Товары для дома
Учреждения и организации » Банки, Фонды » Коммерческие банки

眾人幸災樂禍,一個個跟打了雞血似的興奮,抻長了脖子看熱鬧。

  • Дополнительно:
金斷山沉著臉走進了宴會廳,察覺到屋裡的氣氛有點微妙,發現所有人都在看著自己,令他皺起了眉頭。

「他娘的,你們一個個都看我幹什麼?我臉上又沒開花!」金斷山怒道。

沒人回答,倒是有幾個人伸手指向了范浪,意思不言而喻。

金斷山順著望了過去,發現屬於自己的座位被范浪給霸佔了,一雙虎目瞬間為之一凜!

金斷山沉著臉,一步步走了過去,腳步聲非常的沉重。

所有人都認為這是要開打的信號。

金斷山走到了范浪近前,停下了腳步,高大的身材投下了一道陰影。 鄉野小刁民 范浪沒有抬頭去看金斷山,仍在我行我素的吃著酒菜。

就當所有人都認為金斷山要發飆的時候,一個神轉折出現了。

金斷山沒有沖著范浪發飆,而是轉過了身,望向了坐在右側第二個位置的門客,冷冷道:「讓開,我想坐你的位置。」

「啥?」被點名的門客懵逼了,他是萬年老二,一直屈居在金斷山之下,坐在這個位置上很久了。

「別廢話,趕緊給我讓座,要是不服氣,就跟我到外面打一場。」金斷山兇巴巴道。

「金哥,明明是這小子搶了你的位置,你怎麼不找他的麻煩,反倒是來搶我的位置?」

「三個數,要是你還不讓開,我就讓你腦袋開花。三,二,一!」

「一」字話音剛落,那個萬年老二氣急敗壞的站了起來,走向了第三張桌子,把原來的第三給趕走了。

一石激起千層浪,老大變老二,老二變老三,幾乎所有人都換了一遍位置,場面相當的滑稽。

誰也沒料到會出現這種狀況,更不理解為什麼金斷山會容忍范浪坐在首座。

只有金斷山自己心裡清楚為什麼。

他偏過頭看了范浪一眼,回想起了昨天發生在地下斗場內的一幕幕。

這小子可惹不起啊啊啊!

昨天金斷山閑來無事,手癢犯了賭癮,就揣著點錢去了地下斗場看角斗,親眼目睹了范浪連戰連勝的壯舉,尤其是最後一戰,實在震撼人心。

金斷山知道範浪的可怕實力,自然不敢在范浪面前放肆,自願屈居第二。

旁人不清楚這些底細,完全無法理解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有種見了鬼的感覺。

一向火爆脾氣的金斷山,竟然在范浪面前認慫了?

但凡是有點腦子的人,都能看出這裡面有問題,此後再也沒有人敢說對於范浪不敬的話,一個個都學會了閉嘴。

又過了一會兒,城主洛九霄終於來了。 洛九霄帶著女兒洛紅顏出現在門口,雙雙走了進來,父女兩人全都氣度不凡,一看就是人中龍鳳之輩。洛九霄臉上帶著些許的笑意,而洛紅顏表情平淡無波,有種恬靜安然的美。

