Сайты
Косметика и личная гигиена

就連林雪初也發現了這點,「挺好的,至少跟以前不一樣了。」

  • Дополнительно:
「雪初姐?你是在說我嗎?」小金開口道。

林雪初點頭:「以前你不會這麼在一件事里投入。」

小金笑了一下后坐到了沙發上,這個時候,方嫻柔給他遞了一片麵包:「吃吧。」

「謝謝。」

「你先休息一下吧。」林雪初看著方嫻柔有些擔憂。

方嫻柔現在鬥志滿滿,對著林雪初搖頭後繼續自己的資料收集,「我之前已經墮落過去了,接下來的每一天我都不能放鬆。」

林雪初把桌子上的文件給方嫻柔遞了過去:「我沒有想到會這樣。」

方嫻柔掃了一眼桌子上的文件后冷笑了一聲:「本來我還算對他留有餘地,現在看來,真的沒什麼好說的了,對於他這種骨子裡的渣,我能做的就是讓他不能翻身。」

這個時候,小金把文件拿到了手裡,「這是什麼?」

「是雪初姐幫我調查到的,關於鄭嘯陽在我們兩個還在一起的時候的,各種開房記錄。」方嫻柔回復道。

小金把文件給翻開了,一入眼就是監控的畫面。

上面是一個人正攬著另一個人朝著酒店的房間走去,這樣的黑白圖連續了好幾張,後面是鄭嘯陽的遊戲賬號在各種時間段上的記錄。

手中的這份文件中幾乎是全方面的被搜集了出來。

「想怎麼罵就怎麼罵,我不會在意的,我現在做的就是盡全力的去搞死他。」方嫻柔成為復仇女神後分分鐘暴走,不管走到哪裡都是氣場滿滿的。

林雪初搖了搖頭:「主要怕你的身子撐不住。」

這兩天方嫻柔全面的投入這件事,排除之前她在一開始的時候因為鄭嘯陽而心力交瘁流下的眼淚,現在的她更多的是一種身體上的疲憊。

精神跟身體一起因為一個人跌倒谷底,然後再慢慢的通過自己的努力爬起來反擊。

林雪初覺得方嫻柔身上有很大的一

股勵志的力量。

「渣男怎麼可能摧毀我?」方嫻柔在當初見到鄭嘯陽一個一個的料被自己挖出來的時候說,「只有我可以摧毀他。」

小金被這樣的方嫻柔給吸引了,之前的話一直躲著方嫻柔,後面兩個人直接成了同盟。

「我會感謝你們的。」方嫻柔對小金林雪初說。

忽然,方嫻柔的微信鈴聲響了一下。

其實這兩天方嫻柔的微信已經被人找到爆,在方嫻柔一個個的回復說自己沒事後都一起罵著鄭嘯陽。

而裡面不乏有些人都來找方嫻柔說一些自己知道的事。

「我一直以為你知道,是在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的,所以我就沒有告訴你那些事……」

「這件事我也有錯,沒有及時找你,兩年前他找我的時候我應該告訴你的。」

「因為他是我的老闆,所以我不知道我應該怎麼辦,嫻柔你還好嗎?」

「……」

在各種各樣跨時間的對於鄭嘯陽的「爆料」后,方嫻柔統一給他們回復道:別著急,一個一個,慢慢說。

之後,方嫻柔便知道了自己之前從來都沒有見到過的一些事,從來沒有關注過的一些事。

屏幕上的那些話組成了對方嫻柔跟鄭嘯陽過往的諷刺重擊,一下下的砸著方嫻柔。

在手都在顫抖的情況下,方嫻柔一一的給那些人回復,並且理性的問著他們有沒有更大的料。

事實上是有的。

「他的過分超脫了我對他的理解。」方嫻柔再也支撐不住,直接去了陽台。

林雪初走到方嫻柔身邊,把毛毯披在了她的身上。

後者緊緊的抱著林雪初,「雪初姐,我已經堅持不下去了,我真的堅持不下去了……包括去年他出國,其實就是去那裡找女生的,當時的機票還是我給他買的,我……」

方嫻柔說著說哭著哭,眼淚把林雪初的衣服都滲透了。

林雪初慢慢的拍著方嫻柔的背,其實不管方嫻柔怎麼的說著自己不在意,但是畢竟她曾經真的投入過,在看著自己通過五年建立起來的世界一下一下的崩塌,然後露出他最原本的樣子。

