Учреждения и организации » Почтовые отделения
Косметика и личная гигиена » Духи, дезодоранты, туалетные воды

「關你甚事!」

  • Дополнительно:
金夕懶得理睬她,轉臉看看鸞兒,見她也是驚呆原地,絕沒有出手試探的意向,便立即轉向枝兒,枝兒慌忙搖搖頭。

他故意靠近冰婉兒,她那裡已經看不出羞紅,因為洞內的高溫使得每個人臉色都變得紅潤。

「呼呼……」

周圍傳出濃重的喘息聲,接著便是笨重的踏地聲響,一隻只赤火獸從燃燒的火焰中奔跑出來,身體上飄動著火苗,隨著躥越火苗顫動不止,雙眼紅彤如丹,彷彿要噴發厲火。

「殺!」

金夕熱血沸騰,再也不去理會眾人的責難,第一個沖向前去,自然是取出化蛇弓,揚空射出一道水地術,這是徹底的壓制。

火洞內飄出明顯的水靈之息,對於眾人皆是一種賞賜,心神為之一振,可對於迎面衝來的火獸,卻是致命的打擊,一隻只怪獸身上的火焰如數熄滅,瞬間騰起裊裊青煙,依舊張牙舞爪奔襲過來。

蓮氣四起。

帝鴻隨著殺入獸群之中,手裡多出一柄火紅的木杖,輪番盪出蓮氣向四周卷擊。

金夕沖著冰婉兒低聲道:「隨著我!」

說完,卻奔到鸞兒身邊,揚動著化蛇弓襲擊一隻只撲近的赤火獸,防止她被怪物傷及。

鸞兒徹底驚詫,幾度看向金夕,終究是開口相問:「你為何處處護著我?」

「廢話!」金夕應聲呵斥,三千二百年後的五重真界以下無數人的生命都繫於她一身,可是想來她定然不知,便接著說道,「只是不想讓你白白死去。」

鸞兒謹慎地看一眼另一側的冰婉兒,沉思半晌再問:「你臉上的毒印到底是怎麼來的?」

「關你甚事!」

金夕再斥一句,不斷捲動著水地術狂襲不斷湧來的怪獸。

火焰一道道消失,火獸一隻只逃亡,一聲聲嬌喝終於將呼哧呼哧的粗喘鎮壓下去,四野的火光中不再湧出火獸。

正前方,卷蹄踏來一隻更為龐大的赤火獸,高有六尺,雙目盪火。

體外全部被火焰包圍著,騰踏之時便有束束火星噴濺四射,那是低級獸王。

「我來!」

金夕知道對付這這種屬性分明的怪獸自然是五行術更勝一籌,揮動著化蛇弓沖揚上去,騰身之際直接發動水山術。

裂地起漫水而滅焰,半空傾山岩而吸火。

轟!

低級赤火獸兩隻前蹄高高抬起,巨口猛張露出尖利的牙齒,卷長的舌頭一探,生出一道紅白相間的火團。

「金夕,避開火球!」

「小心!」

冰婉兒和鸞兒同時呼出聲音。

遲兒和枝兒也是同時莫名其妙地看向鸞兒,鸞兒更是莫名其妙地低下頭,她也不知為什麼突然喊叫出來。

金夕當然知道這火團碰不得,就在前身喊出「死光」的同時,他已經明白紅光中的白紋意味著什麼,立即側身閃避,再發水山術打擊赤火獸。

帝鴻乾脆躍至金夕身邊,一同發氣攻擊怪獸。

「你的修為怎會突然如此之高?」帝鴻不客氣責問道。

金夕翻一眼帝鴻,一聽就知道沒少欺負前身,立即不客氣回道:「以前都是故意讓付你。」

「胡說,你哪有那等好脾性!」

金夕心中甚喜,看來無論多少生世都是這般性情,瞧著帝鴻也是豪邁大氣,便悄聲問道:「你到底是鍾情婉兒還是鸞兒?」

「混賬!」帝鴻面露愧色,「婉兒生死護你,自當是鐘意於你,萬不可造次;再有,將死之人,哪有機會言及兒女私情?」

金夕心中再動,不知道前身與冰婉兒發生過什麼,不過兩人定是生死相依不離不棄,好個感動,甚是思念真界中自己的冰婉兒。

通!

