Сайты » Онлайн-сервисы » Интернет службы (поиск, почта и т.п.)
Учреждения и организации » Образовательные учреждения

「感謝書友雨墨亂殤打賞1000起點幣,宗哥666打賞1000起點幣,o影o絕o打賞500起點幣,

  • Дополнительно:
今天只有2更,7號爆更。」

先定個小目標,比如1秒記住:書客居手機版閱讀網址: 從荊州州城之中匆匆趕了出來,現下大唐鎮那邊的情況,更讓自己擔心

州城之外的官道四通八達,通往各郡縣的路都有,賀翎直接選擇了去往陵縣的路,一路狂奔,如今戰亂之下,別說一匹戰馬,就算一匹劣馬都找不到,只能步行前往

一路之上,流民四起,不時會看到有推著三輪木車拉著妻兒或者糧食逃亡的流民,而這些流民都是被黃巾戰火波及的無辜農民,不得不遷到其他的城池之中,而在荊州,兵力最為強大的,最可靠的那當然是荊州的州城了

黃巾軍起義之初,也是為了有口飯吃,是農民階級被逼出來的,可惜,慢慢人的貪慾會逐漸增加,一直以來都守規矩,遵法規的農民,突然能夠無視朝廷律法,燒殺搶掠,吃得飽肚子,而且因為同伴的數量之多,還不用擔心朝廷會抓自己,這如何不讓他們感受莫名的快感?

同時殺的人越多,搶的越多,還能獲得一些官位和其他黃巾軍的羨慕和敬畏,就這樣不知不覺中,他們的底線就越來越淺薄,從剛開始的針對朝廷官府,到後來的燒殺搶掠,姦殺婦幼,無惡不作...

看看這些面無生機,走在路上的流民,

沒有一個黃巾軍是無辜的!

朝廷的處置不力,貪污腐敗,更是導致這一切的罪魁禍首

如今又下令各地募兵,給了各地擁兵自重的機會,王權逐漸分散,日後東漢的分崩離析,完全是掌權者自己作出來的~

賀翎趕路中碰到了數波流民,看到他們一個個髒兮兮的樣子,破舊的衣服,心中萬般不忍,若是自己平常在空間戒指里儲存一些糧草就好了

不過眼下也不是自己悲天憫人的時候,大唐鎮那邊還不知道是什麼情況呢

說來也是奇怪,遇到了這麼多NPC,卻沒碰到一個玩家?

往常像這種官道,玩家是遍佈於此,人流不息,如今卻是沒碰到一個

日光漸漸轉移到人們的頭頂,即便是秋意的日子,中午也是有著幾分燥熱

官道上的人們一邊趕路,一邊熱乎乎的喘著氣,擦著額頭的汗水

賀翎倒是不覺得熱,腳下的速度更是快了幾分,在管道之上繼續跑著

「賀翎!?」

突然,

正當自己路過兩名騎馬的玩家時,兩人之中有人叫了聲自己

賀翎連忙停下腳步,回頭一看,好傢夥,剛剛還納悶沒玩家,一下出來兩,還是騎馬的?

只是,這兩人的面孔有些熟悉啊

「你們是?」

賀翎面帶疑色,問道,好像在哪見過這兩人。

「見過賀領主,在下是古昇,這位是我的弟弟——古鋮,那日在陵縣守衛戰之中,古某曾擔任玩家代表,與賀領主有過一面之緣的!」

古昇連忙翻身下馬,對著賀翎拱手,介紹道。

貴人多忘事,不記得自己兩人倒也是正常

在賀翎拿下陵縣之後,自己也是很自覺的退出了

「噢~有些印象,當時就聽說玩家代表古昇很有本事,面對縣令都絲毫不慌,為玩家謀福利,久仰,久仰!」

賀翎對這個古昇,多少有些印象,連忙回了一禮,說道,目光卻是很誠實的瞄了一眼古昇騎的馬,不錯~雖算不上什麼好馬,但是用來趕路什麼的,還是足夠的

「哈哈,賀領主謬讚,不知賀領主眼下準備去哪?」

被賀翎一誇,古昇有些臉紅,自己居然被人家給誇了,不過看他急匆匆的樣子,是要回大唐鎮嗎?

