Сайты » Онлайн-сервисы » Интернет службы (поиск, почта и т.п.)
Товары для дома » Одежда и обувь » Аксессуары

陸玥辰也不客氣,笑道:「其實,這件事情很簡單,只需要跟法國時裝設計協會聯繫一下,不就什麼都明白了嗎?」

  • Дополнительно:
「這……」祁弼有些遲疑,道:「跟法國那邊聯繫,不是一時半會能做到的。」

「這就不牢你費心了,我恰好有一個同學就是法國協會的成員,只需要我給她打個電話,相信要不了多久就能知道了。」

陸玥辰說著,然後拿出手機撥通了一個電話。

很快,裡面便傳來一聲法語問候,只是大家都是聽不懂的。幸好展台下有些人隨性都帶了翻譯,所以很快就有人幫助翻譯出來。

祁弼臉色微凝,現在他根本不能阻止,也只能靜觀其變了。

一直到通話結束,隨著翻譯將電話那頭的聲音翻譯出來,眾人心中都是明白,今晚出現在這裡的設計圖紙和那些描述的文章,竟然都是真的。

因為,這副設計圖在法國設計協會內部有存檔,而且是在一年之前。

得知這個結果,祁弼臉上閃過一絲詫異,身軀輕顫,然後道:「難道,你們都認為維度抄襲了嗎?」

「祁先生,我也不想這麼認為。只不過,這些材料既然已經確認是真的,你讓大家怎麼想?」陸玥辰輕笑道。

「哼!這絕對不可能,一定是有人栽贓陷害。」祁弼咬著牙,依舊還在否認。

只不過,此時,眾人眼中分明閃爍著鄙夷。

本部小說來自看書王

… 如果說先前的不雅照事件,讓展會熱鬧了起來;那現在這件事情,卻是讓展會更加轟動。

維度這次算是載了一個大跟頭了,眾人心中都是暗暗想著。

而且,這個醜聞一旦傳揚出去,那維度的名聲也將不復存在,時裝設計行列的巨頭地位也將被撼動。

祁弼同樣知道這件事情的危害,自然氣得臉色鐵青:「都給我閉嘴,這件事情我一定會查個水落石出。」

他也想要衝上去直接將投影儀關掉,只不過,最後卻是忍了下來。

看了眼陸玥辰,他淡淡的說道:「陸小姐,這些文件,我應該可以帶走吧?」

「隨便。」陸玥辰淡淡的說道。

聞言,祁弼也不遲疑,快步走上前,將那些資料全部收了起來。他自知這個時候,留下來只會被人議論,所以毫不猶豫,轉身便走。

只不過,就在祁弼剛要動身的時候,身後的陸玥辰忽然說道:「祁先生,這裡的事情還沒有結束,你還不能走。」

「我說過我會查清楚這件事,你還想怎麼樣?」祁弼冷聲道。

「你誤會了,我說的並不是設計圖紙的事情。而是指這次時裝展冠軍的問題。」陸玥辰說道。

祁弼一愣:「你這話是什麼意思?難道你要取消維度的冠軍資格?」

