Товары для дома » Для ремонта и обустройства » Отопительное оборудование » Электро отопление » Инфракрасное оборудование
Учреждения и организации » Банки, Фонды

「這是誰幹的」陸豪低吼道,隨後抓住一旁還在奄奄一息的一名侍衛道。

  • Дополнительно:
奄奄一息的侍衛,回想到,剛才那恐怖的情景,臉上瞬間的出現了恐慌的表情,眼神也變得空洞起來。

「怎麼回事給我說」陸豪將體內的真氣迅速的傳進了侍衛的身體內,侍衛在得到陸豪能量的幫助驚恐的心靈的得到一點平復,顫抖的將剛剛發生的事情告訴了陸豪。

「左護法被擊敗,閣主出手對方到底是誰?」陸豪眼神中充滿驚訝的神色,心裡默喊道。

#**小說/class12/1.html「看來,我要去一趟蓬萊閣了」陸豪低聲的吩咐了一下宅院內還剩下的侍衛,隨後立刻的動身前往蓬萊閣。

皇城外的小村莊內。

陸沉緩緩的走進院落內,而他的身旁除了黑山雙魔外,還帶著一個身材消瘦的漢子,那漢子正是當年在黑岩城投奔他的哈維。

哈維現在神色充滿了激動,緊緊的跟在陸沉的身後,就好像陸沉的貼身奴才一樣。

「都進屋子吧」見到正在院落中的眾人,陸沉喊道,並且跨著步子走進了屋內。

「主人,你為什麼要和蓬萊閣合作呢?那個南宮無絕對不是一個可以放心的傢伙」黑山雙魔的鄧傲有點不明白的問道,而跟著進屋的陸無霜等人則是滿臉問號的望著陸沉。

陸沉也不隱瞞,將他和南宮無的對話,給大家說了一遍,和蓬萊閣合作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他可不想陸無霜他們一直過著躲躲藏藏的日子,畢竟蓬萊閣已經認定陸無霜他們知道紫龍玉雕的下落,如果一直躲著話,憑藉蓬萊閣的實力,他們總會被找到,所以不如和他們合作,當然這也需要有合作的實力。所以這也是陸沉今天那麼霸道的原因。

合作是講究實力的,不然那不叫合作,那叫找死。

「這件事情,到此為止,我想蓬萊閣的人也不會再來找麻煩的」陸沉隨後開口道:「現在我們就要找當年的仇人地蟒傭兵團,我要將他們從這個世界上抹平」

陸沉是一個有仇必報的角色,當年地蟒傭兵團可是一直瘋狂的追殺他,現在他已經有那個實力,他不介意將地蟒傭兵團剷除,乃至滅團。

「哈維,你說說地蟒傭兵團的情況」

「少爺,這幾年,我在蓬萊閣做巡探,查探出這地蟒竟然是鬼谷的下屬勢力」哈維臉色低沉的說道,這幾年他一直效命蓬萊閣,接觸到的東西也多,所以知道地蟒傭兵團是鬼谷的勢力。

鬼谷可是和蓬萊閣,魔門一樣的勢力。

「哼,就算他是鬼谷的勢力,他一樣要消失」陸沉冷哼一聲道,但是神色鄭重的說道:「哈維,你給我查出地蟒傭兵團的莽天蛇的下落,就先從他下手」

「是少爺」哈維知道陸沉的性格,沒有猶豫大步的走出院落,大廳地蟒傭兵團團長的下落。

「你們現在進入我的領域修鍊,我給你們煉製一些增強功力的丹藥」陸沉看了陸無霜他們一臉,隨後將他們收進了自己的領域內。而後開始從空間戒指中翻找一些珍奇的藥草,煉製丹藥。

手打更新站!www.56shuku.org想找請《》!56shuku.org 第1017章閃婚千金(7)

駱亦成看起來十分的真誠,「這個卡你收著,以後我每個月的工資,會打一半到這裡,你想用來做什麼都可以。」

「至於我們之間,我想需要一些時間。」

唐果頓了頓,收下了,「那行,我等你想明白。」

駱亦成長吐一口氣,心裡的愧疚怎麼都散不去,「我會儘快忘記她,以後不會和她有什麼牽扯,今天真的對不起你。」

這個婚禮準備的再怎麼精心,都不是為她準備的。

就這麼不明不白的和他結婚了,駱亦成現在想起來都有些荒唐。

唐果收著卡,很開心的回房間。

沒多久,她的電話響起,是她媽打來的,接起來就是一頓鋪天蓋地的罵,唐果也就聽著,沒有還嘴一句。

不經過商量,回家將戶口本帶出來,和一個男人結婚領證了,尤其是,她還是代替原本不願意結婚的新娘舉行婚禮。

唐家人,當然會生氣,罵她一頓,真的太正常了。

「小果,這麼大的事,你怎麼就不好好的想想?」

「媽知道你喜歡駱亦成,他確實也優秀,可是你再喜歡,也不能夠這樣就和他在一起啊。而且……」唐母實在是有些說不下去,而且,這個男人原本喜歡的人是錢貝貝。

因為唐果的原因,她專門了解過駱亦成這個人。她有時候也在遺憾,這樣的男人,怎麼不是她女兒先遇到的。

遺憾歸遺憾,她可沒有想過要去拆散人家鴛鴦。

結果今天她聽到了什麼?

