Бытовая техника » Мелкая и средняя техника » Швейное оборудование
Учреждения и организации » Банки, Фонды » Коммерческие банки

蘇流影接過譚艷麗遞過來的報表,看到標題,馬上用手拍了一下自己的腦袋。譚艷麗要的是這個月的報表,她心不在焉的列印出來的是上個季度的報表。

  • Дополнительно:
「對不起,我重新列印一份!」

蘇流影轉身要走,譚艷麗叫住了她,「流影,你有什麼事可以告訴我,我可以幫你分析一下哦!」

看著譚艷麗臉上溫暖的笑意,她笑了笑,回道,「其實也不是什麼大事,只是我最近也遇到了感情上的困擾!」

「哦?你有男朋友了嗎?」

「是的,而且那天我約林總見面時,我男朋友也來了,林總應該以後不會再把時間浪費在我的身上了。」

譚艷麗聽了蘇流影的話,心中是開心的,至少以後林潤傑不會再受傷了。

「謝謝你,流影!」

譚艷麗指了指沙發,「有什麼困擾,可以和我聊聊!」

「是這樣的……」

「喜歡你,那雙眼動人,笑聲更迷人,願再可輕撫你那可愛面容……」

蘇流影正要開口說,手機就響了起來,她看到是權天佑打來的電話,笑著對譚艷麗說了一句,「不好意思,我男朋友打電話過來,改天我們再聊哦!」

譚艷麗點了點頭,她收起資料走了出去。譚艷麗心想,蘇流影這麼優秀,她的男朋友一定也不是個普通人吧。 「王妃千歲!我等恭迎王妃回國。」

由遠而近的聲音,以及一陣忽然襲來將九王子震開的強大靈氣,瞬間引得此處觀眾一陣驚愕。循聲望去,只見一隻黑裝隊伍整齊的朝這邊走來。黑裝是清一色的設計,步伐規整,似訓練有素的軍隊。而黑裝隊伍前方的一名武士,正是剛剛出聲的男人。

男人步子停落在離流雨幾步之外處。

接著,只見他、以及他身後的整一隻黑裝隊伍,雙膝一彎便齊齊跪了下來:

「東大陸黑冥帝國『麒麟軍』麾下獸師九歡,奉大王子之令特來迎王妃回宮,請王妃指令。」

「請王妃指令!」

黑裝隊伍齊聲高呵。

流雨彷彿覺得眼前有什麼東西在一圈圈的轉悠著,嗯嗯,快暈了。

這是啥子么子情況哦?

「王妃?大王子?這位帥帥噠的九歡獸師,你指的是?」

「醫尊大人。」九歡落下四字。

「呼……」全場,霎時響起一片倒抽氣聲來。

我擦!

醫尊大人?

東大陸黑冥帝國大王子?

而且,他這是要娶顧流雨的節奏?

什麼大王子他們沒聽說過,但是醫尊大人燕子琛,那絕逼是西大陸人人都知的人物啊。都說燕子琛身份神秘,國度不明。

敢情,他壓根不是西大陸的人,而是來自於遙遠的東大陸?

東大陸,據聞那裡是一處與西大陸格外不同的地方。文化、人文、尤其是實力,更加不為同。據聞東大陸遍地黃金,遍地神獸聖獸靈獸、遍地藥王、遍地絕強者……呃呃呃,都是據聞,他們沒去過,也沒那個本事去,具體情形不明。

但眼前的重點應該是:醫尊大人要迎娶顧流雨了?

好似,以前有聽說過醫尊大人與顧家流雨的某些傳聞哦。當然,這是紫衍王國的某些人聽說的。

「呃呃呃……」流雨小臉擰了起來,頓時無措。不是說家族么?怎麼就成了大王子了?那傢伙欺騙自己?