「沒錯。」陸玥辰點了點頭,絲毫不客氣的承認。

「哼!比賽的結果都已經定了,你憑什麼這麼做?」本來這樣灰溜溜的離開,祁弼已經感覺很丟臉了。

如果連本來到手的冠軍都被折下來,那他可就真是顏面大失,自然也不會答應。

只是,陸玥辰卻是毫不動搖,繼續說道:「祁先生的記性可真是不太好,剛才你不是還說過,冠軍只能屬於一個人嗎?」

此話一出,不少人都是笑出聲來。

而也有一些都是暗自憋著笑意,顯然大家都知道這件事。

那個時候,祁弼可謂是滿臉傲色,似乎冠軍是他的囊中之物,也只能屬於他,其他人都不配跟他爭奪。

而且,祁弼更是趁機大肆貶低曲美,還想要利用高元書去針對曲美。

只不過,他萬萬沒有想到,計劃雖然不錯,但是卻屢屢出錯。而如今事情的發展也是恰恰相反,從冠軍席位上掉下去的人居然是他。

「陸小姐,你當真要這麼做嗎?」祁弼凝聲問道。

陸玥辰點了點頭:「這也是沒辦法的做法,如今維度出了這樣的事情,如果還讓你們獲得冠軍的話,影響不好。」

「哼!區區一個冠軍而已,我還不在乎。但是,這個冠軍可以是我主動放棄,但是卻不能是由你來取消。」

祁弼眼神冰冷,雙拳暗暗握緊,然後說道:「今天這件事情,我會記住的。等我查明白是誰誣陷了我,我會再來找你,到那個時候,我要你給我一個滿意的交代。」

他知道這件事情已經無法挽回,憤恨的瞪了眾人一眼后,便快速離開。

曲微等人都是鬆了口氣,覺得這件事情總算是解決了。

不過,祁弼雖然走了,但是這裡卻還有一個讓人討厭的人,那便是高元書。

感受到眾人不懷好意的目光,高元書臉色一顫,也不敢停留,連忙快步追了出去。

這一次,高元書可謂是兩頭都不是人,就連祁弼都對他沒有半點好感。

隨著兩人的離開,展會內的氣氛才是緩和下來。

史尚笑道:「這個結果還算不錯,可謂是一箭雙鵰啊,不但瓦解了他們的陰謀。而且,還讓他們顏面大失,而且反目成仇,真是過癮。」

「反目成仇倒是不見得,畢竟,他們如果要查的話還是能查出來的。」秦世搖了搖頭。

「嘿嘿,管他的,就算他們查出來了又怎麼樣?難道還怕他們不成?」史尚笑了笑,顯得很是開心。

時裝展結束了,眾人也開始陸續退場。

而史尚本想留下來跟秦世多聊會,只不過卻被人喊了出去,原來是他母親要找他一起回去。

這時候,曲微等人也都從展台上下來。

只不過,她們之間的氣氛卻顯得有些怪異,彼此之間很是沉默。

不一會兒,展會大廳里已經不剩下幾個人,曲微也終於鼓起勇氣,開口道:「陸小姐,對不起。」

「嗯?你幹嘛向我道歉?」陸玥辰奇怪道。

「先前是我誤會你了,而你卻不計前嫌,一直到最後都在幫我。我必須向你道歉。」

