Бытовая техника » Мелкая и средняя техника
Учреждения и организации » Банки, Фонды » Микрофинансовые организации

慕容戀雪的小手在龍小凡大腿上畫著圈圈,嬌嗔道:「哎呦,有什麼不好的嘛,以前你不是總愛調戲我們姐妹嘛,這次不用你調戲,我們送上門來,你還不樂意了?」

  • Дополнительно:
「就是——」

「——」

龍小凡臉都綠了,一隻手抓住慕容戀雪的小手,一隻手抓住林若晨的胳膊,抬頭看著幸災樂禍的歐子峰,丫的,他是故意請這兩位小姐姐過來折騰自己的吧?

「我說,我說還不行嘛!」

龍小凡抓著兩個小姐姐的手,緊張地出了一身的冷汗,生怕一會不抓著兩位小姐姐的手,下一步就開始解自己褲子腰帶了。這種事兒,她們還真幹得出來。

長得帥,其實也是一種罪過。龍小凡心裡懺悔著,下輩子,千萬不要長得太帥。

「那支雇傭兵部隊不是我的,我只不過認識他們的老大夜天狼。曾經我被關押進監獄的時候認識了他,後來才知道,他是西部戰區某特種部隊退伍軍人。退伍后在東南亞做雇傭兵生意。」龍小凡說道。 夜天狼的雇傭兵在整個東南亞混得風生水起,知道蘇軾的父親定居在澳洲,龍小凡才想試試看他能不能幫上自己,沒想到的是夜天狼在澳洲還真有一支私人的武裝小組。

吃了午飯,龍小凡本來想把兩位小姐姐支開,但最後她們都不想走,硬是要跟著自己回酒店。

酒店地下一層一間小屋子裡,蘇小小被五花大綁著,站在窗口一直叫喊著,還指望著蘇軾過來救她回去。

順子大老遠的就看見龍小凡,歐子峰走過來,連忙掏出鑰匙打開鐵門。

待在屋裡的女人很不爽的說道:「我就知道你們會放老娘出去的,蘇總肯定不會放過你們,給老娘等著!」

說著,蘇小小還用肩膀碰了下順子。

「歐少,龍少。」

龍小凡走進狹小的房間,看著雙手被綁起來的蘇小小,她竟然一點沒有害怕的意思。大概,還幻想著蘇家一定會派人來救她吧。

就是不知道,眼前的蘇小小,如果知道她的蘇總就在剛剛,已經被嚇尿了,還會不會像現在一樣淡定。

「你們想幹什麼?」

看著房間里走進來幾個人,蘇小小扯著嗓子喊了一聲。

面對這個良心被狗吃了的女人,龍小凡也不願意跟她廢話什麼,抬頭看了眼站在身邊,玩味十足的兩位小姐姐,這才開口道:「兩位小姐姐不是缺少個玩具嗎?你們覺得這個怎麼樣?」

