Бизнес » Услуги
Города и населенные пункты

過了會兒,她也只是習慣性的掃了一眼,然後目光猛地頓了一下,直直的盯著被推過來的人。

  • Дополнительно:
為了確定,她直接湊上前,果然是林介!

「你怎麼在這兒?」

「麻煩往後退。」旁邊的護士提醒她。

沈清水一臉茫然的看著林介被推進去了,林介也生病了?

一個問題都得不到解答,她在手術室外從中午一直等到了六點多,中間就去吃了一頓飯。

電子屏顯示林茵茵手術完畢的時候,她狠狠鬆了一口氣。

等了一會兒,終於看到她被推出來,緊接著的就是林介,那會兒她還愣了一下……一起出來的?

30

沈清水也沒來得及多問什麼,緊跟著林茵茵的平床進了專用電梯回病房的樓層。

當然,她必須還得待在重症室里,估計得一周。

倒是林介被推到另一個普通病房了,他除了閉著眼睛,其他看起來都挺好,應該沒什麼大問題。 林茵茵只是笑,也沒有太多的反駁。

關於她的病情,沈清水真的是花了很大力氣,死活就是打聽不出來,去問了林介,林介居然也說不知道,他說他那天就是輸個血。

「你出來的時候明明就是麻藥昏睡的,輸血要麻藥嗎?」她顯然不信。

林介語調平穩,「輸血過多,休克。」

「……」她無言以對。

沈清水依舊是學校和醫院兩頭跑,她本來也想等林茵茵從重症室出來給她說說最近的上課內容,可看她的狀態,沈清水就沒忍心了。

這種病況,根本沒心情關心課程。

「你跟宋庭君怎麼樣了?」曬太陽的時候,林茵茵忽然低聲問起來。

她漫不經心的翻著書,「沒聯繫。」

他最近好像很忙,反正一直沒找她,應該屬於冷戰吧,反正一周多了,沒見著人了,飯店倒是每天都在送餐,退還退不了。

她也想過跟宋庭君聯繫,但不知道說什麼,更怕打擾他,畢竟不知道他在忙什麼,惹人家煩了的話怎麼辦?

就這樣,一周過去,半個月也過去了。

她那天在醫院陪林茵茵,過去幫林茵茵交了一次住院費,順便打了一壺水,想再出去買點水果的時候,剛出門,迎面碰上了剛到門口準備進來的宋庭君。

沈清水愣了一下。

感覺好長時間沒見,說不上陌生,反正不熟悉的感覺。

也可能是因為他臉上表情稀疏,只低眉略陰暗的盯著她,開口就問了一句:「什麼意思?」

她站在那兒,還沒從突然重逢的愕然里回過神,「什麼?」

「想提分手是吧?」他再一次冷著聲,盯著她的視線就更冰了,唇齒間都有了冷颼颼的感覺。

沈清水卻皺著眉,「你在說什麼?」

「去拿東西。」宋庭君壓根不想跟她廢話的樣子,「不拿就現在跟我走。」

她本來也摸不著頭腦,更是不喜歡他總是這麼莫名其妙的霸道,「我照顧林茵茵,沒時間跟你糾纏。」

「我有時間?」宋庭君眉宇間一副都要冒火了的表情。

大概,他是百忙之中抽出時間過來找她的,這一趟可能耽誤了他很多很多事,所以這麼惱火。

問題是,沈清水壓根不明白他找她幹什麼,發瘋呢?

不等她表態,他直接推門進去,拿了她的包,她的手機,出來路過門口的時候順便把她提溜上就走了。

到了醫院門口,她和包包一起被塞進車裡。

宋庭君一路黑著臉,車子開得有點快,她也沒吭聲。

到了他的住處,他給她開門,又把她帶回家,然後往沙發上一按,自己拖了旁邊的椅子正對面盯著她。

「來,說清楚。」

說什麼?

