Сайты » Онлайн магазины » Универсальные (широкого профиля)
Сайты » Онлайн игры

「哦?」自來也眉頭不禁挑了起來。

  • Дополнительно:
獨立開發出風遁螺旋丸?

自來也知道螺旋丸代表著什麼。那是一個難度很高威力很強的忍術,四代用了三年時間才把它創造出來,難度等級為A。

而風遁螺旋丸……

則是只存在於四代目的構想之中,連水門都沒有真正完成的,難度為S的忍術……

這樣的忍術,居然由一個乳臭未乾的小女孩身上開發出來了?

自來也啞然。

「——一個,大蛇丸式的天才?」自來也心中不禁冒出了一個邪魅的身影。

「不,」卡卡西搖了搖頭,「硬要說的話,她更像是水門老師才對。某些方面甚至可以說是翻版的老師!」

水門式的天才嗎……自來也頓生好感。

「我並不適合指導一個天才,卡卡西。」自來也站直身來,「不過,或許有一個人更適合指導她。」

「你的意思是……那位大人?可是她並不在村子里。」

「你們馬上會見到她的,我保證。」自來也向卡卡西擠了擠眼睛,「好了,我先過去看看鳴人!」

自來也頭也不回地揮了揮手,瞬身消失在天台上。

木葉另一邊,日向宅中。

嘭、嘭、嘭——

一個高瘦、一個嬌小的身影,正在日向家的演武場內進行著柔拳與柔拳的對決!

高瘦身影長發飛揚,面容清秀,正是剛剛敗在小櫻手下的日向寧次。

嬌小身影身材婀娜,五官精緻,卻是剛剛晉級中忍考試第三場比賽的日向雛田。

嘿、哈!

拳來掌往,身影進退,騰挪閃轉,激烈的對抗中,不時傳來兩人或清脆或低沉的呼喊聲。

同出一源的柔拳對決,兄妹之間的出招幾乎一模一樣,彷彿在和另一個自己在戰鬥。

不同於其他拳法,兩人所使的柔拳,每一拳每一掌,看起來輕輕飄飄毫無力度,實際上卻內含暗勁,隱而不發,一旦擊實,便威力無窮!

深知柔拳可怕的兄妹兩人,面對彼此看似試探的出手,卻都是小心應對,如履薄冰!

嘭!

試探性的交鋒后,兩人終於實打實地互拼了一記,寧次修長的手掌與雛田纖細的柔荑貼在一起,一大一小的兩隻手掌卻蘊含了不相上下的拳勁,查克拉的激烈碰撞在掌心中開展,然後爆發!

