Сайты » Онлайн-сервисы

語落,流

離卻是絲毫沒有在意,而是扯開嘴角笑道:“難道要讓流離在門外等候?莫非這就是六王府的待客之道?”

這個男人總是要如此,也不怪她戲弄於他了。

司尋掃了一眼故作冷靜的流離,對上她那猶如星星般明亮的眼眸,他竟然感覺格外的舒心,沉默了半響,壓下心底那股異樣的感覺,繼而大步走入書房。

流離對一臉擔憂的婉眉搖了搖頭,示意婉眉在門外等候,而她則獨自一人進入書房。

“我不是有意要闖入你的書房,婉眉說王爺熱衷詞曲於是我便想着找王爺藉着看看而已,如果冒犯了王爺,流離委實有些抱歉。”流離安靜的站在桌案前,誠懇的解釋道。

畢竟今日只是,是她失禮了,欠考慮了。

雖說,這個男人很可惡,但是畢竟每個人都有自己生活的方式。

於情於理她都是應該道歉的,流離沒有囂張跋扈的資本,更何況她也不是那樣跋扈的女人。

他隨意的拿起了一盞茶,也並不飲而是靜靜的聽着流離說話,這個女人如此低眉順眼的模樣到令他有些訝然了,畢竟,她時刻都是一幅帶着刺的模樣。

“罷了,你要尋些什麼書自己去取吧。”不知何故,他竟然也收起了他的冷漠,而是溫和的說道。

對於和沁瓷有關的人,他始終無法忘懷,更何況她的眉眼竟然是那般的與沁瓷相像。

那天,他彈琴,她翩翩起舞的樣子更是像極了沁瓷,只是沁瓷何嘗會如此冷言冷語的對待他?

流離也不作答而是去書架便尋書去了,她連走路的模樣也是十分的謹慎,與這個

男人單獨呆在一起,她的心一刻也不得放鬆。

寂靜的空氣流流動着一股不同尋常的氣息,淡淡的茶香蔓延開來更讓人有些驚詫。

看着流離有些小心翼翼的動作,他卻是忽的開口問道:“你很怕我?”

似玩笑卻又是自嘲,話音剛落, “嘭!”流離手中的書猛的摔落在地上,靜靜躺在她的腳邊。

“沒有。”流離反射性的回答道,繼而慌亂的撿起地上的書,眼眸閃過來不及掩飾的驚愕。

看着流離如此驚慌的模樣,司尋卻是難得的好心情,“呵呵,若是不怕,這書爲何會掉落在地上?”

待她回過神來之時,他已經站在了她的面前,高大的身軀遮擋住了她的視線。

他眼角微動,帶着一些迷離,眼角含笑的挑逗着面前面色通紅的女人,只是那抹溫柔卻並未蔓延到他深邃的眼裏。

在流離呆愣之際,他卻是一手摟住了流離的纖腰,眼裏不再是冰冷而是勾魂。

“王爺,請自重。”流離定了定心神,將眼裏的慌亂隱去,一臉鎮靜的看着司尋。

她被他禁錮在他的懷裏,他的力道如此之大任她如何也動彈不了半分,這個男人不是一向皆是冰冷的麼?

聞言,他嘴角的笑意更甚,眸光一轉,一把推開了流離,眼裏一片陰冷,仿若剛剛的那個人不是他一般。

“不論你是何種原因接近本王,你最好安分守己,否則皖西院裏的沐夏……”他的話雖未說完,他的眼神早已經告訴她一切,他是在用沐夏威脅她。

而他也恰好的掌握住了她的命門,便是沐夏!

(本章完) 只是,令她不解的是他爲什麼會如此說?她不過是一介草民而已也對他做不了什麼。

“王爺請放一百個心,壽宴一過流離自會帶着沐夏離開。”

說完流離便拿着書轉身離開了書房,這個男人是在懷疑她。

她明明什麼都沒有做,她終於明白相信也是那樣的奢侈。

“參見主子。”待到流離離開之後,窗外卻是飛進來一位身着黑色勁裝的男子,男子面容清秀,渾身透着一股冷峻之氣,黑色的瞳孔裏倒映着窗邊司尋的身影。

他微微點頭,神色凝重的道:“千骨,調查清楚了麼?”

