Бытовая техника » Крупная бытовая техника
Бизнес » Магазины

風火宗的實力,雖然並不弱,但是紫雲宗堂堂東域巨頭,被這麼打上臉了,紫雲宗主自然不可能善罷甘休,否則他堂堂紫雲宗主還當什麼當!完全沒面子當下去了……

  • Дополнительно:
大方向定下來,一眾峰主就議論了一下聲討風火宗的方案。

待情況基本議定之後,紫雲宗主最後正要散了眾人。

但從冰谷逃脫回來的常澤山,此時卻開口說道:「啟稟師兄,師弟有事稟報。」

紫雲宗主微微疑惑道:「你說。」

「師弟懇請師兄,將紫雲峰真傳弟子云芷汐逐出宗門!」常澤山冷漠的說道。

此言一出,眾人俱疑,完全不知道這是什麼情況?!

正常來說,紫雲宗的真傳弟子,都是出類拔萃的天才,如果不是做出叛宗等原則性的大罪,那是絕對不會被逐出宗門的。

且就算是要逐弟子出門,那也得這名弟子所在峰內的峰主同意,才能上報宗主,進行除名的行為。

可是常澤山呢?他明顯沒有跟容煌說過,這就直接的上報到了紫雲宗主這裡。

這分明就是,對容煌的不敬!

紫雲宗主聞言,眉頭頓時皺起道:「常師弟,汐丫頭好好的,你忽然提出這個事情是為何?」

常澤山應聲道:「師兄有所不知,這個小丫頭仗著煌小子的派頭,做出很多過分的事情!煌小子年紀輕,根本無法管教這個野丫頭,我這麼做實在是為了我們宗主峰一脈著想,不願讓她一顆老鼠屎,毀了我們紫雲宗的千年基業!」

「照你的說法,汐丫頭還犯了大罪?」紫雲宗主目光沉凝,平靜的神色讓人看不出他的情緒。

但在這個時候,火雲峰峰主火戰卻笑道:「汐丫頭你們不要,我們火雲峰要定了,正好以後就一直留在我們火雲峰好了。」

火戰雖不知道具體什麼情況,但是他知道雲芷汐這個丫頭的品性,他覺得這麼個懂事的丫頭,絕對不會幹出什麼不可饒恕的事情。而只要她不是犯下天大的罪責,他火戰是絕對會護著她的!

純火體質!這得峰上燒了多少輩的高香,才收到的一個妖孽弟子啊!說什麼,都不能讓她走!

「火峰主既然喜歡,那就留在你們火雲峰也無所謂,但我認為她沒資格留在我們宗主峰一脈。」常澤山淡淡的說道,反正他就見不得那死丫頭兩面威風。

「常師弟,你倒是說清楚,汐丫頭犯了什麼大罪?」紫雲宗主依舊平靜的說道。

對於雲芷汐,紫雲宗主是很記得的。這個丫頭深明大義,懂得進退有度,是個玲瓏剔透的孩子,他對她可是很有好感。

最主要的是,這個丫頭是煌小子看上的!

紫雲宗主表面平靜,其實恨不得讓常澤山閉嘴!他此時有些慶幸,慶幸容煌沒有出席議事,否則他覺得,一會常澤山九成會被削死!到時候他這個宗主,要處理這個事情,那就頭大死了……

「師兄,雲芷汐這個丫頭,目無尊長,性格偏激,常常頂撞長輩不說,更是不聽從調令,擅作主張胡作非為!此等歪門邪道的弟子,我覺得不宜留在宗門之中,否則後果不堪設想!」常澤山打定主意,這一次說什麼也要將雲芷汐弄走!

「這就是她犯下的大罪?」紫雲宗主臉色已經不太好看了,他還以為雲芷汐闖了什麼天大的禍事,還準備好擦屁股了,結果……這都叫什麼事啊!

此時殿內其餘人,也都是露出了啼笑皆非的神態,只覺得常澤山這個理由,真的是——荒唐……

說實在的,天賦卓絕的弟子,有點兒脾氣怎麼了?做長輩的,難道不是好好的教,好好的培養就好么?

因為弟子性格不好,就要把其驅逐出宗門,這可真是——無語……

可是緊接著,常澤山的話卻讓所有人都大吃一驚!