最後一記水山術擊打在赤火獸身上,驚恐如期來臨。

最快更新無錯,請訪問請收藏本站最新!

(美克文學-) 低級獸王哀嚎一聲逃遁消失,同時出現通道之口。

通道現於半空中,喻示著赤風終極獸王在上方,可是那旋繞的焰火之中,射動著犀利的白色電光。

如雷,如絲。

所有人驚呆原地,那是死亡之門!

無論是誰,第一個穿過通道的人必死無疑。

似乎沒有謙讓,因為帝鴻與三女早已達成默契,帝鴻必須留在最後擊殺赤火獸王。

到底誰第一個沖入死亡之光,金夕也不知道,定是三女私下之言。

「等等!」

他嘶聲吼道,這中廝殺太不公平,太過恐怖,他竟然下意識地拉住鸞兒,絕不允許她親身赴死。

鸞兒沒有擺脫,也沒有去顧及金夕的舉動,而是哀怨地看著長姐遲兒,眼淚一滴滴落下,不過沒等流到唇邊就已被熾熱的空氣化干。

一切明了!

鸞兒和枝兒絕然招架不住姐姐的暴烈,第一個踏入死亡之門的定是遲兒。

金夕立即衝到遲兒身前,剛要伸手阻攔還是被她冷厲的目光逼退下來,身後的出口也是死亡之門,這些人既然走進來就不可能退縮。

他當即撐開五行草,將行氣納入化蛇弓中擎天而發,試圖擊碎那道奪命的通道,忍受不得眼前人一個個死去。

呼瑟!

行氣盪擊上空,可是那道屏障再也不像入口那樣綻開裂縫,毫無反應。

「你們,你們混賬!」

他終於陷入惶恐,瞧著一干人唯有悲傷,可是其他人卻是各個鎮定如初。

遲兒鄙夷地冷哼一聲,看來臨死對滿臉吻痕的金夕也沒有生出好感,輕聲說道:「一層擊敗九十九隻火怪而出獸王,不知上層情形如何,你們小心!」

「姐姐……」兩女悲呼。

「遲兒!」冰婉兒抖瑟。

帝鴻毫無表情,只是脖頸處青筋暴突。

遲兒沒有去理睬,「一定要讓雍州重現光明,還有,這裡的金夕功力最高,你們酌情而定……走!」

最終一刻,她為了雍州而道出甚是不喜愛的金夕的名字。

說完,她納氣騰空,身體迅速接近火光。

嗤啦!

一聲裂響,身體立即消失在上空的火焰之中,她一絲聲音也沒有發出。

隨著遲兒滅失,通道內的白光消去,中間呈現出一道空隙。

「快!」

帝鴻的嗓音已經嘶啞,騰空沖入通道中。

金夕等人也只同時起身,躍進上方通道。

眾人一度沉默。

金夕不自覺看向腳下,哪還有什麼通道,依舊是乾裂的大地,堅硬的石土,四周火場密布,烈焰高探,很顯然已經沒有了退路。

他歷經數個朝代,極度不適應這種方式的剿殺,更是為雍州死士的從容感到震撼。

遠處,又是一批火獸沖將過來。

極為霸烈的是,每一隻怪獸的口中偶爾噴出火團,充斥著白色電光的火團,一經碰觸就會遭到毀滅性打擊的死亡之光。

憤怒!