兄妹倆同時被這爆發的力量逼退了一步。

「哼!」「嗯哪!」一聲悶哼、一聲壓抑的嬌喘從兩人口中發出。

呼——寧次長吁一口氣。

仙桃村首富 雛田走到場邊上,取下兩條潔白的毛巾,一條拍在自己臉上,一條遞給寧次。

「寧次哥,休息一下,擦擦汗吧!」

寧次微微一愣,接過了雛田手中猶帶一絲肥皂香味的毛巾。

在阿凱班訓練,可沒這麼好的待遇。家裡有備好的毛巾,有補充能量的點心,還有專業的訓練場所等等等等——這些不過是日向作為木葉豪族的底蘊的冰山一角罷了。

更重要的是,還有溫柔可愛,實力又強的妹妹做陪練。

寧次望著在自己面前毫無防備的妹妹想到。

最近他的生活,以及他的想法都發生了一點變化。

在預選賽中,與少女春野櫻進行的那場開局勢均力敵結尾被無情碾壓的戰鬥之後,寧次承認自己腦海中一些根深蒂固的觀念被動搖了。

強者的話語總是比常人多幾分說服力。

而一個由本身資質一般的少女成長起來的強者,她對命運的反抗則更讓寧次動心。

緊接著,當天晚上,日向家的族長,高高在上的宗家大人日向日足在他面前深深跪下的一幕,則讓寧次的思想更變了一步。

或許日足的這一跪,有演戲的成分。但是,日向日足與寧次的父親日差,兩兄弟的感情卻是願意為彼此而死的真摯。

而這一份真摯,也真真切切地傳達到了寧次身上。

一直以來為父親的死而怨恨宗家,怨恨族長日向日足的寧次,在這一刻終於放下了。

父親是為了兄長而死的。

或許這其中還有很多值得寧次怨恨的地方,但是寧次釋懷了。

心裡還有很多憂傷很多痛苦很多不滿,但是放下了仇恨放下了心結放下了執拗。

放下了枷鎖。

心靈在這一刻得到了解放的寧次,回望過去的自己,充滿了狹隘想法的自己,不禁覺得可笑。現在的他,終於明白了什麼是成為強者的器量。

所謂的強者,不是指實力的高強,而是能掌控自己心靈的強者。

傷好后,隔天的上午,他踏入了自父親死後就再也沒來過的日向訓練場。

雛田正在與父親日足對練,恍惚間,寧次彷彿看見了年幼的自己和父親日差練習柔拳。

晨曦的陽光透過他的肩膀照在場上的兩人身上,暖暖的,柔柔的。

彷彿父親溫暖的大手。

起點中文網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起點原創! 讓寧次意外的是,日足看到寧次來了之後,只是微笑著點頭致意,然後就讓寧次和雛田對練了。

寧次對雛田的印象,還停留在好幾年前。那時的雛田,是個柔弱而羞澀的軟妹子。

雖然在學校里偶有遇見,但寧次幾乎從未關注過她。

葉影帝家的二貨馬 甚至連關於她的一鱗半爪的消息,也是在留意後輩春野櫻時聽說的,僅僅因為雛田與小櫻關係很好。

彷彿一瞬間,當年那個羞澀的小蘿莉已經長成了一個落落大方的小美女。

那雙白茫茫的雙眼中的稚嫩,如今已經被一抹光彩照人的動人英氣所取代。

望著亭亭玉立的妹妹眉宇之間橫溢的英姿颯爽,寧次百感交雜。

有多久了?像這樣仔細打量著自己的妹妹。

不知不覺中,那個小尾巴一樣的小不點,已經成長成了這樣的忍者。

「寧次哥,請。」

雛田的聲音溫柔婉轉,似山間的清泉,流進寧次心田,把寧次從感慨中拉回了演武場。

他不敢怠慢,與雛田做出了一樣的起手式,凝神盯著妹妹的肩膀。

自敗給少女春野櫻之後,寧次便再也不敢輕視這些表面看起來柔柔弱弱的妹子了。

雖然聽說自己的妹妹天資不高,在學校也表現得不甚突出,但是就憑她是春野櫻的好友這一點,寧次便打起了十二分精神。

獅子不會與綿羊做朋友!

寧次的小心是對的。

對峙良久。兩人都謹慎地沒有先攻上去。

然後,一片落葉飄然飛落,在空氣中盤旋,落地。下一瞬間,兩人同時出手!

兄妹兩人,使著如出一轍的拳法沖向彼此!

在拳掌接觸的瞬間,身經百戰的寧次也不禁微微色變,雛田看似嬌小秀氣的拳腳,竟是如此迅捷有力!

砰砰砰——連綿不斷的拳掌相交碰撞中,一大一小兩個身影輾轉騰挪,身影交錯不停,令人目不暇接。

同出一源的柔拳,在兩人手中演繹出截然不同的風采。

寧次的柔拳,輕柔飄逸,如水般流動,粘黏連隨,隨曲就伸,不丟不頂,不即不離,在「柔」中走向極致。

雛田的柔拳,剛柔並濟,如風般或輕靈或迅猛,虛實莫測,陰陽溝通,變化萬端,走的卻是柔中帶剛的路子。

不用說,這裡面剛拳的味道,自然是受了小櫻的影響。

身邊有一個查克拉控制水平極高的大師,近朱者赤,雛田的查克拉控制自然不會差到哪裡去。事實上,雛田本身對查克拉的控制力本來就不差。而在得到小櫻的傾囊相助之後,她的技巧更是突飛猛進,在下忍中鶴立雞群。

