Товары для дома » Для ремонта и обустройства » Электро Инструмент » Фрезеры
Товары для дома » Для ремонта и обустройства » Бензоинструмент

訣龍指的威力可是不分親疏的,範圍之內,管你是人是還啥,統統灰飛煙滅夷為平地。

  • Дополнительно:
前面說到另一個辰王,沒錯,這天下只有一個辰王,且也已經被堵在南地根本出不來。但要知道的是,和他一樣的諸侯王可是還有兩個呢,特別是梁王,此人心機比不上辰王,兵力比不上辰王,但他的野心卻從來不比辰王差。

如今青霄皇同時發兵南地和西方之地,便是連負責保衛皇城的青龍衛都給調出來,皇城空虛,正好是梁王起事的大好時機,他雖沒有什麼雄才大略,但這點眼光終歸還是有的。

另外,不提皇城如何,且就只說這三萬青龍衛,青霄皇一怒好說,但把不顧他們生死的「發配」到這裡,難道就不讓將士們心寒嗎?

結果是顯而易見的,心寒無法避免,連於神照這種曾經忠心耿耿的大將都有了微詞,更何況別人了。

要知道西方之地現下的局勢簡直就是一面巨大的沼澤,沒有二十來萬性命根本填不平,即便換算成玄修,恐怕也得萬餘眾才能和陰火活死人抗衡一下。

當然了,和佛宗聯手的話能夠有效降低傷亡,可是如果那樣的話,站在青霄皇的立場上,他不是白忙活了嗎,還不如一開始就出兵還能贏得百姓的好感。

搞到現在,佛宗的名聲還未坍塌,皇庭出兵又如此之晚,既不能收買人心,又不能與佛宗做出有效對比,最後還得靠著人家佛宗才可以降低傷亡,圖意什麼呢。

所以說於神照心生怨詞,所以他才覺得青霄皇不復之前賢明,而這一切的原因,則都被他歸咎在朱熙自盡的事情上。

對此,楚尋不敢保證,但他覺得可能性非常之大。朱熙生前再怎麼鬧也就是鬧而已,她的胡鬧害死了多少人也只是平民百姓和三軍將士而已,歸根結底,那都是和青霄皇沒有血緣關係的存在。

有句話叫愛民如子,但這句話純屬放屁,自古無數帝王,他們愛的從來都不是人民百姓,而是自己的位置,聰明的對百姓好點,因為他們知道得民心者得天下,不聰明的更是向來不把百姓生死放在眼裡。

還有句話叫天子犯法與庶民同罪,但放眼古今,哪個天子真的跟庶民同罪了,他們若是幹了什麼醜事不小心傳滿天下,解決的辦法向來都是假裝痛心疾首,假裝非要按章辦事,最後卻是眾多大臣勸來勸去,「逼於無奈」來了個以龍袍代替。

這種事,楚尋絕對替個屁啊,一件袍子能代表什麼,就說不想死得了。

如今青霄皇也是如此,在此之前,朱熙一個胡鬧害的朱佲十萬大軍全軍覆沒,他好像很悲傷,立刻就發動大軍親征南地,可他真正的悲傷所來是因為十萬大軍嗎?

甚至說,他壓根就沒有悲傷,他只是焦急於朱熙落到了辰王手裡,而他對那些戰死的士兵的感情,也完全就是一種百姓糧倉里的糧食被耗子偷走了的相同的感覺。

現在更是如此,朱熙自盡徹底把青霄皇的面目暴露出來,愛民如子不是嗎,怎麼朱熙一死,他就被刺激的沒了分寸,親手把三萬青龍衛禁軍送上末路,為的是什麼,無非不就是泄一泄心裡的火氣么。

當然了,在還沒有徹底搞清楚情況之前,直接這麼給青霄皇定義還是有點有失偏頗,可就算這件事楚尋想錯了,他誤會青霄皇了,後者是必有隱情,但不可否認的是,青霄皇就是這樣的一個人,且不只他,萬古無數帝王,壓根就沒有幾個真正能夠做到愛民如子的!

所謂一將成萬骨枯,哪個王朝的建立不是伴隨著血流成河,死去的戰士值得尊敬,坐上王位的也肯定是發揮出至關重要的作用,但話說回來,成為王之後他所得到的,與那些戰死的英雄們,真的能夠匹配嗎?

當初戰士們在戰死之時的願望,會是天下一統?

顯然不會的,他們是為了子孫後代能有一個更好的生存環境,能讓還在活著的親人子女安定的生活下去。

也許開闢王朝的大帝起初也是這種想法,但慢慢的,隨著時間推移,他們就變了質了。

後宮佳麗三千人是誰們,錦衣玉食宮宇殿閣是誰們,天底下最好的物資和環境是誰們在享用,至高的榮耀萬人叩拜是誰們在享受,一個不順心就可誅滅任何人九族的霸權是誰們手握,難道是那些打生打死的戰士?

毫無疑問,不是他們,而是坐在龍椅高高在上的皇帝們。

愛民如子,好一個愛民如子。試問,如果把朱佲和一個普通百姓放在同樣危險的境地,青霄皇在救人的時候會猶豫一下么?

也許會,那還的是因為他在乎民心的看法,而不是真心實意要去救那個在真正意義上和他並不相干的人。

不能說這是錯,因為放在任何一個普通人身上,都會選擇先救自己的親人。

但嘴上說著自己愛民如子,可做出來的事兒卻並非如此就不對了,那叫愚弄百姓,是最最可惡的行為!

