Бизнес » Заработок » Франчайзинг » Одежда и обувь
Медицина » Клиники / Больницы / Поликлиники

看到這一幕,眾人心頭都是突突直跳。

  • Дополнительно:
這薩亞滿,也太霸道了,人家送的禮物不滿意,就直接出手廢人。

張龍說的沒錯,這深海珍珠,雖然是人工煉製的,但比真正的深海珍珠效果並不差多少。

但就是這麼一點點差距,使得這禮物不能讓薩亞滿滿意。

薩亞滿不滿意,後果很嚴重。

。 「怎麼?皇兄不願意陪妹妹喝一杯嗎?」

雲清看沐北冥沒有喝酒,但是也沒看出有什麼不對勁,以為是皇兄對她有恨,連喝酒都不願。

「喝,自然會喝,皇妹的酒,就是毒藥也得喝下去。」

絕世邪神之縱橫異界 沐北冥微微一笑,把酒湊到了嘴邊,一口氣喝了下去。

這句話自然是試探。

「毒藥?哈哈,原來皇兄是擔心這個?你放心,你皇妹我還沒那麼傻,這時候給你下毒。」

「先不說你對我還有用,明天還得指著你,就說真是要你死,明天過後,有的是要你的命,為何我要擔起這個責任?」

雲清句句在理,似乎根本不屑給他下毒。

這次,沐北冥是肯定了,雲清不知情,而且雲清也喝了帶毒的酒。

這毒暫時不會發作,但是很可能,明日大戰一結束,他和雲清兩個人就一命嗚呼。

做這種事情的人。。。。

除了雲子俊,還會有誰有這個動機?

沐北冥還真是沒想過,這雲子俊,竟是如此的心狠手辣。

雲清可是他的合作夥伴,又是他的姑姑,而他這個皇帝,也是他的伯伯。。。。。

這雲家最狠的人,就是雲子俊啊。

看來這任何大陸的皇室都一樣,都難逃皇位的誘惑,只要有一個人有了野心想要爭權,那麼就會攪得整個皇室不得安寧。

沐北冥沒有提醒雲清。

他們自己狗咬狗,他當然不會提醒。

雲清自己做的孽,就該自己品嘗。

待雲清離去,沐北冥輕輕攤開衣袖,袖中的帕子已經全濕了,都是先前喝的酒,他悄悄吐到了袖子中。

七七,我們快該見面了。

沐北冥心中叫了一下七七,滿是期待。

此刻的他,並不知道七七這次沒有跟著部隊來,而是留在了綿城,更不知道白凝霜昏迷不醒的事情。

還以為七七肯定會過來,以為明日就可以見到七七。

翌日一大早,河內城和皇城兩個地方的大戰同時拉開了帷幕。

輕塵聽到綿城的消息,也是很激動,當然,這個時候,稍微有點頭腦的人都會知道今日會是決戰了。

所以,他一早就帶著軍隊守在了城樓上。

下面也如願的看到了叛賊的隊伍。

叛賊的數量很多,是他們的兩倍,而且裝備也十分精良,這幾日已經見識過了。

不過前些日子是一直沒見雲子俊和雲清兩個人,今日兩個人都到齊了。

這也是輕塵回來之後第一次見到這兩個原本應該是親人的人。

一個是他的兄弟,一個是他的姑姑。

這都是血親。

可是如今兵戎相見。

十幾年的外出漂泊,本以為回來會是親人團聚,輕塵從來沒想過會是這樣的團聚。

不免有些悲涼。

輕塵眼角已經飄起一絲的水霧,不過片刻便恢復了正常。

既然已經成了敵人,這些便不是他的親人。

父皇都能被他們抓去利用,還有什麼親情?

如今,他們是死敵,今日,不是你死便是我活。

站在輕塵身邊的自然是假扮成軍師的皇帝,看著地面大軍壓境,看著這些熟悉的容顏,就連那些士兵穿的衣服本來就是他們北海大陸的軍隊衣服。 張龍的事情,只是一個小插曲,根本無人放在心上,眾人該吃吃該喝喝,府邸內一派歡聲笑語燈紅酒綠,氣氛別提多融洽了。

只是,這融洽的氣氛才開始沒多久,就被打斷了。

三個不速之客出現在了府邸之中。

薩亞滿當時就皺眉了,來的竟然是三個殺手?

