Товары для дома
Отели » Азия

「嗯!只要那名長老手法足夠老辣,我收集的藥材足夠煉製五顆宗極丹。」雲天羽輕輕點了點頭道。

  • Дополнительно:
雲天羽和潘乾雨一邊聊,一邊走,很快來到了熱鬧的道力閣。

雖然雲天羽在此次獸潮中立下了大功,被三長老獎勵了一百萬道力值,但因為三長老沒有過分宣揚這樣事,所以幾乎沒有人認識身懷百萬道力值的雲天羽。

「我想雇傭宗院長老幫我煉丹,不知道需要多少道力值。」雲天羽等待了一會,等到一個無人的窗口,立即走了過去,詢問裡面坐著的一名身穿青綠色長裙,皮膚白皙的美艷少婦。

「雇傭一般長老煉丹,無論成敗一次需要一萬道力值。」美艷少婦冷冰冰的看了一眼有些陌生的雲天羽,輕聲介紹道。

「如果我要雇傭最頂級的長老煉丹,需要多少道力值?」雲天羽繼續詢問道。

「雇傭最頂級的長老,無論成敗,一次需要十萬道力值。」美艷少婦冷冰冰的說道,根本沒有考慮雲天羽會雇傭。

畢竟十萬道力值足以在九宮金塔第六層修鍊十天,很少有人會花如此大代價雇傭頂級長老煉丹,而且還有失敗率。

「一次十萬道力值!好,我雇傭三次頂級長老煉丹,不知道能否立即給我們安排。」雲天羽沉思了一下,詢問道。

「雇傭三次頂級長老煉丹,你有這麼多道力值嗎?」冷冰冰的美艷少婦神情一怔,有些懷疑的問道。

因為美艷少婦在道力閣兌換道力值的十餘年時間中,還從來沒有見過雲天羽這般大手筆的新人。

「放心吧,區區三十萬道力值我還是有的。」雲天羽露出淡淡的笑容,看著滿臉懷疑的美艷少婦,輕聲說道。

抵禦獸潮任務獎勵了雲天羽一百萬道力值,再加上雲天羽掠取楊護法的十萬道力值,花費三十萬道力值對雲天羽幾乎沒有什麼影響。

而道力閣內前來兌換道力值的天宗道院老生聽到雲天羽要花三十萬道力值雇傭宗院頂級長老煉丹,也都露出了吃驚的目光,不少人看向雲天羽的目光透露出不懷好意。

「好,你跟我來吧。」美艷少婦看到雲天羽並不像開玩笑,輕輕起身,走了出來,帶著雲天羽和潘乾雨順著階梯來到了道力閣第三層,一間緊閉的石室外,輕聲說道:「秦長老,有弟子想請你出手幫忙煉丹三次,不知道秦長老有時間嗎?」

「你們進來吧!」聽到美艷少婦的聲音,一道蒼老的聲音在緊閉的石室內傳出。

當雲天羽、潘乾雨跟著美艷少婦走進緊閉的石室時,看到一名頭髮花白,身體乾瘦的老者正坐在一個晶瑩剔透的石床邊,一個金黃色,冒出縷縷白煙的葯爐擺放在了他的眼前。

「你們要找我煉丹,你們可知道我每煉丹一次需要十萬道力值,你們有嗎?」身體枯瘦的秦長老看了一眼年輕很輕的雲天羽和潘乾雨,也產生了懷疑之色,冷冷的詢問道。

「秦長老放心,我這枚道力牌中道力值足夠請動秦長老幫我煉丹三次。」雲天羽取下了自己的道力牌,露出一抹淡淡的笑容道。

雲天羽在秦長老示意下,將道力牌插在石床邊的凹槽中,頓時,雲天羽道力牌顯示出儲存的道力值。

當秦長老和美艷少婦看到雲天羽道力牌中顯示出的道力值達到一百一十萬時,雙雙驚得瞪大了雙眼,情不自禁的揉了一下眼睛。 「你怎麼會有這麼多道力值,你是怎麼積攢的!」美艷少婦喉嚨一滾,瞪大了雙眼,震驚的看著年紀很輕的雲天羽,詢問道「這些道力值都是宗院獎勵的。」雲天羽淡淡一笑,輕聲說道。

「宗院獎勵的,獎勵了你一百餘萬道力值?你到底立下了多大的功勞。」美艷少婦驚呼一聲問道。

「一百萬道力值!難道你就是那雲天羽!」就在美艷少婦滿臉震驚的看著雲天羽時,恢復常態的秦長老突然開口詢問道。

「秦長老認識我?」雲天羽有些意外的看著秦長老,想不通秦長老怎麼會認識自己。

「昨天三長老找到宗院不少老傢伙,將你的事情給我們說了,讓我們好生照顧你,所以我才會知道你。好了,告訴我,你準備找我煉製什麼等級的丹藥。」確定了雲天羽的身份,秦長老說話聲音緩和了很多,輕聲詢問道。

「我想煉製極品地丹等級的宗極丹,不知道秦長老有把握煉製成功嗎?」雲天羽看到自己通過鶴天涯給三長老施壓的計劃起到了成效,心中暗喜,道出了自己此行目的。

「宗極丹,你有煉製宗極丹的藥方和藥草?」秦長老深知宗極丹的藥效,有些意外的問道。

「恩!我都準備好了,不知道秦長老有幾成把握可以煉製出宗極丹。」雲天羽輕輕點了點頭,繼續問道。

「雖然老夫一生都在研究煉丹,但煉製極品地丹最多只有五成把握,所以你要做好心理準備。」秦長老坦白的說道。

「五成把握,那我再多加一次煉丹機會吧。」雲天羽沉思了一下,財大氣粗的說道。

「再加一次就不必了,你給我四份煉製宗極丹的藥材,我盡量幫你煉製出兩顆宗極丹。」因為三長老關係,所以秦長老沒有再要雲天羽十萬道力值。

「多謝了秦長老!」雲天羽露出一絲感激之色,取出了四份煉製宗極丹的藥材,交給了秦長老。

「煉製極品地丹需要的時間較長,你一個月後再來找我,到時我把煉製的宗極丹給你。」收下了雲天羽遞來的四份煉製宗極丹的藥材,秦長老緩緩地說道。

「好,一切拜託秦長老了。」雲天羽輕輕點了點頭,道謝之後和潘乾雨、美艷少婦離開了。

「你們還想兌換其他東西嗎?」得知雲天羽還有八十萬道力值,美艷少婦好似換了一個人十分熱情的問道。

「好,你帶我們去看看,不過我們只兌換極品寶貝,一般寶物我們沒興趣。」雲天羽輕輕點了點頭,提醒道「這個你儘管放心,你有這麼多道力值,我不會拿一般寶物耽誤你時間的。」美艷少婦點了點頭保證道。