所以楚尋一直就看不上皇庭做派,青霄皇也好,在往上的君主也好,哪怕那些所謂的萬古明君,除了幾個及特殊的所在,他都覺得,天下最大的偽君子,就他媽是高高在上的皇帝。

甚至,楚尋都在幻想著一個沒有皇帝的世界,一個百姓擁有自己的主權,一個人人平等不分尊卑的世界。

當然了,這些事兒都是他思緒漸遠而已,跟於神照要的答案不沾邊兒。於神照需要楚尋指點的是,這樣的君主是否還值得他效忠。

此事問楚尋其實有點不太合適,因為楚尋主觀想法太強,很難從客觀的角度來分析事情。換句話就是主意正,他的想法有自己的道理,但未必就是正確的,可在於神照看來,楚尋卻是一個很適合給自己出主意的人,因為從低位和身份上來看,楚尋屬於那種站在制高點的存在,他是客棧公子,誇張點說那就是江湖中的太子。

但,他長大的環境卻是江湖的自由,沒有那麼多亂七八糟的制度法規,不需要提個皇室名字都小心翼翼,沒有封建霸權,故而於神照覺得,即便楚尋不能給出客觀的意見,最起碼他主觀的想法,也會對自己將來做出怎樣的決定,有一定參考價值。

楚尋也是明白這一點,他今天說了什麼,對於神照灌輸了怎樣的思想,將來都有可能決定於神照的命運,無論是直接帶領三萬兄弟脫離皇庭自己建功立業也好,還是獨善其身辭官遠退也罷,總之,如果他說動了於神照,於神照以後的路,就一定會發生巨大轉折,只是這轉折是好是壞,誰也無法提前看清。 楚尋深知人要對自己說的話負責任,說前想一想如果自己說了,會否會左右別人心中的決定,而這絕對又會對對方造成怎樣的影響。

這些事兒都是需要考慮的,不能張嘴就來,否則那不叫開解,那就得叫害人了。

關於於神照便是如此,他現在雖然對青霄皇有所不滿頗有微詞,但好說歹說他還是個禁軍統領,手底下掌著三萬大軍,可謂位極人臣。

要地位有地位,要前程前程也已經在手,人生做到這一步,如果不是自己貪心,求個平安也就行了。

雖然說這亂世難求平安,但他的位置特殊,放眼古今,將九州大陸歷史上的所有帝王都排出來,青霄皇應該也算是一個相對有遠見有大略的皇帝了。

楚尋覺得他現在做事出格兒,那是因為朱熙之死對他的刺激太大了,當然,這是站在皇庭的立場上考慮,要按他自己看,天底下沒有皇帝才好呢,因為所有的皇帝都不是什麼好東西。

立場的不同決定了看待事件而產生的結果的不同,他雖身份極高,也算站在九州之巔的人物了,但說句難聽的,草莽畢竟是草莽,行事風格多有豪邁卻又大多隨心。

這和皇庭的生存之道不符合,說青霄皇不好,但誰知道他是不是出於無奈,這些事都是沒辦法用主觀觀點去以偏概全的,只是現在於神照問到這兒,楚尋必須的給人家一個解答。

退一步來說,便是沒有明晰的解答,提個意見也是必須要的。

畢竟,按年齡於神照是楚尋的長輩,按出道於神照是楚尋的前輩,人家好不容易開個口,他怎麼好隨隨便便用一句「我不知道」給搪塞回去。

可話說回來,知道是行,但你得知道明白,不能瞎給人家說。

要知道這關乎於神照的前途乃是性命,再往深了講,弄不好都得牽扯到後面這些人,乃至他們的九族。

因為,楚尋內心裏面最真實的看法是離開皇庭,越快越好。

為何越快越好?

這一點想必於神照自己也得琢磨過了,三萬大軍進入西方之地,名義上那是征討,實際上就是送死。

陰火活死人何其眾?沒有十萬也有八萬,這種殺掉一個還沒有它們同化一個來得快的怪物,要這三萬青龍衛如何剿滅。

鬧到最後,弄不好三萬青龍衛沒了,陰火活死人卻多出了正好三萬。

不對,是三萬零一,因為還附帶了一個天河境巔峰的強力陰火活死人大將。

所以說楚尋想要於神照直接脫離皇庭,按他所想,西方之地直接就別去了,隊伍遣散,想回去的還可以回皇庭就職,不想回去的身上也有本事,這年頭種地務農容易餓死,有本事的人到哪都吃香。

當然了,說的有些誇張,青龍衛屬於皇庭三大禁軍當中實際戰鬥力最低的,雖然人數眾多,但玄修太少。方才的意思只是個比喻,手上有功夫,亂世好生存,如此一個道理而已。

這便是楚尋想的,但他卻不能說的這麼直白,關乎到於神照命運是其一,卻還有另外一點也需要自己來權衡。

皇庭和客棧在某種程度上是競爭對手,最起碼在青霄皇眼裡是這樣,這絕不是血口噴人誣陷人家朱易,試想一下便可知道。

佛宗與世無爭尚且被皇庭算計,不說當成眼中釘,那也是手指頭上的刀槍刺了,更遑論客棧行事風格激進,向來無視王法,雖說影響力不如佛宗巨大,但事實上的威脅性卻一點都不比佛宗小。

且這威脅,都是直接指向皇庭大員乃至皇室成員的。

客棧號稱什麼?秉持道義。他們主張什麼?犯我者必誅之!