不過在哭過鬧過以後,方嫻柔依舊把自己已經千瘡百孔的心給撿起來抱在懷裡,然後繼續去收集鄭嘯陽的那些破事。

在整個過程中,林雪初一直都陪在方嫻柔的身邊,等於是看著一個人是怎麼蛻變出來的。

「怎麼了?」林雪初看著方嫻柔拿起手機后就不動了。

方嫻柔笑了一聲,然後看向林雪初,「鄭嘯陽給我發微信了。」

「什麼?」林雪初感覺自己的心狠狠的惡跳了一下,趕緊坐到了方嫻柔旁邊。

方嫻柔點開了鄭嘯陽的消息:你在哪兒?

然後,方嫻柔把手機直接扔在了桌

子上,「之前跟鄭嘯陽合作的廣告商告訴我鄭嘯陽找了他公關。」

林雪初看著方嫻柔沒有說話,將視線投到方嫻柔的手機上。

「我現在明確的知道他對我從來都沒有過愛了,出事以後找的第一個人不是我,而是他自己的未來。我覺得我應該早點知道這件事,但是我一直都在欺騙我自己他是愛我的。」

這個時候的林雪初感覺自己的心有點疼,方嫻柔接著道:「我不會再回復他。」

不過之後,方嫻柔字刪除鄭嘯陽之前還是給他發了一句:你不妨期待一下我接下來會做什麼。

「心理上的壓迫是我對他最後的仁慈。」方嫻柔對著林雪初說。

晚上的時候,鄭嘯陽的一條微博直接引爆了熱搜。是關於方嫻柔說的那些話的回復。

(本章完) 林雪初迅速的瀏覽了一遍鄭嘯陽的文章,大概的意思是,這些事都是很久遠之前的了,我說過我們兩個應該都想想未來的,這件事跟我藏在森林裡沒有任何的關係。

「你看看他的回復。」方嫻柔舉起了自己的手機:「通篇都在為自己洗白,好。」

說完,方嫻柔站了起來伸了個懶腰。

「他未來的天不會再亮起來了。」

之前方嫻柔給林雪初說過自己接下來要做的事情,「如果他可以認識到自己的錯誤,我會收手跟他好好的聊。」

現在看來,無論是鄭嘯陽在知道了這件事後做的舉動:不及時道歉,不及時解釋,還是在後面發的那條所謂的解釋微博。

它們一起激起了方嫻柔的鬥志。

鄭嘯陽的最新微博:

對不起,我在感情里做了無可原諒的事情,我還可笑的試圖隱瞞所有人。是我做了不好的事情,是我對不起我的女朋友。

網上關於我的那些傳言和我的朋友圈都不是真實的。

我對不起那些幫助過我的人,也對不起一直相信我的那些人。

小七在這件事里是受害者,是我騙了她,她無數次拉黑刪除我還是被我找回來,然後我們兩個做了違反了道德的事情,是我去勾搭別人,我對她不依不撓,是我用盡了甜言蜜語去哄騙她。

……

雖然很無力,但還是要和大家說,對不起。

在鄭嘯陽的這條微博之下,熱評第一為:不原諒的,點個贊。

然後,有一百四十三萬的人點了贊。

眾人等的就是鄭嘯陽會怎麼回應,沒想到他竟然全篇都在為著自己去開脫。

「如果有一天你發現你不愛森林了,或者森林不愛你了,請你去愛天空愛沙漠愛宇宙,千萬不要回頭找嫻柔了,這是作為朋友們對你們曾經愛情的最後念想。」

這是跟鄭嘯陽在同一個圈子裡的人發出來的評論,同樣獲得了一百多萬的點贊以及一萬多的評論。

而在同時,這件事情里的第三個人也發了一條微博。

在我藏在森林裡的置頂微博里,寫了她一直以來的心路歷程。

雖然方嫻柔全程都沒有提小三,但是在網友的扒皮之下,小三的微博以及各種論壇都被攻陷。

「我只恨鄭嘯陽一個人,我知道很多人都在同時罵鄭嘯陽跟那個人,但是根本原因是鄭嘯陽不潔身自好,是他到處撩撥,他的本性如此,我沒有權利去責怪另一個人,可是他,我絕對要錘到死。」

