Товары для дома » Для ремонта и обустройства » Электро Инструмент » Перфораторы
Города и населенные пункты

「什麼?散功?」哪怕是李逸晨早已見慣風浪,但聽到這兩個字的時候,臉色還是不由一變。

  • Дополнительно:
散功,那就不僅僅是把法則之力本源逼出體外,而是他這一身的修為同樣也將付之東流,一切又得從零開始,變成一個從來不曾修鍊過的普通人。

「若是有第二條路,你覺得我會願意讓你這樣去做嗎?」劍靈也是有些無奈地說道。

「散了功進入聖域?那和死又有什麼區別?」李逸晨可是深知普通人在聖域的地位,那絕對是連奴隸都不如的存在。

「一旦散功,你將變成普通人,到時空間通道是把你送回青雲大陸還是直接送入聖域,也是未知之數,畢竟這樣的情況我也沒有遇到過,而且除此之外,我們真的已經沒有第二種選擇!」事到如今,劍靈也是有些無奈地說道。 天鳳城,在整個大夏也能算是不錯的城池,與江城,江水同屬江陵。

城內車水馬龍,行人摩肩接踵,小販叫賣聲不絕。

三人也打量着街上行人,發現人羣中有不少武者,四層修爲者不少,其中更有幾位五層的。

“殿主,就在這裏住下吧,這裏距離除魔殿不遠。”

樑俊在一間客棧門前停下,恭敬說道。

“鳳來客棧,這名字不錯,就住這裏了。”江道明答應下來,三人走了進去。

“三位客官裏面請,請問要點什麼?”

店小二連忙上前迎接,身子微躬,面帶笑容。

“三間上房。”江道明道。

“殿主,這裏一間房要二十大夏幣,兩間就夠了,我們二人擠一擠就行,三間太奢侈。”樑俊連忙道。

“三間,又不是沒錢。”江道明淡漠道。

他們一路走來,遇到的劫道不多,卻也不少,加上他們帶來的大夏幣,已經八百多枚。

一晚二十,三間房,六十枚大夏幣,如果再吃酒,算下來確實是一筆大開銷。

“好嘞,三位客官裏面請。”店小二大喜,身子躬的更低了一分。

“將我們的馬兒餵飽,再送一桌酒菜上去。”

江道明交代一聲,帶着兩人上樓。

大堂內,不少武者正在喝粥,少數幾個飲酒暢談。

這些人只是掃了眼三人,便沒多關注。

進了房間,酒菜很快上來,三人聚在一間房。

“殿主,我們接下來,是不是幫文傑,解決妖魔?”江元亮問道。

江道明倒了一碗酒,一口飲盡,這裏的酒比江水的更烈,更痛快。

“待會樑俊去打聽打聽天陰門的消息,晚上我們和文傑吃完酒,若是無事,便去天陰門走一遭。”

江道明淡淡道。

“是。”樑俊恭敬應聲:“殿主,我們如何處置天陰門的人?是找出那人,直接殺了?”

“天陰門弟子,去我江水行兇,他天陰門必須給本殿主一個交代。”

江道明冷然道:“你打聽消息的時候,儘量小心些,別暴露了自己。”

“是。”樑俊應道。

“那我們要不要去聶家?”江元亮忽然道:“聶家在天鳳城,應該也算是富有,我們盤纏不多。”

“不去,隨手之舉,以此求報,非是大丈夫所爲。

若是登門要錢,別人還以爲我江道明是個落魄乞丐,活不起了呢。”

江道明淡淡道:“天陰門的錢,不夠你花?”

江元亮一怔,樑俊也愣住了,殿主這是打算,找天陰門要錢?

