Медицина
Сайты » Доски объявлений » Автомобили, транспорт

終於試探出他們的底細,項章鬆了口氣。插話的人很蠢,項章一聽就明白,他們手裡的資料不多,否則怎麼認為總管是陣法塔里最大,連小黑貓的存在也不知道?

  • Дополнительно:
項章乾脆吹大點,說道:「這傀儡在陣法塔地位很低,他是第一層的總管,專門負責跑腿打雜的,應該跟一個家族裡的門房雜役頭的地位差不多,陣法塔有九層,比他地位高的大有人在,就連在傀儡里他都排不上號,陣法塔隨便哪只戰鬥傀儡地位都比他高。」

「戰鬥傀儡!這些還不算戰鬥傀儡嗎?」

項章連連搖頭:「總管是雜役頭,他手下全是雜役。戰鬥傀儡在二層以上,不會到第一層來。」

「總共有多少戰鬥傀儡?」

「不知道,不過可以計算出來,陣法塔有九公里方圓,等於每層都是八十一平方公里。我上過第二層,在第二層人沒看到幾個,但戰鬥傀儡滿眼都是,......。」項章心裡暗道:「嚇死你們。」

對方聽后再無聲息,不久三個憲兵走進來,解開了項章身上的綁縛,送上食物和飲水,例行公事般問完了後面的經歷。

幾個憲兵問完後退出審訊室,留下項章一個人房間里,沒過多久,牆壁上彈出光屏,一個威猛的白人壯漢出現在光屏里,自我介紹到:「項章,我是基洛,西部軍團司令官基洛。」 無極城,城主府。

填房重生攻略 「匈奴右谷蠡王部情報探查的如何了?」

馮易端坐在上首,神色肅然的朝著公羊望舒問道。

「回主公,上次大戰之後,我們便向匈奴派遣了大量探子;

尤其是並無暗星布置的右谷蠡王部,通過派遣商隊、相馬師、走方郎中等手段,前後探出了很多東西。

匈奴目前勢力最強的自是單于王庭,其下的便是四方護衛部。

這四方護衛部分別是左賢王部、右賢王部、左谷蠡王部以及右谷蠡王部。

左右賢王部都是大部,左右谷蠡王部則是小部。

其中左賢王部在四方中最強,往下依次是右賢王部、右谷蠡王部,而左谷蠡王部相對最弱。

右谷蠡王名叫賀賴蒼梧,野心很大,雖然面對單于王庭以及左右賢王時十分謙卑,可爭起功來卻絲毫不曾謙虛。

而且其對於左谷蠡王近年來的打擊和壓制力度很強,大有要將左谷蠡王部吞併的態勢。

原本右谷蠡王部有著近兩百萬的常備士卒,但是上次一戰被我們屠滅三十餘萬,再加上與晉王朝的戰鬥;

所以,目前右谷蠡王部總共剩下常備士卒約一百六十餘萬。

其中深諳控弦之道的騎兵足有六十萬,剩下的雖是步卒編製,可隨時都能騎上自家馬匹成為騎兵。

草原馬匹資源十分豐富,那些普通人家的馬匹雖有些駑劣,可比起步卒的兩條腿要快多了。

另外,匈奴人生於廣袤草原,長於群獸奔逃之境,故而幾乎每個成年人都能使得一把好弓。

可以說每個成年匈奴人都是不錯的弓箭手,所以除了那些常備兵員外,匈奴人隨時都能再拉起一支規模更為龐大的僕從軍來。」

聽完公羊望舒的回答,馮易若有所思的微微點頭。

好一會兒后,馮易忽然有些疑惑的問道:

「你說右谷蠡王部大有吞併左谷蠡王部的態勢,這是怎麼一回事?