只聽常澤山說道:「不,我認為雲芷汐,可能是魔宗的姦細!」

常澤山的話音才落,一道怒罵聲頓時爆出,「常澤山你這個老不要臉的,你說話給我當心一點!這事情你要是不拿出真憑實據,老子跟你沒完!」

跳腳而出的,自然是火戰!他作為雲芷汐的師父之一,哪裡容忍得了有人這麼說他的寶貝徒弟!

真他娘的太不要臉了!還可能是!這等莫須有的「可能是」,居然敢說出嘴!居然敢直接扣給他寶貝徒兒這等罪名!簡直是混賬!

首座上的紫雲宗主,也是聲音一沉道:「常師弟,你作為宗門長老,說話可要帶腦子。」他當然不信,雲芷汐會是魔宗的什麼姦細!

「師弟並非胡說八道。」常澤山強撐著說道,但心裡已經有些心虛了。

首先常澤山完全沒想到,火雲峰峰主火戰,會這麼的維護雲芷汐,他才剛說出口,火戰的反應就如此的激烈!

而常澤山自然是,不可能有雲芷汐是魔宗姦細的證據。因為他這麼說,完全就是信口胡掐的,他不過是想給雲芷汐按上一個罪大惡極的罪名,然後將她給逐出宗門!

但話已經開口了,常澤山只能硬著頭皮繼續說道:「魔宗的那個鬼煞在礦區逃走了,這事情跟雲芷汐有關,所以我懷疑她是魔宗的姦細,完全是有理由的!」

「鬼煞逃走,跟汐丫頭什麼關係?」紫雲宗主問道,這件事他完全沒聽說。

「師兄有所不知,當時鬼煞中了寒毒,與其他的囚徒一起被雲芷汐救治。而在被救治的過程中,鬼煞沖開了封印丹田的禁忌,並且成功的逃離了!我宗封印囚徒丹田的禁忌,可是獨門手法,至今從未聽說過,有誰可以破解的!可是鬼煞卻逃脫了,這難道是巧合嗎?」

常澤山的話,說得頭頭是道!他當時雖沒有在現場,但是根據當時那位執事回稟的情況,事實就是如此的!

聞言,殿內一眾人忽然都是寂靜了下來。

鬼煞此子,當初是混進了紫雲宗當了弟子,甚至還差一點當成了真傳弟子!這件事殿內眾位都是知道的……

若是常澤山稟報的這件事屬實,那麼雲芷汐可就不僅僅是被逐出宗門這麼簡單了!

此時,有些虛弱的火刑卻站出列道:「啟稟宗主,關於此事,我有話說。」

當日與風江風河等人一戰,火刑是受了重傷,養了好些日子,今兒才勉強下地,可來參加議事。

「火刑長老請說。」紫雲宗主緩聲道。

獸人星球之禁忌之血 風之萬里 火刑點點頭,便是冷掃了常澤山一眼道:「我覺得常長老簡直是一派胡言!」

此言一出,常澤山面色頓變!

而火刑並不理會他,只是繼續說道:「我認為雲芷汐這個丫頭,不僅不應該被逐出宗門,更應該好好嘉獎,還要記上兩筆大功!」

火刑雖然負傷,但是在說出這句話的時候,完全是慷鏘有力!擲地有聲!在他的言辭之間,是毫無保留的,維護著雲芷汐!

「我贊同我師弟所言!」火戰立即是聲援道。

「我也贊同火長老所言!」這時候,在長老之中又有人開口說道。

「我也贊同火長老所言!」

「我也贊同!」

一時之間,竟然有三位火雲峰之外的長老,聲援了火刑的說法!

如果只是火戰支持雲芷汐,大家都不覺得奇怪,畢竟火戰看起來偏寵雲芷汐,這是大家都看在眼裡的。

可是另外的三位長老呢?

「刑長老,松長老,青長老,宏長老……你們……你們怎麼都支持一個姦細?!」常澤山完全沒想到,情況會發生這樣的變故!

要知道去往冰谷一帶的長老,包括葯峰的林長老在內,一共也就是八位!

除去林長老、常澤山,還有事發當日,兩名被派出去尋找鬼煞的長老,剩餘的四名在冰谷礦區的長老,此時竟然全部都支持雲芷汐!

一下子四位長老聲援雲芷汐!常澤山覺得,他的誣陷明顯要落空了!可是這不應該啊!

