Товары для дома » Для ремонта и обустройства » Отопительное оборудование » Электро отопление » Инфракрасное оборудование
Учреждения и организации » Банки, Фонды » Отдельные продукты

「轟——咣當!」

  • Дополнительно:
測力器整個飛了起來,足足飛出兩丈,然後才落在地上!

「這是多少……唉呀,沒有數值!」

「不是沒有數值,是壞了,被他一拳……真的打壞了!」

陸昊揉了揉拳頭,喃喃說了聲「還挺疼的」。

而郎萬之和岑凱歌的臉,陰沉得可以下雨。

「抱歉,這位教諭,我把測力器打壞了,恐怕得換個新的了。」

郎萬之心中羞怒交加,但在這同時,他也開始第一次正視陸昊。

養氣九品,就可以打出超過縣試測力器極限的衝擊力量!

郎萬之可以推算出,那一拳之力,應當超過萬斤!

這是許多聚靈六品的武者,都打不出的力量,難怪陸昊能殺范秩!

以前郎萬之對陸昊有些輕視,現在他意識到,陳銘,很有可能真從小家族裡,找到了一位真正的天才!

眼中閃過一掠殺意,郎萬之喝道:「來人,換新的測力器來!」

「教諭,我的成績是多少?」

郎萬之臉上抽動了一下,然後面無表情地道:「沒有成績,再測一遍。」

這是故意為難陸昊,讓他多消耗元氣。

陸昊「呵呵」笑了聲,沒有再說什麼。

等了好一會兒,新的測力器被抬了來,郎萬之向陸昊示意:「再測!」

陸昊眯了眯眼,站在測力器前,運足氣力,然後揮拳。

「轟——咣當!」

又是一連串的巨響,然後,這台測力器飛得比剛才那台更遠,上面青煙直冒火光四閃!

「抱歉啊,教諭,又要你換一台測力器了。」

郎萬之目光幾乎要噴火。

這一次,仍然是有意如此,就是為了讓他丟臉。

他正要痛批陸昊,那邊陸昊突然又道:「哦,第二台測力器,也只有教諭替我賠了,我一窮學子,可賠不起。教諭,實在抱歉!」

陸昊平靜地向郎萬之道歉,而郎萬之則氣得嘴唇直哆嗦。

「你……你是故意的,你是故意破壞!」

「冤枉啊教育,縣試是帝國選拔人才的大事,我不敢保留力量。要不,我們找別的教諭來鑒定一下?」

郎萬之很想大聲宣布,取消陸昊的縣試資格。

但他知道不能,雖然他背後是武魏帝國太子這樣的龐大勢力。

可是界山縣裡,陳教諭在,他背後的天策王勢力,比太子還要強!

陳教諭抓到把柄,太子都救不了他,所以他就算要給陳教諭搗亂,也只能藉助范家這樣的地頭蛇。

深深盯了陸昊一眼,郎萬之再次向僕役下令:「再搬一台來!」

那僕役離開沒多久,又匆匆跑回,哭喪著臉對郎萬之道:「沒了,庫房裡沒有這種測力器了。」

周圍參加會試的少年們哄堂大笑,郎萬之氣得全身發抖。

「將學宮畢業弟子的測力器搬來,你這蠢貨!」

那僕役被罵得灰頭土臉,去做事時就磨磨蹭蹭,好半天也沒回來。

聚集在這裡,等著測試的少年越來越多,後來的不知發生了什麼事情,就向前到的打聽。

聽到自己出醜的事情,被一遍遍說起,郎萬之心中鬱憤,更是難以忍受。

以他的實力,完全可以橫行界山,可是現在,被一群螻蟻般的少年嘲笑,卻還只有忍著。

他不由得遷怒於岑凱歌身上,如果不是這個小子,中途插上一手,陸昊早就測完滾蛋,哪裡會讓他難堪?