屋內的眾多門客紛紛起身,向城主父女施禮。

「參見城主!」

「參見城主!」

這一群大嗓門,把宴會廳震得嗡嗡回聲。

洛九霄兩撇小鬍子一揚,爽朗一笑道:「讓各位久等了,都是自己人,大家不用拘束,快坐下繼續吃喝吧。算起來,我們有好久沒有一起聚餐了,今天好好聚一聚,不醉不歸!」

說話間,洛九霄目光一掃,將屋內的情況盡收眼底,注意到了坐在門客第一位置上的范浪,目光微微一變。

「還真是個張揚的小子,剛當上門客,就把金斷山給壓了下去。城主府這次撿到了寶,收了一員猛將,就是不知道能不能籠絡住他的心。」

洛九霄掠過種種念頭,嘴上並沒有對位置上的變化做出任何錶態。

對於這件事,其實洛九霄不是特別驚訝,他消息靈通,已經從各方面聽說了一些關於范浪的消息,知道這不是池中之物。

洛九霄帶著女兒一路走到首位,雙雙坐了下來,眾多門客也隨之落座,這場門客宴現在才算是正式開始。

「承蒙各位鼎力相助,風雲城才能太平無事,我這個當城主的敬各位一杯,以後還得繼續仰仗各位。」洛九霄舉起一個大金樽,向四周的眾人敬酒,舉杯一飲而盡。

眾門客舉杯回應,暢飲一番,霎時間酒香四溢。

就連洛紅顏都舉起酒杯喝了一小口。

像是這種場合,以洛紅顏本人的性格其實根本不喜歡參加,是被父親硬拉過來的,目的在於收買人心,讓門客效忠洛家一家人,而不是洛九霄一個人。

洛紅顏興緻缺缺,席間一直低著頭細嚼慢咽,甚至都沒有正眼去看過下面的門客,更沒有注意到范浪的存在。

而范浪卻做不到無視洛紅顏。

實際上兩人坐的位置很近,也就兩米遠而已。近距離一看,洛紅顏的五官長得真是精緻,稱得上紅顏禍水。

范浪動了撩妹之心,往酒杯里倒滿了酒,舉杯站了起來,在眾目睽睽之下,走到了洛紅顏對面。

「在下范浪,敬洛小姐一杯,祝洛小姐越長越漂亮。」范浪舉杯道。

洛紅顏聞聲抬起頭,望向了對面的范浪,發現很面生,一時間有些不知所措。誰都知道她不喜歡喝酒,識趣一點的門客,就不該來向她敬酒。

「我酒量尚淺,不能多飲。」洛紅顏臉色泛冷,一口回絕。

「紅顏。」旁邊的洛九霄發話了,「人家好心好意向你敬酒,豈能浪費人家的美意,這也太無禮了。聽為父的話,拿起酒杯,與他對飲一杯。」

洛紅顏大感意外,沒想到父親會逼著自己喝這杯酒,她轉頭望向父親,投以了疑惑的眼神。

「聽話。」洛九霄微笑道。

這簡單的兩個字,有著不容回絕的分量。

洛紅顏無可奈何,不情不願的舉起酒杯,抬起寬大的袖子遮住了臉,微微仰頭,玉頸起伏,回敬了范浪一杯。

這杯酒證明兩人的身份能夠平起平坐,不再像以前那樣懸殊了!