蕭洛九面色難堪,只覺此時情形比讓人真的扇了耳光還要讓人難以承受。

彷彿手中想要的人兒,被人突然截胡……

「這,小雨,爺爺我……」正這時,顧家主走到了流雨跟前,小心翼翼的拉了拉她的袖子,然後小聲朝她嘀咕了一句,「小雨啊,這事不能答應。爺爺我在這三個多月間,已經為你訂下一門親事了。」

「神馬?」|

流雨驚得一雙腿兒蹦起,一轉身,一把提起顧家主的衣領兒,「爺……爺爺,你說神馬?你在三金城將我許給別人了?神馬啊,你將我配給誰啦?」

驚天消息,如炸響在耳側。

咚咚咚……

又一陣整齊的腳步聲逼近,人群外圍另外一隻隊伍,漸漸由遠及近,慢慢的、慢慢的暴露於人眼之中。

那是一支銀裝隊伍,也是整齊著裝,訓練有素。

為首一青年,流雨認得——正是那位讓某位白衣公子吩咐著去請來自己爺爺過的「小痕」,他好像,是那名今日無故相救於自己的白衣公子的人。

「東大陸光靈帝國三王子府上雲痕,奉三王子之令特來迎王妃回國。」雲痕一揚手,身後銀裝隊伍紛紛跪地,他亦然,尊敬十足。 流雨:……

光靈帝國?三王子?

「小雨啊,爺爺將你許配給的對象,就是那三王子……咳……咳……」這時,顧家主輕聲咳了咳。

呃呃呃,這是什麼情況?之前小雨嫁不出去,他這陣子在三金城碰到了一名好公子,就為自家孫女兒撮成了這麼一樁婚事。怎麼半路殺出個醫尊大人?

顧家主抽著嘴角說著,然後小心翼翼的指了指流雨身側,道:「小雨,那就是三王子,是他救了爺爺。」

顧家主聯想起在三金城的事,暗暗感慨:幸虧遇見那位公子了。

他被劫走,醒來時,就發現自己被鎖在三金城中了。好在一個月前,一次偶爾碰到了那叫玉璃的白衣公子,是他,去向三金城城主討要回了自己,他是自己的恩人。

這陣子,這公子待自己很好,簡直像是把自己當成親爺爺來對待。而且,還很有耐心的和他聊起很多事,譬如有關於他的,而自己,會下意識的和他聊起小雨的。玉璃公子似乎對小雨的話題也有些興趣,竟是很耐煩的聽他講小雨,從小講到大。

獨行萬年 講著講著,得知他無妻,又講著講著,聽說他有選妻之舉。

於是,這親事便成了。

而且,顧爺爺對這位玉璃,可是一萬個滿意。

更沒想到的是,他竟是東大陸某帝國的三王子。

自家孫女兒,這算是攀上了一超好的婚事啊。

可這怎麼?冒出了個醫尊大人?

「三?三王子?」流雨轉頭,只見身側正立著一位白衣公子,玉般溫潤,雪般乾淨。

原來,爺爺說的定親對象,是他?

難不成,他是因為這婚事,所以剛剛救自己的?

流雨默默犯了個花痴。嗯嗯,好帥哦。

嫁是不能嫁的,畢竟她有和燕子琛的約定了,而且也有了男朋友。不過犯花痴……這是天性嘛。

男朋友?對了,「杜子騰」呢?

流雨視線環視四周,想去尋「杜子騰」,這一側眸,便見蕭貝正摻扶著面色冷俊的墨衣少年,「杜子騰」冷嗆逼人的眸子,正鎖定著她對面的白衣公子,身上,殺氣騰騰。

「肚……」

然,流雨才喚他一個字,那人兩眼一閉,便暈了過去。他唇角,還溢著鮮紅,顯然內傷嚴重。

「肚……肚子爺……」

流雨臉色一變,於是什麼也沒顧了,立即奔至蕭貝身邊將人攬了下來。道:「快去,找間客棧。」

半刻鐘后,三金城廣場的壯闊景象散了。

只因為,主角顧流雨,已經不在了。



某間客棧的某個房間中,流雨將燕子琛扛到床上,便焦急的想為他看看傷。

然某人才被她扔上塌,她手腕上忽便迎來了一陣力度,接著被那力度輕輕一翻,身子不穩的往床上落去。

撲通……

落在塌上,腦子暈暈晃晃的還沒緩過神兒,嬌軟的身上便壓下一人來。

「媳婦,那個人要娶你。沒安好心,絕對有別的圖謀。」燕子琛擦了擦唇上血跡,又一副神清氣爽的模樣,竟是出奇的清醒了,此時正定定的看著流雨。 「喂,天佑,找我什麼事呢?」