錢貝貝的媽,在南方接親的時候,要駱亦成拿出六十六萬彩禮錢,她認為這很過分。駱亦成一個農村出來的小夥子,只用了五年時間,這是買房買車,又一手操辦婚禮,已經很不錯了。

就是他們城裡的那些年輕人,家裡沒點關係的,大部分都達不到這個程度。

這樣的女婿,牛金蘭都不滿意,她也不知道說什麼。

可這不代表,錢貝貝不和駱亦成結婚,她家寶貝女兒就得趕著去嫁吧?這算什麼?

小果是喜歡駱亦成,關鍵是駱亦成不喜歡她,還是氣頭上提出這個要求,沒有想到這個笨丫頭,缺心眼的還答應了。

等她知道這件事,兩人結婚證都辦了,還真的黃花菜都涼了。

「小果,你真的要弔死在駱亦成這顆樹上嗎?」唐母生氣的說了一頓,怕唐果真的會想不通,語氣緩和不少,「有什麼事情不能夠商量,現在結婚了,結婚證都辦了,你就不給自己留一條後路?」

唐果眼看差不多,說道,「媽,你不用擔心。」

「我能夠不擔心?自己的女兒,一句話都不說,和男人領證,結婚,結果我這個做父母的,都不在婚禮現場。」

「你怕駱亦成丟臉,有沒有想過你自己的臉?什麼儀式都沒有,人家要和你結婚,你就結婚,駱亦成的家人,那些親戚,將來會怎麼看你?」

眼看唐母的火起又上來,唐果連忙安慰,「媽,你放心吧,我不會被欺負。」原主這樣做,確實是要氣死兩個人。

(本章完) 第一百四十章這次誰也救不了你!(五千字)

黑岩城,依然是傭兵的天堂,各式的傭兵依然來回於黑岩城和魔獸山脈,做著他們喜歡的獵獸和殺戮的興趣。

地蟒傭兵團總部,莽天蛇大坐在一張由不知名獸皮包裹的巨椅之上,臉色掛著笑意,就在剛剛他接到了鬼谷的長老的通知,他的歷練結束,可以回到鬼谷,回到鬼谷意味著可以成為下一代谷主的候選人。

鬼谷對於潛力弟子的培養和別的門派不一樣,他們會同時選取很多的候選人,當這些人在外結聚一定的實力,就會被通知回鬼谷,成為谷主候選人之一,並且傳授更加高深的武技。

莽天蛇#**小說/class12/1.html經過八年,已經半隻腳踏入神級的高手,更創下了地蟒這樣大陸有名的傭兵團,而且門內諸多長老都很欣賞和支持他,所以只要他回到鬼谷成為候選人之一,他就有很大機會衝上鬼穀穀主的寶座。

鬼穀穀主何等崇高的地位,這可是他畢生的追求。

本想放聲大笑的他,但是好像陡然被什麼東西給捏住了喉嚨一般,發不出半點聲音,身形猛的站了起來,眼神凌厲的望向大廳的門口。

門口此時站著兩個人,一個一身黑衣,身體消瘦,是一個獨臂,另一個身穿藍色長袍的巨漢,此時兩人好像若無旁人一般踏著門檻走進大廳。

「你們是什麼人?膽敢闖我地蟒傭兵團」一道吼聲從莽天蛇的嘴中發出。身上的狂暴氣息也瞬間的傳向踏著步伐的兩人

可是兩人沒有說話,迎面撲來的巨大氣息,踏著步伐的兩人身體上的氣息也發生了變化,黑衣獨臂之人,頓時就好像利劍一般,斬斷了撲來的氣息,而他旁邊的藍袍漢子,身上的肌肉好像膨脹了一般,渾身的骨骼也瞬間的發出咯吱咯吱的響聲,那些撲來的氣息,瞬間的被他身上產生的氣流泯滅掉。

這兩人正是岩石和雷恆

「哼太張狂了」莽天蛇瞬間收回氣勢,眼神微眯,嘴角中散發出一股冷笑,隨後再度的坐在了主椅之上,好像不在關心,踏著步伐的兩人。

可是踏著步伐的兩人,在莽天蛇坐下的瞬間的,身體陡然的停了下來,眼神也變得凌厲起來,注意著四周的動靜,看他們的變化,就知道此刻大廳內肯定有什麼東西對他們產生了威脅。