“殿主早有想法,是我多嘴了。”江元亮連忙道。

三人不再多說,吃飽喝足,樑俊和江元亮去打聽消息了,江道明在房間休息。

本來江元亮也能休息,只是他想跟着樑俊,多學學經驗,長長見識,便一起去了。

多日趕路,也沒睡好,江道明身子早已睏乏,很快入睡。

一直到傍晚,樑俊二人回來,敲門聲叫醒了他。

打開房門,兩人先後進入。

樑俊抱拳躬身:“殿主,已經打聽清楚,天陰門在這天鳳城,就是一惡霸,天陰門主乃是六層頂峯武者,門內還有六層長老,除魔殿也奈何不得。”

“還有什麼江湖規矩,朝廷鷹犬不得插手之類的話,一些江湖人,在天鳳城也蠻橫的緊。”

江道明眉頭一皺:“這天鳳城除魔殿,是否無能了些。”

“天鳳城除魔殿,近日遇上了大麻煩,不知道哪來的妖魔鬼怪,盯上了天鳳城百姓,至今連妖魔鬼怪都沒查清。”

江元亮不屑地道:“一羣酒囊飯袋,當然,不包括文傑。”

“哦?”江道明眉頭一挑:“連是什麼東西作祟都沒查清?”

“沒有,那妖物至今,已經連殺十三人,其中七位是柔弱書生。

六人乃是武者,聽人說,是恰巧遇見妖物殺人,遭了殃。”

江元亮恭敬回道:“那妖物專掏人心,所有死者,心臟都被挖了出來。”

樑俊接話道:“聽人描述,那傷口像是貓爪子留下的一樣,有人懷疑是貓妖作祟。”

“嗯。”聽聞他們回報,江道明點點頭,轉而問道:“文傑呢?”

“已經聯繫上文傑,稍後便至。”江元亮回道。

“讓小二準備酒菜,等文傑過來,再問他具體情況。”

江道明不再多言,等李文傑來了,問他或許會有更準確的消息。

畢竟兩人打聽消息,都只是道聽途說,李文傑則是除魔殿一員,瞭解的更多,更詳細。

很快,兩名黑衣打扮,胸口繡着除魔殿三字的年輕武者,進入天鳳客棧。

兩人直奔二樓,來到江道明門前,輕輕敲門:“師兄,文傑求見。”

吱呀

房門打開,江道明站起身來,笑道:“文傑,你我兄弟,好久不見,如今卻是黑了不少。”

如今的李文傑,皮膚黝黑,面上也褪去最後的稚嫩,看上去成熟不少。

“真是師兄,你終於從清心小築出來了。”李文傑激動地上前,忍不住握住了江道明的手。

“你走後沒多久便出來了。”江道明哈哈一笑:“你我兄弟多日不見,今晚定要喝個痛快,對了,這位兄弟是?”

“師兄,這位是除魔殿朋友,一起當值,名爲李長青,和我還是本家呢。”

李文傑連忙介紹道:“這是我師兄江道明,兄弟江元亮,這位是……”

“樑俊。”樑俊拱手道。

“見過三位哥哥。”李長青連忙拱手見禮:“常聽文傑提起您,說您是大高手,一手十八龍象,打遍江城無敵手。”

“偏遠小城,不值一提。”江道明擺手道:“都坐吧,我已讓小二備好酒菜。”

“師兄,你還沒說,你怎麼出來的?如今怎麼來天鳳城看我了?”李文傑一落座,便迫不及待問道。

這段時間,他太想念和江道明一起喝酒的日子了。

來到天鳳城,更是沒好好喝一回。

江道明眉頭一挑:“元亮沒告訴你?”

“嘿嘿。”江元亮嘿嘿一笑,道:“當然是先賣關子,我只是找他比試了一番,如今他不是我對手了。”

江元亮服用了靈藥,如今已是四層頂峯,李文傑自然不是對手。

“你這混賬玩意。”李文傑毫不客氣罵道:“到底何處得了機緣?”