“回稟主子,她是十一年前風家村的遺孤,年僅八歲。”名叫千骨的男子恭敬的回答道。

聞言,司尋的眉頭微微皺了皺,“莫非是十一年前全村被滅口的延城風家村?”

在大雲國境內最悽慘的便是延城風家村,整個風家村四百五十八口人皆在一夜之間被滅門,是夜,風家村還被一把大火燒盡化爲灰燼。

陸先生又進黑名單了 傳言,風家村裏的人無論老弱婦孺皆無一倖免,而流離若是風家村的人,竟然能夠僥倖活了下來,是運氣還是詭異?

“是。”

“可有查到爲何風家村會被滅村?就只能查到她出自於風家村?本王要知道更加詳細的信息。”司尋斂了斂神色,再次開口道。

他之所以會對風家村那樁慘案如此的熟悉,而是因爲當年正是他在調查此案,不過卻始終渺無音訊。

任他如何努力也只能查到滅風家村的兇手並不是只有一路人馬,其中一路人馬來自豫國另外一路人馬他始終也無法查出。

風家村裏究竟藏着怎樣不可告人的祕密?竟然讓豫國的人也介入其中。

線索斷了,這案子便一直擱置着,如今風家村竟然有遺孤,這案子必須破!

千骨略微定了定心神,道:“風家村被滅村之後她便淪落爲乞丐,而後不知何緣故又被寧小姐收入護國府做婢女,不久之後,寧將軍發現她手臂上有筲國細作的白蓮花便要將她處死,後來被寧公子放走。”

“白蓮花?”司尋挑眉道,眼底逐漸浮現起了一抹笑意。

雖說筲國人民喜愛白蓮花,但是大雲國的子民也不乏愛白蓮者,若非因此而定罪,那豈不是太草率了?

“是的。”

“去查查是何人將她引進護國府的。”他知道寧萱是不會輕易帶人回府的,除非還有些事情是他不知道的。

“是。”千骨沉聲應道。

“另外……”司尋欲言又止,眉宇間的神色有些隱忍,“另外去清洲行宮看看公主,告訴她,我很快就會接她回雲都。”

他是不能親自去看沁瓷的,暗衛回來說她的情況愈發的不好了,沁瓷,一定要堅持住。

六哥哥就要來了。

五年前,他負了她,只是希望可以光明正大的在一起。

但願,如今來得及。

五年前,沁瓷爲他寧願選擇終生囚禁在行宮裏,也不願意說不愛他。

他卻傷了她,如今他不乞求她的原諒,只是希望可以將她從孤獨與絕望之中解救出來。

只是,當他見到那日夜思念的容顏時,卻退卻了。

她用她最美麗的年華守候着他們的愛情,即使是不倫的。

當他見到那滿頭白發的人兒時,愛竟然是那樣的沉重。

(本章完) 司機便把車停在了路邊,這是個商業區,夜晚逛街的人還挺多。

她剛跨出去一步打算溜走就聽見身側有人冷漠開口:“去哪兒?”

接着她的手被人拉起,力度控制的很好,不會弄疼她又不會讓她掙脫開,顧北央瞪眼不爽的看着宋啓之,對方顯然不打算跟她多廢話,拉着人就往商場走。

“喂,我們又不認識,你要幹嘛?”顧北央還在掙扎着。

這次宋啓之突然頓住了腳,接着轉身眼神銳利的盯着顧北央,對方被他看的心中一怔,能明顯的察覺到那冷淡的面上有一股怒氣在蔓延。

“想不起來我不怪你,這次我會給你足夠的時間去記起來!”就在顧北央感到他要發怒的時候,宋啓之卻閉眼深吸了一口氣,瞬息之間把周身的氣勢都壓了下去,說了句沒頭沒腦的話後拉着她往電梯口走。

有人正等在門口,見到他們恭敬上前:“宋先生,我們都已經準備好了。”

宋啓之淡淡嗯了一聲,接着一甩手把顧北央拉到了爲首女人的面前,蹙眉不爽的道:“把她這該死的衣服給我換了,還有那些妝容,全部洗了!”

