Товары для дома » Для ремонта и обустройства
Товары для дома » Для ремонта и обустройства » Отопительное оборудование

收起別的情緒,神情認真的問他「你確定了是我嗎?」

  • Дополнительно:
他篤定的回到「確定。」

「我脾氣很不好,也不喜歡別人老粘著我,更不會去粘人,我雖然不粘人,可也不喜歡跟別的女人分享丈夫,我要的伴侶在跟我之後除非到我死不然只能有我一個女人,不然,我可是會毀了他,你可要想好了。」

「那是當然,我何弘翰只要認定了一個人,那個人將會是我這輩子只要的人。」

其實何弘翰早就看出了蘇心優是在情感上比較偏激的人,當然他也是喜歡不粘人,思想獨立的女人。

「那好你要記住你今天說的話,我的心在此給你,你要保管好。」蘇心優霸氣的將自己的心交給他。

喜歡他的女人這麼多,他卻只想要得到她的心,他也不知道這是為什麼。

現在他的付出總算是得到了回報,神情激動的抱緊她。「老婆,你的心我收到了! 藥妃有毒 謝謝你,謝謝你」 第一百九十三章葉曉瀟

路上,莫東沉思。

葉曉瀟這是一個比較久遠的名字,兩人並無交集,記得數年前他參加府天門選拔弟子考核的時候,當時就有三個名動府天門廣場的天才。

沈星澤、李才輝和葉曉瀟。

這個葉曉瀟生的如花似玉,以女子之身和沈星澤、李才輝齊名。

其家族在淳郡都城,勢力和天容城林家相當,是三大宗門之下一線世家。

他沒想到的是,這個算是天之驕女的人忽然找上了他,說有要事相商。

內府一座雕樑畫棟的小樓,一眼便看到樓上的一道倩影。

她穿著紅色的衣裙,面容精緻、肌膚如雪,黑色綢緞般的頭髮挽在腰際,好一幅麗人畫卷。

「好久不見。」小樓上沒有其他人,葉曉瀟嘴角勾起淡淡的弧度,嬌美而好看。

「那時候的你,可正眼都沒看看我。」莫東走上前去,發出一聲感慨。

他這倒不是嘲諷,而是實在摸不準這個葉曉瀟突然找上他有什麼事情。

「誰又能想到你能發展到如此地步,現在的你能稱得上北望境第二天才。」

葉曉瀟眸光幽幽,有一絲驚嘆也有一絲幽怨。

她是個很美的女子,美眸閃爍著幽怨,這等殺傷力比方晴對莫東還大。

莫東咳嗽一聲。

葉曉瀟開門見山,美眸緊盯著莫東,「我有一件事情需要你幫忙,當然不會讓你白白幫我。」

莫東笑而不語,葉曉瀟帶著一絲傲然道:「我葉家雖然不如宗門,但其內靈材資源無數,必然少不了你的好處。」

莫東微微皺眉,哪怕葉曉瀟再好的掩飾,但還是改不了心裡的驕傲。

「我不缺修鍊資源。」莫東淡淡道。

葉曉瀟臉上劃過一絲羞惱,她卻是忘記了,以莫東現在的天賦,就是府天門的寶貝,怎麼可能缺修鍊資源呢。

不過很快葉曉瀟就平靜了,她既然邀請莫東來,自然有著自己的一番準備。

「你知道血脈祭祖嗎?」葉曉瀟給了莫東一個問題。

莫東搖頭,他的確不知血脈祭祖是什麼。

「修鍊境界,真武、靈動、御靈、升龍、入聖,其中入聖等同於地上的仙人,壽命千載,能移山填海,遨遊九天、撕裂虛空,是真正的大能人物。」

葉曉瀟臉上浮現幾分嚮往,隨即美眸閃著光芒,「而進入聖道的人,身軀早化作聖身,聖身之能史書上多有記載,聖人之軀,一滴血便能斬斷山川河流,血液以及等等都蘊含聖道,暗合天地之道,充滿了修鍊玄奧,具備想象不到的威能。」