“這話要從你走後說起,蕭嶽繼任殿主之位,引妖魔入城……”

江元亮不再賣關子,將是他走後,發生的事情詳細說了出來。 「也就是說散功之後,我也有可能回到青雲大陸?」李逸晨不由一愣,這也許是他此時聽到的唯一一個算是不錯的消息了吧。

畢竟回到青雲大陸就算是再次重修對於他來說也不會有太大的影響,至少對青雲大陸的法則之力本源的領悟無人能與他比肩,至少在青雲大陸他不會擔心有什麼危險。

「理論上是這個樣子,但好像你的命運一直都不是按常理來運轉的。」劍靈想了一下說道。

「散就散吧,反正也不是沒有重修過!」李逸晨也知道此時的自己根本別無選擇,否則被鎖在空間通道中,一旦劍靈的力量消耗完之後,除了死之外不會再有第二種結果。

當即李逸晨立刻將不滅龍象訣逆行運轉起來,片刻之間隨著無數的力量從丹田中分離出,李逸晨的神情也開始變得扭曲起來。

散功說起來輕鬆,但其實這個過程並不比當初李逸晨被聖尊使者以搜魂大法讀取記憶的時候輕鬆多少。

只不過那個痛苦來自於靈魂,而如今的痛苦來自於肉身而已。

砰……一聲碎響,李逸晨全身一陣,一陣劇烈的刺痛瞬間由丹田蔓延至全身,李逸晨知道自己辛辛苦苦修鍊來的力量隨著這一聲丹田崩滅的聲音亦化為烏有,不過此時的李逸晨並沒有心思去考慮這些。

因為丹田碎裂的刺痛已經刺激的他連身體站直都無法做到,身體一下子彎曲了下來不由的抽搐,彷彿隨時都可能倒下一般。

同時李逸晨也看到黑暗之中,一道道色彩各異的光芒正在向後飛去,而自己的身體卻在緩緩的向後移動。

「看來我運氣還算不差,沒有被送往聖域!」雖然全身吃痛無比,但能感覺到身體后移,李逸晨也總算找到一絲安慰。

「回去也好,等我把這些法則之力本源一起煉化,到時用不了多久你又可以再次破虛,這些力量你不能要,我可不能浪費了!」劍靈同樣也鬆了一口氣。

畢竟以李逸晨如今的情況一旦進入聖域那可真是危險重重,哪怕是自己也未必能護他周全,如今回到青雲大陸那就不一樣了,別說自己如今已經恢復了足以碾壓青雲大陸的力量,就是以李逸晨在青雲大陸的根基,也不會遇到什麼危險。

「這是什麼?」李逸晨只感覺彷彿有什麼東西打在臉上,隨手抹下卻發現乃是一道靈符。

穿梭之靈?

看到靈符,李逸晨不由一愣,他沒想到在空間亂流中,從岑萬冰儲物戒指中爆出來的穿梭之靈居然沒有被絞碎。

「快扔掉!」看著李逸晨把穿梭之靈拿在手上,劍靈不由再次急了起來。

不過當他的話音傳入李逸晨的腦海之時,一道空間亂流襲來,瞬間將穿梭之靈震得粉碎,而李逸晨亦感覺四周的空間一陣紊亂中,眼前彷彿又一次陷入一片無盡的黑暗之中。

巨大的撕扯之力傳來,彷彿要將自己的身體撕成碎片一般,李逸晨急忙運轉著功訣,卻發現自己已經散功,根本沒有半點靈力和法則之力可以調動。

原本就因為散功而虛弱無比的李逸晨,此時在那撕扯之力帶來的巨大刺痛之下,片刻間終於幸福的昏迷了過去。

而就在李逸晨昏迷之際,青雲大陸卻在發生著天翻地覆的變化。

隨著法則之力本源的回歸,那鎮壓著青雲大陸的聖劫突然之間消散,雖然從李逸晨身體逼出來的法則之力本源只是被劍靈煉化的其中很小一部分,但這部分力量經過世界法則的淬鍊之後品質彷彿一下子提升了許多。

使得整個青雲大陸剎那之間靈氣變得比聖劫來臨之前更加濃郁了數倍不止。

而正在青雲聖地參悟的齊九霄等人幾乎同一時間睜開了雙眼,在他們臉上掛著的是無盡的喜悅,就連他們自己都想不到他們居然能一下子突破到聖人中期的境界,而且更重要的是他們知道,如今他們對法則之力的領悟絕對不是以前所能比擬。

