Товары для дома » Для ремонта и обустройства » Электро Инструмент » Шуруповерты
Бытовая техника » Мелкая и средняя техника

轟!

  • Дополнительно:
剎那間,只見長槍被李瀟的雙手握住,手臂震動之下,將上面的符文盡數磨滅。

這一幕,著實讓著妖族男子心驚。

這青色長槍,可是九星器甲,更是夾帶著他的靈力。

結果,竟然被李瀟徒手接住了!

這肉身,該有多強?

「殺!」

這一刻,李瀟大喝一聲,虛靈渡施展,瞬息之間,就衝到了這男子的身前。

一拳筆直的擊出,沒有任何花哨,簡單粗暴!

狂暴的靈力在拳頭上咆哮,神曦璀璨,就像是一輪皓月落下。

「好強!」妖族男子心驚,他清楚的感覺到,李瀟這一拳的力量,不弱於靈紙境三重的強者!

不過,這妖族男子既然能從幽冥海內逃脫,必然有其過人之處。

「禁!」

只見其雙手突然結印,一枚枚青色符文顯化,隨即連接在了一起,化作了一根鎖鏈。

鎖鏈騰飛,宛若青蛇,瞬間就將李瀟的手臂纏繞,化解了李瀟的攻擊。

「原來是青蛇族的孽畜!」李瀟眼中殺意突然暴漲,顯然對青蛇族沒有任何好感,甚至厭惡到了極點。

只因李瀟很清楚,當初妖族還沒被封印是,青蛇族便已經在人族領地內肆意,屠殺百萬人族!

「沒想到過去了這麼久,人族還記得我青蛇族,看來當初屠殺了那麼多人族,已經讓我青蛇族的威名流傳了下來。」妖族男子笑道,看似很高傲自豪的樣子。

這讓李瀟心中的怒火更加濃郁了。

殺了那麼多人族,青蛇族不僅沒反省認罪,竟然還自豪。

「抽你經,扒你骨,我要將你煉成靈器!」李瀟怒喝,手臂被束縛,但其雙腳還能行動。

頓時,只見李瀟一腳踏出,帝王步施展!

嗡!

一時間,靈力從李瀟腳下爆發,宛若狂潮,肆意而開。

這妖族男子猝不及防,當即就被一波波靈力狂潮擊中,身影宛若斷線的風箏,倒飛了出去。

沿途,一片片青色鮮血滴落,散發著惡臭。

卡擦!

與此同時,李瀟手臂劇烈的震動了起來,僅以肉身之力,將手臂上的青色鎖鏈震斷。

「有兩下子,只是可惜,你的境界終究是太低,怎能與我抗衡!」妖族男子似乎怒了,擦了一下嘴角的鮮血后,身上光輝閃爍,化出了本體!

(本章完) 「漂亮姐姐,我可以背你。我背你,你就不累了。」

路瑾看著一臉傻氣的男人,突然母愛泛濫。

摸了摸他的頭,說話都溫柔了幾個調,「你去背田甜,聽話。獎勵你一個棒棒糖。」她掏出一個五毛錢的棒棒糖,哄小孩子一樣的遞給他。

周邢看的都嘴角抽搐。

沒想到肖小姐也有這麼腹黑的一面。

最後,樊桎這個傻白甜還是沒有斗得過路瑾這隻老狐狸。

高大的男人聳拉著腦袋,背著嬌小的田甜,比周邢輕鬆多了。

「漂亮姐姐,我要喝水。」

「你是五分鐘前才喝過嗎?」話雖然這麼多,但路瑾還是擰開水瓶,給他喂水。

樊桎喝了兩大口,路瑾就不讓他喝了。

喝這麼多,一會兒往哪排?

樊桎癟了癟嘴,有些生氣。

漂亮姐姐喂的水是甜的,他還沒有喝夠呢。

他的負氣,路瑾絲毫不知,樊桎也就只能自己生悶氣。

「肖糖,這很……古怪。」想了會兒,周邢想出個詞。

他也不知道怎麼說。

如果說之前他們是走哪都能遇見鬼,那現在就是跟開了掛,好運加身,走了這麼長時間,別說鬼了,出了個傻子,什麼都沒有。這簡直比小說里的主角光環都厲害!

太不真實了。

讓他心裡慌得一批。

路瑾也知道這種情況不正常。

但她能怎麼辦?