這時候火刑冷哼一聲,口氣不善的說道:「也難為常長老你誣陷得出口!當日汐丫頭在冰谷那邊,用她特殊的體質,幫中了寒毒的弟子、執事驅除寒毒,救下了不少人性命,卻被你嫉恨在心,直接把她一個柔弱小姑娘,利用職權之便的派來最危險的礦區鎮守!」

「她可是一個初階大玄師丫頭,你這麼做,根本就是看她不順眼,早就想要對付她吧?這一點,松長老可以作證!」

聞言,眾人的目光看向了白松。同樣受了不輕傷勢的白松,此時毫不猶豫的點頭,表示確認火刑的話。

常澤山的臉色頓時就黑了,但是他不甘心的說道:「火長老莫要被小丫頭的表象蒙蔽了,要知道她可是放走了鬼煞!」

「你這一點更是胡說八道!」火刑毫不客氣的訓斥道。

緊接著,火刑娓娓道來:「當日事發的時候,我就在旁邊!我是親眼看見,鬼煞差點殺死了汐丫頭!試問,哪個腦殘會去救一個要殺她的人?再說了,汐丫頭的出身清白,根本跟魔宗什麼毫無瓜葛!」

「況且在宗門最危急的時候,她可是以一己之力,斬殺了風火宗的王階長老!所以我認為,不僅不可逐汐丫頭出宗門,更是要為她記下大功兩筆!她是我們紫雲宗的驕傲!」

火刑一番話落,殿內眾人面色都是變得詭異起來。

「火刑長老,你這話什麼情況?汐丫頭還能殺一個王階強者?」紫雲宗主詫異追問道。

火刑點點頭,鄭重的說道:「沒錯!此事松長老、青長老、宏長老都是有目共睹的!」

「對!當日雙方大戰,那風火宗的老雜碎甄帝蜀,仗著王階的實力虐殺我宗門的執事、弟子們,當時形勢非常的危急。可雲芷汐那個丫頭不僅沒有退縮,還以精妙的障眼法,配合厲害的刺殺能力,直接將甄帝蜀給削了!」白松仔細的說明道。

其餘兩位當時在場的長老紛紛點頭,佐證了白松和火刑說的話。這件事他們雖然也覺得不可思議,但是當日他們都是親眼所見!

一時之間,殿內眾人都有些懵懵的……

初階大玄師斬殺王階強者?!

這種事情若是道聽途說而來,他們必然要嗤之以鼻,大罵說簡直就是胡扯!

要知道初階大玄師跟王階的差距,簡直就是雲泥之別!根本就完全沒有可比性,若一定要比的話,初階大玄師在王階手裡,就是一隻弱得不能再弱的螻蟻!

可是現在不僅火刑這麼說,白松也這麼說,還有兩位宗門長老也這麼說……

那這件事,不可能是假!

但這也太不可思議了吧?!

殿內這些縱橫過大場面的老東西,一個個眼神都充滿了震驚!

而這時候的常澤山,已經知道誣陷不成功了,可他心裡對雲芷汐的怨恨,更是因此更上一重樓!

今日在宗門大殿,常澤山註定要在火刑的聲討下,灰溜溜的夾著尾巴做人!

而讓他這麼沒面子的人,在他看來自然又是雲芷汐!所以他自然就,更記恨她……

------題外話------

小白說:喵喵!給我票!給我月票!我帶汐兒撿寶貝去!喵哈哈哈!

親愛滴們昨兒的票票超級給力!文文在月票榜一直雄起!保持保持!求保持喵~

感謝榜題外話放不下,發放在留言區了,在此特別感謝所有鼎力投票的親!謝謝你們豐厚的加戰力!么(* ̄3)(ε ̄*) 冰谷

自地裂雪崩之後,此方地勢發生了巨大變化。

原本的高原山谷被填平,四周的冰川山脈坍塌,形成一片全新的,面基更為廣闊的雪域之地。

這裡的雪崩已經頻頻發作了十數日,每一次都是浩浩蕩蕩,開山裂地一般的大陣仗!

恐怖的寒毒,隨著雪崩的擴散而擴散。極端的天氣迅速的蔓延數千上萬里範圍,一片冰雪王國就此誕生。

在這片冰雪過度內,鳥獸盡絕跡,人煙更是全無!變態的寒毒所過,直接滅絕生機,縱是大玄師也抵抗不住!