「而步入聖道后,誕下的子嗣會繼承聖人血脈,擁有聖人血脈的他們天生便有著絕頂的資質,比擬十道靈脈的資質,對天地無比契合,且還繼承了聖人的傳承。」

說到這,葉曉瀟面色微微嚴肅。

「十道靈脈?!」莫東咂舌,他可是知道擁有十道靈脈的人,根本不存在蛻凡境界,修鍊速度和領悟能力不可想象。

「我葉家不才,祖上是一位入聖大能。」這時,葉曉瀟轉過身,美麗的眼睛閃出奪人光彩。

莫東心有預感,但還是頗有震動,若他所料不錯的話,建立府天門、強靈宗、青木門的人都是入聖的大能人物。

他沒想到,葉曉瀟的祖先竟然是一位入聖大人物。

「因為我祖上是一位聖人,所以我們葉家才能傲立都城數千年,地位超然遠非銀月城、天容城等地可比。」

葉曉瀟有意的展示自己家族的實力。

莫東以前把葉曉瀟的家族當作天容城林家等勢力,沒想到這葉家聽起來還要強一些。

「那血脈祭祖呢。」莫東問道,「而且如果聖人血脈這麼厲害的話,你們葉家……」

葉曉瀟白了莫東一眼。

「聖人血脈和普通人的血脈一樣,繼承的程度一代不如一代,我葉家經過了數千年,聖人血脈早已稀薄,到了這個時候,能繼承到聖人血脈一成都不算。」

莫東面色有點訕訕,知道自己問了一個很愚蠢的問題,如果聖人血脈那麼無敵的話,葉家早已統治了北望境。

「那聖人一成血脈擁有什麼樣的資質。」莫東想到聖人血脈的十道靈脈便問道。

「四道靈脈,而且因為聖人血脈,修鍊起本族功法事半功倍,且身軀擁有一絲聖人特質,凝練的靈晶能輕鬆碾壓普通人。」

葉曉瀟說道。

「血脈祭祖,顧名思義就是讓後人能最大程度的繼承先祖的血脈,你也知道我葉家聖人血脈到了如今很稀薄,九成的人根本沒有聖人血脈,或者聖人血脈藏在體內需要靠外物刺激才能激活血脈,這便是血脈祭祖。」