「好,那就多謝了!」雲天羽露出淡淡的笑容,跟著美艷少婦回到道力閣大廳,首先將自己前期掠奪的大量寶物兌換了三十餘萬道力值,然後與潘乾雨花了四十萬道力值分別兌換了一顆可以加速道宗高手境界提升的培元固體丹,以及兩件長劍模樣的上品地器。

兌換完成後,雲天羽和潘乾雨離開了道力閣,並肩向九宮金塔走去,準備去九宮金塔閉關,進一步衝擊自身境界。

「天羽,你準備去九宮金塔第幾層修鍊?」在走往九宮金塔的途中,潘乾雨輕聲問道。

「我準備去九宮金塔第六層修鍊,衝擊三級道宗境界。乾雨,你準備去第幾層修鍊?」雲天羽反問道。

「以我如今的境界,還是乖乖從九宮金塔第五層修鍊吧,不過藉助這顆培元固體丹,一個月內我有信心衝擊到二級道宗境界。」想到九宮金塔第六重精純靈氣的可怕,心有餘悸的潘乾雨輕聲說道。

「那好,那我們分別修鍊,一個月後在九宮金塔第一層見。」商量好后,雲天羽和潘乾雨雙雙加速,來到了九宮金塔,通過空間傳送陣,分別傳送到了第五層和第六層空間。

「嗯,這九宮金塔第六層的人還挺多。」當雲天羽進入到靈氣精純的九宮金塔第六層時,發現第六層建造的五十個聚靈陣中有四十七個聚靈陣早已經啟動,只剩下三處聚靈陣無人使用。

走進一處無人使用的聚靈陣,雲天羽立即服下了血紅色,龍眼大小的培元固體丹,將身份令牌插在了聚靈陣前方凹槽中,開啟了聚靈陣,運轉本源時空訣,調動體內四萬餘顆靈氣本源顆粒快速的煉化灌注到自己身體中的精純靈氣。

當雲天羽吞到肚子中的培元固體丹在身體中融化時,雲天羽感覺自身的潛力不斷被激發,大量靈氣本源顆粒吞噬了精純靈氣以及培元固體丹釋放的能量,快速的分裂,形成新的顆粒。

「這從閉關,我一定要將靈氣本源顆粒的數量修鍊到極致。」感覺到自己身體中靈氣本源顆粒數量越來越多,被濃郁靈氣包裹的雲天羽高速的運轉本源時空訣,衝擊三級道宗境界。

一天、兩天,十天,二十天,當雲天羽在九宮金塔第六層聚靈陣中修鍊了二十五天時間時,雲天羽體內靈氣本源顆粒的數量達到了五萬一千餘顆,很快就能達到五萬一千二百顆的數量極限,形成第三道靈元,衝破瓶頸達到三級道宗境界。

「終於要達到靈氣本源顆粒的數量極限了,如果我體內靈氣本源顆粒完全蛻變成更高等級的地氣本源顆粒,我就能打開時空夢境第二層空間了。」感覺到身體變化,雲天羽露出了濃濃的驚喜之色,在心中默念道。

「咔嚓,咔嚓!」當雲天羽體內靈氣本源顆粒又分裂出二十餘顆,達到五萬一千二百顆極限時,一股強大的吸力在雲天羽身體中透出,瀰漫在靈氣涌動的聚靈陣中,好似鯨吞一般,瘋狂的吞噬聚靈陣中的靈氣,吸得聚靈陣顫抖了起來,一道道細微的裂痕出現在聚靈陣表面。

「那,那聚靈陣怎麼了,表面怎麼會出現裂痕。難道那聚靈陣要爆炸了嗎?」三名身穿白色長衫,長衫綉著一朵白雲,剛剛進入九宮金塔第六層,想要進入聚靈陣修鍊的天宗道院弟子發現雲天羽所在的聚靈陣表面裂開了道道裂痕,臉上露出了濃濃的震驚之色,嚇得根本不敢靠近。

「三級道宗,突破!」當雲天羽體內極限數量的靈氣本源顆粒吞噬了足夠多的靈氣后,瞬間凝聚出第三道靈元,一舉衝破了瓶頸,達到了三級道宗境界。

而雲天羽前期在迷蹤山脈消耗,僅剩一百年的壽元隨著雲天羽境界的提升,急速的恢復,很快恢復到三級道宗應有的八百五十年。

境界突破,壽元增加,雲天羽感覺一股強大的力量瞬間流遍了全身,自身的實力最少提升了十倍,就算不動用底牌,單憑靈氣本源顆粒就足以抗衡六級道宗高手。

「恩,那聚靈陣又恢復正常了!媽的,到底是什麼變態在裡面修鍊,怎麼會讓聚靈陣表面出現了裂痕,那人難道不知道聚靈陣如果爆炸,產生的力量足以毀滅九宮金塔第六層嗎?」三名天宗道院弟子罵罵咧咧的說道。

突破到三級道宗境界,雲天羽調整了一下內息,控制體內五萬餘顆靈氣本源顆粒繼續吞噬聚靈陣灌注到自己身體中的靈氣,鞏固三級道宗境界。

五天時間過後,雲天羽藉助九宮金塔第六層空間濃郁的靈氣,基本鞏固了三級道尊境界,被空間傳送陣傳送離開了九宮金塔,出現在第一層。

雲天羽剛剛傳送到九宮金塔第一層,通往九宮金塔第五層的空間傳送陣閃爍了一下,氣息發生極大變化潘乾雨也出現在了九宮金塔第一層空間。

「乾雨,你突破了!」感覺到潘乾雨自身的氣息發生了極大地變化,雲天羽露出了淡淡的笑容,緩緩走了過來,輕聲問道。

「藉助那顆固本培元丹,我順利突破到二級道宗境界。」難掩喜色的潘乾雨輕輕點了點頭,興奮地說道。

以如此短的時間突破到二級道宗境界,原來的潘乾雨根本沒有想過,此時在潘乾雨心中,對雲天羽更加感激。

「天羽,你突破了嗎?」因為雲天羽有時空夢境遮掩氣息,潘乾雨感覺不出雲天羽真實的實力,輕聲問道。

「恩!我也突破了。」雲天羽點了點頭,輕聲說道。

「天羽,原來我真的很少佩服一個人,現在我佩服死你了,你修鍊速度實在太逆天了。」潘乾雨發自內心的佩服道。

「呵呵!乾雨,我們回去休息吧,明天一早,我們去道力閣拿宗極丹,之後我們去獸符系進行考核。」雲天羽露出淡淡的笑容,提議道。

「恩!」潘乾雨點了點頭,跟著雲天羽離開了九宮金塔,返回了自己居住的院子。

至尊狂女 回到房間,雲天羽並沒有立即休息,而是施展大魔王傳授的千手魂訣,凝聚出十隻火魂手,熟練了一下對火焰的操控力量,為明日獸符系考核做準備。 休息了一夜,第二天一大早,完全恢復體力,精神奕奕的雲天羽和潘乾雨早早的離開了休息的院子,首先來到了宗院最熱鬧的地方道力閣。

