Сайты » Онлайн магазины » Одежда и обувь
Отели

此刻,廣場上空,奪魂神犬累的氣喘吁吁,他發起了無數次攻擊,卻沒有傷到譚雲一根毫毛!

  • Дополнительно:
「此人不愧是鴻蒙至尊轉世,再這樣下去,本仙帝就算累死,都無法逮住他。」奪魂神犬暗忖此處,巨瞳中劃過一抹狡黠之色,暗道:「為今之計,本仙帝只能施展殺手鐧了。」

「殺手鐧施展后,若還無法滅殺譚雲,那本仙帝只能忍辱負重,逃出生天,前往神界,將譚雲的身份,告訴兩大至尊了!」

暗忖此處,奪魂神犬深吸口氣,怒視著虛空中顯得風輕雲淡的譚雲,嘶吼道:「我讓你知道本神犬的厲害!」

譚雲負手而立,一副貓戲耗子的模樣,「你早該施展你的神通了,不然,你就算累死,都無法碰到我。」

「狗雜碎,把你的神通儘管施展出來吧!」

聞言,奪魂神犬獠牙兇狠,「譚雲,本神犬要殺了你!」

「神犬神通——狂神變!」

霎時,一股極其狂暴的氣息,自奪魂神犬體內轟然爆發而出!

「狂神九變,九犬碎天!」

奪魂神犬身旁,幻化出一條五千丈、奪魂神犬的虛影!

緊接著又幻化出八條虛影!

每一條虛影所散發的氣息,與奪魂神犬的氣息同樣恐怖!

下一刻,九條虛影沖碎了虛空,朝譚雲圍攏而去!

「還特么狂神九變?名字倒是好聽。」譚雲恥笑道:「你能碎得了天,卻碎不了我!」

「鴻蒙弒神劍訣——九脈弒仙!」

「哦不,應該是九脈弒狗!」

譚雲話音甫落,鴻蒙弒神劍自腦海中飛出,攝入手中的剎那,譚雲體內朝神劍內,瘋狂的注入金木水火土、風雷、時空、空間大帝之力!

「嗖嗖嗖——」

譚雲山嶽般的身體,自虛空中接連閃爍九次,一次性施展了九次九脈弒仙!

「咻咻咻——」

九道長達萬丈、蘊含著九種屬性之力的璀璨劍芒,自鴻蒙弒神劍內湧出的剎那,風起雲湧,天崩地裂!

下方一座座恢弘的建築,無法承受九道劍芒的氣息,而紛紛爆碎開來,化為廢墟。

塵土瀰漫,衝天而起,遮天蔽月之時,九萬丈劍芒,帶著一陣急促的巨響,將九條奪魂神犬的虛影,斬潰開來!

眼見此幕,奪魂神犬嚇得幾乎魂飛魄散,它此刻就是喪家之犬,極速奔跑在夜空中,一邊朝東門逃去,一邊怒嘯道:

「譚雲,以本神犬的速度,在你追上之前,一定可以逃走!」

「待本神犬逃走,便會稟告混沌至尊大人,讓他派神兵神將抓你!」

「逃?呵呵,你能逃到了嗎?」譚雲施展鴻蒙神步,朝奪魂神犬極速飛去…… 同一時間。

九天仙殿北方五百萬里的虛空中,一襲白衣的上官雪披頭散髮,嬌軀上布滿了一道道觸目驚心的傷痕!

尤其是她頸部上,一道劍傷格外刺目。

她在虛空中搖搖欲墜,臉色慘白的凝望著虛空中,手持飛劍,凌空而立、毫髮無損的沈素冰,聲音虛弱道:

「請您饒我一命,我願意侍奉您的主子,也就是譚雲。」

聞言,沈素冰淡淡道:「你如何侍奉?」

「我……」上官雪咬了咬銀牙,「我願意獻出我的身子,給至尊大人為奴為婢。」

忽然,沈素冰笑了,「你有資格侍奉我夫君?真是可笑!」

「受死!」

沈素冰手持飛劍,施展時空幻步,朝上官雪頸部斬去!

