Сайты » Сайты компаний
Товары для дома » Для ремонта и обустройства » Бензоинструмент » Бензопилы

「了解的不多,只是知道這個陰影教會存在了無數年了,過去非常低調,但他們的實力非常強大,這一點毋庸置疑。」

  • Дополнительно:
「是啊,我當年也很可能是被一個陰影教會的強者所傷的,如果不是後來遇到了浩天你,恐怕老夫這輩子都淪為奴隸了。」加迪夫一雙渾濁的老眼也閃現更為強烈的恨意,同時他也感嘆道。

「哦,先不說這些,告訴我具體情況。」夜浩天看了看加迪夫老人說道。

「浩天,現在情況有些複雜,因為陰影教會在奧爾頓家族背後,就是他們在背後策劃的針對烏爾家族的一切打壓。」加迪夫顯得有些凝重的說道。

「哦,那他們的目的是什麼?」夜浩天微微一驚,然後他似乎是意識到了什麼,馬上問道。

他預感到烏爾家族肯定有什麼秘密或者是什麼寶貝非常吸引陰影教會,否則他們不會打烏爾家族的主意。只是他不清楚為什麼陰影教會不自己動手,而是藉助奧爾頓家族,這個令他頗為奇怪。

「問的好!」加迪夫讚賞的看了看夜浩天,然後他接著說道:「你更加想不到,烏爾家族有一個秘密,而奧爾頓家族和陰影教會就是為了這個秘密才對付烏爾家族的。」

聽到這個消息,夜浩天反而沒有感到驚奇,因為他也想到了這一點,當然,在他知這個消息之前他還真沒有思考過這個問題,只是按照正常情況,認為奧爾頓家族對付烏爾家族屬於普通的利益之爭。

在他同奧黛麗的爺爺談話時,對方並沒有提及這一點,但他現在回想起來,卻意識到對方似乎對他有所隱瞞,不過這也實屬正常,任誰都不會輕易把自家的秘密告訴他人的。

「一個秘密!」夜浩天看著兩人問道:「是什麼秘密,那個人知道么?」問這個問題的時候,他也沒有迴避在場的三兄弟等人,顯然對他們非常信任。

「具體是什麼秘密那人不知道,而我們進行了言行逼問,估計他的確不清楚。」奧朗德語氣略顯遺憾的回答道。

對於這個回答夜浩天倒是沒有太過失望,他非常清楚,一般人不可能知道具體的秘密,要想知道這個秘密,就必須問奧黛麗的爺爺或者是奧爾頓家族的族長了,其他人幾乎不可能知道的。

其實奧朗德和加迪夫也對烏爾家族的秘密感興趣,但他們兩人知道,這種話是不能說出來的,畢竟他們早已知道奧黛麗和夜浩天之間有「婚約」。

「那你們認為承天國王室也知道這一點么?」夜浩天又問道。

「這不好說,不過老夫認為,既然奧爾頓家族只是暗地對付烏爾家族,肯能就是顧忌這一點,不想讓承天國王室那邊有所覺察吧。」奧朗德答道。

哼!恐怕承天國王室沒有安好心,他們多少也了解一些,而且坐山觀虎鬥,或許打著其他什麼主意也說不定呢。夜浩天心中暗忖道。

「我們還是謹慎一點,說不定承天國王室知道什麼消息呢。」夜浩天說道,然後他又問道,「最近主意他們了么?」

聽了夜浩天之言,奧朗德和加迪夫對視一眼,兩人都點點頭,然後加迪夫回答道。

「我們人手不夠,只是留意他們的動作,並沒有專門調查。」

夜浩天聽了后,點點頭,知道加迪夫說的是實情,對此能夠理解。

「對了,夜影去了哪裡?我怎麼沒有看到他和古利特?」 萬古第一皇 這時,夜浩天注意到夜影和古利特兩人不在,他詫異的問道。

「浩天,你先別急,聽我慢慢告訴你。」加迪夫微微一笑,不慌不忙的說道。

「就在十多天之前,我們果然發現了陰影教會的人,夜影去跟蹤那幾個人了。」

沒想到夜影竟然親自去跟蹤陰影傢伙的人了,不過夜浩天倒是對夜影的實力不太擔心,只要他跟蹤的對象沒有達到天階大圓滿以上,一般人是很難覺察到他的存在,而且夜影也有火雷珠,自身安全不用擔心。

