Бизнес » Заработок » В Интернете » На кликах
Косметика и личная гигиена

齊道臨被震的倒退,一步一吐血,但是那青銅棺卻發生了異變,自主在開啟,最後棺蓋打開了小半。

  • Дополнительно:
不僅石昊瞠目結舌,就是齊道臨也發獃,他只是最後一試而已,居然導致了這種變化,真的要開棺成功了。

光雨衝起,聖潔無暇,自那棺中灑落。

突然,一道身影……衝出,立身在半空中!

別說石昊,就是齊道臨也寒毛炸立,嗖嗖冒寒氣,頭皮都在發麻,身上起了一層雞皮疙瘩,這太突兀了,是一場驚變。

寂靜萬古的銅棺,居然就這樣衝出一個人!

光輝萬重,照耀古今,書寫不朽,這個人像是傲立在時間長河上。 光雨灑落,並且伴著花瓣,晶瑩剔透,這是一個白衣男子,丰神如玉,唯一的瑕疵是沒有髮絲,頭上光溜溜。

他的瞳孔很特別,瞳孔竟然是「卍」這樣的符號,燦燦生華,如同仙火在燃燒,但卻有一股透徹人心的偉力。

這是什麼人?別說石昊,就是齊道臨都發毛,這個人太可怕了,那種神韻難以言表,超脫人世上,伴著不朽的氣息。

他拈花而立,有種絕代風姿。

若是一般的男子,頭上無發,手中持花,一定會讓人作嘔,可他卻風姿無雙,闡釋無盡大道神韻。

「一位古僧!」齊道臨瞳孔收縮,倒吸了一口冷氣,他想到了一些傳聞。

仙古時,曾有這種修行者,而今的西方教據傳就是參考了他們的教義,得到過他們殘缺的法,繼而崛起,成為最頂級的道統。

石昊從齊道臨的神念中得悉后,不禁悚然,這未免……太駭人了!

這位古僧,何等的境界?

漫長歲月過去,他依舊還活著,豈不是說可能是一尊真正的——仙!

今日所見,太過震撼,讓齊道臨與石昊瞠目結舌,一股寒氣從頭蔓延到腳底,心中有一種大敬畏。

不過,他們並未感覺到壓迫,那白衣古僧不曾出手,目光平和,有的只是一種超然世間外的無上風采。

兩人還未回過神來,如太陽般熾盛的青銅棺中再次飛出一道人影,立在半空中。

他一身道袍展動,髮絲濃密,披散在胸前背後,目光深邃,身體被原始母氣繚繞,高高在上,令人忍不住要膜拜。

仔細觀看。這個人讓人恐懼。

因為,在其眸子有太陽升起、太陰西沉的景象,更有群星破碎,宇宙乾枯的可怕景象。震撼人心。

他彷彿踏過時間長河,見證了滄海桑田,時代變遷。

而在他的手中,更是持有一桿古幡,混沌氣瀰漫,一見之下就讓人覺得,此器可以開天闢地,威力無窮!

齊道臨石化,有點痴獃,實在被鎮住了。

「這難道是清微天主?」他近乎夢囈。聲音模糊不清,整個人都傻了。

曾有人掘出過仙古遺迹,發現過一些記載,曾有這樣一尊仙,號稱無敵。所向披靡,殞落在仙古年代。

這個道人便是如此形態,手持一桿古幡,可裂天地,可演混沌,法力無邊。

當石昊小心詢問,得悉情況后。被驚的一愣一愣的,真正的仙還活著,又出現了?

他寒毛颼颼的倒豎,渾身冰寒。

「據傳,清微天主與大赤天主是師兄弟。」 首席的獨寵新娘 齊道臨自語,依舊如同夢囈般。眼前所見,讓他覺得不可思議。

石昊對仙古不了解,但是對於清微天與大赤天卻並不陌生,早就聽聞過了,對於道門來說意義非凡。

「哧!」

青銅棺再次爆發熾盛光輝。金色岩漿涌動,一個披頭散髮的青年男子出現,目光妖異,如同一個蓋世妖仙降世。

這個人,齊道臨認不出,不知道來歷。

這個場面讓人神魂驚悸莫名,唯一令人安心的是,三大強者出現后,並未針對他們,超然在上。

而這還不算完,不斷有人影出現,全都具有蓋代神姿,足以俯視眾生,他們展現的道韻不可想象。

強如齊道臨,此時都懵了,近乎發傻,抬頭看著那些人。

「哐當!」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青銅棺的蓋子自動閉合,不再有人出現,而那半空中早已排了一列可怕身影。