難不成匈奴單于王庭還能眼睜睜的看著自己內部的人互相殘殺不成?」

公羊望舒摸摸鬍子回道:

「回主公,匈奴人的思維方式和行事習慣跟我們有著很大的不同。

在他們的觀念之中,只有真正的勇士才配得上最豐厚的收穫。

所以,倘若一方勢強,而一方則越來越頹敗,當兩方之間的差距越來越大時,他們是默許強勢一方吞併弱勢一方的。

因為強勢的那方不論其他方面如何,單就是壯大勢力這方面便足以值得稱道和肯定。

當其吞併弱勢一方,定然能夠大大壯大實力。

如此一來,也就更能夠在對外拓展勢力空間時發揮更強的作用,匈奴的總體勢力也就能夠得到提升。

為了匈奴的發展,這種物競天擇的方式可以說一直備受推崇。

當然,倘若兩方勢力相差並不大,那單于王庭是不可能允許他們開戰的。

因為那樣只會白白的損耗內部實力而沒有絲毫意義。

另外,單于王庭也不會眼睜睜的看著哪一方的實力發展到危及到自身統治的地步。」

「原來如此。」

馮易輕輕吐出四個字,眼中卻是閃爍著深沉的光澤,似是在籌謀著什麼東西……

「對了,右谷蠡王部可有王城?」

「回主公,匈奴的勢力範圍很大,除了單于王庭的中央王庭是一級皇城外,其他四方護衛部都有著一座王城。

其中,左右賢王部都是二級王城,而左右谷蠡王部則是一級王城。

只不過,與中原大地不同,他們的中心統治區域雖然被叫做城,但其實並無多麼高大的城牆;

畢竟草原之上並無那般多的山石供他們鑄造大型城牆。

右谷蠡王部的城牆便只有十幾米高,而且是由厚木聚攏而起。」

馮易聽完后更是雙眼一亮,嘴角亦是不知不覺的露出一絲笑容來。

「再說說左谷蠡王部的情況。」

「諾!左谷蠡王名叫丘林平邯,其年事已高,兼且身染重病,所以對於通知左谷蠡王部有些力不從心;

很多將領都有些蠢蠢欲動,甚至已然有好幾人帶領自己的麾下和部署牧民投靠了右谷蠡王。

此時左谷蠡王部總共只剩下一百餘萬控弦之士,其勢力已然十分虛弱;

倘若再有人繼續退出、投向其他勢力,那左谷蠡王部的情勢便真的危險了。」

馮易不由眉頭微皺,思慮半晌后再度問道:「那丘林平邯可有子女?」

「傳聞丘林平邯有一個女兒,但很少有人見過,關於其事迹也很少有傳出。

故而對於丘林平邯的這個女兒,就算是左谷蠡王內部的人都鮮少知道,甚至都不曾知曉其名諱。」

馮易臉色微沉,看來事情有些麻煩了。

原本按他的想法,是想要設法聯合左谷蠡王部屠滅右谷蠡王部的。

畢竟這樣一來的話,不但可以免去匈奴惱羞成怒之下大舉來攻,同時還可以收穫一個不錯的盟友;

紫霄衛的升階問題一直困擾著他,倘若能夠與匈奴左谷蠡王部結下深厚的友誼,甚至是暗中直接將其掌控;

那便能使得紫霄衛的升階問題再也不成問題,同時還有希望埋下一顆銳利的釘子,將來定然能夠派上大用場。

只是眼下看來,這個想法恐怕並不是那般容易的能夠實現。

手指在座椅的扶手上輕輕的叩擊著,馮易微微閉眼靜靜地沉思著。

良久,馮易驀然睜開眼來,其中閃爍著堅定之色。

他已然打定了主意,這左谷蠡王部之行,也只能他親自前往一趟了。

「望舒,武器裝備以及糧草輜重準備的如何了?」

「回主公,都已準備妥當,就等您收進陰陽戒了。

只是,主公啊,您真的要只帶兩萬紫霄衛前往征伐匈奴右谷蠡王部?

此事太過冒險,還望您三思啊!」

公羊望舒眼中帶著濃濃的擔憂之色,顯然對於馮易的決定很是揪心。

馮易搖搖頭笑道:「草原乃是游牧民族的天下,乃是騎兵的天下。

此次深入匈奴腹地,確實有些兇險。

但正因為兇險,所以才更要輕裝簡員。

只有這樣,才能如蛟龍般快速機動、興風作浪而不被敵人抓住。

望舒放心,兩萬紫霄衛如果使用得當,足以抵擋上百萬甚至數百萬大軍之力。

右谷蠡王部雖然勢大,但卻是分散開來的。

只要一步步蠶食,定然能夠給予其沉重打擊,甚至是徹底屠滅!

