Товары для дома » Для ремонта и обустройства » Бензоинструмент » Бензопилы
Учреждения и организации » Образовательные учреждения

他的查克拉控制力不錯,精神力量很強,幻術方面很有天賦,不過身體弱了點,體術是弱項,所以萌黃和木葉丸一直把他護在身後。

  • Дополнительно:
萌黃的水遁忍術和體術是三人的主要輸出點。

她的查克拉控制力比烏冬還強,對忍術的把握很到位。體術方面也不差,能夠嫻熟地使用查克拉加持肉體,所以速度不錯,力量更是讓她有點吃驚——她也是適合使用怪力的體質,在戰鬥中,已經隱約體現了出來。

木葉丸是輔助攻擊手,靠火遁和近身體術進攻。

他最擅長的是體術,速度和技巧在三人中是最頂尖的,而且有一種天生的對戰鬥的敏銳感覺,總能找到最合適的進攻時機!所以,三人中雖然萌黃輸出最高,但是萌黃卻只是負責與櫻正面對抗,而當櫻露出破綻之後,致命一擊就由木葉丸來發起!

當然,這也意味著木葉丸成了被打擊得最多的那個人。

「啊——!」

空中傳來一陣慘絕人寰的凄厲叫聲,這是木葉丸又一次被扔出了塔外,他好像暫時還克服不了這種發自內心的恐懼,大概是真的有點恐高吧;不過木葉丸已經學會了迅速從恐懼中恢復過來,揮手扔出一根繩子綁住冰塔,止住了下墜之勢,然後爬了上來。

「用腳爬樹的技巧也學會了,」櫻心中暗忖,「踩水的練習多半也被三代大人教過了。」

從技巧上看,他們三個的基礎已經很踏實了;櫻就是不安排特別的修鍊,每天只是單純地跟他們對練,這三個人也能很快成長起來。

看來做他們的帶隊老師還真是一件輕鬆的事情。

櫻笑了一下,看著第N次作戰失敗后,三個人正湊在一起交流討論第N+1次的進攻方案。

百折不撓的精神還是挺好的;不過,他們的進攻套路櫻已經看得很清楚了,雖然每次都有一點變化,但是萬變不離其宗,核心的東西還是那一套,看起來,下一次進攻也不會有太多變化。

那麼就到此為止吧。

也差不多該宣布他們考核通過了,雖然她到現在為止還站在原地一動不動;不過春野櫻始終沒忘記,她要考驗的是他們的團隊精神,這一點上三個人都已經合格了。

「咳咳。」櫻老師清了清嗓子,正準備說話。

三個學生突然散開:「老師,接招吧!這次我們一定可以成功!」

這句話是今天第幾次聽到了?櫻提了提眉毛,既然他們還想再來一次,那就由他們吧!

打頭陣的仍然是烏冬的幻術:「幻術-奈落見之術!」

這個幻術通過能使敵人看到心中最恐懼的影像,從而受到心靈打擊,是一個很常見的幻術。烏冬使得很嫻熟,對於一個剛畢業的下忍來說,這已經相當不錯了。

春野櫻假裝愣了半秒;幻術顯然沒法對櫻造成影響,但是作為考核的話,是要適當放放水的……

釋放完幻術的烏冬和萌黃、木葉丸對視一眼——「我的幻術只能干擾到老師不到一秒的時間,快趁機進攻!」

他的眼神傳達了這個意思。

木葉丸點頭,在烏冬使出幻術的同時,默契地甩出一發巨大的火球:「火遁-豪火球之術!」

萌黃也在同時取出一個半人高的風魔手裡劍,疾射向春野櫻!

嗖嗖——

手裡劍劃過一個巨大的圓弧,繞過火球,從櫻的側後方射了過來!

幻術騷擾的瞬間,正面和側面同時發起進攻;默契的配合使得簡單的忍術、體術和幻術也能發揮出很大的威力,何況,他們的幻術、火遁和忍具都使得非常出彩!