「好吧,這跟我又有什麼關係呢。」莫東道。

「我也不瞞你,事實上有關於血脈祭祖的事情本來就是我葉家的秘密。」

葉曉瀟停頓一下,眸中一絲凌厲閃過,使得莫東暗暗吃驚,這個時候他才想到,此女應該跨入了靈動境界,但是實力竟讓他有點摸不透。

「哦,你把你們葉家的秘密告訴我,我真怕你殺人滅口。」莫東淡淡道。

「我們葉家再厲害也比不上府天門,更比不上三族。」葉曉瀟目含深意道。

「血脈祭祖是一個儀式,所有家族小輩都可以參加,但是只有少部分人才能進入血脈繼承地,因為到達血脈繼承地需要一段艱苦危險的路程。」

到了此刻,莫東已經大約明白了葉曉瀟找他的目的,他不解的問道:「你們葉家高手眾多,御靈境界強者也肯定有的……」

葉曉瀟搖頭道:「血脈祭祖只有御靈之下可以參加,而且年齡還必須是二十歲下。」

「我想邀請你護送我一程,幫我前往血脈繼承地。」

莫東能從葉曉瀟眼中看到一種嚮往、真誠甚至還有一絲祈求。

顯然,這血脈祭祖對葉曉瀟很重要,雖然後者沒有把血脈祭祖更多的事情還有聖人血脈繼承還有什麼威能說出來,但莫東能猜的出來,血脈祭祖不簡單。

「我想你葉家御靈之下高手眾多,我只是一個修為靈動三重的人,能對你有多少作用。」

莫東是知道葉曉瀟是葉家族長之女,「而且我還有些事情要做,可能沒有時間。」

聽到莫東的婉拒,葉曉瀟眸中閃過一絲失望還有氣惱,作為葉家族長之女,葉曉瀟從沒有求過人,而且還是一個異性。

沒想到,她第一次求人竟被拒絕了,她美貌無雙,進入府天門的數年裡,早有人把她稱為能和凌若妃並列的美女,追求者眾多。

可莫東從看到她的時候就很平靜,這讓本來厭惡追求者的葉曉瀟很是不服氣和氣惱。

「我之前說過我不會讓你白白幫我,不知道你有沒有聽過龍眼果。」葉曉瀟忍住揮袖離去的衝動,緩緩道。

「龍眼果。」莫東眼睛一亮。

此果是頂級靈材中的頂級,接近半聖靈材,而此果最大的作用是用於肉身。

傳說龍眼果是真龍眼睛所化,不過這等傳說不可信,畢竟真龍是生靈界的巔峰存在,龍眼果要真是龍眼所化,其品階豈才是頂級靈材。

這種傳說雖然不是真的,但有一種說法更貼近現實,據說龍眼果中蘊含有真龍的龍氣。

誰也不知道龍眼果怎麼能有真龍的龍氣,不過只要是吃了龍眼果的人,立刻力量大增,宛如天生神力。

傳一個沒有什麼修為的人,吃了一個龍眼果后,一拳將靈動巔峰境界打死。

這可能有一點誇張在裡面,但龍眼果是對肉身很有幫助的事情是絕對真實的。

而一顆龍眼果也是有價無市,莫東聽說百年前一個拍賣會拍賣過一顆龍眼果。

最終交易價格是一百一十萬靈石。

要知道玄長老給莫東的修鍊資源總價值也就百萬左右,這些修鍊資源便是讓他修鍊到御靈境界也不成問題,這一顆龍眼果比他全部身價都貴。

「你們葉家有龍眼果。」莫東眸子閃過一絲炙熱。

葉曉瀟哼了一聲,道:「護送我們葉族弟子前往血脈繼承地成功的,還能有幸參悟我家老祖留下的功法秘術。」

莫東呼吸微微急促,葉家老祖可是聖人啊,他留下的功法秘籍,放在藏經閣也只能在最高層。

而藏經閣最高層他根本沒有資格進去。

不過他很快平靜下來,葉家老祖留下的功法秘術定然是葉家的重寶,怎麼可能讓人蔘悟。

這葉曉瀟說的話不能全信,不過他也沒有當場拆穿,而他還是很疑惑,想來以葉曉瀟的背景和剛才的許諾好處,會有許多靈動高手動心的。

而他的修為可不高。

「我自然還邀請了其他人,這些你不要管,我只問你你答不答應。」葉曉瀟臉上風輕雲淡,美目里卻劃過一絲緊張,其實她在賭,在賭莫東能在祖地中助她一臂之力,能完成她心中的期待。

略微沉思一會,莫東抬頭,而葉曉瀟似乎為了掩飾自己的內心轉過了身,隨後絕美的臉上露出了動人心魄的笑容。

「好,我答應你。」 講真她不懂得怎麼戀愛。

活了三十五年了,算上在民國這三年她就活了三十八年,沒有戀愛經驗,沒有過男人,沒有感情史還不如現在這副肉身的原靈魂,她苦戀著一個人。

她不知道深愛一個人是怎麼樣的感覺,是天天想他還是會胡思亂想的去猜測,去懷疑?

「老婆你在想什麼?」激動過後發現她的思緒飄遠了,連他將她放平躺在床上壓著她都沒發現。

回過神來輕聲應到「沒事」。

想要向他討教一個問題「何弘翰,想問你一個問題。」

何弘翰沒有在意她的問題,而是發現了他們之間的問題「老婆,你能不能別連名帶姓的喊我?嗯?」

「這樣喊順口,有什麼不可以嗎?」

「你這樣喊我,讓我感覺到我們之間好生疏,我們可是夫妻。」

「你想要我怎麼叫你?」

「你也喊我老公唄!」他沒別的要求。

「滾!」才不像他那麼不要臉的,之前什麼關係都沒有就開始喊她做老婆了。

在昵稱上,何弘翰是堅決不讓步,沒有再要求她喊出聲而是撩她,從她的敏感之處耳垂開始一路下去.....

只是…快要到達雲端時,他卻是停了下來,讓她好不爽,這是幾個意思?

「老婆你想要嗎?」

「嗯!」

「你喊我一聲老公好不好?」

「.....」

終於是明白他的用意了,這是將她撩火了欲罷不能時好來讓她叫他老公嗎?