青霄皇和大掌柜只是暗中叫著勁兒,他們這輩兒應該是出現不了什麼太大的問題了,但眾所周知,楚尋和朱佲之間都有過生死賭注了,互相之間差點鬧個水火不容,另外楚尋做事更加毫無顧忌,他沒顧忌倒是省心省力一拍逍遙了,青霄皇那邊可不行啊,說如坐針氈是誇張,但說心頭揣揣絕不是誇大其詞。

他現在這位,大掌柜也掌控著神劍峰,有他們壓著,楚尋無論從自己的角度還是從朱易的角度都不可能跑到皇庭去殺朱佲。

然而多年以後呢,據說玄修境界到了極其高深處,便可長生不死與世長存,但青霄皇和大掌柜顯然沒有達到這一程度。他們才邁到第五個台階,甚至還不知道上面究竟有多少個台階才算是高深處。

所以說,早晚有一天他們會作古而去,到了那個時候,皇庭自然是朱佲的,客棧也必須是楚尋的,想都不用想,幾乎眨眼之間,這在朝和在野的兩個最強大勢力就得變成公然對峙的場面。

因為,青霄皇了解他的兒子,生性霸道,好勝之心極其可怕,就算到時候楚尋不提舊事,他也得兵發東方,直取神劍峰。

然而楚尋是個好惹的了?以神劍峰實力皇庭派多少兵也不可能一次性剿滅,這其中的空擋,便會是楚尋瘋狂報復的機會。

他想潛入皇庭殺人很難嗎?

這些事都是青霄皇左思右想過的,他的確很深謀遠慮,為朱熙朱佲考慮的未來甚至達到幾十年後。

同時他也很清楚,皇庭雖有傲龍秘術,但和楚尋的天生無敵骨來比還是相差甚遠,眼下許還瞧不出個所以然來,但多年以後,楚尋在玄修境界上的早已,必然會甩開朱佲好幾個檔次。

到了那個時候,楚尋或許已經是大掌柜這樣的修為,而朱佲的上限卻撐死了只能達到魏玉訶,兩相對比,毫無疑問是沒有任何可比性的。

再說簡單點,如果現在的青霄國之主是魏玉訶,大掌柜若要殺他,滿朝文武外加三萬禁軍,綁在一塊也是攔他不住。

這便是青霄皇擔心的事情,另外值得一提的便是他為朱熙鋪好的路,現在也是沒機會事先了。

世事無常,便是如此。

且言歸正傳,楚尋的第二點顧慮便是和皇庭有關,他雖然瞧不上皇庭做派,也確實有那麼點希望皇庭覆滅的小心思,但他還不至於在背後捅人家刀子。

眼下跟於神照說皇庭不好,拍著胸口捫心自問,這話不喪良心,但事兒他不是那麼個事兒,楚尋和皇庭之間爆發過再多的衝動,仔細回想起來,他也未曾在背後跟別人說過皇庭半點不好。

立場不同而已,要爭辯當面爭,要斗鳴馬長槍的斗,背後說道不是好漢所為。

這便是楚尋的第二個顧慮了。

然而,於神照今天求問到這,卻又得給人家一個交代,要是於神照實力高於楚尋,那今天他搪塞過去也行,可偏偏最近實力突飛猛進,早就把於神照甩到了身後,這就尷尬了。

思來想去,楚尋也是沒能找到一個好的切入點,於神照從旁看著,他為人心思巧妙,一眼就知道楚尋似乎有難處,便主動放棄。

拱了拱手,於神照沖楚尋說道:「公子若有難言之隱,直說便可,於某也就是隨便一問,若讓公子為難,著實過意不去。」

這話把楚尋頂夠嗆,雖說於神照是發自內心,但他聽著可不太好聽。

「於統領說笑了,能有什麼難言之隱。」他笑了笑,又一思慮,道:「關於這件事,我只能說順應形勢而進行抉擇,你的意思我懂,是留在皇庭還是獨善其身,這都是需要你自己衡量妥當的,留有留的好處,走有走的前程,但你做出決定,首先要考慮的還有你身後這幫兄弟,他們若離開皇庭會怎樣,他們若留在皇庭又會怎樣。」

「公子說的是,這些於某都考慮過,所以才會心生憋悶,不知如何是好。」於神照再度拱手,又道:「我也知道,公子的難處在哪,所以才會借一步說話。還有就是,我只是想問問,如果換成是你,你會如何抉擇。」

人家都把話說道這個份上了,楚尋再不掏心掏肺也的確有點說不過去了。

於是乎,他索性直接了當的說道:「換成是我,我便離開皇庭,帶著三萬兄弟建功立業。但,這需要兩點前提,第一,不管你發展到什麼程度,永世不與皇庭為難。第二,脫離皇庭之後,求的不該死自我壯大趁亂分羹,而是以正確的方式協助皇庭平息亂世,重迎國泰民安。」

說這話時楚尋發現於神照皺了皺眉,他心裡的想法楚尋大約能夠猜到。

的確,脫離皇庭卻又不能自立為王,且還落得個叛黨的罪名,不與皇庭為難這事如果有朝一日他真的做到那麼大,倒也能夠堅持,畢竟皇庭對他有知遇之恩。

但皇庭可不會那麼想,違背皇命便是叛黨,叛黨就得誅殺,管你乾的是好事還是壞事。

而為了保住自己和兄弟們的性命,他就必須先把自身壯大起來,否則這邊和妖族生死大戰呢,那邊皇庭還從後面趁機出手,那就不只是寒心的問題了。

故而,他若是真的決心脫離皇庭,第一件事肯定就是趁著亂世分一杯羹,等到讓自己擁有了足夠自保的實力之後,才能去談論拯救亂世的事情。 話說到這兒了,至於於神照怎麼抉擇,那就是他自己的事情了,以後該怎樣,是脫離皇庭還是繼續下去,涉及的人實在太多,相信於神照想要拿捏清楚,也不簡單。