上官雪身體後仰,彎背若弓,躲過致命的一劍時,沈素冰左手一翻,猛然擊中了上官雪胸膛!

「噗、噗、噗!」

上官雪胸膛塌陷,連噴出三口血液,感到一陣頭暈目眩,朝下方墜落!

「撲哧!」

沈素冰俯衝而下,一劍刺穿了上官雪眉心!

將上官雪擊殺后,沈素冰釋放出仙識,籠罩著方圓三千萬里虛空。

發現甄姬已將大帝境十二階的李霆,打得險象環生。

而歐陽斷天和夏侯蜀,則是勢均力敵。

至於庄凌雲這位大帝境十二階的強者,明顯不是拓跋瑩瑩的對手。

沈素冰給歐陽斷天傳音道:「需要我幫忙嗎?」

「多謝至尊夫人好意,小人不需要您相助。」這時,歐陽斷天恭敬之音,自沈素冰腦海中響起。

「那你多加小心,我去追殺敵人了。」沈素冰傳音過後,又通過仙識發現,東、南、西、北四門出口處,各聚集了上百萬名城主,尤其是東門最多。

她還發現,譚雲追著奪魂神犬朝東門方向飛去。

於是沈素冰施展時空幻步,朝東門極速迸射而去……

……

這時,星空下,庄凌雲佯裝不敵,突然,持劍暴起反擊,出現在拓跋瑩瑩左側,獰笑道:「小娃兒,你還真以本城主不是你對手?」

「哈哈哈哈,你上當了!本城主廢了你,然後生擒你,你便是本城主活命的籌碼!」

「撲哧!」

庄凌雲興奮大笑間,持劍斬落了拓跋瑩瑩左臂!

旋即,庄凌雲又揮劍斬掉了拓跋瑩瑩的右臂!

「嗖!」

庄陵雲右手持劍,左手猛然朝拓跋瑩瑩咽喉掐去。企圖生擒拓跋瑩瑩!

然而,接下來發生的一幕,讓庄凌雲感到發自靈魂深處的恐懼,「啊!怎麼會這樣!」

卻是拓跋瑩瑩被斬落的雙臂,極速又攝入了香肩斷臂處癒合!

「我也讓你嘗嘗失去雙臂的滋味。」拓跋瑩瑩神色冷漠,持劍斜撩而上,血液噴濺中,一道劍芒劃出一道弧線,將庄凌雲的手臂斬飛!

「撲哧撲哧——」

拓跋瑩瑩右手持劍,在庄凌雲胸膛,呼吸間連續刺了數十劍后,檀口輕啟,「滅神指!」

她左手探出一根芊芊玉指,在庄凌雲額頭上輕輕一點,其腦袋便爆碎開來!

滅殺庄凌雲后,拓跋瑩瑩釋放出仙識籠罩著整座九天府邸,發現沈素冰朝東門支援后,她化為一道光束,朝西門迸射而去……

「甄姬侄女不要殺我啊!我當年和你父親,關係非常要好啊!」

這時,李霆蒼老而恐懼的求饒之音響徹天際。

定眼觀去,但見李霆被甄姬一掌擊飛,身負重傷。

「真是可笑,我可是記得很清楚,你呢,和我父親關係很是一般!」甄姬話罷,玉臂一揮,飛劍脫手而出,洞穿李霆頭顱后,未沾一滴鮮血,便又攝入了甄姬手中。

甄姬釋放仙識,籠罩著蒼穹,發現沈素冰朝東門而去、拓跋瑩瑩朝西門飛去后,她便朝南門迸射而去……

九天仙府東門。

「嘩嘩嘩!」

殷紅的血液,匯聚成血河,從東城門內潺潺流出。

東城門出口下方,高達五千丈的弒天魔猿,手持黝黑巨棒,詮釋著何謂一夫當關萬夫莫開!

在老猿前方,一座座由屍體堆積而成的血山連綿起伏,這些人,皆是想要逃出東門而被弒天魔猿滅殺的城主們!