憑藉著過人的查克拉操縱技巧,雛田也能通過精確地控制查克拉來加持身體,使之爆發出超乎想像的力量。這種學自小櫻的技巧,正是雛田的柔拳能達到剛柔相濟的重要原因。

雛田這樣的柔拳,已經是走了跟原版柔拳不一樣的路線。在日足看來,這屬於大逆不道的亂改,然而面對已經成了正式忍者的大女兒,日足卻沒辦法強制她改回正確的道路。

雛田是外柔內剛的人,認定了一件事情就不會輕易改變,她認為這樣的柔拳更適合她,日足就是說再多也沒用。更何況,雛田成為忍者的那天,日足就已經放棄了她,選擇了花火作為宗家的繼承人。

從那一刻起,日足就再也沒有立場干涉雛田的修鍊。

雛田遠勝於原著的實力,也證明了這條道路的正確性。

而這一點,陷入僵持的寧次最能體會。

剛拳迅猛有餘,而變化不足;柔拳則反之。通過查克拉滲透以破壞敵人身體內部的方式,大大彌補了柔拳殺傷力不足的缺點,但柔拳的天生缺陷仍然存在。

雛田通過將類似怪力術的忍體術揉合進柔拳的做法,使得她的拳法兼具了剛拳與柔拳的優點,已經不再是單純的柔拳。

招式仍在,拳理已變。

雛田出乎意料地發現,雖然她在柔拳方面天賦平平,卻頗有幾分剛拳的悟性。這樣改造過後的柔拳,威力不俗,而且竟然意外地適合她!

低調的雛田沒有向別人宣揚過這樣的事情,她的帶隊老師紅並不擅長體術,也沒看出雛田的柔拳有什麼問題,至於日足……他已經很久沒訓練過雛田了,當然也不知道雛田的柔拳已經被她和小櫻聯合改成了這樣。唯一知道這事的只有幫助她開發忍術的長期切磋對象春野櫻。

日足這個人做父親真的很失敗。

原著中,日足甚至對關於雛田生死的成為下忍一事都毫不在意,顯得非常冷酷絕情。這與他為求寧次諒解直接下跪的舉動表現出來的有情有義是很矛盾的。或許這裡面還有很多隱情或者日向家的殘酷規則所迫,但小櫻還是很難理解這樣的行為。

直到最近,日足看到大女兒突然爭氣地闖進了中忍考試第三場,才重燃了訓練雛田的熱情,這才發現雛田已經在柔拳上走出了一條前人從未開闢過的道路。

在發現自己已經沒法把雛田帶回正路上,以及發現這條道路貌似還有點意思之後,日足也聽任了雛田的自作主張。

眼下,雛田僅僅憑著這個還是雛形的新柔拳,就把寧次逼到必須認真對待的程度。

接著,在對戰中雛田又展示了更多的招式。

比如說,增幅查克拉運轉能力的點穴手法。

無論是原著卡卡西的解說中還是在這個真實的火影世界的文獻中,都清清楚楚地提到了:點穴可以讓查克拉停滯流動或者增幅。

但是,搞破壞容易,搞建設很難。

日向家有阻滯敵人查克拉流動的點穴術,卻沒有增幅自己的查克拉的點穴術,除了因為日向家的體術消耗不大,日向一族的人很少因為查克拉不足而失敗的原因之外,自然還是因為後者開發的難度更大。