范浪心知肚明,知道這杯酒是洛九霄給他面子,在向他示好。

事實證明,唯有力量能換來尊重。

一杯酒下肚,洛紅顏的臉蛋多了些許紅暈,平添幾分姿色。

回到明朝做權臣 「洛小姐慢用。」范浪微微一笑,拿著空酒杯回到了原位。他這一次只是淺嘗輒止,總不能當著眾人的面一直纏著洛紅顏。

宴會繼續。

除了范浪之外,之後再也沒有人去給洛紅顏敬酒,誰都不想去自討沒趣。

這場酒宴舉行了很久,直到下午才散席,眾人陸續離開。

洛紅顏跟父親並肩而行,走到了空蕩蕩的走廊里,她敞開心扉,噘嘴抱怨道:「爹,你剛才為什麼要逼我喝酒?區區一個門客而已,有必要讓我屈尊陪酒嗎?」

「哪怕是金斷山向你敬酒,我都不會逼著你喝,但是范浪不一樣,這杯酒你非喝不可。我很看重他,要好好拉攏他,讓他為我所用。」洛九霄正色道。

「他有這麼重要?」

「他是個萬中無一的天才,能用一天時間學會四星戰技天地印,還能在玄將境界打敗兩個玄靈,簡直是個妖孽!」

「要真是這樣的妖孽,我之前怎麼沒聽說過他的名字?」

「你對他一點印象都沒有?我可是聽說,他之前曾經攔住過你,向你示愛了一番,結果你連理都沒理。」

「我確實對他沒什麼印象……聽你這麼一說,我才想起來一些,前一陣子確實有個人跟我說了一些很討厭的話,似乎就是他。」

洛紅顏以前根本就沒把范浪放在眼裡,經過父親的提醒,才勾起了一些回憶。

花前,月下,一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少年。

只是沒想到,這個少年如今已經到了能讓風雲城城主另眼相待的程度。

常言道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而范浪沒用上三十年就有了這種翻天覆地的轉變。

「女兒,以前你可以不在乎他,以後還是把他記在心裡吧。記住,他叫范浪。要是他再向你示愛,記得處理的圓滑一點,可別寒了他的心。」洛九霄叮囑道。

「范浪……」洛紅顏重複了一遍這個名字,彷彿雕刻在了心裡一般。

從現在起,她再也不能無視這個名字了。

另一方面,有幾名門客追上了金斷山,向他問長問短。

「金哥,范浪那小子佔了你的位置,你剛才怎麼不收拾他呢?」

「就是啊! 重生暴力千金 他憑什麼坐在那裡?」

金斷山被問的不厭其煩,一揮手道:「都他*媽滾蛋,要是不服氣,你們自己去收拾他,跑我這裡啰嗦個屁。別說范浪,就是他身邊那娘們都能弄死你們幾個!」

這幾個多事的傢伙被臭罵了一頓,一個個都蔫了。

他們有膽子慫恿金斷山,卻沒膽子去找范浪的麻煩,因為他們看出來了,金斷山似乎有點忌憚范浪。

這種忌憚不會是空穴來風。

……

門客宴剛一結束,范浪就帶著女屠夫這個跟班前往了地下斗場,半天的時間夠他升兩級了! 到了地下斗場門前,女屠夫停下了腳步,抬頭看著那黑漆漆的鐵門。

范浪有所察覺,也停了下來,回頭問道:「怎麼了?」

「沒什麼,只是想看看這裡的大門,以前我都被關在裡面,幾年都沒有出來過。」女屠夫答道。她仍戴著惡鬼面具,看不到她現在的表情。

「以前你是角鬥士,今天是客人,放輕鬆一點,把以前的不愉快都忘記吧。」

「有些痛苦能讓人變得堅強,我不會去忘記的,也根本忘記不了。」

「那就隨你了。」

范浪不是當人生導師那塊料,沒興趣給女屠夫煲心靈雞湯,轉回身邁步走進了地下斗場。

剛進去便聽到了嘈雜的聲音,這是地下斗場的常態。

范浪找到了竇賓,讓竇賓給自己安排角斗。

「昨天大老闆發話了,以後你的角斗全都由大老闆親自安排,我可做不了主。你先去休息室等一等,有消息我會通知你的。」竇賓叼著大煙斗,吞雲吐霧道。

「行,只要有的打,誰替我安排都一樣。」范浪滿不在乎道。

隨後,范浪帶著女屠夫一起前往了休息室。

半路上,兩人迎面遇到了另外一名角鬥士,此人一頭黃髮,長得不怎麼樣。

這個黃毛看到了女屠夫,咧嘴一笑道:「女屠夫,聽說你被人贏走了,成了自由人,怎麼又回到這裡來了?該不會是回來找我吧?」

「閉上你的臭嘴,黃電,我的來去是我的事,與你無關。」女屠夫冷冷道。

「你還是那副臭脾氣,真討人喜歡,還記得那次我跟你角斗的時候,摸了你一把,那手感可真不錯啊!哈哈!」綽號黃電的角鬥士咧嘴大笑。

范浪聽得直皺眉頭,黃電那副嘴臉讓他很不爽!

他抬起手,玄力在手臂之中遊走凝聚。

女屠夫察覺到了范浪的異樣,抬手按住了范浪的手臂,低聲道:「地下斗場有規矩,別亂來,不值得為他跟地下斗場作對,我們走吧。」

規矩!