這一場的修鍊所得,比之當初他們在洞天樹前的參悟也要高出數倍不止。

而逍遙宗因為李逸晨離去時的改建,此時的靈氣更是濃郁到一個令人髮指的地步,整個逍遙宗的靈氣幾乎被一層幾近液態般的靈氣所籠罩起來,置身其中,給人一種說不出的舒暢……

不過對於青雲大陸的種種變化,此時陷入沉睡中的李逸晨並不知道,甚至他都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只感覺自己置身在一片混沌之中,無比安詳的睡了一覺,做了一個很長很長的夢。

彷彿自己進入了聖域,而且正趕上聖域受到一股外來力量的侵略,那些人似乎與魔族有些相似,但又有些不同,但實力卻比李逸晨所見過的魔族強出許多。

哪怕是聖尊使者那樣的實力,在這群外來力量中也只能算是一個普通士卒,而強大的卻是連李逸晨都無法想象的存在。

這一戰至後期,聖域如同當初的青雲大陸一般幾乎所有的力量都集結在了一起捍衛著自己的家園。

這一戰同樣打得驚天動地,山河變色。

但這一戰,聖域沒有如同青雲大陸的李逸晨那樣的角色,也沒有可以短時間內找到並煉化世界法則之力本源的劍靈,所以除了硬拼根本沒有第二種選擇。

最後一役,號稱血門聖戰。

那一戰就連聖域最為神秘的法宗也全數出動,但最終聖域也是以所有高手幾近覆滅為代價取得了一場可勉強稱之為勝利的慘勝。

入侵之敵被全殲,空間通道被封死,而整個聖域也同樣元氣大傷,李逸晨在那如同真實般的夢境中亦戰亡,再次脫離夢境,陷入沉睡之中。

「水……水……」時間不知道過了多久,當李逸晨清醒過來的時候,只感覺口渴的要命,甚至他能感覺到嘴唇已經因為缺水而多出了數道裂口。

「你醒了啊?」就在此時一張少女清秀的臉頰出現在李逸晨模糊的視線之中。

九龍聖祖 慢慢的適應了眼前強光,視線慢慢的恢復,李逸晨發現少女竟然長得與沈紫煙有幾分相似,不過李逸晨知道這僅僅是相似,不過少女的美貌卻同樣絲毫不輸於沈紫煙。

「水……水……」心中因為缺水而陷入的慌亂很快讓李逸晨放棄了對少女相貌的品鑒,再次本能的發出微弱的聲音。

「來,給你水!」彷彿看出李逸晨的虛弱,少女將李逸晨的頭扶了起來,將水囊小心翼翼的放到李逸晨的嘴角邊上,緩緩的將清水倒入李逸晨的嘴裡。

清水粘唇,隨即化為清流滾入腹中,乾渴得神志還帶著幾分模糊的李逸晨幾乎本能的雙手將水囊抓住,猛得一抽,大灌起來。

「啊……」

李逸晨雖然只是想要抓住水囊,但此時他的雙手抓住的卻是少女拿著水囊的倩手,少女不由輕聲驚呼中想要掙開,可是看著李逸晨那蒼白得不帶半點血絲的臉頰,怕震傷於他,又只得將體內的力量散去。

「咳……咳……」由於灌得太急,李逸晨嗆了一口水立刻大咳起來,而少女也借著這個機會把手從李逸晨的手裡掙脫出來,只是水囊卻留在了李逸晨的手裡。

「哇……哇……」

喝下幾口水,整個人感覺舒服了許多的李逸晨肚子又開始不爭氣的叫了起來,隨之一股飢餓之意傳遍全身,令剛剛站起身來的李逸晨,整個人一下子又軟坐在了地上。

「這個給你……」少女自然也聽到李逸晨肚子所發出的聲音,當即又拿出一塊獸肉遞到李逸晨的面前,不過有了上次的經歷之後,在李逸晨剛把獸肉接過之時,少女便立刻急忙地把手縮了回來。

獸肉乾澀無比,而且肉質十分粗糙,吃在嘴裡和嚼蠟幾乎沒有太大的分區。
散功,那就不僅僅是把法則之力本源逼出體外,而是他這一身的修為同樣也將付之東流,一切又得從零開始,變成一個從來不曾修鍊過的普通人。