而且我有陰陽戒在手,大軍的補給根本不是問題。

沒了後勤之虞,兩萬紫霄衛便是永動的殺戮機器,此戰並不需太過於擔憂。

另外,若是我此行能說服左谷蠡王部相助,那我們的壓力便要小很多。

所以,望舒盡可安心。」

公羊望舒猛地臉色一變,大驚道:「主公,您的意思是要親自前往左谷蠡王部交涉?

不行!這萬萬不可!

主公萬金之軀,豈可輕易犯險?

若是被匈奴人知道了您的身份,而且心懷不軌之心的話,您的安危便根本無法確保!

主公,勸服左谷蠡王部的事還是交由望舒吧,您是萬萬不能前往的!」

馮易輕笑一聲安慰道:「望舒不必如此。

左谷蠡王部形勢複雜,非我親自前行不能成事。

另外,以我的手段,匈奴人想要我的命可沒那麼簡單!

更何況,有著惡來、仲康以及阿虎三人的護衛,你覺得匈奴之中可有人能夠對我造成威脅?」

公羊望舒不由一陣遲疑,還待要勸說時卻被馮易擺擺手打斷,無奈只得點點頭默認。

「好了,就這般決定了。

命令子龍率領兩萬紫霄衛出發,並在黔陽坪隱軍等候,待我完成左谷蠡王部之行便會前往與其匯合。

不論左谷蠡王部之行是否成功,對於右谷蠡王部的征伐都不能放棄。」

此次率領紫霄衛大軍的將領人選馮易選擇了趙雲,一則趙雲實力高強,而且熟讀兵法,對於統兵之道很有心得;

其統率能力極強,對於紫霄衛的戰力增幅很大,而安敬思等人要鎮守幽州,所以此行非趙雲不可。

二則是要趁機不斷的對趙雲完成紫霄洗禮。

雖然趙雲的忠義極其出名,可只有完成紫霄洗禮,馮易才能真正的放心。

公羊望舒有些遲疑的開口道:

「主公,若是未能勸服左谷蠡王部的話,屠滅右谷蠡王部之後,吾等的境遇恐怕會十分艱難啊。

倘若匈奴單于大怒之下命令匈奴大軍大舉來攻,無極城恐怕很難守住……」

馮易冷笑一聲道:

「倘若右谷蠡王部的屍山血海還不足以讓匈奴膽顫,那我不介意讓匈奴體會一下什麼叫做閻王的怒火!

大不了調遣幽州數百萬大軍齊聚無極城,匈奴若當真敢來,定叫其浮屍千里!

茫茫草原之上興許我還會怕他匈奴三分,可若是依關而守,匈奴來多少人我便屠滅多少人!」

公羊望舒聞言只得暗嘆一聲不再說話。

與匈奴全面開展無疑是極其不明智的,因為那樣肯定會兩敗俱傷,而且無極軍好不容易得到的休養時機也會被浪費掉。

只是既然主公已經下定決心,那他也不好再勸阻,只能全力輔助主公完成洶湧的大戰了。 更新時間:2013-11-23

寬額大眼,濃眉挺鼻,大嘴方頜,整張臉像用刀斧劈出來的,配上花白的短髮,不動如山的身體,基洛身穿家常袍站在那裡,但一股沛然的壓力從光屏中源源不斷的發散開,除了不怒自威項章已經不知道該怎麼去形容。

「項章,伯伯第一次見你,想不到會在審訊室。你受委屈了,但軍法本就無情,希望你能夠理解。」

眼前這老軍人項章一直十分欽佩,在垃圾星,他不知道聽過多少次基洛的傳奇經歷。

一百年前,中心族突然把戰鬥星劃成歷練區,當時,中心族無數的冒險者加入戰鬥序列,冒險者專業的狩獵手段,豐富的山地叢林作戰經驗,長期跟靈獸搏鬥養成的血腥殘暴性格,沒有一樣是聯邦軍人比得上的。