她也惱了,然後見宋庭君把自己的手機拿出來,翻出一條從她號碼發過去的簡訊讓她看清楚。

她分手的信息。

「……我沒有。」她滿眼不解,完全沒有說謊的痕迹。

宋庭君大概是氣糊塗了,氣消了,「慫了是不是?敢給我發簡訊,現在不敢說了?」

沈清水一聽這話,也坐直了看著他眼睛,「你是盼著我提分手,現在是非要聽我親口說?……那我是準備提的。」

只是她沒想好。

「你再給我說一遍。」這下他變臉了,好像也並不是要聽她說那兩個字。

繼而冷笑,「想分手是不是?」

「好,給我理由。」他一副好像她能說出理由就會點頭一樣。

實際上,既然他一看到這條簡訊,就訂機票跨國飛過來,那就根本不可能是沖著分手回來的。

「林茵茵慫恿你了?讓你照顧她哥還是怎麼?」宋庭君問。

因為這個話林茵茵確實說過,所以沈清水略驚愕。

而她那點微表情在宋庭君這兒簡直太顯而易見了。

之間他薄唇輕扯,一臉諷刺,「想去找林介?」

「死了這條心吧!」他都快咬牙切齒了,「他已經夠讓我鬧心的了,你再添一把火,信不信我真的弄死他?」

沈清水看著他此刻的表情,下意識的緊張。

總覺得他這種人,說得出做得到。

半晌,才問了句:「他怎麼惹你了?」

宋庭君只冷著睨了她一眼,壓根不想回答,然後撥開她茶几旁邊的腿,非常不溫柔的拉開抽屜,拿了煙,直接在她跟前抽開了。

沈清水聞到味兒就皺眉,盯著他,「滅掉。」

男人聽而不聞,反而抽得更凶。

她實在是受不了,見他不搭理,索性從沙發起身,直接往門口走。

剛過了茶几,感覺身後一陣冷風的時候,她整個人已經被宋庭君給擄了回去,慣性的往沙發上扔。

然後有氣沒處發把她手裡的包丟老遠。

她連坐起來的機會都沒有就被他吻住了,「發火不讓,煙不讓抽,我總能做點別的?」 開始在沙發上開始,結束是在床上結束。

沈清水一肚子的火已經被弄得不知道跑哪兒去了,只有在他靠過來的抬手推開,「離我遠點,臭。」

宋庭君也不說什麼,反正我行我素,她拒絕她的,他抱他的,有煙味也照樣抱。

「所以說,現在林介不在你手裡是吧?」她怕他又把林介給抓回去了。

宋庭君輕哼,沒回答。

過了會兒,才一句:「遲早還會逮他回來。」

「你們到底有多大的過節?」她好像從開始知道就是他跟林介過不去。

男人略低眉,「到底是我跟他過不去,還是他刻意跟我作對,你怎麼不問問他?」

「林介那種性子,怎麼都不像是會尋釁滋事的。」

宋庭君一副聽了笑話的表情。

「他不會尋釁滋事,他家裡什麼情況,你到今天才知道,還說他孤苦無依,你還真覺得很了解他?」

這話讓沈清水不知道怎麼反駁,確實不太了解林介,但是也沒有人傻到招惹宋庭君這種二世祖。

「那你倒是說他怎麼讓你看不順眼了?」沈清水就是好奇。

宋庭君看了她一會兒,估計是在猶豫要不要跟她說。

片刻,還是說了,「你不是知道我哥的故事么?」

她點了點頭,苦情故事,想記不住都難。

「我一直懷疑他還活著,而且林介知道他的下落,但是怎麼問都不說。」

沈清水有點懵。

「你不是說,你哥的女朋友被你爸爸逼死了之後,你哥也是抑鬱而終?」這種事,難道不是家裡人都已經處理過後事才發布消息?

難道只是弄了個衣冠冢,自己家裡人都不知道他到底去世了沒有?

宋庭君搖頭,「我姐弄的,沒見著人也沒見著屍體,後來她自己也不回家,老爺子也問不著到底是什麼情況。」

問不著什麼情況,所以就宣布兒子已經去世了?這事做的倒是果決。

「前段時間見了宋明君,她言語之間也總覺得有問題。」

所以,宋庭君更是覺得,她這幾年拒絕跟家裡人來往,壓根就是因為怕暴露長兄活著的事?