岑凱歌臉色,和郎萬之一樣難看。

他挑釁在先,打出八千斤的衝擊力。

現在陸昊雖然還沒有成績,可是誰都知道,陸昊輕輕鬆鬆,就能製造出比他更大的破壞力。

岑凱歌在萬林州城小有名氣,又有聚靈四品的修為,很看不起界山的英才。

雖然沒有人直接嘲笑他,可是周圍的每一聲議論,都是在打他的臉。

「這個狗賊,竟然……竟然讓我顏面掃地!」

每個人提到陸昊打壞測力器的事情,他總免不了要被拉出來做陪襯。

陸昊看他還在邊上,很驚訝地道:「你怎麼還不走,莫非在等我的成績出來?」

「哼!」

岑凱歌悶哼了一聲,陰沉著臉,終於離開,去參加下一項了。

新的測力器終於搬來,這一次,陸昊也沒有太過用力,只打出了一萬斤的衝擊力,便算了事。

帶著兩項七十分的成績,他來到初試第三項前。

岑凱歌已經完成了初試測試,正在那裡等著,不過這次見他來,卻沒有說什麼,只是面無表情背手而立。

「這小子倒是陰魂不散,不知道為什麼!」

這傢伙陰沉的目光,讓人很不爽,陸芸喃喃地說了一聲。

「范家請來的人呢,來壓我的,據說范家為此花費了不少代價。」

陸昊簡單地解說了一句,便到了測試線前。

這一項測的是速度,負責的教諭倒沒有為難陸昊,而陸昊表現也中規中矩,並未再鬧出什麼花樣來。

「三項,一百分滿分!」

帶著這個成績,陸昊完成了初試。 界山武道學宮前廣場。

「今年的時間特別慢啊,怎麼成績還沒有出來?」

超人修仙記 陸堂有些焦急,看著身邊的陸池問道。

「不曉得,開試之後,內外斷絕,根本不知道裡面發生了什麼。」

「我有一種預感,昊兒可能又惹什麼麻煩了。」

陸堂說到這裡,苦笑了一下。

正說到這,門突然打開了,然後,一個人快步跑了出來。

「讓開讓開,貼初試成績!」

這人也是武者,動作敏捷,不一會兒,就將初試成績貼了出來。

人群頓時圍上去,想要最先看到結果。

「好好,我們家六人,全部上榜,過了初試,可以進入正試了!」

陸池只是溜了一眼,就帶著歡喜地說道。

「這不正常么,他們六個,初試難道還難得到?」

陸堂不滿地瞄了他一眼,但自己臉上也帶了微笑。

他最怕就是陸昊惹出什麼事情,被取消了考試資格。

「哎呀,今年不得了,初試滿分者,可真多!」

有人這樣一叫,陸堂才靜下心來看,果然,這一屆初試,滿分者極多。

「六十一個滿分……嘖嘖,前所未有啊,此前最多一次,我記得也只有二十七個滿分,不足今日一半!」

陸堂正說間,忽然聽到身邊一個聲音響起:「這是界山武道大興的兆頭,但也是危險來臨的兆頭。」

陸堂訝然回頭,看到仲孫家族長仲孫段略帶憂色的臉。

「仲孫族長何出此言?」

「上次二十七個滿分,是二十四年前,你還記得么?」

二十四年前……

陸堂思緒有些恍惚,他就是在二十四年前繼任陸家族長的,那一次縣試之後,永界山中的獸潮幾乎吞沒了界山縣。

陸家死傷慘重,一蹶不振!