不喜歡被威脅的感覺輕咬著下唇瞪著他一臉不爽中……

「叫我名字,嗯?」

忘了他是情場高手,蘇心優哪裡能受得住他如些的挑逗,那一臉的不爽很快的臣服了「嗯~」嬌喘了聲才張開嘴喊他的名字「何弘翰」

「叫我翰」見她雙眼迷離,就知道她肯定會喊他的。

「滾~」他又來……人類最原始的身體本能反應,這幾乎是要將她逼瘋了。

該死的何弘翰!

「翰」想要他快點結束這折磨,最後還是妥協了,按照他的要求喊了他的名字。

她喊了一聲之後他才放過她,給她個痛快。

「老婆,你就算不喊我老公,你也不能喊我全名知道嗎?」

「嗯!幼稚鬼!」在他強烈的要求下蘇心優再次妥協。

「老婆幼稚鬼是什麼?」

看他一臉懵的望著自己,她忘記了這個年代還沒有流行說這話,只好解釋給他聽「就是說你像個小孩子一樣可愛,這是對你的讚美呢!」

「是嗎?」為什麼他感覺那個不是什麼好讚美呢?

「是的是的,你要想信我,你老婆不會騙你的,以後我就叫你幼稚鬼好不好?」他總是那樣有本事惹毛她,但又有本事逗她笑,她強忍住笑語氣里對他特別的溫柔。

絕對寵愛:莫少的18線甜妻 「老婆喜歡就好。」他開心的接受了這個昵稱。

美女總裁的透視高手 打了個大大的哈欠,困意襲來「我困了,我們睡覺吧。」

「嗯,你等等,我幫你清理乾淨。」

何弘翰終於是同意了不再折騰她,這一個晚上折騰好幾回,她是鐵打的身子也經不住這麼折騰。

他很愛乾淨,每次完事後都會抱她去清洗乾淨,這回她太困了,他沒有抱起她去。

說完他起身去拿毛巾和熱水了,累了不想動,他想伺候自己就讓他來吧,感受到了他溫柔的擦拭,像呵護小嬰兒般,在那熱毛巾的擦試下她睡著了。
他篤定的回到「確定。」

「我脾氣很不好,也不喜歡別人老粘著我,更不會去粘人,我雖然不粘人,可也不喜歡跟別的女人分享丈夫,我要的伴侶在跟我之後除非到我死不然只能有我一個女人,不然,我可是會毀了他,你可要想好了。」