「你們從那個奧爾頓家族人那裡還了解到其他有價值的信息么,比如奧爾頓家族具體的實力以及陰影教會方面派來什麼強者沒有?」片刻之後,他繼續問道。

「至於陰影教會方面的情況,那個傢伙並不知道。」加迪夫回答道。

恐怕烏爾家族自己也不知道還有陰影教會在背後暗中對付他們吧,也不知道他們的秘密究竟是什麼,竟然能夠吸引像陰影傢伙這樣強大而神秘的組織注意,恐怕這個秘密不簡單啊。

這時,夜浩天心中暗忖道,他又想起剛不久和奧黛麗的爺爺單獨見面的情形,當時他可是一點沒有從對方那裡感覺到有什麼不對的地方。

他此刻感覺自己當時有些冒失了,或許是有些想逞能,或許也有些驕傲的情緒在作怪,他一時口快,竟然把自己的「老底」,也就是自己身邊的真實實力毫無保留的告訴了奧黛麗的爺爺。

這倒不是說奧黛麗的爺爺會對自己不利,問題是如今又出現了陰影教會,還不清楚他們的具體實力,現在他自己都有些懊惱。

由於自己的大意,目前的形式倒是變成了自己一方面對奧爾頓家族還有他們背後的陰影教會,而烏爾家族有可能因此不全力以赴,這才是夜浩天擔心的。

自己以後絕對不能再犯這種錯誤了。

但不管怎麼樣,該消滅奧爾頓家族,這個還是必須的。

想到這裡,他看向了奧朗德和加迪夫等人。

「你們也調查烏爾家族的情況了么,他們的秘密有可能是什麼?」

「烏爾家族的情況基本和上一次我們說的差不多。」奧朗德回答道。

「那麼烏爾家族的大長老和四長老兩人呢,他們有沒有暗中和奧爾頓家族勾結?」夜浩天想到這兩個對自己不友好的人,問道。

吟遊刺殺錄 「那倒是沒有發現。」

「按理說奧爾頓家族對付烏爾家族的目的主要是為了那個秘密,他們肯定會滲透烏爾家族內部,甚至是收買一些人,你們有沒有這方面的發現?」

夜浩天一邊分析一邊判斷道。

「這個我們也考慮到了,不過我們不方便進入烏爾家族內部調查,所以目前沒有發現,也說不定可能只是烏爾家族地位較低的人才會被收買,高層不一定。」

「因為我們的目光只是盯在高層上,所以沒有發現。」

夜浩天分析的很有道理,加迪夫和奧朗德都點點頭,兩人分別說道。

三兄弟、格雷米、艾奧里亞、威克斯等人都沒有說一句話,他們只是聽著夜浩天和奧朗德以及加迪夫之間對話。

「那我們現在該如何對付奧爾頓家族呢?」片刻之後,奧朗德問道。

「既然他們和陰影教會有勾結,那我們就更加不能放過他們了。」

夜浩天眼中閃過強烈的殺意說道,因為他早已經知道了端木家族就同陰影教會有關係,這就意味著奧爾頓家族也是自己的敵人,加上法佈雷的關係,他更加不能心慈手軟了。

「奧爾頓家族的實力調查清楚了么?」他馬上又問道。

「根據我們的調查,奧爾頓家族目前只有一名星辰階強者,另外就是十多個天階強者,而他們前一段時間派人進入紫月山脈是全軍覆沒,損失了三名天階強者,他們現在實力大損,這對我們非常有利。」

加迪夫馬上回答道。

「哦,這個我已經知道,而且我還遇到過他們。」

夜浩天也講述了自己進入紫月山脈的大致經過,而且告訴奧朗德和加迪夫等人自己收服葛朗台以及其他人的經過,當然還有收服卡扎菲的事情。 雖然沒有結丹修為駕馭靈寶,可是石猴的先天生靈之血,蘊藏著這天地的造化。

被天地之力一激,紗傘猛地張開,頓時幻生出無邊的紅霞,直接將整個溪谷通通籠罩。

「哎呀!」

正御空而行的房長老,一頭撞在紅雲上!