頓了頓,龍小凡繼續說道:「如果不夠的話,隔壁還有個男的。」

原本不是很開心的慕容戀雪,林若晨一聽隔壁還有個男的,兩個腐女瞬間開心了。

事實上,兩位小姐姐比自己會玩。把蘇小小交給她們,龍小凡心裡瞬間踏實了,如果要整治一個男的,他有一千種方式,但整女人,自己實在想不出什麼好辦法。

不得不說兩個小姐姐很會玩,一個電話叫來了十幾個姐們,把人拉到了屬於她們的地盤。不過,具體要讓蘇小小跟那個什麼志飛幹什麼,龍小凡沒有過問。

跟安晴見了個面,她恢復的不錯。安老住院之後,恢復的也非常好。歐子峰還專門找了戒毒所的專家,幫助安老戒毒。

次日下午,龍小凡躺在酒店的大堂里,就看到安晴發來的信息,資金迴流,安氏集團所面臨的危機迎刃而解,幾百億的資金一下子迴流,股票瞬間漲停。

晚上,安晴在皇家酒店最好的房間擺了一大桌子酒席,全是一些山珍海味,平時吃不到的東西。在座的也全是龍隱B組的戰友,跟林若晨,慕容戀雪兩個美女。

安晴從助理那兒接過一個信封,坐到龍小凡身邊,從裡面拿出6張酒店最頂級的鑽石黑卡,看了眼在座的幾位猛男,不好意思的看向龍小凡:「你來說吧,我不太好意思。」

龍小凡接過信封,給譚宏幾個戰友看了一下,笑著說:「兄弟們,我說過,包你們這兩天的吃喝玩樂,現在,即將歸隊了,我家安晴特意給大家準備了一個小禮物,就是這張黑卡!」

「龍小凡,你這玩笑就開大了哈!」譚宏頓時嚴肅了起來。

「就是,我聽說黑卡一張要幾百萬,你這是賄賂,我告訴你,冷總知道會把我們都槍斃了的!」

「——」

這時,套房的房門突然被人從外面推開了,迎面走進來一個好看的女子:「你們是不是傻?他手裡那張卡,出了這家酒店,什麼用處都沒有。」

熟悉的聲音,頓時令B組全組的隊員感到一陣窒息。

「起立。」

譚宏立即站了起來,緊接著其他幾個人也跟著站了起來。

「別鬧了,沒有穿軍裝,不用那麼正式。」冷月那張臉馬上就變了。

安晴連忙拉著冷月的小手坐下:「我還以為你不來了呢。」

「怎麼可能,我的兵都在這兒混吃混喝,我怎麼可能不過來看看。」冷月往那兒一坐,整個套房氣溫似乎瞬間降了幾十度,連個說話的人都沒有了。

「行了,這次出來吃飯,不談正事。我借安晴這頓飯,也算是為你們慶功了。」冷月舉起酒杯,一點也不怯場。

這一下子就把龍小凡給看呆了。她冷月就算認識安晴,也不過只是見過一面而已,不可能這麼熟吧?而且,慕容戀雪和林若晨看見她,就像見了大姐姐一樣。

「不是,你們什麼時候認識的?」龍小凡疑惑的問道。

「早就認識了呀。」林若晨偷笑著:「我們不但認識,還知道你認了月兒姐做了乾媽。哎呦呦,這麼一說,你跟我們姐妹兒還差著一輩呢,快叫聲姨!」

「我是大姨!」

「那我是二姨!」

龍小凡坐在原地兒,一臉大寫的懵逼。今天這頓飯,吃的是不是也太沒意思了?又被她們給耍了!

筷子一扔,「你們自己玩吧。」說完,龍小凡起身要走。

「哎呦,開個玩笑都不行。」林若晨一個健步給拉了回來:「我們就是想整你一下!」

龍小凡這才鬆了口氣,吃完飯,給兄弟們每個人發了張黑卡。拿著這張卡,來皇家酒店吃飯,永遠都不用付錢。而且,想吃什麼吃什麼。

全國擁有這張卡的人,只有兩位數。

吃過晚飯,龍小凡跟安晴她們打了個招呼,跟著冷月回基地了。原本以為回到基地,能睡個好覺,但卻被冷月單獨叫進了房間。

回到房間,冷月打開燈。

「說說吧,澳洲的部隊是什麼情況?」一進門,冷月就直接引出找龍小凡的目的。作為一名特種兵,每天除了吃飯睡覺不用彙報,其它的事情,必須完完全全的向上級彙報。

龍小凡站在門口,看著冷月換下鞋走進裡屋,他自己卻動也不敢動。

隱瞞了那麼大的事兒,肯定不能說完就完了。弄不好,挨揍都是輕的。

冷月回頭看了看龍小凡,不爽道:「站那兒幹嘛,進來啊!」

龍小凡這才敢進屋,只見冷月脫了外套丟到床上,拉了張凳子坐下,那一雙眸子,像看犯人一樣盯著自己。

「說說吧,怎麼回事?」

龍小凡把如何認識夜天狼,後來又在上次境外執行任務時,請他幫忙的事兒說了一遍。 第0161章

本來以為冷月會把自己教訓一頓,然後關禁閉去。但最後沒說什麼,直接讓自己回去了。龍小凡回到宿舍,心裡一直不踏實。

好在接下來的幾天,都沒有發生什麼事兒。除了正常的基礎訓練,每天抽空打掃一下豬舍,擦擦槍,便是正常的軍事訓練。

安晴那邊有林若晨,歐子峰他們照顧著,龍小凡也不擔心會發生什麼意外。在基地的每一天,除了日常的軍事訓練,他還要自己背著狙擊槍,從晚上九點,找地方貓起來,一直到凌晨零點。