仔細點數,不多不少,整整十人。

無論是那名白衣神僧,還是清微天主,亦或是後來出現的人,都有一種不可描述的神韻,不釋放威壓,但卻讓人由衷的臣服,要叩首。

石昊梗著脖子,苦苦支撐。齊道臨也是如此,修為強大,承受的壓力竟也巨大,微微抖動,艱難抗拒。

兩個人太驕傲了,即便是面對這樣的無上生靈也不肯屈服,竭盡所能的對抗與堅持。

「不是都……死了嗎?怎麼又出現了!」石昊艱難開口,聲音微弱如同蚊蟲。

齊道臨也不解,他相信掘出的古迹所展現的證據,道:「有古怪!」

自始至終,這十尊生靈都沒有看他們,都注視著一個方向,像是可以望穿土層,堪破虛空,得見未來一般。

最後,嗡的一聲輕響,混沌氣澎湃,十道身影衝天而起。

「走!」

齊道臨若有所覺,抓住石昊跟了出去,瞬息到了地面。

「轟!」

十道身影,在蒼穹上寸寸斷裂,化成十股光,熾盛無比,照亮了古今未來,驚天動地。

「這是怎麼了?」石昊驚異,心頭顫動。

「不是活人。」齊道臨開口,盯著高天。

他們不是真正的肉身,都是光,燦烈驚天,包括清微天主的古幡也不是實體,而是一團光,與他合在一起。

「這他媽的……究竟是輪迴的舊事,還是人啊!?」齊道臨咬牙切齒,想到剛才自己差點出醜,眸光如神矛,髮絲亂舞。

最後,十道光向著同一個方位而去,極速消失在天際盡頭。

「那個方向是……」齊道臨變色,比剛才見到那些人出現,還情緒波動劇烈。

「道主怎麼了?」石昊問道。

「那個方向是廣袤的無人區!」齊道臨神色嚴肅無比,深深的吸了一口氣,一陣頭大,太陽穴都疼。

這會發生什麼?沒人說的清。

「他們還活著嗎?」石昊驚問。

「不可能!」齊道臨搖頭,仔細體悟,剛才十道身影並非活著的生靈,也無意志。

兩人默默站著,看向遠方,誰都無法預料會有怎樣的變故,為何會發生這種事?

「我們可能加速了某種進程,不知道是好還是壞,也許這幾日內會有什麼事發生。都說三世銅棺神秘。有莫大的因果,看來不會有錯!」齊道臨長嘆,眉頭緊皺。

隨後,他們又回到了地下。看著銅棺,久久未語。

「這棺中還有東西吧,不可能只有剛才的十道光。」很長時間后,石昊說道。

「有,最起碼我剛才見到還有人不曾出來。」齊道臨點頭。

他們盯著古棺,不願輕舉妄動了。

忽然,遠處的黑暗空間中亮起一團光,搖曳而來,接近此地。

「就是它!」石昊激動,再次見到了那團神秘的火焰。

它只有拳頭大那麼一團。很特別,由純粹的符號組成,並不像是神焰,有種古樸的氣息,富有道韻。

齊道臨雙目幽深。看著這團火,強如他也直蹙眉,竟沒有看出個所以然來。

「這是混沌焰嗎?」石昊小聲問道。

「不是!」齊道臨搖頭,他沒有見過那團混沌火,但是卻讀過骨書上的記載,絕非這個樣子。

「仙火?」

見識廣博、臭名昭著、偷師百家的齊道主頭疼,他竟然看不透這團火。越瞧越覺得邪門,弄不清楚。

「火州的形成,是不是與它有關?」石昊小聲道。

齊道臨聞言心頭一動,火州廣袤無邊,保守估計方圓也有數千萬里,甚至會大上十數倍。只因一團火在地下,就會造成一州不時莫名著火?