「那是當然,我何弘翰只要認定了一個人,那個人將會是我這輩子只要的人。」

其實何弘翰早就看出了蘇心優是在情感上比較偏激的人,當然他也是喜歡不粘人,思想獨立的女人。

「那好你要記住你今天說的話,我的心在此給你,你要保管好。」蘇心優霸氣的將自己的心交給他。

喜歡他的女人這麼多,他卻只想要得到她的心,他也不知道這是為什麼。

現在他的付出總算是得到了回報,神情激動的抱緊她。「老婆,你的心我收到了! 藥妃有毒 謝謝你,謝謝你」 第一百九十三章葉曉瀟

路上,莫東沉思。

葉曉瀟這是一個比較久遠的名字,兩人並無交集,記得數年前他參加府天門選拔弟子考核的時候,當時就有三個名動府天門廣場的天才。

沈星澤、李才輝和葉曉瀟。

這個葉曉瀟生的如花似玉,以女子之身和沈星澤、李才輝齊名。

其家族在淳郡都城,勢力和天容城林家相當,是三大宗門之下一線世家。

他沒想到的是,這個算是天之驕女的人忽然找上了他,說有要事相商。

內府一座雕樑畫棟的小樓,一眼便看到樓上的一道倩影。

她穿著紅色的衣裙,面容精緻、肌膚如雪,黑色綢緞般的頭髮挽在腰際,好一幅麗人畫卷。

「好久不見。」小樓上沒有其他人,葉曉瀟嘴角勾起淡淡的弧度,嬌美而好看。

「那時候的你,可正眼都沒看看我。」莫東走上前去,發出一聲感慨。

他這倒不是嘲諷,而是實在摸不準這個葉曉瀟突然找上他有什麼事情。

「誰又能想到你能發展到如此地步,現在的你能稱得上北望境第二天才。」

葉曉瀟眸光幽幽,有一絲驚嘆也有一絲幽怨。

她是個很美的女子,美眸閃爍著幽怨,這等殺傷力比方晴對莫東還大。

莫東咳嗽一聲。

葉曉瀟開門見山,美眸緊盯著莫東,「我有一件事情需要你幫忙,當然不會讓你白白幫我。」

莫東笑而不語,葉曉瀟帶著一絲傲然道:「我葉家雖然不如宗門,但其內靈材資源無數,必然少不了你的好處。」

莫東微微皺眉,哪怕葉曉瀟再好的掩飾,但還是改不了心裡的驕傲。

「我不缺修鍊資源。」莫東淡淡道。

葉曉瀟臉上劃過一絲羞惱,她卻是忘記了,以莫東現在的天賦,就是府天門的寶貝,怎麼可能缺修鍊資源呢。

不過很快葉曉瀟就平靜了,她既然邀請莫東來,自然有著自己的一番準備。

「你知道血脈祭祖嗎?」葉曉瀟給了莫東一個問題。

莫東搖頭,他的確不知血脈祭祖是什麼。

「修鍊境界,真武、靈動、御靈、升龍、入聖,其中入聖等同於地上的仙人,壽命千載,能移山填海,遨遊九天、撕裂虛空,是真正的大能人物。」

葉曉瀟臉上浮現幾分嚮往,隨即美眸閃著光芒,「而進入聖道的人,身軀早化作聖身,聖身之能史書上多有記載,聖人之軀,一滴血便能斬斷山川河流,血液以及等等都蘊含聖道,暗合天地之道,充滿了修鍊玄奧,具備想象不到的威能。」

「而步入聖道后,誕下的子嗣會繼承聖人血脈,擁有聖人血脈的他們天生便有著絕頂的資質,比擬十道靈脈的資質,對天地無比契合,且還繼承了聖人的傳承。」

說到這,葉曉瀟面色微微嚴肅。

「十道靈脈?!」莫東咂舌,他可是知道擁有十道靈脈的人,根本不存在蛻凡境界,修鍊速度和領悟能力不可想象。

「我葉家不才,祖上是一位入聖大能。」這時,葉曉瀟轉過身,美麗的眼睛閃出奪人光彩。

莫東心有預感,但還是頗有震動,若他所料不錯的話,建立府天門、強靈宗、青木門的人都是入聖的大能人物。

他沒想到,葉曉瀟的祖先竟然是一位入聖大人物。

「因為我祖上是一位聖人,所以我們葉家才能傲立都城數千年,地位超然遠非銀月城、天容城等地可比。」

葉曉瀟有意的展示自己家族的實力。

莫東以前把葉曉瀟的家族當作天容城林家等勢力,沒想到這葉家聽起來還要強一些。

「那血脈祭祖呢。」莫東問道,「而且如果聖人血脈這麼厲害的話,你們葉家……」

葉曉瀟白了莫東一眼。

「聖人血脈和普通人的血脈一樣,繼承的程度一代不如一代,我葉家經過了數千年,聖人血脈早已稀薄,到了這個時候,能繼承到聖人血脈一成都不算。」

莫東面色有點訕訕,知道自己問了一個很愚蠢的問題,如果聖人血脈那麼無敵的話,葉家早已統治了北望境。

「那聖人一成血脈擁有什麼樣的資質。」莫東想到聖人血脈的十道靈脈便問道。

「四道靈脈,而且因為聖人血脈,修鍊起本族功法事半功倍,且身軀擁有一絲聖人特質,凝練的靈晶能輕鬆碾壓普通人。」

葉曉瀟說道。

「血脈祭祖,顧名思義就是讓後人能最大程度的繼承先祖的血脈,你也知道我葉家聖人血脈到了如今很稀薄,九成的人根本沒有聖人血脈,或者聖人血脈藏在體內需要靠外物刺激才能激活血脈,這便是血脈祭祖。」