但也不是說,沒有任何靈獸抵抗得了這股可怕的寒毒,可再加上那頻頻的地裂和暴動,滾滾的雪流等等,便直接將大部分的獸累滅殺了。

縱然還潛藏著一些強大的靈獸,也都紛紛先跑到別處躲一躲了,免得被這等恐怖的天災滅殺,那可就真的是死得冤枉了。

此時雪崩的情況雖有減緩,但在雪域上空,依然可以看到雪涌如山洪爆發的場景。此間更是雪花翻飛,氣溫低得讓人叫絕!

尤其是在這片雪域的腹地,也就是此前ily【1月票】 雲芷汐打定主意后,就與小白喵一起下了深坑。

在一人一喵小心的下到數百米地的時候,雲芷汐就看到,懸浮在坑中央的,那十多塊散發著乳白色光暈的水玄晶,她立即躍去將這些水玄晶收集起來。

而越是往下,雲芷汐收集到的水玄晶就越多,這麼一番功夫下來,她就「撿到」了三十多塊水玄晶。照這樣下去,她光是撿水玄晶,都是大大的賺到了!

不過雲芷汐也知道,這些水玄晶將來,還要分出很大的一部分,供給餵養小白喵。而按照小白喵此前,那麼能吃水玄晶的情況來算,就這麼點兒水玄晶,應該是遠遠不夠的。

好在接下來,他們這一路往下的,又是找到了不少的水玄晶。

等到下墮的深度,大概接近千米左右時候,雲芷汐手上的水玄晶,已經有將近兩百塊了!這簡直是一個土豪到爆的數值!

只不過到了這個地方,雲芷汐明顯能感覺到,四周的寒氣似乎有所不同?

「壁上的冰川都變成了淡青色,已經不是雪白色了,這情況好像有些不對勁。」雲芷汐善於捕捉環境的變化,所以她已經敏銳的察覺到了不尋常。

「喵。」小白喵點點頭,並且顫了顫它散出的那層白光。

雲芷汐微微皺眉,「你是說,再往下面去,你這層白光可能罩不住了?」

「喵!」小白喵點點頭,它已經感覺到了,再下去的寒氣,並不是它的白光能抵禦的。

雲芷汐運起心靈之眼,能更遠距離的看到,越是往下的地方,壁上冰川的的青色就愈深!可見在這下面,應該是有什麼不尋常的東西,否則這些冰川不會發生顏色異變。

「喵!」這個時候小白喵忽然叫了一聲,然後小身體往上懸浮的,明顯是要讓雲芷汐離開這裡了。

顯然它已經是確定,它的白光絕對無法抵禦下面的寒氣,所以不打算再去冒險了。畢竟此前它「陰」雲芷汐下來,那是它還有把握不讓她受到危險,但下面的路程它就無法保證了。

「小白等等。」雲芷汐將小白喵抓下來。

「喵喵。」小白喵眸光很凝重,可見下面的東西在它看來很危險。

「我們先看看怎麼回事再說。」雲芷汐直覺,在這個坑下面,肯定是有不尋常的東西,而且很可能是天地至寶!否則的話,這方地界的天氣,不應該這麼極端。

「喵喵……」小白喵小小的爪子,抓著雲芷汐的手背有些著急的喵叫著,顯然它覺得她不應該去冒險。

「別擔心,我們試試這個。」雲芷汐摸了摸小白喵的腦袋,身上的天靈火全力散出!一層強大的天靈火團,直接將她和小白喵都罩住了。

「喵!」小白喵有些驚訝的叫了一下。

以前小白喵對天靈火沒什麼感覺,它一直知道雲芷汐能冒火,因為她吞了火靈珠嘛。但是它這一次才感覺到,她的火好像有些不對勁?

「現在可以了吧?」雲芷汐還就不信了,這種至寒之地,能將她阻擋在外。因為她一直堅信,天靈珠是絕對的至陽之物!那麼她應該是可以剋制,任何恐怖的寒氣才對。

「喵。」小白喵點點頭,小爪子去摸了摸保護住它的天靈火團,它能感覺到這些火苗似乎要比,火靈珠的火苗要厲害。

「那走。」雲芷汐在得到小白喵確定之後,就繼續往下墮下去。
大方向定下來,一眾峰主就議論了一下聲討風火宗的方案。

待情況基本議定之後,紫雲宗主最後正要散了眾人。

但從冰谷逃脫回來的常澤山,此時卻開口說道:「啟稟師兄,師弟有事稟報。」

紫雲宗主微微疑惑道:「你說。」

「師弟懇請師兄,將紫雲峰真傳弟子云芷汐逐出宗門!」常澤山冷漠的說道。

此言一出,眾人俱疑,完全不知道這是什麼情況?!