「以我教給你的仙古祭祀語跟它溝通試試看,讓它跟你走。」

石昊聞言,立刻行動起來。

然而,那團火很淡定。清亮而透徹,懸在虛空中,跟他們對峙,不曾有任何變化。

石昊口乾舌燥,在這裡磨嘰了兩個時辰,最後嗓子都冒煙了,那團火不曾動彈一下。

這氣的他,真想一巴掌給抓過來。

「道主,不管用啊,還是你出馬吧,以**天功將它收了,而後再傳給我。」石昊攛掇齊道臨出手。

齊道臨盯著不遠處那團火,觀察了片刻後點了點頭,他覺得這團火很古怪,值得出手探個究竟。

然而,他剛一動,骨文才綻放,那團火便有感,瞬息撲了過來,快到極致。

整片天地一下子璀璨,它的光芒比剛才盛烈了萬倍不止,讓人雙目都要失明了,齊道臨驚悚,他大叫不好!

這火太妖孽了,恐怖到邪乎,絕對能焚死巨頭。

他身體發光,要裹帶著石昊一起離去,然而他吃驚的發現,這團火已到了近前,快到不可思議,隔在師徒二人之間。

唯一讓他放心的是,這火是沖著他來的,並未焚向石昊。

齊道臨不多想,極速沖霄而去,離開了這片地下世界。

熾烈火光暗淡下來,這團火恢復了剛才的樣子,變得柔和,懸在石昊的近前。

「老頭子,跑的真快,他……把我扔在了這裡!」石昊磨牙。

拳頭大的火團發生變化,開始延展,先是化成了一株小樹,能有多半米高,完全由符號組成,異常的神秘。

石昊的眼睛當時就直了,這株小樹,怎麼……很像柳神?

剎那間,這團火又變了,化成一條又一條閃電,密布在虛空中,也是由符號組成的。

「在模仿雷帝法?」他心頭一跳。

接著,這團火再變,化成一隻鳥,拍到翅膀,俯衝時又化成了魚,圍繞著他在虛空中遊了一圈。

「鯤鵬!」石昊神色陰晴不定,這團火能感應到他學過的法、接觸過的無上寶術,這是在效仿,還是在與他溝通?

「卍」引號里的特殊符號讀wan,不知道能不能顯示。兄弟們,強烈求支援,懇請投月票。

下旬了,大家票倉中有月票了嗎,渴求支持!

. 這是什麼火?神經強大如石昊,這個時候也有點懵了。

這太詭異了,火光平和,在其面前不斷變換,火中一枚又一枚符號如金屬鑄成,光澤閃動,並有質感。

「又開始了!」石昊瞳孔如刀鋒,緊張地盯著。

它的變化一次比一次清晰,一次比一次真實,甚至有了生命氣息。

此時,火團再次化成一株樹,主幹如同虯龍向天攀,一根又一根枝條垂落,如同秩序神鏈,嘩啦啦作響。

「更像了,柳神!」

隨後是雷帝術,閃電密布,凝聚成人形,傲立蒼天上,演繹萬古不滅法,神秘無比。

「原來可以如此!」

石昊心頭劇震,這團火併未展示具體的術,只是在演繹,而後闡釋出一種超脫的意境,讓他有觸動極大。

它像是一面鏡子,映照出無上法!

帶著仙門混北歐 一瞬間,石昊彷彿看到了自己的不足,盯著這團火「映照」出來的法與道,發現了自己的法與道的一些瑕疵。

「以火為鏡。」石昊目光盛烈。

他讓自己靜心,就這樣看著那些法與道,觀看這團火一遍一遍的演繹,映照己身,觀看自己道途上的弱點。

「這樣下去,即便我不是雷帝,不是鯤鵬,也許有一天也能展現出他們才能發揮出的最強戰力吧?」

任何一種寶術,都是開創者才能發揮到最強,因為那是最適合他自己的東西,後人很難契合到完美境。

罡風撲面,地下世界抖動,齊道臨回來了,不僅在施展**天功,還在運轉一個法輪,俯衝到了此地。

一股難言的灼熱,讓人覺得劇痛。襲向全身,無論是血肉還是靈魂都快焚成了灰燼。

此地一片熾盛,石昊雙目刺痛,神念宛若被天刀斬中。都快昏厥過去了,宛若墜入史上最殘酷的煉獄中。
不僅石昊瞠目結舌,就是齊道臨也發獃,他只是最後一試而已,居然導致了這種變化,真的要開棺成功了。

光雨衝起,聖潔無暇,自那棺中灑落。

突然,一道身影……衝出,立身在半空中!