回座位上,蘇流影才起了電話,電話那頭傳來權天佑那滿是磁性的聲音。

「流影,昨天沒參加成海邊的音樂PARTY,剛才我問了一下主辦方,今晚還將舉辦一場,我們去參加吧!」

「好啊!」

對於權天佑的提議,蘇流影只是興趣缺缺的應了一聲,她今天的心情不佳,權天佑自然聽出來了。

「那下班我過來接你!」

權天佑並沒有指出她的心情欠佳,他沉聲說了句,「你下班了就收拾好東西出來等我就行!」

「好!我在老地方等你!」

「OK!」

掛了電話,權天佑抿唇,他知道蘇流影從爺爺來過別墅之後,心情一直就不是很好,他知道她在擔心什麼。但他權天佑是什麼人?他怎麼會任由權濤擺布?

但凡事瞬息萬變,他與蘇流影之間並沒有因權濤而動搖,卻不知日後會因為其他人而讓兩人經歷痛苦的折磨,這些都是后話了。

下了班,蘇流影站在離集團大門稍遠些的路邊,盯著路上的行人發獃。每個人都是行色匆匆的從不同的地方出來,又往不同的地方而去,從前她也是她們中的一員,只是現在她有了等待的人。

權天佑將車子開到她的面前了,她還沒有發現,還是繼續出神的看著前方。

「滴滴!」

汽車的喇叭聲驚醒了她,她看著車窗緩緩地降下,權天佑正痞痞的笑著,「美女,去哪兒?我捎你一程吧!報酬就是一個吻咋樣?」

「你個小樣兒!敢調戲我!」

上了車的蘇流影捶了他的肩膀一把,他故意瑟縮了一下,笑道,「女俠饒命,在下不敢了!」

氣氛頓時輕鬆起來,蘇流影的心情也放鬆開了,他看到她笑了,也跟著哈哈大笑起來。

權天佑的這一面要是讓其他人看到了,肯定要大跌眼鏡。他向來都是以冷酷出名,常年掛著一張冰山臉,但現在卻因蘇流影而在慢慢地融化了。

「對了,那個音樂會不是只辦一場嗎?怎麼還加辦了呢?」

蘇流影有看到網路上的新聞,對於又加辦了一場,確實有些好奇。

「哦,這種音樂會本來就是娛樂性質,看到大眾都喜歡,再加辦一場也不是什麼新鮮事!」

權天佑邊開著車,邊轉頭看了她一眼,「剛好你喜歡,那我就陪你去玩玩嘍!」

「你今天公司那邊不忙嗎?」

早上起來,蘇流影就聽到他在接電話了,以為他今天會很忙,不然很少那麼早就有人給他打電話的。

「再忙也要把手頭上的事情放下,陪陪你!」

權天佑臉上的笑容是溫暖的,他怎麼可能任由蘇流影這樣悶悶不樂下去?當然是要找些事情轉移她的注意力,至於權濤和黎家那邊,他已經想好了對策,並且也已經著手去進行了。

「天佑,你要是真的很忙,不用特意陪我的啦!」

蘇流影被他感動了,她當然很清楚,權天佑這是在哄她開心,但是權天佑說得對,只要他沒說讓她離開,她就只要站在他的身邊就好。 「絕對另有圖謀。」

燕子琛俊容冷酷,眉眼裡都盪著冷氣,皺著眉,一臉不滿。

嗯嗯,很不滿!

上門龍婿 為嘛半路殺出個程咬金來?

而且這個花痴女,似乎還挺欣賞玉璃那傢伙。

「你說的是醫尊大人呢?還是那個玉璃三王子?」

此人,這是沒暈裝暈的哦?