「刷刷」

兩道灰濛的能量圈,陡然的出現在了兩人的腳下,兩人瞬間的想動身體,可是卻發現身體周圍竟然瞬間的出現了兩道光柱,將他們給包裹了起來。

岩石手中的長劍猛的批向周圍升起的光柱,而雷恆手中的拳頭也砸向光柱,可是就在這時候,大廳內出現了兩道黑色的身影。

黑色的身影猶如靈蛇一般,出現在光柱的旁邊,黑色的身影伸出了一雙手,一雙白的猶如女鬼一般的手,帶著陰寒的爪風狠狠的抓向光柱內的兩人。

陰寒的手爪竟然無阻礙的穿透過能量光柱。

岩石見狀,眼眸中爆發出一絲狠色,手中的長劍沒有收回,而是將全身的能量全部的聚集到手中的長劍內,長劍猶如一道流星一般,斬向那光柱。

「彭!」光柱碎裂,但是那陰寒的手爪,已經逼近他的胸口,岩石只能本能的調動一下身體,可是那黑影的速度也很快,直接的插進了岩石的兩邊的肋骨處。

「桀桀死吧」黑影發出一道陰笑,可是就這時候,岩石眼眸中閃過一道利光,原本斬出去的長劍,以不可思議的方式,收回,轉眼間插進了身旁的黑影身體內。黑影眼神愕然,他不明白,岩石的劍怎麼會來的這麼快。

岩石這麼多年,一直堅信,武學之道,唯快不破

黑影連發出一聲慘叫的機會都沒有,就死在了岩石的手中,岩石抽出插在他身上的雙手,根本就沒有望自己身上流著鮮血的兩邊肋骨,直接的將黑衣人給扔了出去。

對敵人狠,對自己也狠這就是岩石的劍道。

而另一邊,雷恆則沒有岩石這樣利索,他還被包裹在光柱內,不過周身卻布滿了雷電,那些膨脹的雷電,正不斷的擁擠身旁的光柱,好像要將光柱擠破一般,而雙手則是和出現的黑衣人開始交手起來。

虛影晃動,黑影的實力也很強悍

岩石望了一眼雷恆,沒有停留,而是朝著莽天蛇的方向走去,可是卻發現不知道什麼時候,在他的面前出現了一個短髮的年輕人。

年輕人神色懶散,但是眼神卻凌厲之極,手中握著一把短刀,刀身漆黑無比,就好像一塊普通的不能普通的刀,但是岩石卻停下身形,眼神緊緊的盯著短髮年輕人。

「你的劍很快,就是不知道是你的劍快,還是我的刀快」短髮年輕人望著岩石嘴角中帶著一絲邪笑。

「試試不就知道了嗎?」岩石冷聲的說道,手中的長劍也瞬間的揮出,這一劍就好像疾馳的流星一般,而那短髮青年,手中的長刀也瞬間的出鞘。

「你是誰,我想知道你的名字」白光閃過之後,懶散的年輕人突然低聲的說道,眼神緊緊的盯著岩石,好像要將岩石記住一般。

「岩石」

「快劍岩石,沒有想到我的刀還是沒有你的劍快」說完年輕人撲通的倒在了地面之上,嘴角中的邪笑也隨之消失。

巨椅之上的莽天蛇看著倒下的年輕人,神色絲毫的沒有變化,這些人都是他的弟子,他培養弟子的方式和鬼谷十分的相似,今天他讓這些弟子來到這裡,也是為了想看看誰有資格繼承他的位置。

而殺掉這兩人就是一種考驗

剛剛他聽到岩石,報出自己的名字,就已經知道,這兩人是誰,當年那個攪得地蟒傭兵團混亂無比的陸沉的手下,當年由於蓬萊閣的保護,使得他們逃過了小命,沒想到現在還敢來送死。

不管在以前,還是在現在,岩石和雷恆,只不過是蝦米而已

岩石雖然殺掉了佩刀的年輕人,但是他的身上也出現一道傷痕,年輕人的刀也很快,雖然沒有殺掉岩石,但是卻也呤岩石身上添了一道傷痕,而且還是一道很深的傷痕。

「彭」這時候一旁的雷恆總算擠爆了困住自己的光圈,而後大吼道:「給死暴雷拳」

手中的拳頭猶如雷電一般轟向他面前的黑衣人,黑衣人見狀,身體猶如柳葉一般,向後側退,他要躲過雷恆之一拳,可是他卻低估了雷恆的暴雷拳,暴雷,並且狂暴,而且還有如雷電一般的迅速。

拳頭猶如閃電一般的轟在了後退的黑衣人身上,黑衣人就好像被打出去的排球,撞在了大廳內的圓柱上,頓時將大廳內的圓柱給砸碎掉。

「哈哈」雷恆狂笑道,身形朝著莽天蛇的方向走去,可是這時候,他卻發現自己被一股牆給擋上了,抬頭一望,才發現一個巨大的身影擋在了他的面前。

「小子,太狂妄了,給我死吧」一道粗狂的聲音,從半空中帶著拳頭咆哮而下。雷恆大吃一驚,想在挪動,可是已經完了,那拳頭狠狠的砸在了雷恆的腦袋之上。雷恆在千鈞萬發之際,猛的聚集全部的能量匯聚成為一道能量光罩。