傷愈歸隊的野狼,每天拿著望遠鏡,跟在自己屁股後面,就像敖鷹一樣,跟自己幹上了。

縱使背著狙擊槍,走再遠的路,躲在最不容易被人發現的地方,只要眼睛一閉上,不超過三分鐘,耳機里就會響起讓人頭疼的電流聲,簡直殘暴到極致。

距離基地十五公裡外的荒山上,龍小凡故意挖了個貓耳洞,洞的上面蓋了些雜草,樹葉,然後躲在裡面,只露個眼睛和槍口在外面,盯著繁華的大都市,車水馬龍的快速公路,忍耐著寂寞和無聊。

自從進入龍隱基地以來,龍小凡第一次背著武器,跑出基地十五公裡外那麼遠。光是這15公里,他就跑了一個半小時,到達理想位置的時候,全身上下幾乎都濕透了。

其實也沒什麼想法,就是想看看,野狼是怎麼找到自己的。總感覺他長了一個狼鼻子,無論走到哪,都能被他知道。

故意閉上眼睛,幾分鐘后,龍小凡睜開眼,耳機里沒有任何聲音,只是,正對著自己的那座小山上,閃了一抹亮光,那亮光很快就消失了。

龍小凡連忙挪動狙擊步槍,瞄著那一束光消失的地方。只可惜這次出來帶的不是具備夜視瞄準鏡的八八式狙擊步槍,瞄著對面,黑乎乎的一片,什麼都看不見。

難道是野狼?

龍小凡心裡一驚,從基地到這兒有十五公里那麼遠,他如果跟上來,早應該被自己發現了。

狙擊鏡里的十字水平儀瞄著對面的小山,雖然光線只能追溯到路燈燈光下面,但龍小凡還是十分想知道,剛剛對面閃光的人,是什麼人。

瞄了幾分鐘,仍然沒看出什麼苗頭,龍小凡掀開背上的雜草,一隻手按在地上,準備站起來拿著手電筒照一照。

「咻!」

一聲令他全身麻木的聲音從耳邊響起,龍小凡迅速把頭埋到貓耳洞里,臉色瞬間變得十分凝重,剛剛那聲音,明顯是子彈飛過並擊中身邊物體的聲音。

趴在貓耳洞里,龍小凡一動也不敢動。誰知道對面是自己人,還是敵人?

一隻手撐著地面,感覺手掌下面有一絲硬物,龍小凡拿開手,抓住那個還有餘溫的東西,彈殼?

摸著還有一絲餘溫的彈殼,龍小凡差不多能猜到手裡拿著的是一發7.62毫米標準步槍彈。步槍能打那麼遠? 超級全能系統 扯蛋!對方使用的是一把可以使用標準步槍彈的狙擊槍!

「野狼,你在哪?我他媽遭遇槍手了!」

龍小凡胳膊肘撐著地面,一隻手拿著耳麥,一隻手握著狙擊槍,完全不具備夜視功能的狙擊槍,此刻拿在手裡,還不如一把燒火棍!

可笑的是連續蹲了自己幾天的野狼,突然特么的不靈了。難道,是自己跑的太遠了嗎?

「收到!」

野狼的語氣聽起來十分的急迫。

「冰,我的無人機在你對面一公里的山上發現了不明武裝人員。男,身高一米七二,穿著軍綠色衝鋒衣,手裡拿著的疑似M24狙擊槍,你懂我的意思吧?」

龍小凡待在貓耳洞里,就像聽野狼再講段子一樣,聽著他確認,對面那個槍手,不是自己人。而且,人家明顯是沖著自己來的!

M24由著名的雷明頓700BDL型步槍衍生而來,繼承了雷明頓700系列步槍閉鎖可靠。該槍是阿富汗,喬治亞等過個國家狙擊手喜歡使用的狙擊槍之一。

當然,這也是槍手喜歡使用的狙擊槍之一,因為它的槍膛不挑食,只要是7.62毫米的步槍彈,都可以使用。

「你跟我說這些幹什麼?是想嚇唬嚇唬老子,還是想讓老子自己拿著沒有夜視瞄準鏡的88去跟槍手干一仗?!」龍小凡氣急,語氣很不爽的說道:「媽的在基地旁邊干我,你確定不是咱們的人?」

特種部隊最願意搞得就是實戰演習,如果野狼說這就是一場演習,龍小凡一點也不覺得奇怪。

「去你媽的自己人,子彈如果偏離彈道五厘米,要的就是你的命! 慢慢慢慢愛上你 待著別動,我們的人正往那邊趕過去!」

龍小凡趴在狙擊點,如果不是道路上出現十幾輛武警的車輛,仍然不會相信野狼的話。這兒是哪?距離龍隱基地僅僅十五公里,雖然處在燕京郊區,但這兒好歹也是燕京城啊!