故而,楚尋又覺得很有必要跟他說下西方之地的情況。

在出征前皇庭肯定也是有線報的,但以皇庭的辦事效果來看,所謂的線報應該都不是第一手情報,遠遠比不上他最近所見所聞來的有用。

可以說,於神照楚尋還是挺看好的,雖未存拉攏之心,也不確保他將來就一定不會出現在皇庭和客棧的戰場上,但該提醒的還是要提醒。

此人出身江湖,為人頗具正義,謙虛低調,不說是怎樣怎樣的能人,最起碼是個好人。

於是楚尋便將近日來的所見所聞的詳細說了出來,並且包括一些自己猜測的關於陰火活死人的未來走向、發展趨勢,以及在面對陰火活死人之時的建議,事無巨細,全都仔仔細細的說了一遍。

於神照聽后受益匪淺,連連對楚尋道謝,楚尋推辭不受,順帶著將自己的請求說了出來。

弄的還挺不好意思的,雖說他這請求是一開始就想好了的,剛才的建議也的確發自內心,但這先後順序一排,就有點像要託人家辦事才如此熱絡一般。

但楚尋估計於神照不能如此作想。

「於統領,我有個不情之請,希望你能應允。」楚尋不太好意思的說道。

「公子但說無妨,力所能及,絕不推辭。」於神照正色說道。

毫無疑問,這是句客氣話,不管於神照和楚尋的交情如何,也不管他現在是否真的已經決定脫離皇庭,最起碼他明白楚尋就是楚尋,那是客棧的未來掌舵人,只要他還站在青龍衛統領一職之上,便不可與之走的太近。

所謂力所能及,不過是場面上說慣了嘴兒的而已。

楚尋也明白這一點,所以跟著客套了幾句,這才開口將所求道來。

「我那幾位友人恐怕還得在此山當中盤庚幾日,他們性子怪,喜歡清靜,不遠萬里跑到這西方之地便是為此,於統領你也知道,大軍過境聲勢浩蕩,所以……」

「公子是要我改道嗎?」於神照問道。

楚尋點了點頭,越發的不好意思。軍隊行進都有固定的,事先設計好的路程,臨時改道會影響進程,往輕了說是耽誤軍機,若有有心之人從背後搞事兒,那就是把延誤軍機的屎盆子扣在於神照頭上,也說的過去。

注意,耽誤軍機和延誤軍機是兩個概念,前者屬於無心之舉,有罪,但罪過不大,最多算個失職。

而後者卻是故意而為,也有罪,且罪過相當之大。

因此楚尋才不太好意思,但也沒有太多擔心,畢竟將在外君令有所不受,於神照手握三萬大軍那是實權,朝裡面有人想要嚼舌根恐怕也得掂量掂量。

再者來說,他一直都是青霄皇比較信任的將軍,否則也不可能坐上青龍衛這保護皇城安寧的重要職位。

一般來說,這種相當敏感的位置要麼放從小跟皇帝一起長大的親信,要麼直接放遠戚,也就是皇庭旁枝,向於神照這種,既是外姓又是來自江湖之間的人物,能夠做到這一位置,可想而知青霄皇對他有多信任。

當然了,也存在另外一種可能,就是青霄皇覺得此人不敢有二心,也沒能力起二心。

但是,不管青霄皇怎麼認為,他於神照在其他官員眼裡還是很有地位的,所以說楚尋雖有擔心卻並不是特別擔心。

瞅眼下這形勢,於神照貌似有點為難,否則他也不能又追問了一句。

然而事實並非如此,於神照很痛快的就答應了,按他說法改個道而已,公子就算有更加過分的要求,他也會適當的配合。

當然,他說的時候沒這麼直白,但他的意思就是這樣的,隱約也帶了點提醒楚尋的意味,你看你這要求都有點過分了,我還是答應了你,你得承我的情哈。

大概就是這麼個意思,楚尋心裡也明白,但他並不在意,於神照畢竟是在皇庭裡面討生活的人,說話里夾著暗示很正常。

這並不是虛偽或者怎樣,只是一種含蓄的表達,為的是讓雙方都有個台階。

說話是一種藝術,那些嫌棄別人說話拐彎抹角的有很大一部分都是自己說不明白在那窮矯情,當然也的確存在明明能很簡單就說清楚,但非要轉幾個彎的類型,這類型便是真正的拐彎抹角了。

閑話不提,且說於神照與楚尋致意之後上馬離去,帶著大軍果然改道而行,避開了前方青妖戰士們藏身的那座山谷。

對此楚尋心存感激,他幫於神照是自願的,於神照心裡有沒有感激他管不著,同理,於神照幫他也是一樣。

這才是真正的幫助別人,若幫了點小忙就總想著別人踏著自己,那不叫幫忙,那叫交易。

話說於神照雖兵將甚多,但行進卻並不緩慢,三萬皆為鐵騎,一個時辰左右便揚塵而去,這時楚尋才帶著百二等青妖戰士繼續上路,取小道疾行,直奔西方之地和中州接壤的第一道關卡。
前面說到另一個辰王,沒錯,這天下只有一個辰王,且也已經被堵在南地根本出不來。但要知道的是,和他一樣的諸侯王可是還有兩個呢,特別是梁王,此人心機比不上辰王,兵力比不上辰王,但他的野心卻從來不比辰王差。

如今青霄皇同時發兵南地和西方之地,便是連負責保衛皇城的青龍衛都給調出來,皇城空虛,正好是梁王起事的大好時機,他雖沒有什麼雄才大略,但這點眼光終歸還是有的。

另外,不提皇城如何,且就只說這三萬青龍衛,青霄皇一怒好說,但把不顧他們生死的「發配」到這裡,難道就不讓將士們心寒嗎?