總不能沒事找事,去拖個鬼打一架吧?

這不是閑的蛋疼嗎?

「小傻子,過來。」

「漂亮姐姐,我不叫小傻子,我叫樊桎。小傻子不知道你在叫誰,請你再叫一遍。」他非常傲嬌的站在原地不動。

喲,這小脾氣見長啊!

「過來!」

樊桎嘴一癟,「漂亮姐姐……」腿還是很誠實的走過來了。

「告訴我,你之前是怎麼進到這裡來的?就是遇見這種奇怪的走廊,是什麼時候?」想到他的智商,路瑾換了個說法。

樊桎歪頭想了想,「唔……我不知道啊。」

路瑾:……

「算了,是我的錯,不該問你。」路瑾抓了抓頭,踹開一個房間。

裡面空蕩蕩的,什麼都沒有。

之前不想遇鬼的時候,它們無處不在。現在需要它們了……

槽!

「給我把這些門都踹開!」我就不信了,就沒有一個裡面藏有鬼!

周邢對這些房間心裡陰影不可謂不重。

但是現在是路瑾的吩咐,就算是害怕……一咬牙,一閉眼,抬腳——

「砰!」

樊桎看的兩眼冒著興奮的光,如果不是路瑾極時制止,他可能已經把田甜扔了,跑上去踹門。

「漂亮姐姐,我也要玩。」

櫻花愛戀99步 路瑾掏出一個棒棒糖,「乖,你在這吃糖就好。」

她把白嘟嘟掏出來保護周邢,自己也開始每個房間的開門。

她之前就是個大傻子。

這些鬼都不知道在這盤踞了幾百年了,她為什麼就沒有想著抓一隻過來帶路?

就是不帶路,問清楚也行啊!

上天就像在跟路瑾對著干一樣,他們都不知道開了多少扇門,真的是乾淨的沒有一絲污穢之物。 青色光輝爆發,妖族男子身影驟變,一頭水桶粗,渾身布滿青色鱗甲的大蛇顯化。

其尾巴橫掃,剛勁有力,夾帶著罡風,靈力更是肆意,宛若橫天一擊,朝著李瀟鎮壓而下。

「化出本體又如何,今日必斬你!」李瀟大喝,毫無懼意,雙手捏拳印,金色拳芒如兩顆耀陽,逆沖而起。

轟!

轟!

在兩道爆響下,拳芒近乎無匹,震的蛇尾都在顫動,更有手掌大小的鱗甲被擊落,青色血液如傾盆大雨落下。

吼!

妖族男子怒吼,青色的瞳孔中,終於是出現了一絲驚恐之意。

畢竟妖族一旦化出本體,實力就會大漲,連肉身都會增強幾分。

他難以置信,一個御靈三重的人族,竟然徒手硬撼他的蛇尾,並且……他不敵!

「區區小妖,也想禍亂人族,今日鎮壓你!」李瀟凝眸,又是一道拳印擊出。

這一次,拳芒衝出后,化作了一頭金翅大鵬,一聲鳴叫傳出,似要橫擊長空。

妖族男子心驚,他看到這一拳后,頭也不回,轉身就跑。

只因,他從妖族的古籍之中見過這種拳法,這是絕世武技,大鵬伏日拳!

據說,這種拳法修鍊到極致,一拳可將耀陽擊落,可撼動星辰,撕裂虛空!

「你跑的了嗎?」李瀟冷聲道,又是一擊大鵬伏日拳擊出。

剎那間,只見兩道金翅大鵬的虛影顯化,金光璀璨,幾息之間就追上了妖族男子。

轟!

轟!

兩道爆響之下,妖族男子連反抗的餘地都沒,直接被拳芒攔腰轟成了兩半。

內臟崩碎,血雨飄灑,凌亂了一地。

不過,這妖族男子很強,至少生命力很頑強。

五臟六腑被震碎,身軀斷裂,竟然沒死。

他的軀體在縮小,最終化作了拇指大小的一條青蛇,欲圖沿著山石裂縫逃離這裡。

「封!」

李瀟自然不怕對方逃走,人皇符文一閃,按在了地面之上。

頓時,萬妖谷之下的龍脈之力被召喚,一道道黃道之氣,化作了牢籠,將妖族男子禁錮了起來。

「你究竟是誰!?」

這一刻,妖族男子驚呼,他突然想起了妖族內的一個傳說。

那是關於人族的一個男子,無敵的故事。

「整個人族,只有人皇才能召喚龍脈之力,你不可能是人皇!」妖族男子沉聲道。

「三千年前,妖族禍亂人間,屠殺人族,本皇將妖族封印於幽冥海,沒想到你們不知反省,還欲圖再次出世,禍亂人族,不可饒恕!」李瀟怒喝道。

這話一出,這妖族男子眼中充滿了驚駭之意。

他無法相信,眼前這個十六七歲的少年,竟然自稱「本皇」!