毫無意外,當時戰鬥星上聯邦方面的局勢迅速惡化,以至於被敵人打到了基地的門口,之後的數十年西部軍團稱為黑色歲月,聯邦軍人只能龜縮在大本營,大白天的,冒險者敢在城牆下耀武揚威,如果不是怕戰鬥升級,中心族要攻取基地十分容易。

屈辱直到基洛加入軍隊才結束。基洛一加入軍隊就走出基地,一個人在野外作戰三年,三年後,聯邦第一次有士兵活著回來,基洛也從小兵積功升到上校。

在分戰鬥部隊時,基洛申請成為新兵營教官,他從全聯邦招收優秀的進化者,組建特種戰隊,秦叔趙狂印他們紛紛被招收進軍隊,基洛親自訓練這支部隊,並且身任隊長帶領他們上戰鬥星,跟中心族冒險者浴血奮戰三年,一千人過去,兩百人回來,可以說,這支聞名全軍的特種戰隊是從屍山血海里爬出來的。

以秦叔他們為核心,基洛創建了泣血山脈里的基地,基地里唯一訓練手段就是上戰鬥星實戰,每年從裡面都要走出了成千上萬的戰鬥英雄。原來在聯邦,進化者隸屬於太空艦隊,主要訓練的是機甲作戰,但基洛改變了這一切,他跑到組星去遊說兩年,終於使議會批准組建五百支進化者部隊,而這支部隊的校級以上軍官基本都出自基洛門下。

可以這樣說,在戰鬥星,基洛一手把聯邦和中心族的局勢扳平,徹底結束了黑色歲月,洗刷乾淨了西部軍團的恥辱歷史。

秦叔說起當年的光輝歲月時,那意氣風發的神情,項章現在都歷歷在目。

對這個老人,項章原來十分敬重,所以發現基洛跟黑玫瑰有干係后,他才會震驚和惶恐。

黑玫瑰公司是個老牌的回收公司,這公司一直靠壓迫平民和孤兒獲利,後來發展到使用禁藥製造武者,圈養平民壯大家族,在項章心裡,這家公司等同於邪惡,基洛怎麼會跟他們聯繫上?
項章乾脆吹大點,說道:「這傀儡在陣法塔地位很低,他是第一層的總管,專門負責跑腿打雜的,應該跟一個家族裡的門房雜役頭的地位差不多,陣法塔有九層,比他地位高的大有人在,就連在傀儡里他都排不上號,陣法塔隨便哪只戰鬥傀儡地位都比他高。」

「戰鬥傀儡!這些還不算戰鬥傀儡嗎?」

項章連連搖頭:「總管是雜役頭,他手下全是雜役。戰鬥傀儡在二層以上,不會到第一層來。」

「總共有多少戰鬥傀儡?」

「不知道,不過可以計算出來,陣法塔有九公里方圓,等於每層都是八十一平方公里。我上過第二層,在第二層人沒看到幾個,但戰鬥傀儡滿眼都是,......。」項章心裡暗道:「嚇死你們。」

對方聽后再無聲息,不久三個憲兵走進來,解開了項章身上的綁縛,送上食物和飲水,例行公事般問完了後面的經歷。

幾個憲兵問完後退出審訊室,留下項章一個人房間里,沒過多久,牆壁上彈出光屏,一個威猛的白人壯漢出現在光屏里,自我介紹到:「項章,我是基洛,西部軍團司令官基洛。」 無極城,城主府。

填房重生攻略 「匈奴右谷蠡王部情報探查的如何了?」

馮易端坐在上首,神色肅然的朝著公羊望舒問道。

「回主公,上次大戰之後,我們便向匈奴派遣了大量探子;

尤其是並無暗星布置的右谷蠡王部,通過派遣商隊、相馬師、走方郎中等手段,前後探出了很多東西。

匈奴目前勢力最強的自是單于王庭,其下的便是四方護衛部。

這四方護衛部分別是左賢王部、右賢王部、左谷蠡王部以及右谷蠡王部。

左右賢王部都是大部,左右谷蠡王部則是小部。

其中左賢王部在四方中最強,往下依次是右賢王部、右谷蠡王部,而左谷蠡王部相對最弱。

右谷蠡王名叫賀賴蒼梧,野心很大,雖然面對單于王庭以及左右賢王時十分謙卑,可爭起功來卻絲毫不曾謙虛。

而且其對於左谷蠡王近年來的打擊和壓制力度很強,大有要將左谷蠡王部吞併的態勢。

原本右谷蠡王部有著近兩百萬的常備士卒,但是上次一戰被我們屠滅三十餘萬,再加上與晉王朝的戰鬥;