別說石昊,就是齊道臨也寒毛炸立,嗖嗖冒寒氣,頭皮都在發麻,身上起了一層雞皮疙瘩,這太突兀了,是一場驚變。

寂靜萬古的銅棺,居然就這樣衝出一個人!

光輝萬重,照耀古今,書寫不朽,這個人像是傲立在時間長河上。 光雨灑落,並且伴著花瓣,晶瑩剔透,這是一個白衣男子,丰神如玉,唯一的瑕疵是沒有髮絲,頭上光溜溜。

他的瞳孔很特別,瞳孔竟然是「卍」這樣的符號,燦燦生華,如同仙火在燃燒,但卻有一股透徹人心的偉力。

這是什麼人?別說石昊,就是齊道臨都發毛,這個人太可怕了,那種神韻難以言表,超脫人世上,伴著不朽的氣息。

他拈花而立,有種絕代風姿。

若是一般的男子,頭上無發,手中持花,一定會讓人作嘔,可他卻風姿無雙,闡釋無盡大道神韻。

「一位古僧!」齊道臨瞳孔收縮,倒吸了一口冷氣,他想到了一些傳聞。

仙古時,曾有這種修行者,而今的西方教據傳就是參考了他們的教義,得到過他們殘缺的法,繼而崛起,成為最頂級的道統。

石昊從齊道臨的神念中得悉后,不禁悚然,這未免……太駭人了!

這位古僧,何等的境界?

漫長歲月過去,他依舊還活著,豈不是說可能是一尊真正的——仙!

今日所見,太過震撼,讓齊道臨與石昊瞠目結舌,一股寒氣從頭蔓延到腳底,心中有一種大敬畏。

不過,他們並未感覺到壓迫,那白衣古僧不曾出手,目光平和,有的只是一種超然世間外的無上風采。

兩人還未回過神來,如太陽般熾盛的青銅棺中再次飛出一道人影,立在半空中。

他一身道袍展動,髮絲濃密,披散在胸前背後,目光深邃,身體被原始母氣繚繞,高高在上,令人忍不住要膜拜。

仔細觀看。這個人讓人恐懼。

因為,在其眸子有太陽升起、太陰西沉的景象,更有群星破碎,宇宙乾枯的可怕景象。震撼人心。

他彷彿踏過時間長河,見證了滄海桑田,時代變遷。

而在他的手中,更是持有一桿古幡,混沌氣瀰漫,一見之下就讓人覺得,此器可以開天闢地,威力無窮!

齊道臨石化,有點痴獃,實在被鎮住了。

「這難道是清微天主?」他近乎夢囈。聲音模糊不清,整個人都傻了。

曾有人掘出過仙古遺迹,發現過一些記載,曾有這樣一尊仙,號稱無敵。所向披靡,殞落在仙古年代。

這個道人便是如此形態,手持一桿古幡,可裂天地,可演混沌,法力無邊。

當石昊小心詢問,得悉情況后。被驚的一愣一愣的,真正的仙還活著,又出現了?

他寒毛颼颼的倒豎,渾身冰寒。

「據傳,清微天主與大赤天主是師兄弟。」 首席的獨寵新娘 齊道臨自語,依舊如同夢囈般。眼前所見,讓他覺得不可思議。

石昊對仙古不了解,但是對於清微天與大赤天卻並不陌生,早就聽聞過了,對於道門來說意義非凡。

「哧!」

青銅棺再次爆發熾盛光輝。金色岩漿涌動,一個披頭散髮的青年男子出現,目光妖異,如同一個蓋世妖仙降世。

這個人,齊道臨認不出,不知道來歷。

這個場面讓人神魂驚悸莫名,唯一令人安心的是,三大強者出現后,並未針對他們,超然在上。

而這還不算完,不斷有人影出現,全都具有蓋代神姿,足以俯視眾生,他們展現的道韻不可想象。

強如齊道臨,此時都懵了,近乎發傻,抬頭看著那些人。

「哐當!」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青銅棺的蓋子自動閉合,不再有人出現,而那半空中早已排了一列可怕身影。