金夕已經將這幫孽畜視為殺害遲兒的罪魁禍首,怒吼一聲奔殺過去。

身後一干人隨著奔入場內,一邊躲避著刺空襲來的火球,一邊發動蓮氣攻打群獸。

遠處的火焰更加熾烈,第二層的溫度更加燥熱。

「婉兒,你是不是不懼怕這種熱氣?」金夕試探著問道。

冰婉兒再次凝視金夕,「我也是剛剛察覺,你是如何知道的?」

金夕沒有心思解釋原委,立即發出命令一般,「你離鸞兒近些,免得她被灼傷。」

他已經隱約感到冰婉兒體外有一道清涼的氣場,那就證明無論冰婉兒生在何年何處,均是不畏任何異象。

「嗯。」冰婉兒立即挨近鸞兒。

鸞兒的眼神再次陡現驚異,不知是來自冰婉兒的異能,還是來自金夕屢屢關愛。

火獸一批有十數只,半空中不時穿出白紅相間的火團,嘯聲犀利,險象環生,眾人便彼此提示保護,緊緊盯著眼前火獸的嘴,一旦射出滅殺火球,立即發動真氣擊滅或者提示後方小心。

戰場真正如火如荼。

又是九十九隻過去,火焰中奔出一道咆哮的小火山,那是中級赤火獸,體態如一座小山丘,奔跑中引燃周圍乾裂的空氣,巨大的腦袋一晃,射出恐怖。

瑟瑟!

十多道滅殺火球劃破熱空,不斷擦出火星向眾人襲來。

「快閃!」

金夕大聲吼叫,沒想到二層赤火獸如此霸道,本能地護在冰婉兒和鸞兒身前,發出水地術攔截火球。

嗤嗤……

奔來的火團在空中炸裂,剛剛落地便引起燃燒,一處處新的火焰此起彼伏衍生而出,洞穴內的空氣更加悶熱,吸入進去戾熱盪胸。

帝鴻一把拉開枝兒,也是發動蓮氣擊碎赤團,隨著金夕迎上前去。

「我們打赤球,你們幾個女子殺獸王!」

金夕知道一個人已經無法擊敗二層赤火獸王,只好與帝鴻一起專門擊破迎面而來的滅殺火團,由三名女子專攻獸身。

隨著火團不斷落地燃起氣焰,獸王漸漸被吞沒,眾人的視線受到遏制,只好邊打邊退引出獸王的身影加以打擊。

眾人大汗淋漓,燥熱逐漸影響到真氣觸發,不過誰也不敢懈怠。

半個時辰過去,中級赤火獸王身體上的火焰逐漸消逝,不斷飄散出青煙,隨著最後一波赤球被擊滅,獸王驟然消逝。

幾人被困在火海之中,壓抑難耐。

呼!

「鸞兒姐姐,保重;金夕,謝謝你!」

聲音在半空中凄凄傳出。

眾人未等反應過來,枝兒的身體已經飛起。

她右臂前探,仰頭盯著空中紅暈與赫赫放電的白芒,絲毫瞧不見以往的膽怯和謹慎,毫不猶豫沒入死亡之門。

悠然消失!

「枝兒……」哭聲,來自鸞兒。

帝鴻依舊咬牙吼道:「走!」

眾人一齊飛身衝過紅光空隙,穿過枝兒死亡氣息,停留之際腳下再度是乾涸破裂的岩川,眼前的火焰已經點燃岩石,紅通通的火心不時發出畢剝聲響,碎裂的火光和岩塊崩刺而飛,彷彿眨眼間就會爆發火山噴發。

煙霧更濃。

金夕內心撕裂般觸痛,驚恐地探向上空,接下來的死亡之光怎麼辦?

依照先前的計劃,不管第二道本就是枝兒,還是枝兒先行代鸞兒赴死,不過自然輪到鸞兒以身撲火,化卻火焰中的白色電芒。

可是,她決不能死!

