Товары для дома
Учреждения и организации » Образовательные учреждения » Детские сады

觀察了一會兒,程曦才開口對站在面前兩人說道,「有沒有覺得這酒樓太不像個酒樓了?」

  • Дополнительно:
那聰明的年輕人沒有答話,老實人卻是老老實實的點了點頭,開口應道,「這樣的酒樓不會有人願意來。」

程曦點了點頭,應道,「你說的對,不會有人願意來這樣的酒樓,所以買你們來的目的,就是努力讓人願意來這酒樓。」

程曦這話一出,不僅這老實男子愣住了,就連那精明的年輕男子也愣住了。

程曦則繼續開口說道,「如何?」

榮耀巔峰 只是這兩個人打量完了這酒樓,一時間都不知道該如何回答這個問題。

程曦看出兩人從剛開始的震驚漸漸變成了忐忑,便開口自顧自的說道,「以前這酒樓沒人打理,就荒廢成了這樣,不過好好拾掇一番,認真經營,想必還是有機會做起來的。」

一旁許三郎難得開口,對前面兩個呆愣愣站著的人說道,「以後你們就是這酒樓的掌柜了,酒樓興衰,就關係到你們以後的生活。」

兩個人心情都很是複雜,突然從下人就變成了酒樓掌柜,原本應該是喜事兒,只這酒樓荒涼成這樣,他們當掌柜有什麼用?

看兩個人也不說話,似乎還沒能接受這一個又一個的變化,程曦便繼續吩咐道,「別看這酒樓現在這樣,以後會熱鬧起來的,如今就是這酒樓需要人從裡到外的打理一遍,咱們幾個人肯定是不行,所以你們得出去招工,多找些人回來,將這酒樓拾掇乾淨。」

那老實男子疑惑開口問道,「兩個掌柜么?」

程曦看向許三郎,便聽得許三郎開口應道,「對,互相監督。」

兩個人有些面面相覷,一個酒樓里兩個掌柜,這很少,不過那年輕的男子很是聰明,很快就猜到了主子的心思,定是這主子肯定不會常在這邊,但是又不放心他們其中一人當掌柜,所以乾脆讓兩個人當掌柜。

程曦看兩個人不說話,便開口繼續詢問,「你們倆可有何意見?」

兩個人忙搖頭,年輕機靈的男子開口應道,「小的多謝主子栽培,一定替主子好好打理著酒樓。」

開玩笑,這麼好的事情,被買來不是當伺候人的下等奴才,而是當酒樓掌柜,這等好事兒,怎麼會有意見。

這年輕的男子算是看出來了,這買他們的主子很好說話,不然哪兒有主子還詢問買回來的奴才意見的。

那老實男子到底是沒想這麼多,只想著既然被這主子買回來,就安安心心的替主子辦事,只希望自己以後的日子會好過。

看兩人都沒什麼異議,一副很樂意的樣子,程曦便開口說道,「那就先找些小二過來,然後把這酒樓里裡外外全部收拾出來吧,對了,你們倆叫什麼名字?」

那老實男子老老實實的開口應道,「回主子,小的王石。」

年輕男子眼睛滴溜溜一轉,開口應道,「還請主子賜名。」

這年輕男子原本是想著,自己讓主子賜名,主子肯定會高興,只這次確實聰明反被聰明誤,程曦之前給人取名就取的頭大,這一聽又要讓她取名,她就皺起了眉,開口應道,「原本的名字不能用么?」