女人恭敬的點頭,身後跟着的員工接過顧北央,將她如衆星捧月一般推上了電梯。

宋啓之長長舒了一口氣,從側面走來一個穿黑色西裝的眼鏡男,將手上的東西遞到了宋啓之面前,低聲道:“總裁,查明白了,顧老爺子的遺囑確實有被修改過的痕跡。”

宋啓之淡淡嗯了一聲,翻看了幾頁資料之後開口道:“先別動。”

對方點點頭,拿好資料退開,整個人的行蹤來去無影一般。

顧北央被帶上了專有的換衣室,先是被按着卸了邪魅妖嬈的妝容,隨後領頭的女人拿過來一件衣服開口道:“顧小姐,需要我們幫你換嗎?”

顧北央無力的看了一眼,才發現對方手上的衣裳居然是一套運動裝!

她瞪大了眼不可思議的叫道:“我換這個?你們確定沒拿錯衣服?”

女人得體標準的笑容告訴顧北央她沒有拿錯。

“我不穿!誰現在穿這種運動裝!我又不是去運動!你們這邊有後門嗎?我要走了!”

“對不起,顧小姐,宋先生說如果您不配合的話,他會主動上來幫您的。”

顧北央一聽怒了了,大吼:“他這是耍流氓,我可以報警抓他的!我手機呢?”

女人往後退了一步:“顧小姐,我希望您不要爲難我們的工作!”

“我爲難你們?現在顯然是外面那個我不認識的人在爲難我!”顧北央怒不可遏,死死的盯着女人。

女人顯得很淡定,微微淺笑一點兒也沒有不爽的意思:“顧小姐,如果我是您,我會換上這身衣服然後跟宋先生出去共進晚餐,報警是沒用的。”

“爲什麼!”顧北央大吼:“我根本不認識他,他把我綁到了這裏來,還強迫我換衣服!我完全可以起訴他。”

女人依舊笑:“因爲他是宋啓之!”

顧北央眨了眨眼睛,想要確定對方是不是在說笑,現在還有這樣裝13的人了嗎?

“呵呵!”顧北央尷尬的笑了一聲,拉了下抹胸的裙子,推開面前的女人,準備離開。

女人後退一步擋住她的去路:“顧小姐,容我提醒您,沒有宋先生的吩咐,您是離不開的。”

“是嗎?”

“是!因爲他是宋啓之!”

(本章完) 聞言,千骨的神色卻是黯了幾分,“是。”

“千骨,下去吧。”司尋疲憊的擺了擺手揮退了千骨,透過隱約可見的曼陀羅,彷彿他又看見另一個自己,爲權利不折手段,爲皇位放棄此生摯愛。

那是怎樣備受煎熬的地獄,一刻一刻的消磨着他的決心,總有一天,他會讓所人俯首!

即使是他的父皇,他依舊不會手下留情。

黎館

夜晚的花街柳巷更是燈火闌珊,隨處可聞的打鬧聲、風塵女子的嬉笑之聲,有人認爲這是最不堪的地方,最污穢的地方,可是她依舊在此久久不願意離開。

黎館的門前,黎姬依舊是那日的一身紅紗,明亮的雙眼急切的望着門外人來人往的道路上。

淡白色的月光散落在她白玉無瑕的臉頰上,惹人遐想。

黎館第一花魁,親自在黎館門口迎接,此人身份地位自然是不一般的。

帝都無人不知、無人不曉,大雲第一公子雲堯乃是花魁的入幕之賓,更有傳言雲堯鍾情花魁黎姬,無奈迫於雲老爺子而不敢將黎姬迎娶回雲府。

終於在黎姬的熱烈的期盼之下,那俊美的如同天神降世一樣的男子才緩步而來,他的出現本身就是一個驚豔,驚豔了人間、就連那夜空上的明月也爲他的俊美所折服。

雲堯一襲白衣漫步在冰冷的月色之下,美得有些讓人難過,卻又是那樣撕心裂肺的美麗。

讓人不得不望而止步,雲堯的存在本身就是一個神話,如此的容貌俊美的男子世間罕有。

黎姬即使與他相處過多次,每次見他也還是忍不住爲他所折服,忍不住的失神。

“黎姬,久候了。”待他走到她面前之時嘴脣微張便說道,他的話如同一股清泉般緩緩流入她的心田,讓人如沐春風般的舒服。

語落,她似乎也回過神來,道:“公子能來便是黎姬的福氣,請!”