曲微低著頭,滿臉愧色。

那個時候,陸玥辰答應將照片用投影儀放出來的時候,眾女的確對陸玥辰頗有微詞,誤會了她。

煙雲瞥了一眼,淡淡的說道:「你的確應該道歉,我家小姐既然選擇跟你合作,又怎麼會害你呢?而你們居然還誤會她,實在是太不應該了。」

聞言,旁邊的韓助理等人也都是愧疚道:「陸小姐,我們也誤會你了,也要向你道歉。」

「算了,當時那種情況,你們又不知道實情,難免會有想法,我並不怪你們。」陸玥辰擺了擺手。

曲微一怔,滿臉感動,說道:「就算你不怪我們,可是你這次幫了我們這麼大的忙,我們也不知道要怎麼感謝你才好。」

「你如果想要感謝我,那以後就拿出更多優秀的設計吧。因為,我們現在是合作夥伴。」

陸玥辰臉上帶著一絲淺笑,高貴而優雅。

縱然是曲微,此刻也不禁看呆了,心中也是自愧不如。

這時候,陸玥辰忽然又問道:「曲小姐,不知道你等一會有沒有事?」

「我沒什麼事。」曲微直接搖頭。

「那中午不如一起吃個飯吧?」陸玥辰說道。

曲微一怔,心中頓時猜測到陸玥辰是想見秦世。遲疑了下,她並沒有拒絕,說道:「那是我的榮幸。」

「那我們就這麼說定了,到時候我會派人來接你。」陸玥辰笑了笑,然後便轉身離開。

這時候,秦世才是走了上去。

「你們剛才在聊些什麼?」秦世問道。

「陸小姐想請我們吃飯,到時候你陪我去吧?」

秦世一愣,猶豫了下,還是點頭答應:「那好吧,不過,經歷剛才的事情大家也都累了,還是先去休息一下。」

在一行人返回休息室的時候,祁弼已經離開了悅來酒店。

這時,前面的司機忽然回過頭,說道:「祁少,後面有輛賓士車一直在跟著我們。」

「知道是誰嗎?」祁弼閉著眼睛,雙手揉著太陽穴,淡淡的問道。

「好像是高元書的車。」司機回道。

「哼!居然是他?」祁弼忽然睜開雙眼,眸子里閃過一道冷光:「高元書這砸碎居然還有臉跟上來,今天要不是他,我也不會受到牽連。如今,他居然還敢來找我,簡直是活得不耐煩了。」

司機聞言,聲音冰冷道:「祁少,你要不要我現在去把他給解決了?」

「不用。」祁弼擺了擺手,思索了下,說道:「在前面路口停下,既然高元書夠膽子來找我,那我倒要聽聽他的解釋。」

兩輛豪車相繼停下,高元書直接下車,走到前面,說道:「祁少,我有話要對你說。」

「高元書,你的表現真的讓我很失望。」祁弼淡淡的說道。

「請祁少原諒,是我害了您。但是,請您也一定要相信,這些事情真的不是我做的,我讓手下送過來的明明是曲美的設計圖紙,還有那些照片也應該是合成過後的曲微不雅照。只是,卻不知道為什麼會變成現在這個樣子。」