正常來說,紫雲宗的真傳弟子,都是出類拔萃的天才,如果不是做出叛宗等原則性的大罪,那是絕對不會被逐出宗門的。

且就算是要逐弟子出門,那也得這名弟子所在峰內的峰主同意,才能上報宗主,進行除名的行為。

可是常澤山呢?他明顯沒有跟容煌說過,這就直接的上報到了紫雲宗主這裡。

這分明就是,對容煌的不敬!

紫雲宗主聞言,眉頭頓時皺起道:「常師弟,汐丫頭好好的,你忽然提出這個事情是為何?」

常澤山應聲道:「師兄有所不知,這個小丫頭仗著煌小子的派頭,做出很多過分的事情!煌小子年紀輕,根本無法管教這個野丫頭,我這麼做實在是為了我們宗主峰一脈著想,不願讓她一顆老鼠屎,毀了我們紫雲宗的千年基業!」

「照你的說法,汐丫頭還犯了大罪?」紫雲宗主目光沉凝,平靜的神色讓人看不出他的情緒。

但在這個時候,火雲峰峰主火戰卻笑道:「汐丫頭你們不要,我們火雲峰要定了,正好以後就一直留在我們火雲峰好了。」

火戰雖不知道具體什麼情況,但是他知道雲芷汐這個丫頭的品性,他覺得這麼個懂事的丫頭,絕對不會幹出什麼不可饒恕的事情。而只要她不是犯下天大的罪責,他火戰是絕對會護著她的!

純火體質!這得峰上燒了多少輩的高香,才收到的一個妖孽弟子啊!說什麼,都不能讓她走!

「火峰主既然喜歡,那就留在你們火雲峰也無所謂,但我認為她沒資格留在我們宗主峰一脈。」常澤山淡淡的說道,反正他就見不得那死丫頭兩面威風。

「常師弟,你倒是說清楚,汐丫頭犯了什麼大罪?」紫雲宗主依舊平靜的說道。

對於雲芷汐,紫雲宗主是很記得的。這個丫頭深明大義,懂得進退有度,是個玲瓏剔透的孩子,他對她可是很有好感。

最主要的是,這個丫頭是煌小子看上的!

紫雲宗主表面平靜,其實恨不得讓常澤山閉嘴!他此時有些慶幸,慶幸容煌沒有出席議事,否則他覺得,一會常澤山九成會被削死!到時候他這個宗主,要處理這個事情,那就頭大死了……

「師兄,雲芷汐這個丫頭,目無尊長,性格偏激,常常頂撞長輩不說,更是不聽從調令,擅作主張胡作非為!此等歪門邪道的弟子,我覺得不宜留在宗門之中,否則後果不堪設想!」常澤山打定主意,這一次說什麼也要將雲芷汐弄走!

「這就是她犯下的大罪?」紫雲宗主臉色已經不太好看了,他還以為雲芷汐闖了什麼天大的禍事,還準備好擦屁股了,結果……這都叫什麼事啊!

此時殿內其餘人,也都是露出了啼笑皆非的神態,只覺得常澤山這個理由,真的是——荒唐……

說實在的,天賦卓絕的弟子,有點兒脾氣怎麼了?做長輩的,難道不是好好的教,好好的培養就好么?

因為弟子性格不好,就要把其驅逐出宗門,這可真是——無語……

可是緊接著,常澤山的話卻讓所有人都大吃一驚!

只聽常澤山說道:「不,我認為雲芷汐,可能是魔宗的姦細!」

常澤山的話音才落,一道怒罵聲頓時爆出,「常澤山你這個老不要臉的,你說話給我當心一點!這事情你要是不拿出真憑實據,老子跟你沒完!」

跳腳而出的,自然是火戰!他作為雲芷汐的師父之一,哪裡容忍得了有人這麼說他的寶貝徒弟!