這一發火球,威力比之前還要厲害呢……

「幹得不錯。」櫻點頭說道,使出「水遁-水陣壁」擋住了豪火球的進攻,接著,猛地側身,輕鬆地躲過了風魔手裡劍的突襲。

她感受到了熟悉的查克拉變化的味道,這個戰術她似乎在某人身上經常看到!套路並不出奇,不過細節上他們做得了下忍的極致,兩個變身術都完成得很精緻!

「接下來呢?」

接著,嘭——!風魔手裡劍在繞過櫻的瞬間,竟驟然變化成木葉丸的樣子:「火遁-豪火球之術!」

「精彩!」

那麼,作為獎勵……

春野櫻挪動了腳步,避開了火球的進攻。

(第一更獻上,為諾隆諾亞?索隆加更!【注】)

(進入加更狀態,每天至少三更一萬字!每200月票加更一章!)

(求月票,求訂閱!)

(昨晚毒奶瞬發了,10點開始就困得不行,眯一會寫一會最後還是扛不住了。) 第308章,標題寫錯了

根據她定下來的規則,三個學生已經贏了。

砰!櫻望過去,只見剛才在對面使出豪火球的木葉丸變回了萌黃的樣子,另一個萌黃則在一團煙霧中消失了。

「好了,我輸了!你們通過了我的考核!」櫻朗聲說道。

「耶!」三個學生本來已經累得站不起來了,聽到她宣布結果后,頓時歡呼雀躍起來,精力好像瞬間又恢復過來了一樣。

「很棒的團隊協作!」櫻笑道,「想不到萌黃你除了水遁以外,還能使用火遁!你把這個底牌一直按住不使用,等到最後一次進攻時才突然用出來,而且火遁使得很精湛,這取得了很好的偽裝效果!」

萌黃有點羞澀地笑了一下。

「烏冬的幻術也用得很好,一開場的幻術騷擾,以及剛才用幻術精準干擾了我的感知,掩護木葉丸使出了最後一擊。」櫻又望向烏冬,誇獎道;這個小男生頓時自豪地笑起來。

「最後是木葉丸,精彩的變身術!無論是查克拉控制還是變化的外型,都做幹得漂亮。還有終結戰鬥的那發豪火球,能在空中短暫的兩秒內施展出來,可見你對這個忍術掌握到了很高的水平!」

春野櫻最後轉向木葉丸點頭說道,一番誇讚之語頓時讓他露出了燦爛的笑容。

櫻的這幾番話倒不是誇大其詞。

整個戰鬥過程,春野櫻洞若觀火,那幾個變身術她其實早就看穿了,所以才能一口點出剛才戰鬥的要點。

戰術不怕老套、不怕簡單,只要能使得精彩就行;就好像同樣的套路同樣的情節,有些作者寫起來就妙趣橫生,有些人就寫得乾乾巴巴,甚至充滿毒點。

這一套戰術的關鍵點,就在於他們每一個都能默契地配合,而且使出來的招式時機果斷、效果卓越且威力不凡。

萌黃變身成木葉丸,還能把木葉丸的招牌火遁使得這麼好,這是迷惑對手的關鍵;木葉丸漂亮的變身術,以及在空中也能迅速結印的忍術控制力,則是戰術完成的要點。

在這其中,烏冬的幻術穿插,在各環節的穿針引線,將他們的進攻銜接起來,則是看似不起眼,實則難度最高的部分。

換做對手是普通的中忍,甚至一時大意的上忍,都有可能中招。

「今天就到這裡吧!」櫻解除了冰之高塔,帶著三個學生回到了地面上,她拍了拍手說道,「那麼,為了慶祝你們通過考核,正式成為忍者,以及春野櫻班正式成立,我們去聚餐吧!老師請客!」