「若是有第二條路,你覺得我會願意讓你這樣去做嗎?」劍靈也是有些無奈地說道。

「散了功進入聖域?那和死又有什麼區別?」李逸晨可是深知普通人在聖域的地位,那絕對是連奴隸都不如的存在。

「一旦散功,你將變成普通人,到時空間通道是把你送回青雲大陸還是直接送入聖域,也是未知之數,畢竟這樣的情況我也沒有遇到過,而且除此之外,我們真的已經沒有第二種選擇!」事到如今,劍靈也是有些無奈地說道。 天鳳城,在整個大夏也能算是不錯的城池,與江城,江水同屬江陵。

城內車水馬龍,行人摩肩接踵,小販叫賣聲不絕。

三人也打量着街上行人,發現人羣中有不少武者,四層修爲者不少,其中更有幾位五層的。

“殿主,就在這裏住下吧,這裏距離除魔殿不遠。”

樑俊在一間客棧門前停下,恭敬說道。

“鳳來客棧,這名字不錯,就住這裏了。”江道明答應下來,三人走了進去。

“三位客官裏面請,請問要點什麼?”

店小二連忙上前迎接,身子微躬,面帶笑容。

“三間上房。”江道明道。

“殿主,這裏一間房要二十大夏幣,兩間就夠了,我們二人擠一擠就行,三間太奢侈。”樑俊連忙道。

“三間,又不是沒錢。”江道明淡漠道。

他們一路走來,遇到的劫道不多,卻也不少,加上他們帶來的大夏幣,已經八百多枚。

一晚二十,三間房,六十枚大夏幣,如果再吃酒,算下來確實是一筆大開銷。

“好嘞,三位客官裏面請。”店小二大喜,身子躬的更低了一分。

“將我們的馬兒餵飽,再送一桌酒菜上去。”

江道明交代一聲,帶着兩人上樓。

大堂內,不少武者正在喝粥,少數幾個飲酒暢談。

這些人只是掃了眼三人,便沒多關注。

進了房間,酒菜很快上來,三人聚在一間房。

“殿主,我們接下來,是不是幫文傑,解決妖魔?”江元亮問道。

江道明倒了一碗酒,一口飲盡,這裏的酒比江水的更烈,更痛快。

“待會樑俊去打聽打聽天陰門的消息,晚上我們和文傑吃完酒,若是無事,便去天陰門走一遭。”

江道明淡淡道。

“是。”樑俊恭敬應聲:“殿主,我們如何處置天陰門的人?是找出那人,直接殺了?”

“天陰門弟子,去我江水行兇,他天陰門必須給本殿主一個交代。”

江道明冷然道:“你打聽消息的時候,儘量小心些,別暴露了自己。”

“是。”樑俊應道。

“那我們要不要去聶家?”江元亮忽然道:“聶家在天鳳城,應該也算是富有,我們盤纏不多。”

“不去,隨手之舉,以此求報,非是大丈夫所爲。

若是登門要錢,別人還以爲我江道明是個落魄乞丐,活不起了呢。”

江道明淡淡道:“天陰門的錢,不夠你花?”

江元亮一怔,樑俊也愣住了,殿主這是打算,找天陰門要錢?

“殿主早有想法,是我多嘴了。”江元亮連忙道。

三人不再多說,吃飽喝足,樑俊和江元亮去打聽消息了,江道明在房間休息。

本來江元亮也能休息,只是他想跟着樑俊,多學學經驗,長長見識,便一起去了。

多日趕路,也沒睡好,江道明身子早已睏乏,很快入睡。

一直到傍晚,樑俊二人回來,敲門聲叫醒了他。

打開房門,兩人先後進入。

樑俊抱拳躬身:“殿主,已經打聽清楚,天陰門在這天鳳城,就是一惡霸,天陰門主乃是六層頂峯武者,門內還有六層長老,除魔殿也奈何不得。”

“還有什麼江湖規矩,朝廷鷹犬不得插手之類的話,一些江湖人,在天鳳城也蠻橫的緊。”

江道明眉頭一皺:“這天鳳城除魔殿,是否無能了些。”

“天鳳城除魔殿,近日遇上了大麻煩,不知道哪來的妖魔鬼怪,盯上了天鳳城百姓,至今連妖魔鬼怪都沒查清。”

江元亮不屑地道:“一羣酒囊飯袋,當然,不包括文傑。”

“哦?”江道明眉頭一挑:“連是什麼東西作祟都沒查清?”