「是誰?是誰動用了我宗鎮宗之寶,霞雲紗傘?」

被防禦性的輕雲隔絕在谷外,房大長老氣得直揪鬍鬚。

即使融合雪猿,修為也不過開光而已,面對這第二步靈寶幻出的陣界,就算是房長老也無能為力,只能隔著紅雲抓耳撓腮。

「它……它把我們都罩起來了!」

御魔軍的精英們紛紛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雖然還不懂石猴到底是何打算,但心頭已迅速爬上一片陰霾。

果真,眾人話音未落,就見石猴輪起手中的第二件靈寶碧波酒壺,開始向四周,豪放地潑灑壺中液體!

那些濃釅的酒汁,剛剛觸碰到點燃樓閣燃起的星火,便立即洶湧澎湃地燃燒起來!

轉眼之間,眾人已被層層詭異的碧火包圍!

這可怕的火,焰力超出常人想象,火屬真靈根的修士尚無法控制,不說野草巨樹剎那化為黑灰,溪水滾滾蒸發,就連大地都開始變質,化為堅硬如磚的模樣。

「它……這,這是要燒死我們啊!」

御魔軍精英面如土色,終於看穿了猴子的陰謀。

實在是太狠了!

縱這潑猴性格惡劣,但許多年來,也從未有過如此瘋狂的嘗試。

今日它到底是受了什麼刺激,要與眾人同歸於盡?

有人朝著碧色的火浪,射出一隻水靈箭,明明有著治水奇效,但那蔚藍色的箭羽,在碰觸到火舌的剎那,頓時消失無蹤。

看到這一幕的房天菱,表情更加蒼白。

就算將宗主請出,想破雲紗結界也需要些時間,要是拖得久了,就算能破界,自己和兄弟們,也將在火里屍骨無存。

怎麼辦?

九御神帝 一想想還沒撲倒的李師兄,眼瞅瞅就站在身前的絕世帥哥,房天菱便痛徹心扉,不願輕易赴死。

這花花世界多麼美好?外頭的世界,還有多少碧葉,正等待自己的採摘?

「太壞了!簡直是太壞了!」

真小小從小粥粥懷裡跳出,赤足站在大地上,沉沉地喘息。

向來只有她禍禍別人,從來沒有別人如此算計過她,這回的對手……特么還是只猴子!

「小粥粥,我們沖!」

右手在地上輕輕一按,一頭巨大的墨甲大妖立即拔地而起,強勁的獸息,還有迅猛的罡風,立即震得巨神宗御魔軍弟子們紛紛倒退!

嘩!

他們看到真小小身後的薄紗飛揚,長發輕舞,第一次發現女子也能如此英氣逼人!

「那……那是她的主戰魂獸嗎?」

看到小透明那光可鑒人的背甲,眾人皆流露出艷羨表情!

是誰一開始看不起凝氣境的小女修的?她的契獸,可是頭開光期的大妖!

瑰色毒丹效力已過,小透明雙眸恢復了澄清,修為勉強還停留在開光初期,並沒失去藥力滋養而倒退的跡象。 區區一個女人,怎麼可能會想到這麼多的東西?

應該是他想多了。

袁思純的一番話,明辨是非,顧全大局,有理有據。

所有人都是紛紛點頭,表示她說的很對,三觀很正。

然而艾莎的臉色卻約來越難看。

「為什麼不早點告訴我?!」

袁思純面色細不可察地變了一下,卻只能無奈地搖了搖頭,嘆了一口氣,卻不再多說。

其他人看在眼裡,對艾莎的不滿更多。

「人家思純明明當初都已經阻止你了,是你控制不住自己的脾氣,現在倒是又埋怨起她來了?」

眾人她一言你一語,袁思純也覺得現在心神俱疲,輕聲開口:「算了,都別說了。銘楚,你趕緊帶艾艾去醫院看看吧,畢竟是公眾人物,也幸虧今天都是認識的朋友,我相信消息不會傳出去。」

「我不要去醫院!」

一直發愣的艾莎突然尖叫了一聲。

剛剛薄二少帶著沈繁星去了醫院,她現在再跟過去,豈不是直接羊入虎口。

她從地上爬起來,抓著齊銘楚哀求道:

「親愛的,我不要去醫院,送我回家好不好?」

齊銘楚現在的臉色並不好,就算沈繁星不是真的有這麼深不可測的心思,但是今晚這件事情,薄景川那裡絕對不會善罷甘休。

「你確定現在要回去而不是去道歉?」

齊銘楚皺眉,臉上的陰沉透著毫不掩飾的不耐和厭惡。

這個女人今天惹下的事情,讓他如何在給她擺好臉色。

艾莎蒼白著臉搖頭,「不,我想先回家。」

齊銘楚眯了眯眼睛,盯著她看了一會兒,最後卻還是選擇順從她將她送回了家。

-

薄景行把沈繁星到抱上車,放到副駕駛上,沉沉說了一句「冒犯了」之後,便關上車門上走到了副駕駛上。

對於薄景行剛剛那句「冒犯」,沈繁星其實還是吃驚不少的。

倒是真有點意外,平常看起來沒有一點正形的薄景行今天居然有這麼正經嚴肅的事情。

包括剛剛在宴會上他的言行和表情,說實話還真的挺霸氣的,倒真像是薄家這種家世出來的人。

只不過今天,他的情緒似乎跟往常真的不太一樣。

自己摸到安全帶繫上,轉眼薄景行已經給薄景川打去了電話。

神情陰沉又嚴肅,「馬上到醫院,嫂子受傷了。」

說完他便掛斷了電話,啟動車子,直奔醫院。

沈繁星伸手捂著剛剛被艾莎打的那一邊的臉,撐著車窗邊緣,側頭看著薄景行。

似乎是受不了薄景行現在嚴肅陰沉的樣子,開口道:

「你今天怎麼了?這麼正經?」

聞言,薄景行挑了挑眉,轉頭快速地掃了她一眼,頓了一會兒才說:

「命都快沒了,我還能多不正經?這輩子就沒正經過幾回,死之前爭取好好正經正經。」
「是啊,我當年也很可能是被一個陰影教會的強者所傷的,如果不是後來遇到了浩天你,恐怕老夫這輩子都淪為奴隸了。」加迪夫一雙渾濁的老眼也閃現更為強烈的恨意,同時他也感嘆道。

「哦,先不說這些,告訴我具體情況。」夜浩天看了看加迪夫老人說道。

「浩天,現在情況有些複雜,因為陰影教會在奧爾頓家族背後,就是他們在背後策劃的針對烏爾家族的一切打壓。」加迪夫顯得有些凝重的說道。

「哦,那他們的目的是什麼?」夜浩天微微一驚,然後他似乎是意識到了什麼,馬上問道。

他預感到烏爾家族肯定有什麼秘密或者是什麼寶貝非常吸引陰影教會,否則他們不會打烏爾家族的主意。只是他不清楚為什麼陰影教會不自己動手,而是藉助奧爾頓家族,這個令他頗為奇怪。

「問的好!」加迪夫讚賞的看了看夜浩天,然後他接著說道:「你更加想不到,烏爾家族有一個秘密,而奧爾頓家族和陰影教會就是為了這個秘密才對付烏爾家族的。」

聽到這個消息,夜浩天反而沒有感到驚奇,因為他也想到了這一點,當然,在他知這個消息之前他還真沒有思考過這個問題,只是按照正常情況,認為奧爾頓家族對付烏爾家族屬於普通的利益之爭。

在他同奧黛麗的爺爺談話時,對方並沒有提及這一點,但他現在回想起來,卻意識到對方似乎對他有所隱瞞,不過這也實屬正常,任誰都不會輕易把自家的秘密告訴他人的。

「一個秘密!」夜浩天看著兩人問道:「是什麼秘密,那個人知道么?」問這個問題的時候,他也沒有迴避在場的三兄弟等人,顯然對他們非常信任。

「具體是什麼秘密那人不知道,而我們進行了言行逼問,估計他的確不清楚。」奧朗德語氣略顯遺憾的回答道。

對於這個回答夜浩天倒是沒有太過失望,他非常清楚,一般人不可能知道具體的秘密,要想知道這個秘密,就必須問奧黛麗的爺爺或者是奧爾頓家族的族長了,其他人幾乎不可能知道的。