「嗯……有什麼想吃的嗎?我對吃這方面倒是沒什麼特別追求呢。」

「一樂拉麵!」木葉丸第一個嚷道,他還沉浸在正式成為下忍的激動中,「慶祝正式成為忍者這種大事,當然是要去吃最好吃的東西啦!」

「喂喂,」春野櫻的表情僵住了,她連連擺手勸道,「怎麼又是拉麵啊,鳴人還沒帶你們吃膩嗎?要不換個地方,比如吃牛肉丸?」

然而三個學生已經陷入幻想拉麵的深淵中無可自拔了——

「好啊好啊!我要吃招牌海鮮拉麵!」「我要吃大碗的牛腩拉麵!」「我肚子已經餓得咕咕叫了,今天我要吃兩碗烏冬拉麵!」「可惡,那個不是烏冬面是烏龍麵啦!」

已經完全聽不進去櫻所說的話了。

第一天當老師的春野櫻無奈地垂下了肩膀,現在的孩子真是不可愛啊……

最終春野櫻班還是去了一樂拉麵。

看著學生們狼吞虎咽的樣子,櫻第一次在心中產生了欣慰的感覺。

好像一下子回到了兩年前。

第七班剛剛組建的時候,卡卡西也帶他們在這裡聚餐過。

只是沒想到,這麼快春野櫻班便組建起來了;時過境遷,當年白毛青年的位置,如今已經被粉發少女所替代。

而當年她所坐的位置,現在卻坐上了萌黃這個小丫頭。

春野櫻微妙地體會到了那時候卡卡西的心情。

有些煩惱,也有些期待。不知道這三人會在她的指導下成長到何種地步呢?他們三個雖然沒有第七班那麼誇張,不過各自也都是極具潛力的新人。

經過一下午的實戰檢驗,春野櫻已經非常了解她的這三個學生了。

猿飛木葉丸是均衡發展的類型,跟他的爺爺一樣。他主修火遁,忍術使得不錯,威力和施展速度都是下忍中的佼佼者;體術也很厲害,一板一眼的,動作簡潔凌厲,在這個年齡已經算是很強的忍者了,不愧被三代調教出來的孩子。

性情上有點毛躁,性格積極主動,是個外向的活躍孩子。

對木葉丸不需要太多特別的教導,因為三代在一直給他量身定做修鍊計劃,春野櫻不可能做得更好了;她所需要做的,就是不斷地與他對戰,給他喂招,讓他將學到的東西融入進戰鬥中就可以了。

非常省心的學生。

接著是烏冬。

烏冬主攻幻術,體術和忍術一般,不過忍具投擲還是做得不錯的。性格上有點內向,缺點是不夠主動,可能是因為長期跟在木葉丸身後的原因。

對他的指導就是加強查克拉控制里的練習,以及教導他的幻術。體術和忍術適當練習、不成為短板就好。好在春野櫻前段時間下來不少功夫在幻術上面,雖說還不是什麼幻術大家,不過用來迷惑普通人和指導下忍已經足夠了。

等烏冬什麼時候幻術能讓櫻產生一瞬間的恍惚,大概他就算是幻術有所成就了!

教導他也不是很難。

最後是萌黃。

萌黃是春野櫻最為留意的學生,因為她的類型最像春野櫻自己。都是忍術型的忍者,而且都是水遁為第一屬性。萌黃厲害的地方在於她在這個年紀就開發出了第二屬性,顯然在忍術方面極有天賦。要知道連櫻自己,也是在成為下忍之後才開發出了風遁的屬性呢!

而且,她在查克拉控制力方面也不弱,剛才的戰鬥中,萌黃時不時也能打出完全不符合她的纖細體形的巨大力量……!

新一代的怪力傳人嗎?

所以對萌黃,櫻會特別用心地指導她。雖然她目前還沒有收徒弟的意向……

不過根據她的估計,教導萌黃也會是一件很省心的事情,只要把自己懂的東西一項項教給她就好了!