所以,目前右谷蠡王部總共剩下常備士卒約一百六十餘萬。

其中深諳控弦之道的騎兵足有六十萬,剩下的雖是步卒編製,可隨時都能騎上自家馬匹成為騎兵。

草原馬匹資源十分豐富,那些普通人家的馬匹雖有些駑劣,可比起步卒的兩條腿要快多了。

另外,匈奴人生於廣袤草原,長於群獸奔逃之境,故而幾乎每個成年人都能使得一把好弓。

可以說每個成年匈奴人都是不錯的弓箭手,所以除了那些常備兵員外,匈奴人隨時都能再拉起一支規模更為龐大的僕從軍來。」

聽完公羊望舒的回答,馮易若有所思的微微點頭。

好一會兒后,馮易忽然有些疑惑的問道:

「你說右谷蠡王部大有吞併左谷蠡王部的態勢,這是怎麼一回事?

難不成匈奴單于王庭還能眼睜睜的看著自己內部的人互相殘殺不成?」

公羊望舒摸摸鬍子回道:

「回主公,匈奴人的思維方式和行事習慣跟我們有著很大的不同。

在他們的觀念之中,只有真正的勇士才配得上最豐厚的收穫。

所以,倘若一方勢強,而一方則越來越頹敗,當兩方之間的差距越來越大時,他們是默許強勢一方吞併弱勢一方的。

因為強勢的那方不論其他方面如何,單就是壯大勢力這方面便足以值得稱道和肯定。

當其吞併弱勢一方,定然能夠大大壯大實力。

如此一來,也就更能夠在對外拓展勢力空間時發揮更強的作用,匈奴的總體勢力也就能夠得到提升。

為了匈奴的發展,這種物競天擇的方式可以說一直備受推崇。

當然,倘若兩方勢力相差並不大,那單于王庭是不可能允許他們開戰的。

因為那樣只會白白的損耗內部實力而沒有絲毫意義。

另外,單于王庭也不會眼睜睜的看著哪一方的實力發展到危及到自身統治的地步。」

「原來如此。」

馮易輕輕吐出四個字,眼中卻是閃爍著深沉的光澤,似是在籌謀著什麼東西……

「對了,右谷蠡王部可有王城?」

「回主公,匈奴的勢力範圍很大,除了單于王庭的中央王庭是一級皇城外,其他四方護衛部都有著一座王城。

其中,左右賢王部都是二級王城,而左右谷蠡王部則是一級王城。

只不過,與中原大地不同,他們的中心統治區域雖然被叫做城,但其實並無多麼高大的城牆;

畢竟草原之上並無那般多的山石供他們鑄造大型城牆。

右谷蠡王部的城牆便只有十幾米高,而且是由厚木聚攏而起。」

馮易聽完后更是雙眼一亮,嘴角亦是不知不覺的露出一絲笑容來。

「再說說左谷蠡王部的情況。」

「諾!左谷蠡王名叫丘林平邯,其年事已高,兼且身染重病,所以對於通知左谷蠡王部有些力不從心;

很多將領都有些蠢蠢欲動,甚至已然有好幾人帶領自己的麾下和部署牧民投靠了右谷蠡王。

此時左谷蠡王部總共只剩下一百餘萬控弦之士,其勢力已然十分虛弱;

倘若再有人繼續退出、投向其他勢力,那左谷蠡王部的情勢便真的危險了。」

馮易不由眉頭微皺,思慮半晌后再度問道:「那丘林平邯可有子女?」

「傳聞丘林平邯有一個女兒,但很少有人見過,關於其事迹也很少有傳出。

故而對於丘林平邯的這個女兒,就算是左谷蠡王內部的人都鮮少知道,甚至都不曾知曉其名諱。」

馮易臉色微沉,看來事情有些麻煩了。

原本按他的想法,是想要設法聯合左谷蠡王部屠滅右谷蠡王部的。

畢竟這樣一來的話,不但可以免去匈奴惱羞成怒之下大舉來攻,同時還可以收穫一個不錯的盟友;