「你是……人皇?」妖族男子艱難的開口,心中的驚駭之意,讓他忘記了自身的處境。

如今的他,只想知道一件事,三千年前隕落的人皇,難不成有復活了!?

「何須作假。」李瀟輕語,隨即雙手結印,龍脈之力爆發,徹底撕裂了妖族男子的身軀。

其蛇經被剝離,蛇骨被拔出,身形俱滅。

「青蛇族肉身強大,柔韌性堪稱上等,這些蛇經和蛇骨,倒是可以做一把長弓。」李瀟暗道,隨後又兩顆毒牙收了過來,準備煉成利箭。

嗡!

就在此刻,李瀟的頭頂,那無盡的天穹之上,突然傳出了一道驚天的轟鳴之聲。

隨即,瑞霞瀰漫,金蓮浮現,隱約間還能聽到諸神誦經之聲。

一縷縷潔白的物質,化作了光雨,從天而降,將李瀟籠罩了下去。

「平定獸潮,天降功德,鑄浮屠塔!」

這一刻,李瀟運轉聖浮屠功,一縷縷白色物質在體內凝聚,最終匯入了丹田之中。

隨著聖浮屠功不斷的運轉,白色物質神曦閃爍,最終化作了一層塔身。

塔身潔白如玉,呈六角形,散發著神聖而又厚重的氣息。

這,就是浮屠塔身!

發動獸潮的原因被殺,獸潮之事終於是告一段落。

李瀟算是為人族做了一大貢獻,上蒼賜予功德,以顯天道。
剎那間,只見長槍被李瀟的雙手握住,手臂震動之下,將上面的符文盡數磨滅。

這一幕,著實讓著妖族男子心驚。

這青色長槍,可是九星器甲,更是夾帶著他的靈力。

結果,竟然被李瀟徒手接住了!

這肉身,該有多強?

「殺!」

這一刻,李瀟大喝一聲,虛靈渡施展,瞬息之間,就衝到了這男子的身前。

一拳筆直的擊出,沒有任何花哨,簡單粗暴!

狂暴的靈力在拳頭上咆哮,神曦璀璨,就像是一輪皓月落下。

「好強!」妖族男子心驚,他清楚的感覺到,李瀟這一拳的力量,不弱於靈紙境三重的強者!

不過,這妖族男子既然能從幽冥海內逃脫,必然有其過人之處。

「禁!」

只見其雙手突然結印,一枚枚青色符文顯化,隨即連接在了一起,化作了一根鎖鏈。

鎖鏈騰飛,宛若青蛇,瞬間就將李瀟的手臂纏繞,化解了李瀟的攻擊。

「原來是青蛇族的孽畜!」李瀟眼中殺意突然暴漲,顯然對青蛇族沒有任何好感,甚至厭惡到了極點。

只因李瀟很清楚,當初妖族還沒被封印是,青蛇族便已經在人族領地內肆意,屠殺百萬人族!

「沒想到過去了這麼久,人族還記得我青蛇族,看來當初屠殺了那麼多人族,已經讓我青蛇族的威名流傳了下來。」妖族男子笑道,看似很高傲自豪的樣子。

這讓李瀟心中的怒火更加濃郁了。

殺了那麼多人族,青蛇族不僅沒反省認罪,竟然還自豪。

「抽你經,扒你骨,我要將你煉成靈器!」李瀟怒喝,手臂被束縛,但其雙腳還能行動。

頓時,只見李瀟一腳踏出,帝王步施展!

嗡!

一時間,靈力從李瀟腳下爆發,宛若狂潮,肆意而開。

這妖族男子猝不及防,當即就被一波波靈力狂潮擊中,身影宛若斷線的風箏,倒飛了出去。

沿途,一片片青色鮮血滴落,散發著惡臭。

卡擦!