拉麵吃到最後。

春野櫻舉起茶杯:「來,木葉丸、烏冬和萌黃,咱們以茶代酒,慶祝春野櫻班的成立!」

四人舉杯碰到了一起。

春野櫻的帶隊生涯,便這樣開始了。

……

……

每一個新班級剛開始時,都是從低級任務做起來的。

即便是日後註定了要叱吒風雲的人物,也要經歷這個階段。

「所以我們的第一個任務,就是掃地嗎?」木葉丸忿忿地說道,手裡拿著一跟掃帚,一邊掃地一邊抱怨著,「可惡,我們可是忍者啊!」

春野櫻的那兩句解釋顯然沒能說服得了他。

另外兩個,烏冬和萌黃顯然深有同感,覺得自己的第一個任務應該是什麼酷炫的高級任務才行。

「怎麼,你們有什麼不滿意的地方嗎?」春野櫻那雙漂亮的淺綠眸子掃過來,冷冷地說道,眼神中的寒光頓時讓三個小屁孩縮了縮腦袋。

「沒、沒有!」木葉丸弱弱地說道。

看到老大也癟了下去,烏冬和萌黃頓時噤若寒蟬,大氣也不敢出一聲。

看著三個服服帖帖的樣子,櫻滿意地點點頭,也不枉她昨天給三個人立的第一個下馬威,他們果然不敢在她面前調皮搗蛋了。

她想了想,還是解釋了兩句。

「不要因為是低級任務就看不起它。」 最強平民NPC 春野櫻解說道,「事實上,沒有這些低級任務,木葉不出一個月功夫,就會毀掉了!」

「這麼嚴重嗎?」木葉丸一邊掃地一邊懷疑地問道。

「你們可能把這些小事都當作理所當然了,實際上,維護一座城市的運行,需要大量的人手和海量的低級任務!想想看,如果整個木葉都沒有人掃地清潔,那麼幾十天之後是不是每條街都變得滿地垃圾,成了一個無法住人的垃圾城了呢?」

春野櫻晃晃手指,將這裡的道理娓娓道來。

「再想想,如果不發布種地的低級任務,僅靠村子的普通人做為農民,他們種地的效率那麼低下,是遠遠不足以種出足夠的糧食給村子里的人吃的!」

實際上,在木葉這裡,已經有一部分低級忍者開始轉為專門的生產型忍者了。

這其中蘊含的生產變革,恐怕是忍界千年來都未有發生過的大變動。其實這種變革早就應該有苗頭了,只是接連的世界大戰打斷了它的發展進程而已。而如今世界和平了十來年,這種趨勢便又頑強地探出了頭。

如果這次和平能延續更長時間,或許這股力量會將整個世界都改造得面目全非……!

這裡面的東西,連春野櫻自己也看不太清楚,她畢竟才剛剛升為正式忍者兩年時間;而整個忍界對社會科學有深入認識的人更是少之又少,恐怕要小於五指之數。

故此,櫻也只能膚淺地向學生們談一下表象。

「類似這樣的低級任務還有很多,木葉數量最多的任務就是低級任務,這些任務是維持一個忍村正常運轉的必備任務,是必不可少的!「

「另外,對於很多年紀大一點的下忍來說,他們沒有足夠的實力完成高級任務,所以這些低級任務獲得的酬金,就是他們生活上的最大收入來源!沒有低級任務,他們恐怕就連飯都吃不上了……」

三人沉思了一會,便接受了櫻的教誨。

不過,他們雖然理解了低級任務的重要性,可仍然沒精打採的,一副有氣無力的樣子。

春野櫻嘆了一口氣,本來還打算讓他們體驗一下下忍的艱辛,這樣看還是算了吧;春野櫻班本來就不會在下忍階段待太長時間,這種體驗也就可有可無了。

「別這麼沒有精神的樣子嘛!」櫻拍拍手把學生們的注意力吸引過來,說道,「你們可是忍者,為什麼就一定要循規蹈矩地慢慢清潔呢?做點符合自己忍者身份的事情來!」

春野櫻剛才的提示,一下子讓三個學生們打開了腦洞,他們頓時開始用自己的招式各顯神通起來!

(第二更獻上,保底更新12!)

(中午有事出去,這一更晚了,抱歉~進入加更狀態,每天至少三更,一萬字!每200月票加更一章!)