結果是顯而易見的,心寒無法避免,連於神照這種曾經忠心耿耿的大將都有了微詞,更何況別人了。

要知道西方之地現下的局勢簡直就是一面巨大的沼澤,沒有二十來萬性命根本填不平,即便換算成玄修,恐怕也得萬餘眾才能和陰火活死人抗衡一下。

當然了,和佛宗聯手的話能夠有效降低傷亡,可是如果那樣的話,站在青霄皇的立場上,他不是白忙活了嗎,還不如一開始就出兵還能贏得百姓的好感。

搞到現在,佛宗的名聲還未坍塌,皇庭出兵又如此之晚,既不能收買人心,又不能與佛宗做出有效對比,最後還得靠著人家佛宗才可以降低傷亡,圖意什麼呢。

所以說於神照心生怨詞,所以他才覺得青霄皇不復之前賢明,而這一切的原因,則都被他歸咎在朱熙自盡的事情上。

對此,楚尋不敢保證,但他覺得可能性非常之大。朱熙生前再怎麼鬧也就是鬧而已,她的胡鬧害死了多少人也只是平民百姓和三軍將士而已,歸根結底,那都是和青霄皇沒有血緣關係的存在。

有句話叫愛民如子,但這句話純屬放屁,自古無數帝王,他們愛的從來都不是人民百姓,而是自己的位置,聰明的對百姓好點,因為他們知道得民心者得天下,不聰明的更是向來不把百姓生死放在眼裡。

還有句話叫天子犯法與庶民同罪,但放眼古今,哪個天子真的跟庶民同罪了,他們若是幹了什麼醜事不小心傳滿天下,解決的辦法向來都是假裝痛心疾首,假裝非要按章辦事,最後卻是眾多大臣勸來勸去,「逼於無奈」來了個以龍袍代替。

這種事,楚尋絕對替個屁啊,一件袍子能代表什麼,就說不想死得了。

如今青霄皇也是如此,在此之前,朱熙一個胡鬧害的朱佲十萬大軍全軍覆沒,他好像很悲傷,立刻就發動大軍親征南地,可他真正的悲傷所來是因為十萬大軍嗎?

甚至說,他壓根就沒有悲傷,他只是焦急於朱熙落到了辰王手裡,而他對那些戰死的士兵的感情,也完全就是一種百姓糧倉里的糧食被耗子偷走了的相同的感覺。

現在更是如此,朱熙自盡徹底把青霄皇的面目暴露出來,愛民如子不是嗎,怎麼朱熙一死,他就被刺激的沒了分寸,親手把三萬青龍衛禁軍送上末路,為的是什麼,無非不就是泄一泄心裡的火氣么。

當然了,在還沒有徹底搞清楚情況之前,直接這麼給青霄皇定義還是有點有失偏頗,可就算這件事楚尋想錯了,他誤會青霄皇了,後者是必有隱情,但不可否認的是,青霄皇就是這樣的一個人,且不只他,萬古無數帝王,壓根就沒有幾個真正能夠做到愛民如子的!

所謂一將成萬骨枯,哪個王朝的建立不是伴隨著血流成河,死去的戰士值得尊敬,坐上王位的也肯定是發揮出至關重要的作用,但話說回來,成為王之後他所得到的,與那些戰死的英雄們,真的能夠匹配嗎?

當初戰士們在戰死之時的願望,會是天下一統?

顯然不會的,他們是為了子孫後代能有一個更好的生存環境,能讓還在活著的親人子女安定的生活下去。

也許開闢王朝的大帝起初也是這種想法,但慢慢的,隨著時間推移,他們就變了質了。

後宮佳麗三千人是誰們,錦衣玉食宮宇殿閣是誰們,天底下最好的物資和環境是誰們在享用,至高的榮耀萬人叩拜是誰們在享受,一個不順心就可誅滅任何人九族的霸權是誰們手握,難道是那些打生打死的戰士?

毫無疑問,不是他們,而是坐在龍椅高高在上的皇帝們。

愛民如子,好一個愛民如子。試問,如果把朱佲和一個普通百姓放在同樣危險的境地,青霄皇在救人的時候會猶豫一下么?

也許會,那還的是因為他在乎民心的看法,而不是真心實意要去救那個在真正意義上和他並不相干的人。

不能說這是錯,因為放在任何一個普通人身上,都會選擇先救自己的親人。

但嘴上說著自己愛民如子,可做出來的事兒卻並非如此就不對了,那叫愚弄百姓,是最最可惡的行為!