方嫻柔接下來的計劃依舊不會去說小三的什麼。

但是網友們不行,在這件事中,出軌本身就是兩個人一起造出來的。

「嫻柔真的是我的女神了,在這種情況下都可以收集證據,而且她從頭到尾都沒有出來

怨別人,不是說她不怨別人就是大度,而是說,她的這種就事論事的風骨,值得我們學習。」有人評論道。

在方嫻柔一開始把微博發出去後到現在,她的粉絲已經漲了六十多萬,都是來站在她的這邊跟她一起去面對的。

「堅強的力量。」方嫻柔看著網友們對她的評論后開口。

林雪初點頭:「會有更多的人站在你這邊的。」

這個時候,方嫻柔點開了我藏在森林裡的微博,看了看置頂的文章后把手機放下了,「如果鄭嘯陽是真心的也就罷了,但是我現在對她的未來擔憂,這麼去保全一個人,或者是想讓別人看見他們的關係是多麼的好。這麼說,只能讓她的未來處於不安定。」

我藏在森林裡關於這件事的回應:

反思了很久,想講一些真實感受,就當一名第三者的自白吧。首先,對不起嫻柔,我知道你們沒有分手還繼續介入你們的感情,然後對不起曾經真心喜歡過我的人和我身邊的朋友,我知道你們對我非常的失望。

……回憶整個過程,我從剛開始的理性道德約束到慢慢的對他有了幾分滑稽的幻想。我有被打動,我沒有控制住自己,甚至抱著一絲僥倖心理,我可以開始試著回應他,我不用太自責……我無法去請求當事人的原諒,做錯了事就要承擔後果……最後,再次鄭重向嫻柔道歉,我很渣很壞,做了錯的事情,我會重建自己的道德觀,不再讓無辜的人受到傷害。

熱評第一:

媽媽說,不要離有對象的男孩子太近,因為你的出現會要了另一個女孩的命,後來我才知道,不是每個女孩都有媽媽。

匹夫無罪 方嫻柔跟鄭嘯陽的這件事之所以鬧的這麼的大,是因為它挑戰的,是整個社會的道德。

就算不知道主角是誰,只是因為這件事,就讓所有人都站在了一個極其暴怒的地位。

心疼的是方嫻柔,永遠都會罵的是鄭嘯陽。

不管從哪個角度都不可能有任何的轉機。

「會過去的。」林雪初登陸了自己的微博在方嫻柔的微博下留言。

雖然這句話被淹沒在了方嫻柔的眾多評論中,但是這是林雪初對方嫻柔最想說的話。

不管什麼事,只要在下定決心想要放下的時候,在某一天都會真的過去的。

「我知道接下來一定會有反擊。」方嫻柔的最新微博在第二天下午五點準時發送了出去:「我知道反擊會說,我有自己的團隊,鄭嘯陽不會輕易放下這麼多年來經營的一切,我在這裡告訴你,我是有團隊,我的團隊就是那些曾經愛我們,給我們祝福,卻和我一樣被欺騙的所有朋友和網友。攻擊我謀劃了已久,我是謀劃了很久,謀劃了怎麼嫁給你。」

在看見這句話的

時候,林雪初抬頭看了一眼坐在窗邊看著外面的方嫻柔。

這條微博是方嫻柔自己編寫后發出去的,在發送之前方嫻柔對林雪初說:「我都想好了雪初姐,在這件事之後,我要去療傷,我要去做我自己,我這麼多年,都在做什麼。」

「你還小。」林雪初回復道。

很久沒有的陽光正裹著方嫻柔,她的整個身子彷彿渡了一層金光。

這樣的方嫻柔很好看。

小金站在林雪初身後拿起了手機,給方嫻柔拍了一張照片。

不過他忘了關閉快門聲。

(本章完) 林雪初轉身看著小金笑了笑,後者條件反射的把手背到了後面。

「確實很好看。」林雪初對著小金點了點頭,「拍出來肯定也很好看。」

「可是我卻覺得我已經歷經滄桑。」方嫻柔坐了一會兒后從窗子邊走了過來,站在了林雪初的旁邊,「我不知道我以後還會不會再遇見一個我喜歡的人了,這或許就是我今生的劫難了吧。」