(求月票,求訂閱!) 春野櫻看了三個學生一眼,便跳下屋頂,一個個地點評過去。

「嗯,不錯,用影分身術幫忙掃地,效率一下子提高了幾倍。不過木葉丸,你可要小心分身結束之後記憶回歸造成的精神壓力!」
萌黃的水遁忍術和體術是三人的主要輸出點。

她的查克拉控制力比烏冬還強,對忍術的把握很到位。體術方面也不差,能夠嫻熟地使用查克拉加持肉體,所以速度不錯,力量更是讓她有點吃驚——她也是適合使用怪力的體質,在戰鬥中,已經隱約體現了出來。

木葉丸是輔助攻擊手,靠火遁和近身體術進攻。

他最擅長的是體術,速度和技巧在三人中是最頂尖的,而且有一種天生的對戰鬥的敏銳感覺,總能找到最合適的進攻時機!所以,三人中雖然萌黃輸出最高,但是萌黃卻只是負責與櫻正面對抗,而當櫻露出破綻之後,致命一擊就由木葉丸來發起!

當然,這也意味著木葉丸成了被打擊得最多的那個人。

「啊——!」

空中傳來一陣慘絕人寰的凄厲叫聲,這是木葉丸又一次被扔出了塔外,他好像暫時還克服不了這種發自內心的恐懼,大概是真的有點恐高吧;不過木葉丸已經學會了迅速從恐懼中恢復過來,揮手扔出一根繩子綁住冰塔,止住了下墜之勢,然後爬了上來。

「用腳爬樹的技巧也學會了,」櫻心中暗忖,「踩水的練習多半也被三代大人教過了。」

從技巧上看,他們三個的基礎已經很踏實了;櫻就是不安排特別的修鍊,每天只是單純地跟他們對練,這三個人也能很快成長起來。

看來做他們的帶隊老師還真是一件輕鬆的事情。

櫻笑了一下,看著第N次作戰失敗后,三個人正湊在一起交流討論第N+1次的進攻方案。

百折不撓的精神還是挺好的;不過,他們的進攻套路櫻已經看得很清楚了,雖然每次都有一點變化,但是萬變不離其宗,核心的東西還是那一套,看起來,下一次進攻也不會有太多變化。

那麼就到此為止吧。

也差不多該宣布他們考核通過了,雖然她到現在為止還站在原地一動不動;不過春野櫻始終沒忘記,她要考驗的是他們的團隊精神,這一點上三個人都已經合格了。

「咳咳。」櫻老師清了清嗓子,正準備說話。

三個學生突然散開:「老師,接招吧!這次我們一定可以成功!」

這句話是今天第幾次聽到了?櫻提了提眉毛,既然他們還想再來一次,那就由他們吧!

打頭陣的仍然是烏冬的幻術:「幻術-奈落見之術!」

這個幻術通過能使敵人看到心中最恐懼的影像,從而受到心靈打擊,是一個很常見的幻術。烏冬使得很嫻熟,對於一個剛畢業的下忍來說,這已經相當不錯了。

春野櫻假裝愣了半秒;幻術顯然沒法對櫻造成影響,但是作為考核的話,是要適當放放水的……

釋放完幻術的烏冬和萌黃、木葉丸對視一眼——「我的幻術只能干擾到老師不到一秒的時間,快趁機進攻!」

他的眼神傳達了這個意思。

木葉丸點頭,在烏冬使出幻術的同時,默契地甩出一發巨大的火球:「火遁-豪火球之術!」

萌黃也在同時取出一個半人高的風魔手裡劍,疾射向春野櫻!

嗖嗖——

手裡劍劃過一個巨大的圓弧,繞過火球,從櫻的側後方射了過來!

幻術騷擾的瞬間,正面和側面同時發起進攻;默契的配合使得簡單的忍術、體術和幻術也能發揮出很大的威力,何況,他們的幻術、火遁和忍具都使得非常出彩!

這一發火球,威力比之前還要厲害呢……

「幹得不錯。」櫻點頭說道,使出「水遁-水陣壁」擋住了豪火球的進攻,接著,猛地側身,輕鬆地躲過了風魔手裡劍的突襲。

她感受到了熟悉的查克拉變化的味道,這個戰術她似乎在某人身上經常看到!套路並不出奇,不過細節上他們做得了下忍的極致,兩個變身術都完成得很精緻!