還是三個鐵面殺手!

還是三個半臉殺手!

「薩大人突破半步巨擘,可喜可賀,我西門吹雪特來恭賀。」

蕭讓大大咧咧的拱拱手,聲音很大,傳遍整個府邸,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你們怎麼進來的?」

薩亞滿皺眉道。

殺手,是嚴格禁止進入刺客的地盤的,就更別提這麼大搖大擺的闖入刺客的府邸之中了。

「薩大人,我們怎麼進來的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們為薩大人準備了一件絕世珍寶,我可以拍著胸脯說,這件珍寶,絕對是最珍貴的!」

「薩大人今兒肯定是收了不少好東西了吧?不過,在我的珍寶面前,那些所有的寶物加起來,都是一堆破爛!」

蕭讓昂首挺胸,聲音慷慨激昂。

蘇想的前半生 「閉嘴!垃圾一樣的殺手,身上能夠有什麼好東西,竟然也敢跑到這裡大放厥詞?」

「今兒是薩老弟大喜的日子,老子不願見紅,你這垃圾,立即跪下叩頭,哪來滾回哪去!」

「豬狗不如的東西,你在天池山就是一坨屎知道嗎,老子一根毫毛都比你珍貴,你竟然敢說老子的東西不如你?」

「就算今兒是薩大人大喜的日子,小爺不會在這裡殺你,但是,只要你走出這府邸,小爺將你碎屍萬段!」

「」

蕭讓那一番話,當真是讓宴席上炸開了鍋,所有人都義憤填膺,指著他怒罵不已。

一個垃圾,跑到半步巨擘的宴席之上,放言說他的寶物比他們的都要好,這太囂張了!

「小子,你說,你是來獻寶的?」

眾人都憤怒不已,唯有薩亞滿轉著別的心思,他看著蕭讓,沉聲發問。

「沒錯,薩大人,殺手不得踏入刺客的地盤,這點小人知之甚深,但小人還是來了,要不是小人對自己的寶物有著絕對的自信,又怎麼會冒此奇險,來到大人的宴席?」

蕭讓淡淡一笑。

「好,既然你如此說,那麼便將你的寶物拿出來,如果真如你所說,那是一件很珍貴的寶物,那麼本大人便赦免你冒犯之罪。」

「不過,如果你拿出來的東西不夠好,那麼,就休怪本大人手下不留情,廢掉你們三個廢物了!」

薩亞滿聲音先是柔和,再是嚴厲異常,說到「廢掉你們三個廢物」的時候,更是配合著一股冰冷的殺氣。

他這些花招對蕭讓半點作用都沒有,他朗聲道,「小人可以保證,所贈與的寶物天下無雙,薩大人看了一定會交口稱讚!」

「哼,別在那光知道說,趕緊將你那天下無雙的寶物拿出來,也好讓我等開開眼!」

「老子走南闖北多少年,什麼怪事沒見過,但今日之怪,卻是聞所未聞,老子倒要看看,一個最低等的殺手,到底要如何拿出勝過我等的寶物!」

「你要是拿不出來,不用薩大人動手,老子第一個饒你不過!」

「」

其餘賓客,也紛紛開口,警告、威脅蕭讓。

宴席上一片亂糟糟的,場面極度混亂。

「都他娘的給老子閉嘴!老子是送給薩大人禮物,又不是送給你們,好也罷差也罷,關你們屁事?」

蕭讓猛然一伸手,指著那些賓客就大罵起來。

亂糟糟的聲音刀砍一樣,猛然止住,整個府邸,都處在一種詭異的安靜之中。

一個殺手,竟然指著他們這一群刺客罵!