每個地方,每個群體,都有規矩,而有些規矩是范浪現在無法打破的。

范浪把火氣壓了壓,沉著臉走了過去,女屠夫跟在了他後面。

黃電猜到這兩人不敢動手,又說了兩句放肆的話,這才笑著離開。

到了休息室里,范浪坐了下來,調整了一下情緒,忘掉了剛才的不快。

屋裡沉默了一會兒,女屠夫忽然道:「我仍是處子之身。」

「啊?」范浪一愣,這話題起的有點突然。

「當初我跟地下斗場有過協定,只要我乖乖當角鬥士,他們就不逼我失身,所以我還是處子。」

「為什麼忽然跟我說這個?」

「剛才黃電說了不三不四的話,我怕你誤會,只要是女人,就不會喜歡這種誤會。」

「原來如此。」范浪啞然失笑。

這個話題多少有些曖昧,女屠夫解釋完之後,就不再多說什麼了,陷入了漫長的沉默。

又過了一會兒,竇賓派了人過來,聲稱已經幫范浪安排好了對手,對方是一名玄靈,實力要比風火兄弟略勝一籌。

臨戰之前,竇賓叮囑范浪盡量留點分寸,別下死手,范浪答應了這個請求。

這一場角斗,范浪的賠率非常低,就算押他獲勝,也沒什麼賺頭,儘管如此,押范浪贏的熱情仍然很高。

范浪依靠新學的技能,再加上各種作弊金手指,還算輕鬆的取得了勝利。此後的角斗,給范浪安排的對手都是玄靈,他連著打了三場。

三場越級挑戰的角斗,讓范浪又升了一級,達到了玄將五級!

第四場角斗。

范浪又遇到了一個玄靈對手,他剛剛升級,實力有所提升,打起來比剛才還要輕鬆一些,完全壓制了對手,根本就是吊打。

一個豪華單間內。

地下斗場的老闆眯眼看著范浪戰鬥時的英姿,突然說道:「真是詭異,他這一場的表現,明顯比上一場更強一些。才半天不到的時間,他的實力竟然提升這麼快。」

「會不會是他之前隱藏了真正的實力,現在才展現出來?」一旁的竇賓分析道。

「我成天看別人角斗廝殺,眼力很準的,不會看錯,他的實力確實在半天內提升了一大截。」

「這也太反常了。」
金斷山沉著臉走進了宴會廳,察覺到屋裡的氣氛有點微妙,發現所有人都在看著自己,令他皺起了眉頭。

「他娘的,你們一個個都看我幹什麼?我臉上又沒開花!」金斷山怒道。

沒人回答,倒是有幾個人伸手指向了范浪,意思不言而喻。

金斷山順著望了過去,發現屬於自己的座位被范浪給霸佔了,一雙虎目瞬間為之一凜!

金斷山沉著臉,一步步走了過去,腳步聲非常的沉重。

所有人都認為這是要開打的信號。

金斷山走到了范浪近前,停下了腳步,高大的身材投下了一道陰影。 鄉野小刁民 范浪沒有抬頭去看金斷山,仍在我行我素的吃著酒菜。

就當所有人都認為金斷山要發飆的時候,一個神轉折出現了。

金斷山沒有沖著范浪發飆,而是轉過了身,望向了坐在右側第二個位置的門客,冷冷道:「讓開,我想坐你的位置。」

「啥?」被點名的門客懵逼了,他是萬年老二,一直屈居在金斷山之下,坐在這個位置上很久了。

「別廢話,趕緊給我讓座,要是不服氣,就跟我到外面打一場。」金斷山兇巴巴道。

「金哥,明明是這小子搶了你的位置,你怎麼不找他的麻煩,反倒是來搶我的位置?」

「三個數,要是你還不讓開,我就讓你腦袋開花。三,二,一!」

「一」字話音剛落,那個萬年老二氣急敗壞的站了起來,走向了第三張桌子,把原來的第三給趕走了。

一石激起千層浪,老大變老二,老二變老三,幾乎所有人都換了一遍位置,場面相當的滑稽。

誰也沒料到會出現這種狀況,更不理解為什麼金斷山會容忍范浪坐在首座。

只有金斷山自己心裡清楚為什麼。

他偏過頭看了范浪一眼,回想起了昨天發生在地下斗場內的一幕幕。

這小子可惹不起啊啊啊!