黎姬雖是黎館中最美豔之人,更有着她獨特的風情,但,在雲堯面前她似乎也失去了本身驕傲的顏色。

隨後,黎姬便引着雲堯往她的住所而去,雲堯是大雲的丞相,鴇母又何嘗不是識相之人自然是不敢多加阻攔的。

雲堯隨意一掃底下熙熙攘攘的人羣,眼眸裏略帶疑惑,“黎姬,今日的黎館可謂是人山人海。”

話音剛落,黎姬不由得掩嘴一笑,瞧了一眼底下,道:“黎館裏哪日不是人山人海?”

“公子不知,黎館裏新來了一位姑娘,這位姑娘可真是國色天香,舞姿更是絕色,今夜的這些人皆是衝着新來的姑娘來的。”黎姬解釋道。

聞言,雲堯釋然,“比起黎姬如何?”

“自然是有過之而無不及。”黎姬謙虛的回答道。

正當兩人走上閣樓之時,底下的人羣卻是大聲呼喊起來:“蘭卿……蘭卿……”

這叫喊聲卻是讓雲堯駐足在閣樓上,凝視着那從天而降的白衫女子,七彩的花瓣伴隨着白衫女子的落下,而漫天的飛舞,好不美麗的場景。

白衫女子並未停留在花臺之上,而是拉着那白色的綢帶在人羣中飛舞起來,猶如一隻誤落凡塵的精靈一般。

白衫女子彷彿察覺到了有人的注視,一個轉頭便直直的對上了閣樓上的雲堯的眼睛。

他的眼睛仿若一潭深深的湖水一樣的靜謐,卻帶着一股致命的吸引力,讓她逐漸迷失在那樣一雙深幽的眼睛裏。

黎姬見着白衫女子竟然如此目不轉睛的望着自己的身旁的雲堯,臉上閃過幾分不自然的神色。

雲堯微微一笑,這個女子的眼睛像極了一個人,他甚至感覺這名叫蘭卿的女子就是她!

一樣的清澈而又落寞,也帶着一絲絲的感傷。

(本章完) 顧北央有些氣急敗壞,卻不得不聽話讓那羣女人在自己身上動來動去,卸掉妖媚的妝容,在扒掉一身的性感的晚禮服,出來的時候她幾乎都已經不認識自己了。

馬尾辮,白色T恤加上白色運動褲,腳上踩着一雙帆布鞋,這一身,顧北央已經好幾年沒穿過。

如今這麼一看,似乎……清純的還挺像那麼回事的。

之前領着她上樓的女人站在電梯口迎着她下去,偌大的商場此刻幾乎是沒人的,宋啓之坐在邊緣貴賓休息區的沙發上,手工裁製的西裝已經脫了下來,挽起白色襯衫的袖口,領口處解了三個釦子,整個人呈現出一股慵懶的姿態,正看着手上的文件。

“宋先生。”

宋啓之回過神,深邃的眼神掃了一眼跟在女人身後的顧北央,嘴角不動聲色的彎了一下,片刻收回視線起身一言不發的拉着顧北央往外走。

身後的人恭敬送行,而宋啓之的助理忙把那些散落在茶几上的資料收拾好跟了上來。

“你到底想幹什麼?”顧北央有氣無力的任由對方再次把她推上車,這次換了一輛,並沒有司機。

宋啓之幫顧北央系好安全帶,動作很輕柔,顧北央也不扭捏,雖然她從小不是在顧家被當做小姐養起來的,可這麼多年算是被軟禁的生活,過得也是衣來伸手飯來張口的日子,對於別人這種伺候並沒有覺得有什麼不妥。

“吃飯。”宋啓之淡淡開口,車已經穩穩的開了出去。

不知道爲什麼,顧北央覺得這個男人的心情似乎變得好了一些。

“我不是很餓,你送我回國際酒店吧,我累了,想回去睡覺。”顧北央昨晚被折騰一晚,再加上中午本來就沒吃多少,剛剛又被人翻來覆去的清理了一番,早就餓的前胸貼後背了。

可是她一萬個不願意跟這個莫名其妙的男人待在一起,回來之前,她算是把燕京所有的勢力大致摸了清楚。

宋家宋啓之……

這個男人絕對不是自己能去招惹的。
離卻是絲毫沒有在意,而是扯開嘴角笑道:“難道要讓流離在門外等候?莫非這就是六王府的待客之道?”