嘭!

龍小凡恨不得把腦袋埋進土裡,剛剛那一發子彈,恰好打在貓耳洞上面的一顆灌木上,清脆的撞擊聲,就好像子彈就打在自己身上一樣。

順著彈道,龍小凡當即扣動扳機。

嘭!嘭!嘭!

凌晨1:05分,子彈出膛的瞬間,一道光束就像流星一樣,朝著對面射了過去。

咻!

龍小凡趴在貓耳洞,肩膀上突然一陣酸痛,伸手摸了下肩膀,黏糊糊的血頓時把手弄成了血紅色。

「誰他媽讓你跟他對射的?你個傻子,槍手就是想引你出來!別動趴在那兒!」

還沒等自己彙報挂彩的消息,耳機里就響起野狼的罵聲。

聽起來,他似乎很不爽自己跟對方開槍對射!

龍小凡很不爽,媽的被人打也就算了,竟然還不能還手!

「我挂彩了!」龍小凡小聲說。

「草!」

野狼罵了一句:「待在那兒別動,我已經讓貓妖去接應你!」

黑夜中,野狼就像一頭飢餓的狼,他閃爍的眸子,似乎已經鎖定了目標。

暗夜,沒入雲彩的月光,讓原本還有一絲月色的地面,變得黑兮兮的,一時間伸手已不見五指。

一輛摩托車的馬達聲,在對面的山坡上響起。一個戴著頭盔,黑色手套,穿著皮衣的車手飛躍過山坡,緊接著對面的山上突然響起一陣激烈的槍聲。

野狼抱著狙擊槍,幾乎用上了平生最快的速度跑到了交火區域,舉槍瞄準。透過夜視瞄準鏡,一輛摩托車前,站著一名女子,女子面前的岩石上,躺著一名男子。男子身下散落著十幾顆彈殼,他身下還有一攤血。

野狼抱著槍跳下去,來到男子面前,看了眼地上的M24狙擊槍,抬頭看著女子:「隊長,可能有人盯上我們的人了。」

摘掉頭盔,冷月捋了捋頭髮:「不用那麼含蓄,是有人盯上龍小凡了。」

「他怎麼樣了?」

野狼拿著手電筒照著屍體,抬頭說道:「聽說挂彩了,我已經安排貓妖去接應他了。現在應該到山下了。」

一束亮光照亮龍小凡待的貓耳洞,一個輕快的步子走向貓耳洞。

「別動!」

龍小凡突然從背後竄出來,舉著槍瞄著走過來的人:「幹嘛的?」

「聽說你挂彩了,本姑奶奶好心好意來救你,看來你並不需要我的幫助,再見!」邵詩琪很不爽,轉身要走。

龍小凡一個跨步,接著倒向了邵詩琪的懷裡:「哎呀,好疼,我走不了路——」

邵詩琪拿著燈照了照龍小凡出血的肩膀,樂了:「貫穿傷,沒事兒,彈頭都沒留你身上。」

「——」

看邵詩琪樂的那樣,龍小凡跳樓的心都有了。小姐姐,都貫穿傷了,能不能正經點?

好在邵詩琪也不是完全沒有良心,從急救包里取出消炎水,幫他清理下傷口,隨後簡單的包紮了一下,丟下一句:「走吧。」一個人就走了。

龍小凡愣在原地,眼睛直勾勾的看著走遠的邵詩琪,都說女人心狠我還不信,這次是真的信了。

第二天上午,龍小凡已經躺在醫院裡了,手臂上還插、著軟針管,輸液器里的藥水,正一滴滴的流進自己的身體。

昨晚發生槍擊案的事兒似乎被封鎖了,媒體,電視,並沒有對昨晚的事情進行報道,倒是有不少人關注華夏某省小星星撞地球的事兒。

躺在醫院的病床上,龍小凡心情並不是很好。
「就是——」

「——」

龍小凡臉都綠了,一隻手抓住慕容戀雪的小手,一隻手抓住林若晨的胳膊,抬頭看著幸災樂禍的歐子峰,丫的,他是故意請這兩位小姐姐過來折騰自己的吧?