「之前出了一些事,現在要回大唐鎮去!」

賀翎眉頭微皺,連忙說道,心裡有些著急

「大唐鎮?」

古鋮面色微變

「怎麼了?」

看到一旁古鋮的面色,賀翎眼皮跳動,連忙問道

「難道您不知道現在大唐鎮的情況嗎?」

古鋮看了眼哥哥古昇,兩人都有些疑惑,才反應過來,大唐鎮出了那麼大的事情,你身為主公,怎麼在這裡....

「發生了什麼事?」

果然是出事了么?

賀翎連忙又問道

「前不久您被天罰的消息一出,十大家族就立刻聯手進攻大唐鎮,現在已經組織了上千萬玩家包圍了大唐鎮!今天已經是圍困的第八天了!」

古鋮看到他著急的樣子,大概明白了賀翎是真不清楚這件事,這主公當得......夠洒脫啊

「唔,還有什麼具體的情況嗎?」

賀翎沉吟了片刻,又問道。

圍困了這麼久,意思是還沒有攻進去,自己選的建村地方本就是易守難攻,而且北漠他們也在城中,就算千軍萬馬,想要攻打進去,也必須有旗鼓相當的將領,十大家族就算再厲害,應該也請不動橙品大將吧~

不等賀翎心中一輕,古鋮又說:

「聽說昨天賈峰為了保護大唐鎮,被十大家族給設計抓住了...」

「什麼?」

賀翎一驚!

「賈峰...被他們抓住了!」

古鋮被賀翎的反應也是一驚,又說了一遍~

聞言,賀翎渾身的氣息猛地一迸發,讓古昇二人都為之後退了兩步!

紫品歷史武將!!!

「我要趕回去!」

賀翎實在沒想到,賈峰這小子竟然為了保護自己的大唐鎮都親自來了,你來就來,好好獃在城裡不行嗎,居然被十大家族給抓了,這十大家族一手創立的龍幫,被你上位登上了幫主,還跟人家奪權,十大家族早就視你為眼中釘,肉中刺了....

這個時候,還要過來...

怕是對賈峰抽筋拔骨都是輕的~

「兩位可否借我一匹馬,待我回去,日後必有重謝!」

賀翎連忙對著古家兩兄弟深深的一躬身,懇求道。

察覺到賀翎的情緒變化,古昇和古鋮也是為之著急,眼下又對自己兩人躬身~

兩人連忙上前扶起賀翎,古昇面色一正,先開口了:

「賀領主,不用這麼客氣,當日若不是您前來相助陵縣,我弟弟就會被黃巾賊人滅殺,如今您有難處,我們自當鼎力相助,您看中哪匹馬,儘管騎去便是!」

「多謝!」

賀翎感激的看了一眼兩人,卻也不是多說的時候

上前直接騎上一匹馬,揚長而去~ ?pu圐j????t??.)q????0??d\ov?Z?a?j??Q[?????i????l???」

一聲尖叫響起。

緊接著,和楊嘯在一個席位的數名賓客同時尖叫著,紛紛向四周散開。

就連高樓和陳蒼山兩人也都震驚無比,稍微遲疑了一下,也是下意識地跑開。

他們倆人怎麼也不會想到,楊嘯會採取如此極端的手段,而且果斷決絕。

只有耶律彩雲雙眼死死地盯著楊嘯,身體微微顫抖,

對於倒在地上的西門吹雪的屍體,她連瞧都沒瞧一眼。

附近的賓客正在喝酒吃肉,猛然聽到一陣尖叫,一起扭過頭來,看到倒地地上的西門吹雪的屍體,頓時一片驚慌,

膽小的趕緊跑開,膽大一點了則向前走幾步,想看看發生了什麼事情。

一瞬間,整個花園都是一片驚恐。

正在首席宴席吃飯的西門丁夫婦,耶律岩和紅姨,以及高樓的爺爺高勝陽,高樓的父親等人,還有飛鵝城新崛起的三個家族老爺,

聽到驚慌的叫喊聲,也都停下了筷子,一起望了過來。

不過,由於距離遠,加上前面圍觀的人形成了一個大圓圈,他們也看不到這裡發生了什麼事情。

西門丁臉色一黑,對身邊的總管說道:

「發生什麼事情了?成何體統?」

「老爺,我去看看。」

那總管一個飛身,飛到了楊嘯和耶律彩雲身邊,猛然看到了躺在地上的西門吹雪的屍體,驚恐無比,立即蹲下身體,悲痛大號:

「公子爺,公子爺,你,你怎麼了?」

腐爛國度之活下去 總管看到了西門吹雪腦袋和身體已經被砍斷分開了,驚恐不已。

「噗嗤!」

一道寒光閃現,總管一聲慘叫,整個身體被劃成了兩截,鮮血四濺。

這一次,所有人賓客都看得清楚,楊嘯手中拿著一把殺氣瀰漫的長劍,只是輕輕一揮,一股攝人心魄的殺氣激發出來,劈開虛空,將西門家總管給砍成了兩截。

西門家的總管好歹也是帝級初級境界,因為完全沒有準備,就被楊嘯這樣一劍給斬殺了。

眾人再一次驚恐地尖叫起來。

耶律彩雲看著楊嘯,顫抖地問道:

「為什麼?你為什麼要這樣做?」

楊嘯看著耶律彩雲,淡淡一笑,左手抓著耶律彩雲的手,能夠感受到她顫慄的心。

「彩雲,別怕,我不會眼睜睜看著你跳入火坑不管的。」

耶律彩雲掙脫楊嘯的手,對著楊嘯凄然地說道:

「那又怎樣?你殺了西門吹雪就能救得了我?救得了我們全家嗎?楊嘯,你趕緊走,跑回學院,快點。」

「我既然來了,就不會輕易走的。」

「你,你這是找死,我不想看著你死,你快走啊,求你了。」

耶律彩雲滿臉淚水地央求著。

就在此時,西門丁一聲怒吼,衝出圍觀的人群,遠遠看到了兒子和管家的屍體倒在地上,大聲嚎叫道:

「兒子,兒子,兒子,」

不過,西門丁並沒有立即撲向兒子的屍體,而是非常警覺地看向了楊嘯手中的那把斷虹劍,強烈的殺氣波動,令得他十分小心,

儘管他此刻悲痛憤怒的想要撲向楊嘯,但是多年的修鍊和戰鬥經驗告訴他,要小心。

「你,你是誰?你,你們,殺死了我兒子?」

西門丁沖著楊嘯怒吼道。

他現在不卻是是楊嘯一人,還是楊嘯和耶律彩雲聯手殺了他而起,以及後來的管家。

耶律岩,紅姨、高樓的爺爺、父親,以及另外幾個本地著名家族的族長,也都走出了圍觀者的人群,站到了前面一點。

看到這個場景,他們都是「嗡」地一聲,腦海一片空白,整個人石化般地站立不動。

卧槽,什麼情況?有人刺殺新郎?

斬殺西門吹雪?

耶律岩無論怎麼痛恨西門吹雪,也從來沒有冒出過這個愚蠢的念頭,那將以為這耶律家族的滿門覆滅。

可是,眼前的西門吹雪身首異處,還有西門家的管家身體也被斬斷成了兩截,這是誰幹的?

大家看到了楊嘯和耶律彩雲站在一起,腦海中第一反應就是耶律彩雲和情郎勾結,臨時叛婚,趁西門吹雪不注意的時候,殺死了西門吹雪。

畢竟耶律彩雲嫁給西門吹雪屬於被逼的,這一點,整個飛鵝城的人內心都非常清楚。

尤其是耶律岩和紅姨,內心當場就崩潰了,這個情況他們倆一看就明白,估計耶律彩雲在飛豹學院認識的情郎跑過來找麻煩的,趁西門吹雪敬酒的時候,殺死了他,

可是,這將給耶律家帶來巨大的災難啊。

耶律岩一時間之間不知道該如何處置,腦海一片空白,身體微微顫抖著,獃獃地站在。

全場數百賓客,經過短暫的驚恐之後,此刻也都逐漸清晰起來,看著楊嘯,他們似乎明白了什麼,低聲議論著。

西門家的族人家丁此刻從驚恐中冷靜下來,相互呼喊著,幾十個人帶著兵器,衝進了人群之中,將楊嘯和耶律彩雲團團圍住。

「老爺,是他殺死了公子爺和管家,我們要殺了他給公子爺報仇。」

有西門丁在場,這些族人自然是不會怕的,在飛鵝城,西門丁就是王者,沒有任何人可以威脅到西門丁。

西門丁一直看著楊嘯,他不認識這個年輕人,但是,他認識楊嘯手中的那把斷虹劍,那是飛豹帝國第一富豪秦家的神兵,

可是,秦家的神兵怎麼落到了眼前這小子手中?