弒天魔猿背對城門而立,昂視著前方虛空中,上百萬名城主,一雙巨瞳中透露著滔天殺意,「今個兒,你們休想活著離開一人!」

這時,為首的一名大帝境五階的城主,視死如歸的吶喊道:「只有衝出城門,我們才會有活下去的希望!」

「所有城主,我們一起衝出去……」

不待那城主話罷,便被弒天魔猿截斷,「沖你大爺,死!」

「嗡嗡——」

虛空崩塌中,弒天魔猿原地消失不見,頃刻間,便出現在了上百萬城主身前的虛空中。

「砰!」

弒天魔猿掄起摩天巨棒,橫掃千軍般,將方才那名城主,還帶上千名城主,給滅殺!

「快撤!這隻妖猿太強大了,我們朝南門逃!」不知是哪位城主吶喊了一聲,於是乎,上百萬城主,就要朝南門逃去時,一道毋庸置疑之音,從西方天際響起,「本神犬乃是九天仙帝!」

「現在所有人聽本仙帝命令,不得逃離,隨著本仙帝一起衝出東門!」

此刻,高達五千丈的奪魂神犬,自西方虛空中,朝東門凌空狂奔而來!

它一雙巨瞳中,透露著深深地恐懼之色,因為譚雲還在它後方窮追不捨!

它清楚,只有衝出東門,自己方有一線生機,否則,只有死路一條。

「是仙帝大人來了,我們有救了!」

「是啊!都聽仙帝大人的命令,一起衝出東門!」

「……」

上百萬城主們俯衝而下,朝東門飛去時,弒天魔猿嘎嘎一笑,率先飛落在地,用屁股堵住了城門,「嘎嘎嘎,來啊!只要你們這裙螻蟻,能把爺爺轟走,你們便可逃出去!」

上百萬城主俯視著弒天魔猿,紛紛不敢上前。

奪魂神犬踏空而來,厲聲道:「一群沒用的廢物,都本仙帝滾開,本仙帝來對付它!」

眾城主紛紛凌空避讓時,高達五千丈的奪魂神犬,氣勢洶洶朝弒天魔猿俯衝而下,「你這個區區大帝獸成年期七階的螻蟻,也想擋住本神犬,不自量力,死吧!」

此刻,虛空中追來的譚雲,嘴角勾勒出一抹笑意,很是同情的望著朝弒天魔猿衝去的奪魂神犬。

譚雲知道奪魂神犬力量強悍,骨骼奇硬,可是他更加清楚,老猿的骨骼,更加堅硬!

和老猿比力量?那不是搞笑么? 面對飛撲而來的奪魂神犬,弒天魔猿齜牙咧嘴道:「不知死活的東西,就憑你還想殺俺?」

「去死!」

弒天魔猿騰空而起,右掌將長達五千丈的黝黑巨棒,舞起一朵漆黑的巨大棒花后,掄起巨棒朝奪魂神犬腦袋,橫掃而去!

一棒揮出,虛空紛紛崩塌,方圓數百萬仙里的蒼穹,浮現出了密密麻麻的漆黑空間裂縫!

奪魂神犬巨瞳中儘是不屑與殺意,「本神犬承認不是譚雲對手,不過,至於你這頭蠢猿,本神犬還不放在眼裡!」

奪魂神犬怒嘯間,抬起右前肢狗爪,撕裂了蒼穹,那數百丈長、堅硬程度媲美三階極品神器的巨型鋒利指甲,朝抽來的黑棒凌空抓去!

「啊!」

「你的力氣竟比本神犬還強大!」

奪魂神犬發出一道慘烈的痛苦之音,雖然它的指甲還完好無損,可是,由於它的趾甲無法承受弒天魔猿的一擊,而倒退刺入了狗爪內!

立時,奪魂神犬右前狗爪崩裂,鮮血噴涌而出,而它那五千丈的身軀,宛如一塊巨型的黑色隕石被轟飛!

「就這點本事?」弒天魔猿凌空彈跳,竄過了數萬丈虛空,朝奪魂神犬而去!

奪魂神犬凌空翻滾中,止住身形后,自知不是弒天魔猿對手,它便急忙掉頭逃命!

可當它剛掉頭時,身軀一顫,瞳孔中儘是恐懼之色,卻是,追來的譚雲,雙臂抱肩,似笑非笑的盯著自己!