「我說,我說還不行嘛!」

龍小凡抓著兩個小姐姐的手,緊張地出了一身的冷汗,生怕一會不抓著兩位小姐姐的手,下一步就開始解自己褲子腰帶了。這種事兒,她們還真幹得出來。

長得帥,其實也是一種罪過。龍小凡心裡懺悔著,下輩子,千萬不要長得太帥。

「那支雇傭兵部隊不是我的,我只不過認識他們的老大夜天狼。曾經我被關押進監獄的時候認識了他,後來才知道,他是西部戰區某特種部隊退伍軍人。退伍后在東南亞做雇傭兵生意。」龍小凡說道。 夜天狼的雇傭兵在整個東南亞混得風生水起,知道蘇軾的父親定居在澳洲,龍小凡才想試試看他能不能幫上自己,沒想到的是夜天狼在澳洲還真有一支私人的武裝小組。

吃了午飯,龍小凡本來想把兩位小姐姐支開,但最後她們都不想走,硬是要跟著自己回酒店。

酒店地下一層一間小屋子裡,蘇小小被五花大綁著,站在窗口一直叫喊著,還指望著蘇軾過來救她回去。

順子大老遠的就看見龍小凡,歐子峰走過來,連忙掏出鑰匙打開鐵門。

待在屋裡的女人很不爽的說道:「我就知道你們會放老娘出去的,蘇總肯定不會放過你們,給老娘等著!」

說著,蘇小小還用肩膀碰了下順子。

「歐少,龍少。」

龍小凡走進狹小的房間,看著雙手被綁起來的蘇小小,她竟然一點沒有害怕的意思。大概,還幻想著蘇家一定會派人來救她吧。

就是不知道,眼前的蘇小小,如果知道她的蘇總就在剛剛,已經被嚇尿了,還會不會像現在一樣淡定。

「你們想幹什麼?」

看著房間里走進來幾個人,蘇小小扯著嗓子喊了一聲。

面對這個良心被狗吃了的女人,龍小凡也不願意跟她廢話什麼,抬頭看了眼站在身邊,玩味十足的兩位小姐姐,這才開口道:「兩位小姐姐不是缺少個玩具嗎?你們覺得這個怎麼樣?」