難道,這小子是秦家的什麼人?

全場所有人的目光都看著楊嘯,以及他身邊的耶律彩雲。

楊嘯身材挺拔,英俊瀟洒,耶律彩雲穿著大紅的新娘妝,美艷無比,兩人怎麼看都是一對情侶。

「唉,可惜了,郎才女貌,一對乖巧的人兒馬上就要死了。」

「是啊,這青年膽子太大了,居然敢偷偷刺殺西門吹雪,難道他不知道西門丁老爺的厲害?」

「年輕人嘛,為了所謂的愛情,衝動是難免的。」

「衝動是魔鬼啊!」

「想不到,耶律彩雲在外早就有了情郎了,可惜啊,可憐啊。」

「聽說耶律彩雲一年前進入了飛豹學院,學院裡面都是年輕人,以她的美貌,自然有很多人追求,正常啊。」

「耶律家這下慘了,恐怕要被西門家滅族了。」

......

眾人議論紛紛,但是沒有人會懷疑西門丁的戰力和馬上即將到來的殘酷的報復。

楊嘯手握斷虹劍,走前兩步,對西門丁說道:

「人是我殺的,與耶律彩雲沒有任何關係,想報仇,就來找我!」 西門丁冷笑道:

「好,好小子,你有種,居然敢在我的地盤殺我兒子,死之前,先報上你的姓名。」

「在下只是一個無名之輩,既然你想知道,我也不妨告訴你,我叫楊嘯。」

「楊嘯?」

西門丁一愣,在他的印象中,似乎沒有那個厲害的家族姓楊,至少,眼前這個青年不是秦家的人。

耶律岩,高樓的爺爺、父親等人聽了,也都是一陣迷惑,不知道楊嘯這人什麼背景和來歷,總是他們沒有聽說過楊嘯這個名字。

「你來自哪裡?是哪個家族的?」
今天只有2更,7號爆更。」

先定個小目標,比如1秒記住:書客居手機版閱讀網址: 從荊州州城之中匆匆趕了出來,現下大唐鎮那邊的情況,更讓自己擔心

州城之外的官道四通八達,通往各郡縣的路都有,賀翎直接選擇了去往陵縣的路,一路狂奔,如今戰亂之下,別說一匹戰馬,就算一匹劣馬都找不到,只能步行前往

一路之上,流民四起,不時會看到有推著三輪木車拉著妻兒或者糧食逃亡的流民,而這些流民都是被黃巾戰火波及的無辜農民,不得不遷到其他的城池之中,而在荊州,兵力最為強大的,最可靠的那當然是荊州的州城了

黃巾軍起義之初,也是為了有口飯吃,是農民階級被逼出來的,可惜,慢慢人的貪慾會逐漸增加,一直以來都守規矩,遵法規的農民,突然能夠無視朝廷律法,燒殺搶掠,吃得飽肚子,而且因為同伴的數量之多,還不用擔心朝廷會抓自己,這如何不讓他們感受莫名的快感?

同時殺的人越多,搶的越多,還能獲得一些官位和其他黃巾軍的羨慕和敬畏,就這樣不知不覺中,他們的底線就越來越淺薄,從剛開始的針對朝廷官府,到後來的燒殺搶掠,姦殺婦幼,無惡不作...

看看這些面無生機,走在路上的流民,

沒有一個黃巾軍是無辜的!

朝廷的處置不力,貪污腐敗,更是導致這一切的罪魁禍首

如今又下令各地募兵,給了各地擁兵自重的機會,王權逐漸分散,日後東漢的分崩離析,完全是掌權者自己作出來的~

賀翎趕路中碰到了數波流民,看到他們一個個髒兮兮的樣子,破舊的衣服,心中萬般不忍,若是自己平常在空間戒指里儲存一些糧草就好了

不過眼下也不是自己悲天憫人的時候,大唐鎮那邊還不知道是什麼情況呢

說來也是奇怪,遇到了這麼多NPC,卻沒碰到一個玩家?