高元書急忙解釋起來,也是暗暗擔憂。

聞言,祁弼皺了皺眉,漸漸冷靜下來。

他其實早就猜到這件事情有些詭異,但當時正在氣頭上,便忽略了。如今被提起,頓時就知道這件事情背後還有秘密。

畢竟,高元書不會蠢到把自己的名聲搞臭,這件事情背後肯定另有其人。

只不過,祁弼根本猜不到是誰,便問道:「高元書,你特意追過來,不會只是為了跟我解釋的吧?」

「祁少,我想起了一個人,我懷疑今天的事情是他做的。」高元書沉聲說道。

「是誰?」

「那個人叫秦世,跟曲微的關係很親密,現在就住在曲微的家裡。而且,他跟我也有矛盾,上次就是他差點害死了我,我一輩子都不會忘記他。」

高元書咬著牙,眼中滿是恨意,繼續說道:「這一次他本來也在展會裡面,但是中途卻忽然離開了一段時間。我懷疑,這一切都是他在那個時候做的手腳。」

「你能確定嗎?如果我沒記錯的話,這些東西是你讓楚天雜誌社做的,會不會是雜誌社做的?」

「不會。」高元書直接搖頭。

祁弼一愣:「你就那麼肯定?」

「嗯,剛才從酒店出來之後,我就聯繫了楚天雜誌社,只不過卻沒有聯繫上。打聽過後,我才知道,雜誌社已經被人給燒了。」

高元書臉色冰冷,說道:「雜誌社跟我很熟,而且合作了許多年,他們不會害我。所以,我懷疑這件事情就是秦世所為。」

「秦世?迴風市內有這麼一號人物嗎,我怎麼從來沒有聽說過呢?」

祁弼微微皺眉,然後道:「他能在短時間內搞出這麼多事,也算是個人物,那你可知道他究竟是什麼來歷?」

本書首發於看書罔

… 兩人之間的誤會漸漸消除,祁弼也再次相信了高元書,兩人便上車一起離開。

只是,秦世的來歷,高元書卻是沒有打聽到。

「祁少,這個秦世到底是什麼來頭我也不是很清楚,他就好像是憑空冒出來的人一樣。」高元書搖了搖頭:「不過,我現在還在查,相信要不了多久就會有消息。」

祁弼眼中頓時閃過一道寒芒,說道:「不管他是什麼來頭,既然得罪了我,那就絕對不能放過他。」

「祁少的意思,是現在就派人去把他給抓起來嗎?」高元書問道。

「怎麼?難道有什麼問題嗎?」祁弼冷聲說道。

高元書連忙賠笑,不過還是搖了搖頭:「祁少有所不知,這個秦世身手十分了得,尋常人根本就對付不了他。如果貿然出手,恐怕不但抓不住他,還會打草驚蛇。」

「哦?居然還是個練家子,可是那又怎麼樣?我祁少手下也有不少高手,難道還抓不住他?」

祁少神色倨傲,眼中滿是不屑,在迴風市這塊地盤上,他就從來沒怕過誰,又豈會在乎秦世一人。

見狀,高元書嘆了口氣,也不再勸說什麼,他心中又何嘗不想報仇,恨不得祁少能夠將秦世幹掉才好。

而在這個時候,秦世正在休息間里跟公司的一群美女閑聊著,愉快不已。絲毫不知道,正有一群人在向他逼近。

突然,休息間的門被敲響,一道颯爽的身姿走了進來。

「諸位都休息好了嗎?」淡淡的聲音響起,來人正是煙雲。

聞言,曲微頓時知道,這是陸玥辰來請她們過去用餐。

「嗯,我們都休息好了,現在就可以走了。」曲微點了點頭,自然不能讓陸玥辰久等。

而大家得知要去吃大餐,也很是高興。

倒是秦世,卻是顯得有些無奈。

但是,他也沒有辦法,也只能跟了上去。

餐廳在二樓,環境優雅安靜,看上去十分舒服。

而陸玥辰早就在這裡預定了一間貴賓包廂,煙雲直接帶著大家過去。當看到足足有一百多平米的包房時,眾女都是暗自驚嘆。

「不就是吃個飯的地方嘛,居然弄得這麼大,有錢就是任性啊。」韓助理驚嘆之餘,也是暗自羨慕。
「這……」祁弼有些遲疑,道:「跟法國那邊聯繫,不是一時半會能做到的。」

「這就不牢你費心了,我恰好有一個同學就是法國協會的成員,只需要我給她打個電話,相信要不了多久就能知道了。」