燕子琛:……

咬牙:「兩個。」

流雨漂亮的水眸正面迎上他的墨瞳,突然低笑,「他們圖謀不軌?那你呢?你又為何……唔……」

唇上突然壓下一陣濃烈的男性氣息。燕子琛懲罰似的啃咬了一下身下人,便野獸般的帖近了她,肆意的汲取起她帶給他的刺激。

「別啊……」流雨一把將他推開,「我身上臭死了,幾個月沒洗澡。」

真是的,此人也不嫌髒的哦,

燕子琛聞了聞,「香的。」

流雨:……

「媳婦,要不我去幫你放水洗澡。」
「對不起,我重新列印一份!」

蘇流影轉身要走,譚艷麗叫住了她,「流影,你有什麼事可以告訴我,我可以幫你分析一下哦!」

看著譚艷麗臉上溫暖的笑意,她笑了笑,回道,「其實也不是什麼大事,只是我最近也遇到了感情上的困擾!」

「哦?你有男朋友了嗎?」

「是的,而且那天我約林總見面時,我男朋友也來了,林總應該以後不會再把時間浪費在我的身上了。」

譚艷麗聽了蘇流影的話,心中是開心的,至少以後林潤傑不會再受傷了。

「謝謝你,流影!」

譚艷麗指了指沙發,「有什麼困擾,可以和我聊聊!」

「是這樣的……」

「喜歡你,那雙眼動人,笑聲更迷人,願再可輕撫你那可愛面容……」

蘇流影正要開口說,手機就響了起來,她看到是權天佑打來的電話,笑著對譚艷麗說了一句,「不好意思,我男朋友打電話過來,改天我們再聊哦!」

譚艷麗點了點頭,她收起資料走了出去。譚艷麗心想,蘇流影這麼優秀,她的男朋友一定也不是個普通人吧。 「王妃千歲!我等恭迎王妃回國。」

由遠而近的聲音,以及一陣忽然襲來將九王子震開的強大靈氣,瞬間引得此處觀眾一陣驚愕。循聲望去,只見一隻黑裝隊伍整齊的朝這邊走來。黑裝是清一色的設計,步伐規整,似訓練有素的軍隊。而黑裝隊伍前方的一名武士,正是剛剛出聲的男人。

男人步子停落在離流雨幾步之外處。

接著,只見他、以及他身後的整一隻黑裝隊伍,雙膝一彎便齊齊跪了下來:

「東大陸黑冥帝國『麒麟軍』麾下獸師九歡,奉大王子之令特來迎王妃回宮,請王妃指令。」

「請王妃指令!」

黑裝隊伍齊聲高呵。

流雨彷彿覺得眼前有什麼東西在一圈圈的轉悠著,嗯嗯,快暈了。

這是啥子么子情況哦?

「王妃?大王子?這位帥帥噠的九歡獸師,你指的是?」

「醫尊大人。」九歡落下四字。

「呼……」全場,霎時響起一片倒抽氣聲來。

我擦!

醫尊大人?

東大陸黑冥帝國大王子?

而且,他這是要娶顧流雨的節奏?

什麼大王子他們沒聽說過,但是醫尊大人燕子琛,那絕逼是西大陸人人都知的人物啊。都說燕子琛身份神秘,國度不明。

敢情,他壓根不是西大陸的人,而是來自於遙遠的東大陸?

東大陸,據聞那裡是一處與西大陸格外不同的地方。文化、人文、尤其是實力,更加不為同。據聞東大陸遍地黃金,遍地神獸聖獸靈獸、遍地藥王、遍地絕強者……呃呃呃,都是據聞,他們沒去過,也沒那個本事去,具體情形不明。

但眼前的重點應該是:醫尊大人要迎娶顧流雨了?

好似,以前有聽說過醫尊大人與顧家流雨的某些傳聞哦。當然,這是紫衍王國的某些人聽說的。

「呃呃呃……」流雨小臉擰了起來,頓時無措。不是說家族么?怎麼就成了大王子了?那傢伙欺騙自己?

蕭洛九面色難堪,只覺此時情形比讓人真的扇了耳光還要讓人難以承受。

彷彿手中想要的人兒,被人突然截胡……

「這,小雨,爺爺我……」正這時,顧家主走到了流雨跟前,小心翼翼的拉了拉她的袖子,然後小聲朝她嘀咕了一句,「小雨啊,這事不能答應。爺爺我在這三個多月間,已經為你訂下一門親事了。」

「神馬?」|

流雨驚得一雙腿兒蹦起,一轉身,一把提起顧家主的衣領兒,「爺……爺爺,你說神馬?你在三金城將我許給別人了?神馬啊,你將我配給誰啦?」

驚天消息,如炸響在耳側。

咚咚咚……

又一陣整齊的腳步聲逼近,人群外圍另外一隻隊伍,漸漸由遠及近,慢慢的、慢慢的暴露於人眼之中。

那是一支銀裝隊伍,也是整齊著裝,訓練有素。

為首一青年,流雨認得——正是那位讓某位白衣公子吩咐著去請來自己爺爺過的「小痕」,他好像,是那名今日無故相救於自己的白衣公子的人。

「東大陸光靈帝國三王子府上雲痕,奉三王子之令特來迎王妃回國。」雲痕一揚手,身後銀裝隊伍紛紛跪地,他亦然,尊敬十足。 流雨:……

光靈帝國?三王子?