「草,找死!」

「老子殺了他!」

「」

這安靜只維持了一會,便再次炸了鍋,無數人拍案而起,身上涌動著滔天的殺氣,就要上去,將蕭讓擊殺。

「住手!」

關鍵時刻,薩亞滿一聲喝,止住了暴怒的眾人。

「小子,我只給你三息時間,要麼交出你所謂的寶物,要麼,死!」

薩亞滿冷冷看著蕭讓。

「讓我拿出寶物也行,我需要一個人的幫忙。」

蕭讓嘿嘿一笑。

「拿出禮物,需要人幫忙?」

「我這禮物很特殊,必須有一個人幫忙才行。」

「你需要誰的幫忙?」

薩亞滿問道。

「仇心仇大人!」

蕭讓道。

「哼,老子倒要看看,你葫蘆里到底賣的什麼葯!」

一個虯髯大漢冷哼著站了出來,一臉殺氣與不屑。

「好,仇大人,麻煩你過來,站到薩大人身旁。」

蕭讓對仇心道。

「這算什麼忙?」

仇心皺眉。

「我這寶物,威力太大,雖然薩大人神功蓋世修為無雙,但我仍舊擔心他會被我寶物所傷,你站在薩大人身旁,保護他。」

蕭讓道。

「哈哈,你的寶物竟然可以傷到薩老哥?」

仇心忍不住笑了起來,這殺手竟然說他的寶物可以傷害到半步巨擘,真真可笑至極。

「仇大人,您照做便是,小人所言是真是假,很快便見分曉,難道我這麼一個小小的鐵面殺手,還敢在諸位大人面前整什麼幺蛾子不成?」

蕭讓很認真的說道。

「仇心,你過來便是,我倒要看看,他能拿出來什麼東西。」

薩亞滿對仇心招招手。

仇心依言走過去。

「好了,廢物,可以拿出你的寶物了嗎?」

薩亞滿冷冷問道。

「可以了。」

蕭讓裝模作樣的將手伸進懷裡一陣翻找,將一張皺巴巴的小紙條給拿了出來,「薩大人,絕世奇珍在此!」

嘩!
這薩亞滿,也太霸道了,人家送的禮物不滿意,就直接出手廢人。

張龍說的沒錯,這深海珍珠,雖然是人工煉製的,但比真正的深海珍珠效果並不差多少。

但就是這麼一點點差距,使得這禮物不能讓薩亞滿滿意。

薩亞滿不滿意,後果很嚴重。

。 「怎麼?皇兄不願意陪妹妹喝一杯嗎?」

雲清看沐北冥沒有喝酒,但是也沒看出有什麼不對勁,以為是皇兄對她有恨,連喝酒都不願。

「喝,自然會喝,皇妹的酒,就是毒藥也得喝下去。」

絕世邪神之縱橫異界 沐北冥微微一笑,把酒湊到了嘴邊,一口氣喝了下去。

這句話自然是試探。

「毒藥?哈哈,原來皇兄是擔心這個?你放心,你皇妹我還沒那麼傻,這時候給你下毒。」

「先不說你對我還有用,明天還得指著你,就說真是要你死,明天過後,有的是要你的命,為何我要擔起這個責任?」

雲清句句在理,似乎根本不屑給他下毒。

這次,沐北冥是肯定了,雲清不知情,而且雲清也喝了帶毒的酒。

這毒暫時不會發作,但是很可能,明日大戰一結束,他和雲清兩個人就一命嗚呼。

做這種事情的人。。。。

除了雲子俊,還會有誰有這個動機?