陸玥辰說著,然後拿出手機撥通了一個電話。

很快,裡面便傳來一聲法語問候,只是大家都是聽不懂的。幸好展台下有些人隨性都帶了翻譯,所以很快就有人幫助翻譯出來。

祁弼臉色微凝,現在他根本不能阻止,也只能靜觀其變了。

一直到通話結束,隨著翻譯將電話那頭的聲音翻譯出來,眾人心中都是明白,今晚出現在這裡的設計圖紙和那些描述的文章,竟然都是真的。

因為,這副設計圖在法國設計協會內部有存檔,而且是在一年之前。

得知這個結果,祁弼臉上閃過一絲詫異,身軀輕顫,然後道:「難道,你們都認為維度抄襲了嗎?」

「祁先生,我也不想這麼認為。只不過,這些材料既然已經確認是真的,你讓大家怎麼想?」陸玥辰輕笑道。

「哼!這絕對不可能,一定是有人栽贓陷害。」祁弼咬著牙,依舊還在否認。

只不過,此時,眾人眼中分明閃爍著鄙夷。

本部小說來自看書王

… 如果說先前的不雅照事件,讓展會熱鬧了起來;那現在這件事情,卻是讓展會更加轟動。

維度這次算是載了一個大跟頭了,眾人心中都是暗暗想著。

而且,這個醜聞一旦傳揚出去,那維度的名聲也將不復存在,時裝設計行列的巨頭地位也將被撼動。

祁弼同樣知道這件事情的危害,自然氣得臉色鐵青:「都給我閉嘴,這件事情我一定會查個水落石出。」

他也想要衝上去直接將投影儀關掉,只不過,最後卻是忍了下來。

看了眼陸玥辰,他淡淡的說道:「陸小姐,這些文件,我應該可以帶走吧?」

「隨便。」陸玥辰淡淡的說道。

聞言,祁弼也不遲疑,快步走上前,將那些資料全部收了起來。他自知這個時候,留下來只會被人議論,所以毫不猶豫,轉身便走。

只不過,就在祁弼剛要動身的時候,身後的陸玥辰忽然說道:「祁先生,這裡的事情還沒有結束,你還不能走。」

「我說過我會查清楚這件事,你還想怎麼樣?」祁弼冷聲道。

「你誤會了,我說的並不是設計圖紙的事情。而是指這次時裝展冠軍的問題。」陸玥辰說道。

祁弼一愣:「你這話是什麼意思?難道你要取消維度的冠軍資格?」

「沒錯。」陸玥辰點了點頭,絲毫不客氣的承認。

「哼!比賽的結果都已經定了,你憑什麼這麼做?」本來這樣灰溜溜的離開,祁弼已經感覺很丟臉了。

如果連本來到手的冠軍都被折下來,那他可就真是顏面大失,自然也不會答應。

只是,陸玥辰卻是毫不動搖,繼續說道:「祁先生的記性可真是不太好,剛才你不是還說過,冠軍只能屬於一個人嗎?」

此話一出,不少人都是笑出聲來。

而也有一些都是暗自憋著笑意,顯然大家都知道這件事。

那個時候,祁弼可謂是滿臉傲色,似乎冠軍是他的囊中之物,也只能屬於他,其他人都不配跟他爭奪。

而且,祁弼更是趁機大肆貶低曲美,還想要利用高元書去針對曲美。

只不過,他萬萬沒有想到,計劃雖然不錯,但是卻屢屢出錯。而如今事情的發展也是恰恰相反,從冠軍席位上掉下去的人居然是他。

「陸小姐,你當真要這麼做嗎?」祁弼凝聲問道。

陸玥辰點了點頭:「這也是沒辦法的做法,如今維度出了這樣的事情,如果還讓你們獲得冠軍的話,影響不好。」

「哼!區區一個冠軍而已,我還不在乎。但是,這個冠軍可以是我主動放棄,但是卻不能是由你來取消。」

祁弼眼神冰冷,雙拳暗暗握緊,然後說道:「今天這件事情,我會記住的。等我查明白是誰誣陷了我,我會再來找你,到那個時候,我要你給我一個滿意的交代。」

他知道這件事情已經無法挽回,憤恨的瞪了眾人一眼后,便快速離開。

曲微等人都是鬆了口氣,覺得這件事情總算是解決了。

不過,祁弼雖然走了,但是這裡卻還有一個讓人討厭的人,那便是高元書。

感受到眾人不懷好意的目光,高元書臉色一顫,也不敢停留,連忙快步追了出去。