仔細點數,不多不少,整整十人。

無論是那名白衣神僧,還是清微天主,亦或是後來出現的人,都有一種不可描述的神韻,不釋放威壓,但卻讓人由衷的臣服,要叩首。

石昊梗著脖子,苦苦支撐。齊道臨也是如此,修為強大,承受的壓力竟也巨大,微微抖動,艱難抗拒。

兩個人太驕傲了,即便是面對這樣的無上生靈也不肯屈服,竭盡所能的對抗與堅持。

「不是都……死了嗎?怎麼又出現了!」石昊艱難開口,聲音微弱如同蚊蟲。

齊道臨也不解,他相信掘出的古迹所展現的證據,道:「有古怪!」

自始至終,這十尊生靈都沒有看他們,都注視著一個方向,像是可以望穿土層,堪破虛空,得見未來一般。

最後,嗡的一聲輕響,混沌氣澎湃,十道身影衝天而起。

「走!」

齊道臨若有所覺,抓住石昊跟了出去,瞬息到了地面。

「轟!」

十道身影,在蒼穹上寸寸斷裂,化成十股光,熾盛無比,照亮了古今未來,驚天動地。

「這是怎麼了?」石昊驚異,心頭顫動。

「不是活人。」齊道臨開口,盯著高天。

他們不是真正的肉身,都是光,燦烈驚天,包括清微天主的古幡也不是實體,而是一團光,與他合在一起。

「這他媽的……究竟是輪迴的舊事,還是人啊!?」齊道臨咬牙切齒,想到剛才自己差點出醜,眸光如神矛,髮絲亂舞。

最後,十道光向著同一個方位而去,極速消失在天際盡頭。

「那個方向是……」齊道臨變色,比剛才見到那些人出現,還情緒波動劇烈。

「道主怎麼了?」石昊問道。

「那個方向是廣袤的無人區!」齊道臨神色嚴肅無比,深深的吸了一口氣,一陣頭大,太陽穴都疼。

這會發生什麼?沒人說的清。

「他們還活著嗎?」石昊驚問。

「不可能!」齊道臨搖頭,仔細體悟,剛才十道身影並非活著的生靈,也無意志。

兩人默默站著,看向遠方,誰都無法預料會有怎樣的變故,為何會發生這種事?

「我們可能加速了某種進程,不知道是好還是壞,也許這幾日內會有什麼事發生。都說三世銅棺神秘。有莫大的因果,看來不會有錯!」齊道臨長嘆,眉頭緊皺。

隨後,他們又回到了地下。看著銅棺,久久未語。

「這棺中還有東西吧,不可能只有剛才的十道光。」很長時間后,石昊說道。

「有,最起碼我剛才見到還有人不曾出來。」齊道臨點頭。

他們盯著古棺,不願輕舉妄動了。

忽然,遠處的黑暗空間中亮起一團光,搖曳而來,接近此地。

「就是它!」石昊激動,再次見到了那團神秘的火焰。

它只有拳頭大那麼一團。很特別,由純粹的符號組成,並不像是神焰,有種古樸的氣息,富有道韻。

齊道臨雙目幽深。看著這團火,強如他也直蹙眉,竟沒有看出個所以然來。

「這是混沌焰嗎?」石昊小聲問道。

「不是!」齊道臨搖頭,他沒有見過那團混沌火,但是卻讀過骨書上的記載,絕非這個樣子。

「仙火?」

見識廣博、臭名昭著、偷師百家的齊道主頭疼,他竟然看不透這團火。越瞧越覺得邪門,弄不清楚。

「火州的形成,是不是與它有關?」石昊小聲道。

齊道臨聞言心頭一動,火州廣袤無邊,保守估計方圓也有數千萬里,甚至會大上十數倍。只因一團火在地下,就會造成一州不時莫名著火?

「以我教給你的仙古祭祀語跟它溝通試試看,讓它跟你走。」

石昊聞言,立刻行動起來。

然而,那團火很淡定。清亮而透徹,懸在虛空中,跟他們對峙,不曾有任何變化。

石昊口乾舌燥,在這裡磨嘰了兩個時辰,最後嗓子都冒煙了,那團火不曾動彈一下。

這氣的他,真想一巴掌給抓過來。

「道主,不管用啊,還是你出馬吧,以**天功將它收了,而後再傳給我。」石昊攛掇齊道臨出手。

齊道臨盯著不遠處那團火,觀察了片刻後點了點頭,他覺得這團火很古怪,值得出手探個究竟。

然而,他剛一動,骨文才綻放,那團火便有感,瞬息撲了過來,快到極致。

整片天地一下子璀璨,它的光芒比剛才盛烈了萬倍不止,讓人雙目都要失明了,齊道臨驚悚,他大叫不好!