沐北冥還真是沒想過,這雲子俊,竟是如此的心狠手辣。

雲清可是他的合作夥伴,又是他的姑姑,而他這個皇帝,也是他的伯伯。。。。。

這雲家最狠的人,就是雲子俊啊。

看來這任何大陸的皇室都一樣,都難逃皇位的誘惑,只要有一個人有了野心想要爭權,那麼就會攪得整個皇室不得安寧。

沐北冥沒有提醒雲清。

他們自己狗咬狗,他當然不會提醒。

雲清自己做的孽,就該自己品嘗。

待雲清離去,沐北冥輕輕攤開衣袖,袖中的帕子已經全濕了,都是先前喝的酒,他悄悄吐到了袖子中。

七七,我們快該見面了。

沐北冥心中叫了一下七七,滿是期待。

此刻的他,並不知道七七這次沒有跟著部隊來,而是留在了綿城,更不知道白凝霜昏迷不醒的事情。

還以為七七肯定會過來,以為明日就可以見到七七。

翌日一大早,河內城和皇城兩個地方的大戰同時拉開了帷幕。

輕塵聽到綿城的消息,也是很激動,當然,這個時候,稍微有點頭腦的人都會知道今日會是決戰了。

所以,他一早就帶著軍隊守在了城樓上。

下面也如願的看到了叛賊的隊伍。

叛賊的數量很多,是他們的兩倍,而且裝備也十分精良,這幾日已經見識過了。

不過前些日子是一直沒見雲子俊和雲清兩個人,今日兩個人都到齊了。

這也是輕塵回來之後第一次見到這兩個原本應該是親人的人。

一個是他的兄弟,一個是他的姑姑。

這都是血親。

可是如今兵戎相見。

十幾年的外出漂泊,本以為回來會是親人團聚,輕塵從來沒想過會是這樣的團聚。

不免有些悲涼。

輕塵眼角已經飄起一絲的水霧,不過片刻便恢復了正常。

既然已經成了敵人,這些便不是他的親人。

父皇都能被他們抓去利用,還有什麼親情?

如今,他們是死敵,今日,不是你死便是我活。

站在輕塵身邊的自然是假扮成軍師的皇帝,看著地面大軍壓境,看著這些熟悉的容顏,就連那些士兵穿的衣服本來就是他們北海大陸的軍隊衣服。 張龍的事情,只是一個小插曲,根本無人放在心上,眾人該吃吃該喝喝,府邸內一派歡聲笑語燈紅酒綠,氣氛別提多融洽了。

只是,這融洽的氣氛才開始沒多久,就被打斷了。

三個不速之客出現在了府邸之中。

薩亞滿當時就皺眉了,來的竟然是三個殺手?

還是三個鐵面殺手!

還是三個半臉殺手!

「薩大人突破半步巨擘,可喜可賀,我西門吹雪特來恭賀。」

蕭讓大大咧咧的拱拱手,聲音很大,傳遍整個府邸,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你們怎麼進來的?」

薩亞滿皺眉道。

殺手,是嚴格禁止進入刺客的地盤的,就更別提這麼大搖大擺的闖入刺客的府邸之中了。

「薩大人,我們怎麼進來的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們為薩大人準備了一件絕世珍寶,我可以拍著胸脯說,這件珍寶,絕對是最珍貴的!」

「薩大人今兒肯定是收了不少好東西了吧?不過,在我的珍寶面前,那些所有的寶物加起來,都是一堆破爛!」

蕭讓昂首挺胸,聲音慷慨激昂。

蘇想的前半生 「閉嘴!垃圾一樣的殺手,身上能夠有什麼好東西,竟然也敢跑到這裡大放厥詞?」

「今兒是薩老弟大喜的日子,老子不願見紅,你這垃圾,立即跪下叩頭,哪來滾回哪去!」

「豬狗不如的東西,你在天池山就是一坨屎知道嗎,老子一根毫毛都比你珍貴,你竟然敢說老子的東西不如你?」

「就算今兒是薩大人大喜的日子,小爺不會在這裡殺你,但是,只要你走出這府邸,小爺將你碎屍萬段!」

「」

蕭讓那一番話,當真是讓宴席上炸開了鍋,所有人都義憤填膺,指著他怒罵不已。

一個垃圾,跑到半步巨擘的宴席之上,放言說他的寶物比他們的都要好,這太囂張了!