「草!」奪魂神犬咆哮道:「譚雲,本神犬和你拼了!」

火影之強者系統 奪魂神犬張開巨口,朝譚雲衝去之時,突然,再次掉頭,龐大的身軀沖碎了虛空,張開摩天巨口,兇狠的獠牙,朝弒天魔猿頸部撕咬而去!

「哎呀,還想偷襲俺?好啊!俺讓你這個狗雜種偷襲!」弒天魔猿凌空倒飛,右掌平舉黑棒格擋在了頸部前!

奪魂神犬徑直張口朝黑棒猛然咬下!

在它看來,自己獠牙堅硬程度,媲美四階下品神器,可以咬碎黑棒!

只要自己咬碎黑棒,便可撕了這頭可惡的妖猿。

然而,接下來,奪魂神犬氣得發狂!

「嘎嘣、嘎嘣——」

卻是它獠牙咬在了黑棒上的瞬間,隨著清脆的巨響,它滿口牙齒傳來撕心裂肺的劇痛,而那黑棒自己根本咬不動!

這也就罷了,它猛然咬下后,三分之一的狗牙被崩碎了。

「啊……本神犬的牙啊!」奪魂神犬發出一道痛苦之音時,原本圍觀的上百萬城主們,最前方的上千名城主,突然體內散發著各種屬性的大帝之力,朝城門俯衝而下,企圖趁著弒天魔猿和九天仙帝纏鬥時逃出城門!

「找死!」弒天魔猿右臂一揮,立時,巨棒轟碎了虛空,將朝城門衝去的數百名城主,硬生生的轟爆!

未被轟死的三百多名城主,望著近在眼前的城門,正在猶豫時,奪魂神犬咆哮道:「快逃啊!逃出去一個算一個,前往神界,讓我父親下界捉拿譚雲!」

「也可以將譚雲是鴻蒙至尊轉世的消息,想辦法稟告混沌至尊、始源至尊兩位大人!」
「此人不愧是鴻蒙至尊轉世,再這樣下去,本仙帝就算累死,都無法逮住他。」奪魂神犬暗忖此處,巨瞳中劃過一抹狡黠之色,暗道:「為今之計,本仙帝只能施展殺手鐧了。」

「殺手鐧施展后,若還無法滅殺譚雲,那本仙帝只能忍辱負重,逃出生天,前往神界,將譚雲的身份,告訴兩大至尊了!」

暗忖此處,奪魂神犬深吸口氣,怒視著虛空中顯得風輕雲淡的譚雲,嘶吼道:「我讓你知道本神犬的厲害!」

譚雲負手而立,一副貓戲耗子的模樣,「你早該施展你的神通了,不然,你就算累死,都無法碰到我。」

「狗雜碎,把你的神通儘管施展出來吧!」

聞言,奪魂神犬獠牙兇狠,「譚雲,本神犬要殺了你!」

「神犬神通——狂神變!」

霎時,一股極其狂暴的氣息,自奪魂神犬體內轟然爆發而出!

「狂神九變,九犬碎天!」

奪魂神犬身旁,幻化出一條五千丈、奪魂神犬的虛影!

緊接著又幻化出八條虛影!

每一條虛影所散發的氣息,與奪魂神犬的氣息同樣恐怖!

下一刻,九條虛影沖碎了虛空,朝譚雲圍攏而去!

「還特么狂神九變?名字倒是好聽。」譚雲恥笑道:「你能碎得了天,卻碎不了我!」

「鴻蒙弒神劍訣——九脈弒仙!」

「哦不,應該是九脈弒狗!」

譚雲話音甫落,鴻蒙弒神劍自腦海中飛出,攝入手中的剎那,譚雲體內朝神劍內,瘋狂的注入金木水火土、風雷、時空、空間大帝之力!

「嗖嗖嗖——」

譚雲山嶽般的身體,自虛空中接連閃爍九次,一次性施展了九次九脈弒仙!

「咻咻咻——」

九道長達萬丈、蘊含著九種屬性之力的璀璨劍芒,自鴻蒙弒神劍內湧出的剎那,風起雲湧,天崩地裂!