「彭」

碰撞之聲,響起,掀起一股能量風暴,風暴停后,雷恆的腦袋還在,但是身體卻被砸進了地面半尺,而頭髮蓬散,七竅還流著鮮血。看上去受傷很重

「嗯還沒死」巨漢低嚀一聲,望著半截砸進地下的雷恆有點吃驚,「哈哈,好」隨後立刻的發出一聲狂笑,手中的拳頭再次帶著能量砸了過去。

「雷恆」岩石見狀立刻身形一閃,準備幫助雷恆,可是這時候,卻從一旁出現了三道金光,分別刺向岩石的腦門,心臟和持劍的手。

岩石無奈只好,揮劍擋住那射來的金光,砰砰砰,三道金光消失,跌落到地面之上,原來是三根黃金製成的金針,而這時候一個郎中摸樣的中年人出現在了岩石的面前「你還是關心下你自己吧」

「吼」就在這時候,被砸進地面的雷恆,突然的大吼一聲,周身頓時一股強烈的雷電能量瞬間產生,好像核電站爆炸一般,將他身體整個人都炸了出來而且雙手還形成了一個巨大的拳頭朝著那砸過來的巨拳轟了過去。

「彭」

兩股能量瞬間碰撞,頓時整個大廳,就好像遇到了地震一般晃動起來,整個大殿內的石柱都產生絲絲的裂縫。一股能量風暴肆意起來。

「定」

這時候巨椅之上的莽天蛇突然低嚀一聲,頓時原本晃動的大殿頓時平靜下來,莽天蛇已經初步接觸到神級,這點能力對他來說很是簡單。

大廳恢復平靜,雷恆此時半跪著身體,大口的呼吸,周身的衣服碎裂成無數片,而他對面的巨漢則是是站立著,隨後雙手不斷的拍打著自己的胸口,發出陣陣的嘶吼聲,而後身上爆發出一股只有野獸才有的兇狠氣息。

隨後兩人再次的開始碰撞起來。雖然雷恆身體比巨漢小,但是他的周身的雷電力量完全的彌補了此處的不足。

「彭彭」

兩人純粹的力量對抗。

岩石此刻也沒有時間關注雷恆,而是認真的面對眼前的中年郎中,中年郎中眼神平靜,但是身上卻給岩石一種深深的忌憚。

雙方不斷的打量,好像都在尋找對方的破綻,找出一擊必殺的機會。

「哈哈,真的很熱鬧啊沒想到地蟒傭兵團,竟然有這麼多的年輕高手」就在這時候,一道洪亮的聲音,從門外傳出。

「什麼人?」原本神色平靜的莽天蛇,站了起來,神色凝重起來喊道,

陸沉帶著黑山雙魔從大廳外走了進來道:「蟒團長,好像已經把多年的朋友給忘記了,當年可是追殺的我夠狠啊」

陸沉聲音很輕,但是聽到莽天蛇的耳朵內,就好像雷打一般,莽天蛇臉上驚訝的望著陸沉:「陸沉你怎麼沒死」

「哈哈,我死了,難道還會站在這裡嗎?」陸沉大笑的走進了大廳內「都給我出來吧」說話間陸沉身上瀰漫出一股空間波動,頓時有四人好像被空間波動給擠了出來,正是莽天蛇的最後幾個弟子。

這四人,一個身穿藍色長袍的書生模樣的男子,一股全身被黑袍包裹,看不清楚臉,另一個帶著一副鐵制面具,最後一個則是身材妖嬈的妖艷女子。四人刺身神情驚訝,他們根本就不會想到,自己竟然被一股能量從空間中擠出來一般。

「少爺」岩石見到陸沉身體突然一閃,退回了陸沉的身旁,而原本在大殿內碰撞的雷恆,也和巨漢在交手一次后,退了回來。

「都回來」莽天蛇這時候從大椅上站了起來,走下了台階,而他的弟子,都恭敬的站在他的身後。

「蟒團長手下真是人才濟濟啊」陸沉望著莽天蛇身後的弟子道。

「陸沉,你今天來是想幹什麼?」莽天蛇沒有回答陸沉的話,而是厲聲的問道,眼神則是打量著陸沉,但是卻看不透陸沉的修為,眉頭不由緊皺起來。

「蟒團長,你的記憶力好像變差了,我們之間一直都是那種有你無我的關係,而現在你問我來幹什麼,不覺得可笑嗎?」陸沉笑著說道。

「大膽」這時候在莽天蛇身後的巨漢,見到陸沉這樣喊道,一聲厲吼,朝著陸沉就攻擊過來,面對攻擊,陸沉沒有動,而是搖了搖頭。神色十分的可惜道:「太不珍惜自己的性命了」

說話間,原本在陸沉身後的鄧傲,陡然的出現在陸沉的面前,手掌猛的一抓,就抓住了巨漢的腦袋,不管巨漢怎麼掙扎都沒有用,而後一團黑色的精神體從他的頭顱中傳到了鄧傲的手中。