「小子,你說,你是來獻寶的?」

眾人都憤怒不已,唯有薩亞滿轉著別的心思,他看著蕭讓,沉聲發問。

「沒錯,薩大人,殺手不得踏入刺客的地盤,這點小人知之甚深,但小人還是來了,要不是小人對自己的寶物有著絕對的自信,又怎麼會冒此奇險,來到大人的宴席?」

蕭讓淡淡一笑。

「好,既然你如此說,那麼便將你的寶物拿出來,如果真如你所說,那是一件很珍貴的寶物,那麼本大人便赦免你冒犯之罪。」

「不過,如果你拿出來的東西不夠好,那麼,就休怪本大人手下不留情,廢掉你們三個廢物了!」

薩亞滿聲音先是柔和,再是嚴厲異常,說到「廢掉你們三個廢物」的時候,更是配合著一股冰冷的殺氣。

他這些花招對蕭讓半點作用都沒有,他朗聲道,「小人可以保證,所贈與的寶物天下無雙,薩大人看了一定會交口稱讚!」

「哼,別在那光知道說,趕緊將你那天下無雙的寶物拿出來,也好讓我等開開眼!」

「老子走南闖北多少年,什麼怪事沒見過,但今日之怪,卻是聞所未聞,老子倒要看看,一個最低等的殺手,到底要如何拿出勝過我等的寶物!」

「你要是拿不出來,不用薩大人動手,老子第一個饒你不過!」

「」

其餘賓客,也紛紛開口,警告、威脅蕭讓。

宴席上一片亂糟糟的,場面極度混亂。

「都他娘的給老子閉嘴!老子是送給薩大人禮物,又不是送給你們,好也罷差也罷,關你們屁事?」

蕭讓猛然一伸手,指著那些賓客就大罵起來。

亂糟糟的聲音刀砍一樣,猛然止住,整個府邸,都處在一種詭異的安靜之中。

一個殺手,竟然指著他們這一群刺客罵!

「草,找死!」

「老子殺了他!」

「」

這安靜只維持了一會,便再次炸了鍋,無數人拍案而起,身上涌動著滔天的殺氣,就要上去,將蕭讓擊殺。

「住手!」

關鍵時刻,薩亞滿一聲喝,止住了暴怒的眾人。

「小子,我只給你三息時間,要麼交出你所謂的寶物,要麼,死!」

薩亞滿冷冷看著蕭讓。

「讓我拿出寶物也行,我需要一個人的幫忙。」

蕭讓嘿嘿一笑。

「拿出禮物,需要人幫忙?」

「我這禮物很特殊,必須有一個人幫忙才行。」

「你需要誰的幫忙?」

薩亞滿問道。

「仇心仇大人!」

蕭讓道。

「哼,老子倒要看看,你葫蘆里到底賣的什麼葯!」

一個虯髯大漢冷哼著站了出來,一臉殺氣與不屑。

「好,仇大人,麻煩你過來,站到薩大人身旁。」

蕭讓對仇心道。

「這算什麼忙?」

仇心皺眉。

「我這寶物,威力太大,雖然薩大人神功蓋世修為無雙,但我仍舊擔心他會被我寶物所傷,你站在薩大人身旁,保護他。」

蕭讓道。

「哈哈,你的寶物竟然可以傷到薩老哥?」

仇心忍不住笑了起來,這殺手竟然說他的寶物可以傷害到半步巨擘,真真可笑至極。

「仇大人,您照做便是,小人所言是真是假,很快便見分曉,難道我這麼一個小小的鐵面殺手,還敢在諸位大人面前整什麼幺蛾子不成?」

蕭讓很認真的說道。

「仇心,你過來便是,我倒要看看,他能拿出來什麼東西。」

薩亞滿對仇心招招手。

仇心依言走過去。

「好了,廢物,可以拿出你的寶物了嗎?」

薩亞滿冷冷問道。

「可以了。」

蕭讓裝模作樣的將手伸進懷裡一陣翻找,將一張皺巴巴的小紙條給拿了出來,「薩大人,絕世奇珍在此!」

嘩!
Свернуть

Уважаемые пользователи! Администрация сайта «Реальные отзывы» убедительно просит предоставлять конкретные факты (номер, дату заказа и проч.), чтобы мы не сочли ваш отзыв наговором конкурентов. Благодарим за понимание. Не подкрепленные фактами отзывы будут удаляться как неинформативные.

Оставить отзыв

Имя (обязательно):
Электропочта (не обязательно):

негативный отзыв нейтральный отзыв положительный отзы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