其實奧朗德和加迪夫也對烏爾家族的秘密感興趣,但他們兩人知道,這種話是不能說出來的,畢竟他們早已知道奧黛麗和夜浩天之間有「婚約」。

「那你們認為承天國王室也知道這一點么?」夜浩天又問道。

「這不好說,不過老夫認為,既然奧爾頓家族只是暗地對付烏爾家族,肯能就是顧忌這一點,不想讓承天國王室那邊有所覺察吧。」奧朗德答道。

哼!恐怕承天國王室沒有安好心,他們多少也了解一些,而且坐山觀虎鬥,或許打著其他什麼主意也說不定呢。夜浩天心中暗忖道。

「我們還是謹慎一點,說不定承天國王室知道什麼消息呢。」夜浩天說道,然後他又問道,「最近主意他們了么?」

聽了夜浩天之言,奧朗德和加迪夫對視一眼,兩人都點點頭,然後加迪夫回答道。

「我們人手不夠,只是留意他們的動作,並沒有專門調查。」

夜浩天聽了后,點點頭,知道加迪夫說的是實情,對此能夠理解。

「對了,夜影去了哪裡?我怎麼沒有看到他和古利特?」 萬古第一皇 這時,夜浩天注意到夜影和古利特兩人不在,他詫異的問道。

「浩天,你先別急,聽我慢慢告訴你。」加迪夫微微一笑,不慌不忙的說道。

「就在十多天之前,我們果然發現了陰影教會的人,夜影去跟蹤那幾個人了。」

沒想到夜影竟然親自去跟蹤陰影傢伙的人了,不過夜浩天倒是對夜影的實力不太擔心,只要他跟蹤的對象沒有達到天階大圓滿以上,一般人是很難覺察到他的存在,而且夜影也有火雷珠,自身安全不用擔心。

「你們從那個奧爾頓家族人那裡還了解到其他有價值的信息么,比如奧爾頓家族具體的實力以及陰影教會方面派來什麼強者沒有?」片刻之後,他繼續問道。

「至於陰影教會方面的情況,那個傢伙並不知道。」加迪夫回答道。

恐怕烏爾家族自己也不知道還有陰影教會在背後暗中對付他們吧,也不知道他們的秘密究竟是什麼,竟然能夠吸引像陰影傢伙這樣強大而神秘的組織注意,恐怕這個秘密不簡單啊。

這時,夜浩天心中暗忖道,他又想起剛不久和奧黛麗的爺爺單獨見面的情形,當時他可是一點沒有從對方那裡感覺到有什麼不對的地方。

他此刻感覺自己當時有些冒失了,或許是有些想逞能,或許也有些驕傲的情緒在作怪,他一時口快,竟然把自己的「老底」,也就是自己身邊的真實實力毫無保留的告訴了奧黛麗的爺爺。