「接下來呢?」

接著,嘭——!風魔手裡劍在繞過櫻的瞬間,竟驟然變化成木葉丸的樣子:「火遁-豪火球之術!」

「精彩!」

那麼,作為獎勵……

春野櫻挪動了腳步,避開了火球的進攻。

(第一更獻上,為諾隆諾亞?索隆加更!【注】)

(進入加更狀態,每天至少三更一萬字!每200月票加更一章!)

(求月票,求訂閱!)

(昨晚毒奶瞬發了,10點開始就困得不行,眯一會寫一會最後還是扛不住了。) 第308章,標題寫錯了

根據她定下來的規則,三個學生已經贏了。

砰!櫻望過去,只見剛才在對面使出豪火球的木葉丸變回了萌黃的樣子,另一個萌黃則在一團煙霧中消失了。

「好了,我輸了!你們通過了我的考核!」櫻朗聲說道。

「耶!」三個學生本來已經累得站不起來了,聽到她宣布結果后,頓時歡呼雀躍起來,精力好像瞬間又恢復過來了一樣。

「很棒的團隊協作!」櫻笑道,「想不到萌黃你除了水遁以外,還能使用火遁!你把這個底牌一直按住不使用,等到最後一次進攻時才突然用出來,而且火遁使得很精湛,這取得了很好的偽裝效果!」

萌黃有點羞澀地笑了一下。

「烏冬的幻術也用得很好,一開場的幻術騷擾,以及剛才用幻術精準干擾了我的感知,掩護木葉丸使出了最後一擊。」櫻又望向烏冬,誇獎道;這個小男生頓時自豪地笑起來。

「最後是木葉丸,精彩的變身術!無論是查克拉控制還是變化的外型,都做幹得漂亮。還有終結戰鬥的那發豪火球,能在空中短暫的兩秒內施展出來,可見你對這個忍術掌握到了很高的水平!」

春野櫻最後轉向木葉丸點頭說道,一番誇讚之語頓時讓他露出了燦爛的笑容。

櫻的這幾番話倒不是誇大其詞。

整個戰鬥過程,春野櫻洞若觀火,那幾個變身術她其實早就看穿了,所以才能一口點出剛才戰鬥的要點。

戰術不怕老套、不怕簡單,只要能使得精彩就行;就好像同樣的套路同樣的情節,有些作者寫起來就妙趣橫生,有些人就寫得乾乾巴巴,甚至充滿毒點。

這一套戰術的關鍵點,就在於他們每一個都能默契地配合,而且使出來的招式時機果斷、效果卓越且威力不凡。

萌黃變身成木葉丸,還能把木葉丸的招牌火遁使得這麼好,這是迷惑對手的關鍵;木葉丸漂亮的變身術,以及在空中也能迅速結印的忍術控制力,則是戰術完成的要點。

在這其中,烏冬的幻術穿插,在各環節的穿針引線,將他們的進攻銜接起來,則是看似不起眼,實則難度最高的部分。

換做對手是普通的中忍,甚至一時大意的上忍,都有可能中招。

「今天就到這裡吧!」櫻解除了冰之高塔,帶著三個學生回到了地面上,她拍了拍手說道,「那麼,為了慶祝你們通過考核,正式成為忍者,以及春野櫻班正式成立,我們去聚餐吧!老師請客!」