幾年前,查克拉困難戶(相比鳴人來說)小櫻和雛田被增幅查克拉幾個字吸引,仗著超高的查克拉控制力不怕查克拉會失控,以不怕死的精神開始了查克拉增幅術的實驗。

上百次實驗的結果是,雛田掌握了一套能增幅程度不大的點穴手法,而兩個傻大膽的小妞也被實驗的巨大風險嚇到縮卵了。

好幾次,她們刺激完穴道后,體力、精神乃至生命力就開始立刻瘋狂地轉化為查克拉,若不是小櫻對查克拉控制力極高,強行停止了轉化,恐怕不到幾秒鐘時間她就會因生命力流逝而死。

小櫻還記得她們的最後一次實驗,準備刺激的穴道里,有一個穴道叫做「剎活孔」……

那次實驗之後,小櫻明白了三個道理。第一,八門遁甲有另外的開啟方式。第二,為何蛇叔做實驗會死這麼多人。

以及第三,不作死就不會死。

那次實驗之後臉色慘白的兩人立刻宣布忍術開發完畢,這套差不多能增幅一倍查克拉的點穴手法就成了最後的成品。

雖說比起她們嘗試過的某幾套成百上千倍地增幅查克拉的點穴方法,這套手法增幅很低,但是勝在安全穩定,基本沒有副作用,一倍的增幅對雛田來說已經非常足夠了。

遺憾的是這套手法用在別人身上效果就大打折扣了,原因可能是只有自身的查克拉才能很好地刺激穴道。

除了增幅點穴之外,小櫻還幫雛田開發了一種介於八卦回天與八卦空掌之間的裂空掌法。

它的原理幾乎就是簡略版的回天。

不同的是,回天是從全身上下的穴道中噴出查克拉並高速旋轉身體,以此形成查克拉護壁,能擋住大部分的物理攻擊。而這個裂空掌法,只從手掌上的幾個查克拉穴道中噴出查克拉,然後將查克拉高速運轉,在手中形成一面小巧的查克拉護盾。

這個查克拉護盾,不但能防禦攻擊,還能藉此隔空打出柔拳,攻擊中近距離的目標。

憑著這招裂空掌,雛田的柔拳可攻可守,可近可遠,已經自成體系。

不過,相對於八卦回天的絕對防禦,自然,裂空掌的防禦也只能稱為相對防禦了。

之所以要開發這個忍術,除了因為回天消耗的查克拉量很大,不適合雛田之外,更重要的還是小櫻發現雛田怎麼也學不會回天。後來才知道,回天是一種需要特殊資質才能學會的忍術,只有日向家的少數人才能做到從全身所有穴位發出查克拉。

原著中,雛田能用更高級的八卦空掌而不會回天,也正說明了這點。

小櫻幫雛田開發的這幾招,都具有濃厚的小櫻風格:威力不凡,消耗的查克拉不多,對查克拉控制力要求極高。

遺憾的是這幾招小櫻都不能用,點穴、劈空都是由日向家獨有的忍術改創的,小櫻隨便偷學會給雛田惹下大0麻煩。只是,能夠近距離接觸到日向家的秘法,對小櫻來說已經是重大收穫了。

ps1【嘗試著寫寫日常。。。咳咳,不要吐槽劇情水啦】

ps2【最近在看傲雪的《重生之聶小倩》,在他的書友群里灌水的時候傲雪突然說看過我的這本水遁,然後還在章尾推薦了水遁最強,感動得淚流滿面】

psp【很喜歡傲雪的文筆,《重生之聶小倩》很好看,強烈推薦】 依靠這幾招原創招式,雛田的體術實力已經遠遠超過了原著中的自己,甚至達到了能以寧次抗衡一二的程度。

若不是雛田經驗尚缺,寧次都要懷疑自己會陰溝裡翻船了。

和堂妹切磋了幾盤之後,兩人竟是互有勝負。寧次的基本功更紮實,而雛田的戰法卻屢出奇招,憑藉寧次對雛田招式的不了解也贏了好幾局。

不過,就硬實力來說,還是寧次更勝一籌。
獨立開發出風遁螺旋丸?