頓了頓,龍小凡繼續說道:「如果不夠的話,隔壁還有個男的。」

原本不是很開心的慕容戀雪,林若晨一聽隔壁還有個男的,兩個腐女瞬間開心了。

事實上,兩位小姐姐比自己會玩。把蘇小小交給她們,龍小凡心裡瞬間踏實了,如果要整治一個男的,他有一千種方式,但整女人,自己實在想不出什麼好辦法。

不得不說兩個小姐姐很會玩,一個電話叫來了十幾個姐們,把人拉到了屬於她們的地盤。不過,具體要讓蘇小小跟那個什麼志飛幹什麼,龍小凡沒有過問。

跟安晴見了個面,她恢復的不錯。安老住院之後,恢復的也非常好。歐子峰還專門找了戒毒所的專家,幫助安老戒毒。

次日下午,龍小凡躺在酒店的大堂里,就看到安晴發來的信息,資金迴流,安氏集團所面臨的危機迎刃而解,幾百億的資金一下子迴流,股票瞬間漲停。

晚上,安晴在皇家酒店最好的房間擺了一大桌子酒席,全是一些山珍海味,平時吃不到的東西。在座的也全是龍隱B組的戰友,跟林若晨,慕容戀雪兩個美女。

安晴從助理那兒接過一個信封,坐到龍小凡身邊,從裡面拿出6張酒店最頂級的鑽石黑卡,看了眼在座的幾位猛男,不好意思的看向龍小凡:「你來說吧,我不太好意思。」

龍小凡接過信封,給譚宏幾個戰友看了一下,笑著說:「兄弟們,我說過,包你們這兩天的吃喝玩樂,現在,即將歸隊了,我家安晴特意給大家準備了一個小禮物,就是這張黑卡!」

「龍小凡,你這玩笑就開大了哈!」譚宏頓時嚴肅了起來。

「就是,我聽說黑卡一張要幾百萬,你這是賄賂,我告訴你,冷總知道會把我們都槍斃了的!」

「——」

這時,套房的房門突然被人從外面推開了,迎面走進來一個好看的女子:「你們是不是傻?他手裡那張卡,出了這家酒店,什麼用處都沒有。」

熟悉的聲音,頓時令B組全組的隊員感到一陣窒息。

「起立。」

譚宏立即站了起來,緊接著其他幾個人也跟著站了起來。

「別鬧了,沒有穿軍裝,不用那麼正式。」冷月那張臉馬上就變了。

安晴連忙拉著冷月的小手坐下:「我還以為你不來了呢。」

「怎麼可能,我的兵都在這兒混吃混喝,我怎麼可能不過來看看。」冷月往那兒一坐,整個套房氣溫似乎瞬間降了幾十度,連個說話的人都沒有了。

「行了,這次出來吃飯,不談正事。我借安晴這頓飯,也算是為你們慶功了。」冷月舉起酒杯,一點也不怯場。

這一下子就把龍小凡給看呆了。她冷月就算認識安晴,也不過只是見過一面而已,不可能這麼熟吧?而且,慕容戀雪和林若晨看見她,就像見了大姐姐一樣。

「不是,你們什麼時候認識的?」龍小凡疑惑的問道。

「早就認識了呀。」林若晨偷笑著:「我們不但認識,還知道你認了月兒姐做了乾媽。哎呦呦,這麼一說,你跟我們姐妹兒還差著一輩呢,快叫聲姨!」

「我是大姨!」

「那我是二姨!」

龍小凡坐在原地兒,一臉大寫的懵逼。今天這頓飯,吃的是不是也太沒意思了?又被她們給耍了!

筷子一扔,「你們自己玩吧。」說完,龍小凡起身要走。

「哎呦,開個玩笑都不行。」林若晨一個健步給拉了回來:「我們就是想整你一下!」

龍小凡這才鬆了口氣,吃完飯,給兄弟們每個人發了張黑卡。拿著這張卡,來皇家酒店吃飯,永遠都不用付錢。而且,想吃什麼吃什麼。

全國擁有這張卡的人,只有兩位數。

吃過晚飯,龍小凡跟安晴她們打了個招呼,跟著冷月回基地了。原本以為回到基地,能睡個好覺,但卻被冷月單獨叫進了房間。

回到房間,冷月打開燈。

「說說吧,澳洲的部隊是什麼情況?」一進門,冷月就直接引出找龍小凡的目的。作為一名特種兵,每天除了吃飯睡覺不用彙報,其它的事情,必須完完全全的向上級彙報。

龍小凡站在門口,看著冷月換下鞋走進裡屋,他自己卻動也不敢動。

隱瞞了那麼大的事兒,肯定不能說完就完了。弄不好,挨揍都是輕的。

冷月回頭看了看龍小凡,不爽道:「站那兒幹嘛,進來啊!」

龍小凡這才敢進屋,只見冷月脫了外套丟到床上,拉了張凳子坐下,那一雙眸子,像看犯人一樣盯著自己。

「說說吧,怎麼回事?」

龍小凡把如何認識夜天狼,後來又在上次境外執行任務時,請他幫忙的事兒說了一遍。 第0161章

本來以為冷月會把自己教訓一頓,然後關禁閉去。但最後沒說什麼,直接讓自己回去了。龍小凡回到宿舍,心裡一直不踏實。

好在接下來的幾天,都沒有發生什麼事兒。除了正常的基礎訓練,每天抽空打掃一下豬舍,擦擦槍,便是正常的軍事訓練。

安晴那邊有林若晨,歐子峰他們照顧著,龍小凡也不擔心會發生什麼意外。在基地的每一天,除了日常的軍事訓練,他還要自己背著狙擊槍,從晚上九點,找地方貓起來,一直到凌晨零點。

傷愈歸隊的野狼,每天拿著望遠鏡,跟在自己屁股後面,就像敖鷹一樣,跟自己幹上了。

縱使背著狙擊槍,走再遠的路,躲在最不容易被人發現的地方,只要眼睛一閉上,不超過三分鐘,耳機里就會響起讓人頭疼的電流聲,簡直殘暴到極致。

距離基地十五公裡外的荒山上,龍小凡故意挖了個貓耳洞,洞的上面蓋了些雜草,樹葉,然後躲在裡面,只露個眼睛和槍口在外面,盯著繁華的大都市,車水馬龍的快速公路,忍耐著寂寞和無聊。