巨漢氣息消失,而後鄧傲隨後將巨漢給扔了出去。
奄奄一息的侍衛,回想到,剛才那恐怖的情景,臉上瞬間的出現了恐慌的表情,眼神也變得空洞起來。

「怎麼回事給我說」陸豪將體內的真氣迅速的傳進了侍衛的身體內,侍衛在得到陸豪能量的幫助驚恐的心靈的得到一點平復,顫抖的將剛剛發生的事情告訴了陸豪。

「左護法被擊敗,閣主出手對方到底是誰?」陸豪眼神中充滿驚訝的神色,心裡默喊道。

#**小說/class12/1.html「看來,我要去一趟蓬萊閣了」陸豪低聲的吩咐了一下宅院內還剩下的侍衛,隨後立刻的動身前往蓬萊閣。

皇城外的小村莊內。

陸沉緩緩的走進院落內,而他的身旁除了黑山雙魔外,還帶著一個身材消瘦的漢子,那漢子正是當年在黑岩城投奔他的哈維。

哈維現在神色充滿了激動,緊緊的跟在陸沉的身後,就好像陸沉的貼身奴才一樣。

「都進屋子吧」見到正在院落中的眾人,陸沉喊道,並且跨著步子走進了屋內。

「主人,你為什麼要和蓬萊閣合作呢?那個南宮無絕對不是一個可以放心的傢伙」黑山雙魔的鄧傲有點不明白的問道,而跟著進屋的陸無霜等人則是滿臉問號的望著陸沉。

陸沉也不隱瞞,將他和南宮無的對話,給大家說了一遍,和蓬萊閣合作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他可不想陸無霜他們一直過著躲躲藏藏的日子,畢竟蓬萊閣已經認定陸無霜他們知道紫龍玉雕的下落,如果一直躲著話,憑藉蓬萊閣的實力,他們總會被找到,所以不如和他們合作,當然這也需要有合作的實力。所以這也是陸沉今天那麼霸道的原因。

合作是講究實力的,不然那不叫合作,那叫找死。

「這件事情,到此為止,我想蓬萊閣的人也不會再來找麻煩的」陸沉隨後開口道:「現在我們就要找當年的仇人地蟒傭兵團,我要將他們從這個世界上抹平」

陸沉是一個有仇必報的角色,當年地蟒傭兵團可是一直瘋狂的追殺他,現在他已經有那個實力,他不介意將地蟒傭兵團剷除,乃至滅團。

「哈維,你說說地蟒傭兵團的情況」

「少爺,這幾年,我在蓬萊閣做巡探,查探出這地蟒竟然是鬼谷的下屬勢力」哈維臉色低沉的說道,這幾年他一直效命蓬萊閣,接觸到的東西也多,所以知道地蟒傭兵團是鬼谷的勢力。

鬼谷可是和蓬萊閣,魔門一樣的勢力。

「哼,就算他是鬼谷的勢力,他一樣要消失」陸沉冷哼一聲道,但是神色鄭重的說道:「哈維,你給我查出地蟒傭兵團的莽天蛇的下落,就先從他下手」

「是少爺」哈維知道陸沉的性格,沒有猶豫大步的走出院落,大廳地蟒傭兵團團長的下落。

「你們現在進入我的領域修鍊,我給你們煉製一些增強功力的丹藥」陸沉看了陸無霜他們一臉,隨後將他們收進了自己的領域內。而後開始從空間戒指中翻找一些珍奇的藥草,煉製丹藥。

手打更新站!www.56shuku.org想找請《》!56shuku.org 第1017章閃婚千金(7)

駱亦成看起來十分的真誠,「這個卡你收著,以後我每個月的工資,會打一半到這裡,你想用來做什麼都可以。」

「至於我們之間,我想需要一些時間。」

唐果頓了頓,收下了,「那行,我等你想明白。」

駱亦成長吐一口氣,心裡的愧疚怎麼都散不去,「我會儘快忘記她,以後不會和她有什麼牽扯,今天真的對不起你。」

這個婚禮準備的再怎麼精心,都不是為她準備的。

就這麼不明不白的和他結婚了,駱亦成現在想起來都有些荒唐。

唐果收著卡,很開心的回房間。

沒多久,她的電話響起,是她媽打來的,接起來就是一頓鋪天蓋地的罵,唐果也就聽著,沒有還嘴一句。

不經過商量,回家將戶口本帶出來,和一個男人結婚領證了,尤其是,她還是代替原本不願意結婚的新娘舉行婚禮。

唐家人,當然會生氣,罵她一頓,真的太正常了。

「小果,這麼大的事,你怎麼就不好好的想想?」

「媽知道你喜歡駱亦成,他確實也優秀,可是你再喜歡,也不能夠這樣就和他在一起啊。而且……」唐母實在是有些說不下去,而且,這個男人原本喜歡的人是錢貝貝。

因為唐果的原因,她專門了解過駱亦成這個人。她有時候也在遺憾,這樣的男人,怎麼不是她女兒先遇到的。

遺憾歸遺憾,她可沒有想過要去拆散人家鴛鴦。

結果今天她聽到了什麼?