“沒有,那妖物至今,已經連殺十三人,其中七位是柔弱書生。

六人乃是武者,聽人說,是恰巧遇見妖物殺人,遭了殃。”

江元亮恭敬回道:“那妖物專掏人心,所有死者,心臟都被挖了出來。”

樑俊接話道:“聽人描述,那傷口像是貓爪子留下的一樣,有人懷疑是貓妖作祟。”

“嗯。”聽聞他們回報,江道明點點頭,轉而問道:“文傑呢?”

“已經聯繫上文傑,稍後便至。”江元亮回道。

“讓小二準備酒菜,等文傑過來,再問他具體情況。”

江道明不再多言,等李文傑來了,問他或許會有更準確的消息。

畢竟兩人打聽消息,都只是道聽途說,李文傑則是除魔殿一員,瞭解的更多,更詳細。

很快,兩名黑衣打扮,胸口繡着除魔殿三字的年輕武者,進入天鳳客棧。

兩人直奔二樓,來到江道明門前,輕輕敲門:“師兄,文傑求見。”

吱呀

房門打開,江道明站起身來,笑道:“文傑,你我兄弟,好久不見,如今卻是黑了不少。”

如今的李文傑,皮膚黝黑,面上也褪去最後的稚嫩,看上去成熟不少。

“真是師兄,你終於從清心小築出來了。”李文傑激動地上前,忍不住握住了江道明的手。

“你走後沒多久便出來了。”江道明哈哈一笑:“你我兄弟多日不見,今晚定要喝個痛快,對了,這位兄弟是?”

“師兄,這位是除魔殿朋友,一起當值,名爲李長青,和我還是本家呢。”

李文傑連忙介紹道:“這是我師兄江道明,兄弟江元亮,這位是……”

“樑俊。”樑俊拱手道。

“見過三位哥哥。”李長青連忙拱手見禮:“常聽文傑提起您,說您是大高手,一手十八龍象,打遍江城無敵手。”

“偏遠小城,不值一提。”江道明擺手道:“都坐吧,我已讓小二備好酒菜。”

“師兄,你還沒說,你怎麼出來的?如今怎麼來天鳳城看我了?”李文傑一落座,便迫不及待問道。

這段時間,他太想念和江道明一起喝酒的日子了。

來到天鳳城,更是沒好好喝一回。

江道明眉頭一挑:“元亮沒告訴你?”

“嘿嘿。”江元亮嘿嘿一笑,道:“當然是先賣關子,我只是找他比試了一番,如今他不是我對手了。”

江元亮服用了靈藥,如今已是四層頂峯,李文傑自然不是對手。

“你這混賬玩意。”李文傑毫不客氣罵道:“到底何處得了機緣?”

“這話要從你走後說起,蕭嶽繼任殿主之位,引妖魔入城……”

江元亮不再賣關子,將是他走後,發生的事情詳細說了出來。 「也就是說散功之後,我也有可能回到青雲大陸?」李逸晨不由一愣,這也許是他此時聽到的唯一一個算是不錯的消息了吧。