真他娘的太不要臉了!還可能是!這等莫須有的「可能是」,居然敢說出嘴!居然敢直接扣給他寶貝徒兒這等罪名!簡直是混賬!

首座上的紫雲宗主,也是聲音一沉道:「常師弟,你作為宗門長老,說話可要帶腦子。」他當然不信,雲芷汐會是魔宗的什麼姦細!

「師弟並非胡說八道。」常澤山強撐著說道,但心裡已經有些心虛了。

首先常澤山完全沒想到,火雲峰峰主火戰,會這麼的維護雲芷汐,他才剛說出口,火戰的反應就如此的激烈!

而常澤山自然是,不可能有雲芷汐是魔宗姦細的證據。因為他這麼說,完全就是信口胡掐的,他不過是想給雲芷汐按上一個罪大惡極的罪名,然後將她給逐出宗門!

但話已經開口了,常澤山只能硬著頭皮繼續說道:「魔宗的那個鬼煞在礦區逃走了,這事情跟雲芷汐有關,所以我懷疑她是魔宗的姦細,完全是有理由的!」

「鬼煞逃走,跟汐丫頭什麼關係?」紫雲宗主問道,這件事他完全沒聽說。

「師兄有所不知,當時鬼煞中了寒毒,與其他的囚徒一起被雲芷汐救治。而在被救治的過程中,鬼煞沖開了封印丹田的禁忌,並且成功的逃離了!我宗封印囚徒丹田的禁忌,可是獨門手法,至今從未聽說過,有誰可以破解的!可是鬼煞卻逃脫了,這難道是巧合嗎?」

常澤山的話,說得頭頭是道!他當時雖沒有在現場,但是根據當時那位執事回稟的情況,事實就是如此的!

聞言,殿內一眾人忽然都是寂靜了下來。

鬼煞此子,當初是混進了紫雲宗當了弟子,甚至還差一點當成了真傳弟子!這件事殿內眾位都是知道的……

若是常澤山稟報的這件事屬實,那麼雲芷汐可就不僅僅是被逐出宗門這麼簡單了!

此時,有些虛弱的火刑卻站出列道:「啟稟宗主,關於此事,我有話說。」

當日與風江風河等人一戰,火刑是受了重傷,養了好些日子,今兒才勉強下地,可來參加議事。

「火刑長老請說。」紫雲宗主緩聲道。

獸人星球之禁忌之血 風之萬里 火刑點點頭,便是冷掃了常澤山一眼道:「我覺得常長老簡直是一派胡言!」

此言一出,常澤山面色頓變!

而火刑並不理會他,只是繼續說道:「我認為雲芷汐這個丫頭,不僅不應該被逐出宗門,更應該好好嘉獎,還要記上兩筆大功!」

火刑雖然負傷,但是在說出這句話的時候,完全是慷鏘有力!擲地有聲!在他的言辭之間,是毫無保留的,維護著雲芷汐!

「我贊同我師弟所言!」火戰立即是聲援道。

「我也贊同火長老所言!」這時候,在長老之中又有人開口說道。

「我也贊同火長老所言!」

「我也贊同!」

一時之間,竟然有三位火雲峰之外的長老,聲援了火刑的說法!

如果只是火戰支持雲芷汐,大家都不覺得奇怪,畢竟火戰看起來偏寵雲芷汐,這是大家都看在眼裡的。

可是另外的三位長老呢?

「刑長老,松長老,青長老,宏長老……你們……你們怎麼都支持一個姦細?!」常澤山完全沒想到,情況會發生這樣的變故!

要知道去往冰谷一帶的長老,包括葯峰的林長老在內,一共也就是八位!

除去林長老、常澤山,還有事發當日,兩名被派出去尋找鬼煞的長老,剩餘的四名在冰谷礦區的長老,此時竟然全部都支持雲芷汐!

一下子四位長老聲援雲芷汐!常澤山覺得,他的誣陷明顯要落空了!可是這不應該啊!