這個男人總是要如此,也不怪她戲弄於他了。

司尋掃了一眼故作冷靜的流離,對上她那猶如星星般明亮的眼眸,他竟然感覺格外的舒心,沉默了半響,壓下心底那股異樣的感覺,繼而大步走入書房。

流離對一臉擔憂的婉眉搖了搖頭,示意婉眉在門外等候,而她則獨自一人進入書房。

“我不是有意要闖入你的書房,婉眉說王爺熱衷詞曲於是我便想着找王爺藉着看看而已,如果冒犯了王爺,流離委實有些抱歉。”流離安靜的站在桌案前,誠懇的解釋道。

畢竟今日只是,是她失禮了,欠考慮了。

雖說,這個男人很可惡,但是畢竟每個人都有自己生活的方式。

於情於理她都是應該道歉的,流離沒有囂張跋扈的資本,更何況她也不是那樣跋扈的女人。

他隨意的拿起了一盞茶,也並不飲而是靜靜的聽着流離說話,這個女人如此低眉順眼的模樣到令他有些訝然了,畢竟,她時刻都是一幅帶着刺的模樣。

“罷了,你要尋些什麼書自己去取吧。”不知何故,他竟然也收起了他的冷漠,而是溫和的說道。

對於和沁瓷有關的人,他始終無法忘懷,更何況她的眉眼竟然是那般的與沁瓷相像。

那天,他彈琴,她翩翩起舞的樣子更是像極了沁瓷,只是沁瓷何嘗會如此冷言冷語的對待他?

流離也不作答而是去書架便尋書去了,她連走路的模樣也是十分的謹慎,與這個

男人單獨呆在一起,她的心一刻也不得放鬆。

寂靜的空氣流流動着一股不同尋常的氣息,淡淡的茶香蔓延開來更讓人有些驚詫。

看着流離有些小心翼翼的動作,他卻是忽的開口問道:“你很怕我?”

似玩笑卻又是自嘲,話音剛落, “嘭!”流離手中的書猛的摔落在地上,靜靜躺在她的腳邊。

“沒有。”流離反射性的回答道,繼而慌亂的撿起地上的書,眼眸閃過來不及掩飾的驚愕。

看着流離如此驚慌的模樣,司尋卻是難得的好心情,“呵呵,若是不怕,這書爲何會掉落在地上?”

待她回過神來之時,他已經站在了她的面前,高大的身軀遮擋住了她的視線。

他眼角微動,帶着一些迷離,眼角含笑的挑逗着面前面色通紅的女人,只是那抹溫柔卻並未蔓延到他深邃的眼裏。

在流離呆愣之際,他卻是一手摟住了流離的纖腰,眼裏不再是冰冷而是勾魂。

“王爺,請自重。”流離定了定心神,將眼裏的慌亂隱去,一臉鎮靜的看着司尋。

她被他禁錮在他的懷裏,他的力道如此之大任她如何也動彈不了半分,這個男人不是一向皆是冰冷的麼?

聞言,他嘴角的笑意更甚,眸光一轉,一把推開了流離,眼裏一片陰冷,仿若剛剛的那個人不是他一般。

“不論你是何種原因接近本王,你最好安分守己,否則皖西院裏的沐夏……”他的話雖未說完,他的眼神早已經告訴她一切,他是在用沐夏威脅她。

而他也恰好的掌握住了她的命門,便是沐夏!

(本章完) 只是,令她不解的是他爲什麼會如此說?她不過是一介草民而已也對他做不了什麼。

“王爺請放一百個心,壽宴一過流離自會帶着沐夏離開。”

說完流離便拿着書轉身離開了書房,這個男人是在懷疑她。

她明明什麼都沒有做,她終於明白相信也是那樣的奢侈。

“參見主子。”待到流離離開之後,窗外卻是飛進來一位身着黑色勁裝的男子,男子面容清秀,渾身透着一股冷峻之氣,黑色的瞳孔裏倒映着窗邊司尋的身影。

他微微點頭,神色凝重的道:“千骨,調查清楚了麼?”

“回稟主子,她是十一年前風家村的遺孤,年僅八歲。”名叫千骨的男子恭敬的回答道。

聞言,司尋的眉頭微微皺了皺,“莫非是十一年前全村被滅口的延城風家村?”