「好吧,這跟我又有什麼關係呢。」莫東道。

「我也不瞞你,事實上有關於血脈祭祖的事情本來就是我葉家的秘密。」

葉曉瀟停頓一下,眸中一絲凌厲閃過,使得莫東暗暗吃驚,這個時候他才想到,此女應該跨入了靈動境界,但是實力竟讓他有點摸不透。

「哦,你把你們葉家的秘密告訴我,我真怕你殺人滅口。」莫東淡淡道。

「我們葉家再厲害也比不上府天門,更比不上三族。」葉曉瀟目含深意道。

「血脈祭祖是一個儀式,所有家族小輩都可以參加,但是只有少部分人才能進入血脈繼承地,因為到達血脈繼承地需要一段艱苦危險的路程。」

到了此刻,莫東已經大約明白了葉曉瀟找他的目的,他不解的問道:「你們葉家高手眾多,御靈境界強者也肯定有的……」

葉曉瀟搖頭道:「血脈祭祖只有御靈之下可以參加,而且年齡還必須是二十歲下。」

「我想邀請你護送我一程,幫我前往血脈繼承地。」

莫東能從葉曉瀟眼中看到一種嚮往、真誠甚至還有一絲祈求。

顯然,這血脈祭祖對葉曉瀟很重要,雖然後者沒有把血脈祭祖更多的事情還有聖人血脈繼承還有什麼威能說出來,但莫東能猜的出來,血脈祭祖不簡單。

「我想你葉家御靈之下高手眾多,我只是一個修為靈動三重的人,能對你有多少作用。」

莫東是知道葉曉瀟是葉家族長之女,「而且我還有些事情要做,可能沒有時間。」

聽到莫東的婉拒,葉曉瀟眸中閃過一絲失望還有氣惱,作為葉家族長之女,葉曉瀟從沒有求過人,而且還是一個異性。

沒想到,她第一次求人竟被拒絕了,她美貌無雙,進入府天門的數年裡,早有人把她稱為能和凌若妃並列的美女,追求者眾多。

可莫東從看到她的時候就很平靜,這讓本來厭惡追求者的葉曉瀟很是不服氣和氣惱。

「我之前說過我不會讓你白白幫我,不知道你有沒有聽過龍眼果。」葉曉瀟忍住揮袖離去的衝動,緩緩道。

「龍眼果。」莫東眼睛一亮。

此果是頂級靈材中的頂級,接近半聖靈材,而此果最大的作用是用於肉身。

傳說龍眼果是真龍眼睛所化,不過這等傳說不可信,畢竟真龍是生靈界的巔峰存在,龍眼果要真是龍眼所化,其品階豈才是頂級靈材。

這種傳說雖然不是真的,但有一種說法更貼近現實,據說龍眼果中蘊含有真龍的龍氣。

誰也不知道龍眼果怎麼能有真龍的龍氣,不過只要是吃了龍眼果的人,立刻力量大增,宛如天生神力。

傳一個沒有什麼修為的人,吃了一個龍眼果后,一拳將靈動巔峰境界打死。

這可能有一點誇張在裡面,但龍眼果是對肉身很有幫助的事情是絕對真實的。

而一顆龍眼果也是有價無市,莫東聽說百年前一個拍賣會拍賣過一顆龍眼果。

最終交易價格是一百一十萬靈石。

要知道玄長老給莫東的修鍊資源總價值也就百萬左右,這些修鍊資源便是讓他修鍊到御靈境界也不成問題,這一顆龍眼果比他全部身價都貴。

「你們葉家有龍眼果。」莫東眸子閃過一絲炙熱。

葉曉瀟哼了一聲,道:「護送我們葉族弟子前往血脈繼承地成功的,還能有幸參悟我家老祖留下的功法秘術。」

莫東呼吸微微急促,葉家老祖可是聖人啊,他留下的功法秘籍,放在藏經閣也只能在最高層。

而藏經閣最高層他根本沒有資格進去。

不過他很快平靜下來,葉家老祖留下的功法秘術定然是葉家的重寶,怎麼可能讓人蔘悟。

這葉曉瀟說的話不能全信,不過他也沒有當場拆穿,而他還是很疑惑,想來以葉曉瀟的背景和剛才的許諾好處,會有許多靈動高手動心的。

而他的修為可不高。

「我自然還邀請了其他人,這些你不要管,我只問你你答不答應。」葉曉瀟臉上風輕雲淡,美目里卻劃過一絲緊張,其實她在賭,在賭莫東能在祖地中助她一臂之力,能完成她心中的期待。

略微沉思一會,莫東抬頭,而葉曉瀟似乎為了掩飾自己的內心轉過了身,隨後絕美的臉上露出了動人心魄的笑容。

「好,我答應你。」 講真她不懂得怎麼戀愛。

活了三十五年了,算上在民國這三年她就活了三十八年,沒有戀愛經驗,沒有過男人,沒有感情史還不如現在這副肉身的原靈魂,她苦戀著一個人。

她不知道深愛一個人是怎麼樣的感覺,是天天想他還是會胡思亂想的去猜測,去懷疑?