與此同時,李瀟手臂劇烈的震動了起來,僅以肉身之力,將手臂上的青色鎖鏈震斷。

「有兩下子,只是可惜,你的境界終究是太低,怎能與我抗衡!」妖族男子似乎怒了,擦了一下嘴角的鮮血后,身上光輝閃爍,化出了本體!

(本章完) 「漂亮姐姐,我可以背你。我背你,你就不累了。」

路瑾看著一臉傻氣的男人,突然母愛泛濫。

摸了摸他的頭,說話都溫柔了幾個調,「你去背田甜,聽話。獎勵你一個棒棒糖。」她掏出一個五毛錢的棒棒糖,哄小孩子一樣的遞給他。

周邢看的都嘴角抽搐。

沒想到肖小姐也有這麼腹黑的一面。

最後,樊桎這個傻白甜還是沒有斗得過路瑾這隻老狐狸。

高大的男人聳拉著腦袋,背著嬌小的田甜,比周邢輕鬆多了。

「漂亮姐姐,我要喝水。」

「你是五分鐘前才喝過嗎?」話雖然這麼多,但路瑾還是擰開水瓶,給他喂水。

樊桎喝了兩大口,路瑾就不讓他喝了。

喝這麼多,一會兒往哪排?

樊桎癟了癟嘴,有些生氣。

漂亮姐姐喂的水是甜的,他還沒有喝夠呢。

他的負氣,路瑾絲毫不知,樊桎也就只能自己生悶氣。

「肖糖,這很……古怪。」想了會兒,周邢想出個詞。

他也不知道怎麼說。

如果說之前他們是走哪都能遇見鬼,那現在就是跟開了掛,好運加身,走了這麼長時間,別說鬼了,出了個傻子,什麼都沒有。這簡直比小說里的主角光環都厲害!

太不真實了。

讓他心裡慌得一批。

路瑾也知道這種情況不正常。

但她能怎麼辦?

總不能沒事找事,去拖個鬼打一架吧?

這不是閑的蛋疼嗎?

「小傻子,過來。」

「漂亮姐姐,我不叫小傻子,我叫樊桎。小傻子不知道你在叫誰,請你再叫一遍。」他非常傲嬌的站在原地不動。

喲,這小脾氣見長啊!

「過來!」

樊桎嘴一癟,「漂亮姐姐……」腿還是很誠實的走過來了。

「告訴我,你之前是怎麼進到這裡來的?就是遇見這種奇怪的走廊,是什麼時候?」想到他的智商,路瑾換了個說法。

樊桎歪頭想了想,「唔……我不知道啊。」

路瑾:……

「算了,是我的錯,不該問你。」路瑾抓了抓頭,踹開一個房間。

裡面空蕩蕩的,什麼都沒有。

之前不想遇鬼的時候,它們無處不在。現在需要它們了……

槽!

「給我把這些門都踹開!」我就不信了,就沒有一個裡面藏有鬼!

周邢對這些房間心裡陰影不可謂不重。

但是現在是路瑾的吩咐,就算是害怕……一咬牙,一閉眼,抬腳——

「砰!」

樊桎看的兩眼冒著興奮的光,如果不是路瑾極時制止,他可能已經把田甜扔了,跑上去踹門。

「漂亮姐姐,我也要玩。」

櫻花愛戀99步 路瑾掏出一個棒棒糖,「乖,你在這吃糖就好。」

她把白嘟嘟掏出來保護周邢,自己也開始每個房間的開門。

她之前就是個大傻子。

這些鬼都不知道在這盤踞了幾百年了,她為什麼就沒有想著抓一隻過來帶路?

就是不帶路,問清楚也行啊!

上天就像在跟路瑾對著干一樣,他們都不知道開了多少扇門,真的是乾淨的沒有一絲污穢之物。 青色光輝爆發,妖族男子身影驟變,一頭水桶粗,渾身布滿青色鱗甲的大蛇顯化。

其尾巴橫掃,剛勁有力,夾帶著罡風,靈力更是肆意,宛若橫天一擊,朝著李瀟鎮壓而下。

「化出本體又如何,今日必斬你!」李瀟大喝,毫無懼意,雙手捏拳印,金色拳芒如兩顆耀陽,逆沖而起。

轟!

轟!

在兩道爆響下,拳芒近乎無匹,震的蛇尾都在顫動,更有手掌大小的鱗甲被擊落,青色血液如傾盆大雨落下。

吼!