「仲孫族長,難道永界山那邊又有什麼動靜?」

「是有些不安穩……但願我是多想了。」

陸堂心裡的不安感覺,因為仲孫段的這番話,而加強烈了。

武道學宮內,初試被淘汰的人已經離開,剩下的就是可以參加后兩輪複試者。

陸昊心算了一下,大約還留下了四百人,第一關只淘汰了三分之一。

「接下來是第二科,有兩項,每項五十分。」

一位教諭在眾人面前大聲宣布,然後,所有人被分成兩隊,分別走向兩個迴廊。

「這兩座迴廊,被稱為武曲迴廊,左邊的迴廊,看你能用多快時間通過,右邊迴廊,則是看你能支撐多久!」

左邊迴廊,用時一個時辰走完,就算及格,右邊迴廊,能支持一刻鐘,也算及格。

陸昊先是到了右邊迴廊。

這一次,沒有看到那個讓人討厭的岑凱歌,他應該是去了左邊的迴廊。

但是仲孫馨蘭的弟弟仲孫誠毅,則和陸昊在一起。

他的頭髮還是亂糟糟的,看到陸昊,就狠狠翻了個白眼。

「哈哈,誠毅,過來過來。」

陸昊一見這小傢伙,就想捉弄他,於是向他招手。

仲孫誠毅一臉警惕,堅決搖頭。

「我們倆打個賭,如果你比我支撐的時間長,我就叫你陸昊大哥,相反,你就叫我誠毅哥!」

聽到仲孫誠毅這自信滿滿的挑戰,陸昊又樂了。

「好啊,我就等著你叫我大哥了。」

「不得喧嘩!」

殺手十二歲:臥笑桃花間 負責這邊的教諭,是個不苛言笑的人,瞪了陸昊一眼。

看到一本正經的陸曇,他倒是神情微微放緩,點了點頭。

「進去吧!」

見人到齊了,那位教諭讓開身後的門。

一次五十人,便一齊進了他身後的迴廊。才一進去,陸昊就發覺不對,因為身邊的人,似乎瞬間都變得遙遠了。

明明是一座小小的迴廊,卻有巨大的空間!

不等他琢磨其中緣由,就聽到一聲冰冷的聲音響起:「武曲迴廊測試第一項,開始!」

然後,他的眼前,突然光芒閃動,出現了異樣景象!

迴廊消失,他站在冰天雪地之中,周圍寒氣逼人。

「這是一個幻陣?」

陸昊幾乎本能地做出了戒備的動作,心中暗想。

然後,他感覺到刺骨的冰寒,他的血彷彿一下子就凍結了。

有個聲音響起:「向前,否則凍死!」

陸昊眉頭一擰,身體內的元氣騰騰而起,經過心脈,變成一團團暖意,驅散周身的寒冷。

在迴廊之外,陳銘背著手過來,向板著臉的教諭道:「樊教諭,情況怎麼樣?」
測力器整個飛了起來,足足飛出兩丈,然後才落在地上!

「這是多少……唉呀,沒有數值!」

「不是沒有數值,是壞了,被他一拳……真的打壞了!」

陸昊揉了揉拳頭,喃喃說了聲「還挺疼的」。

而郎萬之和岑凱歌的臉,陰沉得可以下雨。

「抱歉,這位教諭,我把測力器打壞了,恐怕得換個新的了。」

郎萬之心中羞怒交加,但在這同時,他也開始第一次正視陸昊。

養氣九品,就可以打出超過縣試測力器極限的衝擊力量!

郎萬之可以推算出,那一拳之力,應當超過萬斤!

這是許多聚靈六品的武者,都打不出的力量,難怪陸昊能殺范秩!

以前郎萬之對陸昊有些輕視,現在他意識到,陳銘,很有可能真從小家族裡,找到了一位真正的天才!

眼中閃過一掠殺意,郎萬之喝道:「來人,換新的測力器來!」

「教諭,我的成績是多少?」

郎萬之臉上抽動了一下,然後面無表情地道:「沒有成績,再測一遍。」

這是故意為難陸昊,讓他多消耗元氣。

陸昊「呵呵」笑了聲,沒有再說什麼。

等了好一會兒,新的測力器被抬了來,郎萬之向陸昊示意:「再測!」

陸昊眯了眯眼,站在測力器前,運足氣力,然後揮拳。

「轟——咣當!」

又是一連串的巨響,然後,這台測力器飛得比剛才那台更遠,上面青煙直冒火光四閃!

「抱歉啊,教諭,又要你換一台測力器了。」

郎萬之目光幾乎要噴火。

這一次,仍然是有意如此,就是為了讓他丟臉。

他正要痛批陸昊,那邊陸昊突然又道:「哦,第二台測力器,也只有教諭替我賠了,我一窮學子,可賠不起。教諭,實在抱歉!」

陸昊平靜地向郎萬之道歉,而郎萬之則氣得嘴唇直哆嗦。

「你……你是故意的,你是故意破壞!」

「冤枉啊教育,縣試是帝國選拔人才的大事,我不敢保留力量。要不,我們找別的教諭來鑒定一下?」

郎萬之很想大聲宣布,取消陸昊的縣試資格。

但他知道不能,雖然他背後是武魏帝國太子這樣的龐大勢力。

可是界山縣裡,陳教諭在,他背後的天策王勢力,比太子還要強!