「嗯……有什麼想吃的嗎?我對吃這方面倒是沒什麼特別追求呢。」

「一樂拉麵!」木葉丸第一個嚷道,他還沉浸在正式成為下忍的激動中,「慶祝正式成為忍者這種大事,當然是要去吃最好吃的東西啦!」

「喂喂,」春野櫻的表情僵住了,她連連擺手勸道,「怎麼又是拉麵啊,鳴人還沒帶你們吃膩嗎?要不換個地方,比如吃牛肉丸?」

然而三個學生已經陷入幻想拉麵的深淵中無可自拔了——

「好啊好啊!我要吃招牌海鮮拉麵!」「我要吃大碗的牛腩拉麵!」「我肚子已經餓得咕咕叫了,今天我要吃兩碗烏冬拉麵!」「可惡,那個不是烏冬面是烏龍麵啦!」

已經完全聽不進去櫻所說的話了。

第一天當老師的春野櫻無奈地垂下了肩膀,現在的孩子真是不可愛啊……

最終春野櫻班還是去了一樂拉麵。

看著學生們狼吞虎咽的樣子,櫻第一次在心中產生了欣慰的感覺。

好像一下子回到了兩年前。

第七班剛剛組建的時候,卡卡西也帶他們在這裡聚餐過。

只是沒想到,這麼快春野櫻班便組建起來了;時過境遷,當年白毛青年的位置,如今已經被粉發少女所替代。

而當年她所坐的位置,現在卻坐上了萌黃這個小丫頭。

春野櫻微妙地體會到了那時候卡卡西的心情。

有些煩惱,也有些期待。不知道這三人會在她的指導下成長到何種地步呢?他們三個雖然沒有第七班那麼誇張,不過各自也都是極具潛力的新人。

經過一下午的實戰檢驗,春野櫻已經非常了解她的這三個學生了。

猿飛木葉丸是均衡發展的類型,跟他的爺爺一樣。他主修火遁,忍術使得不錯,威力和施展速度都是下忍中的佼佼者;體術也很厲害,一板一眼的,動作簡潔凌厲,在這個年齡已經算是很強的忍者了,不愧被三代調教出來的孩子。

性情上有點毛躁,性格積極主動,是個外向的活躍孩子。

對木葉丸不需要太多特別的教導,因為三代在一直給他量身定做修鍊計劃,春野櫻不可能做得更好了;她所需要做的,就是不斷地與他對戰,給他喂招,讓他將學到的東西融入進戰鬥中就可以了。

非常省心的學生。

接著是烏冬。

烏冬主攻幻術,體術和忍術一般,不過忍具投擲還是做得不錯的。性格上有點內向,缺點是不夠主動,可能是因為長期跟在木葉丸身後的原因。

對他的指導就是加強查克拉控制里的練習,以及教導他的幻術。體術和忍術適當練習、不成為短板就好。好在春野櫻前段時間下來不少功夫在幻術上面,雖說還不是什麼幻術大家,不過用來迷惑普通人和指導下忍已經足夠了。

等烏冬什麼時候幻術能讓櫻產生一瞬間的恍惚,大概他就算是幻術有所成就了!

教導他也不是很難。

最後是萌黃。

萌黃是春野櫻最為留意的學生,因為她的類型最像春野櫻自己。都是忍術型的忍者,而且都是水遁為第一屬性。萌黃厲害的地方在於她在這個年紀就開發出了第二屬性,顯然在忍術方面極有天賦。要知道連櫻自己,也是在成為下忍之後才開發出了風遁的屬性呢!

而且,她在查克拉控制力方面也不弱,剛才的戰鬥中,萌黃時不時也能打出完全不符合她的纖細體形的巨大力量……!

新一代的怪力傳人嗎?

所以對萌黃,櫻會特別用心地指導她。雖然她目前還沒有收徒弟的意向……

不過根據她的估計,教導萌黃也會是一件很省心的事情,只要把自己懂的東西一項項教給她就好了!