「秦長老,我們來了,不知我們能進去嗎?」進入道力閣,雲天羽和潘乾雨順著階梯,直接來到了道力閣第三層拜見秦長老。

「你們終於來了,進來吧。」聽到雲天羽熟悉的聲音,秦長老親自打開石室房門,將雲天羽和潘乾雨迎了進去。

「秦長老,不知道您煉製成功宗極丹了嗎?」走進秦長老煉丹的石室,雲天羽輕聲詢問道。

「老夫不辱使命,運氣不錯的煉製了兩顆宗極丹,並給你節約了一份煉丹材料。」秦長老在乾坤戒指中取出了自己煉製的兩顆ru白色,表面呈現出道道紅色光暈的宗極丹,並拿出了剩下的一份煉製宗極丹的藥材。

「多謝秦長老,這份煉製宗極丹的藥材秦長老留下吧,我們拿走這兩顆宗極丹即可。」雲天羽收走了兩顆宗極丹,並沒有要煉製宗極丹的藥材。

「既然這樣,那老夫就不客氣了!」秦長老看到雲天羽將剩下的那份宗極丹藥材留給了自己,布滿皺紋的臉上露出了一絲喜色,欣喜的說道。

「秦長老,我們不打擾了,告辭!」如願得到了兩顆宗極丹,又與秦長老建立了不錯的關係,雲天羽和潘乾雨就想離開,但這時,收下雲天羽贈予大禮的秦長老突然開口喊住了雲天羽道:「雲天羽,那是兩顆紅心丹,是我閑暇時候煉製的,就當做回禮送給你們吧!在你們服下宗極丹嘗試著突破境界時,服下紅心丹可以大大減緩你們疼痛,保證你們可以順利突破兩個境界。」

「多謝秦長老!」雲天羽看了一眼面帶善意的秦長老,接過了他遞來的兩顆紅心丹,感謝后和潘乾雨一起離開了。

離開秦長老煉丹的石室,雲天羽和潘乾雨沒有停歇,立即前往獸符系所在的院系,進行考核。

「天羽,此次考核你真的沒問題?我可從來沒有見過你施展魂訣練過獸符?」前往獸符院系的路上,潘乾雨有些不放心的問道。

「放心吧乾雨,我一定可以考入獸符系的!」雲天羽自信的說道。

「那就好!」看到雲天羽嘴角邊揚起的自信,潘乾雨放下心來,雙雙加快腳步,來到了修建在天宗山巔最大的湖泊邊上的獸符院系外。

「站住,這裡是獸符院系,外人不得入內。」兩名看守獸符院系拱形石門的弟子看到面容陌生的雲天羽和潘乾雨緩緩的走來,立即大聲喝斥道。

「我們是來獸符系進行考核的,不知二位可否讓我們進去進行考核。」潘乾雨客氣的說道。

「來獸符系進行考核的!放你們進去可以,不過你們每人需要交納一千道力值,否則不準進去。」得知雲天羽和潘乾雨此行目的,兩名守護大門的獸符系弟子相互對視了一眼,不懷好意的說道,想要訛詐一番二人。

「乾雨,不要和他們廢話,我們直接進去。」雲天羽冷冰冰的目光瞥了一眼想要訛詐自己的兩名弟子,閑庭漫步般向獸符院系走去。

「大膽,你還想擅闖獸符院系不成。」兩名三級道宗境界的守門弟子看到雲天羽竟然無視自己闖了進來,臉上立即露出了濃濃的煞氣,立即施展道技攻擊雲天羽。

對於這兩名小角色,雲天羽根本不想理會,當二人釋放的三道靈元之光即將攻擊到他身體上時,雲天羽輕輕抬起手臂,好似拍蒼蠅一般,輕鬆將二人釋放的靈元之光拍碎了。

「你們難道是道系前來找麻煩的。」見識到雲天羽可怕的實力,兩名守門的獸符系弟子毫不猶豫的取出了一枚自己煉化的三級地獸符,迅速的捏碎了,釋放出兩隻相當於二級道宗境界的地獸魂,圍攻向了雲天羽。