自從進入龍隱基地以來,龍小凡第一次背著武器,跑出基地十五公裡外那麼遠。光是這15公里,他就跑了一個半小時,到達理想位置的時候,全身上下幾乎都濕透了。

其實也沒什麼想法,就是想看看,野狼是怎麼找到自己的。總感覺他長了一個狼鼻子,無論走到哪,都能被他知道。

故意閉上眼睛,幾分鐘后,龍小凡睜開眼,耳機里沒有任何聲音,只是,正對著自己的那座小山上,閃了一抹亮光,那亮光很快就消失了。

龍小凡連忙挪動狙擊步槍,瞄著那一束光消失的地方。只可惜這次出來帶的不是具備夜視瞄準鏡的八八式狙擊步槍,瞄著對面,黑乎乎的一片,什麼都看不見。

難道是野狼?

龍小凡心裡一驚,從基地到這兒有十五公里那麼遠,他如果跟上來,早應該被自己發現了。

狙擊鏡里的十字水平儀瞄著對面的小山,雖然光線只能追溯到路燈燈光下面,但龍小凡還是十分想知道,剛剛對面閃光的人,是什麼人。

瞄了幾分鐘,仍然沒看出什麼苗頭,龍小凡掀開背上的雜草,一隻手按在地上,準備站起來拿著手電筒照一照。

「咻!」

一聲令他全身麻木的聲音從耳邊響起,龍小凡迅速把頭埋到貓耳洞里,臉色瞬間變得十分凝重,剛剛那聲音,明顯是子彈飛過並擊中身邊物體的聲音。

趴在貓耳洞里,龍小凡一動也不敢動。誰知道對面是自己人,還是敵人?

一隻手撐著地面,感覺手掌下面有一絲硬物,龍小凡拿開手,抓住那個還有餘溫的東西,彈殼?

摸著還有一絲餘溫的彈殼,龍小凡差不多能猜到手裡拿著的是一發7.62毫米標準步槍彈。步槍能打那麼遠? 超級全能系統 扯蛋!對方使用的是一把可以使用標準步槍彈的狙擊槍!

「野狼,你在哪?我他媽遭遇槍手了!」

龍小凡胳膊肘撐著地面,一隻手拿著耳麥,一隻手握著狙擊槍,完全不具備夜視功能的狙擊槍,此刻拿在手裡,還不如一把燒火棍!

可笑的是連續蹲了自己幾天的野狼,突然特么的不靈了。難道,是自己跑的太遠了嗎?

「收到!」

野狼的語氣聽起來十分的急迫。

「冰,我的無人機在你對面一公里的山上發現了不明武裝人員。男,身高一米七二,穿著軍綠色衝鋒衣,手裡拿著的疑似M24狙擊槍,你懂我的意思吧?」

龍小凡待在貓耳洞里,就像聽野狼再講段子一樣,聽著他確認,對面那個槍手,不是自己人。而且,人家明顯是沖著自己來的!

M24由著名的雷明頓700BDL型步槍衍生而來,繼承了雷明頓700系列步槍閉鎖可靠。該槍是阿富汗,喬治亞等過個國家狙擊手喜歡使用的狙擊槍之一。

當然,這也是槍手喜歡使用的狙擊槍之一,因為它的槍膛不挑食,只要是7.62毫米的步槍彈,都可以使用。

「你跟我說這些幹什麼?是想嚇唬嚇唬老子,還是想讓老子自己拿著沒有夜視瞄準鏡的88去跟槍手干一仗?!」龍小凡氣急,語氣很不爽的說道:「媽的在基地旁邊干我,你確定不是咱們的人?」

特種部隊最願意搞得就是實戰演習,如果野狼說這就是一場演習,龍小凡一點也不覺得奇怪。

「去你媽的自己人,子彈如果偏離彈道五厘米,要的就是你的命! 慢慢慢慢愛上你 待著別動,我們的人正往那邊趕過去!」

龍小凡趴在狙擊點,如果不是道路上出現十幾輛武警的車輛,仍然不會相信野狼的話。這兒是哪?距離龍隱基地僅僅十五公里,雖然處在燕京郊區,但這兒好歹也是燕京城啊!