這一次,高元書可謂是兩頭都不是人,就連祁弼都對他沒有半點好感。

隨著兩人的離開,展會內的氣氛才是緩和下來。

史尚笑道:「這個結果還算不錯,可謂是一箭雙鵰啊,不但瓦解了他們的陰謀。而且,還讓他們顏面大失,而且反目成仇,真是過癮。」

「反目成仇倒是不見得,畢竟,他們如果要查的話還是能查出來的。」秦世搖了搖頭。

「嘿嘿,管他的,就算他們查出來了又怎麼樣?難道還怕他們不成?」史尚笑了笑,顯得很是開心。

時裝展結束了,眾人也開始陸續退場。

而史尚本想留下來跟秦世多聊會,只不過卻被人喊了出去,原來是他母親要找他一起回去。

這時候,曲微等人也都從展台上下來。

只不過,她們之間的氣氛卻顯得有些怪異,彼此之間很是沉默。

不一會兒,展會大廳里已經不剩下幾個人,曲微也終於鼓起勇氣,開口道:「陸小姐,對不起。」

「嗯?你幹嘛向我道歉?」陸玥辰奇怪道。

「先前是我誤會你了,而你卻不計前嫌,一直到最後都在幫我。我必須向你道歉。」

曲微低著頭,滿臉愧色。

那個時候,陸玥辰答應將照片用投影儀放出來的時候,眾女的確對陸玥辰頗有微詞,誤會了她。

煙雲瞥了一眼,淡淡的說道:「你的確應該道歉,我家小姐既然選擇跟你合作,又怎麼會害你呢?而你們居然還誤會她,實在是太不應該了。」

聞言,旁邊的韓助理等人也都是愧疚道:「陸小姐,我們也誤會你了,也要向你道歉。」

「算了,當時那種情況,你們又不知道實情,難免會有想法,我並不怪你們。」陸玥辰擺了擺手。

曲微一怔,滿臉感動,說道:「就算你不怪我們,可是你這次幫了我們這麼大的忙,我們也不知道要怎麼感謝你才好。」

「你如果想要感謝我,那以後就拿出更多優秀的設計吧。因為,我們現在是合作夥伴。」

陸玥辰臉上帶著一絲淺笑,高貴而優雅。

縱然是曲微,此刻也不禁看呆了,心中也是自愧不如。

這時候,陸玥辰忽然又問道:「曲小姐,不知道你等一會有沒有事?」

「我沒什麼事。」曲微直接搖頭。

「那中午不如一起吃個飯吧?」陸玥辰說道。

曲微一怔,心中頓時猜測到陸玥辰是想見秦世。遲疑了下,她並沒有拒絕,說道:「那是我的榮幸。」

「那我們就這麼說定了,到時候我會派人來接你。」陸玥辰笑了笑,然後便轉身離開。

這時候,秦世才是走了上去。

「你們剛才在聊些什麼?」秦世問道。

「陸小姐想請我們吃飯,到時候你陪我去吧?」

秦世一愣,猶豫了下,還是點頭答應:「那好吧,不過,經歷剛才的事情大家也都累了,還是先去休息一下。」

在一行人返回休息室的時候,祁弼已經離開了悅來酒店。

這時,前面的司機忽然回過頭,說道:「祁少,後面有輛賓士車一直在跟著我們。」

「知道是誰嗎?」祁弼閉著眼睛,雙手揉著太陽穴,淡淡的問道。

「好像是高元書的車。」司機回道。

「哼!居然是他?」祁弼忽然睜開雙眼,眸子里閃過一道冷光:「高元書這砸碎居然還有臉跟上來,今天要不是他,我也不會受到牽連。如今,他居然還敢來找我,簡直是活得不耐煩了。」

司機聞言,聲音冰冷道:「祁少,你要不要我現在去把他給解決了?」

「不用。」祁弼擺了擺手,思索了下,說道:「在前面路口停下,既然高元書夠膽子來找我,那我倒要聽聽他的解釋。」

兩輛豪車相繼停下,高元書直接下車,走到前面,說道:「祁少,我有話要對你說。」

「高元書,你的表現真的讓我很失望。」祁弼淡淡的說道。

「請祁少原諒,是我害了您。但是,請您也一定要相信,這些事情真的不是我做的,我讓手下送過來的明明是曲美的設計圖紙,還有那些照片也應該是合成過後的曲微不雅照。只是,卻不知道為什麼會變成現在這個樣子。」