拉麵吃到最後。

春野櫻舉起茶杯:「來,木葉丸、烏冬和萌黃,咱們以茶代酒,慶祝春野櫻班的成立!」

四人舉杯碰到了一起。

春野櫻的帶隊生涯,便這樣開始了。

……

……

每一個新班級剛開始時,都是從低級任務做起來的。

即便是日後註定了要叱吒風雲的人物,也要經歷這個階段。

「所以我們的第一個任務,就是掃地嗎?」木葉丸忿忿地說道,手裡拿著一跟掃帚,一邊掃地一邊抱怨著,「可惡,我們可是忍者啊!」

春野櫻的那兩句解釋顯然沒能說服得了他。

另外兩個,烏冬和萌黃顯然深有同感,覺得自己的第一個任務應該是什麼酷炫的高級任務才行。

「怎麼,你們有什麼不滿意的地方嗎?」春野櫻那雙漂亮的淺綠眸子掃過來,冷冷地說道,眼神中的寒光頓時讓三個小屁孩縮了縮腦袋。

「沒、沒有!」木葉丸弱弱地說道。

看到老大也癟了下去,烏冬和萌黃頓時噤若寒蟬,大氣也不敢出一聲。

看著三個服服帖帖的樣子,櫻滿意地點點頭,也不枉她昨天給三個人立的第一個下馬威,他們果然不敢在她面前調皮搗蛋了。

她想了想,還是解釋了兩句。

「不要因為是低級任務就看不起它。」 最強平民NPC 春野櫻解說道,「事實上,沒有這些低級任務,木葉不出一個月功夫,就會毀掉了!」

「這麼嚴重嗎?」木葉丸一邊掃地一邊懷疑地問道。

「你們可能把這些小事都當作理所當然了,實際上,維護一座城市的運行,需要大量的人手和海量的低級任務!想想看,如果整個木葉都沒有人掃地清潔,那麼幾十天之後是不是每條街都變得滿地垃圾,成了一個無法住人的垃圾城了呢?」

春野櫻晃晃手指,將這裡的道理娓娓道來。

「再想想,如果不發布種地的低級任務,僅靠村子的普通人做為農民,他們種地的效率那麼低下,是遠遠不足以種出足夠的糧食給村子里的人吃的!」

實際上,在木葉這裡,已經有一部分低級忍者開始轉為專門的生產型忍者了。

這其中蘊含的生產變革,恐怕是忍界千年來都未有發生過的大變動。其實這種變革早就應該有苗頭了,只是接連的世界大戰打斷了它的發展進程而已。而如今世界和平了十來年,這種趨勢便又頑強地探出了頭。

如果這次和平能延續更長時間,或許這股力量會將整個世界都改造得面目全非……!

這裡面的東西,連春野櫻自己也看不太清楚,她畢竟才剛剛升為正式忍者兩年時間;而整個忍界對社會科學有深入認識的人更是少之又少,恐怕要小於五指之數。

故此,櫻也只能膚淺地向學生們談一下表象。

「類似這樣的低級任務還有很多,木葉數量最多的任務就是低級任務,這些任務是維持一個忍村正常運轉的必備任務,是必不可少的!「

「另外,對於很多年紀大一點的下忍來說,他們沒有足夠的實力完成高級任務,所以這些低級任務獲得的酬金,就是他們生活上的最大收入來源!沒有低級任務,他們恐怕就連飯都吃不上了……」

三人沉思了一會,便接受了櫻的教誨。

不過,他們雖然理解了低級任務的重要性,可仍然沒精打採的,一副有氣無力的樣子。

春野櫻嘆了一口氣,本來還打算讓他們體驗一下下忍的艱辛,這樣看還是算了吧;春野櫻班本來就不會在下忍階段待太長時間,這種體驗也就可有可無了。

「別這麼沒有精神的樣子嘛!」櫻拍拍手把學生們的注意力吸引過來,說道,「你們可是忍者,為什麼就一定要循規蹈矩地慢慢清潔呢?做點符合自己忍者身份的事情來!」

春野櫻剛才的提示,一下子讓三個學生們打開了腦洞,他們頓時開始用自己的招式各顯神通起來!

(第二更獻上,保底更新12!)

(中午有事出去,這一更晚了,抱歉~進入加更狀態,每天至少三更,一萬字!每200月票加更一章!)

(求月票,求訂閱!) 春野櫻看了三個學生一眼,便跳下屋頂,一個個地點評過去。

「嗯,不錯,用影分身術幫忙掃地,效率一下子提高了幾倍。不過木葉丸,你可要小心分身結束之後記憶回歸造成的精神壓力!」
Свернуть

Уважаемые пользователи! Администрация сайта «Реальные отзывы» убедительно просит предоставлять конкретные факты (номер, дату заказа и проч.), чтобы мы не сочли ваш отзыв наговором конкурентов. Благодарим за понимание. Не подкрепленные фактами отзывы будут удаляться как неинформативные.

Оставить отзыв

Имя (обязательно):
Электропочта (не обязательно):

негативный отзыв нейтральный отзыв положительный отзы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