沈清水微蹙眉,「那既然是這樣,你乾脆去問你姐姐不就好了么?莫名其妙的為難別人幹什麼?」

宋庭君薄唇一扯,「怎麼?迫不及待想解救林介?就沖你這心思,我都不可能放過他這條線。」

嚴格來說,無論是哪一方面,宋庭君都會繼續。

起身之前,他再一次給予她嚴重警告:「跟林介,你想都別想,以後再讓我發現,就沒這麼好脾氣了。」

沒看出來他哪裡好脾氣了。

「幹嘛去?」她一起身,他就一副嚴防死守的模樣。

沈清水拿了衣服,「去看林茵茵,她一個人會胡思亂想,我幾本書也都在那邊。」

「我送你?」他話是問著,但人並沒有要動的意思。

所以她也沒指望他。

但是她準備出門的時候,宋庭君又隨便裹了一件睡袍斜倚在門口攔著,一副不讓她出去的樣子。

「又怎麼了?」她一臉不悅。 「以後手機這種東西,能不能不讓別人隨便碰?」他突然提出要求。

沈清水知道他說的是之前的那條簡訊,那應該是林茵茵趁她不注意的時候給宋庭君發的分手簡訊。

「我倒是覺得她發的挺對時機。」她聲音不大的表態。

宋庭君略眯起眼,耳朵湊過去,「你說什麼?」

她抬頭,「我該走了,林茵茵等著呢。」

他自顧沉默小片刻,總結了一句:「弄的好像我過來找你就為剛剛那一件事似的。」然後又問:「還有零花錢么?」

沈清水忍不住笑了一下,「怎麼個意思,完事了還要給我錢,流水線工作很熟啊?」

她這麼說,宋庭君當然就不再提給她錢的事了,只是道:「有需要了跟我說,我對女人不吝嗇。」

沈清水給了個表情就越過他開門出去了。

身後是宋庭君略提高的音量,「我今晚或者明天得走。」

她也沒回應什麼。

反正能感覺他最近忙,今天過來都是意外,走也不奇怪,而且可能今天走了,又得好久才見。

他的工作就是滿世界的跑,等她畢業,估計也是到處飛,到時候可能自然而然就分開了呢?

有一點,沈清水想的真是沒有錯。

宋庭君這次離開之後又是好長時間沒有正經聯繫,頂多是發簡訊,或者深夜睡前打個電話。

他走那天,給她在茶几上放了一張卡,是她後來周末過去的時候看到的,她手裡一共都有兩張卡了。

在這期間,發生最大的事,也就林茵茵了。

沈清水一直相信她會好起來,林茵茵給她的感覺也是這樣,完全看不出什麼消極心態。

但也就是在這樣的情況下,林茵茵就沒了,對她來說其實很突然。

那天天氣是很好的,跟平時她和林茵茵坐在窗戶邊瞎聊沒什麼兩樣,但是那天她進病房的時候,裡面空空如也。

再然後醫生也只是跟她說了結果,帶她去醫院負三層看了林茵茵最後一眼。

說不上那種感覺,但是看完那張慘白的臉,她腦子裡全是過去這段時間林茵茵做的一切。

她把林女士的生育日子安排好了,還給她找了不少門路,那兩個設計師的名片還在她的錢夾里,唯一剩的兩個,是林茵茵極力要求她之後一定要見的,說對她未來有幫助。

她給林介以前的號碼打了電話,沒想到通了。

「她走了你知道嗎?」她開口問。

林介只是平靜的回答:「知道。」

那會兒沈清水才心頭哽塞,「所以你前段時間和她一起手術一點用都沒有?」

林介沒應聲。

好一會兒才道:「你是她唯一的朋友,如果她有什麼交代,你就當是替她圓滿吧。」
為了確定,她直接湊上前,果然是林介!