陳教諭抓到把柄,太子都救不了他,所以他就算要給陳教諭搗亂,也只能藉助范家這樣的地頭蛇。

深深盯了陸昊一眼,郎萬之再次向僕役下令:「再搬一台來!」

那僕役離開沒多久,又匆匆跑回,哭喪著臉對郎萬之道:「沒了,庫房裡沒有這種測力器了。」

周圍參加會試的少年們哄堂大笑,郎萬之氣得全身發抖。

「將學宮畢業弟子的測力器搬來,你這蠢貨!」

那僕役被罵得灰頭土臉,去做事時就磨磨蹭蹭,好半天也沒回來。

聚集在這裡,等著測試的少年越來越多,後來的不知發生了什麼事情,就向前到的打聽。

聽到自己出醜的事情,被一遍遍說起,郎萬之心中鬱憤,更是難以忍受。

以他的實力,完全可以橫行界山,可是現在,被一群螻蟻般的少年嘲笑,卻還只有忍著。

他不由得遷怒於岑凱歌身上,如果不是這個小子,中途插上一手,陸昊早就測完滾蛋,哪裡會讓他難堪?

岑凱歌臉色,和郎萬之一樣難看。

他挑釁在先,打出八千斤的衝擊力。

現在陸昊雖然還沒有成績,可是誰都知道,陸昊輕輕鬆鬆,就能製造出比他更大的破壞力。

岑凱歌在萬林州城小有名氣,又有聚靈四品的修為,很看不起界山的英才。

雖然沒有人直接嘲笑他,可是周圍的每一聲議論,都是在打他的臉。

「這個狗賊,竟然……竟然讓我顏面掃地!」

每個人提到陸昊打壞測力器的事情,他總免不了要被拉出來做陪襯。

陸昊看他還在邊上,很驚訝地道:「你怎麼還不走,莫非在等我的成績出來?」

「哼!」

岑凱歌悶哼了一聲,陰沉著臉,終於離開,去參加下一項了。

新的測力器終於搬來,這一次,陸昊也沒有太過用力,只打出了一萬斤的衝擊力,便算了事。

帶著兩項七十分的成績,他來到初試第三項前。

岑凱歌已經完成了初試測試,正在那裡等著,不過這次見他來,卻沒有說什麼,只是面無表情背手而立。

「這小子倒是陰魂不散,不知道為什麼!」

這傢伙陰沉的目光,讓人很不爽,陸芸喃喃地說了一聲。

「范家請來的人呢,來壓我的,據說范家為此花費了不少代價。」

陸昊簡單地解說了一句,便到了測試線前。

這一項測的是速度,負責的教諭倒沒有為難陸昊,而陸昊表現也中規中矩,並未再鬧出什麼花樣來。

「三項,一百分滿分!」

帶著這個成績,陸昊完成了初試。 界山武道學宮前廣場。

「今年的時間特別慢啊,怎麼成績還沒有出來?」

超人修仙記 陸堂有些焦急,看著身邊的陸池問道。

「不曉得,開試之後,內外斷絕,根本不知道裡面發生了什麼。」

「我有一種預感,昊兒可能又惹什麼麻煩了。」

陸堂說到這裡,苦笑了一下。

正說到這,門突然打開了,然後,一個人快步跑了出來。

「讓開讓開,貼初試成績!」

這人也是武者,動作敏捷,不一會兒,就將初試成績貼了出來。

人群頓時圍上去,想要最先看到結果。

「好好,我們家六人,全部上榜,過了初試,可以進入正試了!」

陸池只是溜了一眼,就帶著歡喜地說道。

「這不正常么,他們六個,初試難道還難得到?」

陸堂不滿地瞄了他一眼,但自己臉上也帶了微笑。

他最怕就是陸昊惹出什麼事情,被取消了考試資格。

「哎呀,今年不得了,初試滿分者,可真多!」

有人這樣一叫,陸堂才靜下心來看,果然,這一屆初試,滿分者極多。

「六十一個滿分……嘖嘖,前所未有啊,此前最多一次,我記得也只有二十七個滿分,不足今日一半!」

陸堂正說間,忽然聽到身邊一個聲音響起:「這是界山武道大興的兆頭,但也是危險來臨的兆頭。」

陸堂訝然回頭,看到仲孫家族長仲孫段略帶憂色的臉。

「仲孫族長何出此言?」

「上次二十七個滿分,是二十四年前,你還記得么?」