「嗡嗡!」兩聲,當兩隻三級地獸魂近身時,雲天羽迅速的取出了雷月彎刀,手持雷月彎刀瞬間劈出了兩道刀芒,直接將兩隻三級地獸魂劈開了。

「有道系老生來我獸符系找麻煩了。」目睹自己釋放出的兩隻三級地獸魂被雲天羽手持雷月彎刀劈開,兩名守門的獸符系弟子嚇的渾身一顫,飛一般逃進了獸符院系,放聲大喊起來。

聽到二**喊聲,一名身穿翠綠色短裙,雖然長相有些普通,但擁有一雙渾圓細長,異常性感大腿的年輕女子聽到動靜,第一個趕了過來。

「荷月師姐,幫幫我們,道系老生來找麻煩了。」兩名心驚肉跳的守門弟子遠遠看到身穿翠綠色短裙的年輕女子心中大喜,立即大聲求救道。

「你們道系的人來我獸符系幹什麼,如果今天你們不給我一個交代,你們休想平平安安離開。」名叫荷月的年輕女子攔住了走進獸符系的雲天羽和潘乾雨,聲音冰冷的警告道。

「我們不是道系的,我們是來獸符系進行考核的。」雲天羽看了一眼阻攔住自己的荷月,感覺荷月應該是暗舞會的人,聲音緩和了一分解釋道。

「來我獸符系進行考核的?如果你們來我獸符系進行考核,為什麼打傷我獸符系弟子。」荷月釋放出五級道宗境界的氣息,咄咄逼人的質問道。

「如果他們不訛詐我們每人一千道力值,我不會出手的。」雲天羽瞥了一眼躲在荷月身後的兩名獸符系弟子,淡淡的說道。

「你不要血口噴人,我們什麼時候訛詐你們一千道力值,荷月師姐,今天你一定要為我們做主啊,我們被欺負的好慘。」兩名守門弟子矢口否認道。

「你們還有何解釋?」聽到兩名守門弟子堅決否認,荷月臉上的寒意更濃了,冷冰冰的質問道。

「信不信由你,我沒有什麼好解釋的。乾雨,我們走吧、」說完,雲天羽直接無視氣的臉色難看的荷月,就想繞過此女去獸符系進行考核。

「囂張,你果然很囂張!想進去,先過了我這關吧。」潑辣的荷月沒有想到雲天羽竟然無視自己,控制不住心中的怒火,咆哮一聲,迅速的施展自己掌握的道技攻擊向了雲天羽。

「冰元掌!」一道彷彿由大量寒冰構造而成,晶瑩剔透,散發著大量寒氣的掌芒被荷月一掌印出,攻擊向了雲天羽。

當散發出冰冷寒氣的冰元掌逼近雲天羽時,雲天羽清晰地感覺到身體周圍空間的溫度瞬間下降,雲天羽感覺荷月施展的冰元掌等級絕對不低,至少達到了中品以上地技。

不過荷月施展的冰元掌威力雖大,但還無法對雲天羽構成威脅,眼看冰元掌就要擊中沒有任何反應的雲天羽。這時,雲天羽控制體內五萬餘顆靈氣本源顆粒構成的三道靈元灌注到了自己拳頭中,轟出了樸實無華的一拳,直接將荷月施展的冰元掌擊碎了。

「你果然是道系前來搗亂的。」荷月沒有想到自己施展的冰元掌竟然被雲天羽一拳擊碎,立即露出了不可思議的神色,惡狠狠的說道。

「荷月,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就在荷月還想繼續攻擊之際,數名聽到動靜的獸符系弟子匆匆趕來。

「天羽,你來了!」當眾弟子中,身穿粉紅色長裙,輕塗淡妝,明艷動人的夏瑩看到眼前的雲天羽和潘乾雨時,立即露出了驚喜之色,親切的打招呼。

「夏瑩師姐,你認識他們?」面色不善的荷月看到夏瑩驚喜的樣子,有些意外的問道。

「他們就是我向你們提起的雲天羽和潘乾雨,也是會長一心想要拉攏的人才。對了,你們怎麼發生衝突了?」夏瑩輕聲介紹道。

聽到雲天羽和潘乾雨竟然是暗舞會會長一心拉攏的人才,再加上雲天羽剛剛展露出的強橫手段,兩名守門弟子嚇得臉色煞白,內心忐忑起來。

「沒什麼,一些小誤會而已!夏瑩,今天我和乾雨前來,是來獸符系進行考核的,不知道你們能幫我們安排一下嗎?」雲天羽看了一眼惶惶不安的兩名守門弟子,沒有再理會兩名小人物,輕聲問道。

「這沒問題!你們跟我來吧,我立即找人通知考核長老,為你們進行考核。」夏瑩熱情的說道。

「夏瑩,你暗舞會在獸符系的勢力很大嘛。」與身材高挑的夏瑩並肩行走的雲天羽露出淡淡的笑容,故意說道。

「宗院四大幫會,只有我暗舞會隸屬於獸符系,剩下三大幫會都是道系的,所以獸符系對我暗舞會的支持很大。」夏瑩毫無隱瞞的說道。

「宗院四大幫會!也許不久的將來,宗院四大幫會將沒有龍吟會的存在。」雲天羽嘴角微微上翹,在心中默念道。

「天羽,乾雨,前面就是我獸符系考核大殿,你們進去等待吧,我在外面等你們,希望你們可以順利通過考核,成為我獸符系的一員。」夏瑩帶著雲天羽和潘乾雨來到了獸符院系內一座由二十餘根白色石柱架起,宏偉巨大的大殿外,輕聲介紹道。

「放心吧,我們一定會通過考核的,我們進去了。」雲天羽和潘乾雨自信的說道,說完,二人踏著層層白色階梯,走進了考核大殿中。 走進考核大殿,雲天羽和潘乾雨看著裝飾華麗的大堂微微有些吃驚,而在大堂環形的階梯後方,修建了二十餘座大門緊閉的石室,每間石室外都站著一名精神奕奕的侍衛進行守護。

「讓你們久等了,你們跟我來吧。」就在雲天羽和潘乾雨站在華麗的考核大堂入口處等待時,兩名身穿深灰色長袍,頭髮雪白,鶴髮童顏的老者出現了。

「是!」雲天羽和潘乾雨點了點頭,跟著兩名鶴髮童顏的考核老者,分別走進了一間考核石室內進行考核。

「老夫姓朱,是此次你考核的考官,想要考核進入獸符系修鍊,說難不難,但說易也不易。主要是看你煉獸符的天賦以及你靈魂火焰的強度。」

「現在,這裡有一團耐高溫的黑色火沙,只要你能在半個時辰時間內將這團火沙燒成火紅色,就算考核成功,但如果你無法將這團火沙燒成火紅色,那就證明你潛力不夠,無法成為一名強大的獸符師,從而失去進入獸符系的資格。」

「不過有暗舞會會長那丫頭為你們保薦,就算你無法燒紅這團火沙,我也會准許你們進入獸符系的,不過你沒有煉獸符的天賦,進入獸符系並非明智的選擇。」朱長老詳細的為雲天羽介紹考核要求后,淡淡的提醒道。

「我明白,如果我無法將這團火沙燒紅,我會放棄進入獸符系,選擇適合自己修鍊的領域。」雲天羽輕輕點了點頭,表面態度道。

「你明白就好。好了,你好好準備一下,感覺可以就給我說,我們立即開始考核。」朱長老叮囑道。

「朱長老,我早已經做好了準備。」雲天羽深吸一口氣,語氣堅定地說道。

「好,既然你準備好了,那就開始了。」朱長老輕輕點了點頭,看了一眼目光堅毅的雲天羽,緩緩地退後了幾步。

「千手魂訣!」當朱長老退後時,雲天羽立即運轉大魔王傳授給自己的千手魂訣,控制自己的靈魂幻化出了十隻燃燒著熊熊火焰的火魂手。

「火焰手臂,他竟然早就掌握了魂訣,開發了自身的靈魂火焰。」當朱長老看到雲天羽施展千手魂訣,凝聚的十隻火焰手臂時,渾濁的雙眸中透露出不可思議之色,目光完全被火魂手所吸引。