帝鴻已經率先衝過去。

又是一批赤火獸,這時的怪獸已經次次發出赤球,烈焰成團,外面包裹著嘶嘶發聲的白色線條,碰之即亡。

「吼!」

帝鴻已是怒不可遏,揮舞木杖狂暴發動蓮氣,三層火穴再發嚎叫和吶喊聲音。

「突突!」 先婚後愛顧少秘寵小嬌妻
金夕懶得理睬她,轉臉看看鸞兒,見她也是驚呆原地,絕沒有出手試探的意向,便立即轉向枝兒,枝兒慌忙搖搖頭。

他故意靠近冰婉兒,她那裡已經看不出羞紅,因為洞內的高溫使得每個人臉色都變得紅潤。

「呼呼……」

周圍傳出濃重的喘息聲,接著便是笨重的踏地聲響,一隻只赤火獸從燃燒的火焰中奔跑出來,身體上飄動著火苗,隨著躥越火苗顫動不止,雙眼紅彤如丹,彷彿要噴發厲火。

「殺!」

金夕熱血沸騰,再也不去理會眾人的責難,第一個沖向前去,自然是取出化蛇弓,揚空射出一道水地術,這是徹底的壓制。

火洞內飄出明顯的水靈之息,對於眾人皆是一種賞賜,心神為之一振,可對於迎面衝來的火獸,卻是致命的打擊,一隻只怪獸身上的火焰如數熄滅,瞬間騰起裊裊青煙,依舊張牙舞爪奔襲過來。

蓮氣四起。

帝鴻隨著殺入獸群之中,手裡多出一柄火紅的木杖,輪番盪出蓮氣向四周卷擊。

金夕沖著冰婉兒低聲道:「隨著我!」

說完,卻奔到鸞兒身邊,揚動著化蛇弓襲擊一隻只撲近的赤火獸,防止她被怪物傷及。

鸞兒徹底驚詫,幾度看向金夕,終究是開口相問:「你為何處處護著我?」

「廢話!」金夕應聲呵斥,三千二百年後的五重真界以下無數人的生命都繫於她一身,可是想來她定然不知,便接著說道,「只是不想讓你白白死去。」

鸞兒謹慎地看一眼另一側的冰婉兒,沉思半晌再問:「你臉上的毒印到底是怎麼來的?」

「關你甚事!」

金夕再斥一句,不斷捲動著水地術狂襲不斷湧來的怪獸。

火焰一道道消失,火獸一隻只逃亡,一聲聲嬌喝終於將呼哧呼哧的粗喘鎮壓下去,四野的火光中不再湧出火獸。

正前方,卷蹄踏來一隻更為龐大的赤火獸,高有六尺,雙目盪火。

體外全部被火焰包圍著,騰踏之時便有束束火星噴濺四射,那是低級獸王。

「我來!」

金夕知道對付這這種屬性分明的怪獸自然是五行術更勝一籌,揮動著化蛇弓沖揚上去,騰身之際直接發動水山術。

裂地起漫水而滅焰,半空傾山岩而吸火。

轟!

低級赤火獸兩隻前蹄高高抬起,巨口猛張露出尖利的牙齒,卷長的舌頭一探,生出一道紅白相間的火團。

「金夕,避開火球!」

「小心!」

冰婉兒和鸞兒同時呼出聲音。

遲兒和枝兒也是同時莫名其妙地看向鸞兒,鸞兒更是莫名其妙地低下頭,她也不知為什麼突然喊叫出來。

金夕當然知道這火團碰不得,就在前身喊出「死光」的同時,他已經明白紅光中的白紋意味著什麼,立即側身閃避,再發水山術打擊赤火獸。

帝鴻乾脆躍至金夕身邊,一同發氣攻擊怪獸。

「你的修為怎會突然如此之高?」帝鴻不客氣責問道。

金夕翻一眼帝鴻,一聽就知道沒少欺負前身,立即不客氣回道:「以前都是故意讓付你。」

「胡說,你哪有那等好脾性!」

金夕心中甚喜,看來無論多少生世都是這般性情,瞧著帝鴻也是豪邁大氣,便悄聲問道:「你到底是鍾情婉兒還是鸞兒?」

「混賬!」帝鴻面露愧色,「婉兒生死護你,自當是鐘意於你,萬不可造次;再有,將死之人,哪有機會言及兒女私情?」

金夕心中再動,不知道前身與冰婉兒發生過什麼,不過兩人定是生死相依不離不棄,好個感動,甚是思念真界中自己的冰婉兒。

通!