下方一座座恢弘的建築,無法承受九道劍芒的氣息,而紛紛爆碎開來,化為廢墟。

塵土瀰漫,衝天而起,遮天蔽月之時,九萬丈劍芒,帶著一陣急促的巨響,將九條奪魂神犬的虛影,斬潰開來!

眼見此幕,奪魂神犬嚇得幾乎魂飛魄散,它此刻就是喪家之犬,極速奔跑在夜空中,一邊朝東門逃去,一邊怒嘯道:

「譚雲,以本神犬的速度,在你追上之前,一定可以逃走!」

「待本神犬逃走,便會稟告混沌至尊大人,讓他派神兵神將抓你!」

「逃?呵呵,你能逃到了嗎?」譚雲施展鴻蒙神步,朝奪魂神犬極速飛去…… 同一時間。

九天仙殿北方五百萬里的虛空中,一襲白衣的上官雪披頭散髮,嬌軀上布滿了一道道觸目驚心的傷痕!

尤其是她頸部上,一道劍傷格外刺目。

她在虛空中搖搖欲墜,臉色慘白的凝望著虛空中,手持飛劍,凌空而立、毫髮無損的沈素冰,聲音虛弱道:

「請您饒我一命,我願意侍奉您的主子,也就是譚雲。」

聞言,沈素冰淡淡道:「你如何侍奉?」

「我……」上官雪咬了咬銀牙,「我願意獻出我的身子,給至尊大人為奴為婢。」

忽然,沈素冰笑了,「你有資格侍奉我夫君?真是可笑!」

「受死!」

沈素冰手持飛劍,施展時空幻步,朝上官雪頸部斬去!

上官雪身體後仰,彎背若弓,躲過致命的一劍時,沈素冰左手一翻,猛然擊中了上官雪胸膛!

「噗、噗、噗!」

上官雪胸膛塌陷,連噴出三口血液,感到一陣頭暈目眩,朝下方墜落!

「撲哧!」

沈素冰俯衝而下,一劍刺穿了上官雪眉心!

將上官雪擊殺后,沈素冰釋放出仙識,籠罩著方圓三千萬里虛空。

發現甄姬已將大帝境十二階的李霆,打得險象環生。

而歐陽斷天和夏侯蜀,則是勢均力敵。

至於庄凌雲這位大帝境十二階的強者,明顯不是拓跋瑩瑩的對手。

沈素冰給歐陽斷天傳音道:「需要我幫忙嗎?」

「多謝至尊夫人好意,小人不需要您相助。」這時,歐陽斷天恭敬之音,自沈素冰腦海中響起。

「那你多加小心,我去追殺敵人了。」沈素冰傳音過後,又通過仙識發現,東、南、西、北四門出口處,各聚集了上百萬名城主,尤其是東門最多。

她還發現,譚雲追著奪魂神犬朝東門方向飛去。

於是沈素冰施展時空幻步,朝東門極速迸射而去……

……

這時,星空下,庄凌雲佯裝不敵,突然,持劍暴起反擊,出現在拓跋瑩瑩左側,獰笑道:「小娃兒,你還真以本城主不是你對手?」

「哈哈哈哈,你上當了!本城主廢了你,然後生擒你,你便是本城主活命的籌碼!」

「撲哧!」

庄凌雲興奮大笑間,持劍斬落了拓跋瑩瑩左臂!

旋即,庄凌雲又揮劍斬掉了拓跋瑩瑩的右臂!

「嗖!」

庄陵雲右手持劍,左手猛然朝拓跋瑩瑩咽喉掐去。企圖生擒拓跋瑩瑩!

然而,接下來發生的一幕,讓庄凌雲感到發自靈魂深處的恐懼,「啊!怎麼會這樣!」

卻是拓跋瑩瑩被斬落的雙臂,極速又攝入了香肩斷臂處癒合!

「我也讓你嘗嘗失去雙臂的滋味。」拓跋瑩瑩神色冷漠,持劍斜撩而上,血液噴濺中,一道劍芒劃出一道弧線,將庄凌雲的手臂斬飛!