凝聚出十隻火魂手,雲天羽立即控制火魂手拿起炭球一般的火沙,釋放熊熊火焰開始煉化。
雲天羽和潘乾雨一邊聊,一邊走,很快來到了熱鬧的道力閣。

雖然雲天羽在此次獸潮中立下了大功,被三長老獎勵了一百萬道力值,但因為三長老沒有過分宣揚這樣事,所以幾乎沒有人認識身懷百萬道力值的雲天羽。

「我想雇傭宗院長老幫我煉丹,不知道需要多少道力值。」雲天羽等待了一會,等到一個無人的窗口,立即走了過去,詢問裡面坐著的一名身穿青綠色長裙,皮膚白皙的美艷少婦。

「雇傭一般長老煉丹,無論成敗一次需要一萬道力值。」美艷少婦冷冰冰的看了一眼有些陌生的雲天羽,輕聲介紹道。

「如果我要雇傭最頂級的長老煉丹,需要多少道力值?」雲天羽繼續詢問道。

「雇傭最頂級的長老,無論成敗,一次需要十萬道力值。」美艷少婦冷冰冰的說道,根本沒有考慮雲天羽會雇傭。

畢竟十萬道力值足以在九宮金塔第六層修鍊十天,很少有人會花如此大代價雇傭頂級長老煉丹,而且還有失敗率。

「一次十萬道力值!好,我雇傭三次頂級長老煉丹,不知道能否立即給我們安排。」雲天羽沉思了一下,詢問道。

「雇傭三次頂級長老煉丹,你有這麼多道力值嗎?」冷冰冰的美艷少婦神情一怔,有些懷疑的問道。

因為美艷少婦在道力閣兌換道力值的十餘年時間中,還從來沒有見過雲天羽這般大手筆的新人。

「放心吧,區區三十萬道力值我還是有的。」雲天羽露出淡淡的笑容,看著滿臉懷疑的美艷少婦,輕聲說道。

抵禦獸潮任務獎勵了雲天羽一百萬道力值,再加上雲天羽掠取楊護法的十萬道力值,花費三十萬道力值對雲天羽幾乎沒有什麼影響。

而道力閣內前來兌換道力值的天宗道院老生聽到雲天羽要花三十萬道力值雇傭宗院頂級長老煉丹,也都露出了吃驚的目光,不少人看向雲天羽的目光透露出不懷好意。

「好,你跟我來吧。」美艷少婦看到雲天羽並不像開玩笑,輕輕起身,走了出來,帶著雲天羽和潘乾雨順著階梯來到了道力閣第三層,一間緊閉的石室外,輕聲說道:「秦長老,有弟子想請你出手幫忙煉丹三次,不知道秦長老有時間嗎?」

「你們進來吧!」聽到美艷少婦的聲音,一道蒼老的聲音在緊閉的石室內傳出。

當雲天羽、潘乾雨跟著美艷少婦走進緊閉的石室時,看到一名頭髮花白,身體乾瘦的老者正坐在一個晶瑩剔透的石床邊,一個金黃色,冒出縷縷白煙的葯爐擺放在了他的眼前。

「你們要找我煉丹,你們可知道我每煉丹一次需要十萬道力值,你們有嗎?」身體枯瘦的秦長老看了一眼年輕很輕的雲天羽和潘乾雨,也產生了懷疑之色,冷冷的詢問道。

「秦長老放心,我這枚道力牌中道力值足夠請動秦長老幫我煉丹三次。」雲天羽取下了自己的道力牌,露出一抹淡淡的笑容道。

雲天羽在秦長老示意下,將道力牌插在石床邊的凹槽中,頓時,雲天羽道力牌顯示出儲存的道力值。

當秦長老和美艷少婦看到雲天羽道力牌中顯示出的道力值達到一百一十萬時,雙雙驚得瞪大了雙眼,情不自禁的揉了一下眼睛。 「你怎麼會有這麼多道力值,你是怎麼積攢的!」美艷少婦喉嚨一滾,瞪大了雙眼,震驚的看著年紀很輕的雲天羽,詢問道「這些道力值都是宗院獎勵的。」雲天羽淡淡一笑,輕聲說道。

「宗院獎勵的,獎勵了你一百餘萬道力值?你到底立下了多大的功勞。」美艷少婦驚呼一聲問道。

「一百萬道力值!難道你就是那雲天羽!」就在美艷少婦滿臉震驚的看著雲天羽時,恢復常態的秦長老突然開口詢問道。

「秦長老認識我?」雲天羽有些意外的看著秦長老,想不通秦長老怎麼會認識自己。

「昨天三長老找到宗院不少老傢伙,將你的事情給我們說了,讓我們好生照顧你,所以我才會知道你。好了,告訴我,你準備找我煉製什麼等級的丹藥。」確定了雲天羽的身份,秦長老說話聲音緩和了很多,輕聲詢問道。

「我想煉製極品地丹等級的宗極丹,不知道秦長老有把握煉製成功嗎?」雲天羽看到自己通過鶴天涯給三長老施壓的計劃起到了成效,心中暗喜,道出了自己此行目的。

「宗極丹,你有煉製宗極丹的藥方和藥草?」秦長老深知宗極丹的藥效,有些意外的問道。

「恩!我都準備好了,不知道秦長老有幾成把握可以煉製出宗極丹。」雲天羽輕輕點了點頭,繼續問道。

「雖然老夫一生都在研究煉丹,但煉製極品地丹最多只有五成把握,所以你要做好心理準備。」秦長老坦白的說道。

「五成把握,那我再多加一次煉丹機會吧。」雲天羽沉思了一下,財大氣粗的說道。

「再加一次就不必了,你給我四份煉製宗極丹的藥材,我盡量幫你煉製出兩顆宗極丹。」因為三長老關係,所以秦長老沒有再要雲天羽十萬道力值。

「多謝了秦長老!」雲天羽露出一絲感激之色,取出了四份煉製宗極丹的藥材,交給了秦長老。

「煉製極品地丹需要的時間較長,你一個月後再來找我,到時我把煉製的宗極丹給你。」收下了雲天羽遞來的四份煉製宗極丹的藥材,秦長老緩緩地說道。

「好,一切拜託秦長老了。」雲天羽輕輕點了點頭,道謝之後和潘乾雨、美艷少婦離開了。

「你們還想兌換其他東西嗎?」得知雲天羽還有八十萬道力值,美艷少婦好似換了一個人十分熱情的問道。

「好,你帶我們去看看,不過我們只兌換極品寶貝,一般寶物我們沒興趣。」雲天羽輕輕點了點頭,提醒道「這個你儘管放心,你有這麼多道力值,我不會拿一般寶物耽誤你時間的。」美艷少婦點了點頭保證道。