這火太妖孽了,恐怖到邪乎,絕對能焚死巨頭。

他身體發光,要裹帶著石昊一起離去,然而他吃驚的發現,這團火已到了近前,快到不可思議,隔在師徒二人之間。

唯一讓他放心的是,這火是沖著他來的,並未焚向石昊。

齊道臨不多想,極速沖霄而去,離開了這片地下世界。

熾烈火光暗淡下來,這團火恢復了剛才的樣子,變得柔和,懸在石昊的近前。

「老頭子,跑的真快,他……把我扔在了這裡!」石昊磨牙。

拳頭大的火團發生變化,開始延展,先是化成了一株小樹,能有多半米高,完全由符號組成,異常的神秘。

石昊的眼睛當時就直了,這株小樹,怎麼……很像柳神?

剎那間,這團火又變了,化成一條又一條閃電,密布在虛空中,也是由符號組成的。

「在模仿雷帝法?」他心頭一跳。

接著,這團火再變,化成一隻鳥,拍到翅膀,俯衝時又化成了魚,圍繞著他在虛空中遊了一圈。

「鯤鵬!」石昊神色陰晴不定,這團火能感應到他學過的法、接觸過的無上寶術,這是在效仿,還是在與他溝通?

「卍」引號里的特殊符號讀wan,不知道能不能顯示。兄弟們,強烈求支援,懇請投月票。

下旬了,大家票倉中有月票了嗎,渴求支持!

. 這是什麼火?神經強大如石昊,這個時候也有點懵了。

這太詭異了,火光平和,在其面前不斷變換,火中一枚又一枚符號如金屬鑄成,光澤閃動,並有質感。

「又開始了!」石昊瞳孔如刀鋒,緊張地盯著。

它的變化一次比一次清晰,一次比一次真實,甚至有了生命氣息。

此時,火團再次化成一株樹,主幹如同虯龍向天攀,一根又一根枝條垂落,如同秩序神鏈,嘩啦啦作響。

「更像了,柳神!」

隨後是雷帝術,閃電密布,凝聚成人形,傲立蒼天上,演繹萬古不滅法,神秘無比。

「原來可以如此!」

石昊心頭劇震,這團火併未展示具體的術,只是在演繹,而後闡釋出一種超脫的意境,讓他有觸動極大。

它像是一面鏡子,映照出無上法!

帶著仙門混北歐 一瞬間,石昊彷彿看到了自己的不足,盯著這團火「映照」出來的法與道,發現了自己的法與道的一些瑕疵。

「以火為鏡。」石昊目光盛烈。

他讓自己靜心,就這樣看著那些法與道,觀看這團火一遍一遍的演繹,映照己身,觀看自己道途上的弱點。

「這樣下去,即便我不是雷帝,不是鯤鵬,也許有一天也能展現出他們才能發揮出的最強戰力吧?」

任何一種寶術,都是開創者才能發揮到最強,因為那是最適合他自己的東西,後人很難契合到完美境。

罡風撲面,地下世界抖動,齊道臨回來了,不僅在施展**天功,還在運轉一個法輪,俯衝到了此地。

一股難言的灼熱,讓人覺得劇痛。襲向全身,無論是血肉還是靈魂都快焚成了灰燼。

此地一片熾盛,石昊雙目刺痛,神念宛若被天刀斬中。都快昏厥過去了,宛若墜入史上最殘酷的煉獄中。
Свернуть

Уважаемые пользователи! Администрация сайта «Реальные отзывы» убедительно просит предоставлять конкретные факты (номер, дату заказа и проч.), чтобы мы не сочли ваш отзыв наговором конкурентов. Благодарим за понимание. Не подкрепленные фактами отзывы будут удаляться как неинформативные.

Оставить отзыв

Имя (обязательно):
Электропочта (не обязательно):

негативный отзыв нейтральный отзыв положительный отзы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