「小雨啊,爺爺將你許配給的對象,就是那三王子……咳……咳……」這時,顧家主輕聲咳了咳。

呃呃呃,這是什麼情況?之前小雨嫁不出去,他這陣子在三金城碰到了一名好公子,就為自家孫女兒撮成了這麼一樁婚事。怎麼半路殺出個醫尊大人?

顧家主抽著嘴角說著,然後小心翼翼的指了指流雨身側,道:「小雨,那就是三王子,是他救了爺爺。」

顧家主聯想起在三金城的事,暗暗感慨:幸虧遇見那位公子了。

他被劫走,醒來時,就發現自己被鎖在三金城中了。好在一個月前,一次偶爾碰到了那叫玉璃的白衣公子,是他,去向三金城城主討要回了自己,他是自己的恩人。

這陣子,這公子待自己很好,簡直像是把自己當成親爺爺來對待。而且,還很有耐心的和他聊起很多事,譬如有關於他的,而自己,會下意識的和他聊起小雨的。玉璃公子似乎對小雨的話題也有些興趣,竟是很耐煩的聽他講小雨,從小講到大。

獨行萬年 講著講著,得知他無妻,又講著講著,聽說他有選妻之舉。

於是,這親事便成了。

而且,顧爺爺對這位玉璃,可是一萬個滿意。

更沒想到的是,他竟是東大陸某帝國的三王子。

自家孫女兒,這算是攀上了一超好的婚事啊。

可這怎麼?冒出了個醫尊大人?

「三?三王子?」流雨轉頭,只見身側正立著一位白衣公子,玉般溫潤,雪般乾淨。

原來,爺爺說的定親對象,是他?

難不成,他是因為這婚事,所以剛剛救自己的?

流雨默默犯了個花痴。嗯嗯,好帥哦。

嫁是不能嫁的,畢竟她有和燕子琛的約定了,而且也有了男朋友。不過犯花痴……這是天性嘛。

男朋友?對了,「杜子騰」呢?

流雨視線環視四周,想去尋「杜子騰」,這一側眸,便見蕭貝正摻扶著面色冷俊的墨衣少年,「杜子騰」冷嗆逼人的眸子,正鎖定著她對面的白衣公子,身上,殺氣騰騰。

「肚……」

然,流雨才喚他一個字,那人兩眼一閉,便暈了過去。他唇角,還溢著鮮紅,顯然內傷嚴重。

「肚……肚子爺……」

流雨臉色一變,於是什麼也沒顧了,立即奔至蕭貝身邊將人攬了下來。道:「快去,找間客棧。」

半刻鐘后,三金城廣場的壯闊景象散了。

只因為,主角顧流雨,已經不在了。



某間客棧的某個房間中,流雨將燕子琛扛到床上,便焦急的想為他看看傷。

然某人才被她扔上塌,她手腕上忽便迎來了一陣力度,接著被那力度輕輕一翻,身子不穩的往床上落去。

撲通……

落在塌上,腦子暈暈晃晃的還沒緩過神兒,嬌軟的身上便壓下一人來。

「媳婦,那個人要娶你。沒安好心,絕對有別的圖謀。」燕子琛擦了擦唇上血跡,又一副神清氣爽的模樣,竟是出奇的清醒了,此時正定定的看著流雨。 「喂,天佑,找我什麼事呢?」

回座位上,蘇流影才起了電話,電話那頭傳來權天佑那滿是磁性的聲音。

「流影,昨天沒參加成海邊的音樂PARTY,剛才我問了一下主辦方,今晚還將舉辦一場,我們去參加吧!」

「好啊!」

對於權天佑的提議,蘇流影只是興趣缺缺的應了一聲,她今天的心情不佳,權天佑自然聽出來了。

「那下班我過來接你!」

權天佑並沒有指出她的心情欠佳,他沉聲說了句,「你下班了就收拾好東西出來等我就行!」

「好!我在老地方等你!」

「OK!」

掛了電話,權天佑抿唇,他知道蘇流影從爺爺來過別墅之後,心情一直就不是很好,他知道她在擔心什麼。但他權天佑是什麼人?他怎麼會任由權濤擺布?