「好,那就多謝了!」雲天羽露出淡淡的笑容,跟著美艷少婦回到道力閣大廳,首先將自己前期掠奪的大量寶物兌換了三十餘萬道力值,然後與潘乾雨花了四十萬道力值分別兌換了一顆可以加速道宗高手境界提升的培元固體丹,以及兩件長劍模樣的上品地器。

兌換完成後,雲天羽和潘乾雨離開了道力閣,並肩向九宮金塔走去,準備去九宮金塔閉關,進一步衝擊自身境界。

「天羽,你準備去九宮金塔第幾層修鍊?」在走往九宮金塔的途中,潘乾雨輕聲問道。

「我準備去九宮金塔第六層修鍊,衝擊三級道宗境界。乾雨,你準備去第幾層修鍊?」雲天羽反問道。

「以我如今的境界,還是乖乖從九宮金塔第五層修鍊吧,不過藉助這顆培元固體丹,一個月內我有信心衝擊到二級道宗境界。」想到九宮金塔第六重精純靈氣的可怕,心有餘悸的潘乾雨輕聲說道。

「那好,那我們分別修鍊,一個月後在九宮金塔第一層見。」商量好后,雲天羽和潘乾雨雙雙加速,來到了九宮金塔,通過空間傳送陣,分別傳送到了第五層和第六層空間。

「嗯,這九宮金塔第六層的人還挺多。」當雲天羽進入到靈氣精純的九宮金塔第六層時,發現第六層建造的五十個聚靈陣中有四十七個聚靈陣早已經啟動,只剩下三處聚靈陣無人使用。

走進一處無人使用的聚靈陣,雲天羽立即服下了血紅色,龍眼大小的培元固體丹,將身份令牌插在了聚靈陣前方凹槽中,開啟了聚靈陣,運轉本源時空訣,調動體內四萬餘顆靈氣本源顆粒快速的煉化灌注到自己身體中的精純靈氣。

當雲天羽吞到肚子中的培元固體丹在身體中融化時,雲天羽感覺自身的潛力不斷被激發,大量靈氣本源顆粒吞噬了精純靈氣以及培元固體丹釋放的能量,快速的分裂,形成新的顆粒。

「這從閉關,我一定要將靈氣本源顆粒的數量修鍊到極致。」感覺到自己身體中靈氣本源顆粒數量越來越多,被濃郁靈氣包裹的雲天羽高速的運轉本源時空訣,衝擊三級道宗境界。

一天、兩天,十天,二十天,當雲天羽在九宮金塔第六層聚靈陣中修鍊了二十五天時間時,雲天羽體內靈氣本源顆粒的數量達到了五萬一千餘顆,很快就能達到五萬一千二百顆的數量極限,形成第三道靈元,衝破瓶頸達到三級道宗境界。

「終於要達到靈氣本源顆粒的數量極限了,如果我體內靈氣本源顆粒完全蛻變成更高等級的地氣本源顆粒,我就能打開時空夢境第二層空間了。」感覺到身體變化,雲天羽露出了濃濃的驚喜之色,在心中默念道。

「咔嚓,咔嚓!」當雲天羽體內靈氣本源顆粒又分裂出二十餘顆,達到五萬一千二百顆極限時,一股強大的吸力在雲天羽身體中透出,瀰漫在靈氣涌動的聚靈陣中,好似鯨吞一般,瘋狂的吞噬聚靈陣中的靈氣,吸得聚靈陣顫抖了起來,一道道細微的裂痕出現在聚靈陣表面。

「那,那聚靈陣怎麼了,表面怎麼會出現裂痕。難道那聚靈陣要爆炸了嗎?」三名身穿白色長衫,長衫綉著一朵白雲,剛剛進入九宮金塔第六層,想要進入聚靈陣修鍊的天宗道院弟子發現雲天羽所在的聚靈陣表面裂開了道道裂痕,臉上露出了濃濃的震驚之色,嚇得根本不敢靠近。

「三級道宗,突破!」當雲天羽體內極限數量的靈氣本源顆粒吞噬了足夠多的靈氣后,瞬間凝聚出第三道靈元,一舉衝破了瓶頸,達到了三級道宗境界。

而雲天羽前期在迷蹤山脈消耗,僅剩一百年的壽元隨著雲天羽境界的提升,急速的恢復,很快恢復到三級道宗應有的八百五十年。

境界突破,壽元增加,雲天羽感覺一股強大的力量瞬間流遍了全身,自身的實力最少提升了十倍,就算不動用底牌,單憑靈氣本源顆粒就足以抗衡六級道宗高手。

「恩,那聚靈陣又恢復正常了!媽的,到底是什麼變態在裡面修鍊,怎麼會讓聚靈陣表面出現了裂痕,那人難道不知道聚靈陣如果爆炸,產生的力量足以毀滅九宮金塔第六層嗎?」三名天宗道院弟子罵罵咧咧的說道。

突破到三級道宗境界,雲天羽調整了一下內息,控制體內五萬餘顆靈氣本源顆粒繼續吞噬聚靈陣灌注到自己身體中的靈氣,鞏固三級道宗境界。

五天時間過後,雲天羽藉助九宮金塔第六層空間濃郁的靈氣,基本鞏固了三級道尊境界,被空間傳送陣傳送離開了九宮金塔,出現在第一層。

雲天羽剛剛傳送到九宮金塔第一層,通往九宮金塔第五層的空間傳送陣閃爍了一下,氣息發生極大變化潘乾雨也出現在了九宮金塔第一層空間。

「乾雨,你突破了!」感覺到潘乾雨自身的氣息發生了極大地變化,雲天羽露出了淡淡的笑容,緩緩走了過來,輕聲問道。

「藉助那顆固本培元丹,我順利突破到二級道宗境界。」難掩喜色的潘乾雨輕輕點了點頭,興奮地說道。

以如此短的時間突破到二級道宗境界,原來的潘乾雨根本沒有想過,此時在潘乾雨心中,對雲天羽更加感激。

「天羽,你突破了嗎?」因為雲天羽有時空夢境遮掩氣息,潘乾雨感覺不出雲天羽真實的實力,輕聲問道。

「恩!我也突破了。」雲天羽點了點頭,輕聲說道。

「天羽,原來我真的很少佩服一個人,現在我佩服死你了,你修鍊速度實在太逆天了。」潘乾雨發自內心的佩服道。

「呵呵!乾雨,我們回去休息吧,明天一早,我們去道力閣拿宗極丹,之後我們去獸符系進行考核。」雲天羽露出淡淡的笑容,提議道。

「恩!」潘乾雨點了點頭,跟著雲天羽離開了九宮金塔,返回了自己居住的院子。

至尊狂女 回到房間,雲天羽並沒有立即休息,而是施展大魔王傳授的千手魂訣,凝聚出十隻火魂手,熟練了一下對火焰的操控力量,為明日獸符系考核做準備。 休息了一夜,第二天一大早,完全恢復體力,精神奕奕的雲天羽和潘乾雨早早的離開了休息的院子,首先來到了宗院最熱鬧的地方道力閣。