這時候火刑冷哼一聲,口氣不善的說道:「也難為常長老你誣陷得出口!當日汐丫頭在冰谷那邊,用她特殊的體質,幫中了寒毒的弟子、執事驅除寒毒,救下了不少人性命,卻被你嫉恨在心,直接把她一個柔弱小姑娘,利用職權之便的派來最危險的礦區鎮守!」

「她可是一個初階大玄師丫頭,你這麼做,根本就是看她不順眼,早就想要對付她吧?這一點,松長老可以作證!」

聞言,眾人的目光看向了白松。同樣受了不輕傷勢的白松,此時毫不猶豫的點頭,表示確認火刑的話。

常澤山的臉色頓時就黑了,但是他不甘心的說道:「火長老莫要被小丫頭的表象蒙蔽了,要知道她可是放走了鬼煞!」

「你這一點更是胡說八道!」火刑毫不客氣的訓斥道。

緊接著,火刑娓娓道來:「當日事發的時候,我就在旁邊!我是親眼看見,鬼煞差點殺死了汐丫頭!試問,哪個腦殘會去救一個要殺她的人?再說了,汐丫頭的出身清白,根本跟魔宗什麼毫無瓜葛!」

「況且在宗門最危急的時候,她可是以一己之力,斬殺了風火宗的王階長老!所以我認為,不僅不可逐汐丫頭出宗門,更是要為她記下大功兩筆!她是我們紫雲宗的驕傲!」

火刑一番話落,殿內眾人面色都是變得詭異起來。

「火刑長老,你這話什麼情況?汐丫頭還能殺一個王階強者?」紫雲宗主詫異追問道。

火刑點點頭,鄭重的說道:「沒錯!此事松長老、青長老、宏長老都是有目共睹的!」

「對!當日雙方大戰,那風火宗的老雜碎甄帝蜀,仗著王階的實力虐殺我宗門的執事、弟子們,當時形勢非常的危急。可雲芷汐那個丫頭不僅沒有退縮,還以精妙的障眼法,配合厲害的刺殺能力,直接將甄帝蜀給削了!」白松仔細的說明道。

其餘兩位當時在場的長老紛紛點頭,佐證了白松和火刑說的話。這件事他們雖然也覺得不可思議,但是當日他們都是親眼所見!

一時之間,殿內眾人都有些懵懵的……

初階大玄師斬殺王階強者?!

這種事情若是道聽途說而來,他們必然要嗤之以鼻,大罵說簡直就是胡扯!

要知道初階大玄師跟王階的差距,簡直就是雲泥之別!根本就完全沒有可比性,若一定要比的話,初階大玄師在王階手裡,就是一隻弱得不能再弱的螻蟻!

可是現在不僅火刑這麼說,白松也這麼說,還有兩位宗門長老也這麼說……

那這件事,不可能是假!

但這也太不可思議了吧?!

殿內這些縱橫過大場面的老東西,一個個眼神都充滿了震驚!

而這時候的常澤山,已經知道誣陷不成功了,可他心裡對雲芷汐的怨恨,更是因此更上一重樓!

今日在宗門大殿,常澤山註定要在火刑的聲討下,灰溜溜的夾著尾巴做人!

而讓他這麼沒面子的人,在他看來自然又是雲芷汐!所以他自然就,更記恨她……

------題外話------

小白說:喵喵!給我票!給我月票!我帶汐兒撿寶貝去!喵哈哈哈!

親愛滴們昨兒的票票超級給力!文文在月票榜一直雄起!保持保持!求保持喵~

感謝榜題外話放不下,發放在留言區了,在此特別感謝所有鼎力投票的親!謝謝你們豐厚的加戰力!么(* ̄3)(ε ̄*) 冰谷

自地裂雪崩之後,此方地勢發生了巨大變化。

原本的高原山谷被填平,四周的冰川山脈坍塌,形成一片全新的,面基更為廣闊的雪域之地。

這裡的雪崩已經頻頻發作了十數日,每一次都是浩浩蕩蕩,開山裂地一般的大陣仗!

恐怖的寒毒,隨著雪崩的擴散而擴散。極端的天氣迅速的蔓延數千上萬里範圍,一片冰雪王國就此誕生。

在這片冰雪過度內,鳥獸盡絕跡,人煙更是全無!變態的寒毒所過,直接滅絕生機,縱是大玄師也抵抗不住!

但也不是說,沒有任何靈獸抵抗得了這股可怕的寒毒,可再加上那頻頻的地裂和暴動,滾滾的雪流等等,便直接將大部分的獸累滅殺了。

縱然還潛藏著一些強大的靈獸,也都紛紛先跑到別處躲一躲了,免得被這等恐怖的天災滅殺,那可就真的是死得冤枉了。

此時雪崩的情況雖有減緩,但在雪域上空,依然可以看到雪涌如山洪爆發的場景。此間更是雪花翻飛,氣溫低得讓人叫絕!