最後一記水山術擊打在赤火獸身上,驚恐如期來臨。

最快更新無錯,請訪問請收藏本站最新!

(美克文學-) 低級獸王哀嚎一聲逃遁消失,同時出現通道之口。

通道現於半空中,喻示著赤風終極獸王在上方,可是那旋繞的焰火之中,射動著犀利的白色電光。

如雷,如絲。

所有人驚呆原地,那是死亡之門!

無論是誰,第一個穿過通道的人必死無疑。

似乎沒有謙讓,因為帝鴻與三女早已達成默契,帝鴻必須留在最後擊殺赤火獸王。

到底誰第一個沖入死亡之光,金夕也不知道,定是三女私下之言。

「等等!」

他嘶聲吼道,這中廝殺太不公平,太過恐怖,他竟然下意識地拉住鸞兒,絕不允許她親身赴死。

鸞兒沒有擺脫,也沒有去顧及金夕的舉動,而是哀怨地看著長姐遲兒,眼淚一滴滴落下,不過沒等流到唇邊就已被熾熱的空氣化干。

一切明了!

鸞兒和枝兒絕然招架不住姐姐的暴烈,第一個踏入死亡之門的定是遲兒。

金夕立即衝到遲兒身前,剛要伸手阻攔還是被她冷厲的目光逼退下來,身後的出口也是死亡之門,這些人既然走進來就不可能退縮。

他當即撐開五行草,將行氣納入化蛇弓中擎天而發,試圖擊碎那道奪命的通道,忍受不得眼前人一個個死去。

呼瑟!

行氣盪擊上空,可是那道屏障再也不像入口那樣綻開裂縫,毫無反應。

「你們,你們混賬!」

他終於陷入惶恐,瞧著一干人唯有悲傷,可是其他人卻是各個鎮定如初。

遲兒鄙夷地冷哼一聲,看來臨死對滿臉吻痕的金夕也沒有生出好感,輕聲說道:「一層擊敗九十九隻火怪而出獸王,不知上層情形如何,你們小心!」

「姐姐……」兩女悲呼。

「遲兒!」冰婉兒抖瑟。

帝鴻毫無表情,只是脖頸處青筋暴突。

遲兒沒有去理睬,「一定要讓雍州重現光明,還有,這裡的金夕功力最高,你們酌情而定……走!」

最終一刻,她為了雍州而道出甚是不喜愛的金夕的名字。

說完,她納氣騰空,身體迅速接近火光。

嗤啦!

一聲裂響,身體立即消失在上空的火焰之中,她一絲聲音也沒有發出。

隨著遲兒滅失,通道內的白光消去,中間呈現出一道空隙。

「快!」

帝鴻的嗓音已經嘶啞,騰空沖入通道中。

金夕等人也只同時起身,躍進上方通道。

眾人一度沉默。

金夕不自覺看向腳下,哪還有什麼通道,依舊是乾裂的大地,堅硬的石土,四周火場密布,烈焰高探,很顯然已經沒有了退路。

他歷經數個朝代,極度不適應這種方式的剿殺,更是為雍州死士的從容感到震撼。

遠處,又是一批火獸沖將過來。

極為霸烈的是,每一隻怪獸的口中偶爾噴出火團,充斥著白色電光的火團,一經碰觸就會遭到毀滅性打擊的死亡之光。

憤怒!

金夕已經將這幫孽畜視為殺害遲兒的罪魁禍首,怒吼一聲奔殺過去。

身後一干人隨著奔入場內,一邊躲避著刺空襲來的火球,一邊發動蓮氣攻打群獸。

遠處的火焰更加熾烈,第二層的溫度更加燥熱。

「婉兒,你是不是不懼怕這種熱氣?」金夕試探著問道。

冰婉兒再次凝視金夕,「我也是剛剛察覺,你是如何知道的?」

金夕沒有心思解釋原委,立即發出命令一般,「你離鸞兒近些,免得她被灼傷。」

他已經隱約感到冰婉兒體外有一道清涼的氣場,那就證明無論冰婉兒生在何年何處,均是不畏任何異象。

「嗯。」冰婉兒立即挨近鸞兒。

鸞兒的眼神再次陡現驚異,不知是來自冰婉兒的異能,還是來自金夕屢屢關愛。

火獸一批有十數只,半空中不時穿出白紅相間的火團,嘯聲犀利,險象環生,眾人便彼此提示保護,緊緊盯著眼前火獸的嘴,一旦射出滅殺火球,立即發動真氣擊滅或者提示後方小心。