妖族男子怒吼,青色的瞳孔中,終於是出現了一絲驚恐之意。

畢竟妖族一旦化出本體,實力就會大漲,連肉身都會增強幾分。

他難以置信,一個御靈三重的人族,竟然徒手硬撼他的蛇尾,並且……他不敵!

「區區小妖,也想禍亂人族,今日鎮壓你!」李瀟凝眸,又是一道拳印擊出。

這一次,拳芒衝出后,化作了一頭金翅大鵬,一聲鳴叫傳出,似要橫擊長空。

妖族男子心驚,他看到這一拳后,頭也不回,轉身就跑。

只因,他從妖族的古籍之中見過這種拳法,這是絕世武技,大鵬伏日拳!

據說,這種拳法修鍊到極致,一拳可將耀陽擊落,可撼動星辰,撕裂虛空!

「你跑的了嗎?」李瀟冷聲道,又是一擊大鵬伏日拳擊出。

剎那間,只見兩道金翅大鵬的虛影顯化,金光璀璨,幾息之間就追上了妖族男子。

轟!

轟!

兩道爆響之下,妖族男子連反抗的餘地都沒,直接被拳芒攔腰轟成了兩半。

內臟崩碎,血雨飄灑,凌亂了一地。

不過,這妖族男子很強,至少生命力很頑強。

五臟六腑被震碎,身軀斷裂,竟然沒死。

他的軀體在縮小,最終化作了拇指大小的一條青蛇,欲圖沿著山石裂縫逃離這裡。

「封!」

李瀟自然不怕對方逃走,人皇符文一閃,按在了地面之上。

頓時,萬妖谷之下的龍脈之力被召喚,一道道黃道之氣,化作了牢籠,將妖族男子禁錮了起來。

「你究竟是誰!?」

這一刻,妖族男子驚呼,他突然想起了妖族內的一個傳說。

那是關於人族的一個男子,無敵的故事。

「整個人族,只有人皇才能召喚龍脈之力,你不可能是人皇!」妖族男子沉聲道。

「三千年前,妖族禍亂人間,屠殺人族,本皇將妖族封印於幽冥海,沒想到你們不知反省,還欲圖再次出世,禍亂人族,不可饒恕!」李瀟怒喝道。

這話一出,這妖族男子眼中充滿了驚駭之意。

他無法相信,眼前這個十六七歲的少年,竟然自稱「本皇」!

「你是……人皇?」妖族男子艱難的開口,心中的驚駭之意,讓他忘記了自身的處境。

如今的他,只想知道一件事,三千年前隕落的人皇,難不成有復活了!?

「何須作假。」李瀟輕語,隨即雙手結印,龍脈之力爆發,徹底撕裂了妖族男子的身軀。

其蛇經被剝離,蛇骨被拔出,身形俱滅。

「青蛇族肉身強大,柔韌性堪稱上等,這些蛇經和蛇骨,倒是可以做一把長弓。」李瀟暗道,隨後又兩顆毒牙收了過來,準備煉成利箭。

嗡!

就在此刻,李瀟的頭頂,那無盡的天穹之上,突然傳出了一道驚天的轟鳴之聲。

隨即,瑞霞瀰漫,金蓮浮現,隱約間還能聽到諸神誦經之聲。

一縷縷潔白的物質,化作了光雨,從天而降,將李瀟籠罩了下去。

「平定獸潮,天降功德,鑄浮屠塔!」

這一刻,李瀟運轉聖浮屠功,一縷縷白色物質在體內凝聚,最終匯入了丹田之中。

隨著聖浮屠功不斷的運轉,白色物質神曦閃爍,最終化作了一層塔身。

塔身潔白如玉,呈六角形,散發著神聖而又厚重的氣息。

這,就是浮屠塔身!

發動獸潮的原因被殺,獸潮之事終於是告一段落。

李瀟算是為人族做了一大貢獻,上蒼賜予功德,以顯天道。
Свернуть

Уважаемые пользователи! Администрация сайта «Реальные отзывы» убедительно просит предоставлять конкретные факты (номер, дату заказа и проч.), чтобы мы не сочли ваш отзыв наговором конкурентов. Благодарим за понимание. Не подкрепленные фактами отзывы будут удаляться как неинформативные.

Оставить отзыв

Имя (обязательно):
Электропочта (не обязательно):

негативный отзыв нейтральный отзыв положительный отзы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