊了,而夜白又沒有看出端倪來的話,豈不是要出現嚴重的決策失誤?其實不然,試想一下,一旦天震雷發現了他成功的騙過了夜白,夜白沒有看穿他的謊話,那他是不是會繼續撒謊下去呢?言多必失,還有不少問題是夜白不用問天震雷都已經知道答案的。得意忘形的天震雷只要回答錯誤了夜白知曉的問題,那夜白就清楚天震雷早就已經在撒謊了。

到時候,夜白會主動向雲心雅承認自己真實之眼暫時失效的問題,然後,這次的拷問也不會一點收穫都沒有。因為最前面的一部分問題,天震雷至少是沒有說謊的。所以,繼續隱瞞真實之眼的事,不但對夜白自己有好處,目前而言,對七君子整體也是有好處的。

可惜,無論夜白考慮的多麼周全,對一早就知道他底細的天震雷,一點用處都沒有!

「到底是哪些問題你有撒過謊?」夜白開口問道。

「抱歉啊,以前問過那麼多,我也記不太清楚了,總之好像不太少吧?」天震雷答道。

記不住?當然不可能了。天震雷多少也是個聰明人,他了解常規拷問的手段。同樣一個問題,隔了很久以後,再來問你,如果兩次回答的答案不同的話,那麼不用說,頓時就會悲劇的。所以,到底哪些問題有撒過謊,天震雷可是記得清清楚楚。

這一次,他是真真正正在撒謊了!

「那我就一個個重新問你好了,問題很多,大家也不要浪費時間了。」夜白隨即說道。

夜白並不清楚天震雷早已經知道了他的底細,夜白只是按照自己的分析推論,認定一旦第一個問題通過,那麼一開始的至少前面幾個問題,天震雷是絕對不會說謊的。於是,夜白才又綁定了這麼一個方案出來,試圖在天震雷還不打算撒謊試探的時候,讓天震雷自己把以前撒過的謊話全部說出來。可惜,天震雷撒過的謊太多,『不記得了』。更可惜的,夜白根本就沒有看出,天震雷這第二個問題,已經開始撒謊了!

先入為主的判斷,使得夜白完全鬆懈了起來!

天震雷嘴角不著痕迹的一勾。
Свернуть

Уважаемые пользователи! Администрация сайта «Реальные отзывы» убедительно просит предоставлять конкретные факты (номер, дату заказа и проч.), чтобы мы не сочли ваш отзыв наговором конкурентов. Благодарим за понимание. Не подкрепленные фактами отзывы будут удаляться как неинформативные.

Оставить отзыв

Имя (обязательно):
Электропочта (не обязательно):

негативный отзыв нейтральный отзыв положительный отзы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