往常像這種官道,玩家是遍佈於此,人流不息,如今卻是沒碰到一個

日光漸漸轉移到人們的頭頂,即便是秋意的日子,中午也是有著幾分燥熱

官道上的人們一邊趕路,一邊熱乎乎的喘著氣,擦著額頭的汗水

賀翎倒是不覺得熱,腳下的速度更是快了幾分,在管道之上繼續跑著

「賀翎!?」

突然,

正當自己路過兩名騎馬的玩家時,兩人之中有人叫了聲自己

賀翎連忙停下腳步,回頭一看,好傢夥,剛剛還納悶沒玩家,一下出來兩,還是騎馬的?

只是,這兩人的面孔有些熟悉啊

「你們是?」

賀翎面帶疑色,問道,好像在哪見過這兩人。

「見過賀領主,在下是古昇,這位是我的弟弟——古鋮,那日在陵縣守衛戰之中,古某曾擔任玩家代表,與賀領主有過一面之緣的!」

古昇連忙翻身下馬,對著賀翎拱手,介紹道。

貴人多忘事,不記得自己兩人倒也是正常

在賀翎拿下陵縣之後,自己也是很自覺的退出了

「噢~有些印象,當時就聽說玩家代表古昇很有本事,面對縣令都絲毫不慌,為玩家謀福利,久仰,久仰!」

賀翎對這個古昇,多少有些印象,連忙回了一禮,說道,目光卻是很誠實的瞄了一眼古昇騎的馬,不錯~雖算不上什麼好馬,但是用來趕路什麼的,還是足夠的

「哈哈,賀領主謬讚,不知賀領主眼下準備去哪?」

被賀翎一誇,古昇有些臉紅,自己居然被人家給誇了,不過看他急匆匆的樣子,是要回大唐鎮嗎?

「之前出了一些事,現在要回大唐鎮去!」

賀翎眉頭微皺,連忙說道,心裡有些著急

「大唐鎮?」

古鋮面色微變

「怎麼了?」

看到一旁古鋮的面色,賀翎眼皮跳動,連忙問道

「難道您不知道現在大唐鎮的情況嗎?」

古鋮看了眼哥哥古昇,兩人都有些疑惑,才反應過來,大唐鎮出了那麼大的事情,你身為主公,怎麼在這裡....

「發生了什麼事?」

果然是出事了么?

賀翎連忙又問道

「前不久您被天罰的消息一出,十大家族就立刻聯手進攻大唐鎮,現在已經組織了上千萬玩家包圍了大唐鎮!今天已經是圍困的第八天了!」

古鋮看到他著急的樣子,大概明白了賀翎是真不清楚這件事,這主公當得......夠洒脫啊

「唔,還有什麼具體的情況嗎?」

賀翎沉吟了片刻,又問道。

圍困了這麼久,意思是還沒有攻進去,自己選的建村地方本就是易守難攻,而且北漠他們也在城中,就算千軍萬馬,想要攻打進去,也必須有旗鼓相當的將領,十大家族就算再厲害,應該也請不動橙品大將吧~

不等賀翎心中一輕,古鋮又說:

「聽說昨天賈峰為了保護大唐鎮,被十大家族給設計抓住了...」

「什麼?」

賀翎一驚!

「賈峰...被他們抓住了!」

古鋮被賀翎的反應也是一驚,又說了一遍~

聞言,賀翎渾身的氣息猛地一迸發,讓古昇二人都為之後退了兩步!

紫品歷史武將!!!

「我要趕回去!」

賀翎實在沒想到,賈峰這小子竟然為了保護自己的大唐鎮都親自來了,你來就來,好好獃在城裡不行嗎,居然被十大家族給抓了,這十大家族一手創立的龍幫,被你上位登上了幫主,還跟人家奪權,十大家族早就視你為眼中釘,肉中刺了....

這個時候,還要過來...