自來也知道螺旋丸代表著什麼。那是一個難度很高威力很強的忍術,四代用了三年時間才把它創造出來,難度等級為A。

而風遁螺旋丸……

則是只存在於四代目的構想之中,連水門都沒有真正完成的,難度為S的忍術……

這樣的忍術,居然由一個乳臭未乾的小女孩身上開發出來了?

自來也啞然。

「——一個,大蛇丸式的天才?」自來也心中不禁冒出了一個邪魅的身影。

「不,」卡卡西搖了搖頭,「硬要說的話,她更像是水門老師才對。某些方面甚至可以說是翻版的老師!」

水門式的天才嗎……自來也頓生好感。

「我並不適合指導一個天才,卡卡西。」自來也站直身來,「不過,或許有一個人更適合指導她。」

「你的意思是……那位大人?可是她並不在村子里。」

「你們馬上會見到她的,我保證。」自來也向卡卡西擠了擠眼睛,「好了,我先過去看看鳴人!」

自來也頭也不回地揮了揮手,瞬身消失在天台上。

木葉另一邊,日向宅中。

嘭、嘭、嘭——

一個高瘦、一個嬌小的身影,正在日向家的演武場內進行著柔拳與柔拳的對決!

高瘦身影長發飛揚,面容清秀,正是剛剛敗在小櫻手下的日向寧次。

嬌小身影身材婀娜,五官精緻,卻是剛剛晉級中忍考試第三場比賽的日向雛田。

嘿、哈!

拳來掌往,身影進退,騰挪閃轉,激烈的對抗中,不時傳來兩人或清脆或低沉的呼喊聲。

同出一源的柔拳對決,兄妹之間的出招幾乎一模一樣,彷彿在和另一個自己在戰鬥。

不同於其他拳法,兩人所使的柔拳,每一拳每一掌,看起來輕輕飄飄毫無力度,實際上卻內含暗勁,隱而不發,一旦擊實,便威力無窮!

深知柔拳可怕的兄妹兩人,面對彼此看似試探的出手,卻都是小心應對,如履薄冰!

嘭!

試探性的交鋒后,兩人終於實打實地互拼了一記,寧次修長的手掌與雛田纖細的柔荑貼在一起,一大一小的兩隻手掌卻蘊含了不相上下的拳勁,查克拉的激烈碰撞在掌心中開展,然後爆發!