「會遇見的,你看我,我比你大三歲現在還是單身。」林雪初開口。

方嫻柔愣了愣后抬頭,「什麼? 閨蜜變成了老公 雪初姐你是單身?」

說這話的時候方嫻柔想起了自己之前在公司門口見到的一個人,「我還以為那個人是你的男朋友。」

「我的男朋友?」林雪初聽到后笑了,「你在哪裡見到我的男朋友的?」

「就是前幾天啊,下班的時候我看見一個人老站在公司的門口,有一次他就提了你的名字。」

林雪初搖了搖頭,然後道:「你還記不記得他長什麼樣子?」

「帥爆了!」方嫻柔大聲說。

「你說的那個人應該是我弟弟吧。」林雪初開口。

不過在這話一出口,林雪初瞬間否定了,「不對,他不會來找我的。」

方嫻柔看著林雪初的神情,「可是他說他是你的男朋友啊。」

林雪初「啊」了一聲后輕輕推了推方嫻柔,「不會的,而且,我從來都沒有過男朋友的。」

方嫻柔的注意力迅速被轉移了,「你說什麼?你從來都沒有過男朋友?你……」

林雪初慢慢的點頭。

「我覺得我應該向你學習。」方嫻柔直接睡倒在了沙發上,之後忽然直起了身子:「不對!雪初姐你這麼優秀你怎麼可以沒有男朋友!!」

「女朋友?」孟之初的表情瞬間就變了。

顧靖卓點了點頭,「對。」
「雪初姐?你是在說我嗎?」小金開口道。

林雪初點頭:「以前你不會這麼在一件事里投入。」

小金笑了一下后坐到了沙發上,這個時候,方嫻柔給他遞了一片麵包:「吃吧。」

「謝謝。」

「你先休息一下吧。」林雪初看著方嫻柔有些擔憂。

方嫻柔現在鬥志滿滿,對著林雪初搖頭後繼續自己的資料收集,「我之前已經墮落過去了,接下來的每一天我都不能放鬆。」

林雪初把桌子上的文件給方嫻柔遞了過去:「我沒有想到會這樣。」

方嫻柔掃了一眼桌子上的文件后冷笑了一聲:「本來我還算對他留有餘地,現在看來,真的沒什麼好說的了,對於他這種骨子裡的渣,我能做的就是讓他不能翻身。」

這個時候,小金把文件拿到了手裡,「這是什麼?」

「是雪初姐幫我調查到的,關於鄭嘯陽在我們兩個還在一起的時候的,各種開房記錄。」方嫻柔回復道。

小金把文件給翻開了,一入眼就是監控的畫面。

上面是一個人正攬著另一個人朝著酒店的房間走去,這樣的黑白圖連續了好幾張,後面是鄭嘯陽的遊戲賬號在各種時間段上的記錄。

手中的這份文件中幾乎是全方面的被搜集了出來。

「想怎麼罵就怎麼罵,我不會在意的,我現在做的就是盡全力的去搞死他。」方嫻柔成為復仇女神後分分鐘暴走,不管走到哪裡都是氣場滿滿的。

林雪初搖了搖頭:「主要怕你的身子撐不住。」

這兩天方嫻柔全面的投入這件事,排除之前她在一開始的時候因為鄭嘯陽而心力交瘁流下的眼淚,現在的她更多的是一種身體上的疲憊。

精神跟身體一起因為一個人跌倒谷底,然後再慢慢的通過自己的努力爬起來反擊。

林雪初覺得方嫻柔身上有很大的一

股勵志的力量。

「渣男怎麼可能摧毀我?」方嫻柔在當初見到鄭嘯陽一個一個的料被自己挖出來的時候說,「只有我可以摧毀他。」

小金被這樣的方嫻柔給吸引了,之前的話一直躲著方嫻柔,後面兩個人直接成了同盟。

「我會感謝你們的。」方嫻柔對小金林雪初說。

忽然,方嫻柔的微信鈴聲響了一下。

其實這兩天方嫻柔的微信已經被人找到爆,在方嫻柔一個個的回復說自己沒事後都一起罵著鄭嘯陽。

而裡面不乏有些人都來找方嫻柔說一些自己知道的事。

「我一直以為你知道,是在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的,所以我就沒有告訴你那些事……」