但凡事瞬息萬變,他與蘇流影之間並沒有因權濤而動搖,卻不知日後會因為其他人而讓兩人經歷痛苦的折磨,這些都是后話了。

下了班,蘇流影站在離集團大門稍遠些的路邊,盯著路上的行人發獃。每個人都是行色匆匆的從不同的地方出來,又往不同的地方而去,從前她也是她們中的一員,只是現在她有了等待的人。

權天佑將車子開到她的面前了,她還沒有發現,還是繼續出神的看著前方。

「滴滴!」

汽車的喇叭聲驚醒了她,她看著車窗緩緩地降下,權天佑正痞痞的笑著,「美女,去哪兒?我捎你一程吧!報酬就是一個吻咋樣?」

「你個小樣兒!敢調戲我!」

上了車的蘇流影捶了他的肩膀一把,他故意瑟縮了一下,笑道,「女俠饒命,在下不敢了!」

氣氛頓時輕鬆起來,蘇流影的心情也放鬆開了,他看到她笑了,也跟著哈哈大笑起來。

權天佑的這一面要是讓其他人看到了,肯定要大跌眼鏡。他向來都是以冷酷出名,常年掛著一張冰山臉,但現在卻因蘇流影而在慢慢地融化了。

「對了,那個音樂會不是只辦一場嗎?怎麼還加辦了呢?」

蘇流影有看到網路上的新聞,對於又加辦了一場,確實有些好奇。

「哦,這種音樂會本來就是娛樂性質,看到大眾都喜歡,再加辦一場也不是什麼新鮮事!」

權天佑邊開著車,邊轉頭看了她一眼,「剛好你喜歡,那我就陪你去玩玩嘍!」

「你今天公司那邊不忙嗎?」

早上起來,蘇流影就聽到他在接電話了,以為他今天會很忙,不然很少那麼早就有人給他打電話的。

「再忙也要把手頭上的事情放下,陪陪你!」

權天佑臉上的笑容是溫暖的,他怎麼可能任由蘇流影這樣悶悶不樂下去?當然是要找些事情轉移她的注意力,至於權濤和黎家那邊,他已經想好了對策,並且也已經著手去進行了。

「天佑,你要是真的很忙,不用特意陪我的啦!」

蘇流影被他感動了,她當然很清楚,權天佑這是在哄她開心,但是權天佑說得對,只要他沒說讓她離開,她就只要站在他的身邊就好。 「絕對另有圖謀。」

燕子琛俊容冷酷,眉眼裡都盪著冷氣,皺著眉,一臉不滿。

嗯嗯,很不滿!

上門龍婿 為嘛半路殺出個程咬金來?

而且這個花痴女,似乎還挺欣賞玉璃那傢伙。

「你說的是醫尊大人呢?還是那個玉璃三王子?」

此人,這是沒暈裝暈的哦?

燕子琛:……

咬牙:「兩個。」

流雨漂亮的水眸正面迎上他的墨瞳,突然低笑,「他們圖謀不軌?那你呢?你又為何……唔……」

唇上突然壓下一陣濃烈的男性氣息。燕子琛懲罰似的啃咬了一下身下人,便野獸般的帖近了她,肆意的汲取起她帶給他的刺激。

「別啊……」流雨一把將他推開,「我身上臭死了,幾個月沒洗澡。」

真是的,此人也不嫌髒的哦,

燕子琛聞了聞,「香的。」

流雨:……

「媳婦,要不我去幫你放水洗澡。」
Свернуть

Уважаемые пользователи! Администрация сайта «Реальные отзывы» убедительно просит предоставлять конкретные факты (номер, дату заказа и проч.), чтобы мы не сочли ваш отзыв наговором конкурентов. Благодарим за понимание. Не подкрепленные фактами отзывы будут удаляться как неинформативные.

Оставить отзыв

Имя (обязательно):
Электропочта (не обязательно):

негативный отзыв нейтральный отзыв положительный отзы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