「你怎麼在這兒?」

「麻煩往後退。」旁邊的護士提醒她。

沈清水一臉茫然的看著林介被推進去了,林介也生病了?

一個問題都得不到解答,她在手術室外從中午一直等到了六點多,中間就去吃了一頓飯。

電子屏顯示林茵茵手術完畢的時候,她狠狠鬆了一口氣。

等了一會兒,終於看到她被推出來,緊接著的就是林介,那會兒她還愣了一下……一起出來的?

30

沈清水也沒來得及多問什麼,緊跟著林茵茵的平床進了專用電梯回病房的樓層。

當然,她必須還得待在重症室里,估計得一周。

倒是林介被推到另一個普通病房了,他除了閉著眼睛,其他看起來都挺好,應該沒什麼大問題。 林茵茵只是笑,也沒有太多的反駁。

關於她的病情,沈清水真的是花了很大力氣,死活就是打聽不出來,去問了林介,林介居然也說不知道,他說他那天就是輸個血。

「你出來的時候明明就是麻藥昏睡的,輸血要麻藥嗎?」她顯然不信。

林介語調平穩,「輸血過多,休克。」

「……」她無言以對。

沈清水依舊是學校和醫院兩頭跑,她本來也想等林茵茵從重症室出來給她說說最近的上課內容,可看她的狀態,沈清水就沒忍心了。

這種病況,根本沒心情關心課程。

「你跟宋庭君怎麼樣了?」曬太陽的時候,林茵茵忽然低聲問起來。

她漫不經心的翻著書,「沒聯繫。」

他最近好像很忙,反正一直沒找她,應該屬於冷戰吧,反正一周多了,沒見著人了,飯店倒是每天都在送餐,退還退不了。

她也想過跟宋庭君聯繫,但不知道說什麼,更怕打擾他,畢竟不知道他在忙什麼,惹人家煩了的話怎麼辦?

就這樣,一周過去,半個月也過去了。

她那天在醫院陪林茵茵,過去幫林茵茵交了一次住院費,順便打了一壺水,想再出去買點水果的時候,剛出門,迎面碰上了剛到門口準備進來的宋庭君。

沈清水愣了一下。

感覺好長時間沒見,說不上陌生,反正不熟悉的感覺。

也可能是因為他臉上表情稀疏,只低眉略陰暗的盯著她,開口就問了一句:「什麼意思?」

她站在那兒,還沒從突然重逢的愕然里回過神,「什麼?」

「想提分手是吧?」他再一次冷著聲,盯著她的視線就更冰了,唇齒間都有了冷颼颼的感覺。

沈清水卻皺著眉,「你在說什麼?」

「去拿東西。」宋庭君壓根不想跟她廢話的樣子,「不拿就現在跟我走。」

她本來也摸不著頭腦,更是不喜歡他總是這麼莫名其妙的霸道,「我照顧林茵茵,沒時間跟你糾纏。」

「我有時間?」宋庭君眉宇間一副都要冒火了的表情。

大概,他是百忙之中抽出時間過來找她的,這一趟可能耽誤了他很多很多事,所以這麼惱火。

問題是,沈清水壓根不明白他找她幹什麼,發瘋呢?

不等她表態,他直接推門進去,拿了她的包,她的手機,出來路過門口的時候順便把她提溜上就走了。

到了醫院門口,她和包包一起被塞進車裡。

宋庭君一路黑著臉,車子開得有點快,她也沒吭聲。

到了他的住處,他給她開門,又把她帶回家,然後往沙發上一按,自己拖了旁邊的椅子正對面盯著她。

「來,說清楚。」

說什麼?