兄妹倆同時被這爆發的力量逼退了一步。

「哼!」「嗯哪!」一聲悶哼、一聲壓抑的嬌喘從兩人口中發出。

呼——寧次長吁一口氣。

仙桃村首富 雛田走到場邊上,取下兩條潔白的毛巾,一條拍在自己臉上,一條遞給寧次。

「寧次哥,休息一下,擦擦汗吧!」

寧次微微一愣,接過了雛田手中猶帶一絲肥皂香味的毛巾。

在阿凱班訓練,可沒這麼好的待遇。家裡有備好的毛巾,有補充能量的點心,還有專業的訓練場所等等等等——這些不過是日向作為木葉豪族的底蘊的冰山一角罷了。

更重要的是,還有溫柔可愛,實力又強的妹妹做陪練。

寧次望著在自己面前毫無防備的妹妹想到。

最近他的生活,以及他的想法都發生了一點變化。

在預選賽中,與少女春野櫻進行的那場開局勢均力敵結尾被無情碾壓的戰鬥之後,寧次承認自己腦海中一些根深蒂固的觀念被動搖了。

強者的話語總是比常人多幾分說服力。

而一個由本身資質一般的少女成長起來的強者,她對命運的反抗則更讓寧次動心。

緊接著,當天晚上,日向家的族長,高高在上的宗家大人日向日足在他面前深深跪下的一幕,則讓寧次的思想更變了一步。

或許日足的這一跪,有演戲的成分。但是,日向日足與寧次的父親日差,兩兄弟的感情卻是願意為彼此而死的真摯。

而這一份真摯,也真真切切地傳達到了寧次身上。

一直以來為父親的死而怨恨宗家,怨恨族長日向日足的寧次,在這一刻終於放下了。

父親是為了兄長而死的。

或許這其中還有很多值得寧次怨恨的地方,但是寧次釋懷了。

心裡還有很多憂傷很多痛苦很多不滿,但是放下了仇恨放下了心結放下了執拗。

放下了枷鎖。

心靈在這一刻得到了解放的寧次,回望過去的自己,充滿了狹隘想法的自己,不禁覺得可笑。現在的他,終於明白了什麼是成為強者的器量。

所謂的強者,不是指實力的高強,而是能掌控自己心靈的強者。

傷好后,隔天的上午,他踏入了自父親死後就再也沒來過的日向訓練場。

雛田正在與父親日足對練,恍惚間,寧次彷彿看見了年幼的自己和父親日差練習柔拳。

晨曦的陽光透過他的肩膀照在場上的兩人身上,暖暖的,柔柔的。

彷彿父親溫暖的大手。

起點中文網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起點原創! 讓寧次意外的是,日足看到寧次來了之後,只是微笑著點頭致意,然後就讓寧次和雛田對練了。

寧次對雛田的印象,還停留在好幾年前。那時的雛田,是個柔弱而羞澀的軟妹子。

雖然在學校里偶有遇見,但寧次幾乎從未關注過她。

葉影帝家的二貨馬 甚至連關於她的一鱗半爪的消息,也是在留意後輩春野櫻時聽說的,僅僅因為雛田與小櫻關係很好。

彷彿一瞬間,當年那個羞澀的小蘿莉已經長成了一個落落大方的小美女。

那雙白茫茫的雙眼中的稚嫩,如今已經被一抹光彩照人的動人英氣所取代。

望著亭亭玉立的妹妹眉宇之間橫溢的英姿颯爽,寧次百感交雜。

有多久了?像這樣仔細打量著自己的妹妹。

不知不覺中,那個小尾巴一樣的小不點,已經成長成了這樣的忍者。

「寧次哥,請。」

雛田的聲音溫柔婉轉,似山間的清泉,流進寧次心田,把寧次從感慨中拉回了演武場。

他不敢怠慢,與雛田做出了一樣的起手式,凝神盯著妹妹的肩膀。

自敗給少女春野櫻之後,寧次便再也不敢輕視這些表面看起來柔柔弱弱的妹子了。

雖然聽說自己的妹妹天資不高,在學校也表現得不甚突出,但是就憑她是春野櫻的好友這一點,寧次便打起了十二分精神。

獅子不會與綿羊做朋友!

寧次的小心是對的。

對峙良久。兩人都謹慎地沒有先攻上去。

然後,一片落葉飄然飛落,在空氣中盤旋,落地。下一瞬間,兩人同時出手!

兄妹兩人,使著如出一轍的拳法沖向彼此!

在拳掌接觸的瞬間,身經百戰的寧次也不禁微微色變,雛田看似嬌小秀氣的拳腳,竟是如此迅捷有力!

砰砰砰——連綿不斷的拳掌相交碰撞中,一大一小兩個身影輾轉騰挪,身影交錯不停,令人目不暇接。

同出一源的柔拳,在兩人手中演繹出截然不同的風采。

寧次的柔拳,輕柔飄逸,如水般流動,粘黏連隨,隨曲就伸,不丟不頂,不即不離,在「柔」中走向極致。

雛田的柔拳,剛柔並濟,如風般或輕靈或迅猛,虛實莫測,陰陽溝通,變化萬端,走的卻是柔中帶剛的路子。

不用說,這裡面剛拳的味道,自然是受了小櫻的影響。

身邊有一個查克拉控制水平極高的大師,近朱者赤,雛田的查克拉控制自然不會差到哪裡去。事實上,雛田本身對查克拉的控制力本來就不差。而在得到小櫻的傾囊相助之後,她的技巧更是突飛猛進,在下忍中鶴立雞群。