「撲哧撲哧——」

拓跋瑩瑩右手持劍,在庄凌雲胸膛,呼吸間連續刺了數十劍后,檀口輕啟,「滅神指!」

她左手探出一根芊芊玉指,在庄凌雲額頭上輕輕一點,其腦袋便爆碎開來!

滅殺庄凌雲后,拓跋瑩瑩釋放出仙識籠罩著整座九天府邸,發現沈素冰朝東門支援后,她化為一道光束,朝西門迸射而去……

「甄姬侄女不要殺我啊!我當年和你父親,關係非常要好啊!」

這時,李霆蒼老而恐懼的求饒之音響徹天際。

定眼觀去,但見李霆被甄姬一掌擊飛,身負重傷。

「真是可笑,我可是記得很清楚,你呢,和我父親關係很是一般!」甄姬話罷,玉臂一揮,飛劍脫手而出,洞穿李霆頭顱后,未沾一滴鮮血,便又攝入了甄姬手中。

甄姬釋放仙識,籠罩著蒼穹,發現沈素冰朝東門而去、拓跋瑩瑩朝西門飛去后,她便朝南門迸射而去……

九天仙府東門。

「嘩嘩嘩!」

殷紅的血液,匯聚成血河,從東城門內潺潺流出。

東城門出口下方,高達五千丈的弒天魔猿,手持黝黑巨棒,詮釋著何謂一夫當關萬夫莫開!

在老猿前方,一座座由屍體堆積而成的血山連綿起伏,這些人,皆是想要逃出東門而被弒天魔猿滅殺的城主們!

弒天魔猿背對城門而立,昂視著前方虛空中,上百萬名城主,一雙巨瞳中透露著滔天殺意,「今個兒,你們休想活著離開一人!」

這時,為首的一名大帝境五階的城主,視死如歸的吶喊道:「只有衝出城門,我們才會有活下去的希望!」

「所有城主,我們一起衝出去……」

不待那城主話罷,便被弒天魔猿截斷,「沖你大爺,死!」

「嗡嗡——」

虛空崩塌中,弒天魔猿原地消失不見,頃刻間,便出現在了上百萬城主身前的虛空中。

「砰!」

弒天魔猿掄起摩天巨棒,橫掃千軍般,將方才那名城主,還帶上千名城主,給滅殺!

「快撤!這隻妖猿太強大了,我們朝南門逃!」不知是哪位城主吶喊了一聲,於是乎,上百萬城主,就要朝南門逃去時,一道毋庸置疑之音,從西方天際響起,「本神犬乃是九天仙帝!」

「現在所有人聽本仙帝命令,不得逃離,隨著本仙帝一起衝出東門!」

此刻,高達五千丈的奪魂神犬,自西方虛空中,朝東門凌空狂奔而來!

它一雙巨瞳中,透露著深深地恐懼之色,因為譚雲還在它後方窮追不捨!

它清楚,只有衝出東門,自己方有一線生機,否則,只有死路一條。

「是仙帝大人來了,我們有救了!」

「是啊!都聽仙帝大人的命令,一起衝出東門!」

「……」

上百萬城主們俯衝而下,朝東門飛去時,弒天魔猿嘎嘎一笑,率先飛落在地,用屁股堵住了城門,「嘎嘎嘎,來啊!只要你們這裙螻蟻,能把爺爺轟走,你們便可逃出去!」

上百萬城主俯視著弒天魔猿,紛紛不敢上前。

奪魂神犬踏空而來,厲聲道:「一群沒用的廢物,都本仙帝滾開,本仙帝來對付它!」

眾城主紛紛凌空避讓時,高達五千丈的奪魂神犬,氣勢洶洶朝弒天魔猿俯衝而下,「你這個區區大帝獸成年期七階的螻蟻,也想擋住本神犬,不自量力,死吧!」

此刻,虛空中追來的譚雲,嘴角勾勒出一抹笑意,很是同情的望著朝弒天魔猿衝去的奪魂神犬。

譚雲知道奪魂神犬力量強悍,骨骼奇硬,可是他更加清楚,老猿的骨骼,更加堅硬!