尤其是在這片雪域的腹地,也就是此前ily【1月票】 雲芷汐打定主意后,就與小白喵一起下了深坑。

在一人一喵小心的下到數百米地的時候,雲芷汐就看到,懸浮在坑中央的,那十多塊散發著乳白色光暈的水玄晶,她立即躍去將這些水玄晶收集起來。

而越是往下,雲芷汐收集到的水玄晶就越多,這麼一番功夫下來,她就「撿到」了三十多塊水玄晶。照這樣下去,她光是撿水玄晶,都是大大的賺到了!

不過雲芷汐也知道,這些水玄晶將來,還要分出很大的一部分,供給餵養小白喵。而按照小白喵此前,那麼能吃水玄晶的情況來算,就這麼點兒水玄晶,應該是遠遠不夠的。

好在接下來,他們這一路往下的,又是找到了不少的水玄晶。

等到下墮的深度,大概接近千米左右時候,雲芷汐手上的水玄晶,已經有將近兩百塊了!這簡直是一個土豪到爆的數值!

只不過到了這個地方,雲芷汐明顯能感覺到,四周的寒氣似乎有所不同?

「壁上的冰川都變成了淡青色,已經不是雪白色了,這情況好像有些不對勁。」雲芷汐善於捕捉環境的變化,所以她已經敏銳的察覺到了不尋常。

「喵。」小白喵點點頭,並且顫了顫它散出的那層白光。

雲芷汐微微皺眉,「你是說,再往下面去,你這層白光可能罩不住了?」

「喵!」小白喵點點頭,它已經感覺到了,再下去的寒氣,並不是它的白光能抵禦的。

雲芷汐運起心靈之眼,能更遠距離的看到,越是往下的地方,壁上冰川的的青色就愈深!可見在這下面,應該是有什麼不尋常的東西,否則這些冰川不會發生顏色異變。

「喵!」這個時候小白喵忽然叫了一聲,然後小身體往上懸浮的,明顯是要讓雲芷汐離開這裡了。

顯然它已經是確定,它的白光絕對無法抵禦下面的寒氣,所以不打算再去冒險了。畢竟此前它「陰」雲芷汐下來,那是它還有把握不讓她受到危險,但下面的路程它就無法保證了。

「小白等等。」雲芷汐將小白喵抓下來。

「喵喵。」小白喵眸光很凝重,可見下面的東西在它看來很危險。

「我們先看看怎麼回事再說。」雲芷汐直覺,在這個坑下面,肯定是有不尋常的東西,而且很可能是天地至寶!否則的話,這方地界的天氣,不應該這麼極端。

「喵喵……」小白喵小小的爪子,抓著雲芷汐的手背有些著急的喵叫著,顯然它覺得她不應該去冒險。

「別擔心,我們試試這個。」雲芷汐摸了摸小白喵的腦袋,身上的天靈火全力散出!一層強大的天靈火團,直接將她和小白喵都罩住了。

「喵!」小白喵有些驚訝的叫了一下。

以前小白喵對天靈火沒什麼感覺,它一直知道雲芷汐能冒火,因為她吞了火靈珠嘛。但是它這一次才感覺到,她的火好像有些不對勁?

「現在可以了吧?」雲芷汐還就不信了,這種至寒之地,能將她阻擋在外。因為她一直堅信,天靈珠是絕對的至陽之物!那麼她應該是可以剋制,任何恐怖的寒氣才對。

「喵。」小白喵點點頭,小爪子去摸了摸保護住它的天靈火團,它能感覺到這些火苗似乎要比,火靈珠的火苗要厲害。

「那走。」雲芷汐在得到小白喵確定之後,就繼續往下墮下去。
Свернуть

Уважаемые пользователи! Администрация сайта «Реальные отзывы» убедительно просит предоставлять конкретные факты (номер, дату заказа и проч.), чтобы мы не сочли ваш отзыв наговором конкурентов. Благодарим за понимание. Не подкрепленные фактами отзывы будут удаляться как неинформативные.

Оставить отзыв

Имя (обязательно):
Электропочта (не обязательно):

негативный отзыв нейтральный отзыв положительный отзы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