憑藉著過人的查克拉操縱技巧,雛田也能通過精確地控制查克拉來加持身體,使之爆發出超乎想像的力量。這種學自小櫻的技巧,正是雛田的柔拳能達到剛柔相濟的重要原因。

雛田這樣的柔拳,已經是走了跟原版柔拳不一樣的路線。在日足看來,這屬於大逆不道的亂改,然而面對已經成了正式忍者的大女兒,日足卻沒辦法強制她改回正確的道路。

雛田是外柔內剛的人,認定了一件事情就不會輕易改變,她認為這樣的柔拳更適合她,日足就是說再多也沒用。更何況,雛田成為忍者的那天,日足就已經放棄了她,選擇了花火作為宗家的繼承人。

從那一刻起,日足就再也沒有立場干涉雛田的修鍊。

雛田遠勝於原著的實力,也證明了這條道路的正確性。

而這一點,陷入僵持的寧次最能體會。

剛拳迅猛有餘,而變化不足;柔拳則反之。通過查克拉滲透以破壞敵人身體內部的方式,大大彌補了柔拳殺傷力不足的缺點,但柔拳的天生缺陷仍然存在。

雛田通過將類似怪力術的忍體術揉合進柔拳的做法,使得她的拳法兼具了剛拳與柔拳的優點,已經不再是單純的柔拳。

招式仍在,拳理已變。

雛田出乎意料地發現,雖然她在柔拳方面天賦平平,卻頗有幾分剛拳的悟性。這樣改造過後的柔拳,威力不俗,而且竟然意外地適合她!

低調的雛田沒有向別人宣揚過這樣的事情,她的帶隊老師紅並不擅長體術,也沒看出雛田的柔拳有什麼問題,至於日足……他已經很久沒訓練過雛田了,當然也不知道雛田的柔拳已經被她和小櫻聯合改成了這樣。唯一知道這事的只有幫助她開發忍術的長期切磋對象春野櫻。

日足這個人做父親真的很失敗。

原著中,日足甚至對關於雛田生死的成為下忍一事都毫不在意,顯得非常冷酷絕情。這與他為求寧次諒解直接下跪的舉動表現出來的有情有義是很矛盾的。或許這裡面還有很多隱情或者日向家的殘酷規則所迫,但小櫻還是很難理解這樣的行為。

直到最近,日足看到大女兒突然爭氣地闖進了中忍考試第三場,才重燃了訓練雛田的熱情,這才發現雛田已經在柔拳上走出了一條前人從未開闢過的道路。

在發現自己已經沒法把雛田帶回正路上,以及發現這條道路貌似還有點意思之後,日足也聽任了雛田的自作主張。

眼下,雛田僅僅憑著這個還是雛形的新柔拳,就把寧次逼到必須認真對待的程度。

接著,在對戰中雛田又展示了更多的招式。

比如說,增幅查克拉運轉能力的點穴手法。

無論是原著卡卡西的解說中還是在這個真實的火影世界的文獻中,都清清楚楚地提到了:點穴可以讓查克拉停滯流動或者增幅。

但是,搞破壞容易,搞建設很難。

日向家有阻滯敵人查克拉流動的點穴術,卻沒有增幅自己的查克拉的點穴術,除了因為日向家的體術消耗不大,日向一族的人很少因為查克拉不足而失敗的原因之外,自然還是因為後者開發的難度更大。

幾年前,查克拉困難戶(相比鳴人來說)小櫻和雛田被增幅查克拉幾個字吸引,仗著超高的查克拉控制力不怕查克拉會失控,以不怕死的精神開始了查克拉增幅術的實驗。

上百次實驗的結果是,雛田掌握了一套能增幅程度不大的點穴手法,而兩個傻大膽的小妞也被實驗的巨大風險嚇到縮卵了。

好幾次,她們刺激完穴道后,體力、精神乃至生命力就開始立刻瘋狂地轉化為查克拉,若不是小櫻對查克拉控制力極高,強行停止了轉化,恐怕不到幾秒鐘時間她就會因生命力流逝而死。