錢貝貝的媽,在南方接親的時候,要駱亦成拿出六十六萬彩禮錢,她認為這很過分。駱亦成一個農村出來的小夥子,只用了五年時間,這是買房買車,又一手操辦婚禮,已經很不錯了。

就是他們城裡的那些年輕人,家裡沒點關係的,大部分都達不到這個程度。

這樣的女婿,牛金蘭都不滿意,她也不知道說什麼。

可這不代表,錢貝貝不和駱亦成結婚,她家寶貝女兒就得趕著去嫁吧?這算什麼?

小果是喜歡駱亦成,關鍵是駱亦成不喜歡她,還是氣頭上提出這個要求,沒有想到這個笨丫頭,缺心眼的還答應了。

等她知道這件事,兩人結婚證都辦了,還真的黃花菜都涼了。

「小果,你真的要弔死在駱亦成這顆樹上嗎?」唐母生氣的說了一頓,怕唐果真的會想不通,語氣緩和不少,「有什麼事情不能夠商量,現在結婚了,結婚證都辦了,你就不給自己留一條後路?」

唐果眼看差不多,說道,「媽,你不用擔心。」

「我能夠不擔心?自己的女兒,一句話都不說,和男人領證,結婚,結果我這個做父母的,都不在婚禮現場。」

「你怕駱亦成丟臉,有沒有想過你自己的臉?什麼儀式都沒有,人家要和你結婚,你就結婚,駱亦成的家人,那些親戚,將來會怎麼看你?」

眼看唐母的火起又上來,唐果連忙安慰,「媽,你放心吧,我不會被欺負。」原主這樣做,確實是要氣死兩個人。

(本章完) 第一百四十章這次誰也救不了你!(五千字)

黑岩城,依然是傭兵的天堂,各式的傭兵依然來回於黑岩城和魔獸山脈,做著他們喜歡的獵獸和殺戮的興趣。

地蟒傭兵團總部,莽天蛇大坐在一張由不知名獸皮包裹的巨椅之上,臉色掛著笑意,就在剛剛他接到了鬼谷的長老的通知,他的歷練結束,可以回到鬼谷,回到鬼谷意味著可以成為下一代谷主的候選人。

鬼谷對於潛力弟子的培養和別的門派不一樣,他們會同時選取很多的候選人,當這些人在外結聚一定的實力,就會被通知回鬼谷,成為谷主候選人之一,並且傳授更加高深的武技。

莽天蛇#**小說/class12/1.html經過八年,已經半隻腳踏入神級的高手,更創下了地蟒這樣大陸有名的傭兵團,而且門內諸多長老都很欣賞和支持他,所以只要他回到鬼谷成為候選人之一,他就有很大機會衝上鬼穀穀主的寶座。

鬼穀穀主何等崇高的地位,這可是他畢生的追求。

本想放聲大笑的他,但是好像陡然被什麼東西給捏住了喉嚨一般,發不出半點聲音,身形猛的站了起來,眼神凌厲的望向大廳的門口。

門口此時站著兩個人,一個一身黑衣,身體消瘦,是一個獨臂,另一個身穿藍色長袍的巨漢,此時兩人好像若無旁人一般踏著門檻走進大廳。

「你們是什麼人?膽敢闖我地蟒傭兵團」一道吼聲從莽天蛇的嘴中發出。身上的狂暴氣息也瞬間的傳向踏著步伐的兩人

可是兩人沒有說話,迎面撲來的巨大氣息,踏著步伐的兩人身體上的氣息也發生了變化,黑衣獨臂之人,頓時就好像利劍一般,斬斷了撲來的氣息,而他旁邊的藍袍漢子,身上的肌肉好像膨脹了一般,渾身的骨骼也瞬間的發出咯吱咯吱的響聲,那些撲來的氣息,瞬間的被他身上產生的氣流泯滅掉。

這兩人正是岩石和雷恆

「哼太張狂了」莽天蛇瞬間收回氣勢,眼神微眯,嘴角中散發出一股冷笑,隨後再度的坐在了主椅之上,好像不在關心,踏著步伐的兩人。

可是踏著步伐的兩人,在莽天蛇坐下的瞬間的,身體陡然的停了下來,眼神也變得凌厲起來,注意著四周的動靜,看他們的變化,就知道此刻大廳內肯定有什麼東西對他們產生了威脅。

「刷刷」

兩道灰濛的能量圈,陡然的出現在了兩人的腳下,兩人瞬間的想動身體,可是卻發現身體周圍竟然瞬間的出現了兩道光柱,將他們給包裹了起來。

岩石手中的長劍猛的批向周圍升起的光柱,而雷恆手中的拳頭也砸向光柱,可是就在這時候,大廳內出現了兩道黑色的身影。

黑色的身影猶如靈蛇一般,出現在光柱的旁邊,黑色的身影伸出了一雙手,一雙白的猶如女鬼一般的手,帶著陰寒的爪風狠狠的抓向光柱內的兩人。

陰寒的手爪竟然無阻礙的穿透過能量光柱。

岩石見狀,眼眸中爆發出一絲狠色,手中的長劍沒有收回,而是將全身的能量全部的聚集到手中的長劍內,長劍猶如一道流星一般,斬向那光柱。

「彭!」光柱碎裂,但是那陰寒的手爪,已經逼近他的胸口,岩石只能本能的調動一下身體,可是那黑影的速度也很快,直接的插進了岩石的兩邊的肋骨處。

「桀桀死吧」黑影發出一道陰笑,可是就這時候,岩石眼眸中閃過一道利光,原本斬出去的長劍,以不可思議的方式,收回,轉眼間插進了身旁的黑影身體內。黑影眼神愕然,他不明白,岩石的劍怎麼會來的這麼快。