所以楚尋一直就看不上皇庭做派,青霄皇也好,在往上的君主也好,哪怕那些所謂的萬古明君,除了幾個及特殊的所在,他都覺得,天下最大的偽君子,就他媽是高高在上的皇帝。

甚至,楚尋都在幻想著一個沒有皇帝的世界,一個百姓擁有自己的主權,一個人人平等不分尊卑的世界。

當然了,這些事兒都是他思緒漸遠而已,跟於神照要的答案不沾邊兒。於神照需要楚尋指點的是,這樣的君主是否還值得他效忠。

此事問楚尋其實有點不太合適,因為楚尋主觀想法太強,很難從客觀的角度來分析事情。換句話就是主意正,他的想法有自己的道理,但未必就是正確的,可在於神照看來,楚尋卻是一個很適合給自己出主意的人,因為從低位和身份上來看,楚尋屬於那種站在制高點的存在,他是客棧公子,誇張點說那就是江湖中的太子。

但,他長大的環境卻是江湖的自由,沒有那麼多亂七八糟的制度法規,不需要提個皇室名字都小心翼翼,沒有封建霸權,故而於神照覺得,即便楚尋不能給出客觀的意見,最起碼他主觀的想法,也會對自己將來做出怎樣的決定,有一定參考價值。

楚尋也是明白這一點,他今天說了什麼,對於神照灌輸了怎樣的思想,將來都有可能決定於神照的命運,無論是直接帶領三萬兄弟脫離皇庭自己建功立業也好,還是獨善其身辭官遠退也罷,總之,如果他說動了於神照,於神照以後的路,就一定會發生巨大轉折,只是這轉折是好是壞,誰也無法提前看清。 楚尋深知人要對自己說的話負責任,說前想一想如果自己說了,會否會左右別人心中的決定,而這絕對又會對對方造成怎樣的影響。

這些事兒都是需要考慮的,不能張嘴就來,否則那不叫開解,那就得叫害人了。

關於於神照便是如此,他現在雖然對青霄皇有所不滿頗有微詞,但好說歹說他還是個禁軍統領,手底下掌著三萬大軍,可謂位極人臣。

要地位有地位,要前程前程也已經在手,人生做到這一步,如果不是自己貪心,求個平安也就行了。

雖然說這亂世難求平安,但他的位置特殊,放眼古今,將九州大陸歷史上的所有帝王都排出來,青霄皇應該也算是一個相對有遠見有大略的皇帝了。

楚尋覺得他現在做事出格兒,那是因為朱熙之死對他的刺激太大了,當然,這是站在皇庭的立場上考慮,要按他自己看,天底下沒有皇帝才好呢,因為所有的皇帝都不是什麼好東西。

立場的不同決定了看待事件而產生的結果的不同,他雖身份極高,也算站在九州之巔的人物了,但說句難聽的,草莽畢竟是草莽,行事風格多有豪邁卻又大多隨心。

這和皇庭的生存之道不符合,說青霄皇不好,但誰知道他是不是出於無奈,這些事都是沒辦法用主觀觀點去以偏概全的,只是現在於神照問到這兒,楚尋必須的給人家一個解答。

退一步來說,便是沒有明晰的解答,提個意見也是必須要的。

畢竟,按年齡於神照是楚尋的長輩,按出道於神照是楚尋的前輩,人家好不容易開個口,他怎麼好隨隨便便用一句「我不知道」給搪塞回去。

可話說回來,知道是行,但你得知道明白,不能瞎給人家說。

要知道這關乎於神照的前途乃是性命,再往深了講,弄不好都得牽扯到後面這些人,乃至他們的九族。

因為,楚尋內心裏面最真實的看法是離開皇庭,越快越好。

為何越快越好?

這一點想必於神照自己也得琢磨過了,三萬大軍進入西方之地,名義上那是征討,實際上就是送死。

陰火活死人何其眾?沒有十萬也有八萬,這種殺掉一個還沒有它們同化一個來得快的怪物,要這三萬青龍衛如何剿滅。

鬧到最後,弄不好三萬青龍衛沒了,陰火活死人卻多出了正好三萬。

不對,是三萬零一,因為還附帶了一個天河境巔峰的強力陰火活死人大將。

所以說楚尋想要於神照直接脫離皇庭,按他所想,西方之地直接就別去了,隊伍遣散,想回去的還可以回皇庭就職,不想回去的身上也有本事,這年頭種地務農容易餓死,有本事的人到哪都吃香。

當然了,說的有些誇張,青龍衛屬於皇庭三大禁軍當中實際戰鬥力最低的,雖然人數眾多,但玄修太少。方才的意思只是個比喻,手上有功夫,亂世好生存,如此一個道理而已。

這便是楚尋想的,但他卻不能說的這麼直白,關乎到於神照命運是其一,卻還有另外一點也需要自己來權衡。

皇庭和客棧在某種程度上是競爭對手,最起碼在青霄皇眼裡是這樣,這絕不是血口噴人誣陷人家朱易,試想一下便可知道。

佛宗與世無爭尚且被皇庭算計,不說當成眼中釘,那也是手指頭上的刀槍刺了,更遑論客棧行事風格激進,向來無視王法,雖說影響力不如佛宗巨大,但事實上的威脅性卻一點都不比佛宗小。

且這威脅,都是直接指向皇庭大員乃至皇室成員的。

客棧號稱什麼?秉持道義。他們主張什麼?犯我者必誅之!