怕是對賈峰抽筋拔骨都是輕的~

「兩位可否借我一匹馬,待我回去,日後必有重謝!」

賀翎連忙對著古家兩兄弟深深的一躬身,懇求道。

察覺到賀翎的情緒變化,古昇和古鋮也是為之著急,眼下又對自己兩人躬身~

兩人連忙上前扶起賀翎,古昇面色一正,先開口了:

「賀領主,不用這麼客氣,當日若不是您前來相助陵縣,我弟弟就會被黃巾賊人滅殺,如今您有難處,我們自當鼎力相助,您看中哪匹馬,儘管騎去便是!」

「多謝!」

賀翎感激的看了一眼兩人,卻也不是多說的時候

上前直接騎上一匹馬,揚長而去~ ?pu圐j????t??.)q????0??d\ov?Z?a?j??Q[?????i????l???」

一聲尖叫響起。

緊接著,和楊嘯在一個席位的數名賓客同時尖叫著,紛紛向四周散開。

就連高樓和陳蒼山兩人也都震驚無比,稍微遲疑了一下,也是下意識地跑開。

他們倆人怎麼也不會想到,楊嘯會採取如此極端的手段,而且果斷決絕。

只有耶律彩雲雙眼死死地盯著楊嘯,身體微微顫抖,

對於倒在地上的西門吹雪的屍體,她連瞧都沒瞧一眼。

附近的賓客正在喝酒吃肉,猛然聽到一陣尖叫,一起扭過頭來,看到倒地地上的西門吹雪的屍體,頓時一片驚慌,

膽小的趕緊跑開,膽大一點了則向前走幾步,想看看發生了什麼事情。

一瞬間,整個花園都是一片驚恐。

正在首席宴席吃飯的西門丁夫婦,耶律岩和紅姨,以及高樓的爺爺高勝陽,高樓的父親等人,還有飛鵝城新崛起的三個家族老爺,

聽到驚慌的叫喊聲,也都停下了筷子,一起望了過來。

不過,由於距離遠,加上前面圍觀的人形成了一個大圓圈,他們也看不到這裡發生了什麼事情。

西門丁臉色一黑,對身邊的總管說道:

「發生什麼事情了?成何體統?」

「老爺,我去看看。」

那總管一個飛身,飛到了楊嘯和耶律彩雲身邊,猛然看到了躺在地上的西門吹雪的屍體,驚恐無比,立即蹲下身體,悲痛大號:

「公子爺,公子爺,你,你怎麼了?」

腐爛國度之活下去 總管看到了西門吹雪腦袋和身體已經被砍斷分開了,驚恐不已。

「噗嗤!」

一道寒光閃現,總管一聲慘叫,整個身體被劃成了兩截,鮮血四濺。

這一次,所有人賓客都看得清楚,楊嘯手中拿著一把殺氣瀰漫的長劍,只是輕輕一揮,一股攝人心魄的殺氣激發出來,劈開虛空,將西門家總管給砍成了兩截。

西門家的總管好歹也是帝級初級境界,因為完全沒有準備,就被楊嘯這樣一劍給斬殺了。

眾人再一次驚恐地尖叫起來。

耶律彩雲看著楊嘯,顫抖地問道:

「為什麼?你為什麼要這樣做?」

楊嘯看著耶律彩雲,淡淡一笑,左手抓著耶律彩雲的手,能夠感受到她顫慄的心。

「彩雲,別怕,我不會眼睜睜看著你跳入火坑不管的。」

耶律彩雲掙脫楊嘯的手,對著楊嘯凄然地說道:

「那又怎樣?你殺了西門吹雪就能救得了我?救得了我們全家嗎?楊嘯,你趕緊走,跑回學院,快點。」

「我既然來了,就不會輕易走的。」

「你,你這是找死,我不想看著你死,你快走啊,求你了。」

耶律彩雲滿臉淚水地央求著。

就在此時,西門丁一聲怒吼,衝出圍觀的人群,遠遠看到了兒子和管家的屍體倒在地上,大聲嚎叫道:

「兒子,兒子,兒子,」

不過,西門丁並沒有立即撲向兒子的屍體,而是非常警覺地看向了楊嘯手中的那把斷虹劍,強烈的殺氣波動,令得他十分小心,

儘管他此刻悲痛憤怒的想要撲向楊嘯,但是多年的修鍊和戰鬥經驗告訴他,要小心。

「你,你是誰?你,你們,殺死了我兒子?」

西門丁沖著楊嘯怒吼道。

他現在不卻是是楊嘯一人,還是楊嘯和耶律彩雲聯手殺了他而起,以及後來的管家。

耶律岩,紅姨、高樓的爺爺、父親,以及另外幾個本地著名家族的族長,也都走出了圍觀者的人群,站到了前面一點。

看到這個場景,他們都是「嗡」地一聲,腦海一片空白,整個人石化般地站立不動。

卧槽,什麼情況?有人刺殺新郎?