和老猿比力量?那不是搞笑么? 面對飛撲而來的奪魂神犬,弒天魔猿齜牙咧嘴道:「不知死活的東西,就憑你還想殺俺?」

「去死!」

弒天魔猿騰空而起,右掌將長達五千丈的黝黑巨棒,舞起一朵漆黑的巨大棒花后,掄起巨棒朝奪魂神犬腦袋,橫掃而去!

一棒揮出,虛空紛紛崩塌,方圓數百萬仙里的蒼穹,浮現出了密密麻麻的漆黑空間裂縫!

奪魂神犬巨瞳中儘是不屑與殺意,「本神犬承認不是譚雲對手,不過,至於你這頭蠢猿,本神犬還不放在眼裡!」

奪魂神犬怒嘯間,抬起右前肢狗爪,撕裂了蒼穹,那數百丈長、堅硬程度媲美三階極品神器的巨型鋒利指甲,朝抽來的黑棒凌空抓去!

「啊!」

「你的力氣竟比本神犬還強大!」

奪魂神犬發出一道慘烈的痛苦之音,雖然它的指甲還完好無損,可是,由於它的趾甲無法承受弒天魔猿的一擊,而倒退刺入了狗爪內!

立時,奪魂神犬右前狗爪崩裂,鮮血噴涌而出,而它那五千丈的身軀,宛如一塊巨型的黑色隕石被轟飛!

「就這點本事?」弒天魔猿凌空彈跳,竄過了數萬丈虛空,朝奪魂神犬而去!

奪魂神犬凌空翻滾中,止住身形后,自知不是弒天魔猿對手,它便急忙掉頭逃命!

可當它剛掉頭時,身軀一顫,瞳孔中儘是恐懼之色,卻是,追來的譚雲,雙臂抱肩,似笑非笑的盯著自己!

「草!」奪魂神犬咆哮道:「譚雲,本神犬和你拼了!」

火影之強者系統 奪魂神犬張開巨口,朝譚雲衝去之時,突然,再次掉頭,龐大的身軀沖碎了虛空,張開摩天巨口,兇狠的獠牙,朝弒天魔猿頸部撕咬而去!

「哎呀,還想偷襲俺?好啊!俺讓你這個狗雜種偷襲!」弒天魔猿凌空倒飛,右掌平舉黑棒格擋在了頸部前!

奪魂神犬徑直張口朝黑棒猛然咬下!

在它看來,自己獠牙堅硬程度,媲美四階下品神器,可以咬碎黑棒!

只要自己咬碎黑棒,便可撕了這頭可惡的妖猿。

然而,接下來,奪魂神犬氣得發狂!

「嘎嘣、嘎嘣——」

卻是它獠牙咬在了黑棒上的瞬間,隨著清脆的巨響,它滿口牙齒傳來撕心裂肺的劇痛,而那黑棒自己根本咬不動!

這也就罷了,它猛然咬下后,三分之一的狗牙被崩碎了。

「啊……本神犬的牙啊!」奪魂神犬發出一道痛苦之音時,原本圍觀的上百萬城主們,最前方的上千名城主,突然體內散發著各種屬性的大帝之力,朝城門俯衝而下,企圖趁著弒天魔猿和九天仙帝纏鬥時逃出城門!

「找死!」弒天魔猿右臂一揮,立時,巨棒轟碎了虛空,將朝城門衝去的數百名城主,硬生生的轟爆!

未被轟死的三百多名城主,望著近在眼前的城門,正在猶豫時,奪魂神犬咆哮道:「快逃啊!逃出去一個算一個,前往神界,讓我父親下界捉拿譚雲!」

「也可以將譚雲是鴻蒙至尊轉世的消息,想辦法稟告混沌至尊、始源至尊兩位大人!」
Свернуть

Уважаемые пользователи! Администрация сайта «Реальные отзывы» убедительно просит предоставлять конкретные факты (номер, дату заказа и проч.), чтобы мы не сочли ваш отзыв наговором конкурентов. Благодарим за понимание. Не подкрепленные фактами отзывы будут удаляться как неинформативные.

Оставить отзыв

Имя (обязательно):
Электропочта (не обязательно):

негативный отзыв нейтральный отзыв положительный отзы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