在大雲國境內最悽慘的便是延城風家村,整個風家村四百五十八口人皆在一夜之間被滅門,是夜,風家村還被一把大火燒盡化爲灰燼。

陸先生又進黑名單了 傳言,風家村裏的人無論老弱婦孺皆無一倖免,而流離若是風家村的人,竟然能夠僥倖活了下來,是運氣還是詭異?

“是。”

“可有查到爲何風家村會被滅村?就只能查到她出自於風家村?本王要知道更加詳細的信息。”司尋斂了斂神色,再次開口道。

他之所以會對風家村那樁慘案如此的熟悉,而是因爲當年正是他在調查此案,不過卻始終渺無音訊。

任他如何努力也只能查到滅風家村的兇手並不是只有一路人馬,其中一路人馬來自豫國另外一路人馬他始終也無法查出。

風家村裏究竟藏着怎樣不可告人的祕密?竟然讓豫國的人也介入其中。

線索斷了,這案子便一直擱置着,如今風家村竟然有遺孤,這案子必須破!

千骨略微定了定心神,道:“風家村被滅村之後她便淪落爲乞丐,而後不知何緣故又被寧小姐收入護國府做婢女,不久之後,寧將軍發現她手臂上有筲國細作的白蓮花便要將她處死,後來被寧公子放走。”

“白蓮花?”司尋挑眉道,眼底逐漸浮現起了一抹笑意。

雖說筲國人民喜愛白蓮花,但是大雲國的子民也不乏愛白蓮者,若非因此而定罪,那豈不是太草率了?

“是的。”

“去查查是何人將她引進護國府的。”他知道寧萱是不會輕易帶人回府的,除非還有些事情是他不知道的。

“是。”千骨沉聲應道。

“另外……”司尋欲言又止,眉宇間的神色有些隱忍,“另外去清洲行宮看看公主,告訴她,我很快就會接她回雲都。”

他是不能親自去看沁瓷的,暗衛回來說她的情況愈發的不好了,沁瓷,一定要堅持住。

六哥哥就要來了。

五年前,他負了她,只是希望可以光明正大的在一起。

但願,如今來得及。

五年前,沁瓷爲他寧願選擇終生囚禁在行宮裏,也不願意說不愛他。

他卻傷了她,如今他不乞求她的原諒,只是希望可以將她從孤獨與絕望之中解救出來。

只是,當他見到那日夜思念的容顏時,卻退卻了。

她用她最美麗的年華守候着他們的愛情,即使是不倫的。

當他見到那滿頭白發的人兒時,愛竟然是那樣的沉重。

(本章完) 司機便把車停在了路邊,這是個商業區,夜晚逛街的人還挺多。

她剛跨出去一步打算溜走就聽見身側有人冷漠開口:“去哪兒?”

接着她的手被人拉起,力度控制的很好,不會弄疼她又不會讓她掙脫開,顧北央瞪眼不爽的看着宋啓之,對方顯然不打算跟她多廢話,拉着人就往商場走。

“喂,我們又不認識,你要幹嘛?”顧北央還在掙扎着。

這次宋啓之突然頓住了腳,接着轉身眼神銳利的盯着顧北央,對方被他看的心中一怔,能明顯的察覺到那冷淡的面上有一股怒氣在蔓延。

“想不起來我不怪你,這次我會給你足夠的時間去記起來!”就在顧北央感到他要發怒的時候,宋啓之卻閉眼深吸了一口氣,瞬息之間把周身的氣勢都壓了下去,說了句沒頭沒腦的話後拉着她往電梯口走。

有人正等在門口,見到他們恭敬上前:“宋先生,我們都已經準備好了。”

宋啓之淡淡嗯了一聲,接着一甩手把顧北央拉到了爲首女人的面前,蹙眉不爽的道:“把她這該死的衣服給我換了,還有那些妝容,全部洗了!”

女人恭敬的點頭,身後跟着的員工接過顧北央,將她如衆星捧月一般推上了電梯。

宋啓之長長舒了一口氣,從側面走來一個穿黑色西裝的眼鏡男,將手上的東西遞到了宋啓之面前,低聲道:“總裁,查明白了,顧老爺子的遺囑確實有被修改過的痕跡。”

宋啓之淡淡嗯了一聲,翻看了幾頁資料之後開口道:“先別動。”

對方點點頭,拿好資料退開,整個人的行蹤來去無影一般。

顧北央被帶上了專有的換衣室,先是被按着卸了邪魅妖嬈的妝容,隨後領頭的女人拿過來一件衣服開口道:“顧小姐,需要我們幫你換嗎?”