斬殺西門吹雪?

耶律岩無論怎麼痛恨西門吹雪,也從來沒有冒出過這個愚蠢的念頭,那將以為這耶律家族的滿門覆滅。

可是,眼前的西門吹雪身首異處,還有西門家的管家身體也被斬斷成了兩截,這是誰幹的?

大家看到了楊嘯和耶律彩雲站在一起,腦海中第一反應就是耶律彩雲和情郎勾結,臨時叛婚,趁西門吹雪不注意的時候,殺死了西門吹雪。

畢竟耶律彩雲嫁給西門吹雪屬於被逼的,這一點,整個飛鵝城的人內心都非常清楚。

尤其是耶律岩和紅姨,內心當場就崩潰了,這個情況他們倆一看就明白,估計耶律彩雲在飛豹學院認識的情郎跑過來找麻煩的,趁西門吹雪敬酒的時候,殺死了他,

可是,這將給耶律家帶來巨大的災難啊。

耶律岩一時間之間不知道該如何處置,腦海一片空白,身體微微顫抖著,獃獃地站在。

全場數百賓客,經過短暫的驚恐之後,此刻也都逐漸清晰起來,看著楊嘯,他們似乎明白了什麼,低聲議論著。

西門家的族人家丁此刻從驚恐中冷靜下來,相互呼喊著,幾十個人帶著兵器,衝進了人群之中,將楊嘯和耶律彩雲團團圍住。

「老爺,是他殺死了公子爺和管家,我們要殺了他給公子爺報仇。」

有西門丁在場,這些族人自然是不會怕的,在飛鵝城,西門丁就是王者,沒有任何人可以威脅到西門丁。

西門丁一直看著楊嘯,他不認識這個年輕人,但是,他認識楊嘯手中的那把斷虹劍,那是飛豹帝國第一富豪秦家的神兵,

可是,秦家的神兵怎麼落到了眼前這小子手中?

難道,這小子是秦家的什麼人?

全場所有人的目光都看著楊嘯,以及他身邊的耶律彩雲。

楊嘯身材挺拔,英俊瀟洒,耶律彩雲穿著大紅的新娘妝,美艷無比,兩人怎麼看都是一對情侶。

「唉,可惜了,郎才女貌,一對乖巧的人兒馬上就要死了。」

「是啊,這青年膽子太大了,居然敢偷偷刺殺西門吹雪,難道他不知道西門丁老爺的厲害?」

「年輕人嘛,為了所謂的愛情,衝動是難免的。」

「衝動是魔鬼啊!」

「想不到,耶律彩雲在外早就有了情郎了,可惜啊,可憐啊。」

「聽說耶律彩雲一年前進入了飛豹學院,學院裡面都是年輕人,以她的美貌,自然有很多人追求,正常啊。」

「耶律家這下慘了,恐怕要被西門家滅族了。」

......

眾人議論紛紛,但是沒有人會懷疑西門丁的戰力和馬上即將到來的殘酷的報復。

楊嘯手握斷虹劍,走前兩步,對西門丁說道:

「人是我殺的,與耶律彩雲沒有任何關係,想報仇,就來找我!」 西門丁冷笑道:

「好,好小子,你有種,居然敢在我的地盤殺我兒子,死之前,先報上你的姓名。」

「在下只是一個無名之輩,既然你想知道,我也不妨告訴你,我叫楊嘯。」

「楊嘯?」

西門丁一愣,在他的印象中,似乎沒有那個厲害的家族姓楊,至少,眼前這個青年不是秦家的人。

耶律岩,高樓的爺爺、父親等人聽了,也都是一陣迷惑,不知道楊嘯這人什麼背景和來歷,總是他們沒有聽說過楊嘯這個名字。

「你來自哪裡?是哪個家族的?」
Свернуть

Уважаемые пользователи! Администрация сайта «Реальные отзывы» убедительно просит предоставлять конкретные факты (номер, дату заказа и проч.), чтобы мы не сочли ваш отзыв наговором конкурентов. Благодарим за понимание. Не подкрепленные фактами отзывы будут удаляться как неинформативные.

Оставить отзыв

Имя (обязательно):
Электропочта (не обязательно):

негативный отзыв нейтральный отзыв положительный отзы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