年輕男子一看女主子表情,便知道自己不該這般說,忙改口應道,「能用,能用,小的陳維。」 陳家的動作很快。

陳連忠一聲令下,陳裕哪怕再不願意也不敢攔著,悄悄找了兩個京中最好的仵作,又將已經下葬的陳五挖了出來,直接驗屍。

而陳連忠和陳裕就守在墳前不遠處的馬車上。

天氣已經沒那麼熱了,可屍體上也已經生了異味。

陳連忠用力握著指上的扳指,而陳裕眼睛通紅的別開了眼,不敢去看仵作劃開屍身的動作。

半柱香后,兩個仵作一前一後的走了過來。

「可查清楚了?」

那兩人點點頭。

陳連忠開口問道:「我孫兒到底是怎麼死的?」

那兩個仵作臉上露出遲疑之色。

陳連忠一看就知有異,頓時沉聲道:「有話直說!」

年老一些的仵作低聲道:「陳大人,我剛才已經仔細檢查過五公子的屍身,發現他內臟被腐,屍骨也呈灰黑色,顯然在生前已經中毒。」

「除此之外,五公子的脊骨被人用特殊手法震斷了三節,下腹處曾遭受過重擊,而且他舌筋被人挑斷,顎骨也已斷裂,實在是……」

實在是太過凄慘。

陳連忠頓時滿眼戾氣。

而陳裕更是怒紅了眼。

「你是說,小五根本就是不是跟人苟合,馬上風而死?!」

「絕對不是。」

旁邊那個稍顯年輕一些的仵作開口道:

「我和許仵作仔細查驗過,五公子生前就已經遭受重創,脊骨斷裂,身受重傷,劇痛難忍之下,連隨意行動都不可能,又怎麼可能跟女子歡好?」

「更何況馬上風癥狀而死之人,臟器會與尋常屍體不同,可五公子的屍體上半點都查驗不出,更不像是死前與人有過房事……」

陳連忠深吸口氣,只覺得頭中彷彿被巨錘掄中,眼前犯黑。

他想起曾經肆意飛揚的小五,想起那一聲聲撒嬌似的祖父,心中懊悔如潮水淹沒。

他為什麼就沒有仔細查證。

他為什麼就沒有信他?!

那是小五,是他最喜歡的孫兒。

哪怕他紈絝張揚,哪怕他喜歡胡鬧,可是他卻從來都不曾作姦犯科。

他為什麼會相信小五和有夫之婦有染,竟然還因為這個,做出那麼多糊塗事來?

陳連忠老眼中盈滿了淚意,緊緊抓著車框穩住身形,強壓著悲慟道:

「今天的事情,勞煩二位了,只是此事還請你們暫行保密,不要傳揚出去。」

那兩個仵作今天突然被陳家的人找上門,秘密請過來將已經下葬的陳五公子挖出來重新驗屍時,就已經猜到這陳五公子之死,怕是有什麼隱情。

剛才驗屍之後,知道了屍體的情況,更隱約察覺到這事棘手。

兩人都是在衙門當差很多年的,當然知道什麼叫禍從口出。

兩人連忙點頭道:「陳大人放心,今天的事情,我們二人必當守口如瓶。」

「多謝。」

陳連忠揮了揮手,旁邊就有陳家的下人上前,帶著兩位仵作離開。

等著這兩人走了之後,陳裕頓時滿眼通紅的狠狠一錘馬車車壁,帶著哽咽道:

「小五……到底是誰,居然這般害小五?!」 這王石微微有些發愣,開口詢問道,「去哪兒找人?」

一旁的陳維卻是拉著王石邊往外走邊說道,「這有何難,你跟著我就是了。」

程曦看著陳維拉著王石離開,微微皺眉,對一旁許三郎說道,「這個王石不是個當掌柜的料。」

許三郎道,「有什麼關係,陳維不是能當掌柜么?他太精明,有王石這般老實的人看著正好。」

程曦看了一眼許三郎,肯定是他挑人的時候就已經想好了。

這時程欣從樓上抱了一個木匣子下來,到了程曦這邊,便將那木匣子遞到程曦面前,開口說道,「這時醉清風各地酒樓的房地契,和酒樓下人的賣身契,曦兒你收好。」

程曦並沒有伸手接過來,眉頭微皺開口說道,「給我幹什麼?」

程欣應道,「我也不會經營酒樓,以後便打算留在梨花村當個女先生,這個交給你比較合適。」

程曦搖了搖頭,應道,「這是娘留給你的,我可不能收,你放心,這酒樓我會幫著打理,等上了正軌就都交給你。」

程欣卻是搖了搖頭,應道,「娘並未說只是留給我的,她一直也記掛著你們,只最後可能是沒來得及交代,就直接都交給了我,你們也是娘的孩子,當然也有份。」

程曦看程欣一臉堅持的樣子,便開口說道,「算了,你先收著,以後這酒樓留給二哥吧,他是男子,這東西本該是他的。」

程欣略略思考了一下,贊同了點了點頭,「那就聽你的,我就先收著。」

兩個人達成一致,程欣又拿著木匣子回去了樓上,許三郎卻是一直盯著程曦看,看的程曦莫名其妙,不得不開口詢問,「你一直盯著我看做什麼?」

許三郎抿唇應道,「你之前一直想開酒樓,不是想自己開么?」

程曦聽得許三郎含義不明的話,直接開口問道,「你是想說,我這般折騰著開酒樓,又不為賺錢,是想幹啥吧?」

許三郎點了點頭,程曦便開口繼續說道,「咱們現在也不缺錢啊,水果罐頭,點心作坊,余招財賣的都不錯,不缺酒樓的這筆收入,我開酒樓原本就不是為了賺錢。」

程曦此時的眼神有些縹緲,看著酒樓門口,似乎透過那一道門,看向了很遙遠的地方,聲音也有些縹緲,開口繼續說道,「我就是想開一個那樣的酒樓,酒樓里有那樣的菜品。」

看著程曦說完,就對著門口出神,許三郎眉頭微微皺起,伸手摟過程曦的肩,習慣性的往自己懷裡帶了帶,開口問道,「想什麼呢?」

程曦這才回過神來,接著之前的話題開口說道,「反正我開酒樓不是為了賺錢,差不多算是理想吧,所以是誰的無所謂,人的問題差不多解決了,怎麼經營起來還得規劃呢,我得回屋寫個計劃。」

只許三郎卻是還摟著程曦沒捨得撒手,並開口說道,「不出去轉轉么?」

程曦應道,「不是說這裡晚上的夜市熱鬧么,晚上再出去逛。」

看著程曦上了樓,許三郎來懷安又沒什麼事情,只得跟著程曦一起上了樓,然後程曦寫計劃,許三郎就湊一旁看著。

看到程曦拿著一截兒木炭在一張牛皮紙上寫寫畫畫,許三郎在一旁好奇看著,那些看不懂的字,許三郎便開口詢問,這些是什麼字?

程曦順口就說,「簡體字啊。」

說完才發現,自己不該亂說的,只話已出口,收不回來,反正許三郎知道自己奇怪的地方也不止一點半天,程曦也懶得在意了。

許三郎還是好奇的研究者程曦寫在牛皮紙上的字,疑惑問道,「哪一國的文字?」

程曦這次可沒順口說出華夏國,而是開口說道,「就是把咱們這繁體字簡化了啊,你看這個產,是不是比繁體的產筆畫少了很多,也好寫了很多,但是兩個人看著是不是很像?」

許三郎點點頭,應道,「這個是不是資?」

程曦點點頭,「看字的形態還是大概能猜出來的。」

「這個字好像不認識,還有這個。」

「這個是廣,這個字是一個兩個的個,是不是比繁體寫起來簡單多了。」

「是挺有意思的,再教我認認這些。」

罪夜纏綿:邪王誘庶妃 ……

許三郎沒有問程曦為什麼會這種字,程曦也沒有說她是如何會這些字體,兩個人默契的都不去追究,只湊在一起研究著兩種字體的不同,還時不時聊一聊如何將這酒樓再次開起來。

程欣原本過來找程曦,在門口看到湊在一起的兩人,卻是直接退了出來,直到中午快吃午飯,阿武這個愣頭青卻是不會管會不會破壞了氣氛,直接開口說道,「主子,夫人,今兒午飯還是去外面吃么?」

確實到了午飯時候,許三郎倒是沒有怪阿武的意思,開口應道,「外面吃吧,走了,先去吃飯回來再寫。」

程曦點點頭,將桌上東西收拾好,便跟著許三郎起身往外面去了。

兩個人出了門才發現,此時的酒樓里忙的是熱火朝天,這陳維王石不知道去哪兒找了這麼一群人來,男男女女都有,正收拾著整個酒樓。

陳維正站在大廳的中間,指揮著眾人這裡那裡,看到程曦跟許三郎下了樓,便殷勤的湊了上來,笑著說道,「主子,這些人都是城外找零工賺錢的周邊百姓,幹活人勤快,還要不了多少工錢,這店裡找人肯定要精挑細選,馬虎不得,所以小的先找了這些人,先將酒樓收拾出來。」