「秦長老,我們來了,不知我們能進去嗎?」進入道力閣,雲天羽和潘乾雨順著階梯,直接來到了道力閣第三層拜見秦長老。

「你們終於來了,進來吧。」聽到雲天羽熟悉的聲音,秦長老親自打開石室房門,將雲天羽和潘乾雨迎了進去。

「秦長老,不知道您煉製成功宗極丹了嗎?」走進秦長老煉丹的石室,雲天羽輕聲詢問道。

「老夫不辱使命,運氣不錯的煉製了兩顆宗極丹,並給你節約了一份煉丹材料。」秦長老在乾坤戒指中取出了自己煉製的兩顆ru白色,表面呈現出道道紅色光暈的宗極丹,並拿出了剩下的一份煉製宗極丹的藥材。

「多謝秦長老,這份煉製宗極丹的藥材秦長老留下吧,我們拿走這兩顆宗極丹即可。」雲天羽收走了兩顆宗極丹,並沒有要煉製宗極丹的藥材。

「既然這樣,那老夫就不客氣了!」秦長老看到雲天羽將剩下的那份宗極丹藥材留給了自己,布滿皺紋的臉上露出了一絲喜色,欣喜的說道。

「秦長老,我們不打擾了,告辭!」如願得到了兩顆宗極丹,又與秦長老建立了不錯的關係,雲天羽和潘乾雨就想離開,但這時,收下雲天羽贈予大禮的秦長老突然開口喊住了雲天羽道:「雲天羽,那是兩顆紅心丹,是我閑暇時候煉製的,就當做回禮送給你們吧!在你們服下宗極丹嘗試著突破境界時,服下紅心丹可以大大減緩你們疼痛,保證你們可以順利突破兩個境界。」

「多謝秦長老!」雲天羽看了一眼面帶善意的秦長老,接過了他遞來的兩顆紅心丹,感謝后和潘乾雨一起離開了。

離開秦長老煉丹的石室,雲天羽和潘乾雨沒有停歇,立即前往獸符系所在的院系,進行考核。

「天羽,此次考核你真的沒問題?我可從來沒有見過你施展魂訣練過獸符?」前往獸符院系的路上,潘乾雨有些不放心的問道。

「放心吧乾雨,我一定可以考入獸符系的!」雲天羽自信的說道。

「那就好!」看到雲天羽嘴角邊揚起的自信,潘乾雨放下心來,雙雙加快腳步,來到了修建在天宗山巔最大的湖泊邊上的獸符院系外。

「站住,這裡是獸符院系,外人不得入內。」兩名看守獸符院系拱形石門的弟子看到面容陌生的雲天羽和潘乾雨緩緩的走來,立即大聲喝斥道。

「我們是來獸符系進行考核的,不知二位可否讓我們進去進行考核。」潘乾雨客氣的說道。

「來獸符系進行考核的!放你們進去可以,不過你們每人需要交納一千道力值,否則不準進去。」得知雲天羽和潘乾雨此行目的,兩名守護大門的獸符系弟子相互對視了一眼,不懷好意的說道,想要訛詐一番二人。

「乾雨,不要和他們廢話,我們直接進去。」雲天羽冷冰冰的目光瞥了一眼想要訛詐自己的兩名弟子,閑庭漫步般向獸符院系走去。

「大膽,你還想擅闖獸符院系不成。」兩名三級道宗境界的守門弟子看到雲天羽竟然無視自己闖了進來,臉上立即露出了濃濃的煞氣,立即施展道技攻擊雲天羽。

對於這兩名小角色,雲天羽根本不想理會,當二人釋放的三道靈元之光即將攻擊到他身體上時,雲天羽輕輕抬起手臂,好似拍蒼蠅一般,輕鬆將二人釋放的靈元之光拍碎了。

「你們難道是道系前來找麻煩的。」見識到雲天羽可怕的實力,兩名守門的獸符系弟子毫不猶豫的取出了一枚自己煉化的三級地獸符,迅速的捏碎了,釋放出兩隻相當於二級道宗境界的地獸魂,圍攻向了雲天羽。