紫霄衛的升階問題一直困擾著他,倘若能夠與匈奴左谷蠡王部結下深厚的友誼,甚至是暗中直接將其掌控;

那便能使得紫霄衛的升階問題再也不成問題,同時還有希望埋下一顆銳利的釘子,將來定然能夠派上大用場。

只是眼下看來,這個想法恐怕並不是那般容易的能夠實現。

手指在座椅的扶手上輕輕的叩擊著,馮易微微閉眼靜靜地沉思著。

良久,馮易驀然睜開眼來,其中閃爍著堅定之色。

他已然打定了主意,這左谷蠡王部之行,也只能他親自前往一趟了。

「望舒,武器裝備以及糧草輜重準備的如何了?」

「回主公,都已準備妥當,就等您收進陰陽戒了。

只是,主公啊,您真的要只帶兩萬紫霄衛前往征伐匈奴右谷蠡王部?

此事太過冒險,還望您三思啊!」

公羊望舒眼中帶著濃濃的擔憂之色,顯然對於馮易的決定很是揪心。

馮易搖搖頭笑道:「草原乃是游牧民族的天下,乃是騎兵的天下。

此次深入匈奴腹地,確實有些兇險。

但正因為兇險,所以才更要輕裝簡員。

只有這樣,才能如蛟龍般快速機動、興風作浪而不被敵人抓住。

望舒放心,兩萬紫霄衛如果使用得當,足以抵擋上百萬甚至數百萬大軍之力。

右谷蠡王部雖然勢大,但卻是分散開來的。

只要一步步蠶食,定然能夠給予其沉重打擊,甚至是徹底屠滅!

而且我有陰陽戒在手,大軍的補給根本不是問題。

沒了後勤之虞,兩萬紫霄衛便是永動的殺戮機器,此戰並不需太過於擔憂。

另外,若是我此行能說服左谷蠡王部相助,那我們的壓力便要小很多。

所以,望舒盡可安心。」

公羊望舒猛地臉色一變,大驚道:「主公,您的意思是要親自前往左谷蠡王部交涉?

不行!這萬萬不可!

主公萬金之軀,豈可輕易犯險?

若是被匈奴人知道了您的身份,而且心懷不軌之心的話,您的安危便根本無法確保!

主公,勸服左谷蠡王部的事還是交由望舒吧,您是萬萬不能前往的!」

馮易輕笑一聲安慰道:「望舒不必如此。

左谷蠡王部形勢複雜,非我親自前行不能成事。

另外,以我的手段,匈奴人想要我的命可沒那麼簡單!

更何況,有著惡來、仲康以及阿虎三人的護衛,你覺得匈奴之中可有人能夠對我造成威脅?」

公羊望舒不由一陣遲疑,還待要勸說時卻被馮易擺擺手打斷,無奈只得點點頭默認。

「好了,就這般決定了。

命令子龍率領兩萬紫霄衛出發,並在黔陽坪隱軍等候,待我完成左谷蠡王部之行便會前往與其匯合。

不論左谷蠡王部之行是否成功,對於右谷蠡王部的征伐都不能放棄。」

此次率領紫霄衛大軍的將領人選馮易選擇了趙雲,一則趙雲實力高強,而且熟讀兵法,對於統兵之道很有心得;

其統率能力極強,對於紫霄衛的戰力增幅很大,而安敬思等人要鎮守幽州,所以此行非趙雲不可。

二則是要趁機不斷的對趙雲完成紫霄洗禮。

雖然趙雲的忠義極其出名,可只有完成紫霄洗禮,馮易才能真正的放心。

公羊望舒有些遲疑的開口道:

「主公,若是未能勸服左谷蠡王部的話,屠滅右谷蠡王部之後,吾等的境遇恐怕會十分艱難啊。

倘若匈奴單于大怒之下命令匈奴大軍大舉來攻,無極城恐怕很難守住……」

馮易冷笑一聲道:

「倘若右谷蠡王部的屍山血海還不足以讓匈奴膽顫,那我不介意讓匈奴體會一下什麼叫做閻王的怒火!