「老婆你在想什麼?」激動過後發現她的思緒飄遠了,連他將她放平躺在床上壓著她都沒發現。

回過神來輕聲應到「沒事」。

想要向他討教一個問題「何弘翰,想問你一個問題。」

何弘翰沒有在意她的問題,而是發現了他們之間的問題「老婆,你能不能別連名帶姓的喊我?嗯?」

「這樣喊順口,有什麼不可以嗎?」

「你這樣喊我,讓我感覺到我們之間好生疏,我們可是夫妻。」

「你想要我怎麼叫你?」

「你也喊我老公唄!」他沒別的要求。

「滾!」才不像他那麼不要臉的,之前什麼關係都沒有就開始喊她做老婆了。

在昵稱上,何弘翰是堅決不讓步,沒有再要求她喊出聲而是撩她,從她的敏感之處耳垂開始一路下去.....

只是…快要到達雲端時,他卻是停了下來,讓她好不爽,這是幾個意思?

「老婆你想要嗎?」

「嗯!」

「你喊我一聲老公好不好?」

「.....」

終於是明白他的用意了,這是將她撩火了欲罷不能時好來讓她叫他老公嗎?

不喜歡被威脅的感覺輕咬著下唇瞪著他一臉不爽中……

「叫我名字,嗯?」

忘了他是情場高手,蘇心優哪裡能受得住他如些的挑逗,那一臉的不爽很快的臣服了「嗯~」嬌喘了聲才張開嘴喊他的名字「何弘翰」

「叫我翰」見她雙眼迷離,就知道她肯定會喊他的。

「滾~」他又來……人類最原始的身體本能反應,這幾乎是要將她逼瘋了。

該死的何弘翰!

「翰」想要他快點結束這折磨,最後還是妥協了,按照他的要求喊了他的名字。

她喊了一聲之後他才放過她,給她個痛快。

「老婆,你就算不喊我老公,你也不能喊我全名知道嗎?」

「嗯!幼稚鬼!」在他強烈的要求下蘇心優再次妥協。

「老婆幼稚鬼是什麼?」

看他一臉懵的望著自己,她忘記了這個年代還沒有流行說這話,只好解釋給他聽「就是說你像個小孩子一樣可愛,這是對你的讚美呢!」

「是嗎?」為什麼他感覺那個不是什麼好讚美呢?

「是的是的,你要想信我,你老婆不會騙你的,以後我就叫你幼稚鬼好不好?」他總是那樣有本事惹毛她,但又有本事逗她笑,她強忍住笑語氣里對他特別的溫柔。

絕對寵愛:莫少的18線甜妻 「老婆喜歡就好。」他開心的接受了這個昵稱。

美女總裁的透視高手 打了個大大的哈欠,困意襲來「我困了,我們睡覺吧。」

「嗯,你等等,我幫你清理乾淨。」

何弘翰終於是同意了不再折騰她,這一個晚上折騰好幾回,她是鐵打的身子也經不住這麼折騰。

他很愛乾淨,每次完事後都會抱她去清洗乾淨,這回她太困了,他沒有抱起她去。

說完他起身去拿毛巾和熱水了,累了不想動,他想伺候自己就讓他來吧,感受到了他溫柔的擦拭,像呵護小嬰兒般,在那熱毛巾的擦試下她睡著了。
Свернуть

Уважаемые пользователи! Администрация сайта «Реальные отзывы» убедительно просит предоставлять конкретные факты (номер, дату заказа и проч.), чтобы мы не сочли ваш отзыв наговором конкурентов. Благодарим за понимание. Не подкрепленные фактами отзывы будут удаляться как неинформативные.

Оставить отзыв

Имя (обязательно):
Электропочта (не обязательно):

негативный отзыв нейтральный отзыв положительный отзы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