昨天金斷山閑來無事,手癢犯了賭癮,就揣著點錢去了地下斗場看角斗,親眼目睹了范浪連戰連勝的壯舉,尤其是最後一戰,實在震撼人心。

金斷山知道範浪的可怕實力,自然不敢在范浪面前放肆,自願屈居第二。

旁人不清楚這些底細,完全無法理解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有種見了鬼的感覺。

一向火爆脾氣的金斷山,竟然在范浪面前認慫了?

但凡是有點腦子的人,都能看出這裡面有問題,此後再也沒有人敢說對於范浪不敬的話,一個個都學會了閉嘴。

又過了一會兒,城主洛九霄終於來了。 洛九霄帶著女兒洛紅顏出現在門口,雙雙走了進來,父女兩人全都氣度不凡,一看就是人中龍鳳之輩。洛九霄臉上帶著些許的笑意,而洛紅顏表情平淡無波,有種恬靜安然的美。

屋內的眾多門客紛紛起身,向城主父女施禮。

「參見城主!」

「參見城主!」

這一群大嗓門,把宴會廳震得嗡嗡回聲。

洛九霄兩撇小鬍子一揚,爽朗一笑道:「讓各位久等了,都是自己人,大家不用拘束,快坐下繼續吃喝吧。算起來,我們有好久沒有一起聚餐了,今天好好聚一聚,不醉不歸!」

說話間,洛九霄目光一掃,將屋內的情況盡收眼底,注意到了坐在門客第一位置上的范浪,目光微微一變。

「還真是個張揚的小子,剛當上門客,就把金斷山給壓了下去。城主府這次撿到了寶,收了一員猛將,就是不知道能不能籠絡住他的心。」

洛九霄掠過種種念頭,嘴上並沒有對位置上的變化做出任何錶態。

對於這件事,其實洛九霄不是特別驚訝,他消息靈通,已經從各方面聽說了一些關於范浪的消息,知道這不是池中之物。

洛九霄帶著女兒一路走到首位,雙雙坐了下來,眾多門客也隨之落座,這場門客宴現在才算是正式開始。

「承蒙各位鼎力相助,風雲城才能太平無事,我這個當城主的敬各位一杯,以後還得繼續仰仗各位。」洛九霄舉起一個大金樽,向四周的眾人敬酒,舉杯一飲而盡。

眾門客舉杯回應,暢飲一番,霎時間酒香四溢。

就連洛紅顏都舉起酒杯喝了一小口。

像是這種場合,以洛紅顏本人的性格其實根本不喜歡參加,是被父親硬拉過來的,目的在於收買人心,讓門客效忠洛家一家人,而不是洛九霄一個人。

洛紅顏興緻缺缺,席間一直低著頭細嚼慢咽,甚至都沒有正眼去看過下面的門客,更沒有注意到范浪的存在。

而范浪卻做不到無視洛紅顏。

實際上兩人坐的位置很近,也就兩米遠而已。近距離一看,洛紅顏的五官長得真是精緻,稱得上紅顏禍水。

范浪動了撩妹之心,往酒杯里倒滿了酒,舉杯站了起來,在眾目睽睽之下,走到了洛紅顏對面。

「在下范浪,敬洛小姐一杯,祝洛小姐越長越漂亮。」范浪舉杯道。

洛紅顏聞聲抬起頭,望向了對面的范浪,發現很面生,一時間有些不知所措。誰都知道她不喜歡喝酒,識趣一點的門客,就不該來向她敬酒。

「我酒量尚淺,不能多飲。」洛紅顏臉色泛冷,一口回絕。

「紅顏。」旁邊的洛九霄發話了,「人家好心好意向你敬酒,豈能浪費人家的美意,這也太無禮了。聽為父的話,拿起酒杯,與他對飲一杯。」

洛紅顏大感意外,沒想到父親會逼著自己喝這杯酒,她轉頭望向父親,投以了疑惑的眼神。

「聽話。」洛九霄微笑道。

這簡單的兩個字,有著不容回絕的分量。

洛紅顏無可奈何,不情不願的舉起酒杯,抬起寬大的袖子遮住了臉,微微仰頭,玉頸起伏,回敬了范浪一杯。

這杯酒證明兩人的身份能夠平起平坐,不再像以前那樣懸殊了!