此時程曦也不得不佩服這陳維的精明,比她想的還要周到,程曦點頭誇讚道,「做得不錯,不過這酒樓一定要打理仔細了,必須乾乾淨淨的一塵不染,特別是那些用的東西,全部都要用開水煮過消毒,一個都不能漏。」

陳維殷勤應道,「小的都記下了。」

程曦想起自己是去吃飯,這些人吃飯怎麼辦?於是程曦開口問道,「你要管他們飯么?」

陳維應道,「不用不用,出零工都自己帶乾糧的。」

程曦點了點頭,應道,「那便多給他們發點工錢吧。」

一旁許三郎拿了一張銀票出來,遞給陳維,開口說道,「這些差不多夠了,可會識字記賬?」

陳維眼睛發亮小心翼翼的接過許三郎手裡的銀票,點頭應道,「會的會的。」

許三郎應道,「用了多少用在什麼地方都記個賬本,到時候交給夫人過目,一會兒去多買些饅頭回來,分給大家。」

陳維應下,許三郎便揮了揮手,讓他繼續忙去了。

兩個侍衛沒啥事情,也在跟著忙,許三郎朝他們招了招手,兩個人便過來他們跟前,施禮道,「主子,夫人。」

許三郎點了點頭,開口說道,「你們去把這懷安稍微有名的酒樓都跑一邊,看看都是些什麼來路背景,整理的明天交給我。」

兩個人抱拳應下,出了門,許三郎便朝一旁還傻站著的阿武說道,「去叫姐姐下來出去吃飯。」

程曦看著阿武離開的背影,忍不住感嘆著說道,「就他這個性子,只怕是被人賣了還要幫別人數錢。」

許三郎應道,「腦子裡只裝了練武,以後就讓他跟在咱們身邊吧。」

程曦點點頭,有個高手隨時跟在身邊,還是挺有安全感的。

等到程欣從樓上下來,一行四人便出了門,去了不遠處的一家酒樓,找了個包間坐下。

幾個人點好了菜,坐在包間里有一句每一句的聊著天,沒一會兒便有人來敲包間的門了。

幾人以為是小二送菜上來,沒想到卻是那樓下的掌柜。

程曦跟程欣進了包間之後,就取下了面上的面紗,許三郎也取了頭上的斗篷。

那掌柜進來的時候,看到幾個人都是微微愣了愣,實在是幾個人長的太過於出眾,特別是兩個美貌女子,居然有七八分的相像,著實養眼的很。

許三郎看著那掌柜盯著程曦跟程欣發愣,眼神便冷了下來,盯著那掌柜,聲音也是冷冷的開口說道,「有事?」

那掌柜的瞬間回過神來,倒也聰明,忙笑著賠不是,「實在抱歉,實在是幾位的樣貌太過於出眾,兩位小姐的樣貌又太過於相似,在下才看的出了神。」

許三郎沒有接他的話,只再次冷聲開口問道,「有事?」

那掌柜的許三郎一直冷著臉,卻也一點不惱,繼續帶著笑意開口說道,「在下聽說幾位是那醉清風的東家?」

程曦未免許三郎再次冷著臉開口把人家嚇到,忙自己開口應道,「掌柜的可是有事?」

掌柜的笑著應道,「也沒什麼事兒,只當年跟醉清風的總管有些交情,只已經多年沒見過,所以想跟幾位打聽下,這醉清風可是換了東家?」

程曦看著那掌柜,怕並非是跟之前總管有交情,而是來打探消息的,程曦眼神閃了閃,便笑著開口說道,「我們也才接手,從別人手裡買過來的,可惜荒廢了太久,怕是一時半會兒開不起來,以後還請掌柜多關照才是。」
那聰明的年輕人沒有答話,老實人卻是老老實實的點了點頭,開口應道,「這樣的酒樓不會有人願意來。」