岩石這麼多年,一直堅信,武學之道,唯快不破

黑影連發出一聲慘叫的機會都沒有,就死在了岩石的手中,岩石抽出插在他身上的雙手,根本就沒有望自己身上流著鮮血的兩邊肋骨,直接的將黑衣人給扔了出去。

對敵人狠,對自己也狠這就是岩石的劍道。

而另一邊,雷恆則沒有岩石這樣利索,他還被包裹在光柱內,不過周身卻布滿了雷電,那些膨脹的雷電,正不斷的擁擠身旁的光柱,好像要將光柱擠破一般,而雙手則是和出現的黑衣人開始交手起來。

虛影晃動,黑影的實力也很強悍

岩石望了一眼雷恆,沒有停留,而是朝著莽天蛇的方向走去,可是卻發現不知道什麼時候,在他的面前出現了一個短髮的年輕人。

年輕人神色懶散,但是眼神卻凌厲之極,手中握著一把短刀,刀身漆黑無比,就好像一塊普通的不能普通的刀,但是岩石卻停下身形,眼神緊緊的盯著短髮年輕人。

「你的劍很快,就是不知道是你的劍快,還是我的刀快」短髮年輕人望著岩石嘴角中帶著一絲邪笑。

「試試不就知道了嗎?」岩石冷聲的說道,手中的長劍也瞬間的揮出,這一劍就好像疾馳的流星一般,而那短髮青年,手中的長刀也瞬間的出鞘。

「你是誰,我想知道你的名字」白光閃過之後,懶散的年輕人突然低聲的說道,眼神緊緊的盯著岩石,好像要將岩石記住一般。

「岩石」

「快劍岩石,沒有想到我的刀還是沒有你的劍快」說完年輕人撲通的倒在了地面之上,嘴角中的邪笑也隨之消失。

巨椅之上的莽天蛇看著倒下的年輕人,神色絲毫的沒有變化,這些人都是他的弟子,他培養弟子的方式和鬼谷十分的相似,今天他讓這些弟子來到這裡,也是為了想看看誰有資格繼承他的位置。

而殺掉這兩人就是一種考驗

剛剛他聽到岩石,報出自己的名字,就已經知道,這兩人是誰,當年那個攪得地蟒傭兵團混亂無比的陸沉的手下,當年由於蓬萊閣的保護,使得他們逃過了小命,沒想到現在還敢來送死。

不管在以前,還是在現在,岩石和雷恆,只不過是蝦米而已

岩石雖然殺掉了佩刀的年輕人,但是他的身上也出現一道傷痕,年輕人的刀也很快,雖然沒有殺掉岩石,但是卻也呤岩石身上添了一道傷痕,而且還是一道很深的傷痕。

「彭」這時候一旁的雷恆總算擠爆了困住自己的光圈,而後大吼道:「給死暴雷拳」

手中的拳頭猶如雷電一般轟向他面前的黑衣人,黑衣人見狀,身體猶如柳葉一般,向後側退,他要躲過雷恆之一拳,可是他卻低估了雷恆的暴雷拳,暴雷,並且狂暴,而且還有如雷電一般的迅速。

拳頭猶如閃電一般的轟在了後退的黑衣人身上,黑衣人就好像被打出去的排球,撞在了大廳內的圓柱上,頓時將大廳內的圓柱給砸碎掉。

「哈哈」雷恆狂笑道,身形朝著莽天蛇的方向走去,可是這時候,他卻發現自己被一股牆給擋上了,抬頭一望,才發現一個巨大的身影擋在了他的面前。

「小子,太狂妄了,給我死吧」一道粗狂的聲音,從半空中帶著拳頭咆哮而下。雷恆大吃一驚,想在挪動,可是已經完了,那拳頭狠狠的砸在了雷恆的腦袋之上。雷恆在千鈞萬發之際,猛的聚集全部的能量匯聚成為一道能量光罩。

「彭」

碰撞之聲,響起,掀起一股能量風暴,風暴停后,雷恆的腦袋還在,但是身體卻被砸進了地面半尺,而頭髮蓬散,七竅還流著鮮血。看上去受傷很重

「嗯還沒死」巨漢低嚀一聲,望著半截砸進地下的雷恆有點吃驚,「哈哈,好」隨後立刻的發出一聲狂笑,手中的拳頭再次帶著能量砸了過去。

「雷恆」岩石見狀立刻身形一閃,準備幫助雷恆,可是這時候,卻從一旁出現了三道金光,分別刺向岩石的腦門,心臟和持劍的手。

岩石無奈只好,揮劍擋住那射來的金光,砰砰砰,三道金光消失,跌落到地面之上,原來是三根黃金製成的金針,而這時候一個郎中摸樣的中年人出現在了岩石的面前「你還是關心下你自己吧」