畢竟回到青雲大陸就算是再次重修對於他來說也不會有太大的影響,至少對青雲大陸的法則之力本源的領悟無人能與他比肩,至少在青雲大陸他不會擔心有什麼危險。

「理論上是這個樣子,但好像你的命運一直都不是按常理來運轉的。」劍靈想了一下說道。

「散就散吧,反正也不是沒有重修過!」李逸晨也知道此時的自己根本別無選擇,否則被鎖在空間通道中,一旦劍靈的力量消耗完之後,除了死之外不會再有第二種結果。

當即李逸晨立刻將不滅龍象訣逆行運轉起來,片刻之間隨著無數的力量從丹田中分離出,李逸晨的神情也開始變得扭曲起來。

散功說起來輕鬆,但其實這個過程並不比當初李逸晨被聖尊使者以搜魂大法讀取記憶的時候輕鬆多少。

只不過那個痛苦來自於靈魂,而如今的痛苦來自於肉身而已。

砰……一聲碎響,李逸晨全身一陣,一陣劇烈的刺痛瞬間由丹田蔓延至全身,李逸晨知道自己辛辛苦苦修鍊來的力量隨著這一聲丹田崩滅的聲音亦化為烏有,不過此時的李逸晨並沒有心思去考慮這些。

因為丹田碎裂的刺痛已經刺激的他連身體站直都無法做到,身體一下子彎曲了下來不由的抽搐,彷彿隨時都可能倒下一般。

同時李逸晨也看到黑暗之中,一道道色彩各異的光芒正在向後飛去,而自己的身體卻在緩緩的向後移動。

「看來我運氣還算不差,沒有被送往聖域!」雖然全身吃痛無比,但能感覺到身體后移,李逸晨也總算找到一絲安慰。

「回去也好,等我把這些法則之力本源一起煉化,到時用不了多久你又可以再次破虛,這些力量你不能要,我可不能浪費了!」劍靈同樣也鬆了一口氣。

畢竟以李逸晨如今的情況一旦進入聖域那可真是危險重重,哪怕是自己也未必能護他周全,如今回到青雲大陸那就不一樣了,別說自己如今已經恢復了足以碾壓青雲大陸的力量,就是以李逸晨在青雲大陸的根基,也不會遇到什麼危險。

「這是什麼?」李逸晨只感覺彷彿有什麼東西打在臉上,隨手抹下卻發現乃是一道靈符。

穿梭之靈?

看到靈符,李逸晨不由一愣,他沒想到在空間亂流中,從岑萬冰儲物戒指中爆出來的穿梭之靈居然沒有被絞碎。

「快扔掉!」看著李逸晨把穿梭之靈拿在手上,劍靈不由再次急了起來。

不過當他的話音傳入李逸晨的腦海之時,一道空間亂流襲來,瞬間將穿梭之靈震得粉碎,而李逸晨亦感覺四周的空間一陣紊亂中,眼前彷彿又一次陷入一片無盡的黑暗之中。

巨大的撕扯之力傳來,彷彿要將自己的身體撕成碎片一般,李逸晨急忙運轉著功訣,卻發現自己已經散功,根本沒有半點靈力和法則之力可以調動。

原本就因為散功而虛弱無比的李逸晨,此時在那撕扯之力帶來的巨大刺痛之下,片刻間終於幸福的昏迷了過去。

而就在李逸晨昏迷之際,青雲大陸卻在發生著天翻地覆的變化。

隨著法則之力本源的回歸,那鎮壓著青雲大陸的聖劫突然之間消散,雖然從李逸晨身體逼出來的法則之力本源只是被劍靈煉化的其中很小一部分,但這部分力量經過世界法則的淬鍊之後品質彷彿一下子提升了許多。

使得整個青雲大陸剎那之間靈氣變得比聖劫來臨之前更加濃郁了數倍不止。

而正在青雲聖地參悟的齊九霄等人幾乎同一時間睜開了雙眼,在他們臉上掛著的是無盡的喜悅,就連他們自己都想不到他們居然能一下子突破到聖人中期的境界,而且更重要的是他們知道,如今他們對法則之力的領悟絕對不是以前所能比擬。

這一場的修鍊所得,比之當初他們在洞天樹前的參悟也要高出數倍不止。

而逍遙宗因為李逸晨離去時的改建,此時的靈氣更是濃郁到一個令人髮指的地步,整個逍遙宗的靈氣幾乎被一層幾近液態般的靈氣所籠罩起來,置身其中,給人一種說不出的舒暢……

不過對於青雲大陸的種種變化,此時陷入沉睡中的李逸晨並不知道,甚至他都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只感覺自己置身在一片混沌之中,無比安詳的睡了一覺,做了一個很長很長的夢。