她也惱了,然後見宋庭君把自己的手機拿出來,翻出一條從她號碼發過去的簡訊讓她看清楚。

她分手的信息。

「……我沒有。」她滿眼不解,完全沒有說謊的痕迹。

宋庭君大概是氣糊塗了,氣消了,「慫了是不是?敢給我發簡訊,現在不敢說了?」

沈清水一聽這話,也坐直了看著他眼睛,「你是盼著我提分手,現在是非要聽我親口說?……那我是準備提的。」

只是她沒想好。

「你再給我說一遍。」這下他變臉了,好像也並不是要聽她說那兩個字。

繼而冷笑,「想分手是不是?」

「好,給我理由。」他一副好像她能說出理由就會點頭一樣。

實際上,既然他一看到這條簡訊,就訂機票跨國飛過來,那就根本不可能是沖著分手回來的。

「林茵茵慫恿你了?讓你照顧她哥還是怎麼?」宋庭君問。

因為這個話林茵茵確實說過,所以沈清水略驚愕。

而她那點微表情在宋庭君這兒簡直太顯而易見了。

之間他薄唇輕扯,一臉諷刺,「想去找林介?」

「死了這條心吧!」他都快咬牙切齒了,「他已經夠讓我鬧心的了,你再添一把火,信不信我真的弄死他?」

沈清水看著他此刻的表情,下意識的緊張。

總覺得他這種人,說得出做得到。

半晌,才問了句:「他怎麼惹你了?」

宋庭君只冷著睨了她一眼,壓根不想回答,然後撥開她茶几旁邊的腿,非常不溫柔的拉開抽屜,拿了煙,直接在她跟前抽開了。

沈清水聞到味兒就皺眉,盯著他,「滅掉。」

男人聽而不聞,反而抽得更凶。

她實在是受不了,見他不搭理,索性從沙發起身,直接往門口走。

剛過了茶几,感覺身後一陣冷風的時候,她整個人已經被宋庭君給擄了回去,慣性的往沙發上扔。

然後有氣沒處發把她手裡的包丟老遠。

她連坐起來的機會都沒有就被他吻住了,「發火不讓,煙不讓抽,我總能做點別的?」 開始在沙發上開始,結束是在床上結束。

沈清水一肚子的火已經被弄得不知道跑哪兒去了,只有在他靠過來的抬手推開,「離我遠點,臭。」

宋庭君也不說什麼,反正我行我素,她拒絕她的,他抱他的,有煙味也照樣抱。

「所以說,現在林介不在你手裡是吧?」她怕他又把林介給抓回去了。

宋庭君輕哼,沒回答。

過了會兒,才一句:「遲早還會逮他回來。」

「你們到底有多大的過節?」她好像從開始知道就是他跟林介過不去。

男人略低眉,「到底是我跟他過不去,還是他刻意跟我作對,你怎麼不問問他?」

「林介那種性子,怎麼都不像是會尋釁滋事的。」

宋庭君一副聽了笑話的表情。

「他不會尋釁滋事,他家裡什麼情況,你到今天才知道,還說他孤苦無依,你還真覺得很了解他?」

這話讓沈清水不知道怎麼反駁,確實不太了解林介,但是也沒有人傻到招惹宋庭君這種二世祖。

「那你倒是說他怎麼讓你看不順眼了?」沈清水就是好奇。

宋庭君看了她一會兒,估計是在猶豫要不要跟她說。

片刻,還是說了,「你不是知道我哥的故事么?」

她點了點頭,苦情故事,想記不住都難。

「我一直懷疑他還活著,而且林介知道他的下落,但是怎麼問都不說。」

沈清水有點懵。

「你不是說,你哥的女朋友被你爸爸逼死了之後,你哥也是抑鬱而終?」這種事,難道不是家裡人都已經處理過後事才發布消息?

難道只是弄了個衣冠冢,自己家裡人都不知道他到底去世了沒有?

宋庭君搖頭,「我姐弄的,沒見著人也沒見著屍體,後來她自己也不回家,老爺子也問不著到底是什麼情況。」

問不著什麼情況,所以就宣布兒子已經去世了?這事做的倒是果決。

「前段時間見了宋明君,她言語之間也總覺得有問題。」

所以,宋庭君更是覺得,她這幾年拒絕跟家裡人來往,壓根就是因為怕暴露長兄活著的事?