「吼」就在這時候,被砸進地面的雷恆,突然的大吼一聲,周身頓時一股強烈的雷電能量瞬間產生,好像核電站爆炸一般,將他身體整個人都炸了出來而且雙手還形成了一個巨大的拳頭朝著那砸過來的巨拳轟了過去。

「彭」

兩股能量瞬間碰撞,頓時整個大廳,就好像遇到了地震一般晃動起來,整個大殿內的石柱都產生絲絲的裂縫。一股能量風暴肆意起來。

「定」

這時候巨椅之上的莽天蛇突然低嚀一聲,頓時原本晃動的大殿頓時平靜下來,莽天蛇已經初步接觸到神級,這點能力對他來說很是簡單。

大廳恢復平靜,雷恆此時半跪著身體,大口的呼吸,周身的衣服碎裂成無數片,而他對面的巨漢則是是站立著,隨後雙手不斷的拍打著自己的胸口,發出陣陣的嘶吼聲,而後身上爆發出一股只有野獸才有的兇狠氣息。

隨後兩人再次的開始碰撞起來。雖然雷恆身體比巨漢小,但是他的周身的雷電力量完全的彌補了此處的不足。

「彭彭」

兩人純粹的力量對抗。

岩石此刻也沒有時間關注雷恆,而是認真的面對眼前的中年郎中,中年郎中眼神平靜,但是身上卻給岩石一種深深的忌憚。

雙方不斷的打量,好像都在尋找對方的破綻,找出一擊必殺的機會。

「哈哈,真的很熱鬧啊沒想到地蟒傭兵團,竟然有這麼多的年輕高手」就在這時候,一道洪亮的聲音,從門外傳出。

「什麼人?」原本神色平靜的莽天蛇,站了起來,神色凝重起來喊道,

陸沉帶著黑山雙魔從大廳外走了進來道:「蟒團長,好像已經把多年的朋友給忘記了,當年可是追殺的我夠狠啊」

陸沉聲音很輕,但是聽到莽天蛇的耳朵內,就好像雷打一般,莽天蛇臉上驚訝的望著陸沉:「陸沉你怎麼沒死」

「哈哈,我死了,難道還會站在這裡嗎?」陸沉大笑的走進了大廳內「都給我出來吧」說話間陸沉身上瀰漫出一股空間波動,頓時有四人好像被空間波動給擠了出來,正是莽天蛇的最後幾個弟子。

這四人,一個身穿藍色長袍的書生模樣的男子,一股全身被黑袍包裹,看不清楚臉,另一個帶著一副鐵制面具,最後一個則是身材妖嬈的妖艷女子。四人刺身神情驚訝,他們根本就不會想到,自己竟然被一股能量從空間中擠出來一般。

「少爺」岩石見到陸沉身體突然一閃,退回了陸沉的身旁,而原本在大殿內碰撞的雷恆,也和巨漢在交手一次后,退了回來。

「都回來」莽天蛇這時候從大椅上站了起來,走下了台階,而他的弟子,都恭敬的站在他的身後。

「蟒團長手下真是人才濟濟啊」陸沉望著莽天蛇身後的弟子道。

「陸沉,你今天來是想幹什麼?」莽天蛇沒有回答陸沉的話,而是厲聲的問道,眼神則是打量著陸沉,但是卻看不透陸沉的修為,眉頭不由緊皺起來。

「蟒團長,你的記憶力好像變差了,我們之間一直都是那種有你無我的關係,而現在你問我來幹什麼,不覺得可笑嗎?」陸沉笑著說道。

「大膽」這時候在莽天蛇身後的巨漢,見到陸沉這樣喊道,一聲厲吼,朝著陸沉就攻擊過來,面對攻擊,陸沉沒有動,而是搖了搖頭。神色十分的可惜道:「太不珍惜自己的性命了」

說話間,原本在陸沉身後的鄧傲,陡然的出現在陸沉的面前,手掌猛的一抓,就抓住了巨漢的腦袋,不管巨漢怎麼掙扎都沒有用,而後一團黑色的精神體從他的頭顱中傳到了鄧傲的手中。

巨漢氣息消失,而後鄧傲隨後將巨漢給扔了出去。
Свернуть

Уважаемые пользователи! Администрация сайта «Реальные отзывы» убедительно просит предоставлять конкретные факты (номер, дату заказа и проч.), чтобы мы не сочли ваш отзыв наговором конкурентов. Благодарим за понимание. Не подкрепленные фактами отзывы будут удаляться как неинформативные.

Оставить отзыв

Имя (обязательно):
Электропочта (не обязательно):

негативный отзыв нейтральный отзыв положительный отзы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