彷彿自己進入了聖域,而且正趕上聖域受到一股外來力量的侵略,那些人似乎與魔族有些相似,但又有些不同,但實力卻比李逸晨所見過的魔族強出許多。

哪怕是聖尊使者那樣的實力,在這群外來力量中也只能算是一個普通士卒,而強大的卻是連李逸晨都無法想象的存在。

這一戰至後期,聖域如同當初的青雲大陸一般幾乎所有的力量都集結在了一起捍衛著自己的家園。

這一戰同樣打得驚天動地,山河變色。

但這一戰,聖域沒有如同青雲大陸的李逸晨那樣的角色,也沒有可以短時間內找到並煉化世界法則之力本源的劍靈,所以除了硬拼根本沒有第二種選擇。

最後一役,號稱血門聖戰。

那一戰就連聖域最為神秘的法宗也全數出動,但最終聖域也是以所有高手幾近覆滅為代價取得了一場可勉強稱之為勝利的慘勝。

入侵之敵被全殲,空間通道被封死,而整個聖域也同樣元氣大傷,李逸晨在那如同真實般的夢境中亦戰亡,再次脫離夢境,陷入沉睡之中。

「水……水……」時間不知道過了多久,當李逸晨清醒過來的時候,只感覺口渴的要命,甚至他能感覺到嘴唇已經因為缺水而多出了數道裂口。

「你醒了啊?」就在此時一張少女清秀的臉頰出現在李逸晨模糊的視線之中。

九龍聖祖 慢慢的適應了眼前強光,視線慢慢的恢復,李逸晨發現少女竟然長得與沈紫煙有幾分相似,不過李逸晨知道這僅僅是相似,不過少女的美貌卻同樣絲毫不輸於沈紫煙。

「水……水……」心中因為缺水而陷入的慌亂很快讓李逸晨放棄了對少女相貌的品鑒,再次本能的發出微弱的聲音。

「來,給你水!」彷彿看出李逸晨的虛弱,少女將李逸晨的頭扶了起來,將水囊小心翼翼的放到李逸晨的嘴角邊上,緩緩的將清水倒入李逸晨的嘴裡。

清水粘唇,隨即化為清流滾入腹中,乾渴得神志還帶著幾分模糊的李逸晨幾乎本能的雙手將水囊抓住,猛得一抽,大灌起來。

「啊……」

李逸晨雖然只是想要抓住水囊,但此時他的雙手抓住的卻是少女拿著水囊的倩手,少女不由輕聲驚呼中想要掙開,可是看著李逸晨那蒼白得不帶半點血絲的臉頰,怕震傷於他,又只得將體內的力量散去。

「咳……咳……」由於灌得太急,李逸晨嗆了一口水立刻大咳起來,而少女也借著這個機會把手從李逸晨的手裡掙脫出來,只是水囊卻留在了李逸晨的手裡。

「哇……哇……」

喝下幾口水,整個人感覺舒服了許多的李逸晨肚子又開始不爭氣的叫了起來,隨之一股飢餓之意傳遍全身,令剛剛站起身來的李逸晨,整個人一下子又軟坐在了地上。

「這個給你……」少女自然也聽到李逸晨肚子所發出的聲音,當即又拿出一塊獸肉遞到李逸晨的面前,不過有了上次的經歷之後,在李逸晨剛把獸肉接過之時,少女便立刻急忙地把手縮了回來。

獸肉乾澀無比,而且肉質十分粗糙,吃在嘴裡和嚼蠟幾乎沒有太大的分區。
Свернуть

Уважаемые пользователи! Администрация сайта «Реальные отзывы» убедительно просит предоставлять конкретные факты (номер, дату заказа и проч.), чтобы мы не сочли ваш отзыв наговором конкурентов. Благодарим за понимание. Не подкрепленные фактами отзывы будут удаляться как неинформативные.

Оставить отзыв

Имя (обязательно):
Электропочта (не обязательно):

негативный отзыв нейтральный отзыв положительный отзы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