顧北央無力的看了一眼,才發現對方手上的衣裳居然是一套運動裝!

她瞪大了眼不可思議的叫道:“我換這個?你們確定沒拿錯衣服?”

女人得體標準的笑容告訴顧北央她沒有拿錯。

“我不穿!誰現在穿這種運動裝!我又不是去運動!你們這邊有後門嗎?我要走了!”

“對不起,顧小姐,宋先生說如果您不配合的話,他會主動上來幫您的。”

顧北央一聽怒了了,大吼:“他這是耍流氓,我可以報警抓他的!我手機呢?”

女人往後退了一步:“顧小姐,我希望您不要爲難我們的工作!”

“我爲難你們?現在顯然是外面那個我不認識的人在爲難我!”顧北央怒不可遏,死死的盯着女人。

女人顯得很淡定,微微淺笑一點兒也沒有不爽的意思:“顧小姐,如果我是您,我會換上這身衣服然後跟宋先生出去共進晚餐,報警是沒用的。”

“爲什麼!”顧北央大吼:“我根本不認識他,他把我綁到了這裏來,還強迫我換衣服!我完全可以起訴他。”

女人依舊笑:“因爲他是宋啓之!”

顧北央眨了眨眼睛,想要確定對方是不是在說笑,現在還有這樣裝13的人了嗎?

“呵呵!”顧北央尷尬的笑了一聲,拉了下抹胸的裙子,推開面前的女人,準備離開。

女人後退一步擋住她的去路:“顧小姐,容我提醒您,沒有宋先生的吩咐,您是離不開的。”

“是嗎?”

“是!因爲他是宋啓之!”

(本章完) 聞言,千骨的神色卻是黯了幾分,“是。”

“千骨,下去吧。”司尋疲憊的擺了擺手揮退了千骨,透過隱約可見的曼陀羅,彷彿他又看見另一個自己,爲權利不折手段,爲皇位放棄此生摯愛。

那是怎樣備受煎熬的地獄,一刻一刻的消磨着他的決心,總有一天,他會讓所人俯首!

即使是他的父皇,他依舊不會手下留情。

黎館

夜晚的花街柳巷更是燈火闌珊,隨處可聞的打鬧聲、風塵女子的嬉笑之聲,有人認爲這是最不堪的地方,最污穢的地方,可是她依舊在此久久不願意離開。

黎館的門前,黎姬依舊是那日的一身紅紗,明亮的雙眼急切的望着門外人來人往的道路上。

淡白色的月光散落在她白玉無瑕的臉頰上,惹人遐想。

黎館第一花魁,親自在黎館門口迎接,此人身份地位自然是不一般的。

帝都無人不知、無人不曉,大雲第一公子雲堯乃是花魁的入幕之賓,更有傳言雲堯鍾情花魁黎姬,無奈迫於雲老爺子而不敢將黎姬迎娶回雲府。

終於在黎姬的熱烈的期盼之下,那俊美的如同天神降世一樣的男子才緩步而來,他的出現本身就是一個驚豔,驚豔了人間、就連那夜空上的明月也爲他的俊美所折服。

雲堯一襲白衣漫步在冰冷的月色之下,美得有些讓人難過,卻又是那樣撕心裂肺的美麗。

讓人不得不望而止步,雲堯的存在本身就是一個神話,如此的容貌俊美的男子世間罕有。

黎姬即使與他相處過多次,每次見他也還是忍不住爲他所折服,忍不住的失神。

“黎姬,久候了。”待他走到她面前之時嘴脣微張便說道,他的話如同一股清泉般緩緩流入她的心田,讓人如沐春風般的舒服。

語落,她似乎也回過神來,道:“公子能來便是黎姬的福氣,請!”

黎姬雖是黎館中最美豔之人,更有着她獨特的風情,但,在雲堯面前她似乎也失去了本身驕傲的顏色。

隨後,黎姬便引着雲堯往她的住所而去,雲堯是大雲的丞相,鴇母又何嘗不是識相之人自然是不敢多加阻攔的。

雲堯隨意一掃底下熙熙攘攘的人羣,眼眸裏略帶疑惑,“黎姬,今日的黎館可謂是人山人海。”

話音剛落,黎姬不由得掩嘴一笑,瞧了一眼底下,道:“黎館裏哪日不是人山人海?”