程曦點了點頭,應道,「你說的對,不會有人願意來這樣的酒樓,所以買你們來的目的,就是努力讓人願意來這酒樓。」

程曦這話一出,不僅這老實男子愣住了,就連那精明的年輕男子也愣住了。

程曦則繼續開口說道,「如何?」

榮耀巔峰 只是這兩個人打量完了這酒樓,一時間都不知道該如何回答這個問題。

程曦看出兩人從剛開始的震驚漸漸變成了忐忑,便開口自顧自的說道,「以前這酒樓沒人打理,就荒廢成了這樣,不過好好拾掇一番,認真經營,想必還是有機會做起來的。」

一旁許三郎難得開口,對前面兩個呆愣愣站著的人說道,「以後你們就是這酒樓的掌柜了,酒樓興衰,就關係到你們以後的生活。」

兩個人心情都很是複雜,突然從下人就變成了酒樓掌柜,原本應該是喜事兒,只這酒樓荒涼成這樣,他們當掌柜有什麼用?

看兩個人也不說話,似乎還沒能接受這一個又一個的變化,程曦便繼續吩咐道,「別看這酒樓現在這樣,以後會熱鬧起來的,如今就是這酒樓需要人從裡到外的打理一遍,咱們幾個人肯定是不行,所以你們得出去招工,多找些人回來,將這酒樓拾掇乾淨。」

那老實男子疑惑開口問道,「兩個掌柜么?」

程曦看向許三郎,便聽得許三郎開口應道,「對,互相監督。」

兩個人有些面面相覷,一個酒樓里兩個掌柜,這很少,不過那年輕的男子很是聰明,很快就猜到了主子的心思,定是這主子肯定不會常在這邊,但是又不放心他們其中一人當掌柜,所以乾脆讓兩個人當掌柜。

程曦看兩個人不說話,便開口繼續詢問,「你們倆可有何意見?」

兩個人忙搖頭,年輕機靈的男子開口應道,「小的多謝主子栽培,一定替主子好好打理著酒樓。」

開玩笑,這麼好的事情,被買來不是當伺候人的下等奴才,而是當酒樓掌柜,這等好事兒,怎麼會有意見。

這年輕的男子算是看出來了,這買他們的主子很好說話,不然哪兒有主子還詢問買回來的奴才意見的。

那老實男子到底是沒想這麼多,只想著既然被這主子買回來,就安安心心的替主子辦事,只希望自己以後的日子會好過。

看兩人都沒什麼異議,一副很樂意的樣子,程曦便開口說道,「那就先找些小二過來,然後把這酒樓里裡外外全部收拾出來吧,對了,你們倆叫什麼名字?」

那老實男子老老實實的開口應道,「回主子,小的王石。」

年輕男子眼睛滴溜溜一轉,開口應道,「還請主子賜名。」

這年輕男子原本是想著,自己讓主子賜名,主子肯定會高興,只這次確實聰明反被聰明誤,程曦之前給人取名就取的頭大,這一聽又要讓她取名,她就皺起了眉,開口應道,「原本的名字不能用么?」

年輕男子一看女主子表情,便知道自己不該這般說,忙改口應道,「能用,能用,小的陳維。」 陳家的動作很快。

陳連忠一聲令下,陳裕哪怕再不願意也不敢攔著,悄悄找了兩個京中最好的仵作,又將已經下葬的陳五挖了出來,直接驗屍。

而陳連忠和陳裕就守在墳前不遠處的馬車上。

天氣已經沒那麼熱了,可屍體上也已經生了異味。

陳連忠用力握著指上的扳指,而陳裕眼睛通紅的別開了眼,不敢去看仵作劃開屍身的動作。

半柱香后,兩個仵作一前一後的走了過來。

「可查清楚了?」

那兩人點點頭。

陳連忠開口問道:「我孫兒到底是怎麼死的?」

那兩個仵作臉上露出遲疑之色。

陳連忠一看就知有異,頓時沉聲道:「有話直說!」

年老一些的仵作低聲道:「陳大人,我剛才已經仔細檢查過五公子的屍身,發現他內臟被腐,屍骨也呈灰黑色,顯然在生前已經中毒。」

「除此之外,五公子的脊骨被人用特殊手法震斷了三節,下腹處曾遭受過重擊,而且他舌筋被人挑斷,顎骨也已斷裂,實在是……」

實在是太過凄慘。

陳連忠頓時滿眼戾氣。

而陳裕更是怒紅了眼。

「你是說,小五根本就是不是跟人苟合,馬上風而死?!」

「絕對不是。」

旁邊那個稍顯年輕一些的仵作開口道:

「我和許仵作仔細查驗過,五公子生前就已經遭受重創,脊骨斷裂,身受重傷,劇痛難忍之下,連隨意行動都不可能,又怎麼可能跟女子歡好?」

「更何況馬上風癥狀而死之人,臟器會與尋常屍體不同,可五公子的屍體上半點都查驗不出,更不像是死前與人有過房事……」

陳連忠深吸口氣,只覺得頭中彷彿被巨錘掄中,眼前犯黑。

他想起曾經肆意飛揚的小五,想起那一聲聲撒嬌似的祖父,心中懊悔如潮水淹沒。

他為什麼就沒有仔細查證。

他為什麼就沒有信他?!

那是小五,是他最喜歡的孫兒。

哪怕他紈絝張揚,哪怕他喜歡胡鬧,可是他卻從來都不曾作姦犯科。

他為什麼會相信小五和有夫之婦有染,竟然還因為這個,做出那麼多糊塗事來?

陳連忠老眼中盈滿了淚意,緊緊抓著車框穩住身形,強壓著悲慟道:

「今天的事情,勞煩二位了,只是此事還請你們暫行保密,不要傳揚出去。」

那兩個仵作今天突然被陳家的人找上門,秘密請過來將已經下葬的陳五公子挖出來重新驗屍時,就已經猜到這陳五公子之死,怕是有什麼隱情。

剛才驗屍之後,知道了屍體的情況,更隱約察覺到這事棘手。

兩人都是在衙門當差很多年的,當然知道什麼叫禍從口出。

兩人連忙點頭道:「陳大人放心,今天的事情,我們二人必當守口如瓶。」

「多謝。」

陳連忠揮了揮手,旁邊就有陳家的下人上前,帶著兩位仵作離開。

等著這兩人走了之後,陳裕頓時滿眼通紅的狠狠一錘馬車車壁,帶著哽咽道:

「小五……到底是誰,居然這般害小五?!」 這王石微微有些發愣,開口詢問道,「去哪兒找人?」

一旁的陳維卻是拉著王石邊往外走邊說道,「這有何難,你跟著我就是了。」

程曦看著陳維拉著王石離開,微微皺眉,對一旁許三郎說道,「這個王石不是個當掌柜的料。」

許三郎道,「有什麼關係,陳維不是能當掌柜么?他太精明,有王石這般老實的人看著正好。」

程曦看了一眼許三郎,肯定是他挑人的時候就已經想好了。

這時程欣從樓上抱了一個木匣子下來,到了程曦這邊,便將那木匣子遞到程曦面前,開口說道,「這時醉清風各地酒樓的房地契,和酒樓下人的賣身契,曦兒你收好。」

程曦並沒有伸手接過來,眉頭微皺開口說道,「給我幹什麼?」

程欣應道,「我也不會經營酒樓,以後便打算留在梨花村當個女先生,這個交給你比較合適。」

程曦搖了搖頭,應道,「這是娘留給你的,我可不能收,你放心,這酒樓我會幫著打理,等上了正軌就都交給你。」

程欣卻是搖了搖頭,應道,「娘並未說只是留給我的,她一直也記掛著你們,只最後可能是沒來得及交代,就直接都交給了我,你們也是娘的孩子,當然也有份。」

程曦看程欣一臉堅持的樣子,便開口說道,「算了,你先收著,以後這酒樓留給二哥吧,他是男子,這東西本該是他的。」

程欣略略思考了一下,贊同了點了點頭,「那就聽你的,我就先收著。」

兩個人達成一致,程欣又拿著木匣子回去了樓上,許三郎卻是一直盯著程曦看,看的程曦莫名其妙,不得不開口詢問,「你一直盯著我看做什麼?」

許三郎抿唇應道,「你之前一直想開酒樓,不是想自己開么?」

程曦聽得許三郎含義不明的話,直接開口問道,「你是想說,我這般折騰著開酒樓,又不為賺錢,是想幹啥吧?」

許三郎點了點頭,程曦便開口繼續說道,「咱們現在也不缺錢啊,水果罐頭,點心作坊,余招財賣的都不錯,不缺酒樓的這筆收入,我開酒樓原本就不是為了賺錢。」

程曦此時的眼神有些縹緲,看著酒樓門口,似乎透過那一道門,看向了很遙遠的地方,聲音也有些縹緲,開口繼續說道,「我就是想開一個那樣的酒樓,酒樓里有那樣的菜品。」

看著程曦說完,就對著門口出神,許三郎眉頭微微皺起,伸手摟過程曦的肩,習慣性的往自己懷裡帶了帶,開口問道,「想什麼呢?」

程曦這才回過神來,接著之前的話題開口說道,「反正我開酒樓不是為了賺錢,差不多算是理想吧,所以是誰的無所謂,人的問題差不多解決了,怎麼經營起來還得規劃呢,我得回屋寫個計劃。」

只許三郎卻是還摟著程曦沒捨得撒手,並開口說道,「不出去轉轉么?」

程曦應道,「不是說這裡晚上的夜市熱鬧么,晚上再出去逛。」

看著程曦上了樓,許三郎來懷安又沒什麼事情,只得跟著程曦一起上了樓,然後程曦寫計劃,許三郎就湊一旁看著。

看到程曦拿著一截兒木炭在一張牛皮紙上寫寫畫畫,許三郎在一旁好奇看著,那些看不懂的字,許三郎便開口詢問,這些是什麼字?

程曦順口就說,「簡體字啊。」

說完才發現,自己不該亂說的,只話已出口,收不回來,反正許三郎知道自己奇怪的地方也不止一點半天,程曦也懶得在意了。

許三郎還是好奇的研究者程曦寫在牛皮紙上的字,疑惑問道,「哪一國的文字?」

程曦這次可沒順口說出華夏國,而是開口說道,「就是把咱們這繁體字簡化了啊,你看這個產,是不是比繁體的產筆畫少了很多,也好寫了很多,但是兩個人看著是不是很像?」

許三郎點點頭,應道,「這個是不是資?」

程曦點點頭,「看字的形態還是大概能猜出來的。」

「這個字好像不認識,還有這個。」

「這個是廣,這個字是一個兩個的個,是不是比繁體寫起來簡單多了。」

「是挺有意思的,再教我認認這些。」

罪夜纏綿:邪王誘庶妃 ……

許三郎沒有問程曦為什麼會這種字,程曦也沒有說她是如何會這些字體,兩個人默契的都不去追究,只湊在一起研究著兩種字體的不同,還時不時聊一聊如何將這酒樓再次開起來。

程欣原本過來找程曦,在門口看到湊在一起的兩人,卻是直接退了出來,直到中午快吃午飯,阿武這個愣頭青卻是不會管會不會破壞了氣氛,直接開口說道,「主子,夫人,今兒午飯還是去外面吃么?」

確實到了午飯時候,許三郎倒是沒有怪阿武的意思,開口應道,「外面吃吧,走了,先去吃飯回來再寫。」

程曦點點頭,將桌上東西收拾好,便跟著許三郎起身往外面去了。

兩個人出了門才發現,此時的酒樓里忙的是熱火朝天,這陳維王石不知道去哪兒找了這麼一群人來,男男女女都有,正收拾著整個酒樓。

陳維正站在大廳的中間,指揮著眾人這裡那裡,看到程曦跟許三郎下了樓,便殷勤的湊了上來,笑著說道,「主子,這些人都是城外找零工賺錢的周邊百姓,幹活人勤快,還要不了多少工錢,這店裡找人肯定要精挑細選,馬虎不得,所以小的先找了這些人,先將酒樓收拾出來。」