二十四年前……

陸堂思緒有些恍惚,他就是在二十四年前繼任陸家族長的,那一次縣試之後,永界山中的獸潮幾乎吞沒了界山縣。

陸家死傷慘重,一蹶不振!

「仲孫族長,難道永界山那邊又有什麼動靜?」

「是有些不安穩……但願我是多想了。」

陸堂心裡的不安感覺,因為仲孫段的這番話,而加強烈了。

武道學宮內,初試被淘汰的人已經離開,剩下的就是可以參加后兩輪複試者。

陸昊心算了一下,大約還留下了四百人,第一關只淘汰了三分之一。

「接下來是第二科,有兩項,每項五十分。」

一位教諭在眾人面前大聲宣布,然後,所有人被分成兩隊,分別走向兩個迴廊。

「這兩座迴廊,被稱為武曲迴廊,左邊的迴廊,看你能用多快時間通過,右邊迴廊,則是看你能支撐多久!」

左邊迴廊,用時一個時辰走完,就算及格,右邊迴廊,能支持一刻鐘,也算及格。

陸昊先是到了右邊迴廊。

這一次,沒有看到那個讓人討厭的岑凱歌,他應該是去了左邊的迴廊。

但是仲孫馨蘭的弟弟仲孫誠毅,則和陸昊在一起。

他的頭髮還是亂糟糟的,看到陸昊,就狠狠翻了個白眼。

「哈哈,誠毅,過來過來。」

陸昊一見這小傢伙,就想捉弄他,於是向他招手。

仲孫誠毅一臉警惕,堅決搖頭。

「我們倆打個賭,如果你比我支撐的時間長,我就叫你陸昊大哥,相反,你就叫我誠毅哥!」

聽到仲孫誠毅這自信滿滿的挑戰,陸昊又樂了。

「好啊,我就等著你叫我大哥了。」

「不得喧嘩!」

殺手十二歲:臥笑桃花間 負責這邊的教諭,是個不苛言笑的人,瞪了陸昊一眼。

看到一本正經的陸曇,他倒是神情微微放緩,點了點頭。

「進去吧!」

見人到齊了,那位教諭讓開身後的門。

一次五十人,便一齊進了他身後的迴廊。才一進去,陸昊就發覺不對,因為身邊的人,似乎瞬間都變得遙遠了。

明明是一座小小的迴廊,卻有巨大的空間!

不等他琢磨其中緣由,就聽到一聲冰冷的聲音響起:「武曲迴廊測試第一項,開始!」

然後,他的眼前,突然光芒閃動,出現了異樣景象!

迴廊消失,他站在冰天雪地之中,周圍寒氣逼人。

「這是一個幻陣?」

陸昊幾乎本能地做出了戒備的動作,心中暗想。

然後,他感覺到刺骨的冰寒,他的血彷彿一下子就凍結了。

有個聲音響起:「向前,否則凍死!」

陸昊眉頭一擰,身體內的元氣騰騰而起,經過心脈,變成一團團暖意,驅散周身的寒冷。

在迴廊之外,陳銘背著手過來,向板著臉的教諭道:「樊教諭,情況怎麼樣?」
Свернуть

Уважаемые пользователи! Администрация сайта «Реальные отзывы» убедительно просит предоставлять конкретные факты (номер, дату заказа и проч.), чтобы мы не сочли ваш отзыв наговором конкурентов. Благодарим за понимание. Не подкрепленные фактами отзывы будут удаляться как неинформативные.

Оставить отзыв

Имя (обязательно):
Электропочта (не обязательно):

негативный отзыв нейтральный отзыв положительный отзы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