范浪心知肚明,知道這杯酒是洛九霄給他面子,在向他示好。

事實證明,唯有力量能換來尊重。

一杯酒下肚,洛紅顏的臉蛋多了些許紅暈,平添幾分姿色。

回到明朝做權臣 「洛小姐慢用。」范浪微微一笑,拿著空酒杯回到了原位。他這一次只是淺嘗輒止,總不能當著眾人的面一直纏著洛紅顏。

宴會繼續。

除了范浪之外,之後再也沒有人去給洛紅顏敬酒,誰都不想去自討沒趣。

這場酒宴舉行了很久,直到下午才散席,眾人陸續離開。

洛紅顏跟父親並肩而行,走到了空蕩蕩的走廊里,她敞開心扉,噘嘴抱怨道:「爹,你剛才為什麼要逼我喝酒?區區一個門客而已,有必要讓我屈尊陪酒嗎?」

「哪怕是金斷山向你敬酒,我都不會逼著你喝,但是范浪不一樣,這杯酒你非喝不可。我很看重他,要好好拉攏他,讓他為我所用。」洛九霄正色道。

「他有這麼重要?」

「他是個萬中無一的天才,能用一天時間學會四星戰技天地印,還能在玄將境界打敗兩個玄靈,簡直是個妖孽!」

「要真是這樣的妖孽,我之前怎麼沒聽說過他的名字?」

「你對他一點印象都沒有?我可是聽說,他之前曾經攔住過你,向你示愛了一番,結果你連理都沒理。」

「我確實對他沒什麼印象……聽你這麼一說,我才想起來一些,前一陣子確實有個人跟我說了一些很討厭的話,似乎就是他。」

洛紅顏以前根本就沒把范浪放在眼裡,經過父親的提醒,才勾起了一些回憶。

花前,月下,一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少年。

只是沒想到,這個少年如今已經到了能讓風雲城城主另眼相待的程度。

常言道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而范浪沒用上三十年就有了這種翻天覆地的轉變。

「女兒,以前你可以不在乎他,以後還是把他記在心裡吧。記住,他叫范浪。要是他再向你示愛,記得處理的圓滑一點,可別寒了他的心。」洛九霄叮囑道。

「范浪……」洛紅顏重複了一遍這個名字,彷彿雕刻在了心裡一般。

從現在起,她再也不能無視這個名字了。

另一方面,有幾名門客追上了金斷山,向他問長問短。

「金哥,范浪那小子佔了你的位置,你剛才怎麼不收拾他呢?」

「就是啊! 重生暴力千金 他憑什麼坐在那裡?」

金斷山被問的不厭其煩,一揮手道:「都他*媽滾蛋,要是不服氣,你們自己去收拾他,跑我這裡啰嗦個屁。別說范浪,就是他身邊那娘們都能弄死你們幾個!」

這幾個多事的傢伙被臭罵了一頓,一個個都蔫了。

他們有膽子慫恿金斷山,卻沒膽子去找范浪的麻煩,因為他們看出來了,金斷山似乎有點忌憚范浪。

這種忌憚不會是空穴來風。

……

門客宴剛一結束,范浪就帶著女屠夫這個跟班前往了地下斗場,半天的時間夠他升兩級了! 到了地下斗場門前,女屠夫停下了腳步,抬頭看著那黑漆漆的鐵門。

范浪有所察覺,也停了下來,回頭問道:「怎麼了?」

「沒什麼,只是想看看這裡的大門,以前我都被關在裡面,幾年都沒有出來過。」女屠夫答道。她仍戴著惡鬼面具,看不到她現在的表情。

「以前你是角鬥士,今天是客人,放輕鬆一點,把以前的不愉快都忘記吧。」

「有些痛苦能讓人變得堅強,我不會去忘記的,也根本忘記不了。」

「那就隨你了。」

范浪不是當人生導師那塊料,沒興趣給女屠夫煲心靈雞湯,轉回身邁步走進了地下斗場。

剛進去便聽到了嘈雜的聲音,這是地下斗場的常態。

范浪找到了竇賓,讓竇賓給自己安排角斗。

「昨天大老闆發話了,以後你的角斗全都由大老闆親自安排,我可做不了主。你先去休息室等一等,有消息我會通知你的。」竇賓叼著大煙斗,吞雲吐霧道。

「行,只要有的打,誰替我安排都一樣。」范浪滿不在乎道。

隨後,范浪帶著女屠夫一起前往了休息室。