青霄皇和大掌柜只是暗中叫著勁兒,他們這輩兒應該是出現不了什麼太大的問題了,但眾所周知,楚尋和朱佲之間都有過生死賭注了,互相之間差點鬧個水火不容,另外楚尋做事更加毫無顧忌,他沒顧忌倒是省心省力一拍逍遙了,青霄皇那邊可不行啊,說如坐針氈是誇張,但說心頭揣揣絕不是誇大其詞。

他現在這位,大掌柜也掌控著神劍峰,有他們壓著,楚尋無論從自己的角度還是從朱易的角度都不可能跑到皇庭去殺朱佲。

然而多年以後呢,據說玄修境界到了極其高深處,便可長生不死與世長存,但青霄皇和大掌柜顯然沒有達到這一程度。他們才邁到第五個台階,甚至還不知道上面究竟有多少個台階才算是高深處。

所以說,早晚有一天他們會作古而去,到了那個時候,皇庭自然是朱佲的,客棧也必須是楚尋的,想都不用想,幾乎眨眼之間,這在朝和在野的兩個最強大勢力就得變成公然對峙的場面。

因為,青霄皇了解他的兒子,生性霸道,好勝之心極其可怕,就算到時候楚尋不提舊事,他也得兵發東方,直取神劍峰。

然而楚尋是個好惹的了?以神劍峰實力皇庭派多少兵也不可能一次性剿滅,這其中的空擋,便會是楚尋瘋狂報復的機會。

他想潛入皇庭殺人很難嗎?

這些事都是青霄皇左思右想過的,他的確很深謀遠慮,為朱熙朱佲考慮的未來甚至達到幾十年後。

同時他也很清楚,皇庭雖有傲龍秘術,但和楚尋的天生無敵骨來比還是相差甚遠,眼下許還瞧不出個所以然來,但多年以後,楚尋在玄修境界上的早已,必然會甩開朱佲好幾個檔次。

到了那個時候,楚尋或許已經是大掌柜這樣的修為,而朱佲的上限卻撐死了只能達到魏玉訶,兩相對比,毫無疑問是沒有任何可比性的。

再說簡單點,如果現在的青霄國之主是魏玉訶,大掌柜若要殺他,滿朝文武外加三萬禁軍,綁在一塊也是攔他不住。

這便是青霄皇擔心的事情,另外值得一提的便是他為朱熙鋪好的路,現在也是沒機會事先了。

世事無常,便是如此。

且言歸正傳,楚尋的第二點顧慮便是和皇庭有關,他雖然瞧不上皇庭做派,也確實有那麼點希望皇庭覆滅的小心思,但他還不至於在背後捅人家刀子。

眼下跟於神照說皇庭不好,拍著胸口捫心自問,這話不喪良心,但事兒他不是那麼個事兒,楚尋和皇庭之間爆發過再多的衝動,仔細回想起來,他也未曾在背後跟別人說過皇庭半點不好。

立場不同而已,要爭辯當面爭,要斗鳴馬長槍的斗,背後說道不是好漢所為。

這便是楚尋的第二個顧慮了。

然而,於神照今天求問到這,卻又得給人家一個交代,要是於神照實力高於楚尋,那今天他搪塞過去也行,可偏偏最近實力突飛猛進,早就把於神照甩到了身後,這就尷尬了。

思來想去,楚尋也是沒能找到一個好的切入點,於神照從旁看著,他為人心思巧妙,一眼就知道楚尋似乎有難處,便主動放棄。

拱了拱手,於神照沖楚尋說道:「公子若有難言之隱,直說便可,於某也就是隨便一問,若讓公子為難,著實過意不去。」

這話把楚尋頂夠嗆,雖說於神照是發自內心,但他聽著可不太好聽。

「於統領說笑了,能有什麼難言之隱。」他笑了笑,又一思慮,道:「關於這件事,我只能說順應形勢而進行抉擇,你的意思我懂,是留在皇庭還是獨善其身,這都是需要你自己衡量妥當的,留有留的好處,走有走的前程,但你做出決定,首先要考慮的還有你身後這幫兄弟,他們若離開皇庭會怎樣,他們若留在皇庭又會怎樣。」

「公子說的是,這些於某都考慮過,所以才會心生憋悶,不知如何是好。」於神照再度拱手,又道:「我也知道,公子的難處在哪,所以才會借一步說話。還有就是,我只是想問問,如果換成是你,你會如何抉擇。」

人家都把話說道這個份上了,楚尋再不掏心掏肺也的確有點說不過去了。

於是乎,他索性直接了當的說道:「換成是我,我便離開皇庭,帶著三萬兄弟建功立業。但,這需要兩點前提,第一,不管你發展到什麼程度,永世不與皇庭為難。第二,脫離皇庭之後,求的不該死自我壯大趁亂分羹,而是以正確的方式協助皇庭平息亂世,重迎國泰民安。」

說這話時楚尋發現於神照皺了皺眉,他心裡的想法楚尋大約能夠猜到。

的確,脫離皇庭卻又不能自立為王,且還落得個叛黨的罪名,不與皇庭為難這事如果有朝一日他真的做到那麼大,倒也能夠堅持,畢竟皇庭對他有知遇之恩。

但皇庭可不會那麼想,違背皇命便是叛黨,叛黨就得誅殺,管你乾的是好事還是壞事。

而為了保住自己和兄弟們的性命,他就必須先把自身壯大起來,否則這邊和妖族生死大戰呢,那邊皇庭還從後面趁機出手,那就不只是寒心的問題了。

故而,他若是真的決心脫離皇庭,第一件事肯定就是趁著亂世分一杯羹,等到讓自己擁有了足夠自保的實力之後,才能去談論拯救亂世的事情。 話說到這兒了,至於於神照怎麼抉擇,那就是他自己的事情了,以後該怎樣,是脫離皇庭還是繼續下去,涉及的人實在太多,相信於神照想要拿捏清楚,也不簡單。