大不了調遣幽州數百萬大軍齊聚無極城,匈奴若當真敢來,定叫其浮屍千里!

茫茫草原之上興許我還會怕他匈奴三分,可若是依關而守,匈奴來多少人我便屠滅多少人!」

公羊望舒聞言只得暗嘆一聲不再說話。

與匈奴全面開展無疑是極其不明智的,因為那樣肯定會兩敗俱傷,而且無極軍好不容易得到的休養時機也會被浪費掉。

只是既然主公已經下定決心,那他也不好再勸阻,只能全力輔助主公完成洶湧的大戰了。 更新時間:2013-11-23

寬額大眼,濃眉挺鼻,大嘴方頜,整張臉像用刀斧劈出來的,配上花白的短髮,不動如山的身體,基洛身穿家常袍站在那裡,但一股沛然的壓力從光屏中源源不斷的發散開,除了不怒自威項章已經不知道該怎麼去形容。

「項章,伯伯第一次見你,想不到會在審訊室。你受委屈了,但軍法本就無情,希望你能夠理解。」

眼前這老軍人項章一直十分欽佩,在垃圾星,他不知道聽過多少次基洛的傳奇經歷。

一百年前,中心族突然把戰鬥星劃成歷練區,當時,中心族無數的冒險者加入戰鬥序列,冒險者專業的狩獵手段,豐富的山地叢林作戰經驗,長期跟靈獸搏鬥養成的血腥殘暴性格,沒有一樣是聯邦軍人比得上的。

毫無意外,當時戰鬥星上聯邦方面的局勢迅速惡化,以至於被敵人打到了基地的門口,之後的數十年西部軍團稱為黑色歲月,聯邦軍人只能龜縮在大本營,大白天的,冒險者敢在城牆下耀武揚威,如果不是怕戰鬥升級,中心族要攻取基地十分容易。

屈辱直到基洛加入軍隊才結束。基洛一加入軍隊就走出基地,一個人在野外作戰三年,三年後,聯邦第一次有士兵活著回來,基洛也從小兵積功升到上校。

在分戰鬥部隊時,基洛申請成為新兵營教官,他從全聯邦招收優秀的進化者,組建特種戰隊,秦叔趙狂印他們紛紛被招收進軍隊,基洛親自訓練這支部隊,並且身任隊長帶領他們上戰鬥星,跟中心族冒險者浴血奮戰三年,一千人過去,兩百人回來,可以說,這支聞名全軍的特種戰隊是從屍山血海里爬出來的。

以秦叔他們為核心,基洛創建了泣血山脈里的基地,基地里唯一訓練手段就是上戰鬥星實戰,每年從裡面都要走出了成千上萬的戰鬥英雄。原來在聯邦,進化者隸屬於太空艦隊,主要訓練的是機甲作戰,但基洛改變了這一切,他跑到組星去遊說兩年,終於使議會批准組建五百支進化者部隊,而這支部隊的校級以上軍官基本都出自基洛門下。

可以這樣說,在戰鬥星,基洛一手把聯邦和中心族的局勢扳平,徹底結束了黑色歲月,洗刷乾淨了西部軍團的恥辱歷史。

秦叔說起當年的光輝歲月時,那意氣風發的神情,項章現在都歷歷在目。

對這個老人,項章原來十分敬重,所以發現基洛跟黑玫瑰有干係后,他才會震驚和惶恐。

黑玫瑰公司是個老牌的回收公司,這公司一直靠壓迫平民和孤兒獲利,後來發展到使用禁藥製造武者,圈養平民壯大家族,在項章心裡,這家公司等同於邪惡,基洛怎麼會跟他們聯繫上?
Свернуть

Уважаемые пользователи! Администрация сайта «Реальные отзывы» убедительно просит предоставлять конкретные факты (номер, дату заказа и проч.), чтобы мы не сочли ваш отзыв наговором конкурентов. Благодарим за понимание. Не подкрепленные фактами отзывы будут удаляться как неинформативные.

Оставить отзыв

Имя (обязательно):
Электропочта (не обязательно):

негативный отзыв нейтральный отзыв положительный отзы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