「這件事我也有錯,沒有及時找你,兩年前他找我的時候我應該告訴你的。」

「因為他是我的老闆,所以我不知道我應該怎麼辦,嫻柔你還好嗎?」

「……」

在各種各樣跨時間的對於鄭嘯陽的「爆料」后,方嫻柔統一給他們回復道:別著急,一個一個,慢慢說。

之後,方嫻柔便知道了自己之前從來都沒有見到過的一些事,從來沒有關注過的一些事。

屏幕上的那些話組成了對方嫻柔跟鄭嘯陽過往的諷刺重擊,一下下的砸著方嫻柔。

在手都在顫抖的情況下,方嫻柔一一的給那些人回復,並且理性的問著他們有沒有更大的料。

事實上是有的。

「他的過分超脫了我對他的理解。」方嫻柔再也支撐不住,直接去了陽台。

林雪初走到方嫻柔身邊,把毛毯披在了她的身上。

後者緊緊的抱著林雪初,「雪初姐,我已經堅持不下去了,我真的堅持不下去了……包括去年他出國,其實就是去那裡找女生的,當時的機票還是我給他買的,我……」

方嫻柔說著說哭著哭,眼淚把林雪初的衣服都滲透了。

林雪初慢慢的拍著方嫻柔的背,其實不管方嫻柔怎麼的說著自己不在意,但是畢竟她曾經真的投入過,在看著自己通過五年建立起來的世界一下一下的崩塌,然後露出他最原本的樣子。

不過在哭過鬧過以後,方嫻柔依舊把自己已經千瘡百孔的心給撿起來抱在懷裡,然後繼續去收集鄭嘯陽的那些破事。

在整個過程中,林雪初一直都陪在方嫻柔的身邊,等於是看著一個人是怎麼蛻變出來的。

「怎麼了?」林雪初看著方嫻柔拿起手機后就不動了。

方嫻柔笑了一聲,然後看向林雪初,「鄭嘯陽給我發微信了。」

「什麼?」林雪初感覺自己的心狠狠的惡跳了一下,趕緊坐到了方嫻柔旁邊。

方嫻柔點開了鄭嘯陽的消息:你在哪兒?

然後,方嫻柔把手機直接扔在了桌

子上,「之前跟鄭嘯陽合作的廣告商告訴我鄭嘯陽找了他公關。」

林雪初看著方嫻柔沒有說話,將視線投到方嫻柔的手機上。

「我現在明確的知道他對我從來都沒有過愛了,出事以後找的第一個人不是我,而是他自己的未來。我覺得我應該早點知道這件事,但是我一直都在欺騙我自己他是愛我的。」

這個時候的林雪初感覺自己的心有點疼,方嫻柔接著道:「我不會再回復他。」

不過之後,方嫻柔字刪除鄭嘯陽之前還是給他發了一句:你不妨期待一下我接下來會做什麼。

「心理上的壓迫是我對他最後的仁慈。」方嫻柔對著林雪初說。

晚上的時候,鄭嘯陽的一條微博直接引爆了熱搜。是關於方嫻柔說的那些話的回復。

(本章完) 林雪初迅速的瀏覽了一遍鄭嘯陽的文章,大概的意思是,這些事都是很久遠之前的了,我說過我們兩個應該都想想未來的,這件事跟我藏在森林裡沒有任何的關係。

「你看看他的回復。」方嫻柔舉起了自己的手機:「通篇都在為自己洗白,好。」

說完,方嫻柔站了起來伸了個懶腰。

「他未來的天不會再亮起來了。」

之前方嫻柔給林雪初說過自己接下來要做的事情,「如果他可以認識到自己的錯誤,我會收手跟他好好的聊。」

現在看來,無論是鄭嘯陽在知道了這件事後做的舉動:不及時道歉,不及時解釋,還是在後面發的那條所謂的解釋微博。

它們一起激起了方嫻柔的鬥志。

鄭嘯陽的最新微博:

對不起,我在感情里做了無可原諒的事情,我還可笑的試圖隱瞞所有人。是我做了不好的事情,是我對不起我的女朋友。

網上關於我的那些傳言和我的朋友圈都不是真實的。

我對不起那些幫助過我的人,也對不起一直相信我的那些人。

小七在這件事里是受害者,是我騙了她,她無數次拉黑刪除我還是被我找回來,然後我們兩個做了違反了道德的事情,是我去勾搭別人,我對她不依不撓,是我用盡了甜言蜜語去哄騙她。

……

雖然很無力,但還是要和大家說,對不起。

在鄭嘯陽的這條微博之下,熱評第一為:不原諒的,點個贊。

然後,有一百四十三萬的人點了贊。

眾人等的就是鄭嘯陽會怎麼回應,沒想到他竟然全篇都在為著自己去開脫。

「如果有一天你發現你不愛森林了,或者森林不愛你了,請你去愛天空愛沙漠愛宇宙,千萬不要回頭找嫻柔了,這是作為朋友們對你們曾經愛情的最後念想。」

這是跟鄭嘯陽在同一個圈子裡的人發出來的評論,同樣獲得了一百多萬的點贊以及一萬多的評論。

而在同時,這件事情里的第三個人也發了一條微博。

在我藏在森林裡的置頂微博里,寫了她一直以來的心路歷程。

雖然方嫻柔全程都沒有提小三,但是在網友的扒皮之下,小三的微博以及各種論壇都被攻陷。

「我只恨鄭嘯陽一個人,我知道很多人都在同時罵鄭嘯陽跟那個人,但是根本原因是鄭嘯陽不潔身自好,是他到處撩撥,他的本性如此,我沒有權利去責怪另一個人,可是他,我絕對要錘到死。」

方嫻柔接下來的計劃依舊不會去說小三的什麼。

但是網友們不行,在這件事中,出軌本身就是兩個人一起造出來的。

「嫻柔真的是我的女神了,在這種情況下都可以收集證據,而且她從頭到尾都沒有出來

怨別人,不是說她不怨別人就是大度,而是說,她的這種就事論事的風骨,值得我們學習。」有人評論道。

在方嫻柔一開始把微博發出去後到現在,她的粉絲已經漲了六十多萬,都是來站在她的這邊跟她一起去面對的。

「堅強的力量。」方嫻柔看著網友們對她的評論后開口。

林雪初點頭:「會有更多的人站在你這邊的。」

這個時候,方嫻柔點開了我藏在森林裡的微博,看了看置頂的文章后把手機放下了,「如果鄭嘯陽是真心的也就罷了,但是我現在對她的未來擔憂,這麼去保全一個人,或者是想讓別人看見他們的關係是多麼的好。這麼說,只能讓她的未來處於不安定。」

我藏在森林裡關於這件事的回應:

反思了很久,想講一些真實感受,就當一名第三者的自白吧。首先,對不起嫻柔,我知道你們沒有分手還繼續介入你們的感情,然後對不起曾經真心喜歡過我的人和我身邊的朋友,我知道你們對我非常的失望。

……回憶整個過程,我從剛開始的理性道德約束到慢慢的對他有了幾分滑稽的幻想。我有被打動,我沒有控制住自己,甚至抱著一絲僥倖心理,我可以開始試著回應他,我不用太自責……我無法去請求當事人的原諒,做錯了事就要承擔後果……最後,再次鄭重向嫻柔道歉,我很渣很壞,做了錯的事情,我會重建自己的道德觀,不再讓無辜的人受到傷害。

熱評第一:

媽媽說,不要離有對象的男孩子太近,因為你的出現會要了另一個女孩的命,後來我才知道,不是每個女孩都有媽媽。

匹夫無罪 方嫻柔跟鄭嘯陽的這件事之所以鬧的這麼的大,是因為它挑戰的,是整個社會的道德。

就算不知道主角是誰,只是因為這件事,就讓所有人都站在了一個極其暴怒的地位。

心疼的是方嫻柔,永遠都會罵的是鄭嘯陽。

不管從哪個角度都不可能有任何的轉機。

「會過去的。」林雪初登陸了自己的微博在方嫻柔的微博下留言。

雖然這句話被淹沒在了方嫻柔的眾多評論中,但是這是林雪初對方嫻柔最想說的話。

不管什麼事,只要在下定決心想要放下的時候,在某一天都會真的過去的。

「我知道接下來一定會有反擊。」方嫻柔的最新微博在第二天下午五點準時發送了出去:「我知道反擊會說,我有自己的團隊,鄭嘯陽不會輕易放下這麼多年來經營的一切,我在這裡告訴你,我是有團隊,我的團隊就是那些曾經愛我們,給我們祝福,卻和我一樣被欺騙的所有朋友和網友。攻擊我謀劃了已久,我是謀劃了很久,謀劃了怎麼嫁給你。」

在看見這句話的

時候,林雪初抬頭看了一眼坐在窗邊看著外面的方嫻柔。

這條微博是方嫻柔自己編寫后發出去的,在發送之前方嫻柔對林雪初說:「我都想好了雪初姐,在這件事之後,我要去療傷,我要去做我自己,我這麼多年,都在做什麼。」

「你還小。」林雪初回復道。

很久沒有的陽光正裹著方嫻柔,她的整個身子彷彿渡了一層金光。

這樣的方嫻柔很好看。

小金站在林雪初身後拿起了手機,給方嫻柔拍了一張照片。

不過他忘了關閉快門聲。

(本章完) 林雪初轉身看著小金笑了笑,後者條件反射的把手背到了後面。

「確實很好看。」林雪初對著小金點了點頭,「拍出來肯定也很好看。」

「可是我卻覺得我已經歷經滄桑。」方嫻柔坐了一會兒后從窗子邊走了過來,站在了林雪初的旁邊,「我不知道我以後還會不會再遇見一個我喜歡的人了,這或許就是我今生的劫難了吧。」

「會遇見的,你看我,我比你大三歲現在還是單身。」林雪初開口。

方嫻柔愣了愣后抬頭,「什麼? 閨蜜變成了老公 雪初姐你是單身?」

說這話的時候方嫻柔想起了自己之前在公司門口見到的一個人,「我還以為那個人是你的男朋友。」

「我的男朋友?」林雪初聽到后笑了,「你在哪裡見到我的男朋友的?」

「就是前幾天啊,下班的時候我看見一個人老站在公司的門口,有一次他就提了你的名字。」

林雪初搖了搖頭,然後道:「你還記不記得他長什麼樣子?」

「帥爆了!」方嫻柔大聲說。

「你說的那個人應該是我弟弟吧。」林雪初開口。

不過在這話一出口,林雪初瞬間否定了,「不對,他不會來找我的。」

方嫻柔看著林雪初的神情,「可是他說他是你的男朋友啊。」

林雪初「啊」了一聲后輕輕推了推方嫻柔,「不會的,而且,我從來都沒有過男朋友的。」

方嫻柔的注意力迅速被轉移了,「你說什麼?你從來都沒有過男朋友?你……」

林雪初慢慢的點頭。

「我覺得我應該向你學習。」方嫻柔直接睡倒在了沙發上,之後忽然直起了身子:「不對!雪初姐你這麼優秀你怎麼可以沒有男朋友!!」

「女朋友?」孟之初的表情瞬間就變了。

顧靖卓點了點頭,「對。」
Свернуть

Уважаемые пользователи! Администрация сайта «Реальные отзывы» убедительно просит предоставлять конкретные факты (номер, дату заказа и проч.), чтобы мы не сочли ваш отзыв наговором конкурентов. Благодарим за понимание. Не подкрепленные фактами отзывы будут удаляться как неинформативные.

Оставить отзыв

Имя (обязательно):
Электропочта (не обязательно):

негативный отзыв нейтральный отзыв положительный отзы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