故而,楚尋又覺得很有必要跟他說下西方之地的情況。

在出征前皇庭肯定也是有線報的,但以皇庭的辦事效果來看,所謂的線報應該都不是第一手情報,遠遠比不上他最近所見所聞來的有用。

可以說,於神照楚尋還是挺看好的,雖未存拉攏之心,也不確保他將來就一定不會出現在皇庭和客棧的戰場上,但該提醒的還是要提醒。

此人出身江湖,為人頗具正義,謙虛低調,不說是怎樣怎樣的能人,最起碼是個好人。

於是楚尋便將近日來的所見所聞的詳細說了出來,並且包括一些自己猜測的關於陰火活死人的未來走向、發展趨勢,以及在面對陰火活死人之時的建議,事無巨細,全都仔仔細細的說了一遍。

於神照聽后受益匪淺,連連對楚尋道謝,楚尋推辭不受,順帶著將自己的請求說了出來。

弄的還挺不好意思的,雖說他這請求是一開始就想好了的,剛才的建議也的確發自內心,但這先後順序一排,就有點像要託人家辦事才如此熱絡一般。

但楚尋估計於神照不能如此作想。

「於統領,我有個不情之請,希望你能應允。」楚尋不太好意思的說道。

「公子但說無妨,力所能及,絕不推辭。」於神照正色說道。

毫無疑問,這是句客氣話,不管於神照和楚尋的交情如何,也不管他現在是否真的已經決定脫離皇庭,最起碼他明白楚尋就是楚尋,那是客棧的未來掌舵人,只要他還站在青龍衛統領一職之上,便不可與之走的太近。

所謂力所能及,不過是場面上說慣了嘴兒的而已。

楚尋也明白這一點,所以跟著客套了幾句,這才開口將所求道來。

「我那幾位友人恐怕還得在此山當中盤庚幾日,他們性子怪,喜歡清靜,不遠萬里跑到這西方之地便是為此,於統領你也知道,大軍過境聲勢浩蕩,所以……」

「公子是要我改道嗎?」於神照問道。

楚尋點了點頭,越發的不好意思。軍隊行進都有固定的,事先設計好的路程,臨時改道會影響進程,往輕了說是耽誤軍機,若有有心之人從背後搞事兒,那就是把延誤軍機的屎盆子扣在於神照頭上,也說的過去。

注意,耽誤軍機和延誤軍機是兩個概念,前者屬於無心之舉,有罪,但罪過不大,最多算個失職。

而後者卻是故意而為,也有罪,且罪過相當之大。

因此楚尋才不太好意思,但也沒有太多擔心,畢竟將在外君令有所不受,於神照手握三萬大軍那是實權,朝裡面有人想要嚼舌根恐怕也得掂量掂量。

再者來說,他一直都是青霄皇比較信任的將軍,否則也不可能坐上青龍衛這保護皇城安寧的重要職位。

一般來說,這種相當敏感的位置要麼放從小跟皇帝一起長大的親信,要麼直接放遠戚,也就是皇庭旁枝,向於神照這種,既是外姓又是來自江湖之間的人物,能夠做到這一位置,可想而知青霄皇對他有多信任。

當然了,也存在另外一種可能,就是青霄皇覺得此人不敢有二心,也沒能力起二心。

但是,不管青霄皇怎麼認為,他於神照在其他官員眼裡還是很有地位的,所以說楚尋雖有擔心卻並不是特別擔心。

瞅眼下這形勢,於神照貌似有點為難,否則他也不能又追問了一句。

然而事實並非如此,於神照很痛快的就答應了,按他說法改個道而已,公子就算有更加過分的要求,他也會適當的配合。

當然,他說的時候沒這麼直白,但他的意思就是這樣的,隱約也帶了點提醒楚尋的意味,你看你這要求都有點過分了,我還是答應了你,你得承我的情哈。

大概就是這麼個意思,楚尋心裡也明白,但他並不在意,於神照畢竟是在皇庭裡面討生活的人,說話里夾著暗示很正常。

這並不是虛偽或者怎樣,只是一種含蓄的表達,為的是讓雙方都有個台階。

說話是一種藝術,那些嫌棄別人說話拐彎抹角的有很大一部分都是自己說不明白在那窮矯情,當然也的確存在明明能很簡單就說清楚,但非要轉幾個彎的類型,這類型便是真正的拐彎抹角了。

閑話不提,且說於神照與楚尋致意之後上馬離去,帶著大軍果然改道而行,避開了前方青妖戰士們藏身的那座山谷。

對此楚尋心存感激,他幫於神照是自願的,於神照心裡有沒有感激他管不著,同理,於神照幫他也是一樣。

這才是真正的幫助別人,若幫了點小忙就總想著別人踏著自己,那不叫幫忙,那叫交易。

話說於神照雖兵將甚多,但行進卻並不緩慢,三萬皆為鐵騎,一個時辰左右便揚塵而去,這時楚尋才帶著百二等青妖戰士繼續上路,取小道疾行,直奔西方之地和中州接壤的第一道關卡。
Свернуть

Уважаемые пользователи! Администрация сайта «Реальные отзывы» убедительно просит предоставлять конкретные факты (номер, дату заказа и проч.), чтобы мы не сочли ваш отзыв наговором конкурентов. Благодарим за понимание. Не подкрепленные фактами отзывы будут удаляться как неинформативные.

Оставить отзыв

Имя (обязательно):
Электропочта (не обязательно):

негативный отзыв нейтральный отзыв положительный отзы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