高元書急忙解釋起來,也是暗暗擔憂。

聞言,祁弼皺了皺眉,漸漸冷靜下來。

他其實早就猜到這件事情有些詭異,但當時正在氣頭上,便忽略了。如今被提起,頓時就知道這件事情背後還有秘密。

畢竟,高元書不會蠢到把自己的名聲搞臭,這件事情背後肯定另有其人。

只不過,祁弼根本猜不到是誰,便問道:「高元書,你特意追過來,不會只是為了跟我解釋的吧?」

「祁少,我想起了一個人,我懷疑今天的事情是他做的。」高元書沉聲說道。

「是誰?」

「那個人叫秦世,跟曲微的關係很親密,現在就住在曲微的家裡。而且,他跟我也有矛盾,上次就是他差點害死了我,我一輩子都不會忘記他。」

高元書咬著牙,眼中滿是恨意,繼續說道:「這一次他本來也在展會裡面,但是中途卻忽然離開了一段時間。我懷疑,這一切都是他在那個時候做的手腳。」

「你能確定嗎?如果我沒記錯的話,這些東西是你讓楚天雜誌社做的,會不會是雜誌社做的?」

「不會。」高元書直接搖頭。

祁弼一愣:「你就那麼肯定?」

「嗯,剛才從酒店出來之後,我就聯繫了楚天雜誌社,只不過卻沒有聯繫上。打聽過後,我才知道,雜誌社已經被人給燒了。」

高元書臉色冰冷,說道:「雜誌社跟我很熟,而且合作了許多年,他們不會害我。所以,我懷疑這件事情就是秦世所為。」

「秦世?迴風市內有這麼一號人物嗎,我怎麼從來沒有聽說過呢?」

祁弼微微皺眉,然後道:「他能在短時間內搞出這麼多事,也算是個人物,那你可知道他究竟是什麼來歷?」

本書首發於看書罔

… 兩人之間的誤會漸漸消除,祁弼也再次相信了高元書,兩人便上車一起離開。

只是,秦世的來歷,高元書卻是沒有打聽到。

「祁少,這個秦世到底是什麼來頭我也不是很清楚,他就好像是憑空冒出來的人一樣。」高元書搖了搖頭:「不過,我現在還在查,相信要不了多久就會有消息。」

祁弼眼中頓時閃過一道寒芒,說道:「不管他是什麼來頭,既然得罪了我,那就絕對不能放過他。」

「祁少的意思,是現在就派人去把他給抓起來嗎?」高元書問道。

「怎麼?難道有什麼問題嗎?」祁弼冷聲說道。

高元書連忙賠笑,不過還是搖了搖頭:「祁少有所不知,這個秦世身手十分了得,尋常人根本就對付不了他。如果貿然出手,恐怕不但抓不住他,還會打草驚蛇。」

「哦?居然還是個練家子,可是那又怎麼樣?我祁少手下也有不少高手,難道還抓不住他?」

祁少神色倨傲,眼中滿是不屑,在迴風市這塊地盤上,他就從來沒怕過誰,又豈會在乎秦世一人。

見狀,高元書嘆了口氣,也不再勸說什麼,他心中又何嘗不想報仇,恨不得祁少能夠將秦世幹掉才好。

而在這個時候,秦世正在休息間里跟公司的一群美女閑聊著,愉快不已。絲毫不知道,正有一群人在向他逼近。

突然,休息間的門被敲響,一道颯爽的身姿走了進來。

「諸位都休息好了嗎?」淡淡的聲音響起,來人正是煙雲。

聞言,曲微頓時知道,這是陸玥辰來請她們過去用餐。

「嗯,我們都休息好了,現在就可以走了。」曲微點了點頭,自然不能讓陸玥辰久等。

而大家得知要去吃大餐,也很是高興。

倒是秦世,卻是顯得有些無奈。

但是,他也沒有辦法,也只能跟了上去。

餐廳在二樓,環境優雅安靜,看上去十分舒服。

而陸玥辰早就在這裡預定了一間貴賓包廂,煙雲直接帶著大家過去。當看到足足有一百多平米的包房時,眾女都是暗自驚嘆。

「不就是吃個飯的地方嘛,居然弄得這麼大,有錢就是任性啊。」韓助理驚嘆之餘,也是暗自羨慕。
Свернуть

Уважаемые пользователи! Администрация сайта «Реальные отзывы» убедительно просит предоставлять конкретные факты (номер, дату заказа и проч.), чтобы мы не сочли ваш отзыв наговором конкурентов. Благодарим за понимание. Не подкрепленные фактами отзывы будут удаляться как неинформативные.

Оставить отзыв

Имя (обязательно):
Электропочта (не обязательно):

негативный отзыв нейтральный отзыв положительный отзы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