這倒不是說奧黛麗的爺爺會對自己不利,問題是如今又出現了陰影教會,還不清楚他們的具體實力,現在他自己都有些懊惱。

由於自己的大意,目前的形式倒是變成了自己一方面對奧爾頓家族還有他們背後的陰影教會,而烏爾家族有可能因此不全力以赴,這才是夜浩天擔心的。

自己以後絕對不能再犯這種錯誤了。

但不管怎麼樣,該消滅奧爾頓家族,這個還是必須的。

想到這裡,他看向了奧朗德和加迪夫等人。

「你們也調查烏爾家族的情況了么,他們的秘密有可能是什麼?」

「烏爾家族的情況基本和上一次我們說的差不多。」奧朗德回答道。

「那麼烏爾家族的大長老和四長老兩人呢,他們有沒有暗中和奧爾頓家族勾結?」夜浩天想到這兩個對自己不友好的人,問道。

吟遊刺殺錄 「那倒是沒有發現。」

「按理說奧爾頓家族對付烏爾家族的目的主要是為了那個秘密,他們肯定會滲透烏爾家族內部,甚至是收買一些人,你們有沒有這方面的發現?」

夜浩天一邊分析一邊判斷道。

「這個我們也考慮到了,不過我們不方便進入烏爾家族內部調查,所以目前沒有發現,也說不定可能只是烏爾家族地位較低的人才會被收買,高層不一定。」

「因為我們的目光只是盯在高層上,所以沒有發現。」

夜浩天分析的很有道理,加迪夫和奧朗德都點點頭,兩人分別說道。

三兄弟、格雷米、艾奧里亞、威克斯等人都沒有說一句話,他們只是聽著夜浩天和奧朗德以及加迪夫之間對話。

「那我們現在該如何對付奧爾頓家族呢?」片刻之後,奧朗德問道。

「既然他們和陰影教會有勾結,那我們就更加不能放過他們了。」

夜浩天眼中閃過強烈的殺意說道,因為他早已經知道了端木家族就同陰影教會有關係,這就意味著奧爾頓家族也是自己的敵人,加上法佈雷的關係,他更加不能心慈手軟了。

「奧爾頓家族的實力調查清楚了么?」他馬上又問道。

「根據我們的調查,奧爾頓家族目前只有一名星辰階強者,另外就是十多個天階強者,而他們前一段時間派人進入紫月山脈是全軍覆沒,損失了三名天階強者,他們現在實力大損,這對我們非常有利。」

加迪夫馬上回答道。

「哦,這個我已經知道,而且我還遇到過他們。」

夜浩天也講述了自己進入紫月山脈的大致經過,而且告訴奧朗德和加迪夫等人自己收服葛朗台以及其他人的經過,當然還有收服卡扎菲的事情。 雖然沒有結丹修為駕馭靈寶,可是石猴的先天生靈之血,蘊藏著這天地的造化。

被天地之力一激,紗傘猛地張開,頓時幻生出無邊的紅霞,直接將整個溪谷通通籠罩。

「哎呀!」

正御空而行的房長老,一頭撞在紅雲上!

「是誰?是誰動用了我宗鎮宗之寶,霞雲紗傘?」

被防禦性的輕雲隔絕在谷外,房大長老氣得直揪鬍鬚。

即使融合雪猿,修為也不過開光而已,面對這第二步靈寶幻出的陣界,就算是房長老也無能為力,只能隔著紅雲抓耳撓腮。

「它……它把我們都罩起來了!」

御魔軍的精英們紛紛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雖然還不懂石猴到底是何打算,但心頭已迅速爬上一片陰霾。

果真,眾人話音未落,就見石猴輪起手中的第二件靈寶碧波酒壺,開始向四周,豪放地潑灑壺中液體!

那些濃釅的酒汁,剛剛觸碰到點燃樓閣燃起的星火,便立即洶湧澎湃地燃燒起來!

轉眼之間,眾人已被層層詭異的碧火包圍!

這可怕的火,焰力超出常人想象,火屬真靈根的修士尚無法控制,不說野草巨樹剎那化為黑灰,溪水滾滾蒸發,就連大地都開始變質,化為堅硬如磚的模樣。

「它……這,這是要燒死我們啊!」

御魔軍精英面如土色,終於看穿了猴子的陰謀。

實在是太狠了!

縱這潑猴性格惡劣,但許多年來,也從未有過如此瘋狂的嘗試。

今日它到底是受了什麼刺激,要與眾人同歸於盡?

有人朝著碧色的火浪,射出一隻水靈箭,明明有著治水奇效,但那蔚藍色的箭羽,在碰觸到火舌的剎那,頓時消失無蹤。

看到這一幕的房天菱,表情更加蒼白。

就算將宗主請出,想破雲紗結界也需要些時間,要是拖得久了,就算能破界,自己和兄弟們,也將在火里屍骨無存。

怎麼辦?

九御神帝 一想想還沒撲倒的李師兄,眼瞅瞅就站在身前的絕世帥哥,房天菱便痛徹心扉,不願輕易赴死。

這花花世界多麼美好?外頭的世界,還有多少碧葉,正等待自己的採摘?

「太壞了!簡直是太壞了!」

真小小從小粥粥懷裡跳出,赤足站在大地上,沉沉地喘息。

向來只有她禍禍別人,從來沒有別人如此算計過她,這回的對手……特么還是只猴子!