嘭!

龍小凡恨不得把腦袋埋進土裡,剛剛那一發子彈,恰好打在貓耳洞上面的一顆灌木上,清脆的撞擊聲,就好像子彈就打在自己身上一樣。

順著彈道,龍小凡當即扣動扳機。

嘭!嘭!嘭!

凌晨1:05分,子彈出膛的瞬間,一道光束就像流星一樣,朝著對面射了過去。

咻!

龍小凡趴在貓耳洞,肩膀上突然一陣酸痛,伸手摸了下肩膀,黏糊糊的血頓時把手弄成了血紅色。

「誰他媽讓你跟他對射的?你個傻子,槍手就是想引你出來!別動趴在那兒!」

還沒等自己彙報挂彩的消息,耳機里就響起野狼的罵聲。

聽起來,他似乎很不爽自己跟對方開槍對射!

龍小凡很不爽,媽的被人打也就算了,竟然還不能還手!

「我挂彩了!」龍小凡小聲說。

「草!」

野狼罵了一句:「待在那兒別動,我已經讓貓妖去接應你!」

黑夜中,野狼就像一頭飢餓的狼,他閃爍的眸子,似乎已經鎖定了目標。

暗夜,沒入雲彩的月光,讓原本還有一絲月色的地面,變得黑兮兮的,一時間伸手已不見五指。

一輛摩托車的馬達聲,在對面的山坡上響起。一個戴著頭盔,黑色手套,穿著皮衣的車手飛躍過山坡,緊接著對面的山上突然響起一陣激烈的槍聲。

野狼抱著狙擊槍,幾乎用上了平生最快的速度跑到了交火區域,舉槍瞄準。透過夜視瞄準鏡,一輛摩托車前,站著一名女子,女子面前的岩石上,躺著一名男子。男子身下散落著十幾顆彈殼,他身下還有一攤血。

野狼抱著槍跳下去,來到男子面前,看了眼地上的M24狙擊槍,抬頭看著女子:「隊長,可能有人盯上我們的人了。」

摘掉頭盔,冷月捋了捋頭髮:「不用那麼含蓄,是有人盯上龍小凡了。」

「他怎麼樣了?」

野狼拿著手電筒照著屍體,抬頭說道:「聽說挂彩了,我已經安排貓妖去接應他了。現在應該到山下了。」

一束亮光照亮龍小凡待的貓耳洞,一個輕快的步子走向貓耳洞。

「別動!」

龍小凡突然從背後竄出來,舉著槍瞄著走過來的人:「幹嘛的?」

「聽說你挂彩了,本姑奶奶好心好意來救你,看來你並不需要我的幫助,再見!」邵詩琪很不爽,轉身要走。

龍小凡一個跨步,接著倒向了邵詩琪的懷裡:「哎呀,好疼,我走不了路——」

邵詩琪拿著燈照了照龍小凡出血的肩膀,樂了:「貫穿傷,沒事兒,彈頭都沒留你身上。」

「——」

看邵詩琪樂的那樣,龍小凡跳樓的心都有了。小姐姐,都貫穿傷了,能不能正經點?

好在邵詩琪也不是完全沒有良心,從急救包里取出消炎水,幫他清理下傷口,隨後簡單的包紮了一下,丟下一句:「走吧。」一個人就走了。

龍小凡愣在原地,眼睛直勾勾的看著走遠的邵詩琪,都說女人心狠我還不信,這次是真的信了。

第二天上午,龍小凡已經躺在醫院裡了,手臂上還插、著軟針管,輸液器里的藥水,正一滴滴的流進自己的身體。

昨晚發生槍擊案的事兒似乎被封鎖了,媒體,電視,並沒有對昨晚的事情進行報道,倒是有不少人關注華夏某省小星星撞地球的事兒。

躺在醫院的病床上,龍小凡心情並不是很好。
Свернуть

Уважаемые пользователи! Администрация сайта «Реальные отзывы» убедительно просит предоставлять конкретные факты (номер, дату заказа и проч.), чтобы мы не сочли ваш отзыв наговором конкурентов. Благодарим за понимание. Не подкрепленные фактами отзывы будут удаляться как неинформативные.

Оставить отзыв

Имя (обязательно):
Электропочта (не обязательно):

негативный отзыв нейтральный отзыв положительный отзы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