小櫻還記得她們的最後一次實驗,準備刺激的穴道里,有一個穴道叫做「剎活孔」……

那次實驗之後,小櫻明白了三個道理。第一,八門遁甲有另外的開啟方式。第二,為何蛇叔做實驗會死這麼多人。

以及第三,不作死就不會死。

那次實驗之後臉色慘白的兩人立刻宣布忍術開發完畢,這套差不多能增幅一倍查克拉的點穴手法就成了最後的成品。

雖說比起她們嘗試過的某幾套成百上千倍地增幅查克拉的點穴方法,這套手法增幅很低,但是勝在安全穩定,基本沒有副作用,一倍的增幅對雛田來說已經非常足夠了。

遺憾的是這套手法用在別人身上效果就大打折扣了,原因可能是只有自身的查克拉才能很好地刺激穴道。

除了增幅點穴之外,小櫻還幫雛田開發了一種介於八卦回天與八卦空掌之間的裂空掌法。

它的原理幾乎就是簡略版的回天。

不同的是,回天是從全身上下的穴道中噴出查克拉並高速旋轉身體,以此形成查克拉護壁,能擋住大部分的物理攻擊。而這個裂空掌法,只從手掌上的幾個查克拉穴道中噴出查克拉,然後將查克拉高速運轉,在手中形成一面小巧的查克拉護盾。

這個查克拉護盾,不但能防禦攻擊,還能藉此隔空打出柔拳,攻擊中近距離的目標。

憑著這招裂空掌,雛田的柔拳可攻可守,可近可遠,已經自成體系。

不過,相對於八卦回天的絕對防禦,自然,裂空掌的防禦也只能稱為相對防禦了。

之所以要開發這個忍術,除了因為回天消耗的查克拉量很大,不適合雛田之外,更重要的還是小櫻發現雛田怎麼也學不會回天。後來才知道,回天是一種需要特殊資質才能學會的忍術,只有日向家的少數人才能做到從全身所有穴位發出查克拉。

原著中,雛田能用更高級的八卦空掌而不會回天,也正說明了這點。

小櫻幫雛田開發的這幾招,都具有濃厚的小櫻風格:威力不凡,消耗的查克拉不多,對查克拉控制力要求極高。

遺憾的是這幾招小櫻都不能用,點穴、劈空都是由日向家獨有的忍術改創的,小櫻隨便偷學會給雛田惹下大0麻煩。只是,能夠近距離接觸到日向家的秘法,對小櫻來說已經是重大收穫了。

ps1【嘗試著寫寫日常。。。咳咳,不要吐槽劇情水啦】

ps2【最近在看傲雪的《重生之聶小倩》,在他的書友群里灌水的時候傲雪突然說看過我的這本水遁,然後還在章尾推薦了水遁最強,感動得淚流滿面】

psp【很喜歡傲雪的文筆,《重生之聶小倩》很好看,強烈推薦】 依靠這幾招原創招式,雛田的體術實力已經遠遠超過了原著中的自己,甚至達到了能以寧次抗衡一二的程度。

若不是雛田經驗尚缺,寧次都要懷疑自己會陰溝裡翻船了。

和堂妹切磋了幾盤之後,兩人竟是互有勝負。寧次的基本功更紮實,而雛田的戰法卻屢出奇招,憑藉寧次對雛田招式的不了解也贏了好幾局。

不過,就硬實力來說,還是寧次更勝一籌。
Свернуть

Уважаемые пользователи! Администрация сайта «Реальные отзывы» убедительно просит предоставлять конкретные факты (номер, дату заказа и проч.), чтобы мы не сочли ваш отзыв наговором конкурентов. Благодарим за понимание. Не подкрепленные фактами отзывы будут удаляться как неинформативные.

Оставить отзыв

Имя (обязательно):
Электропочта (не обязательно):

негативный отзыв нейтральный отзыв положительный отзы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