沈清水微蹙眉,「那既然是這樣,你乾脆去問你姐姐不就好了么?莫名其妙的為難別人幹什麼?」

宋庭君薄唇一扯,「怎麼?迫不及待想解救林介?就沖你這心思,我都不可能放過他這條線。」

嚴格來說,無論是哪一方面,宋庭君都會繼續。

起身之前,他再一次給予她嚴重警告:「跟林介,你想都別想,以後再讓我發現,就沒這麼好脾氣了。」

沒看出來他哪裡好脾氣了。

「幹嘛去?」她一起身,他就一副嚴防死守的模樣。

沈清水拿了衣服,「去看林茵茵,她一個人會胡思亂想,我幾本書也都在那邊。」

「我送你?」他話是問著,但人並沒有要動的意思。

所以她也沒指望他。

但是她準備出門的時候,宋庭君又隨便裹了一件睡袍斜倚在門口攔著,一副不讓她出去的樣子。

「又怎麼了?」她一臉不悅。 「以後手機這種東西,能不能不讓別人隨便碰?」他突然提出要求。

沈清水知道他說的是之前的那條簡訊,那應該是林茵茵趁她不注意的時候給宋庭君發的分手簡訊。

「我倒是覺得她發的挺對時機。」她聲音不大的表態。

宋庭君略眯起眼,耳朵湊過去,「你說什麼?」

她抬頭,「我該走了,林茵茵等著呢。」

他自顧沉默小片刻,總結了一句:「弄的好像我過來找你就為剛剛那一件事似的。」然後又問:「還有零花錢么?」

沈清水忍不住笑了一下,「怎麼個意思,完事了還要給我錢,流水線工作很熟啊?」

她這麼說,宋庭君當然就不再提給她錢的事了,只是道:「有需要了跟我說,我對女人不吝嗇。」

沈清水給了個表情就越過他開門出去了。

身後是宋庭君略提高的音量,「我今晚或者明天得走。」

她也沒回應什麼。

反正能感覺他最近忙,今天過來都是意外,走也不奇怪,而且可能今天走了,又得好久才見。

他的工作就是滿世界的跑,等她畢業,估計也是到處飛,到時候可能自然而然就分開了呢?

有一點,沈清水想的真是沒有錯。

宋庭君這次離開之後又是好長時間沒有正經聯繫,頂多是發簡訊,或者深夜睡前打個電話。

他走那天,給她在茶几上放了一張卡,是她後來周末過去的時候看到的,她手裡一共都有兩張卡了。

在這期間,發生最大的事,也就林茵茵了。

沈清水一直相信她會好起來,林茵茵給她的感覺也是這樣,完全看不出什麼消極心態。

但也就是在這樣的情況下,林茵茵就沒了,對她來說其實很突然。

那天天氣是很好的,跟平時她和林茵茵坐在窗戶邊瞎聊沒什麼兩樣,但是那天她進病房的時候,裡面空空如也。

再然後醫生也只是跟她說了結果,帶她去醫院負三層看了林茵茵最後一眼。

說不上那種感覺,但是看完那張慘白的臉,她腦子裡全是過去這段時間林茵茵做的一切。

她把林女士的生育日子安排好了,還給她找了不少門路,那兩個設計師的名片還在她的錢夾里,唯一剩的兩個,是林茵茵極力要求她之後一定要見的,說對她未來有幫助。

她給林介以前的號碼打了電話,沒想到通了。

「她走了你知道嗎?」她開口問。

林介只是平靜的回答:「知道。」

那會兒沈清水才心頭哽塞,「所以你前段時間和她一起手術一點用都沒有?」

林介沒應聲。

好一會兒才道:「你是她唯一的朋友,如果她有什麼交代,你就當是替她圓滿吧。」
Свернуть

Уважаемые пользователи! Администрация сайта «Реальные отзывы» убедительно просит предоставлять конкретные факты (номер, дату заказа и проч.), чтобы мы не сочли ваш отзыв наговором конкурентов. Благодарим за понимание. Не подкрепленные фактами отзывы будут удаляться как неинформативные.

Оставить отзыв

Имя (обязательно):
Электропочта (не обязательно):

негативный отзыв нейтральный отзыв положительный отзы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