“公子不知,黎館裏新來了一位姑娘,這位姑娘可真是國色天香,舞姿更是絕色,今夜的這些人皆是衝着新來的姑娘來的。”黎姬解釋道。

聞言,雲堯釋然,“比起黎姬如何?”

“自然是有過之而無不及。”黎姬謙虛的回答道。

正當兩人走上閣樓之時,底下的人羣卻是大聲呼喊起來:“蘭卿……蘭卿……”

這叫喊聲卻是讓雲堯駐足在閣樓上,凝視着那從天而降的白衫女子,七彩的花瓣伴隨着白衫女子的落下,而漫天的飛舞,好不美麗的場景。

白衫女子並未停留在花臺之上,而是拉着那白色的綢帶在人羣中飛舞起來,猶如一隻誤落凡塵的精靈一般。

白衫女子彷彿察覺到了有人的注視,一個轉頭便直直的對上了閣樓上的雲堯的眼睛。

他的眼睛仿若一潭深深的湖水一樣的靜謐,卻帶着一股致命的吸引力,讓她逐漸迷失在那樣一雙深幽的眼睛裏。

黎姬見着白衫女子竟然如此目不轉睛的望着自己的身旁的雲堯,臉上閃過幾分不自然的神色。

雲堯微微一笑,這個女子的眼睛像極了一個人,他甚至感覺這名叫蘭卿的女子就是她!

一樣的清澈而又落寞,也帶着一絲絲的感傷。

(本章完) 顧北央有些氣急敗壞,卻不得不聽話讓那羣女人在自己身上動來動去,卸掉妖媚的妝容,在扒掉一身的性感的晚禮服,出來的時候她幾乎都已經不認識自己了。

馬尾辮,白色T恤加上白色運動褲,腳上踩着一雙帆布鞋,這一身,顧北央已經好幾年沒穿過。

如今這麼一看,似乎……清純的還挺像那麼回事的。

之前領着她上樓的女人站在電梯口迎着她下去,偌大的商場此刻幾乎是沒人的,宋啓之坐在邊緣貴賓休息區的沙發上,手工裁製的西裝已經脫了下來,挽起白色襯衫的袖口,領口處解了三個釦子,整個人呈現出一股慵懶的姿態,正看着手上的文件。

“宋先生。”

宋啓之回過神,深邃的眼神掃了一眼跟在女人身後的顧北央,嘴角不動聲色的彎了一下,片刻收回視線起身一言不發的拉着顧北央往外走。

身後的人恭敬送行,而宋啓之的助理忙把那些散落在茶几上的資料收拾好跟了上來。

“你到底想幹什麼?”顧北央有氣無力的任由對方再次把她推上車,這次換了一輛,並沒有司機。

宋啓之幫顧北央系好安全帶,動作很輕柔,顧北央也不扭捏,雖然她從小不是在顧家被當做小姐養起來的,可這麼多年算是被軟禁的生活,過得也是衣來伸手飯來張口的日子,對於別人這種伺候並沒有覺得有什麼不妥。

“吃飯。”宋啓之淡淡開口,車已經穩穩的開了出去。

不知道爲什麼,顧北央覺得這個男人的心情似乎變得好了一些。

“我不是很餓,你送我回國際酒店吧,我累了,想回去睡覺。”顧北央昨晚被折騰一晚,再加上中午本來就沒吃多少,剛剛又被人翻來覆去的清理了一番,早就餓的前胸貼後背了。

可是她一萬個不願意跟這個莫名其妙的男人待在一起,回來之前,她算是把燕京所有的勢力大致摸了清楚。

宋家宋啓之……

這個男人絕對不是自己能去招惹的。
Свернуть

Уважаемые пользователи! Администрация сайта «Реальные отзывы» убедительно просит предоставлять конкретные факты (номер, дату заказа и проч.), чтобы мы не сочли ваш отзыв наговором конкурентов. Благодарим за понимание. Не подкрепленные фактами отзывы будут удаляться как неинформативные.

Оставить отзыв

Имя (обязательно):
Электропочта (не обязательно):

негативный отзыв нейтральный отзыв положительный отзы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