此時程曦也不得不佩服這陳維的精明,比她想的還要周到,程曦點頭誇讚道,「做得不錯,不過這酒樓一定要打理仔細了,必須乾乾淨淨的一塵不染,特別是那些用的東西,全部都要用開水煮過消毒,一個都不能漏。」

陳維殷勤應道,「小的都記下了。」

程曦想起自己是去吃飯,這些人吃飯怎麼辦?於是程曦開口問道,「你要管他們飯么?」

陳維應道,「不用不用,出零工都自己帶乾糧的。」

程曦點了點頭,應道,「那便多給他們發點工錢吧。」

一旁許三郎拿了一張銀票出來,遞給陳維,開口說道,「這些差不多夠了,可會識字記賬?」

陳維眼睛發亮小心翼翼的接過許三郎手裡的銀票,點頭應道,「會的會的。」

許三郎應道,「用了多少用在什麼地方都記個賬本,到時候交給夫人過目,一會兒去多買些饅頭回來,分給大家。」

陳維應下,許三郎便揮了揮手,讓他繼續忙去了。

兩個侍衛沒啥事情,也在跟著忙,許三郎朝他們招了招手,兩個人便過來他們跟前,施禮道,「主子,夫人。」

許三郎點了點頭,開口說道,「你們去把這懷安稍微有名的酒樓都跑一邊,看看都是些什麼來路背景,整理的明天交給我。」

兩個人抱拳應下,出了門,許三郎便朝一旁還傻站著的阿武說道,「去叫姐姐下來出去吃飯。」

程曦看著阿武離開的背影,忍不住感嘆著說道,「就他這個性子,只怕是被人賣了還要幫別人數錢。」

許三郎應道,「腦子裡只裝了練武,以後就讓他跟在咱們身邊吧。」

程曦點點頭,有個高手隨時跟在身邊,還是挺有安全感的。

等到程欣從樓上下來,一行四人便出了門,去了不遠處的一家酒樓,找了個包間坐下。

幾個人點好了菜,坐在包間里有一句每一句的聊著天,沒一會兒便有人來敲包間的門了。

幾人以為是小二送菜上來,沒想到卻是那樓下的掌柜。

程曦跟程欣進了包間之後,就取下了面上的面紗,許三郎也取了頭上的斗篷。

那掌柜進來的時候,看到幾個人都是微微愣了愣,實在是幾個人長的太過於出眾,特別是兩個美貌女子,居然有七八分的相像,著實養眼的很。

許三郎看著那掌柜盯著程曦跟程欣發愣,眼神便冷了下來,盯著那掌柜,聲音也是冷冷的開口說道,「有事?」

那掌柜的瞬間回過神來,倒也聰明,忙笑著賠不是,「實在抱歉,實在是幾位的樣貌太過於出眾,兩位小姐的樣貌又太過於相似,在下才看的出了神。」

許三郎沒有接他的話,只再次冷聲開口問道,「有事?」

那掌柜的許三郎一直冷著臉,卻也一點不惱,繼續帶著笑意開口說道,「在下聽說幾位是那醉清風的東家?」

程曦未免許三郎再次冷著臉開口把人家嚇到,忙自己開口應道,「掌柜的可是有事?」

掌柜的笑著應道,「也沒什麼事兒,只當年跟醉清風的總管有些交情,只已經多年沒見過,所以想跟幾位打聽下,這醉清風可是換了東家?」

程曦看著那掌柜,怕並非是跟之前總管有交情,而是來打探消息的,程曦眼神閃了閃,便笑著開口說道,「我們也才接手,從別人手裡買過來的,可惜荒廢了太久,怕是一時半會兒開不起來,以後還請掌柜多關照才是。」
Свернуть

Уважаемые пользователи! Администрация сайта «Реальные отзывы» убедительно просит предоставлять конкретные факты (номер, дату заказа и проч.), чтобы мы не сочли ваш отзыв наговором конкурентов. Благодарим за понимание. Не подкрепленные фактами отзывы будут удаляться как неинформативные.

Оставить отзыв

Имя (обязательно):
Электропочта (не обязательно):

негативный отзыв нейтральный отзыв положительный отзы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