戰場真正如火如荼。

又是九十九隻過去,火焰中奔出一道咆哮的小火山,那是中級赤火獸,體態如一座小山丘,奔跑中引燃周圍乾裂的空氣,巨大的腦袋一晃,射出恐怖。

瑟瑟!

十多道滅殺火球劃破熱空,不斷擦出火星向眾人襲來。

「快閃!」

金夕大聲吼叫,沒想到二層赤火獸如此霸道,本能地護在冰婉兒和鸞兒身前,發出水地術攔截火球。

嗤嗤……

奔來的火團在空中炸裂,剛剛落地便引起燃燒,一處處新的火焰此起彼伏衍生而出,洞穴內的空氣更加悶熱,吸入進去戾熱盪胸。

帝鴻一把拉開枝兒,也是發動蓮氣擊碎赤團,隨著金夕迎上前去。

「我們打赤球,你們幾個女子殺獸王!」

金夕知道一個人已經無法擊敗二層赤火獸王,只好與帝鴻一起專門擊破迎面而來的滅殺火團,由三名女子專攻獸身。

隨著火團不斷落地燃起氣焰,獸王漸漸被吞沒,眾人的視線受到遏制,只好邊打邊退引出獸王的身影加以打擊。

眾人大汗淋漓,燥熱逐漸影響到真氣觸發,不過誰也不敢懈怠。

半個時辰過去,中級赤火獸王身體上的火焰逐漸消逝,不斷飄散出青煙,隨著最後一波赤球被擊滅,獸王驟然消逝。

幾人被困在火海之中,壓抑難耐。

呼!

「鸞兒姐姐,保重;金夕,謝謝你!」

聲音在半空中凄凄傳出。

眾人未等反應過來,枝兒的身體已經飛起。

她右臂前探,仰頭盯著空中紅暈與赫赫放電的白芒,絲毫瞧不見以往的膽怯和謹慎,毫不猶豫沒入死亡之門。

悠然消失!

「枝兒……」哭聲,來自鸞兒。

帝鴻依舊咬牙吼道:「走!」

眾人一齊飛身衝過紅光空隙,穿過枝兒死亡氣息,停留之際腳下再度是乾涸破裂的岩川,眼前的火焰已經點燃岩石,紅通通的火心不時發出畢剝聲響,碎裂的火光和岩塊崩刺而飛,彷彿眨眼間就會爆發火山噴發。

煙霧更濃。

金夕內心撕裂般觸痛,驚恐地探向上空,接下來的死亡之光怎麼辦?

依照先前的計劃,不管第二道本就是枝兒,還是枝兒先行代鸞兒赴死,不過自然輪到鸞兒以身撲火,化卻火焰中的白色電芒。

可是,她決不能死!

帝鴻已經率先衝過去。

又是一批赤火獸,這時的怪獸已經次次發出赤球,烈焰成團,外面包裹著嘶嘶發聲的白色線條,碰之即亡。

「吼!」

帝鴻已是怒不可遏,揮舞木杖狂暴發動蓮氣,三層火穴再發嚎叫和吶喊聲音。

「突突!」 先婚後愛顧少秘寵小嬌妻
Свернуть

Уважаемые пользователи! Администрация сайта «Реальные отзывы» убедительно просит предоставлять конкретные факты (номер, дату заказа и проч.), чтобы мы не сочли ваш отзыв наговором конкурентов. Благодарим за понимание. Не подкрепленные фактами отзывы будут удаляться как неинформативные.

Оставить отзыв

Имя (обязательно):
Электропочта (не обязательно):

негативный отзыв нейтральный отзыв положительный отзыв