「小粥粥,我們沖!」

右手在地上輕輕一按,一頭巨大的墨甲大妖立即拔地而起,強勁的獸息,還有迅猛的罡風,立即震得巨神宗御魔軍弟子們紛紛倒退!

嘩!

他們看到真小小身後的薄紗飛揚,長發輕舞,第一次發現女子也能如此英氣逼人!

「那……那是她的主戰魂獸嗎?」

看到小透明那光可鑒人的背甲,眾人皆流露出艷羨表情!

是誰一開始看不起凝氣境的小女修的?她的契獸,可是頭開光期的大妖!

瑰色毒丹效力已過,小透明雙眸恢復了澄清,修為勉強還停留在開光初期,並沒失去藥力滋養而倒退的跡象。 區區一個女人,怎麼可能會想到這麼多的東西?

應該是他想多了。

袁思純的一番話,明辨是非,顧全大局,有理有據。

所有人都是紛紛點頭,表示她說的很對,三觀很正。

然而艾莎的臉色卻約來越難看。

「為什麼不早點告訴我?!」

袁思純面色細不可察地變了一下,卻只能無奈地搖了搖頭,嘆了一口氣,卻不再多說。

其他人看在眼裡,對艾莎的不滿更多。

「人家思純明明當初都已經阻止你了,是你控制不住自己的脾氣,現在倒是又埋怨起她來了?」

眾人她一言你一語,袁思純也覺得現在心神俱疲,輕聲開口:「算了,都別說了。銘楚,你趕緊帶艾艾去醫院看看吧,畢竟是公眾人物,也幸虧今天都是認識的朋友,我相信消息不會傳出去。」

「我不要去醫院!」

一直發愣的艾莎突然尖叫了一聲。

剛剛薄二少帶著沈繁星去了醫院,她現在再跟過去,豈不是直接羊入虎口。

她從地上爬起來,抓著齊銘楚哀求道:

「親愛的,我不要去醫院,送我回家好不好?」

齊銘楚現在的臉色並不好,就算沈繁星不是真的有這麼深不可測的心思,但是今晚這件事情,薄景川那裡絕對不會善罷甘休。

「你確定現在要回去而不是去道歉?」

齊銘楚皺眉,臉上的陰沉透著毫不掩飾的不耐和厭惡。

這個女人今天惹下的事情,讓他如何在給她擺好臉色。

艾莎蒼白著臉搖頭,「不,我想先回家。」

齊銘楚眯了眯眼睛,盯著她看了一會兒,最後卻還是選擇順從她將她送回了家。

-

薄景行把沈繁星到抱上車,放到副駕駛上,沉沉說了一句「冒犯了」之後,便關上車門上走到了副駕駛上。

對於薄景行剛剛那句「冒犯」,沈繁星其實還是吃驚不少的。

倒是真有點意外,平常看起來沒有一點正形的薄景行今天居然有這麼正經嚴肅的事情。

包括剛剛在宴會上他的言行和表情,說實話還真的挺霸氣的,倒真像是薄家這種家世出來的人。

只不過今天,他的情緒似乎跟往常真的不太一樣。

自己摸到安全帶繫上,轉眼薄景行已經給薄景川打去了電話。

神情陰沉又嚴肅,「馬上到醫院,嫂子受傷了。」

說完他便掛斷了電話,啟動車子,直奔醫院。

沈繁星伸手捂著剛剛被艾莎打的那一邊的臉,撐著車窗邊緣,側頭看著薄景行。

似乎是受不了薄景行現在嚴肅陰沉的樣子,開口道:

「你今天怎麼了?這麼正經?」

聞言,薄景行挑了挑眉,轉頭快速地掃了她一眼,頓了一會兒才說:

「命都快沒了,我還能多不正經?這輩子就沒正經過幾回,死之前爭取好好正經正經。」
Свернуть

Уважаемые пользователи! Администрация сайта «Реальные отзывы» убедительно просит предоставлять конкретные факты (номер, дату заказа и проч.), чтобы мы не сочли ваш отзыв наговором конкурентов. Благодарим за понимание. Не подкрепленные фактами отзывы будут удаляться как неинформативные.

Оставить отзыв

Имя (обязательно):
Электропочта (не обязательно):

негативный отзыв нейтральный отзыв положительный отзы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