半路上,兩人迎面遇到了另外一名角鬥士,此人一頭黃髮,長得不怎麼樣。

這個黃毛看到了女屠夫,咧嘴一笑道:「女屠夫,聽說你被人贏走了,成了自由人,怎麼又回到這裡來了?該不會是回來找我吧?」

「閉上你的臭嘴,黃電,我的來去是我的事,與你無關。」女屠夫冷冷道。

「你還是那副臭脾氣,真討人喜歡,還記得那次我跟你角斗的時候,摸了你一把,那手感可真不錯啊!哈哈!」綽號黃電的角鬥士咧嘴大笑。

范浪聽得直皺眉頭,黃電那副嘴臉讓他很不爽!

他抬起手,玄力在手臂之中遊走凝聚。

女屠夫察覺到了范浪的異樣,抬手按住了范浪的手臂,低聲道:「地下斗場有規矩,別亂來,不值得為他跟地下斗場作對,我們走吧。」

規矩!

每個地方,每個群體,都有規矩,而有些規矩是范浪現在無法打破的。

范浪把火氣壓了壓,沉著臉走了過去,女屠夫跟在了他後面。

黃電猜到這兩人不敢動手,又說了兩句放肆的話,這才笑著離開。

到了休息室里,范浪坐了下來,調整了一下情緒,忘掉了剛才的不快。

屋裡沉默了一會兒,女屠夫忽然道:「我仍是處子之身。」

「啊?」范浪一愣,這話題起的有點突然。

「當初我跟地下斗場有過協定,只要我乖乖當角鬥士,他們就不逼我失身,所以我還是處子。」

「為什麼忽然跟我說這個?」

「剛才黃電說了不三不四的話,我怕你誤會,只要是女人,就不會喜歡這種誤會。」

「原來如此。」范浪啞然失笑。

這個話題多少有些曖昧,女屠夫解釋完之後,就不再多說什麼了,陷入了漫長的沉默。

又過了一會兒,竇賓派了人過來,聲稱已經幫范浪安排好了對手,對方是一名玄靈,實力要比風火兄弟略勝一籌。

臨戰之前,竇賓叮囑范浪盡量留點分寸,別下死手,范浪答應了這個請求。

這一場角斗,范浪的賠率非常低,就算押他獲勝,也沒什麼賺頭,儘管如此,押范浪贏的熱情仍然很高。

范浪依靠新學的技能,再加上各種作弊金手指,還算輕鬆的取得了勝利。此後的角斗,給范浪安排的對手都是玄靈,他連著打了三場。

三場越級挑戰的角斗,讓范浪又升了一級,達到了玄將五級!

第四場角斗。

范浪又遇到了一個玄靈對手,他剛剛升級,實力有所提升,打起來比剛才還要輕鬆一些,完全壓制了對手,根本就是吊打。

一個豪華單間內。

地下斗場的老闆眯眼看著范浪戰鬥時的英姿,突然說道:「真是詭異,他這一場的表現,明顯比上一場更強一些。才半天不到的時間,他的實力竟然提升這麼快。」

「會不會是他之前隱藏了真正的實力,現在才展現出來?」一旁的竇賓分析道。

「我成天看別人角斗廝殺,眼力很準的,不會看錯,他的實力確實在半天內提升了一大截。」

「這也太反常了。」
Свернуть

Уважаемые пользователи! Администрация сайта «Реальные отзывы» убедительно просит предоставлять конкретные факты (номер, дату заказа и проч.), чтобы мы не сочли ваш отзыв наговором конкурентов. Благодарим за понимание. Не подкрепленные фактами отзывы будут удаляться как неинформативные.

Оставить отзыв

Имя (обязательно):
Электропочта (не обязательно):

негативный отзыв нейтральный отзыв положительный отзы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