「嗡嗡!」兩聲,當兩隻三級地獸魂近身時,雲天羽迅速的取出了雷月彎刀,手持雷月彎刀瞬間劈出了兩道刀芒,直接將兩隻三級地獸魂劈開了。

「有道系老生來我獸符系找麻煩了。」目睹自己釋放出的兩隻三級地獸魂被雲天羽手持雷月彎刀劈開,兩名守門的獸符系弟子嚇的渾身一顫,飛一般逃進了獸符院系,放聲大喊起來。

聽到二**喊聲,一名身穿翠綠色短裙,雖然長相有些普通,但擁有一雙渾圓細長,異常性感大腿的年輕女子聽到動靜,第一個趕了過來。

「荷月師姐,幫幫我們,道系老生來找麻煩了。」兩名心驚肉跳的守門弟子遠遠看到身穿翠綠色短裙的年輕女子心中大喜,立即大聲求救道。

「你們道系的人來我獸符系幹什麼,如果今天你們不給我一個交代,你們休想平平安安離開。」名叫荷月的年輕女子攔住了走進獸符系的雲天羽和潘乾雨,聲音冰冷的警告道。

「我們不是道系的,我們是來獸符系進行考核的。」雲天羽看了一眼阻攔住自己的荷月,感覺荷月應該是暗舞會的人,聲音緩和了一分解釋道。

「來我獸符系進行考核的?如果你們來我獸符系進行考核,為什麼打傷我獸符系弟子。」荷月釋放出五級道宗境界的氣息,咄咄逼人的質問道。

「如果他們不訛詐我們每人一千道力值,我不會出手的。」雲天羽瞥了一眼躲在荷月身後的兩名獸符系弟子,淡淡的說道。

「你不要血口噴人,我們什麼時候訛詐你們一千道力值,荷月師姐,今天你一定要為我們做主啊,我們被欺負的好慘。」兩名守門弟子矢口否認道。

「你們還有何解釋?」聽到兩名守門弟子堅決否認,荷月臉上的寒意更濃了,冷冰冰的質問道。

「信不信由你,我沒有什麼好解釋的。乾雨,我們走吧、」說完,雲天羽直接無視氣的臉色難看的荷月,就想繞過此女去獸符系進行考核。

「囂張,你果然很囂張!想進去,先過了我這關吧。」潑辣的荷月沒有想到雲天羽竟然無視自己,控制不住心中的怒火,咆哮一聲,迅速的施展自己掌握的道技攻擊向了雲天羽。

「冰元掌!」一道彷彿由大量寒冰構造而成,晶瑩剔透,散發著大量寒氣的掌芒被荷月一掌印出,攻擊向了雲天羽。

當散發出冰冷寒氣的冰元掌逼近雲天羽時,雲天羽清晰地感覺到身體周圍空間的溫度瞬間下降,雲天羽感覺荷月施展的冰元掌等級絕對不低,至少達到了中品以上地技。

不過荷月施展的冰元掌威力雖大,但還無法對雲天羽構成威脅,眼看冰元掌就要擊中沒有任何反應的雲天羽。這時,雲天羽控制體內五萬餘顆靈氣本源顆粒構成的三道靈元灌注到了自己拳頭中,轟出了樸實無華的一拳,直接將荷月施展的冰元掌擊碎了。

「你果然是道系前來搗亂的。」荷月沒有想到自己施展的冰元掌竟然被雲天羽一拳擊碎,立即露出了不可思議的神色,惡狠狠的說道。

「荷月,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就在荷月還想繼續攻擊之際,數名聽到動靜的獸符系弟子匆匆趕來。

「天羽,你來了!」當眾弟子中,身穿粉紅色長裙,輕塗淡妝,明艷動人的夏瑩看到眼前的雲天羽和潘乾雨時,立即露出了驚喜之色,親切的打招呼。

「夏瑩師姐,你認識他們?」面色不善的荷月看到夏瑩驚喜的樣子,有些意外的問道。

「他們就是我向你們提起的雲天羽和潘乾雨,也是會長一心想要拉攏的人才。對了,你們怎麼發生衝突了?」夏瑩輕聲介紹道。

聽到雲天羽和潘乾雨竟然是暗舞會會長一心拉攏的人才,再加上雲天羽剛剛展露出的強橫手段,兩名守門弟子嚇得臉色煞白,內心忐忑起來。

「沒什麼,一些小誤會而已!夏瑩,今天我和乾雨前來,是來獸符系進行考核的,不知道你們能幫我們安排一下嗎?」雲天羽看了一眼惶惶不安的兩名守門弟子,沒有再理會兩名小人物,輕聲問道。

「這沒問題!你們跟我來吧,我立即找人通知考核長老,為你們進行考核。」夏瑩熱情的說道。

「夏瑩,你暗舞會在獸符系的勢力很大嘛。」與身材高挑的夏瑩並肩行走的雲天羽露出淡淡的笑容,故意說道。

「宗院四大幫會,只有我暗舞會隸屬於獸符系,剩下三大幫會都是道系的,所以獸符系對我暗舞會的支持很大。」夏瑩毫無隱瞞的說道。

「宗院四大幫會!也許不久的將來,宗院四大幫會將沒有龍吟會的存在。」雲天羽嘴角微微上翹,在心中默念道。

「天羽,乾雨,前面就是我獸符系考核大殿,你們進去等待吧,我在外面等你們,希望你們可以順利通過考核,成為我獸符系的一員。」夏瑩帶著雲天羽和潘乾雨來到了獸符院系內一座由二十餘根白色石柱架起,宏偉巨大的大殿外,輕聲介紹道。

「放心吧,我們一定會通過考核的,我們進去了。」雲天羽和潘乾雨自信的說道,說完,二人踏著層層白色階梯,走進了考核大殿中。 走進考核大殿,雲天羽和潘乾雨看著裝飾華麗的大堂微微有些吃驚,而在大堂環形的階梯後方,修建了二十餘座大門緊閉的石室,每間石室外都站著一名精神奕奕的侍衛進行守護。

「讓你們久等了,你們跟我來吧。」就在雲天羽和潘乾雨站在華麗的考核大堂入口處等待時,兩名身穿深灰色長袍,頭髮雪白,鶴髮童顏的老者出現了。

「是!」雲天羽和潘乾雨點了點頭,跟著兩名鶴髮童顏的考核老者,分別走進了一間考核石室內進行考核。

「老夫姓朱,是此次你考核的考官,想要考核進入獸符系修鍊,說難不難,但說易也不易。主要是看你煉獸符的天賦以及你靈魂火焰的強度。」

「現在,這裡有一團耐高溫的黑色火沙,只要你能在半個時辰時間內將這團火沙燒成火紅色,就算考核成功,但如果你無法將這團火沙燒成火紅色,那就證明你潛力不夠,無法成為一名強大的獸符師,從而失去進入獸符系的資格。」

「不過有暗舞會會長那丫頭為你們保薦,就算你無法燒紅這團火沙,我也會准許你們進入獸符系的,不過你沒有煉獸符的天賦,進入獸符系並非明智的選擇。」朱長老詳細的為雲天羽介紹考核要求后,淡淡的提醒道。

「我明白,如果我無法將這團火沙燒紅,我會放棄進入獸符系,選擇適合自己修鍊的領域。」雲天羽輕輕點了點頭,表面態度道。

「你明白就好。好了,你好好準備一下,感覺可以就給我說,我們立即開始考核。」朱長老叮囑道。

「朱長老,我早已經做好了準備。」雲天羽深吸一口氣,語氣堅定地說道。

「好,既然你準備好了,那就開始了。」朱長老輕輕點了點頭,看了一眼目光堅毅的雲天羽,緩緩地退後了幾步。

「千手魂訣!」當朱長老退後時,雲天羽立即運轉大魔王傳授給自己的千手魂訣,控制自己的靈魂幻化出了十隻燃燒著熊熊火焰的火魂手。

「火焰手臂,他竟然早就掌握了魂訣,開發了自身的靈魂火焰。」當朱長老看到雲天羽施展千手魂訣,凝聚的十隻火焰手臂時,渾濁的雙眸中透露出不可思議之色,目光完全被火魂手所吸引。

凝聚出十隻火魂手,雲天羽立即控制火魂手拿起炭球一般的火沙,釋放熊熊火焰開始煉化。
Свернуть

Уважаемые пользователи! Администрация сайта «Реальные отзывы» убедительно просит предоставлять конкретные факты (номер, дату заказа и проч.), чтобы мы не сочли ваш отзыв наговором конкурентов. Благодарим за понимание. Не подкрепленные фактами отзывы будут удаляться как неинформативные.

Оставить отзыв

Имя (обязательно):
Электропочта (не обязательно):

негативный отзыв нейтральный отзыв положительный отзы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